总目录 当前:重庆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重庆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十一卷目录

 重庆府部汇考五
  重庆府兵制考
  重庆府物产考
  重庆府古迹考〈陵墓附〉
 重庆府部艺文一
  四贤阁记        宋黄庭坚
  邻母洞记          刘干
  唐质肃公祠记       王十朋
  合州钓鱼城记        阙名
  涂山古碑        元贾易岩

职方典第六百十一卷

重庆府部汇考五

重庆府兵制考

        《府志》府总
顺治十五年,设总督四川军务部院一员,驻劄重庆。康熙七年奉裁。复设兼制川湖总督一员,驻劄荆州府。奉裁。今设川陕总督一员,驻劄汉中府。
督标中军管中营副将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重夔镇总兵官一员。
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重庆城守副将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康熙七年奉裁,今改设。
重庆镇总兵官一员。
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黔彭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添设忠州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重庆府物产考

        《府志》府总
麸金 合、涪、忠州、大足俱有。
土降香 黔江、武隆、彭水俱出。
盐 忠州、大足、荣昌、铜梁、酆都、武隆、彭水出,今仅忠州、彭水煎。
茶 南川、黔江、酆都、武隆、彭水俱出。
铁 牡丹 桃竹 补骨脂 合州俱出。荔枝 出涪州城西五里。唐时有妃子园,中有荔枝百馀株,为妃所嘉。当时以马驰载七日夜至京,人马多毙。然蜀中荔枝,叙泸之品为上,涪次之,合州又次之。
大龟 涪州出。
松屏 出涪州石山间,不加人力,天然成文。灵寿杖 涪州出。
引藤 忠州出。大如指,中空可吸,俗用取酒。苦药子 忠州出。性寒,解诸毒。
黄心树 忠州出。白居易水莲诗自序云:巴民呼为黄心树,高四五丈,经冬不凋,身如青杨,叶如桂,花如莲,香色艳腻,超然独芳,四月初花开,连谢仅二十日。
九节狸 长寿出。
方竹 苏油 天花粉 威灵仙 俱出南川。孤瓜子仁 出江津县。近因迁闽人于此,创种孤瓜子仁,渐至繁穰。至土产粳稻木棉果蔬树蓄之类,俱常物无殊,不录。
花竹簟 江津出。
实竹 綦江出。
苏薰席 垫江出,色深碧。

重庆府古迹考

        《府志》本府〈巴县附郭〉
古巴子国 在署左。巴子园内有巴山石二十七枚,石盆装盛,天造地设,不假人为,因名。古滩城 在府东。相传巴子于此置津立城。霸州城 在府东南二百六十里。唐贞观中置南平州,后改霸州,后又废,入南平县。
江州县城 在府西,张仪筑。汉为县巴郡治。枳县城 在府西。《史记》:楚得枳而国亡。即此。晋桓温伐蜀,移枳县于临溪,其城遂废。
东阳城 在府西一百里,齐割巴阳置此县。废南平县 在府治东南三百三十里。唐分巴郡,置此县。及置州后,州废,以县属于渝州。狼狈乡 在府治山谷中。土人构屋高树,谓之阁槛,不解丝竹,惟击铜鼓,视木叶以别四时,父子同讳,夫妇共名,尚鬼祈福。
废丹阳县 在治东南三十里,唐置。
废隆化县 唐置,后改宾化,属涪州。宋属南平军。
废汉初县 在府西北一百九十里。梁置新兴郡,西魏改县曰汉初,隋属涪州,唐、宋属合州。废巴川县 在治南。唐置,属合州。宋因之。废隆渠县 在治东。南宋置,属忠州。
屈原塔 在治东一十里。苏轼诗:屈原古壮士,就死义甚烈。世俗安得知,拳拳不忍决。南宾旧属楚,山上有遗塔。应是奉佛人,恐子就沦灭。万寿县城 在治西。唐初分江津置此县,初名万春,后改今名。
废赤水县 在治西北一百三十里。隋置,属涪州。唐、宋属合州。
禹王庙 在治南渡江里许。考禹娶涂山氏,故涂山禹庙历建久矣。郡人倪斯蕙题联云:四日辛壬癸甲,八年河汉江淮。今祠废,址存。
涂后祠 《水经》云:江州涂山有夏禹庙、涂后祠。杜预所谓:巴国江州,乃今重庆府巴县,即江州,非九江之江州也,因并建焉。祠废,址存。
御书楼 在府学内。收贮钦赐书籍。
澄清楼 在朝天门内。览秀环翠,俯瞰大江。桂香楼 在文昌宫后。
华光楼 一在府治西三里,一在忠孝坊。转阁楼 在治西。
潮音阁 在治北。
紫金阁 在治北一里许。
万佛阁 在府治前。
金碧台 在府治后。宋制置使余玠筑。
招贤馆 在治左。宋余玠建其供帐,一如帅府所居。下命曰:欲有谋以告我者,近则径诣府,远则自言于郡所在,以礼聘之。故士之至者,咸得其欢心。言可用,随才而任;不可用,亦厚遣之。双状元碑 在儒学三贤祠外。渝州守黄凤翔为宋绍兴状元冯时行、开禧状元满国宝题。西湖池 天启癸亥嘉平月,郡人倪斯蕙题书:西湖古迹。
洗墨池 在文昌祠内。相传张三丰画帝君像,洗墨于此。
温泉 在治北。有泉冬夏温融,浴之却疾。孝父石 在南纪门外一字城,先民居于下,其子至孝,城石崩坠,冒过房屋,寸木不损,因名。金子石 在金子门外。邑民偶游,遇张三丰。民云:此系吾宅所供仙像,三丰凿石与之,携归。父见黄金,奇之,往观。以金合石痕上,竟长一块,因名。
文星石 在治东学宫前,即县学风水。
岑阴石 在治北小江右。石上记董公死难处。龙王塘八角池 在缙云山上。古传其龙。万历间至京师,请封康济侯。今土人遇旱,求雨颇验。其上四时有云气。
江津县
七门郡 在县西。魏置北郡,隋废。
荔枝园 在县厅西北。相传唐时置。
金注字 昔有僧憩此,有鸟衔僧衣袖,牵之而上,见石缝中有一金注字,手不能及,遗迹尚存。
金钗影 在周溪上石碛中。有浅水一段,周回五六尺,隐见双金钗影。按《县志》:在周望山下,昔有孝妇周氏,姑以渴病思泉。旱甚,水涸。妇方徘徊山下求之,忽遇异人,谓曰:与吾钗,吾与若泉。妇与钗,彼投地而清泉出。妇饮姑,病愈。今石碛中有浅水一泓,周四五尺,金钗一双隐隐可见。碧云庄 在县西。石壁上书此三大宇。
御史坝 在小河岸贾师滩上侧有古冢,传云御史墓。前有地可耕,人讹传为御史坝。
大佛岩 在石门对岸。古镌大佛寺于岩上,约长十丈许。
状元字 在南江口,石壁上刻状元二字,下有墓,亦名状元墓,旁有溪,亦名状元溪。
挑灯石 即莲花石,在县江北水中。不常见,见则人占丰年。古有题咏镌于江岸石壁,云乾道辛卯正月十九,天水赵宜之陪王屋、李希仲、泰原王直夫同寺首座珍况来游,饮不至醉。翌日晚,再陪希仲、王屋,李孝友书此以记岁月,云喜见挑灯石,还通饮。阙洲谚云,传父老间,出显公侯,此石之生,其名挑灯。凡或出水,百谷用登,士必荣达,喜莫不增。谚云:实证振古已曾惜哉,窄狭难伍来朋。
石蟹泉 一在石佛寺后,一在禅居寺前。岁旱求雨于此,石隙中微水出,有蟹随之。黑者即雨,黄者无雨。其在禅居寺者,古砌石磴九十九级,每级高一丈。级尽处,石壁十丈,大刻一十六字,云:天下大乱,此处无忧。天下大旱,此处薄收。邑人徐大本、李廷实俱有诗,见艺文。
石滩双鲤 在长池里,有二石横卧于滩,状如鲤,鬐鬣皆备。里人周岐凤有诗。
卧牛滩 在县南笋溪。河有石梁,委曲过河,以张孝子得名,详见节孝类,邑人王珙有诗。范镇村 在县治西长池里楼台山之麓。范镇常寓在此,后人慕之,因名。
石板井 在县治西南四十里。明正德辛未都御史林俊破贼曹甫于此。
仙马石 在张村溪石壁上,有马蹄迹二百馀处,故名。
邻母洞 在碓溪游心山之左二里许。
金紫 去县四十五里。日出云黄红,或云以上有金紫光禄大夫墓。
龙门 去邑六十里。两峰如门,故名。
二贤 去县七十里。以毋雅、石公恕先后居此。虎脑 去邑七十里。如虎蹲踞,上有杜萃老石刻。
官山 去县治八十馀里。上有坟冢,名为官子墓,制度弘敞巧丽,因名。
龙登 去县一百里。旧传宋太祖曾登山,有虎跳岭、双峰绝顶,有井泉,有龙塘、巨蟹泉、飞泉、棋枰石、聚宝峰、盘沱石、千佛岩、红岩等景。
东南之山曰双山 去县一百二十里。二峰突起,青翠可人。邑进士邹鲁结书屋于中,因以自号有歌。
紫金 去县八十里。邑进士杨钰有诗。
大垭 去县一百二十里。高峰联峙,仅通一垭为路。正德辛未,副使李钺以请兵破贼方四于此。
鹤山 去县二十里。上有仙鹤池,邑封御史杨济之庄居于此,因号鹤峰。
游溪 去县四十里。唐史赵延之曾游此。楼台 去县八十里。邑参议陈渭世家其侧,上有观音阁。渭微时潜修因扁楼、峰书院,遂以自号。
营盘 去县一百二十里,正德辛未,流贼方四屯兵于此,寻败去。一去县二十五里,四围峻绝,中如砥平,古屯营之地,正德庚午,都宪林俊破贼曹甫,屯兵于此。
宝鼎 去县一百三十里。上有三石如鼎,正德年中乡耆邓纲率众筑城为寨,盗不敢侵。铜鼓 一在县治西一百三十里,与插旗山相对。一在县南一百里,上有石如鼓。
北之山曰石佛 去县北一里,一名钟秀,宋张商英隐此。
僰溪 在县东南十里。自播夜郎流经南川入江,即綦江河,今南川口是也。二水合流,故名。齐移江州县于此,见方舆胜览。
黄石龙 在汉东驿下,邑举人夏泽有记。九溉 有董公、黑石、金钗虎诸名。
凌云 在圣泉寺左。一石突起,上逼云霄,其端俯瞰,可覆数十人。嘉靖己亥知县太和杨元吉奇之始题今名,筑台于下。
双鹤 在县江北。提学张鲲题曰:双鹤云流。佥事刘卿有诗。
虎岩 在虎头山石壁上有字题云,绍兴乙亥右朝奉郎守司农少卿杜萃老题次,乾道三年丙戌杜宗甫磨崖。
文仙洞 在圣灯里。
莲池 去县东二里许。广袤三十馀亩,池中莲花红、白相杂,可爱。宋元中凿渠引水入泮池,环带学宫,由大通桥注之江。邑人以此卜科第。宣德初知县袁旭以水东泄,乃筑堤捍水。成化中知县宋潜亭于上寻为左、右者侵剋。弘治中知府毛泰行县,复之古渝,学士江朝宗记,后开塞不常。嘉靖乙酉知县王贡令疏之,至于丁酉知县杨元吉复加疏理,葺其旧亭,扁曰:君子池。建池亭三扁曰水心亭,邑副使杨彝记,县令杨元吉有诗。
流杯 在县西二里大江侧。石盘磅礡,凿渠引水为九曲,碑刻磨灭莫考。春夏之交,游人泛觞为乐,踰月则涨没矣。邑人明经龚恕有诗。天水 在县治北铁佛寺之上。其水无源,四时不竭。相传摸石祈嗣,得石者男,得瓦者女,间亦有验。弘治季年邑庠生季林曾有事于此,其子廷春诗载艺文。
龟子 在县西一里。谚云:龟石跳三公。到景泰中三跳至腰,果江渊升太子少师工部尚书。石门 一在县石门驿,一在县南笋溪。河两岸巨石如门,邑举人曹英庄居于此,因以自号。金钗 在县东一里。清泉可饮,甚旱不竭,邑人李鉴有诗。
高寨 在思善乡。一山平地突出,插天,周匝县治,仅通一路。昔人避兵于此,卒成保障,今上有崇林寺。
北寨 在鲁市里与石笋相接,上有屯兵遗址。茅草寨 在石门驿一里。
石寨 在龙登山后。一山突起,四围石壁皆一百丈深,阔百尺,仅有一路通焉。
七门废郡 在南江口。
万寿废县 在汉东驿。
江州废县 在马騣岭。
香草楼 在县西南三十里。李膺《益州记》:江州县西南有仙池,昔仙人居此,池侧多植香草。清溪废井 在笋溪里。
皮袋废井 在华盖山下。
长寿县
炼丹台 在县北一里。相传徐神翁炼丹处,今石台有坐痕,迹含小窝,可掬指中,常有朱砂见。明嘉隆间,士人取以画书史。每天清月朗,台间烟霞直起,故邑景以北,观烟霞为最,里人何其徽九日登台诗:径满藤萝石满苔,仙人不见瑞香开。登临尚有清风在,好对烟霞送酒杯。废乐温县 在治北一百一十里。唐初置,属南陵州,后属涪州。元省,置有巡检司。
魁星楼 旧址湫隘。知县黎时举捐料未建,署掾事史彰拓基闳制,捐俸庀材,鸠工以成之。知县黄龙见命匠丹彩黝垩之。
尊经阁 在治左。山势蜿蜒,直达大江。万历中邑侯周廷侍建阁其上,形家,名文笔点水。紫云岩 在治后一百里。石壁篆刻紫云岩三字,有绍兴中古刻,碑文漫漶不可识。
清阴洞 在学宫左丹岩下。高二十馀尺,形势深广。古有榕木,蓊翳阴森。昔人镌古诗于石上,楷书类黄庭坚,又有大碑高寻,于上刻端云岩三大字,壁多古刻,磨灭不可读。昔许鲁斋常憩此,门人赵进与立石以记其事。
蓬莱洞 在治南龙山寨下。高数尺,深广寻馀,其上有石刻人物。
风月台 在废乐温县白虎山。有石龛题风月之台。《图经》云:风月之台,四字甚古。其上石岩,桃花水出焉。有洞古邃幽深,银鸭、石笋,杳然人境。今按风月台在废乐温县,桃花洞在今县治侧,未知孰是。
㬊子山 在治北七十里。宋贤谯定夫发㬊亚夫渊所居讲学处,谯学于伊川,㬊学于考亭。古书山 去乐温四十里。有大历初石刻云,昔人砌山路,见石穴中有蝌蚪数轴,古书之名起于此。
凤山读书处 《志》云:白虎山亦云凤山,在涪水西一里,山麓刻读书处三大字。旁识云,端平二年鹤山赴召过乐温为史子书,按眉人史大用,读书于乐温白虎山,撰崇德庙碑者。
牧骡化 在凤山下有韩村。宋开禧中,土人韩
申之见山陂有绿衣端坐,指挥其仆入村沽酒,有白骡龁草其傍,即文昌书所谓牧骡化也。今上石岩中有画,风洞境象即此。
三友岩 在治西。石壁上有三友岩三字。
永川县
佛岩寺 去城二十里。凿石为洞,洞内镌诸佛像,有三井俱名圣泉。洞外旁修殿宇一层,如置空中,危岩峭壁,藤萝掩映,真有名胜景也。石笋 去城五十里。千嶂凌云,一峰如笋,故名。现有丹炉在上,相传有仙真来往。
石脚迹 去城南三十里。其石磐广阔数围,上有仙人双足迹,其巨如箕,故名。
登云坪 在治南七十里。有毗卢寺,明建。文帝潜修于此,有坊曰隐帝流光。其山似盘,长十里,横八里,结为大坪,秀峰罗列,四面朝拱。
荣昌县
罗汉寺 建自唐天宝元年。左有圆觉硐,右有生佛硐,硐通中殿,约百馀步,名曰气眼。修建僧怀忍,批题者孝感皇帝。昔有圣灯,今殿阁尚存。葛仙岭 去城东十五里。晋时葛洪遗有仙桃迹,岭巅有石乳,乳上生桃树,根无寸土,春生枝叶。县人以结桃多寡卜中式名。数乱后,树毁无存,今尚有桃香仙岭碑。
五桂楼 在县东。宋乾道间,邑士五人同奏名太守曹岍,建造楼以旌之。
海棠香国 在县内。海棠无香,此地产者独有香。旧治前有香霏亭,棠花亭,今俱废。
綦江县
废南平县 去治南九十里。宋置南平县。观音堂 在治南。石壁丈馀,勒观音大士像,傍书吴道子写,万历三十二年许忠建阁覆之。白云观 开创时掘得白云石砚及古镜,上铸湖州青铜照子并淳祐通宝,古钱尚有古剑,山开创时掘得古剑一口,今存。
大道观 有一石勒古佛,遇旱迎,省焦枯,即兴云雨,往往有验。
铜钟寺 江心涌一铜钟,抬畀寺中,因以名寺,今存。
南川县
三溪县城 唐贞观置,属南川,城甚高险。赛乐国 在治西郭。宋太守封固以边境清宁,筑为游宴之地,有赏心、风月二亭,绿猗轩。怀清台 在治西二里。秦寡妇清得丹穴而擅其利以自卫,始皇以为贞妇,为筑此台,今燬。老龙洞 在县东。宋时宫中灾,帝梦龙绕内殿,问其名,答曰:吾重庆府南川县四十八渡老龙王也。因敕封四十八渡金角老龙王。明万历间复至南京救火,加封普济洞行雨得道金角老龙王,古碑尚存。
孝妇泉 明初有民妇钱氏甚窘,奉事孀姑至孝。其夫外营,姑病笃,思饮泉水。时天寒,严冰未解。氏把瓮涕泣,忽石穴中涌水,清凉,乃汲归以饮姑姑,病遂愈,因号为孝妇泉。
飞云楼 普泽寺有四楼,曰飞云、万卷、衍庆、凝香。
合州
巴子城 去州南五里。又,忠州东一百里江北岸,亦有巴子城,一名临江故城,盖濮县地也。石镜 涪江中有石,圆正如月,冬出水三丈,碑目涪内水石镜题名云。大历三年此石出,兵甲息,黎庶归,六气调,五谷熟,石照即石镜也。沉厚堂 唐张柬之守合州,姚崇荐其沉厚,具相才,故州治内有沉厚堂,今名景厚,本此。堂中篆系辞八字,字径四尺,李阳冰书碑阴。
招鹤亭 宣和间许生爱其邻人朱受家,群鹤起亭,作诗招之,鹤果来集。朱愤而愬诸朝,上命均之,鹤以离群,悲鸣不已,道君为书额赐焉。夜雨寺 僧智果所居,取李义山巴山夜雨之句也。
龙骨寺 为龙蜕处。《巴中记》云:垫江多龙。亦即秦汉之垫江县也。
通晓桥 周元公判州事,常与客奕,一老人来观,口流涎而香,公惊问曰:汝龙也,何以至。此老人曰:安知之。公曰:以涎知耳。忽大雷电起,老人化龙溯溪而上,公乃令琢方石二十四片以镇之,即通晓桥。其处在城内之明月街。
龙多山 去州西一百二十里。
赤水县 唐人刻字此山高明窈深,变态万状,下视涪水如带,烟霞出没等语。
志道观 观东大池,为则天放生池。
灵山院 泉自岩出,潴为方池,大旱不竭。
驾鹤轩 《图经》云:晋永嘉三年,有冯仙,举家十七人此山升去。按冯仙,即冯盖罗也。今仙台观有烧丹处,志道观壁问绘像犹存。
清华楼 在州东,晁公武作记。
紫清楼 在州治土主庙前。
朝宗阁 在州内下瞰金石碛。
养心亭 宋张宗范所居,背山面水,构亭其中。周茂叔偶至爱之,题曰:养心亭。而为之记。读书台 一在州东北七里,汉末薛融读书处。一在州西二十里,唐康元良读书处。
合江楼 在治内,杜甫有诗。
姚皋山 去治西八里,古有姚皋庙。
巴岳山 去治南五十里。《胜览》云:此去绝顶,蟠螭若炉,上建元天宫,旁有昆崙洞,在悬岩石壁上有一窄路可进,乃张三丰修道之所,内有苍玉山,有仙茅。唐长庆中采樵者服之,仙去。山中有古刹、巴岳寺,侧有三丰手植木莲花树一株,高五六丈,叶如梗楠,花如菡萏。每遇科年,花朵可决乡试名数。又有玉版泉,其味甘美,四时不竭。相传昔人淘井得玉版印,扣之清响如磬声。此皆三丰遗迹也。宋周濂溪题有木莲花诗。计寿山 去治南三十里。古寺后有云盖松一株,传云张三丰手植。每日出时,祥光照殿前。望仙楼 在治西南关山上,唐县令赵延之修建并题。
元天宫 在治南巴岳山巅上,张佳荫有诗。祝英台寺 在治东二十里寺前里许。有祝英台故里坊,又数里有祝英台坟墓,又二十里白沙寺、路瀑、里滩,岸上有祝英台书题大欢喜石碑,行数武又有错欢喜石碑,皆祝英台书。望仙楼 在治西。唐合州刺史赵延之仙去,后人为建此楼。
退思阁 在治厅后。嘉靖中知县胡濂建。
忠州
东坡 白居易诗:何处慇勤重回首,东坡桃李种新成。又有西坡,亦居易故迹。东坡有移政种花一亭,西坡有极目亭。
宣公书洞 在江之南。
乐天书洞 在城内。
白鹿洞 在文昌宫后。昔有二猎人逐白鹿入洞,失鹿所在,但见二碧瓜,食之仙去。
木莲洞 在州治北八里许。宋绍定庚寅,嘉州钱子山有题咏。
荔枝楼 在州西南。白居易建,有诗: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欲摘一枝倾一盏,西楼无客对谁尝。
东楼 在治内。白居易诗:林峦少湿地,露雨多阴天。赖此东楼夕,风月时悠然。向敏中诗:南浦花临水,东楼月伴风。
西楼 白居易诗:小郡大江边,危楼月照前。四望楼 在州南。白居易所建,诗曰:江上新楼名四望,东西南北水茫茫。
四贤阁 在州后。知州王辟之建,四贤谓刘晏、陆贽、李吉甫、白居易,宋黄庭坚为记。
鸣玉亭 在治西城外半里。
连理亭 去州东北十里。宋建,有连理树,相去二步而合。
神溪 在城南崖,以神禹得名。
巴子城 古汉县。
皇华城 宋度宗潜邸于此,改名咸淳府。屈原塔 春秋时属楚,因思屈原,故建。在渰井溪边,苏子瞻有诗。
引藤山 在州之南。山出引藤,可以吸酒。白居易诗:闲拈蕉叶题诗句,闷取藤枝吸酒尝。
酆都县
五云洞 汉王方平、阴长生二仙修炼丹井也。常有五色云见,因名焉。久经兵燹,闭塞。童谣云:若要洞口开,除非王孙来。
麻姑崖 相传摩姑飞升于此,故名。
道山洞天碑 字大如轮,世传吕纯阳笔,在平都山中。
笔架山 在县治前枳江之中心。有一石亭然澄峙如山,上有遗题,横勒数字云:天下文章,莫大于是。旁一联云:阁乾坤之大笔,写江汉之雄才。冬时水落石出,则见之。
五灵楼 在平都山上,唐段文昌建。
挹翠楼 在治右。
拱辰楼 在治北。
凌云阁 在平都山顶。有碑刻凌云二字。
涪州
废乐温县 去州西北一百一十里。唐初置,属
南邻州,后属涪州。
赤甲戍 汉末为赤甲兵所聚,事见《寰宇记》。江心石鱼 且湖上流,有石刻双鱼,皆三十六鳞,一衔萱草,一衔莲花,有石秤、石斗在旁,现则年丰。
吴公堂 宋太守吴光辅疏城南溪便民取汲,其孙信仲仍守是邦,临溪建堂,因名。
四贤楼 在北岩。四贤谓程颐、黄庭坚、尹焞、谯定也。
彭水县
绍庆城 宋时建,在大江南岸,故城尚存。采芹城 明洪武中建。相传施南土酋叛,上命蓝玉征之,筑土为城以屯兵者,在半山中。绿阴轩 在城内,黄庭坚筑。巉岩峭壁,俯临长江。上有榕树,夏则阴浓蔽日,清风徐来,凉气袭人,虽盛夏不知暑热也。游览者颇多题咏,或书或镌,满于石壁。
飞来石 在县治前。相传自月岩飞来,方广六七尺,周身文甲,形势嶙峋,上有一窍如满月。傍联三星,如贯珠。宋镌铭其上,曰月岩铭,八景之一。
洗墨池 在县城南门外绿阴轩傍。黄庭坚著书、洗墨于此,池水尽黑,至今如故,因名。
天仓 在县西北石峡中。有小迹,四围石限沙石,堆聚如仓。仓盈则年丰,仓虚则年歉,邑人以此卜岁。
万卷堂 在治东。黄庭坚建,聚书万卷,因名。
陵墓附本府〈巴县附郭〉
巴子冢 在府治西北五里左右。石兽、石龟各二,麒麟、石虎各一,即古巴国君冢也。
蹇尚书墓 在府城北五十里。明宣德十年奉敕葬此。
江津县
白君冢 在白君山。宋知县白启之墓。
杜莘老墓 在县南。宋殿中侍御史丞相虞允文过此,题曰刚直御史。
马将军墓 在马骁山。宋马藐也。
王居士墓 在县治南一里。失其名,天顺盗发,有二绝镌墓中石壁。
宋王夫人墓 迪功郎刘鼎撰有墓志铭。艾尚书墓 在鼎山后,名发明,仕至吏部尚书,弟发其、发官三墓俱在,碑坏,时序莫考。
冯隐君墓 在石桥里。宋朝奉通判水州军州事。
栾巴墓 在鹤山下。《汉书》云:巴,字叔元,蜀郡人也。汉顺帝世补黄门令,迁桂阳太守,定礼兴学,政事明察,后拜议郎守,光禄大夫,与杜乔循行州郡,素有道术,能役鬼神,寻拜尚书,有噀酒为雨救成都失火事。灵帝时上书,极理陈蕃窦武之冤,下狱自杀,或云成都人。
江侍郎墓 在县北三河口。故云南参议赠嘉议大夫户部右侍郎兼翰林学士江英之墓,其享堂、封碑、葬祭、遣官,如制,碑文则吏部尚书王直所撰,岁久堂倾颓。嘉靖辛卯孙江远状上巡按御史丘道隆行提学道举行议,未决。己亥提学副使毛稽故牍责之,郡县出帑钱若干,县令杨元吉治其工。
胡子照墓 在县南七十里。
綦江县
明王应熊墓 葬县治东龙角溪。
合州
濮子墓 在瑞应山。
酆都县
杨御史墓 杨奉命巡方登平都山,忽九蟒绕车而化,遂葬焉。邑人立祠于墓上,肖像祀之。前建九蟒殿,世传九气化身,盖明弘治二年成神也。
彭水县
长孙无忌墓 在彭水县信宁乡内。唐显庆间,无忌贬黔州,殁,葬此。
田祐恭墓 在县境内。祐恭仕宋,知思州,殁,葬于此。
元状元向午凤墓 在郁山镇凤凰山下。

重庆府部艺文一

《四贤阁记》宋·黄庭坚

忠州,汉巴郡之临江、垫江县也。其治所在临江,故梁以为临州。后周以为南宾郡。唐贞观八年,始为忠州。其地荒远瘴疠,近臣得罪,多出为刺史、司马。故刘尚书以刺史贬,一年死。陆宣公以别驾贬,十年死。李忠懿公以刺史居六年,白文公以刺史居二年。其后,州守以四公俱贤,图像为四贤阁,故相赠司徒郑州刺史南华刘晏士安,故相赠兵部尚书嘉兴陆贽敬舆,中书侍郎平章事赠司徒安邑李吉甫宏宪,刑部尚书赠右仆射下邽白居易乐天。由开元以来讫于会昌四君子,相望凛然,犹有生气。忠民每以此自负,而郡守至者必矜式焉。绍圣三年正月,知州事营丘王君辟之,字圣涂,下车问民疾苦,曰:吏惊而民困。故圣涂为州拊养柔良,知其饥饱,锄治猾奸,几于伤手,治声翕然。邑中豪吏故时受赂、舞文弄法者,相与谋曰:属且无类,即以智笼。小騃吏群诉于部使者,圣涂不为变,且叹曰:白头翁安能碌碌畏吏羞民耶。亦会部使者察其为奸。而圣涂治成时,休车骑野次,咨问故老,咏四贤之逸事,而三君之政,寂寥无闻。盖士安即赐死,而敬舆别驾不治民,宏宪虽在州六年,亦嘿耳;乐天由江州司马除刺史,为稍迁,故为郡最暇豫有声尔,又其在州时诗见传,东楼以宴宾佐,西楼以瞰鸣玉溪。登龙昌寺以望江南诸山,张乐巴子台以会竹枝歌女,东坡种花,东涧种柳,皆相传识其处所,于是一花一竹皆考于诗,复其旧实。种荔枝数百株,移木莲且十本,忠于一时,遂为三峡名郡。圣涂乃以书誇涪翁曰:为我记之。涪翁曰:圣涂急鳏寡之病,使远方沐浴县官之泽,可谓知务矣。扫除四贤之室,思欲追配古人,可谓乐善矣。乐天忠州于今,三百七十有九年,在官者鳃鳃然,常忧瘴疠之病。已数日,求去,故乐天之遗事芜没欲尽。圣涂,齐人也。盖不熟巴峡之风土,又其击强拨烦,材有馀地,而晚暮为远郡守,乃敢慨然不倦,兴旧起废,使郡中池、观、花、竹郁然,如元和己亥时,追乐天而与之友,圣涂于是贤于人远矣。

《邻母洞记》刘干

孝为百行先。予干承乏恭南教官,闻士人颇道李氏孝友行。及予行邑,见李,语及其母,则蹙额,涕欲下,慨而言曰:某少失父,赖母、兄之教。及籍太学,而兄丧母亡,号踊露哭来奔,既卜宅兆,则为居庐于侧庵,名为永慕。既乃四顾于丘陇上,偶然数百步之外,觌异趣焉。于是被荆榛,锄荒翳,则岩崖竦然,洞穴开豁,其高宽可容数百人,上扳秀岭,下冽清泉,四周修竹,东垂瀑布而萧瑟潺湲之声,洞以虚容闻之,泠然善也。千里抚掌,喜见眉间,咤曰:天造地设,吾以母故得之,名曰邻母。以为岁时享祭休憩所洞之阴北顾茔城如指诸掌,有乡人为之序,且属予记,因系以歌曰:重岩千古辟灵踪,虚室萧然晻霭中。抉翳开荒正丰炽,应知孝爱与天通。宣和辛丑上元日,酉阳别乘刘行之梅轩书。

《唐质肃公祠记》王十朋

予始闻彝陵巴东名,意其为邑必壮。自予适夔过焉,皆蕞尔邑,巴东陋尤甚。问其名之所由,著曰昔寇莱公、欧阳文忠公尝令二邑地重以人,非山川、城郭、人物之异于他邦也。予因谒其祠,访其遗躅,叹息而去。至一日,登郡之东城,城下临奉节县治,问喻君思然曰:昔宰是邑,亦有如寇、欧二公者乎。喻君以唐质肃公对予,曰:是皇祐中为御史,独立敢言,尝疏论贵戚,廷斥宰相,以贬天下,称为真御史。不敢斥其名而曰唐子方者乎。熙宁中首言王临川不可大用,及参大政,奋然与争是非于天子前,气不为之屈,至不胜,其忿而死。天下至今称为正人,吾夫子叹未见刚者,唐公非刚者欤。名节凛然,固无愧乎忠悯,决澶渊之策文忠移司谏,公书也。其令是邑有殊绩异政,故相张公天觉尝笔之于墓碑矣。邑故有令如此而无祠,非缺典欤。令闻之慨然,不谋于僚,不役于民,即厅事之东隅易亭为祠,求画像于江陵,得之。故家丹青一新,俨然如生,观者莫不起敬,如见其冠豸触邪,正色立朝时也。且丐予记其事,予谓质肃公之高名大节,固已大书特书于国史,何以记为然。是邑赖公而重有,不可不书者,令蜀人扪膝先生,子也,有家学;治邑,有能声。观其所慕,可以知其人矣。乾道二年六月永嘉梅溪王十朋记。

《合州钓鱼城记》阙名

山在州治之东北,渡江十里至其下。其山高千仞,峰峦岌岌,耸然可观。其东南北三面据江,皆峭壁悬岩,陡然阻绝。至修城之后,凿山通道,方可登临。其西南山稍低于此,筑城高一十仞,城之门有八,曰护国、青华、正西、东新、出奇、奇胜、小东、始关。其山脚周回四十馀里,峰顶有寺曰护国,堂、殿、廊、庑,百有馀间。宋绍兴间思南宣慰田少卿所建,至元戊戌为兵火焚熄灰烬,寺门之外突然一台,曰钓鱼台。其上平正,可坐十馀人。上有巨人足迹,年代虽远,风雨不能磨灭。岸边插竿之目犹存焉。此台乃在山之巅,俯视大江,悬崖千仞,相去险远,钓可施乎。名为钓台,似不侔矣。窃尝稽之,古之洪水为患,荡荡怀山襄陵,此山三面据岩,渠、嘉陵二江自西北而来,冲于山之西,流至合州城下则与涪江会同,皆浩浩荡荡,环绕山足而东下往。古水患之际,势必怀抱此山,则钓鱼之名必自始矣乎。后有石庵,凡二十四片,石斲成,乃开山祖僧石头和尚自造也。宋高宗南渡之后,北兵益炽,彭大雅奉命入蜀,命郡县图险保民。太尉甘闰至州,观此山形势可以据守,故城之郡牧王坚发郡所属石照、铜梁、巴川、汉初、赤水五县之民,计户口八万、丁一十七万以完其城西门之内因沟为池,周回一百馀步,名曰天池。泉水汪洋,旱亦不涸,池中鱼鳖,可棹舟举网。又开小池十有三所、井九十二眼,泉水春、夏、秋、冬足备不乾。城中之民春则出屯四野,以耕以耘;秋则收粮运薪,以战以守。厥后秦巩利沔之民皆避兵至此,人物愈繁,兵精食足,兼获池地之利,官民协心,是以能坚守力战而效忠节。东有沟曰天涧沟,东北有山曰天涧岭,龟山与鱼山对峙,城上呼语相闻。元宪宗蒙哥以此驻跸,王坚去任之后,继任乃安抚张珏也,有谋略应敌,出奇制胜,尤有过人。其时北兵大营驻汉中利沔,初冬严寒则来攻围,春夏暄热则复退去。已来岁,值大旱,自春至秋半年无雨,北兵围逼其城,意城中无水,急攻之。一旦至西门外筑台建桥楼,楼上接桅,欲观城内之水有无。城内知其计,置炮于其所。次日,宪宗亲率其兵于下,珏命城中取鱼二尾,重三十斤者,蒸面饼百数,俟缘桅者至,其竿木方欲举首,发炮击之,果将上桅人远掷身殒百步之外,即遗鲜活之鱼及饼以赠,谕以书曰:尔北兵可烹鲜食饼,再守十年亦不可得也。时北兵遂退。宪宗为炮风所震,因成疾,班师至愁军山。病甚,遗诏曰:我之婴疾为此城也,不讳之,后若克此城,当赭城剖赤而尽诛之。次过金剑山温汤峡而崩。期年之间,世祖皇帝即位。北兵大集,总元帅蒙古等军于本州云门、虎头、渠口、鱼村、富谷、石子山等处连营对垒,攻围甚急,而城中设奇制胜,或击却之,或掩袭之,斩获累捷。是后不敢久留城下,春去秋来去没不常者,十有馀年,安抚张珏以功升渝州制置使,继以王立为安抚。立至任,益严守备,兵民相为腹心,声息稍缓,即调兵讨捕邻邑之降北者,取果州之青居城,复潼、遂州境土,攻铁炉城堡,承命旌赏,权授迁秩矣。至元丁丑北兵攻围甚急,加以两秋致旱,人民易子而食,王命不通三年矣。戊寅春正月,渝城为守门者献之北兵矣,制署张珏被俘,而鱼城孤而无援矣。北军毕至攻城,且曰:宋已归我国久矣,尔既无主,为谁守乎。城中之民惶惶汲汲,危如累卵,釜鱼知其祸在顷刻,然皆协力而无异谋。王立命众曰:某等荷国厚恩,当以死报,然其如数十万生灵何。今渝城已陷,制置亦擒,将如之何。愁蹙无计,归家不食。其家之义妹者,乃北营所掠北平渠帅之妻,名熊耳夫人。初至,王立问之,答曰:妾姓王氏。立乃喜,曰:作吾之妹,侍吾之母,待获尔夫,俾其完娶。待之若同乳之妹,已数年矣。至是,熊耳夫人亦忧城危祸及,素知有兄在北营而不敢言,因见王立之忧而告之,曰:妹本姓李,今成都总兵李德辉是吾亲兄,若知安抚待我恩礼,必尽心上闻,亲来救此一城人民。立乃大喜,即命致书熊耳夫人,常为兄作鞋有式,兄甚爱之,仍作一鞋以奉,必见手泽为信,遂遣儒生杨獬等潜赴成都纳款。李相得其降书,知妹在鱼城,喜不自胜,乃遣使星驰赴阙奏闻,仍领兵亲至城下,先遣獬归,语王立夤夜竖降旗于城上。次日,北兵见说纳款降,欲登城而门闭壁坚,而不能入。又次日,乘舟至城下,民皆欢呼,焚香望拜,李麾退围兵,汪总帅蒙古军曰:我等攻守此城十馀年,战而死者以万计,宪宗皇帝亦因此城致疾而崩,临崩遗诏:来降必因攻困致毙,赭城则当,上为先帝雪耻,下为亡卒报。雠李相谕慰未决。又数日,朝使适至,奉诏旨:鱼城既降,可赦其罪,诸军毋得擅便杀掠,宜与秋毫无犯。李相仍推其功于汪总帅,赍立降书,大军随退。李相命城中之民悉力陷城筑门旬日,仍徙其民复旧治所,士、农、工、商,各复其业;黔、黎、老、稚,咸感李相再生之恩。安抚王立随李相至京,奏贺对品,蒙授怀远将军、合州军民安抚使,合民遂于城之西南隅建楼立祠,以奉李忠宣公,岁时祭祀,以报其恩云。

《涂山古碑》元·贾易岩

至正十五年三月初四日,涪陵贾易岩撰华阳志云:渝郡涂山,禹后家也。古庙废于宋至元郡守费著仍建庙,尝考娶于涂山之说,一谓在此,一谓在九江当涂。东汉郡志云:涂山在巴郡江州,杜预考曰:巴国也,有涂山禹庙。又古巴郡志云:山在县东五千二百步岷江东圻,高七里,周围三十里。郦道元《水经》云:江州涂山有夏禹庙、涂后祠,九江当涂亦有杜预所谓巴国,江州乃重庆府巴县,江州非九江之江州,汉史、蜀志可稽。至今洞曰涂洞,村曰涂村,滩曰遮夫,石曰启母,复合帝王世纪蜀本纪华阳国志元和志等书,参考之,禹乃汶山郡广柔人。其母有莘氏感星之异,生禹于石纽广柔。隋改广柔为汶川,石纽在茂州域,隶石泉军。所生之地方百里,彝人共营之,不敢居牧,灵异可畏。禹为蜀人,在于蜀,娶于蜀,古今人情不大相远,导江之役往来必经,过门不顾为可凭信。先是帝曾大父曰昌意,为黄帝次子,娶蜀山氏,生帝颛顼。颛顼生鲧,鲧生帝。帝之娶于蜀,又有自来,又谓蜀涂山肇自人皇,为蜀君掌涂山之国,亦一徵也。至会诸侯于涂山,当以九江郡者为是。东溪郡志云:山在当涂。杜预云在寿春东北,今有禹会村,柳子有铭,苏子有诗,且于天下稍向中会,同于此宜矣。通鉴外纪亦禹娶涂山之女,生子启,南巡狩会诸俟于涂山。如是,则娶而生子,生子而后南巡,而后会诸侯。娶则在此,会则在彼,次序昭然。会稽乃致群臣之地,或崩葬之所,故有禹穴,所谓涂山一曰栋山,一曰防山,纷纷不一。太平乃晋成帝世,当涂之民徙居于此,故亦名其县曰当涂。好事者援此为说,而实非涂山。世次绵远,地名改易,烦乱傅会,不足徵况。会稽当涂在禹时未入中国,禹安得娶彼哉。今特辨而正之,庶祠庙之建得其本真,而禹后受享于诞生之地,尤不可阙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重庆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