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四川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七十九卷目录

 四川总部汇考一
  四川建置沿革考
  四川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四川星野考
  四川水利考
  四川赋役考
  四川风俗考
  四川驿递考
  四川兵制考

职方典第五百七十九卷

四川总部汇考一

四川建置沿革考

       《总志》《禹贡》:梁州之域,汉置益州部刺史,察举巴、蜀、广汉、犍为、牂牁、越巂等郡,治无常所。东汉益州刺史治雒,唐贞观中于此置剑南道,为西川,至贞元岁增置东川府于梓州,是称两川。开元中置剑南,并山南东西道,采访处置使,而剑南治蜀。宋为西川路,后分西川为东西两路,南渡后又分益、梓、利、夔四路安抚司,俱以守臣兼领,又置提点刑狱司于嘉定、重庆、潼川三府,元置四川等处,行中书省,又置西蜀四川道廉访司,俱治成都,明置四川等处,承宣布政使司领府九,州六,军民府四。

皇清戡定全蜀,以乌撒军民府,隶贵州,馀因之。

四川疆域考

         《总志》四川疆域图

东至湖广巴东县界三千七百里。
西至南蕃牟力结界一千二百四十里。
南至云南武定府界二千二百里。
北至陕西宁羌界一千三百一十里,至
京师一万七百一十里。
东西广四千九百四十里,南北袤三千五百一十里。

形胜附


河图括地象: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蜀都赋》:缘以剑阁,阻以石门。
《元和志》:西控吐蕃,南抚蛮獠。
《新志》:瞿塘、邛崃琐其东南,岷山、剑阁阻其西北。

四川星野考

《史记·天官书》:二十八舍主十二州,益州为参分。《汉书》:巴蜀分井、鬼、参,又云觜、觿、参主益州。《晋书·天文志》:自毕十二度至东井十五度为实沈,于辰在申,分野,属益州。又益州入参七度。《隋书》:益州分参,丹元子步天籁,天帝西垣第四星曰巴,五曰蜀。
《唐书》:剑南道分井、鬼,又云南自岷山嶓冢,负地之阳。
《宋史》:益、梓、利、夔四路分井鬼,又曰东井、舆鬼,鹑首也,尽巴、蜀、汉中之地。
河图括地象:岷山之下为井,络帝以会,昌神以建福,言蜀之分野也。午山张庭云:井络即鹑首。《华阳国志》:仰禀参,伐蜀纪,帝居房、心,决事参伐,是为蜀分。
《天文占候》:太白主毕、觜,镇星主井、五车、卿星、弧矢星,俱主益州。
天文:次舍井十度,至鬼柳为鹑首,于辰在未。

四川水利考

《总志》蜀中诸水,咸出岷山江源,在羌地之列,鹅村所谓半膊岭者,分为二派:一西南流为尖囊大渡河,一正南入溢村,至石纽,过汶川,历今灌县境,又有湔水出焉,灌之上流,西北十数里有水出尤溪口,又数十里有水出白沙口,同会于灌,经灌西南流者,今谓之南江,即禹所导岷江正流,自秦李冰凿离堆,引江水循灌城东注,北折于是,始以东南正流为南江,经离堆,薄灌城而东北注者为北江,北江出自宝瓶口,穿三泊洞而北注者为外江,自宝瓶口直东,入五斗口而东北注者为内江,盖北江折为二江,并南江而三,其北行入五斗口,一支在南、北二江之上,故以内江别之。外江北经崇宁、彭县、新繁、汉州界,出金堂峡,内江东经郫县崇宁界,下过府城北,南会府城前江以趋于彭,合彭山、金堂诸水,会于泸州,合绵、涪诸水,并嘉陵江,经合州会于重庆。合碉、雅诸水,会于嘉定,合松、潘之西南,入尖囊大渡河者,会于叙州。远近溉田不可胜计,然各府塘堰皆民间自修,官课其成而已。独李冰所凿离堆山,设立都江堰,在岷江中流,时岁工费巨万,元至元元年,廉访佥事吉当普建白用石,包砌诸堰为石门,以时启闭。明初加意水利,州县与军卫屯所,共役人夫五千,竹木工料,计田均输修葺,堰得不坏。成化九年,巡抚都御史夏埙以远人赴役不便,将郫、灌二县杂派科差,均敷得水,州县专备工料以供堰务。弘治九年添设按察使佥事一员,专一提督都江堰各府州水利,于时灌县知县胡光伐石冶金,即旧址甃砌为防,贯以铁锭柱三,各长一丈二尺,使当湍势,石堤中贯铁处固以油灰,直长一十五丈,高一丈三尺,阔五尺,首阔一丈二尺,用铁三万二千二百馀斤,高广丈馀,长倍之,桐油五百,麻线二百,木二千五百,各色工役计二十五万三千二百有奇。正德间,水利佥事卢翊亲诣督理疏浚,直扺铁板,得秦人所书六字诀曰:深淘滩,浅作堰。大书观澜亭上,以昭永鉴。先是,每年起工役有不均之叹,翊乃下令以粮三石,派夫一名,分八班,凡八年一周,而蜀府每年亦助青竹数万竿,委官督织竹笼装石焉,明末丁乱,修葺无人,都江堰冲决数百丈,沙石填淤,非复秦碑之所誓矣。

皇清顺治十六年,巡抚都御史高民瞻、监军道程翔
凤合文武捐银二千两,雇募番猓修筑开浚,暂资灌溉,然每岁当春,或遇恒旸,水苦不足,欲重修故堰以障狂澜,工役之费,动需巨万,乃上无公帑之储,下少疏凿之众,惟恃莅兹土者。先事督修少通,故道则沟洫亩浍,皆注泽流膏矣。

四川赋役考

《总志》川北久归版籍,于顺治十年已经清丈上下川南,康熙元年,清丈川西、川东,康熙六年,清丈所有各府州卫土司,并营兵开垦,止照十年,分数目开载,嗣此招垦劝课,岁增岁报,时势然也。四川布政司所辖全省,康熙十年分止,实徵丁粮额数
实在民户共三万九千六百六户,男妇共七万八千六百八十一口。
实熟田地通共一万四千八百一十顷三十六亩五分三釐二毫二丝九忽四微七尘七纤九沙八渺。
又下地估种一千六百一十六石一斗二升九合。
通共见载税粮三万八百二十八石八斗九升四合三勺四抄二撮七粒一粟四沙。
总共见徵丁条屯粮银三万八千四百两三钱二分九釐二毫九丝二忽二微四尘三纤二沙八渺。该本色京斗米菽豆共八千九百六十四石九斗四升一合九勺六抄一撮八粒四粟,又土司见载折徵粮银三百八十二两三钱三釐。
又营兵开垦田地八十七顷五十二亩九分六釐一毫六丝一忽八微,载粮五十石四斗一升六合九勺六圭六粒三粟,应徵条粮银一百七两八钱二分一毫八丝七忽二微七纤三渺。附茶法。
明洪武五年,令四川产茶地方,每十分官取一分。三十年,令成都、重庆、保宁三府及播州宣慰司各置茶仓,岁徵川中,课茶贮仓,召商中买,与西番易马,敕户部差行人一员,于陕西河州、临洮、四川碉门等处省谕,把隘头目,不许私茶出境,驸马都尉欧阳伦坐令家人犯私茶,事觉赐死。至永乐六年,敕户部陕西、四川地方多有通接生番,偏僻小路严谕,把隘头目,查禁缎疋、绢帛、私茶、青纸出境,违者犯人与把关头目俱各凌迟,家迁化外,货物入官,同伴若能自首,免罪给赏。于成化七年,罢差行人、四川巡茶、并罢播州茶仓,令分巡道往来禁约之。嘉靖四年,巡抚都御史王轨、巡按御史马纪题奉,以水利佥事带管茶法。每年布政司差官赴南京,请印引目五万,道送与管茶官,收贮分别等地,芽茶每引三钱,叶茶每引二钱,听商赴管茶官处,报中给以引目,照买照卖,立限截角,回缴禁革湖茶,不许越界进贡,番彝不许夹带私茶,其该赏茶斤,行布政司查给茶课与税,初皆本色,一以易马,一以赏番,至是俱折收银两,备买茶、赏番、及买马之用。嘉靖二十年,巡抚刘大谟议茶法六条,甚善。佥事崔廷槐议岁引五万,因全黎地方发卖茶引太少,致令各商私贩反多,亏损官税,利入私家,又各商报中茶引,多在巫山、建始二县,地方收买,至嘉定称验,嘉定与黎雅逼近,各商夹带私茶到彼,易于展转,越入通番,奸弊猬兴,除广馀茶有碍律例外,今依题准五万引数,听商报中,收买委官于巫山县以上,夔州府扼吭之处,称盘拨运,至嘉定州地方黑水尾,委官再称雅州,又复盘验,方分拨天全黎州地方,照时发卖,如议举行。隆庆三年,巡抚严清题疏本省,每年户部关引五万道,半填芽茶,半填叶茶,以二万六千道为腹引,每引芽茶三钱,叶茶二钱,二万四千道为边引,内一万九千八百道给黎雅各商,每引芽茶三钱八分,叶茶二钱五分,二百道给本地思,经罗纯产茶处所,土民每引芽茶七钱六分,叶茶五钱,松潘四千道税与腹引,同共税银一万三千八百六十三两,然边引报中者,多恒苦不足,腹引常置于无用之地,盖向来腹多边少者,无非谨中外之防也,然腹地有茶,而汉人或可无茶,边地无茶,番人或不可无茶,故边引易行,而腹引常滞,先此,议茶法者曰:茶乃番人之命,不宜多给,以存羁縻,节制之意是矣。乃边引愈少,私贩愈多,祇为奸人作利囤耳。又曰:四川茶法不缩,即陜西马政有妨,此尤未深考夫番地,最广近者弥月,远者弥年,陕西止是洮岷与松潘,接境于黎雅,邈不相及,今不增松潘而增黎雅之引,于陕西马政何妨,自隆庆三年始,将原引五万减去一万二千道,于黎雅边引加一万道,每引量加一钱,而税银已充其旧额,而边腹相安矣。监察御史王廷瞻会题,每年茶引三万八千道,内将三万道作黎雅边引,除二百道产茶地方报中,每引照旧芽茶七钱六分,叶茶五钱,给思经、罗纯二万九千八百
道,给商每引芽茶四钱八分,叶茶三钱五分,比旧俱增一钱,四千道给松边,四千道腹引,照旧芽茶三钱,叶茶二钱,通计一万四千二百六十七两。万历三年,巡抚曾省吾题准,将驿传盐法、茶水利合为一道,又于黎雅边引内除四百九道给思罗茶户,纳税商人止二万九千三百九十一道矣,明末献贼蹂躏之,后园荒商小,引目皆废,茶法无纪矣。
按前洪武中,命秦蜀岁收巴茶,听西番商人以马易之,大抵茶四十斤易马一匹,故曹国公以茶五十馀万斤易马一万三千五百十八匹,中国颇获其利,其后私茶出境,马价遂高,乃差行人禁约。永乐至成化,岁以为常,厥后或令布政司委官或令按察司分巡官,虽沿革不同,而以巡视禁茶则一也。近年以来,法弛人玩,朝廷虽禁之,而权要私主之,致令商旅满关隘,茶船遍江河,每茶百斤私税白银二钱,或金五分,一年所得,不下五六万两,以是而归之,官不愈于填私藏哉,或曰:此路不开,恐陕西之马益贵,殊不知陕西、四川茶路各异,今四川名虽禁茶,实未禁也,而陕西之马未闻甚贵,若以为终非旧制,则旧制之所以禁茶者,正恐私茶多而马贵也。今四川既不易马,何故而禁茶哉。或又谓恐惹边衅,不过天全、黎州争路税茶,每每相杀耳,今若通茶官徵其税,则当禁彼勿得重徵,何衅之有。自宋元至成化,皆资是以裕国用,彼古之人,独无所见哉。

皇清循旧制,严饬关禁,招园户恤商民,产茶州县二
十九处,行茶小引约有万馀,将来茶政殷繁,实基于此,但园户之荒垦,相循商引之,盈缩不一,课税岁无定制,止照康熙十年,分数目通省,见徵茶课银三百二十一两二钱二分四釐二毫九丝四忽七微五尘,见徵茶税银三千七百九十七两四钱七分二釐。
附盐法。
一盐课之设,明初以来,额银二万七千馀两,后增至七万一千有零,额数存而实徵无几,以致嘉靖年间具题减免议,于小票、引票二项税银凑充,复于万历十三年,前院赫题允实徵,井课银三万六千六百有零,后因有各州县井塌,丁逃难完,请豁未蒙具题,以致屡年盐课拖欠,终无完局,为今之计,或照审编法,三年一次选委廉能府佐官一员,于产盐州县单骑清查,要见旧井出盐者,计有若干,倒塌若干,逃故若干,新开产盐若干,逐一清查,造册申报,以凭裒益施行庶罢,民少苏赔苦,而奸民亦不得隐匿矣。一川省产盐地方与淮盐大不相侔,商人报中引票,止共徵税银六两三钱议于合属,井课凑解秦省,充饷四场产盐处所,每月额中三百二十道,计一年该三千八百四十道,约该税银二万四千一百九十二两,奈何法久弊生,盐快与私贩表里为奸,乘机夹带越境,货卖无日无之,以致引票空悬额数,而商人报中者稀,自今以后,严行各产盐州县痛加釐革,每季捕获私盐多者,官行奖励,仍从优叙,捕获私盐少者,或夺俸或另议,庶人心儆惕,而奸宄潜踪矣。
一徵收盐课,盖在有司不肯立法稽覈,痛革快头吏书包侵之弊,调停灶户拖欠之端,以致国课有损,年复一年,不得完纳,况今奉有新题事例,自后该管产盐州县,额课定要完及八分以外,三年考满,方准给由,如完不足者,不准给由,仍听参治,则功令明而人思自效矣。
一产盐州县通行货卖,税则固一然,而云阳大宁发卖之所尤致淆乱。虽经本道填给,小票任其商贩,或照盐千斤,或五百斤不等,私行无忌,非法之平也,本道职专盐法,岂容任从多照合申饬,自今以后,俱要听本道则例,每张止填照盐一百斤,不许多填,漏税违者拿究,则法令严而小票庶可通行矣。
一各商货卖盐,斤俱有定例,每二万三千斤为一引,无容增减,申饬不啻严矣。近访四场,商人知法者固多,而玩法者不少,或借一引而照四五引之盐,推原其故,因各称盘衙门,沿袭陋规,有官七吏三之谣,不肯尽法称掣,任凭奸商串同衙役,打筑大包夹带公行故耳。若能照引票盐斤称掣,何患私盐之少,乾赔之课无抵也,自今以后,严督盘验衙门,痛革陋规,细加称验,如违定行,参处庶上下交儆,而国课得疏通矣。一川中民贫鲜赀,所称为盐商者多,系山陕之民听其有本自来耳。势难强也,近二十年来,引票稀少,欠课二十馀万,前胡以无亏,而今胡以
顿减哉。如本道所缕指,禁私贩,禁大包,禁陋规,严秤验,亦既详哉,言之矣。而犹有病根之极,重者盖自税监,榷税以来,每引票一道,增五两一钱五分,则二十年来,通得增银四十馀万矣。夫正税六两三钱,而监税又五两一钱五分,商民出本既倍,则取息亦倍,安得不大包夹带哉。既大包夹带,则一引可当二三引矣,又安有馀银以足三千八百四十引之数哉。且此项税银又不系布政司正解之数,曾奉前朱按院行查,竟莫悉其故,倘蒙两院,明告于上,捐此无名之徵,而盐法不清,国课不裕者,未之有也。

皇清清理鹾政,当蜀民欲尽之馀,民力无多,煎烧不
易,如福兴、华池、富义、永通、四厂,夔属云万太宁,顺属南西蓬州,重属彭忠等,井间有假物力、倩人工为之者,或井老山童泉深坍塌,输课赔累,势不能给,遂多弃去斥卤,别图生计者,况今户少人稀,行盐有限,贸易近无,专商多系农民,乘间逐末,或朝贩盐斤,暮操耒耜,是以井眼开塞,灶户去留,商民消长,引票盈缩,每岁课税尚无定额,至于水路,小引每票载盐五十包,陆路小引每票载盐四包,而从前大引暂停,不用以大引所载与井灶所出,商力所办,实相悬绝,然定制垂久,待兴亦有渐矣。
康熙十年,分止通省见徵盐课银四千三十七两六钱八分一釐,盐税银六千四百七十五两七钱六分五釐。
附钱法。
明初,钱钞兼行,金银之物,贵贱有差,蜀人止用茴、银、米、布贸易货物,而钱钞绝不行。巡按御史屠镛言于巡抚都御史张瓒,请遣义民持银数千两,易钱于江南等处,散民间行之钱,尽而令亦罢焉。万历五年,奉旨疏通钱法,布政司遵依户部咨送。万历通宝钱式,开局鼓铸,行令各府州县卫所,将贮库存留,缺官空役,驿传商税银,各照地方繁简冲僻,约用钱若干,解银若干,赴司转发钱局铸造,每钱十文扣白银一分,公私并用,一体通行,如滨江郡邑或以为便,亦一两而上银钱听其自便,而山僻间以此累民者有之。崇祯末年,用鹅眼钱,每百值价三四分不等,钱法之敝,至此极矣。

皇清底定全蜀一切,经费多从他省协济,若欲鼓铸
开局,置炉购铜,倩工钱本费用未易措给,且土著残黎初服,先畴奚暇,居市肆以权,子母通都大邑,商贾经营,多系秦楚越豫之人,行商挟重,赀游千里,囊负千文,料亦难胜,目前自难举行,俟之生聚蕃息可也。

四川风俗考

《汉志》:民食鱼稻,无凶年忧。
《华阳国志》:益州之俗,文多于质,故其民柔弱,土地沃美,人士俊乂。
《隋志》:人多工巧,绫锦雕镂之妙,侔于上国。《通典》:蜀巴之人少愁苦,而轻易荡佚。战国秦资其财力,国以丰赡。厥后治者,建立学校,自是蜀士学者比齐、鲁焉。

四川驿递考

《总志》自成都府锦官驿,新都军站广汉驿,北由潼川州之古店军站五城驿,建宁军站皇华驿,秋林军站云溪驿,保宁府境富村军站柳边驿,龙山军站锦屏水马驿,槐树军站、施店军站、柏林军站、柏林递运所,龙潭军站问津水马驿,沙河军站、神宣军站、神宣递运所,抵陜西宁羌州境为北路。
自广汉驿,西北由成都府境金山驿,西北驿,武平驿,小溪驿,溪子驿,水进驿,小河驿,三舍驿,抵松潘卫为北路。
由成都府境广安驿,邛州境白鹤驿,雅州境百丈驿,雅安驿,新店驿,箐口驿,黎州境沉黎驿,越巂卫境河南驿,镇西驿,利济驿,龙泉驿,泸沽驿,建昌卫境溪龙驿,泸川驿,阿用驿,禄马驿,会川卫境巴松驿,大龙驿,会川驿,腰驿,黎溪驿,抵云南武定府北界为西南路。
由府属之龙泉驿,阳安驿,南津驿,珠江驿,安仁
驿,叙州府属之龙桥驿,重庆府境峰高驿,东皋驿,来凤驿,白布驿,朝天驿渡江。
由百节驿,百渡驿,东溪驿,安稳驿,播州境松坎驿桐梓驿,播川驿,永安驿,湘川驿,仁水驿,湄潭驿,鳌溪驿,岑黄驿,白泥驿,抵湖广偏桥界。自湘川驿,西南昌田驿,沙溪驿,黄平驿,抵贵州之兴隆卫界为东南路。
由成都府境永康驿,太平驿,寒水驿,安远驿,护林驿,抵茂州。
自茂州折而西北,由长宁驿,来远驿,归化驿,镇平驿,古松驿,亦抵松潘卫为西路。
自锦官驿递运所水路,由成都府属广都驿,木马驿,龙爪驿,眉州境武阳驿,眉川驿,石佛驿,青神驿,峰门驿,嘉定州境平羌驿,凌云驿,嘉定州递运所三圣驿,沈犀驿,下坝驿,叙州府境月波驿,宣化驿,真溪驿,牛口驿,汶川驿,叙州府递运所李壮驿,龙腾驿,泸州境江安驿,董坝驿,纳溪驿,泸州递运所泸川驿,黄舣驿,神山驿,牛脑驿,史坝驿,重庆府境汉东驿,石门驿,石羊驿,僰溪驿,铜罐驿,鱼洞驿,朝天驿,重庆递运所木洞驿,龙溪驿,蔺市驿,涪陵驿,东青驿,花陵驿,云根驿,忠州递运所漕溪驿,夔州府境瀼途驿,集贤驿,万县递运所巴阳驿,五峰驿,南沱驿,永宁驿,夔州递运所高唐驿,抵湖广巴东界为东路。自陕西汉中南界,水路由九井驿,朝天驿,问津驿,龙滩驿,虎跳驿,苍溪盘龙驿,顺庆府境龙溪驿,平滩驿,嘉陵驿,重庆府境太平驿,合阳驿,土沱驿,至重庆府入大江为北水路。
自叙州府水路由马湖府境罗东溪泥溪驿,入东川军民府,自泸州境纳溪驿,纳溪递运所渠坝水驿,大洲水驿,峡口水驿,入永宁宣抚司为南水路。
由永宁永安驿,永建递运所普市驿,摩泥驿,赤水驿,阿永驿,乌撒府境层台驿,周泥驿,瓦旬驿,黑张驿,普德归驿,抵贵州北界为陆路水陆驿递。

皇清开复全川后,四川督抚司道因时度势,酌量冲
僻,于顺治十六年,康熙二年,六年,三次设陆站五十一,水站三十四。

四川兵制考

《总志》总督四川军务部院军门一员,驻劄重庆,康熙七年,奉裁,今设兼制川湖驻劄荆州府。
督标中军管中营副将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抚标左右营中军游守等官旧设,奉裁。
提督四川总兵官左都督一员,驻劄成都府。提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川北镇总兵官一员。
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重夔镇总兵官一员。
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遵义镇总兵官一员。
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永宁镇总兵官一员,康熙七年改设副将。镇标左营管中军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建昌镇总兵官一员。
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水师镇总兵官一员,康熙七年改设副将。镇标中军管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今裁。
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松潘协镇副将一员。
协标都司佥书一员。
成都城守副将一员。
左营都司佥书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都司佥书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重庆城守副将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康熙七年奉裁。松潘城守守备一员。
潼绵营守备一员,隶成都城守营。
通巴营守备一员,
顺庆营守备一员,隶川北镇,今裁。
昌宁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黔彭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巫山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达州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太平营都司佥书一员。
合州营守备一员,今裁以上隶重夔镇。
仁怀营守备一员,隶遵义镇。
建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叙马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马边营守备一员。
大坝营守备一员。
龙场坝守备一员,以上隶永宁镇。
冕山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会川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宁越营守备一员。
越巂营守备一员。
会盐营守备一员。
黎雅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峨边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化林营守备一员,以上隶建昌镇。
龙安营参将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威茂营参将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小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漳腊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叠溪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平番营守备一员。
石泉营守备一员,以上隶松潘,协
建昌卫守备一员。
守禦礼州所千总一员。
守禦打冲河中前所千总一员。
守禦德昌所千总一员。
守禦左所千总一员。
守禦右所千总一员。
守禦前所千总一员。
会川卫守备一员。
守禦迷易所千总一员。
守禦左所千总一员。
守禦右所千总一员。
盐井卫守备一员。
守禦中左所千总一员。
守禦左所千总一员。
宁番卫守备一员。
守禦冕山所千总一员。
守禦中所千总一员。
越巂卫守备一员。
守禦镇西所千总一员。
守禦左所千总一员。
松潘卫守备一员。
黎州大渡河守禦千总一员。
泸州卫守备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