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陕西行都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陕西行都司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七十七卷目录

 陕西行都司部汇考一
  陕西行都司建置沿革考
  陕西行都司疆域考〈形胜附〉
  陕西行都司星野考
  陕西行都司山川考
  陕西行都司城池考
  陕西行都司关梁考
  陕西行都司公署考
  陕西行都司学校考〈书院附〉
  陕西行都司赋役考
  陕西行都司风俗考
  陕西行都司祠庙考〈寺观附〉

职方典第五百七十七卷

陕西行都司部汇考一

陕西行都司建置沿革考

    《通志》本司
汉以前为月支国地,武帝始置酒泉、武威、张掖、燉煌四郡,属凉州部,晋时张轨据河西为前凉,吕光继之是为后凉,秃发乌孤据之为南凉,及李皓迁酒泉,号西凉,沮渠、蒙逊据张掖,号北凉,后魏平北凉,取张掖,乐都、武威、酒泉皆置将守之。隋末李轨起兵,自称凉王,尽有河西之地,唐初剋平之,以其地属河西节度。宋金皆为西夏所有。元置甘肃路总管府,寻增置宣慰司,后改甘肃等处,行中书省治于此,以统西河诸郡。明洪武二十四年,置甘肃卫,二十六年,始置行都指挥使司领卫十二,守禦千户所三。皇清因之。
甘州卫〈附郭〉
秦以前为昆邪王所居地,汉武帝开之,置张掖郡,东汉安帝于属国都尉别立五城,魏晋俱因之。南北朝西魏置西凉州,寻改为甘州,因州东甘浚山为名。后周置张掖郡。隋初,废。大业初,复置。唐为甘州,或为张掖郡,属陇右道,天宝后,没于吐蕃,大中五年,收复。宋为西夏所据,改镇彝郡宣化府。元置甘肃路,寻改甘州路。明洪武二十四年,置甘肃卫,二十五年,废。寻分置甘州左、右、中、前、后、中中六卫。三十二年废,前、后、中中三卫永乐,二年,复置前后二卫,并左、右、中,凡五卫,为陕西行都司,附郭。皇清因之。
永昌卫
汉武威郡地,东汉因之,三国魏晋以后沿及北凉,属姑臧。唐置大斗军,属凉州。宋初为西凉府地,景德初为西夏李元昊所据。元置永昌路。明洪武三年,改置永昌卫,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庄浪卫
汉为允吾县地,属金城郡。晋前凉张氏于此置广武郡。南北朝后魏置广武县,属广武郡。隋开皇初郡废,改县曰邑次,寻复为广武,大业初复为允吾,属武威郡。唐初为凉州地,宝应后陷于吐蕃,宋为夏元昊所据,元至元元年始置庄浪县,属永昌路。明洪武十年改置庄浪卫,三十一年废为庄浪守禦千户所,永乐元年复为庄浪卫,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凉州卫
汉置武威郡,治姑臧县,又于此置凉州。三国魏晋并置凉州。前凉张轨、后凉吕光并据之,北凉沮渠、蒙逊亦迁都于此。南北朝后魏亦为武威郡。隋初郡废,大业初复置。唐初李轨据之,及剋平,置凉州,或为武威郡,属陇右道,天宝末陷于吐蕃,大中五年收复。宋改为西凉府,后为夏所据。元至正四年降西凉府为州,属永昌路。明洪武九年,改置凉州卫,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西宁卫
古西羌所居,谓之湟中。汉武帝逐诸羌,渡湟水,筑令居塞,宣帝破先零羌,以其地置破羌县,属金城郡,东汉置西平郡。晋永嘉末为秃发、乌孤所据。南北朝后魏置鄯州。后周改置乐都郡。隋初郡废,置鄯州。大业初州废,置西平郡。唐因之,属陇右道。上元后没于吐蕃。宋元符二年收复,建为鄯州陇右节度,建中靖国元年弃,崇宁三
年再复,五年改鄯州为西宁州,建炎后没于金,元属亦集乃路,明洪武十九年改置西宁卫,宣德八年改置军民指挥使,司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山丹卫
汉初为月氐国地,武帝置删丹县,属张掖郡,东汉献帝时分属西郡,晋因之。南北朝西魏废西郡。后周省弱水县,入删丹。隋属张掖郡。唐属甘州张掖郡。宋为西夏所据,置甘肃军。元至元二十二年升为山丹州,属亦集乃路。明初州废,洪武二十四年置山丹卫,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肃州卫
汉武帝开置酒泉郡,东汉、晋皆因之,西凉李皓迁都于此。南北朝后魏亦为酒泉郡。隋初郡废,置肃州。大业初州废,以其地入张掖郡,唐复置肃州,或为酒泉郡,属陇右道。宋初为回鹘所据,景祐三年元昊侵回鹘,取之。元置肃州路。明洪武二十八年改置肃州卫,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镇边卫
汉武帝置休屠县北部都尉,治属武威郡,东汉因之,晋为后梁吕氏之将杨轨所据。宋为夏元昊所据。元为小河滩城。明洪武二十九年始置镇边卫,三十四年废。永乐元年改置镇边千户所,属永昌卫,后复置镇边卫,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镇彝守禦千户所
汉为张掖郡地,明洪武三十年置镇彝守禦千户所,三十三年省,永乐改元复置,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古浪千户所
汉为武威郡地,唐嗣圣十八年郭元振为凉州都督,始于武威东南境筑和戎城。元至元元年置庄浪县,乃于和戎城置巡检司,属永昌路。明正统三年置古浪守禦千户所,属陜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高台千户所
汉为乐涫县,属酒泉郡。晋、前凉张氏置建康郡,北凉段业建都于此。唐嗣圣初置建康军,属张掖郡。宋为西夏所据。元属甘州路。明洪武初为高台站,景泰七年始置高台守禦千户所,属陕西行都司。皇清因之。

陕西行都司疆域考

   各《卫志》合载本司
东一千一百七十五里至兰州界。
南一千五百七十五里至河州界。
西五百七十里至嘉峪山。
北一千五百里至亦集乃。
东南一千九百七十五里至河州卫。
东北九百里至鱼海子。
西南一千五百里至安定卫。
西北二千五百里至哈密卫。
东北至
京师五千四百里。
甘州卫
甘州为附郭卫也,东至山丹卫界八十里。西至抚彝驿一百五里。
南至南山马营二百二十里。
北至外境一百三十里。
东南至大黄山二百五十里。
东北至转嘴墩一百里。
西南至白城子六百里。
西北至高台所一百六十里。
永昌卫
卫东南三百一十里为永昌,东至凉州柔远驿七十里。
西至山丹石硖口驿一百一十里。
南至雪山一百八十里。
北至脱欢山四百里。
东南至土鲁干山口一百八十里。
东北至镇番卫三百二十里。
西南至北石崖一百八十里。
西北至山丹卫一百九十里。
庄浪卫
卫南九百四十里为庄浪,东南自城至红城子界三十五里。
东北自城至分水岭平成界四十里。
西南自城至羊圈沟通远界二十里。
西北自城至清水河武胜界二十二里。
凉州卫
卫东南五百里为凉州,东至宁夏中卫板井墩五百九十里。
西至永昌卫柔远铺九十里。
南至西宁卫界野马川二百里。
北至镇边卫界三岔河口北墩八十里。
东南至古浪一百四十里。
东北至马莲滩二百里。
西南至臧南山一百三十里。
西北至永昌一百六十里。
西宁卫
卫东南一千三百五十里为西宁,东至合黎山二十五里。
南至胭脂堡六十里。
西至盐池驿四十里。
北至毛目头墩一百九十里。
东南至甘州三百里。
东北至亦集乃一千二百里。
西南至祁连山三百里。
西北至旧威卤城一百五十里。
山丹卫
卫东北一百二十里为山丹,东至永昌卫界一百里。
南至雪山一百五十里。
北至红寺儿山二十五里。
西至东乐驿四十里。
东南至和宁山口一百四十里。
东北至玉泉墩二百二十里。
西南至宁番山口一百五十里。
西北至甘峻山三十里。
肃州卫
卫西五百一十里为肃州,东至镇彝所属盐池驿一百四十里。
西至嘉峪关七十里。
南至雪山一百五十里。
北至黑山一百八十里。
东南至白城子二百五十里。
东北至天仓墩三百二十里。
西南至雪山一百八十里。
西北至大钵和寺三百里。
镇边卫
卫东五百五十里为镇边,东至宁夏界沙河六百里。
西至永昌卫昌宁堡一百里。
南至凉州三岔河一百三十里。
北至亦不剌山二百八十里。
东南至庄浪卫四百九十里。
东北至鱼海子二百八十里。
西南至永昌卫三百二十里。
西北至亦集乃一千二百五十五里。
镇彝守禦千户所
卫西三百里为镇彝,东至合黎山二十五里。西至盐池驿四十里。
南至胭脂堡六十里。
北至毛目头墩一百九十里。
东南至甘州三百里。
东北至亦集乃湖一千二百里。
西南至祁连山三百里。
西北至旧威鲁城一百五十里。
古浪千户所
卫东南六百四十里为古浪,东至庄浪卫二百一十里。
西至凉州卫一百三十里。
南至黄河四百七十里。
北至暖泉哨马营五十里。
东南至黑川二百里。
东北至马莲滩三百四十里。
西南至巴州五百四十里。
西北至镇边卫三百四十里。
高台千户所
卫西一百六十里为高台,东至抚彝驿六十里。西至黑泉驿六十里。
南至番族一百里。
北至外境七十里。
东南至雪山一百里。
东北至甘州靖安墩八十里。
西南至肃州千人坝一百五十里。
西北至镇彝所一百六十里。
形胜附           《通志》本司
《西域传》:列西郡,据两关。
《窦融传》:带河为固,足以自守。
《甘州志》:环以祁连、合𥟖之山,浸以居延、鲜卑之水。
《凉州志》:地土饶沃。
《肃州志》:河山襟带。
《西宁志》:万山环抱,三峡重围。

陕西行都司星野考

    《延安府志》司属总
《汉书·地理志》:自井十度至柳三度,鹑首之次,乃秦之分。
《后汉书·律历志》:井十二度至鬼五度,为秦分。《晋书·天文志》:自井二十七度至鬼柳,鹑火之次属秦分。

陕西行都司山川考

      《通志》本司〈甘州卫附郭〉
合黎山 在都司城北四十里,禹贡导弱水至于合黎即此,一名要涂山。
马蹄山 在都司城南一百里,山岩石间有神马足迹在。
甘浚山 在都司城西南八十里,山下有泉,味甘洌,故名。
人祖山 在都司城东北四十里,俗名快活山,其山不毛。
祁连山 在都司城西南一百里,山甚峻广,本名天山,草木茂美,冬温夏凉,下有石井,常不竭。普观寺石洞 在都司城南一百三十里。居延海 在都司城西北合黎山峡口,傍河东壖曲屈,东北行千五百里有居延海即此。张掖水 在都司城西十里,源出摆通川,经合黎山,名合黎水,又名鲜水,俗名黑河水。
弱水 在都司城,四环合黎山,东北入东莎界。都渎涧 在都司城西九十里蓼泉之西。蓼泉 在都司城西九十里,沮渠、蒙逊与西凉交战之处。
草湖泉 在张掖河岸数十处,生芦草,可收百万以饲马。
九眼泉 在都司城西九十里。
永昌卫
南山 在卫南二十里,俗名照面山。
雪山 在卫南一百八十里,古为天山,其山与凉州南山连络。
青松山 在卫西八十里,又名大黄山、焉支山,盖一山而连跨数处。
脱欢山 在卫北四百里。
金山 在卫北二十里,丽水出焉。
炭山 在卫东南二十里,其山出炭,故名。马蹄山 在卫东北二十五里,一巨石上有马迹,故名。
摩天岭 在卫南七十里。
可可水 在卫东南境外。
大通水 在卫南境。
大磨川 在卫西二十里,一名云川,其源出自鸾鸟山、平羌脑儿都山口,以水势急流能激转水磨,故名。考来水注之。
蹇占口涧 在卫南三十里,其源出自雪山。暖泉 在卫西南三十五里,二穴涌出,四时常温,东北流入水磨川。
茅草泉  高泉   矮鹿泉
赤那泉 俱在卫北。
一碗泉 在卫西四十里。
鹿泉 在卫西北一百里。
庄浪卫
东山 在卫东一百里。
大小松山 在卫东百二十里为大松山,一百里为小松山,山多大松,采之可资器用。
骆驼山 在卫南一百三十里,其峰如骆驼,故名。
萝卜山 在卫西一百三十里,与雪山相距,状如萝卜,故名。
马牙山 在卫北八十里。
石佛山 在卫东北三十里,因崖上有石佛像,故名。
分水岭 在卫西一百五十里岭峤,有泉分流,南为庄浪水,北为古浪水。
乌稍岭 在卫北一百三十五里,路通甘肃,虽盛夏风起,飞雪弥漫,寒气砭骨。
大通水 在卫西一百二十里。
黑川 在卫东一百里。
速罕秃泉 在卫东三百里许,其水流四时不绝。
龙潭池 在卫北三十里,其池水停不流,久旱不涸,久涝不溢。
一泓泉 在卫东五百四十里,俗名一碗泉。黍耙沟水泉 在卫西四十里,其沟产杂木,可为农器。
锣锅泉 在卫北七十里。
沙泉 在卫东北八十里。
凉州卫
青岩山 在卫旧姑臧县界,下有湫,甚广,人触之风雹立至。
第五山 在卫旧姑臧县界,有清泉、茂林、悬崖、石室,昔为隐士所居。
青山 在卫东二百五十里,上多松柏,冬夏常青,故名。
松山 在卫东三百一十里,上多古松,因名。天梯山 在卫东南八十里,山路崎岖如梯。白岭山 在卫西南山顶,冬夏积雪,望之皓然,故名。
车轮山 在卫西南九十里,山顶高峻,有路盘曲如轮,故名。
浚稽山 在卫旧武威郡。
臧南山 在卫西南一百二十里,上多积雪。西山 在卫西二十里,中有莲花峰,下有石,五色成文,如兽形。
五涧谷 在卫境,源自蕃禾古县界,出流入白海。
洪源谷 在卫境,唐休璟破寇于此。
马蹄沟石洞 在卫南三十里山之阴中,周七十步,左右二穴贯穿相通,有佛壁。
白亭海 在卫东北境,五涧谷水注之,以水色洁白,故名。一名小涧端海子。
沙水 在卫东北五十里,其源出自洪水泉,至三岔水合而为一,流入镇边卫界。
赤弥干川 在卫西南五十里。
黄羊川 在卫东地,多水草,宜畜牧,故名。潴野泽 在卫东北,禹贡至于潴野即此,亦名休屠泽。
天池 在卫西南一百馀里。
灵泉池 在卫治南,后梁吕光尝宴群臣于此。
西宁卫
积石山 在卫境废龙支县之南,即禹贡导河之所。
峡口山 在卫东三十里,为湟鄯咽喉地,汉时名湟陕,唐人修阁道,宋筑省章城,控制要害。金山 在卫西六十里,有湫池,遇旱祷之辄应。为西宁望山。
南禅山 在卫西南三里。
北禅山 在卫西五里,古有崖形生成如佛。阿剌古山 在卫东一百八十里。
雪山 在卫南一百里,积雪四时不消,望之若银屏焉。
热水山 在卫东南五百里,南出暖水,流入青泉,北出冷泉,即西宁水源也。
红崖山 在卫东八十里,其土赤,因名。
小峡口岩 在卫东一百里,岩中有风,每夕风声号烈。
大小石峡 俱在卫东,九十里为大石峡,三十里为小石峡。
牛心堆 唐李靖伐土谷浑,败其兵于牛心山即此。
红崖洞 在卫东北一百馀里,其洞幽僻奥曲,人迹罕到。
西海 在卫西五百馀里,方数百里,汉平帝时卑禾献西海之地即此,俗呼青海。
浩亹水 在卫西北,一名阁门水,源出塞外,东至允吾界,入湟水。
湟水 在卫境,宗水注之。
西宁水 在卫北百步,源出热水山,径伯颜川,至西宁与那孩川合,东南五百里流入黄河。苏木莲水 在卫北山之阴。
车卜鲁川 在卫北五里。
景阳川 在卫北五十里。
广木川 在卫北三十里旧沙塘川,明永乐四年改为今名。
覆袁川 在卫境,隋炀帝西巡河右至浩亹即此。
湫泉 在卫西四十里,周三丈许,其深莫测,水
常涌沸,旱祷有应。
山丹卫
石峡山 在卫东八十里,两峰相对。
焉支山 在卫东南五十里,一名山丹山。祁连山 在卫南一百五十里,连亘甘州诸卫。甘凌山 在卫西北三十里,连亘甘州,中有数洞,其下有泉,旱祷辄应。
红寺山 在卫北二十五里,其山土色多红。馒头山 在卫东北九十里,其形似馒头,故名。寺沟洞 在卫东南七十里。
吉祥洞 在卫南八十里。
洞子寺洞 在卫南九十里。
红寺洞 在卫红寺山上。
山丹水 在卫西,源出祁连山,西流入张掖水。南草湖 在卫东南一里,周围九里,湖中多芦苇,故名。
西草湖 在卫西十里,周围七里。
暖泉 在卫东南四十五里,冬寒不冻,故名。
肃州卫
崆峒山 在卫东南六十里,旧属福禄县。《史记》:黄帝披山通道,西至于崆峒山即此。
红山 在卫东南一百六十里,与观音山相连。昆崙山 在卫西二百五十里,俗呼雪山,周穆王见王母于此。
祁连山 在卫南一百五十里,一名雪山,自凉州连亘至此。
寒水石山 在卫南一百五十里,与红山相连。嘉峪山 在卫西七十里即古玉石山,下有九眼泉。
硫黄山 在卫南一百五十里,与寒水石山相连。
黑山 在卫北大漠中,望之宛然若墨,故曰黑山。
金山 在卫东北八十里。
文殊山 在卫西南五里,古人多凿洞穿穴。罗汉洞 在卫西南三十里。
黑水 在卫北十五里,《地志》云:黑水出张掖县鸡山。
讨来水 在卫西一百里,源出祁连山,清水、沙水注之,流三百里入黑水。
红水 在卫东南三十里,源出卫南山谷中,下流合黑白水。
白水 在卫西南二十里,下流与黑红水合。金水 在卫境。
金泉 在卫下即古酒泉也。
镇边卫
苏武山 在卫东南三十里,俗传汉苏武牧羝处,旧有苏武庙。
阿剌鹘山 在卫南三十里,东接苏武山。黑山 在卫西南六十里。
来伏山 在卫西北八十里,其山脊高首俯,势如拜伏之状。
亦不剌山 在卫北二百八十里。
龙潭 在卫东四十里,一名小池。
三泉 在卫西北二百七十里,境外有泉眼三处,故名。
石井 在卫西二百里。
乱井 在卫西北二百四十里,境外有泉眼数处,故名。
沙井 在卫西北二百五十里许,青盐池西境外。
镇彝守禦千户所
合黎山 在所东北三十里。
黑山 在所东北二十里,与合黎山相接。居延海 在所东北一千二百里砂碛之外。黑水 在所西四里,即古张掖水,其水经城西,南出石峡口,流入居延海。
古浪千户所
东山 在所东二里。
西山 在所西五十里即雪山。
柏林山 在所南七十里,其山多柏树,故名。黑松林山 在所东四十五里,山多松,故名。黄羊川山 在所东南五十里。
鸳鸯池 在所西七十里,池水四时常不涸竭。古浪水 在所南八十里,其源出分水岭。高崖泉 在所西二里,水自崖下涌出。
高台所
榆木山 在所南四十里许,其山多产榆树,故名。
白城山 在所西南八十里。
五坝湖 在所东十二里。
七坝湖 在所西二十里。
黑泉站家湖 在所西北五里。
鸳鸯湖 在所西十里。
月牙湖 在所西北五里。
高台站家湖 在所西北五里。
水磨湖  海底湖 俱在所东二十里。狼窝湖 在所西北十二里。
李家湖 在所西北三十里。
苇场湖 在所西北十五里。
大芦湾湖 在所东二十里。
黑水渡 在所西北三十里。

陕西行都司城池考

      《通志》本司〈甘州卫附郭〉
行都司城池 始建未详,明洪武二十五年,都督宋晟于东增筑新城,周一十二里二百五十七步,高三丈二尺,阔三丈七尺,池深一丈七尺,阔三丈七尺,门四:东曰咸熙,南曰延恩,西曰广德,北曰永宁,东北城楼各一。
外卫所
永昌卫城池 元至元十五年建,明洪武二十四年,指挥张杰增筑,周七里二百三十步,高三丈六尺,池深一丈二尺,成化八年,指挥高升筑四门、月城。
庄浪卫城池 元至元元年建。明洪武十年重筑,周八里三分,高二丈八尺,池深二丈五尺。凉州卫城池 唐李轨建。明洪武十年,指挥濮英增筑,周一十一里一百八十步,高五丈一尺,池深一丈二尺,有东、南、北三门,后宋晟增关西门。
西宁卫城池 历代修建不一。明洪武十九年长兴侯耿秉文因旧改筑,周八里五十六丈四尺,高五丈,池深一丈八尺。
山丹卫城池 元至元二十六年建。明洪武二十四年,指挥庄德拓筑,周七里二百九步,高二丈二尺,池深九尺。
肃州卫城池 始建未详。明洪武二十八年,指挥裴成拓筑东隅,周八里,高三丈五尺,池深二丈,东、西、北三门。成化二年,巡抚徐廷璋增筑城东郭。
镇边卫城池 元号小河滩城。明洪武二十九年修葺。成化元年都指挥马昭拓筑北隅,周六里二分二十三步,高三丈一尺,池深一丈五尺,东、西、南三门。
镇彝所城池 明永乐中建,逼河。天顺中,数被水患,移筑于此,周四里高三丈六尺,池深一丈一尺,门二,俱南向。
古浪所城池 即古和戎城,周二里七十五步,高二丈五尺,池深二丈五尺,东、南二门。
高台所城池 明天顺二年建,周四里,高三丈六尺,池深一丈二尺,惟南门一。

陕西行都司关梁考

   各《卫志》合载本司〈甘州卫附郭〉
玉门关 在沙州西一百二十里,汉班超在西域上书愿生入玉门关即此。
阳关 在废寿昌县西六里,王维诗西出阳关无故人谓此。
山南关 在人祖山口内,明嘉靖二十七年巡抚都御史杨博建。
南津桥  沙渠桥
大满桥 在都司城南。
北津桥 在都司城北二十里,即弱水流沙之处。
黑河桥 在都司城西十三里,夏主乾祐七年有敕黑河诸神之文。
通局桥 城内军器局西,以其通局,故名。新建桥 通局桥南延七丈,嘉靖十七年都御史牛天麟建。
永昌卫
五里桥  红庙桥
重冈桥 俱在卫西境。
蹇占河桥 在城东五十里。
十里桥 在城东一十里。
四坝桥 在城东二十五里。
六坝桥 在城东四十里。
水磨川桥 在城西二十五里。
庄浪卫
演武桥 在卫南郭外。
大通桥 在卫西一百二十里。
武胜桥 在卫北四十里。
镇羌桥 在卫北一百三十里。
玉泉桥 在卫北一百七十里。
南薰桥 在南门外。
弘济桥 在西门外。
四渠桥 在城北二里。
凉州卫
石桥 在卫北二里。
双桥 在卫北十五里。
西宁卫
小硖口河南河北关 在城东三十里。
大硖口河南河北关 在城东九十里。
石嘴儿关 在城东一百四十里。
碾伯水桥 在卫南五十里。
那孩川水桥 在卫西二十步。
伯颜川水桥 在卫西二里。
西宁水桥 在卫北一百里。
山丹卫
石人石马关 在城北一百五十里。
小关儿口 在城东北一百里。
观音桥  甘桥 俱在卫西关外。
石嘴桥 在卫西十二里。
大桥 在卫西二十里。
肃州卫
嘉峪关 在城西七十里,关外即沙漠地。石关儿口 在嘉峪关西北,去城七十五里。城南桥 在卫南一里。
红桥 在卫北二里。
清水桥 在卫北五十里,跨清水。
天生桥 在卫东北三十里,水从地下流,人从地上行,宛然如桥,不假人力为之,故名。
楚埧桥 在观音山口内水关儿之北。
公济桥 在东关城外一里,跨磨河,先年止独木以通徒行,嘉靖二十一年始建桥梁。
镇朔桥 在城北门外,旧桥微小低凹,凡遇水溢地潮,行人未便,嘉靖三十五年修建,因此门为镇朔门,遂以名之。
南门桥 在南门外二十步,跨石河者也。北清水河桥 在城北十里,跨清水河。
南清水河桥 在南门外东一里。
大桥 在城东南放驿湖西,久废。
镇边卫
四坝桥 在卫东十里。
小二坝桥 在卫南十里。
大二坝桥 头坝桥 俱在卫西二十里。
镇彝千户所
兔儿关 在城北三十五里,城东边墙直抵高台地界,延七十馀里,明时修。
古浪千户所
暖泉桥 在城南郭外。
通津桥 在城东郭外。
高台千户所
石关口 在城北一十五里。
纳凌桥 在所东南一里。
丰稔桥 在所东南三十里。
站家渠桥 在所东南三十里。
黑水渡 在所西北三十里。
陜西行都司公署考      《通志》本司〈甘州卫附郭〉
陕西行都司署 在甘州卫。
屯捕佥书厅
管操佥书厅 俱在本司内。
甘州左卫守备厅
千总厅
甘州右卫守备厅
甘州中卫守备厅 税课局
外卫所
永昌卫守备厅
庄浪卫守备厅  税课局
凉州卫守备厅  税课局
西宁卫守备厅  茶马司  税课局山丹卫守备厅
肃州卫守备厅
镇蕃卫守备厅
镇彝所千总厅
古浪所千总厅
高台所千总厅
陕西行都司学校考〈书院附〉 《通志》本司〈甘州卫附郭〉
行都司儒学 在城东南隅,明洪武二十八年建,正统十二年巡抚马昂重建,成化四年巡抚徐廷璋增修。
文庙在行都司治东,启圣祠在庙后,名宦祠在庙
左,乡贤祠在庙右。
甘泉书院 在行都司东。
外卫所
永昌卫儒学 在卫东,明宣德中守备宋忠建,成化四年巡抚徐廷璋增修。
庄浪卫儒学 在卫东,明正统中巡按蔡用奏建,成化中巡抚徐廷璋重修。
凉州卫儒学 在卫东南,明正统中巡抚徐晞奏建,大学士杨荣记,成化中巡抚徐廷璋重修。凉州书院 在卫东南,明嘉靖二十七年参政江东建。
西宁卫儒学 在卫东,明宣德三年总兵史钊奏建,成化六年巡抚徐廷璋增修。
山丹卫儒学 在城东南,明正统五年都指挥杨斌建,十三年巡抚马昂重修。
肃州卫儒学 在卫西南,明成化三年巡抚徐廷璋奏建,正德元年副使李端澄重修。
肃州书院 在卫东南,明嘉靖二十七年副使郑宽建。
镇边卫儒学 在卫西,明成化十一年巡抚朱英奏设,十三年巡抚王朝远始建。
镇彝千户所儒学 明万历十四年,兵备南和朱正色议呈,巡抚曹子登题建。
古浪千户所学校〈无考〉
高台千户所儒学 在所东,明嘉靖二十三年巡按朱徵奏设,巡抚傅凤翔建。

陕西行都司赋役考

      《通志》甘州左右中前后五卫
屯田五千七百五十一顷二十一亩有奇。屯粮六万八千六百四十五石二斗八升有奇。
永昌卫
屯田九百九十二顷一十四亩。
屯粮一万四百五十二石九斗二升。
庄浪卫
屯田九百六十一顷八十五亩有奇。
屯粮一万一千五百四十二石三斗一升有奇。
凉州卫
屯田二千六百五十二顷。
屯粮三万一千八百二十三石八斗四升。
西宁卫
屯田二千二十五顷五十二亩有奇。
屯粮二万四千三百九石四斗九升。
山丹卫
屯田一千二百七十九顷八十六亩有奇。屯粮一万五千三百五十九石六斗。
肃州卫
屯田二千四十九顷二十一亩有奇。
屯粮二万四千五百八十石六斗一升有奇。
镇边卫
屯田二千二百二十三顷四十六亩。
屯粮一万二千三百九十七石六斗四升有奇。
镇彝千户所
屯田五百八顷九十六亩。
屯粮四千九百九石。
古浪千户所
屯田六百二十二顷二十九亩。
屯粮五千六十六石。
高台千户所
屯田八百九顷四十三亩。
屯粮五千六百二十五石。

陕西行都司风俗考

      《通志》本司
《汉书·窦融传》:河西殷富,带河为固,张掖属国精兵万骑,一旦缓急,杜绝河津,足以自守。
《寰宇记》:性坚刚慷慨。
《图册》:土人穴居野处,采猎为生。
《张掖志》:勤力畎亩,好学尚礼。
《通志》:在昔土屋居处,湩饮肉食,牧畜为业,弓马是尚,好善缘,轻施舍,自入明更化维新,卫所行伍之众,率多华夏之民,赖雪消之水,为灌溉之利,虽雨泽少降而旱魃可免,故地虽边境,俗同内郡。
永昌卫 《总志》:人性质朴,尚武少文。
西宁卫 外戎内华,山阻地险,俗尚佛教,人习射猎,夏秋少暑,冬春多寒,毳皮为衣,酥湩煎茶,以皮马为礼,蓄养为业,力农务学,不殊内地。山丹卫 《总志》:昔为羌戎所居,男女罕事耕织,惟弓马是尚,畜牧为生,今则士风淳朴,人知耕稼,大异往昔。
肃州卫 自汉列亭障以来,居民杂处,大都以织毛毼、勤耕牧为本业,而殷庶遗黎率崇释教,外逼戎卤,不得已而应之,荷戈执戟,防奸禦侮之功,亦为居多。
镇边卫 土沃泽饶,可耕可渔,人勇而知义,俗朴而风淳。
镇彝所 风土淳厚,气习刚勇,好骑射,循礼让,历代相沿以至今日,与肃俗大约相同。
古浪所 土硗风寒,人性刚勇,以骑射为能,以孳牧为业,野处岩居,不拘礼法,皆元之故俗。今则变易,设屯耕稼,奠厥攸居,奔走服役,悉为编户,相生相养,礼义日生,婚姻死葬,更相资助,熙熙然有纯朴之风焉。
高台所 《总志》:民俗质朴,勤于耕牧。《旧志》:土腴气正,麦稻兼宜。

陕西行都司祠庙考

      《通志》本司〈甘州卫附郭〉
社稷坛 在城北,馀卫所如制。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城西南二里,有祭文,碑存,馀卫所如制。
厉坛 在城东北,馀卫所如制。
八蜡庙 在城东南,馀卫所如制。
旗纛庙 在行都司治东,馀卫所如制。
城隍庙 在行都司治西南,馀卫所如制。东岳庙 旧在城东,元末兵燹,明洪武二十四年重修,永乐七年新移城西北隅。
武王庙 在城西南隅,元末兵燹,明洪武年重修。
马祖天驷庙 在城东北隅。
武烈庙 在城东南隅,祀隋司徒陈仁杲。霍将军庙 在祁连山下,以去病统兵至此,因立祠。
武勇祠 在治西,明洪武十二年敕建,祀伏羌侯毛忠,学士张升记。
悯忠庙 在治西北,明嘉靖十七年敕建,祀指挥王纲、光禄卿马理。
永昌卫
东岳祠 在城南关厢东,明宣德三年建。马神庙 在城南隅,明正统七年建。
汉寿亭侯庙 在城东南隅,明洪武二十三年建。
庄浪卫
东岳庙 在城南关,明宣德十年建。
马神庙 在城西北隅,明宣德七年建。
义勇武安王庙 在城南七十里红城内,明洪武二十一年建。
江东忠佐王祠 在城北隅,明洪武二十二年建。
平凉侯祠 在城南关,明洪武二十六年建。窦吉祥祠 在城南三十里。
凉州卫
东岳庙 在城东隅。
真武庙 在城西五十里西山下,明正统三年建。
寿亭侯祠 三:一在城北三十里,一在卫治西,一在城东北一里。
协副李公祠 在柔远驿城西一里,祀都指挥李晟。
西宁卫
金山祠 在城西北一百二十里,明洪武二十六年建。
武安王庙 在碾北千户所东关,明洪武十九年建。
东岳庙 在碾伯千户所城东。
真武庙 在碾伯千户所城东。
山丹卫
东岳庙 在南关,明永乐七年建。
宁济公祠 在焉支山麓,唐天宝间封山神为宁济公。
真武庙 在城东南隅,明正统十二年都指挥杨斌重修。
马神庙 在城西北隅。
汉寿亭侯庙 二:一在城南四十里暖泉堡城外,元至正元年承事郎山丹州达鲁花赤上间美建,明永乐十一年重修。一在南关,明洪武二十九年建。
肃州卫
东岳庙 在城东门内。
西岳庙 在城西隅。
关王庙 在城东。
真武庙 在城北隅。
王母祠 在卫西南二百五十里,后凉张骏时酒泉太守,马岌言周穆王见王母于昆崙山,宜立祠,骏从之。
刘师祠 在卫治南,《寰宇记》:师姓刘,字摩诃,沮渠、蒙逊时西求仙,死于此,骨化为珠,血化为丹,其徒为之立祠。相传祷者往往获珠丹焉。阮内官祠 在城东四十里临水站西,阮名和镇守甘肃时,有边警,和先锋遇敌,战败自刎,人慕其忠,立祠于此。
镇边卫
苏武庙 在城东南三十里苏武山右。
真武庙 在城内。
金山圣母祠 在城西门外,明洪武三十一年建。
星主庙 在城东隅。
镇彝千户所
关帝庙 在南门左,明成化年建。
马神庙 在城东隅。
龙王庙 在城东一里。
古浪千户所
真武庙 在城南隅,明洪武三十四年建。雷神庙 在城南,明永乐四年建,成化五年重修。
高台千户所
上帝庙 在城北,明弘治十三年建。
关帝庙 在城南关,明景泰七年建,成化十八年、弘治十三年重修。
寺观附本司〈甘州卫附郭〉
宝觉寺 在城西南隅,旧名卧佛寺,又名弘仁寺,按旧碑云:夏国永安元年,沙门嵬咩法思能建。明洪武五年,兵毁。永乐间重修。十七年,敕赐额曰宝觉寺。
万寿寺 在城西南隅,创始无考,旧有卧佛,沙土埋没,明永乐四年重修。
普观寺 在城南一百三十里祁连山下,古名马蹄寺,开创无考,有石门二,石洞七层,共三十馀处,每洞广狭不一,俱有佛像。明永乐十五年,敕赐额曰观音寺。
普门寺 在城北门外,明成化四年建。
白塔寺 距城二里,明宣德年建,天顺年重修。翰林岳正记。
崇庆寺 在城西南二里。
弥陀寺 在城南五里。
普宁寺 在城南四十里。
吉祥寺 在城东七十里。
隆教寺 在城南一百三十里祁连山下。宏觉寺 在城东一百里。
佑善寺 旧名元真观,在城西北隅。
显应观 在城东北隅,明正统十年建。
礼拜寺 在城北关外。
永昌卫
金川寺 在城北一里,明永乐十二年建。圣容寺 在城北二十里,地名金川,旧有石佛,在石崖间。
广禅寺 在城西南隅,明洪武二十五年,指挥张杰建。
云庄寺 在城南五十里,乃古名刹。明正统六年建。
土佛寺 在城东三十里,明正统十四年僧人澄缘建。
佑圣观 在城东北隅,明洪武二十五年,指挥张杰建,正统年间都指挥宋忠重修,翰林院编修,嘉禾吕原记。
古峰庵 在城西北四里金山上,有泉清泠,四时不竭。
庄浪卫
庄严寺 在城东北隅。
观音寺 在城南关。
吉祥寺 在城南七十里。
新城寺 在城北。
宝严寺 距城一百四十里。
海德寺 在城西一百四十里。
石佛山寺 在城北三十里。
大通河古寺 二:一在城西一百五十里,一在城西一百六十里。
凉州卫
大云寺 在城东北隅。
金塔寺 在城南三十里。
庄严寺 在城南六十里红崖地,旧名净觉禅寺。明永乐五年,三藏国师耳赤建,敕改今名。菩提寺 在金塔寺偏南。
安国禅寺 在城东南隅。
弥陀寺 在东关内。
塔寺 在城北门内,有石砖塔一十三级,高十一丈。
镇国寺 在城北三十里。
白塔寺 在城东南五十里。
黄羊川寺 在城南一百三十里。
海藏寺 在城北一十里。
红寺 在城东四十里。
大悲寺 在城北七十里。
元真观 在城东关,明洪武二十四年建,永乐十八年重修,正统四年赐名。
太清宫 在城内南街,旧有观宇,元大历年塑像,明永乐年重修,正统年赐名清真观。
清应庵 在大云寺西,明洪武十九年建。廛隐庵 在城南门外,明洪武二十九年建。
西宁卫
弘觉寺 在城东南隅,旧名妙华庵,明洪武二十三年建,永乐十年敕赐,额曰弘觉。
高台寺 在城南隅,明洪武二年建。
永兴寺 在北禅山下,明洪武年建,永乐十四年建敕赐,额曰永兴。
华藏寺 在南禅山下,明永乐年赐额。
宁藩寺 在城西北隅,旧名大佛寺,创建无考,明洪武二十三年重修,二十七年敕赐,额曰宁藩。
弘通寺 在城东关,明洪武年建,永乐十三年敕赐额。
卧佛寺 在城西南四百里,明永乐元年建。铁佛寺 在城北车卜鲁川六十里。
藏经寺 在城西南隅,明永乐十年建。
瞿昙寺 在城东碾伯城南四十里,明永乐十六年钦建,宣德二年重修。
觉华寺 在城东八十里,明永乐十六年敕赐额。
大乘寺 在城西一百里剌撒沟,明永乐间建。崇法寺 在城北四十里车卜鲁川,明永乐十四年敕赐额。
普仁寺 在城东,明天顺元年建。
静修寺 在碾伯城东关厢。
广福观 在城东北隅。
山丹卫
发塔寺 在城东南隅。初,掘土得铁佛,五石函一,内藏发,又有石炉一,刊曰发塔寺。
肃州卫
吉祥寺 在城北隅。
大赫寺 在城西南隅。
文殊寺 在城西六十里。
观音寺 在城东五里。
钟楼寺 在城西北隅。
竹林寺 在城西北八十里。
金佛寺 在城东南八十里。
弥陀寺 在城西北隅。
崇善寺 在城东二里。
西峰宝刹 在城西三里。
梓潼观 在城北隅。
宝善庵 在城东南一里。
镇边卫
圣容寺 旧在城东北隅,明洪武三十二年,都指挥陈胜建。成化十六年,守备马昭移建西南隅。
镇边宝塔寺 旧在城西关外,明正统五年建,弘治十二年,沙壅都指挥李杰移建城南。来伏山寺 在城西北九十里。
镇彝守禦千户所
普济寺 在城北隅。
文殊寺 在南山下。
元帝观 先在本所旧城内,明成化元年移建新城正北。
弘善庵 在旧城北隅。
古浪千户所
观音寺 在城北郭,即元之永寿寺故址,元末兵毁,明洪武十九年改建今名。
高台千户所
胜缘寺 在城北隅。
大善小寺 在城东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七十八卷目录

 陕西行都司部汇考二
  陕西行都司驿递考
  陜西行都司兵制考
  陕西行都司物产考
  陕西行都司古迹考〈坟墓附〉
 陕西行都司部艺文〈诗〉
  送长孙九侍御赴武威判官  唐杜甫
  出塞曲          明甄敬
  柔远驿           陈棐
  送牟秉常往甘州       郭登
  甘州即事          前人
 陕西行都司部纪事
 陕西行都司部杂录

职方典第五百七十八卷

陕西行都司部汇考二

陕西行都司驿递考

   各《卫志》合载甘州五卫
甘泉驿 隶左卫,在城东北隅,甲军九十四名,马骡七十八匹头。
甘泉递运所 隶左卫,在城南关,甲军六十二名,牛驴车五十九只头辆。
仁寿驿 隶前卫,城东四十里,甲军六十一名,马骡七十五匹头。
仁寿递运所 隶中卫,在本驿堡内,甲军六十五名,牛车六十五只辆。
东乐驿 隶后卫,城东七十里,甲军八十三名,马骡六十七匹头。
东乐递运所 隶右卫,在本驿堡内,甲军七十九名,牛车七十九只辆。
小沙河驿 隶中卫,城西三十里,甲军五十一名,马骡驴四十七匹头。
沙河驿 隶中卫,城西七十里,甲军六十一名,马骡驴六十匹头。
沙河递运所 隶前卫,城西六十里,甲军九十九名,牛车九十九只辆。
抚彝驿 隶后卫,城西一百五十里,甲车六十四名,马骡驴六十二匹头。
抚彝递运所 隶后卫,在本驿堡内,甲军四十三名,牛车四十三只辆。
永昌卫
永昌驿 在本城,军六十名,见在马三十七匹。水泉驿 城西六十里,军三十名,见在马三十八匹。
水泉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真景递运所 城东二十里,因经制未载,呈详议拨永昌制,定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只辆。水磨川递运所 城西二十里,因经制未载,呈详议拨永昌制,定夫二十名,牛车一十只辆。
庄浪卫
在城驿递 军夫共一百四十名,每名月粮一石。
驿夫位廷只等 八十名。
所夫仝友亮等 六十名。
驿骡 八十头,冬春每头日支料三升,草一束,夏秋半支。
所牛 六十只,冬春每只日支料二升,草一束,夏秋半支。
凉州卫
武威驿 城东隅,军六十名,见在马骡四十二匹头。
武威递运所 城西十里,夫四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怀安驿 城西五十里,军三十名,见在马三十四匹。
怀安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柔远驿 城西九十里,军三十名,见在马三十五匹。
柔远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大河驿 城东三十里,军三十名,见在马三十五匹。
大河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靖边驿 城东八十里,军三十名,见在马骡三
十二匹头。
靖边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双塔递运所 城东一百一十里,因经制未载,呈详从安远制,内议拨二十三名,见在牛车一十只辆。
西宁卫
在城驿 城东隅,安置夫一十二名,马骡一十二匹头。
平戎驿 城东七十里,佥夫一十六名,马骡一十七匹头。
平戎递运所 在驿堡内,佥夫四十名,牛车四十只辆。
嘉顺驿 碾伯城东关,佥夫一十六名,马骡一十六匹头。
嘉顺递运所 驿西,佥夫四十名,牛车四十只辆。
老鸦城驿 城东一百七十里,佥夫一十六名,马骡一十六匹头。
老鸦城递运所 在驿堡内,佥夫四十名,牛车四十只辆。
冰沟驿 城东二百二十里,佥夫一十六名,马骡一十六匹头。
冰沟递运所 在驿堡内,佥夫四十名,牛车四十只辆。
古善驿 城南二百七十里,佥夫九名,马骡九匹头。
巴州驿 城东南二百三十里,佥夫九名,马骡九匹头。
山丹卫
山丹驿 城南关厢,甲军五十六名,马骡驴五十四匹头。
山丹递运所 驿西,甲军四十九名,牛车四十六只辆。
新河驿 城东四十里,甲军四十八名,马骡二十三匹头。
新河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甲军五十五名,牛车五十五只辆。
石硖口驿 城东八十里,甲军四十名,马骡驴二十一匹头。
石硖口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甲军二十二名,牛车二十三只辆。
肃州卫
领驿递各二,设掌印百户各一员。先年,原设每驿军骡各一百。明万历十一年,通裁止五十、三十五,见各驿递下。
酒泉驿 城东关,额设甲军一百名,骡五十头,明万历十一年,巡抚王璇题额,军骡各五十。酒泉递运所 驿东,房舍不堪,额设军牛各一百,明万历十一年,巡抚王璇题革,军牛各五十。临水驿 堡东北隅。
临水递运所 驿西,离城四十里驿递,额设甲军各五十名,骡牛各五十头只,明万历十一年,巡抚王璇题革,甲军各一十五名,骡牛各一十五头只,止存甲军各三十五名,骡牛各三十五头只。
镇边卫
宁边驿  黑山驿  三岔驿
递运所 以上俱因偏僻,军夫、马匹、牛车,每处不过一二十数。皇清裁革,未复。
镇彝守禦千户所
镇远驿 城东南隅,额设甲军三十五名,骡三十五头,万历十一年,巡抚王璇题革,军二十五名,骡二十五头,止存军骡各一十。
深沟驿 堡西南隅,城南一十八里并以下驿递,俱额设甲军各一百名,骡牛各一百头只,万历十一年,巡抚王璇题革,军骡牛各六十五,止存军各三十五名,骡牛各三十五头只。
深沟递运所 驿东。
盐池驿 城西四十里。
盐池递运所 驿北。
河清驿 双井堡西南隅。
河清递运所 驿东,城东九十五里驿递,额设甲军各五十名,骡牛各五十头只,万历十一年巡抚王璇题革,甲军各一十五名,骡牛各一十五头只,止存甲军各三十五名,骡牛各三十五头只。
古浪千户所
黑松安远三驿所,每处额设军五十名,其马匹、牛车俱无定额。
古浪在城驿 军三十名,见在马骡三十三匹头。
古浪在城递运所 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黑松林驿 城南三十里,军三十名,见在马三十七匹。
黑松林递运所 在本驿堡内,夫二十名,见在牛车一十五只辆。
高台千户所
领驿递各二,额设与甘州同,见存人畜附各驿递下。
高台驿 城南关,洪武十七年设,先隶甘州中卫,今隶本所,甲军八十名,马骡驴一百匹头。高台递运所 城南关,洪武二十七年设,先隶甘州后卫,今属本所,甲军三十二名,牛车三十二只辆。
黑泉驿 城西六十里,先隶甘州后卫,今属本所,甲军十八名,马骡三十七匹头。
黑泉递运所 驿前甲军七十四名,驴牛车七十三头只辆。
陕西行都司兵制考      《通志》本司
镇守甘肃等处地方总兵官一员。
中军兼管中营游击一员。
中营守备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提塘守备一员  旗鼓都司一员
协守甘肃西协副总兵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协守甘肃中协副总兵一员,
协守甘肃东协西宁副总兵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抚标中军、左右营、提塘等官旧设,奉裁。
大靖参将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镇蕃参将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永昌参将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庄浪参将一员  中军守备一员
高台游击一员  阿坝游击一员
洪水游击一员  山丹游击一员
镇海游击一员  镇彝游击一员
镇羌游击一员  清水守备一员
碾伯堡守备一员  南古城守备一员巴暖三川守备一员 嘉峪关守备一员蔡旗堡守备一员  张义堡都司一员上古城都司一员  红崖堡守备一员水泉堡守备一员  土门堡守备一员宁远堡守备一员  威远堡守备一员金塔堡守备一员  下古城守备一员高沟堡守备一员  平川堡都司一员裴家营守备一员  北川堡都司一员南川堡都司一员  黑城堡守备一员大松山守备一员  古浪营守备一员石硖口守备一员  安远堡守备一员陕西行都司掌印一员  屯捕佥书一员管操佥书一员  甘州左卫守备一员甘州右卫守备一员  肃州卫守备一员永昌卫守备一员  镇蕃卫守备一员凉州卫守备一员  西宁卫守备一员山丹卫守备一员  庄浪卫守备一员镇彝所千总一员  古浪所千总一员高台所千总一员

陕西行都司物产考〈按行都司物产与各府相同,仅采《西域志》特产载入。〉

食货类
琐琐葡萄 味甚甘,有大小二种,《汉史》云:大宛左右以葡萄为酒,富人藏酒至万馀石。
安石榴 汉张骞使西域,得涂林安石榴是也。毗梨勒 《本草》云:出西域,树似胡桃,子形亦似胡桃,核似诃梨,勒而团,短无棱。
香枣
剌蜜 羊剌草上生,蜜味甚佳。
罽蜜思檀 树叶类山茶,实类银杏而小。瓦矢实 类野蒿实,甚香,可避蠹。
琐幅 用羊绒织成,质密缦,染以五色,可为衣裘,或又云采乌毳为之,但映日则有山水云气,凌乱忽霍之状,疋直数金,出失剌思、安各鲁诸国。
撒哈刺 用羊绒织成,染五色,或云以大黄浸水啖羊,故其毛柔细如绒,出撒马儿罕诸国,一云撒黑剌。
青红绵花 剪绒单。
五色花毡
白氎布 野蚕结茧苦参上,丝如细纑,取织为布。
西洋布 幅广至四五尺。
花蕊布
琅玕 衍义曰:青琅玕。《书》曰:三危既宅,厥贡,惟球琳琅玕。孔颖达以为琅玕石似玉者。
珊瑚   玛瑙   琥珀
水晶
璖 《本草》云:生西域,是玉石之类,形如蚌蛤,有文理,大寒无毒。
玻璃 《本草》云:水玉或云千岁,冰化为之然,以近时玻璃考之,本以火烧成者。
金钢钻  镔铁
迷迭 《草类广志》云:出西域。《王粲赋》曰:惟遐方之珍草兮,产昆崙之极幽,受中和之正气兮,承阴阳之灵休,扬丰馨于西裔兮,布和种于中州。特蓬杀 《本草》云:生西域,似石脂蛎粉之类,能透金石铁。
特生矾石 《本草》云:生西域,一名苍矾石,一名鼠毒,鹳巢中者,最嘉鹳常入水冷,故取以壅卵令热。
鹤虱 《本草》云:生西域,子如蓬蒿而细。
仙茅 《本草》云:生西域,一名独茅根,一名茅瓜子,一名波罗门,三月开花,如栀子,黄,不结实。酒杯藤 《博物志》云:出西域,藤大如臂,叶如葛,花如梧桐,坚可以酌酒,有文章,映彻可爱,实大如指,味如豆蔻,香美可醒酒。
孔雀   翡翠   橐驼
氍毹   西马   狮子
狻猊   银鼠   青鼠
水晶盐 盐明如水晶,琢为盘,以水温之,可以和肉。
独峰驼 按《汉史》:大月氐出一封驼。师古注曰:脊上有一封,言其隆高,若封土也,岂即独峰驼耶。
腽肭脐

陕西行都司古迹考

      《通志》本司〈甘州卫附郭〉
张掖郡 汉置,后又置属国都尉。后魏于张掖郡分置西凉州,西魏改今名,以城西南有甘浚山也。
居延城 在卫城东北,即居延塞,汉张掖郡居延县治此。
袁氏故城 在卫西北汉县,或谓之昭武城,按张掖水亦,谓之覆袁水,《隋书》:炀帝巡幸河西,至浩亹,吐谷浑伏允帅众保覆袁川是也。
觻得县 《汉书》:觻作鱳,又作轹德,即今觻得城,在郡西九十一里。
千秋城  万岁城  皆光武时窦融所筑。临松故郡 晋永嘉间,张掖临松山有石如张掖字,后掖字渐灭,张字分明,又有文曰:初祚天下四方,安万年。后魏置临松郡在此山下,吐蕃赞普即其郡,异称也。
怀城县 北凉与西凉交战之处。
骍马戍 耆老云:昔人骍马二匹,为敌所掠去,数载自还,因立戍于此。
祁连城 在洪水堡南三十里,唐开元十六年,金吾将军杜宾客破吐蕃于祁连城,祁连山在张掖、酒泉二郡界,牛羊充肥,乳酪浓好,炎夏泻酪,刈草著其上不解,散一斛酪,得酥斗馀。留花门山堡 《唐志》:甘州有留花门山堡,东北千里至回鹘牙帐。
蓼泉城 在卫西北九十里祁连山北,有建康
军,军西北二十里有蓼泉守捉城。
永昌卫
鸾鸟城 《寰宇记》云:其山有鸟,形似雀,见人即以嘴啄石,自图其形,以示人。唐神龙中,以鸾鸟故地置嘉麟县。
苍松故城 汉置苍松县,即今卫城,元永昌王宫殿在焉。
金吕城 在卫北二十里,地名金川,《方舆胜览》载:晋马隆筑金吕城,依金吕山也。
牧马城 在卫东南一百二十里,地名黄城儿,译语谓干耳朵城,俗传为元永昌王牧马城。南北古城 去卫西南三十五里,前代创建。
庄浪卫
金城属国 汉宣帝神爵二年夏五月,赵充国振旅而还。秋,羌斩杨玉以降,置金城属国以处之,西南为沿门古城。又西为射斗城。
铁裹城 在卫东一百八十里,《金城志》云:火州即此。
古城 在卫南五里。
大通河古城 去卫西一百三十里,宋神宗熙宁间,王韶使王厚收复河湟,因大通河,地形险要,控扼夏境,乃筑塞以制夏人。
苦水湾 在卫东南一百二十里,即苦水湾驿旧址。
庄浪县城 即卫城东南隅,元世祖至元元年立。
黑城子 去卫南二十五里。
迭烈孙城 在卫东南三百里,元立巡检司,属永昌路。明立迭烈孙县巡检司,在靖远卫北九十里黄河岸上。
速罕秃古城 去城东三百里,明弘治以前屯戍之所。
凉州卫
武威古郡 《汉书》:武帝太初二年,置城内有沮渠、蒙逊所造七级木浮图,故名七级城。又卧龙城即郡城之异名也,檀道鸾筑土盘龙,状四隅,有头尾两翅,一名鸟城。
姑臧城 在卫东北二里,汉置县为武威郡,治王隐,《晋书》云:旧名盖臧城,后人语讹为姑臧,唐为凉州治,遗址尚存。
鹯阴城 在卫治东鹯水,名汉鹯阴县也。今废,城存。
龙彝城 在卫治西,即汉戊巳校尉所理。休屠城 在卫治北,汉休屠王所居之地,今名屠野泽,有青岩,下吐湫,甚广,人触之,风雷立至。揟次城 汉置,王莽改曰播德。孟康云:揟音子如反,次音启。
城 汉置,王莽改曰敷卤,孟康云蒲环。媪辟城 未详。
昌松城 后魏置昌松郡,后周废郡,以揟次县入。开皇初改县为永世,后改昌松,又有后魏魏安郡,后周置白山县,寻废,唐亦曰昌松,东北百五十里有白山戍。
灵钧台 在卫治北,晋明帝太宁初,张茂作,今遗址尚存。
灵泉池 《十六国春秋》云:灵泉池,在南城中张,元靖五年,有大鸟青白色集池上,舒翼二丈馀。神乌城 唐武德三年置。
天宝故县 后魏置藩和郡,隋为县,有焉支山,唐咸亨中以县置雄州,调露元年改天宝县。大斗军城 在卫西二百里,唐开元中以赤水军守捉改大斗军,西接张掖,东连武威州,故曰大斗。
建康军 在卫西二百里祁连山下,唐王孝杰开四镇置军,张守圭尝为使。
宁寇军 后周保定中置,号同城,戍在城东北十里,唐号同城守捉,天宝中置军,隶张掖守捉。永昌城 在卫北三十里,元置永昌路,后添设永昌宣慰司,墙垣俱存,今置永昌堡,南一里有石碑存。
刘林台 在卫西北五里,相传汉窦融所筑,旧名窦融台,明洪武初,百户刘林战死台下,人皆重其忠节,因改今名。
西宁卫
河源军故城 唐置在湟州,西至鄯州一百二十里,汉赵充国亭侯地。
西海郡 海方数百里,有鱼无鳞,背负黑点,汉平帝元始中,王莽讽卑,永羌献地置西海郡,于此俗呼青海。唐天宝十三年筑城,置神策军,寻废。
乐都故城 初,南凉秃发、乌孤于晋安帝隆安
三年徙治此,卒弟鹿孤立,徙置西平,后与北凉战败,复徙于此,今碾伯是也。
湟河郡 晋安帝隆安三年,南凉破羌师,梁饥,乐都、湟河、浇河太守皆以郡降。
树敦城  贺真城 元魏恭帝三年,凉州刺史史宁破吐谷浑,奔南山,宁说木汗曰:树敦、贺真二城,吐谷浑之巢穴也。乃分道破二城。馒头城  赤水城 隋炀帝大业四年,裴矩以铁勒击吐谷浑,拔馒头、赤水二城即此。唐述窟 在龙支谷中,高四十丈,其窟有物,若似今书卷,谓之精岩。岩内时见神人往返,羌人惧而莫近,又以鬼为唐述,故指此为唐述窟。青唐城 汉置,破羌县于此。《十六国春秋》云:南凉秃发、乌孤据此,后汉至唐皆属西平郡,上元间没于吐蕃,始号青唐城。
龙支县旧城 唐肃宗上元二年,州没吐蕃,以龙支、鄯城隶河州。
鄯城县故城 唐高宗仪凤三年置,有土楼山,有河源军,西六十里有临藩城,又西六十里有白水军。
白水军故城 唐开元中郭知运、张怀亮置。安仁军故城 在鄯州西北星宿川,唐开元中置。
振武军故城 在鄯州鄯城县西界,东距州二百里,本吐蕃铁仞城。
威茸军故城 唐开元中,杜希望收吐蕃新城,因置此城,在鄯州西北三百五十里。
省章城 宋置,控制要害,又名绥远关,汉时谓之湟陕,唐人尝修阁道于此,其地有牛心堆,《唐书》:李靖伐吐谷浑于此。
西宁古城 自城西至南,转东约八里馀,乃西宁州古城。
碾伯古城 在碾伯城西二里,二城连环约三里。
山丹卫
删丹故县 汉置删丹县界内,山土多红,故名。
肃州卫
酒泉古郡 汉武帝时,昆邪率众来降,以其地为武威、酒泉郡,郡乃西羌通译之路,入月支、大夏,皆由此也。前凉张轨、西凉李皓、北凉沮渠、蒙逊并都之。后魏太武平沮渠、牧犍,分置瓜州,仍立酒泉郡于此,初属甘州,隋大业中,分甘州之福禄县,置肃州,《河西旧事》云:福禄城,谢艾所筑。城下有金泉,味如酒,故曰酒泉。
沙州城 在卫治西八百馀里,即汉武帝所置敦煌郡也。晋张轨据此,置商州,其后梁武昭王都之,改沙州。
龙勒故县 在卫治东汉县,有渥洼水在其境,汉元鼎四年,天马生于渥洼,遂作天马歌,西六里有阳关,昔都尉治。
广至废县 在故瓜州西北一百馀里,汉置,属敦煌郡,晋因之,后废。
玉门故县 在卫西北十八里,县长三百里,石门周匝山间,裁径二十里,众泉流此入延兴界。汉罢玉门关,徙其人以居之,故名。
宜禾城 在故瓜州西北,汉宜禾都尉治此,晋为县,苻坚徙江汉人万馀户于此,后魏明帝侨立会稽郡。
福禄旧县 按《汉书》:呼蚕水出南羌中,东北至会水入羌谷。王莽曰显德。
西王母石室 前凉张骏询太守马岌曰:酒泉南山即昆崙之体也,昔周穆王见西王母,乐而忘归,其山有石室、玉堂、珠玑、镂饰,焕若神宫。《禹贡》:昆崙在临羌之西,宜立王母祠以裨朝廷无疆之福。骏从之。考《汉书》:平帝时,金城塞外羌献鱼盐之地,遂得西王母石室即此。
延寿城 周地图云:酒泉出石漆,在延寿城中,有山泉出注地,其水肥如肉汁,燃之似油,极明,但不可食,北方人谓石漆得水愈炽,本此。酒泉旧县 本福禄县,唐初更名,西五十里有兴圣皇帝祠。
瓜州城 在卫西五百馀里,后魏太武平沮渠、牧犍,分置瓜州,唐时陷于吐蕃,元徙居民于肃州,但名存而已。
曲尤城 在卫境西。
会水旧县 在卫北,即众羌水会张掖河处,《十三州志》云:众羌之水所会,故曰会水,北有白亭,俗因谓之白亭海。
胭脂城 在卫境西。
晋昌废县 在故瓜州北,本汉宜安县,属敦煌郡,隋改常乐县,唐改晋昌,今废。
寿昌废县 在故沙州城西南一百五十里,本汉龙勒县地,后魏置寿昌县。
白城子 在卫东北一百二十里,《元志》云:在黑水河之西。
亦集乃城 在卫东北五百里,晋为西海郡居延县地,夏国立威福军,元立亦集乃路总管府,领山丹、西宁二州,今废。
镇边卫
潴野 蔡传云:武威郡,东北有休屠泽,古今以为潴野,今本卫多草湖水泽之地,东北流入白海,意即潴野。
苏武牧羝处 在卫东南三十里苏武山,俗传苏武牧羝于此。《雍大记》云:西北拱来伏之岫,东南峙子卿之山,谓此也。
小河滩城 元时置,即今卫城也。
镇彝千户所
浩亹隘 汉建武十一年,先零诸羌数万据浩亹隘马武,与马援击破之,徙降羌,置天水、陇西、扶风。
虎台 城西五里有台九层,高九丈八尺,相传南凉王所筑。
孔雀楼 在城南三里南禅院山中,旧传构楼初成,有孔雀来,今废。
毛目城 去所北一百五十里,周二里,故址尚存,未详何代所筑。
古连城 去所北一百八十里,周二里。
王朔城 去所北二百二十里,周一里,故址尚存。
古浪千户所
和茸城 后周置,本武威地,唐郭元振督凉州,始于武威东南境石峡筑和茸城,元世祖立巡检司于此。
高台千户所
乐涫故县 在所城西南四十里,汉置,王莽改乐亭,前凉改为建康郡,唐为军,今名骆驼城。
坟墓附。本司〈甘州卫附郭〉
明崇信伯费瓛墓 在城南二十里,凤阳定远县人。
刘副总兵广墓 在城西三里,河南钧州密县人。
李都督文墓 在城东南十里,湖广荆州石首县人。
王太监安墓 在城南八里,建州人。
李太监贵墓 在城南四十里。
王总兵敬墓 在城南七里。
任都督启墓 在城南七里,山东掖县人。毛伏羌侯忠墓 在城南五里,扒里扒沙人。刘硕墓 在城西,河间献县人。
永昌卫
高昌王墓 在城北二十五里圣容寺。
元永昌王墓 在城东一百二十里,地名斡尔朵城,俗传元宗室永昌王葬处,其西又有一墓,俗呼为娘娘墓,意其妃墓,今无所考。
明毛伏羌侯祖墓 在城南三十里。
凉州卫
唐武安府校尉杨文才墓 在城北一十里。元追封西宁王忻都墓 在城西北,中书平章政事斡栾之父忻都,以子贵追赠至西宁王忻国公。
凉国公搭搭父西台中丞远都巴儿墓 在城北三十里,无碑,有石人、羊、虎存焉。
高台千户所
赵公墓 在城北一百八十里,其名未详。

陕西行都司部艺文〈诗〉

《送长孙九侍御赴武威判官》唐·杜甫

骢马新凿蹄,银鞍被来好。绣衣黄白郎,骑向交河道。问君适万里,取别何草草。天子忧凉州,严程到须早。去秋群盗反,不得无电扫。此行牧遗氓,风俗方再造。族父领元戎,名声阁中老。夺我同官良,飘飖按城堡。使我不能餐,令我恶怀抱。若人才思阔,溟涨浸绝岛。樽前失诗流,塞上得国宝。皇天悲送远,云雨白浩浩。东郊尚烽火,朝野色枯槁。西极柱已倾,如何正穷昊。

《出塞曲》明·甄敬

汉家推毂重专征,天子亲劳细柳营。雷动军声吞朔漠,云横士气作长城。
边烽昨夜照松山,汉将分兵度玉关。转战昆崙河水逆,朔风吹血浣尘颜。
飞将关弓出武威,矢穷格𩰚救兵稀。天山敌骑重重合,月黑风高夜溃围。
八月穹庐朔雪霏,草枯风急雁南飞。胡笳吹断清秋月,一夜征人泪满衣。
结发从征不受封,横行十万逾青松。洗刀九度长流水,勒马三危第一峰。
边庭血战几经秋,白首雄图未肯休。誓扫龙沙归汉阙,宁悲李广不封侯。
征旗夜夜捲秋霜,轻骑追风不可当。天寒雪大迷归路,葱岭山头望故乡。
黄沙白草望中微,沥沥寒风动铁衣。焉支直捣休屠遁,万骑遥从天汉归。

《柔远驿》陈棐

朵兰接古戍,雄镇望姑藏。石合平途乱,溪分阔野长。山光遥黯淡,云气薄苍茫。驻马投前驿,听莺忆上阳。果陈红碧饭,茶煮麦椒汤。六月峰凝雪,三时气带霜。林稀无众鸟,夏半少群芳。随地驰春幰,殊方任冷肠。兰山路尚远,榆塞地尤荒。长剑崆峒倚,芒寒天外光。

《送牟秉常往甘州》郭登

谁折梅花寄陇头,夕阳低处是甘州。秦关蜀道还家梦,白草黄云出塞愁。江上秋生张翰棹,月中人倚仲宣楼。壮怀且赋从军乐,定远曾封万里侯。

《甘州即事》前人

黑河如带向西来,河上边城自汉开。山近四时常见雪,地寒终岁不闻雷。牛互市番氓出,宛马临关汉使回。东望玉京将万里,云霄何处是蓬莱。

陕西行都司部纪事

《后汉书·张奂传》:奂为武威太守。平均徭赋,率厉散败,常为诸郡最,河西由是而全。其俗多妖忌,凡二月、五月产子及与父母同月生者,悉杀之。奂示以义方,严加赏罚,风俗遂改,百姓为立祠。
《虞诩传》:诩辟太尉李修府,拜郎中。永初四年,羌胡反乱,残破并、凉,大将军邓骘以军役方费,事不相赡,欲弃凉州,并力北边,乃会公卿集议。骘曰:譬若衣败,坏一以相补,犹有所完。若不如此,将两无所保。议者咸同。诩闻之,乃说李修曰:窃闻公卿定策当弃凉州,求之愚心,未见其便。先帝开拓土宇,劬劳后定,而今惮小费,举而弃之。凉州既弃,即以三辅为塞;三辅为塞,则园陵单外。此不可之甚者也。谚曰:关西出将,关东出相。观其习兵壮勇,实过馀州。今羌胡所以不敢入据三辅,为腹心之害者,以凉州在后故也。其土人所以摧锋执锐,无反顾之心者,为臣属于汉故也。若弃其境域,徙其人庶,安土重迁,必生异志。如使豪雄相聚,席卷而东,虽贲、育为卒,太公为将,犹恐不足当禦。议者喻以补衣犹有所完,诩恐其疽食浸淫而无限极。弃之非计。修曰:吾意不及此。微子之言,几败国事。然则计当安出。诩曰:今凉土扰动,人情不安,窃忧卒然有非常之变。诚宜令四府九卿,各辟彼州数人,其牧守令长子弟皆除为穴官,外以劝厉,答其功勤,内以拘致;防其邪计。修善其言,更集四府,皆从诩议。于是辟西州豪杰为掾属,拜牧守长吏子弟为郎,以安慰之。
《傅燮传》:燮拜议郎。会西羌反,边章、韩遂作乱陇右,徵发天下,赋役无已。司徒崔烈以为宜弃凉州。诏会公卿百官,烈坚执先议。燮厉言曰:斩司徒,天下乃安。尚书郎杨赞奏燮廷辱大臣。帝以问燮。燮对曰:昔冒顿至逆也,樊哙为上将,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愤激思奋,未失人臣之节,顾计当从与不从耳,季布犹曰哙可斩也。今凉州天下要冲,国家藩卫。高祖初兴,使郦商别定陇右;世宗拓境,列置四郡,议者以为断匈奴右臂。今牧御失和,使一州叛逆,海内为之骚动,陛下卧不安寝。烈为宰相,不念为国思所以弭之之策,乃欲割弃一方万里之土,臣窃惑之。若烈不知之,是极蔽也;知而故言,是不忠也。帝从燮议。
《盖勋传》:勋为汉阳长史。时陇右刺史左昌坐断盗徵,以扶风宋枭代之。枭患多寇叛,谓勋曰:凉州寡于学术,故屡致反暴。今欲多写孝经,令家家习之,庶或使人知义。勋谏曰:昔太公封齐,崔杼杀君;伯禽侯鲁,庆父篡位。此二国岂乏学者。今不急静难之术,遽为非常之事,既足结怨一州,又当取笑朝廷,勋不知其可也。枭不从,遂奏行之。果被诏书诘责,坐以虚慢徵。《晋书·食货志》:皇甫隆为敦煌太守,敦煌俗不使耧犁,及不知用水,人牛功力既费,而收谷更少。隆到,乃教作耧犁,又教使溉灌。岁终率计,所省庸力过半,得谷加五,西方以丰。
《张骏传》:骏,酒泉太守马岌上言:酒泉南山,即昆崙之体也。周穆王见西王母,乐而忘归,即谓此山。此山有石室玉堂,珠玑镂饰,焕若神宫。宜立西王母祠,以裨朝廷无疆之福。骏从之。
《凉武昭王传》:李皓,字元盛,自领秦凉二州牧。初,苻坚建元之末,徙江汉之人万馀户于敦煌,中州之人有田畴不辟者,亦徙七千馀户。郭黁之寇武威,武威、张掖已东人西奔敦煌、晋昌者数千户。及元盛东迁,皆徙之于酒泉,分南人五千户置会稽郡,中州人五千户置广夏郡,馀万三千户分置武威、武兴、张掖三郡,筑城于敦煌南子亭,以威南敌。又以前表未报,复遣沙门法泉间行奉表,曰:江山悠隔,朝宗无阶,延首云极,翘企遐方。伏惟陛下应期践位,景福自天。臣去乙巳岁顺从群议,假统方城,时遣舍人黄始奉表通诚,遥途崄旷,未知达不。吴凉悬邈,蜂虿充衢,方珍贡使,无由展御,谨副写前章,或希简达。臣以其岁进师酒泉,戒戎广平,庶攘茨秽,而黠敌恣睢,未率威教,凭守巢穴,阻臣前路。切以诸事草创,仓帑未盈,故息兵按甲,务农养士。时移节迈,荏苒三年,抚剑叹愤,以日成岁。今资储已足,器械已充,西招城郭之兵,北引丁零之众,冀凭国威,席卷河陇,扬旌秦川,承望诏旨,尽节竭诚,陨越为效。又臣州界迥远,勍寇未除,当须镇副为行留部分,辄假臣世子士业监前锋诸军事、抚军将军、议羌校尉,督摄前军,为臣先驱。又敦煌郡大众殷,制御西域,管辖万里,为军国之本,辄以次子让为宁朔将军、西夷校尉、敦煌太守,统摄昆裔,辑宁殊方。自馀诸子,皆在戎间,率先士伍。臣总督大纲,毕在输力,临机制命,动靖续闻。元盛既迁酒泉,乃敦劝稼穑。群僚以年谷频登,百姓乐业,请勒铭酒泉,元盛许之。于是使儒林祭酒刘彦明为文,刻石颂德。
《魏书·韩秀传》:秀转给事中,参征南慕容白曜军事。延兴中,尚书奏以敦煌一镇,介远西北,寇贼路冲,虑或不固,欲移就凉州。群官会议,佥以为然。秀独谓非便,曰:此蹙国之事,非辟土之宜。愚谓敦煌之立,其来已久。虽土邻彊寇,而兵人素习,纵有奸窃,不能为害。循常置戍,足以自全。进断北寇之觇途,退塞西敌之窥路。若徙就姑臧,虑人怀异意。或贪留重迁,情不愿徙。脱引寇内侵,深为国患。且敦煌去凉州及千馀里,舍远就近,遥防有阙。一旦废罢,是启戎心,则外裔交搆,互相来往。恐丑徒协契,侵窃凉土及近诸戍,则关右荒扰,烽警不息,边役烦兴,艰难方甚。乃从秀议。《隋书·宇文㢸传》:宣帝嗣位,迁左守庙大夫。时突厥寇甘州,帝令侯莫陈昶率兵击之,㢸为监军。㢸谓昶曰:黠敌之势,来如激矢,去若绝弦,若欲追蹑,良为难及。且宜选精骑,直趋祈连之西。贼若收军,必自蓼泉之北,此地险隘,兼复下湿,度其人马,三日方度,缓辔追讨,何虑不及。彼劳我逸,破之必矣。若邀此路,真上策也。昶不能用之,西取合黎,大军行迟,敌已出塞。《唐书·张守圭传》:开元初,诏以守圭为瓜州都督府,即诏守圭为都督。州地沙瘠不可蓺,常潴雪水溉田。是时,渠堨为敌毁,材木无所出。守圭密祷于神,一夕水暴至,大木数千章塞流下,因取之,修复堰防,耕者如旧,州人神之,刻石纪事。迁鄯州刺史、陇右节度使。《五代史·于阗国传》:自凉州西行五百里至甘州。甘州,回鹘牙也。其南,山百馀里,汉小月支之故地也,有别族号鹿角山沙陀,云朱耶氏之遗族也。自甘州西,始涉碛。碛无水,载水以行。甘州人教晋使者作马蹄木涩,木涩四窍,马蹄亦作四窍而〈阙〉之,驼蹄则包以氂皮乃可行。西北五百里至肃州,渡合河,西百里出天门关,又西百里出玉门关,经吐蕃界。
《宋史·盛度传》:度迁尚书屯田员外郎。契丹寇边,从幸大名,数上疏论边事。奉使陕西,因览疆域,参质汉、唐故地,绘为《西域图》以献。改开封府判官,坐决狱失实,降监洪州税。起建昌军、三司盐铁判官,改起居舍人、知制诰。度尝奏事便殿,真宗问其所上《西域图》,度因言:酒泉、张掖、武威、敦煌、金城五郡之东南,自秦筑长城,西起临洮,东至辽碣,延袤万里。有郡、有军、有守捉,襟带相属,烽火相望,其为形势备禦之道至矣。唐始置节度,后以宰相兼领,用非其人,故有河山之险而不能固,有甲兵之利而不能禦。今复绘山川、道路、壁垒、区聚,为《河西陇右图》,愿备上览。真宗称其博学。《吐蕃本传》:咸平元年,河西军左厢副使、归德将军折逋游龙钵来朝。游龙钵四世受朝命为酋,虽贡方物,未尝自行,今始至,献马二千馀匹。河西军即古凉州,东至故原州千五百里,南至雪山、吐谷浑、兰州界三百五十里,西至甘州同城界六百里,北至部落三百里。周回平川二千里。旧领姑臧、神鸟、蕃禾、昌松、嘉麟五县,户二万五千六百九十三,口十二万八千一百九十三。今有汉民三百户。城周回十五里,如凤形,相传李轨旧治也。皆龙钵自述云。诏以龙钵为安远大将军。
《元史·董文用传》:至元改元,召文用为西夏中兴等路行省郎中。中兴自浑都海之乱,民张相恐动,窜匿山谷。文用至,镇之以静,乃为书置通衢谕之,民乃安。始开唐来、汉延、秦家等渠,垦中兴、西凉、甘、肃、瓜、沙等州之土为水田若干,于是民之归者户四五万,悉授田种,颁农具。更造舟置黄河中,受诸部落及溃叛之来降者。
《朵儿赤传》:朵儿赤字道明,西夏宁州人。父斡扎箦,世掌其国史。初守西凉,率父老以城降太祖,有旨副撒都忽为中兴路管民官。国兵西征,运饷不绝,无毫发私,时号曰满朝清。世祖即位,斡扎箦寝疾卒。遗奏因高智耀以进,请谨名爵、节财用,帝嘉纳焉。朵儿赤年十五,通古注论语、孟子、尚书。帝以西夏子弟多俊逸,欲试用之,召见于香阁,帝曰:朕闻儒者多嘉言。朵儿赤奏曰:陛下圣明仁智,奄有四海,唯当亲君子,远小人尔。自古帝王未有不以小人而亡者,惟陛下察焉。帝曰:朕于廷臣有戆直忠言,未尝不悦而受之;违忤者,亦未尝加罪。盖欲养忠直,而退谀佞也。汝言甚合朕意。因问欲何仕,朵儿赤对曰:西夏营田,实占正军,倘有调用,则又妨耕作。土瘠野圹,十未垦一。南军屯聚以来,子弟蕃息稍众,若以其成丁者,别编入籍,以实屯力,则地利多而兵有馀矣。请为其总管,以尽措画。帝可之,乃授中兴路新民总管。至官,录其子弟之壮者垦田,塞黄河九口,开其三流。凡三载,赋额增倍,就转营田使。秩满入觐,帝大悦。

陕西行都司部杂录

《水经注》:河水径沙州北段,国曰浇河西南一百七十里有黄沙,沙南北一百二十里,东西七十里,西极大阳川,望黄沙尤若人委千构于地,都不生,草木荡然,黄沙周回数百里,沙州于是取号焉。
《应劭·地理风俗记》:敦煌、酒泉,其水甘若酒味故也,张掖言张国臂掖,以威羌狄。
《梦溪笔谈》:深州旧治靖安,其地碱卤。不可蓻植,井泉悉是恶卤。景德中,议迁州。时傅潜家在李晏,乃奏请迁州于李晏,今深州是也。土之不毛,无以异于旧州,盐碱殆与土半,城郭朝补暮坏;至于薪刍,亦资于他邑。唯胡卢水粗给居民,然源自外来,亦非边城之利。旧州之北,有安平、饶阳两邑,田野饶沃,人物繁庶,正当徐村之口,与祁州、永宁犬牙相望。不移州于此,而恤其私利,亟城李晏者,潜之罪也。
《春明梦馀录》:甘肃以西,番彝相界,北亦不剌阿弥秃窜居西海,乃西宁西境。西宁卫,地方番帐,凡千有馀一十三大族,番人渐以南徙中国,茶马之例,大为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