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巩昌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六十六卷目录

 巩昌府部纪事
 巩昌府部杂录
 巩昌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五百六十六卷

巩昌府部纪事

《通志》:周厉王三十六年,西戎反。
宣王元年,命秦庄公伐西戎,克之,封西陲大夫。庄公,秦仲之子。先是犬戎杀秦仲,至是复雠克之,复仲后及其大骆、犬丘地封大夫。
襄王二十八年八月,秦穆公西伐,得戎人田,余辟地千里,遂霸西戎。戎皆踰小陇西徙,遂有邽西地,开天水郡,至武公勤王有功,周东迁,尽予陕西地,始与会盟。
庄王二年丙戌,兴龙峡渭水赤三日,凡八里。
十四年冬十月,秦武公伐邽戎、冀戎,倾其巢置冀城貆道二砦,后改为县,即今伏羌宁远。
秦始皇二十七年巡陇西北地,过回中,登鸡头山而还。使长子扶苏监蒙恬军,扶苏好强谏,始皇欲远之,故留监恬军。
始皇三十三年,命将军蒙恬伐休屠,却七百里,收河南地,筑长城,起临洮,经渭州,俱巩之北地。
《汉书·高祖本纪》:二年冬十一月,汉王还归,都栎阳,使诸将略地,拔陇西。缮治河上塞。故秦苑园囿池,令民得田之。
《通志》:文帝十五年丙子,黄龙见于成纪。
武帝六年,帝西巡。踰陇至崆峒,山临沮厉河而还。行在猝,至从官不得食,守者自杀。丞尉而下死者数十人,陇人大骇。
宣帝神爵元年春三月,先零羌杨玉叛。遣将军赵充国击之。七月降,上屯田十二,奏论功封营平侯。五年,先零羌叛。天水陇西复反校尉温序死之。成帝鸿嘉三年癸卯,冀南山石鼓自鸣,声隆隆如雷,野鸡皆鸣。
光武帝建武十年冬十月,来歙等攻破落门,隗纯降。王元奔蜀,陇右悉平。
十一年夏,用来歙奏,拜马援为陇西郡太守。
十二年九月,参狼诸羌寇武都。陇西太守马援击却之,降者万馀人,陇道肃清。援职总大体驭众,宽纾宾客,故人日满其门,陇右安之。
章帝元和三年秋九月,烧当羌号吾寇陇西。督烽掾李璋禦之,生得号吾。先是号吾与迷吾约同反,号吾先至,迷吾失势遁。璋得号吾,将谒郡。号吾曰:独杀我无损于羌,诚得生归,必有以报陇西。太守张纾放之,羌遂服帖。
章和元年夏六月,护羌校尉傅育诱间诸羌,为迷唐所杀。张纾伐之,获迷吾。唐遂据大小榆谷以叛。安帝永初元年六月,诸羌复叛,断陇道十二月。诏将军邓骘征羌,屯汉阳。
二年春正月,骘击钟羌,大败之。
元初二年春,南安石门羌酋号多等掠汉中,断陇道。校尉侯霸与战,败之。冬,虞诩攻羌众,于赤亭大破之。诩兵少增灶示强,羌畏而遁,斩获甚多。献帝建安十八年春二月,汉丞相亮伐魏。攻祁山,天水、南安、安定皆应。秋八月,马超攻陇上,诸郡县取之,独冀城固守不下。
冀城陷超,杀刺史韦康。及令陈嘉康待救不至,穷蹙开门迎超,超杀之。凉州参军杨阜与赵昂、姜叙谋禦超,诱超出城,杀其妻子。昂约城中掾安定梁宽、南安赵衢为内应,衢计诱超出城,杀其家,复闭城固守。超进退失据,遂袭历城,杀姜叙母杨氏,杨阜救历城,超败奔张鲁。封阜关内侯,叙讨超之功,侯者十一人。后主建兴六年春,丞相亮伐魏,战于街亭,败绩贬右将军。
七年,伐魏。拔武都,复拜丞相。
十二年,丞相亮伐魏。围祁山,以木牛、流马运粮,进军洮水。魏司马懿率师邽城相拒,弥月久雨,亮引还。延熙十年秋七月,姜维复帅众出祁山,后从董亭,趋南安与魏将邓艾战于段谷。维败绩。初维与镇西将军胡济期会上邽,济失期不至,故败。死者甚众,士卒星散,蜀人由是怨维。
炎兴元年,魏征西将军邓艾袭汉。姜维败还剑阁,艾进至阴平,遂入蜀。艾先期,雍州刺史诸葛绪自祁山趋武都,绝维归路。天水太守王颀、陇西太守牵鸿夹攻,维遂败。
晋惠帝永熙元年庚戌,襄武复见大人,身长三丈馀,白帻黄衫,大呼今当太平。
永康六年冬十二月,略阳氐人杨茂搜据仇池初略,阳清水氐杨驹始居仇池,至其孙千万附魏,封为百顷王千万孙,飞龙浸强盛,徙居略阳,自号辅国将军,右贤王以其甥令狐茂搜为子,冒姓杨,好贤接士,关中士人避难者多依之。
怀帝永嘉四年秋七月,阳临渭氐酋蒲洪骁勇,群氐畏之,汉拜平远将军,不受,自称秦州刺史略阳公。枹罕令严更妓,产一龙一蛇一鹅。
五年,晋南阳王模表其世子保镇上邽,秦州刺史裴苞拒之。模使都尉陈安攻苞,苞奔安定,保遂据秦州。六年,南安赤亭羌酋姚弋仲东徙扶风,自称扶风公。随者万数,遂为后秦。
元帝永昌元年春三月,张茂使将军韩璞取陇西南安之地,置秦州。南安王保既死,陈安不能守,故取之。成帝咸和元年冬十月,凉州牧张骏徙陇西南安民二千馀家于姑臧。
四年秋八月,赵南阳王荫帅众数万,自上邽趣长安,陇东戎夏皆应。
孝武帝宁康元年冬十一月,秦以王统为南秦州刺史,镇仇池、下辨,故道皆隶之。未几又移治武都,是月秦苻登,称帝于南安,徙秦州三万户于长安,先是徙陇西三万户,又徙秦州三万户,欲都长安也。
四年冬十二月,杨难敌号右贤王,屯下辨。杨坚头号左贤王屯河池,其年茂搜卒二子,分王其地。
大元十八年,后秦陇西公硕德伐西秦,入南安硖,秦王乾归整师陇西以禦之。南安硖在陇西东四十里,即沙湾。
安帝隆安元年丁酉,武都郡前水中有白龙升天。《晋书·姚泓载纪》:仇池公杨盛攻陷祁山,执建节王总,遂逼秦州。泓遣后将军姚平救之,盛引退。姚嵩与平追盛及于竹岭,姚赞率陇西太守姚秦都、略阳太守王焕以禁兵赴之。赞至清水,嵩为盛所败,嵩及秦都、王焕皆战死。赞至秦州,退还仇池。先是,天水冀县石鼓鸣,声闻数百里,野雉皆雊。秦州地震者三十二,殷殷有声者八,山崩舍坏,咸以为不祥。及嵩将出,群僚固谏止之。嵩曰:若有不祥,此乃命也,安所逃乎。遂及于难。识者以为秦州泓之故乡,将灭之徵也。
《府志》:南宋文帝元嘉九年秋七月,流民许穆之变姓名司马飞龙,逐阴平太守,据其地,归杨难当。
《南齐书·氐杨氐传》:氐杨氐,兴苻氐同出略阳。汉世居仇池,地号百顷,建安中有百顷氐王是也。晋世有杨茂搜,后转强盛,事见前史。仇池四方壁立,自然有楼橹却敌状,高并数丈。有二十二道可攀缘而升,东西二门,盘道可七里,上有冈阜泉源。氐于上平地立宫室果园仓库,无贵贱皆为板屋土墙,所治处名洛谷。《通志》:北魏高祖太和十七年冬十一月,秦州民王广起兵,执刺史刘藻,秦雍七州皆响震。
正光二年,秦州氐反。诏河间王琛为行台以讨之。孝昌三年,天水民吕伯度据显亲以拒,折莫念生,寻归秦以为大都督。
永熙三年夏,秦州刺史宇文泰引兵上陇讨侯,莫陈悦悦,退保上邽。
《魏书·杨播传》:播弟椿,为太仆卿。秦州羌吕苟儿、泾州屠各陈瞻等聚众反,诏椿为别将,隶安西将军元丽讨之。贼入陇,守蹊自固。或谋伏兵山径,断其出入,待粮尽而攻之;或云斩除山木,纵火焚之,然后进讨。椿曰:并非计也。此本规盗,非有经略,自王师一至,无战不摧,所以深窜者,正避死耳。今宜勒三军,勿更侵掠,贼必谓我见险不前,心轻我军,然后掩其不备,可一举而平矣。乃缓师不进,贼果出掠,乃以军中驴马饵之,不加讨逐。如是多日,阴简精卒,衔枚夜袭,斩瞻传首。
《通志》:陈后主至德元年夏四月,吐谷浑寇隋临洮,叠二州文州总管,梁元击走之。
隋文帝开皇十九年秋八月,党项寇会州,诏发陇西兵讨降之。
恭帝义宁元年夏四月,陇右盗起,金城校尉薛举起兵陇西,自称西秦霸王。盗四起,金城刺史郝瑗募兵数千,付举讨之,举因劫瑗发兵,囚郡县官,发仓赈饥民,招抚群盗至十三万人,尽有陇秦之地,薛举自称秦帝,将兵攻天水,克之,遂自金城徙都之。
《隋书·豆卢绩传》:绩为渭州刺史。甚有惠政,德泽流行,大致祥瑞。鸟鼠山俗呼为高武陇,其下渭水所出,其山绝壁千寻,由来乏水,诸羌苦之。绩马足所践,忽飞泉涌出。有白鸟翔至厅前,乳子而去,又白狼见于襄武。民为之谣曰:我有丹阳,山出玉浆。济我民夷,神鸟来翔。百姓因号其泉为玉浆泉。
《通志》:唐元宗开元二年八月,吐蕃寇陇西,诏陇右道,发诸团兵万人集会州,朔方兵万人集临洮禦之。肃宗至德元载秋八月,帝入蜀避兵,经河池斜谷,避禄山之乱也,法驾不严,从官或徒步,多相失,商贾共途,上闻雨淋铃,为制曲,道路咨嗟。
代宗广德元年冬十月,吐蕃入寇,大震关西,陷岷、秦、成、渭、等州,尽取河隍、陇右之地。唐自武德以来,开拓边境,直建西域,皆置州县,以都督总管统之,军城障戍,万里相望。禄山之乱,精锐入卫,留兵单弱,羌戎横骛,各郡邑相继沦没。
《唐书·马燧传》:燧为陇州刺史。西山直吐蕃,其上有通道,虏常所出入者。燧聚石种树障之,设二门为谯橹,八日而毕,虏不能暴。
《元载传》:初,四镇北度行营节度使寄治泾州,大历八年,吐蕃寇邠宁,议者谓三辅以西无襟带之固,而泾州散地不足守。载尝在西州,具知河西、陇右要领,乃言于帝曰:国家西境极于潘原,吐蕃防戍乃在摧沙堡,而原州界其间,草荐水甘,旧垒存焉,比吐蕃毁夷垣墉,弃不居,其右则监牧故地,巨堑长壕,重复深固。原州虽早霜不可蓺,而平凉在其东,独耕一县,可以足食。请徙京西军戍原州,乘间筑作,二旬可讫,贮粟一岁。戎人夏牧青海上,羽书比至,则我功集矣。徙子仪大军在泾,以为根本,分兵守石门、木峡,陇山之关,北抵于河,皆连山峻险,寇不可越。稍置鸣沙县、安丰军为之羽翼,北带灵武五城,为之形势,然后举陇右之地,以至安西,是谓断西戎胫,朝廷高枕矣。因图上地形,使吏间入原州度水泉,计徒庸,车乘畚锸之器悉具。而田神功沮短其议,乃曰:兴师料敌,老将所难,陛下信一书生言,举固从之,误矣。帝由是疑不决。《通志》:兴元元年八月,以李晟为陇右节度使进爵西,平王晟以乡里辞不允。
建中四年,陇右节度使张镒与吐蕃尚结赞盟于清水,文曰:今国家所守界,泾州西至弹筝峡,西口陇川西至清水县,凤州西至同谷县,东为汉界,番国守备在兰、渭、陇,会秦、冀,东至成州,南抵剑南,西界大渡水之东,于是陇右尽失。
贞元三年,尚结赞遣使求和。赞戍监夏州,粮运不继,闻李晟、马燧、浑瑊等兵至,大惧,故有此请,撤清水戍归侵地,盟于原州。
宣宗大中元年,凤翔节度使崔珙破吐蕃,克清水,遂败秦州,清水先隶秦州,以本州未复,权隶凤翔,至是仍旧。
穆宗长庆元年辛丑,陇上有黑兽,似猴而腰尾皆长,性猛迅,专捕食蕃人,遇汉人不食。
懿宗咸通四年,置天雄军于秦州以左,金吾将军王彦寔为天雄军节度观察使,以成阶西礼,陇渭隶焉。后梁均王贞明四年春二月,蜀主命招讨副使王全昱杀天雄节度使唐文裔于秦州,以王承休代之,杀文裔,恶专命也。蜀主先使文裔出秦州、伐岐,岐遁,文裔自为秦州,故杀之。若承休之代,则其妻乞之也。后晋高祖天福三年,西川节度使王建攻秦陇,乘李茂贞之弱也。
《宋史·吴延祚传》:延祚为东京留守。建隆三年夏,帝谓之曰:卿掌枢务,有年于兹,与卿秦州,以均劳逸。明日制出,恐卿以离朕左右为忧,故先告卿。即以为雄武军节度。先是,秦州夕阳镇西北接大薮,多材植,古伏羌县之地。高防知州日,建议就置采造务,调军卒分番取其材以给京师。西夏酋长尚波千率众争夺,颇伤役卒,防捕系其党,以状闻。上令延祚代防,赉诏赦尚波千等,夏人感悦。是年秋,以伏羌地来献。
《温仲舒传》:淳化二年,拜右谏议大夫、枢密副使,改同知枢密院事。四年,罢知秦州。先是,俗杂羌、戎,有两马家、朵藏、枭波等部,唐末以来,居于渭河之南,大洛、小洛门岩,多产良木,为其所据。岁调卒采伐给京师,必以资假道于羌户。然不免攘夺,甚至杀掠,为平民患。仲舒至,部兵历按诸岩,谕其酋以威信,诸郡献地内属。既而悉徙其部落于渭北,立堡砦以限之。民感其惠,为画像祠之。会有言仲舒生事者,上谓近臣曰:仲舒尝总机密之职,在吾左右,当以绥怀为务。古者伊、洛之间,尚有羌、浑杂居,况此羌部内属,素居渭南,土著已久,一旦擅意斥逐,或至骚动,又烦吾关右之民。及命知凤翔薛惟易与仲舒对易其任。连知兴元、江陵二府,加给事中。会内侍蓝继宗使秦州还,言得地甚利。乃召仲舒,拜户部侍郎,寻参知政事。二砦后为内地,岁获巨木之利。
《郑戬传》:戬,知永兴军。初,静边砦主刘沪谋筑水洛、结公二城,以通秦、渭援兵,招生羌大王族为边卫。戬使沪与著作佐郎董士廉督其役。会罢戬四路,安抚使韩琦、知渭州尹洙皆以为不便,召沪、士廉罢役归,不听。乃使裨将狄青将兵以往,械送德顺军狱。戬力争于朝,卒城之。
《蓝继宗传》:秦州并边有大、小洛门砦,自唐末陷西羌。雍熙中,温仲舒谕酋豪使献其地,徙众渭北。言者以为生事,请罢仲舒。太宗遣继宗往按视,还奏砦据要害,产良木,不可弃。帝悦,复使继宗劳赐仲舒。
《通志》:真宗祥符九年秋八月,知秦州曹玮败吐蕃于伏羌。玮任秦州,屡请益兵,宰相李迪曰:玮知唂厮啰,欲窥关中,欲益兵为备,非怯也。诏发关中羡兵赴玮,玮勒兵大破之,斩首千馀级,唂厮啰走保谷,中不出。仁宗庆历元年,元昊寇渭州。任福败绩,贬。韩琦知秦州,冬十月,分陕西为西路,以韩琦知秦州兼秦凤路经略安抚使,自元昊败,关中大震,乃有此举。
《宋史·刘敞传》:敞权度支判官,徙三司使。秦州与羌人争古渭地。仁宗问敞:弃守孰便。敞曰:若新城可以蔽秦州,长无羌人之虞,倾国守焉可也。或地形险利,贼乘之以扰我边鄙,倾国争焉可也。今何所重轻,而殚财困民,损士卒之命以规小利,使曲在中国,非计也。议者多不同,秦州自是多事矣。
《马知节传》:知节,知秦州。州尝质羌酋支属馀二十人,踰二纪矣。知节曰:羌亦人尔,岂不怀归。悉遣之。羌人感之,讫终,更不犯塞。时州有银坑,岁久矿竭,课额弗除,主吏破产,偿之不足。知节请蠲之,章三上,乃允。迁西上阁门使。
《范祥传》:祥提举陕西银铜坑冶,权转运副使。古渭州距秦州三百里,道经哑儿峡,边城数请城之,朝廷以馈饷之艰不许。祥权领州事,骤请修筑,未报,辄自兴役。蕃部惊扰,青唐族羌攻破广吴岭堡,围哑儿峡砦,官军战死者千馀人,坐削官。
《王素传》:素知渭州,坐市木河东有扰民状,降华州。治平初,夏人寇静边砦。召拜端明殿学士,复知渭州,于是三镇、泾原蕃夷故老皆欢贺,比至,敌解去。拓渭西南城,浚隍三周,积粟支十年。属羌奉土地来献,悉增募弓箭手。行陈出入之法,身自督训。其居旧穿土为室,寇至,老幼多焚死,为筑八堡使居之。其众领于两巡检,人莫得自便。素曰:是岂募民兵意邪。听散耕田里,有警则聚,故士气感奋,精悍他道莫及。
《傅求传》:求为户部副使。陇右番酋兰毡献古渭州地,秦州范祥纳之,请缮城屯兵,又括熟户田,诸羌靳之,相率叛。夏人欲得渭地,又移文来索。后帅张升以祥贪利生事,请弃之。诏求往视,求以为城已讫役,且已得而弃,非所以强国威。乃诏谕羌众,反其田,报夏人以渭非其有,不应索,正其封疆而还,兵遂解。
《马仲甫传》:仲甫知瀛州秦州。古渭介有唐之南,夏人在其北,中通一径,小警则路绝。仲甫得筚栗城故址,自鸡川砦筑堡,北抵南谷,环数百里为内地,诏赐名甘谷堡。故时羌人入城贸易,皆僦邸,仲甫设馆处之,阳示礼厚,实闭之也。
《通志》:神宗熙宁二年冬十月,秦州刺史王韶乞治秦州閒田,许之,贬秦凤经略使李师中知舒州,师中言韶所指乃极边弓箭手地耳,又将移市易司于古渭,恐秦州自此益多事,得不补失,不便韶附王安石。故主韶议,削师中职。遣李若愚,按实止得地一顷,又为谪知州窦舜卿,以韩缜知秦州。
五年八月,升古渭砦为通远军以根本陇右,以王韶知军事知秦州,郭逵发韶盗库钱,徙逵泾州。
六年夏五月,以通远军隶熙河路,虽置熙河路,然河、洮、岷三州犹未复。
元符二年秋八月初,城会州元丰中陷于夏人。至是始复以安西城北六砦隶之。
哲宗元祐二年秋八月,吐蕃阿里骨诱鬼章,据洮以叛,州将种谊执之于京师。
徽宗崇宁三年秋八月,叠州番落来降,升通远军为巩州以处之,秦凤招纳司,言洮阶生番,纳土得邦,番叠三州,诏本路经略胡宗回加枢密直学士。
高宗绍兴元年夏六月,张浚表吴玠为陕西诸路都统制,时关陇六路尽陷于金,所馀阶成、岷、凤、洮五州及凤翔之和,尚原与方山原而已。冬十二月,经略使关师古复熙巩,先王彦败刘豫,所遣将郭振于白石镇复秦州,振益兵再至,遇于鸡川,复大败,追至打狼川,遂斩首三千级,各郡皆来应,遂复熙巩陇,人差为吐气。
三年春正月,金人克饶风关,吴玠走西县。刘子羽闻秦巩复陷,亟命守关,而召吴玠,玠自河池日夜驰三百里至关,金人悉力夹攻六昼夜,死者山积,敌乃更募死士,间道出玠,后乘高瞰关,诸军不支,遂溃。四年夏四月,安抚使关师古以洮、岷叛。
五年春二月,吴璘复秦州,金撤离喝来争,杨政败之。安远川。吴玠闻敌犯淮南,遣吴璘、杨政乘机牵制,璘等出奇兵自成州至秦,拔其城,撤离喝集诸道兵来援,政迎击,败之。
九年春二月,诏阶、成等州悉听吴玠节制,遣内侍赍诏就其家,付之至则玠病甚,扶掖受命。
十一年秋九月,吴璘再复秦州,奉诏班师,自秦州复陷璘,日夜尝胆谋复之,闻金将胡盏屯刘家圈,往攻之,以叠阵法更迭力战,士卒死𩰚,金兵大败,降者数千人,盏走保腊家城,璘围而攻之,城垂破,诏班师,璘即还河池政,还巩金,复陷秦州。
宁宗嘉定元年夏六月,和议成。金人来归秦陇地。十一年春二月,金乌古论长寿取西和州。
理宗宝庆三年冬十二月,蒙古入西和州知州陈寅死之,蒙古兵薄西河城,寅率民兵日夜苦战,援兵不至,城遂陷。寅谓妻杜氏曰:若速自为计。杜曰:安有生同君禄,死不共王事者。即饮药自杀,二子及妇俱死。母傍寅聚而焚之,伏剑而死,一家同死者二十八人。绍定五年,金以汪世显为巩昌便宜都总,帅以抗蒙古。初世显以战功为征行总帅,分治陕西西路,时调度窘迫,世显发家资率豪右助边邻郡,效之军饷遂足。
端平二年冬十月,金巩昌总帅汪世显降干蒙古,命仍其职,金亡,郡县皆降。独世显坚守不下,闻百姓欲献城者,乃谓其众曰:吾何爱一死,念若曹何罪。横罹兵锋。及蒙古太子阔端至城下,世显迎降,太子曰:吾奉命征讨,所至皆下,汝独固守,何也。对曰:有君在上,卖国市恩之人谅所不取。太子喜,命仍其职。
度宗咸淳九年冬十一月,元以其子忙阿剌为安西王,开府巩昌路,镇秦陇凉蜀之地。
《金史·张中彦传》:中彦为秦凤经略使。秦州当要冲而城不可守,中彦徙治北山,因险为垒,今秦州是也。筑腊家诸城,以扼蜀道。帅秦凡十年,改泾原路经略使。《通志》:元仁宗延祐二年乙卯,成纪县夜雷电,北山一峰南移至藉河川平地,突出土阜,高四丈。
顺帝至正十三年癸巳,会宁地震,公廨墙圮,得弩五百张,皆长丈馀,人莫能挽。
明太祖洪武二年夏四月,大将军徐达进兵陇右,巩昌元守将总帅汪庸归附。达遣平羌将军冯胜取巩胜,驻兵城东烽火台,守臣开门迎王师,达令严肃秋毫无犯,居民安堵。秋七月,遣将来伐南境,秦徽阶岷西礼成文,北境安会,渭秦俱归附,列郡闻巩郡已降,民不扰,各思归附,达各留兵守其地。
三年夏,平章丁世贞会土番攻文州,守将朱显忠死之,攻城四十日,援兵不至,部下皆曰:与其陷死地,孰若出城求生路乎。显忠厉声曰:为将守城,城存与存,城亡与亡,岂有求活将军耶。忠知下有携心,独领家兵二百人突围,力战死于阵,死三日,救至。
四年征西将军冯胜、副将军傅友德、陈德出陇西攻下甘肃,河西平。
五年夏四月,邓愈、沐英等征西番,分兵为三路,并力齐入番部,抵川藏,覆其巢,西至昆崙山,斩首八千级,俘男女一万名口,马五千,牛羊十三万,番人震慑,愿求内附,封其酋僧为法王佛子,随俗以神道设教,后更驭以茶马,番遂受羁。
十一年春二月,曹国公李景隆率师建岷州卫于祐川。
十二年秋七月,西平侯沐英率师建洮州卫于洮州。十三年,开设文县守禦千户所,土官赵逵垛集土民为军,隶陕西都司。
十五年,改隶秦州卫。
十八年,裁革文县以千户,领县事。
二十七年,千户张哲据火烧关,断临江桥以叛。命平羌将军宁政讨平之。先是哲得龙马于古教场,心自负,妖人霍佛奴谓哲有天命,遂叛,政兵至,连战大败,军皆降,哲窜入林,搜得诛之。
英宗天顺二年,设靖远卫于旧会州,旧会州原在河上,元移会州于西宁城,空其地。明初惟建巡司,己巳之变,遂改巡司设卫,名靖远从都御史陈镒、总兵郑名之请也。
六年,复设文县,自武弁领民社横肆侵蠹,百姓苦之,土民尹志凯列其状,抚按会题故复设之,所仍旧。宪宗成化四年,置洮岷边备以饬兵驭将,防制番戎。以洮、岷、阶固徽成文和,分隶之。
十年甲午,靖远大寒,河冰冻结,有异兽状若黑驴,冲冰而下,冰皆自开。至城北入漩,今名其处曰黑驴漩,武宗正德七年,蜀盗攻陷,徽州城邑焚掠殆尽,是时徽无城郭又人不知兵,故遭其惨,分巡佥事李璋招抚散民并道属卫卒,始议修筑。
十五年八月,西固番侵掠阶、成,总制尚书王瑗遣镇守刘文帅师问罪,破其八族,受降而还,斩首前后三百级,愿奉约易马者三十六族,与订盟。
八年夏六月,蜀盗复至,徽州南鄙按察佥事李璋率卫兵迎击,破之。盗扭前得志轻敌,又值有备,故败,斩首五十八级,男妇自投归者数百人,州民为立生祠。十六年,设临巩兵备道,驻兰州,饬兵励将。
世宗嘉靖四年,陇东流贼百馀攻秦安邑,令张继先督民兵二百人战于束龙谷,执其魁,馀散去。
五年,贼复至,三百馀人据秦州桃花山,四劫知州王卿、都指挥尹谟讨平之。十三年春正月,回贼马兴鸠众千馀人据阶州铁炉山以叛,杀千户王灵凤,秋八月套部入犯,自秋历冬,掠安定会宁通渭三县,徽州夜大雷,街民有执火炬者,忽夺去掷城北楼。
十四年夏五月,贼兴再犯,徽成杀指挥王煦,秋七月巡抚都御史黄臣亲督大兵讨平之,黄闻煦被杀,大怒,督参政陈时明、分巡佥事纪常、参将崔嵩、韩选、白浃指挥种继勋率大军遇于石门,大战,破之。灵凤子印身先士卒,射死兴于阵,手斩之,人心大快,抚道旌赏,仍荐于朝,会宁大雷击死弃瞽父者,肌肉燋烂,衣服不损。
三十七年戊午,陇西北境黑气扑人,有物如狸,辄杀,人时谓黑眚,旬月始息。
神宗万历三年夏四月,番力咂犯阶州,执守备范延武,守备被执,番以刀挟之令跪,守备不跪,炙以火,守备大骂,番惧留之。
四年,分守陇右道,参议李维祯城巩昌,北郭巩郡居民住北郭者倍于城,居先是套部入犯,再至安会之郊郡城戒严,又城中无水,祯虑之,属有沿边修补城郭之命,祯毅然曰:予志也。遂刱拓新基,恢扩旧址,严立告戒,身自督查,期年工完,高深视大,城倍之岩,岩奕奕,足壮金汤。
四年春三月,分守参议刘伯燮、副总兵孙国臣兴师问罪,得力咂,诛之。大军以正月至阶,番入林榨路口,兵不得交,相持月馀,计无所施,咂忽遣番状,谢罪请降归国,臣议曰:师老矣,姑因之与和约,给赏南门,入西门,出杀六十五人,番始觉遁,执咂杀之,枭其首于番界。
十八年,海部大举入寇,逾临洮,掠渭源,游骑至郡西焦家铺,城中戒严。总兵刘承嗣、参将邓凤游击。孟孝臣、郭有先四将兵战于朱家山,败绩。敌遂深入,杀掳甚惨。秋九月,川部犯旧洮州,兵备右参政毕自严督同副将李国柱提兵躬禦却之,两川中皆番帐,侦探不能远,又烽火失传,以夜半猝至,故戍卒近番颇罹其害,严闻警驰至而副总兵李国柱率洮州兵亦至,相持数日,以大将军炮击之,始遁去。
四十八年秋七月,海川二部犯洮、岷,守道张士俊闻警驰赴,督兵将禦却之。八月,巩郡守刘文琦修理城郭,分督守禦以备警。
熹宗天启元年辛酉,牛生二麟麇身马足,其唇甚丹。乡民以为怪而弃之,邑令俾葬城南道左,建碑为麒麟冢。
七年丁卯,有五色祥气见于龟山之麓,自未及申而散。
怀宗崇祯四年辛未二月,通渭县己丑夜,龙现火光,自南而北。
六年癸酉冬十二月,西和地震,城垛尽塌,房屋半颓,压死邑民王孟讲等三十馀人。
七年甲戌二月,文县连雨。至三月朔日,色忽变绿黄,如薄蚀状,曀霾昏黑。咫尺之间,彼此不相识。是年五月初三日,流寇至临江驿,守备张外勋断桥拒之,贼窃渡上流,勋战死贼,乘胜驱进,官署民居俱成灰烬。八月,流贼寇掠通渭县,形势将危,忽西北云端有白气如偃月形,色邑人皆祷之关帝,贼遂遁去。
十二年己卯六月,通渭县雨雹害稼。
十三年庚辰,通渭、西河、伏羌、会宁、礼县自春至夏不雨,民饥相食,死者塞道。
十四年辛巳四月二十七日,文县地震最甚。六月,宁远大旱,人民饥死多半,通渭大雨雹,飞蝗蔽日。

巩昌府部杂录

《闻见录》:旧说武都紫泥用封玺,故诏有紫泥之名,今阶州,故武都也。山水皆赤为泥,正紫色,然泥安能作封,当是用为印色耳,又说武都为武王采地,文、成、康三州亦三王采地也,皆因以得名,虽无经见,其传亦古矣。
秦州伏羌城三都谷,有曹玮武穆与羌酋李遵战胜之地,羌人到今畏慑不敢耕,草木弥望,武穆以六月二十日生,邦人遇其日大作乐,祭于其庙云。

巩昌府部外编

《通志》:李知礼,陇西人,少趫捷善射,能骑乘兼工弹丸,所杀甚多,捕鱼不可胜数。贞观十九年,病数日即死,乃见一鬼牵马一匹大于俗间所乘之马,谓知礼曰:阎罗王追公乃令知礼乘马,须臾之间至王前,王约束云:遣汝讨贼必不得败,败即杀汝。有同侣二十四人向东北望贼,不见边际,天地尽昏,埃下如雨,知礼等败,知礼谓同行曰:王教严重,宁向前死,不可败归,知礼回马射三箭,诸贼稍退却,箭五发贼遂败,散事毕谒王,王遂释放,凡经三日,忽向西北出行,入一墙院,见飞禽走兽可满三四亩来索命,渐相逼近,曾射死一牝犬,直向前啮其面,次及身体,无不被伤,复见三大鬼各长丈馀,共剥知礼皮肉,分给禽兽其肉,剥而复生,生而复剥,如此三日,苦毒之甚,不可胜纪。事毕知礼回顾不见一物,遂踰墙南走,莫知所之。复有一鬼逐及知礼,乃以铁笼罩之,有无数鱼竞来唼食,食毕鬼遂去,鱼亦不见,其家旧供养一僧,其僧先死,来与知礼去笼,语知礼曰:檀越大饥,授以白物三丸如枣,令知礼啖之,应时而饱,乃云:檀越宜还家僧,亦别去,知礼所居宅,北见一大坑,其中有诸枪槊攒,植不可得,过见其兄女并婢赍箱,箱内有钱绢及饮食在坑东北,知礼心中谓此婢及侄女游戏意,甚怪之,回首北望,即见一鬼,挺剑直进,知礼惶惧委身投坑,遂得苏自初死至于重生,凡经六日后,问家中乃是侄女持纸钱绢及饭馔为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