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延安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四十五卷目录

 延安府部汇考五
  延安府田赋考
  延安府风俗考

职方典第五百四十五卷

延安府部汇考五

延安府田赋考

        《府志》府总
原额民地并安塞县,原无顷亩,因遭荒残,查粮无规,巡抚清查,通共地:三万五千一百二十三顷一亩二分一釐三毫八丝五忽四微。
共额徵本折粮:一十八万四千七十九石二斗四升九合九勺三抄五撮七圭,内
本色粮:一十二万四千九百四十九石二斗二升九勺九抄七撮五圭,内除。
抛荒召佃减纳粮:一万六百九十六石九斗四升三合一勺六抄四撮六圭五粟,止该。
折徵本色粮:一十一万四千二百五十二石二斗七升七合八勺三抄二撮八圭五粟。
折色粮:五万九千一百三十石二升八合九勺三抄八撮二圭。
共额徵银:一十二万二千三百七十五两三钱六分六釐四毫七丝八忽一微六纤;草八千六百七十八束一十一斤六两七钱八分,除荒外。实熟并开垦及自首民屯共地:一万三千二百一十六顷六十七亩六分六釐三毫二丝九忽。实徵并开垦及自首民屯本色共粮:三万三千四百二十六石八斗一升八合二勺三抄一撮六圭四粟六粒八颗。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民屯本色共草:一万八百八十四束八斤六两九钱一分九釐四丝三忽六微一纤五尘四渺,除存留外。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民屯起运兵饷共银:三万七千六百四十四两五钱六分二釐一毫六丝七忽九微六纤二尘六渺三漠。
肤施县
实熟地:一百二十二顷八十亩一分二釐二毫九丝七忽。
实徵本色粮:四百三十八石三斗六升九合一勺三撮五圭五粟七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九百三两三分八釐八毫一丝九忽三微七纤八尘一渺。
接收延安卫上下伍,实熟并开垦及自首共地:二百八十四顷九十八亩四分七毫。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共粮:一千三百一十二石七斗四合五勺二撮二圭二粟五粒一颗。实徵并开垦及自首共草:一千九百八十七束七斤七两二分一釐三毫二丝三忽九微八纤三尘四渺。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起运兵饷:一百九十一两三钱三分五釐三毫九丝六忽五微三纤七尘。
安塞县
实熟地:一百三十三顷四十三亩六分二釐五毫。
实徵本色粮:七百三十石五斗一升二勺七抄三撮四圭五粟。
实徵起运兵饷银:一千六十三两二钱三分一釐三丝一忽六微二纤九尘八渺。
甘泉县
实熟并开垦共地:二百八顷七十三亩一分四釐四毫。
实徵并开垦共本色粮:二百一十九石八斗七升三勺一撮五圭六粟三粒八颗。
实徵起运兵饷银:一百二十二两九分六釐四毫五丝五忽五微五纤八尘六渺三漠。
保安县
实熟地:五十六顷五十五亩五分二釐三毫。实徵本色粮:三百七十六石四斗六升五合九抄九撮三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三百九十七两九钱七分三釐八毫四丝三忽八微九纤六尘九渺。
安定县
实熟地:一百二十六顷一十九亩一分二釐六毫八丝二忽。
实徵本色粮:一百九十七石九斗一升一勺四抄四圭一粟三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三百五十九两六钱六分五毫二丝九忽二微六纤八尘六渺。
宜川县
实熟地:三百六十顷六十五亩八分一釐二毫五丝。
实徵起运本色粮:二千九十一石五斗七升九合七勺二抄八撮八圭七粟二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四千三两四钱一釐一丝八忽四微四纤七尘六渺。
清涧县
实熟并自首共地:五百六十九顷二十四亩一分五釐二毫。
实徵并自首共本色粮:一千三百六十五石七斗一升三合六勺六撮六圭四粟二粒。
实徵并自首共草:八百六十束二斤三两五钱九分三釐六毫。
实徵并自首起运兵饷银:一千八百七十二两三钱九分二釐二毫一丝八忽九微一纤五尘七渺。
延长县
实熟并开垦共地:五百八十九顷九十二亩四分九釐五毫。
实徵并开垦本色粮:一千一百三十八石六斗五升五合一勺七撮八圭九粟九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五百四十两一钱八分四釐七毫八丝二微二尘八渺。
延川县
实熟地:二百二十一顷五十亩四釐五毫。实徵本色粮:一千五百五十一石七斗一合五勺五抄二圭二粟一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一千三百四十二两六钱一釐二毫七丝四忽七微九纤八尘。
鄜州
实熟并开垦共地:六百八十顷六十六亩五釐九毫。
实徵并开垦共粮:三千五百一十三石一斗九升二合二勺七抄三撮九圭三粟八粒三颗。实徵起运兵饷银:五千二百七两六钱六分八毫二丝九忽六微七纤一尘九渺。
雒川县
实熟并自首共地:八百七十七顷二十二亩六分九釐四毫。
实徵并自首共粮:二千六百七十二石二斗三升九合八勺四抄四撮五圭九粒。
实徵起运兵饷并自首银:七千三百八十七两三钱二分七釐三毫三丝六忽四微八纤六尘八渺。
中部县
实熟地:七百五十四顷八十六亩四分九釐。实徵本色粮:九百五十九石三斗八升七合二抄一撮三圭二粟七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一千六百五十九两四钱二分六釐七毫九丝二忽六纤三尘六渺。
宜君县
实熟并自首地:四百七十九顷八十七亩七分七釐。
实徵并自首本色粮:六百七十二石四斗八升二合九勺四撮八圭八粟一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一千七百二十八两二钱六分三釐六毫七丝六忽九微八纤八尘六渺。
绥德州
实熟并自首共地:四百八十四顷五十一亩六分九釐九毫七丝八忽。
实徵并自首共本色粮:九百八石五升二合五抄二撮七圭五粟一粒一颗。
实徵并自首起运兵饷银:二千八十二两一钱九分八釐九丝八忽三纤七尘二渺。
接收绥德卫并各堡,实熟并开垦及自首共地:二千五顷三亩一分。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共本色粮:五千四百二十八石八斗二升四合八勺一抄四圭二粟一粒五颗。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共本色草:四千七百六十束七斤四两五钱五分七釐一毫一丝九忽六微三纤二尘。
实徵并开垦及自首,起运兵饷共银:一千六百九十五两八钱六分七毫五丝三忽一微八纤二尘五渺。
米脂县
实熟并自首共地:二百九十八顷二十八亩一分七釐九毫七丝二忽。
实徵并自首共本色粮:二千二百五十六石八斗五升五合四勺七抄六圭二粟四粒。
实徵起运兵饷银:一千三百五十三两六钱六分六釐六毫九丝一忽二微九纤七尘九渺。
葭州
实熟并开垦及糜粮共地:四百七十四顷五十七亩二分七釐三毫。
实徵本色并开垦共粮:一千七百二十四石五斗八升一合八抄三撮四圭六粟七粒。
实徵并开垦及糜粮共银:一千四百五十八两五钱一分二釐五毫三丝八忽七微六纤二尘八渺。
吴堡县
实熟地:二百六十五顷一十亩二分六釐一毫一丝。
实徵本色粮:八百七十六石四斗六升三勺七抄一撮九圭四粟二粒。
实徵本色草:一千九百四十一束八斤六两四钱六分。折价银:一十九两四钱一分四釐二毫一忽八微七纤五尘。
实徵起运兵饷银:三百五十一两七钱七分一釐七毫八丝九忽一微八纤一尘三渺。
神木县
实熟并糜粮共地:五百一十顷三十三亩五分五釐四丝。
实徵本色粮:一千三百三十六石五斗三升九合四勺三抄。
实徵本色草:三千二百一十七束八斤一十三两八钱。
实徵并糜粮共银:八百七十五两三钱五釐八毫七丝六忽二微四纤四尘。
府谷县
实熟并糜粮及自首共地:一千二十八顷六十亩三釐。
实徵本色粮:一千三百四石九升一合五勺五抄三撮四圭三粒。
实徵起运并糜粮共银:二千三十六两八分二釐四毫八丝五忽五纤一尘九渺。
府属原额屯地并续报糜粮共地:五万一千七百一十顷五十亩一分四釐七毫六丝。额徵本色粮:七万五千七百四十八石七斗九升二合。本色草:四万七千四百六十八束三斤零。折色糜粮:一千三百七十六石一斗三升二合。每石折银:六钱共银八百二十五两六钱七分。地亩马价铁料均徭九釐,糜粮养廉、地租共银:五千五百四十四两二钱四分一釐二毫八丝八忽五微六纤四尘,除荒外。
实熟地:五千一百九十四顷六亩五分。应徵本色粮:七千九百九十七石二斗八升四合四勺七抄九撮一圭七粟二粒二颗。
应徵本色草:七千九百六十四束一十四斤八钱一分七毫八丝。
折色糜粮:一千三百七十石五斗九升二合四勺。折银:八百二十二两三钱五分五釐四毫四丝。地亩马价均徭,铁料九釐,糜粮养廉,地租共银:一千四十五两七钱九分九釐五毫二丝六忽七微六纤四尘四渺。
又绥德卫熟地内泒、徵马价九釐,军器料价存留等项银:一千七百五十四两八钱七分七釐二毫一丝四忽三微六纤七尘,外。
绥德卫熟地、内遇闰,加银:八十七两四钱九分八釐四丝九忽八微七纤二尘。
延安卫原额屯地:三千七十二顷六十六亩八分;粮一万四千五百七十一石七斗零。
草:二万二千四十一束;坐派延丰等仓上纳马价等银:六百二十六两二钱一分零;今裁并肤施县而地之近边者,则属之于西路各堡。龙州堡实熟屯地:八顷八十四亩;粮四十二石四斗七升零。
草六十四束。
镇靖堡实熟屯地:一十六顷三十六亩;粮七十八石五斗九升。
草一百一十九束。
镇罗堡实熟屯地:一十顷七十四亩五分;粮五十一石五斗九升四合。
草七十八束零。
靖边所实熟屯地:三十顷一十一亩,粮一百一十七石三升零。
草一百六十八束零。
宁塞堡实熟屯地:二十五顷五分,粮一百二十石七升零。
草一百八十三束。
东路柏林堡原额糜地:二十七顷一十亩;粮五十四石三斗;折徵银三十二两五钱二分。大柏油堡原额糜地:二十一顷七亩;粮四十二石一斗四升;折徵银二十五两二钱八分二釐。神木营原额糜地:四十四顷九十二亩;粮三十四石三斗八升;折徵银四十四两六钱二分八釐。
永兴堡原额糜地:三十七顷四十六亩五分;粮七十四石九斗三升;折徵银四十四两九钱五分八釐。
以上四营堡,今归并神木县。
镇羌堡原额糜地:二十五顷,粮五十石八斗一升,折徵银三十两四钱八分六釐。
孤山堡原额糜地一百四十一顷七十三亩八分零,粮二百七十三石八斗七升六合零,折徵银一百六十四两三钱二分零。
木瓜园堡原额糜地九十三顷七十亩五分,粮一百七十九石八斗六升,折徵银一百七两九钱一分六釐。
清水营堡原额糜地八十顷五十一亩五分,粮一百五十三石三斗八升,折徵银九十二两二分八釐。
黄甫川堡原额糜地一百五十八顷二十六亩五分,粮三百一十石四斗二升五合,折徵银一百八十六两二钱五分五釐。
以上五堡归并府谷县。
高家堡原额新增地五十顷九十五亩二分,内除荒地三十五顷一十三亩七分。
实熟地:一十五顷八十一亩五分,每亩徵粮二升,共粮三十一石六斗三升。
草四十八束。
绥德卫原额屯地五千七百分一顷二十亩,该地六千八百四十顷,除右所姜杨二百户屯地,筑边弃入夹道,内并百户裁去。
共实在屯地六千六百三十六顷,内杂清涧绥德吴堡,为下屯。北自米脂葭州以东,尽威武,距镇城内鼓楼界为上屯,每分各百科,粮草不等,共徵粮一万七千七百六十六石五斗五升九合一勺。
徵草二万二千二百七束。明成化中,增马价银二百九十六两九钱一分;万历末,加徵九釐银七十一两五钱七分一釐零;军器银二百七十五两六钱四釐;均徭银一千一百二十九两一钱七分七釐零;均徭无定额,每岁本卫酌其经费多寡,详巡抚批允,开徵减马价十八两四钱八分六釐。
实徵马价银二百七十八两五钱二分四釐。皇清顺治年间,题免荒地五千一百五顷五十二亩。
康熙三年,本卫实熟地一千五百三十九顷六十二亩四分;徵粮四千一百四十九石九斗二升一合二勺零。
草五千二百二束六斤零。
马价,九釐,军器均徭诸项银俱仍旧额。
内实熟屯地:四百六十七顷六十五亩三分零。徵粮:一千三百三十二石六斗六升九合。草二千六束五斤零,属本卫新健仓徵收。又上三屯实熟地:四百顷四十六亩一分零;徵粮一千四十石四斗七升零。
草一千二百四十一束零,属本卫经历司徵收。纳镇城广有仓,馀分属之于中路各堡。
保宁堡实熟屯地:七十八顷六十六亩;徵粮二百二十七石三升四合零。
草二百六十五束六斤零。
双山堡实熟屯地:一百二十五顷一十八亩,徵粮三百五十二石八斗五升零。
草四百一十九束五斤零。
鱼河堡实熟屯地:一百四十五顷五十一亩七分,徵粮三百六十四石二斗九升零。
草四百三十束六斤零。
响水堡实熟屯地:一百四十八顷六十三亩四分零,徵粮三百二十三石二斗四升二合零。草三百六十束七斤零。
波罗堡实熟屯地:五十七顷六十三亩,徵粮一百四十九石八斗八升一合零。
草一百九十五束三斤零。
怀远堡实熟屯地:五十七顷二十七亩,徵粮一百六十三石八斗一升六合零。
草一百九十一束四斤零。
威武堡实熟屯地:七十七顷二十四亩;徵粮二百四十二石三斗七升一合零。
草二百五十七束一十四斤零。
清平堡实熟屯地二十七顷八十四亩五分,徵粮八十二石八斗二升四合零。
草九十三束七斤零。
界北新增原额屯地:四百七顷三亩,粮一千一百九石六斗六升零。
草二千一百二十束。
九釐银:一百八十四两九分八釐零;顺治年间,题免荒地二百六十顷四十一亩,今成熟地一百四十九顷九十二亩,粮四百四石一斗四升八合零。
草七百四十五束一十五斤零。
九釐银:一百五十五两九钱六分零。
夹道糜粮地:旧四千五百六十三顷二十二亩,在界石北马路南,与草场相参,官给牛具,每岁照牛徵租。明万历中,徵粮至九千七百九十七石二斗二升,后改本色为折色,以充抚赏之不敷及明季屡荒熟者,百不存一,今中路各堡则熟地七十顷五十亩;徵银八十两一钱五釐零。西路各堡则熟地:二百四十五顷九十八亩七分,徵银一百七十四两九钱三釐零。
附盐法
延安府属,行盐十三州县、十三营堡、花马大池。原额盐引一万四千四百道,课银二千二百四十六两四钱。康熙十五年,每引加增银五分,共增银七百二十两,十七年,遇闰加引一千二百张,加课银二百四十七两二钱。
肤施县原额盐引八百六十四张,课银一百三十四两七钱八分四釐,加增银四十三两二钱,共银一百七十七两九钱八分四釐,遇闰加引七十二张,加课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安塞县原额盐引一千八张,课银一百五十七两二钱四分八釐,加增银五十两四钱,共银二百七两六钱四分八釐,遇闰加引八十四张,加课银一十七两三钱四釐。
甘泉县原额盐引七百二十张,课银一百一十二两三钱二分,加增银三十六两,共银一百四十八两三钱二分,遇闰加引六十张,加课银一十二两三钱六分。
保安县原额盐引一千八张,课银一百五十七两二钱四分八釐,加增银五十两四钱,共银二百七两六钱四分八釐。遇闰加引八十四张,加课银一十七两三钱四釐。
安定县原额盐引八百六十四张,课银一百三十四两七钱八分四釐,加增银四十三两二钱,共银一百七十七两九钱八分四釐。遇闰加引七十二张,加课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宜川县原额盐引一千二百九十六张,课银二百二两一钱七分六釐,加增银六十四两八钱,共银二百六十六两九钱七分六釐。遇闰加引一百八张,加课银二十二两二钱四分八釐。清涧县原额盐引七百二十张,课银一百一十二两三钱二分,加增银三十六两,共银一百四十八两三钱二分。遇闰加引六十张,加课银一十二两三钱六分。
延长县原额盐引八百六十四张,课银一百三十四两七钱八分四釐,加增银四十三两二钱,共银一百七十七两九钱八分四釐。遇闰加引七十二张,加课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延川县原额盐引一千一百五十二张,课银一百七十九两七钱一分二釐,加增银五十七两六钱,共银二百三十七两三钱一分二釐。遇闰加引九十六张,加课银一十九两七钱七分六釐。
鄜州原额盐引一千一百五十二张,每引纳课银一钱五分六釐,共课银一百七十九两七钱一分二釐,加增银五十七两六钱,共银二百三十七两三钱一分二釐。遇闰加引九十六张,加课银一十九两七钱七分六釐。
雒川县原额盐引一千五百八十四张,课银二百四十七两一钱四釐,加增银七十九两二钱,共银三百二十六两三钱四釐。遇闰加引一百三十二张,加课银二十七两一钱九分二釐。中部县原额盐引八百六十四张,课银一百三十四两七钱八分四釐,加增银四十三两二钱,共银一百七十七两九钱八分四釐。遇闰加引七十二张,加课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宜君县原额盐引八百六十四张,课银一百三十四两七钱八分四釐,加增银四十三两二钱,共银一百七十七两九钱八分四釐。遇闰加引七十二张,加课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
龙州堡原额盐引七十二张,课银一十一两二钱二分二釐,加增银三两六钱,共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遇闰加引六张,加课银一两二钱三分六釐。
镇靖堡原额盐引一百四十五张,课银二十二两六钱二分,加增银七两二钱五分,共银二十九两八钱七分。遇闰加引一十一张,加课银二两二钱六分六釐。
镇罗堡原额盐引一百三十张,课银二十两二钱八分,加增银六两五钱,共银二十六两七钱八分。遇闰加引一十一张,加课银二两二钱六分六釐。
靖边所原额盐引一百一十六张,课银一十八两九分六釐,加增银五两八钱,共银二十三两八钱九分六釐。遇闰加引九张,加课银一两八钱五分四釐。
宁塞堡原额盐引七十二张,课银一十一两二钱三分二釐,加增银三两六钱,共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遇闰加引六张,加课银一两二钱三分六釐。
柳树涧堡原额盐引一百一十五张,课银一十七两九钱四分,加增银五两七钱五分,共银二十三两六钱九分。遇闰加引九张,加课银一两八钱五分四釐。
旧安边堡原额盐引二百五十三张,课银三十九两四钱六分八釐,加增银一十二两六钱五分,共银五十二两一钱一分八釐。遇闰加引二十二张,加课银四两五钱三分二釐。
新安边堡原额盐引七十二张,课银一十一两二钱三分二釐,加增银三两六钱,共银一十四两八钱三分二釐。遇闰加引六张,加课银一两二钱三分六釐。
砖井堡原额盐引二百五十三张,课银三十九两四钱六分八釐,加增银一十二两六钱五分,共银五十二两一钱一分八釐。遇闰加引二十二张,加课银四两五钱三分二釐。
定边所原额盐引一百七十六张,课银二十七两四钱五分六釐,加增银八两八钱,共银三十六两二钱五分六釐。遇闰加引一十五张,加课银三两九分。
三山屯原额盐引一十四张,课银二两一钱八分四釐,加增银七钱,共银二两八钱八分四釐。遇闰加引一张,加课银二钱六分。
饶阳屯原额盐引七张,课银一两九分二釐,加增银三钱五分,共银一两四钱四分二釐。遇闰加引一张,加课银二钱六釐。
盐场堡原额盐引一十五张,课银二两三钱四分,加增银七钱五分,共银三两九分。遇闰加引一张,加课银二钱六分。
马湖峪三眼泉周田塞盐,即碎金驿盐也。汉桑弘羊大农部丞隶上郡之独乐盐官。宋改独乐为永乐,在今鱼河堡碎金驿康家湾之南,隶鱼河堡计盐锅起税,每熬盐锅一口,岁徵盐十二斤,共锅八百二十八,面该盐九千九百三十六斤,徵解榆林,卫为赏夫匠支用盐地,每亩税银九釐,共地一百五十四顷五十七亩六分,该银一百三十九两一钱一分九釐,徵解榆林通判衙门为榆林卫儒学廪生,馔粮支用,今俱裁充兵饷。
神木、府谷二县及东路各堡俱行鱼河堡票税,神木县领票五百五十张,额徵银三十三两;府谷县领票四百二十张,额徵银二十五两二钱,除荒外,岁徵银一千三百六十两零,充饷城堡厅印,给小票行之,名曰票税。

延安府风俗考

        《府志》本府
《隋书》:人性躁劲,风气果决,尚淳质,好俭约,丧祭婚姻率近于礼。
《图经》:勤稼穑,尚鬼神。以射猎为先,名将多出。《通志》:人勤稼穑,俗尚鬼神,不崇侈靡,颇习法程。国风秦俗尚武,有车辚驷、铁小戎、无衣诸章。《旧志》:尚气概,先勇力。延民有四美:一结姻不论财,耻攀势利,罔争聘礼;一交友多重义,武人
行阵,不避生死,文士隔境联社后,先相接引;一思先时尽哀,每遇佳节,门前焚楮,继之以哭;一好善勤施舍,即贫乏者,闻修庙设醮,亦必喜输有。一病曰惰,流水可以灌田而惰于疏浚,閒田可以树木而惰于栽植,女惰蚕织,男惰经营而常忧衣食之艰。中部、宜君、雒川境近西安,习俗勤俭而重农,妇女间有织纺者,清涧、绥德、葭州、神木府、谷吴堡境近晋,习俗颇俭,且近边尚刚武。
保安县 民风醇朴,厌恶繁华,赋税急公筐篚恐后,人物仪容之雅,专以耕耘为业,荒盗后,人民逃亡,野成豺狼之薮,城为瓦砾之场,明延郡同知费自振诗云:百叠荒山始一村,村中破屋昼关门。丈夫越境办徭赋,儿女沿沟觅菜根。淅淅朔风吹塞草,萧萧槐影伴黄昏。自惭补救无长策,极目苍苍欲断魂。道其实景。
清涧县 尚气概,先勇力。多畜牧,少寇盗,婚不论财,丧不事佛,民务农桑,士崇学问,大率厚重质直,以俭约为上。
延川县 人勤稼穑,俗尚鬼神,不崇侈靡,颇习章程,性朴少文质,任自然,差有三古遗风。鄜州 仕尚勇退而贱乾没,民怀法守正,寡嚣讼,地僻土瘠,男拙于服贾,女慵于绩纺,而婚丧俭朴,有古先王之遗风焉。鄜自兵燹后,妇女多绩纺者,但为布不能多,祗以自蔽其体,不惟不能出鄜境,且不能出村落也。大率业农者,十之九。
雒川县 秦风纵劲,周俗惟淳。
宜君县 地瘠民疲,礼崇俭约。
绥德州 地近边陲,俗尚强悍,男苦耕稼,女不织纺,士习儒雅,英才辈出〈按馀州县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