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陕西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陕西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四百八十九卷目录

 陕西总部汇考
  陕西建置沿革考
  陕西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陕西星野考
  陕西赋役考
  陕西兵制考

职方典第四百八十九卷

陕西总部汇考

陕西建置沿革考

       《通志》禹贡舜置十二牧,雍州其一也,周文武都酆镐为王畿,及平王东迁雒邑以岐酆之地,赐秦襄公乃为秦地。至孝公作为咸阳,筑冀阙徙都之故谓之秦川,亦曰:关中。始皇置四十郡在陕西者,曰:内史、北地、上郡、九原、陇西、汉中凡六郡。秦灭项籍分其地为三国曰雍、曰塞、曰翟,谓之三秦汉都于此。分置左右内史,后改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为三辅,置司隶校尉领之又,以其地西偏置凉州部,刺史察举陇西等郡,而不常所治。东汉时,复置雍州、寻罢其司隶校尉统三辅如故。魏分河西为凉州,陇右为秦州三辅,仍属司隶。后平蜀分汉中,置梁州。晋省司隶为京兆郡。悯帝之末,刘聪、石勒、苻坚姚苌、相继窃据及姚泓,为宋武帝所灭。寻属赫连勃,勃后,魏以其地置北秦、雍、南秦三州,有古雍州之地,其得汉中亦曰:梁州,迨西魏复置京兆尹。后周因之,隋置司隶,刺史分部巡察。唐分置十部,置京畿等四道,采访处置使,而京畿道治京城关内道,以京官领陇西道治西平山,南西道治汉中,复改采访为观察,其治仍旧。宋初,置陕西路,复置永兴鄜延环,庆秦凤泾原熙河六路,经略安抚司,并以守臣兼领。又置提点刑狱司治凤翔,金分陕西为五路,京兆为东路,置都总管府。元置十路,置陕西等处,行中书省治安西路,又置陕西汉中道肃政廉访司于凤翔,置甘肃等处行中书省及河西陇北道,肃政廉访司于甘州。明初为陕西行中书省,洪武九年改承宣布政使司领,西安、凤翔、平凉、庆阳、延安、巩昌、临洮、汉中八府兴安一州置都指挥使,司行都指挥使,司领各卫所。置按察使司分关内、关西、关南、陇右、西宁河西六道兼察诸府州卫所三司,并治西安。而行都司则分治甘州,

皇清初因之康熙二年,分左右布政,左布政司仍驻
省城,分管西、延、凤、汉四府兴安一州。右布政司驻巩昌府,分管平、庆、临、巩四府及河西宁夏各卫所,又增设按察司使一员,驻劄分管,亦如之裁卫十六所六十九。

陕西疆域考

         《通志》陕西疆域图

东至河南阌乡县界三百一十里,
西至生番族界,
南至四川巴县界一千六百里,
北至黄河千馀里,古蓝州界连贺兰山界,东南至湖广郧西界,
东北至沙漠界一千六百里,
西南至上丹堡生番族界,
西北至西番界三千六百里,连亦不剌山界,脱欢山界。
省城西安府西三百六十里为凤翔府,
南六百八十里为兴安州,
西南一千二百里为汉中府,
北七百四十里为延安府,
北一千五百里为榆林卫,
西北七百里为平凉府,
西北一千二百里为巩昌府,
西北一千六百七十里为临洮府,
西北六百里为庆阳府,
西北一千六百里为靖远卫,
西北二千七百里为岷州卫,
西北一千五百里为洮州卫,
西北八百一十里为固原镇,
西北一千四百里为宁夏镇,
西北二千四百里为陕西行都司。

形胜附

荀子其国塞,险形势便,山林、川谷美天材之利,多是形胜也。
国策西有巴蜀、汉中之利,北有胡貊代马之用,南有巫山黔中之限,东有殽函之固,地势形便,此所谓天府天下之雄国也。
范睢对秦昭王曰:大王之国,四塞以为固北有甘泉谷口,南带泾渭,右陇蜀,左关坂,此王者之地也。
《汉书》被山带河,四塞为固。《通鉴》《地理通释》苏秦说秦惠王曰:秦四塞之国,被山带渭,东有关河,西有汉中,南有巴蜀,北有代马,此天府也。

陕西星野考

         《通志》分野
禹贡雍州之域,东井舆鬼为鹑首之次,北斗枢为雍州,于辰在未属。秦分春秋,元命苞东井鬼宿分为秦。《史记·天官书》东井舆鬼,雍州之分。前汉《地理志》:自井十度至柳三度,鹑首之次乃秦之分。后汉《律历志》谓井十二度至鬼五度为秦分,费直分井十二度至柳五度,蔡邕分井十度至柳三度为鹑首,当秦之分野。晋《天文志》自井二十七度至鬼柳,鹑火之次属秦。分《唐志》东井舆鬼鹑首也,自汉三辅及北地上郡。安定西自陇坻至河右西南,尽巴蜀汉中之地,及西南夷犍为越巂、益州郡,极南河之表,东至牂牁古秦梁豳芮丰毕。骀杠有扈,密须庸蜀羌髳之国,东井居两河之阴,自山河上流,当地络之西北舆。鬼居两河之阳,自汉中东尽华阳,与鹑火相接,当地络之东南,鹑首之外云汉潜流而未达,故众星在江河上源之西,弧矢犬鸡皆徼外之备也。西羌、吐番、吐谷浑及西南,徼外夷人皆占狼星,明清类《天文分野书》,井鬼在未自井,九度至柳三度,属秦分雍州,则陕西、永兴、凤翔、凤陇邠丹同华耀坊,延鄜宁环庆泾,原荣渭仪成阶金岷,秦熙河、德顺镇、戎保安,通远西川之成都,兴元蜀邛嘉眉荣戎泸,渝涪黔忠合昌资,普简夔万果,遂汉彭、威彭、茂绵、梓龙、文兴利剑渠开,达蓬巴阆集,洋壁、云安、怀安、永宁、富顺、陵井、大宁广安、南平及西夏之西偏秦凤之西北。西川之西并,其西南诸夷之地,皆秦分也。《旧志》梁州主觜参,又云东井舆鬼兼翼轸之分野,以其界秦楚之交也。
躔次
凉州入箕十度,上郡北地入尾十度,安定入营室一度,天水入营室八度,陇西入营室四度,酒泉入营室十一度,张掖入营室十二度,武都入东璧一度,金城入东璧四度,武威入东璧六度,敦煌入东璧八度,益州入参七度,汉中入参九
度。
国星
斗一至四为魁魁,一星曰:天枢,天市垣西列十一星,其第六星曰:秦。女十二国星,周东南北二星曰:秦。五车五星其次舍在毕,西北一星主秦。
五星
鹑火实沉以负西海,主于华山、太白位焉。北方水位自河曲、黄甫川西,经榆林至宁夏,又西经兰州踰河,至嘉峪关四千馀里,得水位之半占验。
井八星在河中,石氏谓之东井,张衡云主水衡事,王者用法平则井明,而端列钺一星附井前,主伺淫奢而斩之,动摇则天子将用钺于大臣。南北两河各三星,分夹井主关梁北河,星不见则北道不通,南亦如之。天樽三星在五诸侯南,主给贫馁。明则丰诸侯。五星在井东北,主治阴阳,察得失。明大泽润则天下治积水。一星在北河,北不见为灾积薪。一星在积水东,金火守之大旱。水府四星在井西南水官也,水位四星在井东,俱主水衡,移近北河或水火客星守犯,则国没为江河,四渎、四星在井南、江淮、河汉之精也,明大则水泛溢,军市十三星在参东南,客星及金火守之,军大饥野鸡。一星在军市中,动摇为兵灾,移出则诸侯兵起。军市西南二星曰:丈人,丈人东二星曰:子,子东二星曰:孙,相扶而居,不见为灾阙,丘二星在南河东,金火守之,兵战阙下。狼一星在井南角,而变色动摇,盗贼作弧矢。九星在狼东南,常向狼动摇,或引满则兵大起。老人一星在弧南一曰:南极,明则人主寿昌,天下安宁。鬼二度为日月五星之中,道四星册方中央,一星曰:积尸,亦曰:积气,一曰:鈇质,张衡云主祠事,又主视明察奸谋。鬼星明大谷,成动移则人愁,政令急。积尸摇动则疾病、鬼哭、人荒。爟四星在轩辕西,主烽火明大,动摇芒角则边亭警急。天狗七星在鬼西南,移徙则兵起,金火守之,则人相食。外厨六星在柳南,金火守之则兵起。天社六星在弧南,明则吉天。纪一星在外厨南,主知禽、兽、齿岁,金火守之禽兽多死。

陕西赋役考

《通志》陕西东布政司,辖西延凤汉兴四府一州。〈废藩王田等附〉
原额民地三十八万九千八百四十三顷七十七亩四分八釐三毫七丝四忽二微二纤六尘。各地徵粮不等,并兴安州属紫阳县,地亩系山坡难以丈量,亩数共额徵本折粮一百二十六万四千一百四石二斗一升六合二勺四抄三撮八圭八粟六粒,内本色粮一十三万三千七百三十二石一斗三升六合八勺五撮五圭六粟,内除抛荒减纳粮一万六百九十六石九斗四升三合一勺六抄四撮六圭五粟。止该折正本色粮一十二万三千三十五石一斗九升三合六勺四抄九圭一粟。折色粮一百一十三万三百七十二石七升九合四勺三抄八撮三圭二粟六粒。各徵粮不等,并王附马耔粒共额徵银一百五十三万四千一百六十五两五钱六分四毫二丝二忽一微八纤三尘二渺。内除西安府属高陵、富平、三原免派站支铺陈银八百一十两八钱三分九釐一毫。六丝实额徵银一百五十三万三千三百五十四两七钱二分一釐二毫六丝二忽一微八纤三尘二渺。本色草八千六百七十八束一十一斤六两七钱八分,内除荒外。
实熟地二十六万九千八百三十四顷九十一亩二分八釐三毫五丝八微六纤。
该徵本折粮九十六万四千四百四十石一斗七升九合四勺五抄五圭六粒五颗。内本色粮三万二千三百二十石九斗二升九合七抄三撮一圭二粟。本色官学仓粮五千七百一十一石二斗七升二合五勺三抄四撮九圭八粟二颗。
该折徵银三千七百八十三两七钱八分六釐六毫六丝二忽四微三纤一尘六渺。折色粮九十二万一千四百七石九斗七升七合八勺四抄一撮四圭六粒三颗。
该徵银一百二十三万九千一百三十一两六钱七分三釐六毫六丝七忽七微九尘九渺五漠。本色草五千九百三十八束一十一斤一十两三钱四分。
外西安府属新收、续收并勋田等项共地四百三十一顷三十八亩九分二毫八丝并租课等项。
共该粮三千四百八石八升九合九勺三抄二撮四圭五粟七粒。
折徵银三千三百四十三两四钱八分一釐九毫七微七纤三尘五渺。
又西安府属勋田民色粮五斗七升九合无荒。实在户六万八千七百二十一户。
实额民丁二百六十七万五千四十七丁并匠。价共银三十一万二千四百两五分四釐六毫,五丝二忽九微七纤七尘四渺内除优免匠价。逃亡外实活丁二百一十八万五千五百二十丁半。该徵银二十万九千七百六十六两一钱四分五釐五丝八忽九微四纤三尘三渺。原额徵徭银一十五万二千二百六十四两八釐八毫六丝七忽七纤三尘九渺,除荒外。实徵银一十一万九千八百五十两八钱七分九毫六丝六忽九微七纤三尘五渺。
外遇闰地丁内加银二万五千五百两五钱三分五釐七丝五忽四微六纤六尘,除荒外。实徵银一万七千九百七十四两九钱七分五釐一毫四丝七忽五微六纤二尘五渺五漠。废秦韩瑞郑四藩原额废,藩本折赡赐烟庄目置王田共地九千八百六十八顷四十三亩七分七釐八毫五丝七忽,又山坡山场栗柿竹等园五百二十一处,段山场内地一十一分无顷亩,内秦藩坐落镇安县,山坡山场二处原报俱荒内各年续开垦熟地五顷一十八亩九分八釐六毫九丝,每亩起科不等,共科折色粮三石四斗五升七合六勺九抄六圭六粟四粒。应徵折色银一十一两三钱八分九釐八丝八微八纤七渺,收入折色后,项粮内庄基二百三间二十七丈八尺。山坡竹枝、五坡鲜笋五百把,竹园三处,栗园四处,水碾磨一十八合,随磨地井。庄基地一顷一十四亩九分四釐二毫,水渠一道,纳课房九百五十三间。店房四处各徵不等,共额徵。本色粮五万二千九百五十四石八斗四升七合五勺八抄八撮五圭一粟九粒。
折色粮一十三石四斗五升七合六勺九抄六圭六粟四粒折徵银一十三两七钱八分九釐八丝八微八纤七渺。
折色地租房课并竹笋价银七千五百九十七两一钱八分四釐六毫八丝。
二项共银七千六百一十两九钱七分三釐七毫六丝八微八纤七渺,黄丝一斤八两,花椒一十斤,柿花二十六朵八十六个,柿子一千个,棉花一千四百七十五斤七两六钱,栗果五斗,山纸四十八刀,麻一百二斤,棉布二丈五尺,清油七十斤,内除荒外。
实徵熟地八千八百二十一顷四十六亩七分九釐二毫八丝一忽二微,又山坡山场四百二十六处,段山场内地一十一分,山坡山场三处,无顷亩内。镇安县续开垦过秦藩山坡山场二处,内熟地五顷一十八亩九分八釐六毫九丝,每亩起科不等,共科折色粮三石四斗五升七合六勺九抄六圭六粟四粒。应徵折色银一十一两三钱八分九釐八丝八微八纤七渺,收入折色后,项粮内庄基二百三间二十七丈八尺山坡竹枝五坡,鲜笋五百把,折银九十两入于后,项实徵银内栗园四处,水旱碾磨一十三合随磨井,庄基地一顷一十四亩九分四釐二毫,水渠一道,纳课房八百六十九间,半各徵不等。共徵本色粮四万六千九百九十八石六斗六升七合三勺七抄四撮一圭七粟四粒,内除韩藩坐落凤翔府,属本色粮二十四石六斗二合一勺四抄五撮八圭,奉文照民亩起科,每石折银一两七钱二分八釐一毫九丝九忽九微,共折色银四十二两五钱一分七釐四毫二丝八忽,收入折色项内止实徵,本色粮四万六千九百七十四石六升五合二勺二抄八撮三圭七粟四粒。
折色粮三十八石五升九合八勺三抄六撮四圭六粟四粒。
折色银五十六两三钱六釐五毫八忽八微八纤七渺。
折色地租房课银六千八百九十七两三钱五
分六毫。
二项共折色银六千九百五十三两六钱五分七釐一毫八忽八微八纤七渺。
棉花一千四百七十五斤七两六钱,柿子一千个,棉布二丈五尺,清油七十斤。
新增租粮五百九十二石一斗三升三合六抄。新增租银一十八两七钱六分九毫六丝。原额栗果五十一石七斗,内除荒外。
实徵栗果四十三石七斗中栗二石七斗,新垦中栗四石,柿花一百二挂零四十个,内除大人占去外。
实徵柿花五十六挂零四十个,又进新核桃一石五斗,西瓜一百六个,线米二石,黄米六斗三升,鲜枣一石八斗,通共折价银一百一十四两二钱八分二釐五毫。
新增栗果一升五合,折价银三分九釐,又银二两。原额王田校尉丁二十三丁每丁徵银一钱二分,共徵银二两七钱六分。〈外开山等十驿本折银粮缅数详载汉中废藩后〉
原额屯地共九万四百四顷四十亩九分五釐七毫五丝八微额徵,本色粮二十四万六千九百五十六石四升七勺二抄四圭八粟,内除潼关卫无地虚悬。粮一百九十石二斗八升八合五勺止该粮二十四万六千七百六十五石七斗五升二合二勺二抄四圭八粟,本色草四万七千四百六十八束三斤一十三两。折色粮五万七千八百七十七石七斗五升四合九勺九抄二圭,折布银一万二千一百五十四两三钱二分八釐五毫四丝七忽九微四纤二尘,折色糜粮一千三百七十六石一斗三升二合四勺,折银八百二十五两六钱七分九釐四毫四丝,丁条马草等项共银二万四千一百七十三两四钱六分三釐七毫二丝九忽八微五尘九渺,内除潼关卫无地虚悬。折色银二十四两四钱九分三釐止该银二万四千一百四十八两九钱七分七毫二丝九忽八微五尘九渺,除抛荒外。
实熟屯地三万八千九百四十七顷七十亩一分九釐七毫五丝二忽八微七纤六尘应徵。本色粮一十五万七千二百六十石七斗四升六合一勺五抄二撮九圭三粟二颗,内除凤、翔、兴、安各州县摘徵。折色粮一千三百四十三石三斗九升一合七勺五抄五撮二圭七粟八粒,旧例折银八百九十三两八钱六分六釐三毫八丝一忽五微二尘九渺,收入后项银两内讫,又除兴安各州县谷粮一千二百六十三石六斗四升八合,每粮一石折徵米五斗,共徵米六百三十一石八斗二升四合,除谷收米。总计实徵本色粮一十五万五千二百八十五石五斗二升三勺九抄七撮六圭五粟二粒二颗,本色草七千九百六十四束一十四斤八钱一分七毫八丝,折色粮四万九千六百八十一石四斗五升五合四撮二圭折布银一万四百三十三两一钱五釐五毫五丝八微八纤二尘。折色糜粮一千三百七十石五斗九升二合四勺折银八百二十二两三钱五分五釐四毫四丝。丁条马草并潼关卫折色等项银一万七千三百九十一两一钱二分八釐三毫七丝八忽二微二纤二尘八渺,又收凤、翔、兴、安摘徵粮折银八百九十二两八钱六分六釐三毫八丝一忽五微二尘九渺,又收延安、绥德卫熟地、内泒、徵马、价九、釐军器、料价、存留等项银一千七百五十四两八钱七分七釐二毫一丝四忽三微六纤四尘。
外遇闰加银八十七两四钱九分八釐四丝九忽八微七纤二尘。
原额零星地二十三顷二十五亩三分七釐应徵银一百一十六两二钱一分四釐二毫八丝,一额外首报及河滩实徵地六顷七十四亩八分五釐。应徵本色粮二十四石一升八合,折色粮四斗九升三合,折布银一钱三釐五毫三丝丁条马草银一钱一分九毫二丝五忽。
屯地集税、停免、火食共银六十四两六钱一分五釐一毫。
原额屯丁一十万四千六百四十四丁应徵银九千三十五两六钱七釐八毫七丝七微。新增编审丁六千四百六十丁应徵银七百七十六两三钱六分二釐四毫一丝六忽四微,除逃亡外。
实在丁一十万五千五百六十五丁,应徵银九千二百六十七两二钱一分二釐四毫三丝七
微。
外遇闰加银四十八两五钱五分九釐五毫七丝三忽五微,
原额长解银四百一两四钱,
外遇闰加银三十二两二钱,
原额屯丁银二十二两一钱一分三釐四毫,除荒外。
实熟银八两一钱八分三釐五毫,
陕西西布政司辖平、庆、临、巩四府〈废藩王田等附〉原额民地二十五万三千二百一顷四十六亩三分七釐二毫四丝三忽四微,内庆阳府,属安化、真宁二县,原额大亩地六千四百五顷五十亩三分八釐八毫,据该府册报:大亩折小亩地二万三千九百四十六顷五亩八釐九毫六丝九忽共地三万七千三百七十九顷一十一亩三分三釐六毫六丝九忽,又合水县原额地亩,山多地险难以丈量,后据该府册报:照粮科地四千五百九十二顷八十二亩四分,通共地二十七万五千三百三十四顷八十三亩四分七釐四毫一丝三忽四微,各地徵粮不等。
共徵本折粮四十四万二千八百四十三石六斗四升三勺六抄九圭九粟,内本色粮七万七千五百九十二石七斗七升六合四勺八抄四撮八圭,内除抛荒、召佃、减纳粮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七石三斗五升五合五抄四撮四圭二粟五粒,止该折正本色粮六万六千三百六十五石四斗二升一合四勺三抄三撮三圭七粟五粒,折色粮三十六万五千二百五十石八斗六升三合八勺七抄六撮一圭九粟。
共徵银四十五万一千六百四十五两一钱一分三釐三毫二丝八忽二微四纤一尘五渺,本色草一千九百九束六斤一十四两九分七釐八毫,又临洮府旧全书内,原额未载,全应入额草一千二百五十六束二十斤一十一两五钱八分,共本色草三千一百六十五束二十七斤九两六钱七分七釐八毫,除荒外。
实熟地一十三万五千二十七顷四十四亩五分九釐八毫八丝四忽四微六纤五尘三渺,该徵本折粮二十三万七千八百二十九石六斗六升七合四抄一撮八圭八粟五粒,内本色粮二万七千八百四十二石七斗七升二合九勺二抄五撮四圭三粟三粒。本色官学仓粮一万六千二百二十四石八斗七升九合三抄二撮三圭三粟九粒。
该折徵银一万二千二百一十一两四钱四分七釐六毫一丝三忽八微八纤三尘八渺,折色粮一十九万三千七百六十二石一升五合八抄四撮一圭一粟三粒。
该徵银二十五万九百七十八两一钱九分五釐五毫四丝九忽六微六纤七尘,本色草三千一百三十三束一十五两六钱七分七釐八毫。实在户一万四千七百五十九户。
原额民丁七十三万五千八百六十六丁井匠。价共银一十万九千六十五两八钱五分四釐。二毫五丝六微二纤五尘二渺,除优免、匠价、逃亡外。
实活丁二十九万六千三百一十一丁,该徵银四万二千九百四十六两一钱四分四釐二丝九忽九微一纤七尘五渺。
一馀水盐课抵丁银二百二十两六钱九分七釐,原额徵徭银一万八千三百四十九两三钱一釐六毫七丝四忽,除荒外。
实徵银一万七百五十四两六钱一分五釐八毫五丝八忽六微八纤二尘四渺。
外遇闰地丁内加银八千四百二十三两四钱七分三釐九毫五丝二忽一微,除荒外。
实徵银四千一百三十二两五钱七分五釐四毫六丝六微。
一废肃、韩、楚、沐四藩,原额废藩本折赡田、自置并油斤王田共地一万六千二十五顷三十五亩八分三毫,内固原监收厅川坡山地折正川地九千九十五顷二十六亩四分一釐五毫止。该地一万三千三百五十六顷三十五亩八分二釐八毫,又地七十九处六段一十八窖一百四畦,房店铺面共三千三百一十一间,大门三座,水磨三十四轮,船磨三只,煤硐六眼,琉璃磁窑八座,杂树九十九株,地基课程一十处,内民磨三十轮,民房五间,油磨四轮,房八间,各徵不等共额徵本色粮九千五百三十五石五斗三升二合四勺三抄五撮折色粮八百五十六石九斗五升二合六勺,折银八百四十七两六钱
二分四釐二毫九忽四微。
折色地租银八千一百一十三两二钱八分一釐一毫二忽五微二纤四尘,本色草二十五束八分。查系秦州韩藩原额全书撒内未载,今于总内登明清油七千五百三十七斤八两,内除本折银粮并清油折价外。
实种熟地一万二千九百三十一顷四十六亩二分五釐三毫,内固原监收厅川坡山地折正川地七千七百六十五顷一亩二分一釐三毫,止该实熟地一万七百五十四顷一十五亩九釐六毫,又地六十四处零少半处,又六段一十八窖一百四畦,房店铺面共二千一百一十九间,大门三座,水磨二十四轮,船磨一只,煤硐五眼,琉璃磁窑六座,杂树九十九株,地基课程一十处,内民磨三十轮,民房五间,油磨二轮,各徵不等共徵本色并兰州兴屯开垦省斗粮七千八百六十四石八斗九升一合七勺三抄四撮一圭三粟,内肃藩坐落临洮府,属兰州实徵租斗粮二千七百三十五石九斗六升三合五勺,内除应纳州县银两,瑞藩租斗粮三十六石六斗四升一合五抄三撮七圭二粟七粒折省斗粮五十五石一斗四升四合七勺八抄六撮。止实徵租斗粮二千六百九十九石三斗二升二合四勺四抄六撮二圭七粟三粒折省斗粮四千六十二石四斗八升二勺八抄一撮六圭五粟。
共实徵本色并租斗折省斗及兴屯省斗共粮九千一百九十一石四斗八合五勺一抄五撮七圭八粟。
折色粮五百一石七斗七升八勺八抄五撮八圭八粟二粒。
折银四百八十五两三钱一分三釐七毫九丝三忽一微八纤五尘一渺。
折色地租共银六千七百八十三两二钱七分八釐二毫二丝二忽三微三纤五尘,内除临洮府属兰州实徵本色内,该与置买民田折纳民站等银五十四两三钱四分七丝八忽
止该实徵折色银六千七百二十八两九钱三分八釐一毫四丝四忽三微三纤五尘。
实徵清油六千九百五十一斤一十两六钱每斤折银三分七釐共折徵银二百五十七两二钱一分一釐五毫,实徵本色草二百二十五束八分。
前熟地内平凉府属平凉县原额三等,并顺治十三年新增及兴屯开垦地三十九顷五十八亩一分,增出本色粮一百四石九斗三升三合九勺七抄九撮九圭四粟七粒,折色粮二十石八斗二升九勺二抄二撮一圭一粟八粒,折徵银二十一两八钱三分三釐三毫六丝二忽四微一纤四尘九渺,地租银三十一两九钱四分五釐七毫一丝六忽八微二纤三尘,奉文自十三年外,督粮道清查册报:
新增地租粮一千五百三十六石七斗六升八合七勺三抄九撮二圭五粟,
新增地租银一千二百二十三两一钱九分七毫四丝二忽二纤四尘,
新增油价银二十五两六钱九分八釐九毫五丝额外。
临洮府兰州兴屯招人在废藩、牧马、空閒、草山开荒地六十顷三十三亩八分三釐每顷,徵省斗粮一斗二升共实徵省斗粮七十二石四斗五合九勺六抄。
又平凉府属清查前报:自置熟地应徵本色粮七十二石五斗一合二勺一抄。
原额实在丁六千七百六丁各徵不等共徵银二千八百一十七两九钱七分。
原额屯地四万九千八十三顷五亩二分九丝一忽七微,内除虚悬租地二千九百九十八顷七亩七分,该免虚悬租银二百六十两八钱七分一毫一忽九微止该。
实屯地四万六千六百八十四顷九十七亩五分九丝一忽七微应徵本色粮二十一万八千二百四十四石五斗四升八合二勺九抄九撮七圭五粟五粒,本色草六万四百四束二斤一十九两七钱八分地亩等项银一万一千四十一两二钱一釐一毫四丝三忽四微二纤五尘二渺,折色草二千三百一十三束一斤折银四十六两二钱八分二釐,除荒外。
实徵熟地二万六千八百九十九顷六十八亩六釐六毫三丝三忽九微,应徵本色粮一十四万五千二百三十三石六斗九升六合五勺四
抄七撮六圭二粟二粒,内除庆阳、阜城、环县谷粮八千三百九十九石五斗九合七勺二抄七撮六圭一粟一粒,每谷一石折徵米五斗,共徵米四千一百九十九石七斗五升四合八勺六抄三撮八圭五粒五颗,除谷收米总计。
实徵本色粮一十四万一千三十三石九斗四升一合六勺八抄三撮八圭一粟六粒五颗,本色草三万五千六百二十三束七斤一十一两二钱六分,地亩等项银六千九百一十四两五钱四分九釐六毫二丝八忽八微一纤六尘四渺,折色草一百六十五束八斤八两四钱五分五釐,折徵银三两一钱七分八釐四毫七丝七忽八微六纤六尘五渺,又收平巩二府,属熟地、泒徵、条鞭、九釐银八百六十九两二钱三分一釐三毫五丝九忽七微二纤三尘一渺。
额外固原教场并丈增出地五顷一亩,应徵本色粮二十石四升木色草三十束二斤地亩银六钱二分六釐二毫五丝地租银二钱四釐均徭银六钱二分六釐二毫五丝。
额外三角城等滩井养廉共地八百四十一顷三十七亩二分,应徵本色粮一千九百五十八石五斗三升三合八勺。
又租课地六顷四十四亩五分,应徵租课银三两八钱六分七釐,
又租课银八两,
原额屯丁并庆属屯户活丁共四万六千九百一十二丁半额,徵银九千四百四十四两七分四釐九忽六微四纤四尘七渺,又顺治九年饷司审编加增银七十一两二钱二项共银九千五百一十五两二钱七分四釐九忽六微四纤四尘七渺。
新增招回并审出丁二千八百四十四丁,共银二百九十五两二钱八分一釐三毫八丝三忽九微五纤四尘九渺,除逃绝外。
实在丁四万三千八百四十三丁半,该徵银九千五百五十两五钱一分二釐四毫三丝七忽六徵五纤一尘六渺,内除甘抚详允摘入废藩人丁共一千九百四十八丁除银一千四百五十五两六钱止该。
实在丁三万九千八百九十五丁半该银八千九十四两九钱一分二釐四毫三丝七忽六微五纤一尘六渺,
又停免丁银三两六钱七分二釐二毫,
外遇闰加银五百四十八两六钱九分五釐六毫八丝七忽一微八纤六尘八渺。
原额徵徭银二百四十二两六分四釐五丝三忽,除荒外。
实徵银九十五两二钱二分八丝四忽四微原额七监牧马草场,共地一十七万七千一百六十一顷六十二亩二分八釐六毫,内除不堪耕种草场、荒地外。
实熟地一万三千一百三十六顷八十亩三分九釐,该徵银七千八百八十二两八分二釐三毫四丝。
原额牧丁一万六千一百三十六丁,共该银五千九十二两二钱七分四釐七毫一丝九忽二微,内除优免逃亡外。
实在丁五千七百二十二丁,该徵银一千八百五两七钱七分五釐六毫五丝三忽四微。固原监收厅所属,平远镇、戎李旺红、古下马关、永固堡、白马城、西安州,营西安州,操西安州,营将旧额各衙门公费改归军饷。
原额租地八千五百二十八顷七十七亩三分九釐,应徵租银二千六百九十两八钱二分七釐九毫,除荒外。
实徵熟地九百顷六十六亩,应徵本色粮一百四十五石一斗一升,折色银四百一十三两二钱四分三釐一毫四丝五忽六微。
河西四道
原额屯地四万九千七百二十二顷八十亩二分四釐一毫一丝,额徵本色粮二十二万六千八石六斗九升七合八勺三抄八撮九圭八粒马粮一万一千一百五十二石三斗一升二合七勺二撮四圭四粟四粒六颗,草旧例每束重一十八斤共一百八十六万八千三百四十六束八分一釐二毫六丝一忽二微八纤三渺,内除荒外。
实徵熟地四万五千五百七顷一十一亩四分二釐七毫七丝四忽九纤九尘,应徵本色粮一十九万五千七百四十八石七斗八合八勺三抄二撮四圭八粟二粒马粮九千六百三十七
石八斗八合二勺五抄二撮一圭二粟六颗大草一百六十万三千三百一十六束四分一毫四丝一忽三微八纤三尘九渺,折七斤小草四百一十二万二千八百一十三束五分九釐七毫九丝八忽四微九纤六尘八渺。
额外清丈自首开垦并、牧马湖场、屯民告增等地共四百八十六顷七十六亩一分一釐二毫八丝应徵本色粮一千九百一十五石一斗七升七合三勺九抄七撮五圭五粟六粒马粮九十二石二斗一合九勺六抄九撮八圭八粟七粒大草一万四千七百六束六分九釐三毫二丝五忽六微四纤四尘六渺,折七斤小草三万七千八百一十七束二分一釐一毫二丝一忽六微六纤二尘。
实徵垦军地四顷一亩八分,应徵折色银一十三两五钱六分三釐九毫。
草湖地九十九亩,实徵本色粮九斗九升马粮四升九合五勺大草四十九束五分折七斤小草一百二十七束二分八釐五毫七丝。
学坝无地水租粮二百一石七斗二升,
旧徵并新增磨课粮四十三石六斗,
宁镇两河合属五卫平灵二所,
原额屯地一万五千八十顷八十五亩一分七釐二毫一丝三忽,应徵本色粮料一十四万六千六百八十四石九斗二升四合五勺八抄六撮,旧谷草一十九万五千六百五十八束九分九釐九丝一忽五微二纤八尘八渺,地亩折粮草并折色银三千七百四两三钱六釐九毫七丝二忽六纤,除荒外。
实徵熟地一万四千四百三顷八十九亩三分七釐四毫七丝九忽,应徵本色粮料一十三万三千五十八石八斗八升六勺一抄五撮五圭六粟,旧谷草一十八万一千八百八十束五分二釐四毫九丝六忽一微一纤二尘三渺折七斤草四十六万七千六百九十二束七分七釐八毫三丝二忽八微五纤八尘一渺,地亩折粮草并,折色银三千二百九十九两九钱八分三釐三毫六丝五忽六微四纤,加增九釐银八百六十两九钱一分八釐二毫二丝二忽一微七纤。
外额徵归入正项
原派七斤年例秋青草二万五千七百束,表粮二百石,
实徵公用养廉样田共熟地三十三顷九十七亩八分五釐四块各徵不等共本色粮料九百八石四斗六升折色银二百三十三两九钱八分六釐七毫,
裁扣廪生廪粮学租二百四十石,
牛只息粮四百五石一斗九升,
原额并新收实在顶田屯丁一万七千七百二十四名零四分三釐。

陕西兵制考

《通志》总督山西、陕西军务部院,军门一员驻劄西安府,
统辖陕西,满兵将军一员驻劄西安府,
左右协梅勒章京二员,
四旗牛录章京二十八员,
正黄旗固山大一员,
正红旗固山大一员,
镶红旗固山大一员,
督标中军副总兵一员,
兼管中、营事、中军守备一员,
左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右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前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
提塘一员。〈今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陕西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