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开封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三百八十九卷目录

 开封府部纪事

职方典第三百八十九卷

开封府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饮于洧上。乃遣祭父,如郑圃用〈阙〉诸侯。辛未,天子北还,钓于渐泽,食鱼于桑野。丁丑,天子里圃田之路,东至于房,西至于〈阙〉丘,南至于桑野,北尽经林煮〈阙〉之。薮南北五十,〈阙〉十虞东,虞曰兔台西,虞曰栎丘南,虞曰富丘北,虞曰相其御,虞曰〈阙〉来十,虞所。〈阙〉辰,天子次于军,丘以畋于薮。〈阙〉甲寅,天子作居范宫,以观桑者,乃饮于桑中。天子命桑,虞出〈阙〉桑者,用禁暴人。
有虎在乎葭中,天子将至,七萃之士高奔戎请生捕虎,必全之。乃生捕虎而献之,天子命之为柙,而畜之。东虞是为虎牢。
《国语》:郑桓公为司徒,甚得周众与东土之人,问于史伯曰:王室多故,余惧及焉,其何所可以逃死。史伯对曰:王室将卑,戎狄必昌,不可偪也。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翟、鲜虞、路、洛、泉、徐、蒲;西有虞、虢、晋、隗、霍、杨、魏、芮;东有齐、鲁、曹、宋、滕、薛、邹、莒;是非王之支子母弟甥舅也,则皆蛮、荆、戎、狄之人也。非亲则顽,不可入也。其济、洛、河、颍之间乎。是其子男之国,虢、郐、为大,虢叔恃势,郐仲恃险,是皆有骄侈怠慢之心,而加之以贪冒。君若以周难之故,寄孥与贿焉,不敢不许。周乱而弊,是骄而贪,必将背君,君若以成周之众,奉辞伐罪,无不克矣。若克二邑,鄢、蔽、补、丹、依、、历、莘,君之土也。若前莘后河,右洛左济,主芣、騩而食溱、洧,修典刑以守之,唯是可以少固。公说,乃东寄孥与贿,虢、郐受之,十邑皆有寄地。〈注〉十邑谓虢郐,鄢蔽补丹。依历莘也,后桓公之子武公竟取十邑之地,而居之,贾侍中云寄地犹寄止也。
《左传》: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他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注〉虢叔东虢君也,恃制岩险而不修德,郑灭之,恐段复然。故开以他邑。虢国,今荥阳县。京郑邑,今荥阳京县。
《琅嬛记》:子产,死。家无馀财,子不能葬,国人哀之,丈夫舍玦佩,妇人舍珠玉,以赙之。金银珍宝不可胜计,其子不受,自负土葬,于邢山国人悉辇,以沉之河,因名金水,至今时有金气。
《战国策》:三晋已破智氏,将分其地。段规谓韩王曰:分地必取成皋。韩王曰:成皋,石溜之地也,寡人无所用之。段规曰:不然,臣闻百里之厚,而动千里之权者,地利也。千人之众,而破三军者,不意也。王用臣言,则韩必取郑矣。王曰:善。果取成皋。至韩之取郑也,果从成皋始大。
苏秦为赵合从说韩王曰:韩北有巩、洛、成皋之固,西有宜阳长阪之塞,东有宛、穰、洧水,南有陉山,地方千里,带甲数十万。天下之强弓劲弩,皆自韩出。溪子、少府时力、距来,皆射六百步之外。韩卒超足而射,百发不暇止,远者达胸,近者掩心。韩卒之剑戟,皆出于冥山、棠溪、墨阳、合伯。邓师、宛冯、龙渊、大阿,皆陆断马牛,水击鹄雁,当敌即斩坚。甲、盾、鞮、鍪、铁幕,革抉、㕹芮,无不毕具。以韩卒之勇,被坚甲,蹠劲弩,带利剑,一人当百,不足言也。夫以韩之劲,与大王之贤,乃欲西面事秦,称东藩,筑帝宫,受冠带,祠春秋,交臂而服焉。夫羞社稷而为天下笑,无过此者矣。是故愿大王之熟计之也。大王事秦,秦必求宜阳、成皋。今兹效之,明年又益求割地。与之,即无地以给之;不与,则弃前功而后更受其祸。且夫大王之地有尽,而秦之求无已。夫以有尽之地,而逆无已之求,此所谓市怨而买祸者也,不战而地已削矣。臣闻鄙语曰:宁为鸡口,无为牛后。今大王西面交臂而臣事秦,何以异于牛后乎。夫以大王之贤,挟强韩之兵,而有牛后之名,臣窃为大王羞之。韩王忿然作色,攘臂按剑,仰天太息曰:寡人虽死,必不能事秦。今主君以赵王之教诏之,敬奉社稷以从。
张仪为秦连横说韩王曰:韩地险恶,山居,五谷所生,非麦而豆;民之所食,大抵豆饭藿羹;一岁不收,民不厌糟糠;地方不满九百里,无二岁之所食。料大王之卒,悉之不过三十万,而厮徒负养,在其中矣,为除守徼亭障塞,见卒不过二十万而已。秦带甲百馀万,车千乘,骑万匹,虎鸷之士,跿跔科头,贯颐奋戟者,至不可胜计也。秦马之良,戎兵之众,探前蹶后,蹄间二寻者,不可胜数也。山东之卒,被甲冒胄以会战,秦人捐甲徒裎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夫秦卒之与山东之卒也,犹孟贲之与怯夫也,以重力相压,犹乌获之与婴儿也。夫率孟贲、乌获之士,以攻不服之弱国,无以异于堕千钧之重,集于鸟卵之上,必无幸矣。诸侯不料兵之弱,食之寡,而听从人之甘言好辞,比周以相饰也,皆言曰:听吾计则可以强霸天下。夫不顾社稷之长利,而听须臾之说,诖误人主者,无过于此者矣。大王不事秦,秦下甲据宜阳,断绝韩之上地;东取成皋、宜阳,则鸿台之宫,桑林之苑,非王之有已。夫塞成皋,绝上地,则王之国分矣。先事秦则安矣,不事秦则危矣。夫造祸而求福,计浅而怨深,逆秦而顺赵,虽欲无亡,不可得也。故为大王计,莫如事秦。秦之所欲,莫如弱楚。而能弱楚者莫如韩。非以韩能强于楚也,其地势然也。今能西面而事秦以攻楚,敝邑,秦王必喜。夫攻楚而私其地,转祸而说秦,计无便于此者也。是故秦王使使臣献书大王御史,须以决事。韩王曰:客幸而教之,请比郡县,筑帝宫,祠春秋,称东藩,效宜阳。
苏子为赵合从,说魏王曰:大王之地,东为鸿沟、陈、汝南,有许、鄢、昆阳、邵陵,舞阳、新郪;东有淮、颍、沂、黄、煮枣、无疏;西有长城之界;北有河外、卷、衍、燕、酸枣,地方千里。名虽小,然而庐田庑舍,曾无所刍牧牛马之地。人民之众,车马之多,日夜行不休已,无以异于三军之众。臣窃料之,大王之国,不下于楚。然横人訹王,外交强虎狼之秦,以侵天下,卒有国患,不被其祸。夫挟强秦之势,以内劫其主,罪无过此者。且魏,天下之强国也;大王,天下之贤主也。今乃有意西面而事秦,称东藩,筑帝宫,受冠带,祠春秋,臣窃为大王愧之。臣闻越王勾践以散卒三千,禽夫差于干遂;武王卒三千人,革车三百乘,斩纣于牧之野。岂其士卒众哉。诚能振其威也。今窃闻大王之卒,武力二十馀万,苍头二十万,奋击二十万,厮徒十万,车六百乘,骑五千匹。此其过越王勾践、武王远矣。今乃劫于群臣之说,而欲臣事秦。夫事秦必割地效质,故兵未用而国已亏矣。凡群臣之言事秦者,皆奸臣,非忠臣也。夫为人臣,割其主之地以外交,偷取一旦之功而不顾其后,破公家而成私门,外挟强秦之势以内劫其主以求割地,愿大王之熟察之也。《周书》曰:绵绵不绝,蔓蔓若何;毫毛不拔,将成斧柯。前虑不定,后有大患,将奈之何。大王诚能听臣。六国从亲,专心并力,则必无强秦之患。故敝邑赵王使使臣献愚计,奉明约,在大王诏之。魏王曰:寡人不肖,未尝得闻明教。今主君以赵王之诏诏之,敬以国从。
张仪为秦连横,说魏王曰:魏地方不至千里,卒不过三十万人。地四平,诸侯四通,条达辐辏,无有名山大川之限。从郑至梁,不过百里;从陈至梁,二百馀里。马驰人趋,不待倦而至梁。南与楚境,西与韩境,北与赵境,东与齐境,卒戌四方,守亭障者参列。粟粮漕庾,不下十万。魏之地势,固战场也。魏南与楚而不与齐,则齐攻其东;东与齐而不与赵,则赵攻其北;不合于韩,则韩攻其西;不亲于楚,则楚攻其南。此所谓四分五裂之道也。且夫诸侯之为从者,以安社稷、尊主、强兵、显名也。合从者,一天下、约为兄弟、刑白马以盟于洹水之上以相坚也。夫亲昆弟,同父母,尚有争钱财。而欲待诈伪反复苏秦之馀谋,其不可以成亦明矣。大王不事秦,秦下兵攻河外,拔卷、衍、燕、酸枣,劫卫取晋阳,则赵不南;赵不南,则魏不北;魏不北,则从道绝,则大王之国欲求无危不可得也。秦挟韩而攻魏,韩劫于秦,不敢不听。秦、韩为一国,魏之亡可立而须也,此臣之所为大王患也。为大王计,莫如事秦,事秦则楚、韩必不敢动;无楚、韩之患,则大王高枕而卧,国必无忧矣。且夫秦之所欲弱莫如楚,而能弱楚者莫若魏。楚虽有富大之名,其实空虚;其卒虽众,多然而轻走,易北,不敢坚战。悉魏之兵南面而伐,楚胜必矣。夫亏楚而益魏,攻楚而适秦,乃嫁祸安国,此善事也。大王不听臣,秦甲出而东伐,虽欲事秦而不可得也。且夫从人多奋辞而寡可信,说一诸侯之王,出而乘其车;约一国而成反,而取封侯之基。是故天下之游士,莫不日夜扼腕瞋目切齿以言从之便,以说人主。人主览其辞,牵其说,恶得无眩哉。臣闻积羽沉舟,群轻折轴,众口铄金,故愿大王之熟计之也。魏王曰:寡人惷愚,前计失之。请称东藩,筑帝宫,受冠带,祠春秋,效河外。
《史记·吴起列传》:魏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而谓吴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起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殷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武侯曰:善。即封吴起为西河守。
《范雎传》:范雎说昭王曰:秦韩之地形,相错如绣。秦之有韩也,譬如木之有蠹也,人之有心腹之病也。天下无变则已,天下有变,其为秦患者孰大于韩乎。王不如收韩。昭王曰:吾固欲收韩,韩不听,为之奈何。对曰:韩安得无听乎。王下兵而攻荥阳,则巩、成皋之道不通;北断太行之道,则上党之师不下。王一兴兵而攻荥阳,则其国断而为三。夫韩见必亡,安得不听乎。若韩听,而霸事因可虑矣。王曰:善。
《秦始皇本纪》:二十二年,王贲攻魏,引河沟灌大梁,大梁城坏,其王请降,尽取其地。
《郦食其传》:汉王数困荥阳、成皋,计欲捐成皋以东,屯巩、洛以拒楚。郦生因曰:臣闻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不知天之天者,王事不可成。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夫敖仓,天下转输久矣,臣闻其下乃有藏粟甚多,楚人拔荥阳,不坚守敖仓,乃引而东,令适卒分守成皋,此乃天所以资汉也。方今楚易取而汉反却,自夺其便,臣窃以为过矣。且两雄不俱立,楚汉久相持不决,百姓骚动,海内摇荡,农夫释耒,工女下机,天下之心未有所定也。愿足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敖仓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大行之道,距蜚狐之口,守白马之津,以示诸侯效实形制之势,则天下知所归矣。
《高祖本纪》:三年,汉王军荥阳南,筑甬道属之河,以取敖仓。与项羽相距岁馀。项羽数侵夺汉甬道,汉军乏食,遂围汉王。汉王请和,割荥阳以西者为汉。项王不听。汉王患之,乃用陈平之计,予陈平金四万斤,以间疏楚君臣。于是项羽乃疑亚父。亚父是时劝项羽遂下荥阳,及其见疑,乃怒,辞老,愿赐骸骨归卒伍,未至彭城而死。汉军绝食,乃夜出女子东门二千馀人,被甲,楚因四面击之。将军纪信乃乘王驾,诈为汉王,诳楚,楚皆呼万岁,之城东观,以故汉王得与数十骑出西门遁。令御史大夫周苛、魏豹、枞公守荥阳。诸将卒不能从者,尽在城中。周苛、枞公相谓曰:反国之王,难与守城。因杀魏豹。汉王之出荥阳入关,收兵欲复东。辕生说汉王曰:汉与楚相距荥阳数岁,汉常困。愿君王出武关,项羽必引兵南走,王深壁,令荥阳成皋间且得休。使韩信等辑河北赵地,连燕齐,君王乃复走荥阳,未晚也。如此,则楚所备者多,力分,汉得休,复与之战,破楚必矣。汉王从其计,出军宛叶间,与鲸布行收兵。项羽闻汉王在宛,果引兵南。汉王坚壁不与战。是时彭越渡睢水,与项声、薛公战下邳,彭越大破楚军。项羽乃引兵东击彭越。汉王亦引兵北军成皋。项羽已破走彭越,闻汉王复军成皋,乃复引兵西,拔荥阳,诛周苛、枞公,而虏韩王信,遂围成皋。汉王跳,独与滕公共车出成皋玉门,北渡河,驰宿修武。自称使者,晨驰入张耳、韩信壁,而夺之军。乃使张耳北益收兵赵地,使韩信东击齐。汉王得韩信军,则复振。引兵临河,南飨军小修武南,欲复战。郎中郑忠乃说止汉王,使高垒深堑,勿与战。汉王听其计,使卢绾、刘贾将卒二万人,骑数百,渡白马津,入楚地,与彭越复击破楚军燕郭西,遂复下梁地十馀城。
《汉书·高祖本纪》:汉数挑成皋战,楚军不出,使人辱之数日,大司马咎怒,渡兵泛水。士卒半渡,汉击之,大破楚军,尽得楚国金玉货赂。大司马咎、长史欣皆自刭泛水上。按注张晏曰:泛水在济阴界。如淳曰:泛音祀。左传曰鄙在郑地泛。臣瓒曰:高祖攻曹咎于成皋,咎渡泛水而战,今成皋城东泛水是也。师古曰:瓒说得之,此水不在济阴也。鄙在郑地泛,释者又云在襄城,则非此也。此水旧读音凡,今彼乡人呼之音祀。汉遣陆贾说羽,请太公,羽弗听。汉复使侯公说羽,羽乃与汉约,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九月,归太公、吕后,军皆称万岁。按注应劭曰:在荥阳东南二十里。文颖曰:于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即今官渡水也。索隐曰:张华云:一渠东流经浚仪县,是始皇所凿引河水灌大梁,谓之鸿沟;一渠东至阳武县南,为官渡水。《北征记》曰:中牟台下临汴水,是为官渡水。陈留《风俗传》昭帝时,蒙人焦贡为小黄令,路不拾遗。囹圄空虚,诏迁贡,百姓挥涕守阙,求索还贡。天子听,增贡之秩千石。贡之风化,犹存其名。好学多贫,此其风也。
《九域志》:梁孝王自汴州筑蓼堤至洛阳三百里。《后汉书·荀彧传》:彧为亢父令。董卓之乱,弃官归乡里。同郡韩融时将宗亲千馀家,避乱密西山中。彧谓父老曰:颍川,四战之地也。天下有变,常为兵冲。密虽小固,不足以捍大难,宜亟避之。乡人多怀土不能去。会冀州牧同郡韩馥遣骑迎之,彧乃独将宗族从馥,留者后多为董卓将李傕所杀略焉。《晋书·傅祗传》:祗,为荥阳太守。自魏黄初大水之后,河济汎溢,邓艾常著济河论,开石门而通之,至是复浸坏。祗乃造沉莱堰,至今兖豫无水患,百姓为立碑颂焉。
《陈頵传》:頵,陈国苦人。州辟从事,会解结代杨准为刺史,问僚佐曰:河北白壤膏梁,何故少人士,每以三品为中正。答曰:诗称维岳降神,生甫及申。夫英伟大贤多出于山泽,河北土平气均,蓬蒿裁高三尺,不足成林故也。结曰:张彦真以为汝颍巧辩,恐不及青徐儒雅也。頵曰:彦真与元礼不协,故设过言。老子、庄周生陈梁,伏羲、傅说、师旷、大项出阳夏,汉魏二祖起于沛谯,准之众州,莫之与比。结甚异之,曰:豫州人士常半天下,此言非虚。会结迁尚书,结恨不得尽其才用。《阮籍传》:籍尝登广武,观楚汉战处,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登武牢山,望京邑而叹,于是赋豪杰诗。《石勒载记》:勒讨刘曜,统步骑四万赴金墉,济自大堨。先是,流澌风猛,军至,冰泮清和,济毕,流澌大至,勒以为神灵之助也,命曰灵昌津。
《魏书·太宗本纪》:泰常八年,司空奚斤既平兖豫,还围虎牢。刘义符守将毛德祖距守不下。
夏四月丁卯,幸成皋城,观虎牢。而城门乏水,悬绠汲河。帝令连舰上施轒辒,绝其汲路,又穿地道以夺其井。
《周书·王思政传》:侯景叛东魏,拥兵梁、郑,为东魏所攻。景乃请援乞师。当时未即应接。思政以为若不因机进取,后悔无及。即率荆州步骑万馀,从鲁关向阳翟。思政入守颍川。景引兵向豫州,外称略地,乃密遣送款于梁。思政分布诸军,据景七州十二镇。太祖乃以所授景使持节、太傅、大将军、兼中书令、河南大行台、河南诸军事,回授思政。思政并让不受。频使敦喻,唯受河南诸军事。东魏太尉高岳、行台慕容绍宗、仪同刘丰生等,率步骑十万来攻颍川。城内卧鼓偃旗,若无人者。岳恃其众,谓一战可屠,乃四面鼓噪而上。思政选城中骁勇,开门出突。岳众不敢当,引军乱退。岳知不可卒攻,乃多修营垒。又随地势高处,筑土山以临城中。飞梯大车,昼夜攻之。思政亦作火䂎,因迅风便投之土山。又以火箭射之,烧其攻具。仍募勇士,缒而出战。岳众披靡,其守土山人亦弃山而走。齐文襄更益岳兵,堰洧水以灌城。城中水泉涌溢,不可防止。悬釜而炊,粮力俱竭。慕容绍宗、刘丰生及其将慕容永珍共乘楼船以望城内,令善射者俯射城中。俄而大风暴起,船乃飘至城下。城上人以长钩牵船,弓弩乱发。绍宗穷急,投水而死。丰生浮向土山,复中矢而毙。生擒永珍。思政谓之曰:仆之破亡,在于晷漏。诚知杀卿无益,然人臣之节,守之以死。乃流涕斩之。并收绍宗等尸,以礼埋瘗。齐文襄闻之,乃率步骑十一万来攻。自至堰下,督励士卒。水壮,城北面遂崩。水便满溢,无措足之地。思政知事不济,率左右据土山,谓之曰:吾受国重任,本望平难立功。精诚无感,遂辱王命。今力屈道穷,计无所出。唯当效死,以谢国恩。因仰天大哭。左右皆号恸。思政西向再拜,便欲自刎。先是,齐文襄告城中人曰:有能生致王大将军者,封侯,重赏。若大将军身有损伤,亲近左右,皆从大戮。都督骆训谓思政曰:公常语训等,但将我头降,非但得富贵,亦是活一城人。今高相既有此言,公岂不哀城中士卒也。固共止之,不得引决。齐文襄遣其常侍赵彦深就土山执手申意。引见文襄,辞气慷慨,无挠屈之容。文襄以其忠于所事,礼遇甚厚。
《唐书·武后传》:始作崇先庙于西京,享武氏。承嗣伪款洛水石,导使为帝,遣雍人唐同泰献之,后号为宝图,擢同泰游击将军。于是泛人又上瑞石,太后乃郊上帝谢况,自号圣母神皇,作神皇玺,改宝图曰天授圣图,号洛水曰永昌水,图所曰圣图泉,勒石洛坛左曰天授圣图之表,改泛水曰广武。
《宋史·韩通传》:世宗征淮南,命通为京城都巡检。世宗以都城狭小,役畿甸民筑新城,又广旧城街道。命左龙武统军薛可信、右卫上将军史佺、右监门卫上将军盖万、右羽林将军康彦环分督四面,通总领其役。功未就,世宗幸淮上,留通为在京内外都巡检、权点检侍卫司。是役也,期以三年,才半岁而就。
《吴择仁传》:择仁,为京畿都转运使。郑州城恶,受命更筑之。或谗于帝曰:新城杂以沙土,反不如故,且速圮。帝怒,密遣取块城上,缄以来,令卫卒三投之,坚致如削铁,谗不能售。遂拜户部侍郎兼知开封府。
《蒋兴祖传》:兴祖,知开封府阳武县。武,古博浪沙地,土脉脆恶,大河薄其南。尝积雨汎溢,埽具溃,兴祖躬救护,露宿其上,弥四旬,堤以不坏。治为畿邑最,使者交荐之。
《吴革传》:革为閤门宣赞舍人。金兵攻安上门,填道度壕,革言之守将,使泄蔡河水以灌之,不听。及填道将合,欲用前议,则水已涸矣。《王溥传》:溥父祚。显德初,镇颍州均部内租税,补实流徙,以出旧籍。州境旧有通商渠,距淮三百里,岁久湮塞,祚疏导之,遂通舟楫,郡无水患。
《张方平传》:方平以三司使召。建言:国家都陈留,当四通五达之道,非若雍、各有山川足恃,特倚重兵以立国耳。兵恃食,食恃漕运,以汴为主,汴带引淮、江,利尽南海。天圣已前,岁调民浚之,故水行地中。其后,浅妄者争以裁减役费为功,汴日以塞,今仰而望焉,是利尺寸而丧丘山也。乃画上十四策。富弼读其奏,漏尽十刻,帝称善。弼曰:此国计大本,非常奏也。悉如其说行之。
《霍端友传》:端友知陈州。陈地污下,久雨则积潦,时疏新河八百里,而去淮尚远,水不时泄。端友请益开二百里,彻于淮,自是水患遂去。
《杨汲传》:汲,字潜古,泉州晋江人。主管开封府界常平,权都水丞,与侯叔献行汴水淤田法,遂酾汴流涨潦以溉西都,瘠土皆为良田。神宗嘉之,赐所淤田千亩。《符惟忠传》:惟忠以西染院副使权提举仓草场、提点开封府界县镇公事。惠民河与刁河合流,岁多决溢,害民田,惟忠自宋楼镇碾湾、横陇村置二斗门杀水势,以接郑河、圭河,自是无复有水害。陕西用兵,除泾原路兵马钤辖兼知泾州。三司使郑戬奏留都大管勾汴河使,建议以为渠有广狭,若水阔而行缓,则沙伏而不利于舟,请即其广处束以水岸。三司以为不便,后卒用其议。再迁西上閤门副使。
《石扬休传》:扬休,知中牟县。县当国西门,衣冠往来之冲也,地瘠民贫,赋役烦重,富人隶太常为乐工,侥倖免役者凡六十馀家。扬休请悉罢之。
《谢德权传》:德权提总京城四排岸,领护汴河兼督辇运。前是,岁役浚河夫三十万,而主者因循,堤防不固,但挑沙拥岸阯,或河流泛滥,即中流复填淤矣。德权须以沙尽至土为垠,弃沙堤外,遣三班使者分地以主其役。又为大锥以试筑堤之虚实,或引锥可入者,即坐所辖官吏,多被谴免者。植树数十万以固岸。《杨佐传》:佐累迁河阴发运判官,干当河渠司。皇祐中,汴水杀溢不常,漕舟不能属。佐度地凿渎以通河流,于是置都水监,命佐以盐铁判官同判。京城地势南下,涉夏秋则苦霖潦,佐开永通河,疏沟浍出野外,自是水患息。又议治孟阳河,议者谓不便。佐言:国初岁转京东粟数十万,今所致亡几,傥不浚复旧迹,后将废矣。乃从其策。
《癸辛杂识》:北客有咏前朝,诗云:当日陈桥驿里时,欺他寡妇与孤儿。谁知三百馀年后,寡妇孤儿亦被欺。又咏汴京青城云,万里风霜空绿树,百年兴废又青城。盖大金之亡,亦聚其诸王于青城而杀之。
《东坡志》:林予旧过陈州,留七十馀日。近城可游观者,无不至。柳湖旁有丘,俗谓之铁墓。云陈胡公墓也。城濠水往齧其址,见有铁锢之。又有寺曰厄台,云孔子厄于陈蔡所居者。其说荒唐不可信。或曰东汉陈思三宠散弩台以控扼黄巾者。此说为近之。
《石林诗话》:许昌西湖与子城密相附。缘城而下,可策杖往来。不涉城市,云是曲环作镇。时取土筑城,因以其地导,潩水潴之略广百馀亩。中为横堤,初但有其东之半耳。其西广于东增倍,而水不甚深。宋莒公为守时,因起黄河,春夫浚治之始。与西相通则其诗所谓,凿开鱼鸟忘情地,展尽江湖极目天者也。其后韩持国作,大亭水中。取其诗名之曰展江。然水面虽阔,西边终易堙塞。数十年来,公厨规利者,遂涸以为田。岁入才得三百斛,以佐酿酒。而水无几矣。予为守时,复以还旧稍,益开浚渺然,真有江湖之趣。莒公诗更有一篇中云,向晚旧滩都浸月,遇寒新水便生烟。尤风流有味,而世不传往往,但记前联耳。
贾文元曲水园在许昌城北,有大竹三十馀亩。潩河贯其中,以入西湖。最为佳处,初为本州民所有。文潞公为守,买得之。潞公自许移镇北门,而文元为代。一日,挈家往游,题诗壁间云:画船载酒及芳辰,丞相园林潩水滨。虎节麟符抛不得,却将清景付闲人。遂走。使持诗寄北门,潞公得之大喜,即以地券归贾氏。文元亦不辞而受,然文元居京师后,亦不复再至园。今荒废,竹亦残毁过半矣。
《鸡肋编》:陈州城外有厄台寺,乃夫子绝粮之地。今其中有一字王,佛云是孔子像。旧榜文宣王因风雨洗剥,但存一字王,而释氏附会为一字王佛也。其侍者,冠服犹是颜渊之状,如杜甫之作。十姨天下如是者,不可胜数。
《清波杂志》:神宗初出閤,封颍川郡王。既即位,升颍州为节镇。久之,觉其非。遂以许州为颍昌府。人比之芳州,生杜若吏部。侍郎张舜民尔尝考。神宗嘉祐九年,授忠武军节度使,封淮阳郡王。治平元年,封颍王。三年,立为皇太子。初不曾封颍川郡王。政和间工部侍郎刘嗣明奏,恭惟神宗皇帝。自忠武军节度使颍王登大位,其忠武军止。缘遥领节制已升,为颍昌府有颍川。系受封兴王之地,伏望崇建府号。遂以颍州为颍川府,依旧顺昌军额,悉符前说。
《桯史》:开宝戊辰,艺祖初修汴京,大其城址。曲而宛如蚓诎焉。耆老相传,谓赵中令鸠工奏图。初取方直,四面皆有门坊。市经纬其间,井井绳列,上览而怒,自取笔涂之。命以幅纸作大圈,纡曲纵斜旁注云:依此修筑。故城即当时遗迹也。时人咸罔测多病,其不宜于观美。熙宁乙卯,神宗在位,遂欲改作鉴苑中,牧豚及内作坊之事。卒不敢更第,增陴而已。及政和间,蔡京擅国亟奏,广其规以便宫室苑囿之奉。命宦侍董其役凡周旋,数十里一撤而方之如矩。墉堞楼橹,虽甚藻饰,而荡然无曩。时之坚朴矣。一时迄功第赏,侈其事至以表记。两命词科之题概,可想见其张皇也。靖康胡马南牧,黏罕斡离。不扬鞭城下,有得色曰:是易攻。下令植炮四隅,随方而击之,城既引直一炮,所望一壁皆不可立。竟以此失守。太祖沉几远睹,至是始验宸笔所定图承。平时藏秘阁,今不复存。
《农田馀话》:汴京艮岳,元朝尝有回回入于内,取雄黄炉甘石数万斤。盖雄黄筑于岩穴地道间,可以辟蛇虺。炉甘石雨过之后,日炙之则有湿气蒸蒸然。以象岚雾,故于中筑二物。
《画墁录》:许下西湖一州之冠。始沮洳未广。自宋公序开拓,遂瀰漫菰蒲,鱼稻采取不赀于是。以诗落成,都人称美。西南水心有观音堂,昔乃四门亭,子常有大蛇居之,民不敢近。其后改置此像,蛇不复出,像乃慈光献法容云。
周世祖展汴京外郭,登朱雀门使太祖走马,以马力尽处为城也。
《元史·耶律楚材传》:汴梁将下,大将速不台遣使来言:金人抗拒持久,师多死伤,城下之日,宜屠之。楚材驰入奏曰:将士暴露数十年,所欲者土地人民耳。得地无民,将焉用之。帝犹豫未决,楚材曰:奇巧之工,厚藏之家,皆萃于此,若尽杀之,将无所获。帝然之,诏罪止完颜氏,馀皆勿问。时避兵居汴者得百四十七万人。《癸辛杂识》:罗寿可,丙申再游汴梁书,所见梗概汴学曰:文学武庙,即昔时太学武学。旧址文庙,居汴水南面,城背河柳堤莲池。尚有璧水遗,意太学与首善阁五大字石刻,皆蔡京奉敕书。先圣之右为孟,左为颜。作一字位置不可晓。北方学校皆然。先圣先师各有片石鑴。宋初,名臣所为赞,独先圣太祖御制也。讲堂曰:明善藏书阁。曰稽古古碑数种。如宋初翰苑,题名开封。教授题名九经。石板堆积如山,一行篆字,一行真字,又有大金登科题名,女真进士题名。其字类汉而不可识。司天台太岁殿,徽宗草书九曜之殿,旧开封府有府尹题名。起建隆元年,居润继而晋王荆王,而下皆在焉。独包孝肃公姓名,为人所指。指痕甚深,楼阁甚高,而见存者。相国寺资圣阁,朝元宫阁,登云楼,资圣阁雄丽,五檐滴水,庐山五百铜罗汉在焉。国初曹翰所取者也。朝元宫阁即旧日上清储祥宫移至,岧峣半空。登云楼俗呼为八大王楼,又称谭楼。盖初为燕王元俨所居,后为巨珰谭积有之。其奇峻雄丽,皆非东南所有也。朝元宫殿前有大石、香鼎二制,作高雅闻。熙春阁朝元宫有十馀座,徽宗每宴熙春,则用此烧香。于阁下香烟蟠结,凡数里有临春结绮之意也。朝元宫虚皇台,亦上清移来。下有青石础二,刻画龙凤团,花极工巧。旧时是朱温椒兰殿旧物。台上有拜石,方广二丈许,光莹如璧玉,四畔刻龙凤,云雾环绕,内留品字三方素地,云是宣政内醮时,徽庙立。于中林灵素王文,则居两傍也。汴之外城,周世宗时所筑。神宗又展拓,其高际天,坚壮雄伟。南关外有太祖讲武池,周美成汴都赋,形容尽矣。梁王鼓吹台,徽宗龙德宫,旧址尚存,开封府衙后有蜡梅一株,以为奇。遂创梅花堂,北人言河北惟怀孟州,号小江南。得太行障其后,故寒稍杀地暖,故有梅。且山水清,远似江南。云南门外有五岳观,太乙宫,岳帝殿,极雄壮华丽,宫连跨小楼,殿极天下之巧。俗呼为暖障。闻汴有大殿九闻者,五相国太乙景德五岳尽雕镂。穷极华侈,塑像皆大金时所作。绝妙徽宗定鼎碑,瘦金书。旧皇城内民家因筑墙,掘地取土,忽见碑石穹甚,其上双龙龟趺昂首,甚精工,即瘦金碑也。四方闻之,皆捐金求取,其家遂专其利。蔡京题额,政和定鼎之碑。或云九鼎金人,未尝迁亦只在土中。或水中耳。如资圣阁登云楼,覆压,岁久,今其地低陷,甚多曾记。佛书言山河大地,凡为城邑宫阙,楼观塔庙,亦是缘业深重所致。光教寺在汴城东北角,俗呼为上方寺。琉璃塔十三层,铁普贤狮子像甚高大。座下有井,以铜波斯。盖之泉味甘,谓通海潮。旁有五百罗汉,殿又云五百菩萨像。皆是漆胎装丽,金碧穷极,精好普贤洞记石碑甚雅。金皇统四年四月一日,奉议大夫行台吏部郎中飞骑尉,施宜生撰并书,所谓方人者也。后为金相字,步骤东坡寺。入门先经藏殿,藏殿极工巧,四隅不动。其中运转经卷,无伦次皆唐人书也。极精妙太庙街,近城有古观音寺。北齐施主姓名碑,佛殿开宝皇后命孙德元画西方净土,极奇古精妙,仅存半壁。僧崇化大师为之赞书,亦有法相国寺佛殿后壁,有咸平四年翰林高待诏画。大天王尤雄伟,殿外有石刻东坡题名。云:苏子瞻、子由,孙子发秦少游,同来观。晋卿墨竹申先生亦来,元祐三年八月五日,老申一百一岁又片石,刻坡翁草书。哨遍石色,皆如元玉。宝相寺俗呼为大佛寺,有五百罗汉塑像。甚奇古又噀水,石龙鑴刻甚精,皆故宫物也。
祥异附

上古伏羲时,龙马负图出于河。其图之数,一六居下,二七居上,三八居左,四九居右,五十居中。伏羲则之以画八卦。
夏仲康间,辰弗集于房。
周庄王十一年,郑南门有蛇相𩰚,内蛇与外蛇𩰚,内蛇死。
襄王二十七年春,无冰郑饥。
景王十二年夏四月,陈灾。
二十一年夏五月,宋卫陈郑灾。
廿二年,有龙𩰚于郑时,门外洧渊。显王四十七年,魏有女子化为丈夫。
汉惠帝五年冬十月,木华枣实。夏大旱,汉承秦制以十月为岁首。
文帝十二年冬十二月,河决酸枣。
武帝元年夏六月,客星见于房。
五年,颍川大水。
元光四年夏四月,陨霜杀草木。
元鼎二年春二月,大雪平地深五尺。
宣帝元康元年,凤凰集于陈留。
建初八年,颍川有凤凰麒麟,甘露嘉谷之瑞。
元帝建昭元年春正月戊辰,陨石梁国六。
东汉光武建武十七年,五凤集颍川郡。
三十一年,陈留雨谷。
章帝建初四年夏五月戊寅,颍阴有石从天坠,大如铁锧,色黑。始下时,声如雷。
和帝永元八年夏五月,陈留蝗。
殇帝延平元年秋九月乙亥,陨石于陈留四。
安帝元初二年,颍川襄城临水化为血。
延光元年春三月,颍川大风拔树。
三年,颍川麒麟、白鹿、白虎二见阳翟。
桓帝延熹九年夏四月,河水清。
灵帝建宁四年春二月,河水清。
光和元年,彗星出亢北,入天市中。初出犹微,以后乃渐长,至五六尺,赤色。
中平元年,夏陈留阳武等县异草生。其茎縻累肿大如手指状,似鸠雀龙蛇之形。五色各如,其状毛羽头目足翅皆具。
献帝建安四年夏六月,寒风如冬。
十七年秋七月,洧水颍水溢。
魏黄初七年春正月,许昌城门无故自崩。
晋武帝泰始元年冬十二月,白虎见河南阳翟。四年秋九月,大水。
五年,陈留荥阳雨雹,有青龙二见于荥阳。
咸宁四年,广武地震。
太康七年冬十月,河阴有赤雪。孙甫曰:赤雪,赤眚也。人君舒缓之应。
惠帝永平三年,荥阳雨雹。
元康四年,荥阳襄城汝阴梁国地皆震。
七年春三月己酉,成皋狱有青龙升天。
九年,有声若牛,出许昌城。
永康元年春三月,尉氏雨血。
怀帝永嘉二年冬,项县桑树有声如哭。
南北朝宋文帝元嘉十八年,河水溢。
魏太和十三年,荥阳献三足乌。
北齐河清元年夏四月,黄河清。
后周建德六年秋八月,郑州获九尾狐,阳武有兽三,状如水牛,一黄一赤一黑,赤与黑者,𩰚久之。黄者自旁触之,黑者死。黄赤俱入于河。
大象元年,荥州有黑龙见,与赤龙𩰚汴水侧,黑龙死。六月,阳武鲤鱼乘空而𩰚,良久乃落。唐太宗贞观十七年冬十二月,郑州河清。
中宗嗣圣四年冬十一月,宛丘凤皇集。
神龙三年冬十月,陈州李有华鲜茂如春。
肃宗宝应二年秋九月,河清。
宪宗元和八年,陈州、许州大雨大隗山崩,水流出,溺死万馀人。
懿宗咸通七年,郑州永福湖水赤如凝血者三日。僖宗中和元年三月,陈留有乌变为鹊。
二年,有鹊变为乌。五代梁开平元年,陈州进白鹿一。
晋天福八年,陈州大蝗,遣官捕之。
开运三年冬十月,河决原武。
汉乾祐元年夏四月,河复决原武。
周显德二年,泛水生紫芝数茎。
广顺六年夏六月,汴京天地晦冥。
宋太祖建隆四年夏四月,雷起开封县署,震死役夫二人。
乾德三年,开封河溢。
五年,地震京师,建隆观火。冬十一月,许州开元观老君像自动。
开宝四年夏六月,河决原武,汴水决郑州。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凿汴金明池有龟出,殆万馀数。六年,汴京后苑产嘉谷一茎七穗。
八年,开封等八县河溢。
真宗咸平五年夏,阳武野蚕成茧。六月,京师大雨惠民。河决,漂没庐舍民畜甚众。秋八月,龙图阁瑞木生,或有文成字者,或有如北斗星,或有如蛇形者。大中祥符二年春夏,大旱,有黑龟甚众,沿汴水而下。秋八月,京东惠民河溢。
三年夏,旱竹有华。六月,咸平尉氏蝗蝝生,冬雷。六年夏五月,得小龙二,上迎奉圣祖至谷,熟于圣母。舟中幢节,上得小龙二,如茅山池中物畜,于禁中已。而忽失一,守者求之,不获。是夜,闻雷声,有光如火,照殿阁。翌日,失者复至,即遣使送还茅山池。
仁宗天圣三年,汴水溢决陈留堤。
七年夏六月丁未,玉清昭应宫火,汴京地震。
明道元年秋八月,修文德殿成。壬戌,夜火。
庆历元年春二月丙午,汴京雨药。
皇祐三年秋九月,汴河绝流。
嘉祐二年夏六月,开封大水坏安上门,及大社大稷坛。
三年秋七月,河决,原武京索广济河皆溢。
英宗治平二年秋八月庚寅,大雨漂坏军民、庐舍、牛马不可胜纪。令开西华门以泄,宫中积水,奔激东殿,侍班屋皆摧。
四年秋八月,地震。冬十二月壬子夜,睦亲宫火。神宗熙宁元年夏五月,京师开化坊醴泉出。自秋七月至冬十一月,地震者六。数刻不止,有声如雷,楼橹民舍摧折,压死者甚众。
七年夏四月,大饥,监安上门郑侠绘上流民图。秋七月,咸平县鸲鹆食蝗。九月壬子,汴京三司火。自巳至戌,焚屋千八十楹。
哲宗元祐六年冬十二月,开封府火。
绍圣四年春闰二月癸卯,汴京雨雹,自辰至申秋七月甲子,禁中火地震。
元符元年,宗室宫院火。有黑眚见于禁中。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春二月丙申,汴京雨雹。夏六月壬寅,集禧观火。
大观元年夏,大水。冬十月,获双首龟于黄河,人皆骇异,帝命弃于金明池。
政和二年秋七月,玉芝产禁中。
三年夏至,北郊有黑气,长数丈,绕祭所。
五年夏五月,禁中芭蕉连理。
七年夏,有二鱼落汴京殿上。六月,雨雹如拳,二时而止。秋九月,掖庭火,自夜达晓,大雨如倾。火益炽,凡焚屋五千馀间。
宣和元年夏,汴京茶肆龙见城中,井水皆浑。宣和殿后井水溢,后数日,大雨水高十馀丈,坏民舍田墓。六年春正月,汴京连日地震,宫殿门皆有声。
七年,有妇忽生髭髯,长六七寸,疏秀甚美,帝诏为女道士。有鹗鸣于郊宫端诚殿。是年,甘露降。
钦宗靖康元年春二月丙子夜,汴京火。夏六月壬子,天狗坠地,有声如雷。冬闰十一月庚申,日出如血,无光。
高宗建炎元年,汴京大饥。
绍兴初年,陈州鸡忽人言,近鸡祸也。后为伪齐所据。七年夏五月,汴京有龙撼宣德门,灭宣德二字。刘豫亟命葺之,君龙象也。宣德帝居也。非豫所宜,僭龙撼灭亡之兆。是岁,伪齐亡。
八年夏五月,太康大雷雨,冰龟数十里。大小皆龟形,具列卦文。
金海陵贞元三年夏六月,汴京火金主亮,阴有南侵之意,乃谋迁汴遣。完颜长宁为南京留守。经略之宫室,尽焚。金主怒杖杀长宁。
元光二年冬十一月,开封白日有虎入郑门。
天兴元年春三月,汴京大疫。
元世祖至元十五年冬十二月,河水清。自孟津东柏谷至泛水蓼子谷,上下八十馀里,澄莹见底。数月,始如故。
二十七年冬十一月,河决。祥符太康通许等县,陈颍等州大被其患。
成宗大德元年,河决县蒲口,泛溢汴梁、归德二郡。七年,开封县虫食麦。
十年夏四月,郑州管城县风雹大如鸡卵,积厚五寸。武宗至大元年夏五月,管城雨雹深一尺,无麦禾。仁宗延祐元年春三月,陨霜杀果桑、禾苗。汴梁路地震。
七年,汴梁路饥。秋八月,延津大风,昼晦,桑陨者十八九。
英宗至治二年,祥符县蝗,有群鹙食之,既而复吐,积如丘山。
泰定帝泰定二年夏五月,河溢汴梁。被灾者,十五县。三年秋七月,河决阳武。
致和元年春二月,汴梁路饥。
文宗至顺元年春三月,祥符封丘霜灾。
二年夏四月,延津有虫食桑。昼匿土中,夜食桑,人莫能捕之。
顺帝元统二年春正月庚寅,汴梁雨血,著衣皆赤。至正十四年春正月甲子朔,汴河冰成五色,花草如彩绘,三日方解。
十七年,河南大饥。汴梁居民每夜二更闻文庙后蔡河湾水底牛鸣,至四更方息。
二十一年,黄河清,凡七日。
明太祖洪武五年夏六月,开封蝗。
八年春正月,河决开封城。
二十二年夏六月,开封大旱。
三十年秋八月,河决开封。移仓库于荥阳。
成祖永乐二年秋八月,钧州神后山产驺虞。周王获之,献于朝。
英宗天顺五年,河决开封城。
七年秋八月,延津产嘉谷一茎二穗,二十馀亩。宪宗成化七年春二月,陈留大风,昼晦,雨土盈尺。二十年,大饥。
孝宗弘治六年春正月,大星陨,光芒烛地。其年冬,大雪深丈馀。
十一年,斗粟十钱。
十五年,雨雹杀麦。
武宗正德五年,钧州大刘山崩。
世宗嘉靖元年冬十二月,雷电雨雪。
十七年春,大饥。
三十二年春,大饥。
穆宗隆庆二年秋七月,大雨三日,城中用水车掣水出城。
四年夏四月,祥符儒学竹林中产芝,五色俱备。神宗万历九年夏,大疫。
十五年春三月,地震,有声如雷,城堤摧圯。
十六年,大疫,道殣相接。
十八年庚寅,大风霾,昼晦如夜。
二十二年,荒旱大饥。给事杨东明进饥民,图诏发帑金四十万,留漕米十万石,遣官赈济之。
三十三年,开封府学文庙火。
三十四年,鸲鹆来巢。
三十七年春正月,都察院火。
四十四年夏六月,蝗食谷黍殆尽,生蝻甚多。官以谷易之捕者,堆积如山。是岁,民饥。
熹宗天启二年冬十月,禹州有凤凰集于紫金山。三年,陨石于泛水三。
六年,黄河清,自洛至徐,三日乃复。
悯帝崇祯六年夏,旱。
七年春二月,夜赤风竟夕,窗外如灯火。
八年,黄河冰结如石。
十年,郾城有豕生象。
十一年春三月二日,昼晦,风沙,屋宇皆赤,四日乃止。十二年秋七月十一日,许州地震。
十三年夏四月,蝗食麦。既秋七月,大旱,蝗;禾草皆枯。八月,陨霜杀菽,大饥。斗粟银二两。人相食,盗贼蜂起。十四年夏,大疫。人相食,有鼠千百成群,渡河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