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辽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辽州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三百六十五卷目录

 辽州部汇考一
  辽州建置沿革考
  辽州疆域考〈有图 形胜附〉
  辽州星野考
  辽州山川考
  辽州城池考
  辽州关梁考

职方典第三百六十五卷

辽州部汇考一

辽州建置沿革考

      州县《志》本州
高辛氏帝喾创置九州,冀州其一也。辽为冀州之域,唐尧制如高辛虞舜肇十有二州,分冀东之地而为并州。辽属并夏禹又定为九州,辽复属冀殷制。因于夏周成王封虞叔于唐,辽为唐地。春秋时属晋,战国时初属韩,后属赵。秦始皇改封建分天下为三十六郡,辽属上党郡。汉武帝置十三部,辽为冀州。涅县地属上党晋。析涅县改置乐平郡州隶焉。后魏置辽阳县。北齐省隋改置辽州治辽山县。大业初州废以县属并州。唐武德元年复为辽州,治乐平寻改名箕州。移治辽山明皇先天初,因避讳改仪州。天宝元年为乐平郡。属河东道肃宗乾元初,复为仪州。五代梁仍改辽州。宋熙宁中废入辽山县隶平定军元丰中。复置辽州,治辽山县金为南辽州。元为辽州,属平阳路。明以辽山县并入辽州,直隶山西布政司。分隶冀南道。编户二十七里,弘治十五年增为三十里。领榆社和顺二县万历。二十三年缘汾州改府,复以辽距沿甚远,将冀宁道所属永宁州,数起隶汾州府,以辽州所辖二县转属冀宁道。皇清因明之旧,康熙四年裁去冀宁道,直隶布政司。
自明崇祯间流寇陷城,屠杀几尽。至今民穷户稀,编户减并十一里。
和顺县
禹贡属冀州。春秋时晋大夫梁馀子食邑,《左传》书梁馀子养御是也,汉为上党郡,沾县地晋属乐平郡。赵石勒起自武乡县,曾据其地北齐为梁。馀县又曰平城县。隋始改曰和顺,因境内有古和顺城,故名属并州。唐初曰义兴,仍属并州寻属辽州。宋熙宁中省入辽山县,平定军元祐初。复置属辽州金元明仍旧名。皇清亦未之改也,计县之里,凡二十有二历经兵燹之后止归并五里矣。
榆社县
榆社之名昉于隋。由来未远,但前此之际或并为郡,或属于州,名称不一。按禹贡为冀州之域,至周分冀为幽并二州。汉为涅县地属上党郡。晋始制武乡县,属乐平郡。石勒割上党,刈陵县涅县沾县,置武乡郡。后魏太和十五年,自故涅城移治南亭川。隋开皇初,废郡为县,分南亭川为武乡,改涅县为榆社。刈陵为黎城,沾县为乐平,俱属韩州。唐贞观中,韩州废仍以四县俱属潞州。后五代晋韩王。王建立于此,以其地多桑榆,亦仍曰榆社。宋太平兴国二年,武乡属威胜军即今之沁州。榆社属辽州。至元明以迄。皇清皆仍之嘉隆,以前犹与武乡。同隶冀南分守道。
万历四十二年,汾州改府榆遂隶冀宁分巡道。崇祯年间,属省城分巡道,驻劄辽州。皇清顺治年间,又属汾州冀南道。寻属山西分巡道。
今两道俱裁。

辽州疆域考

     《通志》州县《志》合辽州疆域图

本州
东至武安县二百二十里。
西至榆社县九十里。
南至武乡县一百八十里。
北至和顺县九十里。
东南至黎城县二百一十里。
东北至邢台县三百里。
西南至沁州二百二十里。
西北至和顺界七十里。
东北广三百一十里,南北邪二百七十里。自州治西北至省城二百六十里至。
京师一千二百里。
和顺县
东抵直隶顺德府邢台县界七十里。
西抵太原府榆次县界一百二十里。
南抵辽州界四十里。
北抵太原府乐平县界四十里。
东南
东北
西南
西北
东西广一百九十里,南北邪八十里,由县治西。至州治一百里,西北至省城三百馀里北至。
京师九百六十里。
榆社县
东至武乡岭四十里。
西至太谷县一百四十里。
南至武乡县六十里。
北至和顺县一百六十里。
东南至李道庄五十里。
东北至杏榛北界四十里。
西南至王宁四十里。
西北至马陵关八十里。
东西广一百五十里,南北邪八十五里,自县治东至州治九十里,至省城〈阙〉里东北至。
京一千二百里。
形胜附本州
《地理志》:山川险峻,地少平坦,面临漳水,背倚太行,左峙东盘之隘口。右跨西岭之岑壑。《郡志》:居太行之绝巅,当晋豫之交,会十八盘峙。其左八赋岭,踞其右重冈峻阜邃壑丰林有烟。岚苍翠之状,环抱掩映之势。
和顺县
东倚黄榆,西襟八赋南枕石鼓,北控松子四岭,环峙虽曰弹丸。然僻隶万山之中,亦一撮要之区也。
榆社县
榆虽褊小环地,皆山环山,皆水雨集之时,势若滔天。

辽州星野考

         《州志》州属总载
辽晋地也,晋语曰实沈之墟,晋人是居晋《天文志》云:自毕十二度,至井十五度为实,沈分躔又称太原。入井二十九度,上党入鬼二度。子产曰:参为晋寰宇,又按《通志》云:太原辽沁,入觜参井据此。则辽之分野可测矣。

辽州山川考

     《通志》州县《志》合本州
太行山 起自。
盛京入终南州,居绝顶故及之。
辽阳山 在州东南三里,势如孤冢,盘踞三里。高二里许,上有辽阳神祠,后魏以此名县。鳌峰 在州东一里许,上有文昌祠。
东云山 在州东十里许,为辽之巨镇。其色苍翠,其峰高耸,丰林茂木郁然深秀,云兴则雨故名。
紫阳山 在州东三十里。一作紫羊山,云旧有羊入洞中,出则毛色尽紫。
瓮洪山 在州东十里许,谷如瓮形,故名松柏。成林内有资圣寺,栖真洞。
箕山 在州东六十里,壁间有文字,杳迷难辨。唐以此名州,昔益避禹之子,亦栖此春秋先轸败敌于箕,即此地也。
五指山 在州东七十里,山形壁立,上有仙人
掌迹。
十八盘 在州一百二十里,东西一径,盘旋路有十八转,故名即黄泽关。
摩天岭 在州东九十里,峰峦峻绝势,欲摩天故名。
转鞍岭 在州东八十里,岭势高险,崎岖难行故名。
武军山 在州南七十里,武军寺村有数峰挺然峭立,各高千仞。有矫矫不屈之状,故名。土门岭 在州南三十里许,两峰对峙如门,故名。
翻辕岭 在州南三十里,其路陡险故名。洗耳泉 在州东六十里。
甘泉 在州东十里许,瓮洪山。
温泉 在州东七十里,冬天寒栗,其气如雾,花卉开发故名。
龙潭 在州东八十里,其深莫测。土石不能入。时有水兽出其间,人不能识。土人有海眼之传。昭懿泉 在山西腋,其地可剧饮有临流。击节之致。相传圣母之泽流于百世云。
谷驼泉 在州西默照寺后。
老鹳泓 在石匣村西五里,冬日冰结,内有楼台寺塔之状,随人意想所至,无不似之。
和顺县
云龙山 在县西三里,有龙王殿,殿内有石井,有雷音台真人庙。
麻衣山 在县北五里,上有麻衣古寺,石屋圣迹昔宋太祖征太原,道经此山祝佛。
凤凰山 在县西八里,势如孤冢,有凤集此故名。
合山 在县东四十里,其山盘踞。上多松柏,下有郎君娘子二泉。上有祠敕赐额,曰懿济圣母显泽侯。
首阳山 在县东南四十里。
九京山 在县西北五里,一名九原山,檀弓赵文子与叔誉观于九原即此。
山 在县西八十里,上有山神祠,敕赐额曰昭济圣母。
三尖山 在县西九十里,以上三峰并峙故名。石鼓岭 在县南三十里上,有石类如鼓。松子岭 在县北三十里,极崎岖有关旧置巡检司久裁。
石猴岭 在县西北四十里,有漳水出焉流经县东。
夫子岭 在县东一百里,人传孔子周流天下亦曾憩此。
八赋岭 在县西一百二十里,两山对峙若八字,有南北二关,现置巡检司。
黄榆岭 在县东太行山顶,旧置巡检司久裁。黑壁洞 在县南四十里,北山其深莫测洞口。若闭旧有一僧,开之冷气悉出,疑即郝壁洞。仙人洞 在县东十五里内,有乐响喨故名。马岭洞 在县东六十里,山似新月,内一空洞,入洞内转南用梯上又有一洞,内可容千人。有一石佛,天旱祷之即雨。
漳河 有三:一出县西一百里。八赋岭名小漳,水流经榆社县合黄花岭水,至武乡县西五里合涅水,至襄垣县东北合浊漳。一出县北,一出县南分流城下,至县东合流入辽州境。
梁馀水 源出县西,石猴岭流经县来合清漳。水深水 在县东七十里,源上有龙王庙,北流经乐平县,东南八十里。水神谷合沾水一作水神水。
武乡水 源出县西一百里,孙膑坡经流榆社武乡县界。
万泉水 源出县东合山,东流合漳水。
饮马池 在县西山阴,水湛清彻,相传石勒常饮马于此。
玉津泉 在县东北三里,俗名水井,沟有泉,有井冬不结冰,夏不满溢,有尼寺曰玉津庵。邑人士女多游,观清洁不浊故名。
召公泉 在县东六十里,源出合山之东。西溪水 在云龙山椒,其泉有三,冬夏不涸,南崖下凝冰重结。六月不消水流下注,邑人掘为潢池资以沤麻焉。
牛村池 在县牛川村。
沤麻池 在县东北三十里,李阳村后赵石勒尝与,李阳争此池及勒为王。引阳臂云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
海眼泉 在县东六十里,有海眼寺,其水澄清,波涛汹涌,又名清河。冬寒数里不冻。热气上升,
水鸭鸳鸯群戏于河。
温泉 在县东南四十里,冬寒无冰。
榆社县
笔架山 在县南三里,正与儒学相对视之如笔架。文光错杂翠色,相晖山下则漳水环流,俯临城郭一邑大观也。
梓荆山 在县西十里,隆陡绝上有梓树一株,垂阴蔽日。古色苍然,建梓岳大王庙其神最灵春秋列之祀典。
五峰山 在县东六十里,其峰五出。
箕山 在县东三十里,即箕子始封处。
禅隐山 在县西六十里,有龙蟠虎踞之形,寂静清幽莫可名状。旧传有高僧隐此,内有古刹一所。
高榆山 在县北十五里,山巅处有田一顷,四方皆壁立陡绝。
马鞍山 在县西北五十里,积石嶙峋高入云。汉中峰两岐,形如马鞍,故以名山。
清凉山 在县东五十里,脉与太行相接,有古刹一区。广植松柏夏无盛暑。故以清凉名之。帽盒山 形如帽盒之制,在县西南五十里,最高处正与漳水相对。
北泉山 在县北八里,中有古刹,殿阁楼台峙立于水绕山环之内。士人多读书于此,相传有一牛入寺化而为石,今有石牛遗迹。
黑山 在县东二十五里,其山甚高,过于诸山广植松树山巅有庙,黑山神主之。每年七月十五日土人进香如林。
顶山 在县西北七十里,群峰突起,上有顶山神祠。
县岭 在县北八里,上建帝君庙一区。
武乡岭 在县正东四十里,岭下即仪川河源,上建漳龙庙一区。
赤土岭 在县东南四十里,其土独赤。
狮子山 在县西南八十里,以形似名。
黄花岭 在县西五十里,漳水经其下西南流入武乡界。
郝壁洞 在县南四十里,北山其深莫测,洞口常闭旧有一僧,开之冷风突出遂闭。
狼儿岭 在县东北二十里,岭下即仪川河源。车道岭 在县西四十里。
四县崰 在县西六十里,其巅最高。上轶游气,下临绝壑。登斯山者,祈县太谷徐沟。太原一望皆在目中,故以名之。山之东有一树,俗名邓青。取其枝入水五色毕现。且叶繁密则年丰叶稀,疏则年歉亦异木也。
尧神冈 在县西南四十里,山巅处相传尧都平阳密迩斯地,其巡狩时常登此山,以柴望告登之后人。思其德不见其人。故为之立庙以祀焉。每岁四月初八日四乡村犹祭享云。
漫天岭 在县正西六十里,高可接天。
摩天岭 在县西北六十里。
仪川河 其源有二:一出县正东四十里,武乡岭下。一出县东北狼儿岭下,俱经县东北王景。村合流入漳河泛滥为灾,任性漂塌榆民尝有隐忧云。
漳河 出县西北六十里,黄花岭至县西南合仪川河长八十里,广八里,南与武乡河合每遇霪雨洪涛怒浪。漂塌民田地址,尽为河伯之乡,榆邑之首害也。
东汇泉 在县东五里,泉从地涌,其水甚多旧有太谷县民佃种邻地治为稻田,数十亩今废亦徒有水而已。
蓝玉泉 在县东四十里,蓝玉寺下其形颇高,可以灌田。
柳滩泉 在县东北五里许,旧建官亭书斋一所,引流在内,宾客以时。
栝河 在县北。
三元泉 在县东三十五里,漳源铺间从石中三穴流出,其味甘美。
瀑突泉 在县南五十里,从石中涌出,夏凉冬暖,水傍绿草,四时不枯。
海眼泉 在县西三十里,一大石覆之,若启淜湃莫当。
北泉 即北泉山下所发也,泉上建昭泽龙王庙。
温泉 在县南三十里,县村北冬月无冰,有从石中四出者,有从地下涌出者,蘋蘩蕴藻可荐,鬼神且昧爽之。时热气升腾,如有薰灼之状,故曰温泉。
丹井 在通元观元至正间道,人贾自希炼丹
处。俗传有疾者服之即愈。
石井 在县南十里,潭村往日无水,居民苦之。有异人指之曰:此石下有泉。遂凿之深三丈,阔半之石底。忽开裂,泉遂涌出一乡之人物皆资之。

辽州城池考

        州县《志》本州
州城池 古辽阳城在今城之北,土人传为帝颛顼之子,祝融所建唐武德三年,因枯河侵害移建于兹。元末院判贺宗直重筑。明景泰中知州黄钺成化中知州。王钺胡源同知李朝正德中知州杨惠代有修葺。周围四里三十步,高三丈,厚约一丈八尺。濠深八尺,阔三丈,门有三。东曰永清,南曰阳和,西曰长乐门,楼三座。嘉靖甲子知州康清因望气者,言城以北为主。北以无门,而因无楼主。势为弱,乃帮筑敌台创建城楼一座。隆庆元年,知州赵云程增筑高计三丈七尺,厚二丈。敌台二十五座,砖垛一千三百有馀。角楼四座,巡警铺二十四座濠,设内外重墙四面,城楼各扁其上。东曰东接太行,曰青。阳发育。南曰南带漳水,曰朱明长养。西曰西通全晋,曰金德归城。北曰北拱神京,曰元功敛肃。规模视昔称雄矣,明崇祯癸未冀宁道毕拱辰浚濠池,设女墙。皇清顺治己丑,山贼围攻七次,数月不克,下年来城西南角,漳水漂隳约半里许。知州宋德芳尝加意挑筑第河,患未远本基弗固。故卒无底于成。康熙壬子知州杨天锡目击漂缺,毅然以修复为己任。躬亲董劝就近补筑十数年,于兹获睹完城,若复旧趾以全形,势则功费浩繁,尚有俟焉。
外县
和顺县城池 土城一座,周围二里零二百五十步。高连砖垛三丈七尺,根阔二丈五尺。收顶一丈五尺,门三座。南曰:康阜。西曰:宝凝。北曰:拱辰。角楼敌台共十一座,砖垛口二百四十个,窝铺一十五间,外壕深二丈五尺。
榆社县城池 土城二座,系上下其城迎艮为龙,垒石成壁居于高阜。明嘉靖五年,因流寇大掠西关,苦于无城。乡官常应文上其议于西台,创建关城一座。合抱如环。民乐安止虽,无砖石之甃而地理可据。实封疆之称固者也,东为上城,地形高二丈。宣德年改建因高为城,又加筑一丈,厚一丈,周围二里许。城门三。东曰:望京。南曰:宣化。西曰:永熙。城楼七西为下城。隆庆五年,知县吴从改筑高二丈五尺,厚一丈,周围三里。城门三。北曰:柔远。西曰:通晋。南曰:带漳。城楼五铺,所六门各一城,外池堑深五尺,广一丈,每十垛一窝,铺以为巡。更夫甲夜宿其土疏。散每年修筑。

辽州关梁考

        州县《志》本州
黄泽关 即十八盘在州东一百二十里,接壤河南设巡检司。
阳和桥 在州南门外。
小石桥 在州西四里。
羊角桥 在本村。
通晋桥 在州西门外。
七里桥 在七里店。
黄漳桥 在本村。
高欢桥 在高欢洞前。
梁峪桥 在州南。
粟城桥 在本村。
永济桥 在南火神庙岭。
突堤桥 在州北十五里。
平王桥
东五指桥
翻辕岭桥
和顺县
黄榆岭口 在县东七十里,为太行绝顶。路通直隶。顺德府所谓一夫当关,万马难度。南连清风,北接马岭口。直上二十里,崎岖险峻。为东边第一要处。黄榆古戍即此。设有防兵据守。松子岭口 在县北四十五里,为和顺乐平两县交界。蜿蜒幽曲绵亘二十里。潞泽辽赴京孔道,设有防兵据守。
八赋岭口 在县西一百二十里,仪城镇其岭。
有二悬崖,曲道设有二关口。西北曰:黑虎关赴太原要路。西南曰:青龙关赴平汾。要路设巡检一员,领弓兵把守。
东河桥 在邢村离县八里,路通河南系木桥。康熙十年重修。
通济桥 在河北离县二里,路通北京系木桥。康熙十一年重修。
南河桥 在爨村离县五里,路通潞安系木桥,唐熙十二年重修。
榆次县
黄花岭 在县西五十里,旧有巡检司今废。马陵关 在榆社县西北八十里,旧有巡检司今废。
寓仙寨 在县西北七十里,上有天池。
古寨 在县东南三里,高三十丈,东南俱有涧,洞中深暗,最可避寇。
官寨 在县北五十里,西南陡绝,一径可登山。巅平旷可容三百馀人,相传元末兵乱,官民尝避于此,故寨犹以官名。
黑山寨 在县西北三十五里,上有天池。河南桥 在县南一里许。
云簇桥 在县西三十里。
浴浪桥 在北泉。
云桥 在东门外。
廉村桥 在县西三里。
峡口桥 在县西八里。
北马浍桥 在县西南十五里。
南马浍桥 在县西南二十里。
和平桥 在县西南二十五里。
韩村桥 在县南三十里。
桃杨桥 在县西二十五里。
东周村桥 在县北十里。
南村桥 在县西南三十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三百六十六卷目录

 辽州部汇考二
  辽州公署考
  辽州学校考
  辽州户口考
  辽州田赋考

职方典第三百六十六卷

辽州部汇考二

辽州公署考

        州县《志》本州
州署 在州之中,而以三官阁为门户焉。正堂旧名勤政堂,堂之东西为库房。后为退思堂,东西厢房,正堂之两廊。东为公正厅。又东为架阁。库其下为吏户礼三房。西为仪仗库,又西为承发房。其下为兵刑工三房。两墀皂隶房,甬道旧有戒石亭。今易之以坊。又前为仪门,门之外东为土地祠。又东为寅宾馆。今毁西为监禁大门,上为鼓楼门。之外东为申明亭,又东为列榜房。西为旌善亭。旧有吏典廨,今废堂后为知州,住宅西有花园,今为射圃。此州治之大较也。皇清顺治二年,知州宋德芳修葺重新。
吏目署 即同知署改。
预备仓 在州治内,明正统年,知州黄钺建官厅三间廒房。共二十九间,门楼一座。
巡检署 在黄泽关。
阴阳学 在州治西今废。
医学 在州治西。
僧正司 道正司缺设署印者,住本寺观。察院 在城隍庙西今废。
布政司署 在州东今废。
按察司署 在州西今改为察院。
千总署 在黄泽关。
演武场 在州南门外。
养济院 在下仓巷东。
漏泽园 在漳河南岸。
外县
和顺县署 在城之西北隅,旧有钟鼓楼,申明亭,旌善亭,仪仗库。公廨榜房。俱久废承流宣化坊一座。大门三间,左土地祠三间,銮驾库五间。寅宾馆三间,仪门三间,戒石亭一座。正堂三间。正堂东礼赡库,正堂西赞善厅。堂东西承发司,铺长司吏户礼兵刑工六房。宅门一座,后堂五间,堂后楼房三间,题额曰学斯楼。知县邓宪璋于康熙八年,新建楼东厢房三间。
住宅在堂西,共房十三间。知县邓宪璋于康熙九年,重修西书房三间。堂东思凤堂三间,卧月轩三间。知县邓宪璋于康熙十年,重修马厩五间。知县邓宪璋于康熙十年新建,又监房八间。在仪门内西。
典史署 在仪门左,典史祝起凤于康熙八年重修。
预备仓 在大门内西。
巡检司 在八赋岭,其在松子岭,黄榆岭者俱裁。
阴阳学 医学 俱久废。
僧纲司 通纪司 俱无。
察院公署 在县治之东,明洪武八年,知县徐彦辉建。万历十二年,知县李继元重修。皇清康熙八年,知县邓宪璋复修。
演武场 在城西南。
养济院 在城隍庙左,康熙九年重修。
义冢 在县北二里,一在县北五里。
榆社县署 在上城中央之北,大堂名为临观。堂堂之西为积,贮库大堂后有川堂名为考政。堂后为县令廨大亭。前有戒石亭,再前为仪门。仪门内左有酂侯祠,右有狱禁堂,东有赞政亭,火药库吏户礼承发房。堂西有器械库,兵刑工铺长司两墀皂隶房。仪门外有五里收头房。东为寅宾馆、土地祠。县之大门旧建谯楼。今移谯楼于中。城首大门外有亭,左申明,右旌善。有坊左承流右宣化。
典史廨 在县治东。
巡检司 一在黄花岭,一在马陵关,今俱废。义仓 今废。
预备仓 在县堂东。
常平仓 在县治南。
阴阳学 医学 今俱废。
僧会司 道会司 今俱废。
察院 在县治东。
布政司署 在察院东今废。
演武场 在南门外,今移建西门外。
养济院 在田家巷东。
漏泽园。

辽州学校考

     《通志》州县《志》合本州
州儒学 在州治西南,正殿元至元初年建,明洪武三年重建,正统十一年重修。
学宫 自宋元以来,在正殿后,至明洪武戊午。知州蒋汝善为其逼近,居民改迁于正殿。东隙地正统。甲子知州黄钺重加修葺。弘治癸亥知州杨惠复扩大之。皇清康熙壬子,知州杨天锡丹雘重新。
启圣祠 在棂星门内。
名宦祠 在大城门外东。
乡贤祠 在大城门外西。
文昌阁 旧在文庙左,后迁东郭外。
魁星楼 在学东。
学正廨 在明伦堂左。
训导廨 在仪门内东今圮。
义学 有二。一在本学正殿之庑,一在关帝庙后廊。
社学 在城隍庙左,明正统十一年,知州黄钺建。今废止留地基三亩。
儒学仓 在大成门内,左今废。
学田 原额田平坡涧共地四顷三十六亩二分。该徵租谷二十五石九斗,租米四石五斗。内河漂荒芜地二顷八十一亩二分。豁免过租谷一十七石四斗,租米一石四斗。千亩川地七亩、黄家会地八亩、谷驼沟地九亩、东原庄地六亩、井圪道地六亩、察院前地六亩、文庙前地七亩、南寺前地十亩、龙子村地五亩、五指河滩地五亩、鹌鹑沟地六十亩、高庄寺坡地六十四亩、羊角村桥湾地六亩、八蜡庙前地八亩、箕山村地五亩四分、城隍庙后地二亩、刘春光没入学河南地七十四亩。见在熟地一顷五十五亩,徵解租谷八石五斗,租米三石一斗,收贮学仓解布政司。西坛地十亩、豆脑经阁地二十一亩、社学地三亩、丰台地六亩、南原庄地四十二亩小岭村平坡山地六十五亩、长城官站地二亩、南寺草场地六亩。皇清顺治十四年,知州贾廷兰,新入学田一十二亩三分。石窑平南塔地五亩、上南塔地五亩、断令口地一亩七分、大槐树地六亩。
义学 在学正殿之庑者,有四里堠平地。二段共一十五亩,冯婆峪地六亩,耕牛一只。一在关帝庙后廊者。有文昌祠。岭地共计二十二亩,耕牛一只俱。皇清顺治丁亥,知州宋德芳建。置共计四十三亩。内除地八亩为贫士纸笔之需。其粮承管封纳寅宾馆有碑记。
外县
和顺县儒学 在城东北隅,元至正十三年,县尹张钦祖建。明洪武四年,主簿刘德修。后知县王衡段珉王恕。孙鼎马廷玺李呈藻相继重修。皇清顺治十六年,知县李顺昌,教谕白毓秀重修。康熙八年十二年,知县邓宪璋、训导王协庆两次增葺。
启圣祠 在文庙后。
名宦祠 在学门内东。
乡贤祠 在东北城角。
魁星楼 在东城上。
教谕宅 裁。
训导宅 在学东。
义学
学田 五十五亩,坐落平地。川每亩租谷一石。四斗零共租谷六斗六升三合零。
榆社县儒学 在县东门外,元中统二年建。明洪武五年,县丞林茂修。后知县周至善、尚弼武清何谷、马骥王宠继修。嘉靖九年,县丞徐元道缮完。万历三十三年、三十四年相继增修。皇清顺治四年,知县王殿珍、教谕薛应、骋典史罗祯重修。未几而有姜逆之变,顺治十年、十二年、十四年,屡加缮葺。
启圣祠 明嘉靖十年建。皇清顺治十四年修拓。
名宦祠 在正殿东。
乡贤祠 在正殿西。
文昌阁 在名宦祠东。
魁星楼 在明伦堂东。
教谕宅 旧在正殿左。后移于布政司西裁。训导宅 康熙十年重建。
社学 在西庑墙后今废。
学田。

辽州户口考

        州县《志》本州
明洪武二十四年,户三千四百六十九,口一万九千七百五十六。
永乐十年,户三千四百六十九,口一万八千三百四十九。
宣德七年,户三千五百三十六,口一万一千八百四十二。
正统七年,户三千五百二十六。口二万五千七百六十六。
天顺六年,户三千五百七十。口三万六千五百二十五。
弘治十五年,户三千五百八十。口四万二百一十。
成化八年,户三千五百二十二。口四万二千。嘉靖三十年,户三千二百五十一。口二万一千五百一十一。
隆庆元年,户三千五百二十五,口三万一千四百一十二。
万历三十年,户三千五百四十五。口三万一千七百九十。
万历三十五年,户三千五百四十五。口三万七千。
天启五年,户三千六百七十五。口三万七千八百。
崇祯四年,户三千九百六十三。口四万五百七十二。皇清顺治十五年,编丁一万四千六百三十四。
康熙元年,编丁一万三千一百三十八。
康熙五年,编丁一万三千九百一十七。
康熙十一年,编丁一万三千九百二十一。内除绅衿优免本身二百八十三丁。外实在行差人一万三千二百三十八丁。下上、下中、下下门则各编徭银不等。共徵银四千八百八十六两四钱八分八釐二毫。九丝三微外买办本色颜料加增银三十二两七钱二分三釐零。
顺治十二年,清出土著幼丁五百四十丁,编银一百八十两六钱九分八釐八毫。久寓流民三百七十七丁,编银一百二十两九钱九分九釐零。
十四年,清出绅衿优免共丁五百五十四丁,编银一百八十两一钱四釐。
以上通共徵银四千八百一两一分二釐三毫零。
和顺县
明洪武二十四年,户二千七百七十二,口一万六千二百七十七。
永乐十年,户二千五百六十九,口一万五千二十。
成化八年,户三千一百二十五,口二万二千七百七十九。
弘治五年,户二千二百三十。口二万三千二十。弘治十五年,户三千二百三十。口二万三千一十二。
嘉靖三十八年,户一千二百。口一万八千九百。隆庆元年,户一千一百九十八。口一万九千一十七。
万历十一年,户一千一百五十。口一万七千五十。
万历四十七年,户一百一十。口一万四千五十。天启三年,户一千五百。口一万八千五十八。天启七年,户一千五百五十。口一万九千。崇祯六年,户九百一十。口九千二百。皇清顺治三年,户七百八十。口八千一百。顺治十六年,户八百一十,口九千。
康熙元年,编审兴差人丁五千七百二十七丁。康熙六年,编审兴差人丁五千七百八十九丁。康熙十一年,编审兴差人丁五千九百三十二丁。
各徵银不等,共徵银二千九十四两四分八釐二毫零。
顺治十四年,清出土著新编人俱下下二百二十八丁,共徵银七十三两五钱五分三釐三毫零。
顺治十四年,清出绅衿优免供丁三百七十四丁。共徵银一百七十四两九钱一分一釐四毫零。
以上三项,共人六千五百三十四丁。共徵银二千三百四十二两五钱一分三釐。
榆社县
明万历年间,编审户五千三百三十九。口三万六千一百二十一。编徭银三千七十七两四钱五分七毫三丝六忽九微。皇清顺治五年,编审户五百七十五丁,六千六百三十九。编徭银三千四十七两二钱二分零。顺治十一年,编审户三百四十八,丁六千九百八十四,编徭银三千四十七两二钱二分零。康熙元年,编审户五百六十九,丁六千一百五十九,编徭银三千二百四十三两一钱五分一釐零。
康熙六年,编审户四百五十二,丁六千四百四十一。编徭银三千二百四十三两八钱五分一釐九毫二丝零。
康熙十一年,编审户三百八十二,丁六千一百七十八。内除绅衿优免本身二百一十一丁,实在行差人五千九百六十七丁。内下上、下中、下下各徵徭银不等。共徵银二千七百六十三两八分七釐八毫七丝五忽。外办买本色颜料加增银一十八两二钱八分七釐九毫零。
顺治十二年,清出土著新编丁二百一十丁,徵徭银九十四两五钱三釐二毫六丝。
十四年,清出绅衿供丁二百六十四丁,徵徭银一百一十八两五钱。
以上通共徵徭银,二千九百九十四两三钱七分九釐一毫零。

辽州田赋考

        州县《志》本州
原额民田,平坡沙三等共地一千七十四顷四十八亩四分。除蠲免河漂地四百一顷七十七亩五分。
实在熟地六百七十二顷七十七亩九分。实徵夏秋粮三千八百二十三石四斗九升七合八勺。
折色坐价不等,共派银三千四百四两四钱六分七釐二毫三丝零。
外地亩九釐银三百七十四两八钱二分三釐七毫九丝四忽。
驿站银四百八十八两六钱九分八釐七毫。旧藩田晋府山一座,折色银四十六两四钱八分。
旧加增丝绢银五两二钱。
顺治十四年起至十八年止。报垦过地一百二十二顷三十八亩七分八釐。该粮六百六十石四斗九升四合六勺。
共折色银七百五十两八钱六分二釐八毫二丝八忽零。
以上通共徵银五千七十两五钱三分二釐五毫四丝二忽零。
丁地共徵折色银九千八百七十一两五钱四分四釐五毫五忽零。
户部项下起运。
宣府镇银一百五十两九钱六分五釐六丝六忽。
大同镇银一千五十五两一钱六分八釐。加徵三关脚价银四十九两四分。
农桑银一十七两八钱三分一釐二毫。
地亩九釐银三百七十四两八钱二分三釐七毫。
王田银四十六两四钱八分。
颜料改折银五十二两一钱六分五釐七毫五丝。
土著幼丁银一百八十两六钱九分八釐八毫。实在人丁银一百二十两九钱九分七釐三毫六丝。
绅衿优免供丁银一百八十两一钱四釐八毫。顺治十四年,至十八年。报垦过地粮银七百五十两八钱六分二釐八毫二丝八忽七微五纤。礼部项下起运。
羊价银二十两。脚价银一钱二分六釐六毫。药味银一十六两六钱八分,脚价银二钱五分三釐四毫。
北羊银五两四钱二分六釐,脚价银四分九釐六毫二丝。
历日纸价银三两九钱六釐五毫。每年加闰月银八分五釐,脚价银二分七釐四毫六丝四忽。兵部项下起运。
柴薪银二十五两,脚价银一两三分一釐九毫二丝。
直堂皂隶银二十一两,脚价银一两一分六釐六毫。
工部项下起运。
柴夫银四百九十九两六钱九分,脚价银一两九钱二分九釐六毫零。
木柴银二十一两五钱,脚价银三钱一分九釐三毫零。
新旧胖袄银二百四十三两六钱。
代徵榆社县新旧胖袄银二百四十三两七钱五分。
屯田司料银九十二两一钱,脚价银九钱九分九毫零。
旧额裁扣解部银。
旧编裁剩银二百九十九两三钱八分六釐五毫零。
顺治九年,会议裁扣银二百二十八两八钱。顺治十二年,会议裁扣银八两。
裁官经费银三百六十六两七钱六分四毫一丝零。
裁州同州判,俸薪工食银二百八十二两九钱八分。
裁训导俸薪等银四十三两五钱二分。
裁减各衙门吏书工食银,一百九两二钱。裁减走递夫马银三百两。新裁廪粮银九十六两。
置买造解紬绢并本色颜料共银二十九两一钱七分六釐九毫零。脚价银二钱一分五釐六毫零。
存留
本省额编兵饷银一千七百七十三两三钱六分一釐七毫零。
官役俸食心红经费杂支银一千六百六十八两八钱二分九釐六毫零。
驿站银四百八十八两六钱九分八釐七毫。商税银二十五两四釐。
酒课银五两四钱。
匠价银二十五两六钱五分。
本色款冬花一十四斤八两一钱。酸枣仁二斤五两,改徵折色银一两九钱。
盐法
明初,户丁行盐按课之多寡,因丁输纳。
明末本州,小贩领引以物产换盐驼。贩输课民稍称便。皇清顺治年照明末,行盐康熙八年,奉文立商本州民穷乏赀,无力充应外商开沽。
和顺县
原额麻平坡沙薄五等。更名开垦共地三千四百四十七顷二分八釐二毫,该粮六千六十三石一斗三升八合三勺九抄,共折银六千九百三十六两五钱九分四釐五毫零。
每石该带派地差一钱八分四釐四毫零。共徵地差并清出地差二顷共银一千一百一十八两五钱二分五釐七毫零。
通共银八千五十五两一钱二分三毫零。户部项下起运。
宣大农桑地亩等项,共银三千一百九十三两六钱五分三釐三毫零。
礼部项下起运。
羊价药味纸价等,银三十三两七钱六釐四毫。脚价银七钱八分三釐一毫零。
兵部项下起运。
柴直银三十五两五钱,脚价钱一两五钱七分八釐五毫零。
工部项下起运。
柴夫木柴胖袄等项共银七百五十两二钱二分,脚价银二两一分三釐三毫零。
裁扣解部银。
一旧额存留项款,奉文节年裁扣并裁官经费等项。共银一千一百一十一两一分零。
一置买造、解紬、绢并、本色颜料、共银二十两三钱一分六釐九毫零,脚价银一钱三分八釐七毫零。
一本省额编兵饷银,三千八十两八钱四分七釐七毫零。
一驿站抵解正项,银七百五十九两一钱四分五釐一毫零。
额外解部银。
酒课银三两八钱。
匠价银二十两二银五分。
商税银一十一两六钱九釐。遇闰加银九钱六分七釐四毫零。
当税银二十五两。
牙税银四两二钱。
存留
本县存留官俸役食杂支等项共银一千四百八两七钱一分七釐八毫零内。
知县俸银四十五两。
知县心红纸张银二十两。
库子四名,工食银共二十四两。
门子二名,工食银共十二两。
快手八名,工食银共一百三十四两四钱。民壮五十名,工食共三百两。
皂隶十六名,工食银共九十六两。
轿夫四名,工食银二十四两。
伞扇夫三名,工食银共十八两。
扛夫六名,工食银共三十六两。
灯夫四名,工食银二十四两。
仓斗级四名,工食银共二十四两。
禁卒八名,工食银共四十八两。
铺司兵二十五名,工食银共一百三十二两。迎春神牛酒席银二两。
乡饮酒礼银七两五钱。
二大祭,三小祭,共银六十五两。
习仪拜牌霜降银二两一钱六分。
本州进表银一两五钱。
修理监仓银二十两。
修理城垣银五两。
朝觐本册什物银五钱六分六釐六毫。
廪生膳夫银一十三两三钱三分三釐二毫零。起送应试生员盘费等银二两四钱五分。季考生员试卷银六两。
饯送旧举人会试银五两五钱。
岁贡盘缠花红等银二十六两。
新举人花红等银二两五钱。
岁考生员试卷等银七两五钱。
新中进士旗扁贺仪等,银二两八钱五分。造写恤刑纸张银二钱。
冬衣花布银四两二钱。
典史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
门子一名,工食银六两。
皂隶四名,工食银共二十四两。
马夫一名,工食银六两。
儒学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
斋夫六名,工食银共七十二两。
门斗三名,工食银共二十一两六钱。
喂马草料银十二两。
巡检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
皂隶二名,工食银十二两。
弓兵二十名,工食银四十八两九钱。
盐法
盐引二百一十二道。
盐课银八十四两四钱八分。
纸价银六钱三分六釐。
榆社县
原额民田平坡沙薄四等,共地四千二百七十五顷六十亩一分五釐一毫。内顺治四年,蠲免无主荒地一百六十顷二十亩。十四年蠲免有主伤亡并河塌地九百三十二顷二十四亩一分八釐三毫。两经蠲免外。
实在平坡沙薄四等。共地三千一百八十三顷一十亩九分六釐八毫。徵粮六千五百二十四石五升三合零。
折银四千六百六十九两七钱五分七釐一毫零。
地亩九釐银一千三十七两七钱三釐六毫零。
驿站银八百二十三两七钱四分七釐五毫零。更名下地一百五十三顷九十六亩五分。共徵折色银,一百一十九两一钱八分三釐。旧加增丝绢银五两二钱。
自顺治七年起十八年止,共报开垦平坡沙薄四等民田荒地,一百六十四顷三十五亩五分。该粮七百一十八石四斗二升零。各徵不等。共折色银三百四十三两一钱七分八釐一毫零。又康熙元年起八年止,共报开垦坡沙薄三等民田荒地,二十六顷四十亩一分五釐。各徵不等。共折色银三十七两七钱八釐四毫零。以上共徵银七千三十五两四钱七分七釐九毫零。
户部项下起运。
宣府镇银五百一十一两二钱八分八釐。大同镇银一千四十一两三钱四分五釐七毫零。
加徵三关,脚价银九十三两三钱八分。
农桑银一十七两一钱三分一釐二毫零。地亩九釐银一千三十七两七钱三釐六毫零。更名银一百一十九两一钱八分三釐。
颜料改折银二十六两三钱七分七釐二毫零。顺治七年起至十八年止,共开垦过荒地粮银三百四十三两一钱七分八釐一毫零。
土著新编银九十四两五钱三釐三毫零。实在人丁银一十一两三钱七分一釐三毫零。绅衿供丁银一百一十八两五钱。
礼部项下起运。
羊价银一十五两,脚价银九分四釐九毫零。药味银一十六两三钱三分四釐,脚价银七钱三分二釐八毫零。
北羊银四两五分三釐,脚价银三分七釐一毫零。
历日纸价银二两一钱七分三釐三毫。每年加闰月银六分三釐五毫,脚价银六分五毫零。兵部项下起运。
柴薪银二十五两,脚价银一两三分一釐九毫零。
工部项下起运。
柴夫银四百九十九两六钱九分,脚价银一两九钱二分九釐六毫零。
木柴银二十四两一钱三分五釐七毫,脚价银二钱七分三釐五毫零。
新旧胖袄银二百四十四两三钱五分。
屯田司料银六十八两八钱一分一釐,脚价银六钱八分九釐一毫零。
裁扣解部银。
旧编裁剩银,七十四两六钱一分七釐。
顺治九年,会议裁扣银一百七十四两六钱六分八釐八毫零。
顺治十二年,会议裁扣银八两。
裁官经费银二百四十八两五钱九分一釐。裁减各衙门吏书工食银九十七两二钱。裁减走递马夫银三百五十两。新裁廪粮银六十四两。
置买造解紬绢并本色颜料共银二十一两七钱五分六釐一毫零,脚价银一钱五分一毫零。存留
本省额编兵饷银二千七百二十一两二钱七分四釐四毫零。
官役俸食心红经费杂支银一千三百四十两三钱三分五釐三毫零。
驿站银八百二十二两七钱四分七釐五毫零。额外解部。
商税银一十六两八钱八分九釐。
酒课银四两。
匠价银二十两七钱。
盐法
榆距解池千馀里,食徐沟煎盐。每年领引二百三十一张,纳税银九十一两八钱四分。
纸价银六钱九分三釐明季至。皇清照户给引照引纳税。民自买盐而食,康熙八年奉。旨招商立店,本县民贫招募。太谷县商人领引行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三百六十七卷目录

 辽州部汇考三
  辽州风俗考
  辽州祠庙考
  辽州驿递考
  辽州兵制考
  辽州物产考
  辽州古迹考

职方典第三百六十七卷

辽州部汇考三

辽州风俗考

        州县《志》《旧志》:称民性淳朴,士其民之首也,但忧道夺于忧,贫谋生急于缮性。
辽境所在皆山林,冈阜不通。孔道其民,财穷性拙。鲜事商贾作息之馀,并无生计近多佣力,他乡担负经营以苟全朝夕。
辽居太行绝顶。四月冰解,八月飞霜,风气大寒,耕者鲜获。
乡仪
冠礼久不行,惟婚礼州之士大夫,犹量贫富略仿六礼行之。指腹割襟乘凶论财之陋,在齐民往往有焉。丧制在诗礼之家,席苫枕块,哭踊备仪知遵家礼行之。凡民虽丧仪无节而附棺。附身亦稍知诚敬。至于祭礼,祭不欲数,亦不欲疏。近世疏则有之,数殆未也。州中家庙无建,每搆木龛栖主于内,以荐享之。而墓祭为多,虽祭义祭仪未必如礼。亦不失反本追远之意耳。岁时元日,夙兴设香烛果馔祀神,祀先拜尊长出拜乡党故旧。
立春前期一日,郡守率僚属迎春于东郊。郡人装故事观芒神土牛色,以占水旱。乡人饮酒茹春饼。
元宵里巷门首悬灯设鳌山,放烟火村中,或设九曲灯十六日。男女迎观探亲二十五日,各家以物添仓。
二月二日,各家以灰围墙,并置柱磉谓免虫蚁。清明具醪馔扫墓悬纸钱于上。戏鞦韆放风筝。四月八日,斋僧做佛事间或为之。
五月五日,饮雄黄酒插艾系五色丝作角黍。七夕女人作酒果拜织女乞巧。
七月十五中元日,采麻谷设瓜果祀先。
中秋瓜饼玩月。
九月九日登高赏菊作重阳糕。
十月一日祀先焚寒衣。
冬至拜贺如元日今省。
腊月八日各家早食腊八粥。
二十四日夜设糖饼香酒祀灶。除日换桃符写春帖放爆竹。
和顺县
元夜各插谷穗于门首,以兆丰年。
二月初三日祀文昌帝君。
二十五日结綵为亭楼,纸火迎合山大王于县致祭。
三月二十八日,有司祭天齐庙报赛初,十日祭马王神,十八日祀泰山圣母。
四月初四日有司祭合山懿济圣母。
五月五日登高,十三日报赛关帝庙。
六月初六日祭水草大王,十三日西溪龙王堂祭赛大龙神。
七月初二日李阳村祭赛后土祠,十五日祀坛。八月十二日会赛本县城隍。
九月九日登高避疫,二十七日赴合山祭显泽大王。
十月初一日祭坛。
《馀同州志》
榆社县
元日子孙会拜毕醵金会侧欢饮之。
立春日贴宜春两字。
五日作纸妇,持帚将家中尘滓黎明送至十字口曰送穷。
元宵年少作百戏状,沿街而行曰闹元宵。十六日妇女上坟出郭曰游百病,二十日各家以谷面为抟昏夜,燃灯祀神名曰填仓。二月一日各家以灰围屋,又煮芥羹以逼蚰蜒。二日富家多食黍米糕。
三月三日黎明各家以柳条在屋乱摔,谓之摔蝎子。又将黄纸画符贴于壁上。
五月五日男子游郊外饮酒,谓之踏柳。
六月六日清晨挑水谓之伏水,造酒曲醋。八月社日各家上坟拜扫。
九月九日婚姻之家,馈枣糕名送糕。
十月一日各家多食黄米糕,月终各家祭赛谓之谢神农。
十二月初一日用五色豆炒熟食之,初五日用五色豆煮熟食之,曰辟瘟。
《馀同州志》辽州祠庙考        州县《志》本州
社稷坛 在州城西北里许,北向社右稷左。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州城南百步许。
厉坛 在州城北。
城隍庙 在州治西南。
八蜡庙 在州治东南。
关圣庙 一在州治东,一在州西关。
昭懿庙 在州西三里许,邹国公孟子之后宋加号曰昭懿圣母之神。祷雨辄应。明洪武七年赐号为军山之神。
先轸庙 在州南里许,春秋晋襄公败敌于箕。先轸死之箕上,之人仰其义烈建庙祀之,明洪武七年赐号为晋大夫,先轸之庙。
祝融庙 在州北二里,帝颛顼之,子建辽阳城土人立庙祀之。元至正十年,监郡铁木儿等重建。明洪武七年,赐号为祝融之神。
十龙祠 在州南三十里,唐加号曰通利侯。明洪武三年赐号曰千亩灵泉之神。
司马高祠 在州东故县村,岁春秋二仲致祭。真武坛 在州治东,明万历二十五年建。东岳庙 在州治南街。
药王庙 在州东门内。
马神庙 在城隍庙东。
泰山庙 在州城北。
崔府君庙 在州东关。
九江圣母庙 在西河村前。
王将军庙 在石匣村。
娲皇圣母庙 在丰堠村北山。
子孙圣母庙 有三,一在州治城隍庙右,一在北五里,一在南五里。
龙王庙 在默照寺左。
箕冈庙 在州箕山村。
后土庙 在州北后窑峪村。
罗㬋圣母庙 在先轸庙,东前有太子莲池。漳神庙 在州南河岸。
香山圣母庙 在紫阳村前。
和顺县
山川社稷坛 在县西北一里。
风云雷雨坛 在县南一里。
邑厉坛 在县北一里。
城隍庙 在县治南。
八蜡庙 在县南一里。
东岳庙 祀碧霞元君,在县东关。
关帝庙 一在县南关,一在西瓮城,一在北关。药王庙 在县西五里云龙山。
龙王庙 在县西五里云龙山。
泰山庙 祀天齐仁圣大帝,在小东关。康熙十三年重修。
懿济庙 在县东三十里合山村。
显泽庙 一在合山村,一在县东关。
子孙庙 在城隍庙东。
马王庙
后土庙 在县北二十五里李阳村。
王虎谷先生祠 在中和街,东每岁春秋次丁致祭。
吕天仙祠 在科奇村。
榆社县
社稷坛 在县西门外。
风云雷雨山川坛 在县南一里。
邑厉庙 在北门外正北。
城隍庙 在县治西。
八蜡庙 在县西南十里。
梓岳庙 在县西十里,梓荆山祀梓岳大王,每遇虸蚄食禾稼祭之,辄收其种于殿前路侧。白龙王庙 在县北二十里,祀白龙大王。漳龙王庙 在县东三十里,祀漳龙大王。黑神庙 在县东二十里,祀黑山大王。
关帝庙 在县治西,一在县下城,一在南关。二郎庙 在县治东。
三官庙 在下城。
泰山庙 在北关。
东岳庙 在东关。
药王庙 在西门内。
马王庙 在西门内。
箕神庙 在县东三十五里。
之推庙 在县东三十五里。
狐突庙 在县西三十五里。
灵显庙 在县西二十里。
昭泽龙王庙 在北泉。
黑龙王庙 在县东二十五里。
五龙王庙 在县西北二十五里。
乌龙王庙 在县北三十里。
黄龙王庙 在县北二十里。
黄澄庙 在县北三十里。
彦章庙 在县东三十里。
顶山庙 在县西七十里。
泰山圣母庙 在北关。
火神庙 在县北五里。
爱花圣母庙 在县西南二十五里。
九江圣母庙 在县西南二十里。
子孙圣母庙 在县东二十里。
玉帝阁 在北关。
真武阁 在北关。
三官阁 在北关。
葛仙翁祠 在西关。
寺观附。
本州
天宁寺 在州治南,宋兴国三年建,明洪武二十二年重修。
洪济寺 在东关,晋天福九年建,明洪武十九年重修。
默照寺 在城西北,金大定六年建。皇清顺治十一年重修。
兴国寺 在州南高庄村,元延祐二年建。石佛寺 在七里店南山,明永乐二年建。宗圣寺 在石匣村,明永乐九年建。皇清康熙三年重修。
资寿寺 在州东,王家庄西北山,又名瓮洪寺。明永乐十五年建。皇清顺治二年重修,
崇兴寺 在州北段峪村,明永乐九年建。宁福寺 在州南上武村。
福圣寺 在州南麻田村元大德二年建。普照寺 在州东故县村,金时建。
涌泉寺 在州东羊角村,明弘治年建。
五泉寺 在州东百里王开村。
经阁寺 在州东豆脑村,北山下。
甘露寺 在州东五指村,东山下。
石岱寺 在州东云山,文峰下。
资寿寺 在州西南二十里,明洪武初年建,弘治年重修。
白佛寺 在州东十二里,山腰石洞内有白石佛。
寿圣寺 有十一在州东五军寺村。晋开运二年建,洪武年重修。一在州东泽城村,宋熙宁年间建。一在州东五指村,唐乾宁年建。一在州东苇泽村,晋天福年建。一在州东骆驼村,一在州东南麻田村,元至元三年建。一在州西马庄,宋熙宁元年建。一在州北寒桃镇,后晋开运二年建。一在州西魏家庄,宋崇宁三年建。一在州西长城镇。
三元阁 在州治前。
观音阁 在州治南街。
观音庵 在州西门外。
普妙院 在州西北,后窑峪村,元至元三年建。紫微观 在州东南岔村,元至元年建。
寂虚宫 在州东故县村,元至元年建。
和顺县
武安王庙 有数处大者在南关。
东岳泰山庙 在东关。
懿济圣母庙 敕建在合山村。
显泽大王庙 一在合山敕建,一在东关。后土庙 在李阳村。
准提庵 在县前遵化街,康熙五年创建。瑞云观 在爨村,高冈上下俯漳河、南山屏列观顶。苍松十数丈枝干,下垂人传为秦汉时物。西溪龙王庙 在县西山。
龙王寺 在西关。
兴国寺 在县前遵化街习仪之所。
麻衣寺 在县北山椒。
青冈寺 在扒头村。
圣寿寺 在寺头村。
天池寺 在窑底村北。
海眼寺 在圈马平村。
悬空寺 在东山内,距县三十里。悬崖千仞寺。建半腰奇境也。
洪福寺 在温源村。
龙附寺 在西溪云龙山。
千佛寺 在县西山。
禅堂寺 在紫罗村。
重兴寺 在高丘村。
天宫寺 在天军村。
兴隆寺 金厢寺 洞仙寺 南城寺。
永祥寺 香严寺 福兴寺 石佛寺。
圣佛寺 天圣寺 龙剑寺 胡蓁寺。
圣泉寺 兴福寺。
榆社县
香林寺 在城中央。
大同寺 在城外东南,元至元年改建。
复兴寺 在下城南。
寿圣寺 在县南十里潭村。
崇圣寺 在县西南八里王村。
仁寿寺 在县南十里韩村。
响堂寺 在县西十里,有梁山伯祝英台遗迹。禅山寺 在县西六十里。
清凉寺 在县东六十里,周围有松林。
北泉寺 在县北八里。
常住寺 在县西六十里。
三清观 在县治西。
通元观 在县南三十七里,即道人贾自希炼丹处,内有丹井今废。
观音堂 在下城。
圣堂 在峡口村。
白衣庵 一在东关,一在城隍庙右,一在坂坡。弥陀庵 在东关。
地藏庵 在县北三里。

辽州驿递考

        州县《志》本州
南关驿 察院前厅三间,后厅三间,皂隶房东西各三间,书房三间,厨房三间,坊一座。俱弘治己丑建。马场一处 按驿在州西南二百二十里,在榆社县西南一百三十里,明洪武二年设隶沁州武乡县。八年因武乡有权店驿,而以南关驿属辽州并榆社县,辽州原额马二十四匹。榆社县马二十八匹,后奉文裁减辽州存马一十四匹,榆社县存马一十八匹,以地之远近定马匹之多寡。明时民间喂养先马头有利。而太谷武乡之民包揽钻应以其与。驿近且习也,及至明末差烦料贵,而马头之役复归之辽榆州县矣。其中奸弊百出,百姓鬻妻卖子苦累难堪。皇清定鼎责令官喂驿,官按季支银。民称少苏。然而山川修阻搬运供应之苦,甚有难言者州离驿。写远每遇使节经临,侦探挑负踰山越岭不问。昼夜迨至彼处,民皆武乡之民。百物腾贵乘机掯勒。且其先期则守候经旬,后时则奔趋不及。不至误事必至,疲民甚。或大兵经过雇驴雇夫往还动辄数十日,盘费不给,夫马坐毙屡屡然矣。盖思率土王臣之义,在辽民亦何敢告劳然。以地方之远近定所济之银,力远者协银,则人乐于输。近者供力,则人不至疲。两利之道或在是乎。此州之第一大累,仁人君子所当酌画焉。总铺 在申明亭左今废。
王庄铺 在州西七里。
西张铺 在州西二十里。
洪度铺 在州西南三十里。
黄岩铺 在州西南四十里。
川口铺 在州西北三十里。
长城铺 在州西北四十里。
曹家寨铺 在州北二十里。
平王铺 在州北四十里。
榆社县
南关驿 沁州武乡县地也,旧制于南北之冲,立为传舍。因武乡有权店驿,遂以南关驿属辽州。而榆社为之,协济亦犹和顺,协济于乐平之柏,井驿耳。辽额站银四百两有奇。榆额站银八百两有奇,因站银之繁简定马匹之多寡。辽应马二十四匹,榆协济马二十八匹,明初民间喂养武乡,居民揽应营利至后,差繁料贵遂仍推榆社大户。轮换应差苦累难堪幸。皇清定鼎奉文州县,各裁马十匹。将马责令驿官喂。
养民困立苏矣,榆邑无驿而有铺十五。
铺长司 在城。
沿壁 在县东十里。
王景 在县东二十里。
牛家庄 在县东三十里。
漳源 在县东四十里。
廉村 在县西五十里。
桃阳 在县西二十里。
云簇 在县西三十里。
偏梁 在县西四十里。
周村 在县北十里。
伍源 在县西北二十里。
紫寒 在县西北四十里。
司宽 在县西北五十里。
老余铺 在县西北六十里。
白璧 在县西北七十里。
和顺县
协站 县治与太原之乐平,南北接壤。乐平额供柏井驿,遂扳告和顺。暂协马二十一匹,乐平距柏井七十里,和顺距乐平九十里,是距柏井一百六十里矣。相延日久,竟为成例。既有鞭长不及之忧,又加靠累欺凌之患。顺治十八年,抚院具题奉。旨嗣后协银不协马,而和民之苦累苏矣。康熙六年,
奉文将协济站银七百六十五两抵解正项。自是和邑无协济站银。名色而柏井之害永绝矣。详见碑记和邑,无邑而有铺十二。
在城铺 在县治南。
西仁铺 在县南十五里。
石鼓岭铺 在县南三十里以上通辽州。仪村铺 在县西十五里。
裴家峪铺 在县西南四十五里。
寒湖岭铺 在县西南四十五里。
沙峪铺 在县西南六十里。
横岭铺 在县西南八十五里。
仪城铺 在县西南一百二十里以上,通榆次县。
后峪铺 在县北十五里。
李阳铺 在县北二十五里。
松子岭铺 在县北四十里以上,通乐平县。

辽州兵制考

         州县《志》本州
教场 在州南门外,演武亭三间,厨房三间,旗纛台一座。
黄泽关巡检司 正厅三间,东西房各三间,门楼一座。
八赋岭巡检司 正厅三间,东西房各三间,门楼一座。
黄泽关防兵驻劄千总 正厅三间,东西房各三间,门楼一座。营房三十间。
榆社县
榆治旧设土兵百名,以为防禦。皇清康熙八年,于辽河营内各发兵十名,在县驻劄以固封守。
和顺县
防官一员,防兵一百名,康熙七年裁兵一十一名。
演武场 在城西南,霜降日县,官诣场同防官。祭旗纛操练快壮并阅操马步防兵。
演武厅 三间耳房二间。
墩台 多设在高阜处。

辽州物产考

        州县《志》谷属
黍   秫   稷   粱   麦麰   荞   麻   菽   茭子稔子
帛属
丝   缣
货属
石炭   木炭   柴   粗瓷
蓝靛   蜂蜜   麻
木属
松   柏   桑   槐   榆柳   椿   楸   杨   檀椴   蔡   漆   楮   桐樗   樘   椒   梓   栝蓏属
冬瓜   南瓜   黄瓜   西瓜菜瓜   匏子   葫芦
果属
桃    梨    杏    榛李    羊枣   胡桃   樱桃柿    石榴   红果   蘋果木瓜   林檎   花红果  八月李蔬属
葱    韭    芥    芹莴苣   苦菜   莙荙   菠菜茄    蕨    莪    胡荽萝卜   茼蒿   蔓菁   白菜羊肚   蘑菇   木耳   地椒药属
连翘   茵陈   防风   黄芩黄精   独活   升麻   芍药车前子  葛根   郁李仁  五灵脂柴胡   桔梗   苍术   荆芥茯苓   萱草   猪苓   藜芦贯众   茜草   薄荷   兔丝子甘草   牡丹皮  地榆   枸杞子远志   沙参   知母   茴香马齿苋  地骨皮  茅香   续断瞿麦   款冬   蒿本   大黄龙骨   南星   莞花   益母草金丝草  王不留行 自然铜  何首乌无名异  金樱子
花属
牡丹   芍药   玉簪   山丹石竹   水红   牵牛花  粉团花金盏   刺梅   卷丹   菊葵    鸡冠   扁竹   金簪无时菊  榴    夜合   凤仙花珍珠花  十样锦  一丈红  剪红萝月季   萱花   米壳   樱桃禽属
鹊    鸽    鸠    燕雉    鹳    鹜    鸦鸭    鹅    鹌鹑   布谷练鹊   啄木   鹭鹚   山鸡鸱鸮   凫鸟   石鸡   憨鸡黄鹂   鸥    蝠
兽属
马    牛    驴    骡猪    羊    狗    猫麃    獐    虎    豹狼    兔    狐    猴山猪
草属
苇    芦    苜蓿   黄蒿青蒿   蓝    萱    艾莎蓬
虫属
蝴蝶   蜘蛛   蟋蟀   蚯蚓鼠妇   蝼蚁   蜣螂   促织虾蟆   蚊    蛇    蝎螬    蜂    蚕    鳖

辽州古迹考

        州县《志》本州
辽阳城 在州北二里,祝融氏所建。唐武德三年,迁之土人于旧址。立祝融庙以志报云。宋张仲尹有诗。
故县 在东云山之东有城池,旧址传为古箕城。
赵王台 在州黄漳村山有石台,俗传赵襄子曾迹此焉。
原孝拖杷 在州南军寨村有原孝者,年最少。其父将祖以杷送至途中,意欲绝养孝寻杷拖还父,怪而问之。孝答曰:存此以待后日送父耳,父悟,迎祖还家。终尽孝养,今山草犹显然有杷过之形。
十景
山春色 山色青翠四时如春,有昭懿圣母。庙系亚圣七世,孙女殿左右有牡丹、芍药园,花盛开则兆丰年。
漳水秋波 漳水何时无波独于秋夕,则光摇月影响答风韵听之,令人尘绪毕清。
北郭青岚 城北每晨有岚霞,横亘睹之如翠屏,璀璨悦目。
西楼返照 楼在西关崇圣寺,漳水遥映日将落,有红光射楼,如野烧之状。
高欢云洞 有石室华栋秀,夺天工石床,草茵足供游人。盘礡高欢曾避暑于此。
太子莲池 州南有罗㬋圣母庙,庙前有池,土人相传梵王太子曾浴此。时有莲花涌出。五指胜迹 危崖仄立高数仞,有巨人掌迹,若撑扶之状。
千亩灵泉 悬崖石洞,泉流瀑吼如雷,严冬则凝为冰柱,外实内空,晶莹夺目。
许洞清风 在箕山昔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屑因避于此洞。下有洗耳泉,外有文字,后人莫辨。
箕山积雪 昔益避启于山之阴,时虽盛暑尚有积雪。说者谓益坚臣节凛栗千古。
榆社县
箕城 在县东三十里,唐箕州置此。
古武乡县 在县北三十里,晋置属上党郡,唐武德三年废。
偃武废县 在县南三十里,唐初置榆州寻省。响堂 在县西南十里,梓荆山下有石室方丈,如瓮虚状,内有二石像,梁山伯祝英台人入其中,石声与人声相应,亦古址也。
舍利塔 在县东南大同寺,天下第十八塔藏经所云辽州,榆社塔是也,不知建于何代。重修于宋太宗治平四年。至元之大德则改为毗卢殿矣。
尧神冈 在县西南四十里,山巅处相传尧都平阳密迩斯地,其巡狩时常登此山,以柴望告登之后人,思其德不见其人。故为之立庙以祀焉。每岁四月初八日四乡村犹祭享云。
马陵关 孙膑胜庞涓之处。按故《明一统志》:榆社,西北八十里马陵关,即庞涓自刎处。北有孙膑坡,即当时伏兵处。
通悬观 在县正南三十七里,旧有狄仁杰碑。见田间按《通志》:岁久,为风雨所蚀,观与碑俱废。丹井 在通悬观至正间,道人贾自希炼丹处。俗传有疾者,服之即愈。
石井 在县南十里,曰潭村往日无水,居民苦之。有异人指之曰,此石下有水。遂凿之深三丈阔半之石底忽开裂,泉遂涌出。一乡之人物皆资之。即巩方伯故里也。
四县崰 在县西六十里,其巅最高。上轶游气,下临绝壑,登斯山者,祈县太谷。徐沟太原,一望皆在目中。故以名之,山之东有一树。俗名邓青。取其枝入水,五色毕现。且叶繁密则年丰,叶疏稀则年歉亦异木也。
八景
荆山晚照 日景入虞渊鲁阳之戈莫返。一朵红云如日中之光,久之乃散,谚所谓夕阳返照也。
漳水浮清 水在县西北六十里,源泉混混清流见底,四时如一。王子安所云秋水共长天一色也。
秀云叠翠 巘峨南峙上插瑶天,凡在邑境皆能眺望,若逢气候,清明岚光蔼蔼翠色葱葱,宛如列屏当面。
龙祠古岭 在县之东,即古武乡岭也,其高层累而上,呼吸可通帝座。有龙神祠近于漳水之源,不知建于何代。
岳庙齐云 西山陡绝势可接天,又加庙一区。其巍巍之势有类于山,从人面起云向马头生耳。
塔寺晓钟 县之东大同寺,有蒲牢一颗,将昧爽隐隐有声,不击自鸣故阇黎行者为诵经之候,无有或爽云。
北寺清泉 北泉寺之泉,水甚多。有一泓从大石穴中流出,清泚异常,可鉴须眉不用温,太真
燃犀照也,所谓水向石边流出冷故耳。
禅山云隐 县西第一古刹也,方外高人云游者,甚众赏有五色云。现而白云,最多与比丘最协所谓剪一片白云。补衲已被白云留住者此也。
龙泉八景 去城八里许,层峦叠嶂环垂于峭拔处,凌空而搆名曰寿圣寺。未详创于何代,其景有八。一曰育龙泉,双液潺湲于山右之阳。最甘且洁所谓北泉也,山之东有喷珠潭,左向又有射斗峰。盘旋而左上,则有凌云松伏鸾丘。环拱于南山之前,则有紫衣屏转夫泉,之下有新月沼。西则有浴浪桥之数景也,朝晖夕映,气象万千。邑中发轫多藏修于此,诗歌题咏俱勒艺文。
禅山八景 在县六十里,名禅隐山。其崔嵬巀嶭多层峦叠嶂之势,建寺之区郁然而深。状若仰盂。从东南一径蜿蜒而入,始见殿宇。亦游观之胜迹也,其寺创于唐,重修于宋,登高眺望令人目眩。若八景则檐阿轩豁高可凌云者,毗卢阁也,左折而东祥光缭绕瑞,色凝空者千佛楼也,右旋而西丈六,金身袒衣而若寐者,睡佛殿也,簴业高悬声可震落者,天牛皮鼓也。幽涧崎岖长虹普渡者,利生桥也。激湍潆洄清彻可爱者,道人泉也。西历危,磴石室幽栖白云深锁者,仙人洞也。众木参差,孤松拂汉状如踞僧者,长老松也。此外则苍松古石幽清彻骨,游客骚人率多题咏。
和顺县
和顺古城 在县西北,今与县城相倚垣迹,微存周围四百八十步。
平城废县 在县西一百里,仪城镇隋置属并州金废为镇,后复改曰仪城。
义兴废县 在县境唐初置寻省。
韩信旧寨 在县境,人传韩信下赵屯兵于此。古垒尚存。
简子鹿苑 在县西二里,相传赵简子养鹿之囿,久废其墉尚存方广十亩。
乐毅荒村 在县西六十里,毅灵寿人避兵此地。今县姓乐者皆其后裔。
赵王废台 在县西二里,一山突起,上有台状,如伏虎,赵襄子避暑宫故,趾尚存。
古沤麻池 在县东北,石勒李阳常沤麻争此及勒为王召李阳至引阳臂云,孤固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即此地也。
十景
黄榆古戍 黄榆岭名山,岩高而木森然,宋元觉有云笼古戍之句,故名。
松子香风 松子岭山名,势最高而多风,有松子香风之诗故名。
九京新月 九京山名昔赵孟与叔誉常观于九原。即此景也。过九京日坠月升,故有九京新月之咏。
八赋晚霞 八赋岭名过八赋,而晚霞光耀五彩,成文故有八赋晚霞之咏。
风挝石鼓 石鼓岭名上有石鼓存焉,元人王思诚有南岭,风吹石鼓鸣之咏。
雨洗麻衣 麻衣寺名昔麻衣,和尚驻钖此山。宋太祖征太原道经于此,躬祝佛前,此行止以吊伐,为意誓不杀一人,王思诚有北山雨洗麻衣石之句。
凤台异形 山势如凤是凤凰之来仪。
漳水环带 一水出乐平县地大黾谷,一水出石猴岭,二水相合绕城如环带然。
西溪灵井 在云龙山,龙神殿内,井穿石上天旱祷雨取水涓滴,注瓶中水若满溢即雨。合山奇泉 合山敕封懿济圣母,显泽侯坊石。桥下泉流涌出,其水供十馀村,饮汲每至四月四日。会祀四方云集,其泉涸而不流众呼佛拜祷山中,声如大风泉复涌出奇哉。
坟墓附
本州
周晋大夫先轸墓 在州城南。
公冶长墓 在州北寒桃村之东,冈有碑篆。孟儒墓 副使孟居仁墓 俱在州城北祝融祠下。
参议李维藩墓 在州东文昌祠下。
光禄寺卿杨于楷墓 在州东南冈。
榆社县
周赵将军廉颇墓 在县西三里,廉村今为漳水漂流。
魏将军庞涓墓 在县西北八十里。
晋赵王石勒墓 在县北二十里,赵王村墓东有庙。
唐张府君庙 在县南三十里西方山。
后五代潞州节度使功封韩王,王建立墓 在县西四十里鱼头村。
潞州节度使王守恩墓 在鱼头村。
元内翰林国史院编修学士呼延伯起墓 在县二十里。
内翰林国史院编修学士王国宾墓 在县南三十里韩村。
御史梁宇墓 在县南三十五里白庄。
明方伯巩贯道墓 在县南十里。
方伯常显墓 在县北三里。
方伯张旟墓 在县东四十里。
廉访使张冲墓 在县南十五里。
御史常经墓 在县北。
御史常在墓 在县北。
刺史李隆墓 在县北一里杏园。
刺史李锦袭墓 在县北一里。
和顺县
晋大夫墓 在县西北九京山下,有高冢。相传晋大夫阳处父葬地。
王都宪佐墓 子云凤都察院佥都御史虎谷名臣父子同坟。
诰赠太仆寺卿原任副使药济众墓 在县西北九京山前。
督饷户部主事药之玙墓 在北漳北蓟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三百六十八卷目录

 辽州部艺文一
  李县尹祈雨感应碑    元王国宾
  重修宣圣庙记      呼延伯起
  别知赋赠吾友王陕州    明乔宇
  重修文庙碑记        高谷
  学田记          王云凤
  开铁冶疏          高巍
  修和顺县志序       钱受祺
 辽州部艺文二
  祝融庙         明张仲尹
  虎谷           王云凤
  清河泉           乔宇
  西溪灵井          前人
  分赈           李继先
  过石鼓岭三首        前人
  九京新月          周钺
  八赋晚霞          前人
  风挝石鼓          前人
  雨洗麻衣          前人
  凤台异形          前人
  漳水环带          前人
  归次黄泽关        王显名
  次黄榆古戍韵       刘顺昌
  次松子香风韵        前人
  次漳水环带韵        前人
  山春色         孙毓英
  文昌祠          钟武瑞
  石佛洞           前人
  千亩灵泉          前人
  五指胜迹          前人
  许洞清风          胡会
  北城眺望          潘巨
 辽州部纪事
 辽州部杂录

职方典第三百六十八卷

辽州部艺文一

《县尹李公祈雨感应碑》元·王国宾
榆社县东北隅,有庙曰:亚岳,以祀崔府君。庙无碑石,不审创自何代。梁纪重修。金泰和二年壬戌,后增东西两庑,并舞门、应门。大元封号榜曰:灵惠齐圣广佑王。庙神既贵既灵,凡水旱厉疫,祷之,无不响应。苟令长得人以时致祭,则雨旸时。若民不夭札如,或吏惰不恭,怪风剧雨发作无节,人罹其害。至正八年,朝廷慎选守令,于是绛人李僎公仪,由国子上舍生释褐授榆社尹,公直谅廉明,中心和易,祇慎所职事神,治人各得其道。至县之二年夏,大旱,草木焦卷,水泉竭涸,麦收十分之一,苗则槁矣。公忧形于色,食不下咽,乃问礼书考祭法,会吏民,谓之曰:尝闻山川之神,水旱厉疫,于是乎禜之。盖以其崇高深广,能出风气,为云雨,滋养润泽乎一方也。今广佑王庙在县,且旧有亚岳之号,是能禦灾捍患,以庇斯民者,盍往祷焉,乃出沉檀一斤,捐俸金二月,以备牲醴之费,齐祓一心聿至庙下,请于神曰:神之所降,依者人也。人之所藉,庇者神也。当兹雨泽,愆期啬人焦劳,无以为命,不敢以不告,若县尹有罪,宜罚及其身,百姓无辜,诚可矜悯,遂曝身中庭,朝夕拜祝,期以五日,不雨,当解印去职,不忍立视人民流亡以死也。其至诚恳切难以言。既越四日,晨起。祝酬,但见阴云四合,澍雨随至,君凝立雨中,衣履尽湿,且拜且祝不已,益虔众固,请少休,不听。至夕,时雨渐密,众不堪其苦,遂叩头请曰:君之精诚,已达于神明矣。何为苦身若是。强扶之,不得已,乃上堂,既而雨大集,众皆欢呼鼓舞,如自膏火中出。凡三次,得雨尺许,苗则尽活,秋田大穰,于是四邻及各州县祈祷者,甚众。卒无显应,独是县先得,远近莫不叹服。大抵公之为政,不事刑威,专以诚信导民。至县甫二年,其所以兴利除害者,不可殚记,故能克协神意,休应如响。盖君之祷也,久矣。咸愿刻诸庙石,以著厥美,而系以诗。

《重修宣圣庙记》呼延伯起

榆社,辽州属县古仪州,唐改今名焉。其山水明秀而容,土风淳厚而美者,翰林王国宾记之矣。兹不复云。若夫纲常显著,礼器昭明,三代而下,吾夫子不言而圣人也。今兹但文其庙承,先遗后纪,岁时显晦之迹云尔。庙居城之艮隅,故城发源已久远,迹罔寻知,滥觞于唐宋,其几灰烬矣。逮及圣朝天开嘉运,历应休祥中,统建元翌年辛酉,岁亨时,会苏公宰县,睹庙基瓦砾之丘墟,倾心倡首,率其僚佐,创兴正殿,绘塑中圣十哲之像。至元乙亥,宣差忻都至元己卯,县宰王天祐俱从公议,益展新谋,或补建贤庑,或增衍讲舍,其功皆中道而止大德。癸卯,前尹辞班事归新政,达鲁花赤不花公莅任焉。公幼年英毅,家世渊源,德度沈挚,临事多决,因春丁释菜之日,仰瞻庙貌,以其摧圮隘陋,不足以严奉圣人,慨然有兴起之念。县宰奉公天资,质实为政,以宽凡所谋,为迥出人表,乃为经画之。主簿曹公亦能持谦下士,乐善好义,相与辅相之,于是协谋集议,度材施工,创起应门于南谋堂,斋舍于后,左右廊庑亦从而更新之,殿宇丹雘贤像绘画,不劳民力,不弛民政。甫及秋丁,凡昔之未完者,皆完之。时则教谕朱公神美直学白秉文前商酒务,都监郤仲祥、胡显,前州吏王良甫,县吏张恕辈,咸为之董治赞助,克勤无怠。故其事举无遗矣。窃尝论之,凡用力少者,易以谋,收功大,则难于成,不然,何至中统以迄于今。四十馀年,经营缔搆,至于再至,于三而后,大就焉,岂非修废起敝自有时欤。抑亦建功立事,必待能者欤。落成之日前,河南江北行省掾张公君宝,忻州吏目赵君德明,前县吏连琇暨乡邑中进士贾公师敬吕君,良臣等,为之树碑,以颂其功,庶传于永,谨书其岁月云。

《别知赋赠吾友王陕州》明·乔宇

巍哉。太行之嶙峋兮。盘厚地而坱圠,枕三晋而控燕齐兮。萃扶舆之滃浡中,崚迤为虎谷兮。窾上党而嶭巀薾,修姱于若人兮。瑰淑姿而秀拔,郁疆理之相望兮。屹北巘之横冈,前石龛而后柏岩兮。曰:吾与子之旧乡,曼予目于寰区兮。周流四方,久乃下触,世路之崎崄兮。蕴素修而莫写,舍结愲以延伫兮。爰缔盟而要之,怅吾道之弗返兮。谅伐木之在兹,揖东皇而导文昌兮。遂骋步乎曲江,启阊阖以造籍兮。寤委质于遭逢,听锵鸾而待玉螭兮。充下位于南省,鑴江蓠与芳芷兮。佩夜光之耿耿,幸朝夕以辅仁兮。翻载籍以校文,心怦怦而亮直兮。匪吾人其谁敦,何浪迹之靡处兮。怊惝恍而多虞,辞京洛以载入兮。迭日月而居诸,邈正学之湮沦兮。羌永嘅乎遗矩,摭微言而奋力兮。共条分而析缕,末俗日以工巧兮。兢哫訾而詑谩,指迂狂以嘲诮兮。曰非哲人之所安,步踽踽而径趋兮。言侃侃而不惑,苟予分之当然兮。又奚较孰失而孰得,排异端而昌言兮。迈允践于厥躬怒,汗颜而淟涊兮。固予心之所同,荃蕙化而杂揉兮。纷鱼目之混珍也,情悄悄而介立兮。郁孤愤之莫伸也,愬丰隆而上征兮。叩帝阍以惩艾,皇穹亶无私阿兮。囿万物而无外,雷霆倏鼓以威兮。忽雨露之沾濡,殆苦心而抑志兮。彼焉知造化之所如,羞琼枝以戒行兮。葺兰茝之初服,忻顺受以康乐兮。匪愆尤之是赎,出国门而南鹜兮。指甘棠之遗墟,帝重念此烝民兮。简贤劳而受图,窃儃佪以鄣痈兮。曶曶其块处也,恫丽泽之渐违兮。思好修而莫吾与也,淑景转而司春兮。抚白日之众芳,旆旌摇摇不可止兮。意纬繣而难忘,云屏屏而结盖兮。驰予情以求索,览蓬瀛而历昆崙兮。随上下之所适,惟人生之大节兮。曰行义而不颇嗤,彼氓之栗斯兮。沬袭愆而终讹,乘嘉运以远游兮。岂君子之获多,轻阴砉而有寤兮。虽外处其亦何嗟,孱予质之恂愗兮。悯吾道之不早,穷年矻矻而未得兮。愐役心于辞藻中,忉怛而外触兮。聊徙倚而遐思,会悟不可常眷眷兮。叹中道之分岐,予固知哓哓而无所用兮。惟知我者之难得,往事既莫予追兮。庶来今之不忒,莽伥伥而欲有赠兮。具前修之格言,尚崇德以永誉兮。矢斯盟之,勿谖。

《重修文庙碑记》高谷

孔子之道,历万世而不泯,极四海而崇重者,何也。其德与功大侔。穹壤明并日月,删述六经,明尧舜禹汤文武之道,仪型天下,备君臣父子夫妇之伦,由周而下,继汉而唐,而宋,而元,人被其教,士仰其化,躬行纲常,兴起礼让,其通祀天下也。宜矣。辽州故有孔子庙,创自前代,而规制卑狭,兴废靡常。岁久,将倾。仰圣容者,不能无上,穿旁漏之叹,知州黄君钺,同知王君俸,判官白君瑾,朱君勉,刘君充,各捐俸,乃劝诸乡贤乐助其事,撤旧维新,殿庑门房焕然巍然,像绘圣贤,礼备祭器,章服有差,品式有数,盖仪以表,敬名以副,实使来者兴起。夫企学之心,以罄报功之典,春秋崇祀,永永无替,所谓: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夫子者。英君谊辟,靡不师之。建学立庙,用王者礼。被服兖冕,坐南面而申拜。谒焉。辽之为学,虽介万山之中而庙,则昉于元大德初,距今百有馀岁,圣贤像设,兴废所由,尚有文字可考。黄辈能因其敝而新之,不亦知所本哉。虽然孔子,人道之极也。使其在当时,非尧舜禹汤,文武之道,推明天下君臣父子夫妇之教,淑诸人人,抱德怀义徒焉。以没若沮溺丈人,所为者宰我孟轲,安有贤于尧舜之誉,圣之时之,之叹乎。州学正周鉴训导高杰、张仪,以书来请记。因为述其概以复。

《学田记》王云凤

宋元学校,皆有赐田。间有未赐,则守令之贤者,必为之处以与之。洪武十五年,太祖高皇帝以天下学田,多寡不同,著令每岁给米,府一千石,州八百,县六百,田有馀者,归之官。不足,则割他田足焉。后去田而为徵米于有司,以至于今然。是时,诸生府惟四十州三十县二十,盖凡学于学者,无不廪食之人。后增有曰:增广各如廪膳之数。有曰:附学,无名数之限。故每学之中,廪食者不过三四分之一,其孤贫之士,困于饥寒迫于婚丧,而无所控诉者,多矣。州县或有閒田官,必令与吏耕,以自取其入。否则,以贿赂,请托以与人耕,若告之,曰:以资诸生之养,则置若弗闻也。大抵近世士大夫,不稽古礼文教化儒业之务,乃习尚。固然已非一日,辽州故隙地数段,皆前守自耕,及与人耕者,今守杨侯取以畀之,学请于巡抚何公,公从请焉。其耕穫之役,敛散之法,具有明约。予闻而喜之,予向守陕州,曾毁泰山庙,以其址。予学监司以为非及提学。陕西有学,正书院,每欲置田数十顷,谋之数年,此可彼否,竟以无成。今杨侯能行人所不行之事,公能从人所不能从之。请然,则予之喜,岂特为诸生温饱之私哉。有感于是焉耳,侯之好儒而笃于礼教,且致其上之相,信如此,诸生可不知所以副侯之意乎。今学者,虽群然。终日诵圣贤之书,而不知以一言用之于身规,为识见无以异于乡里之常人。迨入仕路,则又以智巧,求合于时。奸谲求富于利,惟便其身之为,而鲜有君民之念。然则,何取于学哉。吾辽诸生,自今返此,而求吾所,以为人者,于吾所读之书,主敬以存其心,穷理以明其智,行道以复其性。穷则以是修于家,达则以是用于世,则侯之意庶乎。其不负矣。侯讳惠字,泽民洛阳。人以宰费治高迁,而来。爱养贫弱,招徕流亡,吏惕奸慝,境无盗贼,颁吕氏乡约,以化其民。其政之善,皆可书云。

《开铁冶疏》高巍

臣闻地不爱宝。夫宝者何。鱼盐金银铜锡铁是也。今我国家,鱼盐之利,既兴不可复有议也。惟金银铜锡黑铁,所谓山泽之利,未尽出也。且金银虽宝,不过富贵之家,为妇女之首饰。铜锡为器皿,装点耳。惟黑铁一物,军民利器,不可一日而无者也。天下山泽之利,臣不知其馀,且以臣邻境所有言之。今在河南之北,北平之南,山西之东,山东之西,旧有八冶,曰:临水,曰:彭城,曰:固镇,曰:崔炉,曰:祁阳,曰:山嘴儿,曰:沙窝,曰:渡口。询之故老,言在元时设立总司提督扇取,日万。贯例禁民间,不敢私贩,此元之旧弊。今三布政司,地面农民多缺利器,使自扇取,许纳课程,犹且不敢。以臣愚见,以产铁去处,行移文榜,如有丁力之家,或两户,三户,或五户,起炉一座,矿炭随便所取,国家每月课收钞贯,止徵铁数,易换粟帛,许民兴贩。如此,上济国用,下便农器,庶不弃山泽自然之利也。臣昔经过矿炭之场,计料矿炭之利,而兴贩之实,得军国所用之大利也。

《修和顺县志序》钱受祺

尝读诗至𨚍鄘,窃叹古昔,輶轩之使未尝以小国忘采也。盖国虽小,而氓俗之贞淫奢俭,诚足备一王之法诫,故太史识之,迨圣人删诗而录,变风仍以𨚍鄘次二南,其意深且远矣。今之和顺,即古之梁馀。介万山之中,岩壑㟏岈,寒霜早零,厥产麻豆,不可以麦氓不炫贾,士不喜游。民风之朴,略尤有陶唐之遗焉。顾曩昔无志也。志创自万历之十有一年,阅今七十馀载。其间天运变迁,人事兴废,不可谓不稔矣。倘循袭故传,靡所更正,惧其残缺失次,而无以备訾考也。邑侯李君忧之,以修志为己任,谋诸耆献,博采舆人佚文杂记,躬自校雠,凡疆舆风土赋徭户版食货祠祀与夫官师人物艺文之类,一仍旧贯,而补订其所未备。于是乎不散不越,伦则成纪,载具矣。以余职在衡文,乃邮致成书而属,叙于简首。予维国大者习淫,国小者志俭。淫则易于为非,俭则可与向善。故虽荒陬僻壤,无不可以臻富,教之成也。昔卫文公迁于楚丘,劳劝农桑,卒致騋牝三千之富。而蕞尔武城子,游氏道以礼乐,邑有弦歌之声,岂非无地不可致治欤。今李君自下车以来病民生之匮也,风教之衰也。田赋之凋耗,而户齿之不登也。劳心抚字,盖二载于斯,为教织纴以赡其素业,建黉序以作其贤材,勤赈恤以拊其凋残,辟蒿莱以广其蕃殖,生聚教训勿遗馀力。而和邑遂骎骎有康阜之色焉。则昔之所以寖微与,今之所以渐复,具载是书之中。取而鉴之,当必有佶。然以思,怃然以兴者,是侯之为志,前以补七十四年之未备,而后以风示乎来。兹畴谓志可以已哉。若乃文质而典事,核而详至于损益。盛衰之由,未尝不反覆叮咛,以相诰诫,则侯之殚思,民瘼而情见乎。词也,侯讳顺昌襄厥役者,乡先生胡君淑,寅学博白君毓,秀与搜罗者,赵子漪、李子开祥例,得并载,是为序。

辽州部艺文二

《祝融庙》明·张仲尹

颛顼分封不记年,山河俯仰景依然。圣朝文教今沾被,弦诵家家礼乐全。

《虎谷》王云凤

深山草木稠,结庐向虚敞。尽日无人至,禽鸟互来往。读书心力倦,手曳青藤杖。出门何所之,独坐碧石上。山头白云生,我心自萧爽。田父驱犊来,喜道桑麻长。

《清河泉》乔宇

万斛明珠地涌泉,茶经应载品通仙。松萝上映峰头月,兰芷中涵沼内天。兴到临流嗟逝者,歌成呼酒爱陶然。兹游记取各镌处,嘉靖时维亥纪年。

《西溪灵井》前人

千仞灵渊鬼凿开,真从一窍泄胚胎。蛟龙石底能潜现,霖雨寰中任往来。地界远分梁子国,山形高枕赵王台。西溪胜迹堪留咏,徙倚苍松坐碧苔。

《分赈》李继先

万历癸未岁,予初任值本县。旱甚,饥民流弃乡井,蒙上赈济,予分给四乡民,皆鼓舞喜,而赋此。

山国炎炎久涸泉,偶从分赈过东川。闲花带笑迎征辂,飞鸟窥人下野田。童叟欢呼沾化雨,村墟炉灶喜生烟。踟蹰思上流民赋,愧我难图郑侠笺。

《过石鼓岭三首》前人

勒马山头四顾赊,傍崖深处有人家。农夫指我东原麦,今岁多开五色花。
一峰不尽一峰来,柏叶松花笑眼开。流水声中箫管奏,马蹄飞处拥莓苔。
莫惜奔驰道路遥,吾身今已属皇朝。愿期民社皆熙皞,纵守清贫乐亦饶。

《九京新月》周钺

吏隐长年泯宦情,西风一笑出郊行。忘机鸥鸟沙边卧,跨竹儿童马首迎。路入九京游衍处,人留千载古今名。一钩斜挂林梢月,恰到严城已报更。

《八赋晚霞》前人

上党东来翠岭赊,梁馀西去碧云遮。崚嶒石磴羊肠远,汹涌波涛鼍鼓挝。行处纵横多鸟迹,望中寂寞少人家。夕阳残照无今古,孤鹜长空带落霞。

《风挝石鼓》前人

几度曾经此岭过,一规石鼓委山阿。琢磨或类宣王制,吟咏谁赓韩子歌。路险力疲频驻马,雨多溪涨怯凌波。悬崖隐约风姨手,水底填填夜击鼍。

《雨洗麻衣》前人

神僧此地事精修,宋祖当年誓遏刘。金甲抛来无卧榻,麻衣著去不回头。北安香火虚千载,南渡衣冠閟一丘。雨后登陴频怅望,极天芳草正悠悠。

《凤台异形》前人

叠嶂回峦漳水湄,崇冈一似凤来仪。风松乍作箫韶奏,露草还吟萋菶诗。天半朱霞增壮采,云扶旭日望中移。临邛旧有求凰操,西去长天不可思。

《漳水环带》前人

百雉孤城间两洲,南流北涧总东流。三门作品题清议,二水成人泛白鸥。向晚霞收涵兔影,入寒潦尽见龙湫。危桥跨处堪图画,高咏沧浪兴未休。

《归次黄泽关》王显名

千里风尘换客颜,归来此处识乡关。飞泉百道萦罗带,列岫千峰拥翠环。日傍晚崦秋气爽,月明故地梦魂闲。家园信宿忻相近,许坐眠床话涧山。
《次黄榆古戌韵》刘顺昌
严关千仞古今宜,遥望黄榆分外奇。老树扶疏高燕雀,残碑磨灭隐龙螭。秋风陨箨来偏早,朝日升轮度每迟。自此一夫能守险,将军何必过忧疑。

《次松子香风韵》前人

何年艺种饱经霜,老干虬枝气色苍。日为盖遮常叱驭,鸟因涛沸几回翔。青青荫傲寒冬岁,谡谡风回醉梦乡。况有后凋持晚节,应同柏子喷天香。

《次漳水环带韵》前人

不信人间有十洲,今逢双涧水交流。阴山浪捲疑翔鹭,猴岭涛飞起宿鸥。前辈文章推虎谷,环城襟带赖龙湫。临河欲展濯缨志,极目南池奋翼修。

山春色》孙毓英

高起危楼接太空,层岩广砌势峥嵘。花明曲槛留新月,柳拂虚棂送晓莺。水色山光行处好,尘缘俗虑坐中清。人间自有丹丘在,何用乘槎上玉京。

《文昌祠》钟武瑞

隔溪咫尺一峰标,高拥文星接九霄。水合碧纱开锦绣,山环翠岫郁岧峣。图书夜映青藜迥,甲第连云彩笔摇。回首山城烟树簇,天经地纬属谁描。

《石佛洞》前人

联珠幽洞伴云开,宝顶毫光满镜台。入定可当真面壁,点头应是活如来。幡摇水月禅心净,香袅松风梵语哀。世路隔溪才咫尺,津梁何处问轮回。

《千亩灵泉》前人

河源闻道翻天涌,瀑布今看动地来。漱玉远分千亩籍,作霖高起十龙腮。声摇幽壑迷昏晓,泒转层峦问往回。漳水有灵云自合,年年风雨满春台。

《五指胜迹》前人

倚天一壁望中倾,五指森罗迥自横。天外谩传娲氏补,山头疑有巨人擎。痕偏挹露临仙掌,势欲摩空捧太清。但愿乃时赊一臂,倒翻银汉破愁城。

《许洞清风》胡会

寂寂青山春复秋,更无人到此溪头。弃瓢岩畔中霄月,千古空闻属许由。

《北城眺望》潘巨

列障城头坐虎茵,不须楼阁自嶙峋。襟收河汉罗西国,背负燕云护紫宸。万石仰攀瓴甋建,千山环抱子孙陈。秋风一望烟尘绝,樽俎应酬坐上宾。

辽州部纪事

《旧志》:晋太康二年五月,河东上党雨雹,伤禾稼。永宁元年,自夏至秋,旱。
宋太平兴国七年八月,辽州平城乡民田禾隔二垄,至五垄合穗,有十三本,或二十一茎,合为一者,和顺有凤凰集于台上,群鸟咸集。
明英宗正统六年,和顺大饥。
宪宗成化八年五月初六日,雨雹,大如鸡卵,伤稼。肃宗正德六年七月,流贼陷城,杀掠甚众。
世宗嘉靖三十一年,和顺窑村产白鹿。
嘉靖三十九年,饥。
四十一年,饥。贼牛大、牛二等,蜂起寇掠。知州朱领兵剿捕,队长李黄孙豸等死之。知州被劫,越一日,释之。四十五年,大水。
穆宗隆庆三年七月,和顺大雨。七昼夜,禾稼冲突。神宗万历八年,大疫。七月,和顺大雹,伤稼。
十一年,和顺旱。人食树叶,诏发赈济。
十二年,和顺大有年。
二十九年,旱。知州钟武瑞请领布政司正项银二千八百两赈,给设粥厂十所,活饥民五千口。
三十一年,大有年。
三十四年,榆社大有年。
三十八年,榆社麦灾。
三十九年,大饥。
四十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榆社地大震,轧轧有声,如万车奔放。河南街房塌百馀间。十二月十三日,复震。四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卯时,榆社地震如雷。熹宗天启元年夏五月,榆社大风拔木。
二年,大有年,斗米四十钱。
三年,榆社邑人牛一中妻,一产三男。
六年六月,榆社地大震,声如雷。
悯帝崇祯元年,榆社夏麦两岐,秋禾一茎三穗。四年夏六月,大蝗。冬,大寒,雪深五六尺。树木冻死三分之一。
五年,榆社城濠生蟹。次年,流贼大乱。
六年癸酉,大疫。
八年,蝗大饥。
十一年夏,榆社有狼十数成群,在野齧人。
十三年,大饥。
十四年,邓峪村产双头牛,游圣村有牛,口作人语。

辽州部杂录

《辽州杂事》:周狐突文公,外祖狐偃之父也。怀公时,子毛及偃从重耳,在秦曾侨寓于榆社。县西三十五里,名狐家沟,俗传为神,祷雨甚灵,今为榆之土神云。唐狄仁杰,太原人。中宗时,封梁国公。尝寓于榆,撰通悬观碑文。
洪树禅师,自幼愚顽不晓经义。后忽奋发,勇猛精进,心拜观音,越年馀,梦观音大士以甘露灌其口,遂颖悟绝人,诸品经无不洞晓,多为比丘演说,人呼为:圣僧。至于笔法,不让晋之智永也。一日,与大众谈经而化。
宋麻衣和尚,姓氏不传,惟以好著麻衣,即以为之名焉。考寺碑,云此寺为麻衣上人修持于此。贞珉尚存。其可信无疑矣。上人在华山,相钱若水,人咸奇异之,因有麻衣相法传于世。
明弘治辛酉,和顺县一粮户往布政司取通关,夜宿庙旁,公寓忽梦随县尹至一宫阙,金书会议府三字,见全省府州县正堂,皆集堂。上坐一尊官。大同、平阳、太原三知府,上坐,泽、潞、汾、沁、辽五知州前席,其馀知州、知县,以次列坐。俄有符,使赍文一通置案,众曰:天降山西,秋榜至矣。开榜,旁一官唱名曰:第一名李翰。臣大同府学生。知府、知县皆起应曰:其人孝,友多,为人方便。至第六名陈桂,和顺县学生,知县应曰:其人事继母,能孝。至三十四名,县官应曰:其人举放私债,迫死二人命。中坐者,举笔名下一义。至四十一名,县官应曰:其人不孝,且逐其弟为人佣。中坐又举笔一义。至五十九名,县官应曰:其人曾奸良家妇女。中坐又举笔一义。至六十一名,县官应曰:其人捏写词讼,害者凡几家,死者凡几人。中坐又举笔一大义。唱名毕,中坐者曰:众位可各举所知。凡二十五人中,坐者择九人呼写本者快。写讫,上奏。粮户醒而默记之,次日,布政司领通关,至盘陀驿,遇陈桂报曰:公今年中第六名矣。因述其事,及揭榜,果然馀皆如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