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潞安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三百三十六卷目录

 潞安府部纪事
 潞安府部杂录
 潞安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三百三十六卷

潞安府部纪事

《旧志》:神农时,有凤凰巢于天冢冈。〈在潞城县〉
汉宣帝五凤三年,上党大熟。
成帝阳朔二年,关东水流,民走,入壶关口。
哀帝建平四年,上党地裂。
章帝建初六年二月辛未,日食。
顺帝建康元年,上党地裂。
灵帝建宁四年,上党地裂。
晋武帝泰始元年,凤凰见上党。
太康元年三月,上党雨雹,伤桑麦。五月雨雹,伤禾麦三豆。
二年五月,上党雨雹,伤稼。
三年六月,上党大风,折木坏屋。
惠帝元康五年九月,上党灾风,伤稼。
怀帝永嘉六年,石勒生时,原上草木皆有铁骑之形,人参花叶茂盛,有状如人。
元帝太兴二年,黎城民陈武妻一产三男一女,皆育。成帝咸和三年,襄垣县雨雹,大如鸡子。平地三尺。行人并禽兽死者万计。千里树木摧折,禾稼荡然。穆帝永和十一年正月,上党郡献白雉。
北魏世祖始光三年二月,上党郡献白雉。
太平真君六年,世祖幸上党,观连理树于泫氏。九年望气者,言上党有王气,穷之,在凤凰山诏:于壶关东北大王山累石为三封,又斩其北凤凰山;南足以断其翼。后唐明皇果潜于此山。
北齐文宣帝天保八年,上党大蝗。
唐太宗贞观元年,潞州献嘉禾。
中宗景龙元年,潞州黄龙升天,紫云见。四月日,有抱戴。八月十四日夜,月重轮。
二年八月,长子县嘉禾合穗。九月,黄龙见郡城东。三年正月,襄垣县北有古仙洞,塞久忽开,十数里云气涌出。
六月,黄龙见伏牛山延唐寺,有木连理。九月,长子紫云见。十二月,郡城内外有巨人,迹长二尺五寸。元宗开元十二年,潞城大旱。八月,霜杀稼。
十三年,潞州献白鹿。
德宗贞元十年八月,潞州进白鹘。
十一年八月,潞州获白鹊,献之。
十五年正月,潞州进白乌。
二十一年七月,潞州进白鹊芝草嘉禾,又上党庆云见。
武宗会昌元年五月,潞州市大火,长子县白乌与鹊𩰚。
后周太祖广顺二年三月,潞州鹊巢平地,是年,河南北,旬日无鸟,皆聚泽潞山中,压折树枝,人疾疫死者,甚众。
宋太祖建隆三年七月,潞州雨雹。
乾德二年,潞州风雹,伤禾。
太宗淳化三年,潞州上嘉禾异垄合穗。
英宗治平元年春,潞州不雨。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十二月,潞州地震,弥旬坏城壁,屋宇压死人畜,不可数计。
金章宗泰和三年,有大鸟集壶关县北山,其羽五色烂然,赭冠鸡项,尾阔而修,状若鱼尾,高可逾人九子,差小禽鸟万数从之,皆成行列,首皆北向,自东南来,势如连云,声若殷雷,林木震动,留一日而去。
元世祖至元十年,襄垣县蝗。
十二年,潞城县南马村有同颖之禾。
十四年,襄垣县大风拔树偃禾。
十九年,襄垣潞城壶关三县蝗,稼草木俱尽,民饥相食。
成宗大德六年,潞州地震,坏学宫,独存大成殿。武宗至大四年六月,潞州雨害稼。
六年,漳水溢,襄垣地震。
仁宗延祐三年,潞州地震。
六年,漳水溢,坏民田二千馀顷。
文宗至顺二年四月,潞城县大雨,漳河决。
六年,长子县有蝗伤稼。
顺帝至正十七年,曹州贼入太行山,陷冀宁。大同路陕西行省左丞察罕帖木儿遣关保虎、林赤击之,合上党县尹郭从善兵,大破贼于壶关。十九年,潞城襄垣壶关春夏旱,蝗。秋复大水。
明洪武元年十月,右副将军冯胜取潞州。
英宗正统七年,潞州岁饥,斗粟银三钱。
宪宗成化四年,潞州嘉禾一本六七穗,一本二三穗者尤多。
五年,潞城县嘉禾有一本三穗者,有一本五穗者。八年三月,雨雹大如鸡卵,襄垣大旱,民饥。
十年,壶关县霜雹大作,秋无禾。冬春,人相食。
十八年,潞州大雨连旬,高河水溢,漂流民舍,溺死人畜甚众。
十九年,大饥。
二十年,长子县大饥,人相食。
二十二年,大旱,禾尽槁,人相食。
二十三年,岁荐饥,瘟疫大作,饿殍盈野。
孝宗弘治六年春,屯留甘露降。四月,陨霜杀桑。十二月,天鼓鸣,流星如火。
八年,春夏大旱。
九年,潞州官舍,有桃生一蒂二实者,茄生一蒂二实,或四五实者。是年大稔,斗粟十文。
武宗正德五年秋,屯留县大风拔木,桃李复华。六年,大风颓屋。三月二十日,甘露。四月,屯留县陨霜杀桑。十二月,屯留县天鼓鸣,流星如火。是年蓟寇。自壶关南界入太行山至潞州雄山乡,焚掠而去。七年六月,有黑眚乘夜著人,即肤折血出,或出黄水。皆爪痕入二三分。经月,始愈。不受药饵,日暮,比屋燃灯,响爆鸣金鼓以震慑之,凡两月化为白气,蔽日而去。是岁长子旱,禾稿。
世宗嘉靖四年六月,大雹如鹅卵,杀二麦秋禾,岁饥。六年六月,屯留县雹。七月,又雹伤稼。
七年,壶关大饥,饿殍盈途。是年潞城民陈卿作乱,拒杀官兵,合三省兵讨平之,诏兵科都给事中夏言覈功,罪区处善,后事设兵备道,升州为潞安府,州版籍置长治县,割壶关黎潞另置平顺县,设参将于潞安,未几,裁去。
八年,夏蝗自河南来食稼。
十年,壶关县有秋。长子县,七月蝗。
二十年二月,襄垣学宫,甘露降。夏,屯留文庙,松树自焚。
二十二年二月三十日,屯留县星陨。
二十三年七月,黎城县山水溃,堤坏庐舍伤人畜。二十五年,襄垣黎城漳河水清三日。
二十九年冬,壶关县禾稼折枝。
三十二年,潞城壶关二县大饥。
三十四年,黎城县十二月十二日子时分地震,鸡坠埘,犬惊吠良久,乃已。
三十五年,壶关县有秋,斗粟二十文。
三十六年,壶关县有秋。
三十七年,壶关县有秋。屯留县大风拔木,雹如卵,杀民稼,饥。
三十九年,壶关县岁少祲。
四十年,壶关县岁少祲。
四十一年春二月,雷已发声。夏四月大雪杀桑,民失蚕,花果不实。十月黎城县民家一乳三男。
四十三年夏,壶关县冰雹如鸡子。
四十五年,壶关县岁少祲。
穆宗隆庆二年,旱,秋歉。
四年,黎城县山水溃堤,坏庐舍,人畜有死者。
六年,壶关县有秋。
神宗万历五年八月九日夜,五鼓地震。
六年十一月,郡城西濠中,冰成龙形鳞甲头,角皆具如雕镂状,蜿蜒曲折长里许。
七年秋,郡中演武场,铁炮滴血。九月二十一日未时,无云而电,其先有霏烟若缕,有龙形,首尾彷佛可辨,自东北上升。
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夜,五鼓地震,未刻又震。
九年四月初一日,郡城北门自阖。是岁大疫肿,项善染病者,不敢问,死者不敢吊。
十三年冬,无雪。
十四年,春风霾经旬。五月,方雨,民始播百谷。八月即霜,岁大饥。先是襄垣黎城二县,连岁歉。至是斗米银二钱,荒疫并行,死者相枕藉。
十五年,春大疫,死者更众。七月,长治县圃茄有一蒂二实,或三四实者。
十六年八月,壶关县岁饥,雹如鸡卵。长子县多豺狼。二十四年四月,黎城县大雪。六月,长子县雨雹。二十六年,长子县秋螟,大饥。
二十八年,不雨,黎城县更饥。
三十二年六月,黎城县雹如鸡卵。
三十三年冬,大雪。
三十四年,长子县大雨雹,伤禾。
三十六年五月,长子县雨雹,害稼。三十七年,无蚕,夏秋不雨,大旱。长子县岁荒,斗米钱二百三十有奇。
四十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地震。
四十四年,蝗。
四十五年七月,长子县蝗食西乡一带谷田。
熹宗天启四年冬,大雪三昼夜,树多折。
六年六月六日,襄垣地震。
悯帝崇祯四年三月初四日,白昼忽然黑暗。
五年,流贼紫金梁老回回等,由陵川至长治南界,焚掠雄山乡及壶关平顺,邢红娘破辽州,遂掠黎城之南北陌东西井。
六年壶关县四月五月不雨,斗米三钱。黄山东坡有土类白石脂,居民取以为食,王加印至长子东里村,焚掠而去,遂袭平顺知县徐名扬,死之。
九年七月,蝗食禾,生蝻。秋桃李复华。
十二年冬,无雪。
十三年,平顺县春夏不雨,人相食。
十四年,秋霪雨凡十七日。是岁丰稔。壶关县春大饥,斗米七钱,民皆相食。
十五年元旦,风霾昼晦,道绝往来。壶关县六月初四日,地震。初八日,冰雹如碗,厚尺许。是日叛将任国琦夜踰壶口,因袭北董镇。
十六年八月十四日夜,黎城县星月皎洁,绝无云雷。一龙蜿蜒上升,金光闪烁。户牖皆黄,冬鬼哭。是年闯贼李自成拥兵取潞安。

潞安府部杂录

《府志》:百谷山。《一统志》谓:山与太行王屋相连,多柏因名焉。《山西通志》曰:百谷神农尝百谷于此,故建庙祀之。今有神农庙像甚古。《潞州志》谓:建自北齐武平四年,传流已远。则《通志》有据考之,襄垣亦有百谷山,亦以神农称顾百谷,多古雅。近有坚执以为柏谷者,则古雅之僻也。
洹水,郦道元注《水经》曰:洹水出上党洹氏县洹山,山在长子县。考之上党从来,无洹氏县,长子亦无洹山洹水,惟是秦汉时,有泫氏县,即今高平是也。有泫水出丹朱岭下,即丹水是也。丹水南行,由泽州下怀庆,入沁河,所谓洹水则发源于林虑,经丹阳入卫。此郦道元注水之误。《州志》采入山川中,非矣。
神农之后,黄帝封其支子于潞州。志以为即潞子婴儿国,非也。婴儿赤狄别种。晋文公时,始散居于晋鄙。其后夺黎地而居之,前此未入潞境也。黄帝所封在唐虞前,当另是古诸侯,非潞子。
壶口衡漳。《旧志》以为即书所称壶口衡漳,非也。《书》称:既载壶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覃怀底绩,至于衡漳。此治河之大势,由河东河内以至河北,皆河水经由之地,壶口在河东屈县,今隰州所属,衡漳在清浊交流之后,今磁州临漳地是也。潞之壶口,山名偶同。所谓衡漳,乃导漳之始,非治河之中。虽皆禹迹地,实不同。
慕容庙。《旧志》以为慕容玮,未之考也。庙碑甚明,乃慕容永僭都长子,为慕容垂所败走,死。郡西张村土人哀而葬之,为立庙。元文宗朝祷雨,偶应。民请追赠下太常议博士王瓒,以当时晋室未亡,诸窃据,不宜称帝,乃降封陇西王,故称陇西庙,云墓在其旁。
灵泉山,《旧志》谓:在郡东南三十里。《长治县志》谓:在城东南十里,今查十里曰秋谷,山有一窟曰龙洞,浅甚且无泉。岁旱,民自山下挑水灌之,灌满即雨。三十里有仙泉山,山半有泉。岁旱,祈祷,与《旧志》合,则《县志》误矣。
摩云寺在佛耳山,翠云寺在山下。《长治县志》以为城东北十五里,查东北十五里曰佛耳坪。上旧有玉皇庙,下有百谷寺,并无所谓摩云翠云者,今查城东南五十里大峪镇有佛耳山。二寺在焉,山与壶关共,故《壶关志》亦载,《长治志》以佛耳坪,当之误矣。
长子。颜师古以为长短之长非长幼之长,谓为长狄所居而得名。今考长狄在春秋始之潞,而武王封辛甲已称长子,则颜说误矣。《县志》又因长狄而推其祖,曰:在夏为防风氏,在商为汪芒氏,愈失真矣。防风氏,守封隅之山,非长子也。长子大抵以丹朱得名,虽非封国,实畿内之采邑。浮山县,丹朱食邑也,长子接境,今境内有丹岭、丹水,有尧水、尧村,南北朝有尧暄以为帝尧,之后明徵非一。岂皆附会,又考之,《竹书》曰:后稷放丹朱于丹水,或曰:丹朱封于丹水,非放也。受封丹,渊自是舜事,谓之虞宾封于丹水,是尧事。谓之引子,原不相悖,故据今古山川人物及《竹书》纲目而辨之。
后魏分置乐阳北齐废,谓后魏于长子县分置乐阳县,至北齐废乐阳县也。旧《州志》于乐阳北齐下加二县字,而《府志》《县志》遂因之讹矣。岳阳城误也,即上乐阳,查史自明。
《冀氏县志》谓:隋开皇九年置冀氏。误也,上党旧有猗氏,后魏改寄氏,后与长子并废,隋复置寄氏,后改寄氏,称长子,冀氏乃乐阳分置县,与长子终始无与,考后魏隋史自明。
丹朱陵。《山海经》曰:苍梧之山,舜葬于阳,丹朱葬于阴。又平阳阳城皆有丹朱墓,而长子独曰陵。非也,虞宾既封,自宜葬于本国,况陵墓非一孰,辨其是哉,闻陵为水溜,其中甚大有古器,非唐虞制,大类秦汉以下物,此必尧暄父子之墓,而误以为丹朱陵也。
三嵏山。《屯留县志》以为汤伐三嵏。非也,汤所伐者,在定陶,不在屯留。
三嵏山,俗传以为羿射九乌之所。遂以山之神为后羿。夫射乌已,近误矣。羿,尧射官也。乃遂以为有穷之后羿,岂不更谬哉。今制止称三嵏之神,可破千古之惑。
《陈龟旧志》:皆称上党人。考之汉史,上党,泫氏人也。今割去为高平县人矣。《郡志》宜删。
《湿氏旧志》:汉魏表中列湿氏。查各史俱无,盖涅氏之误矣。
《襄垣县志》:以为先属韩,归赵后,襄子筑城于甘水之北,故名襄垣。误也,襄子在三晋之前,归赵在六国之末,大约襄子筑城时属赵,三晋分地时属韩。冯亭归赵后又属赵,当时相攻相并,朝彼暮此,不可执一而论,况有《竹书》可考。
《黎城县志》:据苏秦南有河漳一,言以为黎原,属赵不属韩之上党。不知苏秦之言指赵都邯郸,而言原在河漳之北。非言其属邑俱以河漳为界也,果如《县志》所言,则发雄山以北皆赵地,发雄山以南皆韩地,中间逶迤,曲折并无尺寸犬牙乎,则所称河者,亦将推及河源以北,尽属赵乎,因所指一处而概论,所属非矣。古郡东有壶口关,此是郡界,黎在壶口关内为上党地,无疑在晋在韩在赵,皆当以此为据。
上党皆黎地,非止黎城一,县郡西南三十里黎岭𥟖水,乃其都会黎城名始于后魏迁潞县被诛遗民,其建县始于隋原,非黎之都会。
郡治,秦治壶关,前汉治长子,东汉末治壶关,慕容俊治襄垣之安民城,后复治壶关。元魏皇始中,迁安民,真君中复治壶关。隋置上党县,遂为郡治,至于今古。壶关,今长治之故县也。故汉魏以后,隋唐以前,多称壶关,犹唐宋以后之称潞州耳。
《潞州志》:以隋建韩州而无潞州府。《旧志》亦因之,考之。后周改上党郡为潞州,襄垣郡为韩州,至隋废二州,复置上党郡。唐初二州并置,贞观中废韩州并入潞州。《旧志》皆误。
冯奉世墓,黎郡载之,非也。冯衍曰:先将军葬渭陵,哀帝之崩也。营之以为园奉世,衍之曾祖,为右将军。此明徵也,傅太后之谮家,受奇祸,子孙徙还。故郡当是冯氏子孙之墓,所谓中山太后宜乡侯墓,皆误也。洪武庚戌科,明朝第一乡科也。次年辛亥为甲科,各县多执。后来子午卯酉之乡科,而误改洪武初科为己酉,故襄垣以傅奎为进士。
李左车,平顺以为邑人,无可考。至于窦建德史称漳南人,非潞产。死于长安,亦无返葬之理,黎城平顺争载之不可解,房杜陪葬昭陵。《襄垣志》收之。其他如段志元张子房市桥诸不稽事,不胜辨。今志悉删之,不敢传疑也。
李靖庙。《旧志》以为附籍潞城。非也,靖征行过此,师律严整,民德之。因立庙,又以英灵助汉兵,庙益大,见宋制。
《潞城志》:有弃仲章。误也,仲章,潞贤人酆舒。弃而不用,非弃姓。
金甲。《旧志》以为潞之仙,释有金甲。大误。金时,甲仙也。或曰姓申,屠亡其名。
潞水凡三。一在本郡,一在幽州渔阳郡,东汉亦有潞县。建安中,凿淘河入潞名泉州,梁以通于海渔阳之潞也,《汉书》注以为上党之潞,误矣。又其一在交趾,有府亦曰潞安。
绛水有二。一在屯留。东流入漳,达彰德。一在绛县。西流达于河,智伯所谓绛水可灌安邑是也,今诸家注以为屯留之绛,误矣。

潞安府部外编

《旧志》:石虎时,上党孟门有神人像坐于山上,三日而去,虎遣使以太牢祀之。
后魏大延元年,有鄙妇人持方寸玉印,诣潞县侯孙家,既而亡去,玉色鲜白,光照内映。印有三字为龙鸟之形,不类人迹文,曰旱疫平。辛彦之崇佛道,剌潞州时,城中建浮图二,皆十五层。州民张元死,数日复苏。云:见天上新构一堂制,极崇丽,问之,曰:潞州刺史辛彦之堂也,在世有功德,以此堂待之,其年彦之卒。
唐崔子玉为长子令,戒民无得杀生,民朱謇冒禁射兔,执之。讯曰:欲阳罚乎,阴谴乎,謇欲苟免一时,曰:愿阴谴。是夕有史追至公府冕服端居者子玉也。鞫治诸狱,如轮回状,謇受罚而还,杖痕久始愈。
叶法善中秋夜与元宗游广寒宫,过潞州俯,瞰城市如昼上,以玉笛吹霓裳曲,掷金钱于城中。越旬,潞州上言,八月望夜有天乐临城,兼获金钱以进。
程逸人,上党人。善符术遣祟。节度使刘悟常用之,素与萧季平善,季平暴死,逸人驰视之,谓其子曰:尔父未及死,山神召之耳,遂书符一,掷风捲去有顷,季平苏,曰:今旦方起,一绿衣人云:霍山神召我,约行五十里,空中一朱衣人下,怒目仗剑,曰:程斩邪追汝。绿衣者,惧奔去。因与朱衣者还。盖逸人所学斩邪术。朱衣人即所书符也。
侯元,铜鞮人。贫窭,负薪愁苦而叹,忽石壁开,一叟引入,授以隐书万言,皆变化隐显之术,戒之曰:女分合于至道进身,然宿障未除,面有晦色,宜谨密自固,否,必败。欲见我,叩石即应。元归习其术,期月而成,能变形,役鬼草木土石皆可为兵,乃集里中少年为甲卒,陈兵出入,自称贤圣州帅,高浔讨之,元走,谒叟,叟戒其自守,勿接战。元不听,狃于一胜酒酣被擒,系于狱。醒即脱去,惟遗一檠在枷,孔中复扣,石叟怒曰:庸奴终违吾教,虽幸免斧锧,行且及矣,遂与之绝,其术渐歇,犹率其徒,掠太谷捕骑,至斩于阵,未几,黄巢乱,使元听叟言,必当少建功业,何至诛死。
梁李思安攻潞州城营于壶口,伐木作栅,木中朱字六,皆隶体。曰:天十四载石,进思安表上之梁臣皆贺。以为十四载,必有远夷贡珍宝者,司天少监徐鸿私谓所亲曰:自古无一字为年号者,上天符命,岂阙文哉,吾以为丙申之年当有石氏王,此地者移四字中二竖画置天字左右,即丙字也,移四字外围,以十字贯之,即申字也。后至丙申年,石敬塘起兵同契丹王至潞,进取汴京,果如鸿言。
宋初征潞州,军士于泽中取草,夜归镰刃透成金色。或以草燃釜底,亦成黄金。
崔韬,崞县人之任祥符道,过褫亭,夜宿孤馆,见一虎入门,韬潜避梁上,虎脱皮变一美妇人,即枕皮睡,韬下梁取皮投眢井中,妇醒,失皮,向韬啼索之,韬徉不知也,因纳为妻,抵任,生二子。及官满,复过褫亭,谈及往事,妇问皮安在,韬自井取出妇大笑披之,复成虎咆哮去。
金皇统中,高平举子六七辈赴都,试憩于韩店,一道士遍视诸生,得李晏,执其手曰:公富贵寿考,他年当建节于此,值水败道,赖公治之语,毕不见。其年登第历官至中丞,归老,起为昭义节度使,水果败道,父老请修治,晏欣然从之,即今石闸也。
元潞州守周干臣有德政,一夕宿屯留,短檠膏尽然,以绵炬达旦不灭,至潞止天庆观,灯复如前道者,三吹光焰,愈盛。延及辰巳时,又与修撰傅岩辅饮,出樽酒酌七十,觥不竭迟,明以水注之,容不及半。二事,人皆异之。
魏文昌,壶关人。本农夫,辍耕憩神祠,见梁端有书,取视则风云变色,持归,作地室,习之术成,能隐形变化,尝有事被逮,挟一瓦掷之县厅,及笞瓦碎而体自若,寻缩入瓶中,呼之,则应而不出,尹怨碎其瓶,再呼则片片皆应,遣人四捕,已挥霍过县南八里川矣,时耕者满地,文昌剪纸为兔,众竞逐得兔,其他幻术甚多。人以左慈方之,或曰文昌,后亦尸解去。
明壶关柏林西山有古北极祠,幽僻人不敢夜入,郭翀未第时,与友人贾敏、李素约取神笏,二友先令人潜神座后,欲恐喝翀,其人忽听神云:郭状元借笏,翀至取笏,见神立,授之后,翀开科胪唱第一,及登殿,太祖从烛影下,见其眇曰真榜眼,因易第二名,人犹称郭状元。
郡之东南五龙山多松,数百年来人无敢伐者,僧真果俗姓马,假修庙,砍伐私卖,易骡十数,觅取脚利积钱百馀缗,将还俗托婚,偶暴病而卒,是日申庄民家产一骡,踣地作人言曰:我五龙山马和尚也。
嘉靖中,长子修城乏砖,当道下令发古冢,一冢有隧,砖石甚多,及门皆金碧龙凤之像,一赤色巨蛇守之,目闪闪如电,口中喷气缭绕如烟,人触之立仆,不敢近,乃止。
万历十六年,郡中荒疫,郡守李公杜悉心拯救城中死者,尚三万人。先是公在郎署,梦上官移文取十万人,公争之,减去五万,再争,更减去二,万又争,不复减矣。次日,治郡命下,尚未省梦中事,及抵郡,值荒且疫,乃请蠲请赈乞籴于邻壤,为粥以食饿者,又图犯盗受刑状,为说以晓愚民,严禁抢掠,民感甚,宁死无窃者,计四门出,饥疫如前数,始悟梦中事,即治郡事。郡人王体吾与诸友醵饮五龙山,治具而忘其箸,乃各以簪代,食毕,随意取坐旁草,拭其腻,体吾所冠为铜簪,比明日,视之其半已成银矣,急往山上原坐处,遍取草试之,竟不可得,可见太行之山常有死汞之草,但人不能识,无缘以遇之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