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登州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二百七十七卷目录

 登州府部汇考五
  登州府田赋考三
  登州府海运考

职方典第二百七十七卷

登州府部汇考五

登州府田赋考三

       《府志》宁海州
原额万历年间,清丈过五等,地一万四千三百四十四顷九十五亩三釐零。今顺治十一年间,清丈过五等,地一万五千八百一十二顷三十三亩。
一等地,每亩徵正供杂办并九釐胖衣等项银五分九釐零。
二等地,每亩徵正供杂办并九釐胖衣等银三分二釐零。
三等地,每亩徵正供杂办并九釐胖衣等银二分一釐零。
四等地,每亩徵正供杂办并九釐胖衣等银一分四釐零。
五等地,每亩徵正供杂办并九釐胖衣等银八釐四毫零。
以上除绅衿优免外,实徵银二万七千四十四两四钱七毫零。
以上丁地,通共实徵银三万七百九十一两九钱七毫零。
起运 永平山海库白布,九百七十一疋二丈四尺,每疋银三钱,法马一两七钱四分九釐,脚价二两三钱三分。
广宁前屯库钞二万五千六百锭,每锭银一分五釐,耗银十五两三钱六分,法马二两三钱四釐,脚价三两七分二釐。
丝绵折绢二百六疋二尺,每疋银七钱,法马八钱六分五釐,脚价一两一钱五分四釐。
农桑折绢一百七十九疋,每疋银七钱,法马七钱五分四釐,脚价一两五釐。
御马仓菉豆三百五石,每石折银一两二钱,脚价二两九钱二分八釐。
延庆州仓米七百石,每石折银一两二钱,法马五两四分,价脚银六两七钱二分。
四海冶堡仓米九百九石九斗,每石银一两二钱,法马六两五钱五分一釐,脚价八两七钱三分五釐。
保定广盈二仓米四百二十四石五斗,每石银八钱,法马二两三分七釐,脚价二两七钱一分。渤海所仓米四百九十石二斗,每石银一两,法马二两九钱四分一釐,脚价三两九钱二分。御马仓黑豆六百十石四斗,每石七钱五分,脚价三两六钱六分二釐。
镇边新城仓绵花绒一千斤,每斤银六分,法马三钱六分,脚价四钱八分。
登州府库绵花绒一万斤,每斤银五分,法马三两,脚价四两。
登州府库阔白棉布二千四百六十疋,每疋折银三钱,共银七百三十八两,加法马银四两四钱二分八釐,脚价五两九钱四釐。
料价折色黄蜡银二十两,法马一钱二分。北高仓草三百束,每束银四分,脚价九分六釐。中府外场草一万三千四百八束,每束银五分五釐,脚价五两八钱九分九釐。
太仓银库草五千九百三十五束,每束银三分五釐,法马一两二钱四分六釐,脚价一两六钱六分一釐。
南石渠仓草一千三百五十四束七斤,每束银四分,脚价四钱三分三釐。
御马仓草一千八百六十六束,每束银六分五釐,脚价银九钱七分三毫。
坝上仓草四千八十九束,每束银四分五釐,脚价银一两四钱七分二釐。
居庸仓草一千四十六束,每束银五分,法马三钱一分三釐,脚价四钱一分八釐。
京库盐钞银二百三十八两九钱六分二釐,法马一两四钱三分三釐,脚价一两九钱七分五釐。
原额银九千一百八十四两三钱二分九釐。药材银四两二分九釐。
苍术银三两六钱八分八釐。
京班柴薪皂隶十六名,每名银十二两。
珠银八两,脚价一两四钱七分一釐。
屯田司料价银五百九十两,法马三两五钱四分,脚价银四两七钱二分。
木柴银一百二十两,法马七钱二分,脚价九钱六分。
胖袄五十七副,每副二两七钱,脚价一两二钱三分七釐。
军器盔甲八十八副,刀六十口,弦一百八十条,箭六十把,共折银一千二百八十六两,脚价十两二钱八分八釐。
柴夫一百三名,每名银三两一钱,法马一两九钱一分五釐,脚价二两五钱五分四釐。
甲字库水胶九千二百八十斤,每斤银五分,铺垫银十六两九钱二分四釐,脚价三两四钱二分八釐。
丙字库棉花绒一百五十六斤十两,每斤折银一钱二分,铺垫银一钱六分一釐,脚价一钱四分三釐。
狐狸皮一百五十张,每张银五钱,法马一钱八分九釐,脚价二钱五分二釐。
牛角弓面六十副,每副银三两。
德州仓小麦一千二百七十三石八斗,每石银八钱,自顺治年间,奉部文加耗米一百二十七石三斗八升,法马银六两一钱一分四釐,脚价二两三分八釐。
存留 本省兵饷丁银二百八十两四钱五分六釐,加饷银三百五两五钱六分。
军门标下马兵一名,工食草料银二十二两,步兵五名,每名工食银十两八钱,器甲银五钱。海防道团操马快十名,每名工食草料银二十二两,步队民壮九十六名,每名工食银十两八钱。
府库盐钞银三百四十二两七钱七釐。
常盈仓改拨民屯银一千两。
威海仓小麦九百九十二石,每石折银四钱。威海仓粟米一千九百九十七石八斗,每石折银四钱。
奇山仓粟米一千三百九十四石四斗,每石折银四钱。
文登县广盈仓草二千四百六束,每束折银一分五釐。
分守道皂隶一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
海防道书吏六名,每名十二两,今裁三十七两二钱。皂隶三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三两七钱二分。轿夫伞扇夫四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
本府俸银每年连闰共银四十四两三钱八分七釐,吏书四名,每名银十两八钱,今裁十九两八钱四分。步快三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三两七钱二分。马快一名,每名工食草料银十八两,今裁一两二钱。皂隶五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六两二钱。轿夫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库子一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斗级一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禁卒一名半,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银一两八钱六分。
督粮快手一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书办一名,银十两八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皂隶三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三两七钱二分。
海防厅书办二名,每名工食银十两八钱,今裁九两九钱二分。门子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灯夫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
理刑厅心红纸张二季银十两,书办一名,银十两八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步快三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三两七钱二分。伞扇夫三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三两七钱二分。
司狱司俸银三十二两五钱七分七毫。书办一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皂隶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
本府税课司俸银三十二两五钱七分。
府学斋夫一名,银十二两四钱,教官喂马草料银十二两四钱。
知州俸银八十二两六钱六分六釐,心红纸张油烛银三十两。书办十二名,每名银十两八钱,今裁五十九两五钱二分。门子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民壮五十名,每名
银七两二钱,今裁六十二两。皂隶十六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十九两八钱四分。马快八名,每名银十八两,今裁十九两八钱四分。灯夫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修理监仓银二十两。轿夫四名,伞扇夫三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八两六钱八分。库子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仓库书二名,每名银十二两,今裁十二两四钱。斗级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禁卒八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九两九钱二分。同知俸银六十一两九钱九分九釐。书办门子各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皂隶六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七两四钱四分。伞夫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
吏目俸银三十二两五钱七分一釐,书办门子各一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皂隶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马夫一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教官二员,每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每员马草料银二十四两八钱,斋夫每学六名,每名银十二两。膳夫每学六名,每名银十两,今裁四十一两三钱三分。书办一名,银七两二钱。儒学门子五名,每名银七两二钱。
威海卫教授一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七分一釐。斋夫三名,每名银十二两。门子三名,每名银七两二钱。膳夫四名,每名银十两,今裁二十七两五钱五分五釐。学书一名,银七两二钱,喂马草料银十二两四钱,乳山巡检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七分一釐。书办一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一两二钱四分。皂隶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弓兵二十名,每名银六两,今裁六十二两。
驿站黄山馆马九匹,每匹银三十两。驴一头,银十九两。走递青夫十七名,每名银八两,今裁三十三两六分六釐。白夫十三名,每名银十二两,马十匹,每匹草料银二十两,驴六头,每头草料银十两。
铺司十五名,每名银三两,兵二十一名,每名银四两祭。
文庙银四十两,启圣祠银三两六钱,名宦乡贤祠
各银二两,社稷山川州厉三坛各银十两,八蜡庙一两五钱。
乡饮银十二两今裁六两。
廪生三十名,每名银八两四钱,今裁三分之二。威海卫廪生二十名,每名银八两四钱,今裁三分之二。
州学
文庙香烛银二两五钱二分。
威海卫
文庙香烛银二两五钱二分,修理。
龙亭等银一两,协济本府银三钱八分。
鞭春土牛花杖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一两八钱七分。
表笺什物银十五两,协济本府银一两八钱八分。
徵粮赤历纸张银十两。
造报年终册纸张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七分修理。
文庙祭器银三两。
岁考科举造册银四十两,今裁二十两,协济本府银七两五钱。
审编造册纸张银五两五钱。
朔望下学讲书银二两,协济本府银六钱二分。季考生员等银十二两,协济本府银五两。押囚官吏盘费银五两,协济本府备用银五两。刷卷造册银二两,协济本府银四钱。
岁贡银二十七两。
威海卫学银十二两。
岁贡盘费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七钱五分。岁贡迎贺等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
举人车价银七两。
举人进士牌坊长夫银十六两五钱。
起送会试举人等银四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
科举盘费等银十二两,协济本府银十一两一钱五分。
迎贺新中举人等银二两,协济本府银一两八钱。
新官到任酒席正堂银三两,佐贰首领教官六
员各二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
裁扣解部 颜料派剩米一千六十八石五斗,每石银四钱。
本府修理察院等银八两。
六房冬月火炭银六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上司奖励并儒学银二十两。
察院并守巡各道等银十二两。
防院吏书四名,每名银三十六两。铺兵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操赏银一百二十两。皂隶四名,每名银十两八钱。舍人一名,银七两二钱。知州轿夫四名,每名银八两。
判官俸银二十六两七钱五分九釐,薪银三十七两二钱。皂隶六名,每名银七两二钱。门子一名,伞夫二名,共银二十二两三钱二分。
训导俸银二十两一钱七分,薪银十二两四钱。喂马草料银十二两四钱,判官训导二员,到任银一两三钱三分三釐。
州卫二学看庙门子三名,每名银三两,看守察院门子一名,银一两。
六房呈上公文纸张银六十两,协济本府七两五钱。
朔望行香纸课银一两。
海防道修造家伙银五十两。
本府修宅家伙银二十五两,薪银三十两一分二釐。
知州修宅家伙银二十两,迎送上司伞扇银八两,薪银五两八钱七分三釐,油烛银十两。同知薪银十七两六钱五分三釐。
孤贫粮银一百二十二两三钱八分八釐。立春桃符等银五两。
各衙门查盘等银十两。
孤贫冬衣等银十两。
上司使客心红等银八十八两。
朝觐考满文册等银三两。
朝觐官吏盘费银二十三两三钱三分。
岁考科举生童等银二十两。
文登县
原额万历年间,清丈过五等地一万九千三百一顷五十三亩七分九釐一毫。今顺治十一年间,清丈开垦地七十六亩,又额外开荒地五百二十一顷。
寄庄地二百九十九顷七十五亩,每亩加白银四釐,三项共地六千二百二十顷四十二亩三分,除绅衿优免外,实徵银二万六千二百二十九两一钱五分三釐零。
以上丁地并九釐通共实徵银二万八千八百九十三两二钱二分零。
起运 御马仓大麦一百四十八石五斗七升,每石折银七钱五分,法马六钱六分,脚价八钱九分一釐。
派剩马房仓小麦一百二十二石九斗,每石折银一两,法马七钱三分,脚价九钱八分三釐。延庆州仓小麦八十一石四斗,每石折银一两二钱,法马五钱八分,脚价七钱八分。
登州丰广二库白布一千八百九十疋,每疋折银三钱,法马三两四钱,脚价四两五钱三分。广宁库钞三万九千四百锭,每锭折银一分五釐,法马三两六钱八分,脚价四两九钱一分。丝绵折绢二百九十一疋二丈四尺,每疋折银七钱,法马一两二钱二分,脚价一两六钱三分。农桑折绢三百二十五疋,每疋折银七钱,法马一两三钱六分,脚价一两八钱二分。
御马仓菉豆四百四十石七斗,每石折银一两二钱,脚价四两二钱三分一釐。
四海冶堡仓粟米四百八十八石九斗,每石折银一两二钱,法马三两五钱二分,脚价四两一钱。
山海仓粟米三百八十石二斗,每石折银八钱,法马一两八钱二分,脚价二两四钱三分。御马仓黑豆五百九十七石八斗,每石折银七钱五分,脚价三两五钱八分。
德州仓白布十二疋一丈,每疋折银三钱,法马二分二釐,脚价二分九釐。
北高仓黑豆二百九十石八斗九升,每石折银八钱,脚价一两八钱六分一釐。
派剩米五十三石一斗,每石折银七钱,法马二钱二分,脚价二钱九分七釐。
紫荆新城仓粟米十二石三斗,每石折银九钱,法马六分六釐,脚价八分八釐。
唐县仓黑豆五百五十五石九斗八升,每石折银八钱,法马二两六钱六分,脚价三两五钱五
分。
保定等仓粟米一千五百六十七石六斗,每石折银八钱,法马七两五钱二分,脚价十两三分二釐。
登府库白布四千六百疋,每疋折银三钱,法马八两二钱八分,脚价十一两四分。
御马仓草六百五十四束,每束折银六分五釐,脚价三钱四分。
太仓银库草三万一千一百四十二束,每束折银三分五釐,法马六两五钱三分,脚价八两七钱一分。
坝上仓草六百一十三束,每束折银四分,脚价一钱九分六釐。
中府外场草二千二百四十束,每束折银五分五釐,脚价九钱五分五釐。
京库盐钞银二百三十三两八钱九分八釐,脚价一两八钱七分一釐,法马一两四钱三釐。九釐原额银四千一百二十五两二钱六分五釐。
扣解蓟镇民兵银一百九十二两。
药材银三两三分六毫。
苍术银二两三分五釐。
屯田司料价银四百八十两,法马银二两八钱八分,脚价三两八钱四分。
京班柴薪皂隶六名,每名银十二两,直堂三名,每名银十两,滴珠银四两五钱,脚价七钱八分一釐。
胖袄四十八副,每副旧编银一两五钱,又加银一两二钱,脚价一两三分六釐。
军器盔甲八十四副,刀五十八口,箭五十八把,弦一百七十四条,旧徵登州卫料价银二十两,脚价十两。
威海卫料价一百七十八两九钱一分五釐,脚价七十两,共折银一千二百三十一两四钱,脚价九两八钱五分一釐。
柴夫五十七名,每名银三两一钱,法马一两六分,脚价一两四钱一分三釐。
甲字库水胶三千七百八十四斤,派本色水胶六百三十二斤,每斤徵银二分七釐,折色水胶三千一百五十一斤,每斤折价银五分,铺垫每斤银一分一釐,脚价每两银八釐。
丙字库棉花绒六十四斤,派本色花绒六斤,每斤银七分,折色花绒五十七斤,每斤折银一钱二分,铺垫每斤徵银一分,脚价四分一釐。丁字库牛筋九百九十四斤,派本色牛筋六百斤,每斤银八分,折色牛筋三百九十四斤,每斤银一钱八分,铺垫每斤一分六釐,脚价每两银八釐。
狐狸皮一百三十张,每张折银五钱,法马二钱三分四釐,脚价三钱一分二釐。
牛角弓面五十八副,每副价银三两。
德州仓小麦九百十三石二斗,每石银八钱,法马四两三钱八分三釐,脚价一两四钱六分零。存留 本省兵饷银六百二十八两六钱六分三釐。
军门标下马兵一名,工食草料器甲银二十二两。步兵三名,每名工食银十两八钱,器甲银五钱。
海防道马快团操七名,每名工食草料器甲银二十二两。步队民壮七十名,每名工食器甲银十两八钱。
民屯充饷银五百两。
府库盐钞银五十两四钱一分七釐。
金山仓小麦一千石,每石折银四钱。
靖海仓小麦五百石,每石折银四钱。
宁津仓小麦一千石,每石折银四钱。
靖海仓粟米二千石,每石折银四钱。
宁津仓粟米一千五百石,每石折银四钱。本县广盈仓草三千五百七十二束,每束折银一分五釐。
本府书办四名,每名银十两八钱,今裁十九两八钱四分一釐。快手二名,禁卒一名,斗级二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六两二钱。
修仓备办刑具银六两一钱八分。
海防厅皂隶四名,快手七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十三两六钱四分。
管粮厅俸银一季连闰六两三钱三分九釐。理刑厅门子一名,轿夫二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三两七钱二分。
知县俸银四十五两,心红纸张油烛银三十两,今裁十两。吏书十二名,每名工食银十两八钱,
今裁五十九两五钱二分。门子二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二两四钱八分。皂隶十六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裁十九两八钱四分。马快八名,每名银十八两,今裁九两九钱二分。民壮五十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六十二两。灯夫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四两九钱六分。禁卒八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九两九钱二分。轿夫伞扇夫七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今裁八两六钱八分。库仓书各一名,每名银十二两,今裁六两二钱。库子四名,斗级四名,每名七两二钱,今裁九两九钱二分,修理监仓银二十两,典史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书办一名,门子一名,皂隶四名,马夫一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各裁一两二钱四分。
巡检三员,每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皂隶共六名,书办三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今各裁一两二钱四分。弓兵各二十名,每名银六两,今裁一百八十六两。
儒学教谕训导二员,每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斋夫每学六名,每名银十二两。膳夫每学四名,每名十两。门子每学五名,掌教三名,分教二名,每名七两二钱。学书一名,银七两二钱,喂马草料每员银十二两。
靖海卫教授一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斋夫三名,每名银十二两。膳夫四名,每名十两,今裁三分之二。门子三名,每名六两。学书一名,工食银七两二钱,喂马草料银十二两。
成山卫教授一员,俸银三十一两五钱二分。斋夫三名,每名十二两。膳夫四名,每名十两,今裁三分之二。门子三名,每名银六两。学书一名,工食银七两二钱,喂马草料银十二两。
驿站蓬莱县车夫二十四名,每名银十两,走递青夫十二名,内实力四名,听雇八名,每名银八两。白夫十名,每名十二两。马十匹,每匹草料工食银二十两。驴六头,每头草料银十两。
总铺司兵铺司每名三两,铺兵每名四两,共银九十五两四分八釐。祭祀
文庙银四十两,启圣祠三两六钱,名宦乡贤祠各二两,社稷山川邑厉三坛各十两,八蜡庙一两五钱。
乡饮银十二两今裁六两。
县学廪生二十名,每名廪银八两四钱,今裁三分之二。
靖海学廪生二十名,每名廪银八两四钱,今裁三分之二。
成山学廪生二十名,每名廪银八两四钱,今裁三分之二。
县学
文庙香烛银二两五钱二分。
靖海卫
文庙香烛银二两五钱二分。
成山卫
文庙香烛银二两五钱二分修理。
龙亭帐幔仪仗锦衣花帽岁派银五钱,协济本府银三钱八分。
鞭春土牛花杖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一两八钱七分。
表笺什物协济本府银一两八钱八分。
由票派徵纸张银五两。
造报年终文册纸张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六分。
本县修补
文庙坛所祭器岁派银三两。
岁考科举生童搭棚造册、供给试卷、及赏生员花红纸笔、及新进生员披红彩旗,岁派银三十两,今裁十五两,协济本府银七两五钱。
审编均徭油烛等银二两。
朔望下学讲书银二两,协济本府银六钱二分。季考生员供给等银十两,协济本府银五两。押囚官吏盘费银五两,协济本府银五两。本县刷卷造册等项银一两二钱,协济本府银四钱。
岁贡县学银十八两。
靖海成山二卫学银各十二两。
岁贡生员正副盘费银二两,协济本府银七钱五分。
岁贡生员迎贺旗扁等银二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
历科举人车价银七两。
进士举人牌坊等银十六两五钱,协济本府银四两六钱二分。
起送会试举人公宴花红银三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
科举生员盘费酒席等银十二两,协济本府银六两五钱。
迎贺新中举人花红酒席等银二两,协济本府银一两八钱。
新官到任祭神酒席正堂三两,佐贰首领教官各二两,协济本府银一两二钱五分,府学教官三钱七分。
裁扣解部 颜料派剩米三百七十石一斗,每石折银四钱。
府库盐钞银三百三两四钱九分。
本县修理察院各司衙门家伙等项银五两,本县正堂佐贰首领六房冬月火炭银五两。上司奖励本县并儒学银二十两,协济本府伞扇银一两八钱八分。
察院出巡并各道刑厅协济银十两。
防院皂隶十名,每名银十两八钱。门子三名,每名银十二两。轿夫八名,每名银七两二钱。伞夫四名,每名银七两二钱。
知县看更夫四名,每名银八两。
县丞一员俸银二十四两三钱二釐,薪银二十四两。书办门子各一名,每名银七两二钱。皂隶四名,马夫一名,每名银七两二钱。
主簿一员,俸银二十一两一钱一分,薪银十二两。书办门子各一名,皂隶四名,马夫一名,每名各七两二钱。
新官到任,祭神酒席,县丞主簿每员银二两。本县靖海成山看
文庙门子各一名,县学启圣祠、敬一亭、名宦、乡贤祠各一名,每名银三两,布按分司一名,府馆一名,银一两。
六房日用呈上公文,并造贤否等项,纸张银三十两,协济本府银七两五钱。
望朔行香纸锞银六钱。
海防道二季银二十两,桌围银五两。
本府桌围伞扇每年十六两,又桌围伞扇银四两。
本县修造家伙银二十两,薪银三十六两,今裁十九两一钱六釐,油烛银十两。
迎送上司伞扇银二两。
迎送上司伞扇银八两。
管粮厅薪银一季十二两,今裁六两六分。孤贫月粮银一百四两一钱六分,又孤贫冬衣布花埋葬银十二两。
立春桃符门神公宴等银三两。
各衙门查盘并审录等项造册银十两。
上司使客心红纸劄油烛等项备用银五十七两。
朝觐考满文册纸劄并抬册夫工食银三两,官吏盘费银二十三两三钱三分。

登州府海运考

        《府志》
开皇十八年,汉王谅军出榆关,值水潦馈运不通,周罗㬋自东莱泛海,隋时未立登州,总曰东莱。
大业七年,敕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莱海口造船三百只。

贞观二十二年,将伐高丽,具舟舰,为水运,遣长史强伟于剑南道伐木造舰,自巫峡抵江扬,趋莱州。

至元二十年,诏江南运粮于阿,入赤新开神山河及海道,两道运之。
二十二年,敕枢密院,计胶莱运船备征日本。二十三年,以昭勇大将军沿海招讨使张瑄明威将军管军万户,兼管海道运粮船朱,清并为海道,运粮万户仍佩虎符。
二十六年,海运万户府乞罢胶莱海道运粮。三十年,敕海运米十万石给辽阳戍兵。
《元史》初海运之道自平江刘家港入海,经扬州路通州海门县,黄连沙头万里,长滩开洋沿山岙而行抵淮安路盐城县,历西海州、海宁府、东海县、密州、胶州界,放灵山,洋投东北路多浅沙,行月馀始抵成山,计其水程自上海至杨村马头凡一万三千三百五十里,至元二十九年朱清等言其路险恶,复开生道,自刘家港开洋至
撑脚沙,转沙嘴至三沙,洋过扁担沙,大洪又过万里长滩,放大洋至青水洋又经黑水洋,至成山过刘家岛至之罘、沙门二岛,放莱州大洋抵界河口,其道差为径直,明年千户殷,明略又开新道从刘家港入海至崇明州,三沙放洋向东行入黑水,大洋取成山转西至刘家岛,又至登州沙门岛,于莱州大洋入界河,当舟行,风信有时自浙西至京师不过旬日而已,视前二道为最,便云然风涛不测,粮船漂溺者无岁,无之间亦有船坏而弃其粮者,至元二十三年始责偿于运,官人船俱溺者乃免,然视河漕之费,则其所得盖多矣。
海道经元至元二十年,克取江南二十一年起,运海粮擢用朱清张瑄万户之职,押运粮船三万五十石,赐立海道万户,府千户,所百户,所虎符铜牌素银牌面,各领品职,成造船只,大者不过一千粮,小者三百石,自刘家港开船出扬子江,盘转黄连沙嘴,望西北沿沙行,使潮长行船,潮落抛泊,约半月或一月馀始至淮口,经过胶州海门、浮山、劳山、福岛等处沿山,一路东至延真岛,望北行使转过成山,望西行使到九洋收进界,河两个月馀,才扺直沽,委实水路艰难,深为繁重,二十六年增益粮米八十万石,是岁正月装粮在船,二月开洋,四月到于直沽,交卸五月,回还复运夏粮,至八月又回本港,一岁两运,是时船只鲜少,人民恐惧,二十七年朱万户躬请长兴李福回朝,奉押运,指引自扬子江开洋,落潮往东北行使,出离长滩,至白水、绿水,经至黑水、大洋,望北寻望延真岛,使转成山,正西行使流入沙门岛,开放莱州大洋收进界河,远不过一月之期,近不过半月之限,俱至。直沽以漕运利便,是岁加封朱万户为浙江省参政,张万户为浙江盐运,司都运之职,每岁专从此道,驾使船赴北京将及二十馀年,至大德七年当蒙官司,招顾两浙,上户造船运粮,脚价一十一两五钱,分拨春夏二运,延祐以来,各运海船,大者八九千石,小者二千馀石,是以海道富盛,岁运三百六十万石,俱给京师,甚为易便,迤南蕃海船皆从此道,贡献放效其路矣。
元贞元年,增海运。明年,粮为六十万石。

洪武五年,命靖海侯吴桢总舟师数万,由登莱转运饷辽。
二十年,封都督张赫为航海侯,朱寿为舳舻侯,自是每年一行,军食赖之。
永乐十三年,会通河成罢海运。
隆庆六年,总督漕运王宗沐议复海运未果,行万历二十五年,东征倭寇,自登州运粮赴朝鲜,时濒海各道俱运。
四十六年,派运辽饷米豆十万石抵盖州,套交卸,寻加至十五万石,岁额登莱济青共六十万石,副使陶朗先又于额外运十万石备用。崇祯十三年,户部郎中沈廷扬疏请试行海运,奉旨领淮安水次粮一万石由淮入海,抵天津海运故道。
一自南京开洋出龙江关,靠东边行,使到观音山中,洪一路好行至矾山,北有浅滩,中洪可行,望方山东边,中洪一路浅滩直过斩龙庙,止至鲥鱼厂,东路至龙潭驿,一路水紧北边,中洪可过径到仪真,中洪北到金山寺西首十馀里,水紧不可抛猫,寺北中洪都可行到焦山门,仔细戳水行西南嘴有浅滩,唤做姜婆沙,西北下戳水中洪好行,南有浅滩,过山中洪一路好行,转往南有水,是洪至丹徒县南,有隔壁沙滩,中洪行使到五圣庙,中洪好行围山西南嘴,一路浅滩,中洪到孟子河西,南好行东北,中间浅滩沙嘴占多,是洪有芦青嘴,东南冲出有三四里,转过南,中洪戳水,行使便是黄山,东北浅滩冲出大江,中洪行使,望西边紧水洪过,东有马驮沙,西南嘴,冲出带一条,东南也有沙带,一路中洪可行,南有江阴县,地方抛船。江阴县西边,是夏港过江阴县,中洪到巫子门浅塞打外洪过,唤做宝船洪,望见西北虾蟆山,可转中洪到虾蟆山,西有浅滩,望北好行,南是谷渎港,中洪有浅滩,舟行多碍,可防占,南有洪照,黄思铺占,南岸行使到夷铺港,南有浅滩,北边是洪,到福山港,中洪到白茆港,北有狼山,望东北戳水中有浅,北有洪径到瞭角嘴,南路于刘家港抛泊刘家港,开船出扬子江,靠南岸径使候潮长,沿西岸行使,好风半日到白茆港,在江待之潮平带,蓬橹摇遇撑脚沙尖,转过崇明沙嘴,挑不了水望,
正东行使无碍,南有朱八沙、婆婆沙、三脚沙,可须避之,扬子江内北有双塔开,南有范家港,沙滩东南有张家沙滩,江口有陆家沙脚可避,口外有暗沙,一带连至崇明洲,沙亦可避之,江北有瞭角嘴,瞭角嘴开洋或正西西南、西北风,待潮落往正东或带北一字行使戳水,约半日可过长滩,便是白水洋,望东北行,使见官绿水,一日便见黑绿水,循黑绿水望正北行使,好风两日一夜到黑水洋,好风一日一夜或两日夜便见北洋绿水,好风一日一夜依针正北望便是显神山,好风半日便见成山,自转瞭角嘴,未过长滩,依针正北行使早靠桃花斑,水边北有长滩沙、向沙、半洋沙、阴沙、冥沙,切可避之,如在黑水洋内,正北带东一字行使,料量风沉日期,不见成山见黑水,多必是低了,可见升罗岙海中岛,西边有不等矶如笔架山样,即便复回望北带西一字行使,好风一日一夜便见成山,若过黑水洋,见北洋官绿水色,必见延真岛,西北见个山尖,便见九峰山,向北一带连去有赤山、牢山,二处皆有岛岙可以抛泊,若牢山北望有北茶山、白蓬头、石礁,一路横开百馀里,激浪如雪,即便开使或复回望东北行使,北有马安山、竹山岛,南可入抛泊,北是旱门,亦有漫滩也可抛泊,但东南风大不可抛系,北向便是成山,如在北洋官绿水内,好风一日一夜,正北望见山便见显神山,若挑西一字多必是高了,但见赤山、九峰山,西南洋有北茶山,白蓬头即便复回望东北行使,好风半日便见成山,转过成山望正西行使,前有鸡鸣屿,内有浮礁一片,可以避之,往西有夫人屿,不可在内使船,收到刘岛西小门也可进庙前抛泊,刘岛开洋正北行使,好风一日到之罘岛,东北有门可入,西北离有一百馀里,有黑礁一片,三四亩大避之,收到八角岛,东南有门可入,自之罘岛有好风半日使过,抹直岛有金嘴石,冲出洋内,潮落可见,避之至新河海口到沙门岛,东南有浅可挨深行使,南门可入东边,有门,有暗礁二块,日间可行西北,有门可入,庙前抛泊,沙门岛开洋望北径过砣矶山、钦岛、漠岛、南半洋、北半洋到铁山洋往东,收旅顺口,东收黄洋,川西南嘴有礁石,一路山东进口过黄洋,川东收平岛,口外有五个馒头山,进口抛泊,南边一路老岸,外洋有一孤山,望成儿岭尽头,东望有三山,正中进入内有南北山,沙带一条相连,陡岸深水可以抛泊,三山西有南山,进收青泥,洼西有松树岛,北有孤山,东北望看凤凰山,便是和尚岛,烽墩下占西有礁石,西北有庙,外有浅滩乱礁,避之,三山北看青岛,一路山望海驼,收黄岛,是岛若铁山,往西收羊头洼,双岛有半边山、艾子口、望塔山看连云岛,东北看盖州,一路山看盐场,西有宝塔台,便是梁房口,进入三岔河,收牛庄马头,抛泊直沽,开洋望东,挑南一字行使,一日一夜见半边山,便有沙门岛,若挑南一字多了必见莱州三山,挑东北行使半日便见沙门岛,若挑北一字行见砣矶山,往南收登州卫、北沙门岛,开船,东南山嘴有浅可挨,中望东行使,好风一日一夜到刘岛,收入宫前,刘岛开洋望东挑北一字转成山嘴,望正南行使好风一日一夜见绿水,好风一日一夜见黑水,好风一日一夜便见南洋绿水,好风两日一夜见白水,望南挑西一字行使,好风一日点竿累戳二丈,渐渐减作一丈五尺,水下有乱泥,约一二尺深,便长滩,渐渐挑西收洪,如水竿戳,著硬沙,不是长沙地面即便复回望大东行便见绿水,望东行使到白水,寻长沙收三沙洪,如收不著洪即望东南行使,日间看水黄绿色,浪花如茶沫,水夜间看浪泼如大星,多即是茶山,若船稍坐茶山往西南一字,好风半潮北见崇明沙,南见青浦墩沿岸、刘家港,如在黑水洋,正南抛西一字必是高了,前有阴沙、半洋沙、向沙、拦头沙即是。瞭角嘴北便复回往正东行使,看水色风汛收三沙洪,如风不便收不得洪即挑东南行使,看水色收宝山,如在黑大洋挑必是低了,可见隔界大山一座,便望正西挑南一字行使,好风一日一夜便见茶山,如不见隔界山又不见茶山,见黑绿水多便望正西行使必见石龙山、孤礁山,孤礁山复回望西南行使见茶山,收洪后住尽回帆,程限至辽河口,开洋顺风一日一夜经至铁山,南面,山前带东铁一字望南行使经至成山,收入南洋,望正南行使三日三夜经至桃花斑,水边望东行使见白水带西一字,勤戳点竿,寻投长滩一丈八尺,
渐渐减至一丈五尺,望西行戳扬子江洪如寻不见,洪内望下使必见茶山,至茶山后水弱,船稍南面坐,茶山望西行使半潮便见崇明洲,如若顺风一朝送至刘家港口内挑泊,若船去回须记桃花斑,水北有半洋沙、向沙、阴沙,在洋内须要堤防凡空回还不可料程早晚,船沙料亦如此堤防无碍,至福建布政司水波门长乐港,船厂开船,水程地头预要水手船只护送,沿港海岛其神仙壁碧水屈山,岛去处古有贼船,以备良便,船开洋送至三岔河口,如过一日二日至古山寺,登山送香烛,防东南飓作,潮大过日平息送至望淇港,娘娘庙前挑泊,过日至长乐港口,过一日至远镇巡检司,过一日至福州左等卫告要水手船送,过一日至五虎庙烧总福,过一日至五虎门,开洋望东北行使,正东便是里衣山,正北便是定海千户所,东南便是福清县盐场,过一日至王家峪,海岛抛泊,过一日至北高山巡检司,西洋山口好抛泊,过一日至福宁县,晚收风入帮,娘娘庙前抛泊,过一日至满门千户所,防有天雾,晚收巡司海口,过一日至金乡卫告要水手船只引送,过一日至松门卫,过一日至温州平阳县巡检司海口,至凤凰山、铜盆山,防东南飓作,晚收中界山挑泊,过一日至盘石卫,但见天雾,在中界山正北岛抛泊,过一日南风行使至晚收北门千户所,要寻捕鱼小船送,过一日南风往北行使过利洋鸡龙山等,潮可行至松门港,松门卫东港抛泊,见捕鱼船十五六只,便见港口,过一日等潮开船至台州海门卫东洋山,晚收抛泊,过日离温州望北行使,晚到挑青千户所,圣门口抛泊,过日开洋至大佛头山、屏风山至健跳千户所,长亭千户所东门抛泊,要水手送,过日至定海卫,收回金乡卫,盘石卫要稍水手,离石浦港后开出,过铜瓦山后沙洋半边山党溪千户所,望北行使至青门山乱石礁,洋至前仓千户所,双脐港骑头巡检司前抛泊,过日至大嵩千户所,过招宝山进定海港,定海卫南门抛泊,要稍水手送,烧总福娘娘庙前祭奠,开洋望北行使至遮口山,黄公洋至烈港千户所,海宁卫东三姑山望北行使,若至茶山低了,至金山卫东海滩,松江府上海县套水浅,望东南行使,过晚抛船,等潮过羊山、大七山、小七山,过太仓宝塔望东北行使两日两夜见黑水,洋东风使船一日见绿水,瞭见海内悬山一座,便是延真岛,至靖海卫口浅滩可预避之。
丘浚《大学衍义补》:海运之法,自秦有之,唐人亦转东吴粳稻给燕幽,然亦给远方之用而已,用以足国,则始于元焉,初伯颜平、宋命、张瑄等以宋国籍自崇明由海道入京师,至元十九年始建海运之策,命罗璧等造平底海船运粮从海道抵直沽,是时犹有中滦之运,不专于海道也。二十八年立都漕运,万户府以督岁运至大中,以江淮江浙财赋府每岁所办粮充运,以至末年专仰海运矣,海运之道,其初也自平江刘家港入海,至海门县界,开洋月馀始抵成山,计其水程自上海至扬村马头凡一万三千三百五十里,最后千户殷明略者又开新道从刘家港至崇明州三沙,放洋向东行入黑水,大洋入界河,当舟行风信,有时自浙西至京师不过旬日而已,说者谓其虽有风涛漂溺之虞,然视河漕之费,所得盖多,然终元之世海运不废,我朝洪武三十年会通河通利始罢,海运考《元史·食货志》论海运有云民无挽输之劳,国有蓄储之富,以为一代良法,又云海运视河漕之数,所得盖多,作《元史》者皆国初史臣,其人皆生长胜国时,习见海运之利,所言非无徵者,窃以为自古漕运之道有三,曰陆曰河曰海,陆运以车,水运以舟而皆资乎人力,所运有多寡,所费有繁省,漕河视陆运之费省十三四,海运视河运之费省十七八,河漕虽免陆行而人挽如故,海运虽有漂溺之患而省牵率之劳,较其利害,盖亦相当,今漕河通利,岁运充积,固无资于海运也然,善谋国者恒于未事之先而为意外之虑,今国家都幽盖极北之地而财赋之入皆自东南而来,会通一河譬则人身之咽喉也,一日食不下咽,立有死亡之祸,况自古皆是转般而以盐为佣直,今则专役军夫长运而加以兑支之耗,岁岁常运,储积之粮虽多而征戍之卒日少,食固足矣,如兵之不足何迂儒,为远虑请于无事之秋,寻元人海运之故道,别通海运一路与河漕并行,江西湖广江东之粟照旧河运而以浙西东
濒海一带由海通运,使人习知海道,一旦漕渠少有滞塞,此不来而彼来,是亦思患豫防之先计也。家居海隅颇知海舟之便,舟行海洋不畏深而畏浅,不虑风而虑磕,故制海舟者必为尖底,首尾必俱置柁,卒遇暴风转帆为难,亟以尾为首,纵其所如且暴风之作多在盛夏,今后率以正月以后开船置长篙以料,角定盘针以取向,一如蕃舶之制。夫海运之利也,以其放洋而其险也亦以其放洋,今欲免放洋之害,宜预遣习知海道者,起自苏州刘家港,访问傍海居民,捕鱼渔户煎盐灶丁,逐一次第踏视海涯有无行舟潢道泊舟港,㲼沙石多,寡洲渚,远近亲行试验,委曲为之,设法可通则通,可塞则塞,可回避则回避,画图具本以为傍,海通运之法万一可行,是亦良便,若夫占视风候之说,见于沈氏笔谈,每日五鼓初起视星月明洁,四际至地皆无云气便可行舟,至于巳时则止则不遇暴风矣,中道忽见云起即便易柁回舟仍泊旧处,如此可保万全,永无沉溺之患,万一言有可采,乞先行下闽广二藩,访寻旧会通番航海之人,及行广东盐课提举司归德等场,起取惯驾海舟灶丁,令有司优给,驿遣既至,访询其中知海道曲折者,委以海道事宜,许以事成加以官赏俾其,监工照依海舶式样造为运船,及一应合用器物就行委官督领,其人起自苏州历扬淮青登等府,直抵直沽滨海去处,踏看可行与否,先成运舟十数艘付与驾使,给以月粮,俾其沿海,按视经行停泊去处所至,以山岛港㲼树幖帜询看是何州县地方,一一纪录造成图,朋纵其往来十数次,既已通习,保其决然可行无疑,然后于昆山太仓起,盖船厂将工部原派船料,差官于此收贮,照依见式造为海运尖底船只,每只量定军夫若干装载若干,大抵海舟与河舟不同,河舟畏浅,故宜轻,海舟畏风,故宜重,假如每艘载八百石则为造一千石,舟许其以百石,载私货三年之后,军夫自载者三十税一,客商附载者照依税课常例就于直沽,立一宣课司收贮,以为岁造船料之费,其粮既从海运脚费,比漕河为省,其兑支之加耗宜量为减杀,大约海舟一载千石则可当河舟所载之三河舟,用卒十人海舟加五或倍之,则漕卒亦比旧省矣,此又非徒可以足国用,自此京城百货骈集而公私俱足矣,考宋《朱子文集》,其奏劄言:广东海路至浙东为近,宜于福建广东沿海去处招邀米客,《元史》载:顺帝末年山东河南之路不通,国用不继,至十九年议遣户部尚书贡师往福建以闽盐易粮给京师,得数十万石,京师赖焉,其后陈友定亦自闽中海运进奉不绝也,况今京师公私所用多资,南方货物之来苦于运河窄浅,舳舻挤塞,脚费倍于物直,货物所以踊贵而用度为艰,此策既行,南货日集于北,空船南归者必须物实而北货亦日流于南矣,今日富国足用之策莫大于此,说者若谓海道险远,恐其损人费财,请以元质之,其海运自至元二十年始,至天历二年止,备载逐年所至之数,以见其所失,不无意也,窃恐今日河运之粮每年所失不止此数,况海运无剥浅之费,无挨次之守而其支兑之加耗每石须有所减,恐亦浮于所失之数矣,此策既行,果利多而害少又量将江淮荆湖之漕折半,入海运除减军卒,以还队伍则兵食两足而国家亦有水战之备可以制服边海之夷,诚万世之利也,章句末儒偶有臆见,非敢以为决然可行,万世无弊也,念此乃国家万万年深远之虑,姑述此尝试之,策请试用之,试之而可则行,不可则止。
辽海新道〈万历四十六年副使陶朗先开〉蓬莱县 正北天桥口开船,至庙岛六十里,至鼍矶岛一百七十里,至羊驼岛二百五十里,至皇城岛一百里,至铁山六百五十里,至西北老猪圈五十里,至牧羊城一百里,至羊头凹八十里,至双岛六十里,至猪岛一百五十里,至中岛二百五十里,至北信口一百八十里,至盖州套三百二十里。
黄县 东北陆路二十里,黄河口开船至庙岛六十里,前进同。
福山县 西北陆路四十里,八角口开船。栖霞县 西北陆路一百五十里,天桥口开船。东北陆路一百二十里,八角口开船至庙岛一百里。
招远县 正北陆路一百里,屺岛开船至桑岛八十里,至庙岛七十里。
莱阳县 正南陆路一百一十里,金家口开船东南陆路一百里,行村寨开船至黄岛一百里,至炕岛四十里,至瓮岛六十里,至靖海卫张家口四十里,至马头嘴四十里。
宁海州 正北陆路十里,养马岛开船至之罘岛四十里,至八角口八十里,西北陆路二十里,龙门港开船至之罘岛四十里,西南陆路一百三十里,乳山寨开船至郎郎口东南陆路一百三十里,郎郎口开船至马头嘴七十里,至嘉鸡汪一百二十里,至倭岛二十里,至养鱼池六十里,至成山嘴六十里,至招羊口四十里,至鸡鸣岛四十里,至刘公岛六十里,至养马岛一百六十里。
文登县 正南五十里,望海口开船西南陆路八十里,长湾口开船东南陆路一百二十里,马头嘴开船正东陆路一百里,倭岛开船,
船只有淮船,有辽船,有鱼船,有塘头船,有太仓船,有瓜洲船,船只无定数,以粮为数,大者载粮千馀石,次七八百石,又次四五百石或二三百石,雇募者什之七,官造者什之三。
粮额初派十万石,加增五万石,召买合济青莱共三十万石,视岁丰歉,彼此通融,天启年间登属派运米豆,倏派倏止,倏多倏寡,殊无定额,大抵照粮估直,照值抵作正供。
运役有千总,有把总,有旗牌,有书记,有家丁,有押船夫,一曰旗民,有水手,有向导,又有加衔至守备者,大概以五千石为一艘,用一官押之,各官用识海道者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