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青州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二百七十一卷目录

 青州府部纪事二

职方典第二百七十一卷

青州府部纪事二

《府志》:晋武帝泰始四年九月,青、徐、兖、豫四州大水,五年,青、徐、兖州大水。
六年,白龙二见于东莞。
咸宁元年四月,白獐见琅琊,赵王伦获以献。八月丁酉,大风吹帝社,树折,有青气出社中,占者以为东莞有天子气,时琅琊武王佃封东莞,佃元帝祖也。及孙皓之亡,王浚实先至建业而皓之降。款远归玺,书于琅琊,天意。人事又符中兴之兆也。九月,青州螟。二年十二月,琅琊人颜畿病死,棺殓已久,家人感梦,畿谓己曰:我当复生,可急开棺。遂出之。渐能饮食,屈伸视瞻,不能行语,二年复死,《京房易传》曰:至阴为阳,下人为上,厥妖人死复生。
三年十月,青州大水。
五年,木连理生乐安临济。
六年三月,青州郡国旱。
太康二年二月辛酉,陨霜于琅琊,伤麦。壬申,琅琊雨雹伤麦。
三年四月,木连理生琅琊。
六年二月戊辰,齐郡、临淄、乐安、琅琊等县陨霜伤桑麦。三月三日,青州郡国大水。
八年四月,齐国陨霜。十二月,大雪。
惠帝元康五年三月癸巳,临淄有大蛇,长十馀丈,负二小蛇,入城北门径走,市入汉城阳景王祠中不见。永康元年四月,壮武有桑化为柏,时张华遇害,壮武华之封邑也。
永宁元年,自夏及秋,青、徐、幽、并四州旱。
二年十一月,荧惑太白𩰚于虚,危。悯帝建兴五年,青州螽。
元帝大兴元年八月,冀、青、徐三州蝗食生草尽。三年四月,甘露降琅琊。
穆帝永和十年四月癸未,流星大如斗,色赤黄,出织女没造父有声如雷。
安帝隆安五年三月甲寅,流星赤色众多,西行经牵牛,虚危天津阁道贯太微紫宫。
四年,伪燕慕容超祀南郊将登坛,有兽大如马状,类鼠赤色,集圜丘之侧,俄而不知所在,须臾大风暴起,天地昼昏,行宫羽仪皆振裂。冬十一月,汝水竭南燕,汝水竭河冻,皆合。而渑水不冰,南燕主超恶之问于李宣,宣对曰:渑水无冰,良由逼京城近日月也。超大悦。
五年十二月,太白犯虚危,时刘裕伐南燕,围广固灵台,令张先劝慕容超出降,超手杀之。
六年五月壬申,大风吹琅琊,射堂倒坏。
《晋书·慕容德载记》:德谋千众曰:苻广虽平,而抚军失据,进有强敌,退无所托,计将安出。张华进曰:彭城阻带山川,楚之旧都,地险人殷,可攻而据之,以为基本。慕容钟、慕容护、封逞、韩𧨳等固劝攻滑台,潘聪曰:滑台四通八达,非帝王之居。且北通大魏,西接强秦,此二国者,未可以高枕而待之。彭城土广人稀,地平无险,晋之旧镇,必距王师。又密迩江淮,水路通浚,秋夏霖潦,千里为湖。且水战国之所短,吴之所长,今虽剋之,非久安之计也。青齐沃壤,号曰东秦,土方二千,户馀十万,四塞之固,负海之饶,可谓用武之国。三齐英杰,蓄志以待,孰不思得明主以立尺寸之功。广固者,曹嶷之所营,山川阻峻,足为帝王之都。宜遣辩士驰说于前,大兵继进于后。辟闾浑昔负国恩,必翻然向化。如其守迷不顺,大军临之,自然瓦解。既据之后,闭关养锐,伺隙而动,此亦二汉之有关中、河内也。德犹豫未决。沙门朗公素知占候,德因访其所适。朗曰:敬览三策,潘尚书之议可谓兴邦之术矣。今岁初,长星起于奎娄,遂扫虚危,而虚危,齐之分野,除旧布新之象。宜先定旧鲁,巡抚琅琊,待秋风戒节,然后北转临齐,天之道也。德大悦。
《成帝纪》:咸康六年十一月癸卯,复琅琊比汉丰沛。《水经注》:广固城,晋永嘉中,东莱人曹嶷所筑也。水侧山际有五龙口,义熙五年刘武王伐慕容超于广固也,以藉险难攻,兵力劳敝河间,人元文说裕云:昔赵攻曹嶷望气者,以为渑水带城非可攻,拔若塞五龙口城,当必陷石虎。从之,嶷请降,降后,五日大雨,雷电震开,后慕容恪攻段龛,十旬不拔塞口而龛降,降后无几又震开,之旧基犹存,诚宜修筑,裕遂塞之,超及城内,男女病脚弱者大半,超遂出奔,为晋所擒。《府志》:宋高祖武帝永初二年二月,赤乌六见,北海都昌。
三年二月丙戌,有星孛于虚危。
文帝元嘉元年七月,有白燕集于齐郡,游庭宇,经九月乃去,众燕翼随者数千。
四年五月辛酉,甘露降齐郡西安临胊城。七月乙酉,白雀见北海。
五年五月庚辰,白雉见东莞。七月,白鹿见东莞。八年四月乙亥,东莞莒县松树连理。
十七年八月,青州大水。
二十四年,青州大水。七月己酉,白兔见东莞。
二十五年冬十一月,青州城南远望地中如水有影,人马百物皆见影中,积年乃灭。
二十七年十月,嘉禾生北海。
宋孝武帝孝建二年九月己丑,嘉禾异亩同颖。三年五月,木连理生北海都昌,刺史桓护之以闻。孝武时,青州人发古冢,铭云:青州世子,东海女郎。帝问学士鲍照、徐爰辈,并不能悉,襄陵贾希范对曰:此是司马越女嫁苟晞儿检访。果然由是见遇。
大明三年九月乙亥,嘉禾生北海都昌,青州刺史颜师伯以闻。
明帝泰始三年二月,白鼠见乐安。五月,白獐见北海,都昌宋青州刺史沈文秀以献。
刘灵哲为齐郡太守所生,母病,灵哲躬自请祷,梦黄衣老翁告之曰:可取南山竹笋食之,病立愈。灵哲惊觉,如言而疾瘳。
顺帝升明元年八月,白兔见北海,刺史海道隆以闻。北魏孝文帝延兴二年正月,青州献白雀,时为宋太豫元年。
承明元年四月,青州大风雷电。
太和元年三月,白鹿见于青州。四月,青龙见齐郡。六月,庆云见益都,是为宋顺帝升明元年丁未之岁。六年七月,青州大水,时为南齐高皇建元四年壬戌之岁。
七年六月,青州见三足乌,王者慈孝天地则至,时为齐武帝永明元年,册府作宣武景明七年。
八年六月,青州虸蚄害稼。九年四月,青州陨霜。
十一年九月,莒县获嘉禾一株。
十六年,青州洰液戍获白雉一头,时为齐永明十年。十八年正月,献白雉,时为齐废帝延兴九年,按青州未入南齐舆图,而《齐书》载其祥异二三事,今并正之于魏。
宣武帝景明元年五月,南青州虸蚄害稼。六月,青州大雨雹杀獐鹿。七月,青齐大水平隰一丈五尺,民居漂者十四五。
二年十二月,南青州献苍乌。
四年二月,齐郡上言临淄县木连理。四月辛巳,青州陨霜杀桑麦。五月,青州莒县木连理。
正始二年三月,青州大霖雨,海水溢流,漂一百五十二人。
三年十月,青州献白雉,册府作景明二年。
永明元年四月,青州步屈虫害枣花。九月壬辰,青州地震殷殷有声。十月,甘露降于青益都县乐安郡,获白兔,时为梁天监七年戊子之岁。
二年正月壬寅,青州地震。
三年五月,青州步屈虫又害枣花。八月,虸蚄害稼。延昌四年八月,青州献白雀。
孝明熙平元年六月,虸螟害稼。正光二年四月甲辰,火土相犯于危。十一月辛亥,金土又相犯于危。
三年三月,青州上言平昌郡木连理。
梁武帝天监十年九月,西北隐隐有声如雷。是岁,盗杀东莞、琅琊二郡,守以朐山,引魏军,按《纲目》:天监十年,琅琊民王万寿,杀太守刘晰,据朐山,召魏军。通考谓以朐山引魏军正与此合。当是十年无疑,或云十九年误也。梁大通二年,魏青州叛附于梁,事在魏孝昌四年,又中大通五年,青人耿翔杀其刺史降梁,梁以翔为刺史,在魏永熙二年。
《梁书》:大同三年六月,朐山陨霜。七月,青州雪害稼。东魏孝静天平四年二月,青州献白雉,时为梁大同二年丁巳岁。
武定四年三月,青州献白雉。
北齐世祖河清三年,山东水,饥死者不可胜计。《通考》云:后齐武成,河清三年六月庚子,大雨,昼夜不息,至甲辰,山东大水,人多饿死。
北周武帝保定二年十一月壬午,荧惑犯岁星于危南。
五年六月庚申,彗星出三台,经紫宫西垣入危,渐长一丈,馀指室壁后百馀日灭。
天和三年二月庚午,有流星,大如斗,至天津出,摄提流至天津灭,有声如雷。
隋炀帝大业三年,诸城大旱。
五年,齐鲁诸郡饥。
唐太宗贞观元年夏,山东大旱。
四年五年,密州俱大有年。
高宗永和六年,密州水害稼,淄州高苑民吴威妻一产四男。
总章元年,山东旱饥。
上元三年八月,青州大风,海溢,漂居民五千馀家,齐淄等七州大水。
永隆元年,琅琊大水。
三年九月,密州水害民居数百家。
元宗开元三年,山东大蝗。
四年夏,山东蝗食稼,声如风雨。
十二年闰十二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在虚初度。十三年,大有年青齐斗米五文钱,粟三文钱。
二十五年十一月,青州奏日光五色。
《宣室志》:海岱之间出元黄石,或云茹之可以长生,唐元宗命临淄守岁采而贡焉。开元二十七年,江夏李邕为临淄守,是岁因入山采石,忽遇一翁,叩马告曰:君侯躬自采药,意将以延圣主之寿乎。曰:然。翁曰:圣主当获龙马则享国万岁,无劳采药耳。邕曰:龙马安在。答曰:当在齐鲁之间。邕命驾以后乘,遽亡,因命其吏王乾真往齐鲁求马。二十九年果得于北海郡民。马会恩家,其色骓,两胁下有鳞,尾鬣,背似龙,日驰三百里,献之。
《府志》:二十八年,青州庆云见。
《唐书》:崔信明以五月五日正中时生,有异雀数十,身形甚小,五色皆备,集于树;鼓翼齐鸣,其声清亮。太史良使至青州,遇而占之曰:五月为火,火为《离》《离》为文彩。日正中,文之盛也。又有雀五色,奋翼而鸣。此儿必文藻焕烛,声名播于天下。雀形既小,禄位殆不高矣。及壮,博文强记,下笔成章。乡人高孝基有知人鉴,每谓人曰:崔信明才学富赡,虽名冠一时,但恨其位不达矣。
元宗天宝三载,青州紫虫食苗,有鸟食之。
十五载,荧惑、镇星同在虚、危,中天芒角大动摇。占者以为北方之宿,子午相冲,灾在南方。
代宗大历八年闰十一月壬寅,太白辰星合于危。十四年十二月丙寅晦,日食,在危十二度。
德宗贞元三年闰五月戊寅,枉矢坠于虚、危。八月,淄青节度李纳献毛龟,诏示百僚。
四年夏,郑汴境内乌皆群飞集淄青境,各衔木柴为城,高二三尺,方十里,节度使李纳恶而焚之,信宿复然,乌口皆流血。
顺宗永贞元年六月,淄青蝗,按《通考》:是年夏,蝗,东自海,西尽河、陇,群飞蔽天,旬日不息,所至草木叶及畜毛靡有孑遗,饥馑枕道,民蒸蝗,曝,飏去翅足而食之。宪宗元和二年正月癸丑,月犯太白于女、虚。
九年十月辛未,荧惑犯镇星,又与太白合于女。在齐分。
十一年六月,密州大风雨,海溢,毁城郭。十一月甲午,月犯镇星在危。十二月,镇星、太白、辰星聚于危。十二年春,青州一夕暴风起西北,天地晦暝,空中若有旌旗之状,屋瓦如蹂跞声。有日者占之曰:不及五年,此地当大杀戮。
十三年春,淄青府署及城中鸟、鹊互取其雏,各以哺子,更相抟击,不能禁。
十四年夏四月,淄、青二州陨霜,杀恶草及荆棘,不害嘉谷。
穆宗长庆四年夏,淄、青螟蝗害稼。
文宗泰和二年夏,淄、青等州大水。
开成元年正月辛丑朔,日食,在虚三度。
二年二月丙午,有彗星于危,长七尺馀,西指南斗;戊申在危西南,芒耀愈盛;癸丑在虚;辛酉,长丈馀,西行稍南指。六月,淄、青蝗。八月丁酉,有彗星于虚、危,虚、危为元枵。枵,耗名也。
四年秋,淄、青大雨水,害稼及民庐舍。
五年夏,淄、青蝗螟害稼。
《太平御览》:史思明之叛青州,有女子王氏与卫滑侯唐二女歃血赴行营讨贼,时人伟之,济濮节度使许叔冀表其忠,皆补果毅。
《乐安县志》:城西废井有毒蛇,气所中辄杀人,忽或时出,道上邀犬豕食之,市里惊奔以为神。萧信公至郡,蛇不敢出,公满秩去裁,三日复出为患,民迫公不可返,得其衣履为位,设而拜之,蛇复不敢出。众乃持弓矛往塞其井,覆以大石,封土其上,就其傍立公祠祀之。
《太平广记》:青州曲海县北有秦始皇望海台,台畔有草舍,唐建中初,渔人张鱼舟夜至草舍,忽有一虎入,伺鱼舟至,晓待其觉,徐以足扪鱼舟,鱼舟疑之因起坐,虎举前左足示鱼舟,见其掌中刺为:拔之,虎跃然出舍,若拜伏状,因以身亲鱼舟,良久回顾而去。夜半忽闻舍外坠物声,鱼舟走出见虎负一野豕在其舍前,虎见鱼舟复以身亲之,良久而去。自后致豕鹿,夜以为常,村人疑其妖也。白于县鱼舟陈始末,县使吏随伺之,方二鼓,果致一麋,鱼舟得释,乃为虎斋祀,是夜又致一缣,一日虎忽坏鱼舟舍,鱼舟知其意,遂别,徙居焉,自后虎亦不至。
《宣室志》:唐元和中李师道据青州以叛宪宗,命将讨之,王师不利,师道益骄,乃建新宫拟天子正殿,一夕为雷火所燬,无孑遗者,旬馀师道死。师道既以青州叛帝将讨之,凡数年而王师不胜,师道益骄,尝一日坐于堂,其榻前有银鼎,鼎忽相鼓,一鼎耳足尽坠,后月馀,刘悟手刃师道,青州遂平,盖银鼎相鼓之兆也。
《府志》:宣宗大中八年正月丙戌朔,日食在,危二度。僖宗乾符四年七月有大流星如盂,自虚危历天市入羽林始灭。
昭宗乾宁三年十月,有客星三,一大二小,在虚、危间,乍合乍离,相随东行,状如𩰚,经三日而二小星没,大星后没。
天复二年,镇星守虚。三十二日始去。
后唐庄宗同光二年十月,密州诸城县人徐霸获芝草两茎,嘉禾九穗刺史李绍岳画图以进。
明宗天成元年八月,青州进芝草。
永帝清泰三年九月己丑,彗出虚、危,长尺馀,形微细,经天垒、哭星。十一月,晋高祖即位。
后晋高祖天福七年四月,山东诸郡蝗害稼。
后汉高祖乾祐元年七月,青兖齐密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