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乌喇宁古塔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乌喇宁古塔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目录

 乌喇宁古塔部汇考一
  乌喇宁古塔建置沿革考
 乌喇宁古塔疆域考〈形胜附 有图〉
 乌喇宁古塔山川考上

职方典第一百七十九卷

乌喇宁古塔部汇考一

乌喇宁古塔建置沿革考

    《通志》周肃慎氏国,汉邑娄国,晋同,隋同。唐初置燕州后,置黑水府。渤海大氏于混同江之西,置上京龙泉府。辽于混同江北,置长春州,隶上京,临潢府江之左。右置宾州,隶黄龙府。置宁江州、混同县,隶东京辽阳府。金于长白山之北,建上京会宁府,统会宁、曲江、宜春三县于混同江左。右置肇州统始兴县,隆州统利涉县,信州统武昌县。东为呼里改路,西为恤品路,南近高丽,为合懒路,北近边界,为蒲与路。元置合兰府水达达路军民万户府五,曰桃温,曰呼里改,曰斡朵怜,曰脱斡怜,曰孛苦江分领混同江南北之民。明初设都司领卫一百八十四所,二十后皆属我。皇清顺治十年,设宁古塔昂邦章京。康熙元年,改镇守宁古塔等处将军。十五年,移镇乌喇之船厂,城宁古塔留副都统守之。康熙二十二年,于黑龙江爱浑地筑城,设将军一员,副都统二员镇守。
〈按乌喇宁古塔之地上古至周皆称肃慎汉魏以后或称邑娄元魏时称勿吉唐时称靺鞨五代辽称女真后改女直金太祖既受命国号大金而此地为上京历元明仍称女直〉太祖高皇帝龙兴建都沈阳是为盛京而此地在混同江左右方言江曰乌喇江以
东曰宁古塔江以西仍称乌喇实留都以东之大镇也

乌喇宁古塔疆域考〈形势附〉 《通志》乌喇疆域图〈松嘎哩乌喇即混同江〉乌喇疆域图乌喇宁古塔疆域考〈形势附〉 《通志》乌喇疆域图〈松嘎哩乌喇即混同江〉乌喇疆域图

宁古塔疆域图

宁古塔疆域图

乌喇所辖
东至俄莫贺索落站二百八十里宁古塔界,西至威远堡边五百九十五里奉天府界,南至长白山一千三百馀里,其南朝鲜界,北至法忒哈边六百馀里蒙古界,
东南至土门江七百二十里朝鲜界,
东北至阿尔楚哈屯九百二十馀里蒙古界,西南至英额边六百九十五里奉天府界,西北至黑儿苏边四百三十馀里蒙古里界,西南至
盛京城八百二十馀里。
宁古塔所辖
东至东海三千馀里海界,
西至俄莫贺索落站二百五十里乌喇界,南至土门江六百里朝鲜界,
北至混同江六百里蒙古界,
东南至希喀塔山一千五百七十里海界,东北至飞牙喀三千馀里海界,
西南至勒福陈河五百里乌喇界,
西北至阿尔楚哈屯七百馀里蒙古界,
西至
盛京城一千三百五十馀里。

形胜附

南枕长白,北浸龙江,允边镇之雄区,壮

帝乡之外国。
乌喇宁古塔山川考      《通志》将军驻劄乌喇之船厂城,副都统驻劄宁古塔。今以山川近乌喇者,皆自船厂。城计其道里远近其属副都统者,皆自宁古塔,计其道里远近,如各州县分属之例云。
一拉木山 船厂城东南七里馀,在混同江东,其上有一拉木城。
倚弩山 城东南一百七十里,高五里,周围三十里。
额敦山 城东南三百里,高六十里,周围八十里,福尔虎河、飞虎河俱发源于此。
娘尔马峰 城东南四百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五里馀。
长白山 即歌尔民商坚阿邻。山海经作不咸山,唐书作太白山或作白山,《明一统志》云:在故会宁府南六十里,横亘千里,高二百里,其巅有潭,周围八十里,南流为鸭绿江,北流为混同江,东流为阿也苦江。今考其地在船厂东南一千三百馀里,西南流入海者,为鸭绿江,东南流入海者,为土门江,北流绕船厂城东,南出边受诺尼江,东注北受黑龙江,南受乌苏哩江,曲折入海者,为混同江,并无阿也苦之名,古今称呼之异也。金大定十二年,即山北建庙,册为兴国灵应王有司致祭。如岳镇故事。明昌四年,册为开天弘圣帝,其后庙废。
国朝诞,膺天命考正祀典,尊为长白山之神,春秋
两祭,宁古塔将军副都统主之,在城西南九里温德恒山之上望祭,
盛京礼部遣官随祭。
国家大典遣大臣祭告如岳镇仪。康熙十七年,奉旨遣大臣觉罗吴木纳等登山相视,见山麓一所四周密林丛翳其中,圜平草木不生,出林里许香树行列,黄花纷郁,山半云垂雾羃,不可仰睇。诸大臣跪宣。旨毕云雾倏廓,山形暸然,有径可登。其半有石砌台,
坦平,宜四望。山巅作圜形,积雪皑然,及陟其上,
五峰环峙,如俯南一峰稍下,如门中潭窈杳。距崖五十丈许,周可四十馀里,山之四周,百泉奔注,即三大江所由发源也。康熙二十三年,奉旨遣驻防协领勒出等复周围,相山形势,广袤绵亘,
略如《明一统志》所云。其巅不生他树草,多白花,南麓蜿蜒磅礡,分为两干,其一西南指者,东界鸭绿江,西界通加江,麓尽处两江会焉;其一绕山之西而北亘数百里,以其为众水所分。《旧志》总谓之为分水岭,今则西至。
兴京边茂树深,林幕天翳日者,土人呼为纳绿窝
集,从此西入。
兴京门遂为开运山,自纳绿窝集而北,一冈袤四
额边门,遂为天柱。隆业二山回旋盘曲,虎踞龙蟠,其间因地立,名为山为岭者不一,要皆此山之支裔也。山之灵异,自昔称名,而

神圣发祥,于今为盛,万祀鸿基与山无极矣。
巴彦博多科山 船厂里城南二十里,高二丈,周围十里。
阿脊革峰 城南二十三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五里。
佛尔门山 城南二十五里,高四里,周围十里。圣音吉林峰 城南三百七十里,高一百步,周围一里,上有辉发城。
佛思恒山 城南四百里,高十里,周围五十里。飞得力山 城南五百里,高二十里,周围四百馀里。
勒克山 城南六百五十里,高五里,周围十五里。
讷秦窝集 城南七百三十里,长白之北,崇冈叠嶂,茂树深林百馀里,遂不以山名,而以林名,土人呼为窝集,即树林也。船厂城南,诸河多发源于此。
望祭山 即温德恒山城,西南九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五里。每岁春秋,于此山上望祭长白山之神。
元家博多科山 城西南十五里,高一里,馀周围四里。
阿虎峰 城西南五十里,高一百三十步,周围三里。
库鲁讷窝集 城西南一百四十里,其南即歌尔民朱敦船厂,城西诸河多发源于此。
何屯朔山 城西南三百馀里,高四十步,周围二里,其北有小堡。
额黑峰 城西南三百六十七里,高九十五步。周围七里。
萨克萨哈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
博多科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
墩台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
色黑力山 城西南四百里,高一里,周围四里。八岩喀喇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高九十步,周围十二里。
科七客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在叶赫城北,高一里,周围十五里,上有搜登堡。
哈苏兰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
衣蓝木哈连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三峰并峙,高可八十步,周围二里,腊新河发源于此。夸兰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高五十步,周围二里,上有石砌圆圈,周围五十步,其西有一门。乌绿梨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高三里,周围三十里,乌绿梨河发源于此。
黑嘴山 即萨哈连浑科城,西南四百七十里,高百步,周围百馀里。
吉林峰 城西南四百馀里,高一里,周围二百馀里。或呼鸡冠山,山北有五泉,北流分为五道,合为一把,单河汇辽吉善河。
壶兰峰 城西南四百馀里,在叶赫城,东北高八十步,周围十里。
寿山 城西南四百馀里,康熙二十一年,

圣驾祭告。
山陵礼成大蒐驻跸于此,值
万寿圣节,因
赐名曰寿山。
长岭子 即歌尔民朱敦,在城西南五百里,南接纳绿窝集,北接库鲁纳窝集,自长白山南一岭环绕至此,县亘不绝,遂为众水分流之地。东北流为辽吉善河,辉发等河入混同江西北流,为英额占尼哈达叶赫黑儿苏等诸河,入奉天府界内。
纳绿窝集 城西南五百里,在歌尔民朱敦之南,即分水岭中密林丛翳处也。林周数十里,船厂城西南,诸河及
兴京界内诸河多发源于此。
古城山 城西南五百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二里。
半截塔山 城西南五百里,在叶赫城上,有半截塔。
白石山 即商坚窝黑城,西南五百里,近叶赫城,高四十步,周围一里。
衣车峰 即衣车哈达城,西南五百馀里,山之西南有哈达新城,下有一石城。
昂阿西峰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五里,周围四十里,峰之北有乌朱力堡。
德尔肯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山前有一泉,流入哈达河。
阿脊革何托峰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三里,周围四十馀里,山之西有哈达旧城,在开原界,今已毁。
昂邦何托峰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五里,周围五十里峰之下有小石城四周密林丛翳峰顶草木不生峰之北或呼为罗刷占尼河福尔哈等河发源于此
札克丹峰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里,周围十里。
勒福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二里,周围二十里。
钮黑岭 城西南五百馀里。
查库兰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山北有石人一。香岭 城西南五百馀里,呼鹿河、占尼河发源于此。
八岩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五十步,周围二里。
木当阿烟台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里,周围二里。
哈儿飞烟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二百步,周围二里。
蒙古谷 城西南五百馀里,在赫叶之西,四十里。
纳儿浑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在叶赫城,高百步,周围二里。
白石山 即商坚窝黑城西南五百馀里,近边,高五十步,周围一里。
当儿哈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五十步,周围一里。
大央阿岭 城西南五百馀里,在歌儿民朱敦之北。
大央阿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三里,周围二十里,其南即木黑连布占。
牙奇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
五里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二里,周围一十里。
罗衫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百步,周围二里。台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七十步,周围一里。博尔科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八十步,周围一里。
邓噶喇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里,周围二里。
耕客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百步,周围二里。尼马呼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二百步,周围三里。
纳儿浑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近占尼河,高一里,周围四里。
爱新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里,周围五十里。
大奇木鲁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二里,周围四十馀里,其南为占尼河,北为叶赫。
年马州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百步,周围一里。
敦珠虎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百步,周围一里。
乌尔坚峰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里,周围二里馀。
贵勒赫峰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里,周围二里。
牙克萨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高一百六十步,周围二里,山之西旧有青阳甫城,即明时开原旧边也。
威远堡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
嘉色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近边。
兀朮山 城西南五百馀里近英额边。
撒木禅山 长白山西南太子河发源于此,按《明一统志》:太子河一名东梁河,源出斡罗山。或古今称名之异也。
俊团山 在长白之西南,近凤凰城边外之宣城,即和七坤木哈连山也。
分水岭 亦名黑林岭,即长白山南麓一干盘曲西北指者也此岭有三泉自谷中涌出即通加江之源
湖沦岭 城西南
兴京门之东。
康删岭 长白山西南湖沦岭之东。
喀巴岭 长白山西南康删岭之东以上,并湖沦、康删二岭,俱长白山南分水岭所分也。土人因地立名,所呼不一。
歪头䃳子山 长白山南。红石䃳子山 长白山南,歪头䃳子之东。珠鲁木克善峰 峰有二,在长白山南以上,并两䃳子山俱长白山南麓。一干西南指者,山各异而峰峦相续,其东为鸭绿江,其西即通加江,山尽处,两江合流入海。
屯齐岭 城西二十里,高可百步。
鸦呼达山 城西二十里,高可三里,周围四十馀里。
刷烟冈 即刷烟木墩,在城西一百六十九里,周围百馀里。
珠鲁木哈连峰 城西三百六十里,东西两峰,高皆六十馀步,周围各二里。
虎驻岭 城西二百六十七里。
阿儿滩额墨尔山 城西三百四十馀里,高一里馀,周围三里,《明一统志》作阿儿千山即此。珠鲁喀儿必库 易屯河之东西各一丘,高可三十馀步,周围各三里,一在城西,三百四十三里;一距城三百四十六里。
虎坤堆 即虎坤步克滩,在城西三百八十馀里,高十五步,周围二百步。
黑儿苏山 城西四百里,近黑儿苏河。
噶哈岭 城西四百三十馀里,其下即英额布占。
蒲泊山 即俄克即哈俄磨山,城西五百八十馀里,下有泊,中多产蒲,故名。
壶兰山 城西北一百四十里,高一里馀,周围十里。
驴子峰 即爱亨哈达。在城西北八十八里,高二百步,周围二十五里。
色黑勒峰 城西北九十里,高一百三十馀步,周围十里。
萨尔都山 城西北一百五十里,高一百三十馀步,周围十里。
法西兰峰 城西北一百十七里,高一百四十步,周围十里。
罗罗山 城西北一百二十里,高六十馀步,周围十五里。
马鞍山 即恩额木山,在城西北一百二十里,高六十步,周围四里。按《明一统志》:开原东北四百里建州卫,东即此山也。
额黑乌郎吉山 城西北一百九十五里,高五十步,周围三十里。
博屯山 城西北二百馀里,高一百步,周围三十里,其北有小山,无名。有金娄室墓。
勒克山 城西北四百十馀里,高二里,馀周围百馀里,其城南者,又一山也。
腊壶塔山 城西北三百七十二里,高三十步,周围二里馀。
布儿德库苏把儿汉山 城西北五百馀里,其上有塔,其西北有边门。
西儿滩俄佛罗山 城北十里,高一里,周围三里。
莪山 城北七十七里,高一百步,周围四里。金珠俄佛罗山 城北八十里,高六十步,周围七里。
法忒哈俄佛罗山 城北一百四十里,高三十五步,周围四里。
商坚峰 城北一百二十里,高二百步,周围二十五里。
伊汉山 城东北三十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三里山上有城。
色黑力山 城东北一百二十里,高二百五十步,周围十里。
法儿马峰 城东北九十五里,高一百五十步,周围十里。
腊林山 城东北二百四十五里,高一里馀,周围二十里。
墨棱山 城东北二百五十里,高一里馀,周围三十里。
加松阿山 城东北三百里,高十四里,周围五十五里。
西兰窝集 城东北一百九十五里。
贺沦窝集 城东北二百五十三里。
尼什哈山 城东十二里,高三百步,周围十里,其上有城。
拉发峰 城东一百五十二里,高五里,周围二十里,峰前有洞,人不能到。
纳木窝集 城东八十里,高三里馀,城东南诸河多发源于此。
色齐窝集 城东二百十二里,高五里,城东诸河及宁古塔诸河发源于此。
遂哈河 城西四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与搜登河、一拉秦河合北流,总为莪河,入混同江。搜登河 城西八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与遂哈、一拉秦二河合北流,为莪河。
一拉秦河 城西九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与遂哈、搜登二河会北流,为莪河。
撒沦河 城西一百二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北流会衣儿门河,入混同江。
衣儿门河 城西一百四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北流与易屯河会入混同江。
勒福河 城西一百六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北流入衣儿门河。
都带河 城西一百六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北流入衣儿门河。
刷烟河 城西二百四十里,源出朱鲁木哈连峰,东北流入衣儿门河。
一把单河 城西二百六十七里,源出吉林峰,有泉五道合为一,东北流会易屯河,入混同江。易屯河 城西二百九十馀里,源出额黑峰北流出边,东入混同江,易屯门在河西。
昂邦牙哈河 城西三百二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西北会黑儿苏河,出边为辽河。
阿脊革牙哈河 城西三百四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会昂邦牙哈河,入黑儿苏河。
黑儿苏河 城西四百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北流出边,即辽河上流也。
叶赫河 城西四百八十馀里,源出嘎哈岭,入占泥河。
莪河 城西六十馀里,即遂哈、搜登、一拉秦三河会处,名莪河,东北流入混同江。
渣星阿河 城北八十五里,源出色黑勒峰,东入混同江。
奇他木河 城北一百里,源出法西蓝峰东入混同江。
诺尼江 在法忒哈边门北,《明一统志》作脑温江,即此。源出西北边外,不可考。东南流与混同江,合东注入海。
伊汉河 城东北二十五里,源出纳木窝集,西流入混同江。
渣儿虎赤河 城东北七十五里,源出色黑力山,西北流会西兰河,入混同江。
西兰河 城东北九十五里,源出西兰窝集,西北流入混同江。
腊林河 城东北二百二十五里,源出腊林山,北流入混同江。
贺沦河 城东北二百三十里,源出贺沦窝集,北会腊林河入混同江。
墨棱河 城东北二百四十里,源出墨棱山,西北会腊林河入混同江。
阿尔楚哈河 城东北九百里,源出加松阿山,西北流入混同江。
湖沦河 混同江北,源出边外,不可考,南流入混同江。
额者米河 混同江北,源出边外,不可考,南流入混同江。
额浑河 混同江北,源出边外,不可考,南流入混同江。
讷民河 混同江北,源出边外,不可考,南流入混同江。
额虎河 城东一百四十里,源出纳木窝集,南流合拉发河,西入混同江。
噶鲁河 城东一百七十二里,源出色齐窝集,南流合拉发河,西入混同江。
义实河 城东一百四十里,源出色齐窝集,合噶鲁河,西入混同江。
珠鲁多浑河 城东二百九十里,源出色齐窝集,东南会勒福陈河,东流入镜泊。
山壁河 城东三百七里,源出色齐窝集,东南会珠鲁多浑河,入勒福陈河。
安达儿汉河 城东三百馀里,即山壁河,珠鲁多浑河合流处,名安达儿汉河。
额黑木河 城东南六十里,源出纳木窝集,西流入混同江。
拉发河 城东南九十六里,源出纳木窝集,即额虎、百辰、义实、噶鲁四河合流处,名拉发河,西南流入混同江。
牙门江 城东南九十八里,源出纳木窝集,西流入混同江。
佛多贺河 城东南一百十里,源出纳木窝集,西流入混同江。
飞虎河 城东南二百四十四里,源出额敦山,西流入混同江。
木钦河 城东南三百十里,源出色齐窝集,西流入混同江。
色勒河 城东南四百十六里,源出色齐窝集,西流入混同江。
汉楚汉河 城东南四百三十里,源出色齐窝集,东南会勒福陈河,入镜泊。
撒木西河 城东南四百四十里,源出色齐窝集,西南入混同江。
勒福陈河 城东南五百八十里,源出勒福陈冈,东北流入镜泊。
农额勒海阑河 城东南五百八十七里,源出色齐窝集,西南入混同江。
打虎河 城东南六百七十里,源出讷秦窝集,西北流入混同江。
五里河 城东南七百七十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混同江。
吉郎吉海阑河 城东南七百九十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混同江。
庚寅河 城东南八百二十七里,源出色齐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英阿什库河 城东南九百三十七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混同江。
哈占河 城东南九百六十馀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混同江。
色渚沦河 城东南九百九十五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混同江。
合克通吉河 城东南一千四十五里,源出勒福陈冈,西北流会福尔虎河,遂并入混同江。福尔虎河 城东南一千一百二十五里,源出额敦山,南流会合克通吉河,入混同江。
昂邦土拉库河 城东南一千一百八十里,源出长白山,激湍奔出,瀑布千寻,俗名土拉库。北流并阿脊革土拉库河及娘木娘库河,即为混同江。
娘木娘库河 城东南一千一百八十里,源出长白山,东北流复折而西,入昂邦土拉库河,为混同江。
阿脊革土拉库河 城东南一千五百二十里,源出长白山,东北入昂邦土拉库河,为混同江。温泉 城东南一千九百八十里,在长白山东北,热如沸汤,煖气上蒸如雾。西北流入昂邦土拉库河。
混同江 城之东南即松阿里江也。一名鸭子河,一名粟末江,一名宋瓦江,一名松花江。按《明一统志》云:混同江在开原城北一千五百里,流出长白山,旧名粟末河,俗呼宋瓦江。北流经金故会宁府下达五国头城,东入于海,又云松花江。在开原城东北一千里,源出长白山,北流经金故南京城,合灰扒江、混同江东流入海云云,是以松花混同为二江也。今按其地长白山为诸水发源之地,小者为河,大者为江,江有三,西南流为鸭绿,东南流为土门,山之北百泉奔凑,自船厂东南北流出,边受诺尼江折,而东北受黑龙,江南受乌苏哩江,遂东注入海者,混同江也。按《辽史》:辽,圣宗大平四年,诏改鸭子河为混同江,混同之名始见于此。而土人呼为松阿里江。《金志》有宋瓦江,则松阿里音之讹也。《明一统志》松花江即宋瓦字之变也。《金史·帝纪》有云:混同江一名黑龙江,盖指其下流两江交会之处言之,而或以此江名松花,而以萨哈连江为混同误也。按金太祖伐辽,将攻黄龙府,次混同江,无舟,乘赭白马,径涉大军随之,水及马腹,后人以石砌测之,不得其底。世宗二十五年册混同江之神为兴国应圣公,立庙致祭,其文曰:江源出于长白,则此江称混同,无疑。前代册文可据,而宋瓦松花皆随音取字,不可为准,远地简册,传闻多误今,为

祖宗发祥之邦,山川效灵,混同为大故,特详辩之。
佛尔门河 城南四十馀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入混同江。
海阑河 城南七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入混同江。
得佛河 城南七十五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南入辉发河。
马彦河 城南一百七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入混同江。
辉发河 城南三百二十里,《明一统志》作灰扒江,即此。源出纳绿窝集,即辽吉善河、土门河、三屯河三水合流处,名辉发河,东北流入混同江。吉儿撒河 城南四百二十五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南入辉发河。
他木品河 城南四百七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南入辉发河。
布儿坎河 城南四百七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合他木品河,入辉发河。
法河 城南四百七十里,源出佛思恒山,北流入辉发河。
索儿和河 城南四百七十三里,源出佛思恒山,北流入辉发河。
觉哈河 城南四百八十里,源出佛思恒山,北流入辉发河。
三屯河 城南四百八十里,源出纳绿窝集,东北流会辽吉善、土门二河,即为辉发河。
托金河 城南四百八十五里,源出佛思恒山,北流入辉发河。
土门河 城南五百里,源出纳绿窝集,东北流合辽吉善、三屯两河,即为辉发河。
赛因讷因河 城南五百三十馀里,源出长白山,西北流复折而东,北入混同江。
瓦怒虎河 城南五百五十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赛因讷因、额黑讷因两河会流处,入混同江。
纳儿浑河 城南五百六十里,源出佛思恒山,东南入于两讷因,会流处入混同江。
卓崙峨河 城南六百馀里,源出城南之勒克山,东入两讷因会流处,入混同江。
伽库河 城南六百五十馀里,源出城南之勒克山,东流入两讷因,会流处入混同江。
发河 城南六百六十馀里,源出讷秦窝集,北流入二讷因,合流处入混同江。
理河 城南六百七十里,按《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北一千二百里,源出干朵怜诸山,北流入混同江,即此。今按其河,源出城南之勒克山,东流入两讷因会流处,并入混同江。
渣哈河 城西七百十五里,源出城南勒克山,东流入两讷因会流处,并入混同江。
舍棱河 城南七百四十里,源出城南勒克山,东流入两讷因会流处,并入混同江。
额黑讷因河 城南八百十七里,源出长白山,西北入赛因讷因河,并入混同江。
磨和拖舍棱河 城南八百二十里,源出讷秦窝集,西入额黑讷因河。
佛多和河 城南八百四十馀里,源出讷秦窝集,西流入额黑讷因河。
泥坎河 城南八百七十里,源出讷秦窝集,西北入额黑讷因河。
温德恒河 城西南五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北入混同江。
七弩浑河 城西南五十里,源出库鲁讷窝集,东入温德恒河,并入混同江。
蛇河 即梅黑河,在城西南五百五十里,源出分水岭,东流入辽吉善河。
辽吉善河 城西南五百三十里,源出纳绿窝集,合土门、三屯,即为辉发河。
十八里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昂邦何托峰北,西南流入哈达河。
阿绿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昴邦何托峰北,西南流入哈达河。
虎脊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木黑连布占,西南流入哈达河。
觉罗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木黑连布占,南流入哈达河。
磨克托梅黑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大央阿岭,东流入辽吉善河。
昂邦梅黑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大央阿岭,东流入辽吉善河。
福儿哈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昂邦何托峰,东流入辽吉善河。
额因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席百城东五
十里无名山,东流会福尔哈河,入辽吉善河。乌绿梨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乌绿梨山,西南流入占尼河。
呼鹿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香岭,东流入黑儿苏河。
腊新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衣蓝木哈连山,西北流入夸兰河。
夸兰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昴邦牙哈东山,北流入黑儿苏河。
科墩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阿脊革牙哈东山,西流入黑儿苏河。
巴彦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大央阿岭,东流入辽吉善河。
你西哈河 城东南五百馀里,源出色黑力山,东北流入黑儿苏河。
朱敦河 城西南五百馀里,源出歌尔民朱敦,北流入辽吉善河。
占尼河 城西南五百七十馀里,源有二,一出香岭,一出昂邦何托峰,北流至耕客山,合为一。河西南流入威远堡边门,为扣河,入清河。哈达河 城西南六百里,源出大央阿岭,西流由英额边门北入开原县界内,即为清河。噶桑阿河 城西南六百馀里,源出纳绿窝集,入英额边会纳绿河,即为浑河。
纳绿河 城西南六百馀里,源出纳绿窝集,入英额边,即浑河之上流也。
西尔门河 城西南八百九十馀里,源出纳绿窝集,东入赛因讷因河。
温水河 即哈尔浑木克河,城西南九百里,源出纳绿窝集,东流入赛因讷因河。
折中额河 城西南九百九十馀里,源出纳绿窝集,东入赛因讷因河。
章京河 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西流入
兴京门,北为苏子河。
马家河 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西流入
兴京边,入苏子河。
尼马腊河 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西流入
兴京边苏子河。
哈当极河 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西流入
兴京边,入苏子河。
东式库河 城西南,源出纳绿窝集,西流入
兴京边,入苏子河。
金木新河 城西南,源出分水岭西,流由
兴京门,南入苏子河。
里加河 城西南,源出分水岭,西流由
兴京门,南入苏子河。
加哈河 城西南,源出分水岭,西流由
兴京门,南入苏子河。
偏狼阿河 城西南,源出分水岭,西流入太子河。
小夹河 城西南,源出分水岭,西流入太子河。叆河 城西南,源出分水岭,西流绕凤凰城,西南入鸭绿江。
佟家江 在长白山南,源出分水岭,又曰黑林岭,其南有三泉自谷中出,汇为佟家江,西南流受哈尔民等诸河。鸭绿江自东来,会南入于海。哈尔民河 长白山西南,源出分水岭,南流入佟家江。
额尔民河 长白山西南,源出分水岭,会哈尔民河流入佟家江。
加尔图库河 长白山西南,额尔民河之西,源出分水岭,流入佟家江。
衣密苏河 长白山西南,加尔图库之西,源出分水岭,流入佟家江。
壶勒河 长白山西南,衣密苏河之西,源出分水岭,流入佟家江。
三木定阿河 长白山西南,壶勒河之西,源出分水岭,流入佟家江。
加浑河 长白山西南,三木定阿河之西,源出分水岭,流入佟家江。
王成河 长白山西南,
兴京门之东,源出分水岭,流入佟家江。
鸭绿江 即益州江或呼叆江。唐书马訾水出长白山,色若鸭头,故名。鸭绿西与盐难水合,又西南至安市入海。今按长白山南诸泉南注汇为大江西南流,与佟家江会行五百馀里,绕凤凰城之东南入于海,江之东南为朝鲜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八十卷目录

 乌喇宁古塔部汇考二
  乌喇宁古塔山川考下

职方典第一百八十卷

乌喇宁古塔部汇考二

乌喇宁古塔山川考下

     《通志》宁古塔
朔尔贺绰窝集 宁古塔城南一百里,朔尔贺绰河发源于此。
马儿虎力窝集 城南一百五十里,噶哈哩河发源于此。
布腊山 城西南一百十里,在镜泊之北,高五里,围周一百里。
德林石 城西九十里,自俄莫贺湖东,绕沙阑站之南,至虎儿哈河。有大石广二十馀里,袤百馀里,孔洞大小不可数计,或圆,或方,或六隅八隅,如井如盆,如池,或如盂;而中如洞深,或丈许,或数尺,有泉澄然,凝碧,或潜鳞游泳,或中生桦榆等木;夏无蚊䖟,马鹿群嬉,名曰德林石,其名义不可解,亦造化之奇也。
海阑窝集 城西北二百里,自此西接必儿汉窝集、米占窝集,绵亘数百里。
必儿汉窝集 城西北二百二十里,自此西接色齐窝集、沦窝集。
查哈喇峰 城北八十里,高三里,周围三十里。米占窝集 城北一百二十里,连接米占窝集、必儿汉窝集。
加木屯窝集 城北一百二十里,在舍黑窝集东南,加木屯河发源于此。
舍黑窝集 城北一百三十里,在米占窝集东,舍黑河发源于此。
福大密窝集 城东北一百三十里,在加木屯窝集之东,福大密河发源于此。
撒尔布窝集 城东北一百六十里,在福大密窝集之东,撒尔布河发源于此。
舒阑窝集 城东北二百九十里,在撒尔布窝集,东舒阑河发源于此。
虎勒山 城东北三百里,虎儿哈河之南,高六里,周围三十里。
阿木兰窝集 城东北三百二十里舒兰窝集之东,阿木兰河发源于此。
昂邦必拉窝集 城东北三百八十里阿木兰窝集之东,昂邦河发源于此。
阿思汉必拉窝集 城东北四百二十里,昂邦必拉窝集之东,阿思汉河发源于此。
阿尔哈窝集 城东北六百三十馀里,翁钦河发源于此。
巴阑窝集 城东北六百五十里,混同江之北。巴阑河发源于此。
吞窝集 城东北八百馀里,巴阑窝集之东,吞河发源于此。
壁郎吉山 城东北九百里,混同江之南,岸高五里,周围七十里。
峨儿滚尔山 城东北一千里,混同江南,高四里,周围六十里。
温吞窝集 城东北一千一百里,混同江之北,温吞河发源于此。
都耳窝集 城东北一千二百里,在温吞窝集之东,都耳河发源于此。
奇木宁窝集 城东北一千四百五十里黑龙江东,奇木宁河发源于此。
必兴窝集 城东北一千七百里,必兴河发源于此。
贺洛窝集 城东北一千七百馀里,贺洛河发源于此。
库鲁窝集 城东北一千八百馀里,奇木宁窝集东,库鲁河发源于此。
库勒克山 城东北二千八百馀里,混同江南近飞牙哈界。
塔克通阿窝集 城东南五十里,塔克通阿河发源于此。
商坚必儿汉窝集 城东南五十里,商坚必儿汉河发源于此。
花阑窝集 城东南五十里,花阑河发源于此。虎思喀哩窝集 城东南七十里,虎思喀哩河
发源于此。
捏黑窝集 城东南九十里,捏黑河发源于此。忒林窝集 城东南一百二十里,忒林河发源于此。
模棱窝集 城东南二百里,模棱河、遂分河发源于此。
笊篱山 城东南五百八十里,高一里,周围四里,英爱河发源于此。
壶兰窝集 城东南六百里,壶兰河发源于此。乌儿浑山 城东南六百二十里,高五里,周围三十里。
夏渣山 城东南六百三十里,高五里,周围三里。
密占窝集 城东南六百六十里,密占河发源于此。
通垦山 城东南七百里,高一里,周围四里,浑河发源于此。
英爱山 城东南七百里,高一里,周围三里。苏大路山 城东南七百五十里,高半里,周围十里。
辉贺洛峰 城东南一千四百里,高五里,周围十里。
窝黑脊峰 城东南一千五百里,高四里,周围十里。
希喀塔山 城东南一千五百七十里,高三十里,周围一百里,乌苏哩江、一津河、喜绿河俱发源于此,其南即大海。
泥满窝集 城东南一千六百里,泥满河发源于此。
壶兰峰 城东南一千六百里,在希喀塔山南,高六里,周围十五里。
朔尔贺绰河 城南十里,源出朔尔贺绰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噶哈哩河 城南一百五十里,源出马儿虎力窝集,南流入土门江。
虎脊河 城南三百里,源出城南无名山,东流入噶哈哩河。
哈孙河 城南三百四十里,源出城东南五百里无名山,西流入噶哈哩河。
布儿哈图河 城南四百里,源出城南六百里无名山,流入噶哈哩河。
海拦河 城南四百十里,源出西南五百九十里无名山,东流入布儿哈图河。
土门江 城南六百里,源出长白山东北,流绕朝鲜北界复东南折入海。
马儿虎力河 城西南五十里,源出马儿虎力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阿布河 城西南六十五里,源出马儿虎力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松景河 城西南一百里,源出马儿虎力窝集,北流入镜泊。
镜泊 城西南一百里,有一大湖,土人呼为必尔滕广,五六里袤,七十里许,湖中有三山曰山阿克善山、牛录山、阿克善牛录两。山之间有岩曰白岩,湖之西南虎儿哈河东流入湖之处有一崖曰呼客兔崖,湖水东注飞瀑,蹑空奔浪,雷吼声闻数十里,土人呼曰发库,自发库东流统宁古塔旁。古大城及觉罗城之南,东北与混同江合又东北六百馀里,与黑龙江合又二百馀里,乌苏哩江自南来,会从此,万泉奔凑汇为大江,折旋入于东海。按《明一统志》:称呼里改江出建州卫东南,山下东北汇为镜泊,又北入混同江。今考呼里改即虎儿哈河,则此湖应名镜泊也。
渣准河 城西南一百十里,源出马儿虎力窝集,北流入镜泊。
虎尔哈河 即古呼里改江,源出船厂界内,色齐窝集中,诸河汇为一大河,东注入镜泊,又从镜泊之发库东注,绕城之南复东北折入,混同江。按《金史》:呼里改路,在会宁府东北五百馀里,盖在其下流将入大江之处也。《明一统志》云:呼里改江出建州东南山下,东北汇为镜泊,又北入混同江,盖合镜泊之上流言之也。金初置万户府于此,后改府为路。今考其地形即此。福尔加哈河 城西南三百里,源出西南三百里外无名小山,西北流会勒福陈河入镜泊。木陈河 城西七十里,源出西北九十里无名小山,南流会沙阑河,入虎儿哈河。
沙阑河 城西八十里,源出西北一百里无名小山,南流入虎儿哈河。
布尼河 城西九十里,源出西北一百二十里
无名小山,南流会法儿撒河入沙阑河。
法儿撒河 城西九十里,源出德林石,东流会沙阑河入虎儿哈河。
扼虎河 城西一百三十里,源出必儿汉窝集,南会必儿汉河,入镜泊。
俄莫贺湖 城西一百四十里,源出必儿汉窝集,南流入镜泊。
必儿汉河 城西一百四十里,源出必儿汉窝集,南流入镜泊。
朱敦克河 城西一百六十里,源出必儿汉窝集,南流入镜泊。
阿兰河 城西一百七十里,源出必儿汉窝集,南流会朱克敦河,入镜泊。
塔阑河 城西一百八十里,源出必儿汉窝集,南流会阿兰河,入朱克敦河。
都林谷河 城西二百十里,源出色齐窝集,南流会勒福陈河,入镜泊。
佛多贺河 城西二百三十里,源出色齐窝集,南流会都林谷河,入勒福陈河。
海阑河 城西北五百馀里,源出海阑窝集,东流入虎儿哈河。按《明一统志》:有合阑河元置合阑府、水达达等路于此。明时为卫即此。
米占河 城北五十里,源出米占窝集,南流会海阑河,入虎儿哈河。
舍黑河 城北五十里,源出舍黑窝集,南流会海阑河,入虎儿哈河。
俄克托河 城北五十里,源出城北九十里无名小山,南流会海阑河,入虎儿哈河。
加木屯河 城北五十里,源出加木屯窝集,南流会海阑河,入虎儿哈河。
虎思喀哩河 城东北二十五里,源出虎思喀哩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捏黑河 城东北六十里,源出捏黑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忒林河 城东北七十里,源出忒林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七容滩河 城东北九十里,源出城东一百三十里无名小山,北流入虎儿哈河。
乌黑连河 城东北一百十里,源出城东一百四十里无名小山,北流入虎儿哈河。
福大密河 城东北一百二十里,源出福大密窝集,南流入虎儿哈河。
撒尔布河 城东北一百五十里,源出撒尔布窝集,南流入虎儿哈河。
舒阑河 城东北二百五十里,源出舒阑窝集,南流入虎儿哈河。
阿木兰河 城东北三百里,源出阿木兰窝集,南流入虎儿哈河。
昂邦河 城东北三百五十里,源出昂邦必拉窝集,南流入虎儿哈河。
阿思汉河 城东北四百里,源出阿思汉必拉窝集,南流入虎儿哈河。
乌思虎河 城东北四百八十里,源出城东五百里无名小山,北流入虎儿哈河。
翁钦河 城东北六百馀里,源出阿尔哈窝集,北流入混同江。
巴阑河 城东北六百馀里,源出巴阑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吞河 城东北七百里,源出吞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温吞河 城东北九百馀里,源出温吞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都耳河 城东北一千一百馀里,源出都耳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黑龙江 城东北一千二百馀里,即萨哈连江也。《明一统志》云:黑龙江源出北山,南流入松花江。今按此江,源出西北塞外,山名莫考。东南流并混同江入海,又按《金史·帝纪》:混同江一名。黑龙江水微黑,故名。然混同之源出自长白,黑龙江出自塞北,前史就二水合流之处言之也。奇木宁河 城东北一千三百五十里,源出奇木宁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库鲁河 城东北一千五百馀里,源自库鲁窝集,南流入混同江。
多忒敦河 在乌苏哩江之东,路远,其源莫考,北流入混同江。
壁腊儿河 在多忒敦河之东,其源莫考,北流入混同江。
革林河 在库鲁河之东,其源莫考,南流入混同江。
必津河 在革林河之东,其源莫考,南流入混
同江。
夏哩河 在必津河之东,其源莫考,南流入混同江。
亨滚河 在夏哩河之东,其源莫考,南流入混同江。
商坚河 即商坚必儿汉城东四里,源出商坚必儿汉窝集,西北流入虎儿哈河。
花阑河 城东五里,源出花阑窝集,北流入虎儿喀河。
模棱河 城东四百里,源出模棱窝集,东流会乌苏哩江入混同江。
挪落河 城东五百里,源出城东四百里无名小山,东流入乌苏哩江。
乌苏哩江 城东一千馀里,源出希喀塔山,东北流会混同江入海。
泥满河 城东一千馀里,源出泥满窝集,西北流入乌苏哩江。
必兴河 城东一千五百馀里,源出必兴窝集,西北流入乌苏哩江。
贺洛河 城东一千五百馀里,源出贺洛窝集,西流入乌苏哩江。
塔克通阿河 城东南四里,源出塔克通阿窝集,北流入虎儿哈河。
俄尔滚遂分河 城东南三百六十里,源出城东五百里无名小山,西南流入遂分河。
遂分河 城东南四百四十里,源出模棱窝集,南流入海。
门河 城东南五百里,源出城东南,四百里无名小山,东南流入兴开湖。
壶阑河 城东南五百里,源出壶阑窝集,南流入土门江。
兴开湖 城东南五百里,周围千里,源出门河乌渣虎河都忒赫河等诸河合流入此,其西岸一山临水,名曰木克阿立哈山。
乌渣虎河 城东南五百馀里,源出城东南四百馀里无名小山,南流入兴开湖。
密占河 城东南五百四十里,源出密占窝集。英爱河 城东南五百八十里,源出笊篱山,南流入土门江。
浑春河 城东南六百里,源出通垦山,南流入土门江。
都忒赫河 城东南六百里,源出城东南七百里无名小山,北流入兴开湖。
汉达河 城东南六百二十里,源出乌儿浑山,西流会浑春河入土门江。
渚沦河 城东南六百四十里,源出夏渣山,南入海。
飞牙达池 城东南六百四十里,周围二里,南入海。
英额河 城东南六百五十里,源出城东南七百里无名小山,南流入海。
福尔单河 城东南六百五十里,源出城东南八百里无名小山,西南流入遂分河。
浑绰浑河 城东南六百六十里,源出夏渣山,南流入土门江。
大巴库湖 城东南七百里,在兴开湖北,周围三十里。
白井河 城东南七百五十里,源出城东南三百六十里荒甸中,东流入勒福河。
勒福河 城东南七百九十里,源出城东南百里无名小山,东流入兴开湖。
松阿又河 城东南九百里,源出兴开湖,东北流入乌苏哩江。
虎夜河 城东南九百十里,源出城东南一千里林中,东北流入乌苏哩江。
席儿喜河 城东南九百二十里,源出城东南一千里无名小山,北流会虎夜河,入乌苏哩江。乌尔虎马河 城东南一千里,源出城东南一千里无名小山,东北流会虎夜河,入乌苏哩江。范图河 城东南一千三百里,源出城东南一千四百里无名小山,东流入乌苏哩江。
额壶河 城东南一千四百里,源出城东南一千五百里,林中西北流入乌苏哩江。
额图密河 城东南一千四百里,源出城东南六百里林中,西北流入乌苏哩江。
一津河 城东南一千五百里,源出希喀塔山,东北流入乌苏哩江。
喜绿河 城东南一千六百里,源出希喀塔山,南流入海。
海 城之正南,土门江入海之处,约一千馀里。城之东南,希喀塔山之南,即海岸约一千六百馀里,城之东北,混同江入海之处,约三千馀里。
奉天府无考山川
安平山 《明一统志》云:在都司城东南一百里,上有铁场,今按辽阳州城东六十里,有安平村。城南四十六里,有安平寺。山此外海城县、凤凰城界内,并无安平山名。
干罗山 《明一统志》云:在都司城东北五百里,大梁水源发于此,今按太子河之源出撒木禅,山在东南边外。
木叶山 《明一统志》云:在广宁中屯卫东三十里上,建契丹始祖庙。相传有神人乘白马,自马盂山浮土河而东,有天女驾青牛车,由平地松林泛潢河而下,至木叶山,二水合流,二人相遇,为配偶,生八子,后族渐盛。今按《辽史》:木叶山在隶之永州,隶上京。今锦州府在辽时属中京。上京在中京北六百馀里,木叶应在广宁县北边外之地。
五指山 《明一统志》云:在万松山之北,五峰秀拔若手指。然今按州境内无此名,城西北五十里有笔架山或即此。
金山 《明一统志》云:在三万卫西北三百五十里,辽河北岸绵亘三百馀里,应在边境之外。濛溪山 《明一统志》云:在三万卫东七百四十里,松花江东岸,今应在乌喇界,查无其名。牛心山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县城东北二百五十里,应在乌喇界内,今查无其名。
祁黎山
天门岭
马纪岭 以上按《明一统志》:俱在乌喇界内,今诸岭名称互异,不可考。
散水河 《明一统志》云:源出塞外,西流经海州卫,北入于太子河。今按海城县界内,诸河俱无。从塞外来者,惟浑河、辽河、太子河合流入海处。名三㲼河一统志内无三㲼河名,或即此河也。兀良河 《明一统志》云:源出沙漠南流合洮儿河脑温江入混同江,东流入海。今应在边外。涂河 《明一统志》云:源出塞外,自三万卫西北三百五十里入境,南流入辽河。今此河在边界外。
龙安一秃河 《明一统志》云:在三万卫西北金山外,今在边外。
大虫江 《明一统志》云:在都司城东南四百里,源出龙凤山,南流入鸭绿江。今凤凰城界内有龙凤台,山不闻,有大虫,江南流入鸭绿江者。有佟家江或亦名称之异也。
南北通江 《明一统志》云:源出海州卫东二十里。滑石山,自东而西,横渡辽河折而南流,又折而东复入于辽,其间洲渚方十馀里,可以耕稼。今按海城东南二十五里,有滑石岭,不闻南北通江之名。其木查杨柳诸河,虽自东西流,不闻横渡辽河或古今水道不同,故称名亦异耳。萨水 《明一统志》云:在鸭绿江东,平壤城西,今在界外。
沓渚 《明一统志》云:辽东有沓氏邑水,在其地,今亦无考。
忽剌温江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北九百里,南流入松花江。今按乌喇界内自北南流者,黑龙江之外,惟有诺尼江,不闻有忽剌温之名。哈喇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东四百里,源出长白山,北松山东流合灰扒江入松花江。今不闻其名。
一迷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北四百里,源出艾河北山北流合一,秃河入松花江,今按船厂有易屯河,即一秃河,无一迷河名。
稳秃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东五百里,源出坊州北山,北流入松花江,恐即易屯河音之误也。
扫兀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东北五百七十里,源出建州卫东南山东北流合秃鲁麻河入松花江,今查无其名。
忽儿海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东北一千里,源出潭州城东诸山,北流入松花江,按宁古塔西,有虎儿哈河,疑其音之误也。
忽汗河 按《明一统志》:应在乌喇界内,今无其名。
阿也苦江 按《明一统志》:源出长白山,东流入海,今按长白山之水东流者,有土门江,无阿也苦江名。
金水河 按出虎水金建国之号,盖出于此。《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北千馀里,今查乌喇界内,无其名。古今名称之异也。
恤品河 金人置恤品路以此。按《明一统志》:在建州卫东南一千五百里,今查无其名。
艾葱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东北六千馀里,源出潭州东山,东流入海,今在边界外。莽哥河 《明一统志》云:在开原城东北六千馀里,源出潭州东山东流入海,今应在边界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八十一卷目录

 乌喇宁古塔部汇考三
  乌喇宁古塔城池考
  乌喇宁古塔公署考
  乌喇宁古塔风俗考
  乌喇宁古塔祠庙考
  乌喇宁古塔船只考
  乌喇宁古塔古迹考
 乌喇宁古塔部艺文
  幸上京歌辞        金世宗

职方典第一百八十一卷

乌喇宁古塔部汇考三

乌喇宁古塔城池考

      《通志》乌喇船厂城池
在奉天府东北八百馀里,南倚河岸,东西北三面松木竖立为墙,高八尺,北面二百八十九步,东西二面各二百五十步。东西北各一门,城外周围有池,外有土墙为边,边墙东西亦倚河岸,周围七里一百八十步。东西各一门,北二门。康熙十二年,副都统安珠瑚监造。今宁古塔将军于此镇守。
叶赫城 船厂城西四百九十五里,旧叶赫贝勒所居,周围四里,东西各一门。〈此下皆船厂境内城堡附于此〉叶赫山城 叶赫城西北三里,周围四里,南北各一门,内有一小城,周围二里,南北各一门。索儿贺城 城西五百五十馀里,周围八十步,南一门。
佛尔哈城 城北三十三里,周围三里,旧佛索诺贝勒所居,东一门。
哈儿边城 混同江中有哈儿边岛,岛上有城,周围二里,南一门。
乌喇城 城北七十里混同江之东,旧布占太贝勒所居,周围十五里,四面有门,内有小城,周围二里,东西各一门。有土台,高八步,周围百步。撒儿八哈城 城北七十里,周围一里,南一门。博儿集城 城北八十里,周围百步,北一门。古城 城北八十四里,周围一里,东一门。西阑城 城北八十七里,周围二里,西一门。刷烟城 城北一百十里,周围二里,南一门。刷烟岛城 城北一百十里,在混同江中有岛,岛上有城,周围一里,南一门。
二十家堡城 城北一百十里,周围一里,南一门。
伊汉山城 城东北三十里,周围一里,在伊汉山上,南一门。
俄磨城 城东北三十里,周围二里,东一门。尼什哈城 城东十二里,在尼什哈山上,周围二里,南一门,北二门。城西一井,木生其中,旁有鲫鱼池,三石砌。
一拉木城 城东南七里馀,在一拉木山上,周围一里馀,东北各一门,其外东西南三面有郭城,周围可二里,南一门。
纳单佛勒城 城南二百六十里,东西二面各四百步,南北二面各三百步,城外有重濠,四面四门内有一小城,四面各二百步,东西各一门。辉发城 城南三百七十里,在吉林峰之上,周围二百步,西一门。
辉发峰下城 辉发峰之西北,周围四里,南北各二门。
辉发河城 沿河山坡上一城,四面各二十步,东一门。
古城 城西南五十里,东西各八十步,南北各一百步,四门。
虎鲁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周围二百四十步,东西二门。
席百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周围一百二十步,南北二门。
福儿哈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周围八十步,南一门。
榜色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周围八十步,南一门。
虎脊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周围一百步,南一门。
古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周围八十步,南一门。哈达石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在衣车峰之西南,周围二百四十步,南一门。
哈达新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城在衣车峰之上,旧哈达贝勒自开原县界内旧城迁居于此,故名。
小石城 城西南五百馀里,昂邦何托峰下,周围八十步,南一门。
叶赫商坚府城 城西南五百五十馀里,周围一百六十步,东一门。
宁古塔城池
宁古塔城 在奉天府东北一千三百五十馀里,在船厂城东南五百四十馀里,虎儿哈河之傍,用松木为墙,高二丈馀,周围二里半,东西南各一门,惟北无门。城外边墙,周围十里,四面有门,西南衣虎儿哈河。康熙五年,将军巴海监造,自旧城迁此。今将军移驻船厂,设副都统镇守。其南门外边墙内,有旧觉罗城一,南北各二十步,东西各三十步。
宁古塔西古城 宁古塔城西二十五里,周围一里,馀东西各一门。〈此下皆宁古塔境内城堡〉木当阿城 城西三十里,周围一里半,南北各一门。
宁古塔旧城 城西北五十里,海阑、河南有石城高一丈,馀周围一里,东西各一门。城外边墙周围五里馀,四面四门,昂邦章京吴把哈巴都鲁监造。
布儿哈图城 城西北五十里,海阑河南,周围二里,东西各一门。
布儿哈图西古城 城西北五十二里,周围一里馀,东西各一门。
海阑城 城西北六十里海阑河北岸,周围三里,四面各一门。
撒儿虎城 城北四十五里海阑河南岸,周围百步,南一门。
觉罗城 城东北四里,虎儿哈河北岸,周围五十六步,南一门。
刻印城 城东北五十里,虎儿哈河在其南,海阑河在其北,周围三里,西一门。
大河城 即昂邦必拉城城,东北三百五十里,虎儿哈河北岸,周围六里,四面各一门。
古城 城东北六百里,虎儿哈河入混同江之南岸,周围三里东西各一门。
瓦利城 城东北九百里,混同江之南,周围三里,西南各一门。
海边古城 城东北三千馀里,在混同江之东。南入海处城外有元时石碑,路远莫考其详。英爱城 城东南五百八十里,周围一里,东南各一门。
飞腰城 城东南五百八十五里,周围三里,西南各二门,东北各一门。
古城 在飞腰城北,周围五里,南四门,西三门。内有小城,周围一里,南三门,东西各一门。浑春河东岸城 城东南六百二十里,周围一里,四面四门。
福儿单城 城东南六百五十里,周围三里,四面四门。其东北有一小城,周围二里许,南西北三门,亦名福儿单城。
福尔加城 城东南六百七十馀里,周围七十步,西一门。
噶思哈城 城南二十里,周围一里半,南一门。古大城 城西南六十里,虎儿哈河之南,周围三十里,四面七门,内城周围五里,东西南各一门,内有宫殿旧基,有石佛一。按金上京会宁府在长白山北,按出虎水之傍。今按出虎水之名,古今互异,无可考。朝鲜北界又有会宁府,名异同,亦无可辨。然其宫殿旧其则金时遗址也。爱浑城 在城北边外,黑龙江岸,康熙二十三年奉。旨筑城于此,设将军副都统驻防,自边至此千馀里。
其站道设立未定,其山川城池未奉,详查尚俟续载。

乌喇宁古塔公署考

      《通志》乌喇
船厂将军公署 在船厂城外,西北百步,正房五间。
库 共三处。一贮钱粮,在衙门东;一贮船上应用器物;一贮火药,俱在西南边外五里。
仓 二间,在衙门西。
火药局 衙门西南边墙外五里。
草场 在衙门西百步。
宁古塔
宁古塔公署 今在宁古塔城内,现为副都统公署。
库 在衙门东。
仓 在衙门西。
炮房 在衙门外,东西四间。
火药局 在城内东南隅。
草场 在城西北隅。

乌喇宁古塔风俗考

《通志》《东汉书》云:好勇善射,《元史·合兰府志》云:俗无市井,以射猎为业。今俗勤俭畏法,而骑射乃其所长。

乌喇宁古塔祠庙考

      《通志》诸寺庙
西方庵 供释迦像。船厂城西边门外,康熙十二年建。
百吉庵 供九圣像。船厂城东边门外,康熙十三年建。
关帝庙 宁古塔城东门外东南河上,康熙四年建。
马神庙 宁古塔城东门外,康熙十年建。观音寺 宁古塔西边门外,吉林峰下河边,康熙三年建。
三官庙 宁古塔城北,康熙二十一年建。

乌喇宁古塔船只考

      《通志》渡船
船厂船六十四只,顺治十五年造四十四只,康熙七年造二十只。
大船七十只 康熙二十二年造。
以上船只系宁古塔将军管理。
粮船
辽河运粮船一百只,康熙二十二年造。
易屯河运粮船一百只,康熙二十二年造。混同江运粮大船八十只,康熙二十二年造五十只,康熙二十三年造三十只。
康熙二十二年二月内,

上念乌喇水陆重镇输挽维艰,
特命盛京刑部侍郎噶尔图防守,协领殷达浑。相视,
可达混同河道,绘图进呈。复遣图等乘小舟自辽河遣乌喇副都统瓦力虎等,自易屯口,测其水道浅深,覆奏。奉。旨设仓四处,内地设于巨流河之开城边外,设于邓子村乌喇设于易屯门,及易屯口农隙之时运。米贮于开城仓内,以春秋二季舟运至邓子村,交卸自邓子村至易屯门,百里无水路车运至。易屯门仓内由易屯河舟运至易屯口,竟达混同江,其辽河易屯河俱造运船百只,以瀛台白剪油船为式,俱加长三丈五尺,阔七尺,高二尺五寸,每只载米六十仓石;为率其混同江用大船八十只接运,每船载米二百石;为率其辽河运丁满兵三百名,奉天所属各州县分派水手六百名,每一月给银一两,仍免其丁地钱粮。易屯河及混同江水手俱由宁古塔将军分派,岁以为常自此,输挽不劳而饱腾有赖,皆我

皇上睿算神谟,卓越千古矣。
以上辽河运粮船系。
盛京工部管理,易屯河混同江运船仍系宁古塔
将军管理。

乌喇宁古塔古迹考

      《通志》乌喇
古燕州 按《唐书》:贞观二年,以其地为燕州,后废。
古黑水府 按《唐书》:开元十年,置黑水府,设黑水经略使,其地南距渤海,东及北际于海,西抵室韦,南北二千里,东西千里,后渤海盛府废。渤海上京城 按《唐书·渤海传》:以肃慎故地为上京,曰龙泉府,领龙、湖、渤三州,辽废。《明一统志》
云:即三万术地。今考三万卫乃渤海扶馀府地,明以牙克萨山为界,今开原以威远堡为界,则渤海上京应属乌喇界内。
古信州 本渤海怀远府地,辽改州,领武昌、定武二县,隶东京。金以州改隶会宁府。元废。明初城尚在,设站于此。今旧址莫考。
古宾州 辽置,金废,旧址莫考。按《辽史》:置刺史于混同江,隶黄龙府,当在混同江以西之地。古涑州 渤海置,辽因之,金废。旧以其近粟末河,故名。今按粟末河即混同江,应在混同江左右之地。
古宁江州 辽置统混同一县,金废。按《金史》:金太祖攻辽先克宁江州,后渡混同江,则宁江州在今混同江之东。
古混同县 辽置,金废,旧无考。然县以江名,亦江左右之地。
古长春州 辽置长春州,韶阳军领长春一县,隶上京。旧址无考,按辽上京在今乌喇之西北,而长春州乃鸭子河春猎之地,其州城应在混同江之北。
古长春县 辽置,隶长春州,旧址无考。《辽志》云:本混同江地,亦应在江之北。
古恤品路 金置节度使,本辽时率宾府地,元废。在
兴京东南边外,入乌喇界内。
古曷苏馆 金置节度使,元末废。
古开天弘圣帝庙 金大定中册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王,明昌中,册开天弘圣帝备衮冕于山北建庙,末年废。
古兴国应圣公庙 金大定中册混同江之神为兴国应圣公,备衮冕玉,册立庙江侧,后废。古嘉荫侯庙 金大定中册封上京诸林为嘉荫侯,立庙,后废。
古寥晦城 《金史》:金太祖进军宁江州,次寥晦城,城应在混同北,今旧址无考。
古九连城 《明一统志》云:在三万卫东北九十里连属有九,不言其建置之由。今应在乌喇界内,无考。按《金史》:斡鲁于合懒甸之地筑,九城与高丽对,出战入守。今凤凰城边外,有九连城遗址存。
五国城 《明一统志》云:在三万卫北一千里,自此而东分为五国,故名。今乌喇界内城堡多无名,不知何者为五国城也。
废卫一百八十四,废所二十,俱明初置自
兴京东至乌喇界内,明初设都司辖诸卫所,末年
皆废,今遗址无考。
宁古塔
金上京城 金初建都于此,按《金史》:熙宗天眷元年号上京会宁府建宫殿,海陵迁都于燕,废上京,止称会宁府。世宗大定中,复为上京,在长白山北。按出虎水之傍,今宁古塔有古城,内有宫殿旧基,朝鲜界又有会宁府名,未知的据。金宫殿 按《金史志》:上京宫室有乾元殿、庆元宫、辰居殿、敷德殿、宵衣殿、稽古殿、明德宫、明德殿、凉殿、五云楼、重明殿、东华殿、广仁殿、西清殿、明义殿、龙寿殿、奎文殿、泰和殿、武德殿、薰风殿,又有混同江行宫、天元殿、世德殿、太庙原庙,社稷正隆,间海陵,尽毁宫殿。宗庙平其址而耕凿之,大定二十一年,世宗复修宫殿,建城隍庙,有皇武殿临漪亭,今宁古塔宫殿旧址,皆大定后建也。
古会平州 金初置,金末废。
古会宁县 金置上京,附郭县,元废。
古曲江县 金大定中置,隶会宁府,元废。古宜春县 金大定中置,属会宁府,元废。古肇州 金天会中置,以金太祖肇基王迹于此,故名。统始兴县,在混同江东。元废。明初有站,今旧址无考。
古蒲与路 金置节度使,在混同江之北。元废。古呼里改路 金置节度使。元改军民万户府,元末废。今按其地,应在宁古塔之东,虎儿哈河之傍。
坟墓附
完颜娄室墓 船厂之西二百里薄屯山上,有金源郡王墓,有石碑一、石人三、石羊二,按碑文为娄室墓。

乌喇宁古塔部艺文

《幸上京歌辞》金·世宗

猗欤我祖,圣矣武元。诞膺明命,功光于天。拯溺救焚,深根固蒂。克开我后,传福万世。无何海陵,淫昏多罪。反易天道,荼毒海内。自昔肇基,至于继体。积累之业,沦胥且堕。望戴所归,不谋同意。宗庙至重,人心难拒。勉副乐推,肆予嗣绪。二十四年,兢业万几。亿兆庶姓,怀保安绥。国家閒暇,廓然无事。乃眷上都,兴帝之第。属兹来游,恻然予思。风物减耗,殆非昔时。于乡于里,皆非初始。虽非初始,朕自乐此。虽非昔时,朕无异视。瞻恋慨想,祖宗旧宇。属属音容,宛然如睹。童嬉孺慕,历历其处。壮岁经行,恍然如故。旧年从游,依稀如昨。欢诚契阔,旦暮之若。吁嗟阔别兮,云胡不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八十二卷目录

 乌喇宁古塔部纪事
 乌喇宁古塔部杂录

职方典第一百八十二卷

乌喇宁古塔部纪事

《史记·周本纪》:成王既东伐息慎来贺,王赐荣伯作贿息慎之命。〈按息慎即肃慎古本用息〉
《史记·孔子世家》:有隼集于陈廷而死,楛矢贯之,石砮,长尺有咫。陈湣公使使问仲尼。仲尼曰:隼来远矣,肃慎之矢也。昔武王克商,肃慎贡楛矢石砮,长尺有咫。先王以分大姬,配虞胡公封诸陈。求之故府,果得之。《三国·魏志·陈留王本纪》:三年夏四月,辽东郡言肃慎国遣使重译入贡,献其国弓三十张,长三尺五寸,楛矢长一尺八寸,石砮三百枚,皮骨铁杂铠二十领,貂皮四百枚。
《魏志》:挹娄在夫馀东北千馀里,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未知其北所极。其土地多山险。其人形似夫馀,言语不与夫馀、句丽同。有五榖、牛、马、麻布。人多勇力,无大君长。邑落各有大人。处山林之间,常穴居,大家深九梯,以多为好。土气寒,剧于夫馀。其俗好养猪,食其肉,衣其皮。冬以猪膏涂身,厚数分,以御风寒。夏则裸袒,以尺布隐其前后,以蔽形体。其弓长四尺,力如弩,矢用楛,长尺八寸,青石为镞,古之肃慎氏之国也。善射,射人皆入因。矢施毒,人中皆死。出赤玉、好貂,今所谓挹娄貂是也。自汉以来,臣属夫馀,夫馀责其租赋重,以黄初中叛之。夫馀数伐之,其人众虽少,所在山险,邻国人畏其弓矢,卒不能服也。
《晋书·列传》:肃慎氏一名挹娄,在不咸山北,去夫馀可六十日行。东滨大海,西接寇漫汗国,北极弱水。其土界广袤数千里,居深山穷谷,其路险阻,车马不通。夏则巢居,冬则穴处。父子世为君长。无文墨,以言语为约。有马不乘,但以为财产而已。无牛羊,多畜猪,食其肉,衣其皮,绩毛以为布。有树名雒常,若中国有圣帝代立,则其木生皮可衣。无井灶,作瓦鬲,受四五升以食。坐则箕踞,以足挟肉而啖之,得冻肉,坐其上令暖。土无盐铁,烧木作灰,灌取汁而食之。俗皆编发,以布作襜,经尺馀,以蔽前后。将嫁娶,男以毛羽插女头,女和则持归,然后致礼聘之。相盗窃,无多少皆杀之,故虽野处而不相犯。有石砮,皮骨之甲,檀弓三尺五寸,楛矢长尺有咫。其国东北有山出石,其利入铁,将取之,必先祈神。周武王时,献其楛矢、石砮。逮于周公辅成王,复遣使入贡。尔后千馀年,虽秦汉之盛,莫之致也。及文帝作相,魏景元末,来贡楛矢、石砮、弓甲、貂皮之属。魏帝诏归于相府,赐其王褥鸡、锦罽、绵帛。《晋书·肃慎本传》:成帝时,通贡于石季龙。问之,答曰每候牛马向西南眠者三年矣,是知有大国所在,故来。《魏书·勿吉本传》:勿吉国,在高句丽北,旧肃慎国也。邑落各自有长,不相总一。其人劲悍。言语独异。常轻豆莫娄等国,诸国亦患之。去洛五千里。自和龙北二百馀里有善玉山,山北行十三日至祁黎山,又北行七日至如洛瑰水,水广里馀,又北行十五日太鲁水,又东北行十八日到其国。国有大水,阔三里馀,名速末水。其地下湿,筑城穴居,屋形似冢,开口于上,以梯出入。其国无牛,有车马,佃则偶耕,车则步推。有粟及麦穄,菜则有葵。水气咸凝,盐生树上,亦有盐池。多猪无羊。嚼米酝酒,饮能至醉。妇人则布裙,男子猪犬皮裘。初婚之夕,男就女家执女乳而罢,便以为定,仍为夫妇。俗头插虎豹尾。善射猎,弓长三尺,箭长尺二寸,以石为镞。其父母春夏死,立埋之,冢上作屋,不令雨湿。常七八月造毒药傅箭镞,射禽兽,中者便死,煮药毒气亦能杀人。国南有徒太山,魏言太皇,有虎豹罴狼不害人,人不得山上溲污,行径山者,皆以物盛。去延兴中,遣使乙力支朝献。太和初,又贡马五百匹。乙力支称:初发其国,乘船溯难河西上,至太沴河,沈船于水,南出陆行,渡洛孤水,从契丹西界达和龙。自云其国先破高句丽十落,密共百济谋从水道并力取高句丽,遣乙力支奉使大国,请其可否。诏敕三国同是藩附,宜共和顺,勿相侵扰。乙力支乃还。从其来道,取得本船,汎达其国。
《隋书·靺鞨本传》:靺鞨,在高丽之北,邑落俱有酋长,不相总一。凡有七种:其一号栗末部,与高丽相接,胜兵数千,多骁武,每寇高丽中。其二曰伯咄部,在栗末之北,胜兵七千。其三曰安车骨部,在伯咄东北。其四曰拂涅部,在伯咄东。其五曰号室部,在拂涅东。其六曰黑水部,在安车骨西北。其七曰白山部,在栗末东南。胜兵并不过三千,而黑水部尤为劲健。自拂涅以东,矢皆石镞,即古之肃慎氏也。所居多依山水,渠帅曰大莫弗瞒咄,为强国。国有徒太山者,俗甚敬畏,上有熊罴豹狼,皆不害人,人亦不敢杀。地卑湿,筑土如堤,凿穴以居,开口向上,以梯出入。相与偶耕,土多粟麦穄。水气咸,生盐于木皮之上。其畜多猪。嚼米为酒,饮之亦醉。妇人服布,男子衣猪狗皮。人皆射猎为业,角弓长三尺,箭长尺有二寸。常以七八月造毒药,傅以矢以射禽兽,中者立死。开皇初,相率遣使贡献。高祖诏其使者曰:朕闻彼土人庶多能勇捷,今来相见,实副朕怀。朕视尔等如子,尔等宜敬朕如父。对曰:臣等僻处一方,道路悠远,闻中国有圣人,故来朝耳。既蒙劳赐,亲奉圣颜,下情不胜欢喜。〈按肃慎至此始称韎鞨因国中有韎鞨水
而名也而韎鞨水即栗末水即今日之混同江也

其国西北与契丹相接,每相劫掠。后因其使来,高祖诫之曰:我怜念契丹与尔无异,宜各守土境,岂不安乐。何为辄相攻击,甚乖我意。使者谢罪,令宴饮于前。使者与其徒皆起舞,多战𩰚之容。上顾谓侍臣曰:天地间乃有此物,常作用兵意,何其甚也。然其国与隋悬隔,唯栗末、白山为近。
炀帝初与高丽战,频败其众,渠帅度地稽率其部来降。拜为右光禄大夫,居之柳城,与边人来往。悦中国风俗,请被冠带,帝嘉之,赐以锦绮而褒宠之。及辽东之役,度地稽率其徒以从,每有战功,赏赐优厚。十三年,从帝幸江都,寻放归柳城。在途遇李密之乱,密遣兵邀之,前后十馀战,仅而得免。至高阳,复没于王须拔。未几,遁归罗艺。
《唐书·黑水靺鞨传》:黑水靺鞨居肃慎地,亦曰挹娄,元魏时曰勿吉。直京师东北六千里,东濒海,西属突厥,南高丽,北室韦。离为数十部,各自治。其著者曰栗末部,居最南,抵太白山,亦曰徒太山,与高丽接,依栗末水以居,水源于山西,北注它漏河;稍东北曰汨咄部;又次曰安居骨部;益东曰拂捏部;居骨之西北曰黑水部;栗末之东曰白山部。部间远者三四百里,近二百里。白山本臣高丽,王师取平壤,其众多入唐,汨咄、安居骨等皆奔散,寖微无闻焉,遗人迸入渤海。唯黑水完彊,分十六落,以南北称,盖其居最北方者也。人劲健,善步战,常能患它部。俗编发,缀野豕牙,插雉尾为冠饰,自别于诸部。性忍悍,善射猎,无忧戚,贵壮贱老。居无室庐,负山水坎地,梁木其上,覆以土,如丘冢然。夏出随水草,冬入处。死者埋之,无棺椁,杀所乘马以祭。世相承为长。无书契。其矢石镞,长二寸,盖楛弩遗法。畜多豖,无牛羊。有车马,田耦以耕,车则步推。有粟麦。土多貂鼠、白兔、白鹰。有盐泉,气蒸薄,盐凝树颠。武德五年,渠长阿固郎始来。太宗贞观二年,乃臣附,所献有常,以其地为燕州。开元十年,其酋倪属利稽来朝,元宗即拜勃利州刺史。于是安东都护薛泰请置黑水府,以部长为都督、刺史,朝廷为置长史监之,赐府都督姓李氏,名曰献诚,以云麾将军领黑水经略使,隶幽州都督。讫帝世,朝献者十五。大历世凡七,贞元一来,元和中再。初,黑水西北又有思慕部,益北行十日得郡利部,东北行十日得窟说部,亦号屈说,稍东南行十日得莫曳皆部,又有拂涅、虞娄、越喜、铁利等部。其地南距渤海,北、东际于海,西抵室韦,南北袤二千里,东西千里。拂涅、铁利、虞娄、越喜时时通中国,而郡利,屈设、莫曳皆不能自通。今存其朝京师者附左方。拂涅,亦称大拂涅,开元、天宝间八来,献鲸睛、貂鼠、白兔皮;铁利,开元中六来;越喜,七来,贞元中一来;虞娄,贞观间再来,贞元一来。后渤海盛,靺鞨皆役属之,不复与王会矣。
《五代史·黑水本传》:黑水靺鞨,本号勿吉。当后魏时见中国。其国,东至海,南界高丽,西接突厥,北邻室韦,盖肃慎氏之地也。其众分为数十部,而黑水靺鞨最处其北,尤劲悍,无文字之记。其兵,角弓、楛矢。同光二年,黑水兀儿遣使者来,其后常来朝贡,自登州泛海出青州。
同光三年五月己酉,黑水女真皆遣使者来。〈此后遂称女真〉《五代史·契丹附录》:胡峤入契丹,居七年。当周广顺三年,亡归中国,道其所见。云:东,女真,善射,多牛、鹿、野狗。其人无定居,行以牛负物,遇雨则张革为屋。常作鹿鸣,呼鹿而射之,食其生肉。能酿糜为酒,醉则缚之而睡,醒而后解,不然,则杀人。
《辽史·太祖本纪》:痕德堇可汗立,以太祖为本部夷离菫,专征伐,又授大迭烈府夷离菫。又明年春,伐女直,下之,获其户三百。十一月,遣偏师讨奚、霫诸部及东北女直之未附者,悉破降之。
天显二年冬十月,皇子即皇帝位。十二月戊戌,女直遣使来贡。〈见《太宗本纪》
《景宗本纪》:保宁七年八月,女直侵贵德州东境。九月,东京统军使察邻、详稳固奏女直袭归州五寨,剽掠而去。九年五月,女直二十一人,来请宰相夷离菫之职,以次授之。冬十月,女直遣使来贡。
《圣宗本纪》:统和二年春正月,东路行军、宣徽使萧蒲宁奏讨女直捷,遣使执手奖谕。
八年五月,女直宰相阿海来贡,封顺化王。
开泰元年春正月癸未,长白山三十部,女直酋长来贡。
《辽史·圣宗本纪》:太平六年二月,赫石为都监,引军城混同江、疏木河之间。黄龙府请建堡障三、烽台十,诏以农隙筑之。
《天祚本纪》:乾统元年十二月己巳初,以杨割为生女直部节度使,其俗呼为太师。是岁杨割死,传兄之子乌雅束,束死,其弟阿骨打袭。天庆二年,上如春州,幸混同江钓鱼,界外生女直酋长在千里内者,以故事皆来朝。适遇头鱼宴,酒半酣,上临轩,命诸酋次第起舞;独阿骨打辞以不能。谕之再三,终不从。他日上密谓枢密使萧奉先曰:前日之宴,阿骨打意气雄豪,顾视不常,可托以边事诛之。否则,必贻后患。奉先曰:粗人不知礼义,无大过而杀之,恐伤向化之心。阿骨打混同江宴归,疑上知其异志,遂称兵,先并旁近部族。萧奉先作常事以闻上,仍送咸州诘责,欲使自新。后数召,竟称疾不至。
《金史·世纪》:金之先,出靺鞨氏。本号勿吉。古肃慎地也。隋称靺鞨,五代时,附属于契丹。其在南者籍契丹,号熟女直;其在北者不在契丹籍,号生女直。生女直地有长白山、混同江,亦号黑龙江,所谓白山黑水者也。金之始祖讳函普,从高丽来,年已六十馀矣。居完颜部仆斡水之涯,久之,其部人尝杀他族之人,由是两族交恶,鬨𩰚不能解。完颜部人谓始祖曰:君能为部人解此怨,使两族不相杀,部有贤女,年六十而未嫁,当以相配,仍为同部。始祖曰:诺。乃自往谕之曰:杀一人而𩰚不解,损伤益多。曷若止诛首乱者一人,部内以物纳偿汝,可以无𩰚,而且获利焉。怨家从之。乃为约曰:凡有杀伤人者,徵其家人口一、马十偶、㹀牛十、黄金六两,与所杀伤之家,即两解,不得私𩰚。曰:谨如约。女直之俗,杀人偿马三十,自此始。部众信服之,谢以青牛一,并许归六十之妇。始祖乃以青牛为聘礼而纳之,并得其赀产。后生二男,长曰乌鲁,次曰斡鲁,一女曰注思板,遂为完颜部人。天会十四年,追谥景元皇帝,庙号始祖。子德帝,讳乌鲁。德帝子安帝,讳跋海。安帝子献祖,讳绥可。旧俗无室庐,负山坎地,梁木其上,覆以土,夏则出随水草以居,冬则入处其中,迁徙不常。献祖乃徙居海古水,耕垦树艺,始筑室,有栋宇,人呼其地为纳葛里。纳葛里者,汉语居室也。自此遂定居于安出虎水之侧矣。
献祖子昭祖,讳石鲁。稍以条教为治。辽以愓隐官之。昭祖耀武至于青岭、白山,顺者抚之,不从者讨伐之,入于苏滨、耶懒之地,所至克捷,还经仆燕水。仆燕,汉语恶疮也。昭祖恶其地名,虽已困惫,不肯止。行至姑里甸,得疾。迨夜,寝于村舍。有盗至,遂中夜启行,至逼剌纪村止焉。是夕,卒。子景祖,讳乌古乃。自始祖至此,已六世矣。及景祖稍役属诸部,自白山、耶悔、统门、耶懒、土骨论之属,以至五国之长,皆听命。而五国蒲聂部节度使拔乙门叛辽,鹰路不通。辽人将讨之,景祖袭而擒之,献于辽主。辽主召见,以为生女直部族节度使。辽人呼节度使为太师,金人称都太师自此始。卒。第二子袭节度使,是为世祖,讳劾里钵。袭位之初,内外溃叛。世祖乃因败为功,变弱为强,基业自此大卒。母弟颇剌淑袭节度使,是为肃宗。肃宗卒。母弟穆宗,讳盈歌,景祖第五子也。南人称杨割太师,盈近杨,歌近割。辽人呼节度为太师,自景祖至太祖皆有是称。自景祖以来,两世四主,志业相同,一切治以本部法令,东南至于乙离骨、曷懒、耶懒、上骨论,东北至于王国、立隈、秃答,金盖盛于此矣。穆宗卒,兄子康宗,讳乌雅束,世祖长子也。四年,高丽遣黑欢方石来贺袭位,遣杯鲁报之。高丽约还诸亡在彼者,乃使阿聒、胜昆往受之。高丽背约,杀二使,筑九城于曷懒甸,以兵数万来攻。斡赛败之。干鲁亦筑九城,与高丽九城相对。高丽复来攻,斡赛复败之。高丽约以还逋逃之人,退九城之军,复制侵故地。九月,乃罢兵。康宗卒,太祖袭位。
《太祖本纪》:辽道宗时有五色云气屡出东方,大若二千斛囷仓之状,司天孔致和窃谓人曰:其下当生异人,建非常之事。天以象告,非人力所能为也。康宗即世,太祖袭位为都勃极烈。太祖讳旻,本讳阿骨打,世祖第二子也。辽使阿息保来,曰:何以不告丧。太祖曰:有丧不能吊,乃以为罪乎。太祖至江西,辽使使来致袭节度之命。初,辽每岁遣使市名鹰海东青于海上,道出境内,使者贪纵,徵索无艺,公私厌苦之。康宗尝以不遣阿疏为言,稍拒其使者。太祖嗣节度,亦遣蒲家奴往索阿疏,故常以此二者为言,终至于灭辽然后已。太祖进军宁江州,次寥晦城,遣督。诸路兵皆会于来流水,得二千五百人。致辽之罪,申告于天地。师次唐括带斡甲之地,诸军禳射,介而立,有光如烈火,起于人足及戈矛之上,人以为兵祥。明日,次札只水,光见如初。进军宁江州,诸军填堑攻城。宁江人自东门出,温迪痕、阿徒罕邀击,尽殪之。十月朔,克其城。初命诸路以三百户为谋克,十谋克为猛安。十一月,辽都统萧糺里、副都统挞不野将步骑十万会于鸭子河北。太祖自将击之。未至鸭子河,既夜,太祖方就枕,若有扶其首者三,寤而起,曰:神明警我也。即鸣鼓举燧而行。黎明及河,辽兵方坏陵道,击走之。与敌遇于出河店,大风起,尘埃蔽天,乘风势击之,辽兵败。逐至斡论泺,杀获不可胜计。辽人尝言女直兵若满万则不可敌,至是始满万云。仆虺等攻宾州,拔之。斡鲁古败辽军于咸州,西完颜妻室克咸州,吴乞买撒改,率官属劝进。
收国元年正月壬申朔,群臣奉上尊号。是日,即皇帝位。上曰:辽以宾铁为号,取其坚也。宾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于是国号大金,改元收国。上自将攻黄龙府,进临益州。益州人走保黄龙,取其馀民以归。上率兵趋达鲁古城,次宁江州西。辽使僧家奴来议和,国书斥上名,耳使为属国。庚子,进师,有火光正圆,自空而坠。上曰:此祥徵,殆天助也。酹白水而拜,将士莫不喜跃,进逼达鲁古城。击辽兵,败之,逐北至阿娄冈。八月,亲征黄龙府。次混同江,无舟,上使一人道前,乘赭白马径涉,曰:视吾鞭所指而行。诸军随之,才及马腹。后使舟人测其渡处,深不得其底。九月,克黄龙府。十一月,辽主闻取黄龙府,大惧,自将七十万至驼门。上自将禦之。十二月,行次爻刺,会诸将议。皆曰:辽兵号七十万,其锋未易当。吾军远来。人马疲乏,宜驻于此,深沟高垒以待。上从之。上以骑兵亲候辽军,获督饷者,知辽主以张奴叛,西还二日矣。诸将曰:今辽主既还,可乘怠追击之。上曰敌来不迎战,去而追之,欲以此为勇耶。众皆悚愧,愿得自效。上复曰:诚欲追敌,约赍以往,无事餫馈。若破敌,何求不得。众皆奋跃,追及辽主于护步答冈。辽师败绩,死者相属百馀里。获舆辇帟幄军资,马牛不可胜计。是役也,兵止二万。二年十二月,谙班勃极烈吴乞买及群臣上尊号曰大圣皇帝,改明年为天辅元年。
天辅元年十二月,拔显州,乾、懿、豪、徽、成、川、惠等州皆降。是月,宋使登州防禦使马政以国书来,其略曰:日出之分,实生圣人。窃闻征辽,屡破勍敌。若克辽之后,五代时陷入契丹汉地,愿畀下邑。
四年四月,上自将伐辽。五月至上京,亟命进攻,阇毋以麾下先登,克其外城,留守挞不野以城降。
六年六月,上亲征辽,发自上京。八月,追辽主于大鱼泺。昱、宗望追及辽主于石辇铎,与战,败之,辽主遁。《太宗本纪》:天辅六年八月,太祖崩。九月,谙班勃极烈即皇帝位,改天辅七年为天会元年。三年二月,娄室获辽主于余赌谷。九月,以辽主至京师降封海滨王。十月,诏诸将伐宋。四年十二月,宋主桓降。五年二月,降宋二帝为庶人。四月,宗翰宗望以宋二帝归。六年七月,以宋二庶人赴上京。以宋二庶人素服见太祖庙,遂入见于乾元殿,封其父昏德公,子重昏侯。冬十月,徙昏德,公重昏侯于韩州。八年八月,上如东京温汤,徙昏德公重昏侯于鹘里,改路。十年四月,闻鸭绿混同江暴涨,命赈徙戍边户在混同江者。
《五行志》:穆宗攻阿疏日,辰巳间,忽暴雨昏曀,雷电环阿疏所居,是夕有巨火声如雷,坠阿疏城中,遂攻下之。
太祖军宁江,撒改仰见太祖体如乔松,所乘马如冈阜之大,太祖亦视撒改人马异常,撒改因白所见,太祖喜曰:此吉兆也。即举酒酹之曰:异日成功,当识此地。
收国元年,上在宁江州,有光正圆,自空而坠。八月己卯,黄龙见空中。
太宗天会二年,曷懒移鹿古水霖雨害稼,且为蝗所食,秋,泰州潦,害稼。
九年七月丙申,上御西楼听政,闻咸州所贡白鹊音忽异常,上起视之,见东楼外光明中有像巍然高五丈许,下有红云承之,若世所谓佛者,乃擎跽修虔,久之而没。
十年冬,移懒、曷懒两路饥。
《熙宗本纪》:天眷元年二月,诏罢来流、水混同江护逻地,与民耕牧。秋七月,按出浒河溢,坏庐舍,民多溺死。八月,以京师为上京,府曰会宁,旧上京为北京。九月,以奭为会宁牧,封邓王。
皇统元年二月,封昏德公赵信为天水郡王,重昏侯赵桓为天水郡公。
九年三月,令左丞相亮为太保,领三省事。四月壬申夜,大风雨,雷电震坏寝殿鸱尾,有火入上,寝烧帏幔。帝趋别殿避之。
《海陵本纪》:天德三年,诏迁都燕京。
贞元三年,诏右丞相仆散思恭、大宗正胡扳鲁如上京,奉迁山陵及迎永寿宫皇太后。
正隆二年八月,罢上京留守司。十月,命会宁府毁旧宫殿,诸大族第宅,及储庆寺,仍夷其址而耕种之。《世宗本纪》:大定十二年三月,上谓宰臣曰:会宁乃国家兴王之地,自海陵迁都,女直人浸忘旧风。朕时尝见女直风俗,迄今不忘。今之燕饮音乐,皆习汉风,盖以备礼也,非朕心所好。东宫不知女直风俗,第以朕故,犹尚存之。恐异时一变此风,非长久之计。甚欲一至会宁,使子孙得见旧俗,庶几习效之。四月,上御睿思殿,命歌者歌女直词。顾谓皇太子及诸王曰:朕思先朝所行之事,未尝暂忘,故时听此词,亦欲令汝辈知之。汝辈自幼惟习汉人风俗,不知女直纯实之风,至于文字语言,或不通晓,是忘本也。汝辈当体朕意,至于子孙,亦当遵朕教诫也。
十五年九月,高丽西京留守赵位宠叛其君,请以慈悲岭以西,鸭绿江以东四十馀城内附,不纳。
十六年,上与亲王、宰执、从官从容论古今兴废事,曰:女直旧风最为纯直,虽不知书,然其祭天地,敬亲戚,尊耆老,接宾客,信朋友,礼意款曲,皆出于自然。其善与古书所载无异。汝辈尝习学之,旧风不可忘也。二十四年二月,上曰:朕将往上京。念本朝风俗重端午节,比及端午到上京,则燕劳乡闾宗室父老。上将如上京尚书省,奏定皇太子守国,诸仪及守国宝,上召皇太子授之,且谕之曰:上京祖宗兴王之地,欲与诸王一到,或留三二年,以汝守国。譬之农家种田,商人营财,但能不坠父业,即为克家子,况社稷任重,尤宜畏惧。常时观汝甚谨,今日能纾朕忧,乃见中心孝也。皇太子再三辞让,以不谙政务,乞备扈从。上曰:政事无甚难,但用心公正,毋纳谗言,久之自熟。皇太子流涕,左右皆为之感动。皇太子乃受。壬寅,如上京。皇太子允恭守国。癸卯,宰执以下奉辞于通州。五月己丑,至上京,居于光兴宫。庚寅,朝谒于庆元宫。戊戌,宴于皇武殿。上谓宗戚曰:朕思故乡,积有日矣,今既至此,可极欢宴,君臣同之。赐诸王妃、主,宰执百官命妇各有差。宗戚皆沾醉起舞,竟日乃罢。六月辛酉,幸按出虎水临漪亭。壬戌,阅马于绿野淀。乙亥,诏免上京今年市税。九月甲午,诏以上京天寒地远,宗正旦、生日,高丽、夏国生日,并不须遣使,令有司报谕。丙午尚书省徙速频、胡里改三猛安二十四谋克以实上京。二十五年正月乙酉朔。丁亥,宴妃嫔、亲王、公主、文武从官于光德殿,宗室、宗妇及五品以上命妇,与坐者千七百馀人,赏赉有差。四月癸亥,幸皇武殿击毬,许上民纵观。甲子,诏于速频、胡里改两路猛安下选三十谋克为三猛安,移置于率督畔窟之地,以实上京。壬申,曲赦会宁府仍放免今年租税,百姓年七十者补一官。甲戌,以会宁府官一人兼大宗正丞,以治宗室之政。上谓群臣曰:上京风物朕自乐之,每奏还都,辄用感怆。祖宗旧邦,不忍舍去,万岁之后,当置朕于太祖之侧,卿等无忘朕言。丁丑,宴宗室、妇于皇武殿,大功亲赐官三阶,小功二阶,缌麻一阶,年高属近者加宣武将军。及封宗女,赐银、绢有差。曰:朕寻常不饮酒,今日甚欲沉醉,其乐亦不易得也。宗室妇女及群臣故老以次起舞,进酒。上曰:吾来数月,未有一人歌本曲者,吾为汝等歌之。命宗室子弟叙坐殿下者皆坐殿上,听上自歌。其词道王业之艰难,及继述之不易,至慨想祖宗,宛然如睹,慷慨悲咽,不能成声,歌毕泣下。右丞相元忠率群臣、宗戚捧觞上寿,皆称万岁。于是,诸夫人更歌本曲,如私家之会。既醉,上复续调,至一鼓乃罢。己卯,发上京。庚辰,宗室戚属奉辞。上曰:朕久思故乡,甚欲留一二岁,京师天下根本,不能久于此也。太平岁,国无征徭,汝等皆奢纵,往往贫乏,朕甚怜之。当务俭约,无忘祖先艰难。因泣数行下,宗室戚属皆感泣而退。九月甲申,次辽水,召见百二十岁老人,能道太祖开创事,上嘉叹,赐食,并赐帛。己酉,至自上京。
《乌古论元忠传》:世宗将幸会宁,元忠进谏不听,出知真定府,寻复诏为右丞相。世宗欲甓上京城,元忠曰:此邦遭正隆军兴,百姓凋弊,陛下休养二十馀年,尚未完复。况土性疏恶,甓之恐难经久,风雨摧坏,岁岁缮完,民将益困矣。驾东幸久之未还,元忠奏曰:銮舆驻此已阅岁,仓储日少,市买渐贵,禁卫暨诸局署多逃者,有司捕寘诸法恐伤陛下仁爱。世宗嘉纳之。《元史·文宗本纪》:至顺元年,辽阳行省水达达路,自去夏霖雨,黑龙、宋瓦二江水溢,民无鱼为食。至是,末鲁孙一十五狗驿,狗多饿死,赈粮两月,狗死者,给钞补市之。

乌喇宁古塔部杂录

《金史·地理志》:上京路,即海古之地,金之旧土也,国言金曰按出虎,以按出虎水源于此,故名金源,建国之号盖取诸此。天眷元年号上京。海陵贞祐二年迁都于燕,削上京之号,止称会宁府,称为国中者以违制论。大定十三年七月,复为上京。
其宫室有乾元殿,天会三年建,天眷元年更名皇极殿。
庆元宫,天会十三年建,殿曰辰居,门曰景晖,天眷元年安太祖以下御容,为原庙。
朝殿,天眷元年建,殿曰敷德,门曰延光,寝殿曰宵衣,书殿曰稽古。又有明德宫、明德殿,熙宗尝享太宗御容于此,太后所居也。
凉殿,皇统二年构,门曰延福,楼曰五云,殿曰重明。东庑南殿曰东华,次曰广仁。西庑南殿曰西清,次曰明义。重明后,东殿曰龙寿,西殿曰奎文。时令殿及其门曰奉元。有泰和殿,有武德殿,有薰风殿。
其行宫有天开殿,爻剌春水之地也。有混同江行宫。太庙、社稷,皇统三年建,正隆二年毁。原庙,天眷元年以春亭名天元殿,安太祖、太宗、熙宗诸后御容。春亭者,太祖所尝御之所也。天眷二年作原庙,改文德曰世德,正隆二年毁。大定五年复建太祖庙。
兴圣宫,德宗所居也,天德元年名之。兴德宫,后更名永祚宫,睿宗所居也,光兴宫,世宗所居也。正隆二年命吏部郎中萧彦良尽毁宫殿、宗庙、诸大族邸第及储庆寺,夷其址,耕垦之。大定二十一年复修宫殿,建城隍庙。二十三年以甓束其城。有皇武殿,击毬校射之所也。有云锦亭,有临漪亭,为笼鹰之所,在按出虎水侧。
肇州,旧出河店也。天会八年,以太祖名胜辽,肇基王绩于此,遂建为州。天眷元年十月,置防禦使,隶会宁府。海陵时,尝为济州支郡。承安三年,复以为太祖神武龙兴之地,升为节镇,军名武兴。五年,置漕运司,以提举兼州事。后废军。贞祐二年复升为武兴军节镇,置招讨司,以使兼州事。
隆州,下,利涉军节度使。古扶馀之地,辽太祖时,有黄龙见,辽名黄龙府。天眷三年,改为济州,以太祖来攻城时大军径涉,不假舟楫之祥也,置利涉军。天德二年置上京路都转运司,四年,改为济州路转运司。大定二十九年嫌与山东路济州同,更今名。贞祐初,升为隆安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