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广平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三十卷目录

 广平府部汇考十
  广平府兵制考
  广平府物产考
  广平府古迹考
 广平府部艺文一
  下国中令       汉清河王庆
  赵都赋略         魏刘邵
  贺平贝州表       宋欧阳修
  肥乡重建文庙碑记      张萃
  观堂记         金赵子崧

职方典第一百三十卷

广平府部汇考十

广平府兵制考

       各《县志》《府志》:及肥乡、鸡泽、广平、邯郸、威、清河六《县志》俱未详载。
永年县
崇祯十二年,添顺广道兵备,后裁。皇清康熙八年,添广平营守备。
原设民壮六十九名,每名工食银七两二钱。崇祯十二年,奉文增设城守新兵八百七十五名,分上下两班,每名给饷七两二钱,每亩公摊出银四釐,以充兵饷。立营,名曰:永胜营。遴选练总一员,千总五员,分哨练兵。有事四关防守,留队长领拨出关哨探;无事留队长领兵在关防守。千总回四角楼守宿,兼剿盗护鞘。
又临洺添设门兵四十名,每名给工食银七两三钱。后增六十名,此兵在本县八百七十五名之内拨出,选委千总一员统领,南北往来护鞘,兼以防守城关。
以上二条俱于皇清顺治年间奉文裁去。
曲周县
邑中旧无兵,天启初,山东郓城乱。知县赵引昌募兵四百人,岁各给银七两二钱,以张修身统之,乱定,乃散。崇祯十一年,国家多故,郡县置兵。知县李岩,简民间殷实壮丁五百名,为富户兵。班分为两,居平,更迭城守。有警,听调辄集。月各给银一两,以武举张云翀为总练官,操习有方,上下克协,人人皆可用驱除捍卫之功。时称与镇城之兵等,李调滑而后乃渐废。皇清顺治三年,知县安锐时,兵尚存二百人,人岁派饷银十二两,历半载,实不得一钱。有力者,钻营求脱,馀多枵腹不可用。
成安县
正统己巳,于忠肃设神机兵,以为城守。县始有民兵。正德间,蓟盗猖獗,出没名广真保间,院道移檄府县,缮城浚隍,收各寺铜铸浮屠像为器械,召募勇力,别为队伍,县始有马步营兵。万历十七年,因有倭变,奉例拣选壮丁,名为乡兵。每常操练,嗣后玩愒日甚,即有操练,率以老弱充数,仅同儿戏。何裨行伍奉兵道明文,将快壮乡兵按五方编为队伍,仍用五色衣帽,五色旗帜,以彰号令。月凡三操,巡捕、典史领其事,本县知县每月终亲诣校阅,摆列营阵,比试弓马,课其殿最,明其实罚,坐作进退,步伐止齐之,方有条不乱矣。
旧设马步兵、抚院标下马兵一十八名,步兵一十四名,真定民兵营马兵一十八名,步兵五十六名,奉裁已久。
旧设民壮、本府国操六十九名,本县课程内有工食,见今解府。
旧设守城勇士二十名,今仍之。
旧义兵一千名,亲丁四百名,今无。
新设壮丁二十名,在各役内选用。知县王楷设即食,各役队内工食。
新设健丁十名,巡守仓库城池。知县王楷捐备工食,原无额设。
新设防兵、马兵一名,步兵十二名。
保甲附
《府志》:永年,曲周、肥乡、邯郸、威、清河六《县志》,俱未详载。
鸡泽县
保甲八十三。城内外保甲五,村营保甲七十八。
乡约、保甲非二事也。无事则保甲为乡约,宣

谕劝民。有事则乡约为保甲,禦灾防盗。心志耳目联
属有素,本相为表里者。
广平县
县以北以堤河为界,共一十一村,其保甲曰:焦家堡。县之西北,漳河外,共五村,其保甲曰:西河堡。县之西,左右界漳河,止辘轳山,共六村,其保甲曰:孟固堡。县之西南,两河之中,共七村,其保甲曰:宋固堡。堤河之外,共十一村,其保甲曰:双庙村。县以南外,界河堤内,止辘轳,共十二村,其保甲曰:冯家营。县之东南,夹两河之中,共六村,其保甲曰:杜村。县以东外,界河堤内,止城脚,共十四村,其保甲曰:南盐池,北寺郎固。县之东北内,界拳壮河外,抵县界,共三十四村,分为二堡,曰:平固堡,曰:东韩堡。
成安县
每十户编为一甲,共制一牌。又于一甲十户之内,编甲长一名。于十甲百户之内,编保长一名。俱要殷实良民,有行止才干者,充其役。无事比邻保守,有事逐户挨查,专一缉捕盗贼,杜绝诈伪,稽查奸细,严禁赌博,互相觉察,以靖地方。在城五地方并三关厢,共保甲五十四牌。东乡西马头等三十一村,共保甲九十五牌。西乡东魏等三十五村,共保甲一百牌。
南乡北阳等四十七村,共保甲一百一十三牌。北乡高家庄等三十村,共保甲七十三牌。

广平府物产考

《府志》〈内附《县志》谷类:
黍,稷、粟、荞麦、薥秫、芝麻。豆,有黑、黄、青、菉、豌、扁、豇之类。
稻,产于府西南,引滏水灌田,白粲不减江浙。麦,有大小二种,肥乡尤宜,水淤地肥,每穫必倍。
蔬类:
芹、芥、藕、山药、蔓菁、莙荙、莴苣、
葱、蒜、茄、茼蒿、芫荽。
萝卜,有红白二种。
眉豆、江豆、黄花、蒲笋、甘禄、银条、
丁香、刀豆、青菜、荠、蕨、蕖、剌芑、
辣荇、马齿苋、苣、
白菜、大仓白者佳,每秋杪,则蓄以禦冬。
《府志》未载蔬类:
菠菜、茴香、莱菔、蘑菇、生菜、玉环、
香菜、青蓟、锦锦菜、白花菜。
瓜类:
瓜有西、南、东、北、甜、王、菜、丝之类,其著者曰响瓜,府西乡,王瓜之长细者,阴乾嚼之有声。洛西者嘉。
《府志》未载瓜类:
苦瓜、地瓜、筲瓜、金瓜、葫芦、瓠。
花类:
牡丹、芍药、海棠、蜡梅、美人蕉、菊、
蔷薇、酴醾、玫瑰、丁香、黄金带、萱、
柳叶桃、五姊妹、剪红罗、西番莲、榴、
秋海棠、珍珠梅、水红花、紫白茉莉、
金雀、月季、石竹、金盏、蝴蝶、葵、
缨络、金钱、迎春、马缨、凌霄、玉簪、
碧桃、紫荆、木槿、山丹、卷丹、探春、
茨菰、牵牛、栾枝、凤仙、鸡冠、棠棣。
莲,有红白二种,府城壕最盛,西乡亦多有之。《府志》未载花类:
芭蕉、老来少、四季槐、夹竹桃、宝相、
方菊、百日红、十样锦、晚香红、木香、
扁竹、滴滴金、六角梅、百日红、紫薇、
金簪、蕣、射干。
果类:
蘋婆、葡萄、桃、杏、李、白果、文官果、
石榴、樱桃、柰、柿、榛、梅子、无花果、
莲实、沙果、枣、菱、茨、香芋、锦荔枝、
花红、核桃、羊枣、
洺梨,产临洺镇,香脆而无渣。
《府志》未载果类:
甜果、梭桃、叭哒杏仁。
木类:
松、柏、桧、榆、杨、
槐,有龙爪、四季之类。
椿、桑、楮、棠、竹、荆、椒、楸、冬青、
栋、杞、皂角、梧桐。
柳,有垂杨、三春、簸箕之类,肥乡尤多。
《府志》未载木类:
柘、棘、棣、马英。
草类:
苜蓿、菖蒲、莠、稗、蔺、茅、萍、,其馀不可名状者甚多。
蓝,有大小二种,即靛。
苇,府城外有苇地,人资以为席为薪。
《府志》未载草类:
马兰、垂盆草、马稍、水葱、扫帚、菅草、
热草、节节草、碱蓬、莎草、蒿、流星草、
香草、绣墩。
药类:
莲芷、枸杞、香附米、车前子、兔丝子、
地黄、防风、凝水石、蓖麻子、白芥子、
薄荷、半夏、旱莲草、蛇桑子、天仙子、
蒺藜、莳萝、益母草、地骨皮、葫芦巴、
地锦、杏仁、凤眼草、金银花、桑白皮、
米壳、蝉蜕、夏枯草、羊蹄根、薏苡、
瓜蒌、蘧麦、苍耳、浮萍、螌蝥、艾、地丁,能治恶毒。
《府志》未载药类:
丁香、牵牛、薰陆香、酸枣仁、郁李仁、
红花、甘草、牛旁子、马鞭草、旋覆花、
茴香、白藓、柏子仁、刘寄奴、蒲公英、
桃仁、紫苑、桑螵硝、蔓荆子、地肤子、
芒硝、小蓟、谷精草、凤眼子、天花粉、
槐子、朴硝、夜明沙、葶苈子、莨菪子、
茵陈、茅香、海纳子、落苏、柏叶、芦根。
鸟类:
鸳鸯、蜡嘴、黄鹂、孤汀、鹭、雉、鹳、
兔鹘、画蜡、黄雀、鹌鹑、鹅、鸭、鸡、
灰鹤、红鹤、啄木、翠雀、鸦、雁、燕、
苇查、水鸭、麻料、瓦雀、鸠、鹰、鹞、
沙鸡、子规、布谷、鹡鸰、鹊、鸱、雕、
淘河、鱼鹰、鸬鹚、麻野雀、
而其蕃者,则鸽。多居楼檐下,有豢之以备庖者。《府志》未载鸟类:
百舌、鹪鹩、巧女、鸲鹆、鸨、鹘、隼。
兽类:
马、牛、驴、骡、犬、猪、猫、兔、貆、
鼠、狐、獐、麃、狼、黄鼬、羊,西山多牧畜,卧地则得粪而肥。
《府志》未载兽类:
獾、田鼠。
鳞类:
鲫、七星、白条、鲢、鲇、鳣、鳊、鯚、鲂、虾蟆、青鸡、鳖、虾、蚌、螺、蟹、
鳝、蛤蜊、鰌、鲤,出漳滏中,肥而味美。
虫类:
蝶、蜻蜓、螳螂、蜘蛛、蚯蚓、蛇、猬、
蝉、蜗牛、蝎虎、蝙蝠、蟋蟀、螬、蚊、
蝇、螽斯、
蚕,取丝以织缣绢。
蜂,有蜜与蜡之利。
《府志》未载虫类:
步屈、蜣螂、醯鸡、鼢鼠、螟蛉、蝼蝈、
鼠妇、蚰蜒、椿鸡、守宫、萤、蝎、蚱。
货类:
绵花、布、缣、麻、靛、小蓝、煤、炭、
红花、白善土、硝、丝、纸、
绵紬,出曲周肥乡。
屯绢,出清河。
丝带,出威县。

广平府古迹考

本府
临洺城,按《府志》不载。按《明一统志》:在府城西,隋置县,属武安郡,唐属紫州,宋省为镇,入永年县,后复置,金复省为镇。
檀台,《括地志》:在临洺县北二里。史记赵成侯二十年,魏献荣椽,因以为檀台。
信宫,在临洺镇。史记赵武灵王元年,杨文君等来朝信宫。十九年春正月,大朝信宫。
廉颇台,在府南十里。十六国春秋冉闵遇慕容恪于廉颇台下,十战皆北,即此。
夏承碑,汉北海淳于长夏承碑,蔡邕八分书,初在府治,知府秦民悦跋之,为筑爱古轩。嘉靖中,筑城毁于工匠,知府唐曜重摹之。今在漳川书院,碑文曰:君讳承,字仲兖,东莱府君之孙,太尉掾之仲子,右中郎将弟也。累叶牧守、印绂、典剧十有馀,人皆德任其位,名丰其爵。是故宠禄传于历世,策勋著于王室。君钟其美,受性渊懿
含和,履仁治诗。尚书兼览群艺,靡不孚畅,州郡更请屈己匡君,为主簿都邮,五官掾功曹,上计掾守令,冀州从事,所在执宪,弹绳纠枉,忠洁清肃,进退以礼,允道笃爱,先人后己,克让有终,察孝举行。太傅胡公歆其德美,旌招俯就,羔羊在公,四府归高,除淳于长,到官正席,流恩褒善,纠奸示恶,旬月化行,风俗改易。轓轩六辔,飞跃临津,不日则月,昊天不吊,歼此良人。年五十有六。建宁三年六月癸巳,淹疾卒官。呜呼。痛哉。臣隶躄踊悲痛,左右百姓号咷,若丧考妣。咏孤愤泣,忉怛伤摧,勒铭金石,惟以告哀。其辞曰:于穆皇祖,天挺应期。佐时理物,绍踪先轨。积行勤约,燕于孙子。君之群戚,并时繁祉。明明君德,令闻不已。高山景行,慕前贤烈。庶同如兰,意愿未止。中遭冤夭,不终其纪。夙世霣祚,早丧懿宝。抱器幽潜,永归蒿里。痛奚如之,行路感动。倘魂有灵,垂后不朽。汉建宁三年,蔡邕伯喈书。
五桥泽,在府城南通鉴。刘牢之追慕容垂,自邺二百里,及于五桥泽中,即此。
万春宫,在府治东,窦建德建。
唐垒,在娄山顶。唐太宗击黑闼驻军,上有石刻。
善政楼,在府治前。元总管邢秉仁建。翰林学士王士熙记略曰:善治民者,严号令,谨储偫,通货币,兴废举滞,使民不倦。广平路,肘翼太行,背洺水。延祐戊午,总管邢侯以治。前废址突起,可为台观、室宇,乃倡输廪稍,叶谋鸠工,为台广数丈,高半之。台上为室,以宅漏鼓。揭之曰:善政。其左为二库,曰:常盈,曰:平准。因废以作新,因库以致警,因台以谨藏。邢侯之治,善矣。侯名秉仁,字仁甫,彰德人也。
五花城,在府城西北三十里,元脱脱领兵所筑。
清烈泉,在府儒学内,王烈女投此。
双冈,在临洺镇,俗呼两冈。唐书王虔休从李抱真讨河北,战于双冈临洺,即此。
长桥,在府东南十二里,唐书元谊据洺叛王虔休,战于长桥,又破之鸡泽,即此。以上俱永年各州县。
平恩城,在曲周程孟村,元魏置县。金省按《广平县志》:亦有平恩城。
漯河故道,在曲周东,自永年泊头堡接本县西,朱堡五十里外,与漳河枯槽合。遇雨涝滏水泛涨,经由此槽,北流入滹沱河。
董塘坡,在曲周西北十五里。晋刘牢之北救苻丕,追慕容垂于董塘泉,即此。以上曲周。列人城,在肥乡。水经云:漳水东北径列人县。汉为县,属广平国。唐宝建德据广平,尝至列人城。按《明一统志》:在列人堤上。梁惠成王八年,伐邯郸,取列人,即此。
列人堤,在肥乡东北二十里。后魏孝昌中,有掘地得敝船者,盖漳水淤成高岸云。按《肥乡县志》:唐李世民进军肥乡,逼刘黑闼、程名振,载鼓六十,具于城西列人堤上,急击,地皆震动。见兵事。
葛檗城,在肥乡西南二十里,俗名葛鹅城。赵武灵王夫人所筑,一名夫人城。
邯沟城,在肥乡西北七里,汉旧县,属魏郡,俗名桓公城。
蒲城,在肥乡。晋献公使重耳居蒲,即此。后燕慕容绍出蒲池,盗苻平马。黄初二年,改蒲为肥。清漳城,在肥乡东三十里,东汉列人县地。隋置县,唐会昌中省。明天启丁卯,清漳村居民掘井得断石,字斑蚀莫辨,略云:开元丁卯,洺州清漳县令秦献为神武皇帝造七级石浮图,弥陀像,清凉庵。文类圣教序,字类鲁公,亦以丁卯年出,亦一异。
榔裴城,前汉书王子侯表注云:在肥乡城南三里。
斥漳城,应邵云:其国斥卤,故曰斥漳。
神腴堤,在肥乡北五里。唐邑令韦景骏所筑,以济漳水之患。
白塔营,在肥乡东南,后燕慕容农常起兵于此,以斩石越。
新兴城,《晋书》燕王垂攻邺不拔,于肥乡置新兴城,以置辎重。以上肥乡。
建德城,在鸡泽南三十五里。按《鸡泽县志》:城乃窦建德屯军处,按《明一统志》:作在府城北二十五里,有故城二,东西相值。
普乐城,在鸡泽东南二十五里。按《鸡泽县志》:唐初置县,后被窦建德陷,遂废。
会盟台,在鸡泽东南二十里,即春秋诸侯同盟处。
鸡丘,国语所云:鸡丘在鸡泽境内。
黑闼垒,在鸡泽南三十五里。唐太宗平黑闼所筑。
莲花池,在鸡泽南三十里,相传扁鹊庙前水。以上鸡泽。
赵王城,在邯郸西南八里。
温明殿,在邯郸西北里许。赵王如意所筑。汉书萧王居邯郸宫,昼卧温明殿。元学士王恽诗:黄粱梦短不须惊,满马红尘过赵城。独上荒台重惆怅,野烟无处认温明。
王郎城,在邯郸县西三里,郎一名昌,邯郸人。明星历常以河北有天子气,诈称成帝子子舆,率车骑数百,入邯郸僭号,即此城也。
丛台,在邯郸城东,赵武灵王所筑。上有雪洞天桥、梳妆翠被、及据胜亭诸景。汉邹阳传武力鼎士,袨服丛台之下。东汉光武与马武登丛台,魏刘卲赵都赋云:立丛台于少阳。齐韩陆卿诗:赵女擪鸣琴,邯郸纷躧步。长袖曳三街,兼金轻一顾。有美独临风,佳人在遐路。相思欲褰衽,丛台日已暮。唐李远诗:有客新从赵地回,自言曾上古丛台。云遮襄国天边去,树绕漳河地里来。弦管变成山鸟弄,绮罗留作野花开。金舆玉辇无踪迹,风雨年年长绿苔。宋贺方回歌:累土三百尺,流光二千。年人生物数不相待,摧颓故址秋风前。武灵旧垄今安在,秃树无阴困樵采。玉箫金镜未销沉,几见耕夫到城卖。君不闻丛台全盛时,绮罗城市游春辉,一从雕辇闭荒草,萧散行云无复归。招魂想像风流在,晴华露蔓犹依稀。萦纡棘径撩人衣,禾黍晚成貆貉肥。层檐碧瓦碎平地,梦作鸳鸯相伴飞。登临吊古将语谁,城郭人民今是非。指君看取故时物,南有清流西翠微。徬徨华表不忍去,岂独辽东丁令威。元陈孚诗:数点寒鸦拥翠岚,丛台日落见漳南。火枯襄子残铜斗,土蚀平原旧玉簪。宫闭沙丘空有雀,兵吞函谷已如蚕。回仙逆旅今存否。世上黄粱梦正酣。金元遗山诗:富贵荣华一叹嗟,依然梦里说苕花,千年几度山河改,空指遗台是赵家。
洪颇台,东汉《郡国志》《通典》云:洪颇台与丛台并著于赵。唐李白登洪颇台,置酒观兵诗:我把两赤羽,来游燕赵间。天狼正可射,感激无时闲。观兵洪颇台,倚剑望玉关。请缨不系越,且向燕然山。风引龙虎旗,歌钟昔追攀。击筑落高月,投壶破愁颜。遥知百战胜,定扫鬼方还。按《邯郸县志》:是洪波台。
彀台,在邯郸东北二里许,相传赵筑丛台时馀土。
照眉池,在邯郸城西北三里许,相传赵宫人照眉于此。
学步桥,在邯郸北门外,相传寿陵子学步于此。
罗敷潭,在邯郸西北二十里龙兴寺,俗称龙池,疑即其地。李白游罗敷潭诗:行歌入谷口,路尽无人跻。攀崖度绝壑,弄水寻回溪。云从石上起,客到花间迷。淹留未尽兴,日落群峰西。剑池,在邯郸东南二十里。相传乐毅奔赵磨剑于此。
舞剑房,在剑池侧,按《邯郸县志》:世传乐毅曾舞剑于此,故名。
市桥,在邯郸南门内,相传赵王集市于桥下,有铁柱铁牛。
回车巷,在邯郸南门内,相传蔺相如避廉颇于此。明知府唐曜诗:忆昔经燕赵,回车巷屡过。士人皆寂寞,挥涕洒漳波。沙碛风霜古,关河羽檄多。九原如可作,吾欲起廉颇。
摩云阁,在丛台讲院前。
饮马泉,在邯郸西北二十里。俗名扳倒井,相传光武饮马处。
酒务泉,在邯郸西十里,相传赵王酿酒处。琉璃井,在邯郸东二十里,按《邯郸县志》:是三十里。
相如宅,在蔺家河。
乐毅宅,在邯郸东二十里乐家堡。以上邯郸。说法台,在成安二里。隋时筑邑人李齐芳记略曰:佛教自汉入中国,皆西域人。而以中国人嗣其教者,则自慧可始。世谓达摩为初祖,谓可为二祖,实中国初祖也。吾成邑西南,距城三里许,旧有台址。父老相传曰:慧可说法台。考诸语录所记,但谓慧可既受达摩衣偈,乃游邺之成
安,说法于匡教寺。兹台所由筑也。于是有辩和兴谤,偿债溯流之说,事在隋开皇十三年。时达摩终于禹门已久,当以父老所传为信。历唐宋金元,垂八百馀年于兹矣。漳水泛溢,日就颓圮。嘉靖己未,邑侯麻城刘公冻重筑。
凤凰台,在成安北五里,相传有凤凰集其上,一在清河黑风口。
洺水城,废县在成安北五十里,金隶洺州,元属威州。以上成安。
古城,在威县东南二十里,金兵所筑。
甘陵城,在清河西北,汉旧县。
信成城,在清河西北十二里,汉县,属清河郡。后汉,省入清河县。
末柸城,在清河东五十里。晋时辽西公末柸与石勒相持,筑此。
清阳城,在清河东,汉隋置县,后省。按《清河县志》:今考末柸城,在武城境中,清阳城,在威县境中。俗云:驴头太子城。
鲧堤,在清河西三十里。相传鲧治水时所筑。茶店,在清河西十二里,相传宋艺祖饮茶于此。
龙堂,在清河西十里,有古槐若龙形,相传宋艺祖避暑,解衣覆其上。
黄河故道,相传古黄河去曲周东五十里,自丘县入威县,界北至清河。《汉书》刘林云:河水从列人北流,是曲周、威县、清河、肥乡皆黄河所径,
《府志》未载古迹。
永年县
洞儿头,在城西四十里,其地径四五里,不生草木。相传窦王行兵,地道尽处。明胡大司空筑室凿地,得巨铜盆覆一券,门可并行数马,列炬而入,火辄为湿气扑灭,泥淖没胫,惧不敢进。泥中拾得铜军器半枚,仍以盆覆填之。天启间,赵监生筑舍掘一门,与此相同,而道南北去不数武,疑即城中发兵处。又城中井近水有铁窗者,凡十馀处。或云洞中透气之所,未知是否。阳城,在城西五十里,地高土坚。明季土人凿洞避乱,多得免者。
曲周县
包公行署,在南衙村。
酸枣树,在马罗堡。不知所始,每岁视枝叶盛彫,以占所向居民之休咎。昔人曾以刀斧误伤,津出如血。众凛为有神凭于其上云。后又旁起一枝,如之。
肥乡县
惠照院浮图,在城西南。高十三级,临风铃铎闻十里,今倾圮。
水涮龟,在大成庙,前载金泰和四年碑者,其形玲珑,俗传水涮所致。
白龙潭,在城西六里。唐太宗贞观初,敕赐立庙祠之。见山川考。
鸡泽县
广平县旧城,在县东二十里,隋改为鸡泽。古城影,在城西柏枝寺南,相传每晨夕及阴雨,行人五六里外望之,见楼台城郭烟光万状,俨然一城邑也,里人方之海市,或夜过其地,辄闻人声喧集。今旧址尚存。
雁池,县南三十里雁池村。相传寺前池内掘出一石佛,有群雁飞集其上,故建石佛寺,因名村。眯阵,在县南西屯庄。未知谁阵行者,到其处辄迷不辩东西南北,既过,踰时乃醒。复往试,迷如故。按《广平县志》:眯阵在县南下河堡,世传徐懋功征高丽驻军于此。迄今每遇风沙起,行人辄眯,不辩东西南北。
广平县
鹅城,在广平西六里。金王世鉴碑铭有转徙鹅城云。
舄璃井,在广平东,相传徐绩饮马处。
冢革塔,在平固店南,王封村北。有土冢方圆一亩,高丈馀。夜若巍岩,行人所惧。
王夫人殿,殿久废,惟遗一大铁鼎。铸文云:大元泰定四年,岁次丁卯,灵惠齐圣广祐王夫人殿。广平县在城居民程良辅献。
八王店,在平固店东北三里,宋时杨将军征讨焚之。
太山石,在下河堡,高一丈,宽三尺。
圣水树,在韩固村元君庙前,有太白杨树一株,枝叶残枯。嘉靖间,适有无目者,歇凉树下,滴水入目,渐觉微明,四方号曰:圣水。至今其树尚存。
邯郸县
邯山镇,今代召镇谓,即古之邯山镇。在城东南二十里。
龙池鼋涡,在城西北二十里,世传元至正年间,有龙鼋相𩰚于此,已而龙胜鼋负,故名其寺曰:龙兴。名其河曰:输鼋云。今池在寺西,涡在寺东,故迹皆存。
圣井,在城西北二十里,井在龙王庙中神像前,其水常满,通渠于庙后,日汲水灌田数亩,遇岁旱,于此取水祈祷,屡有徵验。
古佛塔,在城西五里许。
卢英宅,在卢英堡。
成安县
衡漳故道,在漳河集等村,即大禹治水所至处。
唐塔,在雾睹寺。
寇公厅,宋寇莱公准知成安时,与民期会赋役处,今忠爱堂是也。
威县
洺河故道,一支自漳河东流经威县城南五里,东南绕黄河,与运河合流。一支自漳河东流经威县北五十里,东南绕入运河,今俱湮塞。
清河县
张十五店,在县东南十五里。相传其地有张氏子,年十五,无赖,为乡人患。宋太祖微时经此,与太祖竞,太祖击死之,境遂安。
龙爪树,在茶店龙堂,旧有槐树。相传宋太祖至此,遇雨沾衣,解衣曝其上,其后枝逐卷曲下垂,若龙爪状。有恶少利其材而伐之,斧斤方加,而疾作伤痕,津出淋沥,后渐枯。根糵再生成树,然无复龙形矣。今槐尚存。
陵墓附
本府
冉子墓,在府西五十里瓜井村。知府秦明悦记略曰:按郡《旧志》,暨《明一统志》俱云:郓公冉伯牛墓在永年刘营社,岁久湮没,不知所在。民悦叨守郡,令父老咨访探寻,得之于瓜井村。于是培冢以土,周缭以垣,植松柏,竖祠堂。墓前及神道,俱立碑碣题识,盖欲示垂永久,俾邦之人士有所瞻仰兴起也。夫伯牛,本鲁人,而葬于此,无所考据。惟闻父老相传,以为此地去今沙河县西山温泉不远,泉能疗疾,伯牛得疮,来浴于温泉,返而卒于途,因葬之。及考朱子,谓伯牛之疾先儒以为癞也之言。据此说,为近理。但夫子问疾之时,伯牛居于家,与之永诀。然又不敢尽信也,矧伯牛为孔门高弟,与颜子并称,其卒也,当时及门之徒散在四方,岂无葬衣冠而服心丧者耶。是又不可知也。敬加脩复,题于碑阴,以俟后之博古君子考焉。
毛遂墓,在府城南二里。
宋李椿墓,在府城西。
元王磐墓,在府城北。
何荣祖墓,在府西三十里。
吴鼎墓,在府西五十里。
吴元圭墓,在临洺镇。吴元瑜墓,在临洺镇。
各州县
魏淄川李公墓,在曲周县东安上村。
元达鲁花赤诺怀墓,在曲周县东胡家庄。唐毛藻墓,在鸡泽城西南十八里。
唐韩固文墓,在鸡泽城西八里。
元李将军墓,在鸡泽城西南十三里。
平原君冢,在肥乡县东南八里。
宋李沆墓,在肥乡西门内。漳水湮没,知府秦民悦封树。
元宝默墓,在肥乡东十里,有墓田三十二亩,供春秋祭。明宋濂有赞。
唐李绩墓,在广平下河堡,相传绩东征,卒葬于此。
元王世鉴墓,在广平东南三里。
李齐墓,在广平西关外。按《广平县志》:元统元年状元,为高邮守,张士诚据高邮,死之。
三陵,赵惠文孝、成悼、襄三王葬所,在邯郸西北二十里。
赵简子墓,晋书在邯郸城西石子冈上。石虎发之,初得岸深丈馀,次得木板厚一尺,积板厚八尺,乃及泉。其水清凉非常,作绞车以牛皮囊汲之,月馀而水不尽,不可发而止。《一统志》云:在赵城,宋北辕录亦云在邯郸。
蔺相如墓,正义云:在邯郸西南六里,按《邯郸县志》:今去城西南三十五里。
赵奢墓,张华云在邯郸西北。
乐毅墓,史记注云:望诸君冢在邯郸西数里,今在城东南二十里。
廉颇墓,按颇墓在寿春,《旧志》:在山西赵城。今一在邯郸城东,一在清河西三十里,未详。唐宋庆礼墓,在邯郸西二十里,旧误为宋璟墓。明知府唐曜获庆礼弟庆宾敕词小碣于民家,置于爱古轩壁,因改正之。
元张之翰墓,在邯郸城东。
蚩尤冢,在成安,见《文献通考》今湮。
张耳墓,在成安东北三十里,今湮。按《成安县志》:志石尚存,在北珠村关帝庙内,字虽剥蚀,犹有可考者。
宋王广渊墓,在成安东南一里。〈以上成安县〉定陵,在威县西北八里,东西二陵相对,上有广宗王庙,今圮,失考。
倾陵,在威县东北二十五里,失考。
唐宋金刚墓,在威县西北四十五里,按《威县志》:墓旁有石狮,因怪,居民碎之。
元刘肃刘赓墓,在威县栖鸾乡公孙寨。
刘恩墓,在威县北大安乡。以上威县。
英陵,在清河东南三十里,汉清河孝王庆葬此,或曰即甘陵。
甘陵,在清河东北隅,安帝尊母耿姬为甘陵大贵人。
汉李云墓,在清河西十里,刺史贾琮刻石表之,柱石犹存。
唐张公谨墓,在清河西南二十里樊水村,今湮没。按史,公谨幽州繁水人,与村名音同。未详。元元明善墓,清河西三里。
元氏新阡,在清河王家原。以上清河。
二美冢,在临洺。明正德中,刘六之乱,二女不辱,被害,乡人葬之。
娘娘坟,在府城北,失考。或云元广平路总管妻。
九冢,在清河新集东,失考。
漏泽园,在府城北二。曲周在北门外,肥乡三,城西北、东北、井堂寺各一。鸡泽在城西,广平五,一在城北,四乡各一。清河二,在城东北。
义冢,府四,东关北关各一,南关二。曲周在城西南,鸡泽三,城东北东南正南各一。成安四,乡各一,清河四,厉坛左油房集。陈二,庄郭先庄各一。
漏泽园,《府志》未载,按《永年县志》:二俱在城南。漏泽园,《府志》未载,按《邯郸县志》:漏泽园二俱在城南。
义冢,《府志》未载,按《威县志》:城东二,城南城西各一。

广平府部艺文一

《下国中令》汉·清河王庆

寡人生于深宫,长于朝廷,仰恃明主,垂拱受成。既以薄祜,早离顾复,属遭大忧,悲怀感伤。蒙恩大国,职惟藩辅,新去京师,忧心茕茕,夙夜屏营,未知所立。盖闻智不独理,必须明贤。今官属并居爵任,失得是均,庶望上遵策戒,下免悔咎。其纠督非枉,明察典禁,无令孤获怠慢之罪焉。

《赵都赋略》魏·刘邵

敝邑者固灵州之敝宇,而天下之雄国。南则有洪川巨渎,黄水浊河,发源积石,径拂太华,洒为九流,入于元波。其东则有天浪水府,百川是钟,包络坤维,连溥六濛。其北则有陶林元坛,层冰冱寒。其西则有灵丘平圃,邪接昆崙。其近则有天井勾注,飞壶太行,璀错磥硌,属隼连冈。龙首嵯峨以岪郁,羊坂崙以嵣。清漳发源,浊滏汨越。汤泉涫沸,淇波漂厉尔。乃都城万雉,百里周回。九衢交错,三门旁开。层楼竦阁,连栋结阶。峙华爵以表甍,若飞凤之将翔。正殿俨其造天,朱棂赫以舒光。盘虬螭之蜿蜒,承雄虹之飞梁。结云阁于南宇,立丛台于少阳。及至暮秋涉冬,朔风烈寒。猛豺鸷攫,鹰隼奋翰。国乃讲武,狩于清源。驾鷔冥之骏駮,抗冲天之旌旃。北连昭馀,南属滹沱,西盻大陵,东结缭河。然后溪子放机,戈矛乱发。决斑鬐,破文额。当手毙僵,应弦倒越尔。乃进夫中山名倡,襄国妖女,狄鞮妙音,邯郸才舞。六八骈罗,递奏迭举。体凌浮云,声哀激楚。其珍玩服物则昆山美玉,元珠曲环,轻绡启缯,织纩绨纨。其器用良马则六弓四弩,绿沉黄间,堂溪鱼肠,下令角端。飞兔奚斯,常鹂紫燕。丰鬒角颅,龙身鹄鵛。目如黄金,兰筋参精。迅蹑飞浮,轶响追声。若乃至季春元巳,辰火炽光,挺新赠往。祓于水阳,朱幕蔽野,綵帷连冈。妖治呈饰,颜如春英。
《贺平贝州表》宋·欧阳脩
盗孽窃兴,人祗共忿。果凭睿算,悉殄凶徒。伏惟皇帝陛下,推仁育物,浸泽在人。常服俭以躬行,惟足兵而在念。至于多捐金币,讲好强邻,务休战争,爱惜士卒,德至深而莫报,恩既厚则生骄。敢肆妖狂,自干斧钺。驱胁士众,闭守城闉。既违天而逆人,宜不攻而自破。况圣神运略,将相协忠,不遗一人,咸即大戮。悖慢者警而肃格,昏愚者知有诛夷。销沮奸萌,震扬威令。臣幸沗郡守,欣闻德音。

《肥乡重建文庙碑记》张萃

大唐举义旗,诛伪夏。据广平郡,辟万春宫,置列人营。就积高之野,牟四战之利。丁寅之籍,既庶而悍,难治久矣。濮阳李公,被廉察荐,注令兹邑。其始至,方漳水决溢。公戮才疏导,民复垦埘,咸受其赐。俄又构闉阇兴垣墉于县郛,高赀之氓,相庆而说随。因上丁躬祀于孔子之堂,洁斋升阼,洗罍祼鬯,执事者苍黄跛倚临之。顾制度赞引,无公协礼。公慨然叹曰:我炎宋重熙累洽,文章炳然,同三代天圣。四载诏下,郡县皆许建学,除学宫,阐儒术,而祀素王。至于章服冕旒,簠簋笾豆,荐飧行事之仪,悉图写以颁示。何斯庙不遵彝典。独亵慢甚。岂有万世帝王之师,与社稷通祀。载于著令之灵,可比于县官偃室下耶。吁。令何颜以处吏民之上。遂辑同寀谋之,得县宇东南隅隙地,广袤数百步,仍募缙绅呻哔之众。梁栋瑰宏而阜积,甓瓦坚密而鳞次。版载畚锸,斤圬墁,匠徒输作,助善亡疲。未踰一时,功告毕。讲有堂拔旧架以崇之,可陈函丈门有闶度鼎扃而立之,可纳牺牲。创两序于东西,无虑二十四楹,生员肄业,宾旅清议,经史庋阁,饔爨羞馈。于是乎在正貌敞于前,崛起岿然,飞檐翼轩,当暑冱寒。其圩顶之象,穆晬之容,笄弁璪纮,山龙华绣,饬吏走仙,源模其法式以塑绘。礼器之品,梡橛筥篚,樽彝杓匕,按图传而改造。故释奠舍菜,精严而不黩;饮受福胙,兴俛而有虔。繇是见贤相之冑,效官釐务,非俗吏之可希也。大抵斯土沿僿,昔巨盗辅公祏,杜伏威起豆子䴚(左边部分看不清,推测应无误),取彻侯封,荣耀芬华,为时景慕。习以生常依而作,好以敚草,窃为雄杰豪俊,公锐意兴是学而祭圣师也,渊有旨哉。将诱掖流荡,渐摩仁义。俾悛蹠蹻之性,丕变洙泗之风。壮者暇日脩孝弟于家,长者颁白不提挈于路。英才秀彦者,趋公黉而脩辞通经,则取青紫如俯拾地芥。为公相于当世,书功名于史策。必曰:某贤,洺肥乡人也。不其美欤。则李公之治迹,虽西汉卓鲁未易过焉。

《观堂记》金·赵子崧

北京恩冀州,大提举堤埽司其治所,实古甘陵平波门之东南隅。异时规摹,亦颇宏伟。频年缺正官,辄以他吏摄事,视为传舍。恬不料理上雨旁风,数窘寒暑,累经岁月,不无颓敝。斯以开封刘侯总其事,刘侯念是邦治之不脩,故于其始至,不烦领略,而百废俱举。曾未累月,小大斩斩。迨此暇日,乃鸠僝土木工,饬其厅事,新其堂奥。廊庑庖厩皆有,矩矱显厂,靓深咸出意匠。城中不闻斧斤之声,而丹垩焕然一新。旧弊既,又即正寝之后,北向为堂,以燕其体,名曰:观堂。而乞言于郡从事,艺祖六世孙子崧以识之,辞不获己,因告之曰:观之时义大矣哉。余将为君极言之,则大有径庭,不近人情,恐未足以适君之意而告来人也。退而深思于鉴堂之上,三日晚,若有得,因写以为铭而与之:天地万物,若骤若驰,一气回薄,无有静时。眼界芸芸,莫之胜纪,达人大观,一马一指。譬彼观水,必于其澜,漰湃如风,汹涌若山。孰知其中,湛乎常渊。子今超然,燕处泮涣。收光内视,游乎汗漫。推我之鉴,乃子之观。轩楹耽耽,刘侯经始。咨后之人,尚安汝止。勿以燕嬉,而隳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