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广平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一百二十九卷目录

 广平府部汇考九
  广平府风俗考
  广平府祠庙考
  广平府驿递考

职方典第一百二十九卷

广平府部汇考九

广平府风俗考

九县总论
《史记》古称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民俗儇急,仰机利而食。
《汉书》:土广俗杂,性急,高气势,轻为奸。
《地理志》:人性质直,尚俭约,勤稼穑织纴。宋《地理志》:地虽斥卤,人多牧畜。
《旧志》:信巫鬼,尚淫祀。
《善政楼记》:风俗循美。
男子务学力农,淳庞勤俭,间有重气侠,尚奢浇者。女子事纺绩,操井臼,出则舆骑,障面至高髻,跕躧之习,则从风而靡者,亦浸浸矣。冠礼久废,其近于古者三,曰:婚。初男请媒妁谒女家,媒二人。曰:红叶得允互投,启饮宴,男先女后。曰:会亲。四时馈花币脯果。曰:追节。男家行聘,升堂拜媒妁。次祭家庙,乃交拜,酒数行,婿簪花揖客,主人侑以币,曰:迎开口。诘旦,女家具冠服、脯果、鼓吹往谢,曰:回礼濒。娶复行纳采礼如前,女家不复酬。婚之前一日,婿具醴果往曰:通道路。诘辰亲迎,是日女家行过妆礼,亦有先期行者曰:铺床。合卺之次日,婿复具醴果往谢,三日妇谒庙拜公姑,上女工。女家复具衣饰、鼓吹导送男家,曰:追三。姻戚馈脯果,曰:餪饭。女及婿乃归宁。民间必有所携持而归,曰:偷富贵,士夫家则馈以仪币,九日亦如之。婿必择吉,女有大利月小利月之说,唯除夕者不忌,曰:乱岁,其弊也。因吊丧而留娶者,曰:扶家,乳臭畜之者,曰:童养,则悖礼矣。
曰丧。有丧者,以布帛讣姻戚,成服乃受吊。亲戚不拘,散孝经三日。姻戚馈食,曰:倒头饭。立告布于门,书死者名衔时日,柩前树旌门外,悬幡。男女在柩左右,髧髽苫跣,日三奠,七七、百日奠有加。将葬,先书期于门,亲友具赙奠,送铭旌。柩出,楮幡鼓吹前导,经亲友门必迎奠,曰:邀祭。至茔,行题主祀土礼,必请显者,民间不行。姻家馈妇女以布帛,曰:收头。葬毕,纳主魂亭,鼓吹徒步导归。虞祭诘朝,孝子谢客,遍拜吊奠者之门,远者则否。葬多在祖茔,慎迁葬,其弊也。民间始丧,未殓丧,属号泣于衢术,诣神庙焚楮曰:押纸。多作佛事,濒葬,有用俳优歌舞者曰:煖扮。属县尤多,则悖礼矣。
曰祭。四时祭其先于寝室,无家庙士作木主民供神轴。清明、中元、孟冬朔则祭于墓,士入乡校与显达者,亦祭于墓,及母妻家墓,曰:祭祖。至如生忌死周亦必祭祭,则必以诣墓为重。春秋有报赛尚歌舞,赛毕,则父老馂其馀曰:广筵,曰:破盘。民间令节皆祀天地神祇,设案焚楮再拜,其弊也。假妖巫曰:马子。若神冯者,然而簇旗鼓曰:进驾,狂奔于淫祀则悖礼矣。
日用交际之常其习而不察者四,有燕会之节。相揖行坐皆尚左。凡燕饮,旧时一觞累再拜,今渐就简略。惟公筵嘉会则有酬酒执爵,跪拜迎送之仪。其馀岁时伏腊揖让酬酢而已。
有服饰之制。绮罗缟纻富贵家乃有之,唯晋紬齐茧褐葛絁绢之类,则通贵贱而皆为常服。士女无金玉之饰,簪珥取充数而已,近则僭越奢靡者多出倡优下流辈。
有时令之尚。元旦酿黍酒炊麦食米糕,昧爽起祀神,交相贺。五日送穷,五更扫地,送土门外。谷日祀本命星,立春前有司设宴呈杂伎,士女纵观,小儿竞从土牛腹下转递,曰:能稀痘。咬春,啖春饼及白萝卜。上元张灯府,城隍庙最盛,士女游观,曰:走百病。仲春二日,俗呼龙抬头,煎饼薰蝎。清明扫墓,插柳于门,儿童皆带于首,为鞦韆之戏。浴佛日有饭僧者,端阳有艾虎,长命缕,雄黄,菖蒲酒,馈角黍,白团,采艾以备薰炙。六月六日,曝书衣。七夕,穿针乞巧。中元,挂墓钱,有以面羊馈女者。中秋,馈瓜饼赏月。九日,登高馈菊糕。孟冬朔,祭扫焚楮衣于墓间,曰:送寒衣,长至仪亚元旦,老农囊谷瘗地中。元日,出以占岁。腊日,
啜豆粥,有饭贫者。二十四日,祀灶,用饴糖以划豆,祀神马。除日,爆竹驱祟,守岁,贴门符。
有称谓之习。士大夫家多准于礼,而民则安朴陋。虽显贵乡党,无尊称,率以其官名。独至父伯母姐之称,土俗犹谬。闽俗呼父郎摆,魏史称母家家,其音相近意者,染于南北耶。或曰:有元遗俗也。
若夫巨奸大慝所在多有,而广平则寂焉无闻。有机伏祸隐而甚足为害者,得数端焉。
一邪教。男女,茹素十室,而九焚香聚众,煽惑愚氓,有闻香无为等教,星星不禁,将至燎原,韩山童、唐赛儿皆河北也,是宜有防微杜渐之法。一刁讼。含沙射人,投匦告密,米盐琐屑,上渎九阍。其微者则为背黄为匿揭,虽数邑中间一人,数年中间一事,尤而效之,渐不可长,是宜有小惩大创之法。
一结党。轻薄流污,尚主击断,狙豪歃血,势且萌奸。东北五达之衢,不逞者伏莽焉。戍柝不戒,所以屡窥于垣也。是宜有消弭解散之法。
一轻生。谇语之嫌,遂拚雉经。千金之产,立至破家。姻党焚掠于前,有司刑罚于后,究之百不得一偿焉。而已毙者,数命矣。是宜有轻减量情之法。
诸凡浮誇浇竞之俗,俱非积重难返之势。夫风者,风也,风行则草偃。郑伯好勇,而国人暴虎,陈夫人好巫,而民皆淫祀。然则教化之行,端自守令始。语曰:下之应上也,捷于令南国化行,鼠雀至诚,可格豚鱼,况其在辇毂之下,为陶唐氏之遗民欤。

广平府祠庙考

府县《志》合载社稷坛,府在北门外,永年统府,曲周在城西北,肥乡在北关外,鸡泽、广平在城北,邯郸在北门外,成安威,清河在城西北,按《清河县志》:在城西南。
风云雷雨山川坛,府在南门外,永年统府,各县俱在城南。
厉坛,府在北门外,永年统府,曲周、肥乡、鸡泽威、俱在城北,邯郸、成安、在城东,清河在城西,按《清河县志》:在城东北。
乡厉坛,永年二十二所在各社,今废肥乡二十八所,鸡泽十一所,在各屯社。
城隍庙,在府治西,永年旧统府。知县宋祖乙始建在县治西,曲周、肥乡、成安威,在县治西,鸡泽、广平、清河在县治东,邯郸在县治西南,附临洺在镇西北隅,旧清漳县在肥乡大寨村。八蜡庙,府在治北,永年统府,曲周在西关,肥乡在东门外,鸡泽在县西,邯郸在北关,成安在预备仓东,威在城东北隅,清河在城南。
玉皇庙,在府城北,曲周在县西南隅,鸡泽在承宣街。
三皇庙,在邯郸丛台西。
成汤庙,在曲周安儿寨,按《曲周县志》:因祷雨有应,遂迎于此。
东岳庙,一在府东瓮城,一在城南八里,一在辛寨村,一在西苏村,曲周在东关外。肥乡,一在治东北,一在仓坊堡,鸡泽在城南,广平在孟固镇,邯郸在丛台下,成安在城东,威在南门外,按《肥乡县志》:仓坊堡东岳庙,唐尉迟敬德督修。《广平县志》:东岳庙一在东关外。
真武庙,一在府治西,一在北。瓮城、曲周、在北门外,肥乡在北,瓮城、鸡泽在通和街,成安在县治北,按《鸡泽县志》:一在城北郭。
关帝庙,在府南瓮城,春秋祀。曲周在东城上,肥乡在县治西南,鸡泽在迎恩街,广平在县治东。有春秋楼,谭经别馆。邯郸在南门内,成安在谯楼上,威在县治南,清河在县治东。按《鸡泽县志》:一在承宣街,按《清河县志》:一在县西南。天王庙,在府北城上。
碧霞元君庙,一在府东关,一在北关。曲周在东关,肥乡在西关,西韩村屯,庄营各一。鸡泽在北门外。成安在城西北,及西魏村、吕彪村各一。广平在西关。
九天圣母庙,在肥乡郑家堡。
药王庙,在府北关外,曲周在西关,邯郸在西
瓮城。
火神庙,在府南,瓮城,曲周在府馆。
三官庙,在府西,瓮城、曲周在城东,肥乡在东,瓮城、成安在城东南。
龙王庙,在府黑龙潭,肥乡在龙潭,鸡泽在东门外,威在县治西北,广平在东关外,按《广平县志》:九龙庙、昭泽龙王庙俱在东关外。
河神庙,在府南桥。曲周在东桥。
马神庙,在府预备仓前,永年统府。曲周在城隍庙西,肥乡在仪门内。按《县志》:在西门内,鸡泽在县治西,广平旧在城南,今废。邯郸在丛台驿内,成安在仪门东,威在城隍庙西,清河在马厂。聪明山神庙,在聪明山。
三崚庙,在曲周曹庄村。昭公庙,在成安东北一里。
赵王庙,在邯郸东二十里。
鲁班庙,在府南关。
平原君庙,在肥乡南堡村八里冢。
成信侯庙,在肥乡南堡村,祀程婴。
成安君庙,在成安县治西北,祀陈馀。知县刘永脉记略曰:成安君祠,不知创自何时,历世因之士人岁时致祀,盖以成安,古赵地。君为赵将,而此实其封爵云。君之由封,不可详。尝披史迁列传,君始与张耳为布衣交,常受笞耳。与树下数语而悟,其规模识趣,卓然宏远矣。迨与淮阴对垒,井陉废左车计,辄自称义兵,不用诈谋,竟以殒身,儒者颇为惜之,方暴秦毒虐天下,是时谋臣武士亦第涂戮生灵以邀成功,又赵将李良弑其君,诸侯环视而不讨。臣民反面而事雠,向微君倡义讨之,赵不顿亡哉。后即以胶柱害成,乃其好生之仁,尊主之义,终有不可泯灭者。况淮阴出奇,犹为高帝所忌,原非君匹也。恶得以成败论英雄哉。赵地古称慷慨悲歌之俗,曩时豪侠,如武灵、平原、望诸、蔺相如诸君子,今人每一念至,辄有扼腕兴慕者,况生君之爵邑,闻君之梗概,有不怀仰者乎。则其立祠奉祀,永永无斁也,固其所矣。
扁鹊庙,在鸡泽三陵村。
白马将军庙,在肥乡白落堡,祀唐将罗士信。李靖庙,在邯郸西耒马台,相传李靖统军过此。
廉颇庙,一在府南东家堡,一在清河西南八里。
土地祠,府县俱在治内。
增福寺,在府治内。曲周在县治东,肥乡在县治南,鸡泽在西关。曲周王一鹗记略曰:增福庙崇祀旧邑侯李公也,谨按郡乘公家世,淄川魏文帝朝仕曲梁时,殛狐妖,塞横水,心切民隐,贻福孔多。既逝之,后民作庙祀之。盖能禦大灾,捍大患,固祀典之所宜祀者。有唐封增福相公,元封福善平施公,则庙之所由建也远矣。明兴普祀名宦庙,仍唐封以便民之伏腊荐享,灾祥祈禳者。公多灵异,每祷辄应。嘉靖初年间,按使毁淫祠,议及公庙,稽功德,独存之。而公坟墓在庵上村朱邑,所谓子孙爱我,不如桐乡之民也。则公之尸祝于兹土也固宜。
曾子祠,在威县南关。
冉子祠,在府西,瓜井村。春秋有祭,通判茅坤有记。
狐突祠,在曲周县东南安儿寨,今废。像存。三忠祠,在邯郸县西东明观右,祀程婴、公孙杵臼、韩厥。知县卢龙云建记略曰:余每于政暇时,登古丛台,眺赵氏遗墟,忆赵之先。自烈侯而下,雄于战国者百六十年。亦曾思赵之所以始乎。当屠岸贾之矫君命,而将不利于赵也,韩厥、公孙杵臼、程婴三子者,或死于前,或死于后,或不死而维持于其中。总之,赵氏忠臣,未易以轻重焉者也。其信义明于秋霜,忠诚炳如烈日,千载而下,凛然犹若有生气。视末世偷生免死,朝君臣而暮雠敌者,可同日语哉。余因讲求祀典,而叹潜德之未彰也。为建三忠祠于丛台之下,使后之登丛台者,览赵国馀胜,而因以颂三子之功不衰焉。
三贤祠,在邯郸县旧马神庙,内祀蔺相如、廉颇、李牧。知县卢龙云建记略曰:尝读赵都赋知赵亦天下之雄也。岂其君藉累世之馀烈,皆克自振奋哉。盖常赖多贤之助焉。如相如、颇、牧三氏,皆赵之所称人杰,而列国让焉者也。邯郸旧设三贤祠,久而倾废,故址尚存,质诸父老,谓业已附之乡贤,故不复葺。余入赵以来,雅慕三氏,即旧无祠,余固且创为之,安可以既尝附祀而
遂没其专祠乎。乃捐赀鸠材,而始事重修焉。韩昌黎祠,在曲周马兰村。
李文靖祠,在肥乡县,春秋祀。知府秦民悦建,邑人郭郛记略曰:吾肥宋门下侍郎尚书右仆射赠太尉中书令谥文靖李公,薨于景德元年。旧墓在邑城西三十步许,距今几五百年。经元金兵燹之馀,碑碣仪物荡然无存,樵牧践秽,行道伤嗟。正统己巳之变,大理卿王伟奉命抚巡,驻境上,广城池为防禦计。忽夜梦一士夫以居宅被侵,来诉物色之城基。所指适当公墓道,遂展于城内,然亦未遑封植修复。历景泰、天顺至成化丙申,得贤太守舒城秦公民悦兴滞补敝,始建祠致祭。未几漳滏二水泛滥,祠宇倾仆,终弘治、正德,祀事不举者三十馀年。嘉靖庚寅,侍御乐安蒋公赐按肥乡知其事,谋诸郡太守,太原高公汝行聿弘周垣,高其堂宇,复其祀典,仍大揭坊匾于墓道,以崇重之。五年于兹矣,修复岁月迄未纪述,今大尹陕右赵君廷瑞,好古崇,又恐成缺典,择工选石,恳余纪其实,以昭示后来云。
仰功祠,在成安县城隍庙左,祀宋成安尹寇莱公。
李忠悯祠,一在曲周学西,一在威县治南。宋太学生祭公文曰:皇穹将倾,天柱必折,大地欲仆,泰岳必蹶。公人中龙,肯臣犬豖。贼据床上,天子在下,公抱帝躬,嚼齿大骂,公于是时,眦裂发立,乾坤尽昏,鬼神夜泣。欲赎清卿,人万其身,万人何多,一世犹轻。吾将提长剑而登泰华,抉浮云而问苍天,虽泣尽而继之以血,安得吾清卿之复然。知县胡容记略曰:读宋史至李忠悯公若水死节,金人称之曰:南朝惟李侍郎一人,未尝不叹其杀身成仁于颠沛流离间也。及视篆洺水,初谒先师庙,次乡贤祠,见首祀公,窃计以公之忠,当为专祠。乃即县治西隙地,为堂三楹以祀之。以公大节,一祠奚足为公轻重。顾表忠贞以尽守土之责,景先哲以得后学之师,则斯举也亦不无万一之助云。
郭守敬祠,在鸡泽南八里。
五公祠,在清河新集,祀少师夏言、御史钱如京、刑部尚书樊继祖、知府华津、张希尹。明尚书赵廷瑞记略曰:清河地斥卤汗,下民恒苦水患。极窭且艰。东南新集乡曰莲花池者,国初有沮洳田七百馀顷,令民开垦,蠲其税。后德藩以为閒田,请之,田遂入德藩。岁徵银一千七百两,民始告病。正德初,逆竖擅权,奸人乘机投献,戚畹庆阳伯夏儒因请为庄田,赂逆瑾,差中使来按,括地三千二百馀顷。严刑迫民,岁课十倍于昔,民至鬻产易子不能输,愁苦无聊,逃亡相属,而豪势仆隶多市井罔赖,横行乡邑,有司相顾,恣睢莫敢谁何,民罹其毒,屡叫阍陈诉,不报。正德八年,桐溪钱公,时为侍御,按历兹土,阅积岁奏牍,知其情,力为陈请,命广平知府华君查理,始得减课,如德府之数,亩徵银五釐二毫五丝,然瘠土之民,财力俱困,加之水患相,仍相视待毙。又群往申诉于朝恭际,皇上御极,洗涤弊政,敕科道部属才望德器,为朝宁所推者,往勘。于是少师桂洲夏公奉命行焉。同事则双岩樊公以御史行,张君以户部主事行。比至,夏公矢心徇国,得其奸状,具疏清河被害之实,乞以地归诸小民,止输常赋,天子可之,诏夺以还民。俾世惟正之供母变,贵戚敛手屏息,而蒸黎始知有生之乐矣。邑人惧无以图报,遂相率立祠,肖公而俎豆之。祠堂五楹中设五龛,中为少师夏公像,钱公樊公翼其后,太守华君张君侍其左,后寝五楹,前后东西各有庑庑,各三楹,碑亭二座,大门仪门各三。楹前立绰楔,后辟园圃,绕以崇垣,甃以文石。匾曰:崇功慕德。生祠择主者守视扃钥,司祠祀。惟慎置田五十三亩,为主祠者衣食之供。凡所以裨于祠者,靡不周尽。岁乙巳,蜀唐君来守广平,乃砻石以纪之。少师名言字桂洲,江西贵溪人。钱公名如京,桐溪人。樊公名继祖,郓城人。华君名津,无锡人。张君名希尹,临清人。唐君名曜,富顺籍,南昌人。
申端悯公旌忠祠,在府治正南,春秋祀。
顺治十三年,

谕祭文曰:烈士成仁,斋志而没;忠臣报国,捐躯以从。
尔申佳引,居心忠孝,秉性端良。值逆寇之凭陵,能舍生而取义。朕追维往迹,宜表忠魂,特崇祀易名,用垂不朽。灵其不昧,尚克钦承。侍读马世俊祭田记曰:古卿大夫之贤者,则祀于乡社,而后世祀于学宫。其牢醴之费,皆出自朝廷,有司
奉行之,而归其胙于子孙,典至重也。若夫祭于墓,祭于家庙,皆其子孙之事。然古者士无田不祭,而卿大夫有圭田之授,祭法云:以死勤事,则祀之。其祭之在公,私者可勿论。而隆恩异数,必出于朝廷而始重。盖所谓激劝之大者也。余尝考前朝,死事之臣,凡千馀人,录成一书,分十卷。颜曰日新,录其死于京师者,为第一卷。申端悯公之死,灼然在天地间,革代之后,
朝廷既遣官致祭,且锡以祭田,使其子孙世世奉
祀。公嗣涵光、涵煜、涵昐、皆为余文章交,而涵昐又与余同为史官,凡朝廷典故,有关于激劝之大者,史官当书之。于是以祭田之记属余,余惟古来褒恤忠烈,未有如今日之盛者。苟非其事有深足感动,岂能荷此荣典乎。天下谓明以科名取士,而卒不得其报。由今观之,科名未尝误国也。西汉之亡,上符命者日数千人。其时文臣莫如扬雄、刘歆皆为丧节之事。东汉之亡,人夸舜禹之事,不知节为何物。唐自僖宗而后,死事无可言者。惟宋理学最盛,而以身殉国者一息尚存,此志不懈,明以经义取士,而甲申之变,诸文臣从容而蹈君亡与亡之节。

世祖章皇帝特行旌忠之典,敕礼臣核其真伪轻重,得
死京师者,烈烈二十馀人。多出于科名中而勋冑皆不与焉。呜呼,何其盛也。端悯公奉命而出,闻难而旋,有劝公者,公慨然曰:普天同雠,岂可越境乃免乎。公以文章起家,以节义报国,公于是乎不朽矣。余尝论古来勋伐如萧、曹、寇、邓,当时赐田宅无算,至于国除,澌灭无有。郭汾阳有再造之功,当唐之世,已有歌旧宅,今为寺者,何论易世也。至于忠臣义士,虽千百世之后,而瞻其庙宇,问其墓田,犹有勃然而起敬者,则祭田之锡,岂非激劝之大者乎。记锡田之始,为顺治某年某月日,祭田凡若干亩,至于此田之守,于某传于某皆可不记。
路公祠,在曲周东关,公讳振飞,字见白,本县人,天启五年进士。
吕仙祠,在邯郸北二十里。明世宗赐额:风雷隆一仙宫,遣真人陶仲文行礼,礼部尚书顾可学撰记。唐沈既济枕中记开元七年,道士有吕翁者,得神仙术,行邯郸道中。息邸舍,摄帽弛带隐囊而坐。俄见旅中少年,乃卢生也。衣短褐,乘青驹,将适于田,亦止旅中,与翁共席而坐,言笑殊畅久之。卢生顾其衣装敝亵,乃长叹息曰:大丈夫生世,不谐困如是也。翁曰:观子形体,无苦无恙,诙谐方适而叹其困者,何也。生曰:吾苟此生耳,何适之谓。翁曰:此不谓适而何谓适。答曰:士之生世,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族益昌,而家益肥,然后可以言适。吾尝志于学,富于游艺,自惟当年青紫可拾,今已过壮,犹勤畎亩,非困而何。言讫而目昏思寐,主人方蒸黍,翁乃探囊中枕以授之,曰:子枕吾枕,当令子荣适如志。其枕青瓷,而窍其两端,生俛首就之。见其窍渐大,明朗。乃举身而入,遂至其家。数月娶清河崔氏女,女容甚丽。生资愈厚,生大悦。由是衣装服御,日益鲜盛。明年,举进士,登第。释褐秘校,应制转渭南尉,俄迁监察御史,转起居舍人,知制诰三载,出典同州。迁陜牧,性好土功,自陕西凿河八十里以济不通,邦人利之,刻石记德。移节汴州,领河南采访使,徵为京兆尹。是岁神武皇帝方事戎功,恢弘土宇。会河湟震动,帝思将帅之才。遂除生御史中丞,河西道节度使,大破敌兵,斩首七千级,开地九百里,筑三大城以遮要害。边人立石于居延山以颂之。归朝册勋,恩礼极盛,转吏部侍郎,迁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时望清重,群情翕习,大为时宰所忌。以蜚言中之,贬为瑞州刺史,三年徵为常侍。未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萧中令嵩裴,侍中光庭同执大政十馀年。嘉谟密命,一日三接,献替启沃,号为贤相。同列害之,复诬与边将交结,所图不轨,下制狱,府吏引徒至其门而急收之。生惶骇不测,谓妻子曰:吾家山东有良田五顷,足以禦寒馁,何苦求禄而今及此。思衣短褐,乘青驹,行邯郸道中,不可得也。引刀自刎,其妻救之,获免。其罹者皆死,独生为中官保之,减死罪,投驩州。数年,帝知冤,复进为中书令,封燕国公。恩旨殊异,生五子曰:俭,曰僔,曰位,曰倜,曰倚,皆有才器,俭进士登第,为考功员外,僔为侍御史,位为太常丞,倜为万年尉,倚最贤,年二十八,为右衮。其姻媾皆天下望族,有孙十馀人。两窜荒徼,再登台铉,出入中外,徊翔台阁,五十馀年。崇盛赫奕,性颇奢荡,甚好佚乐,后庭声色,皆第一
绮丽。前后赐良田甲第,佳人名马,不可胜数。后年渐衰迈,屡乞骸骨,不许。病中,人候问相踵于道,名医上药,无不至焉。将没,上疏曰:臣本山东诸生,以田园为娱,偶逢圣运,得列官叙。过蒙殊奖,特被鸿秩。出拥节钺,入升台辅。周旋中外,绵历岁时。有沗天恩,无裨圣化。负乘贻寇,履薄增忧,日惧一日,不知老至。今年逾八十,位极三事,钟漏并歇,筋骸俱耄,弥留沉顿,待时以尽。顾无诚效,上答休明,空负深恩,永辞圣代。无任感恋之至,谨奉表陈谢。诏曰:卿以俊德,作朕元辅,出拥藩翰,入赞雍熙。升平二纪,实卿所赖,比婴病疹,日谓痊平。岂期沉痼,良用悯恻。今令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就第候省,其勉加针石,为予自爱,犹冀无妄,期于有瘳,是夕薨。卢生欠身而寤,见其身方偃于邸舍,吕翁坐其旁,主人蒸黍未熟,触类如故。生蹶然而兴,曰:岂期梦寐也。翁谓生曰:人世之适,亦如是矣。生怃然良久,谢曰:夫宠辱之道,穷通之运,得丧之理,生死之情,尽知之矣,敢不受教。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稽首再拜而去。金元好问诗:死去生来不一身,定知谁妄复谁真。邯郸今日题诗者,犹是黄粱梦里人。明李东阳诗:举世空中梦一场,功名无地不黄粱,凭君莫向痴人说,说与痴人梦转长。
小黄粱府,一在南桥,一在北河庄。
按关帝大士二神;处处有之,志一二,以概其馀。
寺观附
三清观,在府西瓮城。
清都观,在府西苏村。
通都观,在曲周东安上村。
上清观,在肥乡西相公庄。
玉宝观,在邯郸紫山下。
双泉观,在邯郸西姬家庄。
长春观,在邯郸西齐村。
东明观,在邯郸西门外。
通真观,在邯郸东胡家庄。
修真观,在邯郸东西留庄。
崇真观,在邯郸东南北堡村。
迎祥观,在成安县治西南。
无极观,在威县东北隅。
保庆寺,在府治东南。唐郡人司空曙,经废保庆寺诗:黄叶前朝寺,无僧寒殿开。池晴龟出曝,松瞑鹤飞回。古砌碑横草,阴廊画杂苔。禅宫亦销歇,尘世转堪哀。
泉亭寺,在临洺镇西五里。相传为赵王香火,井尚存。按《永年县志》:寺地掘二尺,即有水,内有莲池,水泉常盈溢。
清流寺,在府北郑里村。
大名寺,一在府西北二十八里,一在曲周王目村。按《永年县志》:潭水环注。
清凉寺,一在府南三十里,一在清河东北。天宁寺,一在府西孔村,一在曲周河南疃堡。千佛寺,在临洺北洺河岸上。
古岩寺,在府西十五里太辛庄。
普会寺,在府东北下堡村。
北河寺,在府北四十里。
铁佛寺,一在府南关,一在曲周倪儿庄。按《永年县志》:相传铁像是大水浮来者。
赵目连寺,在府西北。按《永年县志》:在城西北相传有目连僧墓。
大慈寺,在府西大慈村。
大定寺,在府东陈儿寨。
莲台寺,在府南韩儿寨。
开元寺,一在府西南田儿寨,一在北榆柳村。福圣寺,在府西北瓜井村。
保全寺,在府西北尹固村。
红荣寺,在府西北刘营村。
河北寺,在府北朱家庄。
顺国寺,在府北七方村。
清佛寺,在府西北郑西村。
普应寺,在府北曲陌村。
龙泉寺,在府龙泉村。广平在县西四十里,唐末龙湫泛溢。邯郸在东上宋村。
宝宁寺,在曲周西北隅。
圣安寺,在曲周圣福堂村。
龙堂寺,在曲周焦儿庄。
石佛寺,在府牛家堡村。曲周一在五塔村,一在五间房。肥乡在小寺村,鸡泽在驸马寨东,雁池村东安上村各一。清河在县东南十里。兴福寺,一在曲周水德堡,一在肥乡东大靳村。
观音寺,在府刘固村。曲周在安儿寨,肥乡一
在重名寨,一在北高村。鸡泽在程官营,成安在霍村,清河在城东。
张绰寺,在曲周张绰村。
淤滩寺,在曲周淤滩村。
延祥寺,在曲周新寨村。
圆祥寺,在曲周马逯店。
宝丰寺,在曲周水下疃村。
兴国寺,一在府高固村,一在井儿寨。曲周在高胡寨。邯郸在河沙镇。广平在油房村。威县在城西。
北戈寺,在曲周滏阳集。
白滩店寺,在曲周白滩店。
段竹寺,在曲周冢上。
弥陀寺,在曲周十里疃。
释迦寺,一在曲周东阳固,一在肥乡西韩村。普恩寺,在曲周侯村。
临河寺,在曲周寺头村。
崇教寺,在曲周孝固村。
文殊寺,一在肥乡西南隅,一在成安北河疃,一在威县东南隅。
清平寺,在肥乡西马固。
永安寺,在肥乡西南杜齐村。
崇福寺,一在肥乡东清漳村,一在广平东平固店。唐时建。
三教寺,一在肥乡东倪儿庄,一在鸡泽东吴官营。
通惠寺,在鸡泽县治东北隅。
延庆寺,在鸡泽南十里。
华严寺,一在府圈子村,一在鸡泽西黄沟村。广济寺,在鸡泽西柳下村。
大成寺,在鸡泽南蓁底村。按《鸡泽县志》:是大乘。
崇建寺,在鸡泽西庄村。按《鸡泽县志》:崇建寺在县东韩村,崇庆寺在西庄。
净安寺,在鸡泽西焦佐村。
开明寺,在鸡泽西浮图店。
千佛寺,在广平县东隅。
景明寺,在广平北张村。
竹林寺,在紫山上。
佛光寺,在紫山下。
大乘寺,在邯郸西关。
龙兴寺,在邯郸西北姜家村。
天台寺,在肥乡西天台山。
马鸣寺,在肥乡西大寺村。
古瑟寺,在肥乡西孟家庄。
永兴寺,一在肥乡西任家堡,一在成安南郑家庄。
井堂寺,在肥乡北常儿寨。
大觉寺,在肥乡北李文屯。
慧明寺,在肥乡北张儿寨。
南山寺,在肥乡北长桥村。
福兴寺,在肥乡北赵儿寨。
崇兴寺,在肥乡东西高村。鸡泽在西柏枝寺村。威县在七级集。清河在油房集。按《清河县志》:寺基弘敞,林木丛茂。后有台上为玉皇阁,邑中登览,此其胜概也。
白马寺,在肥乡东翟固村。
崇喜寺,在肥乡东原固村。
明喜寺,在肥乡东南屯庄。
古佛寺,在肥乡东五吉村。
青佛寺,在肥乡东集善村。
禅房寺,在邯郸西阎家河。
龟台寺,在邯郸西萧家河。
爆台寺,在邯郸东北二十里。
兴隆寺,在邯郸东里堡。
缘庆寺,在邯郸东代召村。
贾国寺,在邯郸西百家村。
青塔寺,在邯郸西霍北村。
兴教寺,在邯郸杜家村东。
月爱寺,在邯郸东北上壁村。
龙行寺,一在邯郸东贾村,一在清河谢炉集。云盖寺,在邯郸东北鸭池村。
隆庆寺,在邯郸东北赵垒村。
重华寺,在邯郸南张庄。
西塔寺,在邯郸丛台下。
古塔寺,在邯郸西北三陵村。
慧云寺,在邯郸南崔曲村。
灵芝寺,在邯郸北大路东。
洪福寺,在邯郸东南南堡村。
圆照寺,一在成安县治西北,一在成安东南郭方堡。
圆觉寺,在成安路固村。
圆铭寺,在成安郎堡村。
广福寺,在成安夏阳村。
匡教寺,在成安南二里。
雾睹寺,在成安东北阎村店。
福胜寺,在成安东南三家村。
洪觉寺,在成安西南徐村。
法兴寺,在威县城北。
青龙寺,在威县张台村。
延寿寺,在威县城北。
法云寺,在威县经镇集。
隆兴寺,在清河西南。寺东有古塔故址,相传定光佛葬其下。按《清河县志》:寺相传隋时所建,宋太祖微时,常醉卧塔下,塔影周回荫之,老僧意其非常人,因追至城西,为献茶,遂号茶店。及登极后,重修梵宇,今前殿背负壁尚有白石佛一尊,高九尺,镂刻精工,背镌:唐大历十年造。又东有定光佛墓,佛藏舍利于此。
静乐寺,在清河连冢集。
十方院,在府保庆寺内。曲周在河东。
天花院,在广平,宋元丰间建。
三教堂,在府西关。曲周在何家庄。
观音堂,在府治后。曲周在南门外。肥乡一在南关,一在西关。鸡泽在孙家堡营。广平一在军营村,一在南关外。按《广平县志》:观音堂一在城内小街,曰红庙。
石佛堂,在曲周东桥。
杏林堂,在曲周香城固。
准提庵,在府南关。
永锡庵,在府治东。
甘露庵,在府东关,有放生池。
广济庵,在曲周魏家湾。
修竹庵,在肥乡西马固村。
解脱庵,在肥乡张儿庄。
波流庵,在广平县。
静乐庵,在清河城内。按《清河县志》:久废后建茶庵。
《府志》未载祠庙。《永年县志》九天仙母庙,在马神庙前。
关帝庙,一见前《府志》,一在南关阁上。
火神庙,一见前《府志》,一在西城下。
泰山娘娘庙,一在城东关,一在城北关外。玉皇阁,在北堤内。
夏保寺,在城东北新庄堡。
准提庵,一见前《府志》,一在马神庙前。
白衣庵,一在城东南隅,一在北城下。馀乡村修建甚多,不能悉纪。
《曲周县志》关帝庙,在西关。
龙天都土地庙,在河南疃堡。
通真观,在东安上村。
赵儿寨堂,在赵儿寨村。
《肥乡县志》旧清漳县城隍庙,在大寨村。
靖堡庙,在县西堤外勒马台村。相传唐李靖行雨之地,土人感其德,故祀之。
三皇庙,在西瓮城。
吕仙祠,在申家营村。
《鸡泽县志》五道庙,在通和街西。
《广平县志》元帝庙,在西关外。
玉皇阁,在东关外岳庙后。
婆留庵,相传石佛自水流下,有斋婆拜而留之。遂曰:婆留庵。后有回回过,断首取宝而去。万历十七年,有老仙至其地,见石佛虽毁,玉色尚存,请于县,建寺塑像,题曰:婆留寺。《府志》:波流庵,未知即此否。
《成安县志》漳神庙,在东门外堤上。
遗爱祠,在城郭东南。嘉靖十九年建。祀九华张公。
《威县志》北极阁,在城隍庙西。
玉帝阁,在城北关三官庙后。
关王庙,一见前《府志》,一在东关外,一在县治东北。
《清河县志》法云寺,在县西南二十五里。
药王阁,在县治东。

广平府驿递考

《府志》驿站钱粮总数。府,临、洺、丛、台四驿所驿站银两,在存留款项动支,共银二万五千四百五十九两六钱一分六釐,遇闰加银一千四百四十三两八钱一分二釐。
永年,临洺驿所共银一万三千三百八两五分五釐,遇闰加银七百七十两九分五釐。邯郸,丛台驿所共银一万二千一百五十一两五钱六分一釐,遇闰加银六百七十三两七钱一分六釐。即将本县闰月起运,并脚价留兑,如尚不敷,再于起运正项内动支银七两七钱三分四釐。
《府志》递马总数。永年,马五十匹,临洺驿五十匹。
曲周,马四十匹。
肥乡,马三十六匹。
鸡泽,马三十五匹。
广平,马四十匹。
邯郸,马五十匹,丛台驿马五十匹。
成安,马四十匹。
威,马三十匹。
清河,马三十二匹。
按军兴以来,事例不一,如存留则裁减大半额马则县驿协济然既奉有事平乃复之。旨,谨据全书经制,具载原额。
《永年县志》临洺驿额。设驿马五十匹,内本县出马二十一匹,每匹原额银一百四十两。驴四十头,每头额设工料银十八两四钱,共银七百三十六两。背包军马三十匹,每名行粮草粮银十七两二钱八分,后每名添银一两五钱,又每名于户部粮储衙门领坐粮花布等银五两九钱九分一釐六毫,今裁,每名止领银十八两七钱八分,共银五百六十三两四钱,俱照银七钱三支给。递运所房夫二名,工食银十二两。
骡一百六十头,每头工料银三十四两。
《曲周县志》本县走递马骡四十匹头,共银一千二百两,遇闰加银一百两。
接递皂隶二十二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一百三十二两,遇闰加银十一两。
各铺司兵十二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七十二两,遇闰加银六两。
接递扛轿夫六十二名,共银七百四十四两,遇闰加银六十二两。
其临丛二驿所驿站工料,临洺驿存草、雇觅夫皂、旗手、协济邻驿各项银数俱详田赋考《曲周县志》
《肥乡县志》走递马三十六匹,每年草料银一千九十二两,遇闰加银九十一两。
接递皂隶二十六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一百五十六两,遇闰加银十三两。
各铺司兵二十四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一百四十四两,遇闰加银十二两。
扛轿夫五十名,每名工食银十二两,共银六百两。遇闰加银五十两。
其驿站工料,临洺驿雇觅夫皂,临洺驿仓存米丛,台驿存草各项银数并旧额俱详田赋考《肥乡县志》内。
《鸡泽县志》走递马三十五匹,草料银八百四十两。康熙元年,裁银三百八十七两四钱七分四釐七毫四丝七忽,实支银四百五十二两五钱二分五釐,闰月银七十两,裁银三十二两二钱八分九釐五毫六丝二忽,实支银三十七两七钱一分四毫三丝七忽七微。
按递皂隶三十二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一百九十二两。康熙元年,裁银八十八两五钱六分五釐,实支银一百三两四钱三分四釐三毫,闰月银十六两,裁银七两三钱八分四毫七丝,实支银八两六钱一分九釐五毫二丝八忽。接递扛轿夫五十名,工食银五百两。康熙元年,裁银二百三十两六钱三分九釐七毫零,实支银二百六十九两三钱六分二毫零,闰月银四十一两六钱六分六釐六毫,裁银十九两二钱一分九釐九毫,实支银二十二两四钱四分六釐六毫零。
铺司兵工,食银六十两,闰月银五两。
其临丛二驿所工料、协济河间府鄚城新桥二
驿改抵临丛二驿、临洺驿雇觅夫皂,各项银数俱详田赋考《鸡泽县志》内。
《广平县志》走递马骡四十六匹头,草料银一千四百七十二两。顺治十三年,裁解部银八百一十五两八钱三分三釐五毫零,实支银六百五十六两一钱六分六釐四毫,遇闰加银一百二十二两六钱六分六釐六毫,裁银六十七两九钱八分六釐。
递运所房夫二名,每名工食银十二两,共银二十四两。
皂隶三十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一百八十两。顺治十三年,裁解部银九十九两七钱六分二釐,实支银八十两二钱三分七釐,遇闰加银十五两,裁银八两三钱一分,实支闰月银六两六钱八分。
各铺司兵八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四十八两,遇闰加银四两。
接递扛轿夫七十名,每名工食银十二两,共银八百四十两。顺治十三年,裁解部银四百六十五两五钱五分七釐二毫,实支银三百七十四两四钱四分二釐,遇闰加银七十两,裁银三十八两七钱九分零,实支闰月银三十一两二钱三釐。
其临丛二驿所马骡工料、勘合火牌、临洺驿雇觅夫皂、存草、存小麦、协济邻驿、旧额、新裁各项银数俱详田赋考《广平县志》内。
《邯郸县志》走递马骡四十匹头,工料银一千六两,遇闰加银十三两八钱三分三釐三毫。
接递皂隶八十名,工食共银四百八十两,遇闰加银四十两。
接递扛轿夫七十名,工食共银七百两,遇闰加银五十八两三钱三分三釐四毫。
各铺司兵三十名,工食共银一百八十两,遇闰加银十五两。
其驿传工料、丛台驿存草、各项银数俱详田赋考《邯郸县志》内。
《成安县志》载未详。《威县志》驿传正项银八百一十二两五钱二分,其节年裁减见田赋考《威县志》内。
《清河县志》走递马骡三十二匹头,共银一千一百五十二两。顺治十三年,裁改解部银六百八十两一钱九分零,实支银四百七十一两八钱八釐。康熙十四年,奉文半裁银二百三十五两九钱四釐。康熙十六年,奉文量裁递马十四匹,裁工料银四十五两九钱九分,存马十八匹,实支银一百八十九两九钱一分四釐。
接递皂隶三十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一百八十两。顺治三年,裁改解部银一百六两二钱七分九釐九毫零,实支银七十三两七钱二分一毫零。康熙十四年,全裁。
接递扛轿夫五十八名,每名工食银十四两,共银八百一十二两。顺治十三年,裁改解部银四百七十九两四钱四分二毫零,实支银三百三十二两五钱五分零。康熙十六年,全裁。
各铺司兵十名,每名工食银六两,共银六十两。其驿站工料、勘合火牌、临洺驿雇觅夫皂、协济邻驿,各项银数俱详田赋考《清河县志》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