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舆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四十三卷目录

 舆图部汇考一
  上古〈伏羲氏一则 神农氏一则 有熊氏一则 高阳氏一则〉
  陶唐氏〈帝尧一则〉
  有虞氏〈帝舜一则〉
  夏〈禹一则〉
  商〈总一则〉

坤舆典第四十三卷

舆图部汇考一

上古

太昊伏羲氏始建方分土。
《路史》:伏羲氏命鸟明奠八方,旌九位,而分九土。
〈注〉真源赋:伏羲别九宫,因此置九州。《法语》云:始定四海之广,作八卦,分九州。据共工氏霸九州,则州之九分,不自帝喾,若黄帝矣,亦自然之势也。

视地之圹,物之夥,其争日大,势不可以偏制而独任。于是经国谋贤,以极治寄而闳法制,故不虑不图而人正。
〈注〉世谓黄帝始分土建国,非也。按神农已伐补遂,攻夙沙。伏羲时已有纪侯、阳侯,而传亦记神农有远国、近国之制矣。非始于黄帝也。《论语》:摘辅象曰:燧人之佐成,博受古诸。宋衷以为受诸侯之事。盖土地圹绝,非贤共理,则虽圣人,有所不遍从,古然也。
炎帝、神农氏始度地辨方,经土定制。
《路史》:神农氏命白阜纪地形、远近、山川、林薮所至而正其制。
〈注〉盖正九州之制,《锦带书》云:神农甄四海。故《文选诗》云:神农更王,轩辕承纪,画野分疆,爰封众子。《命历序》云:有神人驾六龙出,地辅号皇,神农始立地形,甄度四海远近,山川、林薮,所至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一万里。《世纪》云:自天地设辟,未有经界之制,三皇尚矣。诸子言神农王天下,地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五万里,盖所制里,于今有所不同者。

于是辨方正位,经土分域。处贤以便势于以相用而寄其戚。近国地广,而远弥小。负海之邦,率三在地。
《吕氏春秋》云:神农分国,近国地广,远国地愈小。海上有十里之国,与二十里也,此特一聚落,附庸采地尔。以今观之,中华户密,缘海人稀,而何以为国哉。《三坟书·气坟》云:山气上,圣人以安万国夷。考其制,盖制应有万,且不应见于炎帝之后。世言黄帝始创万国,缪矣。

国土相望,彘狗之声相闻,以大用小,繇中下外,犹运指建瓴,而王者以家焉。乃课工定地,为之城池以守之。
黄帝有熊氏画野分州,始建万国。
《通典》:昔黄帝方制天下,立为万国。
〈注〉盖举其大数。

《易》称:首出庶物,万国咸宁。及少昊氏之衰,其后制度无闻矣。
《路史》:黄帝命竖亥通道路,正里候;命风后方割万里,画野分疆。
〈注〉班固云:分州,《周公职录图》云:黄帝受命,风后受图割地,始布九州,置十二图。又见太一,或占割定之也。

得小大之国万区,而神灵之封隐焉。
〈注〉《后汉书》云:昔在皇唐,经略万国,燮定东西,疆理南北。传言神灵之封七千,此公孙卿假为申公说,妄也。刘恕《外纪辨》:百里之国万区,非是详国名记。

《宜斋野乘》:黄帝时画野分州,八家为井,井一为邻,邻三为朋,朋三为里,里五为邑,邑十为都,都十为师,师十为州,一州是百五十三万家。
颛顼高阳氏始建九州。
《通典》:颛顼之所建,帝喾受之,创制九州,统领万国。
〈注〉雍、荆、豫、梁、徐、冀、青、兖、扬。

《路史》:高辛氏于是尽地之制,受少昊、高阳之经理,卒创九州,以统理下国。
〈注〉水中之可居者曰州,川有所拥也。后世加水,故共工幽州作州,而苏子遂云北裔水中,非也。九州之制久矣,伯禹作九赋尔,而说者乃谓禹始分九州,妄也。炎黄已九州矣,《通典》等谓帝九州,盖皆定其疆理,欲其支脉贯通得所尔,非创之也。非若后世率意割南益北,断手属足,而不顾其地理者也。

陶唐氏

帝尧置九州,如旧制。
《通典》:尧遭洪水,天下分绝,使禹平水土,还为九州,如旧制。

有虞氏

帝舜始分天下为十二州。
《书经·舜典》: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浚川。
《孔传》肇,始也。禹治水之后,舜分冀州为幽州、并州,分青州为营州,始置十二州。封,大也。每州之名山殊大者,以为州之镇,有流川则深之,使通利〈疏〉《正义》曰:《禹贡》治水之时,犹为九州。今始为十二州。知禹治水之后也。禹之治水,通鲧九载,为作十有三载,则舜摄位元年,九州始毕,当是二年之后。以境界太远,始别置之,知分冀州为幽州、并州者,以王者废置,理必相沿。《周礼·职方氏》:九州之名,有幽、并,无徐、梁。周立州名,必因于古。知舜时当有幽、并。职方:幽、并山川,于禹贡皆冀州之域。知分冀州之域为之也。《尔雅·释地》:九州之名,于禹贡无梁、青,而有幽、营云。燕曰幽州,齐曰营州,孙炎以《尔雅》之文,与《职方》《禹贡》并皆不同,疑是殷制,则营州亦有所因。知舜时亦有营州,齐即青州之地。知分青州为之,于此居摄之时,始置十有二州。盖终舜之世常然。宣三年,《左传》云:昔夏之方有德也,贡金九牧。则禹登王位,还置九州,其名盖如《禹贡》,其境界不可知也。〈又〉《释诂》云:冢,大也。舍人曰:冢、封之大也。定四年,《左传》云:封豕长蛇相对。是封为大也。《周礼·职方氏》:每州皆云其山镇,曰某山。州内虽有多山,取其最高大者,以为其州之镇,特举其名,是殊大之也。其有川,无大无小,皆当深之,故云浚川〈蔡注〉。肇,始也。十二州:冀、兖、青、徐、幽、并、营、荆、梁、豫、扬、雍也。中古之地,但为九州,曰冀、兖、青、徐、荆、扬、豫、梁、雍。禹治水,作贡,亦因其旧。及舜即位,以冀、青地广,始分冀东恒山之地为并州,其东北医巫闾之地为幽州;又分青之东北、辽东等处为营州,而冀州止有河内之地,今河东一路是也。封,表也。封十二山者,每州封表一山,以为一州之镇。如《职方氏》言扬州,其山镇曰会稽之类。浚川,浚道十有二州之川也。然舜既分十有二州,而至商时,又但言九围九有。《周礼·职方氏》亦止列为九州,有扬、荆、豫、青、冀、雍、幽、冀、并,而无徐、梁、营也。则是为十二州,盖不甚久,不知其自何时复合为九也。《大全》新安陈氏曰:舜即位初,咨十有二牧,后又曰州十有二师,则终舜之世,分九州为十二州。禹又并为九州,有《左传》可證:昔夏之方有德也,贡金九牧。刘氏曰:帝都冀州,冀州北接北狄,而其域大于九州,分冀为幽、并,以此二州捍狄,使不得接畿甸,所以壮帝畿之翊卫,而禦外夷之轻侮也。

《通典》:舜摄帝位,分为十二州。虞书云肇十有二州,是也。
〈注〉雍、荆、河、梁、冀、幽、并、青、营、徐、兖、扬。

禹复天下为九州。
《书经·禹贡》: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蔡注〉敷,分也,分别土地以为九州也。奠,定也,定高山大川以别州境也。若兖之济河、青之海岱是也。方洪水横流不辨区域,禹分九州之地。随山之势,相其便宜,斩木通道,以治之。又定其山之高者与其川之大者,以为之纪纲。此三者,禹治水之要。〈大全〉曾氏曰:祭法云共工氏霸,九州其来久矣。洪水湮没,禹治水复分别之。舜即位分为十二州,分冀东为并,东北为幽;分青之东北为营。至商,又但言九围九有。《尔雅》:九州有幽营而无青梁。其商制,欤《周礼·职方氏》有幽并而无徐梁营,则周制也。

冀州
《蔡注》冀州帝都之地:三面距河。兖河之西,雍河之东,豫河之北,《周礼·职方》河内曰:冀州是也。八州皆言:疆界而冀不言者,以馀州所至可见。晁氏曰:亦所以尊京师示王者,无外之意。《大全》成氏百家曰:冀三面距河,河自积石。东北流入中国则折而南流,雍州在其西,故曰西河。至华阴折而东流,豫州在其南,故曰南河。至大伾又折而东北流,兖州在其东故曰东河。以三州考之,则冀州在东河之西,西河之东,南河之北,此冀州境也。冀地最广,兖最狭,冀今河东河北皆在焉。居天下四分之一,舜分为幽并、幽州、燕蓟、幽涿、朔莫等州,是其域也。并州太原泽潞,晋代汾绛等州是其域也。武夷熊氏曰:冀州北距长城,依山为塞,即北狄之境。猃狁、匈奴、突厥、契丹皆居其地。有天下者,定都建邑,长安、洛阳之外,此亦一会也。

济河惟兖州。
《蔡注》兖州之域东南据济,西北距河。苏氏曰:河济之间,相去不远。兖州之境,东南跨济,非止于济也。愚谓:河昔北流兖州之境,北尽碣石,河右之地,后碣石之地,沦入于海河。益徙而南济河之间,始相去
不远。苏氏之说,未必然也。《大全》武夷熊氏曰:兖州,当河之下流,西距河东距济,北滨海,南接徐豫之境。其地平广,演迤无高山,即今兖、济、德、棣、魏、博、沧、景等州之地。

海岱惟青州。
《正义》青州东北跨海,至辽东皆是。舜为十二州,分青州为营州,即辽东是也。《蔡注》青州之域,东北至海,西南距岱。《大全》武夷熊氏曰:辽东、朝鲜皆处于青州之境,亦以其地旷隔,故分为营州。

海岱及淮惟徐州。
《蔡注》徐州之域,东至海,南至淮,北至岱,而西不言。济者,岱之阳,济东为徐,岱之北,济东为青,言济不足以辨,故略之也。《尔雅》:济东曰徐州者,商无青,并青于徐也。《周礼》:正东曰青州者,周无徐,并徐于青也。林氏曰:一州之境必有四至,七州皆止二至,盖以邻州互见至此州。独载其三边者,止言海岱,则嫌于青。止言淮海,则嫌于场,故必曰:海岱及淮而后徐州之疆境,始别也。《大全》武夷熊氏曰:徐即鲁地,地连淮海东夷。

淮海惟扬州。
《蔡注》扬州之域,北至淮东,南至于海。《大全》武夷熊氏曰:扬州在地东,南隅以地势言也。山必起于西北,泽必汇于东南,经言淮海,惟扬州,北距淮东,南至海,闽粤虽上古未通,亦当在要荒之服。禹会诸侯于涂山,会稽又禹迹之所至矣。西抵荆州之境,淮之西当在桐柏荆州之界,江之西当在衡鄣之界,其地乃淮东西江东西及两浙之地。

荆及衡阳惟荆州。
《蔡注》荆州之域,北距南条荆山,南尽衡山之阳。唐孔氏曰:南方惟衡山为大。以衡阳言之,见其地不止此山,而犹包其南也。《大全》曾氏曰:此荆山,非雍州荆岐,既旅之荆山。此荆山,南为荆州,北为豫州。《汉志》:荆山在南郡,今襄阳府,临沮县。衡山在长沙,今潭州湘南县。北距荆山,南及衡阳,为荆州,即今湖南湖北之地也。今江西亦半属荆州。武夷熊氏曰:荆州之地亦广,北接雍豫之境,南逾五岭,即越之南徼也。越虽上古未通要,当在要荒之服。东抵扬州之境,西抵梁州,及西南夷等处皆楚地也。扬州之境,自两浙为吴越之外,江淮皆楚境。

荆河惟豫州。
《蔡注》豫州之域,西南至南条荆山,北距大河。《大全》武夷熊氏曰:豫州居天下之中,其地北距河,南抵荆山,东抵徐,西抵雍梁。今为河南府虢、郏、郑、汝、来、蔡、唐、邓、汴、宋等州之地。

华阳黑水惟梁州。
《蔡注》梁州之境,东距华山之南,西据黑水。《大全》武夷熊氏曰:梁州,即今全蜀之地。成都、潼川、兴元、利州、夔州等路,五十四州之地是也。或言:秦以前,未尝通。至秦,凿山开道,关塞始通。恐止言:金牛一道,耳不知。岷嶓、沱潜、蔡蒙、和夷、禹之故迹,皆可见,何尝不通中国也。

黑水西河惟雍州。
《蔡注》雍州之地,西据黑水,东距西河。谓之西河者,主冀都而言也。《大全》武夷熊氏曰:雍州秦地。周之岐丰镐京,汉之三辅皆此焉。娄敬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合天下形势言之,所谓秦得百二者,实以据地势之上游,当天下之要脊,四塞以为固,全一面之险以,东制诸侯,故言定都者,必先焉。书以黑水、西河为界,而又西接弱水、流沙之地,则其土地之广漠可知。

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铚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
《蔡注》甸服畿内之地也,甸田服事也,以皆田赋之事。故谓之:甸服五百里,王城之外,四面皆五百里也。禾本,全曰总。刈禾曰铚。半槁也,半槁去皮曰秸,谓之服者三百里内,去王城为近。非惟纳总铚秸而又使之服输,将之事也。独于秸言之者,总前二者而言也。粟,谷也,内百里为最近,故并禾本总赋之,外百里次之,只刈禾半槁纳也。外百里又次之,去槁粗皮纳也。外百里为远去其穗而纳谷,外百里为尤远去其谷,而纳米,盖量其地之远近而为纳赋之轻重精粗也。比分甸服五百里,而为五等者也。

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男邦,三百里诸侯。
《蔡注》侯服者,侯国之服。甸服,外四面又各五百里也。采者,卿大夫邑地。男邦,男爵小国也。诸侯,诸侯之爵大国、次国也。先小国而后大国者,大可以禦外侮,小得以安内附也。此分侯服五百里而为三等也。《大全》朱子曰:第二之百里,为男爵之国,三百里谓自三至五为百里者三。吕氏曰:采邑,加今之职田,言男则子在其间,言侯则公伯在其间。
五百里绥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奋武卫。《蔡注》绥,安也。谓之绥者,渐远王畿而取抚安之义,侯服外四面,又各五百里也。揆,度也。绥服内取王城千里,外取荒服千里,介于内外之间,故以内三百里,揆文教,外二百里,奋武卫。文以治内,武以治外。圣人所以严华夏之辨者如此。此分绥服五百里而为二等也。《大全》陈氏大猷曰:内三百里,非无武卫以文教为主。外二百里,非无文教,以武卫为主。

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
《蔡注》要服,去王畿已远,皆夷狄之地,其文法略。于中国谓之要者,取要约之义,特羁縻之而已。绥服,外四面又各五百里也。蔡,放也,流放罪人于此也。此分要服五百里而为二等也。

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蛮,二百里流。
《蔡注》荒服,去王畿益远而经略之者,视要服为尤略也。以其荒野,故谓之荒服。要服,外四面又各五百里也。流,流放罪人之地。蔡,与流皆所以处罪人,而罪有轻重,故地有远近之别也。此分荒服五百里而为二等也。今按每服五百里,五服则二千五百里,南北东西相距五千里。故益稷篇言弼成五服,至于五千,然。尧都冀州,冀之北境。并云中涿易,亦恐无二千五百里,藉使有之,亦皆沙漠不毛之地。而东南财赋所出,则反弃于要荒。以地势考之,殊未可晓,但意古今土地盛衰不同。当舜之时,冀北之地未必荒落如后世耳。亦犹闽浙之间,旧为蛮夷渊薮,而今富庶繁衍,遂为上国土地。兴废不可以一时概也,周制九畿,曰侯、甸、男、采、卫、蛮、夷、镇、藩。每畿亦五百里,而王畿又不在其中。并之,则一方五千里,四方相距为万里。盖倍禹服之数也。《汉地志》亦言,东西九千里,南北一万三千里。先儒皆疑禹服之狭,而周汉地广。或以周服里数皆以方言,或以古今尺有长短,或以禹直方计而后世以人迹屈曲取之。要之皆非的论,盖禹声教所及,则地尽四海而其疆理则止以五服为制,至荒服之外又别为区画。如所谓,咸建五长是已。若周汉,则尽其地之所至而疆画之也。《大全》曾氏曰:周之九服,述者终不能大异于作者。周之王畿,即禹之甸服、侯服。甸服即禹之侯服,男服、采服即禹之绥服,卫服介于其中,即绥服之奋武卫,蛮服、夷服即禹之要服,镇服、藩服即禹之荒服也。

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禹锡元圭告厥成功。
《蔡注》林氏曰:上言五服之制,此言声教所及,盖法制有限而教化无穷也。

《晋书·地理志》:昔大禹观于浊河而受绿字,寰瀛之内可得而言也。天有七星,地有七表;天有四维,地有四渎。八纮之外,名为八极。地不足东南,天不足西北。八极之广,东西二亿三万一千三百里,南北二亿三万一千三百里。自地至天,半八极之数,自下亦如之。昔黄帝令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万九千八百八步。史臣按,凡周天积百七万九百一十三里,径三十五万六千九百七十里。所谓南北为经,东西为纬。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躔;地有十二辰,王侯之所国也。或因生得姓,因功命土,祁、酉、燕、齐,在乎兹域。昔黄帝旁行天下,方制万里,得百里之国万区,则周易所谓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者也。昔在帝尧,叶和万邦,制八家为邻,三邻为朋,三朋为里,五里为邑,十邑为都,十都为师,州十有二师焉。夏后氏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南浮于江,而朔南暨声教,穷竖亥所步,莫不率俾,会群臣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于是九州之内,作为五服。天子之国,内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铚,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甸服外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任,三百里侯。侯服外五百里绥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奋武卫。绥服外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蛮,二百里流。讫于四海,弼成五服,五服至于五千里。夏德中微,遇有穷之乱。少康中兴,不失旧物。自孔甲之后,以至于桀,诸侯相兼,其能存者三千馀国,方于涂山,十损其七矣。
《通典》:夏氏革命,又为九州。涂山之会,亦云万国。按《路史》:禹乃商九州之高下,相其原隰及山川之便利,作其畦畛,正其疆界,以杜争夺。
〈注〉传言:禹经启九道画为九州。《禹贡》九州之画,实在治水之后。盖因治水,见地势之分断,皆出自然,不可十二乃复为九尔。

商仍九州之制,而有九有之名。
《诗经·商颂元鸟篇》:天命元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朱注》宅,居也。殷地名。芒芒,大貌正治也。域,封境也。《大全》丰城朱氏曰宅,殷土。芒芒,言契之受天命而奄有
乎一国也;正域,彼四方言汤之,受天命而奄有乎天下也。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朱注》方命厥后四方诸侯无不受命也。九有九州也。《大全》华谷严氏曰:域彼四方,则九州在其中矣。天命,汤以四方为域,汤能命其诸侯而奄有九有成天意也。

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朱注》止居肇开也,言王畿之内民之所止,不过千里,而其封域则极乎四海之广也。《大全》华谷严氏曰:京师诸夏之本王畿之内,人心安土则四海之大皆在经理之内也。

《长发篇》:浚哲惟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𢄙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朱注》方,四方也,外大国远诸侯也。幅,犹言边幅也。𢄙,读作员,谓周也,方禹治洪水以外大国为中国之境而幅𢄙广大之时,有娀氏始大,故帝立其子之女而造商室也。《大全》华谷严氏曰:自其直方言之曰幅自其周围言之,曰𢄙。 朱子曰:旧说有娀国在不周之北,恐不应绝远,如此《史记》正义曰:有娀当在蒲州。

元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朱注》受小国、大国无所不达,言其无所不宜也。相土,契之孙也,截整齐也。至是而商益大四方诸侯归之截然整齐矣。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朱注》九围,九州也。《大全》孔氏曰:谓九围,为九州者,盖九分天下,名为九处,若规围然,故谓之九围者也。

武王载旆,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苞有三糵,莫遂莫达,九有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朱注》言汤既受命,载旆秉钺,以征不义,桀与三糵皆不能遂其恶而天下截然归商矣。《大全》段氏曰:截者,定于一之谓也。庆源辅氏曰:汤之兴,是甚么气势,天下安敢不截然齐整以归商乎。

《晋书·地理志》:成汤败桀于焦,迁鼎于亳,伊挚、仲虺之徒,大明宪典。王者之制爵禄,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达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凡四海之内九州,州方千里。州建百里之国三十,七十里之国六十,五十里之国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国。名山大泽不以封,其馀以为附庸閒田。八州,州二百一十国。天子之县内,百里之国九,七十里之国二十有一,五十里之国六十有三,凡九十三国。名山大泽不以班,其馀以禄士,以为閒田。凡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国。天子之元士,诸侯之附庸,不与。天子百里之内以供官,千里之内以为御,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为属,属有长;十国以为连,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州有伯。八州,八伯,五十六正,百六十八帅,三百三十六长。八伯各以其属属于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为左右,曰二伯。千里之内曰甸,千里之外曰采,曰流。天子使其大夫为三监,监于方伯之国,国三人。天子之县,内,诸侯禄也;外,诸侯嗣也。
《通典》:殷汤受命,其能存者三千馀国,亦为九州,分统天下。
〈注〉冀、荆、豫、雍、扬、兖、徐、幽、营。则禹贡青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