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温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三十八卷目录

 温泉部汇考
  水经注〈河水注 滱水注 湿水注 鲍丘水注 濡水注 漆水注 渭水注 沔水注 滍水注 涢水注 苕水注 溱水注 耒水注〉
  本草纲目〈温汤释名 气味 主治 发明〉
  畿辅通志〈顺天府 永平府 顺德府 宣府〉
  盛京通志〈锦州府〉
  山东通志〈兖州府 登州府 莱州府〉
  山西通志〈太原府 平阳府 大同府〉
  河南通志〈怀庆府 汝州〉
  陕西通志〈西安府 凤翔府 巩昌府〉
  江南通志〈安庆府 徽州府 和州〉
  江西通志〈南昌府 九江府 建昌府 抚州府 袁州府〉
  湖广通志〈黄州府〉
  福建通志〈福州府 兴化府 台湾府〉
  四川总志〈成都府 重庆府〉
  广东通志〈广州府 韶州府 惠州府 肇庆府 琼州府 罗定州〉
  广西通志〈南宁府〉
  云南通志〈云南府 曲靖府 元江府 姚安府〉
  贵州通志〈贵阳府 平越府 思南府 石阡府〉
 温泉部艺文一
  温泉赋〈有序〉      汉张衡
  温汤碑         北周庾信
  前题            王褒
  驾幸温泉宫赋       唐林琨
  汤泉赋          宋秦观
  游汤泉记          前人
  褒禅汤泉记        张邦基
  温泉述          程大昌
  游安宁温泉记      明张佳引
  温泉游记         杨师孔
  汤泉赋〈并序〉      陶汝鼐
  游汤泉记          王衡
 温泉部艺文二〈诗〉
  温泉          宋刘义恭
  浴温汤         北齐刘逖
  过温汤          唐高宗
  温泉            元宗
  又幸凤汤泉         同前
  奉和圣制过温汤     越王李贞
  前题           王德真
  前题           杨思元
  前题           郑义真
  奉和幸新丰温泉宫应制   徐彦伯
  前题           武平一
  初春行宫侍宴应制     苏味道
  奉和温泉言志应制      张说
  奉和圣制幸凤汤泉应制    前人
  宿直温泉宫羽林献诗     前人
  扈从温泉宫献诗       前人
  从驾游温泉宫       徐安贞
  和仆射晋公扈从温泉     王维
  和太常韦主簿五郎温汤寓目之作
                前人
  奉和扈从温泉宫承恩赐浴  蔡希周
  安州应城玉女汤作      李白
  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    杜甫
  温汤客舍         刘长卿
  和李员外扈驾幸温泉宫    钱起
  温汤即事         皇甫冉
  同崔员外温泉宫即事     郭汭
  题庐山山下汤泉      白居易
  华清宫           杜牧
  温泉宫           王建
  汤泉            贾岛
  汤泉           陆龟蒙
  温泉          宋王安石
  咏汤泉           苏轼
  汤泉           王十朋
  温汤            朱熹
  骊山温泉         明王格
  上巳日浴温泉        熊鼎
  安宁汤泉          杨慎
  游遵化汤泉        唐顺之
  前题〈四首〉        前人
  汤池            华清
  前题           陈士元
  前题           吴元馨
  汤泉        武宗宫人王氏
 温泉部纪事 温泉部杂录
 温泉部外编

坤舆典第三十八卷

温泉部汇考

《水经注》《河水注》

三水县东有温泉。
奢延水、又东北与温泉合源,西北出沙溪,而东南流,注奢延水。
鄤水西出娄山,至冬则煖,故世谓之温泉。

《滱水注》

滱水、又东合温泉水,水出西北暄谷,其水温热若汤,能愈百疾。

《湿水注》

《土地记》曰:下洛城东南四十里有桥山,下有温泉,泉上有祭堂,雕檐华宇,被于浦上。石池吐泉汤汤,其下炎凉代序。是水灼焉无改,能治百疾,赴者若流。大翮、小翮山在居庸县西北二十里,峰举四十里上,庙则王次仲庙也,右出温汤,疗治万病。泉所发之麓,俗谓之土亭山。此水炎热倍甚,诸汤下足便烂,人体疗疾者须要别引消息用之耳,不得言。
〈注〉孙云谓:不得声言其热,言之则更灼热矣。

《鲍丘水注》

鲍丘水又东南流与温泉水合,水出北山溪,即温源也。养疾者不能澡其炎,漂以其过灼。故魏氏《土地记》曰:徐无城东有温泉,即此也。

《濡水注》

沮水,又西南小沮水注之,水发冷溪,世谓之冷池。又南得温泉水口注之,出东北温溪。

《漆水注》

开山图曰:丽山西北有温池。
〈注〉《三秦记》《汉武故事》并云:骊山汤泉,又称温泉,不言温池也。

《渭水注》

池水之西南有温泉,世以疗疾。张衡温泉赋序曰:余出丽山观温泉,浴神井,嘉洪泽之普施,乃为之赋云。

〈按漆水入渭,渭水径跸山,故一泉两见也。今依原注,并列二条,以备考云。〉

《沔水注》

度水又东,右会温泉水口,水发山北平地,方数十步。泉源沸涌,冬夏汤汤。望之,则白气浩然,言能瘥百病,云洗浴者皆有硫黄气。赴集者,常有百数。
山阴县西四十里,有二溪:东溪广一丈九尺,冬煖夏冷;西溪广三丈五尺,冬冷夏煖。二溪北出,行三里至徐村,合成一溪,广五丈馀,而温凉又杂盖,山海经所谓苕水也。

《滍水注》

滍水又历太和川,东径小和川。又东温泉水注之,水出北山,七泉奇发,炎热特甚。阚骃曰:县有汤水,可以疗疾矣。汤侧又有寒泉焉,地势不殊而炎凉异。致虽隆火盛日,肃若冰谷矣。浑流同溪,南流注滍水,又东径胡木山。东流又会温泉口,水出北山阜,炎势、奇毒、痾疾之徒无能澡其冲漂救养者咸去汤十许步,别池然后可入。汤侧有石铭云:皇女汤,可以疗万疾者也。故杜彦达云:然如沸汤,可以熟米饭,而愈百病。道士清身沐浴一日三饭,多少自在四十日后,身中万病愈。三虫死学道,遭难、逢危,终无悔心,可以牢神存志,即《南都赋》所谓汤谷涌其后者也。然宛县有紫山,山东有一水,东西十五里、南北二百步,湛然冲满,无所通会,冬夏常温,世亦谓之汤谷也。

《涢水注》

涢水又会温水,温水出竟陵之新阳县东泽中,口径二丈五尺,垠岸重沙,端净可爱。静以察之,则渊泉如镜。闻人声,则扬汤奋发,无所复见矣。其热,可以燖鸡;洪浏百馀步,冷若寒泉。

《苕水注》

越巂又有温水,冬夏常热,其源可燖鸡豚。下汤沐洗,能治宿疾。昔李骧败,李流于温水是也。

《溱水注》

林水又与云水合,水出县北汤泉,泉源沸涌,浩气云浮。以腥物投之,俄顷即熟。其中时有细赤鱼游之,不为灼也。

《耒水注》

除泉水出郴县南湘陂村,村有圆水,广圆可二百步。一边暖,一边冷,冷处极青绿,暖处水白且浊。元素既殊,凉暖亦异,厥名除泉,其犹半汤泉也。
便县界有温泉水,在郴县之西北,左右有田数十亩。资之以溉,常以十二月种,明年三月谷熟。度此水,冷不能生苗,温水所溉,年可三登。其馀波,散流入于耒水。
耒阳县有汉水,东出侯计山,其水清澈,冬温夏冷,西流谓之肥川。

《本草纲目》《温汤释名》

温泉 沸泉
陈藏器曰:下有硫黄,即令水热,犹有硫黄臭。流黄主治诸疮,故水亦宜然。当其热处,可燖猪羊、熟鸡子也。李时珍曰:温泉有处甚多,按《胡仔渔隐丛话》云:温泉多作硫黄气,浴之则袭人肌肤。惟新安黄山是朱砂,泉春时,水则微,红色可煮茗。长安骊山是石,泉不甚作气也。朱砂泉虽红而不热,当是雄黄耳。有砒石处,亦有汤泉,浴之有毒。

《气味》

辛,热,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诸风、筋骨挛缩及肌皮顽痹、手足不遂、无眉发、疥癣诸疾,在皮肤骨节者,入浴,浴讫。当大虚惫,可随病与药及饮食补养。非有病人,不宜轻入。

《发明》

汪颖曰:庐山有温泉,方士往往教患疥癣、风癞、杨梅疮者,饱食入池,久浴,得汗出乃止,旬日自愈也。

《畿辅通志》顺天府

益燠泉 即汤泉,在昌平。《州旧志》有水益燠二字,取以为名。泉傍二大池,围以雕阑,疏凿细渠,旁流四注。东堂三楹为女塘,西堂三楹为男塘,北大堂三楹虚。其中左右二池,甃以白石,莹洁如玉,王公大人于此祓濯焉费,皆水衡钱也。
汤泉 景物略曰:汤泉在遵化州北四十里,泉从山坡下沸而四出。魏《土地记》曰:徐无城东有温汤,水出北山溪,即温源也。万历五年,戚大将军继光甃石池之,深二丈、方四寻,覆以堂曰九新水。东出于石,为之龙,吻以喷其怒未。至泉数十步,其气爞爞,其声汹汹。即之静若鉴,投钱池中,翻翻若黄蝶,百折而下至底,宛然钱也。以熟生物,与炊者等候。堂壁刻武宗宫人王氏怨诗,导而左远之为小塘,塘阴有窦,以通寒水,浴者时启而剂泉之温。寒水者亦泉也,去汤泉数步,出于泥沙。汤泉有石根若焦釜者,出之石。不及,则寒矣。泉前唐寺,贞观三年建,名福泉寺,人则呼汤泉寺。

永平府

温泉 在府城北一十二里,温暖如汤。饮之,可以愈疾。

顺德府

温泉 在沙河县西北七十里,四时常温,可愈人疾。

宣府

温泉 在赤城西南十五里,泉穴圆径五六尺,热如沸汤。旁一小泉,甚清冷。浴之,愈疾。又镇城东北六十里、赵川堡镇城西南顺圣废县东二里,俱有温泉。

《盛京通志》锦州府

温泉 宁远州有四:一在城西一百里,一在城西一百六十里,一在城西南一百五十里,今俱湮;一在城东南四里。明都指挥韩斌,构亭其北,傍有陨星石。汤泉 在义州城西南七十里。汤泉河,发源于此。

《山东通志》兖州府

温泉 在曲阜县南七里,其旁有连珠泉。又沂州东北、郯城县西北,俱有温泉,土人皆甃石为池,引以澡浴。

登州府

寒、温二泉 在招远县治东,二泉并发:一寒、一温。土人甃石为池,引二泉注焉,以便澡浴。构堂于上,名曰德新。
七里汤泉 在文登县西十里,二泉并发:一热、一冷。味皆甘洁。邑人砌石渠,以便澡浴。元山东副使王贡,易名如意泉。又东北六十里,有温汤泉。

莱州府

温泉 在即墨县东四十里,旁有凉泉。后甃池,引二泉注于中,以便澡浴。

《山西通志》太原府

温泉 在盂县北一百二十里,有三穴:一穴出盘石中,尤热。《旧经》云:北齐济南王有疾,于此泉沐浴,遂愈。其水注滹沱河。
温泉 在平定州西五十里,由丹石崖流出,泠泠有声。温泉 在定襄县圣阜山下,有三穴长流。唐龙朔中,尝赐幡幢盖,旧有李治碑记,今废。

平阳府

温泉 在闻喜县东四十里官庄湖村,水皆冬温,即泊泉。

大同府

温泉 在浑源州东南一百里汤头铺。水经注曰:温泉出西北暄谷,水温热。若汤,能愈百病。

《河南通志》怀庆府

温泉 在孟县城北,夏凉、冬温,流入溴水。

汝州

温泉 在州城西南四十里,源有九眼,东南流入广成泽,可疗疾。苏轼所记汤泉七其一汝水,盖指此也。

《陕西通志》西安府

石门汤泉 在蓝田县西南四十里,俗名汤峪。有泉五:曰玉女、曰融雪、曰连珠、曰漱玉、曰濯缨。凡有病者,浴之,辄愈。后有白鱼之瑞,神女屡降,立玉女堂于泉侧,明皇赐名大兴汤院。
温泉 在临潼县南一百五十步,骊山西北麓。秦始皇于此砌石刱宇。武帝游幸,加三饬焉。《三秦记》云:入汤,须以三牲祭之。不尔,则烂人肉。今按泉有三:其一,所名皇堂石井。周武帝天和四年,大冢宰宇文护所造。隋文帝列树松柏千馀株。

凤翔府

温泉 在郿县东南五十里,源出太白山下。沸涌如汤,今名汤谷。有疾者,多往浴之。

巩昌府

温泉 在安定县东南七十里,从山间涌出,如沸。有疾者,浴即愈。俗呼王家泉。

《江南通志》安庆府

汤泉 在潜山县皖山上,其泉四时如汤,可浴。

徽州府

汤泉 在歙县北,即黄山第四峰下,朱砂汤也。

和州

平痾泉 在州北三十五里,其水温。梁昭明尝浴焉。又名太子汤。宋苏轼、刘贡父、秦少游、明庄昶皆有记。明嘉靖六年,州守易鸾,于水之源甃以方池,围以重垣结屋,作三池以便浴者,分四渠以溉田。

《江西通志》南昌府

汤泉 在奉新县九仙山寿圣禅院东,北官道傍。二泉涌出,一温、一沸,上有亭。
温泉 在宁州,有三:一曰石壁温泉,一曰白沙湾温泉,俱在武乡,一曰长茅温泉,在安乡。

九江府

汤泉 在府城南九十里庐山下,白居易有诗。

建昌府

汤塘泉 在南城县东八十里,有泉涌出,如沸。冬热尤甚。
温泉 在南丰县西南甘露寺前,有泉三溜里人,以石砌为三池。冷池;虽伏如冰;热池,虽腊亦沸;惟温泉,可濯濯者,随意以和冷热。有人投牲体于热池,顷刻即烂。近泉数十步,闻硫黄气。

抚州府

温泉 在府城东北四十馀里。《东坡记》:天下温泉七,汝水其一也。

袁州府

温泉 在府西南三十里,修仁乡定光院前。气温如汤,冬可浴。以鸡卵投之,即熟。水中犹有鱼。泉凡三出:一在东岸上,僧人甃为池,一涌出江心巨石中,石类釜上,宽五六尺,许平坦可坐。游者多于此饮,以为乐;一在西岸下,宋黄叔万诗:离火自天铄,温泉由此生。我来需晓汲,聊用濯尘缨。

《湖广通志》黄州府

温泉 在府治,夏温可浴,冬则热甚。

《福建通志》福州府

温泉 一在府城东隅温泉坊,一在易俗里东门外晋安桥,一在崇贤里。

兴化府

天柱温泉 在仙游县城外北天柱庵前,砌石为池,有亭覆之。
双林温泉 在仙游县城外南旧双林院前,方广丈许,深可六尺。

台湾府

温泉 一在凤山县下淡水社上。有赤山一座,并无沟渠,泉不时涌出,亦无定处,夜见红光;一在诸罗县鸡笼山后,野番三朝社内。
《四川通志》成都府
温凉泉 在汶川治东一里,其泉平地涌出,冬温夏凉。

重庆府

温泉 在合州治东五里。丁谓诗:胜景游来地,烟岚迥出群。水温何用火,山冷自多云。

《广东通志》广州府

汤泉 在从化县东三十三里,旁有圆山如毬,俗呼热水池。有硫黄气。又清远县二十里,有石如镬泉出,其中热可熟物。

韶州府

汤泉 在郡城东南五十里。每霜雪时,泉气上蒸,能熟生物。泉中时见赤鱼游跃,人不能获。
海岱温泉 在乳源县西三十里邑。温泉有十,惟海岱一源与榔木桥一泉,热不易探。
汤泉 在乳源县西二十里,有石如长盆。地中出泉,若汤沸,有硫黄气。人多浴之,四时不绝。嘉靖四年,通判符钖建拟沂亭于左,亭今废,有记。

惠州府

汤泉 在博罗县白水山下,泉热不可濯。宋嘉定黄孟容、叶次魏方龟年有石刻。知县经彦寀建亭其上。温泉 在兴宁县吉湖之傍,既汎湖漘。潜行地中,复自石窦涌出,四时恒沸。居人日以盥燖为常,石状亦奇异。

肇庆府

温泉 在恩平县城南八十里。其泉有二:一在那吉冈,一在云立山。苍松怪石,幽雅清丽。明万历五年,知县毛凤彩立亭。

琼州府

温泉 在文昌县南五十里。周百馀步,冬夏常温,大旱不涸。
温汤泉 在感恩县北七十里,夏寒冬温,癣疥浴之。即愈。

罗定州

温泉 在州城西南二都顺仁乡,近云霁山。阔二丈馀,长三尺许,水性常温,冬夏可浴。

《广西通志》南宁府

布透温泉 在上思州三台山之东五里。若时丰泉始瀑,其水冬热夏寒。

《云南通志》云南府

碧玉泉 在安宁州北十里,出崖穴间,不假甃治,清洁香温。其中二石,深碧如玉。明杨慎题为天下第一汤。康熙二十八年,总督范承勋巡抚石琳,按察使司许弘勋别凿二池:曰小玉,曰嫩玉。旁建尊竹山房、云涛寺、雪韵轩诸胜。杂峙于环云岩、虚明洞、醒石、醉石之间,幽雅莫可名状。

曲靖府

温泉 在南宁县、分秦山下,阔二丈许。

元江府

温玉泉 在府城西北八里,石罅迸出。

姚安府

温泉 有三:一在府西黑泥只村,一在府北交摩村,一在大姚县东。

《贵州通志》贵阳府

温泉 在新贵县东九十里,地名杨郎坝初出地。热甚,可熟生物。稍远乃可浴。
温泉 有二:一在普安州东南八十里,其水如沸,可浴;一在乐民千户所西,水温可浴。

平越府

温泉 在黄平州境内,其水温煖,可浴。

思南府

温泉 在府治北二百里,夏凉冬温,人多浴焉。

石阡府

温泉 在府城南一里。大小二泉,泉水温煖,清可鉴发。大池方如盘匜,小者中有石窦,圆如太极,可入就浴,为石阡一郡胜游地。

温泉部艺文一

《温泉赋》〈有序〉      汉张衡

阳春之月,百草萋萋。余在远行,顾望有怀。遂适骊山,观温泉,浴神井,风中峦。壮厥类之独美,思在化之所原。感洪泽之普施,乃为赋云:

览中域之珍怪,无斯水之神灵,控汤谷于瀛洲兮,濯日月乎中营,荫高山之北埏,处幽并以閒清,于是殊方跋涉,骏奔来臻,士女煜其鳞萃,纷杂沓其如烟。乱曰天地之德,莫若生兮。帝育烝民,资厥成兮。六气淫错,有疾疠兮。温泉汨焉,以流秽兮。蠲除苛慝,服中正兮。熙哉帝载,保性命兮。

《温汤碑》北周·庾信

咸池浴日,先应录甲之图,砥柱浮天,始受元夷之命,仁则涤荡埃氛,义则激扬清浊,勇则负山馀力,弱则鸿毛不胜,仲春则榆荚同流,三月则桃花共下,其色变者,通为五云之浆,其味美者,结为三危之露,烟青于铜浦,色白于铅溪,非神鼎而长沸,异龙池而独涌,洒胃湔肠,兴羸起瘠,秦皇馀石,仍为雁齿之阶,汉武旧陶,即用鱼鳞之瓦,山间涌水,实表忠诚,室内江流,弥彰纯孝,岂若醴泉消疾,闻乎建武之朝,神水蠲痾,在乎咸康之世,嵩岳三仙之馆,不孤擅于天池,华阴百丈之泉,岂独高于莲井。

《前题》王褒

原夫二仪开辟,雷风以之通响;五材运行,水火因而并用。炎上作苦,既丽纯阳之德;润下作咸,且协凝阴之度。至于迁陵热溪,沈鱼涌浪;炎洲烧地,穴鼠含烟。火井飞泉,垂天远扇,焦源沸水,冲流迸集。甘州浴日,跳波迈椒丘之野;汤谷扬涛,激水疾龙门之箭。故以地伏流黄,神泉愈疾云尔。其铭曰:

挺此温谷,骊岳之阴。白矾上散,丹砂下沉。华清驻老,飞流莹心。谷神不死,川德愈深。

《驾幸温泉宫赋》唐·林琨

寒郊已暮兮,景气澄鲜。遥林罢色兮,古岫苍然。我皇将出豫涤思,观风猎贤。于是旭日霁野,庆云霭天。指凤城之香陌,得骊阜之甘泉。乃乘雕玉之舆,驾飞黄之马。罗霜仗于霸亭之上,驻清跸于秦山之下。赋汾水于秋风,咏在镐于周雅。若其严气盛,阴云寒,冰生巨壑,雪满层峦。河海方闭,温泉正湍。岂独鉴天心于曲渚,澡圣虑于清澜。洞上善之为信,秉至柔之自安。伊昔竹殿始秋,梧宫未落。空望幸之杳眇,怨嬉游之寂寞。芸从馥于玉阶,月虚容于金阁。接远树于新丰,韵晓钟于长乐。皇欢是并,品物咸亨,逶迤清泚,皎洁澄明。奏钧天而寒谷变律,陈羽卫而阴飙换晴。故能蠲忧除患,利用永贞。于是泽洽群臣,恩遍区宇。野农击壤,则有颂于康哉。帝之何力,空赓歌于圣主。因返旆回銮,逍遥近甸。度祥光之萧索,郁隹气之葱茜。钩陈不改,下辇成宴。诫轵道而兴嗟,想磻溪而流盼。然后省娱游之乐,念淳朴之俦。开灵液之广润,与万姓而同休。施兔罝于中谷,贲束帛于岩幽。独有执戟三道,栖迟一丘。空想臣朔之列,常陪汉武之游。

《汤泉赋》宋·秦观

大江之滨,东城之野,有泉出焉。直回峰,负深谷,分埒引源,迤逦相属。晨夜有声,涵云注玉。薄为虎须,洑为鱼目。鳞介莫潜,遇者斯浴。此何水也哉。野老告余曰:泓泓涓涓,莫虞岁年,不火而燠,其名汤泉。呜呼。岂非荧惑莅于上邪。烛龙隐于中邪。旁通咸池,日御之所经邪。幽精沈魄,阴偿其负邪。丹砂黄硫,金石之气,酷悍之所激邪。德有常仁,惠公而浃。寒凝海兮不冰,旱焦山兮不竭。其或燥湿外干,精气散越,肤萃疮疡,惫筋淫血。欣瀄汨之暂游,恍幽忧之永脱。以沐则发泽,以沬则齿洁。其支流旁浸,捐弃于沟壑者,犹能灌蔬稻之畦,已平原之暍,沾溉何其广邪。吾闻天下之水,厥类实繁。至于弱水储阴,投羽必沈;火井萃阳,烂石灼金。祥标醴泉,病饮而瘳。异纪滋穴,神瀵以流。焦溪乏𦊰蔓之饰,沸潭谢聱聆之游。其馀酒墨所发,胶盐是滋,啜怀千金,饮狂一国。裒玉乳以中涵,横金丝而径度。诡品缪名,纷莫为数。咸受命于元精,亦各私其所遇。若夫匡庐汝水之旁,尉氏骊山之下。烟菲掩缛,王孙鸟隼之所娱;金穴椒房,专宠靡曼之所占。则汤泉之中,又有显晦者焉。野老忻然而笑曰:善乎,齐给之士。曳杖而去,行歌于涂曰:滭沸滂沱,奋此泉兮被彼山阿,吾惟盥沐兮不知其他。

《游汤泉记》前人

漳南道人昭庆隐汤泉山,集贤孙公谓其徒曰:漳南所寓富山水,盍往访焉。于是余与道人参寥请从之。翼日,出高邮西郭门,驰六十里,宿神居山之悟空寺。神居高不踰三四引,而股趾盘礡,旁占数墟,俗呼土山。或曰昔老姥炼丹于此。今寺有石药臼者,乃其遗物也。又驰四十里,宿黄公店。又驰六十里,次六合,馆寿圣寺之香积院。又驰七十里,次贡相院。明日,漳南来逆,相劳苦如平生欢,遂与俱行。驰二十五里,至汤泉,馆惠济院。院则漳南之所寓也。景申遂浴于汤泉之墟,西惠济二百步,周袤不踰十成,有泉五:一曰太子汤,旧传梁昭明所游。今废于野。一在居民朱氏家,其三则隶于惠济,而惠济三泉旁皆甃石为八方斛,窍其两崖,一以受虚,一以泄漏。泉输其中,晨夜不绝,其色深碧沸白,香气袭人。爬搔委顿之病,浴之辄愈。赢粮自远而至者无虚时。刘梦得《和州记》云:地有沸井,即此泉也。噫。泉之为汤者众,彼汝水、骊山,尝为乘舆后宫之所临幸。方其胜时,绮疏璇题,鱼龙飞动,眩人目睛。势徂事变,鹿豕得而辱焉。其僻昧不闻于世者,又皆蔽于丛薄,堙于土涂。抱清怀洁,历千百年莫或稍试于用,二者皆有恨焉。独是泉出无亢满之累,其仁足以及物,岂所谓无出而阳,无入而藏,柴立乎其中央者欤。余三人者,既嘉泉之近于道,又叹其有功于尘垢疾病也。再日必至焉,率以为常。越三日,乌江令阎求仁来。求仁,余乡友也。遂与俱行,东西驰八里,至龙洞山下,弃马而徒步。山形斗起,蒙笼曲道,尤难登扪。萝进者五里,然后至其山椒。是日风曀,望建业,江山蟠龙踞虎之状,皆依约而得之。自山椒转而西南,盘纡径,复又二里而至龙洞。其上巃嵷崟岑,不可穷竟。门则大穴也,渐下十数丈,窅然深黑,日光所不及。揭炬而行,腹中空豁,可储粟数万斛。屏以青壁,而泉啮其趾。盖以乳石而鼠家其窦。仰而观之,或突然傲岸而出,若有恃者;或侵寻而却,若有畏者。云挠而乌企鼻,口呀而龂腭露。其陬互横遌卒愕之变,疑生于鬼神。虽智者造谋,而巧者述之,未必能尔也。惜乎閟于龛岩,人迹罕至,世莫得而窥焉。夫岂负天下之奇者,不欲轻售其伎,必待夫笃好之士,然后与之接耶。或曰洞有小蛇,青色而赤章,旱祷多应云。夕还惠济,惠济有庵二,一在太子泉南百步崦中,隐者陈生居之;一未构基,在院西六十步大匠之原丘,势坡陁,前有小涧,涓涓而流,藩以密筱,闳以双松。每冷风自远而至,泛筱薄,激松梢,度流水,其音嘈然,如奏笙籁,巽向而望。自定山转而西,日光晷薄,星辰亘二百里,迅驰而矗立,分秀而取奇。各挟其伎,以效履舄之下。孙公爱其地胜,欲寄以老焉。因请名曰寄老庵。明年,庵成,发二奇石于双松之下,形势益振。于是环山数百里,尝以游观名者,迁延辞老焉。汤泉之事既穷,余又独从参寥西驰七十里,入乌江,邀求仁,谒项羽祠,饮系马松下,凭大江以望三山,憩于虚乐亭,复还惠济。翼日,乃归。盖自高邮距乌江三百二十五里,凡经佛寺四,神祠一,山水之胜者二,得诗三十首,赋一篇。至于山林云物之变,溪懒潺湲之音,故墟荒落,晨汲暝舂之状,悠然与耳目谋而适。然与心遇会者,盖不可胜计。呜戏。兹游之所得,可谓富矣。

《褒禅汤泉记》张邦基

汤泉有处甚多,大热而气烈,乃硫黄汤也。唯利州褒禅山相近,地名平痾镇,汤泉温温,可探而不作汤火气,云是朱砂汤也。人传昔有两美人来浴,既去,异香郁郁,累日不散。李端叔过,浴池上,作诗云:华清赐浴忆当年,偶托荒山结胜缘。未必兴衰异今昔,曾经天女卸金钿。

《温泉述》程大昌

温泉在骊山,与帝都密迩。自秦、汉、隋、唐,人主皆尝游幸。惟元宗特侈,盖即山建宫,百司庶府皆行,各有寓止。自十月往,至岁尽乃还。又缘杨妃之故,其奢荡特为章著。大抵宫殿包裹骊山一山,而缭墙周遍其外。观风楼下又有夹城,可通禁中。白居易追咎其事,作歌以为后监。世喜传诵,然诗多不得其实也。华清宫者,本太宗温泉宫也。天宝六载始名华清,而杨妃入宫,以太真得幸,已在三载,则华清未名,而妃已先幸。今曰春寒赐浴华清池,始是初承恩幸时,此已误矣。而又记其款昵,则曰七月七日长生殿,华清宫固有长生殿矣,而其地乃斋宿礼神之所,本非寝殿。帝又未尝以七月至骊山,则白歌皆不审也。杜牧诗亦曰: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元宗亦未尝以六七月幸华清宫,则递进荔枝,亦不在幸山时也。按乐天集长恨歌不自为叙,以陈鸿所传骊山事为叙。乐天所歌,谓妃得幸在赐浴华清之时,及方士所道妃语,皆本鸿传,以为之说也。歌之作也,在元和元年冬,盖王质夫用鸿说劝乐天为之,而鸿自言亦谓得之传闻,非元宗本纪所载也。则乐天之误,出自陈鸿也。然而事有不可专执故常者,观风殿有复道可以潜通大明,则微行间出,亦不必正在十月矣。《唐志》记荔枝香曲所起,曰:贵妃生日,燕长生殿。南方适进荔枝,因以荔枝香为曲。则荔枝熟时亦自可幸骊山也,故予谓不可执守故常也。凡左方所录宫殿方向,长安志率取津阳诗注为据。津阳诗者,郑愚之所作也。

《游安宁温泉记》明·张佳引

嘉靖丙寅十二月廿三日,余较士安宁毕,将欲观汤池。先遣一力拿舟螳螂川,厥明,径盐井观之。盐官令灶丁以皮囊汲卤水,据晋常璩《南中志》云:连然县有盐泉。《近志》乃谓唐武德间因阿宁始掘地得卤者,非是。观毕,屏舆从,出大界村,乘舟顺流北行一里,东望龙宝寺,隐丛竹中,亦萧远可嘉。舟子报郡吏驰骑率鼓吹追,余亟遣去。舟中望一山峻插东北隅,两峰如削,凹其中,如笔架形。土人因以名山,一名岱晟山,一名坎山。昔僧张善信有异术,除妖坎山,即此。又北行五里,径石淙渡,故郡人杨少师一清筑精舍读书处。诗文具集中,一时名家则李长沙东阳、陆上海深、李北地梦阳最称杰作。沿两岸,土人引水溉田,堰坝鳞次,若决吕梁。水车高翻,溅珠成雨,似瀑水飞洒空中。又北行五里,水回折作曲瓠形。螳螂川多直北流,至此周绕二里,径龙山下。山川窔窕,松石参差,最为隹境。东岸一带岩石谽呀,上镌曹溪夜月四字,稍下红石削起,镌赤壁天成四字,皆杨太史慎题也。行半里,七洞临水,飞岩峭立,五彩绚杂,洞口重扃,大似雕藻。再行半里,至温泉,乃舣舟登其亭。饭罢,观池而浴之,池水皓洁,纤毫不隐。四面壁起,不烦甃甓。中二石,光腻胜玉,碧色夺目。《华阳志》云:水神祠亦有温泉。顾祠今废矣。浴罢,风乎亭上,一峰对峙,命觞相属,觉两腋间习习风举。余尝浴骊山、香陵、渝峡诸泉,类多秽气,逆人鼻。杨太史品兹泉为海内第一汤,似非溢美。时日且午,闻西岸有圣水,一名海眼泉,潮应子午卯酉之候。亟渡而西,登陆,陟其所,古木参云,水自窦中出,盈盈涧沟,土人谓此午潮至。遂名曰圣水三潮,不云四者,子夜故不及见耳。余曾观泉华清宫下,水出左右二窍,应朔望不爽,自是造化气数,兹泉无足异者。又披荆棘,南陟一里,至曹溪寺,在龙山之麓,土人一名葱山。草径盘历,可肩舆上,无甚斗绝。《郡志》云:高八百丈,周遭七十里,诬矣。寺殿因山层构,中有杨太史碑文,不减玉简。栖头陀之作第四级,殿宇闳丽,佛像庄严。前行十弓许,一楼显敞,右植木莲花,树青葱可玩。頫视螳川,清涟如带。稍东一园,凿山石作几形,桃杏蔷薇,屏架繁杂。道上曝曲,糵数石。余呼僧笑曰:僧家有是哉。僧叩首若请罪状,余曰:昔支道林好养鹰骏,惜尔无大韵也。觞而出,寺右一泉,㶁㶁鸣乱莽间。循泉散步,南行一里许,下有龙洞,造其门下,视深黑不测,寒气逼人。投石其中,逢逢成响,七八叠而后止。又西南步行可三里,至龙潭,乃水源处。有二穴,穴口多小鱼。山树蓊菁如盖,坐树下,饮水甘之。頫瞰平畴,如波文可爱。指顾太华,累累远近,奇峰错列杖舄下。问之,皆彝名,甚辱兹山也。由东南下山,复登舟,逆水行。夕阳既下,万峰尽紫,西望虎丘山寺与太极诸山,棋布相属。复系舟登岸,里许至寺,襟带螳螂,枕籍虎丘,信一灵境。前殿榜曰妙果禅院,殿制古丽,画壁精工,非时师可及。相传为唐殿,余观之,多元制也。出山门,南望郡中,烟树万家,暮霭如罩。遂从陆归,时列炬在门矣。返署中,追忆斯游,操舟顺流,左右山色应接不暇,濯足振衣,登高睇远,而梵宫钟声,洞口松涛,所至奇出,令人忘归。惜哉。地界绝域,往往好游之士无因振策于烟火空翠之间。兹游盖万里奇踪也,遂秉烛记之。

《温泉游记》杨师孔

至人韵士,往往以山水为性命。山不险不奇,水不深不幽,每至违性情,毁形骸,弗顾也。若夫具深险之胜,而又全幽奇之德,惟滇阳城温泉,名满海内。束发时思欲啜流扬波久矣。读用修先生,暨先辈题咏,积往古温汤旧事,点缀兹池,不过一盆一盎耳。岁天启乙丑,直指朱白翁具山川明眼,季秋二十一日,行旌按部兹土,不佞孔代,分守庖例,迟节泉上,机缘奇甚。是日宵征达杨城,直指饯送礼成,仅宿碧鸡关。二十二日晨抵杨城,郊迎后即求订泉游之约,期以翼日。是日午刻,同阃帅高子启自螳螂川登舟,谢太函方伯以车马小憩,州守编渔船,障以布幄。酒铛茶灶备具,致颇不恶。放舟而北,曲曲山青,湾湾水活,渐入渐邃,不啻剡溪,雪浪中神已飞越矣。日晡,望山峦耸翠,峰岩环抱,不脱溪流,疑入无缝,而委婉却有情,固滔滔无碍柔橹。梧柳森映,遥见孤云断壁,一水横玉,似可攀可蹑,又似可入者。询舟子,云岩洞奇绝,政堪游。余欣然舍舟,从松阴禾亩间徒步入岩。小浅滓淖,不能入。既则或门,或屏,或榭,或轩,或堂广,或廊,或壶天,或弱流,或花岩,或秘石,或元窍,或翠幕,或紫丝障,或灵光龛,态度奇幻,不能名状。粗与高帅信足所至,欲酬一觞,期以来日探讨。洞之奇甲天下者不少,非泉洞分奇,即寒温失正,未有虚明洞朗如阿房、椒户,院院相比;又如响屧、长廊,转转可步。而一水流春,禾田映户。想上古赏鉴真仙,购先天能手,将溪湾最趣处会萃为一家,亦天地间一大奇绝也。洞尽,展一坪,转入岩壑深处,即温泉矣。一望瑞霭团结,氤氤氲氲,数家茅屋,映带紫翠,明霞徘徊于上,若不忍去。入门望洋,心胆俱热,大咤前人之未标其奇也。泉从碧玉屿中如初沸鼎炉,瀼瀼涌出,一镜铺银,纤埃俱彻,明砂净砾,粒粒可数。中涵碧岛如玉,瑰玮光洁,与水色𩰚奇。目闪闪不能定。是夜,醉中同高阃帅解衣汨没,如婴儿入父母暖怀,又如带酒入初薰绣被,屈伸偃仰,无不随意、取足。不意人间世有此极乐国也。大凡游人带酸寒俗气,至此俱开;暴戾血性,至此俱化;尘垢秽浊,至此俱净;人我迹相,至此俱浑;尘情客念,至此俱消。盖造化具此大炉冶,一经锻炼,自换凡胎。恨天外遐陬,为神仙久私。机缘浅、尘染重者,轻易未能一至耳。二十三日晨刻,太函亦至,同泛小舠,迟直指于岩之初洞天,设具遵旌,因岩发笑。昔闻山岳动,今则岩壑开矣。历险探奇,穷幽极阻,为门为屏者,布以旌麾;为榭为轩者,浮以大白;为堂为广者,畅以笙歌;为壶天,为弱水者,杂以火树;为秘室,为元窍,为翠幕者,畅以鸣琴。不但众山皆响,亦且寒谷春回。薄暮侍旌节,入温柔乡。是晚燕于碧玉泉之北堂,入夜,移尊泉槛,和气春烟,水光玉色,雅怀高韵,浑为一气。啜泉而饮,洗盏更酌,命两婴童,拍径尺舟,次第传觞,如飞仙太乙,傲睨群杰,不知酒味为泉,亦不知泉色是酒。生平泉游,当以此为第一,可以偿万里茧足。东方渐白,余就宿村居小楼,山深岚重,僵卧几不能寐。推衾猛起,命童子扶掖直走泉上,箕踞片晌,融融五体俱和。即池掬水,盥嗽毕,走圣水三潮,赴直指曹溪。廿四,香积约,夕阳登途,宿禄膘。二十五抵禄丰,别直指于响水公署,舍熙和天界,就风尘眉目,一步一回首也。兹境也,毕竟是神仙窟宅,诸洞天为堂奥,泉源丹鼎,泉流为仙液,螳川为门户,曹溪、虎丘为别业。泉外奇石如林,温流如海,山花老树,琪草珠岩,尚有秘而未显者,以俟后之赏心之士。若夫宇内温泉旧迹,称香比色,较味怜清,特此泉之一班,自有昔人纪之,不复赘。

《汤泉赋》陶汝鼐

汤泉,水之变性也。寰中称温泉者十数处,而古今最骊山之池,以其芳清又迩宫阙,承恩赐幸,宠艳斯极,然亦其所处之幸也。其次则歙之黄山,滇之安宁,并称朱砂泉。黄山松云名胜,超然元圃,非高人隽游不得致,可以无憾。安宁则滇之鄙邑,近代杨升庵迁谪其间,始著于书。然则此三泉者,骊山廊庙也,黄山仙隐也,安宁幽谷也。生幽谷中,后骊泉二千馀年,赖文人以传,亦遇矣。彼㳌渫而沦草莽者,何限乎。或谓温泉不甚沸,而无硫黄气,故别之以朱砂,自馀不得拟也。予曰:然。汤泉沸激,瀹物蠲痾,功德被幽,独先寒贱,此何异士君子负烈正之行,而严气善事溉于乡里者哉。予家深山之内,去溪江二里许,有汤泉焉。出于江干,石为之釜,燖不可手。上有方塘,则熬波清澜,可盥可掬,可垂钓,可引灌我田。东坡所谓饮食沐浴俱在矣。盛弘之《荆州记》曰:新阳县惠泽中有温泉,冬日,未至数里,遥望白云浮蒸如烟,上下采映,状若绮疏。又有车轮双辕形。昔传玉女乘车投于此泉,今人时见女子姿仪光丽,倏忽往来,正此处耶。惜《邑志》不考,姑传流俗,曰浣纱夫人。旧有庙,予居其里数年矣,被泉之赐,不得如安宁之遇升庵乎。于是感而为之赋。赋曰:

夫何衡泌之勺波,兼水火之令德。非此以涓涓,畴湘之而溭溭。同为山下之蒙,迥别溪中之色。观其觱沸乎古今,得无怨天壤之见抑。异哉此泉,相对叹息。吾闻元彝导坎,渊益清泠,百川灌河,流皆寒碧。今乃易冰为炎,改澜为炽,五行之变,于斯为极矣。然亦尝思之,岂无海潜阴燄,野汇焦渊。岱舆之濆石烂,宛渠之础波燃。莽煌沾衣而愈烈,金泥拂水以如煎。白玉为樊,乃得然丘之国;黄金薄底,方浮沸海之船。至使汉苑缣缃,标奇火浣;秦台沙树,最侈烘烟。广异闻于域外,觊一觏于神仙。爰有褒禅神井,咫尺西都;华清宝辂,翠辇金吾。沉香热水,天地所娱。又有新安黄海,烁玉翻珠。云霞逸客,冰雪藐姑。浴不待赐,酣卧蓬壶。并擅朱砂之誉,分专清艳之殊。乃若匡泉汤若,汉水沸如,莱波烂乌,灵谷游鱼。访火井于临邛,志易泉于天馀。事或近而有徵,史尝阙而不书,得无沧桑之换世,而空识于虞初也。眷兹惠泽,近我柴门,山江之汜,汤出云根。蒸鹫岭燠,狮崙迷鱼,濑罨鸡园,流卑潴高,蓄清泄浑,如煎如熬,不崩不骞,类曹家之豆釜,比管氏之盐盆。春浪滚则桃花别色,冬雪赩而柴燎同燔。允辞冰霰,偏沃禾荪,亦有赤鳞潜而吹沫,朱鸟过而消魂。炎液暄波,非因人之热;捐痾荡秽,欲绝俗而奔。然而投閒率野,润庇孤村,无绮栏与玉砌,足石户之陶尊。将以沤麻,将以浣纱,昔逢采葛之女,聊供抱布之娃。岭上之白云常煖,池中之明月偏华。是以天姬翠盖,神女云车,欻然下凤,冉冉如霞。每珊珊而至,止倏香雾以周遮,疑玉皇之赐浴,列云母兮障花。庶几幽光承乎元鉴,游眺绝于狭斜矣。云何胥涛欲绝,娲墓曾沉。望失江皋之佩,虚存捣练之砧。然而烟霞吐其直气,风雨助其枯音。虽山川之陈迹,终万古以常燖。是谓至变者不变,而谁能测其阳阴。于是池上主人,缨足并濯,洗耳而吟。薇可瀹兮,泉可以斟。有温泉而无寒火,悟天地长存于水心。

《游汤泉记》王衡

癸巳秋,余有内戚不自聊。九月,从母舅朱向之、友人唐叔达、周季良、张伯新再游盘山,手旧游记,摩娑泉石间,如梦见六年前所栖薄,而比时秋林殷红,溪水放溜,又似别辟一境者。已详叔达记中。初八日,取道蓟州,过石门。石门两山巀嶪,正锁驿道。道旁祀汉张将军纯,以有捍寇功也。又二十里,为汤泉,泉在山坡下,初漫羡四溢,戚将军继光始甃石为池。池上压九新堂,深二丈许,广几倍之,水势壮甚,然适如石而止。未至数十步,声汤汤然,气滃滃然,若不可向迩。即而俯之,静若悬鉴,可捧而盥。其气香,其气冲,泡起于下,大小爞爞,若转念珠。投以钱,作蛱蝶舞,与泡形相颉颃,良久乃下。池之南穴而下,水支委于墙外,种荷花一渠,绿净可把。又沟其北,石蜃承之,穿堂而出,中堂为檐除,甓为小方塘,以上受雨而下引泉。客至,则设版焉。其东则铜龙张舌喷泉甚怒,迄行入浴池,池之阴有窦焉,蓄寒水,浴者时其温凉之候而启闭之。九新堂后有池如偃月,寒水所自出,色正凝碧。余愕,问主者具言泉本寒沁,有石根可一亩,类焦釜覆之。水受石性,故沸所不及,则不盖数武之内,而水火共鼎,亦一奇也。已乃循行壁间,读武宗宫人王氏诗,有溶溶一脉流千古,不为人间洗冷肠之语,为之欷歔涕洟。时同游者先浴,余乃与叔达登山冈,藉草而饮。顾塞外诸山重复如青莲瓣,长城为带,金汤屹然,相与叹山河两戒之不偶。迨日衔半山,池上浓霭渐结,下而就浴,则皎月已映池中矣。因相与执杯,就池而饮。时有老卒侍酒,问以塞上事,对娓娓而流涕焉,言戚将军,将军赏罚严,得士卒死力。其所规造,无论戍堞、楼橹,即小小台馆,皆有意要于不可易。常因材于山,因力于士,无侈费,而其大指则恐士卒骄惰难用,故欲磨练之于斧薪畚挶之间。盖彼时虽外诘斥堠,内通苞苴,而将帅犹得以其意为官,故其财力与精神俱閒,可以鼛鼓寓军,兴可以游观寓蒐。阅今一切绞急迫促,文武吏局促自守,此佳泉怪石,仅以供吾辈幽閒好事之赏,而闻且有以为禁者。嗟乎。款坚而罔密者,数十年于兹矣。盖昔之敝窦无一焉,而边事竟如之何也。叔达与余相顾太息,同游者曰:月斜矣。余姑饮痛饮,一宿而去。

温泉部艺文二〈诗〉

《温泉》宋·刘义恭

秦都壮温谷,汉京丽汤泉。炎德潜远液,暄波起兹源。

《浴温汤》北齐·刘逖

骊岫犹怀土,新丰尚有家。神井堪消厉,温泉足荡邪。紫苔生石岸,黄沫拥金沙。振衣殊未已,翻能停使车。

《过温汤》唐高宗

温渚停仙跸,丰郊驻晓旌。路曲回轮影,岩虚传漏声。暖溜惊湍驶,寒空碧雾轻。林黄疏叶下,野白曙霜明。眺听良无已,烟霞断续生。

《温泉》元宗

惟此温泉,是称愈疾。岂余独受其福。思与兆人共之。乘暇巡游,乃言其志。

桂殿与山连,兰汤涌自然。阴崖含秀色,温谷吐潺湲。绩为蠲邪著,功因养正宣。愿言将亿兆,同此其昌延。

《又幸凤汤泉》同前

西狩观周俗,南山历汉宫。荐鲜知路近,省敛觉年丰。阴谷含神爨,汤泉养圣功。益龄仙井合,愈疾醴源通。不重鸣岐凤,谁誇陈宝雄。愿将无限泽,沾沐众心同。

《奉和圣制过温汤》越王李贞

凤辇腾宸驾,骊籞次乾游。坎德疏温液,山隈派暖流。寒氛空外拥,蒸气沼中浮。林彫帷影散,云敛盖阴收。霜郊畅元览,参差落景遒。

《前题》王德真

握图开万宇,属圣启千年。骊阜疏缇骑,惊鸿映綵旃。玉霜明凤野,金阵藻龙川。祥烟聚危岫,德水溢飞泉。停舆兴睿览,还举大风篇。

《前题》杨思元

丰城观汉迹,温谷幸秦馀。地接幽王垒,流分郑国渠。风威肃文卫,月彩镜雕舆。远岫凝氛重,寒丛对影疏。回瞻汉章阙,佳气满宸居。

《前题》郑义真

洛川方驻跸,丰野暂停銮。汤泉恒独涌,温谷岂知寒。漏鼓依岩畔,相风出树端。岭烟遥聚草,山月迥临鞍。日用诚多幸,天文遂仰观。

《奉和幸新丰温泉宫应制》徐彦伯

姬典歌时迈,虞编记省方。何如黑帝月,元览白云乡。翠仗萦船岸,明旂应萯阳。风摇花眊彩,雪艳宝戈芒。御陌开油次,离宫夹树行。桂枝笼騕袅,松叶覆堂皇。仙石含珠液,温池孕璧房。涌疑神瀵溢,澄若帝台浆。独沸流常热,潜蒸气转香。青坻环玉甃,红础铄金光。藻耀凝芳洁,葳蕤献淑祥。五龙归宝算,九鳸叶时康。同预华封老,中衢祝圣皇。

《前题》武平一

秦王豋碣石,周后袭昆崙。何必在遐远,方称万宇尊。我皇顺时豫,星驾动轩辕。雄戟交驰道,清笳度国门。回舆长乐观,校猎上林园。行漏移三象,连营总八屯。旌摇鹦鹉谷,骑转凤凰原。绝壁苍苔古,灵泉碧溜温。参差开水殿,䆗窱敞岩轩。丰邑模犹在,骊宫迹尚存。烟松衔翠幄,雪径绕花源。侍从推元草,文章召虎贲。深仁浃夷夏,洪造溢乾坤。谬忝王枚列,多惭雨露恩。

《初春行宫侍宴应制》苏味道

温液吐涓涓,跳波急应弦。簪裾承睿赏,花柳发韶年。圣酒千钟洽,宸章七曜悬。微臣从此醉,还似梦钧天。

《奉和温泉言志应制》张说

温谷媚新丰,骊山横半空。汤池薰水殿,翠木暖烟宫。起疾逾仙药,无私合圣功。始知尧舜德,心与万人同。

《奉和圣制幸凤汤泉应制》前人

周狩闻岐礼,秦都辨雍名。献禽天子孝,存老圣皇情。温润宜冬幸,游畋乐岁成。汤云出水殿,暖气入山营。坎意无私洁,乾心称物平。帝歌流乐府,溪谷也增荣。

《宿直温泉宫羽林献诗》前人

冬狩美秦正,新丰乐汉行。星陈元武阁,月对羽林营。寒木罗霜仗,空山响夜更。恩深灵液煖,节劲古松贞。文武皆王事,输心不为名。

《扈从温泉宫献诗》前人

温泉启蛰气氛氲,渭浦归鸿日数群。骑仗联联环北极,鸣笳步步引南薰。松间彩殿笼佳气,山上朱旗绕瑞云。不知远梦华胥国,何如亲奉帝尧君。

《从驾游温泉宫》徐安贞

神女调温液,年年待圣人。试开临水殿,来洗属车尘。暖气随明主,恩波洽近臣。灵威自无极,从此献千春。

《和仆射晋公扈从温泉》王维

天子幸新丰,旌旗渭水东。寒山天仗里,温谷幔城中。奠玉群仙座,焚香太乙宫。出游逢牧马,罢猎有非熊。上宰无为化,明时太古同。灵芝三秀紫,陈粟万仓红。王礼尊儒教,天兵小战功。谋猷归哲匠,词赋属文宗。司谏方无阙,陈诗且未工。长吟吉甫颂,朝夕仰清风。

《和太常韦主簿五郎温汤寓目之作》前人


汉主离宫接露台,秦川一半夕阳开。青山尽是朱旗绕,碧涧翻从玉殿来。新丰树里行人度,小苑城边猎骑回。闻道甘泉能献赋,悬知独有子云才。

《奉和扈从温泉宫承恩赐浴》蔡希周

天行云从指骊宫,浴日馀波锡诏同。綵殿氤氲拥香溜,纱窗宛转闭和风。来将兰气冲皇泽,去引星文捧碧空。自怜遇坎便能止,几托仙槎路未通。

《安州应城玉女汤作》李白

神女没幽境,汤池流大川。阴阳结炎炭,造化开灵泉。地底烁朱火,沙旁歊素烟。沸珠跃晴月,皎镜涵空天。气浮兰芳满,色涨桃花然。精览万殊入,潜行七泽连。愈疾功莫尚,变盈道乃全。濯缨掬清泚,晞发弄潺湲。散下楚王国,分浇宋玉田。可以奉巡幸,奈何隔穷偏。独随朝宗水,赴海输微涓。

《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杜甫

东山气鸿濛,宫殿居上头。君来必十月,树羽临九州。阴火煮玉泉,喷薄涨岩幽。有时浴赤日,光抱空中楼。阆风入辙迹,旷原延冥搜。沸天万乘动,观水百丈湫。幽灵斯可怪,王命官属休。初闻龙用壮,劈石摧林丘。中夜窟宅改,移因风雨秋。倒悬瑶池影,屈注沧江流。味如甘露浆,挥弄滑且柔。翠旗淡偃蹇,云车纷少留。箫鼓荡四溟,异香泱漭浮。鲛人献微绡,曾祝沉豪牛。百祥奔盛明,古先莫能俦。坡陁金虾蟆,出见盖有由。至尊顾之笑,王母不遣收。复归虚无底,化作长黄虬。飘飘青琐郎,文彩珊瑚钩。浩歌渌水曲,清绝听者愁。

《温汤客舍》刘长卿

冬狩温泉岁欲阑,宫城佳气晚宜看。汤熏仗里千旗暖,雪照山边万井寒。君门献赋谁相达,客舍无钱辄自安。且喜礼闱秦镜在,还将妍丑付春官。

《和李员外扈驾幸温泉宫》钱起

未央月晓度疏钟,凤辇时巡出九重。雪霁山门迎瑞日,云开水殿候飞龙。轻寒不入宫中树,佳气长浮仗外峰。遥羡枚皋扈仙跸,偏承霄汉渥恩浓。

《温汤即事》皇甫冉

天仗星辰转,霜冬景气和。树含温液润,山入缭垣多。丞相金钱赐,平阳玉辇过。鲁儒求一谒,无路独如何。

《同崔员外温泉宫即事》郭汭

辇辂移双阙,宸游整六师。天迥紫微座,日转羽林旗。霜气寒戈戟,军容壮武貔。弓鸣射雁处,泉暖跃龙时。惠化成观俗,讴谣入赋诗。同欢王道盛,相与咏雍熙。

《题庐山山下汤泉》白居易

一眼汤泉流向东,浸泥浇草暖无功。骊山温水因何事,流入金铺玉甃中。

《华清宫》杜牧

寒叶翻红万树霜,玉莲开蕊暖泉香。行云不下朝元阁,一曲淋铃泪数行。

《温泉宫》王建

十月一日天子来,青绳御路无尘埃。宫前内里汤各别,每个白玉芙蓉开。朝元阁向山上起,城绕青山龙暖水。夜开金殿看星河,宫女知更月明里。武皇得仙王母去,山鸡昼鸣宫中树。温泉泱泱出宫流,宫使年年修玉楼。禁兵去尽无射猎,日西麋鹿登城头。梨园弟子偷曲谱,头白人间教歌舞。

《汤泉》贾岛

维泉肇何代,开凿同二仪。五行分水火,厥用谁一之。霞掀祝融井,日烂扶桑池。气殊礐石厉,脉有灵砂滋。骊山岂不好,玉环污流脂。至今华清树,空遗后人悲。遐哉哲人逝,此水真吾师。一濯三沐发,六凿还希夷。伐毛返骨髓,发白令人黟。十年走尘土,负我汗漫期。再来池上游,觞热三伏时。古寺僧寂寞,但馀壁上诗。不见题诗人,令我长叹咨。

《汤泉》陆龟蒙

暖殿流汤数十间,玉渠香细浪回环。上皇初解云衣浴,珠棹时敲瑟瑟山。

《温泉》宋·王安石

寒泉诗所咏,独此沸如蒸。一气无冬夏,诸阳自废兴。人游不附火,虫出亦疑冰。更隐骊山下,歊然雪满塍。

《咏汤泉》苏轼

积水焚大槐,蓄油灾武库。惊然丞相井,疑浣将军布。自怜耳目隘,未测阴阳故。郁攸火山烈,觱沸汤泉注。岂惟渴兽骇,坐使痴儿怖。安能长鱼鳖,仅可燖狐兔。山中惟木客,户外时芒屦。虽无倾城浴,幸免亡国污。

《汤泉》王十朋

占得乾坤造化炉,地中沸出巧工夫。泉犹自作炎凉态,休说人生垢有无。

《温汤》朱熹

连山西南来,中断还崛起。干霄几千仞,据地三百里。飞峰上灵秀,众壑下清美。逮兹势力穷,犹能出奇伟。谁燃丹黄燄,爨此玉池水。客来争解带,万念付一洗。当年谢康乐,弦绝今已矣。水碧复流温,相思五湖里。

《骊山温泉》明·王格

咸阙无雕辇,骊山尚浴泉。汤池同野壑,水殿祇寒烟。月冷新丰路,沙沈渭浦田。行人漫投足,谁识濯龙年。

《上巳日浴温泉》熊鼎

骊山宫殿锁温泉,天宝遗踪故宛然。绣谷春融丹井火,金波月满鉴池莲。玉颜承宠专恩泽,翠辇来游惜暮年。我亦逢时修禊事,白头空负丽人天。

《安宁汤泉》杨慎

铿瑟舞雩歌点也,流觞修禊记羲之。何如碧玉温泉水,绝胜华清礐石池。已挹金膏分沆瀣,更邀明月濯涟漪。沈沈兰酌春相引,汎汎杨舟晚更移。

《游遵化汤泉》唐顺之

绝塞逢秋已觉凉,此中气候讶非常。流金每似临三伏,晞发真成向九阳。山烟叆叆分朝润,草色青青敌夜霜。我亦临流堪一笑,嵇生盥浴久相忘。

《前题》〈四首〉        前人

幽都自古号寒门,重纩年年亦不温。信有烛龙蟠地底,乱泉喷出火珠翻。
坐看池底绚霞光,疑是莲花火里藏。借问幻师谁会此,乾坤炉冶炭阴阳。
戎马驱驰未息鞍,春风沂曲一盘桓。试凭活水洪炉煖,暂解儒生彻骨寒。
万树不知霜信至,两厓时见火云升。一就熏蒸聊可喜,久来还想玉壶冰。

《汤池》华清

赤日落旸谷,造化开洪炉。玉泉上阴火,喷薄骊龙珠。昔闻有神女,于此濯肌肤。至今泉上花,空涵芙蓉渠。骊山甃文瑶,蒙被妖物污。何如荒山中,游歌续风雩。

《前题》陈士元

乘兴远寻丘壑胜,清秋此日浴温泉。漫疑永底潜生火,自是壶中别有天。沙畔苔痕斑绣合,云根石溜白虹穿。尘氛涤却成閒坐,身世浑同太古前。

《前题》吴元馨

水火原判然,云何有温泉。若云下有火,川流岂中煎。沸珠已盈渚,仍可调烹鲜。热水生活鳞,沸馀堪种田。阴阳多不测,水火乃倒颠。坎离成既济,万里宜逆旋。变化无一定,不落寻常诠。不作冷暖态,长存此潺湲。不立冰炭想,气燄恒接天。

《汤泉》武宗宫人王氏

沧海隆冬也异常,小池何事煖如汤。溶溶一脉流今古,不为人间洗冷肠。

温泉部纪事

《明皇杂录》:元宗幸华清宫新广汤池,制作宏丽。安禄山于范阳以白玉石为鱼龙凫雁,仍为石梁及石莲花以献。雕鑴巧妙,殆非人工。上大悦,命陈于汤中,又以石梁横亘汤上,莲花才出水际。上因幸华清宫,至其所,解衣将入。鱼龙凫雁皆若奋鳞举翼,状欲飞动。上甚恐,遽命撤去。其莲花至今犹存。
《贾氏谈录》:骊山之华清宫,殿废已久。今所存惟缭垣而已。天宝所植松柏,遍满崖谷,望之蔚然。朝元阁在北山岭之上,基址最为崭绝。次即长生殿,故基东南汤泉,凡一十八所。第一是御汤,周环数丈,悉砌以白石,莹彻如玉,面皆隐起鱼龙花鸟之状。四面石坐,阶级而下,中有双白石莲。泉眼自瓮口中涌出,喷注白莲之上。御汤四面角即妃子汤。汤面稍狭,汤侧有红石盆四所,作菡萏于白石之面。馀汤迤逦相属下,凿石作暗窦走水。东南数十步,复立石,涌出灌注石盆中。
《燕山丛录》:遵化县北四十里温泉,浴之愈疥。守臣为凿池受之,覆以钜屋,导其流,折而左入东院以待仕宦。复又折入右院,以待驺从。复南注为两池,以待行旅。使男女异处,皆石甃石栏,浴者甚便。
《赣州府志》:宁都李村有泉,自石罅中出,热如沸汤,蒸如云气。投鸡子于中,辄熟。旧传杨筠松侨寓时,有乡人馆榖甚厚,而臧获,颇厌之,杨乃辞去。以杖扣石出泉,凡三坎,盖以酬其汤沐之劳云。

温泉部杂录

《寰宇记》:张勃《吴录》曰:丹阳江乘县有汤山,汤出其下,大小凡六处。汤涧绕其东西,冬夏常热。禽鱼之类,入者辄烂,以煮豆谷,终日不熟。草木灌之,辄更鲜茂。旧有汤泉馆,今废。
《宜都记》:银山县有温泉,注大溪。夏才煖,冬则大热。上常有雾气,百病久疾,入者多愈。
齐东野语:邵康节曰:世有温泉,而无寒火。昭德晁氏解云:阴能顺阳,而阳不能顺阴也。水为火爨则沸,而熟物。火为水沃,则灭矣。晋纪瞻举秀才,陆机策之曰:阴阳不调,则大数不得不否;一气偏废,则万物不得独成。今有温泉而无寒火,其故何也。白虎殿诸儒讲论,班固纂为白虎通。五行篇亦曰:有温水,无寒火。然今汤泉往往有之,如骊山尉氏、骆谷汝水、黄山佛迹、匡庐、闽中等处,皆表表在人耳目。坡诗云:自怜耳目隘,未测阴阳故。郁攸火山烈,觱沸汤泉注。安能长鱼鳖,仅可燖狐兔。朱氏晦庵诗云:谁然丹黄燄,爨此玉池水。盖或谓温泉之下,必有硫黄礜石故耳。独未见所谓寒火。按《西京杂记》载:董仲舒:水极阴而有温泉,火至阳而有凉燄。又抱朴子曰:水主纯冷,而有温谷之汤泉。火体宜炽,而有萧丘之寒燄。又《刘子从化篇》云:水性宜冷,而有华阳温泉,犹曰泉冷,冷者多也。火性宜热,而有萧丘寒焰,犹曰火热,热者多也。然则寒火亦有之,特以耳目所未及,故以为无耳。
《煮泉小品》:下有石硫黄者,发为温泉,在在有之。又有共出一壑,半温半冷者,亦在在有之。皆非食品,特新安黄山朱砂汤泉可食。《图经》云:黄山旧多黟,山东峰下有朱砂汤泉,可点茗春。色微红,此则自然之丹液也。《拾遗记》:蓬莱山沸水,饮者千岁。此又仙饮。
《林水录》:温水出竟陵之新阳县东泽中,口径二丈五尺,垠岸重沙端净可爱,静以察之,则渊泉如镜。闻人声则扬汤奋发,无所复见矣。其热可以燖鸡。洪浏百馀步,冷若寒泉。
始兴县北汤泉,泉源沸涌,浩气云浮。以腥物投之,俄顷即熟。其中时有细黑鱼游之。
《滇行纪略》:午日观温泉,出门可十馀里,其泉在平地,用修谪居,尝浴于此。
辟寒、温泉之在域中最显名者,新丰之骊山,而泉实不佳。水沸如蒸,难以骤入。硫黄之秽,逆于人鼻。稍不渫治,则穷谷之污生以青苔,如龟蠙衣。骊山而下曰汝水,曰尉氏,曰匡庐,曰凤翔之骆谷,曰榆州之陈氏山居,曰惠州之佛迹岩,曰闽中之剑浦,曰新安之黄山,曰关中之郿县,曰蓟州之遵化,曰和州之香陵,杂见于地理之志,诗人之咏。滇云之地,温泉尤夥。其在宁州、白崖、龙关、浪穹、宜良、永昌、腾冲,若夷徼边隅,不可胜纪。要独以安宁之碧玉泉为胜。滇水号曰黑水,虽盈尺不见底。而此泉特皓镜百尺,纤芥毕呈,一也;四山壁起,中为石凹,不烦甃甓,二也;浮垢自去,不待撋拭,三也;苔污绝迹,不用泦渫,四也;温凉适宜,四时可浴,五也;掬之可饮,尤发茗颜,六也;盝酒增味,治庖省薪,七也。虽仙家三危之露,佛地八功之水,何以加焉。谓之海内第一汤,可也。
《歙县志》《太平寰宇记》云:汤泉在北山东峰下香溪中,泉口大如碗,可燖鸡。一名朱砂泉。唐大中间,剌史李敬方感白龙现,作龙堂于汤池之西南。唐时所谓灵泉院也。

温泉部外编

《三秦记》:骊山汤泉,旧说以牲祭乃得入,可以去疾消病。俗云秦始皇与神女游而忤其旨,神女唾之,则生疮。始皇怖谢,神女为出温泉洗除。后人因以为验。《荆州记》:新阳县惠泽中有温泉,冬月未至数里,遥望白气浮蒸如烟,上下采映,壮若绮疏。又有车轮双辕形,世传昔有玉女乘车自投此泉,今人时见女子,姿仪光丽,往来倏忽。
《高坡异纂》:李茂元,洛阳人。正德辛巳登进士,拜行人。尝使陕,浴于故华清宫温泉。其池中石座上有红斑文,俗传为杨妃入月痕也。茂元见之心动,浴罢,登舆。幨帷外有一妇人手,熟视之,忽不见。夜宿公馆,有妇人至,容貌绝世,而肌肤颇丰。自称太真,言君一念所及,幽明相感,不能忘情,遂惑之。自是辙迹所历,每夜必至,百方遣之,不能去。心志丧乱,以疾告归。久之方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