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六卷目录

 泥部汇考
  书经〈禹贡〉
  诗纬〈含神雾〉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白蚁泥主治 蚯蚓泥释名 气味 主治 螺蛳泥主治 白鳝泥主治 猪槽上垢泥主治 犬尿泥主治 驴尿泥主治 尿坑泥主治 粪坑底泥主治 檐溜下泥主治 田中泥主治 井底泥主治 乌爹泥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附方〉
 泥部艺文一
  泥赋〈并序〉      唐郑惟忠
 泥部艺文二〈诗〉
  郑白渠歌        汉无名氏
  井泥四十韵       唐李商隐
  四禽言〈竹鸡〉     宋梅尧臣
  罱泥行          明童冀
 泥部纪事
 泥部杂录
 泥部外编

坤舆典第六卷

泥部汇考

《书经》《禹贡》

扬州厥土惟涂泥。
〈注〉涂泥,水泉湿也。下地多水,其土淖。《大全》新安陈氏曰:涂泥最下,故扬田下。

荆州厥土惟涂泥。

《诗纬》《含神雾》

大齐之地处孟春之位,海岱之间,土地污泥,流之所归,利之所聚。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白蚁泥主治》
李时珍曰:恶疮肿毒,用松木上者,同黄丹各炒黑、研、和香油涂之,取愈乃止。

《蚯蚓泥释名》

蚓蝼六一泥。

《气味》

甘酸寒,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赤白久热痢,取一升炒,烟尽沃汁半升,滤净饮之。
李日华曰:小儿阴囊忽虚热肿痛,以生甘草汁入轻粉末调涂之,以盐研傅疮去热毒及蛇犬伤。
苏恭曰:傅狂犬伤,出犬毛神效。

《螺蛳泥主治》

李时珍曰:性凉主反胃,吐食,取螺蛳一斗,水浸取泥,晒乾每服一钱,火酒调下。

《白鳝泥主治》

李时珍曰:火带疮水,洗取泥炒研香油调傅。

《猪槽上垢泥主治》

陈藏器曰:难产,取一合和面半升,乌豆二十颗,煮汁服。
李时珍曰:火焰丹毒赤黑色,取槽下泥傅之,乾又上。

《犬尿泥主治》

李时珍曰:妊娠伤寒,令子不落。涂腹上,乾即易。

《驴尿泥主治》

陈藏器曰:蜘蛛咬傅之。

《尿坑泥主治》

李时珍曰:主蜂蝎诸虫咬,取涂之。

《粪坑底泥主治》

李时珍曰:发背诸恶疮,阴乾为末,新水调傅,其痛立止。

《檐溜下泥主治》

李时珍曰:猪咬、蜂螫、蚁叮、蛇伤毒,并取涂之,又和羊脂,涂肿毒丹毒。

《田中泥主治》

李时珍曰:马蝗入人耳,取一盆枕,耳边闻气,自出。人误吞马蝗入腹者,酒和一二升,服当利出。

《井底泥主治》

《證类》曰:涂汤火疮。时珍曰:疗妊娠、热病,取傅心下及丹田可护胎气。

《乌爹泥释名》

乌叠泥,孩儿茶。
李时珍曰:乌爹或作乌丁,皆番语,无正字。

《集解》

李时珍曰:乌爹泥出南番、瓜哇、暹罗诸国。今云南、老挝、暮云场地方造之,云是细茶。末入竹筒中,紧塞两头,埋污泥沟中,日久取出,捣汁熬制,而成其块,小而润泽者,为上,块大而枯焦者次之。

《气味》

苦涩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清上膈热,化痰生津,涂金疮,一切诸疮生肌定痛止血收湿。

附方

断截热疟,邵氏青囊,方用五月五日午时取蚯蚓粪以面和丸,梧子大朱砂为衣,每服三丸,无根水下。忌生冷即止皆效。或加菖蒲末、独头蒜同丸。伤寒谵语蚯蚓屎,凉水调服。《简便方》
小便不通,蚯蚓粪、朴硝等分,水和傅脐下即通。〈皆效方〉小儿吐乳,取田中地龙粪一两,研末。空心以米汤服半钱,不过二三服效。《圣惠方》
小儿卵肿,地龙粪以薄荷汁和涂之。《危氏得效方》妇人吹乳,用韭地蚯蚓屎研细,筛过米醋,调厚傅乾,则换三次,即愈,凉水调亦可。《蔺氏经验方》
时行腮肿,柏叶汁调蚯蚓泥涂之。《丹溪方》
一切丹毒水和蚯蚓泥傅之。〈外台〉
脚心肿痛,因久行久立致者,以水和蚯蚓粪厚敷一夕即愈。《永类钤方》
耳后月蚀,烧蚯蚓粪猪脂和傅。《子母秘录》
聤耳出水成疮,蚯蚓粪为末,傅之并吹入。又齿断宣露,蚯蚓泥水和成团煆赤研末腊猪脂调傅之,日三。《千金方》
咽喉骨鲠,五月五日午时韭畦中面东勿语,取蚯蚓泥,涂之。每用少许,擦喉外,其骨自消,名六一泥。蜈蚣螫伤,蚯蚓泥傅之效。《集效方》
金创困顿,蚯蚓屎末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又解射,罔毒。蚯蚓屎末水服方寸匕。《千金方》
吐血不止,石榴根下地龙粪,研末,新汲水服三钱。《圣惠方》反胃、转食,地龙粪一两,木香三钱,大黄七钱,为末。每服五钱,无根水调服,忌煎、煿,酒、醋、椒、姜、热物,一二服,其效如神。《经验方》
燕窝疮,韭地蛐蟺屎,米泔水和锻过,入百草霜等分研末,香油调涂之。《摘元方》
小儿头热,鼻塞不通,湿地龙粪,捻饼贴囟上。日数易之。《圣惠方》
烂疮,韭地蚯蚓泥,乾研,入轻粉清油调傅。《便民图纂》又外肾生疮,蚯蚓屎二分,绿豆粉一分,水研涂之,乾又上之。《便民图纂》
丁肿,粪下土、蝉蜕、全蝎等分,捣作钱大饼,香油煎滚,温服,以渣傅疮四围,丁自出也。《圣济总录》
蝎虿螫叮,蝎有雌雄,雄者痛在一处,以井底泥封之,乾则易。雌者,痛牵诸处,以瓦沟下泥封之,若无雨,以新汲水从屋上淋下取泥。《肘后方》
头风热痛,井底泥和大黄、朴硝、末傅之。《千金方》胎衣不下,井底泥,一鸡子、大井花,水服即下。《集元方》卧忽不寤,勿以火照,但痛齧其踵及足拇指甲,际而多唾其面,以井底泥涂其目,令人垂头,入井中呼其姓名,便苏也。《肘后方》
小儿热疖,井底泥傅其四围。《谈野翁方》
蜈蚣螫人,井底泥频傅之。《千金方》
鼻渊流水,孩儿茶末吹之良。《本草权度》
又牙疳口疮,孩儿茶、朋砂等分、为末,擦之。
治走马牙疳,用孩儿茶、雄黄、贝母等分。为末,米泔漱净擦之。《积德堂方》
又下疳阴疮,外科用孩儿茶末米泔洗净傅之,神效。或加胡、黄连等分。
孩儿茶一钱,真珠一分,片脑半分,为末傅之。《纂奇方》用孩儿茶一钱轻粉一分片脑一分为末搽之《唐氏方》痔疮肿痛,孩儿茶、麝香、为末,唾津调傅。《孙氏集效方》脱肛气热,孩儿茶二分、熊胆五分、片脑一分为末,人乳擦肛上。热汁下而肛收也,亦治痔疮。《董炳方》

泥部艺文一

《泥赋》〈并序〉      唐郑惟忠

语曰:等级悬隔,有似云泥。然云高则高矣。如其不义,犹为夫子所轻,故曰:于我如浮云。泥卑则卑矣,苟不可弃,且见庄生所重,故曰:曳尾于涂中。吾少也尝览左太冲诗曰:贱者虽自贱,重之若千钧。感斯言之有徵,故为泥赋。

嘉鸿炉之造化,物无象而不甄。惟兹泥之为质,谅禀之于自然,虽体渊性柔,而名卑质贱。不同尘以苟出。必感泽而斯见信厚地之所生,匪膏雨而不变,同贤良之韫椟,候圣明而方荐。若乃花水行落荚雨将馀交渠蓄潦曲浦含污,望之疑实,即之也虚。动而为有,静而为无。苟具形之所蹠,必触类而图诸。托龟文而成印,写鸟迹以为书。踪发追风之马,辙闭流水之车。于是陶钧赋象刻削成器,固应用之无方,任良工之所肆顺规矩而画。一循制度而无二。裁无不成,拟无不类。以土为质,以水为位,位去质沉,复归于地。彼木偶之漂泊,萍流之自恣,推移兮莫识其始终,泛滥兮莫知其所至。若乃蕴凋草于闲馆,含芳树于禁闱。不缁白玉之彩,徒混明珠之辉,带晴牛而暂落,逐春燕而还飞,何玆物之无识,亦应命以知机。本乎形而入用乃委质以合,所涂城则疏勒解,围封关则崤函致阻。及其见弃,形晦迹沦,无劳切玉之剑,自落成风之斤体,伊泥之应变时,可同乎人志。类明镜之受物,若洪钟之虚己。既悬绝于白云,徒隐沦于绿水,伊吾人之菲贱,窃亦有感于斯矣。

泥部艺文二〈诗〉

《郑白渠歌》汉·无名氏

大始二年,赵中大夫白公复奏穿渠引泾水,首起谷口,尾入栎阳,注渭中,袤二百里,溉田四千五百馀顷,因名曰白渠,民得其饶,歌之曰:

田于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举锸如云,决渠为雨。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如淳曰水渟淤泥可以当粪〉衣食京师,亿万之口。

《井泥四十韵》唐·李商隐

皇都依仁里,西北有高斋。昨日主人氏,治井堂西陲。工人三五辈,辇出土与泥。到水不数尺,积共庭树齐。他日井甃毕,用土益作堤。曲随林掩映,缭以池周回。下去冥寞穴,上承雨露滋。寄辞别地脉,因言谢泉扉。升腾不自意,畴昔忽已乖。伊余掉行鞅,行行来自西。一日下马到,此时芳草萋。四面多好树,旦暮云霞姿。晚落花满地,幽鸟鸣何枝。萝幄既已荐,山樽亦可开。待得孤月上,如与佳人来。因兹感物理,恻怆平生怀。茫茫此群品,不定轮与蹄。喜得舜可禅,不以瞽瞍疑。禹竟代舜立,其父吁咈哉。嬴氏并六合,所来因不韦。汉祖把左契,自言一布衣。当涂佩国玺,本乃黄门携。长戟乱中原,何妨起戎氐。不独帝王耳,臣下亦如斯。伊尹佐兴王,不借汉父资。磻溪老钓叟,坐为周之师。屠狗与贩缯,突起定倾危。长沙启封土,岂是出程姬。帝问主人翁,有自卖珠儿。武昌昔男子,老苦为人妻。蜀王有遗魄,今在林中啼。淮南鸡舐药,翻向云中飞。大钧运群有,难以一理推。顾于冥冥内,为问秉者谁。我恐更万世,此事愈云为。猛虎与双翅,更以角副之。凤凰不五色,联翼上鸡栖。我欲秉钧者,朅来与我偕。浮云不相顾,寥泬谁为梯。悒怏夜将半,但歌井中泥。
《四禽言》〈竹鸡〉宋·梅尧臣
泥滑滑苦竹冈,雨萧萧马上郎。马蹄凌竞雨又急,此鸟为君应断肠。

《罱泥行》明·童冀

朝罱泥,暮罱泥,河水浇田河岸低。吴中有田多卤斥,河水高于田数尺。雨淋浪拍岸善崩,岁岁罱泥增岸塍。载泥船小水易入,船头踏人船尾立。吴儿使竹胜使篙,竹筐漉泥如浊醪。水流泥滑似沃焦,岸上浮土何如高。此身便作淘河鸟,河水终多泥渐少。君不闻,越上之田高于城,连车引水千尺坑。车声轧轧夜彻明,田间浊水无时盈。吴田苦涝越苦旱,越水常悭吴水满。嗟乎。世间至平惟水犹不平,请君不用观世情。

泥部纪事

《汉书·沟洫志》:禹堙洪水,泥行乘毳。〈注〉孟康曰:毳形如箕,擿行泥上。读如本字。
《拾遗记》:禹导川夷岳,而元龟负青泥于后。元龟,河精之使者也。龟颔下有印文,皆古篆字,作九州山川之字。禹所穿凿处以青泥封记,其所使元龟印其上。《左传》:成公十六年,晋楚鄢陵之战,有淖于前,乃皆左右,相违于淖,步毅御晋厉公,栾针为右,彭名御楚共王,潘党为右,石首御郑成公,唐苟为右,栾范以其族夹公行,陷于淖,栾书将载晋侯,针曰:书退,国有大任,焉得专之,且侵官,冒也。失官,慢也。离局,奸也。有三罪焉。不可犯也。乃掀公以出于淖。
《东观汉记》:邓训将黎阳,营兵屯渔阳,迁护。乌丸校尉黎阳官,故吏皆恋慕,知训好以青泥封书,从黎阳步推鹿车载青泥至上谷遗训,其得人心如此。
《后汉书·董卓传》:时王允与吕布及仆射士孙瑞谋诛卓。三年四月,帝疾新愈,大会未央殿。卓朝服升车,既而马惊堕泥,还入更衣。其少妻止之,卓不从,遂行。《汉旧仪》:天子六玺,皆以武都紫泥封之。
《神仙传》:王烈尝独之太行山中,忽闻山东崩地,殷殷如雷声,烈往视之,乃见山破石裂数百丈,两畔皆是青石,石中有一穴,口径阔尺许,中有青泥流出,如髓。烈取泥试丸之,须臾成石,如投热蜡之状,随手坚凝气如粳米饭,嚼之,亦然。烈合数丸如桃大,携归,乃与嵇叔夜曰:吾得异物。叔夜甚喜,取而视之,已成青石,击之珰珰如铜声。叔夜即与烈往视之,断山已复如故。
《隋唐嘉话》:炀帝善属文,而不欲人出其右。司隶薛道衡由是得罪,后因事诛之,曰:更能作空梁落燕泥否。《唐书·张说传》:始,武后末年,为泼寒胡戏,中宗尝乘楼纵观。至是,因四夷来朝,复为之。说上书曰:韩宣适鲁,见周礼而叹,孔子会齐,数倡优之罪。列国如此,况天朝乎。今四夷请和,使者入谒,当接以礼乐,示以兵威,虽曰戎夷,不可轻也。焉知无驹支之辩,由余之贤哉。且乞寒泼胡,未闻典故,裸体跳足,汨泥挥水,盛德何观焉。恐非干羽柔远,樽俎折衡之道。纳之。
《广异记》:则天时,西国献青泥珠。胡人云:西国有青泥泊,多珍宝,苦泥深不可得。若以此珠投泊中,泥悉成水,其宝可得。
《谈薮》:王元宝巨富,用红泥泥壁。
《清异录》:穆宗喜华丽,所建殿阁以纸膏胶水调粉饰墙,名雪花泥。
秣陵孟娘山,土正白色,曰白墡土。周护始调涂其四堵,因呼隐士泥。
《五代史补》:富家子杜四郎号杜荀鸭,比杜荀鹤,有诗即题壁,亲宾或圬墁之,即云:三十年来尘拂面,如今始得一杴泥。
《无锡县志》:有担夫见一老翁就地拔一茎与之,曰:是可愈疟。又曰:汝识道院辛天君像否。因取一丸泥授曰:但爇少许,则天君降矣。自是疗病多效。
《续夷坚志》:宣政间,方士能化泥为金,名金宝,牌长三寸,阔二寸半。文曰:永镇福地,代州天庆、寿宁二处有之。天庆者,今尚在承平。时人传玩,显是泥所成,指文宛然。
《白獭髓》:秦桧师垣,故第即今之德寿宫。西有望仙桥,东有升仙桥。后绍兴末年,师垣薨,适值天府开浚运河。人夫取泥尽堆积府墙及门,有无名人题诗于门曰:格天阁在人何在。偃月堂深恨已深。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郿坞贮黄金。笑谈便欲兴罗织,咫尺那知有照临。寂寞九原今已矣,空馀泥泞积墙阴。
《太仓州志》:金瓒西城人乡较老,师行田间,见一妇人来岸仄瓒,亟趋泥淖中,袜尽污。
《可斋笔记》:成化元年五月,京师大风皇墙以西有声如雨雹,视之皆黄泥丸子。坚细如樱桃,大破之中有硫黄气。
《畿辅通志》:广平府西四十里有地,名洞儿头。其地径回五里。不生草木。相传窦王行兵地道。嘉靖中大司空胡瓒筑室凿池得巨铜盆,覆一券门可并行数马。列炬而入火辄为湿气扑灭。泥淖没胫,惧不敢进,泥中拾得铜军器半枚,仍以盆覆填之。天启中,赵氏筑舍,掘一门与此相同。又城中井近水有铁窗者,凡十馀。或曰,洞中泄气处。
《帝京景物略》:三月小儿以钱泥夹穿而乾之,剔钱泥,片片钱状字幕备具,曰泥钱。画为方城,儿置一泥钱城中曰卯儿。拈一泥钱远掷之曰撇。出城则负中则胜不中而指叉相及亦胜,指不及而犹城中则撇者为卯,其胜负也,以泥钱别。有挑用苇绷,用指者与撇略同。有撇用泥丸者,与钱略同,而其画城廓远。《宜兴县志》:姚生不知何许人。常游张公洞,秉燧而入,遇二道士对奕,生意得食,道人指青泥数块啖之,咀嚼芳馨。道士曰:可去矣,勿语人世。生拜谢,怀其所馀,出遇贾胡,惊曰:此龙食也,泥出洞已如石矣。

泥部杂录

《易经·需卦》:九三:需于泥,致寇至。〈注〉正义:泥者,水傍之地,泥溺之处,逼近于难。
《井卦》:井,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注〉本义:初六以阴居下,故为此象。盖不泉而泥,则人所不食,而群鸟亦莫之顾也。
《诗经·𨚍风》:式微,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注〉言有陷溺之难,而不见拯救也。
《周礼·冬官》:轮人参分其辐之长而杀其一,则虽有深泥,亦弗之溓也。〈注〉溓,读为黏,谓泥黏,石著辐。
《大戴礼》:白沙在泥,与之俱黑。
庄子埳井蛙。谓东海之鳖曰:吾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跱。
《楚辞》: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
《淮南子》:琬琰之玉,在污泥之中,虽廉者不释也。《聱隅子》:涣泥不可以胶物。
《帝王世纪》:周穆王征犬戎,得鍊刚赤刀,用之割玉如割泥焉。
《东观汉记》:汉出征及使绝国,皆受金泥之玺封,即浮圻国兰金泥也。以封函匣,鬼魅不敢干。
隗嚣将王元说嚣背汉曰: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此万世一时也。
《释名》:帛屐以帛为之,如屩者不曰帛屩。屩不可以践泥者也。此可以步泥而浣之,故谓屐也。
《陇右记》:武都紫水有泥,其色亦紫而粘,贡之用封玺书,故诏诰有紫泥之封。
《杂五行书》:二月上壬取土泥屋四角蚕吉。
《广州记》:郁林郡山东南有池,有石牛在池下,民常祀之,岁旱百姓杀牛祀之,以牛血和泥,泥石牛背,祀毕天雨。洪注洗背,泥尽而后晴。
《后魏书》:高祖初定氏族,欲以穆弼为国子助教。弼辞,高祖曰:朕欲敦励胄子,故屈卿光之。白玉投泥,岂能相污。
《闻见后录旧说》:武都紫泥用封玺,故诏有紫泥之名。今阶州故武都也,山水皆赤,为泥正紫色。然泥安能作封,当是用为印色耳。又说武都为武王来地。文、成、康三州亦三王来地也。皆因以得名。虽无经见,其传亦古矣。
《戏瑕拾遗记》:禹导川夷岳,而元龟负青泥于后。元龟,河精之使者也。龟颔下有印文,皆古篆字。作九州山川之字。禹所穿凿处,以青泥封记其所,使元龟印其上。盖青泥于汉武、兰金、紫泥同类耳。梁简文与萧临川书必迟青泥之封,故今人直以青泥为墨矣。《居家宜忌》:除日,以合家头发烧灰,同脚底泥包,投井中却五瘟疫鬼。
《海涵万象录》:予幼时戏将猪尿胞盛半胞水置一大乾泥丸于内,用气吹满,胞毕见水在胞底泥丸在中,其气运动如云,是即天地之形状也。此太虚之外必有固气者。
苏谭,析城山居人,深潭取水,往往汲出泥毬,大如斗,坚如石,用力破之,中藏一鸟,黄鹂也。何以能蛰毬中,何以水不能入。
《丹房须知》:药泥十四日,黄土、蚌粉、石灰、赤石、脂、食盐六味各一两为末,水调用之,名六一泥。
《安陆府志》:青泥池乃梅福炼丹时丹灶火灰积于池面,故泥皆青色,水深二三寸,虽大旱不竭也。后因土人去其清泥,浚之使深,池遂不复贮水。

泥部外编

《拾遗记》:方丈山有池方百里,水浅可涉。泥色若金,而味辛,以泥为器,可作舟矣。百鍊可为金,色青,照鬼魅犹如石镜,魑魅不能藏形矣。
《十洲记》:麟凤洲煮凤喙及麟角合煎作膏,名之为续弦胶或名连金泥。
《幽明录》:洛中有一洞穴,有人坠穴中匍匐行数十里,觉所践如尘,而闻粳米香啖之芬美,即裹以为粮,食之既尽。复遇如泥者,味似向尘,又赍以去,还问张华。华云:如尘者是黄河龙涎,泥是昆山下土。
《香案牍》:章玉子与弟子行,各丸泥为马乘之,一日行千里。
《续文献通考》:顺帝四年,京师昼晦。时荆州分域有鬼夜叫,云苦也。苦几时,泥到襄阳府,及早视之,凡树木皆用泥和猪狗血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