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五卷目录

 土部汇考
  书经〈禹贡 洪范〉
  礼记〈月令〉
  周礼〈地官〉
  山海经〈南山经 西山经 北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汉书〈五行志〉
  淮南子〈地形训〉
  汉刘熙释名〈释地〉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白垩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甘土集解 主治 气味 赤土气味 主治 黄土释名 气味 主治 发明 铸钟黄土主治 铸铧锄孔中黄土主治 东壁土气味 主治 发明 太阳土主治 执日天星上土 执日六癸上土 二月上壬日土 清明日戊上土 神后土 天子藉田三推犁下土释名 主治 社稷坛土 春牛土 富家土 亭部中土 道中热土主治 十字道上土主治 车辇土主治 市门土释名 主治 户限下土释名 主治 千步峰集解 主治 鞋底下土主治 柱下土主治 床脚下土主治 烧尸场上土主治 冢上土主治 桑根下土主治 胡燕窠土主治 百舌窠中土主治 土蜂窠释名 气味 主治 蜣螂 转九释名 气味 主治 鬼屎土集解 主治 鼠壤土释名 主治 鼢鼠壤土集解 主治 屋内壖下虫尘土释名 主治 蚁蛭土释名 主治 弹丸土主治 伏龙肝释名 气味 主治 土墼释名 主治 附方〉
 土部艺文一
  流赭赞          晋郭璞
  土赋          唐吕太一
  前题            韦岫
  五色土赋          崔损
  前题           卢士开
  永州龙兴寺息壤记     柳宗元
  黄赋            张阶
 土部艺文二〈诗〉
  凿冈龙骨        元杨维桢
  煮土行         明王钟灵
 土部纪事
 土部杂录
 土部外编

坤舆典第五卷

土部汇考

《书经》《禹贡》

禹敷土。
〈孔传〉:洪水汎滥。禹分布治九州之土。

冀州厥土惟白壤。
《孔传》:无块曰壤,水去土复其性色白而壤。〈疏〉《正义》曰:九章算术穿地四为壤,五壤为息土。则壤是土和缓之名。《蔡传》:颜氏曰:柔土曰壤。夏氏曰:《周官》:大司徒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种,以教稼穑,树艺以土,均之法辨,五物九等制天下之地征,则夫教民树艺,与因地制贡。固不可不先于辨土也。然辨土之宜有二:白以辨其色,壤以辨其性也。盖草人粪壤之法,骍刚用牛,赤缇用羊,坟壤用麋,渴泽用鹿,粪治田畴各因色性,而辨其所当用也。曾氏曰:冀州之土岂皆白壤。云然者,土会之法从其多者论也。

兖州厥土黑坟。
《蔡传》:坟,土脉坟起也。如。左氏所谓:祭之地,地坟是也。

青州厥土白坟,海滨广斥。
《蔡传》:滨,涯也。海涯之地广漠,而斥卤。许慎曰:东方谓之斥,西方谓之卤。斥卤咸地,可煮为盐者也。林氏曰:此州土有二种,平地之土色白而性坟,海滨之土弥望皆斥卤。

徐州厥土赤埴坟。
《蔡传》:土黏曰埴。埴,腻也。黏泥如脂之腻也。周有抟埴之工。老氏言:埏埴以为器。惟土黏腻细密,故可抟可埏也。

厥贡惟土五色。
《蔡传》:徐州之土虽赤,而五色之土亦间有之,故制以为贡。《周书》作雒,曰:诸侯受命于周,乃建大社于国中。其壝东青土,南赤土,西白土,北骊土,中央舋以黄土。将建诸侯,凿取其方面之土。苞以黄土,苴以白茅,以为土封,故曰受削土于周室。此贡土五色,意亦为是用也。

扬州厥土惟涂泥。
《蔡传》:涂泥,水泉湿也。下地多水,其土淖。

荆州厥土惟涂泥。
《蔡传》:荆州之土与扬州同。

豫州厥土惟壤,下土坟垆。
《蔡传》:土不言色者,其色杂也。垆,疏也。颜氏曰:元而疏者,谓之垆。其土有高下之不同,故别言之。王氏炎曰:壤则沃坟,垆则为瘠。顾氏临曰:高地则壤,下地则。垆如青厥土。白坟,海滨广斥是也。

梁州厥土青黎。
〈疏〉《正义》曰:孔以黎为黑,故云色青黑。其地沃壤,言其美也。王肃曰:青黑色,黎小疏也。《蔡传》:黎,黑也。沃壤也。临川吴氏曰:土不言质,质不一也。

雍州厥土惟黄壤。
《蔡传》黄者,土之正色。林氏曰:物得其常性者,最贵。雍州之土黄壤,故其田非他州所及。新安陈氏曰:土黄壤最贵,故雍田上,涂泥最下,故扬田下下。

庶土交正。
《孔传》交,俱也。众土俱得其正,谓壤坟垆。〈疏〉《正义》曰:交,错更互俱之义,故交为俱也。洪水之时,高下皆水。土失本性。今水灾既除,众土俱得其正,谓壤坟垆还复其壤坟垆之性也。诸州之土,青黎是色,涂泥是湿土性之异,惟有壤坟垆耳,故举三者以言也。

《洪范》

一,五行,五曰土,土爰稼穑,稼穑作甘。
〈疏〉《正义》曰:甘味生于百榖。榖是土之所生,故甘为土之味也。月令:中央云其味甘,其臭香,是也。《蔡传》:天五生土。孔氏曰:土质大为五,稼穑以德言也。稼穑独以德言者,土兼五行,无正位,无成性,而其生之德莫盛于稼穑,故以稼穑言也。

《礼记》《月令》

中央土。
〈注〉:火休而盛德在,土也。《集注》:土寄王四时,各十八日,共七十二日。除此则木、火、金、水亦各七十二日矣。土于四时无乎不在,故无定位,无专气,而寄王于辰、戌、丑、未之末。未月在火,金之间,又居一岁之中,故特揭中央土。一令于此,以成五行之序焉。《集说》严陵方氏曰:土每时各寄王十八日以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土之位与其序适居中央矣。横渠张氏曰:中央土寄王之说于理未安。五行之气分主四时,土固多于四者。然其运行之气则均同,诸儒见木、金、水、火分主四时,独不见土之所主,是以有寄王之说。然中央土在季夏之末者,以易言之八卦之位坤在西南,致养之地当离兑之间。离兑则金火也,是以在季夏之末。

其日戊己。
《集注》戊己十干之中。《集说》严陵方氏曰:土每时各寄王十八日,故九十日之间戊己之日各有九也。

其帝黄帝。
〈注〉此黄精之君,土官之神,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也。黄帝轩辕氏也。

其神后土。
《集注》土官之臣颛顼氏之子黎也。句龙初为后土,后祀以为社。后土官阙黎虽火官实兼后土也。《大全》丘氏曰:五行独土神称后者,后君也。位居中统领四行故称君也。案:《左传》云:句龙为后土,后土为社。则是句龙一人而配两祭。非谓转为社神也。月令:土既是五行之神,以句龙配之。正与左传文合,康成失之于前;颖达徇之于后,皆非也。

其虫裸。
〈疏〉《正义》曰:六月土王之时,物转壮大,露见不隐藏也。

其音宫。
《集注》宫音属土,又为君,故配之中央。

律中黄钟之宫。
《集注》黄钟本十一月律。诸律皆有宫音而黄钟之宫乃八十四调之首,其声最尊而大,馀音皆从此起,如土为木、火、金、水之根本,故以配中央之土。土寄王于四时,宫音亦冠于十二律。非如十二月以候气言也。〈疏〉《正义》曰:黄钟之宫于诸宫为长。季夏土王其声最重,谓土之声气应此黄钟之宫声,非黄钟一声也。贺玚云:黄钟是十一月管,何缘复应此月。正以土义居中,故虚设律于其月,实不用候气也。四时之律皆取气应土王之律,独取声应者,一者欲与五行为互;二者为无别候土气之管故也。土无候气之管者,以寄王四季之末,故从四时之管而不别候,惟以四行末十八日为土之气也。

其数五。
〈注〉土生数五,成数十。但言五者,土以生为本。《集注》四时皆举成数。此独举生数者,四时之物无土不成而土之成数又积水一、火二、木三、金四以成十也。四者成则土无不成矣。

其味甘,其臭香。
《集注》甘香皆属土。

其祀中霤,祭先心。
《集注》古者陶复陶穴皆开其上以漏光明,故两霤之。后因名室中为中霤,亦土神也。祭先心者,心居中。君之象又火生土也。《大全》《蔡邕独断》曰:季夏土气始盛,其祀中霤。霤神在室,祀中霤设主于牖下。

天子居大庙大室。
《集注》中央之室也。〈疏〉《正义》曰:中央室称大室者,以中央是土室,土为五行之主尊之故称大。

乘大路,驾黄骝,载黄旂,衣黄衣,服黄玉,食稷与牛,其器圜以闳。
〈注〉牛,土畜也。器圜者,象土周布于四时,闳谓中宽象土含物。〈疏〉《正义》曰:四时用鸾路,此用大路者,以土五行之主故取尊大之名。牛,土畜者,易乾为马,坤为牛,是牛属土也。方则有所不足,圜则无所不覆,此器圜所以象土周布也。

季冬之月。命有司,大难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
《集注》月建丑,丑为牛。土能制水,故特作土牛以毕送寒气也。

《周礼》《地官》

大司徒之职,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知其利害,以阜人民,以蕃鸟兽,以毓草木,以任土事。
〈订义〉王昭禹曰:十有二土既分东西南北之异方,则阴阳之气不能无有馀不足之偏胜,其形有高下肥瘠之殊,其性有美恶之别,则土之所宜固不齐矣。因而为之度数焉,以计其土,是谓土宜之法。王氏曰:名,所以命其土,则丘陵、坟衍、原隰之属;物所以色其土,则青、黎、赤、埴、黑坟之属。郑锷曰:物生于土而土性各有所宜,因土所宜立为一定之法,则名物皆可得而别。土,所以居民。然民之宅于此土则有利害之不同:所居之利如公刘迁豳民则庶繁顺宣而无永叹;所居之害如晋迁新田民则沈溺重膇而有疠疾。辨其名物以相其阴阳,知其利使之安土而勿迁;知其害使之违害而就利。以之阜人民则处其地者,阜而盛;以之蕃鸟兽、毓草木则生其地者,蕃而茂;以之而任土事,则土地所任者,得其当。

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种,以教稼穑树艺。
郑康成曰:壤亦土也。以万物自生则言土。土,犹吐也。以人所耕而树艺则言壤。壤,和缓之貌也。郑锷曰:壤,所以种艺。然榖之种于此壤,则有宜有不宜。如兖之黑坟,青之白坟,徐之赤埴,扬荆之涂泥,豫之坟垆,梁之青黎,雍之黄壤则有宜稻者,宜麦者,宜五种者,宜三种者。不知其所宜,何以教民稼穑。周人辨之以土宜之法,既别其名又别其物,此所以有土壤之殊也。

《山海经》《南山经》

青丘之山,其阴多青䨼。
〈注〉䨼,音瓠,黝属。

仑者之山,其下多青䨼。

《西山经》

石脆之山,灌水出焉,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涂牛马无病。
〈注〉赭,赤土,马作角。今人以朱涂牛角,云以辟恶。《释义》流赭,水中赤土之流者,涂牛马无病,是可医物也。

大次之山,其阳多垩。
〈注〉垩,音恶。垩似土色甚白。

《北山经》

少阳之山,酸水出焉,东流注于汾水,其中多美赭。
〈注〉《管子》曰:山上有赭者,其下有铁。

天池之山,其中多黄垩。
《释义》黄垩,疑即黄丹之属。凡土之有色者,皆可以供采色。

贲闻之山,其下多黄垩。
景山,其阴多赭。
孟门之山,其下多黄垩。

《东山经》

峄皋之山,其下多白垩。
《释义》白垩,疑今所谓土粉之属。

踇隅之山,其上多赭。〈踇音敏〉

《中山经》

葱聋之山,其中多大谷,是多白垩,黑、青、黄垩。
〈注〉言有杂色垩也。

朝歌之山,谷多美垩。
〈注〉美垩,土之美者。

骄山,其下多青䨼。宜诸之山,其下多青䨼。陆之山,其下多垩。岐山,其下多青䨼。美山,其下多青䨼。灵山,其下多青䨼。衡山,多黄垩白垩。
石山,其下多青䨼。若山,多赭。
仁举之山,其阴多赭。师每之山,其阴多青䨼。高梁之山,其上多垩。
蛇山,其下多垩。
隅阳之山,其下多青䨼。贾超之山,其阳多黄垩,其阴多美赭。
楮山,多垩。
又原之山,其阳多青䨼。视山,多美垩。
前山,其阴多赭。
皮山,多垩,多赭。
瑶碧之山,其阴多青䨼。堇理之山,其阴多丹䨼。即谷之山,其阴多青䨼。高前之山,其下有赭。
婴山,其下多青䨼。大孰之山,其中多白垩。
鲵山,其下多青䨼。衡山,其上多青䨼。
求山,求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中多美赭。
尧山,其阴多黄垩。

《汉书》《五行志》

《传》曰: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说曰:土,中央,生万物者也。其于王者,为内事。宫室、夫妇、亲属,亦相生者也。古者天子诸侯,宫庙大小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进退有度,九族亲疏长幼有序。孔子曰:礼,与其奢也,宁俭。故禹卑宫室,文王刑于寡妻,此圣人之所以昭教化也。如此则土得其性矣。若乃奢淫骄慢,则土失其性。有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熟,是为稼穑不成。严公二十八年冬,大水亡麦禾。董仲舒以为夫人哀姜淫乱,逆阴气,故大水也。刘向以为水旱当书,不书水旱而曰大亡麦禾者,土气不养,稼穑不成者也。是时,夫人淫于二叔,内外亡别,又因凶饥,而一年三筑台,故应是而稼穑不成,饰台榭内淫乱之罚云。遂不改寤,四年而死,祸流二世,奢淫之患也。

《淮南子》《地形训》

何谓九州。东南神州曰农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并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济州曰成土,东北薄州曰隐土,正东阳州曰申土。
坚土人刚,弱土人肥,垆土人大,沙土人细,息土人美,耗土人丑。食水者善游能寒 食土者无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食草者善走而愚,食叶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气者神明而寿,食谷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

汉·刘熙《释名》《释地》

土,吐也,吐生万物也。
徐州贡土五色,有青、黄、赤、白、黑也。
土青曰黎,似黎草色也。
土黄而细密曰埴,埴,腻也。黏泥如脂之腻也。
土赤曰鼠肝,似鼠肝色也。
土白曰漂,漂轻飞散也。
土黑曰卢,卢然解散也。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白垩释名》
《别录》曰:白,善土。
《衍义》曰:白土粉又画粉。
李时珍曰:土以黄为正色,则白者为恶色,故名垩。后人讳之,呼为白善。

《集解》

《别录》曰:白垩生邯郸,山谷,采无时。
陶弘景曰:即今画家用者,甚多而贱,俗方稀用。苏颂曰:胡居士云,始兴小桂县晋阳乡有白善,而今处处皆有之。人家往往用以浣衣。《西山经》云:大次之山,其阳多垩。《中山经》云:葱聋之山,其中有大谷,多白黑青黄垩。有五色,入药惟白者耳。
寇宗奭曰:白善土。京师谓之白土粉,切成方块,卖与人浣衣。
李时珍曰:白土处处有之,用烧白瓷器坏者。

《修治》

雷敩曰:凡使勿用色青井底白者,捣筛末,以盐汤飞过,晒乾用,则免结涩人肠也。每垩二两,用盐一分。大明曰:入药烧用,不入汤饮。

《气味》

苦,温,无毒。
《别录》曰:辛,无毒。不可久服,伤五脏,令人羸瘦。
甄权曰:甘,温暖。

《主治》

《本经》曰:女子寒热症瘕,月闭积聚。
《别录》曰:阴肿痛,漏下,无子,泄痢。
甄权曰:疗女子血结,涩肠止痢。
大明曰:治鼻洪吐血,痔瘘泄精,男子水脏冷,女子子宫冷。
寇宗奭曰:合王瓜等分,为末,汤点二钱服,治头痛。

《发明》

李时珍曰:诸土皆能胜湿补脾,白垩土。兼入气分。

《甘土集解》

陈藏器曰:甘土出安西及东京龙门,土底澄取之,洗腻服如灰,水和涂衣,去油垢。

《主治》

陈藏器曰:草药及诸菌毒,热汤调末服之。

《气味》

甘,温,无毒。

《赤土气味》

甘,温。

《主治》

主汤火伤,研末涂之。

《黄土释名》

陈藏器曰:张司空言:三尺以上曰粪,三尺以下曰土。凡用当去上恶物,勿令入客水。

《气味》

甘,平,无毒。
陈藏器曰:土气久触,令人面黄。掘土犯地脉,令人上气身肿。掘土犯神杀,令人生肿毒。

《主治》

陈藏器曰:泄痢冷热赤白,腹内热毒绞结痛,下血,取乾土,水煮三,五沸,绞去滓,煖服一、二升。又解诸药毒,中肉毒,合口椒毒,野菌毒。

《发明》

李时珍曰:按刘跂《钱乙传》云:元丰中,皇子仪国公病瘈疭,国医未能治,长公主举乙入,进黄土汤而愈。神宗召见,问黄土愈疾之状。乙对曰:以土胜水,水得其平,则风自退尔。上悦,擢太医丞。又《夷坚志》云:吴少师得疾,数月消瘦,每日饮食入咽,如万虫攒攻,且痒且痛,皆以为劳瘵,迎明医张锐诊之。锐令明旦勿食,遣卒诣十里外,取行路黄土至,以温酒二升搅之,投药百粒饮之。觉痛几不堪,及登溷,下马蝗千馀,宛转,其半已困死,吴亦惫甚,调理三日乃安。因言夏月出师,燥渴,饮涧水一杯,似有物入咽,遂得此病。锐曰:虫入人脏,势必孳生,饥则聚咂精血,饱则散处脏腑。苟知杀之而不能扫取,终无益也。是以请公枵腹以诱之,虫久不得土味,又喜酒,故乘饥毕集,一洗而空之。公大,喜厚赂谢之,以礼送归。

《铸钟黄土主治》

陈藏器曰:卒心痛,疰忤恶气,温酒服一钱。

《铸铧锄孔中黄土主治》

陈藏器曰:丈夫阴囊湿痒,及阴汗,细末扑之。

《东壁土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别录》曰:下部疮,脱肛。
陈藏器曰:止泄痢霍乱烦闷。
甄权曰:温疟,点目去瞖。同蚬壳为末,傅豌豆疮。陶弘景曰:疗小儿风脐。
苏恭曰:摩乾、湿二癣、极效。

《发明》

陶弘景曰:此屋之东壁上土也,常先见日故尔。又可除油垢衣,胜石灰、滑石。
陈藏器曰:取其向阳久乾也。
寇宗奭曰:久乾之说不然。盖东壁先得太阳真火烘炙,故治瘟疫。初出少火之气壮,及当午则壮火之气衰,故不用南壁而用东壁。
李时珍曰:昔一女,忽嗜河中污泥,日食数碗。玉田隐者以壁间败土调水饮之,遂愈。又凡脾胃湿多,吐泻霍乱者,以东壁土,新汲水搅化,澄清服之,即止。盖脾主土,喜燥而畏湿,故取太阳真火所照之土,引真火生发之气,补土而胜湿,则吐泻自止也。岭南方治瘴疟香椿散内用南壁土,近方治反胃呕吐用西壁土者,或取太阳离火所照之气,或取西方收敛之气,然皆不过借气补脾胃也。

《太阳土主治》

李时珍曰:人家动土犯禁,主小儿病气喘,但按九宫,看太阳在何宫,取其土煎汤饮之,喘即定。

《执日天星上土》

陈藏器曰:取和薰草、柏叶以涂门户,方一尺,令盗贼不来。

《执日六癸上土》

李时珍曰:《抱朴子》云:常以执日取六癸上土、市南门土、岁破土、月建土,合作人,著朱鸟地上,辟盗。

《二月上壬日土》

陈藏器曰:泥屋之四角,宜蚕。

《清明日戊上土》

李时珍曰:同狗毛作泥,涂房户内诸穴,蛇鼠诸虫皆不入。

《神后土》

李时珍曰:逐月旦日取泥屋之四角,及塞鼠穴,一年鼠皆绝迹,此李处士禁鼠法也。神后,正月起申顺行十二辰。

《天子藉田三推犁下土释名》

李时珍曰:《月令》天子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亲载耒耜,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诸侯九推。反执爵于太寝,命曰劳酒。

《主治》

陈藏器曰:水服,主惊悸癫邪,安神定魄强志。藏之,入官不惧,利见大官,宜婚市。王者封禅五色土次之。

《社稷坛土》

陈藏器曰:牧宰临官,自取涂门户,令盗贼不入境也。

《春牛土》

陈藏器曰:收角上土置户上,令人宜田。
李时珍曰:宋时立春日进春牛,御药院取牛睛以充眼药。今人鞭春时,庶民争取牛土,云宜蚕;取土撒檐下,云辟蜒蚰。

《富家土》

陈藏器曰:七月丑日,取中庭土泥灶,令人富勿。令人知。
李时珍曰:除日取富家田中土泥灶,招吉。

《亭部中土》

李时珍曰:取作泥涂灶,水火盗贼不经;涂屋四角,鼠不食蚕;涂仓囷,鼠不食稻,塞穴百日,鼠皆绝去。出阴阳杂书云。

《道中热土主治》

陈藏器曰:夏月暍死,以土积心口,少冷即易,气通则苏。
李时珍曰:亦可以热土围脐旁,令人尿;脐中仍用热土、大蒜等分,捣水去滓灌之,即活。

《十字道上土主治》

李时珍曰:主头面黄烂疮,同灶下土等分傅之。

《车辇土主治》

陈藏器曰:恶疮出黄汁,取盐车边脂角上土涂之。李时珍曰:行人暍死,取车轮土五钱,水调澄清服,一碗即苏。又小儿初生,无肤色赤,因受胎未得土气也。取车辇土碾傅之,三日后生肤。

《市门土释名》

李时珍曰:日中为市之处门栅也。

《主治》

陈藏器曰:妇人易产,入月带之。产时,酒服一钱。

《户限下土释名》

李时珍曰:限,即门阈也。

《主治》

陈藏器曰:产后腹痛,热酒服一钱。又治吹乳,和雄雀粪,暖酒服方寸匕。

《千步峰集解》

李时珍曰:此人家行步地上高起土也,乃人往来鞋上沾积而成者。技家言人宅有此,主兴旺。

《主治》

李时珍曰:便毒初发,用生姜蘸醋磨泥涂之。

《鞋底下土主治》

陈藏器曰:适他方不服水土,刮下,和水服,即止。

《柱下土主治》

陈藏器曰:腹痛暴卒,水服方寸匕。
孙思邈曰:胎衣不下,取宅中柱下土,研末,鸡子清和服之。

《床脚下土主治》

陈藏器曰:猘犬咬,和水傅之,灸七壮。

《烧尸场上土主治》

李时珍曰:邪疟,取带黑土同葱捣作丸,塞耳,或系膊上,即止。男左女右。

《冢上土主治》

陈藏器曰:瘟疫。五月一日,取土或砖石,入瓦器中,埋著门外阶下,合家不患时气。又正旦取古冢砖,咒悬大门上,一年无疫疾。

《桑根下土主治》

陈藏器曰:中恶风恶水而肉肿者,水和傅上,灸二三十壮,热气透入,即平。

《胡燕窠土主治》

陶弘景曰:无毒。同屎。作汤,浴小儿,去惊邪。
陈藏器曰:主风瘙瘾疹,及恶剌疮,浸淫瘑疮遍,身至心者死,并水和傅之,三两日瘥。
李时珍曰:治口吻白秃诸疮。

《百舌窠中土主治》

陈藏器曰:蚯蚓及诸恶虫咬疮,醋调傅之。《土蜂窠释名》
李时珍曰:即细腰蜂也。

《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别录》曰:痈肿风头。
《圣惠方》曰:小儿霍乱吐泻,炙研,乳汁服一钱。
陈藏器曰:醋调涂肿毒,及蜘蛛咬。
寇宗奭曰:醋调涂蜂虿毒。
李时珍曰:治丁肿乳蛾,妇人难产。
《蜣螂转丸释名》
陈藏器曰:此蜣螂所推丸也。藏在土中,掘地得之,正圆如人捻作,弥久者佳。

《气味》

咸,苦,大寒,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汤淋绞汁服,疗伤寒时气,黄疸烦热,及霍乱吐泻。烧存性酒服,治项瘿。涂一切瘘疮。

《鬼屎土集解》

陈藏器曰:生阴湿地,如菜,亦如地钱,黄白色。

《主治》

陈藏器曰:人马反花疮,刮取,和油涂之。

《鼠壤土释名》

李时珍曰:柔而无块曰坏。

《主治》

陈藏器曰:中风筋骨不随,冷痹骨节疼,手足拘急,风掣痛,偏枯死肌,多收曝乾,蒸热袋盛,更互熨之。孙思邈曰:小儿尿和,涂丁肿。

《鼢鼠壤土集解》

陈藏器曰:此是田中尖嘴小鼠也。阴穿地中,不能见日。

《主治》

陈藏器曰:鬼疰气痛,秫米泔汁和作饼,烧热绵裹熨之。又主肿毒,和醋傅之,极效。
李时珍曰:孕妇腹内钟鸣,研末二钱,麝香汤下,立愈。

《屋内壖下虫尘土释名》

李时珍曰:壖音软平声。河边地及垣下地,皆谓之壖。

《主治》

陈藏器曰:恶疮久不乾,油调傅之。

《蚁蛭土释名》

李时珍曰:蛭音迭,高起也。封,聚土也。

《主治》

陈藏器曰:狐剌疮,取七粒和醋搽。又死胎在腹,及胞衣不下,炒三升,囊盛,拓心下,自出也。

《弹丸土主治》

陈藏器曰:妇人难产,热酒服一钱。

《伏龙肝释名》

陶弘景曰:此灶中对釜月下黄土也。以灶有神,故号为伏龙肝,并以迂隐其名尔。今人又用广州盐城屑,以疗漏血瘀血,亦是近月之土,盖得火烧之义也。雷敩曰:凡使勿误用灶下土。其伏龙肝,是十年以来,灶额内火气积久自结,如赤色石,中黄,其形貌八棱,取得研细,以水飞过用。
李时珍曰:按广济历作灶忌日云:伏龙在不可移作。则伏龙者,乃灶神也。《后汉书》言:阴子方腊日晨炊而灶神见形。注云:宜市买猪肝泥灶,令妇孝。则伏龙肝之名义又,取此也。临安陈舆言:砌灶时,纳猪肝一具于土,俟其日久,与土为一,乃用之,始与名符。盖本于此。独孤淊《丹书》言:伏龙肝取经十年灶下,掘深一尺,有色如紫瓷者是真,可缩贺,伏丹砂。盖亦不知猪肝之义,而用灶下土以为之也。

《气味》

辛,微温,无毒。
甄权曰:咸。
大明曰:热,微毒。

《主治》

《别录》曰:妇人崩中吐血,止欬逆血。醋调,涂痈肿毒气。大明曰:止鼻洪,肠风带下,尿血泄精,催生下胞,及小儿夜啼。
元真曰:治心痛狂颠。
李时珍曰:风邪蛊毒,妊娠护胎,小儿脐疮重舌,风噤反胃,中恶卒魇,诸疮。

《土墼释名》

李时珍曰:此是烧石灰窑中流结土渣也,轻虚而色赭。

《主治》

李时珍曰:妇人鳖瘕,及头上诸疮。凡人生痰核如指大红肿者,为末,以菜子油调搽,其肿即消,或出脓,以膏药贴之。

《附方》


衄血不止。白土末五钱,井花水调服,二服除根。《瑞竹堂方》水泄不化,日夜不止。白垩锻、乾姜炮各一两,楮叶生研。二两,为末,糊丸、绿豆大,每米饮下二十丸。《普济方》翻胃吐食:男妇皆治。白善土锻赤,以米醋一升淬之,再锻,再淬,醋乾为度,取一两研乾姜二钱。半炮,为末。每服一钱调下,服至一斤以上,为妙。《千金翼》
卒暴咳嗽:白善土粉、白矾一两,为末,姜汁糊丸梧子大,临卧姜汤服二十丸。《普济方》
风赤烂眼:倒睫拳毛。华陀方:用白上一两,铜青一钱,为末。每以半钱泡汤洗。乾坤生意,加焰硝半两,为末,汤泡杏仁杵,和丸皂子大。每用凉水浸一丸,洗眼。《乾坤秘辑》
小儿热丹:白土一分,寒水石半两,为末,新水调涂。《钱乙小儿方》
痱子瘙痒:旧屋梁上刮赤白垩末,傅之。《普济方》代指肿痛:猪膏和白善土傅之。《肘后方》
疮不乾:白善土锻研末,生油调搽。《集元方》牙宣疳𧏾:赤土、荆芥叶同研,揩之,日三次。《普济方》风疹瘙痒:甚不能忍者,赤土研末,空心温酒服一钱。《御药院方》
身面印文:刺破,以醋调赤土傅之,乾又易,以黑灭为度。《千金方》
小儿吃土:用乾黄土一块,研末,浓煎黄连汤调下。《急救方》
乌沙惊风:小儿惊风,遍身都乌者。急推向下,将黄土一碗,捣末,入久醋一钟,炒热包定熨之,引下至足,刺破为妙。《小儿秘诀》
卒患心痛:画地作王字,撮取中央土,水和一升服,良。《本草拾遗》
目卒无见:黄土搅水中,澄清冼焉。《肘后方》
牛马肉毒:及肝毒。取黄土三升,水煮清一升服,即愈。一方:入头发寸截和之,发皆贯肝而出也。《肘后方》肉痔痛肿:朝阳黄土、黄连末、皮硝各一两,用猪胆汁同研如泥,每日旋丸丸枣大,纳入肛内,过一夜随大便去之。内服乌梅、黄连二丸药。《孙氏集效方》
攧扑欲死:一切伤损,从高坠下,及木石所迮,落马扑车,瘀血凝滞,气绝欲死者,亦活。用净土五升蒸热,以故布重裹作二包,更互熨之,勿大热,恐破肉,取痛止则已,神效之方。《千金方》
杖疮未破:乾黄土末,童子便入鸡子清调涂刷上,乾即上,随以热水洗去。复刷复洗,数十次,以紫转红为度。仍刷两胯,以防血攻阴也。《摄生方》
汤火伤灼:醋调黄泥土,涂之。《谈野翁方》
蜈蚣螫伤:画地作王字,内取土掺之,即愈。《集简方》蜂蚁叮螫:反手取地上土傅之,或入醋调。《千金方》尿疮:画地作蠼形,以刀细取腹中土,唾和涂之,再涂即愈。孙真人云:予得此疾,经五六日不愈,或教此法,遂瘳。乃知万物相感,莫知其由也。《千金方》急心痛:五十年陈壁土。枯矾二钱,为末,蜜丸,艾汤服。《集元方》
霍乱烦闷:向阳壁土,煮汁服。《圣济录》
药毒烦闷:欲死者。东壁土调水三升,顿饮之。《肘后方》解乌头毒:不拘川乌、草乌毒,用多年陈土泡汤服之。冷水亦可。《通变要法》
六畜肉毒:东壁土末,水服一钱,即安。《集元方》
目中翳膜:东壁土研末,日点之,泪出佳。《肘后方》肛门凸出:故屋东壁上土一升,研末,以长皂荚挹末粉之,仍炙皂荚,更互熨之。《外台秘要》
痱子瘙痒:乾壁土末傅之,随手愈。《普济方》
耳疮唇疮:东壁土和胡粉傅之。《救急方》
𤻤破经年,脓水不绝:用百年茅屋厨中壁土为末,入轻粉调傅,半月即乾愈。《永类方》
诸般恶疮,拔毒散:东墙上土、大黄等分,为末,用无根井花水调搽,乾再上。《瑞竹堂方》
发背痈节,多年烟薰壁土、黄檗等分,为末,姜汁调摊贴之,更以茅香汤调服一钱匕。《经验方》
卒中恶气:伏龙肝末,一鸡子大,水服即吐。又魇寐暴绝:灶心对锅底土,研末,水服二钱,更吹入鼻。《千金方》中风口噤,不语,心烦恍惚,手足不随,或腹中痛满,或时绝而复苏:伏龙肝末五升,水八升搅,澄清濯之。又狂颠谬乱,不识人:伏龙肝末,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又小儿重舌:釜下土,和苦酒涂之。《千金方》
小儿夜啼:伏龙肝末二钱,朱砂一钱,麝香少许,为末,蜜丸绿豆大,每服五丸,桃符汤下。《普济方》
重舌肿木:伏龙肝末,牛蒡汁调涂之。《圣惠方》
冷热心痛:伏龙肝末。方寸匕,热以水温,冷以酒服。《外台秘要》
反胃吐食:灶中土年久者,为末,米饮服三钱。《经验百一选方》卒然咳嗽:釜月土一分,豉七分,捣丸梧子大。每饮下四十丸。《肘后方》
吐血衄血:伏龙肝末半升,新汲水一升,淘汁和蜜服。《广利方》
吐血泻血,心腹痛:伏龙肝、地垆土、多年烟壁土,等分,每服五钱,水二碗,煎一碗,澄清。空心服,白粥补之。《普济方》
妇人血漏:伏龙肝半两,阿胶、蚕沙炒各一两,为末。每空腹酒服二、三钱,以止为度。《本草衍义》
赤白带下,日久黄瘁,六脉微涩:伏龙肝炒令烟尽,棕榈灰、屋梁上尘炒烟尽,等分,为末,入龙脑、麝香各少许,每服三钱,温酒或淡醋汤下。一年者,半月可安。《大全方》
产后血气攻心痛,恶物不下。用灶中心土研末,酒服二钱,泻出恶物,立效。《救急方》
妊娠热病:伏龙肝末一鸡子许,水调服之,仍以水和涂脐方寸,乾又上。《伤寒类要》
子死腹中,母气欲绝:伏龙肝末三钱,水调下。《十全博效方》横生逆产:灶中心对锅底土,研末。每服一钱,酒调,仍搽母脐中。《救急方》
胞衣不下:灶下土一寸,醋调,纳脐中,续服甘草汤三、四合。《产宝》
中诸蛊毒:伏龙肝末一鸡子大,水服取吐。又六畜肉毒方同上。《千金方》
阴冷发闷,冷气入腹,肿满杀人:釜月下土,和鸡子白傅之。《千金方》
男阴卒肿,方同上。
诸腋狐臭:伏龙肝末频傅之。《千金方》
聤耳出汁:绵裹伏龙肝末塞之,日三易。《圣济录》小儿脐疮:伏龙肝末傅之。《圣惠方》
小儿丹毒:多年灶下黄土末,和屋漏水傅之,新汲水亦可,鸡子白或油亦可,乾即易。《肘后方》
小儿热疖:釜下土、生椒末,等分。醋和涂之。《千金翼》疮久烂:灶内黄土年久者,研细,入黄檗、黄丹、赤石脂、轻粉末,等分,清油调入油绢中贴之,勿动,数日愈,纵痒,忍之良。《济急方》
发背欲死:伏龙肝末,酒调,厚傅之,乾即易,平乃止。《千金方》
一切痈肿:伏龙肝以蒜和作泥贴之,乾即易。或鸡子黄和亦可。《外台秘要》
杖疮肿痛:釜月下土为末,油和涂之,卧羊皮上,频涂。《千金方》
灸疮肿痛:灶中黄土末,煮汁淋之。《千金方》白秃腊梨:灰窑内烧过红土墼四两,百草霜一两,雄黄一两,胆矾六钱,榆皮三钱,轻粉一钱,为末,猪胆汁调,剃头后擦之,百发百中,神方也。《陆氏积德堂方》

土部艺文一

《流赭赞》晋·郭璞

沙则潜流,亦有运赭于以求铁,趋在其下,蠲牛之疠,作采于社。

《土赋》唐·吕太一

一阖一辟,分阳分阴,坎水离火,东木西金。惟土德之为大,处中位而君,临寒暑不能易其节,鬼神无以测其深。吐纳清浊,区分寓县,帝轩感气于星斗,虞舜降精于雷电,尔其荆河,坟壤淮海,涂泥草木,渐包于赤埴璆铁。作贡于青黎。火以炎上为母,水以润下为妻,黄白分于雍冀,官位列于东西,蒸之以为城阙,北连朔野累之以为台观,上搆虹霓为海、为河、为牛、为马,起圆规于阵法,美教化于王者,负之为模,胡人失其胆气,得之为祥。晋卿载于原野,且久且大,非名可名,定刚柔于坤德,合丝竹于宫声。夫其为重也,封割五色分茅锡社;夫其为厚也,包括万象,含姿育灵,处瘠则劳,处沃则逸,白兽忽见,羵羊间出,体均物而为象,抱温柔以成质,舟航才尽则青缕飞神,六五既临则黄裳元吉。万国收其利,三公主其秩。因覆篑而成山,为幽居而凿室。不借誉于龙凤,直养德于麒麟。失之则昆虫作孽,得之则宗族以亲。虽鳌足初分重浊者谓之地,而羊角勃起,轻清者谓之尘。授之可荐于宗庙,捧之未塞于孟津。起刑马而为首,祀句龙以为神。汉庙玉环方之则君王纳谏,丰城宝剑拭之则光彩射人。含物吐象,包藏玉石。均王四时,卑陛三尺。运乎虚舟之中,不以为损,捧乎泰山之上,不以为益。土之为德也,重土之为性也。平爰稼穑而为务,被朱紫而为荣。余以既藉形体承恩天壤,公和之山窟非陋子猷之冬林。自赏先君列国,犹未断于封疆。轩佐吹尘直,庶几于梦相。

《前题》韦岫

质付坤元,形分地类。有持带山川之力,有长养稼穑之利。结为大块,中含万物之根。充被方舆,外定九州之位。于是黄帝后土,怒而交争。曰:天有两曜,日为最明;地有五行,土为至精。人无我而不立;子无我而不成。故礼得之而以坛、以墠;君得之而以社、以城。子言各执其一端,子智不出乎四生。向者夸竞交肩,纷纭未息,殊不知皆在五土。何自德色木之始,丛荣本茂,叶秀枝繁,不依于土。何因托根火之重赫奕,华夏照耀乾坤,无吾为土,虽猛不存。金生于山,山,吾所育。水出于地。地,吾之族。若藏矿朴于峰峦,化江湖于原陆,子何有哉。吾为五方之主,为万圣之雄,造邦本立大中布为金、木、水、火,分为南、北、西、东,使百王之传授若四气之始终,皆德非博厚,故号不统,同国家保大定功体元。立正法土德受天命,陵无一抔之盗,贡有五色之盛,合为应鼓,击六气以还淳累,作春台熙万人之遂性,子盍鸠合异类,率宾殊方归有极赞无疆,帝乃约束远近,神乃纠合要荒,咸鞠躬,离位厥角来王。自是尽四夷之君长,皆朝吾唐。

《五色土赋》崔损

至哉土德。光含五色。其色也辨五方以建侯;其德也发万物以生植。自夏禹而作贡,在徐方而是职。王者立社以封疆;诸侯苴茅而有国,于赫巨唐。德之皇皇,实乘土而化康,采大汉彊干之宜,裂地以爵法。有周维城之制分土而王。各班其位,各正其方,用甲日而靡忒,建阴气而允臧,定五方而式序,分五色而有章,平野烟销发卿云之瑞彩,高天雨霁浮丽日之重光。众色环封所以示外共其方职,正色居上所以表内附于中黄,观其仪则知大君之有弼稽;其旨则知邦伯之有秩。列三才则惟数在五;参十端则惟德居一。既明既丽可以比乎天文;不骞不崩所以保乎阴骘。配皇王之永久;齐天地而终毕。矧夫经邦理社必土,是封光昭圣德,叶赞时雍将尊天以亲地,在侯土与国社,既蕃翰乎四海,实底宁乎天下。若然者,君立社以布政,臣受土以宣威,象君臣之同理,知社土之相依,是以成百王之则,作万邦之宪。圭璋玉帛,莫不因我而执,公、侯、伯、子莫不因我而建。土之德也,斯美社之义也奚拟。其色也匪同五星而乍连乍散;其质也各表一方而岳立山峙。有以崇国祚于我皇;有以同磐石于宗子。夫如是,则其义广矣。岂斯文之所能尽纪。

《前题》卢士开

尊彼国常,乃立人极,依大社以封土,命诸侯以方色。木官复位,东极于焉。必书火正,是司南方。由之可识西周白帝之象,北察元武之职。配中黄而立名,覆四方而作式。于是端扆穆穆,授策皇皇。贤戚封建,君臣乐康,既载人之尔厚亦植物而惟良,可以载八纮包大荒。岂离逖于尔邑,寻东南于我疆,昔神黩无厌,闻革故于有魏。天祚明德,遂惟新于圣唐。总祝融与蓐收臣元冥与勾芒。知合之以济代故贡之以来。王守于尔位亦有宠子思剪桐而是立,故分茅以共理,所以维城,所以抚封。爰作稼穑,锡之附庸,列五色以相备,和八音以相从,色能惟正,音乃叶雅。将察之以报功,故封之以立社,惟人是恤,选贤以建。仰夏王之攸敦,法周官之大宪。胙之而氏可。命,相之而宅可依。五德聿修,万方知归,即之也真彩煌煌,望之也灵坛巍巍,足以表正方夏,发扬德辉,等乎圭瑞,叶以元吉,建树侯家,蕃屏王室,分之惟五,行之惟一,实邦家之永固与天壤而齐毕。

《永州龙兴寺息壤记》柳宗元

永州龙兴寺东北陬有堂,堂之地隆然负塼甓而起者,广四步,高一尺五寸。始之为堂也,夷之而又高。凡持锸者尽死。永州居楚越间,其人鬼且禨,由是寺之人皆神之莫敢夷。《史记·天官书》《汉志》,有地长之占而亡。其说甘茂盟息壤。盖其地有是类也。昔之异书有记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帝乃令祝融杀鲧于羽郊。其言不经见今是土也。夷之者不幸而死。岂帝之所爱耶。南方多疫,劳者先死,则彼持锸者其死于劳且疫也。土乌能神。余恐学者之至于斯,徵是言而唯异书之信,故记于堂上。

《黄赋》张阶

堪舆之内,群象茫茫。均四时之辨物,列五色以居方。名可大者,其惟中黄,吹律成音,考定宫商之韵,丽天为则遥分日月之光,石在谷城之下,气流华阙之傍。云瑞命官而共治,星见知芒之莫当恒发挥于煜煜,宁见混于苍苍,黄之为用,时义大矣。揣称之功,请言其始,土德载物,首更王之五行。河水流谦,恒曲成于千里,鹤拂羽于太液,龙弄鳞于成纪,悲哉,秋之为气。岁将暮,止菊花可折,凝晓露而含光,木叶既零,拂凉风而乱起。夫惟色有其变,用无不遍,染素丝之正色,映飞尘而不见,合氛昏而暂隐,向晴暾而复见,汉雾塞而呈灾,秦蛇梦而命奠,乃有虢国穷士非圣不述,务本于三学,道于一虽,观色而托。赋,犹守中而靡失希执念而见,升愿启心而就日。

土部艺文二〈诗〉

《凿冈龙骨》元·杨维桢

黄冈之土凿层层,枯骨专车几劫崩。坐断海尘朝暮事,劫灰何必问胡僧。

《煮土行》明·王钟灵

董泽之浸汇为川,弥望斥卤不可田。匝地居民数百户,谋生谁敢听自然。哀哉惮人不惜力,各辟町畦成陌阡。辘轳转落三更月,激高就下掘井泉。南风薰兮地气作,圹野会增灶底烟。非硝非盐煮作卤,瓮片擎出色色鲜。肩挑牛运亦日利,龟手茧足只自怜。阴风怒号鬼火起,畚帚交加夜不眠。农隙作苦无暇晷,多少晨昏起看天。猾胥祗取充赋额,忍使不毛也税钱。从此小人无馀利,剜却心头医眼前。

土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注〉索隐曰:炎帝火,黄帝土,代之即黄龙、地螾见,是也。螾土精大五六围,长十馀丈。
《山海经》:洪水滔天,鲧窃帝息壤以堙洪水。〈注〉息壤谓土自长,故可堰水也。汉元帝时,临馀县地埇,长六里,高二丈,即息壤也。
《汲冢周书·作雒篇》:周公建大社于周中。其壝东青土;南赤土;西白土;北骊土;中央舋以黄土。将建诸侯,凿取其方一面之土,苞以黄土,苴以白茅,以为土封。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公子重耳过卫,卫文公不礼焉。出于五鹿,乞食于野人,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赐也。稽首受而载之。
《国语》:文公过五鹿,乞食于野人,野人举块以与之,公子怒,将鞭之。子犯曰:天赐也,民以土服又何求焉。天事必象十有二年必获此土,二三子志之。岁有寿星及鹑尾,其有此土乎。天以命矣。复于寿星必获诸侯,天之道也。由是始之,有此其以戊申乎。所以申土也。再拜稽首,受而载之,遂适齐。
《史记·楚世家》:楚灵王从师于乾溪,众溃,于是独傍偟山中,野人莫敢入王。王行遇其故鋗人,谓曰:为我求食,我已不食三日矣。鋗人曰:新王下法,有敢饟王从王者,罪及三族,且又无所得食。王因枕其股而卧。鋗人又以土自代,逃去。
《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哀公甚惧,问于孔子,对曰:闻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此羊肝乃土耳。哀公使人杀羊其肝即土。
《太平御览·蜀王本纪》曰:秦王以金笉遗蜀王,蜀以礼物答而尽化为土,秦王怒,群臣拜贺曰:土者,地也。秦当得蜀矣。〈笉音蠢,笑也。此恐有讹。〉
《三辅黄图》:昆明池武帝初穿得黑土,西域人曰:劫烧之馀灰也。
《汉书·成帝本纪》:永如元年,诏曰:将作大匠万年,言昌陵三年乃成,作治五年,天下虚耗,客土疏恶,终不可成。〈注〉服虔曰:取他土以增高,为客土也。
《后汉书·明帝本纪》:诏曰:兖豫之人多被水患,今既筑堤理渠,河、汴分流,东过洛汭,叹禹之绩。今五土之宜,反其正色,滨渠下田,赋与贫人,无令豪右得固其利。《魏志·明帝纪注·魏略》曰:起土山于芳林,园西北陬,使公卿群僚皆负土成山,树松、竹、杂木、善草于其上。《宣城记》:江矩吴时,为庐江太守,以清称徵还船轻皆载土。
《晋书·张华传》:雷焕掘丰城狱屋基,有双剑,并刻题,一曰龙泉,一曰太阿。焕以南昌西山北岩下土拭剑,光芒艳发。大盆置水,盛剑其上,视之者精芒炫目。遣使送一剑井土与华,华常置坐侧。以南昌土不如华阴赤土,因以华阴土一斤致焕。焕更以拭剑,倍益精明。《刘牢之传》:牢之败子敬宣,奔慕容超,梦丸土而服之,既觉,喜曰:丸者桓也,丸既吞矣,我当复本土也。旬日而元败,遂还京师。
《夏主赫连勃勃载纪》:以叱干阿利领将作大匠,于朔方水北、黑水之南营起都城。阿利性工巧,然残忍刻薄,乃蒸土筑城,锥入一寸,即杀作者而并筑之。《交州记》:九真太守陶璜立郡筑城于土中得一白色物,形似蚕蛹,无头,长数十丈,大十馀围,软软动,莫能名。割腹有肉,如猪豚,遂以为臛,甚香美。璜啖一杯,三军尽食。
《荆州记》:武当有溪,圻土色鲜黄乃可啖。
《义兴记》:阳羡县塘西潜壤中,黄土色如精金。
《晋太康地记》:城阳姑募县有五色土。
《吴郡记》:吴县馀杭山出白土,光润如玉。
《关中记》:长安地皆黑壤,筑城用龙首山土,今赤如火。坚如石。《白帖》:洪规罢会稽无资,不欲令人知其清,乃以数船载黄土而归。
《异苑》:江陵赵姥以酤酒为业。义熙中屋内土忽自隆起,察为异朝夕以酒酹土,尝见一物出,头似驴,而地初无孔穴,及姥死邻人闻土下朝夕有声如哭,后人掘宅见一异物,蠢而动,不测大小,须臾失之,谓土龙。《南史·贺玚传》:玚伯祖道养工,卜筮经遇工歌,女人病死,为筮之曰:此非死也,天帝召之歌耳。乃以土块加其心上,俄顷而苏。
《剧谈录》:李汧公镇凤翔,有属氓因耨田得马蹄金一瓮,里民送于县。署沿牒将至府庭,宰邑者欲以自为,殊绩虑公藏主守不严,因使置于私室,信宿与官吏重开视之,则皆为土块。以状闻于府主,议者佥云奸计换之,遂遣理曹掾与军吏数人就鞫,案其事获金之社咸共證焉,宰邑者,为众所挤摧。莫能自白。遂伏罪词款具存未穷,隐用之所遂令拘系仆隶胁以刑辟,或云藏于粪壤,或云投于水中,狱具备以词案上闻。汧公览之,愈怒。俄而因有筵席停杯语及斯事,列坐宾客咸共惊叹,时袁相公滋亦在幕中,俛首略无词对,李公目之数四,曰:判官何不乐之甚。袁相曰:某疑此事未了,更请相国详之。汧曰:换金之状极明,若言未了,当别有见,非判官莫探情伪。袁相曰:诺。因俾移狱府中按问,乃令阅瓮间得三十五块,诘其初获者即本质在焉。遂于列肆索金镕写与块形相等,既成始秤,其半已及三百斤矣。计其负金大数非二人以竹担可举。明其即路之时金已化为土矣。于是群情大豁宰邑者,遂获清雪。汧公叹服无已。
《宝坻旧志》:五代时南北各据,限以疆界,幽燕之地,盐绝者岁馀。百姓病之。忽有姥语人曰:此地可煮土成盐。遂教以煮之之法。不数日,俄失姥所在居,人神之,由是公私饶足。
《大唐新语》:有僧泓师与张燕公说,置买永乐东南第一宅曰:此宅西北隅慎勿取土。越月泓至谓燕公:此宅气候忽然索漠。偕行至西北隅果有取土处三数坑皆深丈馀。泓大惊曰:公富贵止一身而已,燕公大骇曰:填之可乎。泓曰:客土无气,与地脉不相连,譬人有疮痏,以他肉补之,终无益。燕公子均垍皆为禄山委任,克复后三司定罪。
《稽神录》:楚王马希范修长沙城,开濠毕。忽有一物长十馀丈,高丈馀,无头尾,手足状若土山,自北出,游泳水上久之,入南岸,而没。出入俱无踪迹,或谓之土龙,无几何而马氏亡。
王延政为建州节度。延平村人夜梦人告之曰:与汝富且入山求之,明日入山,终无所得。其夕复梦,如前。村人曰:旦已入山,无所得也。其人曰:但求之,何故不得于是。明日复入,向暮息大树下,见方丈之地独明净,试掘之,得赤土如丹,既无他物,则负之归,以饰墙壁,焕然可爱。人闻者竞以善价,从此人求市。延政闻之取以饰其宫室,署其人以牙门之职。
《五代史杂传》:刘仁恭幸世多故而骄于富贵,筑宫大安山穷极奢侈,令燕人用墐土为钱,悉敛铜钱凿山而藏之,已而杀其工以灭口。
《朱瑾传》:瑾名重江,淮人畏之,其死也尸之广陵。北门路人私共瘗之,是时民多病疟,皆取其墓上土以水服之,云病辄愈。更益新土,渐成高坟。
《宋史·苏轼传》:轼贬琼州别驾,居昌化,昌化故儋耳。地初僦官室以居,有司犹谓不可,轼遂买地筑室。儋人运甓畚土以助之。
《王刚中传》:成都万岁池溉三乡田岁久淤淀,刚中疏之,累土为防,上植榆柳,表以石柱。州人指曰:王公之甘棠也。
《僧怀丙传》:河中府浮梁用铁牛八维之。一牛且数万斤,后水暴涨,绝梁。牵牛没于河,募能出之者。怀丙以一大舟实土夹牛维之,用大木为权衡,状钩牛,徐去其土,舟浮牛出。
《山西通志》:太原县崇善寺,一名回銮,在县东十里,旧寨。后宋太宗平太原竖碑于此。碑制甚大,相传始立碑时碑额甚重,众弗能举。遇一老叟,过而问计焉,叟曰:已半身入土矣,何计之有。众悟以土壅之,额乃得安。
《金史·宗雄传》:雄与蒲家奴按视泰州地土。宗雄包其土来奏曰:其土如此,可种植也。
《续夷坚志》:东京宫城东北隅有蝎台,大定中修城役夫毁台取土,及半得石函启之,中有块石,圆滑天成,撼摇作动物声,破之二大蝎尾梢相钩旋,转不解见风即死。人有问张都运、复亨者,云:辽东无蝎,而蝎在石中,石在函,又为土所埋,人何以知其有蝎。而名台也。张筹度久之乃云:埋石函者,必以数知之,不然是神告之也,此外吾不知。
《垄起杂事》:四飞山亦曰阳山。产白墡,腻滑精细。张士诚取之作阶面之饰,和以脂胶,久而不变,有水云白雪、浪花、玉鳞、墀等各以形制名也。
《九朝野记》:正统末,京师旱。街巷小儿为土龙祷雨拜而歌曰:雨帝,雨帝,城隍土地。雨若再来,还我土地。成群噪呼不知所起,未几有监国即位之事,继又有复辟之举,说者谓雨帝者,与弟城隍者,郕王再来还土地,复辟也,以谣为有徵也。
《香案牍》:李意期闻人有说四方郡国、宫观、市里即撮土成之。经见者,诧其酷类,但纤小耳。
《居家宜忌》:二月,取道中土,泥门户,辟官符。上壬日取土泥屋四角,宜蚕事。
《绿雪亭杂言》:尝闻成都长老言,曩温少保修南宅于金津役里坊,笞骂不辍,寔冢器公督之。一日,有老者,运土畚至,稍迟,又将笞。老者跪而启曰:某取土最远,力竭矣。恳宥之。冢器公曰:取自何所。曰:取自万阁老之宅。公愀然,遂遣里坊之役。
《嘉善县志》:大理卿胡概,将析县,命知府齐公政相度。齐欲定县于西塘镇。胡询诸父老,咸曰:建邑,最上论国计,次论人情,又次论地势。西塘非扼塞要会,武塘海滨孔道,郡之东藩,地方有警,可以扼吭。又商旅往来,民易成聚。胡然之,因阅。武塘四水皆直,胡不甚乐。及抵西塘,见南北诸流会于文水,漾召里老云:国计民情是矣。如地势何。里民曰:西塘二水虽合,势实倾邪。武塘虽直,势甚平正。古者太史土较轻重,试秤之,优劣判矣。胡命取二镇土秤之,武塘果重,遂定治焉。
《饶州府志》:鄱阳欧阳解元杲,为诸生时,嘉靖庚寅间,修学宇,轮一人课工。公值课,浚頖池,得土凤一枚,头足如生,五色俱具。下伏有三四泥卵焉。其两翮稍为斸者,所铩。明年公豋乡书第一人。《昌平州志》:包金土色微黄,中带金星,用以泥祠殿壁出红石口。

土部杂录

《书经·禹贡》:兖州桑土既蚕,是降丘宅土。〈注〉桑土,宜桑之土。可以蚕桑也。兖地卑下,水害尤甚,民皆依丘陵以居,至是始得下居平地也。
《诗经·小雅·北山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大雅·梁山篇》:孔乐韩土。
《周礼·考工记》:凝土以为器。
《国策》:孟尝君将入秦,止者千数而弗听。苏代欲止之,孟尝君曰:人事者,吾已尽知之矣;吾所未闻者,独鬼事耳。苏代曰:臣之来也,固不敢言人事也,固且以鬼事见君。孟尝君见之。谓孟尝君曰:今臣来,过于淄上,有土偶人与桃梗相与语。桃梗谓土偶人曰:子,西岸之土也,挺土以为人,至岁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则汝残。土偶人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土则复西岸耳。今子,东国之桃梗也,刻削之以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子而去,则子漂漂者将如何耳。今秦四塞之国,譬如虎口,而君入之,则臣不知君所出耳。孟尝君乃止。《韩诗外传》:孔子閒居,子贡侍坐,请问为人下之道奈何。孔子曰:善哉。尔之问也。为人下,其犹土乎。子贡未达,孔子曰:夫土者、掘之得甘泉焉,树之得五谷焉,草木植焉,鸟兽鱼鳖遂焉;生则立焉,死则入焉;多功不言,赏世不绝,故曰:能为下者、其惟土乎。子贡曰:赐虽不敏,请事斯语。诗曰:式礼莫愆。
子贡曰:臣誉仲尼,譬犹两手捧土而附泰山,其无益亦明矣;使臣不誉仲尼,譬犹两手把泰山,其无损亦明矣。
《淮南子·原道训》:土处下,不争高,故安而不危。
《天文训》:中央,土也,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执绳而制四方;其神为镇星,其兽黄龙,其音宫,其日戊己。
《本经训》:高筑城郭,设树险阻,崇台榭之隆,侈苑囿之大,以穷要妙之望,魏阙之高,上际青云,大厦增加,拟于昆崙,修为墙垣,甬道相连,残高增下,积土为山,接径历远,直道夷险,终日驰骛,而无迹蹈之患,此遁于土也。
《史记·李斯传》:斯上书曰: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高。《褚少孙三王世家春秋大传》曰:天子之国有秦社。东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方黄。故将封于东方者取青土,封于南方者取赤土,封于西方者取白土,封于北方者取黑土,封于上方者取黄土,各取其色。物裹以白茅,封以为社。此始受命于天子者也。此之谓主土。主土者,立社而奉之也。
《汉书·张释之传》:文帝拜释之为廷尉。人有盗高庙坐前玉环,文帝怒,下廷尉治。奏,当弃市。上大怒,欲致之族,释之免冠顿首谢曰:假令愚民盗长陵一抔土,陛下复何以加其法乎。
《董仲舒·山川颂》:且积土成,山无损也;成其高无害也;成其大无亏也。
《春秋繁露》:求雨,四时皆以水,为龙必取洁土为之,结盖,龙成而发之。《论衡·解除篇》:世间缮治宅舍,凿地掘土,功成作毕,解谢土神,名曰:解土。为土偶人,以像鬼形,令巫祝延,以解土神。已祭之后,心快意喜,谓鬼神解谢,殃祸除去。如讨论之,乃虚妄也。何以验之。夫土地犹人之体也,普天之下皆为一体,头足相去,以万里数。人民居土上,犹蚤虱著人身也。蚤虱食人,贼人肌肤,犹人凿地,贼地之体也。蚤虱内知,有欲解人之心,相与聚会,解谢于所食之肉旁,人能知之乎。夫人不能知蚤虱之音,犹地不能晓人民之言也。胡、越之人,耳口相类,心意相似,对口交耳而谈,尚不相解;况人不与地相似,地之耳口与人相达乎。今所解者地乎。则地之耳远,不能闻也。所解一宅之土,则一宅之土犹人一分之肉也,安能晓之。如所解宅神乎,则此名曰解宅,不名曰解土。礼人宗庙,无所主意,斩尺二寸之木,名之曰主,主心事之,不为神像。今解土之祭,为土偶人,像鬼之形,何能解乎。神恍忽无形,出入无门,故谓之神。今作形像,与礼相违,失神之实,故知其非。象似布藉,不设鬼形。解土之礼,立土偶人,如祭山可为石形,祭门户可作木人乎。
《晋书·五行志》《史记》:鲁定公时,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得虫若羊,近羊祸也。羊者,地上之物,幽于土中,象定公不用孔子,而听季氏暗昧不明之应也。一曰羊去野外,而拘土缶者,象定公失其所,而拘于季氏,季氏亦将拘于家臣也。
《古谚古语》:时无赭浇黄土。
问妇人欲买赭不谓灶下有黄土,欲买钗不谓山中自有楛。
《博物志》:徐州人谓尘土为蓬块。吴人谓跋跌。
《水经注》:堵水之傍有别溪,岸侧土色鲜黄,乃云可啖。《演繁露世传》:水之好者,比它水升斗同而铢两多故宣州漏水有秤为此也。杜牧罪言曰:幽、并二州,程其水土与河南等常重十二。然则不独水有轻重,土亦然也。
《蠡海集》:凡掘地作坎出其土,既成坎,以其土实之则耗半矣,其故何也。盖万物藉气以为质,一动则气泄,气泄则质为之损也。
《酉阳杂俎》:厌鼠法:七日以鼠九枚置笼中,埋于地,秤九百斤上覆坎,深各二尺五寸,筑之令坚固,杂五行。书曰:亭部地上,土涂灶,水火、盗贼不经;涂屋四角,鼠不食蚕;涂仓,鼠不食谷,以塞埳百鼠种绝。
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其心不朽,埋之百年,化为人。
《李氏刊误》:月令出土牛以示农耕之早晚,谓于国城之南,立土牛其言立春,在十二月望策牛人近前示其农早也。立春在十二月晦及正月朔则策牛人当中示其农中也。立春在正月望策牛人在后示其农晚也。为国之大计,不失农时,故圣人急于养民务成,东作。今天下州郡立春日制一土牛饰之文彩,即以綵杖鞭之,既而碎之,各持其土,以祈丰稔,不亦乖乎。《谈撰》:坚土之人肥;垆土之人大;砂土之人美;耗土之人丑,此造形未始不犹乎土也。险阻多瘿;泽气多肿;木气多伛;水气多瘖;山气多男;泽气多女;暑气多夭;寒气多寿;陵气多贪;谷气多仁,此土之所产,各以其类者也。太平之人仁东方也;丹穴之人智南方也;太蒙之人信西方也;崆峒之人武北方也,此四方地气形之不同也。
《后山谈丛》:田理有横有立,间谓之立土,横土。立土不可稻,为其不停水也。
《容斋四笔》:今世俗营建宅舍,或小遭疾厄,皆云犯土。故道家有谢土司章醮之文。按《后汉书·来历传》所载:安帝时,皇太子惊病不安,避幸乳母野王君王圣舍。太子厨监邴吉以为,圣舍新缮修,犯土禁,不可久御。然则古有其说矣。
《丑庄日记》:浮屠泓师与张说市宅,戒无穿东北隅。他日怪宅气索然,视东北隅已穿二坎丈馀,惊曰:公富贵一世而已,诸子将不终。说将平之。泓师曰:客土无气与地脉不连,譬身疮痏补他肉无益也。今之俗师妄言风水者,一遇方隅坎陷则令补筑增辏,便谓藏风聚气,岂不谬哉。君子无惑焉可也。
《雪涛小说》:楚人有生而不识姜者,曰:此从树上结成,或曰从土里生成。其人固执己见,曰:请与子以十人为质,以所乘驴为赌。已而遍问十人,皆曰:土里出也。其人哑然失色,曰:驴则付汝,姜还树生。
《善化县志·贾生传》云:长沙卑湿,又定王发王于长沙。卑湿贫国,后俱以长沙为卑湿地。但长沙为衡岳之麓,洞庭鄂渚上流地,原不卑。而谓长沙卑湿,以地多黄土,粘腻不漏,故湿气兼聚长沙。以下地最卑,因多沙黑土,其下纳水,反不湿。如谓长沙卑而湿者,谬解耳。
《鄠县志》:钓台之南有罗什寺。寺之后有树二株,命曰净土。乃西域鸠摩罗什憩此屦土所生者。三月花,八月实。中皆黄土,异哉。王九皋诗曰:宝树凌霜拂太清,灵根净土自天生。花同上苑三春发,实裹中央八月成。映日辉煌偏异色,批风震撼不同声。由来西域祗园种,故带秦封擅令名。

土部外编

《佛国记》:阿育王昔作小儿时,当道戏遇释迦佛行乞食,小儿欢喜,即以一掬土施佛。佛持还泥,经行地,因此果报作铁轮王。
行到一山名鸡足,有迦叶本洗手土,彼方人若头痛者,以此土涂之即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