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坤舆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坤舆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一卷目录

 坤舆总部汇考一
  易经〈说卦传〉
  礼记〈月令〉
  周礼〈地官〉
  素问〈异法方宜论篇〉
  山海经〈海外南经 海外东经〉
  书经纬〈旋玑钤 考灵曜〉
  春秋纬〈元命苞 说题辞〉
  孝经纬〈援神契〉
  河图纬〈括地象〉
  管子〈山国轨 山权数 山至数 地数〉
  淮南子〈地形训〉

坤舆典第一卷

坤舆总部汇考一

《易经》《说卦传》

坤为地、为母、为布、为釜、为吝啬、为均、为子母牛、为大舆、为文、为众、为柄、其于地也为黑。
《本义》《荀九家》有为牝,为迷,为方,为囊,为裳,为黄,为帛,为浆。《大全》:徐氏曰:坤积阴于下,故为地。物资以生,故为母。动辟而广,故为布。为均虚而容物,故为釜。静翕而不施,故为吝啬。性顺,故为子母牛。厚而载物,故为大舆。坤画偶,故为文。偶画多,故为众。有形可执,故为柄。纯阴,故于色为黑。临川吴氏曰:地之土色有五,若坤之所象,则于地为黑土也。

兑为泽、为附决。其于地也,为刚卤。
《大全》:徐氏曰:附决润极,故为刚卤。阳在下,为刚。阴在上,为卤。刚卤之地,不能生物。卤者,水之死气也。坎水绝于下,而泽见于上,则足以为卤而己。项氏曰:刚者,出金。卤者,出盐。虽不生五谷,而宝藏兴焉,此天地之仁也。

《礼记》《月令》

孟冬之月,地始冻,仲冬之月,地始坼。

《周礼》《地官》

大司徒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
《订义》项氏曰:总计天下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定其数,然后分其所生,或以为计土物多寡,或以为计贡税之法,此皆土宜,非所谓土会也。贾氏曰: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及民之所生,皆因地气所感不同,故形类有异。又民之资生取于动植之物,故先言物,后言民。

一曰山林,其动物宜毛物,其植物宜皂物,其民毛而方。
郑司农曰:植物,根生之属。皂物,柞栗之属。今世间谓柞实为皂斗。项氏曰:方者,坚劲貌。山林之人习于风霜艰阻,宜其坚劲也。史氏曰:生于山林,得山林之性,林麓阴翳虽野而充盈也。

二曰川泽,其动物宜鳞物,其植物宜膏物,其民黑而津。
郑氏曰:鳞物,鱼龙之属。膏,当为櫜字之误也。莲芡之属有櫜韬。郑康成曰:津,润也。史氏曰:生于川泽,得川泽之性,水气所薰,虽黑而润泽也。

三曰丘陵,其动物宜羽物,其植物宜覈物,其民专而长。
郑氏曰:羽物,翟雉之属。覈物,李海之属。专圜也。史氏曰:生于丘陵,得丘陵之性,窟宅所比,虽局而修直也。

四曰坟衍,其动物宜介物,其植物宜荚物,其民晰而瘠。
郑氏曰:介物,龟鳖之属。水居陆生者,荚物。荠荚王棘之属。史氏曰:生于坟衍,得坟衍之性。平土所滋,虽白而癯劲也。

五曰原隰,其动物宜裸物,其植物宜丛物,其民丰肉而庳。
郑康成曰:丛物萑苇之属。丰,犹厚也。庳,短也。史氏曰:生于原隰,得原隰之性。湿气所濡,虽肥而清悍也。郑锷曰:土地各有偏,则生物各有宜。尝考五地之所生,而参以五行之性,知五地之所宜,无非五行之所偏胜也。山林,木也。川泽,水也。丘陵,火也。坟衍,金也。原隰,土也。土会之法辨为五等,殆亦五行之性欤。

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知其利害,以阜人民,以蕃鸟兽,以毓草木,以任土事。
郑锷曰:职方氏之所载者,九州也。土宜之法所辨者,十有二,何邪。余闻之师曰: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躔;地有十二土,王公之所国。是故分野之占,则星纪为吴越,元枵为齐,娵訾为卫,降娄为鲁,大梁为赵,实沈为晋,鹑首为秦,鹑火为周,鹑尾为楚,寿星为郑,大火为宋,析木为燕。司徒之所辨者,殆亦以分野所系而辨之耳。王氏曰:名,所以命其土。则丘陵、坟衍、原隰之属物,所以色其土。则青黎、赤埴、黑坟之属。郑锷曰:物生于土,而土性各有所宜。因土所宜,立为一定之法,则名物皆可得而别。土所以居民,然民之宅于此土,则有利害之不同。所居之利如公刘迁豳,民则庶繁顺宣,而无永叹。所居之害如晋迁新田,民则沈溺重膇,而有疠疾。辨其名物,以相其阴阳。知其利,使之安土而勿迁;知其害,使之违害而就利;以之阜人,民则处其地者,阜而盛。以之蕃鸟兽、毓草木,则生其地者,蕃而茂;以之而任土事,则土地所任者得其当。

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种,以教稼穑树艺。
郑康成曰:壤,亦土也。以万物自生则言土。土,犹吐也。以人所耕,而树艺则言壤。壤,和缓之貌也。郑锷曰:壤,所以树艺。然谷之种于此壤,则有宜,有不宜。如兖之黑坟,青之白坟,徐之赤埴,扬荆之涂泥,豫之坟垆,梁之青黎,雍之黄壤,则有宜稻者、宜麦者、宜五种者、宜三种者、不知其所宜。何以教民稼穑。周人辨之以土,宜之法,既别其名,又别其物,此所以有土壤之殊也。

以土均之法,辨五物九等,制天下之地征,以作民职,以令地贡,以敛财赋,以均齐天下之政。
王昭禹曰:生出之宜否,物产之有无,道里之远近,贡赋之多寡,非有法以均之则不足以正之。此土均之法所由立也。以辨五物,则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之所宜皆可知,以辨九等,则九州之田赋上中下之不同,而美恶高下皆可知。然后可以制天下之地征。

卝人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胥四人,徒四十人。
贾氏曰:金玉出于地,故在此。郑康成曰:卝之言矿也。金玉未成器,曰矿。易氏曰:金玉之函于石者,谓之卝。取玉则破卝而得;取金则煅卝而成。怪石黄金非卝所出,总名以卝人者,举其类言之。

掌金玉锡石之地,而为之厉禁以守之。
刘执中曰:全地之道,以养五行。易氏曰:天地之宝生于山泽,金玉锡石之贵,饥不可食,寒不可衣。先王不尽以予民,设之官为厉禁以守之,非私之也。上以资邦用,下以使斯民之弃末厚本而巳。

若以时取之,则物其地图而授之。
王昭禹曰:天之财,地之利,盛衰消息,不能常齐。取之者,适其盛衰、消息之时也。曹氏曰:物其地者,乃示所当取之处,不使之广,肆其锄凿也。图而授之者,乃示以所宜,取之品色,不使之纵意旁搜也。

巡其禁令。
易氏曰:利孔所在,奸弊百出。既禁之,又令之,又从而巡之,然后卝人取之,而入于职金。职金受之,而入其金锡于为兵器之府;入其玉石丹青于受藏之府。所以待邦之大用玉府;所以共王之玩好者也。

《素问》《异法方宜论篇》

黄帝问曰:医之治病也,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岐伯对曰:地势使然也。故东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
〈注〉言天地始生之气,由东方之九野,以及于宇内之九州也。金西铭曰:首言地势使然,继言天地之所始生,地气通于天也。

鱼盐之地,海滨傍水,其民食鱼而嗜咸,皆安其处,美其食,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故其民皆黑色疏理,其病皆为痈疡。
此言五方之生物,所以养生。如偏于嗜食,皆能致病也。地不满东南,故多傍水。海滨之地利于鱼盐傍水故民多食鱼,近海故嗜咸,得鱼盐之利,故居安食美也。

其治宜砭石,故砭石者,亦从东方来。
砭石,石针也。《山海经》曰:高氏之山,有石如玉。可以为针。即此类也。东方之地,人气发生于外,故其治诸病宜于砭石也。夫春生之气,从东方,而普及于宇内,故砭石之法,亦从东方而来以施及于九州也。

西方者,金玉之域,砂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
地之刚,在西方。故多金玉、砂石。天地降收之气从西北而及于东南。

其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其民不衣而褐荐,其民华实而肥脂,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
高平曰:陆大陆曰:阜,大阜。曰:陵依山陵而居。故多风,金气坚肃,故水土刚强,不衣不事服饰也。褐毛,布也。荐茵,褥也。华浓,厚也。谓酥酪膏肉之类饮食华厚故人多脂肥。水土刚强肤腠肥厚是以外邪不能伤其形惟饮食七情之病生于内也。

其治宜毒药,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
天地秋收之气,从西以及于九州。故毒药治病之法亦从西方来也。

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
地高陵,居西北之势也。风寒冰冽,阴气胜也。野处乳食,北人之性也。

藏寒生满病,其治宜艾焫,故艾焫者,亦从北方来。
夫秋收之气收于内,冬藏之气直闭藏,于至阴之下。是以中上虚寒而胸腹之间生胀满之病矣。

南方者,天地所长养,阳之所盛处也,其地下,水土弱,雾露之所聚也。
地陷东南,故其地下而水土弱低下,则湿故雾露之所聚。

其民嗜酸而食胕,故其民皆致理而赤色,其病挛痹,其治宜微针,故九针者,亦从南方来。
南方之气浮,长于外。故宜微针以刺其皮。夫针有九式,微针者,其锋微细浅刺之针也。

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
中央,土之位也。地平土之体也。湿者,土之气也。化生万物,土之德也。位居中央,而气溉四方,是以所生万物之广众也。

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痿厥寒热。
四方辐辏,万物会聚,故民食纷杂,化养于中,故不劳其四体、四支为诸阳之本。痿痹者,手足之气逆而痿弱不用也。中土之民,不劳其四体,而气血不能灌溉于四旁,是以多痿厥寒热之病矣。

其治宜导引按蹻,故导引按蹻者,亦从中央出也。
中央之化气,由中而及四方,故导引按蹻之法亦从中而四出也。莫子晋曰:由东南而及西北,由西北而及东南,故曰来由中央而及四方。故曰出

故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异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体也。

《山海经》《海外南经》

地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海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夭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海外东经》

帝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选九千八百步。一曰禹令竖亥。一曰五亿十万九千八百步。

《书经纬》《旋玑钤》

有神人,名石年。苍色大眉,戴玉理,驾六龙,出地辅,号皇。神农始立,地形甄度,四海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一万里。

《考灵曜》

地有四游:冬至,地上行北而西三万里。夏至地下行南而东三万里。春秋二分是其中矣。地常动移而人不知。譬如人在大舟中,闭牖而坐,舟行不觉也。

《春秋纬》《元命苞》

地者,易也。言万物怀任、交易变化也。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万九千八百八步。
地所以右转者,气浊精少含阴而起迟,故转右迎天佐其道。

《说题辞》

地之为言媲也。承天行其义也。山陵之大非地不制,含功以牧生也。

《孝经纬》《援神契》

计九州之别,壤山陵之大,川泽所注,莱沮所生,鸟兽所聚,凡九百一十万八千二十四顷。硗埆不垦者,千五百万二千顷。

《河图纬》《括地象》

天有五行,地有五岳;天有七星,地有七表;天有八气,地有八风;天有九道,地有九州;天有四维,地有四渎;天有九部八纪,地有九州八柱。东南神州曰晨土。正南邛州曰深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幵土。正中冀州曰白土。西北柱州曰肥土。北方元州曰成土。东北咸州曰隐土。正东扬州曰信土。昆崙山为柱气上通天。昆崙者,地之中也。地下有八柱,柱广十万里,有三千六百轴互相牵制名山大川孔穴相通。天不足西北,地不足东南。西北为天门,东南为地户。天门无上,地户无下。
八极之广,东西二亿三万三千里;南北二亿三万一千五百里。夏禹所治四海内地,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

《管子》《山国轨》

桓公问管子曰:请问官国轨。管子对曰:田有轨,人有轨,用有轨,乡有轨,人事有轨,币有轨,县有轨,国有轨,不通于轨数,而欲为国,不可。桓公曰:行轨数奈何。对曰:某乡田若干,人事之准若干,谷重若干,曰:某县之人若干,田若干,币若干而中用,谷重若干而中币。终岁度人食其馀若干,曰:某乡女胜事者,终岁绩其功业若干,以功业直时而櫎之,终岁人己衣被之后,馀衣若干,别群轨,相壤宜。桓公曰:何谓别群轨,相壤宜。管子对曰:有莞蒲之壤,有竹箭檀柘之壤,有汜下渐泽之壤,有水潦鱼鳖之壤,今四壤之数,君皆善官而守之,则籍于财物,不籍于人亩。十亩之壤,君不以轨守,则民且守之,民有过移长力,不以本为得,此君失也。桓公曰:轨意安出。管子对曰:不阴据其轨,皆下制其上。桓公曰:此若言何谓也。管子对曰:某乡田若干,食者若干。某乡之女事若干,馀衣若干。谨行州里曰:田若干,人若干,人众田不度食若干。曰:田若干,馀食若干,必得轨程,此调之泰轨也。然后调立环乘之币,田轨之有馀于其人食者,谨置公币焉,大家众,小家寡。山田閒田曰:终岁其食不足于其人若干,则置公币焉,以满其准重,岁丰年,五谷登,谓高田之萌曰:吾所寄币于子者若干,乡谷之櫎若干,请为子什减三,谷为上,币为下,高田抚閒田,山不被谷十倍,山田以君寄币,振其不赡,未淫失也。高田以时抚于主上,坐长加十也。女贡织帛,苟合于国奉者,皆置而券之,以乡櫎市准。曰:上无币有谷,以谷准币。环谷而应筴,国奉决谷。反准赋轨币,谷廪重有加十。谓大家委赀家曰:上且修游,人出若干币。谓邻县曰:有实者皆勿左右,不赡,则且为人马假其食民。邻县四面皆櫎谷,坐长而十倍。上下令曰:赀家假币,皆以谷准币。直币而庚之。谷为下,币为上。百都百县,轨据谷,坐长十倍。环谷而应假币,国币之九在上,一在下。币重而万物轻,敛万物,应之以币。币在下,万物皆在上,万物重十倍。府官以市櫎出,万物隆而止。国轨布于未形,据其已成,乘令而进退,无求于民,谓之国轨。

《山权数》

桓公问于管子曰:请问国制。管子对曰:国无制,地有量。桓公曰:何谓国无制地有量。管子对曰:高田十石,閒田五石,庸田三石,其馀皆属诸荒田。地量百亩,一夫之力也,粟贾一,粟贾十,粟贾三十,粟贾百,其在流筴者,百亩从中千亩之筴也,然则百乘从千乘也,千乘从万乘也,故地无量,国无筴。桓公曰:善。今欲为大国,大国欲为天下,不通权筴,其无能者矣。

《山至数》

桓公问管子曰:请问国势。管子对曰:有山处之国,有汜下多水之国,有山地分之国,有水泆之国,有漏壤之国,此国之五势,人君之所忧也;山处之国,常藏谷三分之一,汜下多水之国,常操国谷三分之一。山地分之国,常操国谷十分之三,水泉之所伤,水泆之国,常操十分之二。漏壤之国,谨下诸侯之五谷,与工雕文梓器以下天下之五谷,此准时五势之数也。桓公问管子曰:今有海内,县诸侯,则国势不用已乎。管子对曰:今以诸侯为,公州之饰焉,以乘四时,行扪牢之筴。以东西南北相彼,用平而准。故曰:为诸侯,则高下万物以应诸侯,遍有天下,则赋币以守万物之朝夕,调而已,利有足则行,不满则有止,王者乡州以时察之,故利不相倾,县死其所,君守大奉一,谓之国薄。

《地数》

桓公曰:地数可得闻乎。管子对曰: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出水者八千里,六十七山,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山,此所以分壤树谷也。戈矛之所发,刀币之所起也,能者有馀,拙者不足。封于泰山,禅于梁父。封禅之王,七十二家,得失之数,皆在此内,是谓国用。桓公曰:何谓得失之数皆在此。管子对曰:昔者桀霸有天下,而用不足。汤有七十里之薄,而用有馀。天非独为汤雨菽粟,地非独为汤出财物也。伊尹善通移轻重,开阖决塞,通于高下徐疾之筴,坐起之费时也。黄帝问伯高曰:吾欲陶天下而以为一家,为之有道乎。伯高对曰:请刈其莞而树之,吾谨逃其蚤牙。则天下可陶而为一家。黄帝曰:可得闻乎。伯高对曰: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上有慈石者,下有铜金。上有陵石者,下有铅锡赤铜。上有赭者,下有铁。此山之见荣者也。苟山之见其荣,君谨封而祭之。距封十里而为一坛,是则使乘者下行,行者趋,若犯令者罪死不赦。然则与折取之远矣。修教十年,而葛卢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矛戟,是岁相兼者诸侯九,雍狐之山发而出水,金从之,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雍狐之戟芮戈,是岁相兼者诸侯十二,故天下之君,顿戟一怒,伏尸满野,此见戈之本也。

《淮南子》《地形训》

地形之所载,六合之间,四极之内,照之以日月,经之以星辰,纪之以四时,要之以太岁,天地之间,九州八极,土有九山,山有九塞,泽有九薮,风有八等,水有六品。何谓九州。东南神州曰农土,正南次州曰沃土,西南戎州曰滔土,正西弇州曰并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西北台州曰肥土,正北济州曰成土,东北薄州曰隐土,正东阳州曰申土。何谓九山。会稽、泰山,王屋,首山、太华、岐山、太行、羊肠、孟门。何谓九塞。曰太汾、渑阨、荆阮、方城、殽阪、井陉、令庇、句注、居庸。何谓九薮。曰越之具区,楚之云梦,秦之阳纡,晋之大陆,郑之圃田,宋之孟诸,齐之海隅,赵之钜鹿,燕之昭余。何谓八风。东北曰炎风,东方曰条风,东南曰景风,南方曰巨风,西南曰凉风,西方曰飂风,西北曰丽风,北方曰寒风。何谓六水。曰河水、赤水、辽水、黑水、江水、淮水。合四海之内,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水道八千里,通谷其名川六百,陆径三千里。禹乃使太章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使竖亥步自北极,至于南极,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凡鸿水渊薮,自三百仞以上,二亿三万三千五百五十里,有九渊。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为名山,掘昆崙虚以下地,中有增城九重,其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脩五寻,珠树、玉树、璇树、不死树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东,绛树在其南,碧树、瑶树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门,门间四里,里间九纯,纯丈五尺。旁有九升玉横,维其西北之隅,北门开以内不周之风,倾宫、旋室、县圃、凉风、樊桐在昆崙阊阖之中,是其疏圃。疏圃之池,浸之黄水,黄水三周复其原,是谓丹水,饮之不死。河水出昆崙东北陬,贯渤海,入禹所导积石山,赤水出其东南陬,西南注南海丹泽之东。赤水之东,弱水出自穷石,至于合黎,馀波入于流沙,绝流沙南至南海。洋水出其西北陬,入于南海羽民之南。凡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昆崙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县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或上倍之,乃维上帝,登之乃神,是谓大帝之居。扶木在阳州,日之所昲。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未有十日,其华照下地。九州之大,纯方千里,九州之外,乃有八夤,亦方千里。自东北方曰大泽,曰无通;东方曰大渚,曰少海;东南方曰具区,曰元泽;南方曰大梦,曰浩泽;西南方曰渚资,曰丹泽;西方曰九区,曰泉泽;西北方曰大夏,曰海泽;北方曰大冥,曰寒泽。凡八夤。八泽之云,是雨九州。八夤之外,乃有八纮,亦方千里,自东北方曰和丘,曰荒土;东方曰棘林,曰桑野;东南方曰大穷,曰众女;南方曰都广,曰反户;西南方曰焦侥,曰炎土;西方曰金丘,曰沃野;西北方曰一目,曰沙所;北方曰积冰,曰委羽。凡八纮之气,是出寒暑,以合八正,必以风雨。八纮之外,乃有八极,自东北方曰方土之山,曰苍门;东方曰东极之山,曰开明之门;东南方曰波母之山,曰阳门;南方曰南极之山,曰暑门;西南方曰编驹之山,曰白门;西方曰西极之山,曰阊阖之门;西北方曰不周之山,曰幽都之门;北方曰北极之山,曰寒门。凡八极之云,是雨天下;八门之风,是节寒暑;八纮、八夤、八泽之云,以雨九州而和中土。东方之美者,有医巫闾之珣玗琪焉;东南方之美者,有会稽之竹箭焉;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西南方之美者,有华山之金石焉。西方之美者,有霍山之珠玉焉;西北方之美者,有昆崙之球琳琅玕焉。北方之美者,有幽都之筋角焉;东北方之美者,有斥山之文皮焉;中央之美者,有岱岳以生五谷桑麻,鱼盐出焉。凡地形,东西为纬,南北为经,山为积德,川为积刑,高者为生,下者为死,丘陵为牡,溪谷为牝。水圆折者有珠,方折者有玉。清水有黄金,龙渊有玉英。土地各以其类生,是故山气多男,泽气多女,障气多喑,风气多聋,林气多癃,木气多伛,岸下气多肿,石气多力,险阻气多瘿,暑气多夭,寒气多寿,谷气多痹,丘气多狂,衍气多仁,陵气多贪。轻土多利,重土多迟,清水音小,浊水音大,湍水人轻,迟水人重,中土多圣人。皆象其气,皆应其类。故南方有不死之草,北方有不释之冰,东方有君子之国,西方有刑残之尸。寝居直梦,人死为鬼,磁石上飞,云母来水,土龙致雨,燕雁代飞。蛤蟹珠龟,与月盛衰,是故坚土人刚,弱土人肥,垆土人大,沙土人细,息土人美,耗土人丑。食水者善游能寒,食土者无心而慧,食木者多力而,食草者善走而愚,食叶者有丝而蛾,食肉者勇敢而悍,食气者神明而寿,食谷者知慧而夭。不食者不死而神。凡人民禽兽万物贞虫,各有以生,或奇或偶,或飞或走,莫知其情,惟知通道者,能原本之。天一地二人三,三三而九,九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数十,日主人,人故十月而生。八九七十二,二主偶,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主月,月主马,马故十二月而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犬,犬故三月而生。六九五十四,四主时,时主彘,彘故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五主音,音主猿,猿故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律主麋鹿,麋鹿故六月而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主虎,虎故七月而生。二九一十八,八主风,风主虫,虫故八月而化。鸟鱼皆生于阴,阴属于阳,故鸟鱼皆卵生。鱼游于水,鸟飞于云,故立冬燕雀入海,化为蛤。万物之生而各异类,蚕食而不饮,蝉饮而不食,蜉蝣不饮不食,介鳞者夏食而冬蛰,龁吞者八窍而卵生,嚼咽者九窍而胎生,四足者无羽翼,戴角者无上齿,无角者膏而无前,有角者指而无后,昼生者类父,夜生者似母,至阴生牝,至阳生牡。熊罴蛰藏,飞鸟时移。是故白水宜玉,黑水宜砥,青水宜碧,赤水宜丹,黄水宜金,清水宜龟,汾水濛浊而宜麻,济水通和而宜麦,河水中浊而宜菽,雒水轻利而宜禾,渭水多力而宜黍,汉水重安而宜竹,江水肥仁而宜稻。平土之人,慧而宜五谷。东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人兑形小头,隆鼻大口,鸢肩企行,窍通于目,筋气属焉,苍色主旰,长大早知而不寿;其地宜麦,多虎豹。南方,阳气所积,暑湿居之,其人脩形兑上,大口决,窍通于耳,血脉属焉,赤色主心,早壮而夭;其地宜稻,多兕象。西方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人面末偻,脩颈邛行,窍通于鼻,皮革属焉,白色主肺,勇敢不仁;其地宜黍,多旄犀。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闭也,寒水之所积也,蛰虫之所伏也,其人翕形短颈,大肩下尻,窍通于阴,骨干属焉,黑色主肾,其人蠢愚,禽兽而寿;其地宜菽,多犬马。中央四达,风气之所通,雨露之所会也,其人大面短颐,美须恶肥,窍通于口,肤肉属焉,黄色主胃,慧圣而好治;其地宜禾,多牛羊及六畜。木胜土,土胜水,水胜火,火胜金,金胜木,故禾春生秋死,菽夏生冬死,麦秋生夏死,荠冬生中夏死。木壮,水老火生金囚土死;火壮,木老土生水囚金死;土壮,火老金生木囚水死;金壮,土老水生火囚木死;水壮,金老木生土囚火死。音有五声,宫其主也;色有五章,黄其主也;味有五变,甘其主也;位有五材,土其主也。是故鍊土生木,鍊木生火,鍊火生云,鍊云生水,鍊水反土。鍊甘生酸,鍊酸生辛,鍊辛生苦,鍊苦生咸,鍊咸生甘。变宫生徵,变徵生商,变商生羽,变羽生角,变角生宫。是故以水和土,以土和火,以火化金,以金治木,木复反土。五行相治,所以成器用。凡海外三十六国,自西北至西南方,有脩股民、天民、肃慎民、白民、沃民、女子民、丈夫民、奇肱民、一臂民、三身民;自西南至东南方,有结胸民、羽民、欢头国民、裸国民、三苗民、交股民、不死民、穿胸民、反舌民、豕喙民、凿齿民、三头民、脩臂民;自东南至东北方,有大人国、君子国、黑齿民、元股民、毛民、劳民;自东北至西北方,有跂踵民、句婴民、深目民、无肠民、柔利民、一目民、无继民。雒棠、武人在西北陬,硥鱼在其南,有神二人连臂为帝候夜,在其西南方,三株树在其东北方,有玉树在赤水之上。昆崙、华丘在其东南方,爰有遗玉,青鸟、视肉、杨桃、甘楂,甘华,百果所出。和丘在其东北陬,三桑、无枝在其西,夸父、耽耳在其北方。夸父弃其策,是为邓林。昆吾丘在南方,轩辕丘在西方,巫咸在其北方,立登保之山,旸谷、抟桑在东方,有娀在不周之北,长女简翟,少女建庇。西王母在流沙之濒,乐民、拿闾,在昆崙弱水之洲。三危在乐民西,宵明、烛光在河洲,所照方千里。龙门在河渊,湍池在昆崙,元耀、不周、申池在海隅。孟诸在沛。少室、太室在冀州。烛龙在雁门北,蔽于委羽之山,不见日,其神人面龙身而无足。后稷垄在建木西,其人死复苏,其半鱼,在其间。流黄、沃民在其北方三百里,狗国在其东。雷泽有神,龙身人头,鼓其腹而熙。江出岷山,东流绝汉入海,左还北流,至于开母之北,右还东流,至于东极。河出积石。睢出荆山。淮出桐柏山。睢出羽山。清漳出楬戾,浊漳出发包。济出王屋。时、泗、沂、出台、台、术。洛出猎山,汶出弗其,流合于济。汉出嶓冢。泾出薄落之山。渭出鸟鼠同穴。伊出上魏。雒出熊耳。浚出华窍。潍出覆舟。汾出燕京。衽出濆熊。淄出目饴。丹水出高褚。股出嶕山。镐出鲜于。凉出茅卢、石梁,汝出猛山。淇出大号。晋出龙山结给,合出封羊。辽出砥石,釜出景,岐出石桥,呼池出鲁平,泥涂渊出樠山,维湿北流出于燕。诸嵇、摄提,条风之所生也;通视,明庶风之所生也;赤奋若,清明风之所生也;共工,景风之所生也;诸比,凉风之所生也;皋稽,阊阖风之所生也;隅强,不周风之所生也;穷奇,广莫风之所生也。生海人,海人生若菌,若菌生圣人,圣人生庶人。凡容者生于庶人。羽嘉生飞龙,飞龙生凤凰,凤凰生鸾鸟,鸾鸟生庶鸟,凡羽者生于庶鸟。毛犊生应龙,应龙生建马,建马生麒麟,麒麟生庶兽,凡毛者,生于庶兽。介鳞生蛟龙,蛟龙生鲲鲠,鲲鲠生建邪,建邪生庶鱼,凡鳞者生于庶鱼。介潭生先龙,先龙生元鼋,元鼋生灵龟,灵龟生庶龟,凡介者生于庶龟。煖湿生,煖湿生于毛风,毛风生于湿元,湿元生羽风,羽风生暖介,暖介生鳞薄,鳞薄生煖介。五类杂种兴乎外,肖形而蕃。日冯生阳阏,阳阏生乔如,乔如生干木,干木生庶木,凡根拔木者生于庶木。根拔生程若,程若生元玉,元玉生醴泉,醴泉生皇,皇生庶草,凡根茇草者生于庶草。海闾生屈龙,屈龙生容华,容华生蔈,蔈生萍藻,萍藻生浮草,凡浮生不根茇者生于萍藻。正土之气也,御乎埃天,埃天五百岁生缺,缺五百岁生黄埃,黄埃五百岁生黄澒,黄澒五百岁生黄金,黄金千岁生黄龙,黄龙入藏生黄泉,黄泉之埃上为黄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黄海。偏土之气,御乎青天,青天八百岁生青曾,青曾八百岁生青澒,青澒八百岁生青金,青金八百岁生青龙,青龙入藏生青泉,青泉之埃上为青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青海。牡土之气,御于赤天,赤天七百岁生赤丹,赤丹七百岁生赤澒,赤澒七百岁生赤金,赤金千岁生赤龙,赤龙入藏生赤泉,赤泉之埃上为赤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赤海。弱土之气,御于白天,白天九百岁生白礜,白礜九百岁生白澒,白澒九百岁生白金,白金千岁生白龙,白龙入藏生白泉,白泉之埃上为白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白海。牝土之气,御于元天,元天六百岁生元砥,元砥六百岁生元澒,元澒六百岁生元金,元金千岁生元龙,元龙入藏生元泉,元泉之埃上为元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元海。,音演。人之先人也。按《字典》无此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坤舆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