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鼠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目录

 鼠异部汇考一
  京房易飞候〈鼠异〉
  魏书〈灵徵志〉
  管窥辑要〈蛇占〉
  田家五行〈论祥瑞〉
  田家杂占〈鼠〉
 鼠异部汇考二
  周〈简王一则 敬王二则〉
  汉〈昭帝元凤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晋〈武帝泰康一则 惠帝永嘉一则 怀帝永嘉一则〉
  陈〈后主祯明一则〉
  北魏〈太宗永兴二则 神瑞一则 泰常三则 世祖始光一则 太延一则 高祖太和一则 世宗景明一则 正始一则 肃宗熙平一则 出帝永熙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二则 高宗显庆一则 龙朔一则 弘道一则 中宗景龙一则 睿宗景云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代宗大历五则 德宗贞元二则 文宗太和一则 开成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乾符一则 乾宁一则〉
  后唐〈废帝清泰一则〉
  宋〈太祖建隆二则 乾德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乾道一则 淳熙一则 光宗绍熙一则 宁宗庆元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成宗大德一则 顺帝至正三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二则 世宗嘉靖三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四则 熹宗天启一则 悯宗崇祯二则〉
 鼠异部艺文
  为建安王答王尚书书   唐陈子昂
  贺白鼠表          常衮
  为崔中丞进白鼠表      李丹
  化稻鼠          陆龟蒙
 鼠异部纪事
 鼠异部杂录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五卷

鼠异部汇考一

《京房易飞候》《鼠异》

鼠舞国门,厥咎亡。鼠舞于庭,厥咎诛死。

《魏书》《灵徵志》

《瑞图》:外镇王公、刺史、二千石、令长酷暴百姓,人民怨嗟,则白鼠至。

《管窥辑要》《蛇占》

蛇与鼠𩰚,有盗贼,火灾。

《田家五行》《论祥瑞》

鼠咬人悫头、帽子、衫领,主得财。喜,百日内至。
半夜前作数钱声者,主招财吉。
鼠狼来窟,其家必长吉。

《田家杂占》《鼠》

围塍上野鼠爬池,主有水,必到所爬处,方止。
鼠咬麦苗,主不见收;咬稻苗,亦然。倒在根下,主垄下米贵;衔在洞口,主囷头米贵。
凡有鼠立,主大吉庆。
铁鼠,其臭可恶,白日衔尾成行而出,主雨。

鼠异部汇考二

简王二年,鲁鼷鼠食郊牛角。
《春秋·鲁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汉书·五行志》: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
〈注〉师古曰:鼷,小鼠也,即今所谓甘鼠者。

改卜牛,又食其角。刘向以为近青祥,亦牛祸也,不敬而备霿之所致也。昔周公制礼乐,成周道,故成王命鲁郊祀天地,以尊周公。至成公时,三家始颛政,鲁将从此衰。天悯周公之德,痛其将有败亡之祸,故于郊祭而见戒云。鼠,小虫,性窃盗,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祭天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尊之牛角,象季氏乃陪臣盗窃之人,将执国命以伤君威而害周公之祀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天重语之也。成公怠慢昏乱,遂至君臣更执于晋。至于襄公,晋为溴梁之会,天下大夫皆夺君政。其后三家逐昭公,卒死于外,几绝周公之祀。董仲舒以为鼷鼠食郊牛,皆养牲不谨也。京房《易传》曰:祭天不慎,厥妖鼷鼠齧郊牛角。
敬王二十五年,鲁鼷鼠食郊牛。
《春秋·鲁定公十有五年》:春,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
《汉书·五行志》:定公十有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死。刘向以为定公知季氏逐昭公,罪恶如彼,亲用孔子为夹谷之会,齐人来归郓、欢、龟阴之田,圣德如此,反用季桓子,淫于女乐,而退孔子,无道甚矣。诗曰:人而亡仪,不死何为。是岁五月,定公薨,牛死之应也。京房《易传》曰:子不子,鼠食其郊牛。
二十六年,鲁鼷鼠食郊牛。
《春秋·鲁哀公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刘向以为天意汲汲于用圣人,逐三家,故复见戒也。哀公年少,不亲见昭公之事,故见败亡之异。已而哀不寤,身奔于粤,此其效也。

昭帝元凤元年,鼠舞。
《汉书·昭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凤元年九月,燕有黄鼠衔其尾舞王宫端门中,往视之,鼠舞如故。王使夫人以酒脯祠,鼠舞不休,夜死。黄祥也。时燕刺史王旦谋反将败,死亡象也。其月,发觉伏辜。易传曰:诛不原情,厥妖鼠舞门。
成帝建始四年,鼠巢树上。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始四年九月,长安城南有鼠衔黄蒿、柏叶,上民冢柏及榆树上为巢,桐柏尤多。师古曰:桐柏,亭名。巢中无子,皆有乾鼠矢数十。时议臣以为恐有水灾。鼠,盗窃小虫,夜出昼匿;今昼去穴而登木,象贱人将居显贵之位也。桐柏,卫思后园所在也。其后,赵皇后自微贱登至尊,与卫后同类。赵后终无子而为害。明年,有鸢焚巢,杀子之异也。天象仍见,甚可畏也。一曰,皆王莽窃位之象云。京房《易传》曰:臣私禄罔辟,厥妖鼠巢。

武帝太康四年,彭蜞及蟹化为鼠。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康四年,会稽彭蜞及蟹化鼠,甚众,复大食稻为灾。
惠帝永嘉元年,获白鼠。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宋书·符瑞志》:永嘉元年五月,白鼠见东宫,皇太子获以献。
怀帝永嘉五年,蝘鼠出延陵。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蝘鼠出延陵。郭景纯筮之曰:此郡东之县,当有妖人欲称制者,亦寻自死矣。其后吴兴徐馥作乱,杀太守元琇,馥亦时灭,是其应也。

后主祯明二年,有群鼠渡淮而死。
《陈书·后主本纪》:祯明二年夏四月戊申,有群鼠无数,自蔡洲岸入石头渡淮,至于青塘两岸,数日死,随流出江。
《隋书·五行志》:近青祥也。京房《易飞候》曰:鼠无故群居,不穴众聚者,其君死。未几而国亡。

北魏

太宗永兴三年,获白鼠。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永兴三年二月,京师民赵温家有白鼠,以献。春,于北苑获白鼠一,寻死。剖之,腹中有三子,尽白。
永兴四年,获白鼠。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四年三月,上幸西宫,获白鼠一。八月,御府民张安获白鼠一。
神瑞二年,获白鼠。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神瑞二年五月,帝猎于榼崙山,获白鼠一;平城获白鼠三。六月,平城获白鼠二。八月,豫章王夔获白鼠一。
泰常元年,获白鼠。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泰常元年十一月,京师民获白鼠以献。
泰常二年,获白鼠。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二年六月,中山获白鼠二。
泰常三年,获白鼠。
《魏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三年三月,京师获白鼠一。十一月,京师获白鼠一。
世祖始光三年,获白鼠。
《魏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始光三年八月,相州魏郡获白鼠。
太延元年,获白鼠。
《魏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太延元年八月,雁门献白鼠。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八月,京师获白鼠。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世宗景明四年,获白鼠。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景明四年,京师获白鼠。 按《卢元传》:卢敏弟昶。景明初,除中书侍郎,迁散骑常侍,兼尚书。时洛阳获白鼠。昶奏曰:谨案《瑞典》,外镇刺史、二千石、令长不祗上命,刻暴百姓,人民怨嗟,则白鼠至。臣闻祯不虚见,德必合符;妖不妄出,咎彰则至。是以古之人君,或怠瑞以失德,或祗变而立功,斯乃万古之殷鉴,千龄之炯诫。比者,灾气作沴,恒阳亏度,陛下流如伤之慈,降纳隍之旨,哀百姓之无辜,引在予之深责。举贤黜佞之诏,道映于尧先;进思纳谏之言,事光于舜右。伏读明旨,俯观徵谴,敢布庸瞽,以陈万一。窃惟一夫之耕,食裁充口;一妇之织,衣止蔽形。年租岁调,则惟常理,此外徵求,于何取足。然自比年以来,兵革屡动。荆扬二州,屯戍不息;钟离、义阳,师旅相继。兼荆蛮凶狡,王师薄伐,暴露原野,经秋淹夏。汝颍之地,率户从戎;河冀之境,连丁转运。又战不胜,加之逋负,死丧离旷,十室而九。细役烦徭,日月滋甚;苛兵酷吏,因逞威福。至使通原遥畛,田芜罕耘;连村接闭,蚕饥莫食。而监司因公以贪求,豪彊恃私而逼掠。遂令鬻裋褐以益千金之资,制口腹而充一朝之急。此皆由牧守令长多失其人,郡阙黄霸之君,县无鲁恭之宰,不思所以安民,止思所以润屋。故士女呼嗟,相望于道路;守宰暴贪,风闻于魏阙。往岁法官案验,多挂刑网,谓必显戮,以明劝诫。然后遣使覆讯,公违宪典。或承风挟请,径树私恩;或容情受贿,辄施己惠。御史所劾,皆言诬枉;申雪罪人,更云清白。长侮上之源,滋陵下之路。忠清之人,见之而自怠;犯暴之夫,闻之以益快。白鼠之至,信而有徵矣。伏愿陛下垂睿哲之鉴,察妖灾之起。延对公卿,广询庶政;引见枢纳,博求民隐。存问孤寡,去其苛碎;轻徭省赋,与民休息。贞良忠谠,置之于朝;奸回贪佞,弃之于市。则九官勿戒而恒敬,百县不严而自肃,士女欣欣,人有望矣。诏曰:朕纂承鸿绪,伏膺宝历,思靖八方,惠康四海。当必世之期,麟凤不降;属胜残之会,白鼠告咎。万邦有罪,实维朕躬。尚书敷纳机猷,献替是寄,谠言有闻,朕实嘉美。
正始元年,获白鼠。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正始元年六月,京师获白鼠。
肃宗熙平元年,获白鼠。
《魏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熙平元年四月,肆州表送白鼠。
出帝永熙三年,群鼠浮河向邺。
《北史·魏孝武帝本纪》云云。

高祖武德元年,鼠去李密营。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武德元年秋,李密、王世充隔洛水相拒,密营中鼠,一夕渡水尽去。占曰:鼠无故皆夜去,邑有兵。
太宗贞观十三年,建州鼠害稼。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贞观二十一年,渝州鼠害稼。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高宗显庆三年,有大鼠死于长孙无忌第。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显庆三年,长孙无忌第有大鼠见于庭,月馀出入无常,后忽然死。
龙朔元年,洛州猫鼠同处。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龙朔元年十一月,洛州猫鼠同处。鼠隐伏象窃盗,猫职捕啮,而反与鼠同处,象司盗者废职容奸。
弘道 年,梁州群鼠啮猫。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弘道初,梁州仓有大鼠,长二尺馀,为猫所啮,数百鼠反啮猫。少选,聚万馀鼠,州遣人捕击杀之,馀皆去。
中宗景龙元年,基州鼠害稼。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睿宗景云 年,蛇与鼠𩰚。按《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云中,有蛇鼠𩰚于右威卫营东街槐树,蛇为鼠所伤。𩰚者,兵象。元宗开元二年,鼠害稼。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元二年,韶州鼠害稼,千万为群。
天宝元年,猫鼠同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宝元年十月,魏郡猫鼠同乳。同乳者,甚于同处。
代宗大历三年,获白鼠。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大历三年九月,宣州获白鼠三,献之。
大历八年,获白鼠。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八年七月戊戌,内侍省获白鼠一,出示百寮。十月丁卯,凤翔府获白鼠,献之。
大历九年,获白鼠。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九年七月丁酉,庐州获白鼠二,献之。
大历十二年,获白鼠。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十二年六月癸未,苑内获白鼠一,出示百寮。
大历十三年,猫鼠同乳。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三年六月,陇右节度使朱泚于兵家得猫鼠同乳以献。
《旧唐书·五行志》:大历十三年六月戊戌,陇右汧源县军士赵贵家,猫鼠同乳,不相害,节度使朱泚笼之以献。宰相常衮率百寮拜表贺,中书舍人崔祐甫曰:此物之失性也。天生万物,刚柔有性,圣人因之,垂训作则。礼,迎猫,为食田鼠也。然猫之食鼠,载在祀典,以其能除害利人,虽微必录。今此猫对鼠,何异法吏不勤触邪,彊吏不勤捍敌。据礼部式录三瑞,无猫不食鼠之目。以此称庆,理所未详。以刘向《五行传》言之,恐须申命宪司,察听贪吏,诫诸边境,无失儆巡,则猫能致功,鼠不为害。帝深然之。
德宗贞元十二年,获白鼠。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贞元十二年六月,京兆府进白鼠。
贞元十五年,获白鼠。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十五年五月庚寅,韩潭进白鼠。
文宗太和三年,成都猫鼠相乳。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开成四年,江西鼠害稼。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懿宗咸通十二年,鼠巢树上。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十二年正月,汾州孝义县民家鼠多衔蒿刍巢树上。鼠穴居,去穴登木,贱人将贵之象。
僖宗乾符三年,河东鼠为患。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符三年秋,河东诸州多鼠,穴屋、坏衣,三月止。鼠,盗也,天戒若曰:将有盗矣。
乾宁 年,蛇鼠𩰚。按《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宁末,陕州有蛇鼠𩰚于南门之内,蛇死,而鼠亡去。后唐废帝清泰二年,蛇鼠𩰚。按《五代史·唐废帝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晋高祖即位之前一年,年在乙未,邺西有栅曰李固,清、淇合
流在其侧。栅有桥,桥下大鼠与蛇𩰚,𩰚及日之中,蛇不胜而死。行人观者数百,识者志之。后唐末帝果灭于申。

太祖建隆元年,鼠害苗。
《宋史·太祖本纪》:建隆元年春,均、房、商、洛鼠食苗。按《五行志》:元年,相、金、均、房、商五州鼠食苗。
建隆二年,商州鼠食苗。
《宋史·太祖本纪》:二年春正月壬子,商州鼠食苗,诏免赋。
乾德五年九月,金州鼠食苗。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七年,鼠害稼。
《宋史·太宗本纪》:太平兴国七年冬十月,岳州田鼠食稼。
高宗绍兴十六年,鼠害稼。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十六年,清远、翁源、真阳三县鼠食稼,千万为群。时广东久旱,凡羽鳞皆化为鼠。有获鼠于田者,腹犹蛇文,渔者夜设网,旦视皆鼠。自夏徂秋,为患数月方息,岁为饥,近鼠妖也。
孝宗乾道九年,鼠害稼。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道九年,隆兴府鼠千万为群,害稼。
淳熙五年,鼠害稼。
《宋史·孝宗本纪》:淳熙五年,福建兴化军水,通、泰、楚州、高邮军田鼠伤禾。 按《五行志》:淳熙五年八月,淮东通、泰、楚、高邮黑鼠食禾既,岁大饥。时江陵府郭外,群鼠多至塞路,其色黑、白、青、黄各异,为车马践死者不可胜计,踰三月乃息。
光宗绍熙四年,小鼠食牛角。
《宋史·光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熙四年,饶州民家二小鼠食牛角,三徙牛牢不免,角穿肉瘠以毙,近鼠妖也。
宁宗庆元元年,猫哺鼠。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元年六月,鄱阳县民家,一猫带数十鼠,行止食息皆同,如母子相哺者,民杀猫而鼠舐其血。鼠象盗,猫职捕,而反相与同处,司盗废职之象也,与唐龙朔洛州猫虎同占。

世祖至元二十二年,田鼠食稼。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二年夏六月,马湖部田鼠食稼殆尽,其总管祝之,鼠悉赴水死。
成宗大德二年,鼠害稼。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二年二月丙子,甘肃省沙州鼠伤禾稼。
顺帝至正十五年,有鼠数十万渡洞庭湖。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至正十五年,湖广群鼠数十万越洞庭湖,望四川而去。
至正二十年,野鼠食稼。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二十年八月,庆阳,延安,宁、安等州野鼠食稼,初由鹑卵化生,既成牝牡,生育日滋,百亩之田,一夕俱尽。
至正二十六年,泗州鼠食禾。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六年,泗州濒淮两岸,有灰黑色鼠,暮夜出穴,成群覆地食禾。

太祖洪武二年,有白鼠渡江不绝。
《广西通志》:洪武二年三月,太平府有白鼠渡江,自南而北,昼夜不绝。
宪宗成化十八年,白鼠见。
《陕西通志》:成化十八年,宁夏白鼠昼游。
成化十九年,黑鼠食苗。
《山东通志》:成化十九年,兖州黑鼠食苗,旬日入水自死。
孝宗弘治十三年,鼠害稼。
《广西通志》:弘治十三年九月,鼠杀稼。
弘治十七年,鼠害稼。
《湖广通志》:弘治十七年,汉阳群鼠害稼。
世宗嘉靖二十四年,鼠害稼。
《广西通志》:嘉靖二十四年,富川县鼠数百成群食田禾。是岁,饥。
嘉靖三十八年,鼠害稼。
《全辽志》:嘉靖三十八年,辽阳麦大熟。是秋,大雨复生,黑鼠遍野,伤稼殆尽。
嘉靖四十一年,鼠害稼。
《福建通志》:嘉靖四十一年,德化田鼠大作,一亩之田至有数千。春食秧,冬食谷,畦畔介然鼠道,草为不生。次年,谷贵,人多饥死。
穆宗隆庆五年,鼠害稼。
《湖广通志》:隆庆五年,武昌大水,异鼠见,害麦禾。鼠秃尾黑色,一穴数十。稻熟复聚食之。
神宗万历元年,鼠害稼。
《湖广通志》:万历元年三月,黄州田鼠食禾殆尽。万历二十四年,鼠害稼。
《云南通志》:万历二十四年,云龙州硕鼠长尺馀,群食禾稼俱尽。
万历四十二年,群鼠渡江,害稼。
《江南通志》:万历四十二年,池州有鼠数百万衔尾渡江,为田患害。寻有鸟如鶄鹅食鼠,遂绝,鸟亦不见。万历四十三年,群鼠渡江,害稼。
《江西通志》:万历四十三年,九江群鼠渡江而南食禾,伤稼。
熹宗天启七年,鼠害稼。
《湖广通志》:天启七年,蕲州田鼠害稼。
悯宗崇祯十三年,鼠食牛,食婴儿,鼠𩰚。按《陕西通志》:崇祯十三年夏,有大鼠成群,食牛。入人腹食婴儿,见骨。
《广西通志》:崇祯丁丑至己卯,平乐城乡鼠皆变为臊鼠,身小眼细,每二三相角,其声哫哫如蛩吟。崇祯十四年,硕鼠见,白鼠见。
《山东通志》:崇祯十四年,临淄硕鼠见于城南十里铺,首尾长三尺。
《陕西通志》:崇祯十四年,秦府白鼠昼游。

鼠异部艺文《为建安王答王尚书书》唐·陈子昂

使至辱书,知初出王龙,即擒白鼠。凶贼灭兆,事乃先知,凡百士众莫不喜跃。鼠者,坎精。穿窃为盗,夜游昼伏,乃是其常。今白日投营,素质,委命贼降之象,理必无疑。近再有贼中信来,亲离众溃,期在旦夕。尚书宜训励士卒,秣马严威,因此凶乱之机,乘其败亡之势,事同破竹。无待前茅,坐听凯歌,预闻欣慰。

《贺白鼠表》常衮

臣某言,今日内常侍吴承倩宣恩命,示臣咸阳县所
进白鼠。臣闻王者将致无疆之休,必有非常之应。臣窃谓:鼠者,阴类,四夷之象。白日金精,西方之色,以西方阴类受制于近郊,得非诸戎有纳款之诚,中国启受降之兆也。伏惟陛下,俯忧黎献,控驭蛮夷,能以礼绥,孰云力竞。而昼伏夜动,时扰于封疆。乘障安边,尚劳于师旅。今天且悔祸,戎将感恩。方委贡于蛮邸,遂呈祥于咸邑。干戈既息,已有明徵。鸟雀之来,多惭远瑞。臣等忝居近侍,获睹祯符,欢忭之诚,倍万恒品。

《为崔中丞进白鼠表》李丹

臣某言:以今月某日于所部,宣城县谢亭乡百姓姚德家获曰鼠一,素毛毵然,净若冰雪,体貌闲暇,异于其伦。臣谓白者,少阴之色也。鼠者,阴,奸人之象也。夫以昼伏夜动之质,穴社穿墉之姿。而乃禀金方之正色,投笼槛以驯扰,此盖小人革性之瑞,西戎授首之符。臣某中谢。臣又闻,白虎、白鼠皆金行之祥也,且兽之大者,莫勇于虎。兽之小者,莫怯于鼠。前志有之曰:用之则如虎,不用则如鼠。则虎之与鼠,其类之极乎。臣愚以为,天之意者,又以鼠警陛下耳。夫犬戎猾夏者,乘金方沴气也。陛下若临之以律,防之以时,则虽强如虎,将弱如鼠矣。陛下若临之失律,防之后时,则虽弱如鼠,将强如虎矣。今犬戎未灭,秋律始行。伏愿陛下,鉴上天之炯诫,纳微臣之刍词,考金行从革之义,徵虎鼠强弱之势。则当西极月窟,率来王矣,况复蠢尔犬戎乎。

《化稻鼠》陆龟蒙

乾符己亥,岁震泽之。东曰吴兴,自三月不雨,至于七月。常时污坳沮洳者,埃磕坌勃。棹楫支派者,入扉履,无所污。农民转远流渐,润稻本昼夜,如乳赤子,欠欠然,救渴不暇。仅得葩折,穗结十无一二焉。无何群鼠夜出,啮而僵之,信宿食殆尽。虽庐守板击,殴而骇之,不能胜。若官督户责不食者,有刑。当是而赋索愈急,棘束械榜,箠木肌颈者,无老壮。吾闻之于礼曰:迎猫为食,田鼠也。是礼缺而不行,久矣。田鼠知之欤。物有时而暴欤。政沓贪而废欤。《国语》曰:吴稻蟹不遗种,岂吴之土鼠与蟹,更伺其事而效其力,歼其民欤。且魏风以硕鼠刺重敛,硕鼠斥其君也。有鼠之名,无鼠之实。诗人犹曰:逝将去汝,适彼乐土。况乎上招其财,下啖其食,率一民而当二鼠,不流浪转徙,聚而为盗,何哉。春秋螽蝝,生大有年,皆书圣人于丰凶不隐之验也。余通于《春秋》,又亲蒙其灾,于是乎记。

鼠异部纪事

《后汉书·五行志注·古今注》曰:光武建武六年九月,鼠巢树上。
《晋书·五行志》:魏齐王正始中,王周南为襄邑长。有鼠从穴出,语曰:王周南,尔以某日死。南不应,鼠还穴。后至期,更冠帻皂衣出,语曰:周南,汝日中当死。又不应,鼠复入。斯须更出,语如向。日适欲日中,鼠入复出,出复入,转更数,语如前。日适中,鼠曰:周南,汝不应,我复何道。言绝,颠蹶而死,即失衣冠。取视,具如常鼠。案班固说,此黄祥也。是时,曹爽秉政,竞为比周,故鼠作变也。
《淳于智传》:智善压胜术。高平刘柔夜卧,鼠齧其左手中指,以问智。智曰:是欲杀君而不能,当为君使其反死。乃以朱书手腕横文后三寸作田字,辟方一寸二分,使露手以卧。明旦,有大鼠伏死于前。
《异苑》:晋隆安中,高惠清为太傅主簿。忽一日,有群鼠更相衔尾,自屋梁相连至地。清寻得哑疾,数日而亡。《秦州记》:乞伏乾归未移枹罕,金城见鼠数万头,将诸小鼠各衔马屎,群移而度洮丽二水,悉至枹罕。自是二年,而乾归徙焉。
《册府元龟》:斛律光为丞相,封清河郡公为祖珽所搆。光将诛。其家三鼠常昼见光寝室,常投食与之。一朝三鼠俱死。又床下有三物如黑猪,从地出走,其穴腻滑。大蛇屡见屋脊,其声如弹丸落。
齐王暕坐斋中,见群鼠数十至前而死。视皆,无头,暕意甚恶之,寻为宇文化及所害。
《唐书·崔义元传》:义元,贝州武城人。隋大业乱,往见李密,密不用。河内贼黄君汉为密守柏崖,义元见群鼠渡河,槊刀有华文,曰:此王敦亡兆也。因说君汉以城归,乃拜君汉怀州刺史、行军总管,以义元为司马。《路敬淳传》:敬淳坐綦连耀交通,下狱死。弟敬潜,少与敬淳齐名,亦坐耀狱,免死。后为遂安令。先是,令多死,敬潜欲辞,妻曰:君不死狱而得令,非生死有命邪。从之。到官,有鼠数十走于前,左右驱之,拥杖而号,敬潜不为惧。久之,迁卫令,佐中书舍人。
《王孝杰传》:契丹李尽忠叛,有诏起孝杰为清边道总管,将兵十八万讨之。军至东硖石谷,与贼接。道隘虏众,孝杰率锐兵先驱,出谷整阵,与贼战,而后军总管苏宏晖以其军退,援不至,为虏所乘,军溃,孝杰堕谷死,士相蹂且尽。初,进军平州,白鼠昼入营顿伏。皆谓鼠坎精,胡象也,白质归命,天亡之兆。及战,乃孝杰覆焉。
《集异志》:李林甫有疾。晨起盥饰将入朝,命取平日所用书囊,忽觉重于平日,开视之有二鼠,出投于地,即变为苍狗,雄目张牙,仰视林甫。林甫取弓射之,隐然即灭。林甫恶之,不踰月即卒。
《册府元龟》:乾元元年七月庚寅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奏:东京上阳西金华门外仗舍下见白鼠,穴穿之,得天子信宝一枚。
《唐书·崔融传》:融曾孙能,能子彦曾。署张佛筵,液蜜为人,一夕鼠齧皆断首。
《括异志》:天复中,陇右大饥。其年秋,稼甚丰,将刈之,间大半无穗。有就田畔斸鼠穴,求之所获,甚多。于是家家穷穴,有获五七斛者。相传谓之劫鼠仓,饥民皆出求食,济获甚众。
《稽神录》:卢嵩所居,釜鸣灶下,有鼠如人哭声。因祀灶灶下有五大鼠,各如方色,尽食所祀之物,复入灶中。其年,嵩选补兴化尉,竟无怪。
《十国春秋·柴再用传》:武义时,再用常在听事独坐,忽有鼠至庭下,拱立如拜揖状。再用怒呼左右,左右皆不至。即自起逐之,而屋梁顿朽,所坐床几尽糜碎。《谈圃》:杜镐龙图江南名士,植之祖也。初登第,时将试之。前夕,寤而烛之,见大鼠,衔卷于前。视之,乃孝经正义明日,果于正义中,出题三道。
《宋史·英宗本纪》:庆历八年四月戊寅,帝生于濮王宫,祥光照室,群鼠吐五色气成云。
《物异考》:庆元中,鄱阳民家一猫带数十鼠,行止食息皆同如母子相哺。民恶猫,杀之,鼠舐其血。《续夷坚志》:正大丙戌,内乡北山农民告田鼠食稼,鼠大如兔,十百为群。所过,禾稼为空,猎户射得数头,有重十馀斤者,毛色如水獭。未尝闻如此大鼠也。《太仓州志》:成化末里人朱全家,白日群鼠与猫𩰚,猫屡却。全卧见之,以物投鼠,不去。起而逐之,才去。《陕西通志》:李昌龄为山西猗氏县。时,黄鼠害稼,地多菅草,芜地万顷。竭诚祈祷,霖雨时降。令搆讼有罪者,罚捕黄鼠若干,或罚锄菅若干。不半载,悉为良田。《田家杂占》:尝闻余大父言:昔中年一元旦,曾于庭前沟口独见一鼠,对面拱立。心虽不以为怪,亦谓颇奇。因向之曰:尔亦知泰来之贺耶。其鼠复如揖拜之状而去。大父晚年,子孙蕃衍家事从容。至老,康健,寿享八十九岁,可谓吉庆矣。因以此事问前辈,乃云:尝于杂书中曾见此说,名曰:狼恭鼠拱,主大吉庆,必有阴德所致而然。

鼠异部杂录

《易林》:豕生如鲂,鼠舞庭堂,雄侯施姜。上下昏黄,君失其邦。
《博物志》:鼷鼠食郊牛,牛死。鼠之类,最小者,食物,当时不觉痛。世传云:亦食人项肥厚皮处,亦不觉,或名甘鼠。俗人讳此,所齧衰病之徵。
《地镜图》:黄金之见,为火,及为白鼠。
《异苑》:义鼠,形如鼠,短尾,每行递相咬尾,三五为群。惊之,则散。俗云:见之者,当有吉兆,成都有之。
《酉阳杂俎》:人夜卧,无故失髻者,鼠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