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豕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目录

 犬异部汇考一
  山海经〈大荒西经〉
  汉书〈五行志〉
  管窥辑要〈犬占〉
  田家五行〈论祥瑞〉
 犬异部汇考二
  汉〈文帝一则 景帝一则 成帝河平一则 鸿嘉一则〉
  后汉〈灵帝熹平一则〉
  晋〈武帝太康一则 惠帝元康一则 永兴一则 怀帝永嘉一则 悯帝建兴一则 元帝太兴二则 永昌一则〉
  宋〈武帝永初一则 文帝元嘉一则 孝武帝孝建一则 明帝泰始二则〉
  北魏〈高祖太和二则〉
  北齐〈文宣帝天保一则〉
  北周〈武帝保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中宗嗣圣二则 德宗贞元一则 武宗会昌一则 宣宗大中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中和一则〉
  辽〈穆宗应历一则〉
  宋〈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淳熙一则 宁宗庆元一则 恭帝德祐一则〉
  元〈成宗元贞一则 顺帝至正二则〉
  明〈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三则 神宗万历一则〉
 犬异部纪事
 犬异部杂录
 豕异部汇考一
  汉书〈五行志〉
  魏书〈灵徵志〉
  管窥辑要〈豕占〉
 豕异部汇考二
  周〈庄王一则〉
  汉〈昭帝元凤一则〉
  吴〈乌程侯宝鼎一则〉
  晋〈怀帝永嘉一则 元帝建武一则 成帝咸和一则 孝武帝太元二则〉
  北魏〈高祖延兴一则 世宗景明一则 正始一则 延昌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乾符一则 广明一则〉
  宋〈徽宗崇宁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乾道一则 光宗绍熙一则 宁宗庆元二则〉
  元〈顺帝至正三则〉
  明〈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二则 武宗正德三则 世宗嘉靖五则 神宗万历四则 悯帝崇祯一则〉
 豕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四卷

犬异部汇考一

《山海经》《大荒西经》

大荒之中,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汉书》《五行志》

传曰:言之不从,是谓不艾,厥咎僭,厥罚恒阳,厥极忧。时则有犬祸。于易,兑为口,犬以吠守,而不可信,言气毁故有犬祸。一曰,旱岁犬多狂死及为怪,亦是也。

《管窥辑要》《犬占》

犬妖,京房曰:佞臣在侧,则犬妖生。岁多虫蝗,群物皆伤,大兵且至。或曰:狗主守狗为妖,则君失其守。犬皞街巷中,有贼在邑。不出三年,一犬皞群犬和之,其地有兵。犬群皞城中,其国邑为墟,不出三年,犬上屋群皞,有大丧。家国同。《天镜占》曰:春皞室堂,男女有喜;朝皞室中,父母喜;日中皞室中,男子得爵、禄女有喜;夕皞室中;长女死;犬皞晨夜,家破军亡。犬去其家而群集于野,或人家、或街衢中,守禦之臣叛兵起,国乱。
犬忽上人床,其下谋主;犬窥井自照,有奸事;犬作人行,守臣谋叛。
犬逆吠其主,其主有殃,不宜远行;见主呼不动,邑里有贼,政令不行。
犬作人声,世主易;犬呼其主,其主且亡;犬忽人悲,邑有大丧。
犬见鼠不动,有贼臣,国且败亡。
犬入室中交,有女乱,其主亡。
犬与豕交,夫妇不严,有兵乱。家国同一曰:其邑国有兵。
犬无故多死,军弱不可用;犬无故自死,当邑门,国失其守。犬群入水中浴,兵大起。
犬子反哺其母,其家有大庆。
犬负其子自外入国中,其国不用兵而远人来;负其子出国门,民去国。
犬生子于野,大夫有外谋,三年国亡。
犬自食其子,天镜占曰:国多盗贼。一曰:有牢狱事。犬戴人冠,京房曰:君不正,臣欲谋篡,厥妖狗冠出朝门。
犬自地中出,其邑国君死,有大水地坼。出犬名曰:地狼。其地有兵,若在人家,则其家有兵刃之灾。
犬生角,下犯上。一曰:世主益地。京房曰:君失政,小人进,则犬生角。
犬屎尿宫门及大道,或井侧、堂庙、床席,皆大祸至。犬粪床席,釜灶暴病;犬屎尿邑社五日以上,邑亡社移;犬屎殿堂宫室三日以上,君亡国空;屎君门内外,有忧。群溺邑门外内,兵作,人家同。群犬皆屎大道中,邑兵起。屎溺井中,其家空,邑国同之。犬溺人,其人亡,不出三年。
犬尿土石,其国臣强君弱;犬屎金铁,邑兵大作;犬屎土,国邑益;犬屎五谷,邑昌岁成;犬屎草木。国有大丧;犬无故上屋,有火灾。一曰:家有丧,主人失位。若登城墙,贼来必破,兵将投降。
他犬自来入室,不去,忧官事。家犬无故亡,不还,有亡命事,忧女子祸。
犬忽变毛色奇异,理家者死,或被刑罚。
犬生子三耳以上,邑有乱臣;一目,臣蔽主;三目以上,邑臣谋主;二口,邑有忧;鼻一孔,邑有兵;三足以下,国分;五足以上,邑兵大行;二阴,其国君多子;二尾以上,国君徙。
犬生子,口在背,有反臣;口在阴,其邑臣强,主命不行;口在四肢,臣杀其君;口在腹下及两傍,邑有大忧;口在腹,民大饥;鼻在四肢,邑有兵;足在腹,其邑有徙君;足在背,有反臣;足在首,国君有大雠;尾在腹,臣谋主;尾在背及四肢,国有争。
犬生子,无毛,其邑臣谋君;无目,主者病;无口鼻,民饥;无足,谷不成;无尾,民贫;无头,家亡;无头足,世主将衰之兆。
犬生人,国有兵,君失位;犬生人形不具,邑有兵;生子人形而物不居其所,其国君亡。
犬生子,人形、畜兽身,有亡君,邑有大殃。犬生子,人形、鸟身,有大灾;犬生子,人形、鱼身,有大灾;生子,人形、鼠身,其邑大枵。
犬生六畜,其国易命,有大事生。六畜一首二身,国主废。生六畜两口三鼻以上,其国大臣为乱。生六畜无首,国有大凶;无耳,国君不用事;无目,邑兵出;无口鼻,国民流亡为乱;无四肢,国有乱兵;无阴,国君暴死,生豕岁熟。
犬生野兽,臣有外谋。不出三年,国亡京房曰:其邑大凶。生野兽且有人形,邑有大兵。
犬生飞鸟,有大水、起大兵。一曰:国有更令。
犬生鼠,岁虚民流亡。
犬生鱼,邑有大水。
犬生虫蛇,邑饥人流亡。
犬生异物,或人形不具,或形体不居其所,皆为兵起。

《田家五行》《论祥瑞》

犬生一子,其家兴旺。谚云:犬生独,家富足。

犬异部汇考二

文帝后五年,齐有狗生角。
《汉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文帝后五年六月,齐雍城门外有狗生角。先是帝兄齐悼惠王亡后,帝分齐地,立其庶子七人皆为王。兄弟并强,有炕阳心,故犬祸见也。犬守御,角兵象,在前而上卿者也。犬不当生角,犹诸侯不当举兵乡京师也。天之戒人蚤矣,诸侯不寤。后六年,吴、楚畔,济南、胶西、胶东三国应之,举兵至齐。齐王犹与城守,三国围之。会汉破吴、楚,因诛四王。故天狗下梁而吴、楚攻梁,狗生角于齐而三国围齐。汉卒破吴、楚于梁,诛四王于齐。京房易传曰:执政失,下将害之,厥妖狗生角。君子苟免,小人陷之,厥妖狗生角。
景帝三年,邯郸狗与彘交。
《汉书·景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帝三年二月,邯郸狗与彘交。悖乱之气,近犬豕之祸也。是时赵王遂悖乱,与吴、楚谋为逆,遣使匈奴求助兵,卒伏其辜。犬,兵革失众之占;豕,北方匈奴之象。逆言夫听,交于异类,以生害也。京房易传曰:夫妇不严,厥妖狗与豕交。兹谓反德,国有兵革。
成帝河平元年,长安有狗为怪。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河平元年,长安男子石良、刘音相与共居,有如人状在其室中,击之,为狗,走出。去后有数人被甲持兵弩至良家,良等格击,或死或伤,皆狗也。自二月至六月乃止。
鸿嘉 年,狗与彘交。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鸿嘉中,狗与彘交。

后汉

灵帝熹平 年,狗冠带入司徒府内。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熹平中,省内狗冠带绶,以为笑乐。有一狗突出,走入司徒府内,有见之者,莫不惊怪。京房《易传》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狗冠出。后灵帝宠用便嬖子弟,永乐宾客、鸿都群小,传相汲引,公卿牧守,比肩是也。又遣御史于西邸卖官,关内侯顾五百万者,赐与金紫,诣阙上书占令长,随县好丑,丰约有贾。强者贪如豹虎,弱者略不类物,实狗而冠者也。司徒古之丞相,壹统国政。天戒若曰:宰相多非其人,尸禄素餐,莫能据正持重,阿意曲从;今在位者皆如狗也,故狗入其门。

武帝太康九年,有犬鼻行地。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晋书·五行志》:武帝太康九年,幽州有犬,鼻行地三百馀步。天戒若曰,是时帝不思和峤之言,卒立惠帝,以致衰乱,是言不从之罚也。
惠帝元康 年,掘地获犬子二。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惠帝元康中,吴郡娄县人家闻地中有犬子声,掘之,得雌雄各一。还置窟中,覆以磨石,经宿失所在。天戒若曰,帝既衰弱,藩王相谮,故有犬祸。
永兴元年,犬生子,无头。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兴元年,丹阳内史朱逵家犬生三子,皆无头。后逵为扬州刺史曹武所杀。
怀帝永嘉五年,狗人言。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孝怀帝永嘉五年,吴郡嘉兴张林家狗人言云:天下人饥死。于是果乱,天下饥荒焉。
悯帝建兴元年,狗与猪交。
《晋书·悯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兴元年,狗与猪交。按汉书,景帝时有此,以为悖乱之气,亦犬豕祸也。犬,兵之革占也。豕,北方匈奴之象也。逆言失听,异类相交,必生害也。
元帝太兴 年,地坼有犬子二。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帝太兴中,吴郡太守张懋闻斋内床下犬声,求而不得。既而地自坼,见有二犬子,取而养之,皆死。寻而懋为沈充所杀。京房易传曰:谗臣在侧,则犬生妖。
太兴四年,地中获犬子二。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兴四年,庐江灊县何旭家忽闻地中有犬子声,掘之得一母犬,青黧色,状甚羸瘦,走入草中,不知所在。视其处有二犬子,一雌一雄,哺而养之,雌死雄活。及长为犬,善噬兽。其后旭里中为蛮所没。
永昌二年,讹言以白犬胆疗虫病,犬价暴贵。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昌二年,大将军王敦下据姑孰。百姓讹言行虫病,食人大孔,数日入腹,入腹则死;疗之有方,当得白犬胆以为药。自淮泗遂及京师,数日之间,百姓惊扰,人人皆自云己得虫病。又云,始在外时,烧铁以灼之。于是翕然,被烧灼者十七八矣。而白犬暴贵,至相争夺,其价十倍。或有自云能行烧铁灼者,赁灼百姓,日得五六万,惫而后已。四五日渐静。说曰:夫裸虫人类,而人为之主。今云虫食人,言本同臭类而相残贼也。自下而上,明其逆也。必入腹者,言害由中不由外也。犬有守卫之性,白者金色,而胆用武之主也。帝王之运,王霸会于戌。戌主用兵,金者晋行,火烧铁以疗疾者,言必去其类而来火与金合德,共除虫害也。按中兴之际,大将军本以腹心受伊吕之任,而元帝末年,遂改京邑,明帝谅闇,又有异谋,是以下逆上,腹心内烂也。及钱凤、沈充等逆兵四合,而为王师所挫,踰月而不能济水,北中郎刘遐反淮陵内史苏峻率淮泗之众以救朝廷,故其谣言首作于淮泗。朝廷以弱制强,罪人授首,是用白犬胆可救之效也。

武帝永初二年,有狗人言。
《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宋武帝永初二年,京邑有狗人言。
文帝元嘉二十九年,狗与人交。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嘉二十九年,吴兴东迁孟慧度婢蛮与狗通好如夫妻弥年。
孝武帝孝建 年,掘地得犬子。
《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孝武孝建初,颜竣为左卫,于省内闻犬子声在地中,掘焉得乌犬子。养久之,后自死。
明帝泰始二年,狗与人交。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明帝初,晋安王子勋称伪号于寻阳,柴桑有狗与女人交,三日不分离。〈按《志》不载月日,而《晋安王子勋本传》以泰始二年即伪位,故编于此。〉泰始 年,犬生豕子。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泰始中,秣陵张僧护家犬生豕子。

北魏

高祖太和二年,泰州献五色狗。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太和二年十一月辛未,泰州献五色狗。
太和三年,齐州献五色狗。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三年三月,齐州献五色狗,其五色如画。

北齐

文宣帝天保四年,犬与女子交。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后齐天保四年,邺中及顿丘并有犬与女子交。《洪范五行传》曰:异类不当交而交,悖乱之气。犬交人为犬祸。犬祸者,亢阳失众之应也。时帝不恤国政,恩泽不流于其国。

北周

武帝保定三年,有犬生子,腰以后分为二身,两尾六足。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隋书·五行志》:后周保定三年,有犬生子,腰已后分为两身,二尾六足。犬猛畜而有爪牙,将士之象也。时宇文护与侯伏、侯龙恩等,有谋怀二。犬体后分,此其应也。 又按《志》:雁门百姓间犬多去其主,聚于野,形顿变如狼而啖噬行人,数年而止。《五行传》曰:犬,守禦者也,而今去其主,下臣不附之象。形变如狼,狼色白,为主兵之应也。其后帝穷兵黩武,劳役不息。天戒若曰,无为劳役,守禦之臣将叛而为害。帝不悟,遂起长城之役。续有西域、辽东之举,天下怨叛。及江都之变,并宿卫之臣也。

高祖武德三年,夜闻犬皞,不见犬。按《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武德三年,突厥处罗可汗将入寇,夜闻犬群皞而不见犬。中宗嗣圣 年,狗生子,无首。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武后初,酷吏丘神绩家狗生子皆无首,当项有孔如口,昼夜鸣吠,俄失所在。
嗣圣十四年,〈即武后神功元年〉犬生两首。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神功元年,安国献两首犬。首多者,上不一也。
德宗贞元七年,犬乳犊。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元七年,赵州柏乡民李崇贞家黄犬乳犊。
武宗会昌三年,狗生角。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会昌三年,定州深泽令家狗生角。
宣宗大中 年,狗生角。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大中初,狗生角。京房曰:执政失将害之应。又曰:君子危陷,则狗生角。
懿宗咸通 年,狗不能吠。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中,会稽有狗生而不能吠,击之无声。狗职吠以守禦,其不能者,象镇守者不能禦寇之兆。成汭为京南节度使,城中犬皆夜吠,日者向隐以为城郭将丘墟。
僖宗中和二年秋,丹徒狗与彘交。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文献通考》:占曰:诸侯有谋害国者。

穆宗应历十八年,雕生牝犬。
《辽史·穆宗本纪》:应历十八年六月甲戌,挞烈于雕窠中得牝犬来进。

高宗绍兴六年,群犬自赴河死。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六年四月,中京大雪、雷震,犬数十争赴土河而死,可救者才二三。
孝宗淳熙元年,雷震犬。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元年六月,饶州大雷震犬于市之旅舍。
宁宗庆元二年,抚州有犬坐于郡守之座。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二年,抚州有犬若人,坐于郡守之座。未几,郡守林廷彦卒于官。
恭帝德祐元年,禁军民蓄犬。
《宋史·恭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德祐元年五月壬申,扬州禁军民毋得蓄犬,城中杀犬数万,输皮纳官。

成宗元贞二年,有犬产子于疮。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成宗元贞丙申秋,大都南城武仲祥家有乳犬怀胎,左胁下忽肿成疮,六七日后于疮内生五子,色皆青苍,每当脊梁。自顶至尾,生逆毛一道,他无所异。又数日,疮亦平复。
顺帝至正二十一年,产赤小犬。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永昌杂志》:至正二十一年,昆明县玉案山下产赤小犬,色如火,群吠遍野。至正二十二年,牡犬生子。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至正二十二年八月,上海县金寿一家,已阉雄狗生小狗八,其一嘴爪红如鲜血。然牡物而生儿,阳化阴也。又犬属火,一嘴爪红亦火也,岂非主兵火者欤。

武宗正德四年,犬人言。
《广东通志》:正德四年夏,顺德有犬祸。新志羊頞卢景春妻有母犬,能为人言,生二子,抱而乳之,近犬祸也。
世宗嘉靖十一年,群犬惊吠。
《福建通志》:嘉靖十一年,里巷中群犬惊吠。
嘉靖二十年,犬生四目、四耳、八足。
《山西通志》:嘉靖二十年秋八月,异犬生,耳目各四,足有八。
嘉靖二十五年,犬缘城夜吠。
《贵州通志》:嘉靖二十五年秋七月,黎平野犬缘城夜吠。
神宗万历 年,犬生角。
《常熟县志》:万历初,尚墅犬生角。

犬异部纪事

《淮南子·览冥训》:夏桀之时,犬群吠而入渊。
《文献通考》:威烈王二十年乙亥五月,绛有犬异,三大犬率众犬数万聚于绛,杀一犬于东方,一犬于西方。《汉书·五行志》:高后八年三月,祓霸上,还过枳道,见物如仓狗,撠高后掖,忽而不见。卜之,赵王如意为祟。遂病掖伤而崩。先是高后鸩杀如意,支断其母戚夫人手足,搉其眼,以为人彘。
《昌邑王膊传》:膊子贺。即位二十七日,大将军霍废贺,贺归故国。国除,为山阳郡。初贺在国时,数有怪。尝见白犬,高三尺,无头,其颈以下似人,而冠方山冠。后见熊,左右皆莫见。
《五行志》:昌邑王贺为王时,又见大白狗冠方山冠而无尾,此服妖,亦犬祸也。贺以问郎中令龚遂,遂曰:此天戒,言在仄者尽冠狗也。去之则存,不去则亡矣。贺既废数年,宣帝封之为列侯,复有罪,死不得置后,又犬祸无尾之效也。京房易传曰:行不顺,厥咎人奴冠,天下乱,辟无适,妾子拜。又曰:君不正,臣欲篡,妖狗冠出朝门。
《集异志》:王莽居摄东郡太守,翟义知其将篡汉世,谋举义兵。兄宣教授诸生,满堂群鹅雁数十在中庭,有犬从外入,齧之,皆惊。比杀之,皆断头狗走出门,求不知处宣大恶之。后数日,莽夷其三族。
《风俗通·怪神篇》:谨按桂阳太守汝南李叔坚,少时为从事。在家,狗人立。行家言:当杀之。叔坚云:犬马;谕君子。狗见人行,效之,何伤。叔坚见县令还解冠榻上,狗戴持走家,大惊。时复云:误触冠,冠缨挂著之耳。狗于灶前蓄火,家益。怔忪复云:儿婢皆在田中,狗助蓄火,幸可不烦邻里,此有何恶。里中相骂不言,无狗怪,遂不肯杀。后数日,狗自暴死。卒,无纤介之异。叔坚辟太尉,掾固陵长。原武令终享大位子条蜀郡都尉威龙司徒掾凡变怪皆妇女下贱何者。小人愚而善,畏欲,信其说,类复裨增文人亦。不證察与俱悼慑,邪气乘虚,故速咎。證易曰:其亡,斯自取灾。若叔坚者,心固于金石。妖至而不惧,自求,多福壮矣乎。
《晋书·五行志》:公孙文懿家有犬,冠帻绛衣上屋,此犬祸也。屋上,亢阳高危之地。天戒若曰,亢阳无上,偷自高尊,狗而冠者也。及文懿自立为燕王,果为魏所灭。京房易传曰:君不正,臣欲篡,厥妖狗出朝门。
魏侍中应璩在直庐,欻见一白狗出门,问众人,无见者。踰年卒,近犬祸也。
《吴志·诸葛恪传》:孙峻构恪欲为变,峻与孙亮谋,置酒请恪。恪将见之趋出,犬衔引其衣,恪曰:犬不欲我行乎。还坐,顷刻乃复起,犬又衔其衣,恪令从者逐犬,遂升车,及驻车宫门,峻伏兵于帷中,恪剑履上殿。酒数行,亮还内。峻起如厕,解长衣,著短服,出诏收恪。《书蕉》:晋元康中,吴郡娄县怀瑶家忽闻地中有犬子声。掘地,视之,得犬子,雌雄各一。目犹未开,形大于常犬也。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观焉,长老或云:此名犀犬,得之者,令家富昌。太兴中,吴郡府舍人又得二枚物,如初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无伤夏。鼎志曰:掘地而得狗,名曰:贾;掘地而得豚,名曰:邪;掘地而得人,名曰:聚。聚无伤也。
《晋书·刘聪载记》:聪时有犬与豕交于相国府门,又交于宫门,又交司隶、御史门。有豕著进贤冠,升聪坐。犬冠武冠,带绶,与豕并升。俄而𩰚死殿上。宿卫莫有见其入者。而聪昏虐愈甚,无诫惧之心。
《异苑》:东晋谢安,字安石,于后府接宾妇刘氏,见狗御谢头来,久之,乃失所在。妇具说之,谢容色无易。是月而薨。
《搜神后记》:代郡张平者,苻坚时为贼帅,自号并州刺史。养一狗,名曰飞燕,形若小驴。忽夜上听事,上行,行声如平常。未经年,果为鲜卑所逐,败走,降苻坚,未几便死。
《异苑》:晋孝武太元年,刘波字道则,移居京口。昼寝闻屏风外悒咤声,开屏风,见一狗蹲地而语。语毕,自去。波隗孙也,后为前将军败,见杀。
《晋书·五行志》:桓元将拜楚王,已设拜席,群官陪位。元未及出,有狗来便其席,莫不惊怪。元性猜暴,竟无言者,逐狗改席而已。天意若曰,桓元无德而叨窃大位,故犬便其席,示其妄据之甚也。八十日元败亡。《北燕录》:孙护事慕容氏为比部尚书,累迁尚书左仆射,跋之潜至龙城也,匿于其室。及僭伪号署为侍中尚书令,封阳平公。护里有犬,与豕交。护见而恶,召太史令闵尚筮之。尚曰:犬豕异类而交,违性失常。其于洪范为犬祸,将悖乱,失众以至败亡。明公位极冢宰遐尔具瞻,诸弟并封列侯,贵倾王室,妖见里庭。不为他也,愿明公戒盈满之失。修尚恭俭,则妖怪可消。永享元吉,护默然不悦。
《搜神后记》:晋穆、哀之世,领军司马济阳蔡咏家狗,夜辄群众相吠,往视便伏。后日,使人夜伺,有一犬,著黄衣,白帢,长五六尺,众狗共吠之。寻迹,定是咏家老黄狗,即打死。吠乃止。
隆安初,吴郡治下狗恒夜吠。聚高桥上人家,狗有限,而吠声甚众。或有夜觇视之,见一狗有两三头者,皆前向乱吠。无几,孙恩乱于吴会焉。是时,辅国将军孙无终家于既阳,地中闻犬子声。寻,而地坼,有二犬子,皆白色,一雄一雌。取而养之,皆死。后,无终为桓元所诛灭。案《尸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夏鼎志》曰:掘地得犬,名曰:贾;此盖自然之物,不应出而出,为犬祸也。《异苑》:安国李道豫元嘉中,其家狗卧于当路,蹴之。狗曰:汝即死,何以蹋我。未几,豫死。
《搜神后记》:宋永初三年,谢南康家婢,行逢一黑狗,语婢云:汝看我背后。婢举头,见一人长三尺,有两头。婢惊怖返走,人、狗亦随婢后,至家庭中,举家避走。婢问狗:汝来为何。狗云:欲吃食尔。于是婢为设食。并食食讫,两头人出。婢因谓狗曰:人已去矣。正已复来。良久乃没。不知所在。后家人死丧殆尽。
宋王仲文为河南郡主簿,居缑氏县北。得休,因晚行泽中。见车后有白狗,仲文甚爱之。欲取之,忽变形如人,状似方相,目赤如火,磋牙吐舌,甚可憎恶。仲文怖,与奴共击之,不胜而走。告家人,合十馀人,持刀捉火,自来视之,不知所在。月馀,仲文忽复见之。与奴并走,未到家,伏地俱死。
《册府元龟》:河东王誉为湘州刺史,以悖逆诛死。初,誉之将败,见白狗大如驴,从城而出,不知所在。
《南史·袁湛传》:湛弟子淑,淑兄洵粲,字景倩,洵弟子也。齐高帝革命,粲既诛,小儿数岁,乳母将投粲门生狄灵庆。灵庆曰:吾闻出郎君者有厚赏,今袁氏已灭,汝匿之当谁为乎。遂抱以首。乳母号泣呼天曰:公昔于汝有恩,故冒难归汝,奈何欲杀郎君以求小利。若天地鬼神有知,我见汝灭门。此儿死后,灵庆常见儿骑大㲰狗戏如平常。经年馀,𩰚场忽见一狗走入其家,遇灵庆于庭噬杀之,少时妻子皆没。此狗即袁郎所常驰也。
《梁宗室传》:鄱阳忠烈王恢,恢子范,范弟脩,为梁、秦二州刺史。在汉中七年,移风改俗,人号慈父。一夕,忽有狗据脩所卧床而卧。脩曰:此其戎乎。因大脩城垒。承圣元年,魏将达奚武来攻,脩遣记室参军刘璠至益州,求救于武陵王纪,遣将杨乾运援之,拜脩随郡王。璠还至嶓冢,乃降于魏,乾运班师。璠至城下,说城中降魏。脩数之曰:卿不能死节,反为说客邪。命射之。间信遣至荆州,元帝遣与相闻。脩中直兵参军陈晷,甚勇有口,求为觇候,见获,以辞烈被害。乃遣咨议虞馨致武牛酒。武谓曰:梁已为侯景所败,王何为守此孤城。脩答守之以死,誓为断头将军。魏相安定公宇文泰遣书喻之,力屈乃降。安定公礼之甚厚,未几令还江陆,厚遣之,以文武千家为纲纪之仆。
《北齐书·后幼主本纪》:后主狗饲以粱肉。马及鹰犬乃有仪同、郡君之号,故有赤彪仪同、逍遥郡君、灵霄郡君,高思好书所谓駮龙、逍遥者也。犬于马上设褥以抱之,𩰚鸡亦号开府,犬马鸡鹰多食县邑。鹰之入养者,稍割犬肉以饲之,至数日乃死。
《隋书·五行志》:后主时,犬为开府仪同,雌者有夫人郡君之号,给兵以奉养,食以粱肉,藉以茵蓐。天夺其心,爵加于犬,近犬祸也。天意若曰,卿士皆类犬。后主不悟,遂以取灭。
《物异考》:开皇中,繁昌杨悦见云中二物,如羝羊,黄色,大如新生犬,𩰚而坠。悦获其一,养之,数旬失去。《朝野佥载》:宗楚客家畜一犬。一日,忽戴楚客冠人立。楚客怒曰:畜类敢作妖僣越犯分,杀之。犬作人言曰:公亦作妖,僣越犯分;亦即见杀。未几,韦氏败,楚客被斩。
《唐书·五行志》:天宝十一载,李林甫晨起盥饰将朝,取书囊视之,中有物如鼠,跃于地即变为狗,壮大雄目,张牙视林甫,林甫射之,中,杀然有声,随箭没。
《志怪录》:吏人蔡超家狗作怪,蹲于堂上,将拍板唱歌,声悲怨。又一旦,觅头巾不见,戴在灶上坐。其月,超遇害。
杜昭远将失宠幸,家多妖物,昼见狗作鸡鸣。
《册府元龟》:史翰为滑州节度使,白马河决翰自祭之。见一狗,有角。浮于水心,甚恶之。后数月,遘疾而死。《宣政杂录》:宣和五年间,每夜漏三鼓,街衢稍寂。满耳闻犬吠声,势若举禁城内百万之犬俱皞,无复闻人声。每深夜独行附近,察远倾耳听之,不见犬也。当时已为异及靖康。末,人入京师,至今都之始悟其异。晋书载庐江何氏家,忽闻地中有犬声,掘,得一犬,并雌雄二雏。后,里中亦有祸。
《妖化录》:宣和五年,京师城北乃官民牧养羊,地忽有野犬,不知所从来。入群羊中,鸣叫左右前后,诸犬皆往聚会。一羊间一犬,黑白交映。至次日,城内外诸犬毕集,或缚者断索而来。凡扰一两日,犬多羊少,皆齧杀其羊,识者知为不祥。
《曲洧旧闻》:崇宁初,范致虚上言:十二宫神,狗居戌位,为陛下本命。今京师有以猪狗为业者,宜行禁止。因降指挥禁天下杀狗,赏钱至二万。太学生初闻之,有宣言于众曰:朝廷事事绍述,熙丰神宗生戊子年,而当年未闻禁畜猫也。其间有善议论者,密相语曰:狗在五行,其取类自有所在。今以忌器谀言使之贵重,若此审如洪范传所云,则其忧有不胜言者矣。《辍耕录》:元贞丙申秋,大都南城武仲祥家,有乳犬怀胎在胁下,忽肿成疮。六七日后,于疮生五子,色皆青苍,每当脊梁自顶至尾生逆毛一道,他无所异。又数日,疮亦平复。
《滇载记》:至治元年,玉案山产小赤犬,群吠遍野。占云:天狗坠地,为赤犬。其下有大军覆境。
《辍耕录》:至正壬寅八月中,上海县三十四保辰字围,金寿一家已阉雄狗,生小狗八。其一嘴爪红,如鲜血然。犬之为妖多见于占验之书,而未有若此者。若男变为女,男子孕育,则尝闻之。古昔盖阳衰阴盛兵戈乱离之兆,今夫牡物而生儿,阳化阴也。又犬属火,一嘴爪红,红亦火也,岂非主兵主火者与。
《湖广通志》:鲁铎字振之景陵人举弘治壬戌进士第,一入翰林迁国子司,业疏乞终养。时,邑有犬而角。铎曰:兵象也。顷之,盗果起。
《广东通志》:嘉靖丙戌,顺德县龙津民王伯先家,牝犬生四蛇。并犬杀之。犬腹内有一蛇,又杀之。亦犬祸也。《通州志》:万历三年,海门县陆某家墙下闻犬声。掘墙,得四犬。毙其三,一犬入地不见。

犬异部杂录

《吕氏春秋·明理篇》:至乱之化,犬彘乃连,有豕生狗。《易林》:狗无前足、阴雄,叛北为身害贼。
狗生龙马,公劳妪苦。
狗冠鸡步,君失其所。

豕异部汇考一

《汉书》

《五行志》

《传》曰: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恒寒,厥极贫。时则有鼓妖,时则有鱼孽。
于易坎为豕,豕大耳而不聪察,听气毁,故有豕祸也。一曰,寒岁豕多死,及为怪,亦是也。

《魏书》《灵徵志》

京房《传》曰:凡妖象其类足多者,所任邪也。京房《易妖》
曰:豕生人头豕身者,邑且乱亡。

《管窥辑要》《豕占》

豕入宫室。京房易传曰:众心不安,君失政,厥妖豕入,宫室有女乱家国。同占一曰:社稷易,君亡。
野彘入人家,其人失宅;入军中,其军败。
赤彘见,不出三年,国有大祸,野人为政。
豕突入人灶中,其家有争𩰚刑伤。豕无故同时昼夜鸣,是谓哭主,主有大丧。
豕自食其尾,岁且凶。
豕自食其子,其家破。
豕登屋,其邑国〈缺〉贤士。
豕言吉凶,如其言。
豕生子,一首、两身、六足,臣下不祗上命,强国凌其主。生子,鼻一孔,郡有九侯;生子,三足,岁不熟;五足以上,邑有大兵;二阴,君无后,国分。
豕生子,目在四肢,其国有兵,在腰下或腹内,傍国有大咎;生子,口在背,国主弱,臣执权,君令不行;口在腹,其邑饥;在四肢,民饥、兵乱;在阴,国有大谋。生子,耳鼻在腹或在背,臣谋主;在四肢及在首上,兵起邑中。生子足在首社稷亡在腹国有大事在背民劳于兵生子,尾在腹或在首,国有大事。
豕生子,无口,其国乱;无目,臣夺主命;无尾,其国弱;无毛有羽,其国亡。
豕生人,其君失社稷;生人而有六畜形,其国乱亡;生人而有飞鸟形,邑有大水,生人有野兽形,兵起;生人形不具或不居其所,其国失地。生子,人首、豕身,其地有乱。
豕生他畜,国易主;豕生狗,不出三年,国君走死;生他畜且有人形,有更令生他畜,一首,其国分;二鼻以上,国兵行;二口以上,有乱臣,国失地;三目三鼻以上,国有恐。
豕生六畜,无首,其国不安;无目,君令不行;无耳,国君且不听政;无口鼻,民流亡;无阴,国君绝嗣;无四肢,国无良臣,其政乱。
豕生野兽,国饥,有兵。
豕生飞鸟。
豕生鱼,水灾;豕生虫蛇,民流亡。
豕屎金铁,邑兵大作。
豕屎土,国益地;屎石,国兵大强;
豕屎五谷,岁熟;屎草木,国有丧。

豕异部汇考二

庄王十一年,鲁侯见豕人立而啼。按《春秋》不书。 按《汉书·五行志》:左氏传曰严公八年齐襄公田于贝丘,见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
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坠车,伤足丧屦。刘向以为近豕祸也。先是,齐襄淫于妹鲁桓公夫人,公子彭生杀威公,又杀彭生以谢鲁。公孙无知有宠于先君,襄公绌之,无知帅怨恨之徒攻襄于田所,襄匿其户间,足见于户下,遂杀之。伤足丧屦,卒死于足,虐急之效也。

昭帝元凤元年,燕王宫豕坏都灶,衔釜置殿前。按《汉书·昭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昭帝元凤元年,燕王宫永巷中豕出溷,坏都灶,衔其釜六七枚置殿
前。刘向以为近豕祸也。时燕王旦与长公主、左将军谋为大逆,诛杀谏者,暴急无道。灶者,生养之本,豕而败灶,陈于庭,釜灶将不用,宫室将废辱也。燕王不改,卒伏其辜。京房《易传》曰:众心不安君失政,厥妖豕入居室。

乌程侯宝鼎元年,野豕入军营。
《吴志·孙皓传》不载。 按《宋书·五行志》:孙皓宝鼎元年,野豕入右司马丁奉营。此豕祸也。后奉见遣攻谷阳,无功反,皓怒,斩其导军。及举大众北出,奉及万或等相谓曰:若至华里,不得不各自还也。此谋泄,奉时虽已死,皓追讨谷阳事,杀其子温,家属皆远徙。豕祸之应也。龚遂曰:山野之兽,来入宫室,宫室将空。又其象也。

怀帝永嘉  年,寿春豕生两头。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嘉中,寿春城内有豕生两头而不活,周馥取而观之。时识者云:豕,北方畜。两头者,无上也。生而死,不遂也。天戒若曰,勿生专利之谋,将自致倾覆也。周馥不寤,遂欲迎天子令诸侯,俄为元帝所败,是其应也。石勒亦寻渡淮,百姓死者十有其九。
元帝建武元年,豕生八足。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武元年,有豕生八足,此听不聪之罚,又所任邪也。是后有刘隗之变。
成帝咸和六年,豕生子,人面。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和六年六月,钱塘人家猳豕产两子,而皆人面,其身犹豕。京房《易妖》曰:豕生人头豕身者,危且乱。今此猳豕而产,异之甚者也。
孝武帝太元十年,有豕双身。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元十年四月,京都有豚一头二脊八足。
太元十三年,豕子八足。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三年,京都人家豕产子,一头二身八足,并与建武同妖也。是后,宰相沉酗,不恤朝政,近习用事,渐乱国纲,至于大坏也。

北魏

高祖延兴元年,豕生子二身。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延兴元年九月,有司奏豫州刺史、临淮公王让表,有猪生子,一头、二身、八足。
世宗景明四年,犬豕交。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景明四年九月,梁州上言,犬豕交。
正始四年,豕生子二身。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正始四年八月,京师猪生子,一头、四耳、两身、八足。
延昌四年,豕生子如人。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延昌四年七月,徐州上言阳平戍猪生子,头面似人,顶有肉髻,体无毛。灵太后、幼主倾覆之徵也。

文帝开皇 年,有豕人言。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皇末,渭南有沙门三人,行头陀法于人场圃之上。夜见大豕来诣其所,小豕从者十馀,谓沙门曰:阿练,我欲得贤圣道,然犹负他一命。言罢而去。贤圣道者,君上之所行也。皇太子勇当嗣业,行君上之道,而被囚废之象也。一命者,言为隋帝所杀。 又按《志》:开皇末,渭南有人寄宿他舍,夜中闻二豕对语。其一曰:岁将尽,阿爷明日杀我供岁,何处避之。一答曰:可向水北姊家。因相随而去。天将晓,主人觅豕不得,意是宿客而诘之。宿客言状,主人如其言而得豕。其后蜀王秀得罪,帝将杀之,平乐公主每匡救,得全。后数年而帝崩,岁尽之应。

太宗贞观十七年,豕生豚,骈体。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观十七年六月,司农寺豕生子,一首八足,自颈分为二。
德宗贞元四年,豕生豚,两首。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元四年二月,京师民家有豕生子,两首四足。首多者,上不一也。按《旧唐书·五行志》:贞元四年,京师人家豕生子,两首四足,有司以白御史中丞窦参,请上闻,参寝而不奏。
宪宗元和八年,豕生豚,三耳八足。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和八年四月,长安西市有豕生子,三耳八足,自尾分为二。足多者,下不一也。
懿宗咸通七年,豕舞,豕自相噬齧。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七年,徐州萧县民家豕出溷舞,又牡豕多将邻里群豕而行,复自相噬齧。
僖宗乾符六年,豕坏器用。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符六年,越州山阴民家有豕入室内,坏器用,衔缶置于水次。
广明元年,豕生如人状。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广明元年,绛州稷山县民一豕生如人状,无眉目耳发。占为邑有乱。

徽宗崇宁元年,豕生人。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甲申杂纪》:崇宁元年六月,西京民家猪生二男、一女、一猪。
高宗绍兴十年春,有野豕入海州市。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十年春,有野豕入海州,市民刺杀之。时州已陷,夏,镇江军师王胜攻取之;明年,以其郡属金,悉空其民。
孝宗乾道六年,南雄州豕生人。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道六年,南雄州民家豕生人豚,首各具他兽形,有类人者。
《文献通考》:占为邑有乱。
光宗绍熙二年,群豕食常平仓谷。
《宋史·光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绍熙二年三月,辰州叙蒲县常平仓廒墙壁,为群豕所穴,食仓谷五十石。彘食人食,近豕祸也。
宁宗庆元元年,豕生豚,兽蹄。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初,乐平县民家有豕生豚,与南雄同而更具他兽蹄。
庆元三年,豕生鹿豕,食婴儿。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四月,馀干县民家豕生八豚,其二为鹿。古田县豕食婴儿。

顺帝至正三年,豕生豚双身。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三年秋,建宁蒲城县民家豕生豚,二尾八足。
至正十五年,豕生豚如象。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五年,镇江民家豕生豚如象形。
至正二十四年,豕生豚双身。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四年正月,保德州民家豕生豚,一首二身八蹄二尾。

宪宗成化二十年,豕生子如象。
《陕西通志》:成化二十年,宁夏猪生子如象。
成化二十二年,黑猪变白。
《陕西通志》:成化二十二年,宁夏黑猪变白。
孝宗弘治十二年,白豕见。
《河南通志》云云。
弘治 年,豕生子,人首。
《吴县志》:弘治间,胥门韩氏畜母猪生子,豕身人首。
武宗正德二年,豕生子一目。
《深泽县志》:正德二年,民间豕生一子,色白无毛,一目出顶上,鼻如象。
正德十年,豕生象。
《大政纪》:正德十年十一月,江西豕生象,宸、濠、讽三司称贺,左布政使张嵿以义折群议,止之。
正德十一年,豕生象。
《湖广通志》:正德十一年,荆州豕生象。
世宗嘉靖二十一年,豕形如人。
《湖广通志》:嘉靖二十一年五月,平江民家豕有异,形面足似人。
嘉靖二十七年,豕生子,异形。
《湖广通志》:嘉靖二十七年三月,麻城豕生子异形,一牛首,项顶有肉角,一猿首,一豕首。
嘉靖二十八年,豕产子,骈体豕疫。
《山西通志》:嘉靖二十八年春三月,猗氏猪异。二郎坡民家猪产子,二头八足,少顷而死。是年五六月,境内猪死殆尽。
嘉靖三十七年,猪蜕壳。
《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七年,猪蜕壳,色如丹。
嘉靖四十年,豕生六足。
《福建通志》:嘉靖四十年,兴化府城东关外豕生,一头六足。
神宗万历十五年,豕生八足。
《江南通志》:万历十五年,松江生八足豕。
万历三十一年,豕生子,双身共尾。
《云南通志》:万历三十一年三月,临安东关产一豕,两首二身,八足一尾。
万历三十八年,豕生子,如象。
《四川总志》:万历三十八年八月,遵义县民戴明高家产豚子八,其一形如象,长鼻,口有二牙,浑身无毛,四蹄类鹿。是年,全蜀荒旱,殍死无数。
万历四十年,豕生六足。
《福建通志》:万历四十年,府城东关外豕生,一头六足。
悯帝崇祯十一年,豕生子异形,野彘入城。
《束鹿县志》:崇祯十一年,东花里庄马君仕家产一猪,两头。
《湖广通志》:崇祯十一年秋,黄安有野彘突入城。按《广东通志》:崇祯十一年,乐昌产异猪,苏氏猪生一子,猪身狮头,两眼环大,鼻勾无孔,额有赤角如笋直上,耳尖正圆,唇红,上下各三齿。众聚观,久之乃毙。

豕异部纪事

《淮南子·览冥训》:夏桀之时,豕衔蓐而席澳。
《搜神记》:周哀王九年,晋有豕生人。
《左传·庄公八年》:冬,十二月,齐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彭生敢见,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坠于车,伤足,丧屦,反,诛屦于徒人费,弗得,鞭之见血,走出,遇贼于门,劫而束之,费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费请先入,伏公而出𩰚,死于门中,石之纷如死于阶下,遂入,杀孟阳于床。曰:非君也。不类,见公之足于户下,遂杀之。
《刘聪载记》:聪时有犬与豕交于相国府门,又交于宫门,又交于司吏、御史门。有豕著进贤冠,升聪坐。犬冠武冠,带绶,与豕并升。俄而𩰚死殿上。宿卫莫有见其入者。而聪昏虐愈甚,无诫惧之心。
《物异考》:成帝咸和中,豕生两子,面如人状,其身则豕。《晋书·吕光载记》:光死,子纂僭即位。道士句摩罗耆婆言于纂曰:潜龙屡出,豕犬见妖,将有下人谋上之祸,宜增修德政,以答天戒。纂纳之。
《伽蓝记》:孝义里东市北植货里里有太常民刘胡兄弟四人,以屠为业。永安年中,胡杀猪。猪忽唱乞命声。及四邻人谓胡兄弟相𩰚而来观之,乃猪也,即舍宅于归觉寺,合家人入道焉。
《物异考》:隋开皇末,渭南有沙门三人,行法于场圃之上。大豕与小豕十馀,谓沙门曰:阿练,我欲得贤圣道。又有人家寄宿,闻其家二豕对语。其一曰:岁将尽,阿爷将杀我,何处避之。其一答曰:可向水北姊家,因相随而去。明日,客告主人。如其言,觅之得二豕。
《云仙杂记》:白浦民割猪肝,肝中有一纸。大如手,色如新。书云:烟苍苍,明年无粮;次年巢寇起,州郡多荒。《乐郊私语》:己亥冬十二月,有州东赵氏家屠豕,脱治已。竟既出肺肠,其肠忽蜿蜒疾行,虽健蛇不若也。主人追之,不能及。遂出城,遇海而止。此盖国家有心腹肾肠之人,归向宽大容蓄之象也。
《客退纪谈》:猪突入人家,必割其耳;黄昏鸡鸣,必杀之。以为不祥,俗忌也。王隆家方割猪耳,适有神降于伍氏。隆往问曰:猪入门,可乎。神答曰:猪入门,百福臻。又问曰:割其耳,何如。曰:割猪,伤于矢。隆明日观射,果伤其臂。里中异之。适有沈氏黄昏鸡鸣,问之。答曰:定昏鸡啼,百福日跻于是。沈氏日昌盛。自是,人家惟恐猪不入门,鸡不黄昏啼耳。俗人贪利如是。
《癸辛杂识》:至元癸巳十二月,内村落间忽伪传官司:不许养猪。于是,所有悉屠而售之,其价极廉,不知何祥也。
《辍耕录》:至正辛卯,春江阴永宁乡陆氏家一猪产十四儿。内一儿,人之首面手足,而猪身。
《续文献通考》:海盐赵氏营室以居。宰猪落成。小肠皆已修治,忽如蛇蜿蜒而走,将及里许而止。
《广东通志》:万历壬辰,南海民家豕自外归,皮爪光洁如屠刷然。家人惊骇,出视之,见其皮爪蜕于堤上,观者填门,杀豕乃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