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牛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三卷目录

 牛异部汇考一
  汉书〈五行志〉
  春秋纬〈潜潭巴〉
  魏书〈灵徵志〉
  管窥辑要〈牛占〉
  田家杂占〈论祥瑞〉
 牛异部汇考二
  周〈定王一则 简王一则 敬王二则 东周君一则〉
  汉〈景帝一则〉
  后汉〈明帝永平一则 章帝建初二则〉
  晋〈武帝太康一则 元帝建武一则 太兴二则 成帝咸和二则〉
  宋〈文帝元嘉二则 孝武帝大明一则〉
  陈〈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高祖太和一则 世宗景明一则〉
  北齐〈后主武平一则〉
  北周〈武帝保定一则 天和一则 建德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宗调露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神龙二则 元宗开元一则 代宗大历一则 德宗贞元三则 僖宗光启二则〉
  宋〈太祖乾德二则 开宝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六则 雍熙二则 端拱一则 淳化四则 至道二则 真宗咸平五则 景德四则 大中祥符九则 天禧四则 徽宗大观一则 政和一则 重和一则 宣和二则 高宗绍兴五则 孝宗淳熙三则 宁宗庆元二则 理宗端平一则〉
  金〈熙宗皇统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成宗大德一则 武宗至大一则 泰定帝泰定一则 顺帝至正四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九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九则 熹宗天启三则 悯帝崇祯二则〉
 牛异部艺文一
  为凤阁李侍郎进瑞牛一头额上有万字蒙赐马一匹表          唐李峤
 牛异部艺文二〈诗〉
  民牛多疫死         宋杨亿
 牛异部纪事
 牛异部杂录
 羊异部汇考一
  汉书〈五行志〉
  魏书〈灵徵志〉
  管窥辑要〈羊占〉
 羊异部汇考二
  周〈敬王一则〉
  晋〈成帝咸和一则〉
  宋〈孝武帝大明一则〉
  北魏〈高祖太和一则 世宗正始二则 延昌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恭帝义宁一则〉
  唐〈睿宗先天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武宗会昌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乾符一则〉
  宋〈高宗绍兴二则 宁宗嘉定一则〉
  金〈熙宗皇统一则〉
  明〈宪宗成化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神宗万历二则〉
 羊异部艺文
  为留守奏羊乳獐表      唐张说
 羊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三卷

牛异部汇考一

《汉书》《五行志》

传曰:思心之不容,是谓不圣,厥咎霿,厥罚恒风,厥极凶短折。时则有脂夜之妖,时则有华孽,时则有牛祸。于易坤为土为牛,牛大心而不能思虑,思心气毁,故有牛祸。一曰,牛多死及为怪,亦是也。

《春秋纬》《潜潭巴》

宫有牛鸣,政教衰。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魏书》《灵徵志》

《鸿范论》《易》曰坤为牛,坤,土也,土气乱则牛为怪,一曰牛祸。其象,宗庙将灭。一曰,转输烦则牛生祸。

《管窥辑要》《牛占》

牛有上齿,《地镜占》曰:世主治而增也。一曰:世主凶,牛舞于国。《天镜占》曰:其国将亡,舞于军中,兵解散。牛悲鸣,政教衰、兵将起。牛无故夜鸣,有暴兵。
牛哭于田,主忧民愁。牛作他畜啼或向主悲啼垂泪缩鼻而鸣,皆为死丧凶事。
牛作人言,吉凶如其言,又兵乱。其地流血,一曰:水灾。牛忽舐主,其人有殃。
牛合于马,兵起。
牛无故自死栏中,其家有凶。
人家牛忽变异色,主有忧。牛从土中出,天镜占曰:不出千日,有兵,民流亡。京房占曰:邑国有兵,君有丧,不出三年。
牡牛生子,其君无后。
牛生子,一首二身,邑国分;一身二头,天下分。生子,三角,其邑有兵;四角,天下有兵;八足三首,君益地四角;二足,君失国;二首八足二尾,邪人得志;三目以下,一邑有贼;臣三鼻,邑有兵;灾鼻一孔,作事不成;一耳,君不听事;三耳以上,邑有乱兵;足五蹄,徭役大兴;二尾,邑有贼臣;多阴,其国君多子;三足,国君有久病;五足,徭夺民时兵起;八足,王侯大臣剋剥百姓,不祗上命。无鼻,民愁怨;无首;邑无主;无尾,民贫兵弱;无阴,其君无子;无足,其邑五谷不成;无毛,其邑君亡。牛六足及上有齿世主凶足少臣劣足多邪人用牛生子足在腹,其邑徙;足在背,邑有大兵;四目在背,君用谗臣;目在他处,其邑有凶;口在腹或在头上,邑有大事;口在四肢,其邑主亡;在背,其邑臣口舌生子;耳在腹,其地大饥;鼻生四肢,邑有大贼;耳鼻在腹及背,君相相谋;尾在腹,邑有大徭;尾在四肢,其邑主易。
牛生人。《京房占》曰:民流亡,牛生人,一身二首,其邑昌;一身三首,其邑有兵;一身三鼻或无目或一耳、三耳,皆为兵起;一身二首无自一耳,相臣起兵;一身三首二鼻,妇人持政;一身二首无耳或二口三口以上,民大饥;一身三首二口无耳或一口在顶,民惊兵君乱亡;一身三首三耳无目,其邑兵起、民流亡;三头三面,其邑军人行;一首四面,其君失地;一首二口,其邑大饥;一首三目或四目以上,天下有大争;一首三耳以上,其邑乱;二首以上,臣有反者,邑有大疾;三首以上,民多相谗讦;三臂以上,其邑兵行,三阴以上,国人有谋。
牛生人目在腋下,其君凶;目在腹,天下诸侯杂居;目在背,其邑臣谋叛;目在足下,邑有大谋,生人鼻在腋下,主令不行;在足,人民哭;在腹,其邑谷不成;在背,民将叛。生人口在腹,邑有火;在背,邑臣有凶;口在阴,其君被贼。生人耳在背,其邑得贤;在腹,其国弱。四肢在首,其邑大乱,君受殃。生人阴在腹背,其君有大事。牛生人无鼻,邑有丧;无耳,有贼鬼惊人,国相出走。无足,其邑不种;无臂,其邑疾疫,无体,邑有凶事;无腹,其邑饥。
牛生人,人身兽面,臣下不受主命;人身鸟首,其邑有兵;人面兽身,邑有兵;人面犬身,其邑大苦;人面鱼身,邑有水灾;人身蛇首,其国亡地;蛇虫身人首,其邑空。牛生六畜,其国君不安,兵且作。京房曰:国邑易主。又曰:其国女子为王。又曰:君不安宅,则牛生马。牛生马,兵将作人零落。
牛生六畜且作人形,其邑君亡;牛生六畜一身二首,其君亡;二鼻二口以上,邑有兵;三耳三口以上,国失地。生六畜无口腹,君政乱;无目,令不行;生牛生野兽,天下不通;生野兽且作人形,其邑兵起。
牛生鼠,其邑兵起,贵人且贱。
牛生蜚鸟,国有兵,大水为灾。
牛生鱼,天下虚。一曰:牛生犊,头尾似鱼,兵大起。牛生五谷,其邑大穰;生草木,其君死。
牛生土及屎土,其邑昌,生金石及屎金石,其邑兵强,主武。
牛生布帛,天下有更令。

《田家杂占》《论祥瑞》

凡牛退齿,凡人每不得而知见,凡有见其齿已脱在口,候而得之者,大吉利,主三年内大发。

牛异部汇考二

定王元年,鲁郊牛口伤,改卜牛,牛死。
《春秋·鲁宣公三年》:春,正月,鲁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乃不郊,犹三望。 按《公羊传》:其言之何,缓也。曷为不复卜,养牲养二卜,帝牲不吉,则板稷牲而卜之,帝牲在千涤三月,于稷者,唯具是视,郊则曷为必祭稷,王者必以其祖配,王者则曷为必以其祖配,自内出者,无匹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 按《谷梁传》:之口,缓辞也。伤自牛作也,改卜牛,牛死,乃不郊。事之变也。乃者,亡乎人之辞也。 按《左传》:不郊而望,皆非礼也。望,郊之属也。不郊,亦无望可也。
《汉书·五行志》:宣公三年,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刘向以为近牛祸也。是时宣公与公子遂谋共杀子赤而立,又以丧娶,区霿昏乱。乱成于口,幸有季文子得免于祸,天尤恶之,生则不飨其祀,死则灾燔其庙。董仲舒指略同。
简王二年,鲁鼷鼠食郊牛角。
《春秋·鲁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按《谷梁传》:不言日,急辞也,过有司也。郊牛日展斛角而知伤,展道尽矣,其所以备灾之道不尽也。又有继之辞也。其,缓辞也。曰:亡乎人矣,非人之所能也,所以免有司之过也。乃者,亡乎人之辞也。免牲者,为之缁衣纁裳,有司元端,奉送至于南郊。免牛亦然。免牲不曰不郊,免牛亦然。
〈注〉按刘向曰:鼠,小虫,性盗窃,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祭天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尊之牛角,象季氏乃盗窃之人,将执国命以伤君威而害周公之祀也。改卜,又食,天重谴之也。

《汉书·五行志》: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又食其角。刘向以为近青祥,亦牛祸也,不敬而备霿之所致也。昔周公制礼乐,成周道,故成王命鲁郊祀天地,以尊周公。至成公时,三家始颛政,鲁将从此衰。天悯周公之德,痛其将有败亡之祸,故于郊祭而见戒云。鼠,小虫,性窃盗,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祭天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遵之牛角,象季氏乃陪臣盗窃之人,将执国命以伤君威而害周公之祀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天重语之也。成公怠慢昏乱,遂君臣更执于晋。至于襄公,晋为湨梁之会,天下大夫皆夺君政。其后三家逐昭公,卒死于外,几绝周公之祀。董仲舒以为鼷鼠食郊牛,皆养牲不谨也。京房易传曰:祭天不慎,厥妖鼷鼠齧郊牛角。
敬王二十五年,鼷鼠食郊牛。
《春秋·鲁定公十有五年》:春,鼷鼠食郊牛,牛死,改卜牛。 按《公羊传》:曷为不言其所食慢也。 按《谷梁传》:不敬莫大焉。
〈注〉定公不敬最甚,故天灾最大。〈大全〉赵氏曰:常怪鼷鼠食郊牛,致死。上元二年,因避地旅于会稽。时,牛灾。小鼠噬牛才伤皮肤,无有不死者。

《汉书·五行志》:定公十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死。刘向以为定公知季氏逐昭公,罪恶如彼,亲用孔子为夹谷之会,齐人来归郓、欢、龟阴之田,圣德如此,反用季桓子,淫于女乐,而退孔子,无道甚矣。诗曰:人而亡仪,不死何为。是岁五月,定公薨,牛死之应也。京房易传曰:子不子,鼠食其郊牛。
二十六年,鲁鼷鼠食郊牛。
《春秋·鲁哀公元年》:春正月,鲁鼷鼠食郊牛,改卜牛。夏,四月,辛巳郊。 按《谷梁传》:此该郊之变而道之也。于变之中又有言焉: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志不敬也。郊牛日展斛角而知伤,展道尽矣。郊自正月至于三月,郊之时也。夏四月郊,不时也。五月郊,不时也。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盖不可矣。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者也。郊三卜,礼也;四卜非礼也;五卜,强也。卜免牲者,吉则免之,不吉则否。牛伤,不言伤之者,伤自牛作也。故其辞缓。全曰牲,伤曰牛,未牲曰牛,其牛一也,其所以为牛者异。有变而不郊,故卜免牛也。已牛矣,其尚卜免之何也。礼,与其亡也,宁有。尝置之上帝矣,故卜而后免之,不敢专也。卜之不吉则如之何。不免,安置之,系而待六月上甲始庀牲,然后左右之。子之所言者,牲之变也,而曰我一该郊之变而道之何也。我以六月上甲始庀牲,十月上甲始系牲。十一月、十二月牲虽有变,不道也,待正月然后言牲之变,此乃所以该郊。郊,享道也,贵其时,大其礼,其养牲虽小不备可也。子不忘三月卜郊何也。郊自正月至于三月,郊之时也。我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辛,如不从,则以正月下辛卜二月上辛;如不从,则以二月下辛卜三月上辛,如不从,则不郊矣。
《胡传》鼷鼠食郊牛,改卜牛,志不敬也。夏四月,郊书不时也。四卜,非礼;五卜,强也。全曰:牲伤,曰牛已牛矣。其上卜免之,何也。尝置之上帝矣,故卜而后免之,不敢专也。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此成王亮阴之时,位冢宰,摄国政行。天子之事也,鲁何以得郊。成王追念周公,有大勋劳于天下而欲尊。鲁故赐以重祭,得郊禘大雩然,则可乎。孔子曰:鲁之郊禘,非礼也。周公其衰矣,欲尊鲁而赐以人臣,不得用之,礼乐岂所以康周公也。哉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庶人祭先祖,此定礼也。今鲁得郊以为当事,春秋欲削而不书,则无以见其失。礼尽书之乎,则有不胜,书者,故圣人因。其失礼之中又有失焉者,则书于策所。谓由性命而发言也,圣人奚容心哉,因事而书,以志其失,为后世戒,其垂训之义,大矣。

《汉书·五行志》:哀公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刘向以为天意汲汲于用圣人,逐三家,故复见戒也。哀公年少,不亲见昭公之事,故见败亡之异。已而哀不寤,身奔于粤,此其效也。
东周君六年,〈即秦孝文王元年〉秦牛生五足。
《史记·周本纪》不载。 按《汉书·五行志》:秦孝文王五年,斿胊衍,有献五足牛者。刘向以为近牛祸也。先是文惠王初都咸阳,广大宫室,南临渭,北临泾,思心失,逆土气。足者止也,戒秦建止奢泰,将致危亡。秦遂不改,至于离宫三百,复起阿房,未成而亡。牛以力为人用,足所以行也。其后秦大用民力转输,起负海至北边,天下叛之。京房易传曰:兴繇役,夺民时,厥妖牛生五足。

景帝中六年,梁有牛足出背上。
《汉书·景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帝中六年,梁孝王田北山,有献牛,足上出背上。刘向以为近牛祸。先是孝王骄奢,起苑方三百里,宫馆阁道相连三十馀里。纳于邪臣羊胜之计,欲求为汉嗣,刺杀议臣袁盎,事发,负斧归死。既退归国,尤有恨心,内则思虑霿乱,外则土功过制,故牛祸作。足而出于背,下奸上之象也。犹不能自解,发疾暴死,又凶短之极也。

后汉

明帝永平十八年,章帝即位,牛疫。
《后汉书·章帝本纪》:永平十八年八月,帝即位。是岁,牛疫。 按《五行志》:永平十八年,牛疫死。是岁遣窦固等征西域,置郡护、戊己校尉。固等适还而西域叛,杀都护陈睦、戊己校尉关宠。于是大怒,欲复发兴讨,会秋明帝崩,是思心不容也。
章帝建初元年,牛疫。
《后汉书·章帝本纪》:建初元年三月丙寅,诏曰:比年牛多疾疫,垦田减少,谷价颇贵,人以流亡。方春东作,宜及时务。二千石勉劝农桑,弘致劳来。群公庶尹,各推精诚,专急人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建初四年冬,京师牛大疫。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初四年冬,牛大疫。是时窦皇后以宋贵人子为太子,宠幸,令人求伺贵人过隙,以谗毁之。章帝不知窦太后不善,厥咎霿也。或曰,是年六月马太后崩,土功非时兴故也。

武帝太康九年,塞北有死牛头语。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康九年,幽州塞北有死牛头语,近牛祸也。是时,帝多疾病,深以后事为念,而托付不以至公,思瞀乱之应也。按师旷曰:怨讟动于人,则有非言之物而言。又其义也。京房易传曰:杀无罪,牛生妖。
元帝建武元年,牛生犊,两头。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武元年七月,晋陵陈门才牛生犊,一体二头。按京房易传言:牛生子二首一身,天下将分之象也。是时,悯帝蒙尘于平阳,寻为逆寇所杀。元帝即位江东,天下分为二,是其应也。
太兴元年,牛生犊,骈体共腹。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兴元年,武昌太守王谅牛生子,两头八足,两尾共一腹,三年后死,又有牛一足三尾,皆生而死。按司马彪说,两头者,政在私门,上下无别之象也。京房易传曰:足多者,所任邪也;足少者,不胜任也。其后王敦等乱政,此其祥也。太兴四年,郊牛死。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兴四年十二月,郊牛死。按刘向说春秋郊牛死曰:宣公区霿昏乱,故天不飨其祀。今元帝中兴之业,实王导之谋也。刘隗探会上意,以得亲幸,导见疏外,此区霿不睿之祸。
成帝咸和二年,牛生犊,两头六足。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和二年五月,护军牛生犊,两头六足。是冬,苏峻作乱。
咸和七年,牛产犊,骈体共身。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七年九月,袁荣家牛产犊,两头八足,二尾共身。

文帝元嘉三年,牛自入廷尉寺。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嘉三年,司徒徐羡之大儿乔之行欲入广莫门。牛径将入廷尉寺,左右禁捉不能入。久方得出。明日被收。
元嘉二十九年,牛角生右胁。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九年,晋陵送牛,角生右胁,长八尺。明年二月,东宫为祸。
孝武帝大明三年,水牛生三角。
《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明三年,广州刺史费淹献三角水牛。

宣帝太建七年,豫州陈桃根献青牛。
《南史·陈宣帝本纪》:太建七年夏四月,监豫州陈桃根献青牛,诏以还百姓。

北魏

高祖太和元年,牛疫。
《北史·魏高祖本纪》:太和元年三月景午,诏曰:去年牛疫,死伤大半。今东作既兴,人须肄业。
世宗景明二年,牛生犊,异形。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景明二年五月,冀州上言长乐郡牛生犊,一头、二面、二口、三目、三耳。

北齐

后主武平二年,牛生五足。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武平二年,并州献五足牛,牛祸也。《洪范五行传》曰:牛事应,宫室之象也。帝寻大发卒,于仙都苑穿池筑山,楼殿间穷华极丽。功始就而亡国。

北周

武帝保定三年夏四月癸丑,有牛足生于背。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天和六年,牛疫。
《周书·武帝本纪》:天和六年冬,牛大疫,死者十六七。
建德六年,有兽如牛,𩰚死。按《周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建德六年,阳武有兽三,状如水牛,一黄,一赤,一黑。赤者与黑者
𩰚久之,黄者自傍触之,黑者死,黄赤俱入于河。近牛祸也。黑者,周之所尚色。死者,灭亡之象。后数载,周果灭而隋有天下,旗旌尚赤,戎服以黄。

炀帝大业 年,牛膝上生蹄。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业初,恒山有牛,四脚膝上各生一蹄。其后建东都,筑长城,开沟洫。

高宗调露元年,牛疫。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调露元年春,牛大疫。
中宗嗣圣十八年,〈即武后长安元年〉牛生三足。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长安中,有献牛无前膊,三足而行者。又有牛膊上生数足,蹄甲皆具者。武太后从姊之子司农卿宗晋卿家牛生三角。按《朝野佥载》:武后元年,有献三足牛者,宰相皆贺。侍御史王求礼飏言曰:凡物反常,皆为妖。此鼎足,非其人政教不行之象也。太后为之愀然。
神龙元年,牛疫。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神龙元年春,牛疫。
神龙二年,牛大疫。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神龙二年冬,牛大疫。先天初,洛阳市有牛,左胁有人手,长一尺,或牵之以乞丐。
元宗开元十五年,牛疫。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元十五年春,河北牛大疫。
代宗大历八年,牛生犊,二首。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历八年,武功、栎阳民家牛生犊,二首。
德宗贞元二年,牛疫。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贞元四年,牛生犊,六足。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贞元四年二月,太仆寺郊牛生犊,六足,太仆寺卿周皓白宰相李泌,请上闻,泌笑而不答。
贞元七年,牛疫。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元七年,关辅牛大疫,死者十五六。
僖宗光启元年,牛人言。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启元年,河东有牛人言,其家杀而食之。
光启二年,牛死复生。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延州肤施有牛死复生。

太祖乾德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德三年,眉州民王进牛生二犊。
乾德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南充县民马全信及相如县民彭秀等家牛生二犊。
开宝二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宝二年,九陇县民王达牛生二犊。
太宗太平兴国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平兴国三年,流溪县民白延进牛生二犊。
太平兴国五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温江县民赵进牛生二犊。
太平兴国六年,牛生二犊。按《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广都县赵全牛生二犊。
太平兴国七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七年,什邡县民王信、华阳县民袁武等牛生二犊。
太平兴国八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八年,彭州民彭延、阆州民陈则、安乐县民王公泰牛生二犊。
太平兴国九年,牛生三角。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七月,知乾州卫升献三角牛。
雍熙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雍熙三年,果州民李昭牛生二犊。
雍熙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郪县民鲜于志鲜于皋、眉山县海罗参、仁寿县民阴饶、成都县民李本、成纪县民王和敏牛生二犊。
端拱元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端拱元年,眉州民陈希简、晋原县民张昭郁、魏城县民鲜于郜、罗江县民袁旅、河阳县民李美、曲水县民曾处、梓潼县民文光懿、永泰县民罗德、绵竹县民陈洪牛生二犊。
淳化元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化元年,绵竹县民李昌远簿逸、阆州民和中、惠州民王钦、眉州民王图、九陇县民杨皋、元武县民羊迈达牛生二犊。淳化二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永州民梁行、寿县民梁仁超牛生二犊。
淳化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成都府民彭齐卿、洪雅县民程让、永昌县民田昭、巴州民杜文宥、庐山县民白闰牛生二犊。
淳化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成都府民任顺、曲水县民张思方、彭山县民李承远牛生二犊。
至道二年,牛生二犊及三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道二年,新都县民蹇成美牛生二犊。颍阳县民冯延密牛生三犊,其二额有白。
至道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新津县民文承富、赤水县民苏福、广安军吏胥仁迪牛生二犊。
真宗咸平元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平元年,眉山县民向琼玖陈元宝、丹陵县民刘承鹗、通泉县民王居中、曲水县民杨汉成杨景欢王思让、眉山县民陈彦宥牛生二犊。
咸平二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濛阳县民杜挚、九陇县民杨太、眉山县民苏仁义、洪雅县吏陆文赞牛生二犊。
咸平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叙浦县民戴昌蕴牛生二犊。
咸平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流溪县民何承添、晋原县民颇全、永昌县民曾嗣、屖浦县民何福、彰明县民王𤣱牛生二犊。咸平六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渠江县民王德进、魏城县民蒲谏王信、石照县民仲汉宗、大足县民刘武牛生二犊。
景德元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德元年,魏城县民阎明、彭州濛阳县民郭琮牛生三犊。
景德二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三泉县民李景顺、东海县民时祐、小溪县民刘可、赤水县民罗永并牛生二犊。
景德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长江县民于承琛牛生二犊。
景德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相如县民杨汉、邛州安仁县民罗荣、九陇县民白彦成、渠江县民王继丰家及顺安军屯田务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元年,牛生四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元年,龚丘县民李起牛生四犊,判州王钦若图以献。大中祥符二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立山县民卢仁依、铜山县民勾熙正、什邡县民杜陵族、南康县民陈邦并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三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犍为县民陈知进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东关县民陈知进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五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富顺监些井场官杨守忠、曲水县民向平、蓬溪县民蹇知密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六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广安军依政县民李福、贵溪县民徐志元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七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七年,双流县民李福姚彦信、涪城县民张礼、嘉州龙游县民张正、夹江县民郭升、天水县民王吉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八年,牛疫,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八年七月,以诸州牛疫,免牛税一年。 按《五行志》:八年,仁寿县民何志、通泉县民罗永泰、成都县民张进、华阳县民杨承珂牛生二犊。
大中祥符九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平定军平定县民范训、临邛县民杨晖牛生二犊。
天禧元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禧元年,开江县民冉津及澧州石门县层山县牛生二犊。
天禧二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临邛县民王道进、临溪县民王胜、西县民韩光绪牛生二犊。天禧四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贵溪县民叶政牛生二犊。
天禧五年,牛生二犊。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巴西县民向知道牛生二犊。
徽宗大观元年,牛产二犊。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自天圣迄治平,牛生二犊者三十二,生三犊者一。自熙宁二年距元丰八年,郡国言民家牛生二犊者三十有五,生三角者一。元祐元年距元符三年,郡国言民家牛生二犊者十有五。大观元年,阆州、达州言牛产二犊。四年三月,帝谓起居舍人宇文粹中曰:牛生二犊,亦载之起居注中,岂若野蚕成茧之类,民赖其利,乃为瑞邪。自是史官不复尽书。
政和五年,牛生麒麟。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政和五年七月,安武军言,郡县民范济家牛生麒麟。
重和元年,牛生麒麟。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重和元年三月,陕州言牛生麒麟。
宣和二年,牛生麒麟。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宣和二年十月,尚书省言,歙州歙县民鲍琪家牛生麒麟。
宣和三年,牛生麒麟。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五月,梁县民邢喜家牛生麒麟。
高宗绍兴元年,牛戴刃逸入城市,触伤马。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元年,绍兴府有牛戴刃突入城市,触马,裂腹出肠。时卫卒多犯禁屠牛,牛受刃而逸,近牛祸也。
绍兴十六年,有奔犊触死人。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六年,静江府城北二十里,有奔犊以角触人于壁,肠胃出,牛狂走,两日不可执,卒以射死。
绍兴十八年,牛生二犊。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八年五月,依政县牛生二犊。
绍兴二十一年,牛生二犊。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七月,遂宁府牛生二犊者三。
绍兴二十五年,牛生二犊。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八月,汉中牛生二犊。
孝宗淳熙十二年,牛生二首。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十二年,仁和县良渚有牛生二首,七日而死。馀杭县有犊二首。淳熙十四年,牛疫。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淳熙十四年春,淮西牛大疫死。
淳熙十六年,牛狂走,触人死。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六年三月,池州池口镇军屯牛狂走,触人死。
宁宗庆元元年,牛疫。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庆元元年,淮浙牛多疫死。
庆元三年,牛生犊,异形。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三年,乐平县田家牛生犊如马,一角,麟身肉尾,农以不祥杀之,或惜其为麟;同县万山牛生犊,人首。
理宗端平元年,牛生独角。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端平元年八月,绍庆府黄登进对奏:武泰本唐武泰军节度使,今陛下潜藩升为绍庆府臣,到任后,牛生独角。

熙宗皇统五年,牛生麟。
《金史·熙宗本纪》:皇统五年闰月戊寅,大名府进牛生麟。

世祖至元十六年,牛生两头三尾。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元十六年四月,益都安乐县朱五十家,牛生牸犊,两头四耳三尾,其色黄,既生即死。
成宗大德九年,牛生麒麟。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德九年二月,大同平地县迷儿的斤家,牛生麒麟而死。
武宗至大四年,牛生麒麟。
《元史·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大四年,大同宣宁县民灭的家,牛生一犊,其质有鳞无毛,其色青黄,类若麟,以其鞟上之。
泰定帝泰定三年,牛产异兽。
《元史·泰定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泰定三年九月,湖州长兴州民王俊家,牛生一兽,麟身牛尾,口目皆赤,堕地即大鸣,母不乳之。具图以上,不知何兽,或曰:此瑞也,宜俾史臣纪录。
顺帝至正九年,牛产犊,绿角绿毛。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九年三月,陈州杨家庄上牛产黄犊,火光满室,麻顶绿角,间生绿毛,不食乳,二日而死。
至正十年,牛产犊,五足。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年秋,襄阳车城民家牛生犊,五足,前三后二。
至正十六年,牛生犊,双首。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十六年春,汴梁祥符县牛生犊,双首,不及二日死。
至正二十八年,牛生犊,六足。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八年五月,东昌聊城县钱镇抚家牛生黄犊,六足,前二后四。

成祖永乐元年,牛疫。
《大政纪》:永乐元年三月壬午,命法司治邓州有司责民偿疫死官牛之罪,仍令疫死者,免偿。其已鬻男女以偿者,官赎还之。
宪宗成化七年,牛生麟。
《湖广通志》:成化七年秋,武陵牛生麟。民冯贵家牛产一犊,麇身马蹄,周身麟甲,辉映信宿。民怪而杀之。有司以闻。
孝宗弘治十六年,考城牛生犊,一身二首。
《河南通志》云云。
武宗正德十三年,牛生二面,三目三鼻。
《江西通志》:正德十三年,浮梁县民余丘家产牛二面,三目三鼻。
正德十六年,牛生鳞。
《陕西通志》:正德十六年五月,西安府牛生犊,遍身有鳞,类麟,人以为异,遂鞭毙之。
世宗嘉靖五年,牛生犊,两身两首。
《续文献通考》:嘉靖五年,河南南阳县牛生犊,一首两身。是年,礼部尚书席春奏有牛产犊,一身二首、腹内心肺胆各二。
嘉靖十一年,牛生鳞。
《续文献通考》:嘉靖十一年,贵州铜仁府平山卫军馀范玺家于二月三十日,黄牸牛生犊,头额丰满牙齿巉岩,前二膝至足并尾俱成鳞甲,甲内有毛,浑身有文,落地而死。
嘉靖十九年,牛生二犊。
《四川总志》:嘉靖十九年,民韩恺家牛生二犊。嘉靖三十三年,牛生犊,骈体。按《云南通志》:嘉靖三十三年,通禦王家营牛产一犊双首八足。
嘉靖三十八年,牛生犊,骈体。
《云南通志》:嘉靖三十八年,通海西屯民家牛生一犊,双头两尾八足。
嘉靖三十九年,牛生六足。
《湖广通志》:嘉靖三十九年,钟祥民家牛生六足。嘉靖四十年,牛生犊,三目三角。
《续文献通考》:嘉靖四十年,福建漳浦县牛生犊,三目三角。人以为牛妖。
嘉靖四十三年,牛生三首。
《江南通志》:嘉靖四十三年,通州民家牛生三首。嘉靖   年,顺宁牛产麟。
《顺宁府志》:嘉靖,间郡旧城人杨侠家牛产一犊,色青毛拳,不甚类牛,火光烛室。举家惊走,以为匪吉,争投石击杀之,盖不知其为麟也。
穆宗隆庆三年,有牛生犊,眼出于顶、尾生于鼻。
《兴化县志》云云。
隆庆五年,安陆牛生五足。
《湖广通志》云云。
神宗万历七年,牛生两犊。
《广西通志》:万历七年,荔浦有牛生两犊。
万历十九年,牛生犊,七足。
《江南通志》:万历十九年,三山民家牛生一黄犊,七足,腹下四足、脊上三足,皆软前后窍各二。
万历二十一年,牛产麟。
《江南通志》:万历二十一年,丹徒民家牛产麟。万历二十二年,牛产麟。
《江南通志》:万历二十二年,丹徒民家牛产麟。万历二十五年,牛生二犊。
《四川总志》:万历二十五年,蒲江民曹承高牛生三犊。
万历二十九年,牛生二犊。
《云南通志》:万历二十九年,镇南牛生二犊。
万历三十六年,牛产麟。
《湖广通志》:万历三十六年,罗田乡民家牛产麟,肉角文身金光满室,怪而锄毙之。
万历三十七年,牛产麟。
《畿辅通志》:万历三十七年,献县农家牛产麟,火从麟出,人骇而毙之。
万历四十八年,牛生二首。
《云南通志》:万历四十八年,腾越产牛,二首四目四耳。
熹宗天启三年,牛产犊,骈体。
《湖广通志》:天启三年,辰州府民家有牛产犊,异形四目四耳八足二尾。
天启四年,产双头牛。
《山西通志》:天启四年,夏阳城牛异安阳里产双头牛。
天启七年,牛生犊,异形。
《湖广通志》:天启七年,武陵县民家有牛生犊,异形。自脊以前岐为二,两项两头四足一尾,初生时二口俱食。
悯帝崇祯十三年,牛生犊两头。
《湖广通志》:崇祯十三年春,襄阳民家产牛,两头四目。
崇祯十四年,牛产麒麟。
《山西通志》:崇祯十四年,兴县北乡高一奎家牛生麒麟。麟越明年,复生一麒。

牛异部艺文一

为凤阁李侍郎进瑞牛一头,额上有万字,蒙赐马一匹,表。         唐李峤


臣某言:臣昨轻率愚昧,进瑞牛一头,今蒙恩赐良马一匹。伏惟陛下,道超万古,化穆三神。故得天壤荐成,幽明归奉。植物动类,变形质而呈休。羽族毛群,革音容而表贶。万为盈数,化成于大武之元。者粹文,焕炳于纯离之畜。斯乃自天灵命,旷代殊祥。实上圣之元符,在微臣之何力。猥蒙宸奖,曲被皇慈,移灭没于帝闲,降权奇于御皂。汉宫流赭,遂出于玉台。轩后飞黄,俯回于驰道。岂直衣冠同羡,因亦妻子相惊。臣亦何人,冒斯殊宠。惟当附兹骥尾,希自励于疲驽。托此龙媒,庶长承于驱策。无任悚戴之至。谨奉表陈谢以闻。

牛异部艺文二〈诗〉

《民牛多疫死》宋·杨亿

南海逸风如失性,东吴喘月不逢医。一元祀典古所重,九谷民天命在斯。真相柅车宁致问,族庖更刃亦焉施。炎神疠鬼争为虐,度虎消蝗复是谁。

牛异部纪事

《述异记》:周成王时,东夷送六角牛。幽王时,牛化为虎。《列子·说符篇》:宋人有好行仁义者,三世不懈。家无故黑牛生白犊,以问孔子。孔子曰:此吉祥也,以荐上帝。居一年,其父无故而盲。其牛又复生白犊,其父又复令其子问孔子。其子曰:前问之失明,又何问乎。父曰:圣人之言先迕后合。其事未究,姑复问之。其子又复问孔子。孔子曰:吉祥也。复教以祭。其子归致命。其父曰:行孔子之言也。居一年,其子又无故而盲。其后楚攻宋,围其城;民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丁壮者皆乘城而战,死者大半。此人以父子有疾皆免。及围解而疾俱复。
《史记·梁孝王传》:孝王归国,意忽忽不乐。北猎良山,有献牛,足出背上,孝王恶之。六月中,病热,六日卒。〈注〉索隐曰:张晏云:足当处下,所以辅身也;今出背上,象孝王背朝以干上也。背者,阴也。又在梁山,明为良也。牛者,丑之畜,冲在六月。北方数六,故六月六日薨也。《搜神记》:桓帝延熹五年,临沅县有牛生鸡,两头四足。《晋书·五行志》:惠帝太安中,张骋所乘牛言曰:天下乱,乘我何之。骋惧而还,寻后牛又人立而行。骋使善卜者卦之,谓曰:天下将有兵乱,为祸非止一家。其年,张昌反,先略江夏,骋为将帅,于是五州残乱,骋亦族灭。京房易数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易萌气枢曰:人君不好士,走马被文绣,犬狼食人食,则有六畜谈言。时天子诸侯不以惠下为务,又其应也。
《异苑》:山阴有人尝食牛肉,左髀便作牛鸣,每劳辄剧食乃止。
《三国典略》:梁出师拒侯景邵陵王纶,次钟离。初,纶将发营,游宛临贺王正德诣于纶所,始入牙门有飘风解旗折至,是故杀牛劳士,一牛走入马厩牴杀纶所乘,服以两角贯一马腹载之而行,冲突营幕军中,惊乱。
《隋书·五行志》:梁武陵王纪祭城隍神,将牛烹,忽有赤蛇绕〈阙五字〉。象类言之,又为龙蛇之孽。鲁宣公三年,郊牛〈阙五字〉,为天不享。弃宣公也。《五行传》曰:逆君道伤,故有龙蛇之孽。是时纪虽以赴援为名,而实妄自尊亢。思心之咎,神不享,君道伤之应。果为元帝所败。《唐书·王方翼传》:方翼迁夏州都督。属牛疫,民废田作,方翼为耦耕法,张机键,力省而见功多,百姓顺赖。《十国春秋·吴·睿帝本纪》:太和六年五月,连昌县民家牛生,每一足更附一足,投之江中,翼日,浮水上。《嘉话录》:蔡之将破,有水牛黑色入池浴,既出,身自白皎,然唯头不变。有马生牛蹄者。
《学佛考训》:政和丁酉,真州近村富人群犬争衔一牛胫骨,众异而破之,血凝如玉,成菩萨形,衣纹璎珞相好奇特,虽雕琢不及。
《异闻总录》:绍兴六年,馀干村民张氏家已寝,牧童在牛圈闻有扣门者,急起,视之,见壮夫数百辈,皆披五花甲著红兜鍪突而入,既而隐不见。及明,圈中牛五十头尽死。盖疫鬼云。
《开封府志》:顺帝元统十七年,河南大饥,汴梁居民每夜二更,闻文庙后蔡河湾水底牛鸣,至四更方息。《饶州府志》:弘治壬戌,浮梁庐田汪姓宰牛,破其腰,有物类犀状,头角足尾皆具,体坚如石,外裹碎珠,莫识何宝。
《异林》:弘治中,滦阳民家牛产一麟。初不为异,偶过廨宇,见壁上画麟。始大惊悟。俗谓麟能茹铁粪金,遂以铁灌之而毙。后,献其皮于镇府。镇府贡于庭,两胁有甲毛,从甲孔中出角,栗形才及犬大。
《鄱阳县志》:嘉靖四十二年,蠙州有牛腹大异常,忽雷电绕其身,产犊。如驹,鳞角俱具,后莫知所往。
《明外史·叶向高传》:吴道南,万历十七年进士及第。擢礼部右侍郎,署部事。历城、高苑牛产犊,皆两首两鼻,道南请尽蠲山东诸税,召还内臣。
《续文献通考》:万历二十四年正月,泸川张四儿家讼于州,称四儿业屠牛,卫军马洋回回,种也,性亦嗜食牛。自乡牵牛赴州,至大渡口,登舟、牵绳忽断,牛奔入市,过四儿家。四儿恃力,直前缚之,不能制,大惧奔入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儿登楼,牛亦登楼,触四儿肠出,死。牛下楼,复转入一巷中,觅一牛肉肆,适其主他出,尽毁其家器。业始,徐徐出郊。闻之,客店楼小梯狭,而牛上下无碍,其事甚怪。《云南通志》:顺宁府里长俸文家畜一牸,甚瘦,好鸣。二年,忽产一犊,牛头牛蹄,浑身白毛,青腿脊上微有鳞,甲角生顶中,如芝菌然,光耀炫日,鸡犬狂叫。文骇而杀之。又永昌府彝民家产一犊,夜中有光,烛栏。民以为怪,杀之。次早,见身有肉鳞,其色青、蓝边淡红,每鳞之内皆有细毛。蝇蚊不敢近。

牛异部杂录

《吕氏春秋·明理篇》:至乱之化,马牛乃言。
《易林》:兴役不休,与民争时,牛生五趾,行危为忧。《论衡·自然篇》:谓天为灾变,凡诸怪异之类,无小大薄厚,皆天所为乎。牛生马,如论者之言,天神入牛腹中为马乎。

羊异部汇考一

《汉书》

《五行志》

传曰:视之不明,是谓不悊,厥咎舒,厥罚怕奥,厥极疾。时则有草妖,时则有蠃虫之孽,时则有羊祸。刘歆以为,于易,刚而包柔为离,离为火为目。羊上角下蹄,刚而包柔,羊大目而不精明,视气毁故有羊祸。一曰,暑岁羊多疫死,及为怪,亦是也。

《魏书》《灵徵志》

羊祸。《鸿范论》曰:君不明,失政之所致。

《管窥辑要》《羊占》

羊生子,一首两口。其年不熟,民饥流;羊多头,臣不祇主命,刻剥百姓;羊生四耳,目在腋下,是谓羊孽。其地有自王者;羊生子无后足,先吉后凶;无前足,先忧后悦。
羊生犬,国被外贼;羊生马,天下起兵。
有如羊自空陨而入地中,其地大旱。

羊异部汇考二

敬王  年,鲁穿井,得虫若羊。
《春秋》不书。 按《汉书·五行志》:史记鲁定公时,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得虫若羊,近羊祸也。羊者,地上之物,幽于土中,象定公不用孔子而听季氏,暗昧不明之应也。一曰,羊去野外而拘土缶者,象鲁君失其所而拘于季氏,季氏亦将拘于家臣也。是岁季氏家臣阳虎囚季桓子。后三年,阳虎劫公伐孟氏,兵败,窃宝玉大弓而出亡。

成帝咸和二年,羊生,无后足。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和二年五月,司徒王导厩羊生无后足,此羊祸也。京房易传曰:足少者,下不胜任也。明年,苏峻破京师,导与帝俱幽石头,仅乃得免,是其应也。

孝武帝大明七年,羊生三角。
《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孝武帝大明七年,永平郡献三角羊,羊祸也。

北魏

高祖太和二十三年,羊生羔,二形。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太和二十三年三月,肆州上言阳曲县羊生羔,一头,二身,一牝,一牡,三耳,八足。寻高祖崩,六辅专事。
世宗正始元年,羊生羔,一头两身。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正始元年七月,鄯善镇送羊羔,一头、两身、八脚。
正始二年,羊生八足。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二年正月,鄯善镇送八脚羊。
延昌四年,羊生羔,六足、两尾。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延昌四年五月,薄骨律镇上言:羊羔一头,六足、两尾。

文帝开皇十二年,繁昌县云中坠二物,如羊。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皇十二年六月,繁昌杨悦见云中二物,如羝羊,黄色,大如新生犬,𩰚而坠。悦获其一,数旬失所在。近羊祸也。《洪范五行传》曰:君不明,逆火政之所致也。状如新生犬者,羔类也。云体掩蔽,邪佞之象。羊,国姓。羔,羊子也。皇太子勇既升储贰,晋王阴毁而被废黜。二羔𩰚,一羔坠之应也。
恭帝义宁二年,羊生羔,无尾,羊无头不死。
《隋书·恭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义宁二年,麟游太守司马武,献羊羔,生而无尾。时议者以为杨氏子孙无后之象。是岁,炀帝被杀于江都,恭帝逊位。按《唐书·五行志》:义宁二年三月丙辰,麟游县有羔,生而无尾。是月乙丑,太原献羖羊,无头而不死。

睿宗先天元年,羊肋下生人手。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先天初,洛阳市人牵一羊,左肋下有人手,长尺许,以之乞丐。
元宗开元二年,羊生肉角。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元二年正月,原州献肉角羊。三月,富平县有肉角羊。
开元十九年,神羊见。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开元十九年九月,神羊产于京兆之兴平县。
武宗会昌二年,羊生,二首二尾。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会昌二年春,代州崞县羊生二首连颈,两尾。占曰:二首,上不一也。
懿宗咸通三年,羊生羔如犊。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三年夏,平陶民家羊生羔如犊。
僖宗乾符二年,雨物,如羖羊。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符二年,洛阳建春门外因暴雨,有物堕地如羖羊,不食,顷之入地中,其迹月馀不灭,或以为雨土也。占曰:当旱。

高宗绍兴五年,羊疫。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五年,江东西羊大疫。
绍兴十七年,汀州羊无角。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宁宗嘉定九年,羊生骈首。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嘉定九年,信州玉山县羊生骈首。

熙宗皇统七年,羊生三角。
《金史·熙宗本纪》:皇统七年十一月乙亥,兵部尚书秉德进三角羊。

宪宗成化二十年,羊生羔,八足。
《陕西通志》:成化二十年夏,羊产一羔,八足。
世宗嘉靖二十四年,有白物,如羊群。
《云南通志》:嘉靖二十四年,太和、上阳诸溪有白物,如羊群,迹之不见。
神宗万历三十八年,羊产羔,一首双身。
《山西通志》:万历三十八年夏,崞县王臻家产羊,一首四耳,后身分两半,二尾八蹄。
万历四十八年,羊产羔,三耳双身。
《云南通志》:万历四十八年三月戊子,省城产羊一头,如犬,三耳八足,黑蹄,二尾,遍身白文。

羊异部艺文

《为留守奏羊乳獐表》唐·张说

臣某言:臣闻灵感无方,每先时以见象。神鉴不昧,必凭物以示人。有德著而休归,或祥来而事应。伏惟天策金轮圣神皇帝陛下,端冕驭天,舞干柔远。南越瑞贡,久通译而归仁。西域奇山,近随方而应圣。臣今月得所部万年县令郑国忠状送新出庆山下羖牝羊乳獐麑一头,狎扰因依,动息随恋,如生所产,若素同群。理有可嘉,事无前例。臣闻:异物相育,外方慕化之徵。野畜自驯,荒服来王之兆。必有远裔解辫,欢心百兽之庭。犷俗怀音,稽首三朝之会。臣言可验,翘足是期。昔马或生羊,《易》占得人安之体。犬时养彘,天镜显代康之文。援此比踪,实为同贯。况复晨饮醴浦,夕下灵山。翳仙杏之奇花,拾嘉禾之馀穗。羊祯甚玉,獐庆踰银。晦朔未移,祥符累集。福应之盛,今古未闻。臣沗尹京都,屡荐嘉瑞。庆忭之至,兼倍恒流。谨差某官奉表随进。

羊异部纪事

《述异记》:周成王时,东裔进六角羊。
周幽王时,群羊化为狼,食人。
《国语》: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也。对曰:以丘之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曰夔、魍魉,水之怪曰龙、罔象,土之怪曰羵羊。〈注〉羵羊,雌雄不成。
《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生羊焉。公使祝鼓舞之,欲上于天,羊不能上。孔子见,曰: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此羊肝,土也。公使杀羊,视肝即土。
《南越志》:尉佗之时,有五色羊,以为瑞,因图之府厅。《后汉书·西南裔传》:冉駹裔者土地宜畜牧,有五角羊。《北史·齐文宣本纪》:谶云:羊饮盟津角拄天。盟津,水也,羊饮水,王名也,角拄天,大位也。又阳平郡界回星驿傍有大水,土人常见群羊数百,立卧其中,就视不见。事与谶合。
《隋文帝四王传》:庶人谅,开皇元年,立为汉王。十七年,出为并州总管。文帝崩,遂发兵反。时潞州有官羊生羔,二首相背,以为谅之咎徵。
《孔帖》:南汉刘鋹四年,苑中羊吐珠樊胡子,以为符瑞讽,群臣入贺。
《妖化录》:宣和五年,京师城北乃官民牧羊地,忽有野犬不知所从来,入群羊中,鸣叫左右,前后诸犬皆往聚会。一羊间一犬,黑白交映。至次日,城内外诸犬毕集,或缚者并断索而来,凡扰扰两日,犬多羊少,皆齧杀。其羊识者知为不祥。
《悦生随抄》:顷在宁州真宁县见牵羊教化者。其羊胸前有右手,抱胸如人手,有六指甲,如羊颇长。皆言前身为人,因过恶至此。县令张元弼主簿君良臣共疑之。尹曰:此无他,人与羊交耳。众人皆释然。
《续夷坚志》:贞祐二年,丰州杨云卿为崞县令。夏月,暴雨,过关外南十馀里,落羊头一,大如车毂,角上竖高三尺,以物怪。申代州州下军资库收,闻之朝。
《如皋县志》:万历四十一年,地出豮羊。乡民陈一心闻地中啐啐作声,视之,一孔仅可容簪,掘土二尺,得两犬。长三寸许,蠕蠕能动,疑即豮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