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马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七十二卷目录

 马异部汇考一
  汉书〈五行志〉
  宋书〈符瑞志〉
  魏书〈灵徵志〉
  管窥辑要〈马占〉
 马异部汇考二
  周〈敬王一则 显王一则 赧王一则〉
  汉〈文帝一则 武帝元鼎一则 成帝绥和一则 哀帝建平一则〉
  后汉〈桓帝延熹一则 灵帝光和二则〉
  魏〈齐王嘉平一则〉
  晋〈武帝太熙一则 惠帝元康二则 怀帝永嘉一则 悯帝建兴一则 元帝大兴一则 成帝咸康一则 安帝隆安一则〉
  宋〈孝武帝大明一则〉
  南齐〈明帝建武一则〉
  梁〈武帝太清一则〉
  陈〈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高宗兴光一则 肃宗熙平一则 正光一则 出帝永熙一则〉
  北周〈明帝武成一则〉
  隋〈恭帝义宁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二则 高宗永隆一则 睿宗文明一则 元宗开元四则 天宝一则 德宗建中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开成一则 武宗会昌一则 懿宗咸通二则 僖宗乾符一则 中和二则 光启一则 文德一则〉
  宋〈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雍熙二则 端拱一则 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徽宗宣和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淳熙三则 光宗绍熙一则 宁宗嘉定一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三则 英宗正统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悯帝崇祯二则〉
 马异部艺文一
  进文马表         唐李邕
  进异马驹表         令狐楚
  天骥呈才赋       宋范仲淹
  龙马图赋         元赵森
  龙马图赋          鲁贞
  龙马图赋          李翼
  龙马颂〈并序〉      明胡俨
 马异部艺文二
  蒲梢天马歌        汉武帝
 马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一百七十二卷

马异部汇考一

《汉书》《五行志》

传曰:皇之不极,是谓不建,厥咎眊,厥罚恒阴,厥极弱。时则有射妖,时则有龙蛇之孽,时则有马祸。
于易,乾为君为马,马任用而强力,君气毁,故有马祸。一曰,马多死及为怪,亦是也。

《宋书》《符瑞志》

龙马者,仁马也,河水之精。高八尺五寸,长颈有翼,傍有垂马毛,鸣声九音。
腾黄者,神马也,其色黄。王者德御四方则出。白马朱鬣,王者任贤良则见。
泽马者,王者劳来百姓则至。夏马骝,黑身白鬣尾,殷马骆,白身黑鬣尾,周马骍,赤身黑鬣尾。
玉马,王者精明,尊贤者则出。
飞菟者,神马之名也,日行三万里。禹治水勤劳历年,救民之害,天应其德而至。
騕袅者,神马也,与飞菟同,亦各随其方而至,以明君德也。

《魏书》《灵徵志》

《鸿范论》曰:马者,兵象也,将有寇戎之事,故马为怪也。

《管窥辑要》《马占》

白马,赤鬣。王者任用贤良,乘服有度,则至。
马食沙石,将勇士强,攻伐必胜。
马群鸣朝朝,乃是豪王之声。军宜远行深入,战必胜。马悲鸣,有大忧;马夜鸣,有外兵来;马蹋地不食而鸣,将有千里之行战;长长鸣晨,夜不息,暴敌将至;马驴不食草而绕宅啼鸣,有丧祸凶事;马忽拒主,嘶鸣,人口分散;军马乘困而悲鸣,有思乡之声,军退。不退,军败。
马数视其蹄,臣下强;不肯行阵内,自凶殃。一曰:兵乱,马逸入宫,大臣不受主命。其鸣也,主令不行,臣夺主位。京房占曰:有兵事,主死,国乱亡。
上马之际,忽头齧人足镫,或触人衣裳,下有阴谋,有成。
马易毛,京房曰:名曰:易衣,君有忧;有更令,家人之马则死其家,长握镜占曰:马忽易色,有大丧;马一夕改尾,国易政。
马作人言,是谓乱国之妖,善恶如其言。
马生角,其君以用兵败亡。京房曰:下不顺政,厥妖马生角。兹谓贤士不足。又曰:马生角,天子自将征伐。马化为牛,君且无兵;马化为狐,其国不昌。
牡马生驹,京房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马生驹。
马生子,三足,大臣非才不胜其任;马生子,无尾,兵起、国弱、君亡;后一目,君弱,在军中,其将弱;生子,三目以上,臣制主命;二口以上,其国政乱;三鼻以上,民流亡;三耳以,上人多死;二足,人流亡,政令不行,军不用命;三足,其邑主者亡;二阴以上,有兵。
马生子,目在腹下及左右,其邑有兵;目在四肢,其邑人且为俘囚;目在阴,其邑大弱,主亡;目在背下,不从杀人流血。生子,口在背,民去其君,凶;口在腹,谷贵,民饥耳,鼻在四肢,兵起耳;鼻在腹及背,臣谋,君忧;足在首,君失邑;在背,人主有远行;在腹,主劳民饥;尾在首足,谷不成,在背,君不安;在腹,臣谋叛。
马生子,无目,国君久疾;无口鼻,君无子;无耳、失聪、无足,君失位;无尾,兵起、国弱、君亡后。
马生人,京房曰:上无天子,诸侯相伐,民流,百姓劳,厥妖生人。生人,一身两首以上,邑有叛兵;一身三首,邑相挽为乱;一首二颡,邑有大兵;一身三首以上或无目,三耳以上或多口多耳,或无口鼻,皆为兵饥,不祥。有臂无足,邑兵败,三臂以上,君有恶疾,三足以上,其邑大劳;三阴以上,臣谋主。
马生人,首在腋下,臣弑其主;首在足下,君死、国亡;首在背,民大苦;在阴,君亡地。生人,目在腋下,其君哭;目在背,邑有大兵,民流亡;在腹若喉颡,君失地;在足下,下人谋上。生人,口在腹,邑有兵,人饥;口在背,邑有大事,民绝食。生人,鼻在腹下,主令不行;在足下,民哭相从;在腹,其邑谷不成;在胁,民劳;在阴,鬼神不享君祀。生人,耳在背,民不从,邑有兵耳;在腹,其邑弱,主令不行耳;在阴,贤者不上通。生人,阴在上,其主无子;阴在背腹,民饥,臣谋上;四肢在首及项,其君失位。
马生人,无首,其君疾病;无目,君失位、国亡;无口,大饥;无鼻,其邑有丧;无耳,有鬼惊人;生无手足,邑不谷;无臂,邑败;无腹,兵饥、国亡。
马生人,人身六畜面,民饥,主易;人身六畜中,邑有兵;人面野兽身,邑国有兵;人面蛇首,其国邑亡;人面天下,有亡国;人面鸟首,其国邑有兵;人身蛇首,其国邑亡;人面虫身,有大丧,其邑国为墟;人身龙首,主弱不治;人面龙身,民流亡。《五行传》曰:子孙必有非姓者。马生他畜,国有大事。生羊,邑国大安;生牛,五谷昌,人安;生他畜,一首两身,其国君亡;生他畜二口以上,天下有争兵;三鼻以上,民大饥;三目三耳以上,社稷亡;生六畜无首,君失位;无四足,君危不安;无目,臣蔽主明,君令不行;无鼻口,天下有兵;无耳,君失忠臣;无阴,女主乱。
马生野兽,有他变形,皆为兵丧。
马生鱼,邑主忧,有大水,五谷不成,大饥。
马生蛇虫,邑有流亡。
马生五谷,京房曰:岁美人安。
马生金铁,邑人谋贼上。
马生石,其国兵强。
马生土,君益地。
马生布帛,有更令。

马异部汇考二

敬王二十年,宋夺公子地之马,公子地公子辰叛。
《春秋》不书。 按《汉书·五行志》:左氏传定公十年,宋公子地有白马驷,公嬖向魋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以予之。地怒,使其徒抶魋而夺之,魋惧将走,公闭门而泣之,目尽肿。公弟辰谓地曰:子为君礼,不过出竟,君必止子。地出奔陈,公弗止。辰为之请,不听。辰曰:是我迋〈师古曰迋欺也〉吾兄也,吾以国人出,君谁与处。遂与其徒出奔陈。明年俱入于萧以叛,大为宋患,近马祸也。
显王二十八年,〈即秦孝公二十一年〉秦有马生人。赧王二十八年,〈即秦昭王二十年〉秦有牡马生子而死。按《史记·周本纪》不载。 按《汉书·五行志》:史记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马生人,昭王二十年牡马生子而死。刘
向以为皆马祸也。孝公始用商君攻守之法,东侵诸侯,至于昭王,用兵弥烈。其象将以兵革抗极成功,而还自害也。牡马非生类,妄生而死,犹秦恃力强得天下,而还自灭之象也。一曰,诸畜生非其类,子孙必有非其姓者,至于始皇,果吕不韦子。京房《易传》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马生子。亡天下,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

文帝十二年,吴有马生角。
《汉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二年,有马生角于吴,角在耳前,上乡。右角长三寸,左角长二寸,皆大二寸。刘向以为马不当生角,犹吴不当举兵乡上也。是时,吴王濞封有四郡五十馀城,内怀骄恣,变见于外,天戒早矣。王不悟,后卒举兵,诛灭。京房易传曰:臣易上,政不顺,厥妖马生角,兹谓贤士不足。又曰:天子亲伐,马生角。
武帝元鼎四年,马生渥洼水中。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四年秋,马生渥洼水中。作天马之歌。
成帝绥和二年,马生角。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绥和二年二月,大厩马生角,在左耳前,围长各二寸。是时王莽为大司马,害上之萌自此始矣。
哀帝建平二年,牡马生驹,三足。
《汉书·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哀帝建平二年,定襄牡马生驹,三足,随群饮食,太守以闻。马,国之武用,三足,不任用之象也。后侍中董贤年二十二为大司马,居上公之位,天下不宗。哀帝暴崩,成帝母王太后召弟子新都侯王莽入,收贤印绶,贤恐,自杀,莽因代之,并诛外家丁、傅。又废哀帝傅皇后,令自杀,发掘帝祖母傅太后、母丁太后陵,更以庶人葬之。辜及至尊,大臣微弱之祸也。

后汉

桓帝延熹五年,惊马逸象突入宫殿。
《后汉书·桓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桓帝延熹五年四月,惊马逸象突入宫殿。近马祸也。是时桓帝政衰缺。
灵帝光和元年,马生人。
《后汉书·灵帝本纪》:光和元年,京师马生人。 按《五行志》:灵帝光和元年,司徒长史冯巡马生人。京房《易传》曰:上亡天子,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后冯巡迁甘陵相,黄巾初起,为所残杀,而国家亦四面受敌。其后关东州郡各举义兵,卒相攻伐,天子西移,王政隔塞。其占与京房同。
光和 年,雒阳马齧杀人。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和中,雒阳水西桥民马逸走,遂齧杀人。是时公卿大臣及左右数有被诛者。

齐王嘉平 年,东郡讹言河出妖马。
《魏志·齐王本纪》不载。 按《晋书·五行志》:魏齐王嘉平初,东郡有讹言,云白马河出妖马,夜过官牧边鸣呼,众马皆应,明日见其迹,大如斛,行数里,还入河。楚王彪本封白马,兖州刺史令狐愚以彪有智勇,及闻此言,遂与王淩谋共立之。事泄,淩、愚被诛,彪赐死。此言不从之罚也。诗云:人之讹言,宁莫之惩。

武帝太熙元年,马生角。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熙元年,辽东有马生角,在两耳下,长三寸。按刘向说曰:此兵象也。及帝晏驾之后,王室毒于兵祸,是其应也。京房《易传》曰:臣易上,政不顺,厥妖马生角,玆谓贤士不足。又曰:天子亲伐,马生角。吕氏春秋曰:人君失道,马有生角。及惠帝践祚,昏愚失道,又亲征伐成都,是其应也。
惠帝元康八年,皇太子驾车,马止不动。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康八年十二月,皇太子将释奠,太傅赵王伦骖乘,至南城门,马止,力士推之不能动。伦入轺车,乃进。此马祸也。天戒若曰:伦不知义方,终为乱逆,非傅导行礼之人也。元康九年,有牡马惊奔至廷尉堂,悲鸣而死。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十一月戊寅,忽有牡骝马惊奔至廷尉讯堂,悲鸣而死。天戒若曰:悯怀冤死之象也。见廷尉讯堂,其天意乎。
怀帝永嘉六年,神马鸣。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悯帝本纪》:帝归长安,时有神马鸣城南焉。 按《五行志》:永嘉六年二月,神马鸣城南门。
悯帝建兴二年,马生人。
《晋书·悯帝本纪》:建兴二年,蒲子马生人。 按《五行志》:建兴二年九月,蒲子县马生人。京房《易传》曰:上亡天子,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是时,帝室衰微,不绝如线,兵戈日逼,寻而帝亦沦陷,故此妖见也。
元帝大兴二年,马生驹,二头。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兴二年,丹阳郡吏濮阳演马生驹,两头,自项前别,生而死。司马彪说曰:此政在私门,二头之象也。其后王敦陵上。
成帝咸康八年,有赤马逸入殿前,莫知所在。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康八年五月甲戌,有马赤色如血,自宣阳门直走入于殿前,盘旋走出,寻逐莫知所在。己卯,帝不豫。六月,崩。此马祸,又赤祥也。是年,张重华在凉州,将诛其西河相张祚,厩马数十匹,同时悉无后尾也。
安帝隆安四年,马生角。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隆安四年十月,梁州有马生角,刺史郭铨送示桓元。按刘向说曰:马不当生角,犹元不当举兵向上也。元不悟,以至夷灭。

孝武帝大明三年,西域献舞马。
《宋书·孝武帝本纪》:大明三年十一月己巳,西域献舞马。

南齐

明帝建武 年,有马食女子肉。
《南齐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武中,南岸有一兰马,走逐路上女子,女子窘急,走入人家床下避之,马终不置,发床食女子股脚间肉都尽。禁司以闻,敕杀此马,是后频有寇贼。

武帝太清元年,神马出。
《南史·梁武帝本纪》:太清元年四月,神马出,皇太子献《宝马颂》

宣帝太建五年,马生角。
《陈书·宣帝本纪》:太建五年三月景戌,西衡州献马生角。

北魏

高宗兴光元年,马生角。
《北史·魏文成帝本纪》:兴光元年九月,库莫奚国献名马,有一角,状如麟。
肃宗熙平二年,马生肉尾。
《魏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熙平二年十一月辛未,恒州送马驹,肉尾长一尺,騣处不生毛。
正光元年,虫入马耳,马多毙。
《魏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正光元年九月,沃野镇官马为虫入耳,死者十四五。虫似螝,长五寸已下,大如櫡。
出帝永熙三年,马自死。
《北史·魏孝武帝本纪》:永熙三年闰十二月癸巳,潘弥奏言:今日当甚有急兵。其夜,帝在逍遥园宴阿至罗,顾侍臣曰:此处彷佛华林园,使人聊增悽怨。命取所乘波斯骝马,使南阳王跃之。将攀鞍,蹶而死,帝恶之。日晏还宫,至后门,马惊不前,鞭打入。谓潘弥曰:今日幸无他。弥曰:过夜半则大吉。须臾,帝饮酒,遇酖而崩。

北周

明帝武成元年四月甲戌,秦州献白马,朱鬣。
《周书·明帝本纪》云云。

恭帝义宁二年,马生角。
《隋书·恭帝本纪》不载。 按《唐书·五行志》:义宁二年五月戊申,有马生角,长二寸,末有肉。角者,兵象。

高祖武德三年,马生角。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武德三年十月,王世充伪左仆射韦霁马生角,当顶。
太宗贞观二年九月,甘州献白马,朱鬣。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云云。
贞观十三年三月,厩产白马,朱騣。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云云。
高宗永隆二年,马疫。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隆二年,监牧马大死,凡十八万匹。马者,国之武备,天去其备,国将危亡。
睿宗文明元年,马生驹,二首;马生石。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文明初,新丰有马生驹,二首同项,各有口鼻,生而死;又咸阳牝马生石,大如升,上微有绿毛。皆马祸也。
元宗开元二年正月丙寅,凉州进朱騣尾白马。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玉海》云云
开元十二年,太原献异马驹。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元十二年五月,太原献异马驹,两肋各十六,肉尾无毛。
开元二十五年,驹生肉角。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元二十五年,濮州有马生驹,肉角。
开元二十九年,马生肉𩯣鳞臆。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元二十九年三月,滑州刺史李邕献马,肉𩯣鳞臆,嘶不类马,日行三百里。
《册府元龟》:开元二十九年三月甲申,滑州李邕献马一匹。表云:其马肉鬃鳞臆,嘶不类马声,日行三百里。邕任淄青刺史,日遇一老翁云:圣主将得龙马,以应太平。邕遂于青州马会思家获而献之。
天宝元年,马生鳞。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天宝元年六月乙未,陇右节度皇甫惟明奏:龙支县人库狄孝义有马生龙驹,经九旬有九日,身有鳞而不生毛。臣就简视,时有庆云五色遥覆马上,久而不散。伏望宣付史官。从之。
德宗建中四年,马生角。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中四年五月,滑州马生角。
文宗太和九年,马吐珠。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和九年八月,易定马饮水,因吐珠一,以献。
开成元年,马生角。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成元年六月,扬州民明齐家马生角,长一寸三分,以献。
武宗会昌元年,马生驹,三足。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会昌元年四月,桂州有马生驹,三足,能随群于牧。
懿宗咸通三年,马生角。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三年,郴州马生角。
咸通十一年,牡马生子。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通十一年,沁州绵上及和川牡马生子,皆死。京房《易传》曰:方伯分威,厥妖牡马生子。
僖宗乾符二年,马生人。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符二年,河北马生人。
中和元年,马生人。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中和元年九月,长安马生人,京房《易传》曰: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一曰:人流亡。
中和二年,马生角。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中和二年二月,苏州嘉兴马生角。
光启二年,马尾咤。按《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启二年夏四月,僖宗在凤翔,马尾皆咤蓬如彗。咤,怒象。文德元年,马肘膝生长鬃。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文德元年,李克用献马二,肘膝皆有鬃,长五寸许,蹄大如七寸瓯。

太宗太平兴国三年,灵州献官马驹,足有二距。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雍熙二年,虔州吏李祚家马生驹,足有距。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雍熙四年,马足如牛。
《宋史·太宗本纪》:雍熙四年夏六月,鄜州献马,前足如牛。
端拱二年,马生二驹。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端拱二年夏,州民程真家马生二驹。
真宗大中祥符九年,马生赤驹,肉尾。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九年十二月,大名监马生驹,赤色,肉尾无鬃。
徽宗宣和五年,马生角。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宣和五年,马生两角,长三寸,四足皆生距。时北方正用兵。
高宗绍兴八年,海壖有兽如马,夜入民舍。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八年,海壖有海兽如马,蹄鬃皆丹,夜入民舍。聚众杀之,明日海溢,环村百馀家皆溺死,近马祸也。
孝宗淳熙五年,马疫。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五年,广西市马,全纲疫死。
淳熙六年,马疫。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六年十二月,宕昌西马、金州马皆大疫。
淳熙十二年,马生角。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十二年,黎、雅州献马,有角长二寸。京房《易传》曰:臣易上,政不顺,厥妖马角,兹谓贤士不足。
光宗绍熙元年,丞相乘马入朝,马忽毙。
《宋史·光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熙元年二月丙申,右丞相留正乘马早朝,入禁扉,马毙,近马祸也。
宁宗嘉定五年,史弥远马惊。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嘉定五年正月,史弥远入贺于东宫,马惊堕地,衣帻皆败,其额微损,事与上同。

成祖永乐十八年,产龙驹。
《大政纪》:永乐十八年九月,山东青州府诸城县进龙马。县马尝有牝于海滨者,一日云雾晦暝,有物蜿蜒,与马交,至是产驹,鳞臆肉𩯣,体具龙文,其色青苍,盖龙马云。
宣宗宣德五年,贡龙驹。
《大政纪》:宣德五年七月,撒马儿罕贡苍龙驹。礼部请贺,不许。苍龙者,天厩良马也,产于西域,风鬃雾鬣,苍然若云,体质洁素,骏爽特异。按纪所载:马八尺,曰龙,此盖龙云。
《明昭代典则》:宣德五年秋七月,礼官请贺龙驹,不许。敕谕文武群臣、礼部言:山西所进龙马驹,以为瑞应。群臣同上表贺,朕自承大统,孜孜夙夜,期与华夷同进康泰。幸数年以来,国家平宁,岁屡有收。百姓粗安,边圉清肃。此皆天地祖宗之祐,群臣赞辅之力,方切敬慎,惟怀永图。夫年谷岁登,生民给足,仁贤效职,四裔顺服,礼义兴于闾阎,武备修而不用,此有国之祥瑞也,朕与卿等共祗勉之,一兽之异,未足为瑞,其止勿贺。
宣德七年,太原、甘肃献龙马。
《大政纪》:宣德七年五月,太原忻州民武焕家马生一驹,鹿耳,牛尾,玉面,琼蹄,肉文被体如鳞。巡抚都御史于谦会同巡按三司视之,咸谓其为龙马,而进之。礼部胡濙请偕群臣上表贺,不许。上曰:二三年水旱,告灾者踵至。朕方旦夕忧励,一兽之微,何救民饥。而欲表贺,其止之。八月,甘肃守臣遣使献龙马。群臣请上表贺,勿受。其耳额及颔及鬃尾皆肖龙,而全体洁白如雪,鬈毛层叠,状如波文,盖腾骧卓荦,有蹑云追电之意气。闻诸献者云:其牧之池,而池下有龙焉。常有云雨晦暝,风雷交于上,盖龙马云。敕赐群臣观之,大学士杨士奇进龙马歌,纳之。士奇云:西北乾位也,固天马所自出,而龙乾象也,故又为龙马。瑞牒云:龙马,仁马也。应德而至。又云:龙马,太平之应也。诚由皇上仁恩义泽敷洽天下,是以天降灵瑞以彰皇上,大德以垂太平之庆,宜有咏歌协诸乐府以宣扬鸿烈于悠久。
宣德九年九月,甘肃献龙马。
《明通纪》云云。
英宗正统十二年,宁夏产异马。
《陕西通志》:正统十二年,产异马,白色鬈毛,类龙鳞,长喙尾,跳跃高一二丈,夜行则火光见。
神宗万历三十一年,马生角。
《湖广通志》云云。
悯帝崇祯十二年,苏州产怪马。
《江南通志》:崇祯十二年,苏州产怪马,一目当头,豕蹄,扇尾,出胎即驰,骤蹄啮旋死。
崇祯十五年,马生角。
《湖广通志》:崇祯十五年,广济胡士泰家马生角八寸,从耳中出。

马异部艺文一

《进文马表》唐·李邕

臣某言:臣闻禽兽殊祥,卉木奇状,自古者〈疑〉也,必有应焉。伏惟陛下,德合天地,道通神明,天物所以来,神物所以见。且麟者,仁兽,主仁者则呈。马者,文身,君文者即降。曾是上叶尊号,下报太平也。观夫豹蔚腾文龙章助圣,书籍所未载耳。目所未闻,即知非常之君必有非常之物。臣不胜抃跃欣庆之至,谨遣某官驰表奉进,以闻臣某诚惶诚恐。

《进异马驹表》令狐楚

臣某言:得当道征马使穆林状称:忻州定襄县王进封村界,去五月十二日夜,孳化马群内异驹一匹,白騧文马画图送到者,臣谨差虞候辛峻专往考验并母取到太原府,而毛色变换与青騧色、驼头跌额红鼻肉騣,尾上茸毛,额带星,及旋肋骨左右各十八枝,四蹄青,两眼黑。续得穆林状称:当生之夜,群马皆嘶。灵质炳然,休徵备矣。臣某〈中谢〉臣闻马之精也,自天而降;马之功也,行地无疆。是以武藉其威,文荣其德。谨按马经云:肋数十陆者,行千里。伏惟陛下,握负图之瑞,㹅服阜之灵。异物殊祥,蔚然丛集。臣观前件驹灵表,挺特雄姿,逸异颈昂,昂而凤顾;尾宛,宛以蛇蟠。信坤元之利贞,诚太乙之元贶,自将到府便丽于宫。每饮以清池,牧于芳草,则弥日翘立,驱之不前,及长风时来,微雨新霁,辄骧首奔骋,追之莫及。臣某恒亲省视,专遣柔驯、倘骏骨、峰生奇毛,日就获登华厩。既备属车,远齐飞兔之名,上奉应龙之驭,天下大庆。微臣至愿见今,养饲至秋中,即专进献。伏惟陛下,兼爱好奇,想其风彩。今谨图画随表上进,伏乞圣恩,宣付史馆,俾此丕烈垂于无穷,臣无任战越之至。

《天骥呈才赋》宋·范仲淹

天产神骥,瑞符大君。偶昌运以斯出,呈良才而必分目,回紫电、鬣妥红云、星精效祥,聿归三五之圣。龙姿回异,不溺三千之群,是何降灵霄、极荐梦中国。启天之命,光帝之德,包羞兮。御闲之十二屏迹兮,驽骀之万亿。曳吴门之练,不足以比容;竭燕韨之金,不足以为直徒。观夫,汗血流赭,连钱拂总,鲛瘦筋露,鸾肥臆丰,矫矫焉,鲸跃乎。沧海昂昂焉,鹤出乎樊笼。契瑞图之表述,昭神化之感通。卒使伯乐居前,骇千载之有德。王良处右,悲一旦之无功,得以驯致皇家,骏奔帝苑。厥生也,足比乎房驷之异;其来也,宁惮乎渥洼之远。虽称德于绝群,岂伐劳而一混。首登华厩嘶,风休忆于穷边。高骋康衢逐日,讵思于长坂。岂徒矜半汉,衒连乾,必也。瑞乎,圣通乎。天腾志千里,飞声八埏,历金埒以騕袅,奉玉勒以周旋,日驭如亲。合亚六龙之列。瑶池若去,请登八骏之先。异乎哉,神物来。宜天意,纯嘏掩逸,足于千驷革嘉,祥于一马。方驰六辔且殊归岳之流,傥驾皇舆,曷如负图之者,是知造化之奇钟焉。在斯祥麟,生而奚匹,驯犀至,而曷为宝于大邦。宁徇晋臣之请,出于有道,岂惟汉帝之时,客有感而叹曰:马有俊灵,士有秀彦。偶圣斯作,为时而见,方今吾道亨,而帝道昌,敢昧呈才之便。

《龙马图赋》元·赵森

混沌辟兮,鸿荒人文杳兮。未彰伟神圣之御极,膺龙马之嘉祥。阐二五之妙数,与日月兮齐光;肇理象之权,舆为卦画之纪纲。观夫昆崙之发源。动荡溶,溢旋乾,通坤道,体不息,此乃荥河之波,贯天河而为一方。其宇宙盘辟,神惊泣,虹流电绕,光茫洞射,倏腾骧于中流挺神物焉。是出以为龙耶,则非虬、非螭;元气淋漓,状夭矫兮,欲飞以为马耶。则匪骊匪骐。奋鬣扬鬐,势骇跃兮奔驰。意者,天不爱道,使之效造化之秘,奥豁庖羲之神机也耶,故其图之负于背也,则荧荧煌煌,粲然有章。一六惟水,位彼北方;二七惟火,在于南行;木居乎东,则三八其配,金奠乎。西则四七,是将卓天五与地十,俨正位乎。中央分内外而定,宾主列左右而隐。低昂成变化而行,神体奇偶而道。阴阳故大易,以是而取法文籍于焉而滥觞也。若乃乾坤定天地乎。上下坎离列日月乎。西东画艮兑以象山,泽画震㢲以为雷,风以八卦而相错,则天下之事可备。由十数而大衍,则天下之用无穷,此先天之图所以则之于其始,而后,天之易,所以成之于其终。噫嘻,有圣者,作祯祥必臻,孰俯仰以观,察默有契乎杳冥。故斯图之出河,无乃天之待人,岂元气之磔裂,将不得以还淳乎。抑人心之浇漓,将日趋而失真乎,何其天之畀于圣人者,终不能以默默圣人之所,以兴神物,以前民用者,又若是之谆谆也。吁圣辙一涂,异世同符以鸟纪。官因龟著书舜乐,致乎兽舞,文治洽乎驺虞,何凤兮之德衰。感麟出之时,殊嗟春秋之绝笔。视画卦兮焉,如幸三绝兮。韦编托十翼以演辞,功有光乎前圣。心犹切于斯图,斯时也。吾知龙马之复出,愈感慨而增吁,下迨明皇帝德,靡初易无逸兮,山水图龙马兮,是娱不能复皇羲之治。适足为神物之污,又何待乎嗫嚅也。方今圣皇御极,握符阐珍应,九五之乾;龙开万国之太平,庆风云之嘉。会骏奔走兮来廷,四灵缤纷兮骈集。天马鼓舞兮前陈,囿元化之熙皞览版图之恢弘。致瑞应兮,斯其时而龙马之图,将出于幽并也。

《龙马图赋》鲁贞

愬太初以元览兮,蕲太昊之遗则。当风气之始开兮,为天地以立极。揭人文而昭著兮,开万世之太平。休光格于上下兮,叶神道于太宁,何渊默之潜通兮,致上帝之降精,帝乃不爱其道兮。肇锡之以嘉徵,惟汤汤之河流兮。洪洞淳灂散以舒徐,长波涾飒以域域兮。渺瀰滉瀁赴以萦纡,矞云蓊郁喷以生烟兮。英华翕赩烂以烛天,曾雾霏微布以漫衍兮。薰蒸混成配黎而相躔,精气旁薄弥乎。四维兮五彩,布濩的皪以塞川。杳杳晦时,其中有物兮,踊跃奔迅,矫首而将骧,曰其名为龙马兮。斤踔卓越,昂然而望背,被鳞甲狎猎璀璨兮,葺珠镂琼错以成章。扬鬐奋鬣轩然四张兮,若舒乍翕森以鬤,铁蹄云身突如高举兮,跃波浪,激屑雨而飞霜。蠖略蕤绥蟉宛转兮,忽隐倏形,变而无方超。越凌厉奄以驰骛兮,急景冥濛。豁阴而闭阳,星流电綖挥以陆离兮,毓质孕灵为时祯祥。负图于厥背兮,阐斯道之至妙。何圣人之一睹兮,独有会其旨要。一与六之为水兮,为元冥之所庐;二与七之为火兮,处炎精以握枢。惟三八之为木兮,基苍神而委精,复四九而为金兮,奠厥位乎素灵,五十由中而制外兮。黄祇于焉而兆形,羌周流乎上下兮。妙阴阳之生成,遂有契于斯文兮,析渊微而晶荧,画一奇以象天兮。一耦以象地,由仪象以生八兮。实画卦之攸始,原先天之为位兮。乾坤上下,其分翕震巽,为阴阳之作始兮。知往顺而来逆复,变而为后天兮。崇离南而坎北,位震东而兑西兮。春秋对而不忒,坤乾艮震之四维兮。差有序而不易,何画卦之若斯兮。揭元旨以示人,谅斯理之既著兮。开盲聋之谆谆,服兹美而遂往兮。吾将求兹图之所蕴,命凤凰以先驱兮。纷总总离离其并进,驾鹏翼之夭矫飞扬兮。从以鲲鲸千里而一瞬,鹓鸾申申相予之先后兮。鲛蜃挥霍惧而,鸑鷟为予启路兮。灵龟告予以吉占,尔勉游乎太虚兮。惟宣圣之在天,求微言以启之兮。指天路之平平,撰予辔以于迈兮。至清都而一息,凌倒景之胶轕兮。超蠛蠓之寥阒,梁天津以径度兮。鱼纷纷其媵予,听天鸡之咿嘤兮。戒螣蛇之不可,踰过九关之洞达兮。夫何虎豹之屏迹也,造天阙之肃清兮,夫何通衢之开辟也。苍龙白虎蹲踞乎左右兮,蟠而屈律猛而睒。朱雀褰翥翼而在前兮,元武拳缩轧以相得视。寥寥而无见兮,听杳杳而无闻上。晃晃以无阂兮,下浩浩其无伦。想元圣之容仪兮,求一言以为师。惟精神之感通兮,若有语予以其辞曰:图在天下兮,无古无今。太极阴阳兮,在于一心。反而求之兮,斯得之深勿。外之从兮,以己为任闻。玆言而休之兮,将日修吾初服佩。道德以为琚兮,居仁义以为宅。饰礼容以为裳兮,餐道腴以为食会。兹图于予心兮,玩易道以自珍。膺圣训以书绅兮,与先天而为邻。

《龙马图赋》李翼

鳌极立羲,皇出盛德。昭皇风赫,至和储精。大道发赜,荥河演漾。厥有神物,龙邪。马邪。奇变不测实。所以开万世言,语文字之源;著万代文,明休祥之绩。想其毛骨绝尘,逸气空群,赭汗喷血,元蹄蹑云,以为龙则轩轩,骊黄之神骏。以为马则矫矫,头角之峥嵘。岂马高乎八尺,亦以龙而见。称拳背毛以成图,泄道妙于难。名得神骖,而气御列奇阳而偶阴,是图也。一六,北水;二七,南火;三八,东木;四九,西金。土宅厥中,五生十成。累累乎,如井邑之布田野;粲粲乎,如星宿之列玑衡。皇览之而载,嘻曰:吾取法以作易,谓太极之奚存。中虚五而暨十,各二十之阴阳。两仪生,而不息。以一二三四为六七八九者,四象之所得也。析四方之合补,四隅之空者,八卦之所宅也。皇阐之以示人,契天心而为一,发冥冥于昭昭,曾何假于智力。后至夏后,温洛沄沄。神龟负书,背具绿文。宣尼赞易图书,并云:时有先后,理无古今。此静对待彼动流行。龙马固神,而龟亦灵。假以呈象图书一心,或有诘予者曰:子于图信,详矣。而于龙马,未有所辨,何居。予曰:在乾称龙,抑又称马。变化健行象兮,特假安得见羲,皇于先天闻诸,形而上者。
《龙马颂》〈并序〉明·胡俨
钦惟圣皇在位,德备中和至治。馨香格于神明,是以天不爱道,地不爱宝。体信达顺,瑞应骈臻。乃若景星庆云,甘露醴泉麒麟驺虞、白乌元兔、神狮瑞象、嘉禾芝草,诸福之物不一而至。百僚尹庶莫不争先快睹,形之咏歌矣。兹者龙马产于诸城之清水潭,肉鬃、麟臆、赤鬣、龙鳞。昂首而青云气逸,炯目而紫电光生。色逾苍,玉尾若流星,形状非常。诚古今之灵异也。有司效贡登进于朝,实为嘉瑞。臣谨按易经之文;乾为天,为良马。盖圣人有天德,故获天瑞。此感彼应,岂偶然哉。臣不胜庆幸,谨拜手稽首,而献颂曰:

房宿之英,苍龙之精。储祥毓庆,龙马实生。方其生也,雾滃云蒸,百神效职。天宇清宁,甘露洒空。海波不惊。肉騣麟臆兰筋玉质赤鬣,纷敷龙麟润泽,举首一鸣,万骑屏营。目如紫电,尾若流星,不资牝牡,神化流行。非常之状,实惟天成。日行万里,昭德之贞。其来贡也,爰自诸城,天门日丽。仙仗风清,振勒喷玉,摇珂鸣金。晓腾轻袅,超绝古今。以备乘舆,和鸾雍雍。灿若负图,群龙景从。飞黄吉光,轩后用彰。渥洼滇池,汉道以昌。昭兹神骏,太平之应。由皇之德,与天地并。天锡之瑞,惟皇之庆。乘龙御天,光毓气全。皇图巩固,于万斯年。播之声诗,金石永坚。

马异部艺文二

《蒲梢天马歌》汉武帝

天马徕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障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

马异部纪事

《名马记》:淮南子曰:黄帝治天下,飞光服皂。高诱曰:飞黄如狐背,有角,日行万里。乘之,寿三千岁。韩愈曰:飞黄腾踏,去不能顾蟾蜍。
《春秋纬》:尧时,龙马衔甲,赤文绿色,临坛上甲似龟,广袤九尺,上有五色文。
《渚宫故事》:晋司马休之为荆州。宋公遣使围之。休之未觉。常所乘马养于床前。忽连鸣不食,注目视鞍,休之试鞲之,即不动鞲。讫还,坐马又惊跳,如此者数四。骑马即骤出门,奔驰数里。休之顾望,已有使至矣,遂去而获免。
《晋书·五行志》:石季龙在邺,有一马尾有烧状,入其中阳门,出显阳门,东宫皆不得入,走向东北,俄尔不见。术者佛图澄叹曰:灾其及矣。逾年季龙死,其国遂灭。《南齐书·五行志》:王晏出至草韨,马惊走,鼓步从车而归,十馀日,晏诛。
《南史·侯景传》:景所乘白马,每战将胜,辄踯躅嘶鸣,意气骏逸;其有奔衄,必低头不前。及石头之役,精神沮丧,卧不肯动。景使左右拜请,或加箠策,终不肯进。《魏书·李势传》:势降于桓温。先是频有怪异。广陵马生角,各长寸半。有马驹,一头、二身、六耳,无目、二阴,一牝一牡。
《册府元龟》:权会为著作监,知太史局事,加中散大夫。自府还第,在路,无故马倒,遂不得语,因尔暴亡。会生平畏马,位望所至,不得不乘,果以此终。
《名马记》:明皇时,灵昌郡得异马于河。帝西幸入渭水,化为龙,泳去。
《因话录》:太和初,王潜为荆南节度使。无故有白马驰入府门而毙,僵卧塞涂。是岁潜卒。此近马祸也。《册府元龟》:景延广为侍卫指挥使。开运三年冬,契丹渡淲水。诏遣屯孟津,将戒途。由府署正门而出,所乘马腾立不进。几坠于地,乃易乘而行。时,以为不祥之甚也。延广后为虏所杀。
《蜀梼杌》:王建从讨王仙芝有功。所乘马死,剖之,得一小蛇于心间。私自异之。
桑维翰为开封尹。会秋霖经月不歇。一日,维翰出府门,由西街入内,至国子监门。马忽惊逸,御者不能制。维翰落水,久而方苏。或言私邸亦多怪异,亲党咸忧之,果为张彦泽所害。
李金全为安州节度使。所乘马人立而言,金全心恶之。
《老学庵笔记》:兴国中灵州贡马,足各有二距。其后,灵州陷于西戎。宣和中,燕山府贡马,亦然。而北卤之祸遂作。
《括异志》:天圣中,侍中冯拯薨。次年,京城南锡庆院侧人家生一驴,腹下白毛,成冯拯二字。冯氏以金赎之,潜育于槽中,四方知之。
《名马记》:苏东坡集秦州,进一马,项下重胡、倒毛、生肉端,此肉骏也。
《续夷坚志》:泰和中,一国姓人为定襄簿。一日,河西程氏马逸,直上厅,啮主簿倒。旁立数十人号叫,搥楚不能救。不半时,顷啮,簿死。伤折败所不忍,视马走出城。罗得之。三日,葬簿,缚马投火中。人谓此马不为物所凭,则他世报冤也。
《建宁府志》:蒋粹翁政和人宋季为太学生元混。一天,下遂归隐于满月山。尝言其先世家九峰山下,畜一牝马。舍侧有龙潭,马入浴其中,龙与之媾而生驹焉。龙首、马身,状如负河图者。有父老与先人曰:昔仲尼笔削六经,而麒麟生。今晦翁表章四书而龙马生,圣人之瑞也。先人喜甚,益谨刍秣,后牧于山林,竟失所在。
《漳州府志》:嘉靖三十六年冬,龙岩县讹言:有马精者,其来也,见火星殒地。妇人过之,辄昏迷仆卧,必扶出以桃柳枝挞之,乃苏。县境户悬桃柳枝夜则聚,妇女露坐男子环,守鸣锣鼓达旦。适有流僧卖符,知县汤相曰:此必为祟者。擒而验之,有欻火满天红之说。盖预为是以利其符之多售,孽自人作耳,挞而置诸狱,妖息。万历二十九年,崇祯十五年,其孽复见,术如前,父老以前事知其弊,俱擒卖符者,立毙之,妖遂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