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禽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禽异部

钦定古今曰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四卷目录

 禽异部汇考一
  礼记〈月令〉
  周礼〈秋官庭氏〉
  诗纬〈含神雾〉
  春秋纬〈运斗枢〉
  礼纬〈稽命徵 斗威仪〉
  孝经纬〈援神契 左契〉
  山海经〈南山经 西山经 北山经 东山经〉
  宋书〈符瑞志〉
  宋俞诲百怪断经〈鸦鸣占〉
  管窥辑要〈鸟部占 异鸟占 燕占 雀占 雉占 鸠占 鹊占 乌鸦占 水鸟占 鸷鸟占 伯劳占 杂鸟占 众鸟杂占 异鸟占 军中禽鸟占〉
  田家五行〈论飞禽 论祥瑞〉

庶徵典第一百六十四卷

禽异部汇考一

《礼记》《月令》

季夏行冬令,鹰隼蚤鸷。
〈注〉得疾厉之气也〈疏〉。鹰隼蚤鸷,季夏地气杀害之。象地灾也
《周礼》《秋官》
庭氏掌射国中之夭鸟。
〈疏〉城郭,人聚之处,不宜有夭鸟。故去之。《订义》王昭禹曰:夭鸟谓呼鸣而为怪者。先王因人情之所恶,故在国中者,皆庭氏射之。 郑康成曰:夭鸟,旧所无有,偶自远而至此也。如鸲鹆来巢,鲁旧无,今有之。故春秋书其异。

若不见其鸟兽,则以救日之弓,与救月之矢夜射之。
〈注〉不见鸟兽,谓夜来呼鸣为怪者。《订义》刘执中曰:鸟兽为夭者,夜中闻其声,而不见其形。被其害,而不见其迹者也。救日之弓者,乘日食时所造,阳乘于阴之器也。太阴之弓,月食时所造,阴胜阳所成也。以阴阳至盛之气,攻暗昧不明之夭,罔不克矣。郑锷曰:昔欧阳修作鬼车,诗中谓昔者周公夜呼,庭氏率属弯弧逐出九州之外,射之。三发不中,天遣天狗投空齧之,落其一头,清血常流,以昼藏夜伏,阴黑则飞,见火光则惊堕,血点污人家,其家必破,由此言之,不设官以射之,为害岂小哉。

《诗纬》《含神雾》

德化充塞,照润八冥,则鸾臻也。

《春秋纬》《运斗枢》

天枢得,则鸾集。

《礼纬》《稽命徵》

祭五岳,四渎得其宜则黄雀见。

《斗威仪》

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凤凰集于苑林。

《孝经纬》《援神契》

德至鸟兽,则凤凰翔,鸾凤舞白鸟下。
王者奉己节俭,台榭不侈,尊事耆老,则白雀见。

《左契》

赤雀者,王者孝,则衔书来。
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则凤凰巢。

《山海经》《南山经》

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西山经》

女床之山,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彩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鹿台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名自叫也,见则有兵。
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䲹杀葆江于昆崙之阳,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徭崖。钦䲹化为大鹗,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见则有大兵。

《北山经》

景山,有鸟焉,其状如蛇,而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与,其鸣自詨,见则其邑有恐。

《东山经》

卢其之山,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其中多鹕,其状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䚯,见则其国多土功。
〈注〉今鹈鹕足颇似人脚形状也。

《宋书》《符瑞志》

凤凰者,仁鸟也。不刳胎剖卵则至。或翔或集。雄曰凤,雌曰凰。蛇头燕颌,龟背鳖腹,鹤颈鸡喙,鸿前鱼尾,青首骈翼,鹭立而鸳鸳思。首戴德而背负仁,项荷义而膺抱信,足履正而尾系武。小音中钟,大音中鼓。延颈奋翼,五光备举。兴八风,降时雨,食有节,饮有仪,往有文,来有嘉,游必择地,饮不妄下。其鸣,雄曰节节,雌曰足足。晨鸣曰发明,昼鸣曰上朔,夕鸣曰归昌,昏鸣曰固常,夜鸣曰保长。其乐也,徘徘徊徊,雍雍喈喈。唯凤凰为能究万物,通天祉,象百状,达王道,率五音,成九德,备文武,正下国。故得凤之象,一则过之,二则翔之,三则集之,四则春秋居之,五则终身居之。
神鸟者,赤神之精也,知音声清浊和调者也。虽赤色而备五采,鸡身,鸣中五音,肃肃雍雍。喜则鸣舞,乐处幽隐。风俗从则至。
比翼鸟,王者德及高远则至。
赤雀,周文王时御丹书来至。
苍乌者,贤君修行孝慈于万姓,不好杀生则来。赤乌,周武王时御谷至,兵不血刃而殷服。
白燕者,师旷时,御丹书来至。
三足乌,王者慈孝天地则至。
白乌,王者宗庙肃敬则至。
白雀者,王者爵禄均则至。
白鸠,成汤时来至。
同心鸟,王者德及遐方,四夷合同则至。

《宋俞诲·百怪断经》《鸦鸣占》

寅卯时 正东送物,东南争,正南吉,西南吉,正西外人思,西北酒食,正北口舌,东北病。
辰巳时 正东风雨,东南女客,正南相命,西南争,正西官讼,西北贵人至,正北相命,东北亲至。
午时 正东争,东南亲客,正南争,西南不宁,正西送物,西北酒食,正北六畜至,东北送物。
未申时 正东凶,东南凶信,正南远信,西南大雨,正西吉,西北亲客,正北失物在,东北客至。
酉时 正东公事,东南外服,正南故人,西南相召,正西客至,西北失物,正北病,东北客至。
凡鸦鹊之鸣有呼群唤子者,有竞食争巢者,其音相似,难以一概占。但其鸣向我,异于常鸣者,是鸦之报也。是以占之甚验。经曰:鸦鹊不为世俗鸣,则占于无益,乃为大德者所报。凡占先要所在何方,飞鸣而来,却看鸣时是何时辰,若在百步之外,不必听也。

《管窥辑要》《鸟部占》

鸟者,按书云:两足而羽谓之禽,而人有变动之事,天地祇使之告圣贤,验之情类,即知吉凶,故为记录耳。

《异鸟占》

凤凰降,帝德昌。凤者,赤精,四指,黄身,蛇颈,鱼尾,莺翼,有五色。君有圣德而至,而飞,可以上天也。
比翼鸟至,王者德及幽隐。
五色鸟见,黄帝占曰:天下大凶。有雄名曰:最,雌曰:极。

《燕占》

山出白燕,京房曰:其地有贵女。
白燕来巢,地镜曰:妾媵有别则白燕来巢。白燕,白首赤喙,翼尾如素,众燕随之,年谷不登,发兵大行。燕群见,《地镜》曰:元鸟群飞,水大兴。女主持政,兵起。王道绝,不过四年。
燕群𩰚,国兵起内,外饥于寇。燕自经死,京房曰:为政者凶,视其妖发之地。
燕自外衔土入,置之地,其国益地,自内衔土出,置之地,其邑亡。
众燕环城外,降。

《雀占》

雀忽众多,君无恩,其地先水后旱,有兵。
客雀从外来与土雀𩰚,岁中谷贵,人流亡。雀忽不见,其岁饥。
雀巢井中,贼人伐君。
客雀从他邑来,岁饥民流。
雀巢木上,大水及大兵起。
雀与燕𩰚,内乱,邻国有兵起。雀众多,先水后旱,冬有兵,君无恩及人。
雀下竹,女主将政,忧水。
雀无故穴居,邑有兵。
水雀衔鱼至宫室上,《地镜》曰:不出三年,兵起。有大水坏城郭。
水雀栖竹,女主执政,国忧有水灾。
水雀栖木,君行阴道,不出三年,兵起。

《雉占》

雉入宫室,或止宫阙之上,君且去其宫。
雉入人家,宫署空。雉入国邑相贼𩰚,人主失其国邑。雉入人家,亦主有悲忧哭泣之事。
雉从宫室中飞出,其所向大凶。
雉自死宫中,君去宫。在人家则宅长当之。在官署则长吏当之。
雉群鸣国中,国将分,一云:兵动。
雉巢木上,大水至。
雉巢邑,其邑墟。
雉巢宫室,宫室将空。

《鸠占》

鸠群集城屋而鸣,其邑墟。
鸠一首三身,其地大殃。
鸠巢屋宇,此谓:去常,君亡其地,有兵。
白鸠见,君以新失旧。

《鹊占》

鹊夜鸣,京房曰:其地有兵。地镜曰:鹊夜飞鸣,兵且起,其邑墟。
鹊相𩰚死,其地兵起,邑空。死宫中,人主亡。死人家,其家有凶。
鹊群下集地而噪,其地有兵。
鹊群饮井中水,兵起,邑墟。
鹊无故自死宫室或人家门首,皆为有凶。
野鹊众多,其地先水后旱,有兵。
白鹊见,有兵丧,不利攻伐。
乌鹊为巢,门向东开则其岁多西风,馀方准此。若门向天开,则四维八方皆有风,且多风而少雨。鹊巢于穴,岁多大风,巢屋上,大水,民流散。
凡人欲行,忽有鹊在背后鸣者,勿行。若向人前鸣者,行有喜。若飞鸣而横过,大吉。

《乌鸦占》

群鸦聚散分合如布阵势,所见有兵。
群鸦集城营上或鸣噪,有血流。
乌夜鸣,有征行,不然,其地易主者。
众鸦无故立成行在人家屋上者,凶。

《水鸟占》

鸿雁凫鹥翔集宫阙之上或一二日,群谋将起,大兵且至。
鹳鸣人屋上,及巢,大水至。巢人君宫室,人民流散,国将亡灭,巢殿门,仝。
水鸟衔鱼置宫寺屋上,不出三年,有大水坏城郭。

《鸷鸟占》

鹰鹞入人家,有争讼。

《伯劳占》

伯劳聚居其地,岁中大水。
伯劳𩰚人屋上及鸣呼不止,不出六十日,祸起。

《杂鸟占》

白莺来巢,媵有别,谷不登,有兵。
鴳巢园树,京房曰:人安岁熟。
鶠鹉巢人君宫室,不出三年,外国内侵。
鹄巢树,此为五杀,邑亡,其国岁,民多死。巢殿上,世主衰,国且伐。

《众鸟杂占》

野鸟巢宫室或门上,宫室将虚,一曰:其宫室主者不居。又曰:鸟巢君门殿屋,君出,殿空。又曰:野鸟巢君宫室,不出三年,狄人内侵。
鸟巢在人屋,是谓易常,民更改。
白鸟集庭,宫室将空。
野鸟入人家,勿杀之,杀之有殃。
野鸟宿人屋中,其地血流。
野鸟鸣君门上,作人声,君亡。鸣官署,官署空。鸣人家,其家主亡。
人家宅舍后禽鸟喧噪,不出一月,有丧。
鸟鸣音如哭泣,有死丧。
大鸟在王殿门上作巢,有夷人伐。
群鸟飞象人形者,为兵作。蛟龙六畜形者,皆为兵作。蜂蝇形者,有火灾。
鸟兽纵横,兵起。
众鸟下饮人家井水者,家虚。
野鸟来邑中生子,民饥虚。
鸟巢城上及城下,不出一年,其城有兵围。
众鸟积水上,女持政,兵革兴,不出四年,王道绝。鸟巢国中树,岁熟,且安邑中终年无事。
野鸟来止市中屋舍上,邑大虚。
野鸟来止于市中,其地流血。
鸟鹊自死于室中及屋上,人君宫室门上,其地凶。群鸟夜鸣,国邑不安,主有征行,分野易治,奸谋欲起。野禽与家犬豕𩰚,贼将至。众鸟翔起障日,群下有谋,宜警备。
众鸟宿城上,头向城内,被围,向外则破于众兵。众鸟飞舞于市,邑有兵。众鸟飞入人家,大凶。
鸟与家鸡淫,世主乱,外臣有横逆谋,兵将起。
众鸟无故下食于邑中,民饥之兆。
白鸟城上东西顾望者,军破城陷。
群鸟聚集或相噪,所见之处有流血。
非常之鸟栖集城邑,此谓剑吏,其邑有兵。
野鸟宿邑中及附木,兵起邑空。
鸟巢井中,贼伐君。
众鸟群下饮井,《地镜》曰:兵地,其邑为墟。
众鸟集城邑屋上立成行,其城邑凶。
城邑中终岁无鸟雀,兵起。其地故墟无人。忽有群鸟日日来集其,地必复为邑。
众鸟自相𩰚死,其地有兵战,邑无人居。一曰鸟雀群𩰚,其国兵起。蜚鸟与走兽𩰚,横兵方起。京房曰:国有殃,有兵战。鸟焚其巢,王者绝世。京房曰:君政暴虐则鸟焚其巢。野鸟无故自死宫庭之中,兵起军忧。死人家屋上,其家有灾。死营垒之中,军凶。
野鸟入庙堂中,有小人乱于宫中,人主女后皆恶之。水鸟集于庙堂,执政者非其人。京房曰:辟退有德,厥妖水鸟集于国中。
鸟鹊群鸣于朝,群臣交相为害。
燕雀生非其类,子不嗣世。京房曰:贼臣在,国家将授于人,则有燕生雀,雀生燕。一曰:燕生雀,诸侯铄。鸟却飞,世主失国。
文鸟居野,不出三年,有死君。
众鸟群下集地,其地将墟。
国中树,终岁无鸟来其地,有兵。
白鸟来巢国中树,岁熟人安。

《异鸟占》

鸟状如枭,人面、四目有耳,其名曰:颙。其名自叫,见则天下大旱。
鸟状如雄雉,人面,名曰:凫傒。其名自叫,见则其邑有兵。
鸟状如凫,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大水。鸟状如雕,异文白首,赤喙虎爪,音如晨鹄,名曰:钦䲹。见则有大兵。
鸟状如鸱,足赤而直喙,白首而黄文,其音如鹄,其名曰:鵔。见则邑大旱。
鸟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其音如录,见则其邑大水。鸟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白喙,名曰:毕方。见则其国邑多火灾。
鸟状如蛇,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与。其名自叫,见则其国有恐。
鸟状如鸡而鼠毛,名曰:鼠也。见则大旱。鸟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名絜钩。见则国多疾疫。鸟状如鹗,而一足彘尾,名曰:跂踵。见则大疫。
大鸟四目、三足,鸣山林中,声曰:繀平,见则国有兵,人相食。

《军中禽鸟占》

军出郊野,有群鸟来迎而回止,是谓:受福,敌人降伏。军行有白鸟来迎军,贼必归命。大鸟朝迎,必有大功。群鸟来迎而过军上者,凶。
军发之时,有乌鸟随军而行,未见敌,防隐伏,见敌,利先战。一曰:乌鸟结伴随军而行,其军必得意回。军发之日,旗后有飞鸟鸣相随者,战必胜。
军行有群鸟追军,防暴兵来,不出三日。
军初出城,有鸟从后来,鸣呼而向前引,是谓天助战,必大胜。军初止,有鸟鸣呼,从前来冲军者,是谓挫锋,战不利。
军方行,群鸟集飞于前,左回绕军行,其将亡。右回绕军,获敌粮。若飞翔纷乱,必有暴兵。大战不出三日。军初出有鸟相冲击,一起、一止者,半道有贼。
军行有鸟往来相冲击,有大战。
军初出,有鸟从西北来,客胜。东南来,主人胜。
军行有野鸟飞入军中,防奸谋。
军出在野,有鸟不知入帐幕中,战必败,急徙避之。飞鸟无故自入军幕,奸人与外人交通,有暴兵战。一曰:期三五日,有反者。
鸷鸟入军中,防奸人刺客,防兵突至。猛兽同占。军行乌鸟立旗竿上,当有奸人偷号斫营,宜防之。军初见小鸟𩰚,军必无功,主半道回。军初出有鸟在太岁,前五辰上鸣者,战不利。
军行猝闻鸟鸣一声,军吉。三声,军有惊,亦为贼有伏兵。五鸣闻,贼不战。七鸣,战大胜。九鸣,军有疾病,战不利。
军行有鹰鹗鹘鸡前飞引者,战胜。
军发之时,前有乌鸟群噪,防伏兵,遇敌宜缓应之,不可先战。
军行见鹰立于前,不出三日有战将死。
军行逢鸷鸟击禽,大胜。军行有大鸟覆营上,有急兵来攻,宜以皂旗黄幡引禳之,吉。
军行,伯劳当前叫噪,大凶。一曰:伯劳来鸣,防奸伏。宜分兵两道,防之。
两军相当,有飞鸟来而渐高,有锐兵来,宜备之,不可与战。
两军相当,有飞鸟来入营阵城垒,皆凶,宜急徙之。众鸟四向鸣噪军上,有暴兵战,不出五日。
众鸟徊翔军上,有暴兵来,不出五日。
众鸟相迎于军中,有暴兵起,战有功。
众鸟起军左还向军右,有伏兵,宜察之。
大鸟逆冲军阵而来,有急兵至。
两兵将战,有群鸟从军后来,宜击之。从前来,宜避之。一曰:转兵旁向,战吉。临阵鸟在西北或正鸣,客胜。西南东北正东正南鸣,主人胜。
两兵相交鸟在头上噪者,败。在彼军上或向彼军鸣者,宜急击之。
两军交战有飞鸟聚鸣之方,出兵战,吉。
军始下营,有鸟立牙旗上,三日内防兵忧,若众鸟来集牙旗上者,大凶。
军始下营,众鸟来集营中,防外来有内应,宜急徙之。贼营之上群鸟来集鸣噪,其下有血流。
野鸟散入城营中,其地欲空。
群鸟集军前后,其军凶。
众鸟在城营上交飞相击,有战。
群鸟来集城垒之閒,无故忽然惊起叫噪,不出三日,有贼兵,不然则有大灾。
群鸟飞去又来,防急兵,军中有忧。
群鸟叫噪而过城营,防急兵。
城营内乌鸟忽然惊起,防奸人。
军营内乌鸟成群相打,有奸谋。宜斩断罪囚,惩恶警慢,以审察之。
两军对垒,营中有鸟出捕外鸟,战胜。营中鸟为外鸟所捕者,败。
敌人营垒或阵上有禽鸟四面来向我军者,不可与战。若从我营阵向彼者,急击之,胜。
敌人营垒群鸟出高飞冲天者,其中有雄兵。
众鸟围营,敌人来攻。
野鸟集将军旗上,军有庆。一曰:军营中有白鸟立旂竿上,将军有庆。
鸟集军旂头上,将军死。鹊同。
围城而乌鸟群噪城上,城必陷。
城内群鸟出墙而头向外者,有突兵出,急防之。军营中有鹰鹞入,兄弟交友,有相图谋者。
鹞捉禽入,营有奸谋阴祸,不宜交战。
鹰鹯飞舞在军前后,不出三日,大战获大将。
城营上有鹑聚壁栅上,十五日,破城。
城营内忽有鸳鸯,防奸人。不然有朋谋害。
城营上伯劳群集叫噪,在南北,敌欲来袭我。东西,有虚惊。又曰:伯劳入军中鸣,军疾病。
城营上忽有水鸟衔鱼来止,防水灾。
城营上有枭来集,在德方,宜分队伍。在刑方,防惊奔。城营中有鸠夜鸣,宜防暴兵。一曰:众鸠集军营,贼至,不出三日。
城营中有鹙入,有疾疫兵灾。
有鹢飞来遨游军中,有降,将军受封。
城营中鸟沿墙屋叫噪,在岁月日时,刑墓方凶,德方吉。刑德俱无者,不占。又当以五气消息之。
群鹊噪城营中,头向敌,我战胜。向我叫闹者,有惊。京房曰:城营中有鸟鹊集聚,将军宜出令增秩以应之,吉。
雉入城垒,将军有忧。
白鹊、白鸽飞入城营军中,防有变。
城营内燕鹊群𩰚,有争战。城营内燕忽然皆去,不有兵战,有火灾。
城营中鸡半夜鸣,有进兵。黄昏鸣,有退兵。
城营中有赤乌入,防火灾,宜以皂旗厌之。
城营内有黄鸟赤头入之,有官灾,又曰:三日内有叛者。
城营内有野鸟来与鸡𩰚,有战。野鸟胜,客胜。鸡胜,主人胜。
伯劳聚军营中,水大至,宜急徙之。
城郭营垒有禽来巢忽拆去者,兵起,其地空。
鹊巢军营,其营将空。鸟巢军营,其将死。燕巢军幕,其军败。
白鹊军中巢,宜急去之,若巢城中,兵起。
群鸟相连于军上,有暴兵至,主有攻战。翻覆相击逐者,大战流血。
群鸟立军门上,其军死。
军出交,野鸟逆之,是谓受福,敌人服降。白鸟迎,贼归命。大鸟朝迎,有功。军将战,有群鸟后来,急击,胜。从前者,有贼,宜备之。众鸟徘徊于军上,必有暴兵至,不出三日。鹊凶尤甚。凡大鸟杀物于军前后,有大功。
凡鸟从德乡来,利。刑乡来,凶。岁月刑德前,五辰也。大鸟逆行阵卒过,有伏兵。
众乌鸟四向鸣军中,有暴兵战,不出一月。
飞鸟千万数止军上,将军死。
军营中有众鸟纷泊,兵马必去,恐贼潜伏。鸟惊之处,贼多隐伏。
鸟鸣军中,一声有喜,五声战必大胜,三声有惊,急固备之,吉。
屯营之处有白鸟鹊雀等,此是兵灾,军当破亡。白鸟群飞遨游旗上,将军加秩,敕赐优赏。
群鸟交飞争泊立军鼓之上者,其将病死。宜谨身修德免灾。
鸠鸽鸣军中,暴贼欲至,三日五日,奇伏备之。
鹰鹯之类入军中捕鸟,有奸人谋反,欲杀害将军,宜固守防奸人刺客。
鸟逐行军后,鸣逐军而过前者,此得天之助,送以喜声。不鸣而过前,亦吉。
有鸟飞旋回绕于军之左,战必大胜,获敌军粮。小鸟𩰚于军前,攻击不获,亦主军退。鸟鸣来逆行军,是谓挫锋之应,不宜攻城合战,坚守,还军,吉。
鸟鸣飞于军前左,回绕于军右,战之不克,或主将丧亡。一云:有伏兵。
博劳鸟飞于军营前后,贼欲屠吾军,勿令士卒相通,军分之象。
鸟从敌阵上来,宜收军不战,固守之,吉。
鸟集军营之上,此是不利之兆,将宜改令抚众吉。鹰鹘鹯鹞之属飞过军营,或遨其上,或捕鸟空中,贼有虏掠之谋,宜固备之。
有鸟赤头黄身飞入军中,有降城拔邑之兆,宜备急攻之,大胜。
鸟飞入军中,人皆不识,此荧惑入营,不移军,败。有鸟飞翔来于军上,或起或止,相击相攻,半道有贼,宜自防备。
鸟飞乱队于军前,必有急兵暴至,与贼战,不出三四日。
众鸟来围营,暴贼密来至,不出三四日。宜固守先防之。
群鸟先在彼,防敌人有谋潜伏,分骑备之。
鸟鸣营上,奸人入军,严切备守,勿令外内相通。此破军之象,急移之,吉。
有鸟千万从敌上来逆过我军而去,我军先进而后必退。
鸟从彼军来飞而渐高,敌人兵锐,勿与攻战,吉。众鸟围贼之营,急攻贼破。恶鸟入营,军败。赏劳士卒,警备之,吉。
急有群鸟而来逆过军行,其军必败。
营多鸟集,将军宜施恩急赏士众,欲拟谋将军。群鹊所向,随鹊攻,胜。天之引军,神道相应。
群鸟鸣军,欲过千里去,人难回。
群鸦集聚城营,流血城破,可以取之。在我军,急宜优恤赏赐之,吉。
大鸟飞来游我军中,敌人欲降,将军封秩,必立大功。军发在路,飞鸟来多,敌有骑马相蹉,急宜备之。鸟起军左,还泊军右,贼有伏兵。急宜探候,随鸟捕之,贼可擒首。
鸟入军幕内,与外谋敌,亲人背叛,欲屠其将,战必败。宜徙避之。
野鸟入营,敌来杀将,警察备之,敌人却往。
黄鸟赤首入吾军营,一云:荧惑。军将败贼,贼欲诈降,防备即吉。
雉飞军中,看其来处,德乡加秩,刑杀防备。
凡鸟四孟鸣,宜为主人。鸟鸣四季,两阵相伤。鸟鸣四仲,为客者胜。
鸟鸣丑上,为客墓,客凶。鸣未上,为主人墓,主人凶。

《田家五行》《论飞禽》

谚云:鸦浴风,鹊浴雨,八哥儿洗浴断风雨。鸠鸣有还声者,谓之呼妇,主晴。无还声者,谓之逐妇,主雨。鹊巢低,主水。高,主旱。俗传鹊意既预知水,则云:终不使我没杀,故意愈低。既预知旱,则云:终不使我晒杀,故意愈高。朝野佥载云:鹊巢近地,其年大水。海燕忽成群而来,主风雨。谚云:乌肚雨,白肚风。赤老鸦含水叫雨,则未晴晴亦主雨老鸦作此声者亦然鸦叫早主雨雨多。人辛苦叫晏,晴多。人安闲农作,次第夜间听九逍遥鸟叫,卜风雨。谚云:一声风,二声雨,三声四声断风雨。鹳鸟仰鸣则晴,俯鸣则雨。鹊噪早,报晴明,曰:乾鹊。冬寒天,雀群飞,翅声重,必有雨雪。鬼车鸟即是九头虫,夜听其声出入,以卜晴雨。自北而南谓之:出窠,主雨。自南而北谓之:归窠,主晴。古诗云:月黑夜深,闻鬼车鹪鹩叫,主晴。俗谓之,卖蓑衣,𪃮叫,谚云:朝𪃮晴,暮𪃮雨。夏秋间雨阵将至,忽有白鹭飞过,雨竟不至,名曰:截雨。家鸡上宿迟,主阴雨。燕窠做不乾净,主田内草多。母鸡背负鸡雏,谓之:鸡跎儿,主雨。

《论祥瑞》

鹊噪檐前,主有佳客至,及有喜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禽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