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神怪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神怪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二卷目录

 神怪异部汇考一
  周礼〈秋官庭氏〉
  山海经〈西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物类相感志〈神〉
  管窥辑要〈地变占 神鬼占 宫室变异占〉
 神怪异部汇考二
  宋〈明帝泰豫一则〉
  陈〈武帝永武一则 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太宗泰常一则〉
  北齐〈武成帝河清一则 后主武平一则〉
  北周〈静帝大象一则〉
  隋〈文帝仁寿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睿宗先天一则 代宗大历一则〉
  辽〈太祖一则〉
  宋〈太祖乾德二则 神宗元丰一则 徽宗政和二则 宣和一则〉
  明〈太祖一则 洪武三则 宣宗宣德一则 宪宗成化三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三则 世宗嘉靖九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六则 悯帝崇祯二则〉

庶徵典第一百六十二卷

神怪异部汇考一

《周礼》《秋官》
庭氏掌射国中之夭鸟,若神也。则以太阴之弓,与枉矢射之。
〈注〉神谓非鸟兽之声,若或叫于宋太庙嘻嘻诎诎者。《订义》郑锷曰:太阴之弓,谓其弓纯属乎阴,司弓矢,言枉矢利火射。说者谓象天枉矢之星,则枉矢者纯属乎阳。可知若夫太阴之弓而先儒谓恒矢,用此太阴之弓,与枉矢,岂其阴阳之正足以威服百神欤。王昭禹曰:以此射之,亦以日月之精气胜其夭也。

《山海经》《西山经》

槐江之山,有天神焉,其状如牛,而八足二首马尾,其音如勃皇,见则其邑有兵。

《东山经》

自尸胡之山,至于无睪之山,凡十九山,六千九百里。其神状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一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见则风雨水为败。

《中山经》

丰山,神耕父处之,常游清泠之渊,出入有光,见则其国为败。

《物类相感志》《神》

夷羊淮南子云:夷羊在牧,高诱〈注〉土神也商之将亡,见于商郊野之地。

《管窥辑要》《地变占》

邑中鬼夜哭,不出一年,天下争丧乱,土人离散。冢墓中鬼哭,及夜行呼唤,不出一年,民弃其居而散。

《神鬼占》

神吟啸,其国亡。
神降于国,其国将亡。一曰:君死。淮南子曰:夏桀乱政,黄神吟啸,鬼神失其临也。《左氏传》曰:有神降干莘,于是虢亡。
鬼扣人门,掷人屋。天镜占曰:有疾疫。人死,不出一年。鬼呼。《天镜占》曰:大人当之,是谓丧亡。不出一年,天下争地。一曰:民分散。
鬼夜哭。董仲舒曰:人君失礼于宗庙,咎及于外,则鬼夜哭。京房曰:国空虚,臣尸禄,则鬼夜哭,鬼哭则其国亡。
鬼书人屋舍房壁,有死丧。
鬼呼人名。子日损小口六畜,午日有诅咒,丑日老人暴死,未日有小口灾,寅日有惊恐,妨小口,申日死亡,卯日家有大灾,酉日父母忧,辰日忧妊妇,戌日暴亡,巳日忧父母,亥日兵伤。

《宫室变异占》

宫庭内鬼神若见,将失地。

神怪异部汇考二

明帝泰豫元年,巨人迹见。
《南史·宋明帝本纪》:泰豫元年春正月丁巳,巨人迹见西池冰上。

武帝永定三年,仙人见。
《陈书·武帝本纪》:永定三年春正月甲午,历州城西道入天井冈。仙人见于罗浮山寺小石楼,长三丈所,通身洁白,衣服楚丽。
宣帝太建十四年,有妖见于御幄。
《陈书·宣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陈太建十四年三月,御座幄上见一物,如车轮,色正赤。寻而帝患,无故大叫数声而崩。

北魏

太宗泰常四年,帝荐熟于白登庙,有神异。
《魏书·太宗本纪》:泰常四年九月,筑宫于白登山。按《礼志》:泰常四年八月,帝尝于白登庙,荐熟,有神异焉。太庙博士许钟上言曰:臣闻圣人能飨帝,孝子能飨亲。伏惟陛下孝诚之至,通于神明。近尝于太祖庙,有车骑声,从北门入,殷殷轞轞,震动门阙,执事者无不肃慄。斯乃国祚永隆之兆,宜告天下,使知圣德之深远。

北齐

武成帝河清四年,有神见于后园。
《北史·齐武成帝本纪》:河清四年,有神见于后园万寿堂前山穴中,其体壮大,不辨其面,两齿绝白,长出于唇。帝直宿嫔御已下七百人咸见焉。帝又梦之。四月,传位于皇太子。使内参乘子尚乘驿送诏书于邺。子尚出晋阳城,见人骑随后,忽失之。尚未至邺而其言已布矣。
后主武平四年,坛壝有车辙迹。
《北史·齐后主本纪》:武平四年夏四月癸丑,祈皇祠。坛壝蕝之内忽有车轨之辙,案验,旁无人迹,不知车所从来。乙卯,诏以为大庆,班告天下。

北周

静帝大象二年,相州鬼哭。
《周书·静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周大象二年,尉回败于相州。坑其党与数万人于游豫园。其处每闻鬼夜哭声。《洪范五行传》曰:哭者死亡之表,近妖也。鬼而夜哭者,将有死亡之应。京房《易飞候》曰:鬼夜哭,国将亡。明年,周氏王公皆见杀,周室亦亡。

文帝仁寿 年,鬼哭。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仁寿中,仁寿宫及长城之下,数闻鬼哭。寻而献后及帝,相次而崩于仁寿宫。
炀帝大业八年,鬼哭。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业八年,杨元感作乱于东都,尚书樊子盖坑其党与长夏门外,前后数万。洎于末年,数闻其处鬼哭,有呻吟之声。与前同占。其后,王世充害越王侗于洛阳。

高祖武德二年,太行山响闻神言。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武德二年三月,安昌县言太行山圣人崖响,云:唐国兴,治万年。
睿宗先天元年,元宗即位。白马寺铁像头自落。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元宗初即位,东都白马寺铁像头无故自落于殿门外。其后姚崇秉政,以惠范附太平弊,乃澄汰僧尼,令拜父母,午后不出院,其法颇峻。
代宗大历十三年,神像滴血。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大历十三年二月,太仆寺廨有佛堂,堂内小脱空金刚左臂上忽有黑汗滴下,以纸承之,色即血也。明年五月,代宗崩。

太祖九年,君基太乙神见。
《辽史·太祖本纪》:九年,君基太一神数见,诏图其像。

太祖乾德五年,老君像自动。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德五年十一月,许州开元观老君像自动,知州宋偓以闻。
乾德六年,佛像自动。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正月,简州普通院毗卢佛像自动。
神宗元丰元年,佛像自动。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丰元年,邕州佛像动摇。初,像动夏人入寇,又动而州大火,其后侬智高叛,复动,于是知州钱师孟投其像于江中。
徽宗政和元年,黑眚见宫中。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丰末,尝有物大如席,夜见寝殿上,而神宗崩。元符末,又数见,而哲宗崩。至大观间,渐昼见。政和元年以后,大作,每得人语声则出。先若列屋推倒之声,其形仅丈馀,髣髴如龟,金眼,行动硁硁有声。黑气蒙之。下人了了,气之所及,腥血四洒,兵刃皆不能施。又或变人形,亦或为驴。自春历夏,昼夜出无时,遇冬则罕见。多在掖庭宫人所居之地,亦尝及内殿,后习以为常,人亦不大怖。宣和末,寖少,而乱遂作。
政和三年,天神降。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三年十一月乙酉,以天神降,诏告在位,作《天真降临示现记》
宣和 年,洛阳有黑色物为怪。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宣和中,洛阳畿府间,忽有物如人,或蹲踞如犬。其色正黑,不辨眉目。始,夜则掠小儿食之后,虽白昼,入人家为患,所至喧然不安,谓之黑汉。有力者夜执枪棒自卫,亦有托以作过者,如此二岁乃息。已而北征事起,卒成金人之祸。

太祖吴元年,太白神见。
《名山藏·典谟记》:吴元年正月,有一老人告省局匠曰:吴王即位三年,当平一天下。匠惊问之,曰:我太白神也。去不见。
《明宝训》:吴元年正月乙未,有省局匠告省臣曰:见一老人语之曰:吴王即位三年,当平一天下。问老人为谁,曰:我,太白神也。言讫遂不见。省臣以闻。太祖曰:此妄诞不可信也。若太白神果见,当告君子,岂与小人语耶。今后凡事涉怪诞者,勿以闻。
洪武五年,建昌有神见。
《明宝训》:洪武五年五月乙卯,中书右丞建昌王溥遣人来言,近督工取材木建昌蛇舌岩,众见岩上有衣黄衣者歌曰:龙蟠虎踞势岧峣,赤帝重兴胜六朝。八百年终王气复,重华从此继唐尧。其声如钟,歌已忽不见。太祖曰:明理者非神怪可惑,守正者非谶纬可干。汉之文成五利,足以为戒。事涉妖妄,岂可信耶。洪武十一年,安东沐阳多鬼。
《明昭代典则》:洪武十一年夏四月,御制敕文,谕祭安东、沐阳二县夜鬼。时永嘉侯朱亮祖奏:安东、沐阳二县之野,暮夜多鬼。民人皆惊,御制敕文,遣使谕祭之曰:明有礼乐,幽有鬼神。国之有祀,以为民也。庶民之祀,止于祖宗。非祖宗而祀,谓之非礼,神亦不享。其岳镇海渎山川之神,载之祀典者,莫不承上帝、后土之命,以司福善祸淫之权。若祸福僭忒,不惬民心,且将覆戾,十天矣。今洪武十一年四月十四日,永嘉侯遣人奏:安东、沐阳二县之野,夜持炬者数百,或成列或四散。民人相惊,逐之不见,击之若有应者,朕不能尽信,特致牲醴会鬼神而敕问之:中原自有元失政,生民涂炭死者不可胜计。有覆宗绝祀者,有生离父母妻子而死于非命者,尔持炬者,岂无主孤魂而欲人之祀与。父母妻子之永隔而有遗恨与。无罪遭杀而冤未伸与。或有司怠于岁祀而有忿与。四者必有一焉。朕以四事问尔,尔果何为而然与,朕自即位以来,祀神未尝缺礼。然非当祀者,亦不敢佞尔。持炬者宜祸其宜祸者,而福其应福者,勿妄为民害,自贻天宪。
洪武三十年,安东鬼见。
《江南通志》:洪武三十年,安东郊外日中鬼游千百,有声。高帝制文祭之,乃止。
宣宗宣德九年,黑眚见。
《江南通志》:宣德九年,常熟黑眚见。
宪宗成化十二年,黑眚见。
《大政纪》:成化十二年七月庚戌,京师西城有黑眚见,夜出伤人。巡城御史以闻,命设法捕之。仍戒人毋得传疑。大学士商辂因黑眚见,条弭灾八事,上嘉纳之。辂言八事曰:番僧国师不得重给符券,曰:四方常贡外,勿受玩好,曰:诸色人许直言自达,曰:分遣部使者录囚以理冤抑,曰:停不急营造,曰:实三边军储,曰:守缘边关隘,曰:增置云南巡抚。
《名山藏》:成化十二年七月,以黑眚见,祭告天地于禁中。
《明昭代典则》:成化十二年秋七月初旬,京师黑眚见。时坊巷细民家男女多露宿,忽有一物负黑气一片而来,或自户牖入,虽密室亦无不有。至则人皆昏迷,或手足,或头脸,或腹背被伤,出黄水。醒时觉伤,亦不甚痛。数日遍城惊扰,暮夜各持刃张灯自防,凡有黑气来,辄鸣金击鼓以逐之。此怪初起于城西北,人莫敢言及。各城皆有,被伤者始各诉于兵马司。巡城御史拘审有验,乃具以闻,止云不知被何物所伤,然多有见者,云:黑而小,金睛修尾,状类犬狸,盖不啻二十馀枚,兼旬始息。成化十四年,朝班闻有兵甲声。
《大政纪》:成化十四年八月戊戌,早朝东班官惊喧,若闻有甲兵声者,因辟易不成列,卫士争露刃以备不虞。久之始定,莫知其故。上命究其事所从起,竟莫能得也。
成化二十二年,黑眚见。
《浙江通志》:成化二十二年,嘉兴黑眚见。
孝宗弘治元年,黑眚见。
《湖广通志》:弘治元年,襄阳妖气见市,有黑色如雾,恍如人形,触人,小儿中之死。为罢市近黑眚。
武宗正德五年,黑眚见。
《山西通志》:正德五年,孟县及汾州黑眚见,民击铜铁器以捍之。
正德七年,黑眚见。
《畿辅通志》:正德七年夏,黑眚见,其形黑小,金睛,状若犬,遇者眩迷,至秋方息。
《山东通志》:正德七年六月,济南州县民言黑眚见,至冬乃息。时老幼皆击铜器以自卫,通宵不寐。按《山西通志》:正德七年,太原诸县及霍州、潞州黑眚见。忻州、文水、太谷、交城、祁县、霍州黑气成团,状如猫犬,夜行伤人,随赶随无,自北而南,时谓之眚。馀州县多有。
正德八年,黑眚见。
《畿辅通志》:正德八年夏,黑眚见,月馀方息。
《山西通志》:正德八年五月,太原及介休黑眚见。
世宗嘉靖二年,黑眚见。
《山西通志》:嘉靖二年,洪洞黑眚见。夜为祟,人多被伤,流黄水,一月始息。
嘉靖十六年,黑眚见,海神见。
《山西通志》:嘉靖十六年,大同黑眚见,遇之者病。传言畏马,民居多以马逐之。
《广东通志》:嘉靖十六年冬,琼州海神见,琼州诸生应试,渡海归,见神人立于水面,高丈馀,朱发长髯,冠剑伟异,众惊伏下拜,神掠舟而过。次日三舟复见,诸生大噪拒之,神忽不见,少顷风大作,三舟皆覆溺。嘉靖十九年,水怪见。
《太平府志》:嘉靖十九年,牛渚矶下水沸,拥出一物,形如牛背,大若覆舟,隐显数次。近亦有水怪,屡拥潮数尺,夜则入河,不见形状,止见水长,倏然而退。嘉靖二十三年,鬼入市。
《四川总志》:嘉靖二十三年,武隆鬼人市肩人。嘉靖二十七年,黑眚见。
《湖广通志》:嘉靖二十七年二月,道州黑眚见。有黑气自广东来,为萤、为猴怪,无定形,四五日昼晦如夜。嘉靖三十五年,黑眚见。
《山西通志》:嘉靖三十五年六月,蒲解州县黑眚见。虽密室亦无不至,每夜张灯、持刃、击金鼓以防之。说者谓地震压死强魂,理或然也。
《陜西通志》:嘉靖三十五年,庆阳黑眚见。自山西渐至庆阳,夜捕人作害,民多鸣金鼓惊之。旬馀乃息。按《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五年,民间讹言有海骝精,状若萤,著人衣裾必死。城中家击金鼓,若防巨寇,夜不帖席,数道士市符治之。有司疑即道士所为也,将置之法,道士逸去,怪亦绝。
《广东通志》:嘉靖三十五年秋九月,惠州黑眚见。按《广西通志》:嘉靖三十五年,黑眚见,有物变幻不一,抛掷瓦石,夜入人家为怪,人传为马骝精,家家守夜达旦,以桃柳枝鸣锣击鼓逐之。平属更多此妖,自广东入贺富至永衡,而后灭迹。
嘉靖三十六年,妖眚见。
《广西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冬十月,横州有妖眚,其妖未审何物,传自北而来,历江西及广东,遇夜入人家淫秽。或如腥,或如蝠,或如猴如犬,或有黑气,似有尾爪,能伤人。淫者当之辄毙。家家夜聚,击锣鼓,持竹柳枝以防之。来则聚击之,散为星火,顷复堆为一毬,冲檐而去。至三十七年二月,复转至州境村乡,骚扰如前,数月乃熄。
嘉靖三十七年,黑眚见。
《湖广通志》:嘉靖三十七年,衡阳黑眚见,魇及妇女,即口流血而死,或现异状,灭灯烛。
嘉靖四十五年,黑眚见。
《山西通志》:嘉靖四十五年,沁州黑眚见,月馀乃止。
穆宗隆庆元年,黑眚见。
《山西通志》:隆庆元年夏四月,稷山黑眚见。
隆庆六年,黑眚见。
《明昭代典则》:隆庆六年夏四月,浙江黑眚见。时杭州府黑雾中,一物蜿蜒如车轮,目光掣电,冰雹随之,屋瓦皆震,林中鸟雀击死无算。
神宗万历七年,黑眚见。
《湖广通志》:万历七年,黑眚见靖州,状似狐。
万历二十八年,异物黑眚见。按《山西通志》:万历二十八年春正月十二日辰时,中蒲县白村忽大风声,云雾中有物状如桶,长约丈馀,其色黄,捲尾,落岭阳柳树下,顷刻无踪。
《广东通志》:万历二十八年春,广州黑眚见。自省而出,遍于乡落,妖怪变幻不常,每乘暗中伤人,多不可见。男女惊惧,夜则聚居一室,各执竹枝,列火环坐相守,月馀乃息。
万历二十九年,黑眚见。
《江西通志》:万历二十九年,赣州城黑眚见,形似狸犬,夜间潜入人室,灯烛皆灭,邪气触人。
万历三十六年十一月,黑眚见。
《福建通志》云云。
万历四十一年,土地神生须。
《山西通志》:万历四十一年秋,稷山土地神生须。万历四十八年,黑妖见。
《湖广通志》:万历四十八年,衡州府黑妖见。
悯帝崇祯十二年,玉帝像自摇。
《四川总志》:崇祯十二年,省城东门外白城街东岳庙,玉帝土像忽动摇不止。后迁庙于城中夏莲池。崇祯十六年,鬼哭。
《潞安府志》:崇祯十六年冬,鬼哭郡城东南隅,为闲田旷野,素称阒寂,至是每入夜辄闻鬼哭声,其声甚哀,千百为群,嚎啕断续,渐远渐微,阴晦尤甚。如是者三月。越明年,闯贼渡河,郡城不守。
《湖广通志》:崇祯十六年五月,黄州清凉门三日鬼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神怪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