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宫室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目录

 宫室异部汇考一
  春秋纬〈合诚图〉
  管窥辑要〈城邑变异占 宫室变异占〉
 宫室异部汇考二
  汉〈景帝一则 宣帝一则 成帝元延一则 哀帝一则〉
  后汉〈桓帝延熹一则 永康一则 灵帝光和二则 中平一则 献帝初平一则 兴平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吴〈废帝建兴一则〉
  晋〈武帝太康二则 怀帝永嘉一则 元帝太兴一则 明帝太宁一则 安帝元兴一则 义熙一则〉
  宋〈文帝元嘉一则 明帝泰始一则〉
  梁〈元帝承圣一则〉
  陈〈武帝永定一则 文帝天嘉一则 后主祯明一则〉
  北齐〈武成帝河清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中宗神龙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代宗永泰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僖宗光启一则〉
  宋〈高宗绍兴一则 宁宗庆元一则 度宗咸淳一则〉
  金〈宣宗元光一则〉
  元〈顺帝元统一则 至正二则〉
  明〈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神宗万历三则 悯帝崇祯一则〉
 宫室异部艺文
  论太庙屋坏请修德表   唐褚无量
 宫室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一百五十九卷

宫室异部汇考一

《春秋纬》《合诚图》

霹雳击于宫殿者,妃后争政。

《管窥辑要》《城邑变异占》

城门无故折陷,有贼至。
城郭无故自坏,《京房占》曰:上下咸悖厥妖,城门坏。《天镜占》曰:君不安,其国亡。邑署则其主者当之。
城门关无故自折,其城凶,贼兵至。一曰:为妇人所围。关门匙亡,国将失守。一曰:有弑逆。
城邑门户忽鸣,有兵丧。
城郭门忽自开,不出三年,兵从中起。
城无故自长,兵起。
城崩,兵起。城复于隍,贱人将贵。
城自濡,京房曰:天不雨,城自濡,其国大溃,乱兵起,相当之。
邑无故自壅成山,《地镜占》曰:是谓阳反为阴。君淫。为妇所谋,不出三年,兵大起,有易主。
邑没为池,人君徵发无道,不出一年,兵大起。一曰:邑没为沟,是谓阴反为阳。不出三年,有女子争为王后者。
邑忽废为枯陂,忠佞争权。不出一年,其地亡。
邑城忽成土与屋同,是谓阴掩阳。不出一年,天下兵起。
城邑夜有火光,兵起国乱。
邑里社鸣,里有圣人出。百姓归之,天子出宫。京房曰:社鸣,实邑虚,虚邑实。

《宫室变异占》

上栋下宇以禦风雨,《易》谓之大壮。人君宫阁、殿庭门户无故自摇动有声,谓之坏宇。不出二年,有兵。亲戚谋叛。屋宅无故自动,邑亡。
宫庭屋宅中无故迷惑,不出二年,将欲去离之象。人君宫庭殿门无故常濡润,不出八年,家亡。宫殿中壁无故汗出,及生点污者,白为丧,赤为血,及火黑为病,及虚耗黄为喜,青为忧,为刑狱。一年狱囚走,有火灾。宫殿及人家门户、垣墙无故汗出为水,不出八年,家亡。
人君宫殿无故血腥臭,是为蜚祸来。不出一年,大兵。流血无故闻腐臭。不出一年,有暴丧。若妇人暴死,无故火焦臭,大兵。流血火为妖。
宫殿无故火起,不出五年,国亡。
宫庭内鬼神若见,将失地。
宫庭内忽闻鼓声,击鼓应之,吉。无故有音声及哭声,天下有兵。若人家,家亡。
宫室无故自坠,诸侯凌主,权臣弄法,国以乱亡。宫室上有物如蛇虫蚕,虚耗。如牛马,远役恐不返。屋室上或生石及草木,皆失地兆。人亡在春秋,夏吉。非时有咎。
宫室门无故自坏,上下悖乱,国亡。门自飞,乱臣谋篡。关门自开,国将失守。
宫观门户无故自开,不出三年,兵从内起。凡人家门户无故自开自闭,有刀兵起。门户忽鸣,兵丧。大鸟雀在王殿门上作巢,有贤人来。
宫室柱木无故生芝者,赤为血,青为刑狱,白为丧,黑为贼,黄为吉,如人面者,亡财。屋柱有汗,主死。
阙庭地无故自裂,不出三年,失国亡地。
宫垣无故自移反侧,有内乱。垣墙无故崩摧,主亡。墙垣有人影,有丧。
人君无故自修其社稷,前吉后凶。有咎。不出八年,有失政。
人君无故自填其宅,是谓穿德。不出三年,必有荒田,外境不通。五年内,兴兵相攻。
入君无故自为国门,不出三年,夷献重宝,国以亡也。

宫室异部汇考二

景帝三年,吴二城门自倾,大船自覆。
《汉书·景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帝三年十二月,吴二城门自倾,大船自覆。刘向以为近金沴木,木动也。先是,吴王濞以太子死于汉,称疾不朝,阴与楚王戊谋为逆乱。城犹国也,其一门名曰楚门,一门曰鱼门。吴地以船为家,以鱼为食。天戒若曰,与楚所谋,倾国覆家。吴王不悟,正月,与楚俱起兵,身死国亡。京房易传曰:上下咸悖,厥妖城门坏。
宣帝 年,大司马霍禹第门自坏。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宣帝时,大司马霍禹所居第门自坏。时禹内不顺,外不敬,见戒不改,卒受灭亡之诛。
成帝元延元年,城门牡自亡。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延元年正月,长安章城门门牡自亡,函谷关次门牡亦自亡。京房《易传》曰:饥而不损兹谓泰,厥灾水,厥咎牡亡。《妖辞》曰:关动牡飞,辟为亡道臣为非,厥咎乱臣谋篡。故谷永对曰:章城门通路寝之路,函谷关距山东之险,城门关守国之固,固将去焉,故牡飞也。
哀帝 年,大司马董贤第门自坏。
《汉书·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哀帝时,大司马董贤门第自坏。时贤以私爱居大位,赏赐无度,骄慢不敬,大失臣道,见戒不改。后贤夫妻自杀,家徙合浦。

后汉

桓帝延熹五年,太学门无故自坏。
《后汉书·桓帝本纪》:延熹五年夏四月乙巳,太学西门自坏。 按《五行志》:延熹五年,太学门无故自坏。襄楷以为太学前疑所居,其门自坏,文德将丧,教化废也。是后天下遂至丧乱。
永康元年,南宫平城门屋自坏。
《后汉书·桓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康元年十月壬戌,南宫平城门内屋自坏。金沴木,木动也。其十二月,宫车晏驾。
灵帝光和元年,南宫城屋及武库屋自坏。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和元年,南宫平城门内屋、武库屋及东垣屋前后顿坏。蔡邕对曰:平城门,正阳之门,与宫连,郊祀法驾所由从出,门之最尊者也。武库,禁兵所藏。东垣,库之外障。《易传》曰:小人在位,上下咸悖,厥妖城门内崩。《潜潭巴》曰:宫瓦自堕,诸侯强凌主。此皆小人显位乱法之咎也。其后黄巾贼先起东方,库兵大动。皇后同父兄何进为大将军,同母弟苗为车骑将军,兄弟并贵盛,皆统兵在京都。其后进欲诛废中官,为中常侍张让、段圭等所杀,兵战宫中阙下,更相诛灭,天下兵大起。
光和三年二月,公府驻驾庑自坏。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三年二月,公府驻驾庑自坏,南北三十馀间。
中平二年,广阳门屋自坏。
《后汉书·灵帝本纪》:中平二年二月己亥《志》作癸亥〉,广阳门外屋自坏。〈洛阳城西面南头门也〉税天下田亩十钱。〈以修宫室〉
献帝初平二年,长安宣平城门外屋自坏。
《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初平二年三月,长安宣平城门外屋无故自坏。至三年夏,司徒王允使中郎将吕布杀太师董卓,夷三族。〈注〉李傕等攻破长安城,害允等。
兴平元年,长安市门自坏。
《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兴平元年十月,长安市门无故自坏。至二年春,李傕、郭汜𩰚长安中,傕迫劫天子,移置郿坞,尽烧宫殿、城门、官府、民舍,放兵寇钞公卿以下。冬,天子东还雒阳,傕、泛追上到曹阳,掳掠乘舆辎重,杀光禄勋邓渊、廷尉宣璠、少府田邠等数十人。

文帝黄初七年,许昌城南门崩。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七年春正月,将幸许昌,许昌城南门无故自崩,帝心恶之,遂不入。
《晋书·五行志》:黄初七年,许昌城南门无故自崩。此金沴木,木动之也。五月,宫车晏驾。京房《易传》曰:上下咸悖,厥妖城门坏。

废帝建兴二年,诸葛恪厅事栋折。
《吴志·孙亮传》不载。 按《晋书·五行志》:吴孙亮建兴二年,诸葛恪征淮南,后所坐厅事栋中折。恪妄兴徵役,夺农时,作邪谋,伤国财力,故木失其性致毁折也。及旋师而诛灭,于周易又为栋挠之凶也。

武帝太康五年夏五月景午,宣帝庙梁折。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太康十年十二月庚寅,太庙梁折。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五年五月,宣帝庙地陷,梁折。八年正月,太庙殿又陷,改作庙,筑基及泉。其年九月,遂更营新庙,远致名材,杂以铜柱,陈协为匠,作者六万人。至十年四月乃成,十一月庚寅梁又折。天戒若曰,地陷者分离之象,梁折者木不曲直也。明年帝崩,而王室遂乱。
怀帝永嘉二年,鄄城无故自坏。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八月乙亥,鄄城城无故自坏七十馀丈,怀帝恶之,迁濮阳,此见沴之异也。
元帝太兴二年,吴郡米庑自坏。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兴二年六月,吴郡米庑无故自坏。天戒若曰,夫米庑,货籴之屋,无故自坏,此五谷踊贵,所以无籴卖也。是岁遂大饥,死者千数焉。
明帝太宁元年,周延宅自跃。
《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宋书·五行志》:太宁元年,周延自归王敦,既立宅宇,而所起五间六架,一时跃出堕地,馀桁犹亘柱头。此金沴木也。明年五月,钱凤谋乱,遂族灭延,而湖孰寻亦为墟矣。
安帝元兴三年,乐贤堂坏。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兴三年五月,乐贤堂坏。时帝嚚眊,无乐贤之心,故此堂见沴。
义熙九年,国子圣堂坏。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义熙九年五月,国子圣堂坏。天戒若曰,圣堂,礼乐之本,无故自坏,业祚将坠之象。未及十年而禅位焉。

文帝元嘉十七年,吴郡堂鸱尾自落。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嘉十七年,刘斌为吴郡,郡堂屋西头鸱尾无故落地,治之未毕,东头鸱尾复落。顷之,斌诛。
明帝泰始二年,柱自然。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泰始二年五月丙午,南琅邪临沂黄城山,道士盛道度堂屋,一柱自然,夜光照室内。此木失其性也。或云木腐自光。

元帝承圣二年,宫门籥牡自飞。
《南史·梁元帝本纪》:承圣二年春正月己卯,江夏宫南门籥牡飞。

武帝永定二年,重云殿鸱尾生烟。
《南史·陈武帝本纪》:永定二年夏四月壬辰,重云殿东鸱尾有紫烟属天。
文帝天嘉六年,仪贤堂无故自坏。
《南史·陈文帝本纪》:天嘉六年七月甲申,仪贤堂无故自坏。
《隋书·五行志》:天嘉六年秋七月,仪贤堂无故自压,近金沴木也。时帝修宫室,起显德等五殿,称为壮丽,百姓失业,故木失其性也。仪贤堂者,礼贤尚齿之谓,无故自压,天戒若曰,帝好奢侈,不能用贤使能,何用虚名也。帝不悟,明年竟崩。
后主祯明元年,宫殿自倾,朱雀航自沈。
《陈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祯明元年六月,宫内水殿若有刀锯斫伐之声,其殿因无故而倒。七月,朱雀航无故自沈。时后主盛修园囿,不虔宗庙。水殿者,游宴之所,朱雀航者,国门之大路,而无故自坏,天戒若曰,宫室毁,津路绝。后主不悟,竟为隋所灭,宫庙为墟。

北齐

武成帝河清三年,长广郡梁剥如人状。
《北齐书·武成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河清三年,长广郡厅事梁忽剥若人状,郡守恶而削去之,明日复然。长广,帝本封也,木为变,不祥之兆。其年帝崩。

炀帝大业 年,齐王暕起第其栿无故而折。按《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业中,齐王暕于东都起第,新构寝堂,其栿无故而折。时上无太子,
天下皆以暕次当立,公卿属望,暕遂骄恣,呼术者令相,又为厌胜之事。堂栿无故自折,木失其性,奸谋之应也。天见变以戒之,暕不悟,后竟得罪于帝。

高祖武德元年,突厥牙帐自破。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突厥传》:武德元年,骨咄禄特勒来朝,帝宴太极殿,为奏九部乐,引升御座。是岁,始毕牙帐自破,帝问内史令萧瑀,瑀曰:魏文帝幸许,城门无故坏,是年文帝崩,岂其类耶。二年,始毕自将度河,至夏州,与贼梁师都合,又佐刘武周以五百骑入句注,将侵太原地。会病死。
中宗神龙 年,李承嘉堂无故自坏。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神龙中,有群狐入御史大夫李承嘉第,其堂无故自坏。
元宗开元五年,太庙四室坏。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五年正月癸卯,太庙四室坏。
《褚无量传》:开元五年,帝将幸东都而太庙坏,姚

崇建言:庙本苻坚故殿,不宜罢行。无量鄙其言,以为不足听,乃上疏曰:王者阴盛阳微,则先祖见变。今后宫非御幸者,宜悉出之,以应变异。举俊良,撙奢靡,轻赋,慎刑,纳谏争,察谄谀,继绝世,则天人和会,灾异讫息。帝是崇语,车驾遂东。
代宗永泰二年三月辛酉,中书敕库坏。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德宗贞元四年,含元殿自坏。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元四年五月庚戌朔,德宗御含元殿受朝贺,质明,殿阶及栏槛三十馀间自坏,卫士死者十馀人。含元路寝,大朝会之所御也;正月朔,之元。王者之事,天所以警者重矣。
文宗太和三年,成都玉晨殿自吼。
《唐书·文宗本纪》:太和三年十二月,云南蛮寇成都。〈殿吼事不载〉《五行志》:太和三年,南蛮围成都,毁玉晨殿为礧,有吼声三,乃止。
僖宗光启元年,扬州府署门自坏。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启初,扬州府署门屋自坏,故隋之行台门也,制度甚宏丽云。

高宗绍兴三年八月辛亥,尚书省后楼无故自坏。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宁宗庆元元年,建昌民居木柱鸣。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元年夏,建昌军民居木柱有声如牛鸣者,三日乃止。
度宗咸淳九年,贾似道家庙栋裂。
《宋史·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淳九年,丞相贾似道起复之日,在越上私第,方拜家庙,忽闻内有裂帛声,众宾愕然,密询左右,知家庙栋裂,皆逡巡而退。

宣宗元光二年,丹凤门坏。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元光二年,丹凤门坏,压死者数人。

顺帝元统二年,太庙木陛坏。
《元史·顺帝本纪》:元统二年二月甲申,太庙木陛坏,遣官告祭。
至正十一年,岳州府门倒。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至正十一年,岳州府门忽自倒,柱脚向天。
至正 年,安阳寺塔有光。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安阳县志》:顺帝末,天宁寺塔放光,如冶炉铁,表里皆红。

武宗正德七年,文登殿宇自坏。
《山东通志》:正德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文登县始皇庙内钟鼓齐鸣。少顷,殿宇遂为瓦砾,神象颜色不改。是日,流贼数万攻入县城。
世宗嘉靖十六年,雷击迁安县堂脊。
《畿辅通志》:嘉靖十六年六月丙辰,迁安大风,雷雨击县新堂脊,玲珑花草如刻画状,有龙戏其上。
神宗万历二十四年,榆林官署瓦兽、石狮吐火。
《陕西通志》:万历二十四年,榆林清平参将公署瓦兽吐火有声,大门石狮吐火。
万历二十六年,大同神机库自崩。
《山西通志》:万历二十六年九月九日,大同神机库自崩,其声如雷,烟雾蔽天,砖石飞击数十里外,伤人畜甚众。
万历三十二年开元,东镇国寺塔尖坠石。
《福建通志》:万历三十二年开元,东镇国寺塔第一层尖石坠第二层、第三层,扶栏因之并碎,城内外庐舍圮,覆舟甚多。
悯帝崇祯十六年,江西省城钟鼓楼倾。
《江西通志》云云。

宫室异部艺文

《论太庙屋坏请修德表》唐·褚无量

臣闻《尚书·洪范传》云:王者阴盛阳微,则先祖见其变。昔成汤遇旱,引事自责,云女谒盛耶。今则太庙毁坏,即是先祖示变;后宫众多,即是阴盛阳微。伏请后宫之中非所幸者,亲享之后,简出少应其变,则上答先祖,必灾异自消。昔殷帝武丁祭成汤,有飞雉升鼎耳,而雊武丁忧惧,问其臣祖乙。祖乙曰:王勿忧,先修政事。武丁乃修政行德,殷道复兴。昔大戊之时,桑榖二木共生于朝,一暮大拱,此不恭之罚也。大戊修德,桑榖自消。昔武王之时,周公辅政,二叔流言,秋熟未穫,天大雷电以风,禾则尽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乃与大夫尽出郊,天乃返风,禾则尽起,岁则大熟。昔宋景公之时,荧惑守心,景公问之司星。子韦对曰:祸在君,可移于相。公曰:宰相所与共理国也。曰:移于人。公曰:人死,谁为君。曰:移于岁。公曰:乏食,人必死。子韦曰:天处高而听卑,君有至德之言三,必三赏,荧惑果徙三舍。至汉之文景,并睿明天子也。亦灾异继起,修德行政,其名益光。愚又窃闻左右近臣妄奏,云国家太庙其材木是苻坚时旧殿。臣按括地志云:隋文帝创立新都,移宇文庙故殿改造,此庙元非苻坚及宇文氏所作也,况国家。隋文帝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岂复递取苻坚之旧殿以充太庙者乎。此则言伪而辩,殊不足采纳。伏愿精选举,用贤良,节奢靡,轻赋税,继绝代,慎刑罚,纳谏诤,察谄谀。夫贤良任用则能兴化臻理矣。节奢靡则不恣耳目之欲,清静之风行矣。轻赋税则下人乐以奉上,不困穷矣。继绝代则崇德报功,有劝沮矣。慎刑罚则宽猛相济,不滥刑矣。纳谏诤则日闻己过,人竭忠矣。察谄谀则君子道长,无邪僻矣。非礼勿动,顺时行令。夫如是,则人和,人和则气和,气和则天地和矣。天地和会,灾异自消。伏愿陛下虔奉神心,兢谨天戒,幸甚。

宫室异部纪事

《陈留·耆旧传》:董宣为北海太守,大姓公孙舟造起大宅,工占之曰:宅当出一丧,舟使子取行人杀之以塞咎。宣收舟,考杀之。
《宋书·五行志》:晋武帝太康后,天下为家者,移妇人于东方,空莱北庭,以为园囿。干宝曰:夫王朝南向,正阳也;后北宫,位太阴也;世子居东宫,位少阳也。今居内于东,是与外俱南面也。亢阳无阴,妇人失位而干少阳之象也。贾后谗戮悯怀,俄而祸殃亦及。
《南史·齐庐陵王子卿传》:子卿,武帝第三子也。隆昌元年,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置兵佐。鄱阳王锵见害,以子卿代为司徒。所居屋梁柱际血出流于地,旬日而见杀。
《王镇之传》:镇之弟弘之,弘之孙晏,进号骠骑大将军、太子少傅,进爵为公。晏人望未重,又与上素疏,中兴初,虽以事计委任,而内相疑阻,晏无防意。既居朝端,事多专决,内外要职,并用门义,每与上争用人。数呼相工自视,云当大贵。与客语,好屏人。上闻,疑晏欲反,遂诛晏。晏未败前,见屋桷子悉是大蛇,就视之犹木也。晏恶之,方以纸裹桷子,犹纸内摇动,𥰡𥰡有声。未几而败。
《齐武帝本纪》:永明十一年秋七月,上不豫,徙御延昌殿,始登阶而殿屋鸣吒,上恶之。戊寅,大渐。
《梁武陵王纪传》:大同三年,为都督、益州刺史。纪在蜀十七年,南开宁州、越巂,西通资陵、吐谷浑。内修耕桑盐铁之功,外通商贾远方之利,故能殖其财用,器甲殷积。马八千匹,上足者置之内厩,开寝殿以通之,日落,辄出步马。便骑射,尤工舞槊。九日讲武,躬领幢队。及闻国难,谓僚佐曰:七官文士,岂能匡济。既东下,黄金一斤为饼,百饼为簉,至有百簉;银五倍之,其他锦罽缯采称是。每战则悬金帛以示将士,终不赏赐。宁州刺史陈知祖请散金银募勇士,不听,恸哭而去。自是人有离心,莫肯为用。纪颇学观占,善风角,亦知不复能济。瞻望气色,叹叱天道,椎床声闻于外。有请事者,以疾辞不见。既死,埋于沙洲,不封无榇。元帝以刘孝胜付廷尉,寻免之。初,纪将僭号,妖怪不一,内寝柏殿柱绕节生花,其茎四十有六,靃靡可爱,状似荷花。识者曰:王敦祆花,非佳事也。
《何尚之传》:尚之子偃,偃弟子引,居若耶山云门寺。梁武帝敕给白衣尚书禄。引固辞。又敕山阴库钱月给五万,又不受。乃敕何子朗、孔寿等六人于东山受学。太守衡阳王元简深加礼敬,月中常命驾式闾,谈论终日。引以若耶处势迫隘,不容学徒,乃迁秦望山。山有飞泉,乃起学舍,即林成援,因岩为堵。别为小阁室,寝处其中,躬自启闭,僮仆无得至者。山侧营田二顷,讲隙从生徒游之。引初迁将筑室,忽见二人著元冠,容貌甚伟,问引曰:君欲居此耶。乃指一处云:此中殊吉。忽不复见。引依言而卜焉。寻而山发洪水,树石皆倒拔,唯引所居室岿然独存。元简乃命记室参军钟荣作《瑞室颂》,刻石以旌之。
《阮孝绪传》:初,建武末,清溪宫东门无故自崩,大风拔东宫门外杨柳,或以问孝绪。孝绪曰:清溪皇家旧宅,齐为木行,东者木位。今东门自坏,木其衰矣。
《南史·陈后主本纪》:帝荒于酒色,灾异甚多。建邺城无故自坏。
《北史·齐神武本纪》:神武为晋州刺史。时州库角无故自鸣,神武异之,无几而孝庄诛尔朱荣。
《唐书·姚崇传》:帝将幸东都,而太庙屋自坏,帝问宰相,宋璟、苏颋同对曰:三年之丧未终,不可以行幸。坏压之变,天所以示教戒,陛下宜停东巡,修德以答至谴。帝以问崇,对曰:臣闻隋取苻坚故殿以营庙,而唐因之。且山有朽坏乃崩,况木积年而木自当蠹乎。但坏与行会,不缘行而坏。且陛下以关中无年,输饷告劳,因以幸东都,所以为人不为己也。百司已戒,供拟既具,请车驾如行期。旧庙难复完,盍奉神主舍太极殿。更作新庙,申诚奉,大孝之德也。帝曰:卿言正契朕意。赐绢二百匹,诏所司如崇言,天子遂东。
《志怪录》:顾全武于越中广搜楩楠,建宅甚宏壮,毕工之际,梁栋皆出水,户牖渍湿,竟不得入斯屋而卒,人谓之宅泣。
《北梦琐言》:梁祖末年,多行诛戮,一夕寝殿大栋忽坠于御榻之上,初闻土落于寝帐上,乃惊觉,久之又闻有小木坠于帐顶间,遂瞿然下床,未出殿门,其栋乃坠。迟明召诸王近臣令观之,夜来惊危,几不相见,由是君臣相泣。又曰:惊忧之时,如有人引头于寝閤门内,云里面莫有人否,所以恖忙奔起,得非宫殿神乎。他日,又游于大内西九曲池,泛鹢舟于池上,舟忽倾侧,上坠于池中,宫嫔并内侍从官并跃入池,扶策登岸,移时方安,尔后发痼疾,竟罹其子郢王友圭弑逆之祸。舟倾栋折,非佳事也。
《五代史·安重荣传》:重荣将反,城门抱关铁胡人,无故头自落,铁胡,重荣小字,虽甚恶之,然不悟也。
《宋史·李焘传》:乾道八年七月壬戌,雷震太祖柱,坏鸱尾,有司旋加修缮。焘奏非所以畏大变,当应以实。上谕大臣:焘爱朕,屡进谠言。赐金紫。
《陈尧佐传》:尧佐弟尧咨,拜武信军节度使、知河阳,徙苏州,又徙天雄军。所居栋摧,大星霣于庭,散为白气。已而卒,赠太尉。
《梦溪笔谈》:皇祐中,苏州民家一夜有人以白垩书墙壁,悉似在字,字稍异。一夕之间,数万家无一遗者;至于卧内深隐之处,户牖间无不到者。莫知其然,后亦无他异。
《宋史·张忠恕传》:开禧末,恕入为籍田令。会太庙鸱吻为雷雨坏,神主迁御,忠恕因论对,请广言路,通下情,宁宗嘉纳。
《辍耕录》:至正甲辰四月十五日,华亭县五保杨巷邵浦云之西清庵廊屋一十九间,每间屋柱皆有声,其声若以桶覆水面而击其底者。人以手按之,则振掉而起,经时乃止。按乾坤变异录人君宫室,无故有声,主兵起。若人家,主家亡。
至元壬寅夏,松江府前勾栏邻居顾百一者,一夕梦摄入城隍庙中,同被摄者约四十馀人。一皆责状画字,时有沈氏子,以抟银为业,亦梦与顾同,郁郁不乐,家人无以纾之,劝入勾栏观排戏,独顾以宵梦匪祯,不敢出门,有女官奴,习讴唱,每闻勾栏鼓鸣则入。是日入未几,棚屋拉然有声,众惊散,既而无恙,复集焉。不移时,棚阽压,顾走入,抱其女,不谓女已出矣。遂毙于颠木之下,死者凡四十二人。内有一僧人,二道士。独歌儿天生秀全家不损一人。其死者皆碎首、折胁、断筋、溃髓。亦有被压而幸免者,见衣朱紫人指示其出,不得出者,亦曲为遮护云。
平江虎丘阁版,上有一窍,当日色清朗时,以掌大白纸承其影,则一寺之形胜,悉于此见之。但顶反居下耳。此固有象可寓,非幻出者。松江城中有四塔,西曰:普照。又西曰:延恩。西南曰:超果。东南曰:兴圣。夏监运家乃在四塔之东,而小室内却有一塔影,长五寸许,倒悬于西壁之上,不知从何而来,然不常有,或时见之焉,是又不可晓也。
《明外史·姚广孝传》:燕王既称病,亟会诏逮府中官属,王遂决策。适大风雨骤至,檐瓦坠地,燕王色变。道衍曰:祥也。飞龙在天,从以风雨。瓦坠,将易黄也。遂起兵,号其众曰靖难之师。
《漳州府志》:泉漳间,烧山土为瓦皆黄色。郡人以海风能飞瓦,奏请用铜瓦,民居皆俨似黄屋鸱吻异状,官廨缙绅之居,尤不可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