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梦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一卷目录

 梦部纪事六

庶徵典第一百五十一卷

梦部纪事六

《金史·五行志》:初,金之兴,平定诸部,屡有祯异,故世祖每与敌战,尝以梦寐卜其胜负。乌春兵至苏速海甸,世祖曰:予夙昔有异梦,不可亲战,若左军有力战者当克。继而与肃宗等击之,敌大败。
《太祖本纪》:康宗梦逐狼,屡发不能中,太祖前射中之。旦日,以所梦问僚佐,众曰:吉。兄不能得而弟得之之兆也。是岁,康宗即世,太祖袭位。
《宗室传》:斡带,太祖母弟。太祖昼寝于来流水旁,梦斡带之场圃火,禾尽焚,不可扑灭,觉而深念之,以为忧。是时,斡带已寝疾,太祖至,闻之,过家门不下马,径至斡带所问疾。未几薨。
《韩企先传》:企先为尚书右丞相,召至上京。入见,太宗甚惊异曰:朕畴昔尝梦此人,今果见之。
《显宗孝懿皇后徒单氏传》:后以皇统七年生于辽阳。母梦神人授以宝珠,光焰满室,既寤而生,红光烛于庭。
《张万公传》:万公,字良辅,东平东阿人也。幼聪悟,喜读书。父弥学,梦至一室,榜曰张万相公读书堂,已而万公生,因以名焉。
《黄久约传》:久约,父胜,通判济州。母刘氏,尚书右丞长言之妹,一夕梦鼠衔明珠,寤而久约生,岁寔在子也。《张元素传》:元素,字絜古,易州人。八岁试童子举。二十七试经义进士,犯庙讳下第。乃去学医,无所知名,夜梦有人用大斧长凿凿心开窍,纳书数卷于其中,自是洞彻其术。
《续夷坚志》:康伯禄、李钦叔,壬辰冬十二月,行部河中。先,城未破。一日,康与钦叔求梦于其神。伯禄梦城隍破,争船落水中,为一锦衣美妇援出,满眼皆桃花。钦叔梦人与桃符二,上写宜入新年,长命富贵。明日,城陷,伯禄争船不得上,落水死。李得船走陕县,三四日,改岁,杨正卿令人送桃符。所书如梦云。
清河王博,以裁缝为业。年三十七岁,一日,诣聊城何道士,言:丁酉初春,醉卧一桃园中,忽梦一神人,被金甲,执戟,至其旁,蹴之使起。王问何为神。曰:吾为尔送尾来。自后,觉尻骨痛痒,数日,生一尾,指许大,如羊退毛尾骨。然欲勒去,痛贯心髓,灸之亦然。因自言不孝于母,使至饥饿,故受此报。与人观看,则痛庠少止,否则不可耐也。因问何求疗。无所措手,乃去。今在新店住。
张状元甫唱第前,梦人以物易其首,手自扪之,乃玉也。初甚恶之,继有是应。闫子秀笔记此事。
《金史·仆散端传》:妇人阿鲁不嫁为武卫军士妻,生二女而寡,常托梦中言以惑众,颇有验,或以为神。乃自言梦中屡见白头老父指其二女曰:皆有福人也。若侍掖庭,必得皇嗣。是时,章宗在位久,皇子未立,端请纳之。章宗从之。既而京师久不雨,阿鲁不复:梦见白头老父使之祈雨,三日必大澍足。过三日雨不降,章宗疑其诞妄,下有司鞫问,阿鲁不引伏。诏让端曰:昔者所奏,今其若何。后人谓朕信其妖妄,寔由卿启其端,倪郁于予怀,念之难置。其循省于往咎,思补于将来。恪整乃心,式副朕意。端上表待罪,诏释不问。《续夷坚志》:泰安初,高子约耿君嗣闫子秀、王子正考试平阳举子万人。主司有梦绯衣人来谢谒者。明旦,试题下,以语同官。俄群鹤旋舞至公楼上,良久不去。主司命胥吏揭榜,大书示众云:今场状元,出自河东,当举府题,圣人有金城解魁,宋可封泽州,省题俭德化民,家给之本。省魁孙当时御题,获承休德,不遑康宁,状元王纲,平阳三元者,果皆河东云。
《金史·宣宗皇后王氏传》:皇后王氏,中都人,明惠皇后妹也。其父微时尝梦二玉梳化为月,已而生二后,王氏姊妹受封之日,大风昏霾,黄气充塞天地。已而,后梦丐者数万踵其后,心甚恶之。占者曰:后者,天下之母也。百姓贫窭,将谁诉焉。后遂敕有司,京城设粥与冰药。及壬辰、癸巳岁,河南饥馑。大元兵围汴,加以大疫,汴城之民,死者百万馀,后皆目睹焉。
《续夷坚志》:吕内翰造,字子成。未第时,梦金龙蜿蜒,自天而下,攫而食之。是岁,经义魁南省,词赋继擢殿元,閤门请诗,有状头家,世传三叶,天下科名占两魁,谓其大父延嗣,父忠嗣,与子成俱状元也。
参知政事魏子平,嗜食鱼。厨人养鱼百馀头,以给常膳。忽梦群鱼集其身,挥斥不去。复梦为鱼所鲠,痛不能出。闷乱久之,乃寤。自是不食鱼。
胥莘尝梦太山神告之曰:敬我无福,慢我无殃。当行善道,家事久常。每以此语人,事见家传。
京师法云寺僧律诗,失明数年。梦中有人授一方,治内外障阻,但神水在者,皆可疗焉。蔓菁子二两,枸杞、蒺藜、甘菊、荆芥穗各一两,当归、地黄、川芎、赤芍药、防风各一两五钱,十味末之,水面糊丸,如桐子大,空腹食,前温水下三十丸。僧服之,目复明。因目曰:梦灵丸云。
宁海昆崙山石落村刘氏,富于财,尝于海滨得百尺鱼,取骨为梁,构大屋,名曰鲤堂。堂前一槐,荫蔽数亩,世所罕见。刘复梦女官,自称麻姑,问刘乞槐树修庙。刘梦中甚难之,既而曰:庙去此数里,何缘得去。即漫许之。及寤,异其事,然亦不之信也。后数十日,风雨大作,昏晦如夜。人家知有变,皆入室潜遁。须臾,开霁,唯失刘氏槐所在。人相与求之麻姑庙,此树已卧庙前矣。
《元史·杨奂传》:奂,字焕然,乾州奉天人。母尝梦东南日光射其身,旁一神人以笔授之,已而奂生,其父以为文明之象,因名之曰奂。
《李昶传》:昶,字士都,东平须城人。父世弼,从外家受孙明复《春秋》,得其宗旨。金贞祐初,三赴廷试,不第,推恩授彭城簿,志悒郁不乐,遂复求试。一夕,梦在李彦榜下及第,阅计偕之士,无之,时昶年十六,已能为程文,乃更其名曰彦。兴定二年,父子廷试,昶果以《春秋》中第二甲第二人,世弼第三甲第三人,父子褒贬各异,时人以比向、歆。
《达礼麻识理传》:达礼麻识理除知枢密院事、大抚军院事。初,大抚军院之立,皇太子用完者帖木儿、答尔麻、帖林沙、伯颜帖木儿、李国凤等计,专以备禦扩廓帖木儿,既而政权不一,事务益乖,各复引去,而达礼麻识理之至,事且无可为者。达礼麻识理之卒也,先一夕,怯薛官哈剌章者,阿儿剌氏阿鲁图孙也,夜梦太祖召见,语之曰:我以勤劳取天下,以传于妥欢帖睦尔。而爱猷识礼达腊不克肖似,废坏我家法,苟不即改图,天命不可保矣。尔吾功臣之后,且诚实,故召汝语,汝明旦亟以我言告而主及爱猷识理达腊。汝不以告,吾即殛汝,告而不改,则吾他有处之。达礼麻识理其人庶几识事宜者,然知而不言,将焉用之。吾其先殛之矣。明旦,哈剌章入见帝,具以梦告,帝令以告皇太子。比出,则达礼麻识理已无疾而卒矣。《辍耕录》:世皇取江南,大军次黄河,苦乏舟楫。夜梦一老叟,曰:陛下欲渡河,当随我来。引至一所,指曰:此即是已。帝遂以物标识之。乃觉,历历可记。明日,循行河浒,寻梦中所见处,果是。方惊,顾问,忽有人进曰:此间水浅,可渡。时帝徵梦中语,因谓:汝能先涉否。其人乃行,大军自后从之,无一不济。帝欲重旌其功,对曰:富与贵,悉非所愿,但得自在,足矣。遂封为答剌罕,与五品印,拨三百户以食之。今其子孙尚有存者,此事杨元诚太史所云。
平山会道观主邓山房道枢,绵州人,在宋季为道士时,斋法已精,际遇理度两朝。一日,谢后,遣巨珰召至内后门,泣降德音,且令其责军令状,使无他泄。后谓曰:吾昨夜梦见济王怒甚,以为吾,且将兵由独松关入灭汝社稷矣。吾此梦,颇可怪,汝可就南高峰顶为誊心章,哀告上帝。已而黄头先锋斩关而来,宋亡。后邓遂筑今观。
《元史·吴澄传》:澄生前一夕,乡父老见异气降其家,邻媪复梦有物蜿蜒降其舍旁池中。旦,以告于人而澄生。
《刘因传》:因字梦吉,父述。中统初,左三部尚书刘肃宣抚真定,辟武邑令,以疾辞归。年四十,未有子。叹曰:天果使我无子则已,有子必令读书。因生之夕,述梦神人马载一儿至其家,曰:善养之。既觉而生,乃名曰骃,字梦骥。后改今名及字。
《霏雪录》:虞文靖公集,在翰林。一夕,梦两朱衣,引至一官府,见其人服王者服,乃孔子也。公跪于陛,孔子曰:汝集善为之。公退至殿陛,一跌而寤。公恐遗忘,口诵所言,俄而闻扣门甚急,亟起,乃王召议事。二使以马翼公至承天殿,朝臣及诸学士具集。王曰:上晏上都,某欲窃神器,伪使者赍诏且至,卿等在庭,何以处。众无语,公默省梦中语,乃进曰:殿下宜即大位。于是定计谕中外。初,国玺在上都,乃蜡为天子印章,颁诏,先遣使守古北口,候伪使者杀之,焚其书。此临大事,决大疑,圣人假梦,以坚公之志耳。
《明昭代典则》:扬王,姓陈氏,世为维扬人,不知其讳。宋季隶籍军伍,从张世杰扈从。祥兴,帝驻南海。至元己卯春,世杰战败,士卒多溺死。王幸脱死,达岸,粮绝,计无所出。同行者曰:闻髑髅山有死马,共烹食之,不识可乎。王未及行,疲极,辄昼仆地,睡梦一白衣谓曰:汝慎勿食马肉,今夜有舟来载也。王恍惚中,未深信。俄又梦如初。至夜将半,梦中彷佛闻橹声,有衣紫衣者,以杖触王曰:舟在矣。王惊寤,身忽在舟中。见旧所事统领官。时统领已降于元帅,元将畏舟压,凡附舟者,掷弃水中。统领怜王,亟藏之舟板下,日取乾糇从板隙投之,王掬以食,又与王约,渴则以足撼板,张口向隙受浆。居数日,事将泄,皆徬徨不安。忽飓风撼舟,元将大恐,遍求祷祈者,不可得。统领知王能巫术,遂白而出之。王仰天叩齿,若指挥鬼神状,风涛顿息。元将喜,因饮食之。至通州,送之登岸。王归维扬,居盱眙津里镇,以巫术行。王无子,生二女,长适季氏,次即皇太后。晚以季氏长子为后,年九十九岁卒。
《辍耕录》:李恭敏公者,所居在江阴之南门,其门首巷坊,亦题曰恭敏。不知当日名坊之义。而七八十年来,子孙消削,第宅倾圮殆尽,弃遗故址,竟为里豪薛得昭所吞,土木一新,乡闾健羡。忽有人献谄于薛云:若不除去旧坊,终非君家利也。薛深然之。指数恭敏之族,尊且长者,惟李唐卿可主其事。乃呼至,赠泉百缗,李欣然撤之。一夕,呓语呻吟,甚苦,妻急呼之。觉,问其故。曰:我梦见袍笏大官,自云是我祖,责以不能世守其业,又毁其坊。既骂且挞,我负痛叫号,故致此耳。语既,暴死,莫救。又数年,城燬于兵,薛氏室屋财产悉空,贫无为计,遂执干役于时贵之家。噫,子孙之不肖,强霸之用心,皆可为后人鉴也。
《归化县志》:陈有定,邑之明溪市,人家贫,佣于罗姓者。因失鹅,避王氏门外。王梦一猛虎踞门,心知为非常人,遂妻以女。
《辍耕录》:松江卫山斋有材誉,时庸医儿孙华孙,颇知嗜学,山斋因奖予之,使得侪于士类。山斋既死,华孙忽谓人曰:尝梦天使持黄封小合,授吾曰:上帝有敕,以卫山斋声价畀汝。吾受命,谢恩而寤。故人戏赠以诗有山斋声价黄封合之句。陆居仁每谓人曰:吾读诗集传,有不安处,思所以易之。忽若梦寐中见尼父,拱立于前,而呼吾字,曰:陆宅之,朱熹误矣,汝说是也。偶与友人之黠者言及此,友人曰:足下得非禀受素弱乎。曰:何为。曰:吾见足下眼目眊眩,又梦寐颠倒,故知其然也。居仁惭赧,不复辨。客来,谈及,拊儿大笑,命笔识之。
《建宁府志》:胡致堂夫人翁氏,密州司户揆之女也。生之前一夕,其祖殿撰,梦有通谒者,曰:吾,婺女星也。当生君家。翌曰,翁氏生,红光满室。殿撰曰:此必清贵而寿者也。长,归致堂,以妇德闻见。元孙者三,累封太原宁郡太夫人。
《霏雪录》:杨廉夫先生之母夫人,尝梦神人授金钱一枚,遂娠先生。先生文章事业,为一代伟人,岂偶然哉。先生卒,钱君思复尝作挽诗云:生前母应金钱梦,死后人称铁笛仙。
《高坡异纂》:杨廉夫题临海王节妇诗曰:介马驮驮百里程,青枫后夜血书成。秖应刘阮桃花水,不似巴陵汉水清。后廉夫无子,一夕,梦一妇人,谓曰:尔知所以无后乎。曰:不知。妇人曰:尔忆题王节妇诗乎。尔虽不能损节妇之名,而心则伤于刻薄,毁谤节义,其罪至重,故天绝尔后。廉夫既寤,大悔。遂更作诗曰:天随地老妾随兵,天地无情妾有情。指血齧开霞峤赤,苔痕化作雪江清。愿随湘瑟声中死,不逐胡笳拍里生。三月子规啼断血,秋风无泪写哀铭。后复梦妇人来谢。未几,果得一子。
太祖高皇帝皇考仁祖淳皇帝,居濠州之钟离东乡。皇妣淳皇后陈氏,尝梦黄冠馈药一丸,煜煜有光,吞之,既觉,口尚异香,遂娠焉。及诞,有红光烛天,照映千里。观者异之。
《明外史·常遇春传》遇春初从刘聚为盗,察聚终无成,率所部壮士,归太祖于和阳。未至,困卧田间,梦神人披甲拥盾呼曰:起起,主君来。惊寤,而太祖适至,即迎拜。
《衮州府志》:曹本,字子善,滕县人,汉曹褒之后。父思明,尝梦数人以车载箧至,问明曰:汝曹某耶。思明应曰:是也。其人开箧,取人支体,与之曰:此隶人支体也。思明受之。一人后至,谓其人曰:曹某当得一侍郎儿,何故以隶体与之。其人大惊曰:吾忘之,然侍郎皆散尽,奈何。后至者顾视箧中,良久,曰:此不一侍郎鼻耶。遂复与之。已而本生,天资颖异,志操不群。明初,以贡游太学,官北平布政司都事。洪熙元年,升兵部侍郎。《前定录补》:奉新王文博,名载。梦与刘铸到南昌,经江西省署,见放乡贡进士榜,谛视之,高悬朱牌十枚,上书金字,日光炫耀,不可读。忽一隶卒,前白曰:第一名,南昌熊谊。汝居第六。遥呼铸曰:尔名亦在后。须臾,有红英佩刀者十馀人,自省中欢而出,似相逼逐战,惊寤。明发,如人言,皆大笑。当是时,大都督朱公镇南昌,干戈方殷,谓安有贡举之事。后八年,为洪武庚戌,始设科江西四十名额,南昌占其十。十名中,熊谊冠首,正符朱牌之数。载却在通榜第六,铸居十九。及试大廷,载又中第二甲第六名。一一皆验。
《圣君初政记》:皇祖始造钞,不就。一夕,梦神告当用秀才心肝为之。寤思之,不得。高后曰:士子苦心文业,其文课即心肝也。祖善曰:得之矣。因命取太学积课簿,捣为之,果成。
《明通纪》:洪武元年八月十五日,上夜梦当天,两日月齐出,诸雪杂乱纷飞,倏尔底定。上谓徐达曰:此梦何解。徐达曰:陛下梦两日月齐出,即大明明字。诸雪杂乱纷飞,即诸贼扰乱我中原,我明命将出师,一鼓而擒之,即倏尔底定。此吉兆也。
《明状元事略》:洪武乙丑科丁显,字彦伟,福建建阳人。中榜时,年二十八。建阳旧谶:淮沙圆,出状元。显应之。先是,上梦殿前一巨钉,缀白丝数缕,悠扬日下。及拆首卷,乃花纶。上以其年少,抑之。已而得显卷,以丁与钉符,而显字日下双丝,遂首擢。
《湖广通志》:刘俊,江陵人。父梦天降赤帜,上书俊字。是夕,俊生。会乡里师命名,适与梦符。登洪武乙丑进士,历升兵部尚书。
《明外史·胡大海传》:大海尝夜出,两目煜煜有光,既死,敌兵犯境,军中或梦大海,若生时或睹巨火满野汹汹,有甲骑声,师出辄,大捷。
《江南通志》:甘霖,字沛之,高淳人。洪武,以荐召入。问其名,曰:甘霖。因曰:浙江大旱,汝往霖之。授左参政。既至,夜梦神告曰:某地有泉,可济民渴。旦往,俨若梦境。掘之,果得大泉。同僚属祈祷,大雨随至。
《湖广通志》:茹瑺,衡山人。洪武间,贡入冑监。上梦一神伏阶下,曰:臣,南岳神也。来辅陛下。次日,上临太学,见瑺貌类梦中所见。询之,对曰:臣,衡山人也。上异之,擢承敕郎,历通政使,进都御史、兵部尚书。
《明外史·黄观传》:观妻翁氏投水,呕血石上,成小影,阴雨则见,相传为大士像。僧舁至庵中。翁夫人见梦曰:我黄状元妻也。比明,沃之以水,影愈明,有愁惨状。《名山藏》:建文三年正月辛酉,凝命神宝成。初,君为太孙,梦帝致宝焉。既即位,得青玉、雪山。二年,齐郊宫,夕梦,若有寤,乃命玉人琢为大玺,至是以告天地宗庙,下诏,百官称贺,大宴奉天门,赏四裔朝使。辛未,大祀南郊。明日,行庆成礼,令群臣赋诗,颁天下。
建文四年正月,燕王梦厄于平安。有曰:马将自西驰,断安马足。问焉。对曰:臣,莘之神也。四月,北军断徐饷道,转攻萧,至小河,燕将陈文桥河冲守之,都督总兵何福引兵循河而东,遇燕王骑,斩文,夺所守桥,燕将张武突出林间,与王合,乃击却南军。南军据桥南,北军据桥北,相持累日。魏国公辉祖来援,阵齐眉山下,与燕大战,自午至酉,两军相当。辉祖斩燕将斌等十馀人,还营,掘堑。于是南军再捷,北军再败。燕诸将皆惧,说燕王曰:军深入矣,暑雨连绵,淮上蒸湿,恐有疾疫。小河之东平野,多牛羊,二麦将熟。若渡河,择地休士息马,观衅而动,可持久也。燕王曰:兵事有进无退,胜形成矣。而复谋退,士不怠乎。公等所见,拘挛耳。令曰:欲渡河者,恣公等所之。朱能曰:诸君勉矣。汉高十战而九不胜,卒有天下。盖燕王。于是不解甲者数日。南军树碑相庆也,廷臣有曰:燕且北矣。京师固不可无良将,帝因召辉祖还,何福等无援,乃引兵会平安,灵壁平安,以六万人为方阵,裹饷护行,燕王遮之平安,突至杀。北军千馀,矢如雨。燕王麾兵断南军为二,南军大败。何福出壁与平安共杀伤北军,北军乃却,而高煦又以其伏至,王还掩击其后,复大败南军,尽得其饷。挽福入壁垒门,私令士曰:旦闻炮三而突围。燕王望见之,曰:南军其遁,旦使诸军缘壁入之,发炮三。南军谓其炮也,争开门,遁,已知为北军,皆大乱。平安陈晖等三十七人,礼部侍郎陈性善等百五十人,皆见执。燕王谓平安曰:淝河之战,公马不,何以遇我。曰:累臣不佞,敢效铅刀。燕王曰:壮士。
《正气纪·惠宗本纪》:建文四年夏六月,靖难兵犯阙,帝与程济梁良用等九人,潜至鬼门。牛景先用铁棒击之,不奋力而起,随出门,有舟待岸,帝疑之。舟人跪告曰:臣,神乐观道士也。即前御赐名王升是。帝问曰:尔何之。对曰:昨臣梦皇祖绯衣御奉天门,命两校尉促臣,曰:旦日午时,可牵舟抵后湖鬼门,俟出者,勿泄,泄且殛尔。臣故候此。帝讶嗟。
《将乐县志》:陈真拜饶州通判,改安庆。秩满,赴京,会成祖梦二朱衣侍墀下,自云太守,一真一假。次日,同他府通判陈假引奏,适与梦符,俱升知府。
《名山藏》:永乐二十二年五月甲申,上梦神一再告曰:上帝好生。旦,召问杨荣、金幼孜,曰:何祥也,岂天属意此寇部属耶。皆对曰:陛下除暴安民,亦好生也。或者火炎昆冈,玉石俱焚。上帝之意,惟陛下详之。上即命草敕,使谕其部落,曰:往者阿鲁台穷极归朕,及朕所以待之者,尔等所知,朕何负。而比年以来,寇掠我边鄙,虔刘我蒸庶,谁之过欤。朕閒者,以天人之怒再用率师,当是之时,如徇将士之志,尔等复有馀命。朕体好生,驱之旷远,兽心不悛,荼毒增甚。今王师之来,罪止阿鲁台一人。有能顺敬天道,输诚来朝,朕待以恩礼,仍授官职。听择善地,毋怀疑贰。以遗后悔。
《嵩阳杂识》:胡忠安公濙,生,发白如丝,弥月方黑。生之夕,母梦一僧,持花以遗之。觉而生。公见僧即笑,父问之,僧答云:此吾师天池高僧后身也。先师尝示梦,今生胡氏家,后当显。尔来求我,以一笑为记。闻者异之。《名山藏》:宣宗章皇帝生之夕,成祖梦高祖授以大圭,命曰:传之子孙,永世其昌。既数岁,试之事,辄剸决称旨,成祖爱之。仁宗即位,册为皇太子。其春,以南京地屡震,命往抚治。上旋不豫。既大行,宫中秘不发丧。以遗命,召上顾,臣下稍稍闻。上崩,其时,汉庶人蓄反谋,传言将要劫群臣。或请整兵,旋或请出间道。上曰:君父在上,天下归心,岂有他虞。遂传诣京师。六月己亥朔,至芦沟,既乃闻,绝恸,左右掖听遗诏。行,哭入宫门,诣梓宫,拜哭尽哀。颁遗诏天下臣民,三劝,进。庚戌,即皇帝位。
《滕县志》:徐义父恭,母陈氏。初,义生时,父梦神授以玉如意,遂名义。义性孝谨,父母故,露宿墓旁,种树辄死,夜梦父谓之曰:汝无树,树将自生。久之树果生。《状元事略》:商辂与其师洪士直同宿学舍中,辂梦有提人首三颗授之。觉而语洪,洪曰:吉梦也。果三元应之。
《镇江府志》:正统中,丹阳大疫。令某梦迎诏开读,止一语,曰:独舍蒋宗海。醒而异之,令值朔旦,往谒文庙,语之教谕高琏。琏夜亦有是梦,素与宗海善,骇其相符,令人视之,果汗而苏矣。
《震泽纪闻》:张益土木之难,益以学士从死焉。后四十馀年,其子某以御史印马于北畿道。经土木,设祭悲泣。是夜,梦其父衣冠如生,来曰:以红沙马与我。既觉,甚异也。忽从者来报云:后队一红沙马毙矣。始异之,既归,询之父老,益初从驾,骑红沙马云。
《状元事略》:正统丁卯冬,湖广须知官在途,梦开黄榜,第一名彭时。又京中谣云:众人知不知,今岁状元是彭时。不知何自而起。后果然。廷试前一月,上梦儒释道三人来见,至揭榜,状元彭时由儒士,榜眼陈鉴幼,曾寓神乐观,探花丘正幼,曾为庆寿寺书记云。景泰甲戌科,孙贤,字舜卿,河南杞县人,未第先,梦金甲神人,持黄旂插于其门,有状元二字。至廷试,果首擢。
《列朝诗集》:倪岳,字舜咨,上元人。父文禧公谦,奉命祠北岳。母梦绯衣神人入室,生公,遂名岳。公瑰伟秀异,目光炯炯,望之若神。天顺元年进士,入翰林为编修,历侍讲,至学士。弘治中,为吏部尚书,赠少保,谥文毅。《崇仁县志》:吴聘君康斋,祖逸愚公,一夕,梦先冢上,一藤盘旋而上,长竟接天。问冢旁老人,此名为何。老人答曰:此攀辕藤也。明日,聘君生。
《明外史·孝宗孝康皇后张氏传》:后母金,梦月入怀而生后。
《韩文传》:文生时,梦紫衣人抱送文彦博至其家,故名之曰文。成化初举进士,除工科给事中。
《明通纪》:夏原吉,湖广湘阴人。母廖氏,梦三闾大夫降,而生,举动端厚,好学,喜怒不形。
《状元事略》:成化己丑科张升,字启昭,江西南城人。传胪前一夕,梦登天,两手挈二人头,云:皆同姓者。及开榜,一甲首为升,二甲首张燧,三甲首张晓。
成化戊戌科曾彦,每科试,辄梦袖中龙头笔一枝,以手取之,则笔入内,弗得。是年,梦取此笔,出之,文彩焜耀,俨一龙在手。果状元及第。
《蒹葭杂抄》:太保费文宪公,年十六,领癸卯乡荐,赴试礼部,道经吕梁。洪时公从父某为主事,有事于此。一见公,即曰:吾侄此行不第,当卒业。北雍公愕然,问故。答曰:近得一梦,吾见侄在北监领签出馆,签上写彭时二字。彭公,状元宰相也。吾侄勉之。已而公果不第。即入北监读书,专事博洽,以资策学。丁未,果状元及第,官至少师大学士。计得梦时,彭公尚在。及后,彭公卒于官,谥文宪公。以嘉靖乙未,再召入阁,亦卒于官,谥亦如之。二公不但科第禄位偶同,虽考终赐谥如出一辙,亦异矣。
《铅山县志》:松江张黼,尝梦登第在状元前。觉而思曰:世岂有科名先状元者。吾殆在孙山之外矣。及是年会试,名在十五,费宏名在十六云。又,湖广刘良中,景泰丙子乡试,已十赴礼围,潦倒衰白,而志益壮。尝梦神告曰:汝,费宏榜进士也。凡赴试,必遍求天下举子。费宏者,久不得。至是相见甚欢。逮廷试,宏果首选,良中三甲第八。计二人得梦时,宏犹未生也。
《见闻录》:阳明先生之父王海日公,公将生,母孟淑人梦其姑抱绯衣玉带一童子授之,曰:妇事吾孝,孙妇亦事汝孝吾。与若祖丐于上帝,以此孙畀汝,世世荣华无替。故公生,以今名,兄名荣,以符梦也。《明外史·襄王赡墡传》:弘治元年,见淑嗣,三年薨,谥曰简王。子祐材嗣。初见淑,梦两黄冠入端礼门,已而祐材、祐櫍同月生。皆好道术,宫中多为雷坛丁甲像。皆无子。
《汤鼐传》:寿州知州刘概,遗鼐书侑以金币御史陈璧等言:概常馈鼐白金,贻之书,谓夜梦一人骑牛几堕,鼐手挽之得不仆,又见鼐手执五色石引牛就道。因解之曰:人骑牛为朱,乃国姓。意者国将倾,赖鼐扶之,而引君当道也。鼐、概等自相标榜,诋毁时政,请并逮治。疏上,悉下诏狱,欲尽置之死。刑部尚书何乔新、侍郎彭韶等持之,外议亦汹汹不平。乃坐概妖言律斩;鼐受贿,戍肃州。
《状元事略》:弘治庚戌科钱福,幼时遘奇疾,甚殆。其父山,梦人语曰:乃子吴宽也。时宽尚困庠舍,然人皆称其德优学博。山喜曰:吾儿便不得科第,得名偕吴君,足矣。宽寻显而福,亦以亚魁会元状元发迹,名次略不异云。是科,徐文靖公溥为会试主考官,梦人馈一大钱,黄牡丹三本。时福有名,场屋同考王鏊以为大钱之兆,必此人也。独牡丹之说未得。杨学士廷和曰:此亦福之兆也。不闻洛阳相君忠孝家可怜,亦进姚黄花为钱演故事乎。斯人也,高科兆矣,而非端士。已而,果福第一,竟不克终。
《明外史·宁献王权传》:觐钧子宸濠。其母冯针儿,故娼也。始生,靖王梦蛇啖其室,旦日鸱鸣,恶之。欲不举,母强举之。
《状元事略》:弘治九年,朱希、周昆山、张安甫在祁州,尝梦得一状元扁。明日,偶因公事出,至桥上,适有一木浮于水面。遍问左右居民,皆莫知所自。就令人取作扁,自书明伦堂三字,寄回昆山学中,以寓期望之意。乙卯八月朔,希周之叔梦取此扁回家,初意以为乡贡之兆。后始知其应验在此。
《异林》:闽中仙游县有九仙山,其神灵异能,知人间未然之事。人或祷请,辄于梦中开示形兆。始虽莫测事往,而推无不徵验。神道显秘,莫可殚诘。予所最徵实者,吾乡衡山文太守吴、邑都库部太仓州周二牧,皆亲详其事,故疏之云。
文太守宗儒,分符温州,未期,遣人祈问寿算。梦者见一人,谓之曰:往山下,当有优人作戏,汝可观之。梦者曰:太守令我祈问寿算耳。其人答云:有孔老人。还自问之,言讫而去。寻至山下,遇有丹旐引丧而来,果有群优装著綵衣,蹁跹舆,前后鼓乐,导从宾客,无不鲜盛。梦者前致问云:今日送葬,当是何人,有何官职而若是乎。答者曰:吾乡王太守死,今当临穴,是以相送耳。梦者惊寤,自谓不祥,乃隐此事,不敢陈说,径白太守云:蒙遣祈问,一无答,但令问孔老人,当自知之。太守即便搜访,果有此人,昨被差遣将一大木付匠裁锯。即召而问之,曰:汝计此合锯几何。对曰:已就锯矣。曰:即计木板,当得几何。对曰:合得五十有六,中腐其一,数不得全耳。太守怒曰:木材如此,何止此数,便可经营。复令益之。对曰:数已定矣,复何及乎。太守时年五十有五,闻老人言,不觉惊汗。果及数,乃疽发而卒。都库部元敬,少贫病,不得志。尝识一黄生,闽中人也。曾游吴门,一日,告归,因相语曰:九仙山在吾境上,其神多验。子今坎坷,吾当代卜,即见复也。元敬喜诺,即具手疏,陈述其意,赠以裹粮。生遂辞去。至祠所,焚香祈祷,具白缘由。梦入一室中,见两壁上倒悬二轴,各书三大字,曰:在何处、嵯峨高。生未省谕,沉吟再三。忽有一人曰:子何必疑,彼将自知。彼来吴中,具以事白。元敬不悟,遍访识者,并不详晓。弘治甲寅年,何中丞鉴来巡抚江南,偶见都文,深蒙奖叹,往往荐扬。自是知名。郡县大夫争相引拔。次年大比,林御史塘即录送试院。有高士达者,山西人也。为山东武定州学官,来校文事,阅元敬文,甚加称赏,遂获中选。其梦始著。然嵯峨字义,尤未解。或曰:二字上并有山,文高本贯山西,又仕山东,两山字义,亦甚明白,何云不解其徵。或然今何公为南大司马,元敬为库部,其言亦验矣。周某,闽人也,为常山县学官。仕既不达,又复无子,以是怏怏。求祷于神,即梦一大舟,舟尾上有二人坐,舟中载一棺,以绳缠缚甚坚。既得此梦,未审云何。或曰:舟中著官,当是州官。船尾二人,即是舟子。始大畅悦。后果为太仓州二牧,生二子,果如其占矣。
《明外史·王守仁传》:守仁娠十四月而生。祖母梦神人自云中送儿下,因名云。五岁不能言,异人拊之,更名守仁,乃言。登弘治十二年进士。使治前威宁伯王越葬,守仁少时梦越赠之剑既葬其子出越所佩剑为谢守仁益自喜
《无锡县志》:方学始为诸生时,梦人持一桃一梨授之,曰:二人之命,悬于君手。殊不可解。后领弘治戊午乡荐,明年试礼部。给事华昶奏:江阴徐经与主师有夤缘。诏狱验问,华以学同乡厚,乃援以为證,将即讯,道遇主事黄安甫,遗学桃李各一,曰:事之虚实,系君一言。二人之命,悬于君手矣。学骤忆前梦,为之竦然。但黄遗李,而梦则以梨耳。
《莱州府志》:李时,任丘人。父楘,弘治间为莱州知府。时来省之,因谒海庙,欲祷卜科第,以诚,弗豫,不果。既归,梦入庙中,得八十签。翌日,取签书视之,有凤逐鸾飞之句。明年壬戌,果登第,选翰林庶吉士,官至大学士。见纪梦碑。
《杭州府志》:正德丁卯,海宁张靖之赴省试,其母梦老人持笔如椽,蘸毫天水缸,书孙字于墙上,崇广专堵。其年,靖之领荐,两试春官,皆下第。辛未,靖之祷于京城隍庙,梦登海塘前有大山,老人指谓曰:此昆崙山也。惊寤,取《禹贡·织皮昆崙》,细研紬绎,因不复寐。场中出题,果《织皮昆崙》也。是年,书经举人多为所窘,同乡杨青者,席舍相近,谓靖之曰:六题皆得旨,惟《禹贡》一题不能通。靖之因为开陈意义,详述注疏。青遂登第,名在第七,录其文一篇。靖之竟下第。甲戌,始登第,名亦在第七,录文一篇。其年状元,乃孙贤也。母氏之梦,验矣。惟织皮之梦,既验而虚,若为杨青设者。然靖之名第事实,一与青同。鬼神之示人,幻变不可测度,大抵类然。
《状元事略》:正德戊辰科吕楠,字仲木,陕西高陵人。未总角,辄有志圣贤之学,不为辞章之习。年十四,应试临潼,贫不能僦馆宿。新丰空舍,夜梦老人,自骊山下,谓曰:尔勉学,后当魁天下。至是果首擢,年三十四。《金台纪闻》:鲁司业铎振之,欲乞终养还。戊辰四月中,即谋之。夜梦悫头骑青羊乃去。占者以为,当乙未日,得请。是时六月二十九日,得乙未,振之屈指,以为是其期也。时禁方严,因循遂过其期后。乙未乃八月三十日,以为不至,是八月六日,已得旨矣。俄为吏部覆寝,众以前梦不验,振之遂再请旨,从中许之。明日,谢恩,适当八月之乙未。振之公服入直房待漏,众共异之。
《王艮年谱》:艮年二十九岁,一夕,梦天坠压身,万人奔号求救,先生独奋臂托天而起,见日月列宿失序,又手自整布如故。万人欢舞拜谢。醒则汗溢如雨,顿然心体,洞彻万物,一体宇宙,在我之念,益真切不容已。自此行住语默,皆在觉中。先生梦后,书正德六年间居仁三月半,于座右时,三月望夕,即先生悟入之始。《状元事略》:闽人刘世扬,会试入京,梦人告之曰:今年状元名国裳。世扬即以国裳易己之字。刘是科登进士,而状元舒芬,其字则国裳也。
正德辛巳科杨维聪,字达甫,顺天固安人。幼随父和任长史,在塾读书。每膳具,恒闻耳边呼曰:状元可食饭。及长,在京,梦崇文坊迎金字状元牌来,扣之何往,曰:送与固安杨秀才。觉而自喜,但疑。是岁无试期,既而乙卯乡荐,举第一。庚辰连捷礼闱。因武宗南巡,未暇廷试。至世宗登极,举之,实辛巳岁也。
《异林》:杨中丞一清,居京师时,其友王溥,武昌人也。计偕而来,常同旅舍。礼试已毕,比将撤闱。中丞夜梦入府院中,左右文书,狼藉满案,有一文秩,即启视之,乃试录。展览始末,悉便记忆。既觉,即与溥言曰:公等成败,吾已卜矣。溥戏诘之,具白其故。溥曰:当有溥名否。曰:无也。曰:武昌一郡,当得几人。曰:合有二标,一在通城,一在江夏。溥曰:谁为第一。曰:当是吴人。又问其次,曰:海南丘公,雅所称赏,是其人也。溥曰:颇忆其文乎。便了了诵之,一无遗脱。且曰:曩论式唯是一篇,今岁文场,当有联璧。溥笑曰:公言若验,可谓通神。既而溥果下第,第一人乃是松陵赵宽廉使,其次即今孙光禄交,盖丘公门士也。谓二标者,通城刘绍元,江夏许节,检阅文录,得论二篇,其他记诵,不爽豕亥。溥大惊异,知公非常人矣。又明年溥始登第,寻亦仕为南康太守。
《见闻录》:平泉陆公,会试时,时王公华为太守,王梦见城隍庭下,皆保林善人。问之,名树声。明日,召陆公之外父李秀才问之,曰:汝婿平日何为,夜梦如此,可异也。李对云:只是不苟。已而遂报会榜第一。〈按:陆文定公榜姓林,故云保林善人〉
《宁波府志》:丘燧者,正德时为长汀县佐。宸濠之乱,副使周期雍发汀漳兵讨贼,燧亦在行,为王文成公所奖。尝白一冤狱,夜梦神人谓己:赐汝东厓石词,曰:为臣尽忠,为子尽孝。甲子循环,始终大道。次日,忽见道上有石窿起,命凿之,高尺半,径三尺,馀中有若印穹起一寸,方二寸,古色郁然。因自号东厓子。燧在官廉,无以给,归赀,仅载此石还。至今丘氏子孙尚宝守此石云。
《陜西通志》:朝邑严御史天祥,令绛县时,道经傅说祠,尝入瞻拜。一日,复过,属有急,不得入,憩其侧短亭中坐。见二青衣,持檄,伏堂下,白云:傅丞相邀公。严谢不往,顾左右赐使者食,左右实无所见,然不敢诘,漫应曰:食使者矣。严乃语二青衣:还报傅公,俟我异日为御史,乃往。言讫而寐,顷之寤惊,告左右,以为梦。左右曰:自未寝时有之,非梦也。严默然。嘉靖己酉,徵拜御史。居三月,病卒。
《无锡县志》:顾承美彦夫,少时梦登一楼,其联有长笛一声秋之句。后以正德乡举,官太常典簿,出判河间,迁宁波同知。登南城楼,忽符其梦之所见,而官亦遂止于此。
《明外史·陆完传》:完尝梦至一山曰大武。及抵戊所,有山如其名,叹曰:吾戍巳久定,何所逃乎。竟卒于戍所。《见闻录》:状元见沧茅公瓒少年时,讲业僧舍,稍倦,梦神导之帝庭,授公二巨字,文曰见沧。寤,未解所谓。顷之,僧过语,舍后山壁间,故镵宋理宗御书。公令引视,则所梦二巨字,宛如也,遂以为号。
《状元事略》:唐汝楫梦一梅树生于庭前,花娟靓繁盛,字隐隐见于花办中。曰:明岁相逢鸡水酌。次年为己酉,汝楫中乡试,符其梦云。
王子福藩乡试,初场之日,西南角籍舍五色云起,时谓必有奇士。既揭晓,中式士,谒监察御史曾佩,佩曰:今早榜出,吾少假寐,见龚公用卿来访,诸士中必有廷试大元,继龚而出者矣。实陈谨先兆云。
诸大绶兄大纲,梦至大坟一区,有衣冠佩玉者,自棺中出,大绶以其背抵之。不解所以。既而侍闻天卿渊言此梦,闻曰:此地惟吾知之,乃宋状元山阴王佐所葬也。大绶君其状元乎。背相抵者,前辈后辈之谓也。果如所言。
《贵溪县志》:高明再起征闽,自清流归,晓行二十里,梦树杪旌旗三五对,路旁朱衣三十馀人。一朱衣诣前告曰:林大人,送至此,告别。觉来,未尝留意。夜至皇华驲,又梦如前。始觉而思之。盖清流有庙神,曰樊侯者,林大人是樊字也。
《杨斛山集》:六月初八日夜初,寐梦一男子,长身少须须,间白,呼爵相拜曰:予,王阳明也。数谈论,未尝自言其所学。语未毕,忽惊寤,予瞿然曰:是何先圣先贤来此,以教我乎。或慷慨杀身于此地,如刘忠悯之类者,相与邂逅于梦寐乎。明早当焚香拜谢之。俄而屋脊坠一小砖块,于卧旁木板上,声震屋中。守者惊起,初九日早辰记。
初九日夜,梦一庙中塑伏羲像,所服甚古,杂以洪荒草服。一人讲《易》十三卦、制器、尚象之义于庙。问之,乃程先生也。听有儒士二人,予入狱中四十一月,梦关义勇武安王与予遇者三,亦有无言时,亦有数相语时。
《泽州志》:嘉靖间,郭东为诸生,肄业学舍。夜分就寝,忽阴风飒然,见数十人拥户而入,各持锋刃,向东掊击,甚至刮肉剔骨,惨痛就死。初疑为盗,既而昏愦无知。其父母距城十里,寝梦中,忽自跃起,曰:吾子为贼所杀。夫妇趋视,城门方启。比至学宫,大声呼东,东惊寤,父子相抱而泣。邻人聚观,识者知为贵徵。后登丙辰进士,官太常,寿九十。
《湖广通志》:高翀,字允升,安陆人。初诞时,母梦旭日堕怀中。嘉靖壬午,举于乡。丙戌,成进士。累官至贵州巡抚。
《太平清话》:王雅宜,病于壬辰,卒于癸巳。临终,梦蝴蝶入袖,曰:吾其已夫。
《见闻录》:南京徐魏国,鹏举之生也。母夫人,先梦一将军至其第,自言是岳飞,受了三世苦,今日到你家,一受用,因名之曰鹏举,盖武穆字也。役夫舁之者,咸称吾家岳爷云。
《莱州府志》:李学诗,字正夫,平度州人。嘉靖乙酉秋,郡守李霆梦桃花洞一少年得隽,已而学诗中式,连第进士。学诗结庐读书处,则桃花洞之麓也。
《湖广通志》:顾阙,年八十有六,忽语子孙:吾昨夜梦联,云:津吏报增三尺水,山人归坐几重云。今岁太岁,水至,吾将逝矣。已而果然。
《陕西通志》:刘迁,字子乔,高陵人。少贫,代兄为更役,宿县中。县令梦白虎卧钟下。晨起求之,得迁,使之业书试义,奇之。召其兄,属曰:此必亢而家。未几,补弟子员。嘉靖丙申,举于乡,谒选教谕高平,历升崇府左长史。《江南通志》:邵梦麟,字道徵,滁州人。母范氏梦获麟而生。嘉靖己未进士,终山东参政。
《眉公见闻录》:荣襄公袁宗皋,为世宗日讲官。敷陈明鬯,上喜,钦赐公家奴女婢各六人。初,公为长史时,中酒昼寝,偶梦一美姬扶床,跪请曰:妾备充李白洲下陈,今愿治相公帷帏。公惊觉,召黄夫人语,异之。既而李以党宸濠败,妻孥没入官。至是公所受赐女婢,李姬果与焉。则昔梦中人也。
《江南通志》:周柱,字廷直,丹徒人。少遇相者言:骨贫贱,且夭柱。曰:修身以立命,骨相如我何。未几,举嘉靖乙卯乡试,读书焦山,足未尝人公府。梦帝谓之曰:曩相者,言非妄。顾汝有隐德,以一官酬汝。
毕锦,歙人。锦微时,乞梦九鲤湖,得句云:红叶烧丹火,青山列画图。后倅莱州谒老君庙,见柱联,如梦中句。以忤严世蕃,投檄归。
《见闻录》:都御史陈公雨庭,讳瓒,常熟人也。为诸生时,梦一神人,语之曰:君之功名,始于西。又梦一神人语之曰:君之功名,终于西。又梦一吏,导公至大堂,呼曰:与咎繇并既病革。乃自解曰:始于西者,永丰则江西管也。终于西者,司寇则西省也。与咎繇并者,咎繇士师,吾为之僚也。止矣,吾其逝矣。未几,公遂卒。
《江南通志》:陈其诗,字汝正,嘉定人。嘉靖甲子,举于乡,由教谕升黄梅令。时大旱,具文祷于泰山。梦神人授以杯水,曰:令虔,与尔解渴。质明,大雨。
《列朝诗集》:陈芹,字子野。少尝梦入深山中,石梁跨道,瀑布洒空,洞中二老僧趺坐,周绕木栏,以防虎。后游天台山,洞宛如梦中,木栏犹在。问之,上人云:老僧化去久矣。自是恍然省悟,专精内典。
《状元事略》:罗万化会试时,梦一老人入其舟,揭去会试封条,易以第一甲第一名数字。
隆庆辛未科张元怍,字子荩,浙江山阴人。所居与罗万化同巷。尝梦携其扁于家。会试时,其祖茔有声三日。往视之,得金芝六茎,盖先兆云。
孙继皋,字以德,直隶无锡人。始生时,其父梦前甲戌状元唐皋至其家,遂以继皋名焉。后亦以是年,魁天下。
《湖广通志》:万历三年三月,蒲圻西江得古砖一窑,知县胡其高,梦有雷文祥者与谈建城事,亡何父老于西江,获古砖,上有见梦者姓名,诧为灵异。
《状元事略》:沈懋学葬其父大参公,梦得一联云:虔其始,必厚其终。循其名,当责其实。廷对,遂用此语,擢第一。
万历辛未廷试后,李公廷机梦拜一僧为师,问之,朱姓也。福语呼无发为元。朱果第一,李第二。
《永昌府志》:万历十六年,保山知县尹从淑莅任,吏胥潜移庙鼓于县,尹实不知。夜梦赤面长髯神索鼓,惊寤,迹之吏,以实对,还鼓于庙。
《二酉委谭》:大珰冯保之腹心,曰徐爵。爵虽起罪戍握士大夫进退权,得罪于宗社为大。然年老多智而好施,颇不为小民所怨。爵未败半岁前,予闻之客云:爵一夕卧,梦一神人,长三四寸,呼爵,谓曰:尔禄尽矣。爵惧而拜问:是何神。曰:吾即君身中神耳。爵曰:哀祈免死。神因教之:持斋可延也。爵自是断酒与肉,日奉佛施棺。予颇异之。复以质姻家史金吾,为信然。已而难作,愈信愈疑。为神既许之延矣,奈何竟不免焉。金吾为余言:君不知耶,爵断肉食三月矣。盖朝贵奉之者,延爵致酒,谓公:何自苦信妖梦也。强之食。爵不得已,始尝一脔,因遂不守。吁,何其神也,兹事余不先闻,必谓好奇者傅会其事。今历历若符契然,乌可不纪。或曰:爵得罪大,即持斋,可遂免乎。曰:爵能致神感好善,一念为之,其走权贵,而终死于权贵,天实使之不终也,于道何疑哉。
《太仓州志》:吴怡,一夕梦两绿衣丈夫,桎梏至前,叩头乞命。怡念是且有当死者。比旦,起,伺门见有人腰斧锯,趋而前问之曰:适木客搆村中二银杏树,券成,往伐尔。怡警曰:木乃有神,偿其值,得不伐。
《甲乙剩言》:乙未春试前一夕,余忽梦见冕服一人坐殿上,召余入试。既入,则先有一人在坐者,呼之曰易水生。未几,殿上飞下试目一纸,视之,有晋元帝恭默思道七字,翻飞不定。余与易水生争逐之,竟为彼先得。余努力往𩰚击而觉,为不怡者久之。及入会场,第一题是司马牛问仁章,始悟所谓晋元帝者,晋姓司马,元帝是牛金所生,以二姓合为司马牛也。恭默思道,是讱言破无意耳,可谓大巧。第易水生,不解所谓,及揭榜,则汤宾尹第一,盖以易水二字为汤也。然梦亦愦愦,书法以水从易,音阳,非易也。观此,则天上主司,且不识字,何尤于浊世司衡者乎。
《湖广通志》:舒其志,字元渚,广济人。父贤,内行淳备,事亲至孝。年四十,梦神赠双璧,始有子,长其心,次即其志也。登万历乙未会魁。
《陕西通志》:姬文引,万历癸卯举人,授滕县令。先是引膺乡荐,梦一长髯金冠绯袍者,呼曰:吾与汝同姓,异日见汝汴桥。及履任,道泗水,谒季路祠,宛如梦中,其地则汴桥也。盖季路亦宗姓云。
《镇江府志》:万历丙午,金陵乡试考官韩万象,得丹阳荆本澄卷,极赏之。呈之主司,业已入彀矣。忽欲易以他卷,韩公争之力,主司两平之,即公堂炷香露祷,如甲乙射覆射法。本澄遂不得售。得售者,金沙谏垣王都也。都未撤闱之先,梦登文昌阁青衣二人,抑之不得前。良久,见一美丈夫,有怒容,历阶而下,青衣者不复拦路,遂循级而升。后都于韩署中晤荆,宛然梦中所见也。
《江南通志》:吴应宾,字尚之,方伯一介子。少颖异,母孙氏梦星入口而生。五岁,入塾,日诵千言。十四,博览群书。登万历丙戌进士,授翰林编修。汤有光,字孟韬,上元人。万历乙卯举人,历瑞州知府,为政不事苛察。一夕,梦郡有火炎,竭诚斋祷。明日,阖郡共见火星南飞,得免于灾。
《零陵县志》:桑愈高,字道升,零庠生。子日升,领壬午乡荐。先是,壬午元旦,公面不释然者,夜将阑,其子跪以请,曰:畴昔之夜,予祷梦,以决今岁之大比。不协,曰:何以。曰:尔上庠也。余梦揭一榜于零庠,注优劣名,余名在优中,尔无与也。予是以不释然也。曰:吉甚。凡人家子孙昌大,必由祖父积德所致。翁厕名德行,何吉如之。公曰:善。是岁,升果登科。
《临晋县志》:王司训万基,以宿学雅自负。天启丁卯,赴省试,时猗氏县令曹公名暹者,庚戌进士。夜梦乡试榜发,解元王万基。曹素昧平生,觉而异之。询各役,无知者。阅宾兴册,亦无名。或曰:此临晋佳士也。曹窃喜,遣二役预报吉兆,后竟不第,归。是月,其子恭先生至,顺治辛卯,举乡试第一。方悟前梦之有因云。
《泰宁县志》:陈九德、九畴、九如兄弟,皆蜚声庠序。德以兄弟功名,卜梦于建邑龙归山。梦神唱曰:总是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对人述梦,莫不共庆。孟后以入南雍,选承仕郎而卒。仲以己卯岁贡,未及廷试,而卒。季游金陵,值国变,归而卒。三人功名,总在皆难二字内。但无慧解者耳。
《贤奕编》:福建士人李赴省,道经衢州,路旁店客姓翁者,梦土地与言:明日李秀才来,黄甲人也。宜善待。果有姓李者至,相款甚隆。士人问故,曰:此中土地灵甚,报公明年登黄甲。其士大喜,夜思,我向去作官,但妻不称夫人,当复易之。土地复谓主人曰:上帝以此士人处心不善,便欲弃妻,今失举矣。其人省回,翁具以实告。士人惆怅而归。以此知一念初起,鬼神监之矣。《虎苑》:吴俗好𩰚蟋蟀,用黄金花马为注。里人张生为之屡负,祷于元坛。元坛,张所素奉。夜梦神云:遣吾黑虎助尔,在北寺门下。张觉,往寻之,获黑蟋蟀,甚大,每𩰚辄胜,获利甚丰。久之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