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冰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三十五卷目录

 冰异部汇考一
  礼记〈月令〉
  五色线〈冰〉
  朱子大全集〈答何叔京〉
  观象玩占〈总叙 杂占〉
 冰异部汇考二
  周〈简王一则〉
  后汉〈灵帝光和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晋〈元帝太兴一则 穆帝永和一则 孝武帝太元一则〉
  北魏〈孝静帝武定一则〉
  北齐〈文宣帝天保一则 后主武平三则〉
  唐〈高宗永徽一则 龙朔一则 麟德一则 仪凤一则 中宗景龙一则 嗣圣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代宗大历一则 德宗贞元三则 穆宗长庆一则 昭宗景福一则〉
  宋〈真宗咸平一则 景德一则 大中祥符二则 天禧一则 仁宗庆历一则 嘉祐一则 英宗治平一则 神宗熙宁三则 哲宗元祐一则 徽宗宣和二则 钦宗靖康二则 高宗绍兴二则 孝宗淳熙一则 光宗绍熙一则〉
  金〈海陵天德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泰和一则 宣宗贞祐二则〉
  元〈成宗大德一则 文宗至顺一则 顺帝至元一则 至正三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五则 世宗嘉靖三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三则 悯帝崇祯二则〉
 冰异部艺文一
  汉光武渡滹沱冰合赋   唐独孤及
 冰异部艺文二〈诗〉
  木介行         明宋登春
  咏雾凇           杨慎
 冰异部纪事
 冰异部杂录

庶徵典第一百三十五卷

冰异部汇考一

《礼记》《月令》

季冬行夏令,冰冻消释。
〈大全〉冰冻消释,盛阳烁之故也。

《五色线》《冰》

京房曰:三月,冰岁不成。四月,冰天下荒。五月,冰其国亡。六月,冰天下兵。

《朱子·大全集》《答何叔京》

雨木冰上温,故雨而不雪。下冷,故著木而冰。

《观象玩占》《总叙》

冰者,太阴之精,至柔而为刚,阴极而生阳也。当冰而不冰者,政失之舒也。未当冰而冰,与当释而不释者,政失之急也。故《春秋》书无冰,皆为国君失政,权移于下之应。

《杂占》

水以春冰,《地镜》曰:有兵,岁不成。一曰:女主昌,大臣死,民疫,秋禾不成。
水以夏冰,兵起,人主死。一曰:岁饥,民流。京房曰:夏冰,其国病疾,五谷不成,有兵大起。地夏冻,京房曰:其乡流血。
秋冰,夏人忧,兵起。一曰:水三月至九月,有冰,皆为大兵起。
水冬不冰,《地镜》曰:为饥,为兵。一曰:有疾疫。一曰:有易王。
邑中冬不寒,地水不冻,其国易政,民饥,绝食,天下移。
冰异部汇考二周
简王十一年春正月,鲁雨,木冰。
《春秋·鲁成公十六年》:春,正月,雨木冰。 按《公羊传》:雨木冰者何,雨而木冰也。何以书。记异也。 按《谷梁传》:雨而木冰也。志异也。《传》曰:根枝折。
〈大全〉雨木冰者,雨而木冰也。何休曰:木者少阳,幼君大臣之象。冰者,凝,阴,兵之类也。冰胁木者,君臣将执于兵之徵,未几而有沙随苕丘之事,天人之际,
休咎之应焉。可诬也,而欲尽废。《五行传》亦过矣。

《汉书·五行志》:春秋成公十六年正月,雨,木冰。刘歆以为上阳施不下通,下阴施不上达,故雨,而木为之冰,雰气寒,木不曲直也。刘向以为,冰者阴之盛而水滞者也,木者少阳,贵臣卿大夫之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时叔孙侨如出奔,公子偃诛死。一曰,时晋执季孙行父,又执公,此执辱之异。或曰,今之长老名木冰为木介。介者,甲。甲,兵象也。是岁晋有鄢陵之战,楚王伤目而败。属常雨也。

后汉

灵帝光和六年,井冰。
《后汉书·灵帝本纪》:光和六年冬,东海、东莱、琅琊井中冰厚尺馀。大有年。

文帝黄初六年,水道冰,木冰。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六年,是岁大寒,水道冰,舟不得入江。
《晋书·五行志》:文帝黄初六年正月,雨,木冰。按刘歆说,上阳施不下通,下阴施不上达,故雨,而木为之冰,雰气寒,木不曲直也。刘向曰,冰者阴之盛,木者少阳,贵臣卿大夫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年六月,利成郡兵蔡方等杀太守徐质,据郡反。太守,古之诸侯,贵臣有害之应也。一说以木冰为木介,介者甲兵之象。是岁,既讨蔡方,又八月天子自将以舟师征吴,戍卒十馀万,连旌数百里,临江观兵,又属常雨也。

元帝太兴三年,雨,木冰。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兴三年二月辛未,雨,木冰。后二年,周顗等遇害,是阳施不下通也。
穆帝永和八年,雨,木冰。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和八年正月乙巳,雨,木冰。是年殷浩北伐,明年军败,十年废黜。又曰,荀羡、殷浩北伐,桓温入关之象也。
孝武帝太元十四年,雨,木冰。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元十四年十二月乙巳,雨,木冰。明年二月王恭为北藩,八月庾楷为西藩,九月王国宝为中书令,寻加领军将军,十七年殷仲堪为荆州,虽邪正异规,而终同夷灭,是其应也。

北魏

孝静帝武定四年,雨,木冰。
《魏书·孝静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东魏武定四年冬,天雨木冰。《洪范五行传》曰:阴之盛而凝滞也。木者少阳,贵臣象也。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袭之。木冰一名介,介者兵之象也。时司徒侯景制河南,及神武不豫,文襄惧其为乱而徵之,景因举兵反。豫州刺史高元成、襄州刺史李密、广州刺史暴显并为景所执辱,贵臣有害之应也。其后左仆射慕容绍宗与景战于涡阳,俘斩五万。

北齐

文宣帝天保二年,木冰。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天保二年,雨木冰三日。初,清河王岳为高归彦所谮,是岁以忧死。
后主武平元年,木冰。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武平元年冬,雨木冰;明年二月,又木冰。时录尚书事和士开专政。其年七月,太保、琅琊王俨矫诏杀之。领军大将军库狄伏连、尚书右仆射冯子琮并坐俨赐死。九月,俨亦遇害。
武平六年,雨木冰。
武平七年,雨木冰。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六年、七年,频岁春冬木冰。其年周师入晋阳,因平邺都。后主走青州,贵臣死散,州郡被兵者不可胜数。

高宗永徽二年,雨,木冰。
《唐书·高宗本纪》:永徽二年十一月甲申,雨木冰。按《五行志》:永徽二年十一月甲申,阴雾凝冻,封树木,数日不解。刘向以为木少阳,贵臣象。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亦谓之树介,介,兵象也。
龙朔三年,雨木冰。
《唐书·高宗本纪》:龙朔三年十一月甲戌,雨木冰。
麟德元年,雨木冰。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麟德元年十二月癸酉,氛雾终日不解。甲戌,雨木冰。
仪凤三年,雨木冰。
《唐书·高宗本纪》:仪凤三年十一月丙申,雨木冰。
中宗景龙四年,雨木冰。
《唐书·中宗本纪》:景龙四年三月庚申,雨木冰。
嗣圣十一年〈即武后延载元年〉,雨木冰。
《唐书·武后本纪》:延载元年十一月癸酉,雨木冰。
元宗开元二十九年,雨木冰。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己巳,雨木冰。
代宗大历二年,雨木冰。
《唐书·代宗本纪》:大历二年十一月辛未,雨木冰。
德宗贞元元年秋,雨木冰。
《唐书·德宗本纪》云云。
贞元四年,雨木冰。
《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四年正月,雨木冰于陈留。贞元二十年冬,雨木冰。
《唐书·德宗本纪》云云。
穆宗长庆二年,海水冰。
《唐书·穆宗本纪》:长庆二年正月庚子,海州海冰。
昭宗景福 年,沧州冰有花文。
《唐书·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福中,沧州城堑中冰有文,如画大树、华叶芬敷者,时人以为其地当有兵难。近华孽也。

真宗咸平六年,雨木冰。
《宋史·真宗本纪》:咸平六年十一月庚戌,雨木冰。
景德元年,冰有花文。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德元年二月,保顺军城壕冰,陷起文为桃李、杂树、人物之状。
大中祥符五年,雨木冰。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五年春正月戊寅,雨木冰。
大中祥符九年,冰有花文。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九年正月,坝州渠冰有如花葩状。
天禧五年,雨木冰。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禧五年正月戊寅,京师雨木冰。
仁宗庆历三年,雨木冰。
《宋史·仁宗本纪》:庆历三年十二月丁巳,大雨雪,木冰。 按《五行志》:占曰:兵象也。按《周恭肃王元俨传》:庆历三年冬,大雨雪,木冰,陈、楚之地尤甚。占者曰:忧在大臣。既而元俨病甚。上忧形于色,亲至卧内,手调药,屏人与语久之,所对多忠言。赐白金五千两,固辞不受,曰:臣羸惫且死,将重费家国矣。帝为嗟泣。明年正月薨。
嘉祐元年正月,雨木冰。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英宗治平二年,雨木冰。
《宋史·英宗本纪》:治平二年冬十月乙巳,雨木冰。
神宗熙宁三年,雨木冰。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三年冬十月甲子,雨木冰。熙宁八年,雨木冰。
《宋史·神宗本纪》:八年春正月乙卯,雨木冰。
熙宁九年,雨木冰。
《宋史·神宗本纪》:九年春正月乙丑,雨木冰。
哲宗元祐八年,雨木冰。
《宋史·哲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祐八年二月,京师大寒,霰、雪,雨木冰。
徽宗宣和五年,雨木冰。
《宋史·徽宗本纪》:宣和五年冬十月乙酉,雨木冰。宣和七年,雨木冰。
《宋史·徽宗本纪》:宣和七年二月己酉,雨木冰。
钦宗靖康元年,雨木冰。
《宋史·钦宗本纪》:靖康元年冬十月乙卯,雨木冰。闰十一月丙午,雨木冰。
靖康二年,雨木冰。
《宋史·钦宗本纪》:二年春正月丁酉,雨木冰。
高宗绍兴五年,雨木冰。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五年十一月辛亥,雨木冰。
绍兴七年,冰有花文。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七年十二月,中书、门下省检正官张宗元出抚淮西军,寓建康。槃冰有文如画,佳卉茂木,华叶相敷,日易以水,变态奇出,春暄乃止。
孝宗淳熙 年,冰有花文。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初,秀州吕氏家冰瓦有文,楼观、车马、人物、芙蓉、牡丹、萱草、藤萝之属,经日不释。
光宗绍熙五年,宁宗即位,雨木冰。
《宋史·宁宗本纪》:绍熙五年秋七月,即位。十一月辛亥,雨木冰。


海陵天德三年十二月己丑,雨木冰。
《金史·海陵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章宗明昌四年十一月壬午,雨木冰。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泰和四年,木冰。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泰和四年正月壬申,阴雾,木冰。十一月丁卯,阴雾。木冰凡三日。
宣宗贞祐元年,木冰。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祐元年十二月乙卯,雨木冰。
贞祐二年十一月己酉,雨木冰。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成宗大德七年十一月辛酉,木冰。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文宗至顺二年,木冰。
《元史·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顺二年十一月丁巳,雨木冰。十二月癸亥,雨木冰。
顺帝至元五年,木冰。
《元史·顺帝本纪》:至元五年十一月癸酉,瑞州路新昌州雨木冰,至明年二月始解。
至正十二年,雨木冰。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十二年九月壬午,冀宁保德州雨木冰。
至正十四年,冰成五色花文。
《元史·顺帝本纪》:十四年正月甲子朔,汴梁城东汴河冰,皆成五色花草如绘画,三日方解。 按《五行志》:十四年冬,龙兴雨木冰。
至正二十五年,木冰成象。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二月辛亥,汴梁雨木冰,状如楼阁、人物、冠带、鸟兽、花草,百态具备,羽幢珠葆,弥望不绝,凡五日始解。

成祖永乐十五年,太液池冰有花文。
《名山藏》:永乐十五年十一月,金水河、太液池水冰,结为楼阁龙凤花卉象,赐群臣,临观行在。礼部尚书吕震请率百官表贺,拒不受。敕曰:比岁以来,卿等遇祥,辄贺朕之凉德。夙夜不敢康命。中外诸司,爱恤军民,劝课农桑,作兴学校,平均赋役,敬祀慎刑,旌表孝顺节义,民鳏寡孤独,必存恤之,荐举材德遗逸之士,严固边徼,仓库出纳,无有侵欺。一遵高皇帝成宪,宫吏贪暴旷职者,监察御史,按察司具实纠治之。
宪宗成化七年,雨木冰。
《江西通志》:成化七年春,武宁县雨,木冰。
孝宗弘治元年,雨木冰。
《江西通志》:弘治元年春正月,奉新雨,木冰。
武宗正德元年,冰有花文。
《江南通志》:正德元年正月朔,扬州河水冰结成树木、花草之状。
正德三年,冰有花文。
《江南通志》:正德三年冬,淮安清河以上至宿迁冰文如花树、楼台、图画之状,高邮州河冰亦然。
正德四年,木介。
《莘野纂闻》:正德己巳冬十二月,吴中大雪,冻死者塞途,自胥门河以及震泽水不流澌,或有事辄涉冰以行,偶从来者问湖海冰山之状,或告曰:尚有木介焉。曰:何以言之。曰:濒海有树,其水激而飞,集树皆冰也,是之谓木介。识者以为兵。
正德八年,洞庭冰,雨木冰。
《湖广通志》:正德八年,洞庭冰,合人骑可行。
《江西通志》:正德八年冬,雨木冰。
正德十年,雨木冰。
《江西通志》:正德十年,宁州雨,木冰。
世宗嘉靖二十五年,木冰。
《山西通志》:嘉靖二十五年冬十一月,木冰。是月,木冰十八日,再冰,皆凝结如玉,日晡未消。
嘉靖三十六年,黄河冰。
《山西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冬,平陆黄河冰凝,自底柱至潼关,数月不解。
嘉靖三十九年,木冰。
《江西通志》:嘉靖三十九年春二月,雨木冰。
穆宗隆庆元年,木冰。
《山西通志》:隆庆元年冬十月,太谷木冰,十日而解。隆庆六年,冰有花文。
《畿辅通志》:隆庆六年,肥乡学宫冰文成花树。
神宗万历六年,冰有花文。
《山西通志》:万历六年,潞安冰成龙形,城西壕中冰成龙形,鳞甲头角,皆具如雕镂状,蜿蜒曲折,长里许。按《江南通志》:万历六年,休宁冰花俱成人物、车马、草木状。
万历十七年,木冰。按《江南通志》:万历十七年,松江雨,木冰,如箸民大饥。万历四十五年,木冰。
《山西通志》:万历四十五年冬,芮城木冰,一名树甲,数日不解。
悯帝崇祯四年,木冰。
《山西通志》:崇祯四年冬十月,沁州木冰成刀鎗形状。
崇祯八年,黄河冰。
《河南通志》:崇祯八年,黄河冰结如石。

冰异部艺文一

《汉光武渡滹沱冰合赋》唐·独孤及

昔汉光武收河北之年,驰马将进滹沱,在前为敌所迫,当冰不坚,及军装隐辚以登岸,杀气峥嵘而塞川,意者欲定神器于兹,日彰圣人之动,天若非使不道者丧,有德者王,则水不能以造次而结,冰不能以斯须而壮。变浩浩之流,为峨峨之状,拥高旌以进雷,长毂以上及企路。以全军又迎风而破浪于时,进隔关于长津,顾邀遮其后尘,患势莫之敌,没不可振,求一径而莫遂。惟群臣之不亲,赖王霸至诚之力,协光武至圣之德,人从悦己之诈,天赞勤王之直,故得舟楫不设,衣裳不濡,避地以往,乘冰以趋。一水之上,两军相殊。使后人视水则有,求冰则无。望飞尘而惆怅,对寒流而踟蹰。由是知天人之合,发与神祇,而相符不然,则何以延十二之祚,总四七之辅。灭新室毒流之日,作汉代中兴之主。受命之瑞也,亦何异元女降于轩辕,白鱼跃于周武。燕赵之间,清流瀰瀰,高风以远,遗躅于是。
冰异部艺文二〈诗〉《木介行》〈一作朱长春〉明宋登春
空溪淅淅复淅淅,一夜风响如霹雳。云纷天晦急雪来,半是虚花半成汁。初时点户湿有声,瑟如帘下击秦筝。须臾上下雨且冻,满地蹴裂黄河冰。冰荒荒兮雪离离,乍融乍合白垂垂。千家瓴瓦一时结,大如木扇长如锥。茫茫山川望不见,但对孤城白于练。忽然众鸟齐飞呼,千株万树都封遍。碎者作花聚作叶,疑是梨花夜开月。披枝摇曳无数鸣,又如列戟扬兵声。城中万户闭不出,一老临河独叹息。问之低头手把树,十年木介曾如是。冰荒田没盗贼起,至今卖子归无处。往时腊尽今况春,雷动草出水有潾。市上白米斗钱百,四方在在流饥民。含咨相坐未卒语,雪风吹湿头上巾。关门且抱床下瓮,唤妇当垆自煮鳞。

《咏雾凇》〈有序〉杨慎

甲寅岁秋冬,久雨连月,十一月二十六日甲子,晓笼雾微凇,盖晴兆也。俗谚云:霜凇打雾凇,贫儿备饭瓮。往岁在北方,寒夜冰华著树若絮,日出飘满庭阶,尤为可爱。曾南丰诗云:园林日出静无风,雾凇花开树树同。记得集英深殿里,舞人齐插玉珑松。又曰:香销一榻氍毹暖,月映千门雾凇寒。韵书谓之冻洛,洛音索,冰著树如索也。

怪得天鸡误晓光,青腰玉女试银妆。琼敷缀叶齐如剪,瑞树开花冷不香。月白讵迷三里雾,云黄先兆万家箱。贫儿饭瓮歌声好,六出何须贺谢庄。

冰异部纪事

《后汉书·光武本纪》:光武以王郎新盛,乃北徇蓟。晨夜兼行,蒙犯霜雪,天时寒,面皆破裂。至滹沱河,无船,适遇冰合,得过,未毕数车而陷。〈注〉续汉书曰:时冰滑马僵,乃各以囊盛沙,布冰上度焉。
《后赵录》:石勒将石生为卫将军,镇洛金墉城。刘曜攻之,不能下。勒军卒至,曜来攻城。勒自统中军步骑四万,直赴金墉,济自大碣。先是流澌风猛,军至而冰泮清和,济毕,流澌大至。勒以为神灵之助。命曰:灵昌津。《异苑》:元嘉中,高平平丘孝妇怀妊,生一团冰,得日便消液成水。
《唐书·王方翼传》:方翼,七月次叶河,无舟,而冰一夜合。时以为祥。
《册府元龟》:宁王宪元宗,天宝初,寝疾。是冬,京城寒甚,凝霜封树。时学者以为春秋雨木冰,是亦名树。介言其象介胄也。宪见,叹曰:此俗谓树稼也。谚云:树稼达官怕。必有大臣当之,吾其死矣。数日薨。
《宋史·查道传》:道幼沈嶷不群,罕言笑,以孝闻。母尝病,思鳜羹,方冬苦寒,市之不获。泣祷于河,凿冰取之,得鳜尺许以馈。又刲臂血写佛经,母疾寻愈。
《高琼传》:琼子,继宣帅兵营陵井,抵天门关。是夕大雨,及河,师半济,黑凌暴合,舟不得进,乃具牲酒为文以祷。已而凌解,师济。
《墨庄漫录》:宋次道《春明退朝录》云:王侍郎子融言:天圣中,归其乡里青州,时滕给事涉为守。盛冬浓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状,以纸摩之,其家尚馀数幅。政和丙申岁,先君为真州教官,时朝廷颁雅乐,下方州,仪真学中建大学库屋,积新瓦于地。一夕霜后,皆成花文,极有奇巧者,折枝桃、李、牡丹、海棠、寒芦、水藻,种种可玩,如善画者所作。詹度安世为太守,讽学中图绘,以瑞为言,欲谀于朝。先君不从,乃已。
《梦溪笔谈》:宋次道《春明退朝录》言:天圣中,青州盛冬浓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状。此事五代时已尝有之,予亦自两见如此。庆历中,京师集禧观渠中,冰文皆成花卉林木。元丰末,予到秀州,人家屋瓦上冰亦成花。每瓦一枝,正如画家所为折枝,有大花似牡丹、芍药者。细花如海棠、萱草辈者,皆有枝叶,无毫发不具,虽巧笔不能为之。以纸拓之,无异石刻。
《春渚纪闻》:宣义郎万延之,钱塘南新人。刘辉榜中乙科释褐,性素刚,不能屈曲州县,中年拂衣而归,徙居馀杭,行视苕霅陂泽可为田者,即市之。遇岁运土,田园大成,岁收租入,数盈万斛。常语人曰:吾以万为氏,至此足矣。即营建大第,为终焉之计。家蓄一瓦缶,盖初赴铨时,遇都下铜禁严甚,因以十钱市之,以代沃盥之用。时常凝寒,注汤沬面。既覆缶出水,而有馀水,留缶凝结成冰,视之,桃花一枝也。众人观,异之,以为偶然。明日用之,则又成开双头牡丹一枝。次日,又成寒林满缶。水村竹屋,断鸿翘鹭,宛如图画。远近景者,自后以白金为护,什袭而藏。遇凝寒时,即预约客,张宴以赏之,未常有一同者。前后不能尽记。余与赏集数矣。最诡异者,上皇登极而致仕官,例迁一秩。万迁宣德郎。诏下之日,适其始生之晨,亲客毕集。是日复大寒。设缶当席,既凝冰成象,则一山石上坐一老人,龟鹤在侧,如所画寿星之像。观者莫不咨嗟叹异,以为器出于陶,革于凡火,初非五行精气所钟,而变异若此,竟莫有能言其理者。然万氏自得缶之后,虽复资用饶给,其剥下益甚。后有诱其子结婚副车王晋卿家,费用几二万缗,而娶其孙女,奏补三班借职。延之死,三班亦继入鬼录,馀资为王氏席捲而归,二子日就沦,替今至寄食于人。始悟万氏之富,如冰花在玩,非坚久之祥也。后归蔡京家云。
《鸡肋编》:王介甫作韩魏公挽诗云:木稼曾云达官怕,山摧果见哲人萎。时华山崩,京师木稼为中的,人多不见木稼出处。按《旧唐书·五行志》: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雨木冰凝冻裂,数日不见。宁王见而叹曰:谚云:树木稼,达官怕。必有大臣当之。其月,王薨。《东轩笔录》:熙宁三年,京辅猛风,大雪,草木皆稼,厚者冰及数寸。既而华山震,阜头谷圮折数十百丈,荡摇十馀里,覆压甚众。唐天宝中,冰稼而宁王死。故当时谚曰:冬凌树稼达官怕。又诗有泰山其颓,哲人其萎之说。众谓大臣当之。未数年,而司徒侍中魏国韩公琦薨。王荆公作挽词,略曰:冰稼尝闻达官怕,山颓今见哲人萎。盖谓是也。
《续夷坚志》:临洮城外洮水,冬月结冰,小于芡,实圆洁,如一斗之珠。琲阳中,富家收贮。盛夏,以蜜水调之,如真珠粉然。此水上下三百里,冬月望之,凝白无际,而著脚即陷。盖冰珠虽冱寒,亦不融结为一也。《辍耕录》:朝廷于岁首,例遣使祭岳渎。至正乙巳,翰林应奉李国凤代祀嵩恒医无闾,抵汴,路闭,即城中望祭嵩岳。时闰月下旬也。二月十三日,游相国寺池上,群僧方聚观从之,仰视日旁,一月一星如初弦者。又十日,雨木冰状如楼阁,人物冠带,鸟兽草木,百态具备,殆非人工高林大树,珠葆羽幢,弥望不绝。凡五日,始解。又十日,复冰。自汴至中泺皆然。不一岁,盗陷汴,据之。
《委巷丛谈》:元至正间,西湖冰合。故老云:六十年前,曾有此异。张仲举赋诗云:西湖雪厚冰彻底,行人径渡如长川。风吹盐地结阴卤,日射玉田生暖烟。鱼龙穴里寒更缩,鸥鹭沙头饥可怜。安得长冰通沧海,我欲三岛求神仙。
《名山藏》:建文元年十一月,燕王自大宁还,景隆军郑坝阵而待王。河流甚急,王默祷曰:河冰则天相燕也。其日,雪冰,燕王尽以其师度。南将陈晖追蹑之,王还击晖,晖败,跳冰遁,冰乃皆解。
《悬笥琐探》:成化丙戌十一月朔日,予自西华抵扶沟。明旦,坐堂上,见有若雾者,从东来,著树并草茎,皆白。少顷,堆积枝柯间,玲珑雕镂,甚怪。问舆皂:此何物。曰:树孝也。因检《玉笥集》,有云:冰凌禾稼达官怕。既而闻河南李少保贤有疾。十二月十四日,竟卒。大夫之所系,固重也夫。
《近峰记略》:正德戊寅冬,驾幸扬州,河冰方合。上问:何时当解。江彬对曰:立春。然尚有旬馀日也。上曰:春迎之,即至耳。焉能候之。命迎春于扬州之东郊。明日,百花盛开,河水流澌,臣民骇睹。

冰异部杂录

《缃素杂记》:舒王作韩魏公挽诗云:木稼尝闻达官怕。盖用旧唐史宁王卧疾,引谚语曰木稼达官怕,必大臣当之,吾其死矣。此用故事诚工也。然木稼之说,齐世知其为木冰,而不解其义。余尝读《班史五行志》,而得其说。盖自《春秋》成公十六年,雨木冰。刘歆以为,上阳施不下通,下阴施不上达,故雨而木为之冰,雰气寒木,不曲直也。刘向以为,冰者,阴之盛,而水滞者也。木者,少阳,贵臣卿大夫之象也。此人将有害,则阴气胁木,木先寒,故得雨而冰也。是时,叔孙侨如出奔,公子偃诛死。一曰时晋执季孙,行父又执公,此执辱之异。或曰:今之长老,名木冰为木介。介者,甲兵之象也。是岁,晋有鄢陵之战,楚王伤目而败,属常雨也。由是知木稼当为木介,明矣。盖唐之谚语,讹也。案《唐史·五行志》直书曰:雨木冰,乃引刘向之言为证。又云:亦谓之树介。介,兵象也。是真得《春秋》书灾异之意矣。又《公羊传》云:雨木冰者何,雨而木冰也。何以书,记异也。何休云木者,少阳,幼君大臣之象。冰者,凝阴兵之类也。冰胁木者,君臣将执于兵之徵也。然何氏此说,盖亦自于歆向云。
《丹铅总录》:汉光武渡滹沱河,俄顷冰合,真有神助矣。其后帝命其处为危渡口,示天幸不可恃,以戒子孙,此其大度何如也。石勒击刘曜,济自大碣,以河冰泮为神灵助,号为灵昌津,此其去光武远矣。石勒自谓,遇光武,当并驱中原。未论仁暴,只兹一事,绝尘莫攀,何其大言无忌耶。其后代王什翼犍击刘辰,河冰未合,乃以苇縆约流澌。俄而冰合,复恐未坚,又散苇于上,冰草相结,有如浮梁,出其不意,遂大破之。此则以人力迎天者也。
《集韵》:凇,冻𠗂也。《三苍解诂》:液雨也。其字音送。俗曰雾凇。《汉书·五行志》:雨木冰,亦曰树介,又曰木稼。稼即介之讹耳。寒甚而木冰,如树著介胄也。曾南丰集云:齐地寒甚,夜如雾凝,于木上日出,飘满庭阶,尤为可爱。遂作诗云:园林初日净无风,雾凇花开树树同。记得集英深殿里,舞人齐插玉笼松。齐地以为丰年之兆。谚云:霜凇如雾凇,穷汉备饭瓮。然凇之极,则以为树介木冰。谚云:木若稼,达官怕。盖寒浅则为雾凇,寒甚则为木冰。雾凇召丰而木冰召凶也。李献吉诗:大寒水雨何纷纷,晓行日临江吐云。盖咏木冰也。又云:今朝走白露,南枝参差开。紫宫散花女,骇龙下瑶陔。盖咏雾凇也。各极体物之妙云。《山西通志》:冰裂涑水,每岁冬夜间,时闻冰裂声。城戍者,遥见有物如羊,自西南冰劈积两旁,至南桥回。近年见于白昼,冰自开裂,水涌尺许,逆流过南桥,至吕庄河。相传有梅参将战败,执戟热甚,就水濯之,化形而逝。此其战精,或曰蛟也。然未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