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石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二十三卷目录

 石异部汇考一
  观象玩占〈石杂变〉
  管窥辑要〈石〉
 石异部汇考二
  周〈襄王一则 景王一则 敬王一则〉
  秦〈始皇一则〉
  汉〈惠帝一则 武帝征和一则 昭帝元凤一则 元帝建昭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阳朔一则 鸿嘉二则 元延一则 哀帝建平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殇帝延平一则 桓帝延熹一则〉
  魏〈明帝青龙二则〉
  吴〈废帝五凤一则 乌程侯天玺一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太康三则 惠帝元康一则 永康一则 太安一则 悯帝建兴一则 穆帝升平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一则〉
  梁〈武帝大同一则 敬帝绍泰一则〉
  陈〈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高宗兴安一则 孝静帝天平一则〉
  北齐〈武成帝河清一则 后主天统一则 武平一则〉
  北周〈武帝建德一则〉
  隋〈文帝开皇二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三则 太宗贞观三则 高宗永徽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天宝二则 肃宗至德一则 宝应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穆宗长庆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敬宗宝历一则 僖宗广明一则〉
  宋〈太宗太平兴国四则 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天禧一则 徽宗政和二则 宣和三则 高宗建炎一则 绍兴一则 孝宗乾道一则 淳熙一则 宁宗庆元一则〉
  元〈顺帝至正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二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二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四则 穆宗隆庆二则 神宗万历八则 熹宗天启三则 悯帝崇祯二则〉
 石异部艺文
  为朝臣贺凉州瑞石表   唐上官仪
  百寮贺瑞石表        李峤
  紫玉见南山赋        李觐
  为纳言姚璹等贺瑞石表    前人
  为宰相贺武威郡石化为面表  孙逖
  瑞石赋          明潘桂
 石异部纪事
 石异部杂录

庶徵典第一百二十三卷

石异部汇考一

《观象玩占》《石杂变》

石忽自起立,庶士为天下雄,立于山,为同姓,平地,异姓,立于水,为圣人,于泽,为小人。
石自生地镜曰:石生方正三。公外谋,不出三年,逆兵起。
石生道中,所生邑国亡。
石生水中,上见,近臣逆谋,与女主持政,不出八年,兵起。
石生平野,庶人有谋,不出三月。
石生庙中,人君不行先王法度,不出三年,易主。石生如人形,奸臣持政,一曰君无嗣。
石生如蜚鸟形,内戚女主近臣谋逆。
石生作兽形,诸侯兵起。
石生如聚,不出五年,其邑有兵。
石出重叠,不出五年,相谋逆且成。
石无故自移,其地有兵乱。
石化为人形,男,绝嗣,地镜曰庶人持政。
石化为禽兽形,近臣外戚谋反,地镜曰父子道绝,臣不从令。
石忽生水,主谋不成。
石忽湿汗,汗出如血,其地有兵起流血。

《管窥辑要》《石》

石折有水,主谋不成。
石人泣,戎兵起。
石鼓自声,若金鼓之响,兵起。
石生道中,其分亡。
石忽湿有血,皆主兵起,石忽赤如血色,地镜曰父子道绝,臣不从君命。
石生毛发如丝絮,不出五年,有兵事。
石生重累,不出五年,相谋且成。
石生都邑国中,君有去故就新之象,不出三年,有易政石陨其分,兵起,自高陨,其国君危,陨于天,臣将危君,王者失民。
磐石忽生军地,宜可久居之,吉。石砾生军中,急徙去之。
石自起相击,左右亲人离叛。
石跃,臣为乱,刘向曰:失众心,令不行,言不从,以乱金气也。
石走其地,有兵起。
金石上忽生如粟状,其地有灾,在器,则其主者当之。石自出火焚物,臣下谋乱。
石鸣,民力彫尽,必有大兵。
石忽生五金,其地兵灾。
石生脉如丝发,不出五年,兵士谋叛。
石化为玉,贱人将贵,玉化为石,贵人且贱。
石无故自破,其地有死亡。

石异部汇考二

襄王八年春正月朔,陨石于宋五。
《春秋·鲁僖公十有六年》:春,正月朔,陨石于宋五。按《左传》:陨星也。 按《公羊传》:曷为先言霣而后言石,霣石记闻,闻其磌然,视之则石,察之则五。 按《谷梁传》:先陨而后石何也。陨而后石也。于宋四境之内曰宋。后数,散辞也。耳治也。
《汉书·五行志》:釐公十六年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董仲舒、刘向以为象宋襄公欲行伯道将自败之戒也。石阴类,五阳数,自上而陨,此阴而阳行,欲高反下也。石与金同类,色以白为主,近白祥。鹢水鸟,六阴数,退飞,欲进反退也。其色青,青祥也,属于貌之不恭。天戒若曰,德薄国小,勿持炕阳,欲长诸侯,与强大争,必受其害。襄公不寤,明年齐桓死,伐齐丧,执滕子,围曹,为盂之会,与楚争盟,卒为所执。后得反国,不悔过自责,复会诸侯伐郑,与楚战于泓,军败身伤,为诸侯笑。左氏传曰:陨石,星也;鹢退飞,风也。宋襄公以问周内史叔兴曰:是何祥也。吉凶何在。对曰:今兹鲁多大丧,明年齐有乱,君将得诸侯而不终。退而告人曰:是阴阳之事,非吉凶之所生也。吉凶由人,吾不敢逆君故也。是岁,鲁公子季友、鄫季姬、公孙兹皆卒。明年齐桓死,适庶乱。宋襄公伐齐行伯,卒为楚所败。刘歆以为是岁岁在寿星,其冲降娄。降娄,鲁分野也,故为鲁多大丧。正月,日在星纪,厌在元枵。元枵,齐分野也。石,山物;齐,大岳后。五石象齐桓卒而五公子作乱,故为明年齐有乱。庶民惟星,陨于宋,象宋襄公将得诸侯之众,而治五公子之乱。星陨而鹢退飞,故为得诸侯而不终。六鹢象后六年伯业始退,执于盂也。民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言凶吉由人,然后阴阳冲厌受其咎。齐、鲁之灾非君所致,故曰吾不敢逆君故也。京房易传曰:距谏自强,兹谓却行,厥异鹢退飞。适当黜,则鹢退飞。
景王四年,石言于晋。
《春秋》不书。 按《汉书·五行志》:左氏传曰昭公八年春,石言于晋。晋平公问于师旷,对曰;石不能言,神或冯焉。作事不时,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而言。今宫室崇侈,民力彫尽,怨讟并兴,莫信其性,石之言不亦宜乎。于是晋侯方筑虒祁之宫。叔向曰:君子之言,信而有徵。刘歆以为金石同类,是为金不从革,失其性也。刘向以为石白色为主,属白祥。
敬王二年,玉化为石。
《春秋》不书。 按《汉书·五行志》:左氏昭公二十四年十月癸酉,王子晁以成周之宝圭湛于河,几以获神助。甲戌,津人得之河上,阴不佞取将卖之,则为石。是时王子晁篡天子位,万民不乡,号令不从,故有玉变,近白祥也。癸酉入而甲戌出,神不享之验云。玉化为石,贵将为贱也。后二年,子晁奔楚而死。

始皇帝三十六年,陨石于东郡。
《史记·秦始皇本纪》不载。 按《汉书·五行志》:始皇三十六年,郑客从关东来,至华阴,望见素车白马从华山上下,知其非人,道住止而待之。遂至,持璧与客曰:为我遗镐池君。因言今年祖龙死。忽不见。郑客奉璧,即始皇二十八年过江所湛璧也。与周子晁同应。是岁,石陨于东郡,民或刻其石曰:始皇死而地分。此皆白祥,炕阳暴虐,号令不从,孤阳独治,群阴不附之所致也。一曰,石,阴类也,阴持高节,臣将危君,赵高、李斯之象也。始皇不畏戒自省,反夷灭其旁民,而燔烧其石。是岁始皇死,后三年而秦灭。

惠帝三年,陨石绵诸一。
《汉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武帝征和四年,陨石。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征和四年二月丁酉,陨石雍,二,天晏亡云,声闻四百里。
昭帝元凤三年,泰山大石自立。
《汉书·昭帝本纪》:元凤三年春正月,泰山有大石自起立。 按《五行志》:元凤三年正月,泰山莱芜山南匈匈有数千人声。民视之,有大石自立,高丈五尺,大四十八围,入地深八尺,三石为足。石立处,有白乌数千集其旁。眭孟以为石阴类,下民象,泰山岱宗之岳,王者易姓告代之处,当有庶人为天子者。孟坐伏诛。京房易传曰:复,崩来无咎。自上下者为崩,厥应泰山之石颠而下,圣人受命人君虏。又曰:石立如人,庶士为天下雄。立于山,同姓;平地,异姓。立于水,圣人;于泽,小人。
元帝建昭元年正月戊辰,陨石梁国六。
《汉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成帝建始四年正月癸卯,陨石稿,四,肥累,一。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阳朔三年,陨石。
《汉书·成帝本纪》:阳朔三年春三月壬戌,陨石。 按《五行志》:阳朔三年三月壬戌,陨石白马,八。
鸿嘉二年五月癸未,陨石杜衍,三。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鸿嘉三年,天水冀南山大石鸣。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鸿嘉三年五月乙亥,天水冀南山大石鸣,声隆隆如雷,有顷止,闻平襄二百四十里,野鸡皆鸣。石长丈三尺,广厚略等,旁著岸胁,去地二百馀丈,民俗名曰石鼓。石鼓鸣,有兵。是岁,广汉钳子谋攻牢,篡死囚郑躬等,盗库兵,劫略吏民,衣绣衣,自号曰山君,党与寖广。明年冬,乃伏诛,自归者三千馀人。后四年,尉氏樊并等谋反,杀陈留太守严普,自称将军,山阳亡徒苏令等党与数百人盗取库兵,经历郡国四十馀,皆踰年乃伏诛。是时起昌陵,作者数万人,徙郡国吏民五千馀户以奉陵邑。作治五年不成,乃罢昌陵,还徙家。石鸣,与晋石言同应,师旷所谓民力彫尽,《传》云:轻百姓也。虒祁离宫去绛都四十里,昌陵亦在郊野,皆与城郭同占。城郭属金,宫室属土,外内之别云。
元延四年三月,陨石都关,二。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哀帝建平元年,陨石。
《汉书·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平元年正月丁未,陨石北地,十。其九月甲辰,陨石虞,二。
平帝元始二年,陨石。
《汉书·平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始二年六月,陨石钜鹿,二。自惠尽平,陨石凡十一,皆有光耀雷声,成、哀尤屡。

后汉

殇帝延平元年,安帝即位,陨石。
《后汉书·安帝本纪》:延平元年秋八月癸丑即位。九月乙酉,陨石于陈留。
桓帝延熹七年,陨石。
《后汉书·桓帝本纪》:延熹七年春三月癸亥,陨石于鄠。

明帝青龙元年,水溢涌,宝石负图状。
《魏志·明帝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青龙元年,张掖柳谷口水溢涌宝石负图状,象灵龟立于川,西有石马七及凤、麒麟、白虎、牺牛、璜玦、八卦、列宿、孛彗之象,又有文曰:大讨曹。此晋之符命而于魏为妖。好攻战,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魏氏三祖皆有其事,石图发于非常之文,此不从革之异。晋定大业,多毙曹氏,石瑞文,大讨曹之应也。
青龙三年,陨石。
《魏志·明帝本纪》:三年正月乙亥,陨石于寿光县。按《晋书·五行志》:三年正月乙亥,陨石于寿光。案左氏传陨石,星也,刘歆说曰:庶象惟星陨于宋者,象宋襄公将得诸侯而不终也。秦始皇时有陨石,班固以为:石,阴类也。又白祥,臣将危君。是后宣帝得政云。

废帝五凤二年,石自立。
《吴志·孙亮传》:五凤二年五月,阳羡离里山大石自立。
《晋书·五行志》:京房《易传》曰:庶士为天子之祥也,其说曰:石立于山同姓,平地异姓。干宝以为,孙皓承废故之家得位,其应也。或曰:孙休见立之祥也。
乌程侯天玺元年,历阳阳羡有瑞石。
《吴志·孙皓传》:天玺元年,于湖边得石函,中有小石,青白色,长四寸,广二寸馀,刻上作皇帝字。秋八月,鄱阳言历阳山石文理成字,凡二十,云楚九州渚,吴九州都,扬州士,作天子,四世治,太平始。又吴兴阳羡山有空石,长十馀丈,名曰石室,在所表为大瑞。乃遣兼司徒董朝、兼太常周处至阳羡县,封禅国山。明年改元,大赦,以协石文。
《江表传》:历阳县有石山临水,高百丈,其三十丈所,有七穿骈罗,穿中色黄赤,不与本体相似,俗相传谓之石印。又云,石印封发,天下当太平。下有祠屋,巫祝言石印神有三郎。时历阳长表上言石印发,皓遣使以太牢祭历山。巫言,石印三郎说天下方太平。使者作高梯,上看印文,诈以朱书石作二十字,还以启皓。皓大喜曰:吴当为九州作都、渚乎。从大皇帝及孤四世矣,太平之主,非孤复谁。重遣使,以印绶拜三郎为王,又刻石立铭,褒赞灵德,以答休祥。

武帝泰始三年,有元石白昼成文。
《晋书·武帝本纪》:泰始三年夏四月戊午,张掖太守焦胜上言,氐池县大柳谷口有元石一所,白昼成文,实大晋之休祥,图之以献。诏以制币告于太庙,藏之天府。
太康五年,陨石。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康五年五月丁巳,陨石于温及河阳各三。
太康六年,陨石。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正月,陨石于温,三。
太康十年,石生地中。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年,洛阳宫西宜秋里石生地中,始高三尺,如香炉形,后如伛人,槃薄不可掘。案刘向说,此白眚也。明年宫车晏驾,王室始骚,卒以乱亡。京房《易传》曰:石立如人,庶士为天下雄。此近之矣。
惠帝元康五年,石生。
《晋书·惠帝本纪》:元康五年十二月景戌,石生于京师宜年里。
永康元年,襄阳得鸣石。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康元年,襄阳郡上言,得鸣石,撞之,声闻七八里。
太安元年,丹阳湖有浮石。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安元年,丹阳湖熟县夏架湖有大石,浮二百步而登岸,民惊噪相告曰石来。干宝曰:寻有石冰入建邺。
悯帝建兴五年,石言于平阳。
《晋书·悯帝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建兴五年,石言于平阳。时帝蒙尘亦在平阳,故有非言之物而言,妖之大者。俄而帝遇害。
穆帝升平元年,陨石。
《晋书·穆帝本纪》:升平元年春正月丁丑,陨石于槐里一。

南齐

高帝建元元年,雨石玺。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祥瑞志》:嵩高山,升明三年四月,荥阳人尹午于山东南涧见天雨石,坠地石开,有玺在其中,方三寸。其文曰:戊丁之人与道俱,肃然入草应天符。又曰:皇帝兴运。午奉玺诣雍州刺史萧赤斧,赤斧表献之。

武帝大同十二年正月,石辟邪,自跃入土,曲阿建陵石骐驎自动。〈是年四月改元中大同〉
《南史·梁武帝本纪》:中大同元年春正月丁未,曲阿县建陵隧口石辟邪起舞。
《隋书·五行志》:梁大同十二年正月,送辟邪二于建陵。左双角者至陵所。右独角者,将引,于车上振跃者三。车两辕俱折。因换车。未至陵二里,又跃者三,每一振则车侧人莫不耸奋,去地三四尺,车轮陷入土三寸。木沴金也。刘向曰:失众心,令不行,言不从,以乱金气也。石为阴,臣象也。臣将为变之应。梁武暮年,不以政事为意,君臣惟讲佛经、谈元而已。朝纲紊乱,令不行,言不从之咎也。其后果致侯景之乱。曲阿建陵隧口石骐驎动。木沴金也。动者,迁移之象。天戒若曰,园陵无主,石麟将为人所徙也。后竟国亡。
敬帝绍泰二年,获玉玺。
《梁书·敬帝本纪》不载。 按《陈书·高祖本纪》:敬帝绍泰二年二月戊辰,获玉玺四纽,高祖表以送台。

宣帝太建二年五月乙卯,仪同黄法𣰰献瑞璧一。按《陈书·宣帝本纪》云云。

北魏

高宗兴安二年,获玉印于内苑。
《北史·魏高宗本纪》:兴安二年八月戊戌,诏曰:朕即位以来,风雨顺序,边方无事,众瑞兼呈。又于苑内获方寸玉印,其文曰子孙长寿。群公卿士皆曰休哉,岂朕一人,克臻斯应,实由天地祖宗降祐之所致也。思与兆庶,共兹嘉庆。其令百姓大酺三日,降殊死以下囚。
孝静帝天平四年,高欢获瑞石。
《魏书·孝静帝本纪》不载。 按《北齐书·神武本纪》:魏天平四年六月壬申,神武如天池,获瑞石,隐起成文曰六王三川。

北齐

武成帝河清四年,殿上石自起相击。
《北史·齐武成帝本纪》:河清四年三月,殿上石自起,两两相对。
《隋书·五行志》:后齐河清四年,殿上石自起,两两相击。眭孟为以石阴类,下人象,殿上石自起者,左右亲人离叛之应。及周师东伐,宠臣尉相愿、乞扶贵和兄弟、韩建业之徒,皆叛入周。
后主天统年,泰山封禅坛玉璧自出。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后齐天统初,岱山封禅坛玉璧自出,近白祥也。岱山,王者易姓告代之所,玉璧所用币而自出,将有易姓者用币之象。其后北齐亡,地入于周,及高祖受周禅,天下一统,焚柴泰山告祠之应也。
武平三年,白水岩下有石成文。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武平三年,白水岩下青石壁旁,有文曰:齐亡走。人改之为上延,后主以为嘉瑞,百僚毕贺。后周师入国,后主果弃邺而走。

北周

武帝建德元年,濮阳石像自跃。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周建德元年,濮阳郡有石象,郡官令载回府,将刮取金。在道自跃投地,如此者再。乃以大绳缚著车壁,又绝绳而下。时帝既灭齐,又事淮南,征伐不息,百姓疲敝,失众心之应也。

文帝开皇十七年,陨石。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皇十七年,石陨于武安、滏阳间十馀。《洪范五行传》曰:石自高陨者,君将有危殆也。后七载,帝崩。
开皇十 年,宫中石变为玉。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皇末,高祖于宫中埋二小石于地,以志置床之所。未几,变为玉。刘向曰:玉者至贵也。贱将为贵之象。及大业末,盗皆僭名号。
炀帝大业十三年,西平郡石有文字。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业十三年,西平郡有石,文曰:天子立千年。百僚称贺。有识者尤之曰:千年万岁者,身后之意也。今称立千年者,祸在非远。明年而帝被杀。

高祖武德三年,郇州献瑞石。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武德三年五月,郇州献瑞石,有文曰:天下万年。
武德七年,陕州获白石玺。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武德七年,陜州获白石玺一纽章,与传国玺同。
武德九年,太宗即位,林州献祯石。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太宗以武德九年八月即位,九月壬戌,林州献祯石,隐起成文:曰圣主某大吉,子孙五千岁。素质元字,篆隶相参。
太宗贞观十五年,获元圭。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贞观十五年七月,洪州献元圭。
贞观十七年,昌松县瑞石成文。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观十七年八月,凉州言昌松县鸿池谷有石五,青质白文成字曰:高皇海出多子。李元王八十年,太平天子李世民千年太子李治,书燕山人士,乐大国主,尚汪譂,奖文仁,迈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凤毛才子,七佛、八菩萨及上界佛。果天子文武,贞观昌,大圣延四方,上不治示孝,仙戈八为善。太宗遣使祭之曰:天有成命,表瑞贞石,文字昭然,历数惟永,既旌高庙之业,又锡眇身之祚。迨于皇太子治,亦降贞符,具纪姓氏。甫惟寡薄,弥增寅惧。昔魏以土德代汉,凉州石有文。石,金类,以五胜推之,故时人谓为魏氏之妖,而晋室之瑞。唐亦土德王,石有文,事颇相类。然其文初不可晓。按《册府元龟》:高宗初为晋王,贞观十七年,太子承乾得罪,废为庶人。次当立者,濮王。太宗以晋王仁孝,又以太原瑞石云:李治万吉。乃与长孙无忌、房元龄、李绩、褚遂良等定计立为皇太子。
贞观二十年,陕州有青石成文。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二十年十一月,陕州言青石成文,曰:李君王三字。
高宗永徽四年,陨石于冯翊。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永徽四年八月己亥,陨石于同州冯翊十八,光耀,有声如雷。星陨而化也。庶民惟星,自上而陨,民去其上之象。一曰:人君为诈妄所蔽则然。 按《于志宁传》:永徽四年,陨石十八于冯翊,高宗问曰:此何祥也。朕欲悔往修来以自戒,若何。志宁对曰:《春秋》:陨石于宋五。内史过曰:此阴阳之事,非吉凶所生。物故有自然,非一系人事。虽然,陛下无灾而戒,不害为福也。
元宗开元十九年,当阳山石生新文字。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开元十九年四月壬辰,河南府登封县唐村李嗣谷当阳山,南面石文旧有帝子新生四字,识者以为圣明之应,河南尹孟温礼奏贺。
开元二十三年,龙池石鸣。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三年十二月乙巳,龙池《圣德颂》石自鸣,其音清远如钟磬声。石与金同类。《春秋传》: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言。石鸣,近石言也。
天宝元年,获玉龟。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天宝元年正月戊申,安西都护田仁畹,于于阗东玉河获瑞玉龟一以献。
天宝三载,石化为面。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唐会要》:天宝三载三月六日丙子,武威郡奏石化为瑞面。
肃宗至德二载,昭陵石马汗出。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德二载,昭陵石马汗出。昔周武帝之克晋州也,齐有石像,汗流湿地,此其类也。
宝应元年,楚州献定国宝。
《唐书·肃宗本纪》云云。 按《旧唐书·五行志》:上元三年,楚州刺史崔侁献定国宝十三:一曰元黄天符,形如笏,长八寸,有孔,辟人间兵疫;二曰玉鸡毛,白玉也,以孝理天下则见;三曰谷璧,白玉也,粟粒,无雕镌之迹,王者得之,五谷丰熟;四曰西王母白环二,所在处外国归伏;六曰如意宝珠,大如鸡卵;七曰红靺鞨,大如巨栗;八月琅玕珠二;九曰玉玦,形如玉环,四分缺一;十曰玉印,大如半手,理如鹿形,陷入印中;十一曰皇后采桑钩,如箸,屈其末;十二曰雷公石斧,无孔;十三缺。凡十三宝。寘之日中,白气连天。初,楚州有尼曰真如,忽有人接之升天,天帝谓之曰:下方有灾,以第二宝镇之。即以十三宝付真如。时肃宗方不豫,以为瑞,乃改元宝应,仍传位皇太子,此近白祥也。
宪宗元和 年,碑趺龟头失。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和中,文水《武士彟碑》失其龟头。
穆宗长庆 年,石自行。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长庆中,资州有石方丈,走行数亩。
文宗太和四年,润州得方石有文。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和四年,浙西观察使王璠治润州城隍,中得方石,有刻文曰:山有石,石有玉,玉有瑕,瑕即休。
敬宗宝历二年,获白玉床。
《唐书·敬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宝历二年五月,神策军修苑内古汉宫,掘得白玉床,其长六尺,以献。
僖宗广明元年,华岳碑鸣。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广明元年,华岳庙元宗御制碑隐隐有声,闻数里间,浃旬乃止。近石言也。

太宗太平兴国四年,夹江县黑石成文。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平兴国四年九月,夹江县民王谊得黑石二,皆丹文,其一云君王万岁,其二曰赵二十一帝,缄其石来献。
太平兴国五年,郑州得玉杵臼。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五年五月,郑州修东岳祠,穿土得玉杵臼。
太平兴国七年,获石佛。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七年六月,深州民王绪田中得白兔,逐入穴,掘之得石佛五十躯,皆长尺馀。
太平兴国七年,舒州石成文。
《宋史·太宗本纪》:七年三月,舒州上元石有白文曰丙子年出赵号二十一帝。
《玉海》:七年三月辛酉,舒州民柯萼,一作孙萼,于万岁山得元石,有白文,其文乃志公所记,以石来献,祥符。五年,冯仁俊表言太祖,后唐天成二年二月十六日,降诞太宗,丙子岁即位,并符合。闰十月丁丑,车驾谒启圣院太宗神御殿于龙图阁,取舒州石,召从臣宣示。
真宗大中祥符五年,宁乡生石面。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大中祥符五年四月,慈州民饥,宁乡县生石,脂如面,可为饼饵。天禧三年,陨石。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禧三年正月晦,沈丘民骆新田间震雷,顷之,陨石入地七尺许。
徽宗政和二年,晋州元圭出。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政和二年,元圭始出。晋州上一石,绿色,方三尺馀,当中有文曰尧天正,其字如掌大而端楷类手画者,尧字居右,天正字缀行于左。都堂验视,砻石三分而字画愈明,又于尧字之下隐约出一瑞字,位置始均,盖曰天正尧瑞云。或谓晋阳,尧都也,方元圭出,乃有此瑞。
政和四年,石变为玛瑙,荥阳石有文。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府畿、汝、蔡之间,连山大小石皆变为玛瑙,尚方取为宝带、器玩甚富。
《玉海》:政和五年,建明堂采石荥阳,石有明字,制文石旂。
宣和四年,御府玛瑙变为石。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宣和四年后,御府所藏玛瑙,往往复变为石,而色类白骨,此与周宝圭占略同。
宣和五年,荥阳有石成文。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荥阳县贾谷山麒麟谷采石修明堂,得一石有文曰明,百官表贺。
宣和七年,获石柱。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七年二月丙戌,张杲言北岳庙于庙侧二十里,黄山获石柱十六条,修短阔狭皆应,营造法式用建正门,毫釐不差。
高宗建炎三年,鼎州石有文。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炎三年四月,鼎州桃源洞大水,巨石随流而下,有文曰:无为大道,天知人情;无为窈冥,神见人形。心言意语,鬼闻人声;犯禁满盈,地收人魂。金石同类,类金为变怪者也。
绍兴元年,潭州得白玉。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兴元年,潭州得白玉于州城莲花池中,孔彦舟以献,诏却之。前史以为玉变近白祥,后彦舟为剧盗。
孝宗乾道二年,石自移。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道二年三月丙午夜,福清县石竹山大石自移,声如雷。石方可九丈,所过成蹊,才四尺,而山之木石如故。
淳熙十六年,陨石。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熙十六年三月壬寅,陨石于楚州宝应县,散如火,甚臭腥。
宁宗庆元三年,陨石。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三年六月辛未,黄岩县大石自陨,雷雨甚至,山水瀵涌。

顺帝至正十一年,开河得石人。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明通纪》:至正十一年,开河得石人,先是童谣云: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后开河果于黄陵冈,得石人一眼而徐颍蕲黄之兵起。

太祖洪武二十六年,陨石。
《湖广通志》:洪武二十六年六月,望日,陨石于蒲圻。是日方午,空中有声如雷,民于沸水中得一石,色青,异状,类狗头,人莫能测。
成祖永乐三年,得石龟。
《名山藏》:永乐三年正月,黄河清于薄津。群臣献颂建碑于孝陵,伐石幕府山之阳,求厥趺于龙潭山,发土得石龟,长尺许,其文元苍宛然如生,众工以龟来献,群臣奉表称贺,遂献于孝陵。
永乐十三年,黑石堕。
《江南通志》:永乐十三年,嘉定县东北白气一道,有声如雷,堕于宝山之南,获一黑石。
宪宗成化六年,陨石。
《山东通志》:成化六年,信阳县陨石一。
成化二十三年,陨石。
《东鹿县志》:成化二十三年五月,天地昏暗,空中有声如雷,寻有黑气坠地,掘之,得黑石二,一如碗,一如鸡卵。
孝宗弘治十一年,温州陨黑石。
《异林》:弘治戊午,温州泰顺县左忽有一物横飞曳空,状如箕尾,如帚,色杂粉紫,长数丈馀,无首,吼若沈雷,从东北去。修武县东岳祠北忽有黑气,声隐隐堕地。村民李云往视之,得温黑石一枚,良久乃冷。弘治十四年,马邑陨青石。
《山西通志》:弘治十四年夏,马邑县西有火自天而坠,其声如雷,入地三尺,化为青石。
武宗正德五年,石上开花。
《云南通志》:正德五年,金齿城西石上开花。
正德八年,德庆陨石。
《广东通志》:正德八年夏五月,德庆陨石,时有青气时下,上腾有声,顷间,陨石于城之内,大者如拳,小者如鸡子。
世宗嘉靖八年,舒城石自徙。
《江南通志》:嘉靖八年,舒城石自徙二丈许。
嘉靖十六年,琼山石自徙。
《广东通志》:嘉靖十六年,琼山白石乡有大石如屋,行数百步,地成渠。
嘉靖二十三年,东安石自立。
《湖广通志》:嘉靖二十三年春,东安县北巨石乘风雨屹立,声闻数里。
嘉靖三十六年,莆田石梁自断。
《福建通志》:嘉靖三十六年十一月,赤眚见莆田,江口石梁断。
穆宗隆庆元年,石响。
《湖广通志》:隆庆元年,城步西街石响。
隆庆二年,石梁鸣自折。
《福建通志》:隆庆二年正月十四日,石笋桥第十二间有石梁,一鸣三日而折。
神宗万历二年,石陨。
《福建通志》:二年八月,方山巨石坠于田。
万历五年,万载石陨。
《江西通志》:万历五年九月,万载县有巨石自天而坠,至今其石尚存。
万历九年,兴宁石飞。
《广东通志》云云。
万历十五年,石自行。
《四川总志》:万历十五年永,川有石自行。
万历十七年,博白石狮吐烟。
《广西通志》:万历十七年七月,博白县治南五十里有狮子石,吐烟,几与云参,移时而止。
万历二十三年,石钟崩。
《河南通志》:万历二十三年七月,涉县石钟崩,有声如雷。
万历三十六年,鼓山石崩。
《福建通志》:万历三十六年九月,闽县山石崩,有声如雷。
万历四十六年,玉屏山石有光。
《鹤庆府志》:万历四十六年秋,玉屏山石窍内光澈如火,是年,发科九人,今呼为文星石。
熹宗天启二年,荆门陨石。
《湖广通志》:天启二年,荆门州陨石入地三尺,有声,天启三年,荣经石飞。
《四川总志》:天启三年五月,荣经县江边大石方广数丈,忽飞去不知所之。
天启四年,临漳获玉玺。
《河南通志》:天启四年,临漳渔人获玉玺于漳河,全而不缺,篆文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悯帝崇祯十二年,歙县石鸣。
《江南通志》:崇祯十二年,歙县许村石自鸣。
崇祯十七年,德兴石自立。
《江西通志》:崇祯十七年五月,德兴西河巨石自起立,轰然有声。

石异部艺文

《为朝臣贺凉州瑞石表》唐·上官仪

臣元嘉等言:臣闻太阳含字,天之命也,德水呈文,地之符也。是知光膺宝历非幽赞,无以享鸿名,对越两仪非神物,何以昌丕绪,故有元龟负卦,繇表轩功,朱鸟衔书,兆彰姬箓,非圣人之抚运,孰能与于此乎。伏惟皇帝陛下,庆韫上元,与天皇而合德祥,凝太始体耀魄以齐明,作周锡嗣王业本于水翼,生商降祉宝祚基于玉筐,然后枢电效神,皇虹授彩,彤云澹景,标映龙颜,瑞火流光,呈发鸟迹,由是凝图,作极握纪,中天化洽,九垓恩绵,八表功成,戢武散騑,服于桃园业定弘文覃正朔于昌海,辑五玉而彰礼,备陈万舞而表乐,成至德至仁,垂拱岩廊之上,乃圣乃神,远算庙堂之下。宪文王而授立,招天奖于梦龄,象汉帝以登贤选仁明于刻〈阙〉国,重曜而临照,家万宇而永贞。是以淹岁亢阳,离辉升而元泽降,春畴罕阙,震方建而年稼登,受册之辰,随轻轮而翊佳气,夏弦之月,接飞盖而吐芝英。郡国陈孝德之符,烟浮雾集,县道奏明灵之贶,电击雷奔岂与夫。日至月书,可同年而语矣。伏见梁州都督李袭誉表奏昌松瑞石合,百一十字,文曰:高皇海出多子。李久王八千年,太平天子李世民王千年,太子李治,书燕山人,乐太国主,尚注谔,奖文仁,迈千古,大王五、王六、王七、王十,王凤尾才子,七佛、八菩萨及上果佛田。天子武文贞观昌,大圣延四方上下万治忠孝,为善其文,不次者略。而不载敕。遣礼部郎中柳逞驰驿检覆,并同所奏,皆素文,玉洁若琼树之华滋,元质碧鲜,拟翠微之远色,虽复霞熛冠岳,晖镂诛于介丘,海镜浮山,昭列名于稽岊。方兹秀丽,曾何足云。臣等历选皇猷,稽河图于东序,详观帝箓,披册府于西昆娲燧。以前不可得而知矣。羲农以降,乃考载而言焉。若乃马遰尧坛,凤御虞册,麟游吐字,颇涉刘邦,叶蠹为文,才称病已。元石降徵于典午,赤伏锡命于炎精。皆髣髴如神,徵文见意,或旁通以取证,或索隐以求端。犹且动色当年,光华曩志,矧兹天册,显发灵瑞,颂圣德之钦明,通史笔之扬尧典,述国祚之悠永。倍龟策之卜周年,追美先朝,衍轩丘之。德姓式,昭储瑞,发钧台之光华,岂非天鉴。孔明圣犹大者,祥弥著灵心。至察德加厚者,祚逾长是用。越契超绳,光前振古,绩无与二,庆溢登千,臣等自省,微生幸沾,鸿造荷重,光之煦育,睹三才之宅心雀跃无以表其诚,凫趋不足胜其喜,臣等无任悦豫之至。

《百寮贺瑞石表》李峤

臣某等言:臣闻高明博临,无远不应,正直潜感,虽幽必通。伏惟皇太后陛下庆发曾沙业,隆大宝以至明。当宗社之寄,以至圣合乾坤之德,荷三叶之休,光承五行之历纪。平秩庶政,大亨群物,冠带遐荒之域,天福日临,闾阎富寿之氓。礼变乐和,液露沾洽,休徵昭显,用能上披乾象,下发坤珍。吐山川之灵秘,开神物之韫匮。伏见雍州永安县人唐同泰于洛水中得瑞石一枚,上有紫脉成文,曰: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八字。臣等抃窥灵迹,骇瞩珍图,俯仰殊观,相趋动色,窃惟圣德奉天,递为先后,神道助教,相因发明,陛下对越昭升钦若扶揖,允塞人祇之望,实当天地之心,所以幽赞嘉兆,旁通景贶,且人称同。泰县,实永安姓氏,将国号元符土地与石文明应,表里潜会,枢机冥发,明宴坐之愈昌,验皇基之永泰,则自然之无,朕不测之谓神非,夫道格昊苍,德充幽显,岂能发何言之微旨。臻不召之灵物,考皇图于金丹,搜瑞典于瑶编,则有虫蠹成文,鱼鳞吐匣,丹书集于昌户,绿错荐于尧坛。或词隐密微,或气藏谶纬,莫究天人之际,罕甄神秘之心。未有昭圣毓灵,发祥隤阯,明白显著,烛曜辉光。若斯之盛者也。且夫导洛疏津,卜瀍经宇,是开帝王之宅,实为龟书之泉。伯禹以致孝鬼神九畴,天锡陛下以虔恭,顾托八篆灵开,超万祀而同存,历百年而罕逮。况乎阴阳景测,朝市天临,号令施于四海,机衡动于万国,灵心叶赞,景业会昌,荐希代之鸿宝,获非常之嘉应。固可以明禋大宝,礼秩介丘,副神宗之,乃眷答上元之蕃祉。臣等遇偶休明荣参簪笏千年,旦暮邀逢,累圣之期百辟,歌讴喜属,三灵之庆无任。凫藻踊跃之至,谨表诣阙陈贺以闻。

《紫玉见南山赋》李觐

南山之阳,何珍不藏。昭皇家之至德,发紫玉之祯祥。荧荧兮千岩动色,炯炯兮万壑生光。映于林,谓群凤之集上,据于石,辨众珉之居旁。固已闻于往牒,遂荐臻于我皇,稽夫所自无胫而至,每隐曜而不欺。曷招携之可致,所以瑞于有道将委质。而式孚出,非其时则韬光而自弃,南眺穹崇,玉见于中,贞姿岂琢劲质。非砻远而望焉,与彩云而摇曳,即而察也,杂嘉气之葱茏,对白璧而即异,配元圭而攸同,故瑞无应而不至。事有感而遂通,通人莫测,孰知其色。由是王者凭之而致理,君子观之而比德。明琬琰之在兹,岂瑕瑜之有匿。原乎玉之处幽,俭德是修,德表玉而应瑞,玉用德而降休。盖真宰之潜运,知神功之所由。不然安得揖至宝于潜谷,阐皇风于大猷。而已哉,若乃外彻中朗,泠然如响,佩服之处,虽贵乎山。元抵鹊之时,罔怀于土壤。大矣哉,瑞无常居,因化所如,惟德是依,彼自彰于符契。不贪为宝,我何待而沽。诸客有观光,歌之曰:归太素兮远蛮屏,有瑞玉兮见霄岭,浮紫气于云际,混清辉于水影。庶南山之不骞,期我皇之惟永。

《为纳言姚璹等贺瑞石表》前人

臣某等言:伏见瑞石为文,曰:武帝李彰好生,临国永保吉昌。伏惟陛下受命旻穹,降灵宗社,复栋重檐之礼,严配昭升五刑九辟之科。平反宥恤,故能使三精孚德,七庙垂祥,频降灵符,屡彰潜祉。好生临国,实开琬琰之文,永保吉昌,显示贞坚之箓。隆万代之遐算,旷千龄而不闻。臣等叨沐恩私谬,当枢近亲觌,休宝相趋,抃跃无任,嘉庆之至,谨奉表称贺以闻,仍请出示百寮,并录付史馆。

《为宰相贺武威郡石化为面表》孙逖

臣等伏见王倕奏武威郡番禾县嘉瑞乡天宝山周
围五六里,石化为面,在近村闾及诸郡部落自今载正月以来,取食甘美益人。又按图经贞观九年,凤凰集于此,故名嘉瑞乡,其天宝山在此乡界,伏以神道设教,变化无方,圣人为心感通必应。陛下仁沾动植泽及生灵,故得地不藏瑶,石变为面,既资人食,又济边廪,成熟自因于道气,艰难不待于农功。岂麦麰之足,方何雨粟之能喻。况山符圣号用,彰于万寿,乡表瑞石,允迪于前,烈殊祥叶应,景福攸臻,臣等忝侍轩墀,倍深庆悦,无任抃跃之至。
《瑞石赋》〈有序〉
·潘桂天启丁卯,京口载罹凶,荒天眚地孽。割我稼穑,万姓嗷嗷无所寄,命圌山之阴天产石粉,其色白错者红,其味甘,其质腻,咀之,馨其液,可抟不碜,馁者。充饥者,塞尪者,鼓而立山,去城百里而近余舆而观之担者,溢阡采者,鬨于丘陟间,趾可掬也。嗟夫,天地之大,奇出不穷,理无而事臻,气鼓而物夺。自非睹记之馀,千载之后,安知不与补天之事,同疑其悠谬哉。赋曰:

天符臻地,宝植嵁岩,辟坤珍出,补天佐岳。锡尔灵石,尔其为质也,靡琼委玉,凝肪截脂,鲜飞艳雪,华曜朝曦,光逾云母,色丽琼芝,释之叟叟,之靡靡,无馁无败,不碜不,埒华山之玉屑,方梁父之银泥,岂石廪之宛在,抑地乳之潜滋。宜充虚而解战,爰塞馁而救饥。繄生民之百需兮,食为之天,天以六气下凝兮,成五味之华。鲜丽五行于百谷兮,固物始而民先,劬水耕而火耨兮,竭胼胝以祈年。羌穗岐而表瑞兮,抑雨粟而徵贤。曷埒此自然之食兮,协幽赞于重元。况凶年之屡稼兮,悲地财之贫破。何辜今之人兮,罄天地而一饿。闵鼠空而𪃟尽兮,气廉廉而消堕。冢累累以魂新兮,或流离而迁播。遘珍符之大垂兮,感神贶之潜呈。嘘枯以续喘兮,拔瘁而为荣黄。吻怡而含哺兮,鲐背鼓舞而取盈。走遐迩以如骛兮,咸废耘以辍耕。筐承而车任兮,径隘而衢争。惠遗𥟖非小补兮,嗣嘉谷于秋成。夫孰贲此灵休兮,匪天工其何及。夫既秉好生之恒德兮,曷不祐此垂成之粒。割之糈而锡之餐兮,夫孰不歌夫帝力。固造物之多奇兮,幻生成而不测。系曰:石为气核,坚不可夺兮,气之所鼓,性为之脱兮,含功牧生,地之奇禄兮,画地为饼,庶几果腹兮。

石异部纪事

《拾遗记》:帝尧在位,圣德光洽。河洛之滨,得玉,版方尺图,天地之形。
《左传·昭公八年》:春,石言于晋魏榆,晋侯问于师旷曰:石何故言,对曰石不能言,或冯焉。不然,民听滥也。抑臣又闻之曰:作事不时,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而言,今宫室崇侈,民力彫尽,怨讟并作,莫保其性,石言不亦宜乎,于是晋侯方筑虒祁之宫,叔向曰:子野之言君子哉,君子之言,信而有徵,故怨远于其身,小人之言僭而无徵,故怨咎及之,诗曰: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唯躬是瘁,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处休,其是之谓乎,是宫也成,诸侯必叛,君必有咎。夫子知之矣。
《物类相感志》:冀南有石鼓,长丈二尺,广厚略等,汉成帝时有声如雷,闻平襄二百四十里内,时野雉皆鸣。民俗曰:鸣则有兵是岁,广汉郑躬作乱。
《水经注》:繁昌县城内有三台,时人谓之繁昌台。坛前有二碑,昔魏文帝禅于此,自坛而降,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故其石铭曰:遂于繁昌筑灵台也。于后,其碑六字生金,论者以为司马金行,故曹氏六世迁魏而事晋也。
《谷水径》:刺史贾逵祠北,王隐言:祠在城北,非也,庙在小城东。昔王凌为宣王司马懿所执,届庙而叹曰:贾梁道王凌,魏之忠臣,惟汝有灵知之。遂仰鸩而死。庙前有碑,碑石金生。千宝曰:黄金可采,为晋中兴之瑞。《南海古迹记》:石鼓山在东莞南,山有石如鼓,鼓鸣世乱兵起。卢循东寇,隐隐有声。
《文献通考》:元帝初渡江,有玉册见于临安。白玉麒麟神玺出于江宁,其文长寿万年皆以为中兴之验。《晋书·五行志》:大将军、东嬴王腾自并州迁镇邺,行次真定。时久积雪,而当门前方数丈独消释,腾怪而掘之,得玉马,高尺许,口齿缺。腾以马者国姓,上送之,以为瑞。
《前赵录》:刘聪麟嘉二年春正月,石人言于宣光陵。二月癸亥,大将军东平王约卒,一指犹暖,遂不殡殓。至于甲戌,乃苏,言道:遇一国,曰猗尼渠馀国,引约入宫,与约皮囊一枚,曰:为吾遗汉皇帝。约辞而归,置皮囊于枕上。俄而苏活,谓左右曰:枕上取囊来。左右取得,开之有一方白玉,题文曰:猗尼渠馀国。天王敬信遮须夷国,天王岁在摄提,当相见也。驰使奏呈,聪曰:若审如此,吾不惧死也。后聪死,与此玉并葬焉。《后赵录》:石虎建武八年,青州上言:济南平陵城西北石虎一夕忽移于城东南善石沟上,有狼狐千馀迹,随之迹皆成蹊。虎大悦曰:石虎者,朕也,自西北徙而东南者,天意欲使朕平荡江南也。天命不可违,其敕诸州兵,明年悉集,朕当亲董六师以奉天命。群臣皆贺石。然于泰山八日而灭东海,有大石自立,旁有血流,邺西山石间血流出,长十馀步,广二尺馀。
《前燕录》:初,石虎使人探策于华山,得玉,版文曰:岁在申酉,不绝如线,岁在壬子,真人乃见。及此燕人咸以为慕容俊之应也。《文献通考》:慕容俊时,常山大树根下得璧七十,圭七十三,光色精奇,有异常玉。俊以为岳神之命,遣其尚书段勤以太牢祠之。
《文献通考》:宋武帝于嵩高山得玉璧三十二枚,神人云:此是宋分世之数,三十二年,二三十也。宋自受命至禅齐,凡六十年云。
《南史·梁宗室传》:南平元襄王伟,文帝第八子也。伟子恭,除宁蛮校尉、雍州刺史。简文少与恭游,特被赏狎,至是手令勖以政事。恭至州,政绩有声,百姓请于城南立碑颂德,诏许焉,名为德政碑。是夜闻数百人大叫碑石,明旦视之,碑涌起一尺。恭命以大柱置于碑上,使力士数十人抑之不下,又以酒脯祭之,使人守视,俄而自复,视者竟不见之。恭闻而恶焉。
《北史·周文帝本纪》:黄帝后有葛乌兔者,雄武多算略。鲜卑奉以为主,及其裔孙曰普回,因狩得玉玺三纽,文曰皇帝玺,普回以为天授,己独异之。
《创业起居注》:太原获青石龟,形文有丹书四字曰李治万世。齐王遣使献之。翠石丹文,天然映彻,上方下锐,宛若龟形。神工器物,见者皆惊奇异。帝初不之信,乃令水渍磨以验之,所司浸经宿,久磨其字,愈更鲜明。于是内外毕贺,帝曰:上天明命,贶以万吉。恭承休祉,须安万方。孤以寡德,宁堪预此。既为人下,不容以之颁告。宜以少牢祀石龟,而爵送龟人,用彰休庆。《唐书·李昭德传》:有人获洛水白石而赤文者,献阙下曰:此石赤心,故以献。昭德叱曰:洛水馀石岂尽能反乎。
《五行志》:秦宗权在蔡州,州中地忽裂,有石出,高五六尺,广袤丈馀,正如大龟。
《十国春秋·吴·高祖世家》:天祐八年,洪州霣石于越王山下,昭仙观前,长七八尺,围三丈馀。节度使刘威命舁入观中,七日,内渐缩小如数尺状已。又长尺许,后只七寸。识者以为活石。
《南汉中宗本纪》:大宝四年夏四月,御井旁石自立,行百馀步而仆。
大宝十二年,有兵过蒙州,遇猎者牵黄犬逐鹿以来,就刺之人,犬与鹿皆化为石鼎峙道傍。
《闽林安传》:安,福清人,事母至孝。母死,庐墓旁有石自裂而泉涌,太祖异之,以其庐为寺,赐名曰涌泉。《陆游·南唐书·刘仁赡传》:保大中淮上石偶人言,元宗闻而恶之,断其首。
《宋史·王宾传》:宾事宣祖、太祖、太宗殆六十年,最为勤旧,故恩宠尤异,前后赐赉数千万,俱奉释氏。在黎阳日,按见古寺基,即以俸钱修之,掘地丈馀,得数石佛及石碣,有宾姓名,宾异其事以闻。诏名寺为淳化,赐新印经一藏、钱三百万以助之。
《茅亭客话》:开宝初,锦江桥侧有周处士者鬻十香丸,以白器贮水浸小石子百颗,馀各有文缕如飞禽走兽、花草云凤、僧道之形者,人常聚睹叹赏之。中有一石如肾形,乌润每将磨金,次色皆益紫。以此为异,玉工见之,云:非试金石,乃黑玉耳。后有道士见,云:非黑玉,是宝也。若欲验之以常石,对称此石,加重数倍,以水银涂其上,如傅粉焉,若以大火烹之成紫磨金,君当富矣。周曰:安敢火烹,非恶富也。恐丧吾宝,后经贼乱不知石之所之。休复因见道门仙人照宝经云:凡百金之处,旁熏树木皆悉黄色。若要辨之,其石乌润,以水银揩之,自然粘著,石上以称,称有金者,重于常石数倍,若敲磕及磓系,终不能碎,须以大火烹锻,得真金矣。其金号曰宝金,将炼为金液,还丹,服之,羽化,非世之常金也。昔道士所言,得于此经乎。
《闻见近录》:鄂州黄鹤楼下有石光彻,名曰:石照。其右巨石,世传以为仙人洞也。一守关老卒,每晨兴即拜洞下。一夕月如昼,见三道士洞中出,吟啸久之,将复入洞。卒即从之,道士曰:汝何人耶。卒具言所以,且乞富贵。道士曰:此洞中石速抱一块去。卒持而出,石合,无从而入。明日,视石,黄金也。凿而货之,衣食顿富,为队长所察,执之以为盗也。卒以实告官,就其家取石,至郡则金化矣。非金非玉非石非铅,至今藏于军库中,子瞻有诗记之。
《梦溪笔谈》:治平中,泽州人家穿井,土中见一物,蜿蜒如龙蛇。状畏之,不敢触,久之,见其不动,试扑之,乃石也。村民无知,遂碎之,时程伯纯为晋城令,求得一段,鳞甲皆如生物。盖蛇蜃所化,如石蟹之类。
《太平清话》:绍兴元年,石工采石于马鞍山,山摧工压焉。越三年六月,他工采石,闻其声相呼应答如平生,报其家,凿出之,见其妻,喜曰:久闭乍风饥如裂。俄顷,遂噤不语,化为石,貌如平生。
《挥麈馀话》:三衢境内地名张步,溪中有石,里人号曰团石。有谶语云:团石圜,出状元;团石仰,出宰相。乙丑岁,水涸,石忽如圆镜。明年,刘文孺章魁天下。前岁,大水,石乃侧仰。而去年余拜相。此与闽中沙合南台盖相似也。
《閒窗括异志》:陈山龙王庙后有观音殿,曩年忽有两石从半山𩰚坠而下,一从殿后壁滚入观音座下,一坠殿之西屋。瓦无所损,不知从何而入殿中也。今二石尚存,亦可异留,题者甚多,余乙卯岁到祠下,尝赋诗于壁,以记其事。
《续夷坚志》:戊申正月,武城之东有村落名西阴,民家一井移四五步而井桩如故也。又数日,一道士过此村,形服与常人异,见农具中碾石,咄咤曰:业畜,乃在此耶。并挟之而去。村民惧凶祸将及,弃家远徙,亦无他事,南宫十董得卿亲见之。
徂徕石守道墓在奉符太和中,墓崩。诸孙具棺葬骸骨,与常人无异,独其心如合,两手已化石矣。
正大初张圣俞客舞阳县北,一日家婢从一弓手家买得一牛腰肾,以刀割之,刀不能入,剥视之,得一石作狮形,色如泥金所涂,前一蹄屈向内,一蹄枕之而睡。夜夜有光,高二寸馀,殆其异气所化。
《学佛考训》:洪武初,武林翁祥卿得一圆石,大可六七寸,上现观音大士庄严宝相坐宝莲花,善才童子合掌侍侧。
《广平府志》:永年,姚御史三让按陕西时,值岁荒,淳化山有老翁,取石授采蔬妇曰:是可煮食。忽不见,妇从之,传者四讫,人竞投山取石以疗饥。三让乃献石于朝,以为神异。
《异林》:弘治戊午,温州泰顺县左忽有一物横飞曳空,状如箕尾,如帚,色杂粉紫,长数丈馀,无首,吼若沉雷。从东北去。修武县东岳祠北忽有黑气,声如雷,隐隐堕地,村民李云往视之,得温黑石一枚,良久乃冷。《庚己编》:予家枫桥别业港运河中有青石一方,可长四五尺,盖冢墓间物。岁久为怪。每至秋间能自出行于河,出必有覆舟之患。一岁,有木商泊筏于港口,自其下过木为撑起尺馀,商大惊而外报,覆麦舟,少时,复自外入,木起如前,今犹在水中,时为变怪。
《太平清话》:嘉靖初年,渔人于苕溪中网得一石,圆大如鹅子,内铿然有声,击碎之,有铜牌一方,上刻宣圣二字。
《福建通志》:台湾府凤山相传昔年有石忽开,内有谶云:凤山一片石,堪容百万人。五百年后,闽人居之,又相传有佃户垦田得一石牌,镌山明水秀,闽人居之八字。

石异部杂录

《北史·周武帝本纪》:建德元年,诏曰:人劳不止则星动于天,作事不时则石言于国。
《金台纪闻》:郿县河滩上有乱石,随手碎之,中有石鱼,长可二三寸,天然鳞鬣,或双或只不等。云岁衣笥中,能辟蠹鱼。又平阳府候马驿浍河两岸仄土上皆妇人手迹,或掌或拳,俨然若印,削去之,其中复然。又大同山中有人骨在山之腰,上下五六十丈,皆石耳。惟中间一带可四五尺,皆髑髅胫节。龈龈然,关中之山数处亦尔。余闻之陜西举人张守,后以访之,士大夫云:果然造化变幻,何所不有也。
《丹铅总录》:谷梁传春秋戊申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云:石,无知之物。故日之鹢,微有知之物。故月之此言之诬,本不待辨。宋万孝恭辨之云:梁山沙麓亦无知物,胡为而不日麋与。蜮亦微有知之物,胡为而不月。此殆可作一笑。谷梁乃痴人作梦,孝恭又痴人解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