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山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二十二卷目录

 山异部汇考一
  周礼〈春官大司乐〉
  春秋纬〈感精符〉
  山海经〈中山经〉
  娄元礼田家五行〈论山〉
  观象玩占〈山崩 山杂变〉
  管窥辑要〈山〉
 山异部汇考二
  夏后氏〈帝癸一则〉
  商〈帝辛一则〉
  周〈襄王一则 定王一则〉
  汉〈高后一则 文帝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河平一则 元延一则〉
  后汉〈和帝永元二则 殇帝延平一则 安帝永初一则 延光三则 桓帝建和一则 和平一则 永兴一则 永寿一则 延熹二则 灵帝光和一则 献帝初平一则 建安一则〉
  魏〈陈留王咸熙一则〉
  吴〈大帝赤乌一则〉
  晋〈武帝泰始二则 太康二则 惠帝元康一则 怀帝永嘉二则 元帝太兴四则 成帝咸和一则 穆帝永和二则 哀帝隆和一则 孝武帝宁康一则 安帝义熙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一则 武帝永明一则〉
  北魏〈太祖天赐一则 世祖太延一则 世宗景明二则 正始一则 延昌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仁寿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一则 中宗嗣圣二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代宗大历二则 德宗建中二则 宪宗元和二则 僖宗光启一则〉
  后唐〈明宗长兴一则〉
  后周〈太祖广顺一则 世宗显德一则〉
  辽〈圣宗太平一则〉
  宋〈太宗雍熙一则 淳化一则 真宗咸平四则 景德一则 天禧一则 神宗熙宁二则 哲宗元祐一则 光宗绍熙二则 宁宗庆元一则 嘉泰一则 嘉定二则 理宗宝庆一则 度宗咸淳一则〉
  元〈世祖至元三则 成宗大德二则 武宗至大一则 仁宗延祐五则 英宗至治二则 泰定帝泰定三则 文宗至顺二则 顺帝元统一则 至元三则 至正十三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正统二则 天顺二则 宪宗成化六则 孝宗弘治六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二十则 穆宗隆庆五则 神宗万历十四则 熹宗天启三则 悯帝崇祯六则〉
 山异部总论
  诗经〈小雅十月之交〉
  春秋四传〈僖公十四年 成公五年〉
  搜神记〈山〉
 山异部艺文
  阳山          后汉黄宪
  为泾州李使君贺庆山表   唐崔融
 山异部纪事
 山异部杂录

庶徵典第一百二十二卷

山异部汇考一

《周礼》《春官》
大司乐,凡四镇五岳崩,令去乐。
〈注〉四镇,山之重大者,谓扬州之会稽、青州之沂山、幽州之医无闾、冀州之霍山。五岳,岱在兖州,衡在荆州,嵩在豫州,华在雍州,恒在并州。

《春秋纬》《感精符》

山冬大雾,十日已上不除者,山崩之候。

《山海经》《中山经》

态山有穴焉,恒出神人。夏启而冬闭,是穴也,冬启乃必有兵。
〈注〉今邺西北有鼓山,下有石鼓象,悬著山旁,鸣则有军事。与此穴殊象而同应。

《娄元礼·田家五行》《论山》

久雨在半山之上,山水暴发,一月则主山崩却,非寻常之水。

《观象玩占》《山崩》

山崩,《五行传》曰:阴乘阳,弱胜强,厥妖山崩。山崩者,离散之象。《灾异书》曰:山者,宰相之位。山崩者,宰相失职也。刘向曰:山崩者,臣下皆叛,散落,不事其上之象。《春秋·运斗枢》曰:山崩者,阴毁失墓。《春秋·考异邮》曰:山者,君之位。崩者,毁也。君失其道,为臣所陵。《尚书·中候》曰:山崩水溃,纳小人也。《地镜》曰:山崩,人君位消,不出三年,有兵集之。京房曰:山崩,人辟亡。又曰:其国山崩,君失政,女戚擅权,五年败。又曰:邑山崩,邑有战,主亡,有大水。
山春崩,其国有伐城。夏崩,天下大水,国主亡。秋崩,有大兵。冬崩,大饥。京房《易妖占》曰:春山崩,国有亡,邑有拔城。夏崩,亡君,大水。秋崩,人主有殃。冬崩,兵起,人饥。一曰:山崩,臣去。又曰:山以二月崩,其邑有兵战。八月崩,兵起。十一月崩,国主降,民流亡。

《山杂变》

山无故自陷,其地有兵,大水。
山徙,《传》曰:臣不用道,禄去公室,赏罚自下,女主专政,是谓皇之不极,厥妖山徙。不出五年,有走王。《地镜》曰:山徙,直臣亡,佞臣用,政出私门,不出五年,天下有兵,社稷亡。
山鸣,其地大乱,贼起。
山有声如哭,有大兵,死丧。
山作声如雷,不出一年,贼起。
山有光,臣子不良。
山忽生于石上,其邑有贼人暴贵。
山上忽生大石,其邑丧至。
山出火,炽人,是谓鬼荧,亡国之徵。
山石自动,其地有暴兵。
山徙动,其地有兵乱起。
山见葆江,于邑有兵,状如人头,赤色。
无故壅土如山,是谓阳反阴也。人君好淫,为女子所谋。不出一年,有易君。

《管窥辑要》《山》

山春崩,有征伐,伤五榖。夏崩,有大兵,火灾。秋崩,有大兵。又曰:物不收。冬崩,大饥。凡山崩,臣下背叛,弱胜强也。
山自亡,人主失政。
国中山分,君臣相背。一曰:山分裂,女主有谋,君臣夺。山中见物类,非人,曾见者,各有形名音声,其占为大水,或饥,或兵,邑亡。
山忽自动,及生树木,并象物类,及大小移动,或湿或血,皆天下乱。
山忽生大石,邑有丧。
山石忽化为人形,及六畜飞鸟,皆为国虚。
山穴作雷声,不出一年,有贼。
山忽生光,臣下不吉。
山忽赤如血,诸侯逆。
山异部汇考二夏后氏
帝癸七年,泰山震。
《史记·夏本纪》不载。 按《竹书纪年》云云。
商帝辛四十三年,峣山崩。
《史记·殷本纪》不载。 按《竹书纪年》云云。

襄王六年,晋沙鹿崩。
《春秋·鲁僖公十四年》:秋,八月,辛卯,沙鹿崩。 按《左传》:晋卜偃曰:期年将有大咎,几亡国。 按《公羊传》:沙鹿者何,河上之邑也。此邑也其言崩何,袭邑也。沙鹿崩,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按《榖梁传》:林属于山为鹿。沙,山名也。无崩道而崩,故志之也。其日,重其变也。
《汉书·五行志》:釐公十四年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榖梁传曰:林属于山曰鹿,沙其名也。刘向以为臣下背叛,散落不事上之象也。先是,齐桓行伯道,会诸侯,事周室。管仲既死,桓德日衰,天戒若曰,伯道将废,诸侯散落,政逮大夫,陪臣执命,臣下不事上矣。桓公不寤,天子蔽晦。及桓死,天下散而从楚。王札子杀二大夫,晋败天子之师,莫能征讨,从是陵迟。公羊以为沙鹿,河上邑也。董仲舒说略同。一曰,河,大川象;齐,大国;桓德衰,伯道将移于晋文,故河为徙也。左氏以为沙鹿,晋地;沙,山名也;地震而鹿崩,不书震,举重者也。伯阳甫所谓国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徵也;不过十年,数之纪也。至二十四年,晋怀公杀于高梁。京房易传曰:小人剥庐,厥妖山崩,兹谓阴乘阳,弱胜强。
定王二十一年,晋梁山崩。
《春秋·鲁成公五年》:夏,梁山崩。 按《左传》:梁山崩,晋侯以传召伯宗伯,宗辟重。曰:辟传,重人曰:待我,不如捷之速也。问其所。曰:绛人也。问绛事。曰:梁山崩,将召伯宗谋之,问将若之何。曰:山有朽壤而崩,可若何,国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君为之不举,降服,乘缦,彻乐,出次,祝币,史辞,以礼焉。如此而以,虽伯宗,若之何,伯宗请见之,不可,遂告而从之。 按《公羊传》:梁山者何,河上之山也。梁山崩,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大也。何大尔,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按《榖梁传》:不日,何也。高者有崩道也。有崩道,则何以书也。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晋君召伯尊而问焉。伯尊来,遇辇者,辇者不辟。使车右下而鞭之。辇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远矣。伯尊下车而问焉,曰:子有闻乎。对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尊曰:君为此召我也。为之奈何。辇者曰:天有山,天崩之。天有河,天壅之。虽召伯尊如之何。伯尊由忠问焉,辇者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伯尊至。君问之,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为之奈何。伯尊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孔子闻之,曰:伯尊其无绩乎,攘善也。
〈大全〉梁山,韩国也。《诗》曰:奕奕梁山。韩侯受命,而谓之韩奕者,言奕然高大,为韩国之镇也。后为晋所灭,而大夫韩氏以为邑焉。书而不系国者,为天记异,是以不言晋也。左氏载绛人之语,于礼文备矣,而未记其实也。夫降服乘缦,彻乐出次,祝币史辞,六礼之文也。古之遭变异,而外为此文者,必有恐惧修省之心。主于内若成汤六事检身,高宗克正厥事,宣王侧身修行,欲销去之是也。徒举其文,而无实以先之,何足以弭灾变乎。夫国主山川,至于崩竭,当时诸侯,未闻有戒心而修德也。故自是而后,六十年间,弑君十有四,亡国三十有二,其应亦憯矣。《春秋》不明著其事应,而事应具存,其可忽诸。

《汉书·五行志》:成公五年夏,梁山崩。榖梁传曰壅河三日不流,晋君帅群臣而哭之,乃流。刘向以为山阳,君也,水阴,民也,天戒若曰,君道崩壤,下乱,百姓将失其所矣。哭然后流,丧亡象也。梁山在晋地,自晋始而及天下也。后晋暴杀三卿,厉公以弑。湨梁之会,天下大夫皆执国政,其后孙、宁出卫献,三家逐鲁昭,单、尹乱王室。董仲舒说略同。刘歆以为梁山,晋望也;崩,弛崩也。古者三代命祀,祭不越望,吉凶祸福,不是过也。国主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徵也,美恶周必复。是岁岁在鹑火,至十七年复在鹑火,栾书、中行偃杀厉公而立悼公。

高后二年,武都山崩。
《汉书·高后本纪》:二年春正月乙卯,地震,羌道、武都道山崩。 按《五行志》:高后二年正月,武都山崩,杀七百六十人,地震至八月乃止。
文帝元年,齐楚山崩。
《汉书·文帝本纪》:元年四月,齐楚地震,二十九山同日崩,大水溃出。 按《五行志》:文帝元年四月,齐楚地山二十九所同日俱大发水,溃出,刘向以为近水沴土也。天戒若曰,勿盛齐楚之君,今失制度,将为乱。后十六年,帝庶兄齐悼惠王之孙文王则薨,无子,帝分齐地,立悼惠王庶子六人皆为王。贾谊、晁错谏,以为违古制,恐为乱。至景帝三年,齐楚七国起兵百馀万,汉皆破之。春秋四国同日灾,汉七国同日众山溃,咸被其害,不畏天威之明效也。
成帝建始三年,山崩。
《汉书·成帝本纪》:建始三年十二月,越巂山崩。
河平三年,犍为山崩。
《汉书·成帝本纪》:河平三年春二月丙戌,犍为山崩,壅江水逆流。 按《五行志》:河平三年二月丙戌,犍为柏江山崩,捐江山崩,皆壅江水,江水逆流坏城。
元延三年,岷山崩。
《汉书·成帝本纪》:元延三年春正月丙寅,蜀郡岷山崩。 按《五行志》:元延三年正月丙寅,蜀郡岷山崩,壅江,江水逆流,三日乃通。刘向以为周时岐山崩,三川竭,而幽王亡。岐山者,周所兴也。汉家本起于蜀汉,今所起之地山崩川竭,星孛又及摄提、大角,从参至辰,殆必亡矣。其后三世亡嗣,王莽篡位。

后汉

和帝永元元年,会稽山崩。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元年七月乙未,会稽山崩。
《五行志》:永元元年七月,会稽山崩。会稽,南方大

名山也。京房《易传》曰:山崩,阴乘阳,弱胜强也。刘向以为山阳,君也;水阴,民也;君道崩坏,百姓失所也。刘歆以为崩犹地也。是时窦太后摄政,兄窦宪专权。永元十二年,秭归山崩。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十二年闰四月戊辰,南郡秭归山高四百丈,崩填溪,杀百馀人。明年冬,至蛮夷反,遣使募荆州吏民万馀人击之。
殇帝延平元年,恒山崩。
《后汉书·殇帝本纪》:延平元年五月壬辰,河东恒山崩。
〈注〉恒,县,今绛州县也。古今注曰:山崩长七丈,广四丈。

《五行志》:延平元年五月壬辰,河东恒山崩。是时邓太后专政。秋八月,殇帝崩。
安帝永初六年,豫章山崩。
《后汉书·安帝本纪》:永初六年六月壬辰,豫章员溪原山崩。
延光二年,丹阳山崩。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延光二年七月,丹阳山崩四十七所。
延光三年,巴郡山崩。
《后汉书·安帝本纪》:延光三年六月庚午,巴郡阆中山崩。
延光四年,顺帝即位,越巂山崩。
《后汉书·顺帝本纪》:延光四年三月乙酉,即位。冬十月丙午,越巂山崩。 按《五行志》:四年十月丙午,蜀郡越巂山崩,杀四百馀人。丙午,天子会日也。是时阎太后摄政。其十一月,中黄门孙程等杀江京,立顺帝,诛阎后兄弟,明年,阎后崩。
桓帝建和三年,郡国五山崩。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和平元年,广汉梓潼山崩。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永兴二年,东海山崩。
《后汉书·桓帝本纪》:永兴二年六月,东海胊山崩。按《五行志》:永兴二年六月,东海胊山崩。冬十二月,泰山、琅琊盗贼群起。
永寿元年六月,巴郡、益州郡山崩。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延熹三年夏五月甲戌,汉中山崩。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延熹三年五月戊申,汉中山崩。是时上宠恣中常侍单超等。延熹四年,岱山山解。
《后汉书·桓帝本纪》:四年六月庚子,岱山及博尤来山并颓裂。
灵帝光和六年,五原山崩。
《后汉书·灵帝本纪》:光和六年秋,五原山岸崩。
献帝初平四年,华山裂。
《后汉书·献帝本纪》:初平四年六月,华山崩裂。
建安七年,醴陵县山鸣。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安七八年,长沙醴陵县有大山常大鸣如牛呴声,积数年。后豫章贼攻没醴陵县,杀略吏民。
〈注〉干宝曰:《论语》擿辅象曰:山土崩,川闭塞,漂沦移,山鼓哭,闭衡夷,庶桀合兵王作。时天下尚乱,豪杰并争。曹操事二袁于河北,孙吴创基于江外,刘表阻乱众于襄阳,南招零桂,北割汉川,又以黄祖为爪牙,而祖与孙氏为深雠,兵革岁交。十年,曹操破袁谭于南皮。十一年,走袁尚于辽东。十三年,吴禽黄祖。是岁,刘表死。曹操略荆州,逐刘备于当阳。十四年,吴破曹操于赤壁。是三雄者,卒共三分天下,成帝王之业,是所谓庶桀合兵王作者也。十六年,刘备入蜀,与吴再争荆州。于时,战争四分五裂之地,荆州为剧。故山鸣之,异作其域也。

陈留王咸熙二年,太行山崩。
《魏志·三少帝本纪》不载。 按《晋书·五行志》:咸熙二年二月,太行山崩,此魏亡之徵也。其冬,晋有天下。

大帝赤乌十三年,丹阳等郡山崩。
《吴志·孙权传》:赤乌十三年八月,丹阳、句容及故鄣、宁国诸山崩。
《晋书·五行志》:赤乌十三年八月,丹阳、旬容及故鄣、宁国诸山崩,鸿水溢。按刘向说:山,阳,君也。水,阴,百姓也。天戒若曰,君道崩坏,百姓将失其所与。春秋梁山崩,汉齐、楚众山发水,同事也。夫三代命祀,祭不越望,吉凶祸福,不是过也。吴虽称帝,其实列国,灾发丹阳,其天意矣。刘歆以为:国主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徵也。后二年而权薨,又二十六年而吴亡。

武帝泰始三年三月,太山石崩。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泰始四年秋七月,泰山石崩。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泰始三年三月戊午,太山石崩。四年七月,泰山崩坠三里。京房易传曰:自上下者为崩,厥应泰山之石颠而下,圣王受命人君卤。及帝晏驾,而禄去王室,惠皇懦弱,怀、悯二帝俱辱卤庭,沦胥于北,元帝中兴于南,此其应也。
太康六年冬十月,南安山崩。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太康六年十月,南安新兴山崩,涌水出。
太康七年,朱提山崩。
《晋书·武帝本纪》:太康七年秋七月,朱提山崩。 按《五行志》:七年二月,朱提之大泸山崩,震坏郡舍,阴平之仇池崖陨。
惠帝元康四年,蜀郡、寿春、上庸诸郡山崩。
《晋书·惠帝本纪》:元康四年夏五月,蜀郡山移,淮南寿春洪水出,山崩地陷,坏城府及百姓庐舍。六月,上庸郡山崩,杀二十馀人。 按《五行志》:元康四年,蜀郡山崩,杀人。五月壬子,寿春山崩,洪水出,城坏,地陷方三十丈,杀人。六月,寿春大雷,山崩地坼,人家陷死,上庸郡亦如之。八月,居庸地裂,广三十六丈,长八十四丈,水出,大饥。上庸四处山崩,地坠广三十丈,长百三十丈,水出杀人。皆贾后乱朝之应也。
怀帝永嘉三年九月,宜都夷道山崩。
《晋书·怀帝本纪》云云。
永嘉四年四月,湘东黑石山崩。按《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帝太兴元年,山崩。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兴元年二月,庐陵、豫章、武昌、西阳地震山崩。
太兴二年,祁山崩。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五月,祁山地震,山崩,杀人。
太兴三年,南平山崩。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南平郡山崩,出雄黄数千斤。时王敦陵傲,帝优容之,示含养祸萌也。
太兴四年八月,常山崩。
《晋书·元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四年八月,常山崩,水出,滹沱盈溢,大木倾拔。
成帝咸和四年十月,庐山崩。
《晋书·成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咸和四年十月,柴桑庐山西北崖崩。十二月,刘引为郭默所杀。
穆帝永和七年秋九月,峻平、崇阳二陵崩。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永和十二年,峻平陵、埏道崩。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和十二年十一月,遣散骑常侍车灌修峻平陵,开埏道,崩压,杀数十人。
哀帝隆和元年,浩舋山崩。
《晋书·哀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隆和元年四月丁丑,浩舋山崩,张天锡亡徵也。
孝武帝宁康二年秋七月,凉州山崩。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安帝义熙十一年五月己酉,霍山崩。
《晋书·安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义熙十一年五月,霍山崩,出铜钟六枚。

南齐

高帝建元二年夏,庐陵山崩。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元二年,庐陵石阳县长溪水冲激山麓崩,长六七丈,下得柱千馀口,皆十围,长者一丈,短者八九尺,头题有古文字,不可识。江淹以问王俭,俭云:江东不闲隶书,此秦汉时柱也。后年宫车晏驾,世变之象也。
武帝永明二年秋,始兴曲江县山崩。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明二年秋,始兴曲江县山崩,壅底溪水成陂。京房占:山崩,人主恶之。

北魏

太祖天赐六年春三月,恒山崩。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世祖太延四年,华山崩。
《魏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太延四年四月己酉,华山崩。占曰:山岳配天,犹诸侯之系天子。山岳崩,诸侯有亡者。沮渠牧犍将灭之应。
世宗景明元年,太阴山崩。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景明元年五月乙丑,齐州山茌县太阴山崩,飞泉涌出,杀一百五十九人。
景明四年十一月丁巳,恒山崩。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正始元年十一月癸亥,恒山崩。
《魏书·世宗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延昌三年,肆州雁门郡山鸣,泰山崩。
《北史·魏世宗本纪》:延昌三年春二月乙未,诏曰:肆州秀容郡敷城县、雁门郡原平县,并自去年四月以来,山鸣地震,于今不已。告谴彰咎,朕甚惧焉。可恤瘼宽刑,以答灾谴。
《魏书·灵徵志》:延昌三年八月辛巳,兖州上言:泰山崩,颓石涌泉十七处。泰山,帝王告成封禅之所也,而山崩泉涌,阳黜而阴盛,岱又齐地也。天意若曰:当有继齐而兴,受禅让者。齐代魏之徵也。

文帝开皇十三年,连云山鸣。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北史·慕容绍宗传》:绍宗子三藏。隋开皇元年,授吴州刺史。后迁廓州。十三年,州界连云山响,称万岁者三,诏颁郡国。仍遣使醮山所。其日景云浮于上,雉兔驯坛侧。使还以闻,上大悦,改封河内县男。
仁寿三年,梁州就谷山崩。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梁州就谷山崩。《洪范五行传》曰:崩散落,背叛不事上之类也。梁州为汉地。明年,汉王谅举兵反。
炀帝大业七年,底柱山崩。
《隋书·炀帝本纪》:大业七年冬十月乙卯,底柱山崩。
《五行志》:大业七年,砥柱山崩,壅河,逆流数十里。

刘向《洪范五行传》曰:山者,君之象;水者,阴之表,人之类也。天戒若曰,君人拥威重,将崩坏,百姓不得其所。时帝兴辽东之师,百姓不堪其役,四海怨叛。帝不能悟,卒以灭亡。

高祖武德七年,隽州山崩。
《唐书·高祖本纪》:武德七年七月甲午,隽州地震山崩,遏江水。〈按《旧五行志》作六年事。〉
太宗贞观八年,山崩。
《唐书·太宗本纪》:贞观八年七月,陇右山崩。
《旧唐书·五行志》:贞观八年七月七日,陇右山崩。太宗问秘书监虞世南曰:是何灾异。对曰:春秋时梁山崩,晋侯召宗伯而问焉。对曰:国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君为之不举,降服出次,祝币以礼焉。晋侯从之,卒亦无害。汉文帝元年,齐、楚地二十九山同日崩。文帝出令,郡国无来献,施惠于天下,远近欢洽,亦不为灾。今唯修德可以消变。
中宗嗣圣三年〈即武后垂拱二年〉,新丰县有山踊出。按《唐书·武后本纪》:垂拱二年十月己巳,有山出于新丰县,改新丰为庆山。 按《旧唐书·五行志》:则天时,新
丰县东南露台乡,因大风雨雹震,有山踊出,高二百尺,有池周三顷,池中有龙凤之形、禾麦之异。则天以为休徵,名为庆山。荆州人俞文俊诣阙上书曰:臣闻天气不和而寒暑隔,人气不和而赘疣生,地气不和而堆阜出。今陛下以女主居阳位,反易刚柔,故地气隔塞,山变为灾。陛下以为庆山,臣以为非庆也。嗣圣六年〈即武后永昌元年〉,华州山徙。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永昌中,华州敷水店西南坡,白昼飞四五里,直抵赤水,其坡上树木禾黍,宛然无损。
《文献通考》:永昌中,华州赤水南岸大山昼日忽风昏,有声隐隐如雷,顷之移东数百步,壅赤水,压张村民三十馀家,山高二百馀丈,水深三十丈,坡上草木宛然。《金縢》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佞人执政,政在女主,不出五年,有走王。
元宗开元十七年,山崩。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十七年四月乙亥,大风震,蓝田山崩。
《文献通考》:蓝田,畿内山也。国主山川,山摧川竭,亡之證也。占曰:人君德消政易则然。
天宝十三载,女娲墓移。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乾元二年六月,虢州阌乡县界黄河内女娲墓,天宝十三载因天雨晦冥,失其所在,至今年六月一日夜,河滨人家闻风雨声,晓见其墓踊出,上有双柳树,下有二巨石,二柳各长丈馀。郡守图画以闻,今号风陵堆。按《文献通考》:占曰:冢墓自移,天下破。
代宗大历九年,山徙。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大历九年十一月戊戌,同州夏阳有山徙于河上,声如雷。
大历十三年,山崩。
《唐书·代宗本纪》:大历十三年,是岁,郴州黄岑山崩。
德宗建中二年,霍山裂。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云云。
建中 年,魏县土长。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建中初,魏州魏县西四十里,忽然土长四五尺数亩,里人骇异之。明年,魏博田悦反,德宗命河东马燧、潞州李抱真讨之,营于陉山。幽州朱滔、恒州王武俊帅兵救田悦,王师退保魏县西。朱滔、武俊、田悦引军与王师对垒。三年十一月,朱滔僭称冀王,武俊称赵王,田悦称魏王。悦时垒正当土长之所,及僭署告天,乃因其长土为坛以祭。魏州功曹韦稔为《益土颂》以媚悦。马燧闻之,笑曰:田悦异常贼也。
宪宗元和八年,山崩。
《唐书·宪宗本纪》:元和八年五月丁丑,大隗山崩。元和十五年,土山崩。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十五年丁未,苑中土山摧,压死二十人。
僖宗光启三年,维州山崩。
《唐书·僖宗本纪》云云。 按《文献通考》:光启三年四月,维州山崩,累日不止,尘坌亘天,壅江水逆流。占曰:国破。

后唐

明宗长兴三年,赤甲山崩。
《五代史·唐明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长兴三年七月,夔州奏赤甲山崩。

后周

太祖广顺二年,蜀青城山崩。
《五代史·周太祖本纪》不载。 按《十国春秋·后蜀·后主本纪》:广政十五年〈即广顺二年〉七月,青城县鬼城山崩。
世宗显德五年,山辟。
《五代史·周世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显德五年十二月丁丑朔,朗州上言:醴陵县玉仙观山门中,旧有田二万馀顷,久为山石闭塞。昨于七月十七日夜,有暴雷霹开,其路复通。诏褒之。

圣宗太平二年,嵬白山裂。
《辽史·圣宗本纪》:太平二年三月,嵬白山裂数百步,泉涌成流。

太宗雍熙三年,常峡山圯。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雍熙三年,阶州福津县常峡山圯,壅白江水,逆流高十丈许,坏民田数百里。
淳化二年,登辽山崩。
《宋史·太宗本纪》:淳化二年八月己丑,雅州言登辽山崩。 按《五行志》:淳化二年五月,名山县大风雨,登辽山圮,壅江水逆流入民田,害稼。
真宗咸平元年,宁化军山圮。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平元年七月庚午,宁化军汾水涨,坏北水门,山石摧圮,军士有压死者。
咸平二年,灵宝山崖圮。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七月庚寅,灵宝县暴雨崖圮,压居民,死者二十二户。
咸平三年,三阳砦崖摧。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三月辛丑夜,大泽县三阳砦大雨崖摧,压死者六十二人。咸平四年,成纪县山摧。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正月,成纪县山摧,压死者六十馀人。
景德四年,成纪县山崖圮。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景德四年七月,成纪县崖圮,压死居民。
天禧五年,襄州道土涌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天禧五年五月,襄州凤林镇道侧地涌起,高三尺许,长三丈,阔八尺,知州夏竦以闻。
神宗熙宁元年,山裂。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文献通考》:熙宁元年,潭州益阳县,雷震山裂出米。
熙宁五年,少华山崩。
《宋史·神宗本纪》:五年九月丙寅,少华山崩,诏压死者赐钱,贫者官为葬祭。 按《五行志》:五年九月丙寅,华州少华山前阜头峰越八盘岭及谷,摧陷于石子坡。东西五里,南北十里,溃散坟裂,涌起堆阜,各高数丈,长若堤岸。至陷居民六七社,凡数百户,林木、庐舍亦无存者。并山之民言:数年以来,峰上常有云,每遇风雨,即隐隐有声。是夜初昏,略无风雨,山上忽雾起,有声渐大,地遂震动,不及食顷而山摧。〈按华山崩,《通考》作熙宁五
年事。

《闻见后录》:熙宁中,少华山崩,压七村之人不可胜计。先是穴居虎豹之属尽避去,人独不知,遂罹祸。山以夜崩,声震百里外州,距山才二十里初不闻,其异如此。
哲宗元祐元年十二月戊戌,华州郑县小敷谷山崩。按《宋史·哲宗本纪》云云。光宗绍熙四年,祝融峰、剑门关山摧。
《宋史·光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绍熙四年秋,南岳祝融峰山自摧。剑门关山摧。
绍熙五年,南高峰摧。
《宋史·光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十二月,临安府南高峰山自摧。
宁宗庆元二年,黄岩山徙,临海清潭山移。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元二年六月辛未,台州黄岩县大雨水,有山自徙五十馀里,其声如雷,草木、冢墓皆不动,而故址溃为渊潭。时临海县清潭山亦自移。
《文献通考》:唐志载金縢曰山徙者君不用道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侯人执政也此韩𠈁冑擅朝之应
嘉泰二年,建安县山摧。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嘉泰二年七月丁未,闽建安县山摧,民庐之压者六十馀家。
嘉定六年,淳安县山摧。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嘉定六年,严州淳安县长乐乡山摧水涌。
嘉定九年,马湖、黎州山崩。
《宋史·宁宗本纪》:嘉定九年二月甲子,马湖夷界山崩八十里,江水不通。六月乙未,黎州山崩。
理宗宝庆二年,遂安、休宁山裂。
《宋史·理宗本纪》:宝庆二年秋七月戊辰,遂安、休宁两县界山裂,洪水坏公宇、民居、田畴。
度宗咸淳十年,恭帝即位,天目山崩。
《宋史·瀛国公本纪》:咸淳十年七月即位。八月癸丑,天目山崩,水涌流。

世祖至元六年,奉化州桃源山崩。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至元六年九月,奉化州山崩,水涌出平地,溺死人甚众。松阳、龙泉二县,水涨入城中,深丈馀,溺死五百馀人;遂昌县尤甚,平地三丈馀。桃源乡山崩,压溺民居五十三家,死者三百六十馀人。
至元九年,龙兴靖安山裂。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元九年,龙兴靖安县山石迸裂,涌水,人多死者。
至元二十七年,沂州灵川县山崖崩。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七年六月丁卯,沂州东苍山有巨石,大如屋,崩裂坠地,声震如雷。七月丙戌,广西灵川县临江石崖崩。
成宗大德元年,衡州酃县山崩。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十一年,营道县山裂。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一年三月,道州营道县暴雨,山裂百三十馀处。
武宗至大三年,荆门州山崩。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三年六月,襄阳、峡州路、荆门州大水,山崩,坏官廨民居二万一千八百二十九间,死者三千四百六十六人。
仁宗延祐二年,成纪县山移。
《元史·仁宗本纪》:延祐二年五月乙丑,秦州成纪县山移。是夜,疾风电雹,北山南移至夕河川,次日再移,平地突出土阜,高者二三丈,陷没民居。敕遣官覈验赈恤。 按《马祖常传》:秦州山移,祖常言:山不动之物,今而动焉,由在野有当用不用之贤,在官有当言不言之伎,故致然尔。疏闻,大臣皆家居待罪。
延祐四年,成纪县山崩。
《元史·仁宗本纪》:四年七月己丑,成纪县山崩,土石溃徙,坏田稼庐舍,压死居民。
延祐五年,泰安、陇西、宁远山崩。
《元史·仁宗本纪》:五年二月,泰安县山崩。五月己卯,巩昌陇西大雨,南土山崩,压死居民,给粮赈之。七月戊子,巩昌路宁远山崩。
延祐六年八月,伏羌县山崩。
《元史·仁宗本纪》云云。
延祐七年,英宗即位,成纪县山崩。
《元史·英宗本纪》:七年三月庚寅即位。是岁,秦州成纪县暴雨,山崩,朽坏坟起,覆没畜产。
英宗至治元年,成纪县山崩。
《元史·英宗本纪》:至治元年八月壬戌,秦州成纪县山崩。
至治二年,建昌山崩。
《元史·英宗本纪》:二年十二月甲子朔,南康建昌州大水,山崩,死者四十七人。
泰定帝泰定元年,定州成纪县山崩。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元年七月戊申,定州山崩。八月癸未,秦州成纪县大雨,山崩,水溢,壅土至来谷河成丘阜。
泰定二年,奉安山移。
《元史·泰定帝本纪》:二年六月丁未,秦州奉安山移。泰定四年,天全道、通渭县山崩。
《元史·泰定帝本纪》:四年八月,巩昌府通渭县山崩。
《五行志》:四年八月,天全道山崩,飞石击人,中者

辄死。
文宗至顺元年,通渭山崩。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元年七月己未,通渭山崩,压民舍。
至顺四年,顺帝即位,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四年六月己巳即位。八月,巩昌徽州山崩。九月庚申,秦州山崩。十月丙寅,凤州山崩。十一月丙申,巩昌成纪县地裂山崩。辛亥,秦州地裂山崩。
顺帝元统二年,鸡鸣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二年八月辛未,鸡鸣山崩,陷为池,方百里,人死者众。
至元二年,秦州山崩,宿松山裂。
《元史·顺帝本纪》:至元二年春正月乙丑,宿松县山裂。五月壬申,秦州山崩。
至元四年,信州山裂,巩昌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四年六月,信州路灵山裂。 按《五行志》:四年七月丙辰,巩昌府山崩。
至元六年,成纪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六年六月己亥,秦州成纪县山崩地裂。
至正二年,济南、惠州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年六月壬子,济南山崩,水涌。七月庚午,惠州路罗浮山崩。 按《五行志》:至正二年七月,惠州雨水,罗浮山崩,凡二十七处,坏民居,塞田涧。
至正三年,秦州、巩昌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三年二月,秦州成纪县,巩昌府宁远、伏羌县山崩,水涌,溺死人无算。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乙巳,秦州奉安县南坡崩裂,压死人畜。七月戊辰,巩昌山崩,人畜死者众。
至正六年,罗浮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六月,广州增城县罗浮山崩,水涌溢,溺死百馀人。
至正八年,广西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八年五月庚子,广西山崩,水涌。至正九年七月,靖海宁州山裂,永春县象山崩。按《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七月庚寅,泉州大风雨。永春县南象山崩,压死者甚众。
《续文献通考》:九年,靖海宁州山岩俱裂,涌水,人多死者。
至正十年,宁州、瑞州山崩,泉州山鸣。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年五月甲子,龙兴宁州大雨,山崩数十处。丙寅,瑞州上高县蒙山崩。十一月乙酉,泉州安溪县侯山鸣。
至正十二年,霍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二年十月丙午,霍州赵城县霍山崩,涌石数里,前三日,山鸣如雷,禽兽惊散。
至正十三年七月,汾州白彪山坼。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至正十五年四月,宁国敬亭、麻姑、华阳诸山崩。按《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至正十七年,鹅鼻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十七年十月,静江路山崩地陷,大水。十二月丁酉,庆元路象山县鹅鼻山崩。
至正二十六年,吴山、卧龙山、沂水山、三秀山、巩县山、蒲城洛岸和顺崖俱崩
《元史·顺帝本纪》:二十六年六月壬子,绍兴路山阴县卧龙山裂。 按《五行志》:二十六年三月,赣榆县吴山崩。丙辰,泉州同安县大雷雨,三秀山崩。是月,河南府巩县大霖雨,地震山崩。十一月辛丑,华州蒲城县洛岸崩,壅水,绝流三日。十二月庚午,华州之蒲城县洛水和顺崖崩,其崖戴石,有岩穴可居,是日压死辟乱者七十馀人。
《续文献通考》:二十六年六月,沂水山崩。
至正二十七年,沂州山、大藏山崩。
《元史·顺帝本纪》:二十七年六月丁卯,沂州山崩。按《五行志》:二十七年六月,沂州山石崩裂,有声如雷。七月丙戌,静江灵川县大藏山石崖崩。
至正二十八年,静安、忻州、灵川山石崩裂。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续文献通考》:二十八年,龙兴静安县山石迸裂,涌水,人多死者。六月,忻州蒙昌山有巨石,大如屋,崩裂坠地,声震如雷。七月,广西灵川县临江石岩崩。

成祖永乐十三年,大岩山呼。
《明昭代典则》:永乐十三年,贵州布政使蒋廷赞言:去年北征班师,诏至思南府婺川县,大岩山有声,连呼万岁者三。咸谓皇上恩威远加,山川效灵之徵。吕震请率诸臣上表贺。上曰:人臣事君当以道,阿谀取容,非贤人君子所为。呼噪山谷,空虚之声相应,理或有之。布政司不察,以为祥。尔为国大臣,不能辩其非,又欲进表媚朕,非君子事君之道也。
英宗正统八年,绍兴山移陕西山崩。
《续文献通考》:正统八年冬十一月,浙江绍兴山移于平田。是年,陕西二处山崩,压人家数千户。山叫三日,移数里。时畏王振,不敢奏。
正统十四年,贡山𩰚钟山裂。按《江南通志》:正统十四年,太湖中大贡小贡二山𩰚,开合数次,共沈于水。起复𩰚,踰时乃止。按《江西通志》:正统十四年,湖口县钟山裂。
天顺二年,瑞州山崩。
《江西通志》:天顺二年夏四月,瑞州山多崩。
天顺五年,南山崩。
《陜西通志》:天顺五年七月,南山崩,大夏河水数日不流。
宪宗成化二年,小孤山崩。
《江西通志》:成化二年,小孤山北岸崩,约三里馀,坏民居数百。
成化六年,霍山崩。
《山西通志》:成化六年,霍山土谷崩。
成化八年,山吼。
《续文献通考》:成化八年七月,陕西陇州大雹州北,有山吼,三日,裂成沟,长半里。
成化十六年,白石山裂,移江中。长乐平地山起。钟山崩。
《续文献通考》:成化庚子五月,云南丽江军民府巨津州白石山,约长四百馀丈,去金沙江二里。一日山忽裂分,其半走金沙江中。山上木石依旧,江水壅塞,淹田,漂庐。府州具报察院以闻。时滇中边报日急,识者以为山徙之兆。六月,长乐县平地起小阜,人畜践之辄陷。明年,寻涌起一高山。占者云:武后时,曾有此异,乃女主为男之兆。时裕陵宫人万氏,册为贵妃,每侍宸游,戎服男饰以从。此其应与。
《明昭代典则》:成化十六年夏四月,云南丽江白石云山裂,半移金沙江中,水溢没田苗。六月,福建长乐平地山起。
《江西通志》:成化十六年,湖口县上钟山崩。
成化十八年,半占山崩。
《福建通志》:成化十八年,长乐半占山崩,压居民庐舍,有死者。
成化二十一年,泰山震。
《山东通志》:成化二十一年二月三月,泰山屡震。遣官祭之。
孝宗弘治元年,虞山鸣。
《江南通志》云云。
弘治三年,施州山崩。
《湖广通志》:弘治三年春二月,施州山崩,怪石出,江塞。石信山崩,有大石二,类人形,卓立路旁,距五里。清江南岸山崩,大石塞江,水为不流,遂壅为滩。
弘治六年,龙泉昴山崩。
《浙江通志》云云。
弘治十年,榆次山崩。安溪山崩。
《山西通志》:弘治十年,榆次县孙家山移,南移二十里许。
《福建通志》:弘治十年,安溪县三公峰崩,如雷。弘治十四年,午山崩。
《福建通志》:弘治十四年,安溪县午山崩。
弘治 年,太湖小山移。
《吴县志》:弘治间,太湖滨小山自移,初缓,渐急,望湖而趋。一村民见之,大呼,众皆错愕,山亦随止。离旧址约数亩。
武宗正德元年,太原山移。袁州山崩。
《山西通志》:正德元年,太原山移。太原闲居寺口山移数十步,土人见有物如羊,一目一角,云雾数日方散。
《江西通志》:正德元年秋七月,袁州山崩。
正德十一年,马拦寺山、午山崩。
《湖广通志》:正德十一年夏四月,马拦寺山崩。按《福建通志》:正德十一年八月,安溪午山大崩。
世宗嘉靖元年,全州山崩。
《广西通志》:嘉靖元年夏五月,全州大水,万乡四都山崩,水涌陷田数百顷。
嘉靖三年,太谷山崩。
《山西通志》:嘉靖三年秋八月,太谷山崩,民居翻没。嘉靖六年,高明山崩。云南山崩。
《广东通志》:嘉靖六年夏四月,高明山崩,凡二百丈,坏民田四十顷。
《云南通志》:嘉靖六年,云南县久霖山崩。
嘉靖八年,阳朔山崩。
《广西通志》:嘉靖八年,阳朔县邑山崩。白面山崩,压死民人张凤银妻女三口,屋宇牛羊俱碎。
嘉靖九年,大常山鸣。漳浦山有变。
《福建通志》:嘉靖九年四月,长乐大常山鸣。漳浦四都有海屿三峰并列,其日忽没于海不见,顷之,三山并为一峰屹立,腾空有楼台巍焕之状,变态不常,浮沈不一。如是者凡三日。识者以为蜃气见云。
嘉靖十四年,滁州山鸣。
《江南通志》:嘉靖十四年,滁州州西诸山夜鸣如雷。嘉靖十六年,松阳山裂。
《浙江通志》云云。
嘉靖二十一年,罗源清溪山崩。
《福建通志》:嘉靖二十一年,罗源山崩,沙压田。按《四川总志》:嘉靖二十一年,武隆清溪左山崩。嘉靖二十三年,鸡山崩,移。
《陕西通志》:嘉靖二十三年秋八月,鸡山崩,移,塞鸡川水,不流年馀。
嘉靖二十五年,恭门山裂。
《陕西通志》:嘉靖二十五年夏,清水县恭门山裂,深二百丈。
嘉靖二十六年,澄城山裂。
《明昭代典则》:嘉靖二十六年冬十一月,澄城山裂,东南移四五里。
《续文献通考》:嘉靖二十六年十二月十四日,陕西澄城县麻陂山界头岭,昼夜大吼如雷。至二十七日夜,山忽中断百丈,移走东西三里,南北五里。
嘉靖二十七年,全州山裂。
《广西通志》:嘉靖二十七年夏六月,全州万乡四都山裂,水三道,汎冲民屋土,田成河。
嘉靖二十九年,澄城山崩。
《陕西通志》:嘉靖二十九年十月,澄城山崩,东西分驰三四里,遗址平陷。
嘉靖三十一年,山产珠山鸣。
《福建通志》:嘉靖三十一年二月,乌石九仙二山,土中产珠。郡人竞取之,著手辄碎。
《山西通志》:嘉靖三十一年六月,中条麓介谷,夜半山鸣如雷。
嘉靖三十六年,乐清盖竹山崩。
《浙江通志》云云。
嘉靖三十九年,罗浮山崩。
《广东通志》:嘉靖三十九年夏四月,罗浮山崩,凡三十馀丈。
嘉靖四十年,南安山鸣。
《云南通志》:嘉靖四十年,南安安龙山鸣,声闻数里。明年,有啸聚焚掠之变。
嘉靖四十一年,紫帽山鸣。
《福建通志》:嘉靖四十一年八月初旬,紫帽山鸣三夜。
嘉靖四十三年,大帽山鸣。龙隐山崩。
《福建通志》:嘉靖四十三年六月,南靖县北大帽山鸣三夜,及移县于此山之麓,人以为迁建之兆。按《广西通志》:嘉靖四十三年,龙隐山崩。十二月,古田贼首韦银豹越城。
嘉靖四十四年,武康山移。
《浙江通志》:嘉靖四十四年,武康山移数百步。
穆宗隆庆元年,岐山崩。
《福建通志》:隆庆元年,永春四五都岐山崩。
隆庆三年,延安山崩。
《陕西通志》:隆庆三年,延安黄土二山崩,裂成湫。隆庆四年,湖州山崩。
《明昭代典则》:隆庆四年八月,浙江湖州府山崩成湖。
隆庆五年,黔阳独秀山崩。
《湖广通志》:隆庆五年,黔阳山崩,水涌出,漂没民居无算。
《广西通志》:隆庆五年,独秀山崩石约一丈馀,布政司地陷。
隆庆六年,尧山崩。
《广西通志》云云。
神宗万历六年,黄岩小樊山崩。
《浙江通志》云云。
万历十一年,武乡山崩。
《山西通志》:万历十一年,武乡山崩。李庄北石山夜崩数十丈。
万历十四年,三黄岭岳山麓崩。
《江西通志》:万历十四年,三黄岭迸裂。
《广西通志》:万历十四年三月,怀集古城大水,岳山麓崩,鱼鳖尽绝。人涉水,多生疽。
万历二十五年,黄陂坡忽平。
《湖广通志》:万历二十五年七月,荆门灾,黄陂坡山高数寻,一夕平地。
万历二十七年,狄道山崩。
《续文献通考》:万历二十七年九月,狄道山崩,成坑,更于平地涌出大小山五座。
万历二十八年,临洮楚雄山崩。
《陕西通志》:万历二十八年,临洮鹦哥山崩。
《云南通志》:万历二十八年,楚雄西山崩。
万历二十九年,罗汉山崩。
《云南通志》:万历二十九年冬十一月,昆明罗汉山岩石崩。万历三十年,笔架山突出一山。
《福建通志》:万历三十年闰二月二十日,大金笔架山突出一山,自巳至未,形体变幻不一,观者图之。万历三十五年,武定山鸣。
《云南通志》:万历三十五年二月,武定狮子山,与鹧鸪山鸣,南北互应,如松涛。
万历四十一年,紫帽山鸣。
《福建通志》:万历四十一年,立春日行礼于城楼。六月,倭入寇,参将戚继光来援,斩获千级。八月初旬,紫帽山鸣三夜。
万历四十二年,平阳山崩。
《浙江通志》:万历四十二年,平阳仙坛山崩。
万历四十三年,恭城县山崩。
《广西通志》:万历四十三年七月,恭城县势江山崩,出蛟,平乐河水暴涨,鱼死塞江,水不可食。民掘泉取水。
万历四十四年,延安山崩。
《陕西通志》:万历四十四年六月,延安翠屏山崩。万历四十六年,云龙山、崇山鸣如雷。
《云南通志》云云。
熹宗天启元年,武定狮子山鸣。
《云南通志》云云。
天启三年,华岭昆明山崩。云龙山鸣。
《江西通志》:天启三年五月,瑞昌华岭山崩,塞水口。按《云南通志》:天启三年三月,云龙三崇山鸣,如轰雷。十一月,昆明罗汉山崩三十馀丈。
天启四年,霍山崩。
《江南通志》云云。
悯帝崇祯二年,交城平地生山。
《山西通志》:崇祯二年,交城平地生山西山,大足底村,突起横山十馀丈。
崇祯三年夏五月,罗浮山崩。
《广东通志》云云。
崇祯七年,萧县山鸣。
《江南通志》云云。
崇祯十年,羊祜岭自移。
《湖广通志》:崇祯十年五月,京山羊祜岭自行五十馀步。
崇祯十一年,唐县山崩。徐州西山鸣。
《畿辅通志》:崇祯十一年,唐县葛洪山崩。
《江南通志》:崇祯十一年,徐州西山鸣者三声,隐隐如鼙鼓,又如虚瓮迎风,自子至辰。
崇祯十六年,东山石崩狮子山鸣。
《江西通志》:崇祯十六年五月,馀干东山石崩,压坏民居多家。
《云南通志》:崇祯十六年六月,武定府狮子山鸣。

山异部总论

《诗经》

《小雅·十月之交》

百州川腾,山冢崒崩。
〈传〉山顶曰冢。〈笺〉山顶崔嵬者崩,君道坏也。

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传〉言易位也。〈笺〉君子居下,小人处上之谓也。

《春秋四传》《僖公十四年》

《春秋》:秋,八月,辛卯,沙鹿崩。
《公羊传》:沙鹿者何,河上之邑也。此邑也其言崩何,
〈注〉据梁山言崩,

袭邑也。
〈注〉袭者,嘿陷入于地中,言崩者,以在河上也。河崩有高下,如山有地矣。故得言崩也。

沙鹿崩,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注〉土地者,民之主霸者之象也。河者,阴之精为下所袭者。此象天下异,齐桓将卒,宋襄承其业,为楚所败之应。而不系国者,起下异。

《榖梁传》:林属于山为沙。鹿,山名也。无崩道而崩,故志之也。其日,重其变也。
《胡传》:卜偃曰:期年必有大咎。国几亡。《诗》称:百川沸腾,山冢崒崩。言西周之将亡也。《书》:沙鹿崩于前。《书》:获晋侯于后。虽不指其事应,而事应具存。此《春秋》畏物之反常为异,使人恐惧修省之意也。其垂戒明哉。

《成公五年》

《春秋》:梁山崩。
《公羊传》:梁山者何,河上之山也。梁山崩,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大也。何大尔,梁山崩,壅河三日不㳅〈音流〉
〈注〉故不日以起之不书壅河者举崩大为重

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天下记异也。
〈注〉山者,阳精德泽所由生,君之象。河者,四渎所以通道中国,与正道同。记山崩壅河者,此象诸侯失势,王道绝,大夫擅恣,为海内害。自是之后六十年之中,弑君者十四,亡国三十二。故溴梁之盟,遍刺天下之大夫。

《榖梁传》:不日,何也。
〈注〉据僖十四年秋八月辛卯,沙鹿崩,书日。

高者有崩道也。有崩道,则何以书也。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晋君召伯尊而问焉。伯尊来,遇辇者,辇者不辟。使车右下而鞭之。辇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远矣。
〈注〉所用鞭我之间行道则可远

伯尊下车而问焉,曰:子有闻乎。对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尊曰:君为此召我也。为之奈何。辇者曰:天有山,天崩之。天有河,天壅之。虽召伯尊如之何。伯尊由忠问焉。
〈注〉用忠诚之心问之

辇者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
〈注〉素衣缟冠,凶服也。所以凶服者,山川国之镇也。山崩川塞,示哀穷。

伯尊至。君问之,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为之奈何。伯尊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孔子闻之,曰:伯尊其无绩乎,攘善也。
《胡传》:梁山,韩国也。《诗》曰:奕奕梁山。韩侯受命,而谓之韩奕者,言奕然高大,为韩国之镇也。后为晋所灭,而大夫韩氏以为邑焉。书而不系国者,为天下记异,是以不言晋也。左氏载绛人之语,于礼文备矣,而未记其实也。夫绛服、乘缦、彻乐、出次、祝币、史辞六者,礼之文也。古之遭变异而外为此文者,必有恐惧修省之心主于内。若成汤以六事检身,高宗克正厥事,宣王侧身修行,欲销去之是也。未闻有戒心而修德也。故自是而后六十年间,弑君十有四,亡国三十二,其应亦憯矣。《春秋》不明著事应,而事应具存,其可忽诸。

《搜神记》《山》

夏桀之时厉山亡,秦始皇之时三山亡,周显王三十二年宋大丘社亡,汉昭帝之末,陈留昌邑社亡。京房易传曰:山默然自移,天下兵乱,社稷亡也。故会稽山阴琅邪中有怪山,世传本琅邪东武海中山也,时天夜,风雨晦冥,旦而见武山在焉,百姓怪之,因名曰怪山,时东武县山,亦一夕自亡去,识其形者,乃知其移来。今怪山下见有东武里,盖记山所自来,以为名也。又交州脆州山移至青州。凡山徙,皆不极之异也。此二事未详其世。尚书金縢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士贤者不兴,或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私门成群,不救,当为易世变号。说曰:善言天者,必质于人;善言人者,必本于天。故天有四时,日月相推,寒暑迭代,其转运也。和而为雨,怒而为风,散而为露,乱而为雾,凝而为霜雪,立而为蚳,此天之常数也。人有四肢五脏,一觉一寐,呼吸吐纳,精气往来,流而为荣卫,彰而为气色,发而为声音,此亦人之常数也。若四时失运,寒暑乖违,则五纬盈缩,星辰错行,日月薄蚀,彗孛流飞,此天地之危诊也。寒暑不时,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踊,此天地之瘤赘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痈疽也。冲风,暴雨,此天地之奔气也。雨泽不降,川渎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

山异部艺文

《阳山》后汉·黄宪

阳山崩,楚王问于左右曰:晋人有衅于楚国,夙夜忧惴,况徵君不复,徐渊囚而死,周岑乞食于楚市,乘浮于湘江,不知其所矣。是以海内贤士,皆弃楚而宾邻国,无以南捍。寡人奈何。今阳山告崩,楚国无所镇,是寡人之祸,彰矣。无亦诡于晋者,或不得求与抑王室之故也。左右对曰:君以晋衅而日夜求徵君,用心疑之,是君之劳过矣。夫徵君游诸侯,诸侯皆信之,而楚独疑,使楚国不能为盟主,以光耀王室。阳山之崩,不其疑乎。楚王长息而言曰:寡人将修好于晋,而聘徵君,则楚之祸庶乎。尔众为寡人画之。左右对曰:邻国之好,可以修也。若徵君之聘,夫奚就乎。死其弟子而困其师,露其诡计而饰其聘,不可为也。楚王遂修好于晋。晋人杀楚使,悬其首于关门之木。楚王闻晋人无礼于楚,谋诸左右曰:枭邻不睦,贼我使臣,何以报之。左右稽颡而谢曰:衅其分矣,又何报焉。愿君毋忘雠于晋也。楚王怒。宠姬阳华谏曰:不可。妾闻之,寤口之言若羹,寤心之言若冰。今左右之谏,虽不甘君之口,其亦寒心哉。夫寤口者,求誉而养祸。寤心者,忍耻而奋功。是以明君乐闻寤心之言,而去甘口之士。故功施昭明,而令闻广誉也。君若诛左右而拥其心,无乃嗜甘之疾乎。楚之使,晋人戮之,罪也。君诚怒矣。君独不思晋之使,犹楚也。不告于天皇而私戮之,亦与晋均也。而君则欲晋之不怒,何君之远恕耶。楚王惭而释之。遂田于四望。明年,楚王饮毒而卒。

《为泾州李使君贺庆山表》唐·崔融

臣某等言:某日奉某月诏书,新丰县有庆山出,曲赦县囚徒,改新丰为庆山县,赐天下酺三日,凡在含生,孰不庆幸。中贺微臣,详窥海记,博访山经,方丈蓬莱,人迹所罕到。增城元圃,道家之妄说。伏惟皇太后陛下,应天顺人,正位凝命,中外咸一,阴阳以和。嘉禾四方而平春,露草三旬而候月。冲恩浃洽,嘉贶骈阗。当雍州之福地,在汉都之新邑。圣渚潜开,神峰欻见。政平而涌,自荡于云。日德茂而生,非乘于风雨,游龙蜿蜿。疑呈八卦之图,鸣凤嗈嗈。似发五音之奏,仙蚕曳茧。美稼抽芒,一人有合于天心。百姓不知,其帝力方验。镇星垂象,山萌辅地之徵。太岁加年,水兆载坤之应。天人交际,影响合符。雷雨既作,喜气冲于三象。钟石以陈,欢心动于万物。臣幸忝簪带,滥守藩隅不获。驰苍阙而拜手,望紫庭而继足。殊祥踵至,宝算无疆。厚赉旁沾,群生幸甚。不任悚踊之至。谨遣某官奉表以闻。

山异部纪事

《左传·僖公十四年》: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晋卜偃曰:期年将有大咎,几亡国。
《物类相感志》:汉武帝时,未央宫殿前,钟无故自鸣三日三夜。君问东方朔。朔曰:铜者,土之子。以类言之,母感而相应,山恐有崩者,故钟先鸣。二日,南郡太守上言山崩。帝大笑之。
《水经注》:汶水又西径危山南,世谓之龙山也。《汉书·五行志》曰:哀帝时,无盐危山土自起,覆草如驰道状。又瓠山石转立。晋灼曰:汉注作报山。山胁石一丈,转侧起立,高九尺六寸。旁行一丈,高四尺。东平王云及后谒自之石所祭,治石象报山,立石刺倍草,并祠之。建平三年,息夫躬告之。王自杀,后谒弃市,国除。《汉书》:石立,宣帝起之象也。
《异苑》:魏时,殿前大钟,无故大鸣,人皆异之。以问张华。华曰:此蜀郡铜山崩,故钟鸣应之耳。寻蜀郡上其事,果如华言。
《前赵录》:刘曜光初四年夏五月,终南山崩。长安人刘终于崩所,得白玉,方一尺,有文字,曰:皇亡皇亡败赵昌,井水竭,构五梁。咢酉小衰困嚣丧,呜呼呜呼,赤牛奋靷其尽乎。时群臣咸贺,以为勒灭之徵。曜大悦,斋七日而后受之于太庙。大赦境内,以终为奉瑞。大夫中书监刘均进曰:臣闻国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国君为之不举。终南,京师之镇,国之所瞻。无故而崩,其凶焉可极言。昔三代之季,其灾也如是。今朝臣皆言祥瑞,臣独言非。诚上忤圣旨,下违众议。然臣不达大理,窃所未同,何则玉之于山,石也。犹君之于臣下。山崩石坏,象国倾人乱。此其诫悟蒸蒸,欲陛下勤修德化,以禳之耳。曜怃然改容。
《三水小牍》:汝州鲁山县西六十里小山间,有祠曰女灵观。其像独一女子焉。低鬟嚬蛾,艳冶而有怨慕之色。祠堂后平地,怪石围数亩,上擢三峰,皆十馀丈,森然肖泰华也。询之老人,云:大中初,斯地忽暴风骤雨,襄丘陵,震屋瓦,一夕而止。遂有兹山,其神见形于樵苏者,曰:吾,商于之女也。帝命有此百里之境,可告乡里,为吾立祠于山前。山亦吾所持来者。无旷时祭,当福汝乡人。遂建祠。官书祀典。
《梦溪笔谈》:登州巨嵎山,下临大海。其山有时震动,山之大石皆颓入海中。如此已五十馀年,土人皆以为常,莫知所谓。
《宋史·吕大防传》:大防知华州。华岳摧,自山属渭河,被害者众。大防奏疏,援经质史,以验时事。其略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先王所以兴也;我生不有命在天,后主所以坏也。《书》云:惟先格王,正厥事。愿仰承天威,俯酌时变,为社稷至计。
《老学庵笔记》:熙宁癸丑,华山阜头峰崩,峰下一岭一谷。居民甚众,皆晏然不闻。乃越四十里外,平川土石杂下如簸,扬七社,民家压死者几万人,坏田七八千顷,固可异矣。绍兴间,严州大水,寿昌县有一小山,高八九丈,随水漂至五里外,而两旁草木庐舍,比水退,皆不坏,则此山殆空行过也。
《续夷坚志》:宣和末,华山下石子冈,地震之后,东西易位,摧压十八村。土人谓神物所移,为立移山祠。兰泉张吉甫赋吊之。明昌四年秋,渭南之间,一日晨起,居人忽闻数千人呼声。望之,有云如大帏幕,蔽空而过。少顷开霁,并山南原已移为北原矣。孙通祥为文记之。近天兴癸巳,麦秋后,恒山公治军邓之五朵山,置仓圣朵砦,以受军租,临大屋,已置二万馀斛矣。有日寅卯间,人见西北有黑云低空而过,声势甚恶,迤渐堕涧上。仓屋随亦崩溃,云起而雨。雨后,人奔视之,元是大石片,方广数亩,自天而下,横两涧之间。麦仓崩,乃无一麦可寻,又一异也。
《名山藏》:燕王还北平,传檄天下,曰:太孙即位,十月山崩,水溢。占书曰:山崩水溢者,五行失序也。此公辅之象,贤人退,小人进,则山崩。山无故自崩,国易政,人主失位,民流散也。
《明外史·宪宗贵妃万氏传》:梁芳等惧他日太子立,将治己罪,说贵妃劝帝易太子,而立兴王。贵妃然之,因要帝易储。会泰山震,群臣奏应在东宫。帝心惧,事乃寝。
《马文升传》:文升,钧州人。正德五年六月卒,年八十五。卒前数日,州西大刘山忽崩。
《明状元事略》:茅瓒尝读书宝觉寺,借山巅旧屋居之。始至之夜,雷雨大作,崖崩数十丈,独所居俨然无恙。
山异部杂绿
《淮南子·览冥训》:峣山崩而薄落之水涸,区冶生,而淳钧之剑成。《焦氏易林》:屯之蒙,山崩谷绝,大福尽竭,泾渭失纪,王历尽已。
《元包经传》:剥岸氏于陵。〈岸音业氏,音支也,蜀谓山欲堕曰氏〉《传》曰:岸氏于陵,山崩于地也。
《煮泉小品》:咸,感也。山无泽,则必崩。泽感而山不应,则将怒而为洪。
《物类相感志》《白马开山图》云:郑地白马山上,有白马群行,悲鸣驰走,则山崩。尝结队群行饮食,或将白驹夜半悲鸣,昼日群走,若人惊逐出,则山崩。
《太平清话》:京房《易传》云:山自上下者,为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