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光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二卷目录

 光异部汇考一
  春秋纬〈台诚图〉
  符瑞图〈光杂占〉
 光异部汇考二
  陶唐氏〈总一则〉
  周〈昭王一则〉
  汉〈武帝元鼎一则 元封二则 太初一则 宣帝神爵一则 成帝末始一则 元延一则〉
  晋〈惠帝永兴一则〉
  宋〈文帝元嘉一则〉
  齐〈武帝永明一则〉
  梁〈武帝中大通一则〉
  北魏〈世祖太平真君一则〉
  唐〈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代宗宝应一则〉
  宋〈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钦宗靖康一则 高宗建炎一则〉
  元〈顺帝至正二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一则 教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五则 神宗万历三则 憨帝祟祯一则〉
 光异部艺文一
  汉皇竹宫望拜神光赋   唐令狐楚
  竹宫望拜神光赋      张馀庆
 光异部艺文二
  望禁苑祥光        唐蒋防
  河出荣光         张良器
  河出荣光          邵
 光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一百二卷

光异部汇考一

《春秋纬》《合诚图》
五光垂彩,天下大嘉。

《符瑞图》《光杂占》

玉烛者,瑞光也。见则四时之色洞如烛也。
景者,光也,亦曰象也。光而可象,应行而臻。故茂德内,彰则瑞光外烛。
昌光者,瑞光也。见于天汉高受命昌光出。
荣光者,瑞光也。其色五彩,焉出于水上。
五彩光者,天见五色,三光重辉,辉于地也。

光异部汇考二

陶唐氏


帝尧时,荣光出。
《尚书》:中候尧沉璧于河,荣光出。

昭王 年,五色光贯紫微。
《史记·周本纪》不载。 按《竹书纪年》:周昭王末年,夜清五色光贯紫微。其年,王南巡不返。

武帝元鼎五年,立泰畤于甘泉,有神光见。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立泰畤于甘泉。天子亲郊见,朝日夕月。诏曰:朕以眇身托于王侯之上,德未能绥民,民或饥寒,故巡祭后土以祈丰年。冀州脽壤乃显文鼎,获荐于庙。渥洼水出马,朕其御焉。战战兢兢,惧不克任,思昭天地,内惟自新。诗云:四牡翼翼,以征不服。亲省边垂,用事所极。望见泰一,修天文檀。辛卯夜,若景光十有二明。易曰:先甲三日,后甲三日。朕甚念年岁未咸登,饬躬斋戒,丁酉,拜况于郊。
元封四年,中都宫殿有光见。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四年春三月,祠后土。诏曰:朕躬祭后土地祇,见光集于灵坛,一夜三烛。幸中都宫,殿上见光。其赦汾阴、夏阳、中都死罪㠯下,赐三县及杨氏皆无出今年租赋。
元封六年,祀后土,有光见。
《汉书·武帝本纪》:六年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诏曰:朕礼首山,昆田出珍物,化或为黄金。祭后土,神光三烛。其赦汾阴殊死㠯下,赐天下贫民布帛,人一匹。
太初二年,介山有光见。
《汉书·武帝本纪》:太初二年夏四月,诏曰:朕用事介山,祭后土,皆有光应。其赦汾阴、安邑殊死以下。
宣帝神爵四年,神光见。
《汉书·宣帝本纪》:神爵四年春二月,诏曰:乃者凤皇甘露降集京师,嘉瑞并见。修兴泰一、五帝、后土之祠,祈为百姓蒙祉福。鸾凤万举,蜚览翱翔,集止于旁。斋戒之暮,神光显著。荐鬯之夕,神光交错。或降于天,或登于地,或从四方来集于坛。上帝嘉享,海内承福。其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鳏寡孤独高年帛。
成帝永始四年春正月,郊泰畤,以神光见赦天下。
《汉书·成帝本纪》:永始四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神光降集紫殿。大赦天下。赐云阳吏民爵,女子百户牛酒,鳏寡孤独高年帛。
元延元年,有光四下。
《汉书·成帝本纪》:元延元年夏四月丁酉,无云有雷,声光耀耀,四面下至地,昏止。

惠帝永兴元年,戈戟夜有火光。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兴元年,成都伐长沙,每夜戈戟锋有火光如悬烛。此轻人命,好攻战,金失其性而为光变也。天戒若曰,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成都不悟,终以败亡。

文帝元嘉十八年,有黄光照地。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嘉十八年秋七月,天有黄光,洞照于地。太子率更令何承天谓之荣光,太平之祥,上表称庆。

武帝永明八年,黄光竟天。
《南史·齐武帝本纪》:永明八年六月丙申,大雷雨,黄光竟天,照地状如金。

武帝中大通五年,神光见郊坛上。
《梁书·武帝本纪》:中大通五年春正月辛卯,舆驾亲祀南郊,大赦天下。孝悌力田赐爵一级。先是一日东南郊令解涤之等到郊所履行,忽闻空中有异香三随风至,及将行事,奏乐迎神毕,有神光满坛上,朱紫黄白杂色,食顷方灭。兼太宰武陵王纪等以闻。

北魏

世祖太平真君二年,天有黄光。
《魏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世祖太平真君二年七月,天有黄光洞照。议者佥谓荣光也。

元宗开元十一年,何出荣光。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册府元龟》:开元十一年二月,祠后土于汾阴之睢土,太史奏:荣光出河,休气四塞。
天宝十二载,李林甫家夜有火光。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宝十二载,李林甫第东北隅每夜火光起,或有如小儿持火出入者。近赤祥也。
代宗宝应元年,赤光亘天。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宝应元年八月庚午夜,有赤光亘天,贯紫微,渐移东北,弥漫半天。按《旧唐书·天文志》:上元三年,改元宝应,肃宗崩。代宗即位。其月壬子夜,西北方有赤光见,炎赫亘天,贯紫微,渐流于东,瀰漫北方,照耀数十里,久之乃散。辛未夜,江陵见赤光贯北斗,俄仆固懹恩叛。明年十月,吐蕃陷长安,代宗幸陕州。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昊天玉册上光见。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元年冬十月辛丑,驻跸郓州,光起昊天玉册上。
钦宗靖康二年,阴云中火光见。
《宋史·钦宗本纪》:靖康二年春正月己亥夜,西北阴云中有如火光。
高宗建炎元年,云中有火光。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炎元年正月辛卯夜,西北阴云中有如火光。

顺帝至正二十四年,天有红光。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四年九月癸酉夜,天西北有红光,至东而散。
至正二十八年,彰德路塔有红光。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八年六月壬寅,彰德路天宁寺塔忽变红色,自顶至踵,表里透彻,如煆铁初出于炉,顶上有光焰迸发,自二更至五更乃止。癸卯、甲辰,亦如之。先是,河北有童谣云:塔儿黑,北人作主南人客;塔儿红,朱衣人作主人公。

太祖洪武七年冬十月,广州黑色亘天。
《广东通志》云云。
成祖永乐八年,兵器有火光。
《名山藏》:永乐八年四月庚子,行营刀戟中,夜皆有火光。
孝宗弘治十七年,五色光焰。
《广东通志》:弘治十七年闰四月,琼州卿云见,见于郡之西北,五色光焰经时黑云拥散。
武宗正德二年秋八月,有赤光腾起灵寿河畔。
《畿辅通志》云云。
世宗嘉靖二年,火光见。
《福建通志》:嘉靖二年七月初四夜,火光见东北隅,良久乃散。
嘉靖四年,有光五色见于龙凤山。
《云南通志》:嘉靖四年二月,江川有光五色,复见于龙凤山,至暮乃散。
嘉靖七年,有气如火光。
《畿辅通志》:嘉靖七年四月四日五鼓,有气如火光,龙形,自空至地直立于西南,数刻方散。
嘉靖三十七年,五色光见。
《云南通志》:嘉靖三十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江川县有光五色,见于就龙山。
嘉靖四十三年,刀刃有火光。
《河南通志》:嘉靖四十三年三月三日午时,归德黑气昼晦,对面不能辨貌,执鎗刀以防不虞,刃头皆有火光,至次日天明始复旧。
神宗万历二十五年,鄞县丁祭烛光相交。
《浙江通志》云云。
万历二十六年八月,祥光发于圣殿。
《常熟县志》云云。
万历四十年,火光见。
《福建通志》:万历四十年正月,晦火光见兴化府城中,光耀异常,是夜四鼓又见。
悯帝崇祯十一年,冕山光见,戈矛有火光。
《江西通志》:崇祯十一年冬馀,干冕山夜有光如火,次年复见。
《湖广通志》:崇祯十一年,流贼薄城下,遍戈矛出有火光。

光异部艺文一

《汉皇竹宫望拜神光赋》唐·令狐楚

大事在祀,吉日惟辛。伟汉皇之光宅,礼太一之威神。就阳位,叙彝伦,青旌既载,苍璧斯陈。帝德惟馨,虔精诚而上感。天心不昧,发神光而下臻。斯所以昭乎望,拜之地肃尔。侍祠之人,懿兹珍神,寔曰灵贶,夺月之魂。韬云之状,集于祠侧,照此坛上。神实临下以无私,君亦当仁而不让。是时也,神光未动,远霭初收。天宇清而群动和肃,帝座正而万灵怀柔。倏尔电烻,熠若星流,谓珠蚌之初剖,疑烛龙而暂游。武皇于是委玉佩,俛翠旒,自竹宫,望圆丘。拜上帝之赐,拥明神之休。遐徵所闻,以此为异。歌童不吴以奏曲,从臣勿亵而在位。奉其道永,肩一心答。其祥敢有二事。光之降也,带爟火兮侵燎烟。临仙仗以增焕,映灵丘而乍圆。帝之望也,爇香肃兮奠元酒,布清意而不倦,俨威仪而方久。善行无辙,迹抟之乃无。盛德有形,容视之而有。神既格思,人皆见之助。逮暗之祭彰,烛幽之时,讵比夫望于观台而为备,坐彼宣室而受釐。故能飞扇英声腾乎茂,实笑鲁郊。鼷鼠之告,僣鄙秦祀。野鸡而获,吉来或从。东似合序于春令至,常以夜若避明于朝。日今国家成功,巍乎明德,猗欤铺鸿,猷而前王所羡,崇严祀而左史宜书备。礼告天帝,既踰于孝武。观光献赋,愚窃慕夫相如。

《竹宫望拜神光赋》张馀庆

洪惟汉后,有事郊禋,感流光之委照,爰拜赐于上神。初自竹宫,睹殊祥之溢目。俄低玉佩,方致敬而俯身。有以见感而必应,孰谓其尊而不亲。徒想夫寰宇肃清,齐庭夜敞,辛日惟吉,明神是飨。德馨而祀事精悫,福降而祯祥归往。彼灵辉之自天,若有答于吉蠲下。云路而瞥尔,照祠坛而炯然。冥感而来,状如虹之炳。耀齐庄前,致配明火以昭。宣武皇自以为备物展礼,储精告虔,苟降鉴之不昧,宜受赐于上元。仰而望之,初夺目以烂烂。俯而见也,且鞠躬以拳拳。若然者,岂不以苍璧俨陈,圜丘宿设,帝心精一,祀物丰洁。夫瑞圣而为光,委灵坛而不灭。不然,则何以煌煌荧荧,发自杳冥,于以表异,于焉效灵。临爟火以助耀,照俎豆而分形者乎。迹彼光临,寔惟冥报,宜望拜以俯偻,表至精而恳到。是知君德允臧,天道孔彰,崇严祀而神降之吉,洁齐心而物效其祥。初电烻以散色,忽星流以耀芒。降自彼天,岂惭于紫气。不资于水,且异于荣光。国家德迈炎灵,时称玉烛。拥神光而先敬,修祀礼而将续。有客观光,叹美不足。何待时而就列,庶馀光之可瞩。

光异部艺文二〈诗〉

《望禁苑祥光》唐·蒋防

佳气生天苑,葱茏几效祥。树摇三殿侧,日映九城傍。山雾今同色,卿云未可章。眺汾疑鼎气,临渭想荣光。当并春陵发,应开圣历长。微臣时一望,短羽欲翱翔。

《河出荣光》张良器

引派昆山峻,朝宗海路长。千龄逢圣主,五色瑞荣光。隐映浮中国,晶明助太阳。坤维连浩漫,天汉接微茫。丹阙清氛里,函关紫气傍。位尊常守伯,道泰每呈祥。习坎灵逾久,居卑德有常。龙门如可涉,忠信是舟梁。

《河出荣光》

符命自陶唐,吾君应会昌。千年清德水,九折满荣光。极岸浮佳气,微波照夕阳。澄辉明贝阙,散彩入龙堂。近带关云紫,遥连日道黄。冯夷矜海若,汉武贵宣房。渐没孤槎影,仍分一苇杭。抚躬悲未济,作颂喜时康。

光异部纪事

《汉书·郊祀志》:武帝祀汾阴,汾傍有光如绛,上遂立后土祠于汾阴。
郊太一,祠上有光。
宣帝祀世宗,神光兴殿旁,如烛状。
《后汉书·光武本纪》:始起兵还舂陵,远望舍南,火光赫然属天,有顷不见。
《应奉传》:中兴初,有应妪者,生四子而寡。见神光照社,试探之,乃得黄金。自是诸子宦学,并有才名,至玚七世通显。
《风俗通》:太尉梁国桥元公祖为司徒长史,五月末所,于中门外卧,夜半后见东壁正白如开门,明呼问左右,左右莫见。因起自往手收摸之,壁白如故,还床复见之,心大悸动。其旦予适往候之,语次相告。因为说乡人有董彦兴者,即许季山外孙也。其探赜索隐,穷神知化,虽眭盂京房,无以过也。然天性褊狭,羞于人术间。来候师王叔茂,请起往迎,须臾便与俱还。公祖虚礼盛馔,下席行觞彦兴,自陈下土,诸生无他,异分币重。言甘诚有踧踖,颇能别者,愿得从事公祖,辞让再三尔,乃听之曰:府君当有怪,白光如门明者,然不为害也。六月上旬鸡鸣时,南家哭声吉也,到秋节迁。北行郡以金为名,位至将军三公,公祖曰:怪异如此,救族不暇,何能致望。于所不图,此相饶耳。到六月九日未明,太尉杨秉暴薨七月二日,拜钜鹿太守钜边,有金后为度,辽将军历登三事。今妖见此而应在彼,犹赵鞅梦童子裸歌而吴入郢也。
《东观汉记》:李轶等谶言刘氏,当复起李氏为辅,遂市。兵弩绛衣赤帻归旧庐,望见庐南有若火光,以为人,持火呼之,光遂盛曈曈,上属天,有顷不见。上异之。《异苑》:清河王经,字君备,去官还家,管辂与相见,经曰:近有一怪,大不喜之,欲烦作卦。卦成,辂曰:爻吉不为怪也,君夜在堂户前,有一流光如燕雀者入君懹中,殷殷有声,内神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妇人,觅索馀光。经大笑曰:适如君言。辂曰:吉迁,官之徵也。顼之,为江夏太守。

惠帝永康元年,帝纳皇后羊氏,后将入宫,衣中忽有火光,众咸怪之。自是蕃臣搆兵洛阳,失御后为刘曜所嫔。
《晋书·姚苌载记》:苌随杨安伐蜀,尝昼寝水旁,上有神光焕然,左右咸异之。
《张祚传》:祚僭称帝,改建兴四十二年为和平元年。其夜,天有光如车盖,声若雷霆,震动城邑。祚篡立三年而亡。
《南史·宋武帝本纪》:帝以晋哀帝兴宁元年岁在癸亥,三月壬寅夜生,神光照室尽明。
《宋书·五行志》:明帝泰始二年五月丙午,南琅邪临沂黄城山道士盛道度堂屋一柱自然,夜光照室内。此木火失其性也。或云木腐自光。
《南史·宋孝武帝本纪》:帝,讳骏,字休龙,小字道人,文帝第三子也。元嘉七年八月庚午夜生,有光照室。《南齐书·陆澄传》:东海王摛,亦史学博闻,历尚书左丞。竟陵王子良校试诸学士,唯摛问无不对。永明中,天忽黄色照地,众莫能解。摛云是荣光。世祖大悦,用为永阳郡。《南史·梁武帝本纪》:帝以宋孝武大明元年生于秣陵县同夏里三桥宅。帝生而有异光,状貌殊特,日角龙颜,项有浮光。
《阴子春传》:子春父智伯,与梁武帝邻居,少相善,常入帝卧内,见有异光成五色,因握帝手曰:公后必大贵,非人臣也。天下方乱,安苍生者其在君乎。帝曰:幸勿多言。于是情好转密,帝每有求,如外府焉。及帝践祚,官至梁、秦二州刺史。
《陈武帝本纪》:帝又尝独坐胡床于閤下,忽有神光满閤,廊庑之间,并得相见。赵知礼侍侧,怪而问帝,帝笑而不答。
《宣帝本纪》:帝,讳顼,字绍世,小字师兴,昭烈王第二子也。梁中大通二年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满室。
《北史·魏道武帝本纪》:帝讳圭,昭成皇帝之嫡孙,献明帝之子也。母曰献昭贺皇后,初因迁徙,游于云泽。寝梦日出室内,寤而见光自牖属天,欻然有感。以建国三十四年七月七日生帝于参合陂北,其夜复有光明。昭成大悦,群臣称庆。
《魏书·太祖武皇帝本纪》:帝母曰献明贺皇后。梦日出室内,寤而光明属天,歆然有感。及生于参合陂北,其夜复有光明。
《北史·魏孝文帝本纪》:帝,献文皇帝之太子也。母曰李夫人。皇兴元年八月戊申,生于平城紫宫,神光照室,天地氛,和气充塞。《孝明帝本纪》:帝母胡充华。永平三年三月景戌,生于宣光殿之东北,有光照于庭中。
《齐神武本纪》:皇考住居白道南,数有赤光紫气之异。邻人以为怪,劝徙居以避之。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自若。
《文宣本纪》:武明太后初孕帝,每夜有赤光照室,太后私怪之。及产,命之曰侯尼于。鲜卑言有相子也。帝自居晋阳,寝室每夜有光如昼。帝所寝至夜曾有光,巨细可察,后惊告帝。曰:慎勿妄言。自此唯与后寝,侍御皆令出外。
《周武帝本纪》:帝魏大统九年,生于同州,有神光照室。《创业起居注》:大业十三年正月丙子夜,晋阳宫西北有光夜明,自地属天,若大烧火。飞燄炎赫,正当城西龙山上,直指西南,极望竟天。
《唐书·刘武周传》:武周母赵尝夜坐庭中,见若雄鸡,光烛地,飞投其怀,起振衣,无有,感而娠,生武周。
《董昌传》:昌即伪位。先是,州寝有赤光,长十馀丈;虺长尺馀,金色,见思道亭。昌署寝曰明光殿,亭曰黄龙殿,以自神。
《十国春秋·吴越·曹仲达传》:达,圭之子也,生于临平。当母坐蓐,时室有紫光,家人咸异之。
《吴太子妃李氏传》:年二十四岁,无疾坐亡,有光如剪,长丈馀,自口而出,凡五夕始灭,至敛温软如生。《幸蜀记》:孟知祥,字保引,邢州龙冈人。为郡卫吏,以咸遍十五年甲午岁四月二十一日生,有火光照室,邻里皆异之。有僧见而拊曰:此武台山灵也。
《辽史·高模翰传》:会同元年三月,敕虎官杨覃赴乾宁军,为沧州节度使田武名所围,模翰与赵延寿聚议往救。俄有光自模翰目中出,萦绕旗矛,燄燄如流星久之。模翰喜曰:此天赞之祥。遂进兵,杀获甚众,以功加侍中。
默记王朴仕周,为枢密使。五代自朱梁以用武得天下,政事皆归枢密院,至今,言二府。当时,宰相但行文书而已,况朴之得君,所以世宗才四年,间取淮南,下三关,所向成功。时缘用兵,朴多宿禁中。一日,谒见世宗,屏人颦蹙,且仓皇叹嗟曰:祸起不久矣。世宗因问之,曰:臣观元象,大异所以不敢不言。世宗云如何,曰:事在宗社,陛下不能免,而臣亦先当之,今夕请陛下观之,可以自见。是夜,与世宗微行,自厚载门同出至野次,止于五丈河旁。中夜后,指谓世宗曰:陛下见隔河如渔灯者否。世宗随亦见之一灯荧荧然迤逦,甚近,则渐大,至隔岸,火如车轮矣。其间一小儿如三数岁,引手相指。既近岸,朴曰:陛下速拜之。既拜,渐远而没。朴泣曰:陛下既见,无可复言。后数日,朴于李榖坐上得疾而死。世宗既伐幽燕道,被病而崩。至明年而天授我宋矣,火轮。小儿盖圣朝火德之兆,夫岂偶然。《宋史·太宗本纪》:太宗母曰昭宪皇后杜氏。初,后梦神人捧日以授,已而有娠,遂生帝于浚仪官舍。是夜,赤光上腾如火,闾巷闻有异香,时晋天福四年十月十七日甲辰也。
《哲宗本纪》:熙宁九年十二月七日己丑生于宫中,赤光照室。元丰八年三月甲午朔,皇太后垂帘于福宁殿,遂奉制立为皇太子。宫中常有赤光,至是光益炽如火。
《括异志》:蔡元度适馀杭,舟次泗州,僧伽吐光射其舟,万人仰瞻,士大夫知元度不起矣。至高邮而没,世言元度乃木义后身云。《名臣言行录外集》:尹和靖,曰伊川门人,马理,字圣先。曰二十年闻先生教诲,今有一奇特事。先生问之,理曰:夜间燕坐室中,有光。先生曰颐亦有一奇特事,理请问之,先生曰:每食必饱。
《梦溪笔谈》:卢中甫家吴中。尝未明而起,墙柱之下,有光熠然。就视之,似水而动。急以油纸扇挹之,其物在扇中滉漾,正如水银,而光艳烂然;以火烛之,则了无一物。又魏国大主家亦尝见此物。李团练评尝言,予与中甫所见无少异,不知何异也。予昔年在海州,曾夜煮盐鸭卵,其间一卵,烂然通明如玉,荧荧然屋中尽明。置之器中十馀日,臭腐几尽,愈明不已。苏州钱僧孺家煮一鸭卵,亦如是。物有相似者,必自是一类。《宋史·理宗本纪》:开禧元年正月癸亥生于邑中虹桥里第。前一夕,荣王梦一紫衣金帽人来谒,比寤,夜漏未尽十刻,室中五釆烂然,赤光属天,如日正中。既诞三日,家人闻户有车马声,亟出,无所睹。
《金史·太祖本纪》:太祖进军宁江州,次唐括带斡甲之地,诸军禳射,介而立,有光如烈火,起于人足及戈矛之上,人以为兵祥。明日,次扎只水,光见如初。
收国元年正月丙子,上率兵趋达鲁古城,次宁江州西。辽使僧家奴来议和,国书斥上名,且使为属国。庚子,进师,有火光正圆,自空而坠。上曰:此祥徵,殆天助也。酹白水而拜,将士莫不喜跃。
《世宗本纪》:正隆六年五月,居贞懿皇后丧。一日方寝,有红光照室。
《元史·巴而朮阿而忒的斤传》:巴而朮阿而忒的斤亦都护,亦都护者,高昌国主号也。先世居畏兀儿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秃忽刺,曰薛灵哥。一夕,有神光降于树,在两河之间,人即其所而候之,树乃生瘿,若怀娠状,自是光常见。越九月又十日,而树瘿裂,得婴儿者五,土人收养之。其最稚者曰不可罕。既壮,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为之君长。
《阎复传》:复,字子靖,其先平阳和州人。祖衍,仕金,殁王事。父忠,避兵山东之高唐,遂家焉。复始生,有奇光照室。
《名山藏》:景泰元年四月,上皇居丰州,伯颜帖木儿妻使使女问铭等曰:今已夏煖,何得炙薪。皆言:不也,我辈数人同一毡帐,何地炙薪。使女曰:我谓薪焰也毡帐上乃有火光,归语伯颜帖木儿妻,妻以告伯颜帖木儿,皇帝帐上夜见光,必有大福。
宪宗纯皇帝,母周太后,生时红光满室,其岁天下大稔。
《山西通志》:浮山县西南之任张村有仙人张果,墓在本村西岭之半,名柏林坡,即月山东麓也。丘垄宛然,土人禁樵,牧不得入。其后裔见居本村沟南庄,去垄可二里许,云系果冢之旧址,故老相传其垄恒有异光,多于夜分时见,遇太平则皎若曙星,谓之万年灯。五代迄明,屡起屡验。洪永至成弘间,光最盛。自后渐希,土人以年久无徵,遂不复信其事。及万历乙卯,忽又复见,不踰纪复隐识者,以为科甲兴起之兆,谓举人高捷,自陈孜登第后百馀年,至乙卯始发科,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