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露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露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八十二卷目录

 露异部总论
  王充论衡〈讲瑞 是应〉
 露异部艺文一
  封禅颂        汉司马相如
  甘露讴          魏曹植
  谢赐甘露启        梁沈约
  甘露颂         北齐邢卲
  芳林园甘露颂       梁神荐
  北齐为百官贺甘露表   隋卢思道
  为皇太子贺甘露表     唐崔融
  甘露记           符载
  甘露述          欧阳詹
  五色露赋         白行简
  五色露赋          贾餗
  五色露赋          王起
  五色露赋          袁兑
  甘露颂          明解缙
  甘露赋          杨士奇
 露异部艺文二〈诗〉
  咏采甘露应诏       陈江总
  应诏甘露诗       北齐邢卲
  尹相公京兆府中棠树降甘露诗
               唐岑参
  甘露          宋文彦博
  甘露呈祥         明闻政
  甘露呈祥          向古
  甘露            王鏊
 露异部选句
 露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八十二卷

露异部总论

《王充·论衡》《讲瑞》

甘露,和气所生也。露无故而甘,和气独已至矣。和气至,甘露降,德洽而众瑞凑。案永平以来,讫于章和,甘露常降。

《是应》

儒曰:道至大者,日月精明,星辰不失其行,翔风起,甘露降。雨济而阴一者谓之甘雨,非谓雨水之味甘也。推此以论,甘露必谓其降下时,适润养万物,未必露味甘也。亦有露甘味如饴蜜者,俱太平之应,非养万物之甘露也。何以明之。案甘露如饴蜜者,著于树木,不著于五谷。彼露味不甘者,其下时,土地滋润流湿,万物洽沾濡漙。由此言之,《尔雅》且近得实。缘《尔雅》之言,验之于物,按味甘之露下著树木,察所著之树,不能茂于所不著之木。然今之甘露,殆异于《尔雅》之所谓甘露。欲验《尔雅》之甘露,以万物丰熟,灾害不生,此则甘露降下之验也。甘露下,是则醴泉矣。

露异部艺文一

《封禅颂》汉·司马相如

自我天覆,云之油油。甘露时雨,厥壤可游。滋液渗漉,何生不育。嘉谷六穗,我穑曷蓄。非唯雨之,又润泽之;非唯濡之,泛布濩之;万物熙熙,怀而慕思。名山显位,望君之来。君乎君乎,侯不迈哉。

《甘露讴》魏·曹植

元德洞幽,飞化上承。甘露以降,蜜淳冰凝。观阳弗晞,琼爵是承。献之帝朝,以明贾徵。

《谢赐甘露启》梁·沈约

约言左右,徐俨宣敕垂赐,法音寺松叶上甘露,臣往年经见,不过沾条而己。时或凝结,才若轻雾,未有玉聚珠联,光粲若是。实由积仁上通,冥德下降,故能委华霄极,雰被后彫。慈旨曲洽,颁此祥赉,不任欣荷,谨以启事谢以闻。

《甘露颂》北齐·邢卲

历选列辟,逖听前闻。三才易统,五运相君。皇极攸序,庶类以分。乃忠乃敬,或质或文。赫矣景命,蒸哉上圣。大德莫名,至道无竞。川停岳路,云临水镜。望日齐明,瞻天比映。
功深微禹,业隆作周。英华内积,文教外修。广轮四海,提封十洲。紫川北注,赤水南流。
宸居两楹,恭已万国。圣敬日跻,王猷允塞。礼有大成,乐无惭德。用天之道,顺帝之则。
政平民豫,岁稔时和。九功惟叙,九叙惟歌。风轮蹍汉,毛舟沈河。玉龟出沼,鸣凤在阿。
休徵屡动,感极回天。流甘委素,玉润冰鲜。蜜房下结,珠琲上悬。布濩林野,洒散旌旃。
日月已明,宇宙已廓。鼓缶成咏,挹水为乐。以为元黄,犹参沃若。取慰天壤,用忘沟壑。

《芳林园甘露颂》梁·神荐

福以德彰,庆沿业皎。矧兹嘉露,因祥特表。翻润星夕,流甘月晓。奇越彫氛,珍逾素鸟。至道伊融,大化期肇。惟此大化,实感天眷。降液丹墀,飞津绮殿。九服依风,八荒改面。敢述朦词,式旌舞忭。

《北齐为百官贺甘露表》隋·卢思道

窃以河荥洛变,授祉于勋华。元玉素鳞,降灵于汤武。其间微禽弱草,改状移形,夜宿朝云,星光动色,皆以照临下土,发挥帝载,千祀一致,隔代同符。伏惟陛下,上总天维,傍握河纪。持钦翼之小心,纂升平之大业。万灵翘首,应三台以西巡。两仪贞观,乘六气而东指。云卿既出,还闻百辟之歌。河清可俟,实得万人之叹。而上元乃顾,神物荐委,飞甘洒润,玉散珠连。昔魏明仙掌,竟无灵液。汉武金盘,空望云表。岂若神浆可挹,流珠九月之前。天酒自零,凝照三阶之下。斯实旷代祥符,前王罕遇。休矣,美矣。皇哉,唐哉。臣等并邀昌运,俱沐元造,骤闻秘祉,亟睹冥贶。振鳞抚翼,空驰鱼鸟之心。瘗玉编金,方待云亭之后。

《为皇太子贺甘露表》唐·崔融

臣某言,某至伏承,某月日,甘露降于金阙亭,肃奉休徵,不胜抃跃。中贺臣闻,五材并用。天地合而凝津,四序递来阴阳。和而洒润。望之成雪,若坠昆崙之山。尝之则甘,似降轩辕之国。伏惟天皇部元,气平泰阶,正圭表于都畿,考铜檐于宫室。荐河图而升洛范,日载祥云。过竹苑而憩芝台,宵零瑞液。尔其涂涂被物,滴滴流膏。承以玉杯,凌汉宫而擅美。献之琼爵,掩魏殿而称珍。可以致灵仙之寄,可以延帝王之寿。《孝经·援神契》未足叙其和平,《春秋·运斗枢》不能议其清浊。臣滥膺国本,多惭人望,仰宸游而不及。倍恋𢘆情,闻帝泽而先惊。庆深常位,无任喜抃之至。谨遣某官某,奉表陈贺以闻。

《甘露记》符载

大唐壬午岁,南阳张君宰,上元之二年,有甘露降于庭梧,瀼瀼霭霭者,如雨非雨者,数日。县大夫谦,不敢自道其美,胥徒洎邑之缁,黄幼艾以状闻于连帅,连帅表奏于天子,天子嘉之,优诏宠答,焕然光曜。癸未岁,复降于庭梧。夏四月,余自淮南罢去丞相府,将假以归,主人备劳饯之礼,遂盛于杯器,以示余。余取前箸以尝之,即薰喉淬齿,液不及咽,而腑脏涂然矣。辄自揣大化之精,而计之曰:夫天地无私也,至虚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若御物心诚,万人之气和,为祥云也,甘露也。或御物之心淫,万人之气冤,为繁霜也,苦雨也。动于此,形于彼,自开辟至于兹日,无他理矣。夫如是,张君之政,徭赋调欤,仓廪实欤,风俗厚欤,人民乐欤。不然,则何嘉祥元贶钟于邑也。如此繇是,言之二千石,至于六百石,主有上之教化,操生人之性命,正即为祯祥,邪即为妖沴,得不严心直志,静操理本,上答神明之旨乎。茂宰之时政也,张君名集,自某郡某里人也。其馀风猷义行,存乎碑颂,此不书。甲申岁十月一日记。

《甘露述》欧阳詹

甘露,述昭孝德也。贞元壬申岁,福州福唐县尉,清源莆田邑人,济南林公瓒太夫人终,公每一痛,至水浆不入口,或三日,或五日,内外羸惫,殆至殒灭。癸酉岁,将与先府君,修合葬之礼。公之于亲,事存既竭其力,送终思尽其勤。曰:含襚品章,则有王度,不敢越也。茔域固护,实在我功,当恳而行之。于是躬开坎室,自埏砖甓,与兄弟手攻肩负,以凿以筑,虽率情性,而无𠎝法度,不违曲礼,而有异常仪。载考礼文,而未之窆。春三月五日,忽异气自天氛氲下蒙,非云非烟,羃羃绵绵,綵耀光鲜,馨香馥然。起朝及暝,徘徊不散。先是,绕垄已栽松柏,洎曙枝叶间,遍悬露滴,其滴齐大如梧子。公奇之,与兄弟及乡人,时相慰者,而尝之,其味甘,异于人间之味。日渐高,不销不晞,转坚转明,莹然如珠,铿然玉声。如是者三日,睹者争取,或食或玩。噫,天冥冥,其间蓄灵。地陈陈,其间蓄神。灵无形,神无身,无形无言,无身无声,苟有可褒,以物而旌,苟无可褒,物不虚行。其德常,其物常,其德稀,其物稀。予闻甘露之说,莫觌甘露之实,其为稀也,不亦甚乎。今天为公而降,公之德,岂常德。与见,殊香起途,异彩相宣,凝结珠圆,光明月翻,况坚者哉。则其至诚所招,又多矣。予执吊礼,幸获而见。珍耸不足,遂为之述。

《五色露赋》白行简

惟上天之阴骘,至诚感通,灵液肇吉,能分五色之异,以候一时之出。祥风烁乎茂草,瑞景晞乎朝日。元黄错杂,缀玉树以相鲜。丹绀交辉,映金盘而乍失。既能偶圣以呈贶,宁有普天之不率飞液,花坞流光,蕙圃青荧,玉缀灿烂,珠吐露药。讶仙童捧来润石,疑女娲欲补花禽。拂著宛如陈宝之鸡,平野染成,焕若徐方之土。当其金乌戢耀,玉兔腾光,夜寂空知,警鹤寒轻,犹未为霜。徒想状天,酒类神浆,岂辨彰施而披棘,尤分杂错以沾裳。满林岭而霞駮,遍莓苔而锦章。自然郁为天祚,庆我皇唐,何必徵勒毕之言,以为国泰。验吉云之说,乃辨时康。加以风中煜爚,空际浮烁,缀瑶草以纷敷,泫庭柯而照灼。彼瀼瀼刺其感叹,此湛湛欢其宴乐。徒用兴其咏歌,曾何睹其交错。未若含瑞表德,耀彩逢时,乍绮分于彼,或星合于兹。为阴阳之纯粹,作花木之葳蕤。喜气度关,徒虚语耳荣光。出水曷足,方之是知。天降休祥,圣为明證。淡汪濊之仁泽,得文质之善称。天何言哉,国有感而善应。

《五色露赋》贾餗

露彩呈祥,厥状非一。表四方之具庆,故五色而俱出。间朱青以腾文,杂元黄而成质。则沐圣泽者,畴敢不祗。被湛恩者,罔有不率。大化式孚,瑞物斯睹。究其源兮则一,分其色兮惟五。暧空之际,若丽非烟之祥。润块之时,如启建侯之土。神化无方,至精宣光,且见凝夫渥彩,孰云晞以朝阳。虽有本于三危,三危不得不比。谅无当于五色,五色不得不彰。岂直超绛雪,掩元霜,空挹瀼瀼之灵气,酌湑湑之神浆。始也结以成形,自东方而转色。今也出于协庆,犹上天而降康。则知时在中和,何物不乐。超飞走而为瑞,与风雨而咸若。不资揭以金茎,宁假承于琼爵。鍊石初染,状娲皇之补天。鸳瓦才沾,类彩凤之巢阁。在汉武时,方朔陈词,涉吉云之异境,得五露之灵滋。曷若我后,统寰海之有截,应天地之无私。包众瑞之备矣,选列辟而观之。自然阴阳降祉,天人合应。吸沆瀣,延楚客之情,咏厌浥,动诗人之兴。若以彼而方此,曾不得侔色而揣称。

《五色露赋》王起

露表嘉瑞,国昭元吉。发五色以斯呈,掩百祥而非匹。辉光骇目,知泛滟之维新。变化殊姿,觉凄清之有失。若非泽无不被,化无不率,则何以感之于寥天,荥之于圣日。尔其寂历地表,希微天宇,无声而零,有色斯睹。始暧空而杂糅,俄泫草而周普。沾于衣也,皆成黼黻之衣。润于土焉,更谓苴茅之土。且其白能受采,朱则孔阳。青映苔而转丽,元点漆而有光。既炫耀于众彩,终错杂于中黄。傥在琉璃味无,沗于甘醴如浮。葭菼色讵,变于凝霜。何湑兮之膏润,有焕乎之文章。固可以扶寿而愈疾,俗泰而时康。徒观夫泥泥未晞,瀼瀼既落。珠彩点缀,日华照灼。无烦勒毕之求,方成曼倩之乐。散东陵之上,乍混其瓜。洒西山之中,更迷其檗。其凝厌浥,其布葳蕤。鹤将警而未测,蝉欲饮而犹疑。何绀雾而喻矣,何卿云而比之。则知坠露成文,休祥有證。实我后之冥感,掩前王之嘉应。

《五色露赋》袁兑

上帝宥密,露滋贶吉。青紫相宣,元黄间出。湛鲜辉以交透,涵润彩以争溢。摇泫泫于微风,散离离于初日。滴而成晕,宜警鹤之偏闻。感以无情,胜舞兽之能率。被万物之咸睹,表天心之以溥。识瑞气之非二,辨方来之自五。洗于石,如披娲后之文。遍于地,似割封侯之土。合德于唐,成金之黄。鸟晨散而翻坠,烟晴笼而转光。既桂成于重叶,亦珠缀于垂芒。契之斯来,我则调玉烛而后致。求之靡得,彼则耀金茎而莫量。是以其邦用昌,其人用康。诚可以为饮,不可以为霜。其离绚兮其浓,沃若遐文象。旁通绮错,状郊祀之琮璧。灿以芬敷,拟霄汉之云霓。焕乎萧索,固自天而同酒,谅不醉而可乐。其甘如饴,其凝如脂。苟叶于道,不常厥期。在春而众葩皆丽,或秋而群芜更滋。彼露瀼矣,我王则之。接荷光兮,渥蓂荚连。碧砌兮满阶,墀旁沾兮对龙。衮之彪炳芬映兮,逼鸾凤之葳蕤。始繁于天临之际,终晞于日旴之时。足使魏殿怀惭,汉宫非胜。多闻前后之仙术,岂逮吾君之响应。愿濡翰于攻文之徒,庶发挥于梦笔之兴。

《甘露颂》明·解缙

洪武年中,天子圣养老尊贤,崇孝敬,御手调金鼎鸾坡,赐近臣赓,歌洽四国。龙章宝翰尚如新,轩辕宝鼎咸陈迹。海晏河清在今日,永乐重华万国宾。继志述事崇明禋,亦知孝感由天造。歌咏宣章属缙绅,甘露降钟山阳丹。厓润灵草芳,金光玉缜粲。朝阳甘露降,降冶城琳宫满。玉砌盈琼林,琪树明华星。甘露降,降自天。天乳垂光五色鲜。仁惠膏流通上元,潜灵厌浥敷纷纷。饴蜜甘,脂肪白,竹苇瀼,丽松柏。天启神明昭圣德,万岁万岁蒙圣泽。

《甘露赋》〈有序〉杨士奇

臣闻:武备,国家不可一日忽忘者也。自黄帝至于文武,数圣人皆以之安天下。《易》曰:除戎器,戒不虞。《书》曰:克诘尔戎兵。《诗》曰:以作六师。若《春秋礼》所载,讲武之法尤备。故武者,所以保民禦侮,安内攘外之大器也。洪惟皇帝陛下临御以来,薄海内外,咸归德化。尊卑大小,安分循义。耕食凿饮,朝恬夕嬉。陛下圣仁之心,宵旰惓惓,谓天下虽安,不可忘危,时虽无事,不可忘武。陛下此心,即隆古帝王忧勤惕厉之心,所以为国家生民,造太平无穷之福者也。夫有至仁之德者,必有至和之应。乃永乐十年十月丁丑,车驾狩于武冈之阳,讲武事也。先夕,甘露降兹山。戊辰,狩阳山,甘露复降。臣谨稽载籍,有曰:君治政平,甘露降。又曰:帝王恩及于物,顺于人而甘露降。又曰:圣王之德,上及太清,下及太宁,中及万灵,则膏露呈瑞。凡此,皆天地至和之应,陛下至仁之所致也。臣士奇,幸叨侍从,目睹盛事,心切忻怿。谨撰瑞应甘露,赋一首上进。赋曰:

圣人膺乾符,御九五,溥帝泽,肃皇度。弘德化于万方,明威令于率土。盛矣哉,治平之世,超汉唐而跻邃古也。惟皇圣德,同符舜禹,功愈大而愈恭,恒存戒于满假。肆服外以安内,兼修文而讲武。盖将奠斯民于衽席之安,而寿宗社于磐石之固也。于时寒霜既肃,孟冬维叙,百谷登场,三农毕务。顺上天之时令,考圣王之典故。将简阅于司徒,而狩田之爰举也。吉日丁丑,式启鸾辂,风伯警途,云师先御,左翼青龙,右卫白虎,前导后从,丹凤元武。千乘万骑,猋驰电骛。至夫天玺之东,武冈之阳,翠华于是而驻焉。粤兹山之先夕焕幄,殿其夙具,风清泠兮淑穆,月皎洁兮不雾。直氐北之一星,耿煌煌乎天乳。旦而视之,冈峦之表,松柏之树,已厌浥乎甘露矣。轻若霜凝,浓若雪积,散若玉屑,圆若珠缀。霏柯布条,比比而是。盖芳饴不足以儗其甘,醍醐不足以喻其味。于是六军惊异,欢贺拜跽。山呼谷应,天子万岁。天子于是更龙衮,乘飞黄,从造父,御王良。升高眺远,周览四方。纷营队其整列,森部伍之分张。震笳鼓兮遏云,凛戈戟兮飞霜。布储胥兮四合,渺罝网兮弥冈。乃有上公彻侯,材官骑士,分驰方攘,环驱迤靡,追奔载翔,曶霍迅驶。于是金狸玉兔,赤豹青兕,麋鹿獐麂,白雁文雉,仓皇怖慑,气夺魄褫。或跳踉而未已,或蒙茸其犹起。矢不虚发,一发五殪。槊不虚掷,应掷遄毙。巧捷妙,中辟翕,变态杀,获生絷。盖不可为数计矣。天子既嘉雄武之士,尤重三驱之义。乃下诏止焉。于是时也,物不穷杀,农不妨耕。将悦骋志,士乐获盈。群情快适,笑欢沸腾。天子于是命众撤营,旋驾都城。升金根之车,锵鸾和之声,揭日月之旗,扬析羽之旌。鸣铙叠鼓,条畅铿鍧,不亟不徐,雍容安行。历东华,登大廷,御黼扆,朝公卿。文武济济,介胄弁缨。以及海外遐裔,藩王陪臣,莫不舞蹈上寿,同声一情。皆以谓天子致勤武事,笃在保民。感至和之瑞,而兆国家生民,万亿年太平之庆也。猗欤盛哉,昔之子虚上林,羽猎长杨,驰骋浮词,以誇诩弋猎之乐,杀获之富,游观之奇,而其实无所取徵者。彼安知圣王至仁盛德,上契乎天心,天人协和,灵瑞骈应者乎。臣职词苑,躬睹嘉祥,稽首陈赋,继以诗章。诗曰:天子仁圣,保康兆民。民之允怀,皇天维亲。至和萃灵,嘉祥骈臻。介福穰穰,天子圣仁。又曰:明明天子,受福于天。德威所被,下竟八埏。内固外顺,宗社奠安。圣子神孙,于千万年。

露异部艺文二〈诗〉

《咏采甘露应诏》陈江总

祥露晓氛氲,上林朝晃朗。千行珠树出,万叶琼枝长。徐轮动仙驾,清宴留神赏。丹水波涛汎,黄山烟露上。风亭翠旆开,云殿朱弦响。徒知恩礼洽,自怜名实𤕤。

《应诏甘露诗》北齐·邢卲

膏露且渐洽,凝液汭旌旗。草木尽沾被,玉散复珠霏。谁谓穹昊远,道合若应机。

《尹相公京兆府中棠树降甘露诗》唐岑参


相国尹京兆,政成人不欺。甘露降府庭,上天表无私。非无他人家,岂少群木枝。被兹甘棠树,美掩召伯诗。漙漙甜如蜜,皛皛凝若脂。千柯玉光碎,万叶珠颗垂。昆崙何时来,庆云相逐飞。魏宫铜盘贮,汉帝金掌持。王泽布人和,精心动灵祇。君臣日同德,祯瑞方潜施。何术令大臣,感通能及兹。忽惊政化理,暗与神物期。却笑赵张辈,徒称古今稀。为君下天酒,曲檗将用时。

《甘露》宋·文彦博

天德冥应,仁泽载濡。其甘如醴,其凝若珠。云表潜结,
显英允敷。降于竹柏,永昭瑞图。

《甘露呈祥》明·闻政

袅袅晴丝春日迟,优游策蹇过黄陂。烟栖石径苔痕滑,云出松门山色奇。甘露当年曾降瑞,都人今日尚题诗。遐思仙掌铜人事,汉武英明亦近痴。

《甘露呈祥》向古

圣朝原不尚祥祯,甘露何由酿结成。自有民心流玉液,不劳仙掌置金茎。儿童饱啮黄农饭,长吏贪听社蜡笙。古道自然还国史,山山锄雨种香粳。

《甘露》王鏊

一树珑璁冻欲流,碎攒红玉上枝头。香分醽醁春谁酿,光映珊瑚夜未收。瑞谢仙人云外掌,恩沾暍者道旁喉。不知造化真何意,独凭栏杆玩未休。

露异部选句

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甘露被宇而下臻。
魏·曹植《魏德论》:元德洞幽,飞化上承。甘露以降,蜜淳冰凝。观阳弗晞,琼爵是承。献之帝朝,以明圣徵。宋·谢庄请《封禅表》:雕气降雰于宫榭,珍露呈味于禁林。
《南齐书·武帝本纪》:甘露凝晖于駉牧,神爵鶱翥于兰囿。
《梁书·武帝本纪》:义师初践,芳露凝甘。
《简文帝七励》:金船漾宝,银瓮呈甘。
《王筠开善寺碑》:熏风璚露,散馥流甘。
《陈徐陵傅大士碑》:四彻之中,𢘆泣甘露。六旬之内,常雨天酒。〈又〉孝义寺碑,明星皎皎,流半月之光,甘露团团,洒如饧之味。
《北周·庾信马射赋》:竹苇两草,共垂甘露。青赤二气,同为景星。
《隋书·乐志》:露甘泉白,云郁河清。
《宇文恺传》:天符地宝,吐醴飞甘。
《薛道衡老氏碑》:春泉如醴,出自京师。秋露凝甘,遍于行苇。
《宋晏殊两朝祥瑞赞序》:露饴云蔚,泉涌河清。
《玉海》:露坛凝紫,河宫湛碧。
唐张说诗:珠囊含瑞露,金镜抱迁轮。
王昌龄诗:万年甘露水晶盘。
殷璠诗:昨日钟山甘露降,玻璃满赐出宫瓢。
宋苏轼诗:瑞露酌天浆。

露异部纪事

《列子·殷汤篇》:师文鼓琴,将终,命宫而总四弦,则景风翔,庆云浮,甘露降,澧泉涌。
《诚斋杂记》:吴郡沈丰为零陵太守,到官一年,甘露降,五县流被林膏草木,时人歌之。
《水经注》:昌邑县东北有金城,城内有沇州刺史河东薛棠像碑,以郎中拜剡令,甘露降园。熹平四年,迁州。明年,甘露复降殿前树,从事冯巡、主簿华操等相与褒树,表勒棠政。
《汝南先贤传》:新蔡郑敬,都尉高懿厅前槐树有白露,类甘露。懿间掾属皆言是甘露。敬曰:明府德政未致,甘露,但树汁耳。懿不悦,称疾而去。
《后贤志》:犍为杨彭敬宗弟逵训宗,各以德行称。同察孝廉,彭比苏令,甘露降其县。
《晋书·五行志》:海西公太和中,百姓歌曰:青青御路杨,白马紫游缰。汝非皇太子,𨚗得甘露浆。识者曰:白者,金行。马者,国族。紫为夺正之色,明以紫间朱也。海西公寻废,其三子并非海西公之子,缢以马缰。死之明日,南方献甘露焉。
《宋书·符瑞志》:宋武帝居在丹徒,始生之夜,有甘露降于墓树。
《梁书·昭明太子传》:高祖大弘佛教,亲自讲说;太子亦崇信三宝,遍览众经。乃于宫内别立慧义殿,专为法集之所。招引名僧,谈论不绝。太子自立三谛、法身义,并有新意。普通元年四月,甘露降于慧义殿,咸以为至德所感焉。
《三国典略》:梁元帝初,甘露降荆州皂荚树。
《陈书·徐伯阳传》:伯阳徐司空侯安都府记室参军事,安都素闻其名,见之,降席为礼。甘露降乐游苑,诏赐安都,令伯阳为谢表,世祖览而奇之。
《北魏书·明元密皇后杜氏传》:初以良家子选入太子宫,有宠,生世祖。及太宗即位,拜贵嫔。泰常五年薨。世祖即位,追尊号谥。又立后庙于邺,刺史四时荐祀。以魏郡太后所生之邑,复其调役。后甘露降于庙庭。高宗时,相州刺史高闾表修后庙。
《崔光传》:光弟敬友,敬友子鸿,为散骑常侍领郎中。延昌三年,鸿以父忧解任,甘露降其庐前树。十一月,世宗以本官徵鸿。四年,复有甘露降其京兆宅庭树。《北齐书·邢卲传》:世宗幸晋阳,路中频有甘露之瑞,朝臣皆作《甘露颂》,尚书符令卲为之序。
《北史·阳休之传》:休之除中山太守。在郡三年,再致甘露之瑞。
《隋书·孝义传》:李德饶,性至孝,父母寝疾,辄终日不食,十旬不解衣。及丁忧,哀恸欧血数升。送葬之日,会仲冬积雪,行四十馀里,单缞徒跣,号踊几绝。后甘露降于庭树。
《唐书·崔元炜传》:元炜母亡,哀毁。甘露降庭树。
《裴敬彝传》:敬彝七岁能文章,性谨敏,宗族重之,号甘露顶。亲亡,自伤不得养,即穿圹为门,晨夕汛扫,庐墓左,喑默三十年,家人有所问,画文以对。会官改新道,出庐前,行旅见之,皆为流涕。有甘露降茔木,白兔驯扰,县令刊石记之。
《许法慎传》:法慎,沧州清池人。甫三岁,已有知。时母病,不饮乳,惨惨有忧色。或以珍饵诡悦之,辄不食,还以进母。后亲丧,常庐于茔,有甘露、嘉禾、灵芝、木连理、白兔之祥。
《大唐新语》:李逊为贝州刺史,甘露遍于庭中树。其邑人曰:美政所致,请以闻。逊谦退。
《唐书·独孤及传》:迁礼部员外郎,历濠、舒二州刺史。岁饥旱,邻郡庸亡什四以上,舒人独安。以治课加检校司封郎中,赐金紫。徙常州,甘露降其庭。
《旧唐书·文宗本纪》:太和九年十一月,李训、郑注谋诛内官,诈言金吾仗舍石榴树有甘露,请上观之。内官先至金吾仗,见幕下伏甲,遽扶帝辇入内,故训等败,流血涂地。京师大骇,旬日稍安。
《茅亭客话》:圣宋戊申岁,帝奉元符,礼行泰岳。是时雨露之恩,遍加率土,应天下,悉赐大酺。其年冬十月,知州枢密直学士任公中,正于衙南楼前,盛张妓乐杂戏,以宴耆老,遵诏旨也。大酺之盛,蜀民虽眉庞齿齯,未曾见之,可谓荣观尔。欢呼之声,倾动方隅。皆称往岁两陷盗贼,堕于涂炭,岂知今日遇文明主,作太平民,得观兹盛世耶。是岁冬十二月,甘露降于大圣慈寺、甘露寺、净众寺、金绳院、龙兴观、青羊宫、及衙廨内道院,凡八处。竹柏之上,自承天节日至二十日,逐夜连绵不止。叶无大小,悉皆周遍。士庶扶老携幼,奔驰于路,以盘盂承接尝饮之,甘如饴蜜。又里儒证《瑞应图》曰:夫甘露之降,王者尊贤尚齿,则竹柏受之。圣人作为道之休明,德动乾坤,而感者谓之瑞。其是之谓乎。
《天中记》:祥符九年十一月五日,赐玉清昭应宫甘露歌曰:名神浆,称天酒。考祥图兮嘉应之首,降仁寿兮零未央,观旧史兮太平之祥。
《宋史·彭乘传》:乘知普州。父卒,既葬,有甘露降于墓柏,人以为孝感。
《孝义列传》:罗居通益州,成都人。母死,庐墓三年,有甘露降坟树。
邓宗古,简州阳安人。父死,自培土为坟,庐其侧,晨夕号恸,甘露降于墓木。
郭义,兴化军人。早游太学,以操尚称。年四十馀,客钱塘,闻母丧,徒跣奔丧,每一恸辄呕血。家贫甚,故人有所馈不受,聚土为坟,手莳松竹而庐于其旁,甘露降于墓上。
《甲申杂记》:周仲元章作漕淮南,谓余曰:尝为衡阳宰。一日,邑云甘露降,视松竹间,光洁如珠。因取一枝示刘贡父。贡父曰:速弃之,此阴阳之戾气所成。其名爵饧,饮之令人致疾。古人盖有说焉。当求博识之君子,求甘露、爵饧之别。〈注〉《建康实录》陈末覆舟山,及蒋山松柏林,冬月常出木醴,后主以为甘露之瑞,俗呼为雀饧。
《谈渊》:翰林侍讲学士杜镐,博学有识。都城外有坟庄,一日若有甘露降,布林木,子侄辈惊喜,白于镐。镐味之,惨然不怿。子侄启请。镐曰:此非甘露,乃雀饧,大非佳兆。吾门其衰矣。踰年,镐薨,有八丧。
《明良录略》:宋濂擢翰林学士,时甘露屡降。上问灾祥之故,对曰:受命不于天,于其人;休符不于祥,于其仁。是以春秋不书祥,而记异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露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