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雷电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雷电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七十四卷目录

 雷电异部汇考一
  易经〈震卦〉
  诗经〈小雅十月〉
  汲冢周书〈时训解〉
  春秋繁露〈五行五事〉
  师旷占〈杂占〉
  京房易传〈雷电占〉
  易妖占〈冬雷占〉
  南齐书〈五行志〉
  杂兵书〈军中雷电占〉
  田家五行〈论雷 论电〉
  观象玩占〈雷电总叙 占法〉
  管窥集要〈雷占〉
 雷电异部汇考二
  夏〈桀一则〉
  商〈武乙一则〉
  周〈成王一则 桓王一则 襄王一则〉
  秦〈始皇一则 二世一则〉
  汉〈惠帝一则 景帝二则 昭帝元凤一则 王莽始建国一则〉
  后汉〈光武帝建武一则 明帝永平一则 和帝元兴一则 殇帝延平一则 安帝永初二则 元初四则 永宁一则 建光一则 延光一则 顺帝永和一则 桓帝建和一则 灵帝熹平一则 中平一则 献帝初平二则〉
  魏〈明帝景初一则〉
  吴〈大帝赤乌一则 废帝建兴一则 永安二则〉
  晋〈武帝太康三则 惠帝永康一则 太安一则 永兴一则 怀帝永嘉一则 悯帝建兴一则 元帝太兴一则 永昌一则 明帝太宁一则 成帝咸和三则 穆帝永和一则 升平二则 孝武帝太元五则 安帝隆安一则 元兴一则 义熙四则〉
  宋〈文帝元嘉十则 前废帝景和一则 明帝泰始四则 后废帝元徽一则 顺帝升明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三则 武帝永明八则〉
  梁〈武帝天监三则 中大通一则〉
  陈〈武帝永定一则 宣帝太建五则〉
  北魏〈太祖天赐一则 世祖神麚一则 太延二则 显祖皇兴二则 高祖太和三则〉
  北齐〈后主武平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中宗嗣圣三则 睿宗延和一则 元宗开元四则 代宗永泰一则 大历一则 德宗建中二则 贞元三则 宪宗元和一则 穆宗长庆二则 文宗太和一则 武宗会昌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乾符一则 昭宗乾宁一则 昭宣帝天祐一则〉
  辽〈太宗天显一则 景宗乾亨一则〉

庶徵典第七十四卷

雷电异部汇考一

《易经》《震卦》

象曰:荐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程传〉雷重仍,则威益盛。君子观荐雷威震之象,以恐惧自修饬循,省也。君子畏天之威,则修正其身,思省其过,咎而改之。

《诗经》《小雅·十月》

煜煜震电,不宁不令。
〈朱注〉煜煜电光貌,十月而雷电,亦灾异之甚者。

《汲冢周书》《时训解》

春分又五日,雷乃发声。雷不发声,诸侯无民。
秋分之日,雷始收声。雷不收声,诸侯淫佚。
春分又五日,始电。不电,君无威震。

《春秋繁露》《五行五事》

王者言不从,则金不从革,而秋多霹雳,霹雳者,金气,其音商也,故应之以霹雳。王者视不明,则火不炎上,而秋多电,电者,火气也,其音徵也,故应之以电。

《师旷占》《杂占》

春雨初起,其音恪恪,霹雳者,所谓雄雷、旱气也。其鸣依依,音不大,霹雳者,谓之雌雷、水气也。
春分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中,其所住者,兵起。其上无云而雷,名曰:天狗行。不出三年,其国亡。
初雷从金门起,上旬旱下出熟。一曰:岁中,兵革起。

《京房易传》《雷电占》

当雷不雷,阳德弱也。
雷电杀人,何雷。天拒难折冲之臣也,君承用节度,即雷以节暴。暴人威福,则雷电杀人。

《易妖占》《冬雷占》

天冬雷,地必震,教令挠,则冬雷,民饥。《南齐书》《五行志》
《传》曰:雷于天地为长子,以其首长万物,与之出入。故雷出万物出,雷入万物入。夫雷者,人君之象,入则除害,出则兴利。雷之微气以正月出,其有声者以二月出,以八月入,其馀微者以九月入。冬三月雷无出者;若是阳不闭阴,则出涉危难而害万物也。
《传》曰:雷电所击,盖所感也。皆心思有尤之所致也。

《杂兵书》《军中雷电占》

雷、电、霹、雳破军中树木屋舍者,徙去。吉也。雷、电、风,所从来不可逆而相代,宜慎之也。

《田家五行》《论雷》

谚云:未雨先雷,船去步来,主无雨。谚云:当头雷,无雨。卯前雷,有雨。凡雷声向烈者,雨阵。虽大而易过,雷声殷殷然向者,卒不晴。雷初发声微和者,岁内吉。猛烈者,凶。甲子,日,尤吉。雪中有雷,主阴雨百日,方晴。东州人云:一夜起雷,三日雨。言雷自夜起,必连阴。

《论电》

夏秋之间,夜晴而见远电,俗谓之热闪,在南,主久晴;在北,主便雨。谚云:南闪千年,北闪眼前。北闪,俗谓之北辰闪,主雨立至。谚云:北辰三夜,无雨。大怪言,必有大风雨也。

《观象玩占》《雷电总叙》

《春秋繁露》曰:霹雳者,金气也。一云:霹雳振物也。《释名》曰:霹雳折也。所历皆破折震战也,所击辄破若攻也。京房曰:霆者,金之馀气也。金者,内鉴而外冥。
电阳精之发见也。先电而后雷随之者,阳胜阴也。正雷先鸣而后电者,阴胜阳也。其占为人君失德,戚臣将起电,色黄,有雹,色赤白,有大风。

《占法》

凡雷声初发和雅,其岁善雷声激烈,岁恶人灾。京房占曰:雷起乾人多病,国安起坎,多雨起,艮禾好枲,长五谷贱起,震谷暴贵,其岁丰棺木贵,起巽雨雹,伤五谷。一曰:虫生霜,早降起,离夏旱,火灾起,坤虫伤,谷起兑金铁贵。
开元占曰:雷发声于坎,多水于艮,山崩于震多,气于巽大风于离,旱于坤土工,兴于兑兵起于乾〈阙〉。天镜占曰:春雷起于东方,五谷皆熟,夜雷半熟,起南方岁小旱,夜大旱谷倍贵,禾不成起,西方谷半熟。一曰:其野有暴贵,牛羊大灾,夜雷五谷虫起北方,海溢山涌,五榖不成,夜雷大水起,西北牛马,疫民流,夜雷大旱。
八魁日有疾,雷大战,大风起,有急令,八魁日者,春己巳。丁丑,夏;壬戌、甲午,秋;己丑、丁未,冬。戊寅、壬辰,是也。一曰:秋己亥。
夜半雷一闻声,或有电无雷,皆主人君绝命。
雷击贵人之殿,小人持政地削君,亡不出六年,雷击、宗庙、君死国亡。
天无云,若有大声,如雷一声,谓之天鼓,其地兵起。营上雷鸣一声止,使命至城邑上,有声如雷,有兵争兵发之日,有雷鸣一声,不宜进战。
军行或对敌有雷,从我军上,入彼军中战,大胜,从彼军来我军中大败。
军帐上忽有震雷一声,宜搜奸伏。
霹雳大风雨,发屋折木,小人在位,贤人走出一日,大风非常,霹雳,君用谗言杀人。
霹雳击宫殿,《春秋合诚图》曰:女工急春秋。潜潭巴曰:臣下有谋。天镜曰:霹雳击宫殿,大夫谋逆。不出五年,兵起流血。
霹雳击宗庙。是谓天戒人君暴亡。不出八年,削地夺国。
军中有霹雳,士卒叛。
凡无云而霆人,君以暴罚也。
霆中天而见人,君自以为明也。
霆如交蛇光明而上者,人君行明而直也。
霆正赤下至地复上者,人君好听谗言也。
霆东西南北,皆有人君行役,不避四时也。
霆正黄而光泽,人君行明也。
霆直而长明者,人君微行人不知之。
雾而霆人君,默行事,不得实也。
霆瞬瞬晖晖,人君实不知,而自明也。
霆或无云而以昏数见者,人君以微言而害人也。一曰:默言。
霆如蛇曲明,久而后止者,人君行不明莫以为是也。天阴不雨但为霆者,人君阴行欲以求事实也。霆而无雷,君绝命雷既息,或未雷不雨,而发乎潭洞溪壑之中,青龙所为也。不占。雷先鸣而后电,执法之人贪利。
电如聚火,而徙人君,绝命。
电光昼夜煠煠,三日以上不止,其发处兵破。
雾而电,人君默行,不得实,天下多冤。
电从日边向月,人多死怖。
大电光绕北斗,枢星照郊野,天孕圣人。
《管窥辑要》《雷占》
凡雷出以二月收以八月,若发于当出之,先当收之后,皆为非时,刑赏失当之,所致也。以所鸣。日时,占其灾咎。
子日,有谗臣在君侧,又为盗贼,为水,为兵,为死丧,哭泣事。
丑日,相易天子,有动兵大出。
寅日,外兵起后宫不安有妖言人灾大水河津不通天下多恶风。
卯日,王者不安,将相易,兵马动,后宫有变。
辰日,兵起天下不安,有失土库,兵出农人忧。
巳日,蛮夷兵动,吴楚不安,兵车动。
午日,王者过侈,淫乐无度,又为火灾,宗庙有变事。未日,有大水,有巫蛊咒诅,大臣受诛,失库藏火灾,有兵疫马死,财宝出,天下多死人。
申日,兵起将灾,虎狼为害。
酉日,有远使西戎,燕赵有边兵,动道路多艰。
戌日,王者迁居宫室,土木之工,兴有火灾,仓粟出,人饥。
亥日,风雨不节,大寒杀物,大水兵起。
凡非时而雷,当有兵发于所起之方,而之其所往之方,若有风从之,则兵胜,风逆有战。京房曰:天冬雷地必震。又曰:教令扰蛰虫出行,雷声连日不止。谓之失信,人君号令,不常民多忧怨。
凡雷先发而后电者,阴胜阳也。其占为人君,失德贼,臣将起。
凡雷发非时,大臣专政,女主擅权,人君失政,贼臣将起。《传》曰:雷者,阴阳和合,震动万物,春分发,秋分藏,非时而鸣,军破国殃非时而发在子,日君侧有谗臣,盗起,有水灾死丧哭泣事。丑日,将相不安,兵出外。丑,金库震动之兵必出也。寅日,边兵起,有妖惑众津梁不通,有谗臣,后宫不安,其所发之地兵灾。卯日,天子宫中不安,大臣灾万物不成。辰日,兵起,天子忧,失地,有水灾。巳日,蛮夷兵动,其地有兵饥。午日,王者宴乐无度,其地有火灾,有死丧。未日,有大水,有咒诅事,大臣诛,库藏有火,其国有死君,兵疫。申日,地动将军有忧。酉日,燕赵有兵起,边兵动。戌日,土工兴戌为楼台,又为火库,有火灾,宫舍迁动,仓粟出。亥日,有大火,水寒杀物兵起,亥为六阴之极,故为水,为寒。亥位在乾,故为兵起。〈十二支日非时雷发占与前参玩〉
凡遇启蛰而不雷,政弛臣慢,国势将危。一曰:当雷不雷,君弱臣强。
二月,雷不鸣,百果不实,小儿多死。
三月,雷不鸣,秋多盗贼。
四月,雷不鸣,君令不行,臣专政。
五月,雷不鸣,大臣卒,五谷减半。
六月,雷不鸣,蝗虫生,民不安。
夏三月,不闻雷,五谷不成,人疾病。
春正月,雷民不炊,为丧,为疫,应在所发之方。一曰:王者,举事不时。
秋,雷大鸣,五谷不实。谚曰:秋雷碌碌,有稻无谷。七月,雷吼有急令。
冬,雷震,动万物。不成,虫不藏,兵起,山崩所当之乡,骸骨盈野,夜雷尤甚。
冬至日,雷,天下大兵盗贼横行,雷雨大作,不出五年,国亡。凡雷冬起者,阳气不藏也。以雷鸣之日,知何方,亦曰:各以其辰为方。
春雷不发,冬雷不藏,兵起国亡。
凡雷而不雨,人君举事,无益于民,有风则令行,无风则令不行。一曰:上下不和,则雷而不雨。
雷先鸣而后电,执法者贪苛也。雷而不电王者,举事不明。
雷或霹雳而无风雨者,刚柔不均,激气并作,君臣忿争,恶令暴出。
庚午,日有雷。其月,有兵。
雷震地裂,大臣专恣,士庶分离,国败亡。
雷声格格,雨下籍籍,人君无施,百姓侮之。
雷声连延不绝,人君行令不合于民,民不知畏,号令不行。
雷声或东或西或南或北,君令无恒,民不知法,大乱将起。
春三月甲子、乙丑、戊寅、辛卯、戊午之日,有雷击物,且有兵,大雷大兵。
春夏甲子、丙寅、戊子,兵起,期不出三日。夏三月甲子、乙丑、戊寅、辛卯之日,有疾风大雷,有军在外,大战城坏,无兵兵起。一曰:春甲子、己丑、戊寅、己卯、戊午,夏甲子、己丑、戊寅。
春,己丑、丁丑,夏甲午、壬戌、己亥、丁未,冬甲寅。又曰:春戊寅,夏戊申,冬戊子,日不雨而有雷电,其声所及,有死将流血。
秋,庚午,日雷其地,兵起不出一月。
秋三月,冬三月,雷鸣兵起,客利主人不利。
凡甲子,大雷,不出其月兵起。
庚子,日大雷,不出一月,有恶令,亦为兵起。
戊子,日雷鸣三日,不止,其下大战。
不雨而雷,外兵归内,兵起。
凡占雷初起天门,人安初起,水门流水,滂沱初起,土门,五谷贱,枲长一云,多疾病,初起木门,棺木贵。一云:榖贵。初起风门,五谷伤,有暴霜。一云:多雪,初起火门。夏旱,虫蝗攒,五谷初起,金门铜铁,贵初起鬼门,人多病死。一云:禾稼好,坎为水门,艮为鬼门,震为木门,巽为风门,离为火门,坤为土门,兑为金门,乾为天门。雷击郡县,下人有谋。
雷击,宫庭中人,大夫谋逆,不出五年,交兵流血。雷击,贵人屋,佞人持政,不出一年,大兵大水,六年国亡。
雷击,贵人从车马,人君惑于佞。
立冬,雷发声,秋籴贵。
雷声霹雳,蛟龙见,国有贤士。
雷霹雳,大风而发,屋折木,小人在位,贤人在野,霹雳杀人,君听谗佞,以杀忠良。
凡军营中,雷电霹雳击树木屋舍,吹沙走石,赏赐军士,急移之不去败。
军在外天,雷震动,将军兵士,悉衣甲执刃,上弓,皆以敬天之威,天助之。
军将交战而雷电风雨。占:其来处不可逆战,固守定而攻之。
雷霹雳声下,军中士卒叛。
军上雷多者,其军必胜。一曰:雷雨,军中尤甚者,将战无功。
不雨而电,光所及,兵将为血。

雷电异部汇考二

桀之时,雷霆杀人。
《史记·夏本纪》不载。 按《通志》云云。
商武乙出畋河渭之间,暴雷震死。
《史记·殷本纪》: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仰而射之,命之曰射天。武乙猎于河渭之间,暴雷,震死。

成王三年秋,大雷电。
《书经》:金縢武王既丧,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于国曰:公将不利于孺子。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我无以告我先王。周公居东二年,则罪人斯得。于后,公乃为诗以贻王,名之曰鸱鸮。王亦未敢诮公。秋大熟,未穫。天大雷电以风,禾尽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与大夫尽弁,以启金縢之书,乃得周公所自以为功,代武王之说。二公及王,乃问诸史,及百执事,对曰:信,噫。公命我勿敢言。王执书以泣,曰:其勿穆卜,昔公勤劳王家,惟予冲人弗及知,今天动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新逆,我国家礼亦宜之。王出郊,天乃雨,反风,禾则尽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尽起而筑之,岁则大熟。
桓王六年三月,大雨震电。
《春秋》:鲁隐公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电。庚辰,大雨雪。
《汉书·五行志》:大雨,雨水也;震,雷也。刘歆以为三月癸酉,于历数春分后一日,始震电之时也,当雨,而不当大雨。大雨,常雨之罚也。于始震电八日之间而大雨雪,常寒之罚也。刘向以为周三月,今正月也,当雨水,雪杂雨,雷电未可以发也。既已发也,则雪不当复降。皆失节,故谓之异。于易,雷以二月出,其卦曰豫,言万物随雷出地,皆逸豫也。以八月入,其卦曰归妹,言雷复归。入地则孕毓根核,〈师古曰核亦荄字也〉保藏蛰虫,避盛阴之害;出地则养长华实,发扬隐伏,宣盛阳之德。入能除害,出能兴利,人君之象也。是时,隐以弟桓幼,入而摄立。公子翚见隐居位已久,劝之遂立。隐既不许,翚惧而易其辞,遂与桓共杀隐。天见其将然,故正月大雨水而雷电。是阳不闭阴,出涉危难而害万物。天戒若曰,为君失时,贼弟佞臣将作乱矣。后八日大雨雪,阴见间隙而胜阳,篡杀之祸将成也。公不寤。后三年而杀。
襄王八年,震鲁夷伯之庙。
《春秋》:鲁僖公十有五年秋九月己卯晦,震夷伯之庙。
《汉书·五行志》:刘向以为晦,暝也;震,雷也。夷伯,世大夫,正昼雷,其庙独冥。天戒若曰,勿使大夫世官,将专事暝晦。明年,公子季友卒,果世官,政在季氏。董仲舒以为夷伯,季氏之孚也,陪臣不当有庙。震者雷也,晦暝,雷击其庙,明当绝去僭差之类也。向又以为此皆所谓夜妖者也。刘歆以为春秋及朔言朔,及晦言晦,人道所不及,则天震之。展氏有隐慝,故天加诛于其祖夷伯之庙以谴告之也。

始皇五年冬,雷。
《史记·秦始皇本纪》云云。
二世元年,天无云而雷。
《汉书·五行志》:秦二世元年,天无云而雷。刘向以为雷当托于云,犹君托于臣,阴阳之合也。二世不恤天下,万民有怨畔之心。是岁陈胜起,天下畔,赵高作乱,秦遂以亡。一曰,易震为雷,貌不恭也。

惠帝五年冬十月,雷。
《汉书·惠帝本纪》云云。
景帝六年冬十二月,雷,霖雨。
《史记·景帝本纪》云云。
后三年十二月晦,雷。
《史记·景帝本纪》云云。
昭帝元凤五年冬十一月,大雷。
《汉书·昭帝本纪》云云。
王莽始建国二年十二月,雷。
《汉书·王莽传》云云。

后汉

光武建武十年,辽东冬雷草木寔。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 按《古今注》云云。
明帝永平七年十月丙子,越巂雷。
《后汉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古今注》云云。
和帝元兴元年,冬雷。
《后汉书·和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兴元年十一月壬午,郡国四冬雷。是时皇子数不遂,皆隐之民间。是岁,宫车晏驾,殇帝生百馀日,立以为君;帝兄有疾,封为平原王,卒,皆夭无嗣。
殇帝延平元年九月乙亥,陈留雷,有石陨地四。
《后汉书·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安帝永初六年,冬雷。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初六年十月丙戌,郡六冬雷。〈注〉京房占曰:天冬雷,地必震。又曰:教令扰。又曰:雷以十一月起黄钟。二月大声,八月阖藏,此以春夏,杀无辜不须冬刑致灾,蛰虫出行,不救之则冬温风,以其来年,疾病其救也。恤幼孤振,不足议狱,刑贳谪罚灾则消矣。永初七年十月戊子,郡国三冬雷。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初元年十月癸巳,郡国三冬雷。
元初三年十月辛亥,汝南、乐浪冬雷。
元初四年十月辛酉,郡国五冬雷。
元初六年十月丙午,郡国五冬雷。
按以上《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永宁元年十月,郡国七冬雷。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建光元年十月,郡国七冬雷。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延光四年,冬雷。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延光四年,郡国十九冬雷。是时太后摄政,上无所与。太后既崩,阿母王圣及皇后兄阎显兄弟更秉威权,上遂不亲万机,从容宽仁任臣下。〈注〉京房占曰:天冬雷,地必震。安帝时,郡国连年地震。
顺帝永和四年四月戊午,雷震击高庙、世祖庙外槐树。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 按《古今注》云云。
桓帝建和三年,雷震宪陵。
《后汉书·桓帝本纪》:建和三年六月乙卯,雷震宪陵寝屋。 按《五行志》:先是梁太后听兄冀枉杀李固、杜乔。
灵帝熹平六年冬十月,东莱大雷。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中平四年十二月晦,雨水,大雷震,电。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献帝初平三年五月丙申,无云而雷。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初平四年,无云而雷。
《后汉书·献帝本纪》:初平四年夏五月癸酉,无云而雷。

明帝景初元年,洛阳雷震。
《魏志·明帝本纪》不载。 按《宋书·五行志》:魏明帝景初中,洛阳城东桥、洛水浮桥垣楹,同日三处俱震;寻又震城上侯风木飞乌。时劳役大起,帝寻晏驾。

大帝赤乌八年,雷击吴宫门及南津大桥。
《吴志·孙权传》:赤乌八年夏,雷霆犯宫门柱,又击南津大桥楹。
废帝建兴元年,大风震电。
《宋书·五行志》:孙亮建兴元年十二月朔,大风震电;是月又雷雨。亮终废。
永安二年春正月,震电。
《吴志·孙休传》云云。
永安五年,大震雷。
《吴志·孙休传》:永安五年八月壬午,大雨震电,水泉涌溢。

武帝太康六年十二月甲申朔,淮南郡震电。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太康七年十二月己亥,毗陵雷电,南沙司盐都尉戴亮以闻。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太康八年三月乙丑,临商观震。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惠帝永康元年六月癸卯,震崇阳陵标。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标破为七十片。是时,贾后陷害鼎辅,宠树私戚,与汉桓帝时震宪陵同事也。后终诛灭。
太安二年八月庚午,无云而雷。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永兴二年十月丁丑,雷震。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怀帝永嘉四年十月,震电。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悯帝建兴元年,大雨震电。
《晋书·悯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兴元年十一月戊午,会稽大雨震电。己巳夜,赤气曜于西北。是夕,大雨震电。庚午,大雪。按刘向说,雷以二月出,八月入。今此月震电者,阳不闭藏也。既发泄而明日便大雪,皆失节之异也。是时,刘载僭号平阳,李雄称制于蜀,九州幅裂,西京孤微,为君失时之象。赤气,赤祥也。
元帝太兴元年,暴雨雷电。
《晋书·元帝本纪》:太兴元年十一月乙卯,暴雨雷电。庚申,诏曰:朕以寡德,纂承洪绪,上不能调和阴阳,下不能济育群生,灾异屡兴,咎徵仍见。壬子、乙卯,雷震暴雨,盖天灾谴诫,所以彰朕之不德也。群公卿士,其各上封事,具陈得失,无有所讳,将亲览焉。
永昌二年七月庚子朔,雷震太极殿柱。十二月,会稽、吴郡雷震电。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明帝太宁元年,震太极殿。
《晋书·明帝本纪》:太宁元年秋七月景子朔,震太极殿柱。
成帝咸和元年十月己巳,会稽郡大雨震电。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咸和三年,雷破屋柱杀人,立冬雷电。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六月辛卯,临海大雷,破郡府内小屋柱十枚,杀人。九月二日壬午立冬,会稽雷电。
咸和四年十一月,吴郡、会稽又震电。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穆帝永和七年冬十月,雷雨震电。
《晋书·穆帝本纪》云云。
升平元年十一月,雷。
《晋书·穆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升平元年十一月庚戌,雷。乙丑,又雷。
升平五年十月庚午,雷发东南方。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孝武帝太元三年三月乙丑,雷雨。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五年,雷震含章殿。
《晋书·孝武帝本纪》:太元五年六月甲寅,雷震含章殿四柱,并杀内侍二人。太元七年冬十月景子,雷。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十年十二月,雷声在南方。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太元十四年七月甲寅,雷震,烧宣阳门西柱。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安帝隆安二年九月壬辰,雷雨。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兴三年,雷震永安皇后仪导。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兴三年,永安皇后至自巴陵,将设仪导入宫,天雷震,人马各一俱殪焉。
义熙四年十一月,雷。
《晋书·安帝本纪》:四年十一月癸丑,雷。 按《五行志》:义熙四年十一月辛卯朔,西北方疾风发。癸丑,雷。义熙五年夏六月景寅,震于太庙。
《晋书·安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五年六月景寅,雷震太庙,破东䲭尾,彻柱,又震太子西池合堂。是时,帝不亲蒸尝,故天震之,明简宗庙也。西池是明帝为太子时所造次,故号太子池。及安帝多病,患无嗣,故天震之,明无后也。〈按《五行志》六月震太庙事接于四年十一月之后,今照《本纪》改正于
五年下

义熙六年正月,雷,雪。五月,震太庙。十二月,雷。
《晋书·安帝本纪》:义熙六年夏五月景寅,震太庙䲭尾。 按《五行志》:六年正月景寅,雷,又雪。十二月壬辰,大雷。
义熙九年十一月甲戌,雷。乙亥,又雷。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文帝元嘉四年十一月癸丑,雷。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五年六月丙寅,震太庙,破东鸱尾,彻壁柱。按《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六年正月丙寅,雷且雪。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七年二月,雪且雷。十月,雷。
《南史·文帝本纪》:七年春二月壬戌,雪且雷。
《宋书·五行志》:七年十月丙子,雷。
元嘉八年十二月庚辰,雷。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九年十一月甲戌,雷且雪。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十四年,震初宁陵。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四年,雷震初宁陵中标,四破至地。十七年,废大将军彭城王义康。骨肉相害,自此始也。
元嘉二十年冬,雷。
《南史·宋文帝本纪》:元嘉二十年十月,雷。
元嘉二十一月冬,雷。
《南史·宋文帝本纪》:元嘉二十一年冬十月丙子,雷且电。
元嘉二十九年,雷且雪。
《南史·宋文帝本纪》:元嘉二十九年二月乙卯,雷且雪。
前废帝景和元年九月甲午,雷震。
《宋书·前废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明帝泰始二年九月辛巳,雷震。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泰始四年十月辛卯,雷震。十一月癸卯朔,雷复震。按《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泰始五年十一月乙巳,雷震。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泰始六年十一月庚午,雷。
《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后废帝元徽三年九月戊戌,雷。丁未,复雷。戊午,雷震。十月辛未,雷。甲戌,又雷。
《宋书·后废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顺帝升明三年二月丙申,震建阳门。
《宋书·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南齐

高帝建元元年十月,雷电。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元元年十月壬午,夜电光,因雷鸣。十月庚戌,电光,有顷雷鸣,久而止。
建元二年闰六月丙戌,戊夜震电。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建元四年,雷震安昌殿。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五月五日,雨雹闇都,雷震于乐游安昌殿,电火焚荡尽。
武帝永明元年冬,雷。
《南史·齐武帝本纪》:永明元年十一月己卯,雷。永明五年正月,雷。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正月戊申,夜西北雷声。
永明六年十月,雷。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十月甲申,夜阴细雨,始闻雷鸣于西北上。
永明七年正月,雷。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七年正月甲子,夜阴,雷鸣西南坤宫,隆隆一声而止。
永明八年正月,雷又震保林寺。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八年正月庚戌,夜雷起坎宫水门,其音隆隆,一声而止。 又按《志》:八年四月六日,雷震会稽山阴恒山保林寺,刹上四破,电火烧塔,下佛面窗户不异也。
永明九年二月,雷电。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二月丙子,西北有电光,因闻雷声隆隆,仍续十声而止。永明十年,春冬俱雷。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年二月庚戌,夜南方有电光,因闻雷声隆隆相续,丁亥止。十月庚子,雷电起西北。十一月丁丑,西南有光,因闻雷声隐隐,再声而止。西南坤户。十二月甲申,阴雨,有电光,因闻西南及西北上雷鸣,频续三声。丙申,夜闻西北上雷频续二声。辛亥,雷雨。
永明十一年三月,雷震竟陵王子良东斋,又雷震东南门。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一年三月,震于东斋,栋崩。左右密欲治缮,竟陵王子良曰:此岂可治。留之志吾过,且旌天之爱我也。明年,子良薨。又按《志》:永明中,雷震东宫南门,无所伤毁,杀食官一人。

武帝天监二年冬,雷。
《南史·梁武帝本纪》:天监二年十一月乙卯,雷电大雨晦。
天监四年冬,无云而雷。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四年十一月甲午,天晴明,西南有电光,闪如雷声三。
《隋书·五行志》:天监四年十一月,天晴朗,西南有电光,有雷声二。《易》曰:鼓之以雷霆。霆近鼓妖。《洪范五行传》曰:雷霆托于云,犹君之托于人也。君不恤于天下,故兆人有怨叛之心。是岁,交州刺史李凯举兵反。天监十三年,震于西南。
《南史·梁武帝本纪》:天监十三年春二月庚辰朔,震于西南,天如裂。
中大通六年冬,有雷声。
《南史·梁武帝本纪》:中大通六年十二月丙午,西南有雷声二。 按《五行志》:中大通六年十二月,西南有声如雷。其年,北梁州刺史兰钦举兵反。

武帝永定二年,大雷。
《陈书·高祖本纪》:永定二年八月癸未,大雷。
宣帝太建二年十二月癸巳,雷。
《南史·宣帝本纪》云云。
《隋书·五行志》:太建二年十二月,西北有声如雷。其年,湘州刺史华皎举兵反。
太建九年,雷震万安陵华表及慧日寺刹。
《南史·陈宣帝本纪》:太建九年秋七月庚辰,大雨,震万安陵华表。己丑,震慧日寺刹及瓦官寺重门,一女子震死。
《隋书·五行志》:太建九年七月,大雨,震万安陵华表,又震慧日寺刹,瓦官寺重閤门下一女子震死。京房《易飞候》曰:雷雨霹雳丘陵者,逆先人令,为火杀人者,人君用谗言杀正人。时蔡景历以奸邪任用,右仆射陆缮以谗毁获谴,发病而死。
太建十年,大雷震。
《南史·陈宣帝本纪》:太建十年三月辛未,震武库。六月丁卯,大雨,震太皇寺刹、庄严寺露盘、重阳阁东楼、千秋门内槐树及鸿胪府门。
《隋书·五行志》:十年三月,震武库。时帝好兵,频年北伐,内外虚竭,将士劳敝。既克淮南,又进图彭、汴,毛喜切谏,不纳。由是吴明彻诸军皆没,遂失淮南之地。武库者,兵器之所聚也,而震之,天戒若曰,宜戢兵以安百姓。帝不悟,又大兴军旅,其年六月,又震太皇寺刹、庄严寺露盘、重阳阁东楼、鸿胪府门。太皇、庄严二寺,陈国奉佛之所,重阳阁每所游宴,鸿胪宾客礼仪之所在,而同岁震者,天戒若曰,国威已丧,不务修德,后必有恃佛道,耽宴乐,弃礼仪而亡国者。陈之君臣竟不悟。至后主之代,灾异屡起,惧而于太皇寺舍身为奴,以祈冥助,不恤国政,耽酒色,弃礼法,不修邻好,以取败亡。太建十二年冬,雷。
《南史·陈宣帝本纪》:太建十二年冬十月癸丑,大雨,震电。
太建十三年,大雷震电。
《陈书·宣帝本纪》:太建十三年秋九月癸亥,大雷震电。

北魏

太祖天赐六年,雷震天安殿。
《魏书·太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天赐六年四月,震天安殿东序。帝恶之,令左校以冲车攻殿东西两序屋毁之。帝竟暴崩。
世祖神麚元年十月己酉,雨,雷电。
《魏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太延三年十月癸丑,雷。
太延四年十一月丁亥,雷。
按以上《魏书·世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显祖皇兴元年七月,东北无云而雷。
皇兴二年七月,东北有声如雷。十一月夜,震电。按以上《魏书·显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高祖太和三年五月,震东庙鸱尾。十一月庚戌,豫州雷。戊申,复大雷雨。
《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太和三年五月戊午,震东庙东中门屋南鸱尾。十一月庚戌,豫州雷雨。戊申,豫州大雷雨。
太和四年十月戊戌,雷。
太和七年十一月辛巳,幽州雷电,城内尽赤。
按以上《魏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灵徵志》云云。

北齐

后主武平元年夏,雷震丞相段孝先南门柱。
《北齐书·后主本纪》不载。 按《隋书·五行志》:武平元年夏,震丞相段孝先南门柱。京房《飞候》曰:震击贵臣门及屋者,不出三年,佞臣被诛。后岁,和士开被戮。

文帝开皇二十年,无云而雷。
《隋书·高祖本纪》:开皇二十年春二月丁丑,无云而雷。 按《五行志》:二十年,无云而雷。京房《易飞候》曰:国将易君,下人不静,小人先命。国凶,有兵甲。后数岁,帝崩,汉王谅举兵反,徙其党数十万家。

太宗贞观十一年,震乾元殿前槐树。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贞观十一年四月甲子,震乾元殿前槐树。震耀,天之威怒,以象杀戮;槐,古者三公所树也。
中宗嗣圣七年,〈即武后天授元年〉无云而雷。
《唐书·武后本纪》:天授元年九月,凤阁侍郎宗秦客检校内史。〈雷震事不载〉《旧唐书·五行志》:则天时,宗秦客以佞幸为内史,受命之日,无云而雷声震烈,未周岁而诛。
嗣圣十二年〈即武后證圣元年〉正月,雷。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證圣元年正月丁酉,雷。雷者阳声,出非其时,臣窃君柄之象。
嗣圣十二年,〈即武后长安四年〉大雷震。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长安四年五月丁亥,震雷,大风拔木,人有震死者。
睿宗延和元年,有震电入民家,地震裂。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延和元年六月,河南偃师县李材村有震电入民家,地震裂,阔丈馀,长十五里,深不可测,所裂处井厕相通,或冲冢墓,柩出平地无损。李,国姓也;震电,威刑之象;地,阴类也。
元宗开元十五年,雷震兴教门楼。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十五年七月,雷震兴教门楼两鸱吻,烧楼柱,良久乃灭。开元十七年四月五日,震电。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云云。开元十八年二月丙寅,雷震。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旧唐书·五行志》:十八年二月十八日,大雨雪,俄又雷震。
开元二十九年九月丁卯,大雨,雷。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代宗永泰元年,雷不以时出。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泰元年二月甲子夜,震雷。自是无雷,至六月甲申乃雷。
大历十年二月,雷火焚庄严寺。四月,雷震。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历十年四月甲申,雷震,大风拔木,人有震死者。
《旧唐书·五行志》:大历十年二月,庄严寺佛图灾。初有疾风,震电薄击,俄而火从佛图中出,寺僧数百人急救之,乃止。
德宗建中元年九月己卯,雷。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建中四年,大雨震电。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四月丙子,东都畿汝节度使哥舒曜攻李希烈,进军至颍桥,大雨震电,人不能言者十三四,马驴多死。
贞元四年,宣州雷震,异物堕地。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四年,宣州暴雨震电,有物堕地,猪首,手脚各有两指,执一赤斑蛇食之。逡巡,黑云合,不见。
贞元十四年五月己酉,始雷。
《唐书·德宗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十四年夏,至始雷。
贞元十七年,雷电而雪。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十七年二月十六夜,大雨,震雷且电。十九日,大雨雪而电。
宪宗元和十一年冬,雷。
《唐书·宪宗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云云。
穆宗长庆元年九月壬寅,京师雷电。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五行志》云云。长庆二年,大风,震电。
《唐书·穆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长庆二年六月乙丑,大风震电,落太庙䲭尾,破御史台树。
文宗太和八年,震定陵台。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和八年三月辛酉,定陵台大雨,震,庑下地裂二十有六步。占曰:士庶分离,大臣专恣,不救大败。
武宗会昌三年五月甲午,始雷。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懿宗咸通四年十二月,震雷。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僖宗乾符二年十一月,震电。
《唐书·僖宗本纪》云云。
昭宗乾宁四年,震雷,有石陨。
《唐书·昭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乾宁四年,李茂贞遣将符道昭攻成都,至广汉,震雷,有石陨于帐前。
昭宣帝天祐三年冬,雷。
《唐书·昭宣帝本纪》:天祐三年十二月乙亥,震电,雨雪。

太宗天显十二年夏四月壬申,震开皇殿。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景宗乾亨二年五月,雷,火乾陵松。
《辽史·景宗本纪》云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七十五卷目录

 雷电异部汇考三
  宋〈太祖建隆一则 乾德二则 开宝二则 太宗太平兴国二则 端拱一则 淳化一则 至道一则 真宗咸平四则 景德一则 大中祥符三则 仁宗宝元一则 嘉祐一则 庆历一则 哲宗绍圣一则 徽宗大观一则 高宗建炎二则 绍兴十五则 孝宗乾道三则 淳熙五则 光宗绍熙四则 宁宗庆元三则 嘉泰三则 开禧二则 嘉定十二则 理宗宝庆一则 绍定二则 端平二则 嘉熙二则 淳祐八则 宝祐四则 开庆一则 景定一则 度宗咸淳三则〉
  金〈熙宗皇统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宣宗兴定一则 哀宗天兴一则〉
  元〈顺帝至正十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三则 代宗景泰二则 宪宗成化四则 武宗正德四则 世宗嘉靖十四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六则 熹宗天启三则 悯帝崇祯二则〉
 雷电异部总论
  春秋四传〈隐公九年 僖公十五年 昭公四年〉
  西京杂记〈董仲舒雨雹对〉
 雷电异部艺文一
  论赦恩不及下奏      宋包拯
  雷震奉天殿鸱吻奏请修省疏 明刘球
 雷电异部艺文二
  冬雷          宋梅尧臣
  冬雷行           唐庚
  立冬前后大雷电      元方夔
  十月闻雷         明贝琼
  雷电异部纪事

庶徵典第七十五卷

雷电异部汇考三

宋太祖建隆四年,宿州昼日无雨,雷电暴作。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隆四年四月癸巳,宿州昼日无雨,雷霆暴作,军校傅韬震死。是夜夜半,雷起于京师。开封县署役夫刘延嗣、万进震死,顷之复苏,有烟焰自牖入室,因骇仆,遍体焦灼。
乾德二年春正月辛巳,京师雷。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乾德二年正月辛巳,雷霆京师西南,东行有电。五月戊寅,大名府大雨,雷震焚槁聚。
乾德四年,震海州署。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七月,海州雷震长吏厅,伤刺史梁彦超。
开宝七年,震死易州军士。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开宝七年六月,易州雷,震死耀武军士八人。
开宝八年,震死邛州人。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八年八月,邛州延贵镇震死民费贵及其子四人。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震死景城牛商。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太平兴国二年七月,景城县震牛商冯异。
太平兴国三年,震雷。
《宋史·太宗本纪》:太平兴国三年秋七月乙酉,大雨,雷震。
端拱二年,震死兴化军民。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端拱二年八月,兴化军民刘政震死,有文在胸曰大不孝。
淳化三年,震泗州僧伽塔。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淳化三年七月,泗州大风雨,震僧伽塔柱。
至道元年三月,雷不发声。七月,又震泗州僧伽塔。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道元年三月甲戌,雷未发声,召司天监寺赵昭问之,答曰:按占书,雷不发声,宽政之应也。七月,泗州大风雨,雷震僧伽塔及坏钟楼。
真宗咸平元年正月十一月,俱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平元年正月戊寅,京师西北有雷电。十一月,瀛州、顺安军并东北有雷。
咸平三年冬,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冬,黄州西北雷震,似盛夏时。十二月,真定府东南雷。
咸平四年冬,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十月乙巳,京师西南雷电。闰十二月,大名府雷。
咸平六年冬,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六年十一月甲午,京师暴雷震,司天言:国家发号布德,未及黎庶。时议改元肆赦,诏宰相增广条目,采民病悉除之。
景德三年九月丙寅夕,京师大震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大中祥符元年正月,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中祥符元年正月癸未,京师西北方雷。
大中祥符五年冬,雷。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五年十二月己巳,京师西北雷电。
大中祥符九年,震死使臣。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五月,殿中张信奉南海祝版乘驿至唐州,震死。
仁宗宝元元年正月,雷。
《宋史·仁宗本纪》:宝元元年正月丙辰,以雷发不时,诏转运使提举刑狱按所部官吏。
《纲目》:时下诏求直言,大理评事苏舜卿言:陛下隔日御殿,此政事不亲也。府库空竭,敛科无虚日,此用度不足也。二者诚国之大忧,愿陛下因此灾变,修己以御人,洗心以鉴物。勤听断,舍晏安。放优谐近习之纤人,亲刚明鲠直之良士。以思永图。疏入,诏复:日御前殿。
嘉祐四年,雷雹。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嘉祐四年四月丙戌,大震雷,雨雹。
庆历六年,雷雹。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庆历六年五月,雷雹、地震。
哲宗绍圣三年冬,雷。
《宋史·哲宗本纪》:绍圣三年冬十月辛未,西南方雷声。 按《五行志》:二年十月十五日,西南方有雷声,次雨雹。
徽宗大观三年,雷雹。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观三年十月戊子,大雷雹而雨。
高宗建炎四年正月,雷。
《宋史·高宗本纪》:建炎四年春正月己未夜,大雨震电。壬戌,雷雨又作。 按《五行志》:建炎四年正月乙未,雷。时御舟次温州章安镇,高宗谓宰臣曰:雷声甚厉,前史以为君弱臣强,四裔兵不制。是夕,金人破明州。壬戌,又雷。
建炎七年五月,汴京无云而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兴三年春正月辛未,震电。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五年九月戊寅,雷。十月丁巳,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兴六年十月丙午,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兴九年九月甲午、十月丁卯,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兴十一年十一月己酉,雷。
《宋史·高宗本纪》云云。
绍兴十五年冬,雷。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十五年十月辛卯夜,雷。 按《五行志》:十五年十月辛卯、十二月甲寅,雷。
绍兴十六年,温州大雷电。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六年,温州大雷电,震死六人于龙翔寺。
绍兴十八年闰月甲戌,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按《本纪》是年闰八月〉绍兴十九年十月甲寅,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兴二十一年二月,雷,震死人。冬,雷。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二十一年十二月壬申,雷。按《五行志》:二十一年二月辛未,南安军大雷电,大庾县震死四人。十一月辛未夜,震雷。十二月癸酉,雷。〈日干
《本纪》互异。

绍兴二十二年冬,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二年十二月戊寅、己卯,雷。
绍兴二十六年冬,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六年十二月甲子,雷。
绍兴二十七年九月癸未,雷。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兴三十年冬,雷。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三十年冬十月庚戌,雷。癸亥,日中无云而雷。 按《五行志》:三十年十月壬戌,昼漏半,无云而雷;癸亥,日过中,无云而雷。
绍兴三十一年春,雷。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三十一年春正月丁丑,雷。丁亥夜,风雷雨雪交作。
孝宗乾道三年冬,雷。
《宋史·孝宗本纪》:乾道三年十一月戊辰,雷。丁丑,以雷发非时,诏台谏、侍从、两省官指陈阙失。 按《五行志》:乾道三年十一月丙寅,雷雨,不克郊。戊辰,日南至,大震雷。
乾道八年九月乙酉,雷。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乾道九年闰月癸卯,雷。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按《本纪》是年闰正月〉
淳熙九年九月壬午,雷。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淳熙十二年冬,雷。
《宋史·孝宗本纪》:淳熙十二年十一月戊子,雷。 按《五行志》:十二年十一月戊子,雷。十二月丁丑,雷。淳熙十三年正月己丑,雷。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淳熙十四年十一月乙卯,雷。
《宋史·孝宗本纪》云云。
淳熙十六年,大雷震太室。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六年七月乙丑,大雷震太室斋殿东鸱吻。
光宗绍熙元年九月辛酉,雷。
《宋史·光宗本纪》云云。
绍熙二年正月,雷。三月,大雷。
《宋史·光宗本纪》:绍熙二年春正月戊寅,雷电。三月癸酉,温州大风雨,雷,田苗桑果荡尽。
绍熙四年十一月己卯,日南至;辛巳,雷。
《宋史·光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熙五年,宁宗即位。冬,雷。
《宋史·宁宗本纪》:绍熙五年秋七月,即位。冬十月癸巳,雷。乙未,诏以阴阳谬盩,雷电非时,令台谏、侍从,各疏朝政阙失以闻。
宁宗庆元二年正月戊子,雷。十一月,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庆元三年冬,雷。
《宋史·宁宗本纪》:庆元三年冬十月癸酉,雷。十二月甲申,雷。〈按《五行志》作十月癸亥。〉
庆元六年九月己未,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泰二年正月己巳,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泰三年正月,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泰四年正月辛卯,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开禧二年正月,雪、雷。九月,雷。
《宋史·宁宗本纪》:开禧二年春正月己酉,雷。 按《五行志》云云。
开禧三年十月辛未、癸酉,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二年九月戊子,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三年正月,雷。十月壬申,雷。八月辛丑,雷。九月辛酉,雷。
《宋史·宁宗本纪》:嘉定三年冬十月壬申,雷。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四年九月,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五年七月戊辰,雷雨震太室之鸱吻。十月丁酉,雷。
《宋史·宁宗本纪》:嘉定五年秋七月戊辰,以雷雨毁太庙屋,避正殿减膳。冬十月戊戌,雷。 按《五行志》云云。〈按十月雷。《纪》作戊戌,《志》作丁酉,互异。〉
嘉定六年九月,大雷。
《宋史·宁宗本纪》:嘉定六年九月癸巳,雷。乙未,大雷。丙申,以雷发不时,下罪己诏。 按《五行志》:六年闰月壬辰,雷震电;乙未昧爽,荐雷。
嘉定七年九月癸亥,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八年九月丙寅,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十一年九月辛巳,祀明堂,肆赦,震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十四年冬十月庚午,雷。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十五年九月癸丑,雷。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十六年九月乙卯,雷。十二月壬辰,雷。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嘉定十七年九月丁亥,雷。
《宋史·宁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理宗宝庆二年秋七月戊辰,雷电。九月庚申、十月辛丑,又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按《魏了翁传》:了翁迁起居郎。明年,改元宝庆,雷发非时,上有朕心终夕不安之语,了翁入对,即论:人主之心,义理所安,是之谓天,非此心之外,别有所谓天地神明也。陛下盍即不安而求之,对天地,事父母,见群臣,亲讲读,皆随事反求,则大本立而无事不可为矣。又论:讲学不明,风俗浮浅,立朝无犯颜敢谏之忠,临难无仗节死义之勇。愿敷求硕儒,丕阐正学,图为久安长治之计。又请申命大臣,于除授之际,公听并观,然后实意所孚,善类皆出矣。属济王黜削以死,有司顾望,治葬弗虔。了翁每见上,请厚伦纪,以弥人言。应诏言事者十馀人,朝士惟了翁与洪咨夔、胡梦昱、张忠恕所言能引义劘上,最为切至。
绍定二年九月庚辰,雷。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绍定五年九月乙巳,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按《志》作壬寅。〉
端平二年十二月辛亥,雷。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端平三年九月十月,雷。
《宋史·理宗本纪》:端平三年九月庚午,雷。辛未,雷雨。
《五行志》:三年九月庚午,雷。是月,祀明堂,大雨震

电。十月戊戌,雷。
嘉熙元年九月丁巳,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嘉熙二年冬十月庚戌,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嘉熙二年九月己酉、十月庚戌,雷。
淳祐元年正月十二月,雷。
《宋史·理宗本纪》:淳祐元年春正月庚子,雷。 按《五行志》:淳祐元年十二月丙寅,雷。
淳祐二年九月十一月,雷。
《宋史·理宗本纪》:二年九月己丑,雷。十一月己亥,日南至,雷电交作,诏避殿减膳,求直言。
淳祐三年三月丙辰,雷。
《宋史·理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淳祐四年冬,雷。
《宋史·理宗本纪》:淳祐四年九月乙丑,雷。丁卯,雷。十一月戊申,雷。
淳祐七年九月癸酉,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淳祐八年九月辛酉,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淳祐十年冬,雷。
《宋史·理宗本纪》:淳祐十年十一月壬午,雷。癸未,以雷震非时,自二十四日避殿减膳。诏:公卿大夫百执事各扬乃职,裨朕不逮。
淳祐十二年冬,雷。
《宋史·理宗本纪》:淳祐十二年十二月丁丑,立春,雷。
宝祐二年十二月癸未,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宝祐三年正月九月,雷。
《宋史·理宗本纪》:宝祐三年春正月乙未,迅雷。九月甲午朔,雷。
宝祐五年,春冬俱雷。
《宋史·理宗本纪》:宝祐五年春正月乙巳,雷。冬十月癸巳,雷。
宝祐六年春正月戊寅,雷。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开庆元年冬,雷。
《宋史·理宗本纪》:开庆元年冬十月乙酉,雷。
景定二年十月,雷电。
《宋史·理宗本纪》:景定二年冬十月戊戌,雷电。 按《五行志》:二年十月戊戌,雷电。己亥,雷电。
度宗咸淳四年闰月丁巳、九月庚申,雷。
《宋史·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咸淳七年,大雷电。
《宋史·度宗本纪》:咸淳七年六月丙申,诸暨大雷电。咸淳九年十月癸亥、十二月丙辰、壬戌,雷。
《宋史·度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熙宗皇统九年,雷震寝殿鸱尾。
《金史·熙宗本纪》:皇统九年四月壬申夜,大风雨,雷震坏寝殿鸱尾。 按《五行志》:九年四月壬申夜,大风雨,雷电震寝殿鸱尾坏。有火入帝寝,烧帷幔,上惧,徙别殿。
章宗明昌六年二月,雷震应天门。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六年二月丁丑,大雨雹,昼晦,震应天门右鸱尾。
宣宗兴定四年正月,大雷。
《金史·宣宗本纪》:兴定四年正月壬子,昼晦,有顷大雷电,雨以风。
哀宗天兴元年,震死工部尚书范乃速。
《金史·哀宗本纪》:天兴元年九月辛丑夜,大雷,工部尚书范乃速震死。

顺帝至正三年秋,雷击死永兴县吏。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三年秋,兴国路永兴县雷,击死粮房贴书尹章于县治。时方大旱,有朱书在其背云:有旱却言无旱,无灾却道有灾,未庸歼厥渠魁,且击庭前小吏。
至正七年五月,无云而雷。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七年五月庚戌,台州路黄岩州海滨无云而雷。
至正十年六月,无云而雷。冬,雷雨。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年六月戊申,广西临桂县无云而雷,震死邑民廖广达。十二月庚子,汾州孝义县雷雨。
至正十一年十二月,台州大雨电。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至正十二年三月丙午,宁国路无云而雷。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至正十三年冬,无云而雷。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十三年十二月庚戌,京城天无云而雷鸣,少顷,有火见于东南。怀庆路及河南府西北有声如击鼓者数四,已而雷声震地。 按《五行志》:十三年十二月庚戌,京师无云而雷,少顷有火坠于东南。怀庆路河内县及河南府天鼓鸣于西北。是日怀庆之修武、潞州之襄垣县皆无云而雷,声震天地。是月,汾州雷雨。
至正十四年十二月,孝义县雷雨。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至正十九年十二月,台州大雷电。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至正二十一年冬,雷。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一年十一月戊申朔,温州乐清县雷。
至正二十七年冬,雷。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七年十月,奉元路雷电。

太祖洪武十三年五月,震谨身殿,大赦,免天下田租。六月,震奉天门。
《明通纪》:洪武十三年五月甲午,雷震谨身殿。大赦。诏曰:朕以非德,托于万姓之上,奉天勤民,于兹十有三年矣。不期宰辅失职,肆奸擅权,使贤愚陷于不义。朕思创业之艰难,念守成之不易,首除奸恶,锄根剪蔓,爰及馀党。然刑戮之际,不无过焉。甚非上帝好生之德。乃于是月初四日申时,雷震谨身殿。朕甚惧焉。于是赦天下罪者,除十恶不赦外,其馀已未发觉结證,罪无大小,咸赦除之。
宣宗宣德七年六月,震大祀坛门。
《大政纪》云云。
宣德九年六月,震大祀坛门。
《大政纪》云云。
英宗正统八年夏四月,震奉天殿,求直言。
《名山藏》:正统八年四月戊寅,雷震奉天殿鸱吻。己卯,上辍朝三日,遣祭于昊天后土。敕谕文武群臣曰:朕颛颛之诚,不遑夙夜,上天垂戒,厥有所由,典祀之官,诚弗至欤。养民之职,政失当欤。军旅之臣,令过苛欤。铨选之任,进退乖欤。爵赏之行,明公不尽欤。至于刑罚过当,尤干阴阳,抑诉冤有词,菀结不理,指告有禁,违例故行欤。或操不洁白,受人贿嘱。或听不明公,为人胁制,诬枉平民,傅致其罪欤。朕思省惕惧,尔群臣其即革心改虑,勉效自新。天道显明,可忽违哉。按《大政纪》:正统八年四月,雷震奉天殿诏,求直言。正统初,有诏:凡事白于太后,然后行。太后命付阁下议决,太监王振,虽欲专而不敢也。每数日,太后必遣人入阁问,日来曾有何事来商确。即以帖开,某日中官某,以某事来议,如何施行。太后乃出所白验之。或王振自断不付阁下议,即召振责之。自张太后崩,杨荣卒,杨士奇以子稷之,故坚卧不出,惟杨溥一人当事,亦年老势孤,后进皆委靡不前。于是内阁之柄悉为王振所攘,生杀予夺,尽在其手,去大臣之不附己者。自是,举朝皆以翁父称振,行跪礼。至是,雷震奉天殿,盖肇土木之变云。
《明通纪》:正统八年四月,雷击奉天殿鸱吻,诏群臣言得失。自张太后崩,王振权益专。侍讲刘球上言十事,其一勤圣学以正心德,其二亲政务以总乾纲,其三别贤否以亲正士,其四选礼臣以隆祀典,其五严考覈以督吏治,其六慎刑罚以彰宪典,其七罢营作以苏人劳,其八定法守以杜下移,其九息兵威以重民命,其十修武备以防外患。
正统九年,雷震奉天殿。
《名山藏》:正统九年七月壬寅,雷震奉天殿鸱吻,上亲告于太庙,遣祭于昊天后土。
正统十四年,震南京谨身殿,震死也先马。
《名山藏》:正统十四年六月丙辰,南京风雨雷震,谨身等殿灾。敕谕两京文武群臣修职,遂下诏大赦天下。
《大政纪》:正统十四年八月己卯,帝出塞忽夜大雷雨震死也。先乘马卤人,由是,恐怖益加敬礼。
代宗景泰二年二月,南京雷雨,击损大报恩寺塔。
《名山藏》云云。
景泰三年九月,南京雷击兽吻。
《名山藏》云云。
宪宗成化三年六月,震午门。
《名山藏》:成化三年六月戊申,雷震南京午门。七月,敕曰:地载失宁,南京午门复有雷震之异。朕斋涤求过。尔在廷诸臣,共朕天职,得无有窃位蔽贤,怀利徇私,未达听闻者乎。夫怠而能勉,过而能改知,止足而能退,朕所与也。
《大政纪》:成化三年六月,雷震南京午门正楼。七月,工科给事黄甄等,四川道监察御史丁川等,各上言:南京乃祖宗创业之地。雷震午门正楼,实上天示警,乞加修省。上以朕当勉谕之。
《明昭代典则》:成化三年六月戊申,雷震南京午门正楼。罢南京守备参赞官。
成化六年夏四月,雷不发声。
《明昭代典则》:成化六年夏四月庚戌,立夏,雷未发声,阴霾四塞。
成化十三年冬,雷。
《大政纪》:成化十三年十一月,浙江杭州府大雷雨,虹见,巡按御史侣钟言:按《月令》,八月,雷始收声。二月,雷乃发声。十一月初旬,一阳始生,正闭藏之时,而乃雷电交作,并虹霓出见,皆为非时。乞加修省。事下礼部,覆奏近年杭湖等府旱潦相,仍今又值此灾变,不可不预为警备。宜移文巡抚及都布按三司等官,痛加修省,伸冤抑,捕强横,抚恤军民,操练军士。从之。成化二十三年六月,雷震南京午门。
《大政纪》云云。
武宗正德元年,雷震郊坛太庙奉天殿。
《大政纪》:正德元年六月辛酉,雷震郊坛禁门、太庙脊兽奉天殿鸱吻。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上疏,谏驰骋荒淫等事。不听。疏言近视朝大迟,免朝太多,奏事渐晚,嬉游渐广。夫奢靡玩戏,非所以崇俭。弹射钓猎,非所以养仁。膺犬狐兔田野之物,不可育乎朝廷。弓矢甲胄战𩰚之象,不可施于宫禁。使正人不亲,直言不闻。而此数者交杂于前,臣窃忧之。矧六月中旬,风雨飘荡,雷霆怒震殿鸱吻、太庙脊兽、天坛树木、禁门房柱,摧折烧燬,灾异尤甚。惕然省悟,侧身励精,庶可以回天慰人,国家之福也。
正德十年九月,富川县雷,击西山,崩七处。
《广西通志》云云。
正德十二年,震腾冲演武场旗杆。
《云南通志》:正德十二年夏六月,雷震腾冲演武场旗杆。明年六月,复震。
正德十四年冬,雷。
《广东通志》:正德十四年冬丁卯,琼州雷。
世宗嘉靖二年六月,崞县大雷霆,击死不孝子康文华。
《山西通志》云云。
嘉靖五年,震临安城。
《云南通志》:嘉靖五年,雷震临安东城,碎其旗杆,木屑飞洒官民庐舍。
嘉靖七年正月,大雷,夏无云而雷。
《山东通志》:嘉靖七年夏,新城无云雷震。
《山西通志》:嘉靖七年春正月,霍州大雷电。
嘉靖九年,震完县不孝男、妇。
《畿辅通志》:嘉靖九年,完县下叔村,雷击不孝男妇二人:刘义、冉氏。
嘉靖十年,雷震午门。
《永陵编年史》:嘉靖十年闰六月,雷震午门西角门,诏修省。
《明外史·陆昆传》:葛浩嘉靖中历官两京大理卿。十年夏,雷震午门,自劾致仕归。
嘉靖十一年冬,雷。
《广东通志》:嘉靖十一年冬十一月,琼州雷鸣。是年,大饥。
嘉靖十四年,雷击河间不孝子。
《畿辅通志》:嘉靖十四年夏五月,河间雷击不孝子栗逵。
嘉靖十六年,雷震谨身殿。按《大政纪》:嘉靖十六年五月,谨身殿灾,时雷火著,殿上燔爇都尽。帝谕辅臣及礼官,敕励百官同加修省。御史何惟柏上言陛下,因雷火之儆,反躬自讼,此深察天心之儆,求治保安之机也。然明辟覈于天人之故,则莫急于节一己之欲,以得天下之心。数年以来,灾异叠见。居者多菜色,劳者填沟壑。流离困苦,无所控诉,边储帑藏,内外告竭。陛下修省之馀,留神独断,亦酌缓急之序,析利害之详,熟思之而已。夫两宫山陵之建,势不容己。沙河功德之役,亦在可缓者。沙河以七百万计,功德之役,亦不下二百万矣。安南军饷,亦不下四百万矣。臣恐虽有聚敛之臣,亦无所施其术也。乞缓沙河功德二处,以并力两宫安南之征。慎于谋始,则民心不摇,天心自享矣。疏入,不报。
《明外史·何惟柏传》:惟柏,字乔仲,南海人。嘉靖十四年进士。选庶吉士,授御史。雷震谨身殿,言四海困竭,所在流移,而所司议加赋,民不为盗不止。因请罢沙河行宫、金山功德寺工作,及安南问罪之师。帝颇嘉纳。 按《周怡传》:桑乔,江都人。嘉靖十年进士。十四年冬,由主事改御史。十六年夏,雷震谨身殿,下诏求言。乔偕同官陈三事,略言营造两宫山陵,多侵冒;吉囊恣横,边备积弛。而末言:陛下遇灾而惧,下诏修省。修省不外人事,人事无过择官。尚书严嵩及林庭㭿、张瓒、张云皆上负国恩,下乖舆望,灾变之来,由彼所致。疏奏,四人皆乞罢。诏庭㭿、云致仕,留嵩、瓒如故。嘉靖十八年,雷震奉先殿。
《大政纪》:嘉靖十八年六月丁酉朔,雷震奉先殿左吻,又鼓楼燬,帝祭,告谕百官同加修省。
嘉靖十九年,雷震富川儒学门。
《广西通志》:嘉靖十九年春,富川县雷,击儒学门墙。是年,毛熙擢魁。
嘉靖二十一年,雷震元江府柱栋。
《云南通志》云云。
嘉靖二十八年冬,雷。
《陕西通志》:嘉靖二十八年十月朔,庆阳大雷电。嘉靖三十年元旦,震太平府署。
《广西通志》:嘉靖辛亥年正月元旦五更,太平府雷,震府署桄榔木。
嘉靖三十一年,雷火见于雷州。
《广东通志》:嘉靖三十一年夏五月乙卯,雷州风雨震雷,有火如毬,自西南腾空而散。
穆宗隆庆五年,雷震天坛。
《明昭代典则》:隆庆五年六月乙卯,雷震圆丘广利门,鸱吻碎之。
神宗万历七年六月,震兴化府广化寺。九月,无云而电。
《山西通志》:万历七年秋七月,潞安无云而电,其先霏烟若缕,有龙形首尾可辨,自东北上升。
《福建通志》:万历七年六月,雷震兴化府广化寺树,翼旦视之,树下有龙文金碧隐现。
万历二十一年,高平有雷火焚窑,临汾冬雷。
《山西通志》:万历二十一年九月,高平雷火,康安里煤窑雷震,火光上腾高二丈,团围百步,雨热,寻复入临汾,烈风雷雨,时立冬后。
万历二十五年,雷震昭平县学。
《广西通志》:万历二十五年丁酉,春昭平县雷发棂星门,是年,廖萧乡举。
万历三十八年六月,雷震南渎庙柏树。
《四川通志》云云。
万历四十一年,雷击四川社树。
《四川通志》:万历四十一年七月初三日戌时,雷击社树。
万历四十四年,震邵武大樟树。
《福建通志》:万历四十四年,邵武府雷击大樟树分开中间,有刘廷之三字。
熹宗天启元年,宁夏宝庆迅雷。
《陕西通志》:天启元年五月,宁夏迅雷震惊。
《湖广通志》:天启元年,宝庆府雷震移署鸱吻于学门,赤鲤飞集泮池。
天启二年,平乐大雷。
《广西通志》:天启二年二月,平乐大雷,连震七次霹。倒凤凰山大松。四月,龙池井出神龙,大雷雨。
天启七年,震南平县门。
《福建通志》:天启七年五月二十二日,雷震南平县门。
悯帝崇祯二年,雷雪。
《湖广通志》:崇祯二年二月,广济大雪雷。
崇祯十年元旦,雷声。
《广东通志》云云。

雷电异部总论

《春秋四传》

《隐公九年》

《春秋》:三月,癸酉,大雨震电。
《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注〉震雷电者,阳气也。有声名曰雷,无声名曰电。周之三月夏之正月,雨当冰雪杂下雷,当闻于地中,其雉雊雷未可见而大雨震电,此阳气大失其节,犹隐公久居位不反于桓失,其宜也。日者,一日之中也。凡灾异一日者,日历;日者,月历;月者,时历;时者,加自文为异,发于九年者阳数,可以极而不还国,于桓之所致。

《胡传》:震电者,阳精之发。雨雪者,阴气之凝。周三月,夏之正月也。雷未可以出,电未可以见,而大震电,此阳失节也。雷已出,电已见,则雪不当复降,而大雨雪,此阴气纵也。夫阴阳运动,有常而无忒,凡失其度,人为感之也。今阳失节而阴气纵,公子翚之谗,兆矣。钟巫之难,萌矣。《春秋》,灾异必书,虽不言其事应,而事应具存,惟明于天人相感之际,响应之理,则见圣人所书之意矣。

《僖公十五年》

《春秋》:己卯晦,震夷伯之庙。
《公羊传》晦者何,冥也。震之者何,雷电击夷伯之庙者也。夷伯者,曷为者也,季氏之孚也。
〈注〉孚信也,季氏所信任臣。

季氏之孚,则微者其称夷伯何大之也。曷为大之天戒之故大之也。何以书记异也。
《胡传》不曰:夷伯之庙。震而曰:震夷伯之庙者,天应之也。天人相感之际,微矣。

《昭公四年》

《春秋》春王正月,大雨雹。
《左传》:季武子问于申丰曰:雹可禦乎。对曰:古者日在北陆,而藏冰西陆,朝觌而出之。其藏之也周,其用之也遍,则雷出不震。今藏川池之冰,弃而不用。雷不发而震,雹之为菑,谁能禦之。

《西京杂记》《董仲舒雨雹对》

太平之世,雷不惊人,号令启发而已。电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巳。

雷电异部艺文一

《论赦恩不及下奏》宋·包拯

臣伏闻:先帝时,冬十二月,雷震。司天监奏,主国家发惠布泽,未及黎庶。上召辅臣,谓之曰:此上天所以警朕也。且河北关西,戍兵未息,民人劳止。又三司转运使,率扰之事,召类实繁大者,宜即减省,小者悉蠲除之。将来改元赦书,卿等宜悉采民弊著为条目,务泽及黎庶也。

《雷震奉天殿鸱吻奏请修省疏》明·刘球

臣谨按《春秋》,而知君心之所感,天心之所应,有如响之答声,影之随形。而国家成败兴亡,莫不系之。董子所谓国家失道,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畏之。此天心仁爱人君,欲止其乱也。人君遇天戒,岂得不严于修省哉。昔者桑谷生朝,太戊修政,而殷道兴。雉雊于鼎,武丁正德,而殷邦靖。旱魃为虐,宣王修行,而王化行。皆能修省以奉天,故天灾之降,不为其国害,反为其国福也。昨者,雷震奉天殿鸱吻,陛下素服辍朝,下罪己之诏,出省躬之言,令群臣各修厥职,修省之意至矣。固足以答天心而弥灾异矣。臣窃以为,今日修省之所当先者,其事有十:其一,勤圣学以正君德。自古圣哲之君,动与天合,而雨旸寒暑,无不时。若以能专志于学,于一切无益之事,悉屏不御,所以私欲尽去,天理昭著,心得其正,而天不违之,《中庸》所谓致中和,天地位,万物育者是也。臣愿陛下以古圣哲之心为心,视朝之暇,御经筵之日多,居宫苑之时少,所谓无益之事,悉置意外,惟数进儒臣,讲求至理笃尽精一之功,推极修齐治平之道,使学问功至,理欲判然,则圣心正而天心无不顺矣。其二,亲正务,以总权纲。太祖、太宗,每早朝罢,及晚午二朝,必进大臣于左顺门,或便殿亲与裁决庶政,或事有疑则召庙堂机务之臣商确之,而自折其衷。所以权归于上,陛下临御。九年,事体日熟。愿守二圣成规,复亲决之故事,庶几权纲有归,而政惟一矣。其三,别贤否,以亲正士。诸葛孔明曰: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故愿治之君,无不乐有正人君子为之亲信,以赞其治,而益其明。惟分别之,不可不精。今内外之臣,不能无贤不肖之分,惟察之于己,询之于人,果贤而可亲也,则亲之。果不肖而当远也,则远之。则君子日进,小人日退矣。其四,选礼臣,以隆祀典。今之太常,即古之秩宗。必得寅清端重,明习礼典儒臣为之,然后可交于神明。故舜命伯夷,伯夷犹让于夔龙,诚以是职不易称也。今太常卿与少卿,久缺未选,无乃享祀之礼有乖,宜选儒臣为之,庶祀典克修。其五,严考覈,以督吏治。自三代以下,省方之礼废,而郡县之吏不敢肆,田野之民得其安者,数遣绣衣采访等使,巡行郡县,以察吏得失,问民疾苦也。洪武永乐间,亦尝行之。近年多付此任于布、按二司及巡按、御史,其所考察,徒具文尔。以故吏无善政,民多失业。至于军卫之臣,为害尤酷。诚宜选择公明廉干廷臣,分行天下,自三司郡守而下,无分文武官吏,俱得考察。其果奸墨无状,具实黜退。若有廉能仁恕,治行过人,亦奏乞旌异。庶人有劝惩,而吏治修举。其六,慎刑罚,以彰宪典。古者,人君不亲刑狱,而悉付之理官。《书》所谓,予曰辟,尔惟不辟。予曰宥,尔惟不宥,惟厥中。盖恐徇喜怒,有所轻重,于其间,以致刑失其中也。近者法司所上狱状,有奉敕旨减重为轻,加轻为重者,法司既不敢执奏。至于讯囚之际,又多所观望,以求希合圣意,是以不能无枉。臣窃以为,一切刑狱,宜从法司所拟。设有不当,调问得情,则罪其原问之官。其运砖纳米赎罪等例,亦非古法,且使贪得者,得以倖免,而廉者蒙辜。宜令法司,今后文武之臣,其犯公罪许赎外,其馀俱依律问拟,则刑罚中而宪典彰矣。其七,罢营作以苏民劳。夫土木之工不息,则天地之和有乖。故《春秋》于劳筑之事,悉书以示戒者,为此也。今京师营作之兴,已五六年,虽不烦民,而皆役军。然军亦国家赤子,须之禦暴而赴𩰚,岂宜独役而不加恤。况各衙门皆已更新,宜罢其工,庶人力得苏。其八,宽逋赋以悯民穷。《周礼》荒政十二,薄征其一也。近者各处报水旱荒灾,乞减租税,而有司多不准减,或减亦徒事虚文,使民不得受其实惠,以致困穷流徙者,日益多。宜令户部,遇有报荒,即与勘实,量减其租,仍思所以安养流民,使不失业,庶民穷有济。其九,息兵威以重民命。夫兵,凶器,动必伤人,不可轻举。汉高帝以武定天下,非不善兵,然被匈奴白登之挫,终不报怨,以兵兴必伤人也。如麓川连岁用兵,死者十七八,军赀爵赏,不可胜计。今疮痍未瘳,又遣定西侯蒋贵总之以从缅甸,使彼言果信得寇以归,不过献诸廷,磔诸市枭诸逵道而已。然彼挟以为功,必求与水邦,分有麓川地,不与则致怨,与之则两裔土地人民,各增其半,其势坐大,将不可制。是灭一麓川,生二麓川也。设有蹉跌,则兵争无已,死者必多。陛下每录死囚,多悯之而免令充军,仁心若此,真足与天地好生之心合矣。今欲生得一失地之窜寇,而驱十馀万无罪之人,以就死地,岂不有乖于好生之仁哉。况寇子思机于麓川,已尝遣人来贡,非无悔过祈免之意。若敕靖远伯王骥遣人往谕缅甸,不烦动众,生致此寇,只斩寇首来献,即与厚赏,仍令思机发尽削四面之地,分与各塞新附之裔掌之,许以小职,使仍居麓川,则兵不用而此方可自宁息。臣以为,宜召还蒋贵,并止四川湖广贵州之兵,用全数万生灵之命。其十,修武备以防外患。《大易》有曰:思患而预防之,盖能防患于前,斯可无患于后。莫若于今閒暇之时,数遣给事中御史,于在京及沿边阅督操备务,使借工各厂及服役私家军士,悉就训练,仍公武举之令,以求良将。定召募之法,以来武勇。广屯田之规,收中盐之利,以厚储蓄。庶武备无缺,而外患有防。凡此十者,皆今日之急务。所以感上天之昭格,致太平之隆庆者,意诚在此。臣不揆愚陋,昧死以言。伏惟圣明裁之。

雷电异部艺文二〈诗〉

《冬雷》宋·梅尧臣

上帝设号令,隐其南山下。震发固有时,曷常事凭怒。春以动含生,夏以奋风雨。冬其息不用,藏在黄厚土。我今来江南,岁历惟建午。如何小雪前,向晓疑鸣釜。蛟蛇龟虫厄,鳞裂口块吐。虾䗫不食月,深窟僵两股。天公岂物欺,若此汨时序。或言非天公,实乃阴怪主。尝观古祠画,牛首椎连鼓。黑云杂狂飙,相与为肺腑。是不由昊穹,安能顺寒暑。吾因考厥事,复以验莽卤。市井欺量衡,定知不活汝。元恶逆大伦,弗加霹雳斧。此岂曰无私,故予未所取。必恐窃天威,似将文法侮。焉顾五行错,讵畏万物睹。欲扣九门陈,恨身无鸟羽。

《冬雷行》唐庚

百虫蛰处安如家,阿香夜起推雷车。一时技痒不忍爬,撼动尺蠖掀龙蛇。龙蛇尺蠖踞已久,亦欲奋迅舒顽麻。梦中一震忽惊跃,发破墐户排泥沙。泥沙已出雷遽止,错愕欲去难藏遮。虫蛇狼狈莫知数,间有伏龙吁可嗟。

《立冬前后大雷电》元·方夔

云如车炮低压城,红光闪电枉矢行。老龙偷出牛蹄泓,霹雳数声惊窅冥。雨下如注翻四溟,黑风吹落鱼鲔腥。蚯蚓奋角蛇怒鳞,穴居林处无潜形。小臣飞笺奏天庭,速收阿香加诛刑。夜阑景霁百怪停,炯炯北极环众星。

《十月闻雷》明·贝琼

天气初寒春尚赊,坎中夜半有鸣蛙。百年宇宙腥戎马,十月雷霆起蛰蛇。老柳黄垂霜后树,小桃红破雨中花。三公燮理非无术,愁听空江度鬼车。

雷电异部纪事

奚囊橘柚轩辕,游于阴浦。有物焉,龙身而人头,鼓腹而遨游。问于常伯。伯曰:此雷神也。有道则见,见必大雷雨而拔木,君亟归乎。须臾,雨大至,雷电交作,阴浦之木尽拔。
《南史·顾协传》:协为通事舍人。大通三年,雷击大航,华表然尽。建康县驰启,协以为非吉祥,未即呈闻。后帝知之,曰:雷之所击,一本罚恶龙,二彰朕之有过。协掩恶扬善,非曰忠公。由是见免。
《北史·齐神武本纪》:神武自队主转为函使。尝乘驿过建兴,云霁昼晦,雷声随之,半日乃绝,若有神应者。《五行记》:司礼寺苏践言,左相温国公良嗣之长子,居于嘉善里。与其弟崇光府录事、参军践义,退朝,还第弘道观东,猝遇暴雨,震雷,电光来绕。践言等马回旋甚急,雷声亦在其侧,有顷方散。其年九月,元肃言与赵怀节谋逆,践言妻妾并被缧绁,数月仍各解职。及良嗣薨,并放流荒裔。
《唐书·哥舒曜传》:李希烈陷汝州。拜曜东都、汝州行营节度使。有诏督战。曜进次颍桥,雷震军中七马毙,曜惧,还屯襄城。希烈遣众万人纵火攻栅,殪人于堑以薄垒,曜苦战破之。居数月,希烈自率兵三万围曜,筑甬道属城,矢集如雨。帝遣神策将刘德信以兵三千援之,又诏河南都统李勉出兵相掎角。勉以希烈在外,许守兵少,乘虚袭之,希烈自解,乃遣部将与德信趣许,未至,有诏切让,使班师。德信等惶惑还,军无斥候,至扈涧,为贼设伏诡击,死者殆半,器械辎重皆亡。《十国春秋·前蜀杨玢传》:应圣节,列山棚于得贤门,有暴风推陨于地。又明日,雷震应圣堂,摧两柱。玢上言曰:陛下诞圣之日,而山摧者,非不骞不崩之义也。在于得贤门者,示陛下所用不得贤也。应圣堂柱震摧者,示陛下柱石非其材也。后主殊不为意,遂至于亡。《王宗阮传》:宗阮常经泸州,赛神方山庙。会夜,分牲肠为犬子所食。俄闻雷震声,有白衣冠人,升堂涖事,獠鬼十数辈,奔走阶下,执一黄衫者,责之曰:若非窃祭牲者乎。命抶之十五。明旦,见犬子臀溃宛转血肉中,惊以为异。
《南唐·陆昭符传》:昭符初名匡符,保大中官、常州刺史,一日坐厅事,雷雨暴至,电光如金蛇绕案,吏卒皆震仆,匡符抚案叱之,雷电顿止,及举案帏得铁索,重数百斤,匡符亦不变志,徐命举索贮库中。
《宋史·查道传》:道幼沈嶷不群,罕言笑,喜就笔砚,绝意名宦,游五台,将落发为僧。一夕,震雷破柱,道坐其下,了无惧色,寺僧异之,咸劝以仕。端拱初,举进士高第,解褐。历官龙图阁待制,进右司郎中。
《杨文仲传》:淳祐七年,文仲以胄试第一入太学。九年,又以公试第一升内舍。时言路颇壅,因季冬雷震,首帅同舍叩阍极言时事,有曰:天本不怒,人激之使怒。人本不言,雷激之使言。一时争传诵之。
《李焘传》:焘权礼部侍郎。七月壬戌,雷震太祖庙柱,坏䲭尾,有司旋加修缮。焘奏非所以畏天变,当应以实。上谕大臣:焘爱朕,屡进谠言。赐金紫。
《金史·阿疏传》:穆宗嗣节度,闻阿疏有异志,乃召阿疏赐以鞍马,深加抚谕,隐察其意趣。阿疏归,谋益甚,乃斥其事。复召之,阿疏不来,遂与同部毛睹禄勃菫等起兵。穆宗自马纪岭出兵攻之。撒改自胡论岭往略,定潺春、星显两路,攻下钝恩城。穆宗略阿茶桧水,益募军,至阿疏城。是日辰巳间,忽暴雨,晦曀,雷电下阿疏所居,既又有大光,声如雷,坠阿疏城中。识者以为破亡之徵。
《辍耕录》:至正庚子二月六日,浙西诸郡震霆掣电,雪大如掌,顷刻,积深尺馀,人甚惊异。后阅李复中《青唐杂记》云:宋元符二年九月二十一日夜,镇洮大雷,自初更至四鼓,凡一百三十馀雷,雪深二尺。后旬日,西羌叛,以有备无患,出师大捷,又周密。《癸辛杂识》云:庚寅正月二十九日癸酉,余至博陆,大雷,雪下如织而雷不止,天地为之陡黑,平生所未见,据二说如此。然杭州自去岁十二月被围至三月,兵退,岂即青唐之谶与。
《明外史·韩宜可传》:宜可坐事将刑,御谨身殿,亲鞫之。天晴无云,忽雷火绕殿中。帝惊曰:得无枉是人耶。宜可遂获免。
《名山藏》:燕王还北平,传檄天下曰:太孙即位二日,霹雳大风,雨发屋拔木,占书曰:霹雳大风,雨发屋拔木者,谗言杀正士也。
《扬州府志》:马士权,泰州人。善谈论,多气节。与大学士徐有贞善。天顺初,石亨恶有贞下之狱,谪广东参政,虑其复起,令人伪作疏毁谤朝廷,假养病给事中李秉彝名上之。逮秉彝讯,不承。亨等因谮有贞怨望,使所亲马士权为之捕有贞。及士权下锦衣狱,备尝恶刑,拷掠濒死,士权终无言。会雷震承天门,上大恐。敕赦之。编金齿为民。有贞出狱,感其义,以女许婚其子。及亨败,有贞赦归,遂停其婚。士权亦绝口不言。《明外史·周洪谟传》:弘治元年四月,天寿山震雷风雹,楼殿瓦兽多毁。洪谟力劝修省,帝深纳之。
《曾鉴传》:正德元年,雷震南京报恩寺塔,守备中官傅客请修之。鉴等谏止。
《刘崧传》:崧摄吏部尚书。雷震谨身殿,帝廷谕群臣陈得失,崧顿首,以修德行仁对。
《夏言传》:嘉靖十八年,言以少保尚书大学士致仕。未几,雷震奉天殿。召言及顾鼎臣不时至。帝复诘让,令礼部劾之。
《杨爵传》:周天佐嘉靖十四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分司仓场。二十年夏四月,九庙灾。天佐上书,帝怒。杖六十,下诏狱。天佐体素弱,不任楚。狱吏绝其饮食,不三日即死,年甫三十一。比尸出狱,皦日中,雷忽震,人皆失色。
《湖广通志》:蔡暹知泰兴,有谋杀叔母事。无左验。时方霁倏,雷大震。侍者股慄。暹诘之曰:后跪者,为谁。其人惊顾,即伏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