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气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云气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七十卷目录

 云气异部汇考六
  金〈太宗天会一则 海陵正隆一则 世宗大定三则 章宗明昌二则 泰和二则 卫绍王大安二则 宣宗贞祐二则 兴定二则 元光二则 哀宗正大五则〉
  元〈世宗中统一则 文宗天历一则 顺帝元统一则 至正十一则〉
  明〈太祖洪武四则 成祖永乐四则 仁宗洪熙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三则 武宗正德五则 世宗嘉靖十四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十四则 熹宗天启一则 悯帝崇祯三则〉
皇清〈康熙一则〉
 云气异部艺文一
  卿云赞            宋武帝
  贺洪州庆云见表       唐许敬宗
  百寮贺日抱戴庆云见表      李峤
  九日紫气赋           潘炎
  寝堂紫气赋           前人
  贺祥云见状          张九龄
  贺彩云见状           张说
  中书门下贺庆云见表       常衮
  郊天日五色祥云赋        元稹
  白云起封中赋          高孚
  早秋望海上五色云赋       张何
  望云物赋           陈正卿
  勤政楼视朔观云物赋      彭朝曦
  南至郊坛有司书云物赋     崔立之
  南至郊祭司天奏云物赋      郭遵

庶徵典第七十卷

云气异部汇考六

金太宗天会九年,红云见。
《金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天会九年七月丙申,上御西楼听政,闻咸州所贡白鹊音忽异常,上起视之,见东楼外光明中有像巍然高五丈许,下有红云承之,若世所谓佛者,乃击跽修虔,久之而没。
海陵正隆六年八月,云气中见黄龙及神鬼兵甲。十月,庆云见。
《金史·海陵本纪》:正隆六年九月丙午,庆云见。东京留守曹国公乌禄即位于辽阳。 按《天文志》:正隆六年二月甲辰朔,日有晕珥,戴背。十月丙午,庆云见。按《五行志》:六年,世宗在辽阳。八月,有云气自西来,黄龙见其中,人皆见之。是时,临潢府闻空中有车马声,仰视见风云沓霭,神鬼兵甲蔽天,自北而南,仍有语促行者。未几,海陵下诏南征。
世宗大定七年,庆云环日。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大定七年闰七月己卯午刻,庆云环日。八月辛亥午刻,庆云环日。大定二十三年,庆云见。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二十三年十月己未,庆云见。
《天文志》:二十三年十月己未,庆云见于日侧。

大定二十九年正月,日晕珥背,白虹亘天,有戟气、背气、冠气。二月,日晕珥抱背,有负气承气,白虹亘天,左右有戟气。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二十九年正月乙卯巳初,日有晕,左右有珥,上有背气两重,其色青赤而厚。复有白虹贯之亘天,其东有戟气长四尺馀,五刻而散。丁巳巳初,日有两珥,上有背气两重,其色青赤而淡。顷之,背气于日上为冠,已而俱散。二月甲子辰刻,日上有重晕两珥,抱而复背,背而复抱,凡三四次。乙丑,日晕两珥,有负气承气,白虹亘天,左右有戟气。
章宗明昌三年,赤气见北方。
《金史·章宗本纪》:明昌三年十二月丙辰,有赤气见于北方。 按《五行志》:明昌三年三月,御史中丞董师中奏曰:乃者太白昼见,京师地震,北方有赤气,迟明始散。天之示象,冀有以警悟圣主也。上问:所言天象何从得之。师中曰:前监察御史陈元升得之于一司天长行。上曰:司天台官不奏固有罪,其以语人尤非。朕欲令自今司天有事而不奏者长行得言之,何如。师中曰:善。
明昌四年,日有抱戴两珥。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四年九月癸未,日上有抱气二,戴气一,俱相连。左右有珥,其色鲜明。
泰和五年,有赤气如火。
《金史·章宗本纪》:泰和五年九月戊子,西北方黑云间有赤气如火色,次及西南、正南、东南方皆赤,有白气贯其中,至中夜,赤气满天,四更乃散。 按《天文志》:五年九月戊子二更初,黑云间赤气复起于西北方,及正西、正东、东北,往来游曳,内有白气数道,时复出没。其赤气又满中天,约四更皆散。
泰和六年正月,有云气如车牛形。九月,有赤白气见。按《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泰和六年正月,北京由,龙山县西见有云结成车牛行帐之状,或如前后摧损之势。九月乙酉,夜将曙,北方有赤白气数道,历王良下,徐行至北斗开阳、瑶光之东而散。
卫绍王大安元年,有黑气出北方。
《金史·卫绍王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大安元年四月壬申,北方有黑气如大道,东西竟天,至五更散。大安三年,有黑气出北方。
《金史·卫绍王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三年三月辛酉辰刻,北方有黑气如堤,内有白气三,似龙虎之状。十月己卯,东北、西北每至更初如月将出之状,至夜半而灭,经月乃已。
宣宗贞祐元年,有黑云白气见。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贞祐元年十月丙午,夜有白气三,冲紫微而不贯。十二月丙申,白气东西竟天,移时散。 按《五行志》:卫绍王至宁元年,宣宗在彰德,有紫云覆城上数日,俄而入继大统。贞祐三年,有黑气竟天。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三年六月戊申,夜有黑气,广如大路,自东南至于西北,其长竟天。
兴定三年,庆云见。
《金史·宣宗本纪》:兴定三年十月乙丑,平凉府先以地震被命醮祭,方行事,庆云见,以图来上。遣官覆验得实,是日,百官上表称贺。癸酉,遣官告太庙。甲戌,诏国内。 按《天文志》:兴定三年七月庚申,五色云见。十月乙丑,平凉府庆云见。
兴定五年正月,有庆云见。六月十二月,有白云见。按《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五年正月,山东行省蒙古纲奏庆云见,命图以进。六月戊寅,日将出,有气如大道,经丑未,历虚危,东西不见首尾,移时没。十二月乙巳,北方有白气,广三尺馀,东西亘天。
元光元年,东北赤云见。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元光元年十一月丁未,东北有赤云如火。
元光二年,日晕有背气。
《金史·宣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二年五月辛未,日晕不匝而有背气。
哀宗正大元年,黄气塞天。
《金史·哀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正大元年正月戊午,上初视朝,尊太后为仁圣宫皇太后,太元妃为慈圣宫皇太后。是日,大风飘端门瓦,昏霾不见日,黄气塞天。
正大二年,有黄黑祲。
《金史·哀宗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正月甲申,有黄黑之祲。
正大三年,有黄气亘天,中有白物飞翔。
《金史·哀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三年三月庚午,省前有气微黄,自东北亘西南,其状如虹,中有白物十馀,往来飞翔,又有光倏见,移时方灭。
正大四年,白气亘天。
《金史·哀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四年六月丙辰,有白气经天。或曰太白入井。
正大八年,日左右有气似日。
《金史·哀宗本纪》不载。 按《天文志》:八年三月庚戌酉正,日忽白而失色,乍明乍暗,左右有气似日而无光,与日相陵,而日光四出摇荡至没。

世祖中统二年,赤气见。
《元史·世祖本纪》:中统二年春正月辛未夜,东北赤气照人,大如席。
文宗天历元年九月甲申,庆云见。
《元史·文宗本纪》云云。
顺帝元统二年,东北有赤气照人。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统二年正月辛未,御帐殿受朝贺,是夜,东北有赤气照人,大如席。
至正十三年,黑气见。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至正十三年冬,袁州路每日暮,有黑气环绕郡城。
至正十四年,有红气起自北方。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十四年十二月辛卯,绛州北方有红气如火蔽天。
至正十八年,大同路有黑气蔽西方,赤云如火。按《元史·顺帝本纪》:至正十八年三月辛丑,大同路夜黑气蔽西方,有声如雷;少顷,东北方有云如火,交射中天,遍地俱见火,空中有兵戈之声。
至正二十年正月丙寅,五色云见移时。
《元史·顺帝本纪》云云。
至正二十一年,有赤气数见。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一年秋七月己巳,忻州西北有赤气蔽天如血。八月乙酉,大同路北方夜有赤气蔽天,移时方散。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七月己巳,冀宁路忻州西北,有赤气蔽空如血,逾时方散。八月壬午,棣州夜半有赤气亘天,起西北至于东北。癸未,彰德西北,夜有红气亘天,至明方息。乙酉,大同路北方,夜有赤气蔽天,直过天庭,自东而西,移时方散,如是者三。十月癸巳昧爽,绛州有红气见于北方,如火。
至正二十二年,白气扫太微。
《元史·顺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十二年,京师有白气如小索,起危宿,扫太微。
至正二十三年,有赤气频见。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三年八月丙辰,沂州有赤气亘天,中有白色如蛇形,徐徐西行,至夜分乃灭。十月丙申朔,青齐一方赤气千里。 按《五行志》:二十三年三月壬戌,大同路夜有赤气亘天,中侵北斗。六月丁巳,绛州日暮有红光见于北方,如火,中有黑气相杂,又有白虹二,直冲北斗,逾时方散。庚戌,晋宁路北方,日暮天赤,中有白气如虹者三,一贯北斗,一贯北极,一贯天潢,至夜分方灭。八月丙辰,忻州东北,夜有赤气亘天,中有白色如蛇形,徐徐而行,逾时方散。十月丙申朔,大名路向青、齐一方,有赤气照耀千里。至正二十四年六月,白气蔽空。九月,红光起西北。按《元史·顺宗本纪》:二十四年六月癸卯,三星昼见,白气横突其中。丁未,大星陨,照夜如昼,及旦,黑气晦暗如夜。九月癸酉,夜,天西北有红光,至东而散。 按《五行志》:二十四年六月,保德州三星昼见,白气横突其中。九月,冀宁西北方,夜天红半壁,有顷,从东而散。至正二十六年,有气横贯东南。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六年三月丁亥,有气横贯东南,良久始灭。 按《五行志》:二十六年三月,白虹五道亘天,其弟三道贯日。又气横贯东南,良久乃灭。至正二十七年,有白气亘天。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二十七年五月丙子朔,白气二道亘天。 按《五行志》:二十七年五月,大名路有白气二道。
至正二十八年,赤气满天。
《元史·顺帝本纪》:二十八年秋七月癸酉,京城红气满空,如火照人,自旦至辰方息。乙亥,京城黑气起,百步内不见人,从寅至巳方息。

太祖洪武八年,有青气。
《大政纪》:洪武八年四月甲寅,钦天监奏曰:上有青气在赵分,恒山之北。
洪武十五年,五色云见。
《云南通志》:洪武十五年,五色云见于永昌太保山,经宿不散。
洪武十八年,五色云见。
《明宝训》:洪武十八年四月乙未,五色云再见,礼部请率百官表贺。太祖谕之曰:天下康宁,人无灾害,祥瑞之应,固和气所召。昔舜有《卿云》之歌,在当时,有元恺岳牧之贤相与共洽,雍熙之治。朕德不逮,治化未臻,岂可遽以是受贺。前代帝王喜言祥瑞,臣下从而和之,往往不知省惧,以至灾异之来,不复能弭。盖誇侈之心生,则戒惧之志怠,故鲜克终,可以为戒。洪武二十一年,五色祥云见。
《大政纪》:二十一年五月乙酉,五色祥云见,赞善刘三吾进曰:云物之祥徵乎。治世舜之时,兴于诗歌,宋之时,以为贤人之符,此实圣德所致国家之美庆也。上曰:古人有言:天降灾祥,在德,诚使吾德靡悔灾,亦可弭。苟爽其德虽祥无福要之,国家之庆不专于此也。
成祖永乐八年,五色云见日下。
《名山藏》:永乐八年二月庚戌,车驾度居庸关次永安甸晚雨雪,已霁。日下有五色云见。
永乐十五年,五色云见。
《大政纪》:永乐十五年十一月己未,五色庆云呈彩,行在礼部尚书,吕震率群臣上表称贺不许,督工泰宁侯陈圭等奏:二处俱现五色瑞光庆云瑞霭絪缊流通,烂彻霄汉。庚申,金、水河冰凝,异瑞暸,具诸象。至己巳,卿云呈彩五色轮囷,变化卷舒弥满殿间,卿云内又出五色瑞光,团圆如日,正当御坐,已而,西度宫苑映上所御殿庭,终日不收,官军人等众目共睹。永乐十七年,卿云见。
《名山藏》:十七年九月丙辰,卿云见,群臣称贺不许。敕曰:帝舜之世有百工八百之歌四时,未经万姓未诚,朕正当与卿等忧勤惕厉,以答上眷。十二月癸未,卿云见。
永乐二十年,紫云屯。
《名山藏》:二十年六月丙申,次祥云屯方驻跸,有紫云如盖见营南,因赐屯名。
仁宗洪熙元年三月癸酉,五色云见。
《大政纪》云云。
英宗正统十一年,有异气见于殿上。
《名山藏》:正统十一年二月,有异气现华盖殿金顶及奉天殿䲭吻之上,遣告于上天,后土以春和下宽恤之诏。
代宗景泰七年秋八月戊戌,香山庆云见。
《广东通志》云云。
英宗天顺八年,有白气腾空。
《山西通志》:天顺八年六月,望河津,有白气腾空,时,学士薛瑄卒。
宪宗成化二年,日晕背珥。
《大政纪》:成化二年正月甲辰辰时,日晕及左右珥背气,赤黄色鲜明。
成化二十一年,有火有星皆,化为白气。
《大政纪》:二十一年正月甲申申刻,有火自中天西坠化,白气复曲折上腾,声如雷,踰时,西方复有大星,赤色,自中天西行近浊,尾迹化白气曲,曲如蛇形,久之如雷震地,诏求直言。
孝宗弘治元年,山头出白气。
《大政纪》:弘治元年三月,浙江景宁县山头白气如物飞腾。
弘治十七年,五色云见。
《全辽志》:弘治十七年,开原五色云见。
《江南通志》:弘治十七年,松江五色云见。
《福建通志》:弘治十七年六月初一,日庆云见壶山之顶,三日、六日、九日又见。
弘治十八年,袁岭出白气。
《江南通志》:弘治十八年,袁岭白气如虹上腾三日。
武宗正德二年,庆云见。
《大政纪》:正德二年八月,庆云见翼轸分野。
《湖广通志》:正德二年正月,兴国大昕五色云见,自儒学戟门外拔地起。
正德五年,五色云见。
《山西通志》:正德五年夏四月五日,榆次五色云见。按《四川总志》:正德五年七月十三日,广元百丈关五色云见。
《广东通志》:正德五年,广州庆云见。
正德十一年,彩云凝结二日。
《云南通志》:正德十一年十一月,彩云见于邓州,二日乃散。
正德十二年,白气飞坠有声,彩云见。
《江西通志》:正德十二年,宁州东北方白气如虹,飞坠有声。
《云南通志》:正德十二年二月,彩云复见于邓州。正德十四年,五色云见。
《广东通志》:正德十四年闰八月,琼州五色云见于郡西。明年三月,又见初轮囷上下二结,须臾,溷合黑云盖其上,白气射之亘天。
世宗嘉靖元年,武城县城楼出白气。
《山东通志》:嘉靖元年冬十二月,武城县西城楼角南有孔,出白气如烟,七日乃止。
嘉靖四年八月澄江罗藏溪,有白气,上升如龙。按《云南通志》云云。
嘉靖七年,河间有异气,万州有白气贯空。
《畿辅通志》:嘉靖七年夏,河间异气。四月四日,五鼓有气如火光,龙形,自空至地,直立西南,数刻方散。按《广东通志》:嘉靖七年冬十月,万州白气贯空,白气如虹,直入天河,十馀夜乃散。
嘉靖十三年,五色云见。
《江西通志》:嘉靖十三年闰二月,南昌进贤,五色云见。
《云南通志》:嘉靖十三年,五色云见永昌。
嘉靖十五年秋,琼州五色云见郡城西,光彩绚地。按《广东通志》云云。
嘉靖十七年,黑气蔽空,五色云见。
《山西通志》:嘉靖十七年五月,黑气蔽空如夜。按《广东通志》:嘉靖十七年,儋州五色云见。
嘉靖十八年,景云见。
《大政纪》:嘉靖十八年二月乙巳,景云见时,卓午景云见,缥缈五色,夏言顾鼎臣以闻帝命,礼部择日昭谢尚书严嵩请于翼日,祈谷礼毕,御奉天殿受贺,帝命免贺,独择日昭谢焉。
《四川通志》:嘉靖十八年三月,富顺树稼彩云见。嘉靖十九年,庆云见。
《湖广通志》:嘉靖十九年,广济五色庆云见于西南,盘旋半日。
嘉靖二十一年五月十三日,同安晡时,海中气蒸如雾。
《福建通志》云云。
嘉靖二十二年,五色云见。
《江西通志》:嘉靖二十二年春正月朔,南昌五色云见。按《福建通志》:嘉靖二十二年五月十八日,五色云见于壶山之上。七月二十八日,兴化府石室岩后云气如人马旗帜,久之乃散。
嘉靖二十四年,卿云见。
《山西通志》:嘉靖二十四年夏四月,平阳卿云见。是月十一日午时,卿云五色见日边,长二丈许,广二三尺,良久方散。
《云南通志》:嘉靖二十四年十月朔,楚雄五色云见。嘉靖二十八年三月,永昌五色云见于哀牢山。按《云南通志》云云。
嘉靖三十八年,彩云见。
《云南通志》:嘉靖三十八年,彩云见顺宁之东北,状如华盖,光燄射人,弥月乃散。
嘉靖四十年,有云气成城阙状,五色云见。
《江南通志》:嘉靖四十年,清河县有云气,列城市宫阙状。
《云南通志》:嘉靖四十年六月,永平和丘山五色云见。
穆宗隆庆二年,黑云见。
《福建通志》:隆庆二年三月十七日,海澄县有黑云倏起,挟龙自八都东方来,捲屋裂瓦,火光冲突,烧烬苗蔬至港口而灭。
神宗万历元年,襄阳白气见福州,五色云见云南,彩云见。
《湖广通志》:万历元年正月夜,襄阳白气见,自东而西,其色如银,其声如雷。
《福建通志》:万历元年六月二十九日午时,郡儒学对山,五色云见。
《云南通志》:万历元年,云南县彩云见如绮。
万历五年,黄云四塞。
《四川总志》:万历五年三月,武隆河沙上黄云四塞,牛马嘶鸣,沙碛如堵。
万历十二年三月望,有黑气翔云中。
《云南通志》云云。
万历十五年九月,五色云见于曲靖之西。
《云南通志》云云。
万历十八年十一月,五色云见于蒙化西山。
《云南通志》云云。
万历二十四年,五色云见于临安之西。
《云南通志》云云。
万历二十五年,黑云出同安县,所过伤物。
《同安县志》:万历二十五年丁酉三月,有黑云一片,如簸箕,大自县中出南城而去,所过瓦屋皆有挝动,至刘五店尤甚。
万历二十八年,白气见。
《山西通志》:万历二十八年春正月,汾州白气经天。是月初十日,地响如雷,自西北起随,有白气一道经天,踰时方散。
万历三十七年四月,兴化府五色云见北方。
《福建通志》云云。
万历三十九年八月,兴化府五色云见紫帽山。按《福建通志》云云。
万历四十三年,白气见。
《山西通志》:万历四十三年秋八月,白气冲天,粗如瓮,长二丈,一月方息。
万历四十五年,有白气如刀,见于东方。
《广东通志》云云。
万历四十六年,白气赤云见。
《山东通志》:万历四十六年,白气亘天。
《江西通志》:万历四十六年秋九月,东南白气见,至更即出,两旬始灭。
《福建通志》:万历四十六年秋,东方有赤云一片,长丈馀形,如刀,数月不散。
《四川通志》:万历四十六年十月初六日,白气见于东方,形如匹布,弯曲如刀,其长亘天,月馀乃灭。万历四十八年,蕲州白气见龙门,祥云见。
《湖广通志》: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蕲州夜见白气,长数丈,起东北止西南,至八月乃灭。
《广东通志》:万历四十八年春正月,龙门祥云见。
熹宗天启二年二月,有黑云如盖,自北来覆省城。
《云南通志》云云。
悯帝崇祯元年三月,太湖县云成五色,有楼阁状。
《江南通志》云云。
崇祯十五年,黑气蔽塞。
《束鹿县志》:崇祯十五年闰十一月十七日初更后,城内外黑气蔽塞,高可二三丈馀,十八日晚亦然。崇祯十六年,有白气、黑气、青气、赤气见。
《陜西通志》:崇祯十六年冬十月,西北有白气如蜞形,忽七八折腾天。
《湖广通志》:崇祯十六年正月二十六日,蕲州黑气四塞。五月,日将西见,青气二道撑日脚,广各二丈。七月始散。
《四川通志》:崇祯甲申年,献贼至夔门,日中有赤气数道,下丰上锐,自东指西,长竟天,其贼渐南而西,其气与俱转,经年乃灭。贼攻绵州围方合城内,人见云中隐隐有万鬼哭声。

皇清

康熙十七年六月十三日,
上谕:吏部等衙门,时当盛夏,亢旸不雨,酷暑经旬,蕴
隆未解。又于是月十二日,有青气竟天之异,因朕凉德,布政不均,罔克昭事。

上帝协叙阴阳。
上天垂戒,良有其由,朕夙夜徬徨,循省思咎,兹已躬亲
斋戒虔行,祈祷因念国家立纲陈纪,分职宣猷,政务繁多,易滋阙失,或用人未当,贤否混淆,以致庶绩未熙,事多丛脞,内而部院总天下之枢机,或条例有未尽善外而督抚系生民之休戚,或吏治有未澄清以致朝廷德意不能下究,军民疾苦无由上闻,召兹灾眚,谴告良殷,凡今有应行应革事,宜关系政治得失者,著在京三品以上堂、上官及言路诸臣,各抒所见,切实直陈。朕将采择施行,用以上迓

天和,绥乂蒸庶,勿得浮泛塞责,负朕求贤图治至意。特
谕。

云气异部艺文一

《庆云赞》宋武帝
非烟非云,曳紫流光。悬华曜藻,奄郁台堂。粤予休明,震乎珍祥。积庆有文,灵贶无疆。

《贺洪州庆云见表》唐·许敬宗

臣某等言:臣闻灵心不测,叶至道以升,闻上帝无声,候休明而降祉,同夫影响,在感斯通,相彼天心,实交其际。伏惟皇帝陛下,垂光御极体睿凝图始,自忧勤宁群飞于海外,赐之仁寿,拯涂地于寰中,总绝代之英声,实兴朝之美政。三秦咸泰六府,斯歌首冠往,初功无取,譬德泽共二,仪潜运清,明与七曜齐光,是以迩无不安,远无不届,雕额镂胸之类,款郊甸以相趋毡裘板屋之朋,入提封而请吏上腾下漏,天平地成嘉〈一作喜〉气内充庆云,以之舒彩盛德,外发非烟,由其散色,窃见守洪州长史张惟善等称,以六月二十六日于城内见庆云,自旦及申,然后方散谨。按《瑞应图》曰:庆云者,太平之应。《孝经·援神契》曰:德至山林,则景〈一作庆〉云出。又曰:天子孝,则庆云见。金枝玉叶,若临轩帝之营。萧索氤氲复入,唐臣之咏,自非工侔造化,道格上元光含六幽,恩流四海,安能致兹神感式彰灵贶元黄间,起朱紫相辉千载,合符如斯之盛也。虽复骈枝合颖疋,此为轻绛雪元霜曾,何足喻,凡诸率土预在肖形沐浴皇风,同源凫藻,况以臣等谬忝衣簪,旦夕岩廊亲闻锡瑞相呼,忭跃实百常,情不胜,悦豫之至。

《百寮贺日抱戴庆云见表》李峤

臣某等言臣闻大人造物,亨衢所以贞观上帝悬象层穹,所以照临合其德而先后不违,契其诚而表里潜应,伏惟圣母圣皇陛下,仰应顾托俯顺讴歌临天下之大宝,当域中之正气斟酌律度三神,援亭毒之权鼓舞阴阳万象入,则成之,契六幽金镜四时玉烛恺泽将膏雨共流协气与景风齐畅,故能使天地储祉灵祇降福枢纽荐符勾芒锡寿,自呈有命洛书肇出惟宗社之飨,德乃神明之祚,圣象物昭应休徵焕发,每至十二月元珉启匣,绿错披题迁宝秘于东序,视衣缨于北阙必有仙鹤,翔集云乌杲曜祥光入于九重异气,县于三象,虽复鼎来汾水黄云冠于北山,剑在丰城紫气冲于南斗,无以方斯影响近此。〈阙二字〉天作符箓动而有徵日官考验,以为常准日在朔月时,惟,孟秋奉鸿庥而正位先吉辰而解网休日。申酉,众姬称贺申礼既毕,昭示圣图芝检初开扶光未徙,即有氤氲传汉发祥于俯仰之间,萧索浮天舒彩于折旋之际,于是晬容,当宁嫔仪在列,文物充于紫庭晖光察于元象或。〈阙三字〉戴洪琛之威仪,非烟非云,夺袆褕之彩色,两宫胥忭六妃式舞欣就望之近,临悦光灵之下,济臣等谨按《孝经·援神契》曰:王者德至于天,则日抱戴。又黄气抱日辅臣纳忠。《瑞应图》曰:天子德孝,则庆云出。又曰:天下太平,庆云见。陛下宵衣旰食至德通于九元,皇帝锡类推恩纯孝刑于八表,惟明求道若金在砺,自物观化如草从风属千龄之景业承肆眚之鸿,霈乾坤合而喜气生图箓启而祯符作既以发挥天德昭宝运之。隆平且以光翼瑞章究灵心之终,始自非上下和洽幽明荐成,何自徵造化之神。伟合天人之符契,昔者元圭受命无闻感召之之祥,赤土披图不发昭回之贶,故知冥祇职道历载,祀而潜休灵物俟时,当圣明而效,用事超六籍之外,声高百王之表卓哉至矣。无德而称臣等谬奉隆知亲承大庆朝闻夕死,每窃忭于昌期手舞足蹈敢承欢于下列无任凫藻踊跃之至,谨诣阙奉表陈贺以闻。

《九日紫气赋》〈有序〉潘炎

景龙三年九月九日,帝与群官壶口山升高时,有紫气光彩照日,赋曰:

吾王不游,人何以休。望壶口之千里,值重阳之九秋山对翠屏动晖光之赫赫,云成紫盖扶晚日之油油,宛转浮空轮囷,不散应一人之盛,德为万岁之荣,观氤氲瑞色无孤峰断阵之嵯峨,摇曳晴空杂玉叶金枝之灿烂,亦何异出苍梧入大梁为汉武之盖,升轩辕之堂忽兮,改容形难为状纷纷郁郁,用表灵贶迁用芒砀之间,非比昆崙之上,岂徒合以肤寸,垂以飘扇河汾水兮,天之眷紫气凝兮,人罕见位当用九果符九日之祥,运极通三永御三云之殿。

《寝堂紫气赋》〈有序〉前人

景龙三年十月二十五日,帝还京后,州内所居寝堂上有紫气,七日不散。赋曰:

于穆圣王先天不违讴歌,既洽朝觐攸归往京邑而经千里自潞郊而乘六飞,洪惟此邦初九之地翚飞鸟跂谓尚诸侯之宫,虎踞龙骧忽成天子之气,方凝紫色是谓非烟乍萧索乎。空外更霏微乎。日边若动非虚似浮,有实覆彩鸳之瓦髣髴升堂绕文杏之梁氤氲入室,是作兴王之兆克符来复之日,远而望之乃散乱浮空,近而观之,则希微无质欲见峰岩之,上先形藩邸之间,异张华之宝气冲斗殊尹喜之真人,度关若乃广野之宫,阙化成涨海之楼台,回映谅阴阳之尽美,非福应之攸盛,惟紫气之来集实皇家之。大庆休哉圣君有天下之成命。

《贺祥云见状》张九龄

右臣等伏见道门威仪司马秀表称今月十日,夜陛下亲临同明殿道场为宗社苍生祈福,有祥云见,伏惟圣德以精意动天,天意以肸蚃符圣其感甚速,岂云元远陛下肃敬之深,勤恤所至,灵心如答,神道何言。自表休期以介景福生人,大赖天下幸甚,臣等忝居近侍倍百恒情,谨奉状陈贺以闻伏望宣示史馆。

《贺彩云见状》张说

右伏奉恩旨今日属下元,赐臣等侍从升降,圣阙礼谒大圣尊容行香之际,日西南有彩云见者,伏以大道无形至诚,斯应上元降福感,而遂通步辇陟于斋宫虔修,香火彩云生于晓日,遽发祥光是知圣德与天心合符,万灵与群仙叶赞,臣叨陪侍从如升,汗漫之游承恩礼谒更睹,氤氲之瑞荥幸之极千载一时无任欣庆之至。

《中书门下贺庆云见表》常衮

臣某言伏见太史,奏今月十三日,降诞之辰有庆云见自卯,及巳五色相辉京城士庶无不观睹者,臣闻应天者圣降,必有期从龙者,云感而成瑞,伏惟宝应元圣文武皇帝陛下,启我昌运本乎。大微甲观画堂以书有庆赤光紫气,以表祥符每岁孟冬内朝,举礼万国称贺群臣,献寿纷委灵贶总集良辰,今者卿云表祥史册十月,良月远膺盈数之期,后天奉天近叶下元之历,从风萧索抱日萦回色涵流渚之虹影杂绕枢之电,交映荥光曲成转盖万物皆睹群情共欢无疆之休,永永禔福,臣奉觞庆贺于万斯年无任抃跃谨奉表陈贺以闻。

《郊天日五色祥云赋》〈以题为韵〉元稹

臣奉某日诏书曰:惟元祀月正之三日,将有事于南郊直端门,而云出天锡余以云瑞,是何。祥而何吉。臣稹稽首敢言其实陛下乘五位,而出震迎五帝,以郊天五方腾其粹气,故云五色以相宣排空,乍直捧日初圆兽蹲,而龙鳞熠熠鸟跂而凤翼翩翩羽,盖凝而轩皇暂驻风马驾而,王母欲前影带其彩疑错绣之遥属光照乎。物比摛锦之相连观之者,无小无大讶之曰非烟若烟。昔者,卿云作歌于虞舜,白云著词于汉武皆跂望而为言,非仰观而遂睹,今陛下德至天地恩覃草莽当翠辇黄屋之行,见金枝玉叶之数,陋泰山之触石方出鄙高唐之举袂如舞,昭示于公侯卿士莫不称万岁者,三并美于麟凤龟龙可以与四灵而五于是。载笔氏书百辟之词曰:郁郁纷纷,维庆霄之云。古之尧舜幸得以为君象胥氏译四夷之歌曰:炜炜煌煌,天子之祥。唐有神圣,莫敢不来王帝用愀然。曰:予何力泽,未周于四海,云胡为乎。五色来尔,群后举尔,众职由五行以修五事遵五常。而厚五德正五刑,以去五虐繁五稼而除,五贼苟顺夫人理之父子,君臣则安知云物之赤黄,苍黑进我辇辂就我钧陶,虽有光华之万状,不若丰穰于四郊,凡百庶僚相趋而顾稍疑江上之绮,果异封中之素补天者,虽欲抑之,而不出吞笔者,安可寝之而无赋,越明日臣稹咏霈泽于鸡竿之前睹,斯云散之为五彩之湛露。

《白云起封中赋》高孚

客有遭逢汉昌从武帝而登,岱睹白云之效祥曰:此盖非常不飘不扬。初起封中方郁郁以呈象,稍浮山上乍英,英而有光原初出之义也。告成我皇我皇德以静人威以平难廓清诸夏光启大汉俗,既和兮,考时巡礼既备兮,登日观惟天辅圣无雨则其明徵,惟岳通元出云,所以幽赞不然者,山有四岳胡独兴于此地,有四极胡不普,而施观耀质以流彩,若无心而有知无心者,何随车而动息,有知者何表圣之功德帝穆清以修祠云,故清其容帝。贞白以为心云,故白其色,岂徒然也。君为万国所仰岳,乃众云所届其垂思储精登封俯拜,亦庶乎。明神斯答景福攸介,故夫是云也。乘元气而出冠灵坛而浮不漠漠以四散直亭,亭于上头祥光内,朗瑞色旁流。既表庆于兹日复增华于介丘此可以见其无疆之休者也。且夫刻石者,所以纪号泥金者所以昭告必元德之已升乃兹山之可造若齐桓僭侈秦帝骄暴纵倾国以修封,岂嘉祥之云报美矣哉。昼日斯清瑞云孔明絪缊萧索下应一人之感髣髴影响旁闻万岁之声彼入房彰于殷帝浮河表于周成,岂可与兹而名哉。

《早秋望海上五色云赋》张何

幽栖多暇乐道閒居坐文章之苑囿,放精思以畋渔咏大冲之招隐,讽相如之子虚觏,兰凋而蕙歇伤夏卷而秋舒升重轩,以徙倚目平海而踟蹰见五云之间,出绕三山而忽诸映乌晶之曭,朗涵蜃气之纾馀光泛泛而逾净影离离,而不疏懿夫腾碧海,瑞皇家金柯玉叶兼杂花,文璀璨光纷华,况夫罗帏锦帐绕香车双虹宛转萦翠霞及夫,倏而聚忽而散,霓裳羽旆相凌乱倚长空浮迥岸,宛若琼楼,金阙横天半美人濯锦春江畔既而丛彩可望奇状难名群象纠纷疑绮罗之绣,出五色明媚,若丹青之画成影,澄波而海晏气幕岫而山晴嗤砀岭之光浅,耻汾川之色轻,壮瑞图之旧箓,应乐府之新声似帝乡之迢递冀有司而见行悠悠帝国三千里,不托先容谁衒美希君顾盼当及时,无使霏微散成绮。

《望云物赋》〈以察微表象书物备年为韵〉陈正卿

天道昭著灵台耸拔将治历,以明时必仰观,而俯察谁敢俶扰曾,不范围既七政,以钦若,亦四序而发挥。寒暑有次启闭,相依彼畴人,以视远类君子之表,微维人有令维天有兆道在乎。观法用不挠彼分至之复应生云物以缥缈俾,占望以聿书将丰灾,以是表夫其大观在上南,正是掌审仁和之景,色候肃杀之,气象授时莫愆行令,靡爽举祀物以昭报顺禳祈之,肸蚃,若乃履端于绪以正厥初分职辨云既明于周典申命出日载列于虞书举春奉始,积闰归馀节候应乎寒燠政令随乎。惨舒是用敬授以崇祗祓将举正以举中宁不轨而不物,岂唯中台端立,永望以肆将以见天地之心辨刚柔之位,庶乎。有典有则克明克类,若夫春景载阳冬日已至,望西成之平秩见南郊之,敬致莫不参阴阳之,则符璿玉之器,审四时以成序,察五云而有备,备用先天实,惟有年傥灵台之可颂,庶无忝乎周篇。

《勤政楼视朔观云物赋》〈以天地交泰万国欢心为韵〉彭朝曦


圣上以睿德昭宣宸衷告蠲静,以法地动而合天天何言哉。每降鉴于明主君为政也。亦仰观乎上元,是以鲁史荐书云之典,礼经徵视朔之篇于时,宇县升平朝廷无事辟朱楼于晓日,垂紫旒于空翠至诚必应果呈證圣之祥至感必通,遂有效明之瑞,乍异色而抱日,或神光而覆地,是知昊穹成命必在于昌,期元象著明讵违于躔次,万国来朝十月之交,时当阳数气发阴爻晴色俯临远接黑龙之水,清辉四散,仍萦彩凤之巢,臣窃观前代之君也。居九重之深据四海之大遇皇天之阴骘属当时,之交泰则必怠,政理而不修,唯升平而是赖今陛下,则不然,体至道以得一播元精,以吹万发号施令,必酌于故实垂范制法亦咨乎,前宪古人云朔者苏也。陛下视之所以苏息兆人,云者运也。陛下视之所以广运明德人既苏,而宁靖德乃运而充塞,犹储精而谷神尚克己,而作则方将扬耿光于五圣布深仁于万国,三事大夫抃而同欢上言曰:陛下敦本弃末。图易于难夫此视朔情深履端况式瞻于万象将布政于千官,固可轶缇油而播美藏金匮而不刊,然圣上方以无为作虑,不宰为心鼓元气之橐,调薰风之琴,以至德抚御以大明照临盛矣。夫圣德若,此岂为臣之所能讴吟。

《南至郊坛有司书云物赋》崔立之

唯皇动天辨方正位稽大明于北陆郊,上元于南至五夜祗肃载,惟列祖之诚三日罔,𠎝用表致斋之意于是乘法驾鸣,和鸾玉漏声晓金波影残环卫俨以星拱簪裾列而云攒备肃肃之盛礼,咸济济于灵坛,大吕云门既六变而斯阅嘉栗旨酒,感百神而具欢矧器用陶匏藉以包茅,光逾泰畤馨迈周郊,朱火炀烟,远浮于华盖,元酒明水近映乎长旓懿,夫宇宙氛氲晴郊景曛宗伯司礼保章辨云荣光烛于九野佳气覆于六军,飘飘飖飖,郁郁纷纷,足以昭上帝瑞吾君时谓唐时歌卿云之五色,德称虞德咏南风之再薰是以惟圣,惟寿可大可久既丰稔之足,徵复灾疠之何有既而旋天步回象舆大孝,是展皇情未摅将欲超羲轩于上古方淳朴于太初俾时和俗阜涂谣史书土阶攸则而琼室靡居且虑乎。贤哲尚屈所以敦于云物缅乎。德化未覃所以郊于国南,祈动植之攸济匪娱乐,而是甘然后景福来格无疆在兹笑竹宫之求应,鄙宣室之受釐,是以降哀矜之诏,宣恻隐之慈布政施德逮茕,与嫠举沈沦于是日庶闻之于有司。

《南至郊祭司天奏云物赋》郭遵

惟肇祀于上元,必展礼于南至,至者作候,故用其吉辰南则向明,故就于阳位盖取诸吉,土以父事天降皇车以尽敬奉苍璧,以告虔至诚遂通祯祥,不能以自閟幽赞不昧云物,于是乎昭宣及夫盛礼既毕大驾言旋兆人仰观于空际。太史伏奏于君前曰:当此和煦静无纤氛照耀兮,天垂爱景霏微乎。山出祥云度青霄而匪徐匪疾向丹阙而乍合乍分应乎。一阳之始焕乎五采之文氤氲摇曳去来无际望之。虽曰:崇朝庆之知其嗣岁,谁谓其有叶本乎。触石而来,谁谓其无心偏舒捧日之势,岂非表王者之殊,祉答泰坛之亲祭者乎。天子乃命百辟诏有司载笔以兹记事祝史叶其正辞国庆可徵宁虞于水旱,年丰有待先咏其京坻自跻仁寿之域,肯继春秋之时且南正上言休徵无咈肯,比夫观台之望,将为备于云物,子月之祀阴阳始交,岂比夫鲁史所纪候启蛰,而乃郊我礼踰旧我祥靡究望岁而知岁之穰,祀天而受天之祐,五云八风之异寸,眸遂占三百六旬之期,一日可候不然者,何以炳焕,图牒发挥章奏,是知郊祀而汉武奚匹推历而轩后怀惭照临之明兮。将日月并出覆载之广兮,与天地同参臣有睹,盛仪而瞻瑞物愿齐圣寿于终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云气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