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气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云气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六十七卷目录

 云气异部汇考三
  观象玩占〈月旁云气占 杂云气占 风雨云气占 军城云气占〉
  管窥集要〈杂云气占〉

庶徵典第六十七卷

云气异部汇考三

《观象玩占》《月旁云气占》

月有戴,不出百日,人主有喜。
月有珥色,青为忧,白为丧,赤为兵,黑为亡,黄为喜。月有两珥,其下国喜,兵在外则胜,有四珥,国安有喜。高宗占曰:月十日有两三珥,国有喜。四珥,女主忧,不则天子有立诸侯。
月昏有珥,天下兵大起,不出六十日,荆州占曰:有半喜。
月夜半而珥,边地有恐。
月有白珥,其下城降。
月左有珥臣与君,青衣北宫有奸,右有珥臣与君,青衣南宫有奸。
月冠而珥有大风,人主有喜,戴而珥,不出百日,人主有喜。
月有背璚,臣欲为邪,其色青,中赤外有芒刺,为逆中赤外青,无芒刺,为谋,数见,则国凶。一曰:月背璚,臣相残,天子左右有奸宜备。
月有抱为顺背为逆抱且背为不和,臣有为忠,亦有为邪者。
月有四璚不晕,臣下有谋不成。
月有四提,天子无后,其下国有忧,六提,天子游行天下。
凡月晕而珥,皆为兵起,不晕而珥,皆为有喜。
月晕谓之逡巡,君政和平,月终岁不晕,天下人安,月晕者臣下专权之象,晕则受冲及所在国,皆不安。月晕七日,无风雨兵起,土工兴,凡孟月七日仲月八日季月九日夜,皆当月晕不以其日,不出三日,当有暴风甚雨,不则为兵灾。
月晕赤而光,天子起兵攻城城降。
月晕黄色,将军有喜益禄进爵。
月晕中赤外青,群臣亲附,外赤中青,臣有外心。月晕𩰚者,其国君背约。月晕东向风败五谷,西向风雨害谷,北向为水南向旱大风。
月晕〈阙〉卯,日天下有兵,兵合无兵主凶。
月晕三重,天下兵起有拒城有亡国。
月晕明王者,自将兵出野。
月晕再重大风兵起三重四重,天下兵起。一曰其下亡国易姓,五重女主死不则,有大忧。六重国失天下有大丧,七重天下有急天子有兵忧,八重以至,十重兵起流血天下更始。
月晕一重以下有缺不合,上有冠戴,旁有白珥白晕连环贯珥,国大战流血其地,纷纭不出一年。
月晕再重,有背有反者,背在内私成于内,在外私成于外。
月晕三重,外赤中浊不散者,军聚会。一曰月晕三重天下兵起,土工兴相死,女主忧,三重赤云贯之其下国亡常,以十二月八日候月,若晕三重,有大风兵起,灾在内女主用事。
月有两晕,不合其下水灾。
月有交晕赤色,有光其国不出三年被兵。
月色黄有交晕所宿,国受兵,色黄白交晕一黄一赤,所宿国益地,期二年,交晕贯月,有军相守,从贯击者,胜杀将。
月晕连环兵起争地连环,一二至四五皆为女主昌,月晕三环连接黄色,天子溺爱宠妾,上僭以妃为后,后族盛强其国危亡,黑色,来年大水,五谷不成,赤色为兵为旱。
月一岁有连环晕至四五其色青赤或赤黄润泽,皆为女主昌欲移国祚。
月晕如连环,有白虹干晕,不及月女主贵人,阴谋作乱,有白衣会宫中有怪。
月有白晕连环,接北斗,其国大兵大战流血,其下亡地。一曰月晕,连环贯北斗魁,大臣下狱人流千里。月晕连环及三台五车北斗文昌,皆为女主昌,人君弱,后宫有喜有赦。
月晕而冠,天子有喜多大风。
月晕而珥,兵起战从珥所击胜。一曰,有军而珥有大水女丧。月晕一珥得珥之国,失地晕两珥先起兵者胜。月晕不合有两珥,有水不出一月。
月晕有白珥,上将战死。
月晕两珥有白云如虹,或白虹贯之天下,有大战以宿占国。
月晕有抱珥,在晕外,外人战胜在内,内人战胜。月晕有璚,臣叛兵起。
月晕一重下璚上,冠旁有珥兵起。
月晕有虹蜺乘之战,从虹所往胜。
月晕有虹蜺直指,破晕至月中破军杀将。
月有晕白虹贯月,兵大起将军野死。
月晕有云横贯之起兵者胜。一曰左右吏死。
月晕而赤云如火,其城围而降。
月晕有云如布或三或四,贯晕及月有兵从之来者,勿当之当之者必败。
月晕有白云如杵抵月,不出其年,有女丧。
月晕有云贯晕蔽月,不出其年,国有丧。
月晕有白气从外入攻城者,胜从内出中兵出胜。月晕有白云交横贯月,大将暴亡军败。
月晕有流星出晕中,其国贵人走,有流星入晕,中臣走在外者,还流星交入晕中或落月上,其分国乱晕而不风兵起。
月晕天无云,有流星过月上下,其国有喜。
月晕而流星横度晕中,诸侯有亡国失地者,一曰王侯有丧。
月晕中流星出,其国忧,赤色拔城黑色,破军。
月环晕有流星入之外国,有使来出之,天子后宫得子,流星黄白明润为喜。
月晕有客星在月北,北国胜月南南国胜。
军在外月晕,光色鲜明者战胜。
月晕先合而后消所在方胜,月以正月三日,晕所宿国小熟。五日晕大熟。二日晕有土工荆州。占曰:月以正月八日九月十六日十八日。夜有晕者,其年三月有德令十一月夜晕大旱十二月夜,晕蜚虫多死,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夜晕,五谷不成,二十五日二十六日夜晕枲贵。
月以正月八日十二日,夜晕国兵尽出有军在外,则罢。
月正月上旬,一晕树木虫,二晕木伤,三晕雷震物,四晕五晕天下更主,六晕有亡国,七晕八晕道多死人武密。占曰:正月上旬。月三晕。有大赦。在明年一曰:正月月三晕,民𩰚岁恶。荆州占曰:月三晕王者,将兵出行,五晕至九晕,其国亡地。十晕以上天下更改。五月中月至九晕,道上热死人。
月正月甲乙,日晕人疾疫。丙丁,日晕旱。戊己,日晕大水土工起。庚辛,日晕大兵。壬癸,日晕江河决溢。月春晕木日夏晕,火日秋晕金日冬晕,水日四季晕,土日为其分,有殃主死国乱。
月以庚戌,日夜晕有赦,所谓夜者,自子至日出,自日入至亥,皆其日之夜也。他仿此。
月晕围角亢,大将军有忧。
月晕围角亢氐房心五宿以丑寅,月有大赦,围四宿小赦。
月晕围角亢,天下士卒死,四足虫多死。
月晕围氐房心。石氏曰:有德令。郗萌曰:其地有疫。月晕围房心兵起庙堂国亡晕房心而勾氐宿,大赦。月晕房心勾及尾箕大风动地。
月晕亢及心尾四足虫为害,不出其年,山崩国改。月晕尾箕人疾疫围箕尾斗,兵从东北来者,胜从南方来者不胜。
月晕围南斗大将易正月,晕围箕斗,五谷不成。月晕围牛女,女工丝枲,皆贵牛多暴死。
月晕围虚危,兵谋不成。一曰兵起庙堂。
月晕围室壁风起大水,寡妇婴儿多死,土工兴有谋不成。
月晕围壁奎娄,其地人病水虫多死。
月晕围胃昴,人多腹痛。
月晕围昴毕有德令,不则有反者。
月晕昴毕参有赦,不出三年,人主忧。
月晕毕参觜弓贵。
月晕参井多冰霜。
月以太岁所在日辰晕毕至五车及一星小赦及三。星至五星,大赦。
月以建子之月,晕昴至参尽及五车,皆在晕中大赦,不尽小赦。
月晕井鬼,其年不和,一曰旱。
月晕翼参军,在外战亡其偏将。
月晕轸角先起兵者不胜,有赦期百二十日。
月在角晕围北斗,大臣有诛者。
月晕环北斗魁第一星第二星,天子立妃为后。又曰:北国有来归者。月晕围北斗柄三星,大风雨不则,大臣有黜者死者。月晕环天市房心贯索市,有火天子宫中防火。月晕昴毕五车参井来年,五谷熟女主恣。
月晕贯北斗辅星,大臣下狱。
月晕围太微翼轸少微,三台女主喜。
月晕围北极五帝内座,臣蔽主天下兵起。
月晕围紫微垣至文昌,有赦令。
白晕贯月王者,恶之。
月晕赤白青或赤黄纯黄如晕,或月有黄光四散,或紫赤黄光射月,或紫气绕月遍,或紫气绕月上下,或穿月过,或月上下五色云气簇月,或晕五色四色鲜明光彩,或月生黄气高一丈二丈至五丈之上,皆为阴盛阳衰,人君重女色。政在后宫之应,凡日晕黄紫或吐紫气或黄赤气,立日上或绕日或日出入,常有紫云或黄云气,辉光射地,日光大明皆为君安,国昌之象。盖日晕者阳精盛而抱日,故有五色即为喜气,月为女主承君者,阴盛则侵阳非常之气,不宜常见,是故喜在后宫非社稷之福也。
白虹贯月,兵起将死,又为不臣。
青气贯月大兵起在夏大旱秋民不安冬女主喜春谷不成。
白气贯月春,灾女主忧,白衣会夏大水在秋为,风在冬,主纳妃为后。
黄气贯月,四时皆为女主盛强。
黑气贯月夏,则女主不安,水潦春秋皆为雨水,不则月内多阴。
青气贯月在冬春,女主大昌。
紫气抱月,遍女主大昌不利社稷。
月始生黑云贯月,名曰缴云。或一或二,出五日必有暴雨。
月始出云居其中,状如禽兽,其名曰:綦。甲乙日见东方,受其害。丙丁,日见南方受其害。戊己,日见中央受害。庚辛,日见西方受害。壬癸,日见北方受害。
月下有气如人相随。是谓恶成其下国,分王侯将相当之。
月上有赤黑云,气临月或月下气如飞鸟,其分无君月旁白云如杵抵月,六十日内,有战破军杀将。月旁多赤云如人头,兵起大战流血,白为兵起黑水灾。
月旁有白云黑云苍云,或一或二三状如厚布,抵月其分城围邑拔。
白云刺月其下君亡青云刺月,主受其殃五谷不成。赤云刺月,是谓仇贼黄云刺月,女主有忧,黑云刺月多阴雨。
黑云气似晕围月或射月,皆为女主不安,七日内有雨不占。
凡月晕有非常气色,皆为妃后谋主。
凡月晕有抱珥冠戴承履者,皆吉数见者,君安臣顺女主吉昌。
月以四时壬癸,日晕皆为大水。

《杂云气占》

青气广五六丈东西,竟天天下有丧。
黑气如大道一条,长而明不见,头尾东西者,不过三朔大赦。
黑气如群猪群羊群鱼,外国不顺。
赤气如伞盖,军上千里,内战有庆千里外忧。
赤气如火见影者,臣叛其君不过三朔。
赤气如龙蛇,在山头住。又如夜火光者,臣离其君主不安,为客所伤。
赤气覆日而光,大旱人饥。
黑气如牛头龙蛇变化,疾疫民流,外国欺中国,宜察谗间。
黑云气南北阵有大水,国有忧。
黑云气东西阵君有忧,若天气苍茫而黑云东西极,天移日不动者,忧深此气以戊己,日见君恶之。白云气极天南北阵,君忧。
云如匹布西南行,君忧。
白云如舞往来,其处凄风,送迎大雪将下。
云气赤黄四塞终日竟夜,照地者,大臣纵恣如气昧,浊贤人去小人在位。
云气如日月晕,赤色,其国有兵,青色大水。
日出没时有云横截之白为丧,赤为兵黑者,惊三日雨则解。
气上丰下杀,有若木皮春黄夏,白四季黑秋青冬赤,是谓乱国之气。
黄黑云数道如匹布贯日,其间道有白云如鱼鳞者,有刺客。
云如匹布行,都国中其君有忧。
云状如龙行,其国大水人流亡。
云如巨鱼疾行中天其色黄黑,有大风大水。
云,如人相揖兵起民流,如立人或如三牛边城围。云气如牛车,相随主大水。
云溷溷如土色,土工兴。
赤云如牛无角,三日内大雨,不雨,不出三十日北兵起殿庭中气,如雾君以忧死。
天无云而有云气自庙中,出者兵起国亡。

《风雨云气占》

风雨气如鱼龙行,其色苍润黄气蔽日,昏惨或如积土或如累盆黄色润厚,朝东夕西压日或奄之皆风雨气也。一曰天低气。昏三日内有雨。
朝视日有黑云气如雾压日日光旁,射其色惨淡黄白者,其日有风雨日欲入有之,则其夜有风雨气郁蒸彤云出日左右,春夏秋雷雨冬风雪。
云气如乱穰大风将至视所从来避之云甚厚而润,大雨必暴至。
四始之日有黑云气如阵,厚重而润者多雨。
日始出有晕气如车盖,在日上者其日雨。
日上下有黑云气如蛟龙者,必有风雨。
云气如黑蛇冲日,其下大雨水气黄而随日,大风天高气白无雨多风。
月初生色黄者多晴色,青者多雨,色润白,大雨。苍白气入北斗,多大风。
黄云气蔽北斗,明日雨。
白云气压北斗,三日雨。
青云气掩北斗,五日内雨。
天无云而北斗上下独有云,五日内大雨。
日入有白光如气自地至天直入北斗所历星,皆失色,其夜必有大风。
太白出气长数丈,多风雨所指,处兵大起。
辰星出气长一丈,大雨水。
云片片相逐聚散不常,其色洁白围绕,日光必主有雨。
云气赤紫布天,七日内大雨水。
四方有黑烟笼赤云如火,在烟中三日内雨。
帝王异人云气占

天子气内赤外黄正四方,郁郁葱葱,所发之处,当有王者,若天子欲往游处其地,亦先发此气远近数里,如法计之吉凶,以日辰生剋,决期以干支数法。天子气如城门隐隐,在气雾中恒带,杀气森森然。天子气如华盖在气雾中,或有五色,又多在晨昏见。天子气如千石仓,在气雾中,或有如高楼在雾中。天子气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
天子气五色,如山镇。
敌上气如龙马杂色,郁郁冲天者,帝王之气不可击,在吾军必得天助。
天子气如龟如凤,五彩随王时发。
洛书曰:苍帝起青云,扶日赤帝起。赤云扶日黄帝起黄云扶日,白帝起白云,扶日黑帝起黑云扶日苍帝气如人,向日拳手而俛首一手,在后赤帝气象火光如覆萸状立在日下,黄帝气如马,在日下白帝气如虎,在日下黑帝气如船在日下。
凡帝王气发常以四时王相时目相生之日,其国大昌。
青紫气自地属天,其地有贵女。
四方常有大云五色,具者贤人隐也。
将军云气占

将军之气如龙如虎,在杀气中两军相当,若发军上则其将猛锐欲动也。吉凶以日辰决之,若无军在外亦有暴兵起。
城营上气如火烟或如山林,竹木或有白色而赤色,绕之或紫黑如门楼或上黑下,赤如旌旗,或如张弓弩或如尘埃,本大而高首锐而卑或,如囷仓正白见。日益明或白如粉沸,或如夜火光照人,皆猛将气也。军上气黄白而转泽者,将有盛德不可击。
军上气发渐渐如云变作山形者,将有深谋不可击,若在吾军战大吉。
军上气上黑下赤在前者,将精悍不可当。
军上气如交蛇向人,此猛将气也。不可当若在吾军战必胜。
赤气上与天连,军中必有良将。
军上气青白而高者将勇,大战前白后青而高者将弱,而士勇前大后小,将怯不明气青而疏散者,将怯弱可击。

《军城云气占》

凡初出军日天气昏漠云气阴惨者,必战,若清明和畅风尘,不动者不战,有青气见军之王相上者,当战不见则不战。
凡出东向东伐,有白云从西来因随击之胜,若有赤气或青云从东来逆军者,宜急屯守他仿此。
凡对敌敌东方白云东去,而又有云东来相逆。须臾,过者云已去。而又有风随之望之,有龙虎之状,不可战,若我军得之战,大胜云虽逆而风从者不可战。凡两军相当,平旦视其所向。甲乙日,有白云。丙丁,日有黑云。戊己,日有青云。庚辛,日有赤云。壬癸,日有黄云,皆不可动。
凡两军相当,赤云气加西方,客胜加北方,客败加东方,不胜加南方,军还馀仿此。
凡遇四方盛气不可向之战。甲乙,日青气在东方。丙丁,日赤气在南方。庚辛,日白气在西方。壬癸,日黑气在北方。凡战得此者胜向之者败。
凡天见五色云气望东西南北,至子午卯酉若百步十步一丈十丈百丈,数百丈如车道与日辰相剋者,大战不相剋者不战。
凡王气所临有天命兵强相气,所临战胜将吏有功,死气所临疾病死丧饥馑,破败囚气所临,被围降伏休气,所临兵罢亡功士卒亡散。
天有青气入营兵弱惊,赤气入营兵暴惊,黄气入营兵和解,白气入营士卒大疫。一曰兵,宜徙营黑气入营凶。
凡有云气横来者,两军不合,急先伏止当有遁将。凡出军有云黄气临营西向东向战,皆凶北向吉。凡军行有白气如虹,军有惊宜备。
凡军出欲知贼得否,赤气前行有黑气随之赤气,灭贼可得若赤气独行,无黑气随者贼不可得。
凡黑气如死人头在营上,敌人有所献,且求降许之,不许必战功,虽成而士卒多死。
凡黑气如积土在我军上敌来挑战,或袭我,我必坚守经月,敌心有离离而后战大胜。
凡两军相当彼军上有赤气状如疋布,长数十丈,其下,色黄来临,我军有急兵士卒恐惧,人有逃心,宜罢军吉。
凡赤云临东西阵者,其军败,赤气随日出者,军行有忧。
军上气上黄下白,名曰善气,所临之军,欲退而求和也。
凡气如引索加阵前锐白黑色,有阴谋,青色有兵来,赤色,有反兵,黄色急去之。
凡围城寨平旦视围上,气郁郁如火光芒,气势翕翕,然者其方救至无者,救不至受围者,望外救亦以是占。
凡云气如三匹帛,前广后锐,此大军行气也。车气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骑气卑而布卒,气搏前高后卑者,疾前方而高后锐而卑者,却其气平者,其行徐前高后卑者,不止而返校骑之气正苍黑,长数百丈,游兵气如彗扫,长数百丈无根本。
凡喜气上黄下赤怒气,上下赤忧气,上下黑土工气,黄白徒气白。
凡日月晕与气以先有者为胜,先去者为败,军上有日旁虹蜺不可逆之,若得其逆宜徙去之。
凡胜兵之气上与天连,或如火光或如山堤,上有林木或如埃尘,粉沸其色黄白或如旌旗,无风而扬挥其势指敌或白气粉沸,如楼缘以赤气,或如人持斧向敌,或如蛇举头向敌,或如埃尘前卑后高,或如牛马头低尾昂,如旌旗,或如锋刃向人,或如人牵牛,或如乳虎,或如匹帛,或如覆舟,或气似堤覆前后,皆白或常发黄气或气黄白重厚或赤黄气上达于天,或五色气上与天连或气,上小下大,或遥望如𩰚鸡,赤白相随在云中,或气黄白润泽,而上锐或如日月,而有赤气绕之,似日月晕有光或气起中天,而及我军或如飞鸟徘徊,从高而来或有赤气如马,在黑气中或如黑人在赤气中,或如赤杵在黑气中,或状如人,十十五五有行列,或如旌旗在黑气中,有赤云气在前或气如三匹帛,前横后大或如华盖,或如杵形向外或如赤乌,或如山岳皆兵雄将猛得天之助,不可击我军有之急战大胜。
凡败兵之气,囚废枯散如马肝,色如死灰,或如偃鱼;或如偃盖,或乍见乍聚乍败散,如雾始起或如群羊、群猪在气雾中;或如死蛇、如系牛、如双蛇垂头委曲,如蜚鸟四散,如决堤垣,如坏屋,如人无头,如人相指,如惊鹿相逐,如两鸡相向;或如人头、如扬灰、如捲席、如悬衣、如匹布乱穰、如人相随;或如粉、如尘,勃勃如烟,或五色杂乱,东西南北不定;或如群鸟乱飞,或纷纷如转蓬、或如败船、或如卧人、或如覆车乱不起;或上大下小,前高后卑,或如双蛇守日,或赤气如火光自天降下,入军中,或气苍苍,须臾而散,或如人头临军上,或如鸡、如兔临军上,或云气盖道,蔽濛昼晦,或气黑而卑如楼状,或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将宿,或气如丹蛇,或白气如猪,下临皆将衰兵败,恐惧逃遁之气,在我军急去之。
军上十日无气发者,其军必败,十日无气,而忽有赤气乍出,即灭者,外声欲战而实将退败。
黑云如壤山堕军上,名曰营头之气,其军必败。军上气如火光,夜照人者,军士散乱。军上气出而半绝者,欲败渐尽者,走一绝一败再绝,再败三绝,三败在东发白气者灾深。
军上有黑气如牛形或如马形,从气雾中渐渐入军,名曰天狗,食血见则其军败散。
军上气苍黑乱者,士卒饥。
两军相当十里之内三里之外,望彼军上气高,而前后白青散者,败气也,宜急击之。
军上气先青而渐变黑者,其将欲死。
军上气如燔生草之烟前,虽锐而后,必退得便击之胜。
云气盖道蔽濛昼晦,宜急去之不然必败。
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将宿必有畏惧,心志不定,终欲遁逃逼之必胜,若我军得之,宜善抚士卒。有云如鸟其出,如䖟其国战不胜。有云气如尾在云雾中临军上者,中人与外人通。日晕有气如死蛇,属晕者将死两军相当不利先举日月晕有背气所临者败。
军上有白云及曲蜺者,败白虹及蜺入营者败。日晕气薄恶及后至先,去其下军败。
日晕有四缺,在外军悉败散。
凡暴兵之气白如瓜蔓连结部队。须臾,罢而复出,或至八九而来不断者,宜防急贼猝至。
白气如仙人衣千万连结部队相,遂罢而复兴当有千里兵来宜备之。
黑气从彼来之我军者,欲袭我也。敌人吉宜备,不宜战敌还从而击之,必得小胜,天色苍茫而有此气,依支干日数内无风雨,则所发之方,必有暴兵,日克时则凶时克日则自消散此气所发之方,当有使告急一人来则气一条,依数计之,若散满一方,则有众来依支干日数内,有风雨则伏。
气如人持刀盾或有云如坐人,赤色所临城邑,有暴兵惊怖,须臾去。
赤气如人持节,兵来未息。
云如方虹或如赤虹,其下有暴兵。
云气如旌旗暴兵起或如虎跃或如人行,色白或如人行止,而不崩皆有暴兵。
白气如带,竟天有暴兵。
白虹所出,暴兵起。
赤气如火,所向兵至。
候敌气上有云下,亦有云者兵必至。
云气如匹布著天经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云如胡人列阵天下兵起。
白气广五六丈,东西竟天天下兵起。
日出没时有白气如匹布著天,而行长或竟天或十馀丈,有声者天狗也。见则兵大起。
有云如豹如狗四五枚相聚,其国起兵。
四方清明无云独有赤云赫然,见者所见之地,兵起。四望无云独有黑云极天,名曰天沟,天下兵起云半。天则兵半起三日内,有雨则灾解。
壬子日候四方无云独有云如旌旗,其下兵起,遍四方天下尽起。
云气一道上白下黄或白色如匹布,长数丈,或上黄下白如旗,长二三丈,或长气纯赤而委曲,一道如布帛,皆谓之蚩尤旗。见则兵大起。
黑气如龙马如蛇如牛头,变化者,裔兵欲欺中国宜谨防之。
凡伏兵之气如赤杵在乌云中,或如幢节在乌云中或如乌人,在赤云中或有黑气浑浑圆,长而赤气,在其中或白气粉沸如楼状,其下皆有伏兵,不可轻击若军行近山林坑谷之间当慎防之。
云纷纷绵绵相绞及似蒿草长数尺者,以车骑为伏兵,如布席之状,似蒿草长尺许者,以步卒为伏兵。黑云出营南贼逃我,后有伏兵,谨候察之,则知其所在。
黑云变白反赤形如山者,有伏兵。
有云如山林兵在外,有伏兵。
前有黑气而后有白气者,有伏兵。
军中有气乌色上起而有赤气,在其中皆伏兵也。宜审察之不可击。
凡战气如人无头如死人卧如丹蛇赤气随之,必大战杀将。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狗,入营下有流血。
四望独见赤云如立蛇,其下大战流血。
四望独见赤云如覆舟,其下大战。
青云见军之王相上者,有战。
白虹或赤虹屈旋停住,其下流血。
白气如车入北斗中转移者,下流血大将战死。云如耕陇,其下有兵必大战。
日旁白气如虹两军相当必战,无军而见者兵起。四五六白虹见,有大战。
日月有赤气截之如大杵,万人战死,其下先举者不利。
日晕有一缺万人死,其下先举者不利。
月初满而蚀军,必战。
苍白云气经天,其下拔城大战。
赤气漫漫如血色下,有大战流血。
凡阴谋之气白而群行,徘徊结陈而来此他国,人欲相图也。随视,其所往伐之可得。
黑气如幢出营中上黑下黄敌求战,而无实九日内觉备之。
黑气如车轮,临我军敌人谋乱国,有小臣勾之,宜明察之。
黑气游行中含五色临我军上敌人,有谋伐我者,宜备之。
黑气如引索来如阵,前锐者有阴谋。
天沈阴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月,三日已上,将军慎左右及敌使。五日至七日,有阴谋蔽人主夺将权,亦有刑杀篡逆事,连阴十日,乱风四起欲雨不雨,名曰濛臣。谋君天沈阴日月无光,云障之而不雨,君臣俱有谋若两敌相当则阴相图谋,若昼阴而夜,月出君谋臣夜阴而昼日出臣谋君。
日月濛濛无光,士卒谋内乱将军,宜明法度察有功伺奸谋。
凡坚城之气正白如旌旗,或白气如旗而赤界无边,或气出外,如火烟或有云分,两彗状或白气从城中南北出皆勿攻。
城上黑云如星名军精围城急解去,有兵突出客败赤云或黄云临城城中,皆大吉庆。
青云从军城中南北出或云青色如牛头,外向触人皆勿攻。
城中有气出东其光黄,此天一城也。不可攻攻之者死。
白气从城中出青气从北入反复回还者,军不得入城。
凡攻城围邑过旬不雷不雨者,为城有辅去之勿攻。城垒气出外如烟火者,主人欲出战,不可攻其气无极者避之。
城上气如双蛇举首外向,前卑后高者不可攻。赤气如杵形从城中出,向外者内兵突出客败。城中气,不见于外者不可攻。
赤气从城内出者内兵出宜备之。凡攻城有气从中出入吾军宜备之。
濛气绕城不入城者,外兵不得入。
日晕有青气从中起四出者,围中胜。
云如日月而有赤气绕之似日月晕状有光者,所见之城邑不可攻。
凡攻城有黑云临城者,积土固险之象,黑者水气城池之象不可攻。
凡围城平旦视围上气,郁郁如火光芒,势翕翕然者其方救至无者,救不至受围望救者,亦以此占。凡屠城之气,赤如飞鸟散乱,或赤气如败军或赤气状如狸皮班文正,赤色或云如众人头赤色者,皆败亡气也。
城上无云气士卒败散或如死灰色,及上不出者可攻。
攻城其气如灰出而还复,其军上者军多病,城可屠城上气,出复入者,人欲逃背。
攻城其城上气聚,如楼外见者,攻之可得。
城中气起而上正赤者,可屠赤气四面,或黄色绕之将死城降。
城上气色如灰,谓之灰城可屠。
城上气如灰色出而东可攻西可降出而高,无所止用日久长。
城上气如双蛇,前高后卑者可攻。
有气从城外,入者可攻。
有白气如蛇来止敌城上者,急攻之。缓则失之,若从其城来至我营,则急宜固守已攻城,有白气绕城而入之者,随所入急攻之,若其气来指我营,则急宜敛兵防守。
云气如雄雉临营阵,其下必有降者。
城中气出,前高后卑上大下小者皆败气也。
蒙气围城而入城者,外兵入城。
攻城若不雨蒙雾,风至兵胜。
有气如蛟头白内,向者城可攻。
屈虹从外入城中,三日内城可屠。
城上气如漫血,所临者败。
日重晕而有白虹贯日,围城客胜。
围城邑有云如鹄尾来阴,围上三日亡。
凡降气如人十十五五皆低头乂手或如人,乂手相向或气如黑山,以黄为绿者,皆降伏之气。
白气如鸟趋入屯营连络不绝,而须臾,下者当有他国来降。

《管窥集要》《杂云气占》

天见白气如虹,兵起黑气如虹,水灾赤气如虹,火灾兵起青气如虹,淫雨为灾,皆作于所发之国,黄气如虹有兵,则所起之方胜。
日旁气如狗六七枚,有反者。
青赤气掩,日必有大战。
青龙四向扶日臣谋主,期不出三年。
常以九月上丙日候日旁有交,赤气其下,有兵。日未出有赤气如日,君侧有佞臣。
白气广三尺在日下东西,其国兵起。
冬至日日未出未入有云迎送之,岁美无灾疫水旱,黄气二重时和年丰日出有云隔之白为丧青为虫赤为兵黄为土工日有黄晕再重,不出一年,五谷以湿,暑伤有兵,天下忧,有黑晕再重灾在内内臣贪利不出三年天下饥民流亡,夏雪冬雷,国以乱亡。日下云气如獐鹿,兵在外者溃无兵,则兵起。
日下云气状如张伞,又如飞烟有光,如火星傍出下,有流血。
日下云气如𩰚牛如人持戟立如人无手,皆为兵起,国有大忧。
日下云气漠漠如花,相连续不断后宫乱。
日下气如散花人君,失政后妃为乱。
日下云气如树,君忧危。
日下云气如鼠如雉形头翅,举有水灾。
日下云气如破船行辇毂之,下有忧。
日下云五色如奔獐走鹿大臣,有诛戮者。
云气界如十字,国有大凶。
日下云气如人举两手,后妃有乱。
日下或左右有云气如人举手分日,主命恶之。日出没时有云如刀戟横截日上下,白为丧,黑为惊,忧,赤为兵火。
日将出而云气如烟雾,紫赤布隔于天,不有大雨则有火灾,应七日内。
黑云散下属地如猪状,其方兵起破军杀将。
青云绕日四散变作雁,行郡国谋叛。
青云霞贯日,下欲害上。
青霞发日上下左右,君得贤臣。
黑霞贯日君忧在日上下左右,为风大作色润,惨者有雨。
黄霞紫霞在日上下左右国君,有喜若覆贯日,喜变为忧。
白霞劲锐布匹帛状,所起之方有兵。
赤霞或白霞贯日,大臣灾后妃死,将军有戮者,黑霞贯月,大雨人灾。
日下有白霞垂足,当有贼臣谋君。
云气似霞非霞者日光所成,暂成倏灭,其长或尺或丈以至竟天,状如旗枪,劲而有力,与虹气不同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云气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