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气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云气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六十六卷目录

 云气异部汇考二
  地镜图〈望气〉
  月令占候图〈占种植〉
  宋史〈天文志〉
  词林海错〈占兵〉
  海录碎事〈城中气〉
  田家五行〈论云〉
  天元玉历〈帝王气象篇 猛将气篇 军胜气篇 军败气篇 城胜气篇 屠城气篇 伏兵气篇 暴兵气篇 战阵气篇 图谋气篇 军营杂气篇 吉凶气篇〉
  图书编〈风雨气〉
  观象玩占〈候气之法 九土异气 祥气妖气诸名 日月旁气诸名 日旁云气占〉

庶徵典第六十六卷

云气异部汇考二

《地镜图》《望气》

齐气之见为牛, 青土地为女人,黄金之见为火及白鼠。 财在丘墟者为木变,故木有折枯者。其旁有财折所向在焉。其在南方去木八尺,其在东方去木六尺。 望气见人家黄气者,栀子树也。 钱铜之气望之如有青云。 山畜财物气葱盛。 行沙出金断冈伏矿小。 蕴玉有积辉。 铜器之精见为禺。黄金之气赤黄,千万斤以上光如大镜盘。 银气夜正白流散在地拨之随手合。 草青茎赤秀下有铅。
天鼓动王弩发天下惊。〈按:《地镜图》所载,多有讹舛〉

《月令占候图》《占种植》

夏至之日,离卦用事日中时,南方有赤云,如马者,离气至也,宜黍。立秋,坤卦用事晡时,西南有黄云,如群羊,宜粟谷。

《宋史》《天文志》

《周礼·保章氏》: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降丰荒之祲象。故鲁僖公日南至登观台以望,汉明帝升灵台以望元气,吹时律,观物变。盖古者分至启闭必书,云物为备故也。迨乎后世,其法寖备。瑞气则有庆云、昌光之属,妖气则有虹蜺、祥云之类,以候天子之符应,验岁事之丰凶,明贤者之出处,占战阵之胜负焉。青气入勾陈,大将忧。
云气入天皇大帝,润泽,吉。黄白气入,连大帝坐,臣献美女;出天皇上者,改立王。
黄、白气入,四辅相有喜。白气入,相失位。
云气入五帝内坐,华盖下,色黄,太子即位,期六十日,赤黄,人君有异。
云气犯六甲,色黄,术士兴。苍白,史官受爵。
云气犯柱史,色黄,史有爵禄。苍白气入,左右史死。云气犯天柱,赤黄,君喜;黑,三公死。
云气犯女御,黄,为后宫有子,喜;苍白,多病。
云气入尚书星,黄,为喜;黄而赤,尚书出镇;黑,尚书有坐罪者。
云气入大理,黄白,为赦;黑,法官黜。
云气入阴德,黄,为喜;青黑,为忧。
雪气入天床,色黄,天子得美女,后宫喜有子;苍白,主不安,青黑,忧;白,凶。
云气入华盖,黄白,主喜;赤黄,侯王喜。
黑云气入传舍,北兵侵中国。
黑云气犯八谷,八谷不收。
赤云气犯天理,兵大起,将相行兵。
云气入太阳守星,黄,为喜;苍,将死;赤,大臣忧。
云气犯天一,黄,君臣和;黑,宰相黜。
云气犯太一,黄白,百官受赐;赤,为兵旱;苍白,民多疫。云气犯天棓,苍白、黑,为凶。
云气犯天戈,黑,为北兵退;苍白,北人病。
云气出入太微垣,色微青,君失位。青白黑云气入左右掖,为丧;出之,无咎。赤气入东掖门,内起兵。黄白云气入太微垣,人主喜,年寿长。入左右掖门,天子有德令。黑及苍白气入,天子忧,出则无咎。黑气如蛇入垣门,有丧。
苍白气抵内五帝座,天子有丧;青赤,近臣欲谋其主;黄白,天子有子孙喜。云气入,黄,为喜;黑,为忧。
青、赤气入,幸臣,近臣谋君不成。
赤气入郎位,兵起;黄白,吉;黑,凶。
黄白气入郎将,则郎将受赐。
云气入三台,苍白,民多伤;黄白润泽,民安君喜;黄,将相喜;赤,为忧;青黑,忧在三公;苍白,三公黜。云气入少微,色苍白,贤士忧,大臣黜。
云气入天市垣,色苍白,民多疾;苍黑,物贵;出,物贱;黄白,物贱;黑,为啬夫死。
云气入贯索,色苍白,天子亡地;青,兵起;黑,狱多枉死;白,天子喜。
云气出女床,色黄,后宫有福;白,为丧;黑,凶;青,女多疾。云气黄白入右角,得地;赤入左,有兵;入右,战胜;黑白气入于右,兵将败。
云气入库楼,内外不安。天库生角,有兵。
黄白紫气贯进贤,草泽贤人出。
云气犯亢宿,色苍,民疫;白,为土功;黑,水;赤,兵。一云:白,民疾;黄,土功。
云气抵大角,青,主忧;白,为丧;黄气出,有喜。
云气犯折威,苍白,兵乱;赤,臣叛主;黄白,为和亲;出,则有赦;黑气入,人主恶之。
云气入摄提,赤,为兵,九卿忧;色黄,喜;黑,大臣戮。赤云气入阳门,主用兵。
云气入氐宿,黄为土功;黑主水;赤为兵;苍白为疾疫;白,后宫忧。
云气犯招摇,色黄白,相死;赤,为内兵乱;色黄,兵罢;白,大人忧。
赤云气犯梗河,兵败,苍白,将死。
云气入房宿,赤黄,吉;如人形,后有子;色赤,宫乱;苍白气出,将相忧。
云气犯日星,黑,为巫祝戮;黄,则受爵。
云气入心宿,色黄,子孙喜;白,乱臣在侧;黑,太子有罪。云气犯积卒,青赤,为大臣持政,欲论兵事。
云气入尾宿,色青,外国来降;出,则臣有乱。赤气入,有使来言兵。黑气入,有诸侯客来。
赤云气犯天江,车骑出;青,为多水;黄白,天子用事,兵起;入,则兵罢。
赤云气入傅说,巫祝官有诛者。
赤云气犯鱼星出,兵起,将忧;入,兵罢;黄白气出,兵起。赤云气出龟星,卜祝官忧。
云气出箕宿,色苍白,国灾除;入,则蛮裔来见;出而色黄,有使者;出箕口,敛,为雨;开,为多风少雨。
云气入北方南斗,苍白,多风;赤,旱;出,有兵起,宫庙火;入,有雨赤气,兵;黑,主病。
云气犯鳖星,色青黑,为水;黄,为旱。
云气苍白横贯牛宿,有兵、丧;赤,亦为兵;黄白气入,牛蕃息;黑,则牛死。
黄白云气入河鼓,天子喜;赤,为兵起;出,则战胜;黑,为将死。青气入之,将忧;出,则祸除。
云气入须女,黄白,有嫁女事;白,为女多病;黑,为女多死;赤,则妇人多兵死者。
赤云气入天津,为旱;黄白,天子有德令;黑,为大水;色苍,为水,为忧;出,则祸除。
苍白云气入匏瓜,果不可食;青,为天子攻城邑;黄,则天子赐诸侯果;黑,为天子食果而致疾。
云气入虚宿,黄,为喜;苍,为哭;赤,火;黑,水;白,有币客来。赤云气掩天垒城,北方惊灭,有疾疫。
云气入危宿,苍白,为土功;青,为国忧;黑,为水,为丧;赤,为火;白,为忧,为兵;黄出入,为喜。
云气入营室,黄,为土功;苍白,大人恶之;赤,为兵,民疫;黑,则大人忧。
云气入北落师门,苍白,为疾疫;赤,为兵;黄白,喜;黑云气入,边将死。
云气苍白入羽林军南,后有忧;北,诸侯忧;黑,太子、诸侯忌之;出,则祸除;黄白,吉。
赤云气入壁宿,为兵;黑,其下国破;黄,则外国贡献,一曰天下有列士立。
赤云气入犯西方奎宿,为兵;黄,为天子喜;黑,则大人有忧。
黄云气入土司空,土工兴,移京邑。
苍白云气入附路,太仆有忧;赤,为太仆诛;黄白,太仆受赐;黑,为太仆死。
白云气入阁道,有急事;黑,主有疾;黄,则天子喜。青云气入犯,王良近臣奉车忧坠车。云气赤,奉车有斧锧忧。
青赤云气入娄,为兵丧;黑,为大水。
苍白云气入天仓,岁饥;赤,为兵、旱,仓廪灾;黄白,岁大熟。
苍白云气犯天大将军,兵多疾;赤,为兵出。
苍白云气出入犯胃宿,以丧籴粟事;黑,为仓谷散腐;青黑,为兵;黄白,仓实。
青白云气入天囷,岁饥,民流亡。
苍白云气犯大陵,天下兵、丧;赤,则人多战死。
苍色云气犯积尸,人多死;黑,为疫。
青云气入天船,天子忧,不可御船;赤,为兵,船用;黄白,天子喜。
青云气入天廪,蝗,饥,民流;赤,为旱;黑,为水;黄,则岁稔。苍赤云气犯昴宿,民疫;黑,则北主忧;青,为水,为兵;白,人多丧;黄,则有喜。
赤云气犯刍槁,为火;黄,为喜。
云气入天苑,色黑,禽兽多死;黄,则蕃息。
苍白云气入毕宿,岁不收;赤,为兵、旱,为火;黄白,天子有喜。
苍白云气犯天高,大旱。
白云气入五车,民不安;赤,为兵起。
云气苍白或黑入天潢,为丧;赤,为兵;白,则天子有喜。云气入咸池,色苍白,鱼多死;赤,为旱;白,为神鱼见;黑,为大水。
云气犯参旗,色青,入自西北,兵来,期三年。
黄云气犯天关,四方入贡。
白云气犯天园,兵起。
云气犯觜觿,赤,为兵;苍白,为兵、忧;黑,赵地大人有忧;色黄,有神宝入。
青云气入犯参宿,天子起边城;苍白,为臣乱;赤,为内兵;黄色润泽,大将受赐;黑,为水灾,大臣忧。白云气出贯之,将死,天子疾。
云气入玉井而色青,井水不可食。
青云气入厕,为兵;黑,为忧;黄,则天子有喜。
苍黑云气入犯南方东井,民有疾疫;黄白润泽,有客来言水泽事。黑气入,为大水。常以正月朔日入时候之,井宿上有云,岁多水潦。
云气犯五诸侯,色苍白,诸侯有丧;不,则臣有诛戮。天下有大水。
苍白云气入犯积水,天下有水。
赤云气入犯积薪,为水灾。
苍白云气入南河,河道不通;出而色赤,天子兵向诸侯。黄气入之,有德令;出,为灾。
云气苍白入河北,边有兵,疾疫,又为北主忧。
赤云气入水位,为旱、饥。
赤云气入狼星,有兵。
赤云气入弧矢,民惊,一曰北兵入中国。
白云气入老人星,国当绝。
白云气入舆鬼,有疾疫;黑,后有疾忧;赤,为旱;黄,为土功;入犯积尸,贵臣有忧;青,为病。
赤云气入爟星,天下烽火皆动。
赤云气入柳宿,为火;黄,为赦;黄白,为天子有喜,起宫室。
赤云气入酒旗,君以酒失。
苍白云气入七星,贵人忧;出,则天子用急使。赤入,为兵;黑,为贤士死;黄,则远人来贡;白,为天子遣使赐诸侯帛。
云气入天相,黄,为大臣喜;黑,为将忧。
苍白云气入张宿,庭中觞客有忧;黄白,天子因喜赐客;黑,为其分水灾;色赤,天子将用兵。
赤云气出入翼宿,有暴兵;黄而润泽,诸侯来贡;黑,为国忧。
赤云气掩器府,天下音乐废。
凡黄气环在日左右为抱气;居日上为戴气、为冠气;居日下为承气、为履气;居日下左右为纽气、为缨气。抱气则辅臣忠,馀皆为喜、为得地,吉。一珥在日西则西军胜,在东则东军胜,南北亦然;无兵,亦有拜将。两珥气圜而小在日左右,主民寿考。三珥色黄白,女主喜;纯白,为丧;赤,为兵;青,为疾;黑,为水。四珥主立侯王,有子孙喜。
日旁云气白如席,兵众战死;黑,有叛臣;如蛇贯之而青,谷多伤;白,为兵;赤,其下有叛;黄,臣下交兵;黑,为水。日始出,黑云气贯之,三日有暴雨。青云在上下,可出兵。有赤气如死蛇,为饥,为疫。杂气剌日皆为兵。日晕,七日内无风雨,亦为兵;甲乙,忧火;丙丁,臣下忠;戊己,后族盛;庚辛,将利;壬癸,臣专政。半晕,相有谋;黄,则吉;黑,为灾。晕再重,岁丰;色青,为兵,谷贵;赤,蝗为灾。三重,兵起。四重,臣叛。五重,兵、饥。六重,兵、丧。七重,天下亡。白虹贯日,近臣乱。
日珥,甲乙,日有二珥四珥而食,白云中出,主兵;丙丁,黑云,天下疫;戊己,青云,兵、丧;庚辛,赤云,天下有少主;壬癸,黄云,土功。
月旁瑞气,一珥,五谷登;两珥,外兵胜;四珥及生戴气,君喜国安。终岁不晕,天下偃兵。白晕贯之,下有废主。白虹贯之,为大兵起。
月珥背璚,晕而珥,六十日兵起;珥青,忧;赤,兵;白,丧;黑,国亡;黄,喜。有背璚,下弛纵,欲相攻残贼,不和之气。晕三重,兵起;四重,国亡;五重,女主忧;六重,国失政;七重,下易主;八重,亡国;九重,兵起亡地;十重,天下更始。

《词林海错》《占兵》

有云如丹蛇,随车后大战杀将,有云如蛟龙,所见处将军失魄,有云如鹄尾,来荫国三日亡。

《海录碎事》《城中气》

城中气,出东方,其色黄,名天钺,不可攻。

《田家五行》《论云》

云行占晴雨。谚云:云行东,雨无踪,车马通。云行西,马溅泥,水没犁。云行南,雨潺潺,水涨潭。云行北,雨便足,好晒谷。上风虽开下风不散,主雨。谚云:上风皇,下风隘,无蓑衣,莫出外。云若炮车形起,主风起。谚云:西南阵单过也。落三寸言云阵起,自西南来者雨,必寻常阴天西南阵上亦雨。谚云:太婆年八十八,弗曾见东南阵头发。又云:千岁老人不曾见,东南阵头雨没子田。言云起自东南来者,绝无雨。凡雨陈自西北起者,必云黑如泼墨,又必起作眉梁阵,主先大风而后雨,终易晴天,河中有黑云生谓之河作堰,又谓之黑猪渡河。黑云对起一路相接亘天,谓之女作桥雨下阔,则又谓之合罗阵,皆主大雨立至。少顷,必作满天阵,名通界雨。言广阔普遍也。若是天阴之际,或作或止,忽有雨作,桥则必有挂帆,雨脚又是雨脚将断之兆也。不可一例而取。凡雨阵云疾如飞或暴雨乍倾乍止,其中必有神龙隐见。易曰:云从龙是也。谚云:旱年只怕沿,江排水年只怕北江红。一云:太湖晴上文。言亢旱之年,望雨如望恩才,是四方远处云生阵,起或自东引而西,自西而东,俗所谓排也。则此雨非但今日不至,必每日如之,即是久旱之兆也。此吴语也。故指北江为太湖,若是晚霁必兼西天,但晴无雨。谚云:西北赤,好晒麦,阴天卜晴。谚云:朝要头顶穿,暮要四脚悬。又云:朝看东南,暮看西北。谚云:鱼鳞,天不雨也。风颠此言细细如鱼鳞斑者,一云老鲤斑云障晒杀老和尚,此言满天云。大片如鳞,故云老鲤往往试验,各有准秋天,云阴若无风,则无雨。冬天近晚,忽有老鲤斑,云起渐合成,浓阴者必无雨,名曰护霜天。

《天元玉历》《帝王气象篇》

天子之气外黄内赤,气多上达于天,见必在于王,日如龟凤龙马人虎兮,郁郁然杂色横天如城门,高楼囷仓兮森森然恒带杀气,或气雾隐华盖之形,或五色如山镇之势,或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皆帝王游幸之符瑞。

《猛将气篇》

名将之气郁郁然,与天连猛将之气勃勃然,如火烟内白而赤气绕外,中黑而赤气在前,森森如龙而似虎,渐渐如雾,而作山形如反蛇,势如张弩,其白如粉絮,囷仓其气如山林竹木,或紫黑如门上楼,或赤黑如旌旗举,并为猛将强卒,亦主深谋远虑。

《军胜气篇》

军胜之气覆军似堤,若乌鸟之飞去,若旌旗之指敌,气如堤坡而前后摩地,云如日月而赤气绕之,徘徊其上兮。如飞鸟赤白相随兮,如𩰚鸡,如匹帛,而后大前广如五马,而尾仰首低如赤杵,在乌云之内如乌云,与赤气相随如人持斧,而望彼如蛇,举首而向敌或如牵牛,或如覆舟,或象山坡之林木,或如虎豹之潜伏,或粉沸如楼缘以赤气,或赤黄五色上连天体,或如华盖之独居,或如引索之不一在吾军,速击而勿留在敌上,急去而勿击。

《军败气篇》

气色囚废枯散,占为军败之徵,如败车系牛坏屋,或盖道蔽蒙昼,冥黑如坏山堕于军上。白如群鸟趋入屯营,勃勃如燔,生草纷纷,如转枯蓬,类偃。盖偃,鱼照临于军上,如群羊群猪在于气中。气出半绝而渐尽,或前高白而后青,如鸡兔之临阵,如马羊之入军,如人形而无头,如人头而缺身,如双蛇之委曲,如群鹿以惊奔有赤光从天流下,如气发连夜照人,或如扬灰,或如捲席,或如人卧,或如鸟飞,或如覆船车盖,或如败决垣堤,或如雾始起而聚散,或如人叉手而头,低不为将败军北,必为降退逃归。

《城胜气篇》

云青黄临城而城胜,色青白中出而勿攻,白气中出而赤气北入,赤气如杵,而黑云似星,青赤起晕内而四外出,濛气绕城外而不入中,白如旌旗而赤界青如牛头,而触人或气无极而如烟火,或气从中出而入吾军,或如双蛇之气,或分两彗之云,或平旦有云而色克其日,或欲攻击而雷雨过旬,气濛而人不相睹,可速引去而远屯兹,皆城胜之气,不宜修楼橹轒辒。

《屠城气篇》

气如死灰,其城可克,赤气临城而黄气四绕,则将死城降。气聚如楼而出,见于外则攻之可得,屈虹从外入城重晕,白虹贯日,濛雾围城而入城,白气绕城而内入或赤黑如狸皮,或云气如雄雉,赤似人头飞鸟似败车,气出向东回西而若北,或云如立人五枚,或如三牛边城围,或攻城城上无气,或如白蛇以指城,或气下白而上赤,或如日死而雾濛,或有气出而后,入皆屠城客胜之徵,智将勿疑而急击。

《伏兵气篇》

两军相当有赤气,随气所在有伏兵。云绵绵绞绞兮,车骑潜踪。如布席蒿草兮,步卒匿形。白气粉沸而起如楼状,黑气浑浑而赤气在中,或乌云中之赤杵,或赤云内之乌人,或如数人之在黑气,或如幢节之在乌云,或云如山岳在外,或前乌后白相邻,此气象之所见,伏兵藏而莫闻。

《暴兵气篇》

暴兵之气赤气赫然,赤如旌旗,或四方遍满白如匹布,或赤气亘天如瓜蔓而八九不断,若仙衣而千万相连,或如方晕,或如赤虹,或如狗四枚相聚,或如人行止不前,或如人行,或如艾虎云气,自中天而下吾阵黑云,从敌上而覆吾军,有云如人而赤色,无云独见此黑云。或如戎以列阵,或如人以执楯,或如执杵,或如火云凡此气之所起,有贼兵而暴臻。

《战阵气篇》

赤气如伞以覆军,千里内战则有庆,天昏暗寒剋则遇敌相攻。气青白如膏,则大战将勇。赤云如狗以入营,赤云屈旋而不动,如丹蛇,如立蛇,如覆舟,如耕陇,或白气,如车入斗,以转迁,或日有白气,若蛇而交见,气如人以无头,如死人以偃卧,或一玦四五白虹,此并为交兵大战。

《图谋气篇》

敌国图谋,白气群行,士卒内乱,日月濛濛,黑如幢节而出于营敌,欲求战而有谋诈。黑如车轮,而临我阵,敌人谋乱。臣与贼通,昼阴则君谋将出;夜阴则臣谋乃兴,或天气阴沈夜不见星。而昼不见日,或连阴十日。日月不见而乱风四起,并主君臣俱有阴谋,亦为两敌阴相图议,黑含五色,临我军敌,与臣谋当自死。

《军营杂气篇》

两军相当各占其气,以高厚实长泽之类,为胜以下薄虚短枯之类,为北气安,则军安而治气散,则军乱而踬对敌,有云来而其势甚卑,是贼必大至,宜急起严备。将军失魄兮,云如蛟龙。军士死亡兮,形如兔雉遇,四方胜气也。毋向而攻遇四方,死气也。宜顺而击赤气随日出军行,有忧。赤气随日没外有告急,赤黑气并行,赤气灭贼,可以获,赤气若独行无黑气贼,不可得,被围则平日,视围救来处,其气翕翕,新出军行。占云逆可屯而顺可击。

《吉凶气篇》

五色气兮,萧索轮囷,是为庆云也。太平之应大风将至则云如乱穰,大雨将至则云甚重润,将有丧,则青气东西极天,军有丧,则白云南北如阵,赤气如血,则血流黑气如道,则有赦。有云如龙行,大水也。人亦流亡,赤气如火影,臣叛也。不过三月,贤人隐逸也。云俱备五色而常有常存,大臣纵恣也。云赤黄四塞而终日连夜,赤气覆日而如血,火旱民饥,黑气变化而更移外,欺中国云如一匹布而行,君长忧焉。云如气也昧而浊贤人去矣。

《图书编》《风雨气》

风雨气色如鱼龙行,其色苍润或黄气蔽日,皆惨。或如土或如累盆,黄色润厚,朝东夕西,压日或掩之,皆风雨之气也。朝视日上有黑云,气如雾压白日光旁射,其色惨淡,黄白者,其日有风雨,晚日欲入有之,则夜有风雨,云气如乱穰,大风将至。视其从来避之云甚而润,大雨必暴,至四馀之日,有云气如阵,厚而润者,多雨。日始出有晕气如车盖,在日上者其日雨,日上下有黑云气如蛟龙者,必有风雨云气如黑蛇衡,日其下有大雨月初生色黄者,多晴色,青多雨色,润白者大雨,苍白色加北斗多大风,黄云气蔽北斗,明日雨白气掩北斗,不过三日雨青云掩北斗五日内必雨,天无云北斗上下独有云,五日内必大雨,日入后有白光如气,自地至天直入北斗,所历星皆失色,其夜必大风,太白出气长数丈,多风雨所指处,兵大起。辰星出气,长一丈大雨水。

《观象玩占》《候气之法》

凡候气之法气初出时,若云非云,若雾非雾,彷佛若可见,初出森森若在桑榆之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外,非雾气也。平视则千里举目,望则五百里,平望桑榆间二千里登高,而望下属地者,三千里。凡气欲似甑上炊气勃勃上升,积结成形而后可,占气不积不结不能为灾祥,必须和杂杀气,乃可论也。凡候敌上气,敌在东日出候之在南,日中候之在西,日入候之在北,夜半候之。
凡欲知我军常以甲己日及庚子戊午日未亥日八月十八日,去军十里登高望之,百人以上皆有气。凡军城上气安则人安气,不安则人不安,气盛则众盛气衰、则众衰气,散则众散。
凡气得王相色吉,囚死色凶。
凡军上气高胜下厚胜薄,实胜虚长胜短泽胜枯。凡占灾祥先推九宫分野六,壬月日以验阴雾风雨其应乃准。
凡候气常以平旦,下晡日出日没之,时盖气多假日光月曜照之而形,故晕珥抱背,皆出日月之旁,虹蜺想像莫不因日而见,是故昼候日旁,夜候月旁,辉光所烛无得而隐矣。凡气见近三日远七日,内有大风雨则灾不成。故曰:风以散之,雨以解之。

《九土异气》

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自华以南气上黑下赤,嵩高三河气正,赤恒山之北,气青渤海之间,气正黑江淮之间,气正白东海,气如筼簦,河水气如引布,江汉气劲如杵,济水气如黑豚,渭水气如狼,白尾淮南如白羊,青尾少室如白兔,青尾恒山气如黑牛,青尾东裔气如树,西裔如室屋,南裔气如闉台,或如舟船幡旗,北裔气如群羊,如穹庐,韩云如犬,周云如车轮,秦云如行人,卫云如犬,魏云如鼠,齐云如绛衣,越云如日,蜀云如囷,宋云如车形,吴云如龙,当其地而见者不占。

《祥气妖气诸名》

祥气一曰庆云,亦曰矞云。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庆云。此喜云也。太平之应。二曰昌光,赤如龙状,圣人起,帝受终则见。
妖气一曰虹蜺,日旁气也。斗之乱精,主惑心内淫,主臣谋君,太子黜,后妃专妻不一。
二曰牂云,如狗,赤色,长尾,见则为乱君,为兵丧。一曰赤云,如狗,或二三或四五相从而行,所见之国大兵。

《日月旁气诸名》

一曰冠,青赤气曲覆日月之上,为冠冠者冠带之象也。天子当封建诸侯,王以为藩屏,白为丧,纯赤为兵。天文志曰:青赤气抱在日上,小者为冠,见则国有喜事。
二曰戴,青赤气横在日月之上,隆隆微起为戴。戴者,德也。国,有喜也。一曰气,立日月之上,为戴,其分有益,土进爵推戴之事,五色鲜明润泽则吉,纯青为忧,赤为兵,白为丧,黑为疾。《天文志》曰:戴者,形如直,其上微起。《瑞应图》曰:人君德至于天,则日有戴气。
三曰珥,青赤气短小在日月左右,为珥色,黄白女主有喜。又曰青,赤气圆而小在日之旁,为珥。石氏曰:两旁有气短,赤小中赤外青,其名曰珥。言似珥在日两旁也。又有军日一珥为喜,在日西西之军战胜,在日东东之军胜南北,亦如之无军珥为灾。
四曰抱,气青赤弯曲向日为抱扶,抱向就之象,日月有抱,他国来降附,亦为有子孙之喜。王朔曰:气向日月如晕状,而短为抱,抱多来亲,附者众多也。《天文志》曰:月旁气如半环,向日为抱,臣下忠诚,辅主之象,两军相当得抱者胜。
五曰背,青赤气曲而背,日月背叛乖离之象。天文志日青赤气如月初生背日者,谓之背见则有反者,两军相当得背者败。
六曰璚,青赤气曲向外,中有横枝欲似山字。曰璚,缺伤之象也。一曰形,如带璚在日四方。又曰如弓形而有牙。其占为君臣不和,上下伤缺,两军相当,所临者败。王朔曰璚者,决也。臣下急也。形如背微小而钩见则有反者。
七曰:直,赤青气长及丈正立日之旁。曰:直,其分有自立为王者。又曰:短为珥,长为直。又曰:青,赤气长而立,旁为直,旁欲自立从直所击者,胜旁有二直三抱,欲自立者不成,顺抱击之胜。
八曰交,青赤气状如两直相交,在日月上下左右。曰交,交者淫悖气也。主有淫行则交气见恒以八月上旬丙日候之旁有交,青赤云其下有兵。又曰旁,有两气相交相贯穿或相向背,皆为内乱,兵起,军不和。九曰提,日旁有赤云,屈曲向内,有牙出之。名曰四提,如玦珥而曲长。不出其年,兵起,王者死,亦为亡地有自立者。一曰气形三角,在日月旁为提日晕而提向外,外臣叛;向内,内臣叛,荆州。占曰日旁有四,白云曲而勾日四方,四提见则有自立者。
十曰缨,青赤气小而交于日下为缨。
十一曰纽,青赤气两边交曲,而双垂为纽。一曰青,赤气小而员或一或二在日下,左右为纽见,则人君纳宠妾缨同占。
十二曰承,青赤气如半晕在日下,为承承者臣承君也。又曰日月下有黄气,二三重如抱状,名曰承,人主有大喜且得地。
十三曰履,青白或青赤如履在日下,为履。一曰青,赤气立日月下,为履皆喜气也。一曰日下有赤黑气如履,谓之履见则天子有喜,外国来归。
十四曰格,青赤气横日月上下,为格格𩰚之象,为兵战。
十五曰戟,青赤气长而斜倚日旁,为戟戈戟相伤之象,见则兵起。
十六曰晕,员气周匝围绕日月,内赤外青,名曰晕。有军在外,则为军营之象,对敌有晕,厚而鲜明,久留者胜。在东,东军胜;在西,西军胜;南北如之。若周环匝日而无厚薄,则彼与我军势相齐等也。无军在外而晕者,天子失御人民将叛也。日月皆晕,共战不合兵,凡日月晕七日,无风雨则兵起。京房曰:日晕有兵在外者,客胜。夏氏曰:日晕而明,有兵。兵止无兵,兵起不战。凡兵发而日月晕有厚薄则得厚者,胜渐灭,则留者胜。
十七曰负,青赤如小半晕在日上,如抱,而小为负,负者抱之类也。如抱而短小,见则人主得地,有喜。

《日旁云气占》

日有珥。《孝经内记》曰:人主有喜,为拜,将若有子孙。一曰日珥有风,女主忧。日朝有珥。甘氏曰:纯白为丧。间赤为兵。间青为病。间黑为水。间黄为喜。乙巳占曰:朝有珥,国主有耽,乐之事不可行,女主戒之,不则有忧,日夕有珥,赤黑白有大咎,有军在外,而日珥有喜,两军相当,军欲和解,珥所临者,喜。在日东东军胜日西西胜,无军在外,珥为拜将。
日珥北方以及三方必疾雷。
日左珥人君有阴私事,右珥色赤黑,裔人起兵边邑。有叛者左右有黄珥国有赦令。
日珥而张,人主有忧,听于外。
日有两珥,色黄白润泽,有喜。
日有交珥聚一方,众兵皆起,军在外者罢。
日有四珥,天子立侯王,亦为有子孙喜,不出三年。京房曰:日出四珥,将军亡。日入四珥,有兵。一曰日珥,四面色晕红黄,不出一年,兵起大旱火灾。
日有五珥,国忧兵起。一曰朔。一珥主风雨,三珥大风,四珥兵起,大旱,臣叛。日有六珥。甘氏曰:是谓大提。不出六十日,其分有丧。有赤云掩日,有亡国日珥中有赤云,贯日名士死。
多珥临日,有客来言北方事。
两军相当珥等,无相奈何。
日黄抱,君得地,洛书摘亡辟曰:日抱黄白润泽,中赤外青,天子喜,有来降者,军在外不战敌降军罢,色青将忧,色青赤兵忧,白有丧,黑将死。
日三抱,天子喜,色赤黄白皆吉。
日四旁,各有重抱,四方信附。
日旁抱,五重战顺,抱者胜。
日旁有黑抱,战胜无军,有欲和亲者。甘氏曰:两军相当,日有两抱,相等光衰者,败。同时而消,则无胜负。日旁有黄气如人像者,人主有贤佐。
日有背其分,有反逆边将欲去,背多者反多。
日四旁俱有背四方,俱有反者。
日有璚臣谋反一璚,万人死其下,四璚五璚反者如璚之数。
日旁有一直,有人欲自立,从其所击者胜。
日旁有一直,有一人自立,四旁皆有直,四方皆欲自立。夏氏占曰:黄直,君立臣。青直、赤直,臣自立。又曰:日直中赤外青,自立者不成。黄白润泽成。
日旁有交从交所击者胜。
日有四提,不出其年,大兵大饥,有大雨则灾不成。日有六提布贵,天下乱,人主恶之。
日晕有五色者喜,不得者忧。
日有黄晕,风雨以时物贱人安,黄晕再重,公卿不职,工役繁兴。不出一年,谷伤兵起。
日有青晕,不出其旬,有大风大寒,米粟大贵,民疾疫。一岁再见,贵再倍;五见,五倍。青晕再重,不出六十日,兵起。一曰外戚。亲族内乱王者忧亡地。
日有黑晕,大水伤谷。一曰灾,在用事之臣,黑晕再重内臣贪财,夏霜冬雷国败民流。
日有白晕,岁多暴风春雪,民多病狂。白晕再重所见国,多风雨,民不安,谷贵。不出九十日,有急兵。
日有赤晕其日有大雨,雷震人畜,大热,赤晕再重,蝗虫百日,旱米贵,盗起。赤晕三重,兵大起;四重五重,天下大饥人主忧。
日晕中赤外青,群臣亲附,外赤中青,臣外其心,晕青黑女主忧。
日晕浊黑,动摇为恶,风雨不动摇为忧,病不则有暴令。
日晕色青为饥,为忧;色赤为旱,为兵;色白为丧;色黑为水,为病;色润为喜;黄燥为旱与风。
日晕再重,其分有攻战。一曰其国有忧。一曰天下有立王,不则有伐城。京房曰:有德之君,得天下。夏侯氏曰:日重晕,攻城围邑不拔。
日重晕中赤外青,臣有邪谋不成。
日晕三重诸侯王反起兵谷伤,期三年,或曰:大兵拔城,期三日,有反臣。
日晕四重,攻城围邑,军破败有反相,国亡主死。日晕五重,国有女丧,是谓弃光兵饥地亡,不出三年。日晕六重,国政反常兵起国亡。
日晕七重,中国弱外国强,有急使至。
日晕八重,主大乱天子伤。
日晕九重,天下亡。
日晕十重,天下兵荒,改立君王,以上各以所在,日辰及星宿国分占之。
日有交晕,立大夫为将军,交晕无厚薄,交争力势均,有厚薄厚者胜,交晕居上者胜。一曰日有交晕,人主左右有争,有兵在外,则战。又曰:日有交晕,而争先,战不胜。交晕贯日,其下有破军杀将,客败,交晕抱日候其先灭之,处攻之胜,交晕如连环,两国争地,国亡兵在外,则两军皆动。
日晕两旁不合,主谋不成。
日晕不匝,在东,东军胜,西南北方如之。当其空者败,日两旁晕相向者,风残五谷。
日半晕其国相有谋,半晕如鼎盖,有欲和亲者半晕,东向西裔,欲反入中国,西向东裔,欲入中国,南北如之,半晕再重,民和岁吉,以日宿命国半晕,中央广两头锐从有处击无处胜,晕如车轮之半,军在外者罢无军在外则兵起。
日晕如井干,如车轮,其国以兵亡。
日晕有方,天下不和,兵起国败。
日晕先起而先灭者,当其方者,败后匝而后灭者,当其方者胜。
日抱有一珥,色白润泽,中赤外青,平旦至食时见天子有喜,日中至日入时见,色苍白为忧,从外来以喜事,告者不可信。
日珥外有抱,人主子孙昌。
日抱有两珥,天子有喜,下有黄气如月,名曰遗德。太子有喜。一曰重抱,有珥在左右,有来降附者。
日抱三重,有两方珥,色皆黄白润泽,天子战胜,外兵来降珥,方者兵也。
日抱珥而顺珥,皆为喜多抱珥,则国欢而和洽。日戴而珥,天子有喜,贺子孙之事。
日重戴左右珥,天子得地,若有所立。
日戴且冠不中日者,名曰附中。赤外青色黄润泽,天子有臣暴得宠者。
日两珥有直,出珥中赤外青,黄白润泽天子有珠宝喜,立侯王日缨而珥,后宫有喜。
日一抱一背为破走,抱顺而背逆,顺抱击者胜无军在外,一抱一背者臣不和,有顺有逆,抱所在顺背所在逆也。
日重抱且背顺抱击者胜得地。
日背而内有璚色,中黑外赤,大臣及天子大忧乱,从中起。
日有背璚在日南及三方,国有反臣。
日背璚重累小人略地大人争时,背璚颠倒相贯下,作乱天子灭。
日有四背璚臣射,主内乱兵起,背璚有芒刺,向内为外胜,向外为内胜。
日有二背一直,大臣欲自立。
日有背璚四直,交其中,臣欲为邪,色中青外赤,有芒刺为逆,中赤外青,无芒刺为谋。此气数见,则国危。日重抱左右两珥,有白虹贯日,顺抱击者胜。一虹得一将,二虹得二将,重抱有三。白虹贯抱,至日顺虹击者破军,二虹杀大将,一虹杀偏将日重抱左右,有二珥有赤虹贯抱,顺虹击胜,二虹得二将,三虹得三将。日有二直,二抱欲自立者,不成顺抱击之胜。
日上有冠,三重日下有直虹,不出一年,谷贵人饥。其年小热有兵。
日抱且背且璚逆顺相参,抱多则顺者多,背璚多则逆者多,抱明而久背璚不明,而先灭则顺胜以是,推之,凡有抱者以攻战,从抱击之胜,芒刺内则外胜,刺外则内胜,抱明厚有芒刺则逆者灭,背璚明而抱,先去则忠臣受殃,馀仿此。
日重抱抱内外有珥,且璚军中不和,以战顺抱击之胜。
日抱两珥且璚,二虹贯抱,至日顺虹击者,胜。凡虹贯抱,皆为大战流血。
日晕而珥,宫中多事。七日不雨,审察宫中。一曰有拜将,立侯王天子更令。一曰主有谋,军在外者,有悔。一曰贵人罢,有反者,晕而珥于军上将军易。一曰有破军,珥贯至日有杀将,两军相当,先举者败战,则所珥之方胜。
日晕右珥王侯有喜,人主有私事在后宫。
日晕两珥,不出六十日有大丧。又曰:有谋反者。两珥平等俱起,而色同者,两军势等厚润鲜明,偏者所当有喜。日晕而珥如车轮,其国兵亡。
日晕而珥如井干,其国乱,有兵大战。一珥为一国,二珥二国,三珥三国,兵同攻其国,一曰:日晕有珥,在晕中,一珥为一主将,将如珥之数。
日晕珥有云穿之,天下名士死。一曰:士卒多死亡。日晕珥而白云掩映,有大兵。
日晕而珥下有黄云,人主喜。期百二十日。
日晕而珥黄云贯之,不出三月,贵人有死者。
日晕两珥有青云贯日出国,多妖孽大丧大疫。日晕两珥聚云其中其城围,两珥在外,中有聚云,不出三日城中出战。
日晕中有四珥将亡,改立侯王。一曰:有反者。
日重晕两珥,有兵事。一曰:天子有喜。
日晕三重两珥,国有喜。一曰:有反者。
日交晕而珥,天下兵起。一曰:有兵则罢。
日晕且冠王者,有拜谒若立诸侯,有德令大赦。日晕有戴,人主有德令。
日晕而负,其国有喜得地。
日重晕有四负,国内乱三日内雨不占,负者赤青气,如半晕著晕上也。
日晕负且戴,国有喜,得地战,从戴所击者胜。
日晕而冠且戴,天下有立,王侯若自立者,其分益地。日晕而冠三珥,天子有喜,有赦,又拜大将军。
日晕且戴两气如珥形,中赤外青,其名曰琪。色皆黄白润泽,有献宝玉奇璧者。
日晕而冠且缨有喜,两军相当,则为和解。
日晕而冠两珥有缨贯珥,中下交日下,天下名臣死,不出三十日,有赦。
日晕而冠珥且纽,人主有喜。
日晕有抱,抱为顺,人主有喜,子孙吉昌,政令行,两军相当,得抱者胜。
日晕有抱二有归命者四,抱天子有喜,将相和,远人归。
日晕有璚,君臣乖离,兵起。或曰:有逃臣,两军相当,得璚者败。又曰:有反臣其端出晕,反从内起。又曰:万人战死,先举者败。又曰:有列土立王。
日晕四璚,外兵悉败。
日晕有背,兵起。其分失城。一曰背所在有叛臣,背在东东,叛他如之,两军相当。背所在败。乙巳占曰:军不合战将,有叛。背在晕内,内叛,在晕外,外叛。一曰:背在晕外,将兵者亡,背在晕内,其端出晕,反从内出事成端,不出者事不成。又曰:日晕背在晕中,是谓不和。其色外青内赤,忠臣受主之命,有所之两军,相当则军内,有欲反于外者。
日晕有两背,将相死,军亡,背在晕中臣背主命。日方晕如井干,而上下聚,而二背将反军亡。
日晕而抱且珥易主,将晕外有珥,且抱围城,且胜晕中有珥,且抱受围者胜。
日晕有六珥抱,黄白润泽内赤外青,天子有喜,军不战来降,色青,将喜。色赤,将兵争。白,将有丧。黑,将死。一曰赤,抱有降者,攻城大胜。
日晕旁有两珥下有抱,天子有喜,得地。
日晕四背白气干之其端,青赤,妃与臣谋为逆。日晕有直在两旁,其国有自立为侯王者针赏其左右,两军相当而日晕有直。直所在方胜。若战宜居其厚,击其薄者。又曰:军有直,为破军。贯日中为杀将。日晕有二直,有二人欲自立,色明者成,不明者死。一曰赤中青外者,成青中赤外者,不成。
日晕外有直,直而有黄白气,承之则为立王。
日晕而有三直,欲自立者不成。
日晕而四提,大将出奔。
日晕而抱且背者得抱胜。又曰一抱一背为不和信者更逆不信者顺。
日晕一抱一璚,臣有反者,出晕则事成。
日晕有四背璚在晕内,内臣叛晕外,外臣叛。
日晕半一背一璚,有邪谋不成。
日晕中两背两璚,又有半晕临日,有反臣。中起不成。日晕有三四五六背璚,其端尽出者反从内起。日晕而有戴且有抱珥,其色皆内赤外青,黄色润泽,国有喜。
日晕而珥有两背璚在晕中,其国战不胜,有反臣。从中起。
日重叠晕中有两珥背璚,叛从中起不成。
日晕有四珥四背四璚,期六十日,臣有兵谋,有急事闭关。
日晕上有珥且背有兵,兵入无兵兵起。
日晕而有赤云如破车轮,向日为内提,内臣叛,背日为外提外臣叛。
日晕而抱且璚或重抱内有璚两珥,顺抱击者胜,日晕而抱且珥或璚有虹贯之,顺虹击者胜。
日晕而冠三重日下,虹长数丈,不出其年,有反者兵饥。
日晕再重有两珥,白虹贯之,大兵大战,天子忧。日晕三重而珥,国有叛兵亡市邑。
日有交晕而珥,天下兵起,兵在外者罢,交晕不匝当空者败。
日晕有一抱一直一珥,人主有喜,有所立。
日晕而有抱,有背有珥有直有虹贯之,军从虹击者胜。
日晕有冠珥及缨者,皆为两军和解,抱戴则有喜。日无精光而有赤青晕,虹蜺背璚在心中度,是谓大荡必有大兵大丧。
日晕有聚云在旁,色黄白吉;青白兵;行黑白内乱;青赤兵解青黑兵战流血;有云气从旁入为有战;随云攻之胜。
日晕有云气从外入者,外兵入从中出者,内兵出围城,有云气从外贯晕入者,外兵胜,从内贯晕出者,城中兵胜,五色同占。
日晕有五色云如杵,贯日从外。入外人胜,从内出内人胜,无军在外为兵出,入亦为有相谋者。
日晕有聚云不去,不出三日,兵起,聚云从外入,三日城围。
日晕有云如人,在晕中背日者,臣叛,晕合不得去,不合脱去。
日晕有云聚如羽如毛,临日不去,其国大兵忧。日晕有云如人在晕中,向日者忠臣受命出使,还在晕外,远使还得王色者有喜,不得王色有忧。
日晕不合有云如人,在晕外似,相就者攻城不胜。日晕有云气如卧人,在晕土其国败,在晕中,君忧在外,臣死。
日晕不合有云如牛,从晕外来,入晕中有反臣。日晕有云气如牛,入居晕中,不出三日,寇入城无兵为奸客。
日晕中若外或云气如死蛇,属军晕,大将死不利,先举者。
日晕有赤气如戟临日,其下兵起。
日晕有赤气如四豹,交日中,中国君亡。
日晕有赤气如建鼓贯日,大旱三年。
日晕旁有赤云气,两头锐,其下万人战。
日晕旁有赤云气如节,如旗状,在外亦曰:蚩尤旗。兵且内起。
日晕有赤气贯晕中,臣贼主赤甚者,以兵不甚以药,日晕再重有赤气,从中出晕外,天下兵起。
日晕有黄气承之得地,不出其年。
日晕有云如锦文润泽,从外入有文书喜,至从中出,天子喜,使以喜事,出枯乾,不明有忧事。
日晕有云气如树,居晕上兵起客胜。一曰不出三日,兵入城。
日晕旁有气如悬钟,将死如幢,如节,如坏屋,所在方军散败。
日晕有白气如车盖,临其上者,攻城则城降。日晕有白气凌晕有兵在外大战,顺气者胜。
日晕有白气抱晕,左右相对,两军不战,各谋退。日晕旁有云气圆,如日状,内兵有谋叛者。
日晕旁有青黑气,来掩日有贼来,砍营预备之胜。日晕有锐气如锋,四出国君亡地分裂,以日宿占之,日晕有白虹贯日,虹所起有反者,围城则客兵胜两军相当,从虹所起击,其所止破军杀将,若虹贯晕不至日,顺虹击之,得小将,虹贯出晕外,从所出处,顺虹击之胜。
日出而晕有虹,主人分地入而晕,有虹诸侯分地。日晕有二三青虹,从外贯晕顺虹战胜。
日晕有四五白虹,从内出贯晕,城中人出战胜。日晕六七重有白虹贯彻之,不可围城,城中人出战胜。
日晕而日乌见,军败君死期三年。
日晕形如人在旁人,主信谗用佞而速贤人。
日食而有晕珥白云气冥冥者,后妃谋主,天下乱。日晕,隳邪小人进用。
日晕散如花,其分破亡。
日晕上下断绝,不续将军妄行,刑罚枉法于军。日晕曲下垂军中,妖言兵将相惑。
日晕如毛,向外射,主胜客败军多疫死。
日晕明而久,内赤外青,外人胜,内青外赤,内人胜,内黄外黑,内人胜;内黑外黄,外人胜;外白内青,外人胜;内白外青,内人胜;内黄外青,外人胜;内青外黄,内人胜;内白外黄,外人胜;内黄外白,内人胜。
日晕黄白兵不战而未解,青黑为和解分地,纯黄为土工,人不安,色黑,有水阴国胜。
日晕外青内赤为顺,宜战内青外赤,为逆宜守。日晕周匝为势均,偏厚为偏有福,厚在东,东军胜,他如之。日晕有云从外入,攻城者随云攻之胜,若有云从中穿晕而出,则宜防城中兵出。
日晕四时壬癸日,皆为大水。
日晕吐紫黄气或黄赤气,立日上或绕日或日出入常有紫云或黄云气光辉射地,日光大明,皆为君安国昌之象。
日晕者精盛而抱日,故有王色即为喜气,月为女主承君阴胜则侵阳非常之气,不宜常见,是故喜在后宫,非社稷之福也。
凡两军相当必谨,审日月晕气知其所起,止远近应与不应、长短、抱背、多少、迟疾、厚薄、大小、枯泽,长短有无虚,实久极疏密,相应者势等近胜远,大胜小,厚胜薄,长胜短,泽胜枯,抱胜背,多胜少,有胜无,实胜虚,久胜亟,密胜疏,重背大破重抱为和亲,抱多则相亲者益多,背多为天下不和,背于外者,离于外,背于内者,离于内,凡占分离相去,内赤外青,以和相去,内青外赤,以恶相去。
日中有云气如人行者,臣谋主,两主争帝。
日旁有云气如龙衔日如人卧,背日其下,有反臣。日旁云气相交如蛇,其下有贼宜防。
日旁云气如卧,人有死将。
日旁云气如牛,守日其国兵乱。
日旁云气如人相持或如人牵,日其下臣叛。
日旁云气如马,守日有兵战;如青鸟,守日司徒,欲为不道,如虎守日,天子贪淫,大将谋乱,如牛,守日国发,兵如天马,守日伤百姓,如青龙,守日天子慎饮食。日旁有云气如人行,两国兵争臣谋主。
日旁云气如兽,向日开口,有篡弑之事。
日旁云气如赤蛇,贯日下有反者,黄蛇贯日交兵黑蛇贯日雨水。
日旁云气状似蛇如马,中青有反者。
日旁云气如人卧如悬钟,下有死将。
日旁有气青白如镜圆明,下有贤人隐。
日旁云气如人头旌旗,皆兵起流血。
日旁云气如人持斧向日,君以无礼受殃。
日下云气如两青鸟相向,人主忧。一日臣恣暴,大兵起。
日下云气如青赤马,敌人谋伐。
日下黑云气如龙蛇,其日有雨,在日上者同。
日下漠漠有气如车马鸟蛇,或如人披甲而走,或如虎躅,皆为大将叛。
日下云气如箭,向外三日兵出。
日上下四旁云气如车,相随大水。
日上下四旁云气如博局,小臣谋主,期一年。
日上下青云气,可以出军,战必胜。
日旁赤气如席,万人战死其下。
日旁赤云曲如车轮,其下有兵亡城。
日旁赤云如帚夹日,其下不宜先举兵。日旁赤云两头锐,其下不宜先举兵。
日旁赤云气如众树,兵起客胜。
日旁赤云二道向日,不出三年,其分有自立者。日上赤云如雄鸡,不出三日,其分兵丧。
日上赤气,客军将死。
日下有赤云气如死蛇,其分大疫大饥。
日下赤云形如悬镜,先举兵者败。
日下赤气如锋刃,在两旁破军杀将,主人受殃。日将出时赤云气,在上侧有佞臣。
青云润泽从西北来蔽日,必举贤良。
青气疾来纵横在日,有奸人入城营。
青气三道贯日,国有谗人,将军失位。
赤云如虹与日俱出所临之国,有兵起。
赤云如布掩日为大战,以日宿,占其分两军相当,则其地应之。
赤云如鸟啄日,兵起,国君恶之,如两鸟夹日,其国君亡。
赤云夹日其下,兵起掩日,不有亡国,必有大战。赤云相交随日而曲如车轮,臣背其主,又曰:其年兵起。
赤云直日,宫中有𩰚君亡。黄气抱日,辅臣纳忠日,上有黄气君有喜。
日将出未出上有黄气如半晕覆日,人主有德令,黄气贯日二子,争兴祸凌天子。
白云气广二尺在日东西不去,兵起国忧。
白云自下上冲日,君忧。
白气围日,有亡城。
日下有白气如扬旗帜,天子有喜,其分君亦有喜。日下白云气如悬弓,大乱兵起,一道一乱,以数占之,白气贯日,军在外,将死无军,人主当之。
白气交错贯日而过军,不和失律。
黑云气贯日,臣谋逆,有军在外,客将死。
黑云气如狸皮掩日,臣专权,军在外,战不利,有屠城黑云气入日有大雨。
日始出有黑云气贯之,或一或二,三必有暴雨,不则有害主者。甘氏曰:常以九月上丙日候日旁,有交云其下,兵兴四方,五色云皆见,下国有谋。
日四旁有气直立贯日,皆为宫中有𩰚。云气如杵,长七八尺及丈,撞日臣犯主入之,其分主死,色赤以兵。
云气如锥刺日,君弑于贼,日旁有赤黑气,数条王者客死。
四时王日有云气如虎,守日以五色。占如色克其时令者,臣不利于君。
日出没时有云气横截之,白为丧,黑为惊,三日内有雨则解。
赤气随日出军有忧,随日没外告急。
日旁气如虹,贯日青为疫,五谷伤,赤为臣有欲反者,白为兵起,黄交争黑,大水。一曰白气如虹贯日,君亡臣代主,五色气如虹贯日,为白衣,会其下谋乱,赤气则殃甚。
青赤气如虹,与日俱出,所临国有大忧,赤青黄气如虹,在日旁屈屈如车轮,如或二或三四五六,此天之杀气也。名曰天决,其国兵旱疾疫。
赤青气晕如十字界,日不出五十日,外兵伐中国君出走。
日垂气如虹,中天而下至地,其所下兵大起。
日垂青足,其下有疫,黑足将军凶。
日已出欲入天云,皆赤色。其名曰日空。其下必有移民去者。
日入照天云四方尽赤,大旱,兵起,久旱,而有赤云遍天照映山谷,来日有雨。一曰日旁云气掩日所照,皆黄乱兵起。
日影如蛇,国家败亡。
凡日月旁气去疾者,祸福皆轻,留渐久者,渐重竟日连夜则愈重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云气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