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星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二十七卷目录

 星变部汇考一
  新法历书图〈紫微垣 太微垣 天市垣 角宿 亢宿 氐宿 房宿 心宿 尾宿 箕宿 斗宿 牛宿 女宿 虚宿 危宿 室宿 壁宿 奎宿 娄宿 胃宿 昴宿 毕宿 觜宿 参宿 井宿 鬼宿 柳宿 星宿 张宿 翼宿 轸宿〉
  周礼〈春官保章氏〉
  春秋纬〈元命苞〉
  洛书纬〈甄耀度〉
  史记〈天官书〉
  汉书〈天文志 地理志〉
  淮南子〈天文训〉
  越绝书〈列国分野〉
  后汉书〈天文志注〉
  晋书〈天文志〉
  唐书〈天文志〉
  地理通释〈星土〉
  宋叶时礼经会元〈分星〉
  郑樵六经奥论〈分野辨〉
  癸辛杂识〈辨分野〉
  图书编〈星野合论 星度职方合论 分野总叙 星宿次度分属天下州郡国邑考 总论分野〉
  群书备考〈分野〉
  春明梦馀录〈分野〉
  管窥辑要〈分野〉
  周天易览〈二十八宿分野〉
  明一统志〈各直省分野〉

庶徵典第二十七卷

星变部汇考一

《新法历书》《周天列宿图》〈按:占星变者,须先知经星、纬星行度,及等数,然后可以占验。但纬星本轮周天,历家自有专书,兹惟取三垣二十八舍分图,先列于前,以备占验家考證云〉

亢宿图


太微垣

图图

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天市垣图图天市垣图

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角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

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天市垣图角宿图

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虚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

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房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

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心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

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尾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

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

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

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觜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

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室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

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壁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

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奎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

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娄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

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胃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

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昴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

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毕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

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

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轸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

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井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

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鬼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

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柳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

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星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

张宿图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张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

翼宿图〈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翼宿图图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

〈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天市垣图角宿图虚宿图房宿图心宿图尾宿图箕宿图缺斗宿图缺牛宿图缺女宿图觜宿图室宿图壁宿图奎宿图娄宿图胃宿图昴宿图毕宿图轸宿图井宿图鬼宿图柳宿图星宿图张宿图翼宿图

〈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按:星变占验,皆当先定三垣二十八舍之分野,然后占验有准。故星变部中,先列图于前,次列诸家论分野者,于事应之前,庶占候家有所适从耳。至于历代舆地,沿革不一,诸家议论各异,兹并采之,以供考證云〉
《周礼》《春官》
《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
〈注〉星土,星所主土,封,犹界也。〈订义〉刘执中曰:角亢氏兖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牛女,扬州,虚危,青州,室壁,并州,奎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参,益州。井鬼,
雍州。柳星张三河翼轸,荆州。薛氏曰:星土之说,不明旧矣。有为北斗之说者,谓七星主九州,若雍属魁星,冀属枢星,兖青属机星,徐扬属权星,荆属衡星,梁属开星,豫属摇星之类是也。有为五行之说者,以为十二次主九州,若降娄元枵主于岱岁星位焉鹑首实沈主于华,太白位焉之类是也。以今考之则不然,星土,盖分星之十二次分属九州十二次虽分十二土,然合而言之为九州而已。成周盛时,诸侯封域,棋布九州,大者百里,次者七十里,小者五十里,附庸小国,又不能五十里者,固不容。皆有分星之次,大率所封之分星,皆以九州举之。自春秋之时,不明九州之星土,即分星之所次。至韩赵魏三家分晋而堪舆之说起。初分十二诸侯上配天文十二次。彼战国时,强者陵弱,大者并小,其分疆错壤,虽连亘数千里,然侵夺去取,初无定论,果能尽合于天文之度乎。况星纪于天文,在东北乃以当东南之吴越鹑首于天文在东南乃以当西北之嬴秦、周都、关河天地之中而鹑火则南方之次,齐都营丘实负东海而元枵则北方之次,止分十二国犹不当天地之度,况乎国千八百,欲尽以天文分星概之耶。先儒谓九州中诸国分星,其书亡矣。堪舆虽有郡国所入,度非古数也。谓堪舆非古数是也,谓亡其分星之书,则未之思矣。岂知诸国之分星,即分其九州之星,土其为分星乎。吾固谓十二次之星,丽于九州,则为星土,分于天下诸侯,则为分星。何则青州之星土,则元枵也。齐之分星属焉扬州之星,土则星纪也。而吴越之分星,属焉以至兖之寿星,荆之鹑尾,皆星土而为郑,与楚之分星,雍之鹑首,冀之大梁,皆星土而为秦与赵之分星。若夫梁州之实沈,其地入于雍豫,则星土亦分于雍豫而为豫之分星,徐州之降娄其地入于青兖,则星土亦分于青兖,而为鲁之分星。今以传论之。《左传》昭公十年,有星出于婺女,郑裨灶曰:今兹岁在颛帝之墟,姜氏任氏实守其地。释云颛帝之墟,谓元枵也。则知元枵为齐之分星,而青州之星,土也。《左传》昭公三十二年夏,吴伐越,晋史墨曰:不及四十年,越其有吴乎。越得岁而吴伐之,必受其凶。释云:岁在星纪,故知星纪为越之分星。扬州之星,土也。《尔雅》云:析木,谓之津,箕斗之间,汉津也。释云:箕龙尾斗,南斗天汉之津,梁为燕分,而幽之星,土也。左传襄公九年曰:陶唐氏之火正阏伯居商丘祀大火而火纪时焉。故商主大火,宋为商之后,故知大火为宋分,而豫州之星,土也。昭公十七年星孛于大辰。及汉梓慎曰:汉水,祥也。卫颛顼之墟,故为帝丘。其星为大水,此娵訾为卫之分星。而冀州之星,土也。襄公二十八年梓慎曰:岁在星纪,淫于元枵,蛇乘龙,龙,宋郑之星。故知寿星为郑分,而豫州之星土也。郑语周史曰:楚重黎之后,黎为高辛氏,火正则知鹑尾为楚之分。《左传》昭元年,郑子产曰:迁实沈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知实沈为晋分,而并州之星土也。皆分星之见于书传,可考也。然诸国之封域,既列于九州之内,则诸国之分星,即九州之星土尚何泥于北斗五行之说乎。贾氏曰:岁星或西或北,不依国地所在,以古之受封之月,岁星所在之辰属焉耳。

以观妖祥。
〈订义〉黄氏曰:日月五星,其动者二十八星,不动者二

十八星,各有所主,后郑言古数之存者,十二次之
分而已。唐僧一行分星度岂非堪舆遗学与其凿亦甚,日月五星占其动,故言观天下之迁。二十八星占其不动,故言九州之地,皆有分星。郑云:主用客星彗孛之气为象,恐非彗孛五星之变,则其动者,常星自有变,当占。 王昭禹曰:以观妖祥,则分星所主,在地者妖祥兆乎天以所主之分星观之,则九州之妖祥,灼然可见矣。

《春秋纬》《元命苞》

昴毕间为天街散,为冀州,分为赵国,立为常山,牵牛流为扬州,分为越国,立为扬山。轸星散为荆州,分为楚国,荆之为言,强也。阳盛物坚,其气急悍也。虚危之精,流为青州,分为齐国,立为莱山。天弓星流为徐州,别为鲁国,徐之言舒也。言阴牧内安,详也。五星流为兖州,兖之言端也。言堤精端,故其气纤杀钩钤星别为豫州,豫之为言序也。言阴阳分布,各得处也。东井鬼星散为雍州,分为秦国,得东井动深之萌,其气险也。觜参流为益州,益之言,隘也。谓物类并决,其气急切,决列也。箕星散为幽州,分为燕国,营室流为并州,分为卫国,并之为言,诚也。精舍交并,其气勇抗,诚信也。

《洛书纬》《甄耀度》

嶓冢山上为狼星,武开山为地门,上为天高星,主囹
圄。荆山为地雌,上为轩辕星,大别为地理,以天合地,以通三危,山在鸟鼠之西南,上为天苑星,政山在昆崙东南为地乳上为天糜星汶山之地为井络,帝以会昌神以建福上为天井星桐柏为地穴,鸟鼠同穴,山之干也。上为掩毕星,熊耳山,地门也。精上为毕附耳星。

《史记》《天官书》

角、亢、氐,兖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江、湖。牵牛、婺女,扬州。虚、危,青州。营室至东壁,并州。奎、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觿、参,益州。东井、舆鬼,雍州。柳、七星、张,三河。翼、轸,荆州。七星为员官,辰星庙,蛮夷星也。
甲、乙,四海之外,日月不占。丙、丁,江、淮、海岱也。戊、己,中州、河、济也。庚、辛,华山以西。壬、癸,恒山以北。日蚀,国君;月蚀,将相当之。
二十八舍主十二州,斗秉兼之,所从来久矣。秦之疆也,候在太白,占于狼、弧。吴、楚之疆,候在荧惑,占于鸟衡。燕、齐之疆,候在辰星,占于虚、危。宋、郑之疆,候在岁星,占于房、心。晋之疆,亦候在辰星,占于参罚。及秦并吞三晋、燕、代,自河山以南者中国。中国于四海内则在东南,为阳;阳则日、岁星、荧惑、填星;占于街南,毕主之。其西北则胡、貉、月氏诸衣旃裘引弓之民,为阴;阴则月、太白、辰星;占于街北,昴主之。
《汉书》《天文志》〈与天官书同独干支分国异〉
甲齐,乙东夷,丙楚,丁南夷,戊魏,己韩,庚秦,辛西夷,壬燕、赵,癸北夷。子周,丑翟,寅赵,卯郑,辰邯郸,巳卫,午秦,未中山,申齐,酉鲁,戌吴、越,亥燕、代。

《地理志》

秦地,于天官东井、舆鬼之分野也。其界自弘农故关以西,京兆、扶风、冯翊,北地、上郡、西河、安定、天水、陇西,南有巴、蜀、广汉、犍为、武都,西有金城、武威、张掖、酒泉、燉煌,又西南有牂牁、越巂、益州,皆宜属焉。自井十度至柳三度,谓之鹑首之次,秦之分也。
魏地,觜觿、参之分野也。其界自高陵以东,尽河东、河内,南有陈留及汝南之召陵、㶏疆、新汲、西华、长平、颍川之舞阳、郾、许、傿陵,河南之开封、中牟、阳武、酸枣、卷,皆魏分也。
周地,柳、七星、张之分野也。今之河南雒阳、谷城、平阴、偃师、巩、缑氏,自柳三度至张十二度,谓之鹑火之次,周之分也。
韩地,角、亢、氐之分野也。韩分晋得南阳郡及颍川之父城、定陵、襄城、颍阳、颍阴、长社、阳翟、郏,东接汝南,西接弘农得新安、宜阳,皆韩分也。及诗风陈、郑之国,与韩同星分焉。郑国,今河南之新郑,本高辛氏火正祝融之虚也。及成皋、荥阳,颍川之崇高、阳城,皆郑分也。自东井六度至亢六度,谓之寿星之次,郑之分野,与韩同分。
赵地,昴、毕之分野。赵分晋,得赵国。北有信都、真定、常山、中山,又得涿郡之高阳、郑、州乡;东有广平、钜鹿、清河、河间,又得勃海郡之东平舒、中邑、文安、束州、成平、章武,河以北也;南至浮水、繁阳、内黄、斥丘;西有太原、定襄、云中、五原、上党。上党,本韩之别郡也,远韩近赵,后卒降赵,皆赵分也。雁门,于天文别属燕。
燕地,尾、箕分野也。武王定殷,封召公于燕,其后三十六世与六国俱称王。东有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西有上谷、代郡、雁门,南得涿郡之易、容城、范阳、北新城、固安、涿县、良乡、新昌,及渤海之安次,皆燕分也。乐浪、元菟,亦宜属焉。自危四度至斗六度,谓之析木之次,燕之分也。
齐地,虚、危之分野也。东有甾川、东莱、琅琊、高密、胶东,南有泰山、城阳,北有千乘,清河以南,渤海之高乐、高城、重合、阳信,西有济南、平原,皆齐分也。
鲁地,奎、娄之分野也。东至东海,南有泗水,至淮,得临淮之下相、睢陵、僮、取虑,皆鲁分也。
宋地,房、心之分野也。今之沛、梁、楚、山阳、济阴、东平及东郡之须昌、寿张,皆宋分也。
卫地,营室、东壁之分野也。今之东郡及魏郡黎阳,河内之野王、朝歌,皆卫分也。
楚地,翼、轸之分野也。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及汉中、汝南郡,尽楚分也。
吴地,斗分野也。今之会稽、九江、丹阳、豫章、庐江、广陵、六安、临淮郡,尽吴分也。
粤地,牵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南海、日南,皆粤分也。

《淮南子》《天文训》

星辰者,天之期也;虹蜺、彗星者,天之忌也。天有九野,九千九百九十九隅,去地五亿万里。五星、八风、二十八宿、五官、六府、紫宫、太微、轩辕、咸池、四宫、天阿。何谓九野。中央曰钧天,其星角、亢、氐;东方曰苍天,其星房、心、尾;东北曰变天,其星箕、斗、牵牛;北方曰元天,其星须女、虚、危、营室;西北方曰幽天,其星东壁、奎、娄;西方曰昊天,其星胃、昴、毕;西南方曰朱天,其星觜巂、参、东井;南方曰炎天,其星舆鬼、柳、七星;东南方曰阳天,其星张、翼、轸。何谓五星。东方,木也,其神为岁星,其兽苍龙。南方,火也,其神为荧惑,其兽朱鸟。中央,土也,其神为镇星,其兽黄龙。西方,金也,其神为太白,其兽白虎。北方,水也,其神为辰星,其兽元武。太阴在四仲,则岁星行三宿,太阴在四钩,则岁星行二宿,二八十六,三四十二,故十二岁而行二十八宿。日行十二分度之一,岁行三十度十六分度之七,十二岁而周。荧惑常以十月入太微,受制而出行列宿,司无道之国,为乱为贼,为疾为丧,为饥为兵,出入无常,辨变其色,时见时匿。镇星以甲寅元始建斗,岁镇行一宿,当居而弗居,其国亡土,未当居而居之,其国益地,岁熟。日行二十八分度之一,岁行十三度百一十二分度之五,一十八岁而周,太白元始以正月甲寅,与荧惑晨出东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百二十日而夕出西方,二百四十日而入,入三十五日而复出东方,出以辰戌,入以丑未。当出而不出,未当入而入,天下偃兵;当入而不入,当出而不出,天下兴兵。辰星正四时,常以二月春分效奎、娄,以五月夏至效东井、舆鬼,以八月秋分效角、亢,以十一月冬至效斗、牵牛,出以辰戌,入以丑未,出二旬而入。晨候之东方,夕候之西方。一时不出,其时不和;四时不出,天下大饥。
太微者,天乙之庭也。紫宫者,太一之居也。轩辕者,帝妃之舍也,咸池者,水鱼之囿也。天阿者,群神之阙也。四宫者,所以为司赏罚。太微者,主朱雀,紫宫执斗而左旋。
星分度,角十二,亢九,氐十五,房五,心五,尾十八,箕十一四分一,斗二十六,牵牛八,须女十二,虚十,危十七,营室十六,东壁九,奎十六,娄十二,胃十四,昴十一,毕十六,觜巂二,参九,东井三十三,舆鬼四,柳十五,星七,张、翼各十八,轸十七,凡二十八宿也。
星部地名,角、亢郑,氏、房、心宋,尾、箕燕,斗、牵牛越,须女吴,虚、危齐,营室、东壁卫,奎、娄鲁,胃、昴毕魏,觜巂、参赵,东井、舆鬼秦,柳、七星、张周,翼、轸楚。岁星之所居,五谷丰昌,其对为冲,岁乃有殃。当居而不居,越而之他处,主死国亡也。

《越绝书》《列国分野》

韩故治,今京兆郡,角、亢也。
郑故治,角、亢也。
燕故治,今上谷渔阳、右北平、辽东、莫郡,尾、箕也。越故治,今大越山阴,南斗也。
吴故治西江,都牛、须女也。
齐故治临淄,今济北、平原、北海郡、菑川、辽东、城阳,虚、危也。
卫故治濮阳,今广阳、韩郡,营室、壁也。
鲁故治太山、东温、周固水,今魏东,奎、娄也。
梁故治,今济阴、山阳、济北、东郡,毕也。
晋故治,今代郡、常山、中山、河间、广平郡,觜也。
秦故治雍,今内史也,巴郡、汉中、陇西、定襄、太原、安邑,东井也。
周故治雒,今河南郡,柳、七星、张也。
楚故治郢,今南郡、南阳、汝南、淮阳、六安、九江、庐江、豫章、长沙,翼、轸也。
赵故治邯郸,今辽东、陇西、北地、上郡、雁门、北郡、清河,参也。

《后汉书》《天文志注》

星经曰:岁星主泰山,徐州、青州、兖州,荧惑主常山,扬州、荆州、交州,镇星主嵩高山,豫州,太白、主华阴山,凉州、雍州、益州,辰星主恒山,冀州、幽州、并州,岁星主角亢氐房心尾箕。荧惑主舆鬼柳七星张翼轸。镇星主东井,太白主奎娄胃昴毕觜参。辰星主斗牛女虚危室壁璇玑者,谓北极也。玉衡者,谓斗九星也。玉衡第一星主徐州常以五子日候之甲子为东海,丙子为琅琊,戊子为彭城,庚子为下邳,壬子为广陵,凡五郡第二星主益州,常以五亥日候之乙亥为汉中,丁亥为永昌,己亥为巴郡、蜀郡、牂牁,辛亥为广陵,癸亥为犍,为凡。七郡第三星主冀州,常以五戌日候之甲戌为魏郡,渤海。丙戌为安平,戊戌为钜鹿,河间。庚戌为清河,赵国。壬戌为恒山。凡八郡第四星主荆州,常以五卯日候之乙卯为南阳,己卯为零陵,辛卯为桂阳,癸卯为长沙,丁卯为武陵。凡五郡第五星主兖州,常以五辰日候之甲辰为东郡,陈留,丙辰为济北。戊辰为山阳,泰山。庚辰为济阴。壬辰为东平,任城。凡八郡第六星主扬州,常以五巳日候之乙巳为豫章。辛巳为丹阳。己巳为庐江。丁巳为吴郡,会稽。癸巳为九江,凡六郡第七星为豫州。常以五午日候之甲午为颍州,壬午为梁国,丙午为汝南,戊午为沛国,庚午为鲁国。凡五郡第八星主幽,州常以五寅日候之甲寅为元菟,丙寅为辽东,辽西,渔阳。庚寅为上谷,代郡。壬寅为广阳。戊寅为涿郡。凡八郡第九星主并州,常以五申日候之甲申为五原,雁门。丙申为朔方,云中。戊申为西河。庚申为太原,定襄。壬申为上党。凡八郡璇玑玉衡占色,春青黄,夏赤黄,秋白黄,冬黑黄,此是常明不如此者,所向国有兵殃起。凡有六十郡,九州所领,自有分而名焉。

《晋书》《天文志》

十二次。班固取三统历十二次配十二野,其言最详。又有费直说周易、蔡邕月令章句,所言颇有先后。魏太史令陈卓更言郡国所入宿度,今附而次之。自轸十二度至氐四度为寿星,于辰在辰,郑之分野,属兖州。费直周易分野,寿星起轸七度。蔡邕月令章句,寿星起轸六度。自氐五度至尾九度为大火,于辰在卯,宋之分野,属豫州。费直,起氐十一度。蔡邕,起亢八度。自尾十度至南斗十一度为析木,于辰在寅,燕之分野,属幽州。费直,起尾九度。蔡邕,起尾四度。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费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自须女八度至危十五度为元枵,于辰在子,齐之分野,属青州。费直,起女六度。蔡邕,起女二度。自危十六度至奎四度为娵訾,于辰在亥,卫之分野,属并州。费直,起危十四度。蔡邕,起危十度。自奎五度至胃六度为降娄,于辰在戌,鲁之分野,属徐州。费直,起奎二度。蔡邕,起奎八度。自胃七度至毕十一度为大梁,于辰在酉,赵之分野,属冀州。费直,起娄十度。蔡邕,起胃一度。自毕十二度至东井十五度为实沈,于辰在申,魏之分野,属益州。费直,起毕九度。蔡邕,起毕六度。自东井十六度至柳八度为鹑首,于辰在未,秦之分野,属雍州。费直,起井十二度。蔡邕,起井十度。自柳九度至张十六度为鹑火,于辰在午,周之分野,属三河。费直,起柳五度。蔡邕,起柳三度。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属荆州。费直,起张十三度。蔡邕,起张十二度。
《州郡躔次》
陈卓、范蠡、鬼谷、张良、诸葛亮、谯周、京房、张衡并云:角、亢、氐、郑,兖州:东郡入角一度,东平、任城、山阴入角六度,泰山入角十二度,济北、陈留入亢五度,济阴入氐二度,东平入氐七度。
房、心,宋,豫州:颍川入房一度,汝南入房二度,沛郡入房四度,梁国入房五度,淮阳入心一度,鲁国入心三度,楚国入心四度。
尾、箕,燕,幽州:凉州入箕中十度,上谷入尾一度,渔阳入尾三度,右北平入尾七度,西河、上郡、北地、辽西东入尾十度,涿郡入尾十六度,渤海入箕一度,乐浪入箕三度,元菟入箕六度,广阳入箕九度。
斗、牵牛、须女,吴、越,扬州:九江入斗一度,庐江入斗六度,豫章入斗十度,丹阳入斗十六度,会稽入牛一度,临淮入牛四度,广陵入斗八度,泗水入女一度,六安入女六度。
虚、危,齐,青州:齐国入虚六度,北海入虚九度,济南入危一度,乐安入危四度,东莱入危九度,平原入危十一度,菑川入危十四度。
营室、东壁,卫,并州:安定入营室一度,天水入营室八度,陇西入营室四度,酒泉入营室十一度,张掖入营室十二度,武都入东壁一度,金城入东壁四度,武威入东壁六度,燉煌入东壁八度。
奎、娄、胃,鲁,徐州:东海入奎一度,琅琊入奎六度,高密入娄一度,城阳入娄九度,胶东入胃一度。
昴、毕,赵,冀州:魏郡入昴一度,钜鹿入昴三度,常山入昴五度,广平入昴七度,中山入昴一度,清河入昴九度,信都入昴三度,赵郡入毕八度,安平入毕四度,河间入毕十度,真定入毕十三度。
觜、参,魏,益州:广汉入觜一度,越巂入觜三度,蜀郡入参一度,犍为入参三度,牂牁入参五度,巴郡入参八度,汉中入参九度,益州入参十度。
东井、舆鬼,秦,雍州:云中入东井一度,定襄入东井八度,雁门入东井十六度,代郡入东井二十八度,太原入东井二十九度,上党入舆鬼一度。
柳、七星、张,周,三辅:弘农入柳一度,河南入七星三度,河东入张一度,河内入张九度。
翼、轸,楚,荆州:南阳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翼十二度,零陵入轸十一度,桂阳入轸六度,武陵入轸十度,长沙入轸十六度。

《唐书》《天文志》

初,贞观中,淳风撰《法象志》,因《汉书》十二次度数,始以唐之州县配焉。而一行以为天下山河之象存乎两戒。北戒自三危、积石,负终南地络之阴,东及太华,逾河,并雷首、底柱、王屋、太行,北抵常山之右,乃东循塞垣,至濊貊、朝鲜,是谓北纪,所以限戎狄也;南戒自岷山、嶓冢,负地络之阳,东及太华,连商山、熊耳、外方、桐柏,自上洛南逾江、汉,携武当、荆山,至于衡阳,乃东循岭徼,达东瓯、闽中,是谓南纪,所以限边裔也。故《星传》谓北戒为胡门,南戒为越门。河源自北纪之首,循雍州北徼,达华阴,而与地络相会,并行而东,至太行之曲,分而东流,与泾、渭、济渎相为表里,谓之北河。江源自南纪之首,循梁州南徼,达华阳,而与地络相会,并行而东,及荆山之阳,分而东流,与汉水、淮渎相为表里,谓之南河。故于天象,则弘农分陕为两河之会,五服诸侯在焉。自陜而西为秦、凉,北纪山河之曲为晋、代,南纪山河之曲为巴、蜀,皆负险用武之国也。自陕而东,三川、中岳为成周;西距外方、大伾,北至于济,南至于淮,东达钜野,为宋、郑、陈、蔡;河内及济水之阳为邶、卫;汉东滨淮水之阴为申、随。皆四战用文之国也。北纪之东,至北河之北,为邢、赵。南纪之东,至南河之南,为荆、楚。自北河下流,南距岱山为三齐,夹右碣石为北燕。自南河下流,北距岱山为邹、鲁,南涉江、淮为吴、越。皆负海之国,货殖之所阜也。自河源循寒垣北,东及海,为戎狄。自江源循岭徼南,东及海,为蛮越。观两河之象。与云汉之所始终,而分野可知矣。于《易》,五月一阴生,而云汉潜萌于天稷之下,进及井、钺间,得坤维之气,阴始达于地上,而云汉上升,始交于列宿,七纬之气通矣。东井据百川上流,故鹑首为秦、蜀墟,得两戒山河之首。云汉达坤维右而渐升,始居列宿上,觜觿、参、伐皆直天关表而在河阴,故实沈下流得大梁,距河稍远,涉阴亦深。故其分野,自漳滨郤负恒山,居北纪众山之东南,外接髦头地,皆河外阴国也。十月阴气进踰乾维,始上达于天,云汉至营室、东壁间,升气悉究,与内规相接。故自南正达于西正,得云汉升气,为山河上流;自北正达于东正,得云汉降气,为山河下流。陬訾在云汉升降中,居水行正位,故其分野当中州河、济间。且王良、阁道由紫垣绝汉抵营室,上帝离宫也,内接成周、河内,皆豕韦分。十一月一阳生,而云汉渐降,退及艮维,始下接于地,至斗、建间,复与列舍气通,于《易》,天地始交,泰象也。踰析木津,阴气益降,进及大辰,升阳之气究,而云汉沈潜于东正之中,故《易》,雷出地曰豫,龙出泉为解,皆房、心象也。星纪得云汉下流,百川归焉,析木为云汉末派,山河极焉。故其分野,自南河下流,穷南纪之曲,东南负海,为星纪;自北河末派,穷北纪之曲,东北负海,为析木。负海者,以其云汉之阴也。唯陬訾内接紫宫,在王畿河、济间。降娄、元枵与山河首尾相远,邻颛顼之墟,故为中州负海之国也。其地当南河之北、北河之南,界以岱宗,至于东海。自鹑首踰河,戒东曰鹑火,得重离正位,轩辕之祇在焉。其分野,自河、华之交,东接祝融之墟,北负河,南及汉,盖寒燠之所均也。自析木纪天汉而南,曰大火,得明堂升气,天市之都在焉。其分野,自钜野岱宗,西至陈留,北负河、济,南及淮,皆和气之所布也。阳气自明堂渐升,达于龙角,曰寿星。龙角谓之天关,于《易》,气以阳决阴,夬象也。升阳进踰天关。得纯乾之位,故鹑尾直建巳之月,内列太微,为天庭。其分野,自南河以负海,亦纯阳地也。寿星在天关内,故其分野,在商、亳西南,淮水之阴,北连太室之东,自阳城际之,亦巽维地也。夫云汉自坤抵艮为地纪,北斗自乾携巽为天纲,其分野与帝车相直,皆五帝墟也。究咸池之政而在乾维内者,降娄也,故为少昊之墟。叶北宫之政而在乾维外者,陬訾也,故为颛顼之墟。成摄提之政而在异维内者,寿星也,故为太昊之墟。布太微之政,而在巽维外者,鹑尾也,故为列山氏之墟。得四海中承太阶之政者,轩辕也,故为有熊氏之墟。木、金得天地之微气,其神治于季月;水、火得天地之章气,其神治于孟月。故章道存乎至,微道存乎终,皆阴阳变化之际也。若微者沈潜而不及,章者高明而过亢,皆非上帝之居也。斗杓谓之外庭,阳精之所布也。斗魁谓之会府,阳精之所复也。杓以治外,故鹑尾为南方负海之国。魁以治内,故娵訾为中州四战之国。其馀列舍,在云汉之阴者八,为负海之国。在云汉之阳者四,为四战之国。降娄、元枵以负东海,其神主于岱宗,岁星位焉。星纪、鹑尾以负南海,其神主于衡山,荧惑位焉。鹑首、实沈以负西海,其神主于华山,太白位焉。大梁、析木以负北海,其神主于恒山,辰星位焉。鹑火、大火、寿星、豕韦为中州,其神主于嵩丘,镇星位焉。近代诸儒言星土者,或以州,或以国。虞、夏、秦、汉,郡国废置不同。周之兴也,工畿千里,及其衰也,仅得河南七县。今又天下一统,而直以鹑火为周分,则疆场舛矣。七国之初,天下地形雌韩而雄魏,魏地西距高陵,尽河东、河内,北固漳、邺,东分梁、宋,至于汝南,韩据全郑之地,南尽颍川、南阳、西达、虢略,距函谷,固宜阳,北连上地,皆绵亘数州,相错如绣。考云汉山河之象,多者或至十馀宿。其后魏徙大梁,则西河合于东井;秦拔宜阳,而上党入于舆鬼。方战国未灭时,星家之言,屡有明效。今在畿甸之中矣。而或者犹据《汉书地理志》推之,是守甘、石遗术,而不知变通之数也。又古之辰次与节气相系,各据当时历数,与岁差迁徙不同。今更以七宿之中分四象中位,自上元之首,以度数纪之,而著其分野,其州县虽改隶不同,但据山河以分尔。须女、虚、危,元枵也。初,须女五度,馀二千三百七十四,秒四少。中,虚九度。终,危十二度。其分野,自济北东踰济水,涉平阴,至于山茌,循岱岳众山之阴,东南及高密,又东尽莱夷之地,得汉北海、千乘、淄川,济南、齐郡,及平原、渤海、九河故道之南,滨于碣石。古齐、纪、祝、淳于、莱、谭、寒及斟寻、有过、有鬲、蒲姑氏之国,其地得娵訾之下流,自济东达于河外,故其象著为天津,绝云汉之阳。凡司人之星与群臣之录,皆主虚、危,故岱宗为十二诸侯受命府。又下流得婺女,当九河末派,比于星纪,与吴、越同占。营室、东壁,娵訾也。初,危十三度,馀二千九百二十六,秒一太。中,营室十二度。终,奎一度。自王屋、太行而东,得汉河内,至北纪之东隅,北负漳、邺,东及馆陶、聊城。又自河、济之交,涉荥波,滨济水而东,得东郡之地,古邶、鄘、卫、凡、胙、邗、雍、共、微、观、南燕、昆吾、豕韦之国。自阁道、王良至东壁,在豕韦,为上流。当河内及漳、邺之南,得山河之会,为离宫。又循河、济而东接元枵为营室之分。奎、娄,降娄也。初,奎二度,馀千二百一十七,秒十七少。中,娄一度。终,胃三度。自蛇丘、肥成,南届钜野,东达梁父,循岱岳众山之阳,以负东海。又滨泗水,经方舆、沛、留、彭城,东至于吕梁,乃东南抵淮,并淮水而东,尽徐夷之地,得汉东平、鲁国、琅琊、东海、泗水、城阳,古鲁、薛、邾、莒、小邾、徐、郯、鄫、鄅、邳、邿、任、宿、须句、颛臾、牢、遂、铸夷、介、根牟及大庭氏之国。奎为大泽,在娵訾下流,当钜野之东阳,至于淮、泗。娄、胃之墟,东北负山,盖中国膏腴地,百谷之所阜也。胃得马牧之气,与冀之北土同占。胃、昴、毕,大梁也。初,胃四度,馀二千五百四十九,秒八太。中,昴六度。终,毕九度。自魏郡浊漳之北,得汉赵国、广平、钜鹿、常山,东及清河、信都,北据中山、真定,全赵之分。又北逾众山,尽代郡、雁门、云中、定襄之地与北方群狄之国。北纪之东阳,表里山河,以蕃屏中国,为毕分。循北河之表,西尽塞垣,皆髦头故地,为昴分。冀之北土,马牧之所蕃庶,故天苑之象存焉。觜觿、参、伐,实沈也。初,毕十度,馀八百四十一,秒四之一。中,参七度。终,东井十一度。自汉之河东及上党、太原,尽西河之地,古晋、魏、虞、唐、耿、扬、霍、冀、黎、郇与西河戎狄之国。西河之滨,所以设险限秦、晋,故其地上应天阙。其南曲之阴,在晋地,众山之阳;南曲之阳,在秦地,众山之阴。阴阳之气并,故与东井通。河东永乐、芮城、河北县及河曲丰、胜、夏州,皆东井之分。参、伐为戎索,为武政,当河东,尽大夏之墟。上党次居下流,与赵、魏接,为觜觿之分。东井、舆鬼,鹑首也。初,东井十二度,馀二千一百七十二,秒十五太。中,东井二十七度。终,柳六度。自汉三辅及北地、上郡、安定,西自陇坻至河右,西南尽巴、蜀、汉中之地,及西南夷犍为、越巂、益州郡,极南河之表,东至牂牁,古秦、梁、豳、芮、丰、毕、骀杠、有扈、密须、庸、蜀、羌、髳之国。东井居两河之阴,自山河上流,当地络之西北。舆鬼居两河之阳,自汉中东尽华阳,与鹑火相接,当地络之东南。鹑首之外,云汉潜流而未达,故狼星在江、河上源之西,弧矢、犬、鸡皆徼外之备也。西羌、吐蕃、吐谷浑及西南徼外夷人,皆占狼星。柳、七星、张,鹑火也。初,柳七度,馀四百六十四,秒七少。中,七星七度。终,张十四度。北自荥泽、荥阳,并京、索,暨山南,得新郑、密县,至外方东隅,斜至方城,抵桐柏,北自宛、叶,南暨汉东,尽汉南阳之地。又自雒邑负北河之南,西及函谷,逾南纪,达武当、汉水之阴,尽弘农郡,以淮源、桐柏、东阳为限,而申州属寿星,古成周、虢、郑、管、郐、东虢、密、滑、焦、唐、随、申、邓及祝融氏之都。新郑为轩辕、祝融之墟,其东鄙则入寿星。柳。在舆鬼东,又接汉源,当商、洛之阳,接南河上流。七星系轩辕,得土行正位,中岳象也,河南之分。张,直南阳,汉东,与鹑尾同占。翼、轸,鹑尾也。初,张十五度,馀千七百九十五,秒二十二太。中,翼十二度。终,轸九度。自房陵、白帝而东,尽汉之南郡、江夏,东达庐江南部,滨彭蠡之西,得长沙、武陵,又逾南纪,尽郁林、合浦之地,自沅、湘上流,西达黔安之左,皆全楚之分。自富、昭、象、龚、绣、客、白、廉州已西,亦鹑尾之墟。古荆楚、郧、鄀、罗、权、巴夔与南方蛮貊之国。翼与咮张同象,当南河之北,轸在天关之外,当南河之南,其中一星主长沙,逾岭徼而南,为东瓯、青丘之分。安南诸州在云汉上源之东阳,宜属鹑火。而柳、七星、张皆当中州,不得连负海之地,故丽于鹑尾。角、亢寿星也。初轸十度,馀八十七,秒十四少。中,角八度。终,氐一度。自原武、管城,滨河、济之南,东至封丘、陈留,尽陈、蔡、汝南之地,逾淮源,至于弋阳,西涉南阳郡至于桐柏,又东北抵嵩之东阳,中国地络在南北河之间,首自西倾,极于陪尾,故随、申,光皆豫州之分,宜属鹑火,古陈、蔡、许、息、江、黄、道、柏、沈、赖、蓼、须顿、胡、防、弦、厉之国。氐涉寿星,当洛邑众山之东,与亳土相接,次南直颍水之间,曰太昊之墟,为亢分。又南涉淮气连鹑尾,在成周之东阳,为角分。氐、房、心,大火也。初,氐二度,馀千四百一十九,秒五太。中,房二度。终,尾六度。自雍丘、襄邑、小黄而东,循济阴,界于齐、鲁,右泗水,达于吕梁,乃东南接太昊之墟,尽汉济阴、山阳、楚国、丰、沛之地,古宋、曹、郕、滕、茅、郜、萧、葛、向城、偪阳、申父之国。商、亳负北河,阳气之所升也,为心分、丰、沛负南河,阳气之所布也,为房分。其下流与尾同占,西接陈、郑为氐分。尾、箕,析木津也。初,尾七度,馀二千七百五十,秒二十一少,中,箕五度,终,南斗八度。自渤海、九河之北,得汉河间、涿郡、广阳及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乐浪、元菟,古北燕、孤竹、无终、九夷之国。尾得云汉之末派,龟、鱼丽焉,当九河之下流,滨于渤碣,皆北纪之所穷也。箕与南斗相近,为辽水之阳,尽朝鲜三韩之地,在吴、越东。南斗、牵牛,星纪也。初,南斗九度,馀千四十二,秒十二太。中,南斗二十四度。终,女四度。自庐江、九江,负淮水,南尽临淮、广陵,至于东海,又逾南河,得汉丹阳、会稽、豫章,西滨彭蠡,南涉越门,讫苍梧、南海,逾岭表,自韶、广以西,珠崖以东,为星纪之分也。古吴、越、群舒、庐、桐、六、蓼及东南百越之国。南斗在云汉下流,当淮、海间,为吴分。牵牛去南河寖远,自豫章迄会稽,南逾岭徼,为越分。岛夷蛮貊之人,声教所不暨,皆系于狗国云。

《地理通释》《星土》

郑司农说:星土,以《春秋传》曰:参为晋星,商主大火。国语曰:岁之所在,则我有周之分野之属是也。康成谓九州诸国中封域于星,亦有分焉。其书亡矣。堪舆虽有郡国所入度,非古数也。今其存可言者,十二次之分也。星纪,吴越也。元枵,齐也。娵訾,卫也。降娄,鲁也。大梁,赵也。实沈,晋也。鹑首,秦也。鹑火,周也。鹑尾,楚也。寿星,郑也。大火,宋也。析木,燕也。此分野之妖祥主用客星彗孛之气为象。孔氏曰:星纪在于东北吴越实在东南鲁卫,东方诸侯遥属戌亥之次,又三家分晋,方始有赵,而韩魏无分,赵独有之。《汉书·地理志》分郡国以配诸次,其地分或多或少,鹑首极多,鹑火甚狭,徒以相传为说,其源不可得闻于其分野,或有妖祥而为占者,多得其效,盖古之圣哲,有以度知非,后人所能测也。陈氏曰:九州十二域,或系之北斗,或系之二十八宿,或系之五星,雍主魁,冀主枢,青兖主机扬徐主权荆主衡梁主开阳,豫主瑶光,此系之北斗者也。星纪吴越元枵齐娵訾卫降娄鲁大梁赵实沈晋鹑首秦鹑火周鹑尾楚寿星郑大火宋析木燕,此系之二十八宿者也。岁星主齐吴,荧惑主楚越,镇星主王子,太白主大臣,辰星主燕赵,代此系之五星者也。然吴越南而星纪在丑,齐东而元枵在子,鲁东而降娄在戌,东西南北相反而相属,何耶。先儒以谓古者受封之日,岁星所在之辰,其国属焉。观春秋传,凡言占相之术,以岁之所在为福岁之所冲。为灾故师旷梓慎裨灶之徒以天道在西北而晋不害岁,在越而吴不利岁,淫元枵而宋郑饥岁,弃星纪而周楚恶岁,在豕韦而蔡祸岁,及大梁而楚凶,则古之言星次者,未尝不视岁之所在也。梓慎曰:龙宋,郑之星也。宋,大辰之墟也。陈,太皞之墟也。郑,祝融之墟也。皆火房也。卫高阳之墟也。其星为大水,以陈为火则太皞之木为火母故也。以卫为水则高阳水行故也。子产曰: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迁实沈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故参为晋星。然则十二域之所主,亦若此也。易氏曰:在诸侯则谓之分星,在九州则谓之星土。九州星土之书亡矣,今其可言者,十二国之分,考之传记,灾祥所应,亦有可证而不诬者。昭十年有星出于婺女,郑裨灶曰:今兹岁在颛顼之墟,姜氏、任氏实守其地,释者以颛顼之墟为元枵,此元枵为齐之分星,而青州之星土也。昭三十二年,吴伐越,晋史墨曰:越得岁而吴伐之必受其凶。释者以为岁在星纪,此星纪为越之分星,而扬州之星土也。昭元年郑子产曰:成王灭唐而封大叔焉,故参为晋星,实沈为参神,此实沈为晋之分星,而并州之星土也。襄九年,晋士弱曰:陶唐氏之火正阏伯居商丘相土因之,故商主大火,此大火为宋之分星而豫州之星土也。昭十七年,星孛及汉申须曰:汉水祥也。卫颛顼之墟。故为帝丘,其星为大水,此娵訾为卫之分星而冀州之星土也。襄二十八年春无冰,梓慎曰:岁在星纪而淫于元枵,蛇乘龙,龙,宋郑之星,此寿星为郑之分星而亦豫州之星土也。郑语周史曰:楚重黎之后也,黎为高辛氏火正此鹑尾为楚之分星而荆州之星土也。《尔雅》曰:析木谓之津。释者谓天汉之津,梁为燕,此析木为燕之分星而幽州之星土也。以至周之鹑火,秦之鹑首,赵之大梁,鲁之降娄,无非以其州之星土而为其国之分星。所占灾祥,其应不差,然亦有可疑者,武王伐殷,岁在鹑火,伶州鸠曰:岁之所在,我有周之分野。盖指鹑火为西周丰岐之地,今乃以当洛阳之东周,何也。周平王以丰岐之地赐秦襄公,而其分星乃谓之鹑首,又何也。如燕在北而配以东方之析木,鲁在东而配以西万降娄,秦居西北而鹑首次于东南,吴越居东南而星纪次于东北,此皆稽之分野,有不合者。贾氏以为古者受封之月,岁星所在之辰恐不其然,若谓受封之辰则春秋战国之诸侯以之占妖祥,可也。后世占分野而妖祥亦应,岂皆古者受封之辰乎。此堪舆之书,虽足考古而言郡国所入之度,则非古之法理道要诀云季周上配天象有十三国,吕氏云十二次,盖战国言星者以当时所有之国分配之。唐氏云子产言封实沈于大夏,主参封阏伯于商丘主辰,则辰为商丘分,参为大夏分,其来已久,非因封国始有分野。若封国岁星所在即为分星,则每封国自有分星,不应相土因阏伯晋人因实沈矣。汉魏诸儒辰次度各用当时历数,与岁差迁徙非天象度数之正,惟一行下观山河两戒,上考云汉终始斗柄,内外定分星之次,更以七宿之中分四象中位,自上元之首以度数纪之,著其分野,最得天象之正。

《宋·叶时礼·经会元》分星

分野之疑何如乎曰:二郑之释,《周礼》也。案大司徒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康成以为十二土分野十二邦系十二次各有所宜。《保章氏》曰: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各有分星。司农引《春秋传》曰:参为晋星,商主大火。《国语》曰:岁之所在,则我有周之分野是也。康成则曰:今其存可言者十二次之分也。此分野之辩,所以纷纷而不一欤。自时厥后,或以十二州配之,或以列郡配之,或以山河两界配之,或以七星主九州,或以七星主七国,或系之二十八宿,或系之五星,纷纷异论,是以学者多疑焉。主分野之是者则曰:自柳九度至张十六度为鹑火之次,当周之分。武王克商岁在鹑火,伶州鸠曰:岁之所在,则我有周之分野。则周属鹑火可知。自毕十二度至东井十五度为实沈之次,当晋之分,晋文即位,岁在实沈。董固曰:实沈之次,晋人是居,则晋属实沈可知。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七度为鹑尾之次,当楚之分。鲁襄公二十八年岁淫于元枵,而裨灶知楚子之将死,且曰:岁弃其次,而旅于明年之次,以害鸟帑周楚恶之。说者谓帑鸟尾也。则楚属鹑尾可知。自氐五度至尾九度为大火之次,当宋之分。昭公十七年星见大辰,而梓慎知宋之将火,且曰:宋大辰之墟,郑祝融之墟也。皆火房也,说者谓辰大火也,则宋属大火可知。此则分野之说为不疑矣。辩分野之非者,则曰:吴越南而星纪北,齐东而元枵北,卫东而娵訾北,鲁东而降娄西,周宅中土而柳星乃位乎南。以柳星为周,可乎。秦在西北而井鬼乃在乎西南,以井鬼为秦,可乎。觜参在西,魏在东北,以觜参为魏,可乎。角亢东宿,郑在荥阳而属于角,可乎。昴毕西宿,赵居河朔而属于昴毕,可乎。又曰:牛女,北也。《史记》谓之扬州。虚危,北也。《史记》谓之青州。昴毕,西也,《史记》谓之冀州。奎娄,西也,《史记》谓之徐州,魏冀州之国也。晋则不属于冀而属于益,鲁,兖州之国也。鲁则不属于兖而属于徐。此则分野之说为可疑矣。然略分野之说而不信,则《周礼》不应有星土之辨,拘分野之说以为验,则左氏未免有傅会之诬。更以左氏考之,无冰之灾何关于元枵星纪,而梓慎以为宋郑之饥,日蚀之变,何与于豕韦降娄而士,文伯以为鲁卫之恶,星纪果同为吴分,则吴亦得岁。史墨何以谓之越得岁,吴伐之必受其凶,参墟果为晋分则实沈为星子产,何以谓之高辛之子而能为晋侯之祟。此左氏之说又不足信也。又以史册观之,四星聚牛女而晋元,王吴四星聚觜参而齐祖,王魏彗星扫东井而苻坚亡,秦景星见箕尾而慕容德复燕,此又分野之验而未可以尽略之也。盖星土、分星本不可以州国拘也。且以职方氏言地理,必指其东西南北之所在,山镇川泽之所分,民畜谷利之所有,独于天文之纪,如司徒只言十有二土,未尝斥言其所应者,何次保章氏言星土辨九州之地,不明言其所辨者,何星是星土、分星,不可以州国定名亦明矣。愚以保章观之,随其土之所属,应其星之所临,故谓之星土。辨九州之地非如郑氏言十二邦系十二次也,随其国之所封,属其星之所在,故谓之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亦非如贾氏言受封之日,岁星所在国属焉。夫九州,上应星土则三百馀度皆有其验,岂特十二次而已乎。封域皆有分星则千八百国皆有所属,岂特十二国而已乎。九州之土,皆配星九州之国,皆有分。故因其星可以辨其州之地,因其分可以观其国之妖祥,保章氏之说如是而已,说者何必牵合傅会而定,指后世郡国之名以求配之也。昔孔子作《春秋》。日蚀星陨之变无所不记,岂必皆周鲁之分而后言之乎。五星聚东井,汉入秦之应也。崔浩尝言其不在十月,司马公作《通鉴》,乃弃之而不取,而欧阳志唐天文凡日蚀星孛之变,一一记之而独不言其事应,亦岂拘拘于分野之说哉。大抵周官所辨者,欲以观妖祥尔。天子之所观,九州也。诸侯所观,一国也。诸侯一国分星而验一国,天子以九州星土而辨九州,诸侯观一国之妖祥而为一国之备,可也。天子可以诿之一国,分星之所属而不为之救政序事乎知乎。此则可以言星土分星之说矣。

《郑樵·六经奥论》《分野辨》

案:《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如此则分星之说,其来尚矣。然古之星经,至汉散亡,保章氏分星不可考。今堪舆所载,虽有郡国所入,度非古数也。郑氏所引十二次之分,本汉《地理志》大略,见于左氏《国语》,然汉费直班固、蔡邕,魏陈卓,唐李淳风,僧一行,诸家之说大同小异,其为十二州之分星明矣。然尝疑之,青正东,元枵在正北,雍正西,鹑首在其南,扬在东南而星纪在北,冀在东北而大梁在正西,徐在东而降娄在西,豫与三河居天下之中而大火在正东,鹑火在西南,此其最差者也。并在北而娵訾在北,荆正南而鹑尾在南,此其正得躔次者也。益在西南而实沈在西,幽在东北而析木在东,兖在东而差北,而寿星反在东北,其得躔次之微差者也。又何耶。《国语》伶州鸠曰:昔武王伐商,岁在鹑火。周分又云岁之所在即我分野,贾公彦取为正义曰:分星者,以诸国始分封之年,值岁星所在之辰以为之分次。此说非不知国有分星,盖古人封国之初,命以主祀之意,昔尧舜封阏伯于商丘,主辰则辰为商星,商人是因封实,沈于大夏,主参在,参为夏星,唐人是因,唐后为晋。参为晋星,如此则是古人始封国命以主祀之意。无疑辰为商星,参为晋星,其来久矣。非因封国始有分星,使封国之时,岁星所在即为分星,不应相土因阏伯晋,人因实沈其为封国命祀之意可考矣。汉魏诸儒言星土者,或以州,或以国,辰次度数,各因当时,历数与岁星迁徙,亦非天文之正,不可为据。又况魏徙大梁则西河合于东井,秦拔宜阳则上党入于舆鬼,方战国未灭时,星象之言要有明验。今则同在甸畿之内,或者又执汉书地理以求之,则非也。善乎唐一行之言,十二次也。惟以云汉始终言之,云汉,江河之气也。认山河脉络于两戒,识云汉升沈于四维,下参以古汉郡国,其于区处分野之所在,如指诸掌。盖星有气耳,云汉也,北斗也,五星也,无非是气也。一行之学其深矣乎。

《癸辛杂识》《辨分野》

世以二十八宿配十二州分野,最为疏诞,中间仅以毕昴二星管异域诸国,殊不知十二州之内,东西南北不过绵亘一二万里。外国动是数万里之外,不知几中国之大,若以理言之,中国仅可配斗牛二星而已。后夹漈郑渔仲,亦云天之所覆者广,而华夏之所占者牛女,下十二国中耳。牛女在东南,故释氏以华夏为南,赡部州其二十八宿所管者,多十二国之分野,随其所隶耳。赵韩王尝有疏云:五星二十八宿在中国,而不在外国。斯言至矣。

《图书编》《星野合论》

今夫天气也,而成文地形也。而有理形不得不散而为气,气不得不聚而成形。星辰者,地之精气。上发于天者也。天有三垣,旁列四隅,天中、极星、昆崙之墟也。天门,明堂太山之精也,汧岐雷首,太岳砥柱,东方之宿也。而苍龙奠位于左矣。太行、常山、碣石、朱圉,北方之宿也。而元武奠位于后矣。鸟鼠、太华、熊耳、桐柏,西方之宿也,而白虎奠位于右矣。荆山、大别、岷衡、九江,南方之宿也,而朱雀奠位于前矣。星官之书自黄帝始,嗣是而钦,若天象者,代不乏人顾,金绳玉策之书不可得而窥也。所可传者,天有十二次而日月躔焉;地有十二野而郊圻画焉。自今观之,雍主魁,翼主枢,青兖主机而扬、徐、荆、梁、豫莫不有主焉。此系之北斗者也。岁星主齐吴,荧惑主楚越,辰星主燕赵,代而镇而金,亦莫不有主焉。此系之五星者也。角亢寿星,郑也。氐,房心,大火,宋也。尾箕,析木,燕也。斗牛,星纪,吴楚也。女虚危元枵,齐也。室壁娵訾,卫也。奎娄降娄,鲁也。胃昴毕大,梁赵也。觜参实,沈晋也。井鬼鹑首,秦也。柳星张鹑火,周也。翼轸鹑尾,楚也。此系之二十八宿者也。星有七州,有九兖,青徐扬并属二州,此七星所以主九州,而七国亦在其中矣。然方隅躔次东西南北,每每相背者,则贾公彦谓古者受封之月,岁星所在之辰,其国属焉,似也。然有封国,自有分星,非因封国而始有虞夏、秦汉,郡国废置有前后,狭广之不齐,则岁之所在,不可执泥以为常。晋属实沈者,高辛之子主祀,参星宋属大火者,阏伯之墟主辰似也。然齐属元枵逢公托食,既非所主之国,而吴越同次,燕陈共分,又非所祀之专,则主祀之说,亦未敢以为然矣。善乎唐一行有言,星土以精气相属而不系乎方隅,其占以山河为限而不系乎州国,庶几为可近焉。故地有水、火、木、金、土之形,天有水火木金土之星,一形一象,交而精气自属,非如地在北而分星之在天者,亦居北地在南而分星之在天者,亦居南也。同一中星也。一则取义之不同,盖星适昏中,则以星言,如星虚星,昴是也。星不当中,则以次言,如尾火是也。次不当中而适界乎两次之间,则以象言如星鸟是也。一则所举之不同者,盖书言分至之所中月之本也。故春夏举鸟火,秋冬举虚昴是也。月令言昏旦之所见,月之中也。故春夏举弧亢,秋冬举牛壁是也,夫天之高也星辰之远也。观纬而审禨祥者,恒推天以合人。然天之理即人之理也。因禨祥而修德政者,当以人而合天何者,民之丽乎土,犹星之丽乎天也。君之统乎民,犹北极之统乎星也。古之圣人有见乎此道之所在,固尝以经法天矣。而犹察昏见之辰,知缓急之序,观鸟中则授民以种稷之时焉,观火中则授民以种黍之时焉,观虚中则授民以种麦之时焉,观昴中则授民以伐木之时焉,而顺五行以理阴阳,又刚克柔,克迭用以出治焉。始之乎。情性之正著之乎。事为之施措之乎。悠久之道动之乎。气机之间则天不爱道,地不爱宝,河出图而洛出书矣,此岂无自而然哉。若宋有善言而退舍,齐无秽德而可禳,非无一事之徵,终为适然之数,未敢以为应天之实也。

《星度职方合论》

《周礼·冯相·保章氏》:司天察变,皆有定职,不可易也。自是而后,各国代有其官,而占测之法往往见诸史册。至汉诸家,滥觞愈极矣。且自星度言之,灵宪论曰:中外常明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为星二千五百,微星之数,万有一千二百五十,庶物蠢动,咸有系命而星之变昭焉。三垣之外有中星者,圣人南面视四时之中以布政者也。详著于尚书,鸟火虚昴之四宿而月令之中星与大统之中星又不同焉。观孔颖达之疏陈详导之书,可见矣。至于经星,则二十八宿之分罗四方而奠其位,纬星则太白辰星填岁荧惑之别尽周天以稽其行,经则随天而纬,则顺度荧惑者迭见,是咎之方尤难豫定者也。至若瑞星出于隋志,景星周伯含誉,格泽是也。而中兴志瑞,十有二焉,何其多乎。或者谓元保以下悉系妖星,是则各穷所见矣。而分野之疑,秦汉郡国李唐州县或系之北斗,或系之二十八宿,或系之五星,盖因地制有殊而为星应之迥别耳。甚者纬象以迎占,移地以合术,而吉凶之僭,其能一定乎。日有中道,月有九行,或出之司天考,或详之王朴之论,或定之王蕃之占,盖因度数不齐而为运行之差异耳。甚者疑井宽而鬼狭,岁疾而填迟,而占测之宜其能的据乎世,久术湮而象纬之学得其要者,盖亦寡矣。自今观之,盍因其故而推之乎是,故中星也,察四仲则据尧典之详而孟季则本月令之演经星也。观方位则审一定之则而罗布,则验所系之星,纬星也。而顺逆休囚旺相徵焉,瑞星也,而迟速经历色象昭焉,九道也。据黄道以察其纮,而七政不愆,分野也。据限度以明其地,而二十八宿不乱,要而论之,各有一定之故,系象环于九道,度数错于周天,吾知黄道大差,九道皆定,斯其简明之法耳。故先儒曰:不难于规,赤道而难于规,黄道亶其然乎。能循其故而星变之周旋于外者,凌历薄蚀,飞孛顺逆虽,若不齐随所值之方,察各分之地,一推算焉,而往来愆忒之应,莫能逃矣。又何必稽之元远然后谓之观天文也哉。周礼司徒职方氏掌地制域,皆有成规,不可易矣。自是而后历代互有攻伐,而经理之宜,每每垂诸编谟,至元狩以来,土地愈广矣。且自外国言之,西尽于阒龟兹,东极夫馀挹娄,北穷楼兰,南究瘴海。疆域不下数万馀里,釐为郡邑,设以关津而地之势极焉。是故朝鲜破于汉高,至武帝开之而立元菟乐浪之名,隋令汉王讨之,唐令苏定方征之,至李绩灭其国而暂定焉。虽处置曲尽,其方而叛合不常终至,疲中国而无尺寸之利,南越之地,汉分儋耳。珠崖、南海、苍梧、合浦、郁林、九真、日南等郡而以交州刺史领之,武德有总管之称,至德建都护之府,至曲承美,夺其地而贾乱焉。虽防禦各有其道而继代不一,终至事远征而无输服之诚,左将之击可谓尽制,置之法矣。卒之夏参来降而增真番临屯之部,岂中华之力果能致之乎。亦其敌之,相疑成之耳。朱镐之使,可谓得抚安之策矣。卒之黎桓肆虐而言番禺欧越之侵,岂朝廷之命不足制之乎。抑其蛮之习诈致之乎。又外国地远而经略之久得,其实者盖亦鲜矣。盖因其势而究之乎。是故量远迩之宜,守要害以扼其冲,慎边防以通其使,审内外之辨,富民力以固其木,莅中土以纳其降,或航海也。严太宗之禁,勿使之知险夷虚实之情,而南邕、鸭绿、牙校不得以私通,或谕蛮也。谨贞观之符,勿使之行欺诈异同之术而渤海交州夷使咸怀其至信要而言之,各有不异之势也。若事外而忘内,虚己以制人,吾知众不可使,地不可耕,斯其财力俱困耳。故先儒谓不难于勤远而难于笃近,信其然乎。能究其势而土地之控制于外者,广狭奢俭,理乱贫富虽若不齐,随五方之制鉴绝域之图,一酌量焉。而缓急轻重之理,莫能越矣。何必谋之遐徼,然后谓之知地理也哉。是故天文之观,观以故也。而莫详于淳风之浑仪,一行之游仪而已矣。其他隐楼覆矩,铁极铜匦,各有一时之妙而占测之法皆出二子技艺之馀,地理之察,察以势也,而莫备于商之四方。诰令周之王会图而巳矣。其他拓边启衅事,远勤兵各精一时之业,而绥怀之道,罕出二代包罗之外。由是观之,牵合事应之变徼,倖分外之图皆昔人无益之举耳。而岂所以垂谟后世也哉。

《分野总叙》

分野之说,盖以星之在天者而分在地之土也。观《周礼·大司徒》言:土宜辨十二土,未言所辨何土。《保章氏》言:星土辨九州,未言所辨何星,尝以天象二十二州之名考之,或者春秋战国时,因星土之义,而详其说乎。但以列国差参不齐之地而配乎。在天一定之星诸家辨其非诚有然者。《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虽以列星象官,象民,象物,且莫不验也。况天地本一气也。谓其无所关焉,可乎。惟唐僧一行则以天下山川之象存乎两界,而分野一以山川为界,不主封国郡邑之名庶乎。近之今载二十八宿,分应地理并存古九州分星图合观之分。星分土,可得其概已。

《星宿次度分属天下州郡国邑考》

自轸十二度为寿星于辰,在辰郑之分野,属兖州。
费直起轸七度,蔡邕起轸六度。

自氐五度至尾九度为大火于辰,在卯宋之分野,属豫州。
费直起氐十一度,蔡邕起氐九度。

自尾十度至斗十一度为析木于辰,在寅燕之分野,属幽州。
费直起尾九度,蔡邕起尾四度。

自斗十二度至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
费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

自女八度至危十五度为元枵于辰,在子齐之分野,属青州。
费直起女六度,蔡邕起女二度。

自危十六度至奎四度为娵訾于辰,在亥卫之分野,属并州。
费直起危十四度,蔡邕起危十度。

自奎五度至胃六度为降娄于辰,在戌鲁之分野,属徐州。
费直起奎六度,蔡邕起奎八度。

自胃七度至毕十一度为大梁于辰,在酉赵之分野,属冀州。
费直起胃十度,蔡邕起胃一度。

自毕十二度至东井十五度为实沈于辰,在申魏之分野,属益州。
费直起毕九度,蔡邕起毕六度。

自井十六度至柳八度为鹑首于辰,在未秦之分野,属雍州。
费直起井十二度,蔡邕起井十度。

自柳九度至张十六度为鹑火于辰,在午周之分野,属三河。
费直起柳五度,蔡邕起柳三度。

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属荆州。
费直起张十三度,蔡邕起张十二度。

《总论分野》

分野视分星,古不谓地也。地有彼此之不齐而分野,在天则一定而不易。以彼此不齐之地,必欲求配于在天十二次整然之分野,其说之难通也。固宜。盖天有三垣,紫微,太微,天市是也。紫微、太微皆将相辅佐之位,而天市下垣则列国星宿之所在其星东南二十二,宋南海燕,东海徐,吴越齐中山九河赵越韩楚巴蜀秦周郑晋河间河中曰:分野者,指列宿所属之分而言也。郑氏所谓星土,星所主土是也。其国在此而星则在彼,彼此若不相配而其为象,未尝不相属,非地之在北者,其分野在天亦居北地之在南,者分野在天亦居南也。列国之在天下,彼此纵横之不齐,犹犬牙,然而欲以其地之不齐者,求合乎在天分野之整然,彼此之不相配,无足怪者,甚者至于天之北极为天之首,其体反背,故有吴北鲁东之差,其惑甚矣。易不云乎。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水火金木土,其形在地者也。而天有其星焉,所谓象也。岂惟五星哉。凡物莫不皆然矣。故夫、齐、吴、燕、宋、韩、楚、周、秦、魏、赵诸国之地,地之形也。而其星在天象之谓也,地有是形则天有是星,有是星则有是名曰:齐吴燕宋韩楚周秦魏赵列国者,非后世有是名而举以为分野之名也,何以知其然也。徵诸东海、南海、九河、河间、河中、巴蜀、中山,有以知之也。东海、南海、九河、河间、河中,非国中山。巴蜀非若诸国之显也。故曰:地有是形,则天有是星。而分野者,指列星所属之分而言也。或曰:若然则十二次之说将无所徵。曰:十二次所以验天运之度数日躔之次。舍此盖古法而历家之所取验者也。因其度数次舍之所在而妖祥见焉,则其所属之地从亦可徵矣。抑分野之说岂专系于是哉。又按宋叶时礼经,会元其辨,尤详云。

《群书备考》《分野》

《周礼·保章氏》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之域各有分星,左氏谓荧惑守心,宋景禳其咎,实沈为祟晋侯受其殃妖祥验于分星,盖古有之,但星经散亡已久,独《汉·地志》载分野,为始详而郑康成引十二次之分以相属,大率因之。按《晋·天文志》言:班固取三统历十二次配十二野其言最详。又有费直《周易》分野,蔡邕《月令章句》所言,颇有先后。魏太史令陈卓,更分系二十八宿而言郡国所入宿度,其言为尤详。自今观之,寿星,陈也,大火,宋也,析木,燕也,星纪,吴越也,元枵,齐也;娵訾,卫也;降娄,鲁也;大梁,赵也;实沈,晋也;鹑首,秦也;鹑火,周也;鹑尾,楚也。然其间相配者少,相反者多,并在北而娵。訾在北,荆在南,而鹑尾在南,此其躔次相配,可考也。青在东,元枵在北,雍在西,鹑首在南,扬在东南,而星纪在北,冀在北而大梁在正西,此其躔次相反,可疑者也。国语伶州鸠曰:昔武王伐商,岁在鹑火,周分。又曰:岁之所在,即我分野,贾公彦取之遂证以古者封国之年岁星所在以为之属。郑樵谓此则主祀之意,非因封国始有分星。唐一行谓分星有山河脉络之两戒,云汉升沈之四维,认而识之,可以见其相配。郑樵取之遂谓其区处分野如措诸掌,近世苏平仲又指其疏远而谓分野,分星,古不谓地,又引有分星而无分野之言,以證其不必尽泥。然以史册观之,四星聚牛女而晋元王吴四星聚觜参,而齐祖王魏彗星扫东井,而苻坚亡秦,景星见箕尾而慕容德复燕,此皆分野之验而未可尽略者也。大抵一行之说胜诸家焉。其最不可晓者,莫如容齐谓娵訾属卫属并卫本受封河内,其郡邑皆在冀兖之间,于并州了不相干,而并州之下所列郡名,乃安定、天水等六郡,自系凉州耳。又魏分晋地与益州亦不相关,而雍州为秦,其下乃列云中等郡,又属并幽耳。此则李淳风不明地理之误也。他若天市垣有列国星二十二,起宋至河中,牛女下又有十二国星,东起越西至郑五车,五星其次舍在毕宿,星书以为主秦赵燕等七国,北斗七星,其次舍自张而角,星书以为主秦楚七国,此非其各有所属,而不容诬者耶。

《春明梦馀录》《分野》

分野之说,以中国之九州应上天之十二次丑星纪吴越也,子元枵齐也。亥娵訾卫也,娵訾,一名豕韦,戌降娄鲁也。酉,大梁,赵也。申,实沈,晋也。未,鹑首,秦也。午,鹑火,周也。巳,鹑尾,楚也。辰,寿星,郑也。卯,大火,宋也。寅,析木,燕也。按《晋语》云:实沈之虚,晋人是居。《周语》云:岁在鹑火,我有周之分野。左襄九年,商主大火。昭元年,参为晋星。二十八年,龙,宋郑之星。又曰:以害鸟帑周楚恶之则分野之说其来已久,然星纪在东北,而吴越实在东南,鲁宋郑相去甚迩而分为四次。且娵訾降娄,戌亥之次也。而鲁卫属之三家,分晋始有赵,何以大梁独属赵,韩魏不闻。《汉书·地理》分郡国以配诸次,其地分或多或少,鹑火极多,鹑首甚狭,徒祖相传,未闻源委,于其分野,或有妖祥占者,多效皆圣哲度知非后人所能测也。《周官》九州分野,角亢氐,兖州,房心,豫州,尾箕,幽州。斗牛女,扬州。虚危,青州。室壁,并州。娄胃,徐州。昴毕,冀州。觜参,益州。井鬼,雍州。柳星张三河翼轸,荆州。

《管窥辑要》《分野》

角亢氐分野,今之开封、河南、汝宁是也。
房心,今南京之徐州。
尾箕属幽州,即今之顺天、北京、保定、河间、永平、辽东、朝鲜。
斗牛女,今之南京、江浙、福建、广西、梧州。虚危当青州,今山东之济南、东昌、青州、登莱州。室壁,今之河南之卫辉、彰德、怀元、北京之大名。奎娄当古之徐州,今山东之兖州。
胃昴毕,今北京之真定、顺德、广平,山西大同。
觜参,今之山西太原、平阳、辽州、沁洛、泽贵、宣慰、程番。井鬼即今之陕西、四川、云贵之宣慰、程番。
柳星张今之河南、洛阳、南阳、湖、阳襄之均州、光化、谷城、枣阳德之随州、应山。
翼轸,今之湖广、广东、廉州,川之夔州,贵之铜仁、黎平广西。

《周天易览》《二十八宿分野》


十一至一,兖州之滋济曹单鱼金邹滕城峄泗宁曲阜。

亢 初度入卯
九至一,兖州之费沂寿谷平汶郓钜嘉郯。


十六至一徐沛

房 二度入寅
五至一,盐城清河沐桃安东。


五至一,淮安宿邳赣海。


十六至一,顺永平保定及河间之西鄙州县。

箕 四度三十分入丑
三至一,河间近海州县。 十至四,山海辽藩。


十二十四至二十一,福建。 二十至十五,江西。十四至八,浙江。 七至一,南直江南州县。

牛 一度二分入子
一至七,广东海北七府。


十至九,东昌府聊博冠茌。 八至二,济南府。 一,广东琼州。


九至五,青州北县。 四至一,东昌之朝邑、范县及濮州、临清、高唐之属县。

危 一度八十分入亥
十五至十一,莱州。 十至四,登州。 一至三,青州之南州县。

室 十一度七十分入戌
十六七,怀庆。 十四五,卫辉。 十二三,彰德。 十一至九,归德。 八至一,开封。


九至六,大名府。 五至一,汝宁府。


十六至一,凤阳。

娄 二度二分入酉
十二至九,滁州。 八至一,庐州。


十四至十一,顺德。 十至一,真定。

昴 五度一十三分入申
十一至五,大同府。 四至一,广平府。


十六至八,平阳府。 七至一,太原府。


二至一,潞安府。

参 九度入未
九至一,潞安府。

井 二十九度九十分入午
三十一至二十九,贵州。 二十八至二十一,云南。
二十至十,四川。 九至一,陕西。


二至一,贵州。


十一至十,南阳府。 九至一,河南府。

星 七度九十分入巳
六至一,南阳。


十六至十一,德安。 十至五,襄阳。 四至一,郧阳。

翼 十一度三十二分入辰
十九十八,贵州。 十七六,四川。 十五,承天。 十二三四,黄州。 十一,汉阳。 九十,武昌。 七八,永州。 六,衡州。 五,常德。 四,宝辰。 三,长沙。 二,岳州。 一,荆州。


十九至三,广西。 二至一,广州府。

《明一统志》

京师 尾箕昴毕室壁
顺天府  尾箕       保定府  尾箕兼昴毕河间府  尾箕       真定府  昴毕顺德府  昴        广平府  昴大名府  室壁       永平府  尾延庆州  尾        保安州  尾万全都司 尾〈今宣德府〉
南京 斗牛房心

应天府  斗        凤阳府  斗苏州府  斗        松江府  斗常州府  斗        镇江府  斗庐州府  斗        安庆府  斗扬州府  斗牛       淮安府  斗牛太平府  斗        宁国府  斗牛池州府  斗        徽州府  斗广德州  斗        和州   斗滁州   斗        徐州   房心
山西 昴毕觜参井

太原府  参井       平阳府  觜参大同府  昴毕       潞安府  参井汾州   参        辽州   参井沁州   参        泽州   觜参
山东 箕尾虚危室奎娄

济南府  危        兖州府  奎娄东昌府  危室       青州府  虚危登州府  危        莱州府  危辽东都司 箕尾
河南 角亢氐房心室壁柳张

开封府  角亢       归德府  房心彰德府  室壁       卫辉府  室壁怀庆府  室壁       河南府  柳南阳府  张        汝宁府  角亢氐汝州   心
陜西 井鬼翼轸

西安府  井鬼       凤翔府  井鬼汉中府  井鬼翼轸     平凉府  井鬼巩昌府  井鬼       临洮府  井鬼庆阳府  井鬼       延安府  井鬼宁夏卫  井鬼       宁夏中卫 井鬼洮州卫  井鬼       岷州卫  井鬼河州卫  靖虏卫
陕西都司 井鬼
浙江 斗牛女

杭州府  斗        嘉兴府  斗湖州府  斗牛       严州府  牛女金华府  牛女       衢州府  牛女处州府  斗        绍兴府  牛女宁波府  牛女       台州府  牛女温州府  斗牛女
江西 斗牛

南昌府  斗        饶州府  斗广信府  斗        南康府  斗九江府  斗牛       建昌府  斗抚州府  斗        临江府  斗吉安府  斗        瑞州府  斗袁州府  斗        赣州府  斗南安府  斗
湖广 翼轸

武昌府  翼轸       汉阳府  翼轸承天府  翼轸       襄阳府  翼轸郧阳府  翼轸       德安府  翼轸黄州府  翼轸       荆州府  翼轸岳州府  翼轸       长沙府  翼轸宝庆府  轸        衡州府  翼轸常德府  翼轸       辰州府  翼轸永州府  翼轸       靖州   轸郴州   翼轸       施州卫  翼容美宣抚司         永顺宣慰司翼轸保靖州宣慰司        五寨长官司湖广都司
四川 觜参井鬼翼轸

成都府  井鬼       保宁府  井鬼顺庆府  参井       叙州府  井鬼重庆府  井鬼       夔州府  翼轸马湖府  鬼        龙安府  井鬼镇雄府  井鬼       潼川州  井鬼眉州   井鬼       嘉定州  井鬼邛州   井鬼       泸州   井鬼雅州   井鬼       东川军民府参乌蒙军民府井鬼       乌撒军民府井鬼播州宣慰司井鬼〈即遵义州〉 永宁宣抚司井鬼天全讨招司井鬼       思曩日安抚司黎州安抚司井鬼       平茶洞安长官司轸松潘指挥使司觜参       叠溪千户所觜参四川都司 井鬼
福建 牛女

福州府  牛女        泉州府  牛女建宁府  女         延平府  牛女汀州府  牛女        兴化府  牛女邵武府  牛女        漳州府  牛女福宁州
广东 翼轸牛女

广州府  牛女        韶州府  牛女南雄府  牛女        惠州府  女潮州府  牛         肇庆府  牛女高州府  牛女        廉州府  翼轸雷州府  牛女        琼州府  牛女
广西 翼轸牛女

桂林府  翼轸        柳州府  翼轸庆远府  翼轸        平乐州  翼轸梧州府  牛女        浔州府  翼轸南宁府  翼轸        太平府思明府            思恩军民府镇安府            田州
泗城州            利州
奉议州            向武州都康州            龙州
江州             上隆州果化州            恩城州归德州            归顺州思陵州            上林长官司安隆长官司          程县
五屯千户所
云南 井鬼

云南府  井鬼        大理府  井鬼临安府  井鬼        楚雄府  井鬼澄江府  井鬼        蒙化府景东府            广南府广西府            镇沅府永宁府            顺宁府曲靖军民府井鬼        姚安
鹤庆             武定   井鬼寻甸             严江   井鬼元江             永昌
北胜州            新化州者乐甸长官司         澜沧卫腾冲 俱指挥         车里
木邦             孟养
缅甸             八百大甸老挝             大古剌麓川             底马撒  俱宣慰司孟定府            孟浪府南甸             千崖
陇州 俱宣抚司        威远州湾甸州            镇康州大候州            钮兀
孟琏             茶山
麻里             芒部  俱长官司
贵州 参井鬼星翼轸

贵阳府  参井        贵州宣慰司思州府            思南府镇远府            石阡府铜仁府  星         黎平府 翼轸普安府  井鬼        永宁府镇宁府            安顺府金筑安抚司          普定卫新添卫            平越卫龙里卫            都匀府毕节卫            威清卫平坝卫            安南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