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庶徵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八卷目录

 庶徵总部汇考八
  遵生八笺〈四时调摄笺〉
  历学会通〈天地雨霜篇第一 太阳应瑞篇第二 太阳凶变篇第三 日旁异气篇第四 日旁专气篇第五 日旁杂气篇第六 日晕篇第七 日晕别气篇第八 日食变异篇第九 太阴休咎篇第十 月旁异气篇第十一 月旁气篇第十二 月晕诸气并五星篇第十三 月食变异篇第十四 月凌犯五星篇第十五 岁星篇第十六 荧惑篇第十七 填星篇第十八 太白篇第十九 辰星篇第二十 五星凌犯篇第二十一 瑞星篇第二十二 妖星篇第二十三 岁星精变篇第二十四 荧惑精变篇第二十五 填星精变篇第二十六 太白精变篇第二十七 辰星精变篇第二十八 杂妖篇第二十九 客星篇第三十 流星飞星篇第三十一附奔星 飞流异状篇第三十三 陨坠昼见篇第三十四 帝王气象篇第三十五 猛将气篇第三十六 军胜气篇第三十七 军败气篇第三十八 城胜气篇第三十九 屠城气篇第四十 伏兵气篇第四十一 暴兵气篇第四十二 战阵气篇第四十三 图谋气篇第四十四 军营杂气篇第四十五 吉凶气篇第四十六 濛雾篇第四十七 虹霓篇第四十八 占风篇第四十九 八风篇第五十 五音气篇第五十一 六情风占篇第五十二 日辰大风篇第五十三 风占胜负篇第五十四 旋风占篇第五十五〉
 庶徵总部总论一
  易经〈坤卦 震卦 贲卦 系辞上传〉
  书经〈虞书大禹谟 商书汤诰 伊训〉
  诗经〈小雅十月之交〉
  春秋四传〈僖公十有六年 宣公十有五年〉
  礼记〈礼器〉
  关尹子〈二柱篇〉
  管子〈度地篇 七臣七主篇〉
  孔子家语〈五仪解〉
  子华子〈北宫意问 神气〉
  文子〈精诚 十守 道德〉
  庄子〈胠箧〉
  墨子〈尚同中〉
  荀子〈富国 天论〉

庶徵典第八卷

庶徵总部汇考八

《遵生八笺》《四时调摄笺》

正月朔,忌北风,主人民多病;忌大雾,主多瘟灾;忌雨雹,主多疮疥之疾;忌月内发电,主人民多殃;七日忌风雨,主民灾忌;行秋令,主多疫。
二月忌东北雷,主病,西北多疫;春分忌晴,主病。三月朔忌风雨,主多病;忌行夏令,主多疫。
四月立夏日忌北风,主疫。
五月夏至忌东风,主病行;秋令主多疫。
六月行秋令,主多女灾。
七月甲子日忌雷,主多暴疾;晦日忌风,主多痈。八月秋分后忌,多霜主病。
九月忌行夏令,主多鼽嚏。
十月立冬日忌北风,主殃六畜。
十一月忌行夏令,主多疥疠之疾。
十二月朔日忌西风,主六畜疫;忌行春令,主多痼疾。

《历学会通》《天地雨霜篇第一》

惟天为大,惟君为最尊,政教兆于人,理祥变见于天。文行有玷缺则日象显示,天有妖孽则德宜日新。确乎在上而晶明者天之体也。隤乎在下而安静者地之形云。地土忽陷,万民离散;天色忽变,四方来侵。天裂。是谓阳不足,君弱政乱。而土裂地震,是谓阴有馀。臣专民扰而兵兴,地鸣有声,天子失国政,天鸣有声,至尊有忧,惊天雨草吝禄信衰所致。地生毛,人劳兵,起之徵。地成泉,大水而兵乱,天雨石,大战而君凶,天阴晦而不雨者,内乱阴谋图议。地坼裂而有声者,大兵失土,不宁。山鸣乃有大乱,天鼓乃有暴兵,地燃乃专恣、自害之灾,天火乃虚伪、侈靡之戒,民劳而禄不肖,则天雨以土霾,贤灭而用小人,则地生乎光怪,下人将起也。踊土如山,贵人将死也。木冰而介雨雹、雨霰,外国侮而臣后专。山徙山崩,社稷亡而君道坏。雨羽则人相残食。雨毛则兵徭不息。雨金,铁残酷之由。雨螽螟,贪苛之致。雨血,则君不亲于民。雨肉,则天不享其德,有暴政则天雨成灰多阴,谋则天雨成墨,雨釜甑,岁穰之徵,降爵饧易王之异。雨物则其野大兵,雨冰则其分大疫。无云而雨者,封拜无功。非时而雷也,贼臣将起。霜雪之降,苟非其时政在大臣,而不在辟。

《太阳应瑞篇第二》

凡日之应主君司阳含王字和平之异,扬光耀德,政之祥,圣人在上则五色烛,耀人君有德则四彗荧煌,欲行再赦之恩,内出二彗将有封禅之庆,外有重光,黄气润于日上,宫中有喜。青云泽于西北,国降贤良。外国入贡也。若黄人守日而立,天下归心也。如飞凤抱日而翔。

《太阳凶变篇第三》

切详日久不明,上下蔽塞过中光暗,德政不明,日未入而无光为丧之异日已出而光暗,主病之。徵色赤如赭,将死。民怨而天下旱。色赤如血,有丧,臣叛而盗贼生。云全无而光暗者,臣叛。云尽赤而光暗者,兵兴日中分再出再没皆为亡土日消小飞鸟飞燕并主君凶。日陨则为鼎立,而为失政;日𩰚则为两竞,而为敌君。星月昼见,则为争明,小国强而大国弱。飞流犯日,则为易政,民流疫而王者崩妖日宵出兮,纲纪大灭,众日并出也,天下纷争。又有当昼而冥晦者,阴反为阳,而臣将制其主。日中有黑气者,臣不掩恶而百姓恶其君。黑子若黑气,臣谋作乱。乍三若乍,五爵赏不平。齿足俱见者,兵败而将军死。日月并出者,臣叛而戎狄侵,号令害民。则日应之而赤,君弱下贫。则日色白而青黄,则君闻善不举;黑则君恶见于民。

《日旁异气篇第四》

君不见国中之异事将有日旁之异气焉。黑如龙衔日而臣叛,青如龙守日而臣谋。臣将叛则黑气如人在日中,或如背卧。兵欲起则赤云如轮在日侧,亦如相扶。将谋则日下云如虎躅。兵起则日旁气若冬株,如人持,如人牵。在日下,臣将叛去若青鸟,若青马,向日下,主有忧虞。如车走日下者,军败如斧钺。在日侧者,君忧。赤如杆以冲绝,其野万人死而君恶。或如血,以覆蔽其下千里旱而民流大战之气,掩日而如席,如布兵伤之象,守日而如马如牛日下云如人垂衣。天子之候。日出,云如车张盖雨泽之由。日上下青气来居,出军乃吉日,出入黑云横贯望雨须周气直立于日旁宫内争𩰚,或相交于日侧,其下贼游如人头。居日之旁,兵战流血。若死蛇在日之下,饥疫多愁。左右如乌而色赤者,君忧之咎。上下似龙而色黑者,风雨之筹气映日如旗,为兵流血。云走日如帚,后起无尤。二白云扶日,国忧兵起。三赤乌啄日,必有戈矛。云如鸡临于日上,兵丧并起。气如箭外向日下,兵出三秋。伏虎守日也,将军谋乱。曲云向日也,自立王侯。气青黄赤白刺日,甲兵哭泣。云如虹与,日俱出,国分兵。忧日未出,赤云在上,佞臣在侧。气相交贯,穿其日,将相不俦。气如蛇贯,当占其色,青疫白兵,赤为将叛,黄乃交兵,其黑雨浮。

《日旁专气篇第五》

日旁之气青而且赤,形曲而向日者,为抱,为子喜而为忠臣。形曲而背日者,为背,为臣反而为叛逆。圆而小者,为珥,所临者喜。长而立者,为直,下有自立。一珥为拜将,而为战攻。两珥为寿考,而为势。一三珥为喜也,验之女后。四珥为庆也,应于子息。类两直而相交者,为交,交淫内乱。形如背而中起者,为玦,玦败伤北。直横于上下为格,格则为𩰚。交曲于左右为纽,纽则为喜气。小在日下而向上者为缨,为得地之欢。形直在日上而微起者,为戴,有推戴之德。承者,承于日下,喜且得地。冠者,包于日上,封建亲戚开辟土地兮,日上气弯而如负,内外安宁也。日下气立而如履,长而斜倚日旁,为戟,戈戟相伤。赤而曲在日旁,为提,地亡兵起。

《日旁杂气篇第六》

事有异常,杂出日旁,重抱两珥兮,人主喜。四珥两抱兮,子孙昌。三抱两珥,是谓太和而喜庆。一抱一背,名为破走而乖张。背而玦,大臣反叛。冠而抱,人主吉祥。戴珥并出,天子有子孙之庆。冠缨俱见,善人出南北之邦。叛逆皆除。冠纽两珥,福禄并降。抱珥重光,二背一直,大臣谋欲自立。一抱两珥,至尊喜。且为常戴而冠,至尊有喜。珥而戴,天下和平,君若私幸奸臣,则日冠而纽。后宫将有喜事,则日珥而缨冠,珥而背,杂于中主将乱国,背玦而直,交于丙。臣欲邪行,直少背多,谋自立者必矣。抱多直少,欲有立者。无成,两敌相当,日旁杂见有抱者,宜从抱而击,无抱者,当顺虹而战。

《日晕篇第七》

安居而日晕也,多成风雨;对敌而日晕也,尤主军营。色黑,则谷伤大水;色青,则籴贵大风;色赤,则暑雨霹雳;色白,则当有暴兵;黄,则人君有喜,亦为时雨农功。半晕所在之方,其军战胜。日上如车之盖,有欲和亲。半晕再重,国民蕃息。两畔相向其下,大风晕并垣车轮两敌,因兵以亡国。方晕聚而背于上,下人亡。将北交晕如连环而贯日,兵起相争。晕再重,人君有德。或三四野有兵。戎晕三重,兵起谷伤,其下有失地。晕四重军败于野,其下有叛臣;五则后忧;而六失政国弱晕七八则民乱,而九荒扰,大乱十重。

《日晕别气篇第八》

别有抱珥之属,尤主军兵之事。抱珥在晕内,围城则内人胜;抱珥在晕外,攻城者外人利。晕而直珥为破,军。晕而抱背,为败亡。日晕有玦,裂土立王。日晕而负,得地之祥。晕两珥而虹贯之,战得将军。晕两珥而云贯之,年多病疾。晕四背,则为内乱,而为臣反。晕二背,则无兵兵起,而有兵兵入。晕有抱珥,虹背玦,皆宜顺其抱而击。晕有背珥直而虹并,宜顺虹所指攻。晕四抱,天子有喜。晕两抱,天下和平。重晕背玦,叛从中起。半晕背玦,臣谋不成。晕一冠一纽一珥,主有庆且有所立。晕四珥四背四玦,臣有谋夷关不行。晕而负气著晕上负,为喜亦为得地。晕而白虹贯日体,近臣乱,诸侯不忠。有军。晕而珥外,军有悔,无军。晕而珥,宫中忿争。晕而抱,抱所临,其军战胜。晕而背,背所在必有反城。长大实有密曲远厚泽而抱反,皆为必胜之兆。短小虚无,疏直近薄,枯而背亟,并为必败之徵。

《日食变异篇第九》

日食有数而推气象,别出为异,王者恶于岁初,大人忧其食,既食而大风,则宰相专权。食而大寒,则外国兵至。臣不尽忠,则气若虹霓,而或有黑云。后妃有谋则气如晕,乌而或成晕珥。日食有气如兔而守日不移者,民叛兵兴。日食两珥、四珥而白云中出者,以日占事。

《太阴休咎篇第十》

月者,阙也。为阴,主臣。行阴道,则阴雨;行阳道,则旱风。君有福昌黄芒或戴国有喜庆正月偃形月若变色饥忧则青赤色为旱、为乱,黄则为德、为荣,黑为水而为病,白为丧而为兵。初出光色甚明,女后专权执政。当望蟾蜍,不见大水城陷流亡月无光则下有死亡,臣不忠教令废乱。月昼明则奸臣专政,中国饥阴国兵强,臣下相残。月傍生齿,国家昏乱。月底垂芒,分为二道也,祸生僭逆,毁为数段也天下分张。月赤如赭兮大将死,月自天坠兮大臣亡。月各角有一星有军在外而贼主。两月数月并见,君弱阴盛而乘阳月见。日中其下失土大星入月,野有兵丧。

《月旁异气篇第十一》

臣下将殃,异云在旁。云如禽兽在中,所主之者受害。气如人随月下,所当主者侯王其中。有如人行相争,客胜其旁。如杵抵月,将死军亡。云如人头在旁,赤战白兵,黑雨云气,或有来刺。黑雨,赤战白丧。黑如鸣鸡,飞鸟群羊群豕。不雨则匈奴兵起。云生月侧,一白三苍二黑贯月,则围邑城降。

《月旁气篇第十二》

珥占其色,青忧,赤兵,黄珥为喜,白丧,黑凶,昏时,月珥国有半喜。夜半两珥,边地大惊。三珥忽见,国喜将见。四玦俱出,臣谋不成。四提,天子无后。四珥,女主忧。生两珥无虹,为风雨。白虹贯之,为战兵。珥且戴,主有吉庆。背而玦,国有反城。晕日晕月,战谋不决,而战兵不合。且抱且背,有欲为逆,而有欲为忠。

《月晕诸气并五星篇第十三》

月晕受冲国不安无风雨臣下专权,天下偃兵,终岁无晕。大风将至,月晕重圆,或三或九有失地受兵之数。若四若八,有死王亡国之𠍴。晕五重则女后之忧,七当易主晕,六重则政教之失,十乃更元,虹霓背玦度晕中兵丧之象。若三若四,云抵月以战。勿当有背玦而晕,不合谋叛自败。有晕气而霓指月,将杀军伤。晕而白气从外入,拔城得将。晕而白气从中出,围城自殃。云来贯晕左右,吏死。白虹贯月,臣乱,于王后有阴谋。晕连环而白虹连晕下,遭兵。革晕交贯而色赤有光,晕而背,所临者败。晕而珥,时岁平康。晕色黄,将军益禄。晕有光,主有来降。二晕相连,而如环,两国交兵而争地。连环及斗,天下兵火而大乱拔城。重晕于魁,大臣下狱而流移千里。晕荧惑则大战后忧。晕岁星则主病籴贵。晕太白则其野受兵。晕辰星则其下多水。晕填星则兵起于所在之乡。晕客星则忧及于所临之国。流星入晕则大使来。流星出晕则贵人出。

《月食变异篇第十四》

月食有变为异,无变可以数穷晕岁星而食者,天下大战,晕填星而食者,天下兴兵。晕荧惑而食,破军亡地;晕金水而食,大水兵丧;月食而𩰚,有军必死;月食而晕,其国君凶;食而气入晕者,不宜为主。食而气出晕者,不利攻城。食而彗孛来入,当有哭泣之声。

《月凌犯五星篇第十五》

将有灾眚,月犯五星,犯岁则饥荒而流落。乘之则相死而拔城。月食岁星乃将相侯王之戮死,岁星食月为君长女后之忧徵。多盗贼刑狱极繁,月凌岁侧有逐相人臣贼主。岁入月中,月与火光相及,其宿国兵将起。犯之则贵人出。而有兵齧之则其师破而败北。火食月则谗臣贵而后宫忧。月食火则其地乱而白衣会忧在宫中,非贼乃盗者,火顺行而入焉。人主恶之。谗臣用事,因逆犯而入矣。月犯土,主后宫下欲犯上。土入月,有土功事,臣将贼主。月食土,其国之亡也。以杀以伐。土食月,女主之凶也,有丧有黜。月犯金,强侯作雠。金贯月,国有大兵。月食金,强国君忧,臣弑主,其臣亦死。金入月,大人为乱,将军死,臣谋不成。月戴金星,国有卒至之军旅。太白蚀月,臣有篡弑之祸心。太阴犯水,为兵起而上卿亡。水入月中,有水刑而臣叛主。水食于月,大水横流。月食于辰,女忧亡国。彗贯月则臣谋君。彗入月则兵大起。流星冲月,大臣凶奔。星入月则君失地。

《岁星篇第十六》

岁星为福,其占在春。白无光,风雨总至。赤有角,旱暖早臻。色黑有非时之冷色青为应候之温。初出小而日益大,国利之本。初出大而日渐小,国耗之因。去其舍而所去之国为兵,为饥;失地之害之他舍,而所之之地为庆,为乐。得地之忻,所冲之方,乃有殃咎,所在之国可以伐人。若自晕则为丧事,其昼见也为强臣。

《荧惑篇第十七》

荧惑主罚于时,为夏。色青而变者,暴风损苗;色白而昧者,苦雨伤稼;色黑则雹冻变生;色赤则赫曦施化赤如炬火兵丧因乱臣小人而生失度吐舌旱火从宫殿高台而发逆行。二舍之馀或火焚,或有女灾,留以庚辛之日,有大丧,而有战伐。若反明者,为备为主,恶有正旗也。为军破将,杀昼见自晕,臣谋背于君王。烧迹成勾,大凶旱,饥荒迫。

《填星篇第十八》

填星主德,占为夏季,迹陈于外,而咎发于中。居四方之中,戊己之位,万物因之以生,四气据之而备。故星之名曰填主德厚,安危存亡之机,以其属土之行,而动静吉凶占于夏季。变白则水涝不熟,变青则国多风雨。色黑为风寒不时,色黄为溽蒸当位。春不青,夏不赤,秋不白,冬不黑,并为女后有忧;春色青,夏色赤,秋色白,冬色黑,皆为女主有喜。白而阙芒,有子孙立。王之庆黄而光耀更宫室土功之役如自晕亦为土功。若角芒,则有争地。色白则素服将集。饵鱼则黄巾将起。

《太白篇第十九》

太白兵候占之,素秋宰主生成。故为之将观象察法,因以为名青而昧者阳气复退,黑而角者,雷乃先收。色赤,则国有旱暵;色白,则其令萧飕。初出小而后大者,兵强而起。初出大而后小者,兵弱之愁失舍则为破军而亡国,天则为革命而民流行缩后族之患,行盈将相之谋。行疾则速战,行迟则可留出。西方为刑,右之背之,而得吉出。东方为德,左之迎之,而获休。日晕则天下大赦,为有兵而有喜。昼见则兵丧,并起为强后,而强侯炎然而上,兵起满野;炎然而下,兵起盈沟,光明见影者,岁丰战胜。体小而昧者,国败军忧。

《辰星篇第二十》

辰星执刑于时为冬,色青,则冻闭不密;色赤,则流水不冰;色白,则冰雪杂下;色黑,则寒气严凝,有军于野,占为偏将,无军于野,占为法刑。与太白各在一方,不战之象。抵太白,太白不去,将死之徵。在东而赤者,中国胜。在西而赤者,外国亨,无军于野。而赤兵将起,而欲征。

《五星凌犯篇第二十一》

水火相近为战旱饥蚀而掩国亡君,恶合而𩰚,杀将忧贼。火触木,子孙之庆。木触火,国乱忧疾。木土合犯,有兵战,敌亦为谋更代之事,又为饥,内乱之异。岁白同处,军战将死。木金相犯,臣黜女丧。合而交𩰚兮,军破将死而内乱。合而环绕兮,军破相逐而乱亡。合斗于东,外有兵战。合𩰚于西,内有死王。岁与辰合,内兵来战,有兵不利。先起亦为变谋更事。相犯为兵兴,守之忧贼至。荧惑合填为忧祸丧,亦为大人恶之。又为举事之殃。犯之旱乱大战或为女子之当。火犯金,兵起而至凶。金犯火,逆谋而主病。大战杀兮,犯而或𩰚。流血盈野兮,守而不动。水火相近,不宜用兵。火触水,僭叛世乱。水触火,主哭于宫。若合,则赤地千里,相守则国忧赦行。土金合也,其国亡地,为白衣而为疾苦,为内兵而为水国有大兵则合于太微,天下谋则合于营室。金干土,五谷不熟。金犯土,〈原本阙二字〉不利。土水合处则为壅阻,不可用兵举事或为更事变,谋战之客败,或有阴谋国有忧惧。金火相留,金犯水,国家不安之候。水犯金,将相倾败之由。环绕或𩰚,或大乱而为内乱。相合若旗,为变谋而为兵忧。辰星入太白而上出为主者,破军杀将。辰星入太白而下出为客者亡地多愁。二星同度,远则毋伤。三星若聚,改立侯王。四星若合,是谓大荡,闭其关梁而兵丧并起。五星若合,是谓易行,有德受庆,而无德受殃。

《瑞星篇第二十二》

帝王有德,天见其瑞。国有昌,周伯黄光。国有喜,天保流坠不种而获格泽之气类火戎狄奉化含誉之耀若彗。景星如月而助月,德厚合天,归邪如云而若星庆,其归国。〈按恒星之外而有客星皆主祸殃此占多献谀者附会之说〉

《妖星篇第二十三》

人事有失,乖气致异,芒光四出者,曰孛。偏指如帚者,曰彗。彗星为丧也。除旧布新,孛星为兵也。合谋闇蔽,长星自三丈以至横天,其形与彗孛略同而异。

《岁星精变篇第二十四》

天棓天枪之妖,本类星而末锐,东出为棓而主夺争,西出为枪而主捕制,国皇类南极而体大,主寇难而为兵丧,天冲如苍人而色赤为臣谋而主减位,苍彗之妖,占为不义。

《荧惑精变篇第二十五》

蚩尤类彗而委曲为旗,帝将暴虐而征伐不已。昭明如太白而光芒不行,占以为起霸而或为起德司危如太白而有目,臣行主德而国相残贼,天欃出西方而如剑,枯骨籍籍而赤地千里,五都灭亡。彗星再赤,此火星之精流而为变者。

《填星精变篇第二十六》

五残上有五枝乖士毁败狱汉下有三彗逐王兵起六贼星其类荧惑为兵丧。光动而赤茀星类茀殃占宿地旬始近北斗而类雄鸡。其怒如伏鳖而色黑,主兵乱,且主改更,为暴尸而为积骨,忽尔黄彗见之,当有女乱者矣。

《太白精变篇第二十七》

天狗星流止地为狗声,所坠如火冲,天血盈野,伏尸满谷,白彗横天,斩强是主。

《辰星精变篇第二十八》

枉矢若流而蛇行,色苍黑如有毛目反兵合射而行,诛以乱伐,乱而臣酷,上有权谋。黑色彗出五星之散精而为妖期,应以冲处,则事举。

《杂妖篇第二十九》

营头如坏山以坠军大流星如雷而昼出,所坠有大战而拔地有覆军流血而积骨。长庚如布天锋,似锋二星所见,皆为起兵,老子则淳淳然色白者,兵大起。蓬星则荧荧然色青者,谷不登。赤气竟天,格泽之气,伏尸之象,流血之徵。烛星上有二彗所见大盗不成。

《客星篇第三十》

非其常有是为客星,体小去速者,事微而祸浅。芒角见久者,事大而祸深。黄为土功而得地,赤为杀将而侵城,青黑则其下多病,纯白则其分多兵。周伯其色枯黄,兵丧饥馑。王蓬状如粉絮,饥俭,或兵温。星之出四隅所生如风摇动而白色人饥,大水而兵争。

《流星飞星篇第三十一》〈附奔星〉

流星自上而降,飞星自下而升,所之之地曰有使所坠之下言有兵,奸事乃蛇行而曲,曲怒气则声震而隆,隆奔星所坠,其下有兵。五星自流则帝王不安其位,众星并流则将军并举其兵。

《飞流异状篇第三十三》

然曰:飞流过大则异如桃,则为使。行如瓮,则谋争起。白光横天者,将相当之。白气曲环者,斩夺爵位。摇头而上下者,此谓降石而饥荒。有喙而赤黑者,名曰梁星。而失地白化为云名天滑,流血积骨于飞流。白若周天,为查山兵战流血于陨坠赤色而光照地者,所往有兵。色白而前卑下者,所之削邑有谋策。则星自敌来,兵败散则星投于垒。帝王发使慰劳,散为八角,将军出疆割地,缦缦曲曲照地而流四方者,五谷不丰。光而如布疋者,以色各异。

《陨坠昼见篇第三十四》

民离叛兮,星陨于天。天下乱兮,星坠于地。列宿所坠,其下国亡。星坠为石,流血兵起。坠而如有人言者,善恶如其言。坠而化为龙形者,将有哭泣事。为兽则国有兵凶,为土则天下大水。化为金铁,天下兵凶。变作草木,干戈在国。坠为人形,粟麦飞虫,皆为水旱兵饥大起。星陨坠照人而沓声如雷,为大战覆军,而血流千里。夕见则臣有阴谋。夕坠则其下兵疲。星昼流而光耀横天,诛忠良而臣下图议。若六七八九皆昼见坠地,为丧旱兵饥而君忧逼弑。昼出而与日争光,主兵丧而伤,大水。常星不见及次舍动摇,君将崩亡,而庶民劳役。

《帝王气象篇第三十五》

天子之气,外黄内赤,气多上达于天,见必在于王日如龟凤龙马人虎兮,郁郁然杂色,横天如城门高楼囷仓兮,森森然恒带杀气。或气雾隐盖之形,或五色如山镇之势,或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皆帝王起德,游幸之符瑞。

《猛将气篇第三十六》

名将之气,郁郁然,与天连;猛将之气,勃勃然,如火烟:内白而赤气绕外,中黑而赤气在前,森森如龙而似虎,渐渐如雾而作山。形如反蛇,势如张弩。其白如粉絮囷仓,其气如山林竹木。或紫黑如门上楼,或赤黑如旌旗举,并为猛将强卒,亦主深谋远虑。

《军胜气篇第三十七》

军胜之气,覆军似堤若乌,鸟之飞去,如旌旗之指敌气如堤坡而前后摩地,云如日月而赤气绕之,徘徊其上兮,如飞鸟赤白相随兮,如𩰚鸡,如疋帛,而后大前广如五马而尾仰首低如赤杵在乌云之内如乌云与赤气相随,如人持斧而望彼,如蛇举首而向敌,或如牵牛,或如覆舟,或象山坡之林木,或如虎豹之潜伏,或粉沸如楼缘以赤气,或赤黄五色上连天体,或如华盖之独居,或如引索之不一,在吾军急击而勿留,在敌上急去而勿击。

《军败气篇第三十八》

气色囚废枯散,占为军败之徵。如败车击牛坏屋,或盖道蔽蒙。昼冥黑如坏山堕于军。白如群鸟趋入屯,勃勃然如燔,生草纷纷,然如转枯蓬,类偃盖偃,鱼临于军上,如群羊群猪在于气中,气出半绝而渐尽,或前高白而后青如鸡兔之临阵,如马羊之入军,如人形而无头,如人头而缺身,如双蛇之委曲,如群鹿以惊奔,有赤光从天流下,如气发连夜照之,或如扬灰,或如捲席,或如人卧,或如鸟飞,或如覆船车盖,或如败决垣堤,或如雾始起而聚散,或如人叉手而头低,不为将败,军北必为降退逃归。

《城胜气篇第三十九》

云青黄,临城而城胜。色青白,中出而勿攻。白云中出,而赤气北入,赤气如符而黑云似星,青赤起晕内而四外出濛气,绕城外而不入。中白如旌旗而赤界青如牛头而触人,或气无极而如烟火,或气从中出而入吾军,或如双蛇之气,或分两彗之云,或平旦有云,而色克其日,或欲攻击而雷雨过旬,气濛而人不相睹,可速引去。而远屯。兹皆城胜之气,不宜修楼橹轒辒。

《屠城气篇第四十》

气如死灰,其城可克。赤气临城而黄气四绕,则将死城降。气聚如楼而出见于外,则攻之可得。屈虹,从外入城。重晕,白虹贯日,濛雾,围城而入城。白气绕城而内入,或赤黑如狸皮,或云气如雄雉,赤如人头飞鸟,似败车气,出向东回,西而若北,或云如立人,五枚或如三牛,边城围或攻城,城上无气,或如白蛇以指城,或气下白而上赤,或如日死而雾濛,或有气出而复入,皆屠城客胜之徵。智将勿疑而急击。〈赤如人头下原本有遗字〉

《伏兵气篇第四十一》

两军相当,有赤气,随气所在有伏兵,云绵绵绞绞兮,车骑潜踪。如布席蒿草兮,步卒匿形。白气粉沸而起如楼状,黑气浑浑而赤气在中,或乌云中之赤杵,或赤云内之乌人,或如数人之在黑气,或如幢节之在乌云,或云如山岳在外,或前乌后白相邻,此气象之所见,伏兵藏而莫闻。

《暴兵气篇第四十二》

暴兵之象,赤气赫然,赤如旌旗,或四方遍满,白如疋布,或赤气亘天,如瓜蔓而八九不断,若仙衣而千万相连,或如方晕,或如赤虹,或如狗四枚相聚,或如人行止不前,或如人行,或如伏虎,云气自中天而下,吾阵黑云从敌上而覆,吾军有云如人而赤色,无云独见此黑云,或如戎以列阵,或如人以执楯,或如执杵,或如火云,凡此气之所形,有贼兵而暴臻。

《战阵气篇第四十三》

赤气如伞以覆,军千里内战则有庆。天昏暗寒剋,则遇敌相攻。气青白如膏,则大战将勇。赤云如狗以入营,赤云屈旋而不动,如丹蛇,如立蛇,如覆舟,如耕陇,或白气如车入斗以转迁,或日有白气若虹而交见,气如人以无头,如死人以偃卧,或一玦四五白虹,此并为交兵大战。

《图谋气篇第四十四》

敌国图谋,白气群行,士卒内乱,日月濛濛,黑如幢节而出于营敌,欲求战而有谋诈。黑如车轮而临我阵,敌人谋乱,臣与贼通。昼阴则君护将出,夜阴则臣谋乃兴。或天气阴沉,夜不见星,而昼不见日,或连阴十日不见日月,而乱风四起,并主君臣俱有,阴谋亦为两敌阴相图议,黑含五色临我军,敌与臣谋,当自死。

《军营杂气篇第四十五》

两军相当,各占其气以高,厚实长泽之类为胜以下薄虚短枯之类为北气安则军安,而治气散则军乱。而踬对敌有云来而其势甚卑,是贼必大至而急起。严备将军失魄兮,云如蛟龙;军士死亡兮,云如兔雉。遇四方胜气也无向而攻遇四方死气也,宜顺而击;赤气随日出,军行有忧;赤气随日没,外有告急;赤黑气并行,赤气灭,贼可以获;赤气若独行,无黑气,贼不可得。被围则平视围救来处其气翕翕新出军行占云,逆可屯而顺可击。

《吉凶气篇第四十六》

五色气兮,萧索轮囷,是为庆云也。太平之应,大风将至,则云如乱穰;大雨将至则云甚重润。将有丧则青气东西极天,军有丧则白云南北如阵。赤气如血则血流,黑气如道则有赦。有云如龙行大水也,人亦流亡,赤气如火影,臣叛也,不过三月,贤人隐逸也。云俱备五色而常有常存,大臣纵恣也。云赤黄四塞而终日连夜,赤气覆日而如血,大旱民饥。黑气变化而更移,狄欺中国。云如一疋布而行君长忧焉,云如气也。昧而浊,贤人去矣。

《濛雾篇第四十七》

日月不见而在天者,为濛气前后不见而在地者,为雾冥雾大作,奸臣谋上。日不见,政令不明,臣志不伸。昼明夜雾,臣志得伸。昼雾夜明,臣行邪政于百姓。雾从夜半至日中,积日不解兮,天下分散。乍合乍散兮,臣谋不臣。山中冬大雾十日不解,非国之灾也,山将欲崩。

《虹霓篇第四十八》

虹霓之占气散之异,对日月则风雨将至而皆不为。夹抱日月则黑白为丧,青黄为瑞,贯日月则秋为雨而馀月丧,夜穿星则有阴谋而其地多水,昼雾而白虹见则君忧,夜雾而白虹见则臣乱,后盛而君凶下宫殿园池及井内出地中,其地大饥,出井中,国忧兵起。赤虹如杵,则君凶而万人死亡。白虹贯日则臣乱而君忧逼弑。日出黑而虹贯之,君忧攻城邑。而虹不匝可击。虹霓见,三日占之,大风雨自然灾释。

《占风篇第四十九》

风气汎常来往四方,其政鸣紊,启坼其化,鼓舞飘扬,颂平则清和明静,政治则天气温凉,发屋折木者为怒,杨砂转石者为狂,势纷错交横,任小人而疏君子。声啾唧惨切,不疾疫而必大丧。摵摵蓬勃,大兵将至。炎炎恍惚,火旱为殃。大风黄雾兮,白日沉沉。主上昏乱兮,政化未明。触尘蓬勃者,为勃乱扶摇羊角者,为飘风。凛冽而人怀战慄,刑罚暴急卒起而南北不定,上下不宁。

《八风篇第五十》

圣人在上时,风乃若贤人在朝。八风循道,立春有条,风而艮生。春分有明,庶而东作,清明巽出。当立夏之时,景风南来,入夏至之日立秋兮,西南凉风乍凉,秋分兮西来,阊阖欲剥立冬乾来兮,不周冬至坎来兮,广莫正朔之风,立春同较。
《五音风篇第五十一》
何以别风之五音。宫则如牛鸣阱中急恶土工大兴宫来山摧岸崩。自角而来虫蝗败谷从商而至大水,暴风发徵兮,虫狼为害,起羽地大雨,寒阴如羊离群。风声入,商暴起有𩰚兵,急令商来必夷塞关津发宫方邑有忧起角地,国有丧君。令行也,生于徵上。大雨至也,来于羽方。如千人呼哨其风声配角拔木,则贼来𩰚战。起角则急兵入郭。商则军令起而暴兵来。宫则贵人疾而土功作。羽来兮,人泣而其野饥。徵来兮,丝贵而火烁烁。声如缚彘,其音曰徵,发屋有急事。来自徵,有火燄起角,则旱火发而土功。宫则寺舍灾而泣哭。商为急兵𩰚争。羽为宝物出国扬波击湿鼓孰不谓之。羽急怒则籴贵而有兵起。羽则霜雹而大雨从。商则兵𩰚将忧。自宫则暴寒伤物,徵来兮,臣民有忧。角来兮,城围不安。

《六情风占篇第五十二》

五音既定,参之六情。申子为贪狼,贪而无厌。寅午为廉贞迁进专精。卯亥阴贼潜为寇盗。己酉,宽大酒食欢荣。戌丑公正兮,悲哀而报仇谏诤。辰未奸邪也,淫泆而狂诈虚惊。甲乙为本情而不动。丙丁合戊己则参刑。庚辛冲壬癸取钩情而须辨阴前阳后各三辰是曰钩名。
假令甲子日阳商贪狼,乙丑日阴商公正本情。丙寅日阳徵阴贼,丁卯日阴徵公正合情, 戊辰日阳角奸邪,己巳日阴角贪狼刑情。 庚午日阳宫贪狼,辛未日阴宫公正冲情。 壬申日阳商宽大,癸酉日阴商贪狼钩情。

京房曰:六情者,好恶喜怒哀乐也。好行贪狼,主欺绐不信,亡财遇盗,求物强取事;恶行廉贞,主宾客礼仪,嫁娶图议,为人诚信,主迁官事;喜见宽大,主爵禄赏赐,聚集酒食庆贺事;怒行阴贼,主战𩰚杀伤及叛逆劫暴事;哀行公正,主报仇谏诤事;乐在奸邪,主淫泆疾疫欺绐事。

《日辰大风篇第五十三》

风尘蔽天,干支共观。甲则海中兵起;乙则戎狄侵边;丙丁旱疫而边兵围急;戊己籴贵而土功邑迁叫怒;庚辛急备边陲,无咎飞砂;壬癸北人侵境不宁;子为兵起水中;丑为粟贵之徵;寅有赤气则炎火;卯有黄雾则蜚生;辰为将卒有行;巳为天下大旱;午为民散;未为土功大兴;申则盗攻谷贵也;酉作河渎流溢;戌则敌兵四起也;亥为兵贼相攻。三日有雨即解阳怒,利以阴承。

《风占胜负篇第五十四》

两军相遇,风占胜负。先明其日纳音次察起时方所其日纳音为客,时与来方为主时方制音利为主,而后应纳音反制宜为客,而先举还若相生是为和睦。逆风雨交战则师徒大败而名落尸,顺风雨交战则军旅大捷而为得助受宫羽商。日风从四季来,或申子亥卯时当子午戴刑杀急速而寒浊,有寇兵犯塞而出没。受角日,子午之时。季来,则将伐贼去受角日;徵来,则火灾受羽日;羽来,则暴雨自刑日;风来,徵兮大火起灾及贵府飘骤而牙旗折,交战将死急恶而军幕倾,将卒皆恶暴风迅起于刑墓之方,宜防急贼及伏兵掩覆。

《旋风占篇第五十五》

独鹿盘桓风名曰旋入。吾寨急宜严备入敌,城急合攻焉入宫宅屋室之内,决音情刑德,为先德,为喜庆。刑作忧,烦入屋室,飞扬衣物,惊财耗不盗须燃凡行次逆来,冲我宜回避暂止,勿前。噫祥变无穷占书,杂注余乃撮机要为集解之篇,举宏纲为长短之句,士乎。士乎志欲学匡国佐君之术,尤宜览斯书,诵斯赋。
附占
风从德合上来吉,刑冲上来凶。
干德

甲甲 乙庚 丙丙 丁壬 戊戊 己甲 庚庚辛丙 壬壬 癸戊
支德

子巳 丑午 寅未 卯申 辰酉 巳戌 午亥未子 申丑 酉寅 戌卯 亥辰
三合

申子辰 亥卯未 巳酉丑 寅午戌
刑冲

子卯 卯子 丑戌 戌未 未丑 寅巳 巳申申寅 辰午酉亥自刑
子午 丑未 寅申 卯酉 辰戌 巳亥冲


木未 火戌 土辰 金丑 水辰
太岁为天子,月建为大臣,日为师尹,时为庶民。

庶徵总部总论一

《易经》

《坤卦》

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
〈大全〉东莱吕氏曰:善如何得积。恶如何得不积。肉膻则蚁集,醯酸则蚋聚,皆胸中有容著善处,善自然积,胸中无容著恶处,恶自然不积。

《震卦》

象曰:荐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程传〉君子畏天之威,则修正其身,思省其过咎而改之,不唯雷震,凡遇惊惧之事,皆当如是。〈大全〉建安丘氏曰:君子于恐惧之后,必以修省继之者,所以尽畏天之实也。徒恐惧而不修省,则变至而忧变已而休犹无惧耳,恐惧者忧其变之来;修省者,思其变之弭诚斋杨氏曰:恐惧以先之,修省以继之,修省者恐惧之,功用也。修其身,省其过,则恐无恐惧,无惧矣。泸川毛氏曰:恐惧者作于其心,修省者见于行事。

《贲卦》

彖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程传〉天文谓日月,星辰之错列,寒暑阴阳之代变,观其运行,以察四时之迁改也。

《系辞上传》

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
〈大全〉双湖胡氏曰:象谓日月、星辰循度失度,而吉凶见。

《书经》《虞书·大禹谟》

禹曰:惠迪吉,从逆凶,惟影响。
〈蔡传〉惠,顺迪道也。逆,反道者也。惠迪从逆,犹言顺善从恶也。禹言天道可畏,吉凶之应,于善恶犹影响之出于形声也。〈大全〉朱子曰:迪字或解为道,或解为行,疑只是顺字以逆对,迪可见书中,迪字皆用得轻也,问须得邵尧夫之术。曰:吾之所知者,惠迪吉从逆凶满招损,谦受益,若明日晴,明日雨,吾安能知耶。

《商书·汤诰》

天道福善祸淫。

《伊训》

呜呼。古有夏先后,方懋厥德,罔有天灾,山川鬼神,亦莫不宁,暨鸟兽鱼鳖咸若,于其子孙弗率,皇天降灾,假手于我有命,造攻自鸣条,朕哉自亳。
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诗经》《小雅·十月之交》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国无政,不用其良。彼月而食,
则惟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朱注〉凡日月之食皆有常度矣,而以为不用其行者月不避日,失其道也。然其所以然者,则以四国无政,不用善人故也,如此则日月之食皆非常矣,而以月食为其常,日食为不臧者,阴亢阳而不胜,犹可言也,阴胜阳而掩之不可言也,故春秋日食必书,而月食则无纪焉,亦以此耳。

晔晔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惩。
〈朱注〉晔晔电光貌震雷也宁安徐也令善沸出腾乘也山顶曰冢,崒崔嵬也。高岸崩陷,故为谷深,谷填塞,故为陵憯,曾也言非但日食而已,十月而雷电,山崩水溢,亦灾异之甚者,是宜恐惧修省,改纪其政,而幽王曾莫之惩也。〈大全〉叠山谢氏曰:灾异如此,幽王之心曾不惩创诗,人不指幽王而曰:哀今之人,微而婉也。 华谷严氏曰:十月雷电,天道乖矣。川沸山崩,陵谷迁变地,道乱矣。胡为莫惩创也。

《春秋四传》《僖公十有六年》

《春秋》:春,王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
《公羊传》: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霣石于宋五。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曷为先言霣而后言石,霣石记闻,闻其磌然,视之则石,察之则五,是月者何,仅逮是月也。何以不日,晦日也。晦则何以不言晦,春秋不书晦也。朔有事则书,晦虽有事不书,曷为先言六而后言鹢,六鹢退飞,记见也。视之则六,察之则鹢,徐而察之则退飞,五石六鹢,何以书,记异也。外异不书,此何以书,为王者之后,记异也。
《谷梁传》: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戊申,朔,陨石于宋。五,先陨而后石,何也。陨而后石也。于宋,四竟之内曰宋,后数,𢿨辞也。耳治也。是月,六鹢退飞,过宋都,是月者。决不日而月也。六鹢退飞过宋都,先数,聚辞也。目治也。子曰:石无知之物,鹢微有知之物。石无知,故日之,鹢微有知之物。故月之,君子之于物,无所苟而已,石鹢且犹尽其辞,而况于人乎。故五石六鹢之辞,不设,则王道不亢矣。民所聚曰都。
《胡传》:陨石自空凝结而陨也,退飞有气逆驱而飞也,石陨鹢飞而得其数,与名在春秋时,凡有国者,察于物象之变,亦审矣。此宋异也,何以书于鲁史,亦见当时诸国有非所当告而告者矣。
〈大全〉刘氏曰:人君遇怪异非常之变,当内自省而已,非所以告同盟也。同盟有救患、分灾之义,故水火兵戎之为害,则告,告则吊之,此所待于外也。奇物祅变之至,则天之所以警人君,虽有尧汤之智,反而责其躬,此无待于外者也。何赴告之,有春秋,因而书之,以见人君之莫能畏天命,乃反以责于己者,望于人也。

何以不削乎圣人,因灾异以明天人感应之理,而著之于经,垂戒后世,如陨石于宋,而书曰:陨石,此天应之也。和气致祥,乖气致异,人事感于下则天变应于上,苟知其故,恐惧修省变可消矣。宋襄公以亡国之馀欲图霸业,五石陨六,鹢退飞不自省其德也。后五年有盂之执。又明年,有泓之败,天之示人显矣,圣人所书之义明矣,可不察哉。
〈大全〉星陨为石,不祥也。鹢退飞,不顺也。宋襄欲图霸而无其德,故天出怪异以警畏之。或问洪范配合庶徵有理否。胡氏曰:但不可泥,如汉儒牵合附会。
《宣公十五年》
《春秋》:六月,癸卯,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左传》:伯宗曰: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民反德为乱,乱则妖灾生,故文反正为乏。
〈疏〉正义曰:据其害物谓之灾,言其怪异谓之妖,时由天物在地故属灾于天,属妖于地,其实民有乱德,感动天地天地为之见,变妖灾,因民而生天地共为之耳。非独天为灾而地为妖,民谓人也,感动天地皆是人君感之非庶民也。释例曰:物者,杂而言之则昆虫草木之类也,大而言之则岁时日月星辰之谓也。岁者,水旱饥馑也;时者,寒暑风雨雷电雪霜也;日月者,薄食夜明也;星辰者,彗孛霣错失其次也;山崩地震者,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升也。凡天反其时,地反其物,以害其物,性皆为妖灾是言妖灾皆通天地共为之也,此传地反物者唯言妖耳。洪范五行传则有妖孽祸痾眚祥六者之名以积,渐为义。汉书五行志说此六名云凡草木之类谓之妖,妖犹夭胎,言尚微也。虫豸之类谓之孽,孽则牙孽矣。及六畜谓之祸,言其著也。及人谓之痾,痾病类言浸深也。甚则异物生,谓之眚,自外来谓之祥。是六名以渐为称,唯眚祥有外内之异耳,大旨皆是妖也,许慎说文序云:苍颉之初,
作书盖依类象形,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谓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孳乳而生。是文谓之字也,制字之体,文反正为乏服虔云言,人反正者皆乏绝之道也,人反德则妖灾生,妖灾生则国亡,灭是乏绝之道也。

《礼记》《礼器》

升中于天,而凤凰降,龟龙假。
〈注〉功成而太平,阴阳气和而致象物。

飨帝于郊,而风雨节,寒暑时。
〈注〉五帝主五行,五行之气和,而庶徵得其序也。五行,木为雨,金为旸,火为燠,水为寒,土为风。

是故圣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
〈注〉南面而立者,视朝。〈疏〉圣人南面而立而天下大治者,以其阴阳相合,嘉瑞并来,以是之故,圣人但南面而立,朝夕视朝,而天下大治。

《关尹子》《二柱篇》

五云之变可以卜当年之丰歉,八风之朝可以卜当时之吉凶。是知休咎在灾祥一气之运尔,浑人我同天地而彼私智认而己之。

《管子》《度地篇》

善为国者,必先除其五害。人乃终身无患害而孝慈焉。桓公曰:愿闻五害之说。管仲对曰:水,一害也。旱,一害也。风雾雹霜,一害也。厉,一害也。虫,一害也。此谓五害。五害之属,水最为大。五害已除,人乃可治。

《七臣七主篇》

四禁者何也。春无杀伐,无割大陵,裸大衍,伐大木,斩大山,行大火,诛大臣,收谷赋。夏无遏水,达名川,塞大谷,动土功,射鸟兽。秋无赦过释罪缓刑。冬无赋爵赏禄,伤伐五谷故春政不禁,则百长不生,夏政不禁,则五谷不成。秋政不禁,则奸邪不胜。冬政不禁,则地气不藏。四者俱犯,则阴阳不和,风雨不时,大水漂州流邑,大风漂屋折树,火暴焚地燋草。天冬雷,地冬霆。草木夏落而秋荣,蛰虫不藏。宜死者生,宜蛰者鸣,苴多螣蟆,山多虫。六畜不蕃,民多夭死,国贫法乱,逆气下生,故曰台榭相望者,亡国之庑也。驰车充国者,追寇之马也。羽剑珠饰者,斩生之斧也。文采纂组者,燔功之窑也。明王知其然,故远而不近之也,能去此取彼,则人主道备矣。

《孔子家语》《五仪解》

哀公问于孔子曰:夫国家之存亡祸福,信有天命,非唯人也。孔子对曰:存亡祸福,皆己而已,天灾地妖,不能加也。公曰:善。吾子之言,岂有其事乎。孔子曰:昔者殷王帝辛之世,有雀生大鸟于城隅焉,占之曰:凡以小生大,则国家必王而名必昌。于是帝辛介雀之德,不修国政,亢暴无极,朝臣莫救,外寇乃至殷国以亡,此即以己逆天时,诡福反为祸者也。又其先世殷王太戊之时,道缺法圮,以致妖孽、桑谷于朝,七日大拱,占之者曰:桑谷野木而不合生朝,意者国亡乎。太戊恐骇,侧身修行,思先王之政,明养民之道,三年之后,远方慕义重译至者,十有六国,此即以己逆天时,得祸为福者也。故天灾地妖,所以儆人主者也;寤梦徵怪,所以儆人臣者也;灾妖不胜善政,寤寐不胜善行,能知此者,至治之极也,唯明王达此。公曰:寡人不鄙固此,亦不得闻君子之教也。

《子华子》《北宫意问》

北宫意问曰:上古之世,天不爱其宝,是以日月淑清而扬光,五星循晷而不失。其次凤凰至蓍龟兆甘露下竹实满流黄出,朱草生,敢问何所修为而至于是也。子华子曰:异乎吾所闻夫,祯祥瑞应之物有之,足以备其数;无之不缺于治也。圣王不识也,君子不道也,治世所无有也,上古之世居有以虚宰多以少,所以同于人者用舍也,所以异于人者神明也。神明之运其由也,甚微其效也,甚径与变相荡迁与化相推移阴阳不能更四序。不能亏洞于纤微之域通于恍惚之庭挹之而不冲,注之而不满,彼其视凤凰麒麟也豢牢之养,尔彼其视醴液甘露也,圳浍之写尔彼其视芝房竹实凡草木之异者畦圃之毓尔彼其视玉石瑰怪凡种种之族者箧袭之藏尔故曰:圣王不识也君子不道也,治世所无有也。昔者有虞氏弹五弦之琴以歌南风之诗,而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周公之佐成王也,希膳不彻于前,钟鼓不解于悬,而歌雍咏勺六服承德凡祯祥瑞应之物有之足以备其数,无之不缺于治。圣王已没,天下大乱,父子质性,君臣失纪,未有甚于今日也。然且日月星辰衡陈于上,与治世同焉而已矣。故曰:天道远人道迩待蓍龟而袭吉福之未也颠蹶望拜而谒焉。其待则薄矣。故圣王不识也,君子不道也,治世所无有也,吾恐后世之人主方且雎雎盱盱唯此之事,而为人臣者巧诈诞谲以容悦于其君,舍其所当治而责成天借,或气然而数缪也。忽有钟其变者,色泽状貌非耳目之所属也,于是奉以为祥。君臣动色,士庶革听,以至作为声歌而荐之于郊庙,错采缋画而以夸诸其臣,民奄然以为后世,莫我之如也。彼其却数于上世,其所谓豢牢之养也,圳浍之写也,畦圃之毓也,箧袭之藏也,章章焉如日星之在上也。乃始矜跂而以为希有之事,夷世而不可以幸。冀者也甚矣。其亦弗该于帝王之量者矣。

《神气》

夫神气之所以动可谓微矣,日月薄食,虹蜺昼见,五纬相凌,四时相乘,水竭山崩,宵光昼冥,石言大痾,夏霜冬雷,缪盩之族,诸祸之物,不约而总至。所以然者,气之所成故也。夫神气之所以动,可谓微矣。故曰:天之与人,其有以通此之谓也。

《文子》《精诚》

老子曰:天设日月,列星辰,张四时,调阴阳,日以暴之,夜以息之,风以乾之,雨露以濡之,其生物也,莫见其所养而万物长;其杀物也,莫见其所丧而万物亡。此谓神明。是故圣人象之其起福也,不见其所以而福起其除祸也,不见其所由而祸除。稽之不得察之,不虚日计,不足岁计,有馀寂然,无声一言而动,天下是以无心动化者也。故精诚,内形气动于天景,星见,黄龙下,凤凰至,醴泉出,嘉谷生,河不满溢,海不波涌。逆天暴物,即日月薄蚀,五星失行,四时相乖,昼冥宵光山崩川涸,冬雷夏霜,天之与人,有以相通。故国之殂亡也天文变世惑乱。虹蜺见,万物有以相连,精气有以相薄。故神明之事不可以智巧为也,不可以强力致也。故大人与天地合德,与日月合明,与鬼神合灵,与四时合信,怀天心,抱地气,执,含和,不下堂而行四海变易,习俗民化,迁善若出诸己,能以神化者也。

《十守》

人与天地相类而心为之主耳。目者,日月也;血气者,风雨也。日月失行,薄蚀无光,风雨非时,毁折生灾。五星失行,州国生受其殃,天地之道,至闳以大尚犹节其章光爱其神明,人之耳目何能久熏而不息。神精何能驰骋而不乏。是故圣人守内而不失外。

《道德》

积道德者,天与之,地助之,鬼神辅之,凤凰翔其庭,麒麟游其郊,蛟龙宿其沼。故以道莅天下,天下之德也,无道莅天下,天下之贼也。

《庄子》《胠箧》

上诚好知而无道,则天下太乱矣。何以知其然耶。夫弓弩毕弋机变之知多,则鸟乱于上矣;钩饵网罟罾笱之知多,则鱼乱于水矣;削格罗落罝罘之知多,则兽乱于泽矣;知诈渐毒、颉滑坚白、解垢同异之变多,则俗惑于辩矣。故天下每每大乱,罪在于好知。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是以大乱。故上悖日月之明,下烁山川之精,中堕四时之施;喘耎之虫,肖翘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夫好知之乱天下也。

《墨子》《尚同中》

夫既尚同乎天子,而未尚同乎天者,则天菑将犹未正也。故当若天降寒热不节,雪霜雨露不时,五谷不熟,六畜不遂,疾菑戾疫、飘风苦雨,荐臻而至者,此天之降罚也,将以罚下人之不尚同乎天者也。故古者圣王,明天鬼之所欲,而避天鬼之所憎,以求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是以率天下之万民,斋戒沐浴,洁为酒醴粢盛,以祭祀天鬼。

《荀子》《富国》

高者不旱,下者不水,寒暑和节,而五谷以时熟,是天下之事也。若夫兼而覆之,兼而爱之,兼而制之,岁虽凶败水旱,使百姓无冻馁之患,则是圣君贤相之事也。

《天论》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彊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养备而动时,则天不能病;修道而不贰,则天不能祸。故水旱不能使之饥渴,寒暑不能使之疾,祅怪不能使之凶。本荒而用侈,则天不能使之富;养略而动罕,则天不能使之全;倍道而妄行,则天不能使之吉。故水旱未至而饥渴,寒暑未薄而疾,祅怪未至而凶,受时与治世同,而殃祸与治世异,不可以怨天,其道然也。故明于天人之分,则可谓至人矣。不为而成,不求而得,夫是之谓天职。如是者,虽深、其人不加虑焉;虽大、不加能焉;虽精、不加察焉,夫是之谓不与天争职。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舍其所以参,而愿其所参,则惑矣。列星随旋,日月递照,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不见其事,而见其功,夫是之谓神。皆知其所以成,莫知其无形,夫是之谓天。唯圣人为不求知天。天职既立,天功既成,形具而神生,好恶喜怒哀乐藏焉,夫是之谓天情。耳目鼻口形能各有接而不相能也,夫是之谓天官。心居中虚,以治五官,夫是之谓天君。财非其类以养其类,夫是之谓天养。顺其类者谓之福,逆其类者谓之祸,夫是之谓天政。暗其天君,乱其天官,弃其天养,逆其天政,背其天情,以丧天功,夫是之谓大凶。圣人清其天君,正其天官,备其天养,顺其天政,养其天情,以全其天功。如是,则知其所为,知其所不为矣;则天地官而万物役矣。其行曲治,其养曲适,其生不伤,夫是之谓知天。故大巧在所不为,大智在所不虑。所志于天者,已其见象之可以期者矣;所志于地者,已其见宜之可以息者矣;所志于四时者,已其见数之可以事者矣;所志于阴阳者,已其见知之可以治者矣。官人守天,而自为守道也。治乱,天耶。曰:日月星辰瑞历,是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乱;治乱非天也。时耶。曰:繁启蕃长于春夏,畜积收藏于秋冬,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乱;治乱非时也。地耶。得地则生,失地则死,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乱;治乱非地也。诗曰: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此之谓也。天不为人之恶寒也而辍冬,地不为人之恶辽远也而辍广,君子不为小人匈匈也而辍行。天有常道矣,地有常数矣,君子有常体矣。君子道其常,小人计其功。诗曰:何恤人之言兮。此之谓也。楚王后车千乘,非知也;君子啜菽饮水,非愚也;是节然也。若夫心意修,德行厚,知虑明,生于今而志乎古,则是其在我者也。故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小人错其在己者,而慕其在天者。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是以日进也;小人错其在己者,而慕其在天者,是以日退也。故君子之所以日进,与小人之所以日退,一也。君子小人之所以相悬者,在此耳。星坠木鸣,国人皆恐。曰:是何也。曰:无何也。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之,非也。夫日月之有蚀,风雨之不时,怪星之常见,是无世而不常有之。上明而政平,则是虽并世起,无伤也;上闇而政险,则是虽无一至者,无益也。夫星之坠,木之鸣,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怪之,可也;畏之,非也。物之已至者,人祅则可畏也:楛耕伤稼,耘耨失秽,政险失民;田稼秽恶,籴贵民饥,道路有死人:夫是之谓人祆。政令不明,举错不时,本事不理,夫是之谓人祅。礼义不修,内外无别,男女淫乱,则父子相疑,上下乖离,寇难并至:夫是之谓人祅。祅是生于乱。三者错,无安国。其说甚迩,其菑甚惨。勉力不时,则牛马相生,六畜作祅,可怪也,而不可畏也。传曰:万物之怪书不说。无用之辩,不急之察,弃而不治。若夫君臣之义,父母之亲,夫妇之别,则日切磋而不舍也。雩而雨,何也。曰:无何也,犹不雩而雨也。日月食而救之,天旱而雩,卜筮而后决大事,非以为得求也,以文之也。故君子以为文,而百姓以为神。以为文则吉,以为神则凶。在天者莫明于日月,在地者莫明于水火,在物者莫明于珠玉,在人者莫明于礼义。故日月不高,则光辉不赫;水火不积,则煇润不博;珠玉不睹乎外,则王公不以为宝;礼义不加于国家,则功名不白。故人之命在天,国之命在礼。君人者,隆礼尊贤而王,重法爱民而霸,好利多诈而危,权谋倾覆幽险而尽亡矣。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因物而多之,孰与骋能而化之。思物而物之,孰与理物而勿失之也。愿于物之所以生,孰与有物之所以成。故错人而思天,则失万物之情。百王之无变,足以为道贯。一废一起,应之以贯,理贯不乱。不知贯,不知应变。贯之大体未尝亡也。乱生其差,治尽其详。故道之所善,中则可从,畸则不可为,匿则大惑。水行者表深,表不明则陷。治民者表道,表不明则乱。礼者,表也。非礼,昏世也;昏世,大乱也。故道无不明,外内异表,隐显有常,民陷乃去。万物为道一偏,一物为万物一偏。愚者为一物一偏,而自以为知道,无知也。慎子有见于后,无见于先。老子有见于诎,无见于信。墨子有见于齐,无见于畸。宋子有见于少,无见于多。有后而无先,则群众无门。有诎而无信,则贵贱不分。有齐而无畸,则政令不施,有少而无多,则群众不化。书曰: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此之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