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庶徵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七卷目录

 庶徵总部汇考七
  唐李德裕穷愁志〈祥瑞 喜徵〉
  宋俞诲百怪断经〈嚏喷占 眼跳占 心惊占 耳鸣占 耳热占 鸦鸣占〉
  明娄元礼田家五行〈论日 论月 论星 论风 论雨 论云 论霞 论虹 论雷 论霜 论雪 论电 论气候 论朔日 论旬中剋应 论甲子 论壬子 论甲申 论甲戊庚必变 论鹤神 论山 论地 论水 论潮 论草 论花 论木 论飞禽 论走兽 论龙 论鱼 论祥瑞〉
  农政全书〈占四时 论杂虫〉
  杨慎古今谚〈占候〉

庶徵典第七卷

庶徵总部汇考七

《唐·李德裕·穷愁志》《祥瑞》

夫天地万物异于常者,虽至美至丽,无不为妖睹之宜先戒惧不可以为祯祥何以言之,桓灵之世,多鸾凤,丘坟之上生芝草神仙之物食之上可以凌倒景次可以保永年生于丘坟岂得为瑞若以孝思所致则瞽瞍之墓,曾晰之坟宜生万枝矣。何者为仁孝之瑞,唯甘露降于松柏,皓鹿素乌驯扰不去,皆有皓素之色,足表幽明之感。贞元中,余在瓯越有隐者王遇,好黄冶之术。暮年有芝草数十茎,产于丹灶之前逾月而遇病卒,齐中书抗有别业,生芝草百馀茎。数月而中书去世,又馀姚守卢君名从在郡时,有芝草生于督邮屋梁上,其岁卢君为叛将,栗锽所害,置遗骸于屋梁之下,并耳目所验,非自传闻。由是而言,则褒姒骊姬皆为国妖,以祸周晋,绿珠窈娘皆为家妖,以灾乔石,不可不察也。又黄河清而圣人生,徵应不在于当世明矣。柳谷元石为魏室之妖,启将来之端,亦不可不察也,是以宜先戒惧,以消桑谷、雉雊之变耳。

《喜徵》

陆贾称蟢子垂而百事禁,不徵其故,何也。凡人将有喜兆,必垂于冠冕,余常思之,盖以人肖圆方之形,禀五行之气,有生之最灵者也。如景,如火,忽有歊然感气发于圆首之上,其荣盛也,如阳气发生,烟涵煴煦;其变衰也,如秋气索然,寂寞沈悴。虽不能自睹其鉴,明者必可察之。唐举许负疑用此术,所以望表而知穷达,何以明之淑春爱景,必有蟢子垂于檐楹之间,室有明烛膏炉,必垂于屏帏之际,喜气将盛,故集于冠冕之上,以此推之,无所逃也。

《宋俞诲·百怪断经》《嚏喷占》

子时主酒食。     丑时主女思。
寅时主女相和。    卯时主财喜。
辰时主酒食。     巳时主人来财。
午时主有客来。    未时主酒食。
申时主惊不利。    酉时主文人来求。
戌时主和合。     亥时主吉利。

《眼跳占》

子时, 左主贵,    右主酒食。
丑时, 左主忧,    右主人思。
寅时, 左主行人,   右主吉。
卯时, 左主贵人,   右主平安。
辰时, 左主客来,   右主害。
巳时, 左主酒食,   右主凶。
午时, 左主得意,   右主凶。
未时, 左主吉,    右主喜。
申时, 左主财,    右主人思。
酉时, 左主音信,   右主客至。
戌时, 左主他喜,   右主酒食。
亥时, 左主贵人,   右主官事。

《心惊占》

子时有女人思。    丑时恶事不利。
寅时有客来。     卯时有酒食。
辰时有喜事。     巳时有大获。
午时主有酒食。    未时有女人思。
申时主喜事。     酉时主喜信。
戌时有官客至。    亥时主恶服梦怪大凶。

《耳鸣占》

子时, 左主女思,   右主失财。
丑时, 左主他喜,   右主口舌。
寅时, 左主失物,   右主心急。
卯时, 左主坎坷,   右主客至。辰时, 左主得意,   右主行人至。
巳时, 左主凶,    右主大吉。
午时, 左主信,    右主亲人至。
未时, 左主他役,   右主远人来。
申时, 左主行人,   右主吉。
酉时, 左主失财,   右主吉。
戌时, 左主远行,   右主康。
亥时, 左主吉,    右主凶。

《耳热占》

子时主有僧道来议事。 丑时主有喜事大吉。寅时主有酒食吃。   卯时主有远人来。
辰时主有喜事大吉。  巳时主失财物不利。午时主有喜事来。   未时主有奇获。
申时主有客来酒食。  酉时主女子至婚事。戌时主有争讼口舌。  亥时主有词讼口舌。

《鸦鸣占》

寅卯时 正东送物,东南争,正南吉,西南吉,正西外人思,西北酒食,正北口舌,东北病。
辰巳时 正东风雨,东南女客,正南相命,西南争,正西官讼,西北贵人至,正北相命,东北亲至。
午时 正东争,东南亲客,正南争,西南不宁,正西送物,西北酒食,正北六畜至,东北送物。
未申时 正东凶,东南凶信,正南远信,西南大雨,正西吉,西北亲客,正北失物在,东北客至。
酉时 正东公事,东南外服,正南故人,西南相召,正西客至,西北失物,正北病,东北客至。
〈凡呼群唤子,竞食争巢,难以概占。但其鸣异常者,占之甚验。若在百步之外,不必听也。〉

《明·娄元礼·田家五行》《论日》

日晕则雨。谚云:月晕主风,日晕主雨。 日脚占晴雨。谚云:朝又天暮又地主晴,反此则雨。 日没后起青白光数道,下狭上阔,直起亘天,此特夏秋间有之,俗呼青白路,主来日酷热。 日生耳主晴雨。谚云:南耳晴,北耳雨。日生双耳,断风截雨。若是长而下垂通地,则又名白日幢,主久雨。日出早主雨,出晏主晴,老农云此特言久阴之馀,夜雨连旦,正当天明之际,云忽一扫而捲,即日光出,所以言早,少刻必雨。立验言。晏者日出之后,云晏开也,必晴。亦甚准。盖日之出,入自有定刻,实无早晏也。愚谓但当云晴得早主雨,晏开主晴不当言日出早晏也,占者悟此理,日外自云障中起主晴。谚云:日头𨂝云障,晒杀老和尚。日没返照主晴,俗名为日返坞。一云日没胭脂红无雨也。有风或问二候相似,而所主不同,何也。老农云:返照在日没之前,胭脂红在日没之后,不可不知也。谚云:乌云接日,明朝不如今日。又云:日落云没,不雨定寒。又云:日落雪里走,雨在半夜后。已上皆主雨。此言一朵乌。云渐起而日正落其中者,谚云:日落乌云,半夜枵明。朝晒得背皮焦,此言半天元有黑云日落云外,其云夜必开散,明必甚晴也。又云:今夜日没,乌云洞明。朝晒得背皮痛。此言半,天上虽有云及日没下去都无云而见日状如岩洞者也,已上皆主晴,甚验。

《论月》

月晕主风,何方有阙即此方风来新月卜雨。谚云:月如挂弓,少雨多风;月如偃瓦,不求自下。又云:月偃偃,水漾漾。月子侧水无滴,新月落北主米贵荒。谚云:月照后壁,人食狗食,作窃者易败。果验。月初始生前月大尽初二晚见前小尽初三晚见。谚云:大二小三初五夜里更半月初,八廿三上落半夜,十二夜里天亮月,十三四大明月著地,十五十六正团圆,十七十八正轰喧,十八九坐可守,二十二十一月上一更急,二十二与三月上半阑残,二十四五六月上好煮粥,二十七与八日月东方一齐发,二十九夜略有上弦,初七八九下弦,二十二三四。〈按此但言晦朔弦望之候并志之以见田家之谚〉

《论星》

谚云:一个星保夜晴。此言雨后天阴,但见一两星,此夜必晴。星光闪烁不定主有风。夏夜见星密主热。谚云:明星照烂地,来朝依旧雨。言久雨正当黄昏,卒然雨住,云开便见满天星斗,则岂但明日有雨,当夜亦未必晴。

《论风》

夏秋之交,大风及有海沙云起,俗呼谓之风潮。古人名之曰飓风。言其具四方之风,故名飓风。有此风,必有霖淫,大雨同作,甚则拔木偃禾,坏房室,决堤堰,其先必有如断虹之状者,见名曰飓母。航海之人见此,则又名破帆风。凡风单日起单日止,双日起双日止。谚云:西南转西北,搓绳来绊屋。又云:夜半五更,西天明拔树枝。又云:日晚风和,明朝再多。又云:恶风尽日没。又云:日出三竿,不急便宽。大凡风日出之时必略静,谓之风让日。大抵风自日内起者必善,夜起者必毒,日内息者必和,夜半息者必大冻。已上并言隆冬之风。谚云:风急雨落人,急客作。又云:东风急,备蓑笠。风急云起,愈急必雨。谚云:东北风雨太公言艮,方风雨卒,难得晴。俗名曰:牛筋风,雨指丑位故也。谚云:行得春风有夏雨。言有夏雨。应时可种田也,非谓水必大也。经验。谚云:春风踏脚,报言易转。方如人传报不停脚也。一云:既吹一日,南风必还。一日北风报答也。二说俱应。谚云:西南早到,晏弗动草。言早有此风,向晚必静。谚云:南风尾,北风头。言南风愈吹愈急,北风初起便大春,南夏北有风必雨。冬天南风,三两日必有雪。

《论雨》

谚云:风打五更,日晒水坑。言五更忽有雨,日中必晴,甚验。晏雨不晴,雨著水面,上有浮泡,主卒未晴。谚云:一点雨似一个钉,落到明朝也不晴;一点雨似一个泡,落到明朝未得了。谚云:天下太平,夜雨日晴。言不妨农也。谚云:上牵昼暮牵斋,下昼雨哜哜。谚云:病人怕肚胀,雨落怕天亮。亦言久雨正当昏黑忽自明亮,则是雨候也。雨夹雪,难得晴。谚云:夹雨夹雪,无休无歇。谚云:快雨快晴。道德经云: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凡雨喜少恶多。谚云:千日晴不厌,一日雨落便厌。

《论云》

云行占晴雨。谚云:云行东雨,无踪车马。通云行西,马溅泥,水没犁;云行南雨潺潺,水涨潭云;行北雨便足好晒谷上风虽开,下风不散,主雨。谚云:上风皇,下风隘,无蓑衣,莫出外。云若炮车形起主风起。谚云:西南阵单过也落三寸。言云阵起自西南者,雨必多。寻常阴天西南阵上亦雨。谚云:太婆年八十八,勿曾见东南阵头发。又云:千岁老人不曾见东南阵头雨没子田。言云起自东南来者,绝无雨;凡雨阵自西北起者,必云黑如泼墨又必起作眉梁陈主先大风而后雨终易晴天河中有黑云生谓之河作堰。又谓之黑猪渡河。黑云对起,一路相接亘天,谓之女作桥。雨下阔,则又谓之合罗阵,皆主大雨立至,少顷必作。满天阵名通界雨,言广阔普遍也。若是天阴之际,或作,或止,忽有雨作,桥则必有挂帆。雨脚又是雨脚将断之兆也。不可一例而取凡。雨阵,云疾如飞,或暴雨乍倾乍止,其中必有神龙隐见。易曰云从龙是也。谚云:旱年只怕沿江,挑水年只怕北江红。一云太湖晴上文言亢旱之年,望雨如望恩。才是四方远处,云生阵起。或自东引而西,自西而东。俗所谓排也。则此雨非但今日不至,必每日如之,即是久旱之兆也。此吴语也。故指北江为太湖,若是晚霁必兼西天。但晴无雨。谚云:西北赤,好晒麦,阴天卜晴。谚云:朝要头顶穿,暮要四脚悬。又云:朝看东南,暮看西北。谚云:鱼鳞天不雨也,风颠。此言细细如鱼鳞斑者。一云老鲤斑。云障晒杀老和尚。此言满天云大片如鳞者,故云老鲤。往往试验各有准。秋天云阴,若无风,则无雨。冬天近,晚忽有老鲤斑,云起渐合,成浓阴者,必无雨。名曰护霜天。谚云:识每护霜天不识,每著子一夜眠。

《论霞》

谚云:朝霞暮霞,无水煎茶。主旱。此言久晴之霞也。谚云:朝霞不出,韨暮霞走千里。此皆言雨后乍晴之霞暮霞若有火焰形而乾红者,非但主晴,必有久旱之兆。朝霞雨后乍有,定雨无疑。或是晴天隔夜虽无,今朝忽有。则要看颜色断之。乾红主晴,间有褐色主雨。满天谓之霞得过,主晴;霞不过,主雨。若西方有浮云,稍厚,雨当立至。

《论虹》

俗呼曰鲎。谚云:东鲎晴,西鲎雨。谚云:对日鲎,不到昼。主雨。言西鲎也。若鲎下便雨,还主晴。

《论雷》

谚云:未雨先雷,船去步来。主无雨。谚云:当头雷无雨,卯前雷有雨。凡雷声响烈者,雨阵虽大而易过雷声。殷殷然响者卒不晴,雷初发声微和者,岁内吉;猛烈者,凶。甲子日尤吉。雪中有雷主阴雨。百日方晴东州人云:一夜起雷三日雨。言雷自夜起必连阴。

《论霜》

每年初下只一朝,谓之孤霜。主来年歉连得两朝以上主熟上有鎗芒者吉平者凶春多主旱。

《论雪》

下雪而不消,名曰等伴,主再有雪,久经日照而不消,亦是来年多水之兆也。

《论电》

夏秋之间,夜晴而见远电,俗谓之热闪。在南主久晴,在北主便雨。谚云:南闪千年,北闪眼前。北闪,俗谓之北辰闪,主雨立至。谚云:北辰三夜无雨。大怪言,必有大风雨也。

《论气候》

凡春寒必多雨。谚云:春寒多雨水,元宵前后,必有料峭之风,谓之元宵风。凡春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二月初有水,谓之春水。二月八日张大帝生日前后必有风雨,极准俗号为请客风,送客雨。正日谓之洗街雨。初十谓之洗厨雨社日多有微雨数点谓社公不吃乾粮果验谚云: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芒种后雨为黄梅雨,夏至后为时雨此时阴晴易变。谚云:黄梅天气𨂝,〈蒲间切〉向老婆头边也,要担了蓑衣箬帽去,六月有水谓之贼水,八月十八日潮生日前后有水谓之横港水,九月初有雨多谓之秋水,立冬前后起西北风谓之立冬信。月内风频作谓之十月五风信。

《论朔日》

晴主月内晴,雨谓之交月,雨主久阴,雨若此先连绵,有雨反轻风吹月建方位主米贵,自建方来为得其正,万物各得其所,晴雨各得其宜。

《论旬中剋应》

新月下有黑云横截,主来日。雨谚云:初三月下有横云,初四日里雨倾盆,月尽无雨,则来月初,必有风雨。谚云:廿五廿六,若无雨,初三初四莫行船。廿五日谓之月交日,有雨,主久阴。廿七日最宜晴谚云:交月无过廿七晴。

《论甲子》

谚云:春雨甲子,乘船入韨;夏雨甲子,赤地千里;秋雨甲子,禾头生耳;冬雨甲子,飞雪千里。一说,甲子春雨主夏旱六十日夏雨主秋旱四十日此说盖取其久阴之后必有久晴。谚云:半年雨落半年晴。甲子遇双日是雌,甲子虽雨不妨。

《论壬子》

春雨人无食,夏雨牛无食,秋雨鱼无食,冬雨鸟无食。又云:春雨壬子,秧烂蚕死。又云:雨打六壬,头低田便罢休。一云更须看甲寅日,若晴拗得过,不妨谚云:壬子是哥哥争奈甲寅何若得连晴,为上不然,二日内亦当以壬子日为主。一说,壬子雨,丁丑晴则阴晴相半,二日俱晴,六十日内少雨;二日俱雨,主六十日内雨多。近闻此说,累试有验。

《论甲申》

谚云:甲申犹自可,乙酉怕杀我。言申日雨尚庶几酉上雨主久雨。一云,春甲申日则主米暴贵。又云,闽中见四时,甲申日雨则人家闭籴价必踊贵也。吴地窳最畏此二日雨,故特以怕杀二字表其可畏之甚也,每试极准。

《论甲戊庚必变》

谚云:久雨久晴多看换甲。又云:甲午旬中无燥土。又云:甲雨乙拗。又云:甲日雨,乙日晴;乙日雨,直到庚。又云:久晴逢戊雨,久雨望庚晴。又云:逢庚须变,逢戊须晴。又云:久雨不晴,且看丙丁。又云:上火不落,下火滴沰。言丙丁日也。

《论鹤神》

己酉日下地东北方,乙卯转正东,庚申转东南,丙寅转正南,辛未转西南,丁丑转正西,壬午转西北,戊子转正北,癸巳上天,在天上之北,戊戌日转天上之南,甲辰转天上之东,己酉复下周而复始括云才逢癸巳上天堂,己酉还居东北方。上天下地之日晴,主久晴,雨主久雨。转方稍轻若大旱年虽转方天并不作变。谚云:荒年无六亲,旱年无鹤神。己亥、庚子、己巳、庚午谓之水,主土多是,值雨庚申日晴,甲子必晴,丁未日雨杀百虫。

《论山》

远山之色清朗明爽主晴,岚气昏暗主作雨,起云主雨,收云主晴。寻常不曾出云,小山忽然云起主大雨。久雨在半山之上,山水暴发一月,则主山崩,却非寻常之水。

《论地》

地面湿润甚者,水珠出如流汗,主暴雨。若得西北风解散,无雨。石磉水流亦然,四野郁蒸亦然。

《论水》

夏初水底生苔主有暴水谚云:水底起青苔,卒逢大水来;水际生靛青,主有风雨。谚云:水面生青靛,天公又作变。谚云:大水无过一周时。谚云:大旱不过周时雨,大水无非百日晴。言天道须是久晴,则水方能退也。故论潮者云:晴乾无大汛合而言之可见水涨之易,退之难也。如此凡东南风退水,西北反尔。此理盖只是吴中太湖东南之常事,往年初冬大西北风,湖水泛起,吴江人家俱浸水中,风息复平,谓之翻湖水。才是南风连吹半月,十日便可退水三二尺,又不还涨。水边经行,闻得水有香气,主雨水骤至。极验或闻水腥气亦然河内浸成包,稻种既没复浮,主有水。

《论潮》

每半月逐日候潮时。有诗诀云:午未、未申、申寅、寅卯、卯辰、辰巳、巳午、午半月一遭,轮夜潮相对起仔细与君论十三二十七名曰:水起是为大汛各七日。二十初五名曰:下岸是为小汛亦各七日。谚云:初一月半午时潮。又云:初五二十夜岸潮,天亮白遥遥。又云:下岸三潮,登大汛。凡天道久晴,虽当大汛,水亦不长。谚云:乾晴无大汛,雨落无小汛。〈按此秖言潮汐之常候然反此则异当备录之〉

《论草》

五谷草占稻色,草有五穗,近本茎为早色,腰末为晚禾,随其穗之美恶以断,丰歉未必极验,但其草每年根根相似,茆荡内春初雨过,菌生,俗呼为雷蕈,多则主旱,无则主水。草屋久雨,菌生其上。朝出晴,暮出雨。谚云:朝出晒杀,暮出濯杀看窠草一名干戈,谓其有刺故也。芦苇之属,丛生于地,夏月暴热之时忽自枯死,主有水。谚云:头苧生子,没杀二苧;二苧生子,旱杀三苧。茭草,水草也。村人尝剥其小白,尝之以卜,水旱味甘甜主水,味气主旱。

《论花》

梧桐花初生时赤色主旱,白色主水。匾豆五月开花主水。杞夏月开结主水。藕花谓之水花。魁开在夏前主水。野蔷薇开在立夏前主水。麦花昼放主水。凤仙花开在五月主水。槐花开一遍糯米长一遍价。丰苦水旱四等草花杂。占云:荠菜先生岁欲甘。葶苈先生岁欲苦。藕先生岁欲雨蒺藜先生岁欲旱。蓬先生岁欲荒。水藻先生岁欲恶。艾先生岁欲病。皆以孟春占之系江南农事云。

《论木》

凡竹笋透林者,多有水。杨树头并水际根乾红者,主水。此说恐每年如此,不甚应。

《论飞禽》

谚云:鸦浴风,鹊浴雨,八八儿洗浴,断风雨。鸠鸣有还声者为之呼妇,主晴;无还声者为之逐妇,主雨。鹊巢低,主水;高,主旱。俗传鹊意既预知水。则云终不使我没杀故意愈低,既预知旱。则云:终不使我晒杀。故意愈高,朝野佥载云鹊巢近地,其年大水,海燕忽成群而来,主风雨。谚云:乌肚雨,白肚风赤老鸦含水叫雨则未晴,晴亦主雨。老鸦作此声者亦然。鸦若叫早,主雨多,人辛苦;叫晏,晴多,人安。閒农作次第夜间听九逍遥鸟叫卜风雨。谚云:一声风,二声雨,三声四声断风雨。鹳鸟仰鸣则晴,俯鸣则雨。鹊噪早报晴,明曰乾鹊冬寒,天雀群飞,翅声重,必有雨雪。鬼车鸟即是九头虫,夜听其声出,入以卜晴雨,自北而南,谓之出窠,主雨;自南而北谓之归窠,主晴。古诗云:月黑夜深,闻鬼车吃鹪叫,主晴。俗谓之卖蓑衣。𪃮叫。谚云:朝𪃮晴暮𪃮雨夏秋间雨阵将至,忽有白鹭飞过,雨竟不至。名曰:截雨家鸡上宿迟主阴雨,燕巢做不乾净,主田内草多。母鸡背负鸡雏,谓之鸡驮儿,主雨。〈𪃮字查字典不载乃方言也音屋字亦系俗字〉

《论走兽》

獭窟近水主旱,登岸主水,有验围塍上野鼠爬沙,主有水必到所爬处方止。鼠咬麦苗主不见收;咬稻苗亦然。倒在根下主砻下米贵;衔在洞口主囷头米贵。狗爬地主阴雨,每眠灰堆高处亦主雨;狗咬青草吃主晴;狗向河边吃水主水退。铁鼠其臭可恶,白日衔尾成行而出主雨。猫儿吃青草主雨,丝毛狗褪毛不尽主梅水未止。

《论龙》

龙下便雨主晴,凡见黑龙下主无雨,纵有亦不多。白龙下雨必到水乡。谚曰:黑龙护世界,白龙坏世界。龙下频主旱。谚云:多龙多旱。龙阵雨始自何一路只多行此路,无处绝无。谚云:龙行熟路。

《论鱼》

鱼跃离水面谓之秤水,主水涨高多少,增水多少。凡鲤、鲫鱼在四五月间得暴涨,必散子;散不尽,水未止。盛散水声必定。夏至前后得黄鱼甚散,子时雨必止。虽散不甚水,终未定最紧车沟内。鱼来攻水逆上得鲇主晴;得鲤,主水。谚云:鲇乾,鲤湿。又鲫鱼主水,鲿鱼主晴,黑鲤鱼脊翼长接其尾主旱。夏初食鲫鱼脊骨有曲,主水。渔者网得死鳜谓之水恶故鱼著网即死也,口开,主水,立至易过口闭来迟,水旱不定,虾笼中张得鱼主风水。
《论详瑞》
两岐麦谓一秆而秀两穗也,主时年祥瑞,又主其田秋必倍收,其家日必骤进,又主太平之兆。汉史云:桑无附枝,麦秀两岐,张君为政,乐不可支。紫燕来巢,主其家益富此燕与乌燕同类而异。凡名曰舍鹕儿,又名黄腰燕子。营巢却与乌燕绝不相似,余所居村巷有此燕巢者仅二家,一巷之最温润者亦仅此二家。又凡燕巢长及大者,主吉祥。北向者,令人家道兴旺,更利田蚕也。凡六畜自来,占吉凶。谚云:猪来贫,狗来富,猫儿来开质库。一云:鸡来贫。盖鸡之得失寻常有之,何足为异。因猪鸡音相近,俗传之误。昔有一人言其家主翁乃是富室长者,忽邻家走一猪入其猪阑未远长者取之长者故意妄言多其猪数以攘其猪其人不敢索而去富室遂致废弛破碗上下作两截断而齐者名曰无底碗。大吉往往以上截书古语于其中悬东壁谓祥瑞也近者一友人云数年前曾见上洋高仲明家有一无底碗,谓其祥瑞悬之。东壁其齐如截爱若至宝不三年,其家财货大进,田连阡陌。今则为当地田户。凡牛退齿,每每人不得而知见,若有见,其齿已脱在口,候而得之者,大吉利,主三年内大发。猫洗面至耳,主有远亲至之喜。黄昏鸡啼,主有天恩好事,或有减放税粮之喜。腊月廿五日夜赤豆粥镬滚,则三年大发。猫犬生子皆雄,主其家有喜事,三白大吉谓白雀巢檐白鼠穿屋,白鱼入舟也鼠,咬人悫头帽子衫领,主得财喜,百日内。至半夜作数钱声者,主招财吉。鼠狼来窟,其家必长吉。犬生一子,其家兴旺。谚云:犬生独,家富足。春初獭祭鱼,忽有人拾得,其遗残者食之,大吉。鹊噪檐前,主有佳客至及有喜事。蛇蜕壳,人有见之者,主大发迹。灯花不可剔去,至一更不谢,明日有吉事;半夜不谢,主有连绵喜庆之事,或有远亲信物至。谚云:灯花今夜开,明朝喜事来。久阴天息灯,灯煤如炭红,良久不过,明日喜晴。谚云:火留星,必定晴。久晴后,火煤便灭。主喜雨,长墩忽然门内泥土自然坟。〈去声〉起成墩者谓之长墩,主其家长进余尝记幼时曾见东郊有一村店,始于卖酒营生,仅以自给,忽门内泥土自然坟起,店主谓其祥瑞,爱护不锄,日见渐高,家亦日益,遂添卖香烛、麸面之类。踰年愈高,成墩不胜,添进人口,积蓄米麦,乃大兴贩京果。海错南货等物无所不有。虽百里之外或富室或寺院咸来垂顾,动以千缗。每残年及春季日有数千缗交易。长夏门亦如韨四方,驰名远近,自为巨富。三十年后墩渐平下,家亦暗消。凡见鼠立,主大吉庆。尝闻余大父言昔中年一元旦曾于庭前沟口,独见一鼠对面拱立,心虽不以为怪,亦谓颇奇,因向之曰尔,亦知泰来之贺耶。其鼠复如揖拜之状而去,大父晚年子孙蕃衍,家事从容至老康健,寿享八十九岁,可谓吉庆矣。因以此事问前辈,乃云尝于杂书中曾见此说,名曰狼恭鼠拱,主大吉。庆必有阴德所致而然巳。上数事初非好奇以惑众皆以目击耳闻,实确可考之言始附卷,末以备田家五行中之一事云尔。
详补拾遗,凡出入遇合物及犬过桥,大吉,所谋皆遂,钱谷丰盈。

《农政全书》《占四时》

上元日晴,春少水。括云:上元无雨,多春旱;清明无雨,少黄梅;夏至无云,三伏热;重阳无雨,一冬晴。
雨水后阴多主少水,高下大熟。谚云:正月罂坑好种田。
二月十二日夜宜晴可折,十二夜夜雨,二月怕夜雨若此夜晴,虽雨多亦无妨越人陈元义云二月内得十二个夜晴则一年雨晴匀更十二夜雨为潦年矣十夜以上雨,水乡人尽叫苦。
清明无雨,少黄梅。
雨打纸钱头,麻麦不见收;雨打墓头钱,今年好种田。清明午前晴早蚕熟,午后晴晚蚕熟。
清明日喜晴。谚云:檐头插柳,青农人休望晴檐头插柳焦农人好作桥。
若清明寒食前后,有水而浑,主高低田禾大熟,四时雨水调。
谷雨日雨主鱼生。谚云:一点雨,一个鱼。
谷雨前一两朝霜主大旱,是日雨则鱼生必主多雨。二麦红腐不可食用。
月内有暴水谓之桃花水,则多梅雨,无涝亦无乾雪。不消,则九月霜不降,雷多岁稔,虹见九月,米贵。夏至日风色看,交时最要紧,屡验。
月中看鱼,散子占水,黄梅时水边草上看鱼子高低以卜水增止。
立夏日看日晕,有则主水。谚云:一番晕添一番湖塘,是夜雨损麦。谚云:二麦不怕神共鬼,只怕四月八夜雨。大抵立夏后夜雨多便损麦,盖麦花夜吐,雨多花损故,麦粒浮秕也。
月内日暖夜凉主少水。谚云:日暖夜寒,东海也,乾虹见,米贵五月。谚云:初一雨落井泉浮,初二雨落井泉枯,初三雨落连太湖。又云:一日值雨,人食百草。又云:一日晴,一年丰;一日雨,一年歉。
立梅芒种日是也宜晴阴阳家云芒后逢壬立梅至后逢壬断梅或云芒种逢壬是立梅。按风土记云:夏至前,芒种后,雨为黄梅雨田,家初插秧,谓之发黄梅,逢壬为是。
芒后半月内西南风,谚云:梅里西南,时里潭潭。但此风连吹两日,雨立至。
畏雷谚云:梅里雷低田折舍回言低田巨浸屋无用也。甚验。或云:声多及震响,反旱。往往经试才有雷,便有两遍插秧之患。大抵芒后半月,谓之禁雷天。又云:梅里一声雷,时中三日雨。
立梅日早雨谓之迎梅雨,一云主旱。谚云:雨打梅头,无水饮牛;雨打梅额,河底开坼。一云主水。谚云:迎梅一尺,送梅一尺。杂占云:此日雨,卒未晴。试以二日,比较近年,才是无雨。虽有黄梅,亦不多,不可不知也。重五日只宜薄阴但欲晒得蓬瘪〈步结切枯病也〉便好大晴主水,雨主丝绵贵,大风雨主田内无边带,风水多也。至后半月为三时头时三日中,时五日末,时七日头,中时雨主大水,若末时纵雨亦善括云夏至未过水袋未破。谚云:时里一日,西南风准过;黄梅两日雨。又云:时雨西南,老龙奔潭。皆主旱。全不应晚转东南必晴。谚云:朝西暮东风,正是旱天公。
末时得雷,谓之送时主久晴。谚云:迎梅雨,送时雷,送了去,便弗回。谚云:黄梅天日几番颠。
夏至端午前,叉手种田年。
夏至日雨落谓淋时雨,主久雨,其年必丰。
夏至有云三伏热,如吹西南风急吹急没,慢吹慢没。端午日雨,来年大熟。
分龙之日,农家于是日早,以米筛盛灰藉之纸,至晚视之,若有雨点迹,则秋不熟,谷价高,人多闭粜。五月二十日大分龙无雨而有雷,谓之锁龙门。田家五行曰:至正壬辰春末夏初水至既非桃花,亦非黄梅,去而复来,进退不已。余家所种低田,数多正苦于插种过时田中积水,车浚未有乾期,此日尚且勉强督工,喜晴固好,然八风周旋,正不知吉凶,如何至申时,忽东南阵起,见挂帆雨,随有雷三四声,方且惊愕,忽见一老农拱手仰天,且连称惭愧不已。因问其故,答云:今日无雨而有雷,谓之锁龙门。复拱手相贺喜跃,或问此处无雨,他处却雨,如何老农云晴雨各以本境所致为占候也。幼闻父老言,前宋时平江府昆山县作水灾,邻县常熟却称旱。上司谓接境一般高下之地,岂有水旱如此相背之理,不准复申。其里人直赴于朝,诉诸史丞相,丞相怪问亦然。众人因泣下而告曰:昆山日日雨,常熟只闻雷。丞相谓有此理,悉听所陈。至今吴中相传以为古谚。又谚云:夏雨隔田晴。又云:夏雨分牛脊。又云:龙行熟路。正此谓也。其年果熟,晴多,雨少,自此日至立秋止雨两番。月内虹见,麦贵有三卯。宜种稻,有应时雨。
谚云:二十分龙,廿一雨戽车阁在巷堂里;二十分龙,廿一鲎拔起,黄秧便种豆。
六月初一一剂雨,夜夜风潮到立秋。〈按下条作初三一阵雨互异〉六月盖,夹被处处,田里不生米。
六月西风吹遍草,八月无风秕子稻。
处暑雨不通,白露枉相逢。
三伏中大热,冬必多雨雪。
蝍蟟蝉叫稻生芒。
小暑日晴雨亦要看交时最紧。
六月初三日略得雨,主秋旱收乾稻苏秀,人云:此日略得雨,则西山及南海不斫簥竿。
初三日雨难槁稻。谚云:六月初三晴,山筱尽枯零;六月初三一阵雨,夜夜风潮到立秋。
小暑日雨名黄梅,颠倒转主水,东南风及成块白云起至半月,舶棹风主水退兼旱,无南风则无舶棹,风水卒不能退。谚云:舶棹风云起旱魃精空欢喜仰面看青天,头巾落在麻坼里。东坡诗云:三时已断黄梅雨,万里初来舶棹风。正此日也。
谚云:六月不热,五谷不结。老农云:三伏中槁稻天气,又当下壅时最要晴。晴则热,故也又云:六月盖夹被,田里无粒米。言凉冷则雨多,雨多则大水没田,无疑矣。月令云季,夏行秋令,则丘隰水潦,禾稼不熟。又云:伏里西北风腊,里船不通。主冬冰坚,秋稻秕。又云:六月无蝇,新旧相登,米价平。
夏秋之交,槁稻还水后喜雨。谚云:夏末秋初,一剂雨赛过唐南一囤珠。言及时雨绝胜无价宝也。
谚云:秋前生虫,损一茎,发一茎;秋后生虫,损了一茎,无了一茎。螟蟊螣贼是也。
七月秋莳到秋,六月秋便罢休。
朝立秋,凉飕飕;夜立秋,热到头。
立秋日天晴,万物少得成熟。小雨吉,大雨主伤禾。齐民要术云:晴主岁稔。未详孰是。
有雷损晚稻。谚云:秋霹雳,损晚谷。大抵秋后雷多,晚稻少收,非但忌此日。
喜西南风主田禾倍收。谚云:三日三石,四日四石。七月有雨名洗车雨,主八月有蓼花。谚云:七月七无洗车,八月八无蓼花。
八月早禾怕北风,晚禾怕南风。
朔日晴主冬旱,宜姜略,得雨宜麦。一云:风雨宜麦。主布贵,麻子贵十倍。又云:凡朔要晴,唯此月要雨,好种麦。
白露雨为苦雨,稻禾沾之则白飒,蔬菜沾之则味苦。谚云:白露日,个雨来一路苦一路。又云:白露前是雨,白露后是鬼。其时之雨,片云来便雨,稻花见日吐出。阴雨则收,正吐之时暴雨忽来,卒不能收,遂至白飒之患。若连朝雨反不为灾,不免担阁吐秀,有皮壳厚之病。
秋分要微雨,或阴天最妙,主来年高低田大熟。喜雨谚云:麦秀风,摇稻秀雨浇。此言将秀得雨,则堂肚大谷穗长;秀实之后雨,则米粒圆。
畏旱谚云:田怕秋乾,人怕老穷。秋热损稻,旱则必热,怕秋水撩稻。谚云:雨水淹没产全,收不见半。
重九日晴,则冬至元日上元清,明四日皆晴雨,则皆雨,又主灶荒。括云:重阳无雨一冬晴。谚云:九日雨米成脯。又云:重阳湿漉漉,穰草千钱束。十月立冬晴,则一冬多晴;雨,则一冬多雨,亦多阴寒。谚云:卖絮婆子看冬朝,无风无雨哭号咷。
立冬日西北风主来年旱天热。
晴过寒谚云:立冬晴过寒,弗要柴积。又主有鱼,雨主无鱼。谚云:一点雨一个摸鱼〈按字音义俱无可考〉冬前霜多,主来年旱;冬后多,晚禾好。
十六日为寒婆生日,晴主冬暖,此说得之。崇德举人徐伯和自江东石洞秩满而归云:彼中客旅远出,专看此日,若晴暖,则但随身衣服而已,不必他备。言极有准也。
月内有雷,主灾疫。谚云:十月雷人死,用耙推有雾。俗呼曰沫露,主来年水大,仍相去二百单。五日水至,老农咸谓极验。或云:要看雾著水面则轻,离水面则重。谚云:十月沫露塘瀊,十一月沫露塘乾。
十一月冬至。古语云:明正暗至。又谚云:晴乾冬至,湿年。二说相反。谚云:乾冬湿年,坐了种田。又云:闹热冬至,冷淡年。盖人人向冬欲晴,故也。或云:冬至雨,年必晴;冬至晴,年必雨。此说颇准。
沈存中笔谈云:是月中遇东南风。谓之岁露,有大毒,若饥感其气,开年著瘟病。又云:风色多与下年夏至相对。
农桑辑要云:欲知来年五谷所宜,是日取诸种各平量一升,布囊盛之埋窖阴地,后五日发取量之,息多者岁所宜也。
月内雨雪多,主冬春米贱;有雷,主春米贵。冬至前米价长后必贱,落则反贵。谚云:冬至前米价长,贫儿受长养;冬至前米价落,贫儿转萧索。有雾主来年旱。谚云:一日折过,十月内三日〈阙二字〉。风雨来,春少水。十二月立春在残年,主冬暖。谚云:两春夹一冬,无被暖烘烘。
至后第三戌为腊腊前三两番雪谓之腊前三白,大宜菜麦。谚云:若要麦,见三白。又云:腊雪是被,春雪是鬼。又主来年丰稔。谚云:一月见三白,田翁笑吓吓。又主杀蝗子。
占风验云:今夜东北,明年大熟。
月内有雾,主来年有水;风雨,主来年六月七月内横水。
十二月里雾,无水做酒;库雾,主半月旱。准十月内五日雾。〈此条疑有讹字〉
冰结后水落,主来年旱;冰结后水涨,名上水。冰主水,若紧厚,来年大水。

《论杂虫》

水蛇蟠在芦青高处,主水高;若干涨若干回头望下,水即至,望上稍慢。
水蛇及白鳗入虾笼中,皆主大风水作。
春暮暴暖,屋木中出飞蚁,主风雨平,地蚁阵作亦然。鳖探头占晴雨。谚云:南望晴,北望雨。
田角小螺儿名曰鬼蛳,浮于水面主有风雨。
石蛤虾蟆之属叫得响亮,主晴。谚云:杜蛤叫三通,不用问家公。言报晚晴有准也。
田鸡喷水叫主雨。
蚱蜢蜻蜓黄虻等虫在小满以前生者,主水。俗呼是鱼口中食。谓其才经风雨俱死于水故也。
黄梅三时内,虾蟆尿曲有雨,大曲大雨,小曲小雨。二蚕初出,变化得多主水。
蚯蚓俗名曲蟺,朝出晴,暮出雨。
夏至日蟹到岸,夏至后水到岸。

《杨慎·古今谚》《占候》

山抬风雨来,海啸风雨多。
早霞红丢丢,晌午雨浏浏;晚来红丢丢,早晨大日头。楼梯天晒破砖。
日出早雨淋脑,日出晏晒杀雁。
鱼儿秤水面,水来渰高岸。
蜻蜓高,榖子焦;蜻蜓低,一坝泥。
春寒四十五,穷汉出来舞;穷汉且莫誇,且过桐子花。戊午己未甲子齐,便将七日定天机。七日有雨两月泥,七日无雨两月灰。
甲寅乙卯晴,四十五日放光明;甲寅乙卯雨,四十五日看泥水。
三月三日晴,桑上挂银瓶;三月三日雨,桑叶生苔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