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庶徵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六卷目录

 庶徵总部汇考六
  书经〈洪范〉
  礼记〈月令 礼运 昏义〉
  汲冢周书〈时训解〉
  易纬〈京房飞候 稽览图 川灵图 通卦验〉
  书纬〈璇玑钤 考灵曜 中候〉
  诗纬〈含神雾〉
  春秋纬〈运斗枢 文耀钩 合诚图 孔演图 感精符 潜潭巴〉
  礼纬〈稽命徵 含文嘉 斗威仪〉
  孝经纬〈援神契 钩命决 左契 内事〉
  管子〈幼官 四时〉
  史记〈天官书〉
  汉书〈五行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刘熙释名〈释天〉
  许慎说文〈妖蠥 杂占〉
  南齐书〈五行志〉

庶徵典第六卷

庶徵总部汇考六

《书经》《洪范》

次八曰:念用庶徵。
〈蔡传〉庶徵者,推天而徵之人也。庶徵曰:念所以省验也。〈大全〉朱子曰:八位在艮木之成数气合而形益著矣。故为庶徵庶徵则往来相荡,屈伸相感,而得失休咎之应定矣。

八,庶徵,曰雨,曰旸,曰燠,曰寒,曰风,曰时,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草蕃庑。
〈蔡传〉徵验也,所验者非一,故谓之庶徵。雨旸燠寒风,各以时至,故曰:时也。备者,无缺少也;叙者,应节候也。五者备而不失其叙,庶草且蕃庑矣。则其他可知也。雨属水,旸属火,燠属木,寒属金,风属土,五行乃生,数自然之序,五事则本乎五行,庶徵则本于五事,其条理次序,相为贯通有秩,然而不可紊乱者也。〈大全〉朱子曰:自五行而下得其道,则有众休之徵。失其道,则有众咎之徵。得失在于身,休咎应于天,匹夫尚然,况人主乎。

一极备凶,一极无凶。
〈蔡传〉极备,过多也。极无,过少也。唐孔氏曰:雨多则涝,雨少则旱,是极备亦凶,极无亦凶,馀准是。

曰休徵,曰肃,时雨若,曰乂,时旸若,曰哲,时燠若,曰谋,时寒若,曰圣,时风若,曰咎徵,曰狂,恒雨若,曰僭,恒旸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风若。
〈蔡传〉狂妄僭差,豫怠急迫,蒙昧也。在天为五行,在人则为五事。五事修则休徵各以类应之;五事失则咎徵,各以类应之,自然之理也。然必曰:某事得则某休徵应,某事失则某咎徵应,则亦胶固不通而不足与语造化之妙矣。〈大全〉朱子曰:洪范庶徵固不是必定如汉儒之说必以为有是事,多雨之徵,必推说道。是某时做某事,不肃所以致此为此必然之说所以教人难尽信,但古人意思精密,只于五事上体察是有此理,如王荆公又却要一齐都不消说感应只把若字做如似字义说了做譬喻说了这也不得荆公固是也说道此事不足验,然而人主自当谨戒,如汉儒必然之说固不可荆公全不相关之说亦不可古人意思精密,恐后世见未到耳。 人主之行事,与天地相为流通。故行有善恶,则气各以类而应,然感应之理,非谓行此一事,即有此一应,统而言之,一德修则凡德必修,一气和则凡气必和。固不必曰肃自致雨,无与于旸,乂自致旸,无与于雨,但德修而气必和矣。分而言之,则德各有方,气各有象,肃者,雨之类。乂者,旸之类。求其所以然之故,固各有所当也。咎徵亦然。 李氏杞曰:休咎之分,皆起于君一念之微。 西山蔡氏曰:君即五者之应,以察吾之得失,一事得则五事从,休徵无不应矣。一事失则五事违,咎徵无不应矣。

曰王省惟岁,卿士惟月,师尹惟日。
〈蔡传〉岁月日以尊卑为徵也。王者之失,得其徵以岁。卿士之失,得其徵以月。师尹之失,得其徵以日。盖雨旸燠寒风,五者之休咎,有系一岁之利害,有系
一月之利害,有系一日之利害,各以其大小言也。

岁月日时无易,百谷用成,又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
〈蔡传〉岁、月、日三者雨旸燠寒,风不失其时则其效如此,休徵所感也。

日月岁时既易,百谷用不成,又用昏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宁。
〈蔡传〉日月岁三者,雨旸燠寒,风既失其时,则其害如此,咎徵所致也。

《礼记》《月令》

孟春行夏令,则雨水不时。
〈注〉巳之气乘之也,四月于消息为乾。

草木蚤落。
〈注〉生日促。

国时有恐。
〈注〉以火讹相惊。

行秋令,则其民大疫。
〈注〉申之气乘之也,七月始杀。

猋风暴雨总至。
〈注〉正月宿直尾箕箕,好风其气逆也,回风为猋。

藜莠蓬蒿并兴。
〈注〉生气乱恶物茂。

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雪霜大挚,首种不入。
〈注〉亥之气乘之也,旧说首种为稷。

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总,至
〈注〉酉之气乘之也,八月宿直昴毕,毕好雨。

寇戎来征。
〈注〉金气动也,毕又为边兵。

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
〈注〉子之气乘之也十一月为大阴

民多相掠。
〈注〉阴奸众也。

行夏令,则国乃大旱,煖气早来。
〈注〉午之气,乘之也。

虫螟为害。
〈注〉暑气所生为灾害也

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草木皆肃。
〈注〉丑之气,乘之也,肃谓枝叶缩栗。

国有大恐。
〈注〉以水讹相惊。

行夏令,则民多疾疫,时雨不降。
〈注〉未之气乘之也,六月宿直鬼,鬼为天尸,时又有暑也。

山林不收。
〈注〉高者暵于热也。

行秋令,则天多沈阴,淫雨蚤降。
〈注〉戌之气乘之也,九月多阴淫霖也,雨三日以上。为霖今月令曰:众雨。

兵革并起。
〈注〉阴气胜也。

孟夏行秋令,则苦雨数来,五谷不滋。
〈注〉申之气乘之也,苦雨白露之类,时物得雨伤。

四鄙入保。
〈注〉金气为害也,鄙界上邑,小城曰保。

行冬令,则草木蚤枯。
〈注〉长日促。

后乃大水,败其城郭。
〈注〉亥之气,乘之也。

行春令,则蝗虫为灾,暴风来格。
〈注〉寅之气乘之也,必以蝗虫为灾者。寅有启蛰之气行于初暑,则当蛰者大出矣。格至也。

秀草不实。
〈注〉气更生之,不得成也。

仲夏行冬令,则雹冻伤谷。
〈注〉子之气乘之也,阳为雨,阴气胁之,凝为雹。

道路不通,暴兵来至。
〈注〉盗贼攻劫,亦雹之类。

行春令,则五谷晚熟。
〈注〉卯之气乘之也,生日长。

百螣时起,其国乃饥。
〈注〉螣蝗之属言百者明,众类并为害。

行秋令,则草木零落。
〈注〉酉之气乘之也,八月宿直,昴毕为天狱主杀。

果实早成。
〈注〉生日短。

民殃于疫。
〈注〉大陵之气来为害也。

季夏行春令,则谷实鲜落,国多风欬。
〈注〉辰之气乘之也,未属巽辰,又在巽位,二气相乱为害。
民乃迁徙。〈注〉象风,转移物也。

行秋令,则丘隰水潦。
〈注〉戌之气乘之也,九月宿直奎,奎为沟渎,沟渎与此口天雨并,而高下皆水。

禾稼不熟。
〈注〉伤于水也。

乃多女灾。
〈注〉含任之类败也。

行冬令,则风寒不时。
〈注〉丑之气乘之也。

鹰隼蚤鸷。
〈注〉得疾疠之气也。

四鄙入保。
〈注〉象鸟雀之走窜也,都邑之城,曰保。

孟秋行冬令,则阴气大胜。
〈注〉亥之气乘之也。

介虫败谷。
〈注〉介甲也,甲虫属冬,败谷者,稻蟹之属。

戎兵乃来。
〈注〉十月宿直营室,营室之气为害也,营室主武事。

行春令,则其国乃旱。
〈注〉寅之气乘之也,云雨以风除也。

阳气复还,五谷无实。
〈注〉阳气能生而不能成。

行夏令,则国多火灾。
〈注〉巳之气乘之也。

寒热不节,民多疟疾。
〈注〉疟疾寒热所为者,今月令疟疾为厉疫。

仲秋行春令,则秋雨不降。
〈注〉卯之气乘之也,卯宿直房心,心为大火也。

草木生荣。
〈注〉应阳动也。

国乃有恐。
〈注〉以火讹相惊。

行夏令,则其国乃旱,蛰虫不藏,五谷复生。
〈注〉午之气乘之也。

行冬令,则风灾数起。
〈注〉子之气乘之也,北风杀物。

收雷先行。
〈注〉先犹蚤也,冬主闭藏。

草木蚤死。
〈注〉寒气盛也。

季秋行夏令,则其国大水,冬藏殃败,民多鼽嚏。
〈注〉未之气乘之也,六月宿直东井,气多暑雨。

行冬令,则国多盗贼,边境不宁,土多分裂。
〈注〉丑之气乘之也,极阴为外边境之象也,大寒之。时地隆坼也;

行春令,则暖风来至,民气解惰。
〈注〉辰之气乘之也,巽为风。

师兴不居。
〈注〉辰宿直角,角主兵,不居象风,行不休止也。

孟冬行春令,则冻闭不密,地气上泄。
〈注〉寅之气,乘之也。

民多流亡。
〈注〉象蛰虫动。

行夏令,则国多暴风,方冬不寒,蛰虫复出。
〈注〉巳之气乘之也,立夏巽用,事巽为风。

行秋令,则雪霜不时。
〈注〉申之气乘之也。

小兵时起,土地侵削。
〈注〉申阴气尚微,申宿直参伐参,伐为兵。

仲冬行夏令,则其国乃旱。
〈注〉午之气乘之也。

氛雾冥冥。
〈注〉霜降之气,散相乱也。

雷乃发声。
〈注〉震气动也,午属震。

行秋令,则天时雨汁,瓜瓠不成。
〈注〉酉之气乘之也,酉宿直昴毕,毕好雨,雨汁者,水雪杂下也。子宿直虚危,虚危内有瓜瓠。

国有大兵。
〈注〉兵亦军之气。

行春令,则蝗虫为败。
〈注〉当蛰者出卯之气,乘之也。

水泉咸竭。
〈注〉大火为旱。

民多疥疠。
〈注〉疥疠之病,孚甲之象。

季冬行秋令,则白露蚤降,介虫为妖。
〈注〉戌之气乘之也,九月初尚有白露,月中乃为霜。
丑为鳖蟹。

四鄙入保。
〈注〉畏兵辟寒象。

行春令,则胎夭多伤,
〈注〉辰之气乘之也,夭少长也,此月物甫萌芽,季春乃句者毕出,萌者尽达,胎夭多伤者,生气早至不充其性。

国多固疾。
〈注〉生不充性,有久疾也。

命之曰逆。
〈注〉众害莫大于此。

行夏令,则水潦败国,时雪不降,冰冻消释。
〈注〉未之气乘之也,季夏大雨,时行。

《礼运》

圣王所以顺,山者不使居川,不使渚者居中原,而弗敝也。用水,火,金,木,饮食,必时,合男女,颁爵位,必当年德,用民必顺,故无水旱昆虫之灾,民无凶饥妖孽之疾。
〈注〉言大顺之时,阴阳和也。昆虫之灾,螟螽之属也。〈大全〉临川吴氏曰:居民之顺,因于地时;物之顺,因于天昏。姻任使力役之顺,因于人。因天地人以行顺道,故天地人之应亦顺。而天地不生,水旱昆虫之灾,人不罹凶饥、妖孽之疾。凶谓疫疠,饥谓荒歉。草木等怪为妖,飞走等怪为孽。

故天不爱其道,地不爱其宝,人不爱其情故天降膏露,地出醴泉,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凤皇麒麟,皆在郊棷,龟龙在宫沼,其馀鸟兽之卵胎,皆可俯而窥也。则是无故,先王能修礼以达义,体信以达顺,故此顺之实也。
〈注〉膏犹甘也,器谓若银瓮丹甑也,马图龙马负图而出也。〈大全〉程子曰:君子修己以敬笃恭而天下平,惟上下一于恭敬,则天地自位万物,自育而四灵毕至矣,此体信达顺之道。

《昏义》

男教不修,阳事不得,适见于天,日为之食,妇顺不修,阴事不得,适见于天,月为之食,是故日食则天子素服,而修六官之职,荡天下之阳事,月食则后素服,而修六宫之职,荡天下之阴事。
〈注〉适之言责也,食者见道,有亏伤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立春之日,东风解冻,又五日,蛰虫始振。又五日,鱼上冰风。不解冻,号令不行,蛰虫不振,阴奸阳鱼不上冰。甲胄私藏,雨水之日獭祭鱼,又五日,鸿雁来,又五日,草木萌动,獭不祭鱼,国多盗贼,鸿雁不来,远人不服,草木不萌动,果蔬不熟。惊蛰之日,桃始华。又五日,仓庚鸣;又五日,鹰化为鸠,桃不始华,是谓阳否仓庚不鸣臣不〈阙〉主鹰不化鸠寇戎数起。春分之日,元鸟至。又五日,雷乃发声;又五日,始电元鸟不至妇人不〈阙〉,雷不发声,诸侯〈阙〉,民不始电,君无威震。清明之日,桐始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又五日,虹始见,桐不华,岁有大寒,田鼠不化,鴽国多贪,残虹不见,妇人苞乱。谷雨之日,萍始生;又五日,鸣鸠拂其羽;又五日,戴胜降于桑萍不生阴气愤生鸣鸠不拂其羽国不治兵,戴胜不降于桑政教不中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蝼蝈不鸣水潦淫漫蚯蚓不出,嬖夺后王瓜不生困于百姓小满之日苦菜秀。又五日,靡草死。又五日,小暑至,苦菜不秀,贤人潜伏,靡草不死,国纵盗贼,小暑不至,是谓阴慝。芒种之日,螳螂生。又五日,鵙始鸣。又五日,反舌无声,螳螂不生,是谓阴息鵙,不始鸣,贪奸壅偪,反舌有声,佞人在侧。夏至之日,鹿角解。又五日,蜩始鸣。又五日,半夏生,鹿角不解,兵戈不息,蜩不鸣,贵臣放逸,半夏不生,民多厉疾,小暑之日,温风至。又五日,蟋蟀居壁。又五日,鹰乃学习,温风不至,国无宽教,蟋蟀不居,壁急迫之暴鹰不学习不备戎盗大暑之日腐草化为萤。又五日,土润溽暑。又五日,大雨时行,腐草不化,为萤谷实鲜落土润不溽暑物不应罚大雨不时行国无恩泽立秋之日,凉风至。又五日,白露降。又五日,寒蝉鸣,凉风不至,无严政,白露不降,民多邪病,寒蝉不鸣,人皆力争。处暑之日,鹰乃祭鸟。又五日,天地始肃。又五日,禾乃登鹰,不祭鸟师旅无功,天地不肃,君臣乃〈阙〉,农不登谷,暖气为灾。白露之日,鸿雁来;又五日,元鸟归;又五日,群鸟养羞,鸿雁不来,远人背畔,元鸟不归,室家离散,群鸟不养羞下臣骄慢。秋分之日,雷始收声;又五日,蛰虫培户;又五日,水始涸,雷不始收声,诸侯淫佚,蛰虫不培户,〈阙〉靡有赖,水不始涸,甲虫为害。寒露之日,鸿雁来宾;又五日,爵入大水化为蛤;又五日,菊有黄华,鸿雁不来,小民不服,爵不入,大水失时之极,菊无黄华,土不稼穑。霜降之日,豺乃祭兽;又五日,草木黄落;又五日,蛰虫咸俯豺不祭兽,爪牙不良,草木不黄,落是为愆阳蛰虫不咸俯民多流亡。立冬之日,水始水,又五日,地始冻;又五日,雉入大水为蜃水不冰是谓阴负地不始冻,咎徵之咎,雉不入大水,国多淫妇。小雪之日虹藏不见;又五日,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又五日,闭塞而成,冬虹不藏,妇不专一,天气不上,腾地气不下降,君臣相嫉,不闭塞而成冬,母后淫佚。大雪之日,鹗鸟不鸣;又五日,虎始交;又五日,荔挺生鹗,鸟不鸣,〈阙二字〉虎不始交,〈阙四字〉荔挺不生,卿士专权。冬至之日,蚯蚓结;又五日,糜角解;又五日,水泉动,蚯蚓不结,君政不行,麋角不解,兵甲不藏,水泉不动,阴不承阳。小寒之日,雁北向;又五日,鹊始巢;又五日,雉始雊,雁不北向,民不怀主,鹊不始巢,国不宁,雉不始雊,国大水。大寒之日,鸡始乳;又五日,鸷鸟厉疾;又五日,水泽腹坚,鸡不始乳,淫女乱男,鸷鸟不厉,国不除兵,水泽不腹,坚言乃不从。

《易纬》《京房飞候》

四方常有大云五色具其下,贤人隐青云,润泽蔽日在西北为举贤良。
凡日食皆于晦朔,不于晦朔食者名曰:薄主人民,有灾患也。
视四方常有青云主丰,
云在西南为举士。
何以知圣人隐也。风清明其来,长久不动,摇物此有龙德在下也。
太平之时,十日一雨,凡岁三十六雨,此休徵时,若之应。
鼠舞国门,厥咎亡,鼠舞于庭,厥咎诛死。

《稽览图》

太平时,阴阳和风雨咸同海内不偏,地有险易故风有迟疾,虽太平之政犹不能均同也。唯平均乃不鸣条。

《川灵图》

黄气抱日辅臣纳忠德至于天,日抱戴
至德之萌,日月若连璧,五星若贯珠,
圣人受命,瑞应先见于河,君子得众人之助,瑞应先见于陆。

《通卦验》

震东方也。立春春分日,青气出,直震此正气也。气出右物,半死;气出左,蛟龙出。震气不出则岁中少雷,万物不实人民疾热
离南方也。夏至日中赤气出,直离此正气也。气出右,万物半死,气出左,赤地千里。
仲夏之月反舌无声,反舌有声,佞人在侧。
惊蛰大壮初九桃始华不华仓库多火

《书纬》《璇玑钤》

冬至有云迎日者,来岁大美。

《考灵曜》

五星若偏珠璇玑中星,星调则风雨时。

《中候》

醴甘也,取名醴酒,尧祇德匪懈,醴泉出文命,盛德俊,又在官醴泉出山。

《诗纬》《含神雾》

德化充塞,照润八冥,则鸾臻也。

《春秋纬》《运斗枢》

璇星明则嘉禾液
机,星得,则麒麟生,万人寿。

《文耀钩》

老人星见,则主安;不见,则兵起。

《合诚图》

五光垂彩,天下大嘉;
五残,主出亡。

《孔演图》

天子举贤则景星放于天,
王者德政,海内富昌,则镇星入阙。
八政不中则铁飞人无唇。

《感精符》

人主含天光,据玑衡齐七政,操八极,故君明圣人道得正,则日月光明,五星有度。
日下沦于地则嘉禾兴。
麟一角明海内共一主也,王者不刳,胎不剖卵,则出于郊。
王者上感皇天则鸾凤至。
大电绕枢星炤郊野,感符宝而生黄金。

《潜潭巴》

火从井出,有贤士从人起。
君德应阳,君臣得道,叶度则日含王字,含王字者日中有王字也。王者德象,日光所照,无不及也。君德应阳,则醴泉出。又旅星得,则醴泉出。
里社鸣此,里有圣人其呴,百姓归之。
疾风拔木,谗臣恣,忠臣辱。
天赤,有大风发屋折木,兵大起,行千里。
虹五色迭,至照于宫殿,有兵革之事。
异之为言怪也,谓先发感动。
女子化为丈夫,贤人去位,君独居;丈夫化为女子,阴气淖,小人聚。
宫有牛鸣政教,衰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枉矢黑军,士不勇疾,流肿。

《礼纬》《稽命徵》

天子祭天地,宗庙六宗五岳得其宜,则五谷丰,雷雨时至,四夷贡物。
外内之制,各得所;四方之事,无有畜滞,则麒麟游囿,六畜繁多,天苑有德星应。
王者刑杀当罪,赏赐当功,得礼之仪,则醴泉出祭,五岳四渎得其宜,则黄雀见。

《含文嘉》

王者得礼制,则泽谷之中有白玉焉。
玉石得宜则太白常明。
作乐制礼得天心则景星见;
出号令合民心则祥风至;
神灵滋液,百宝为用,则白象至。
神鼎者质文精也,知吉凶存亡,能轻能重,能息能行,王者兴则出。

《斗威仪》

君乘木而王,其政升平,则福草生,庙中朱草别名。又曰:南海输以苍乌。
君乘金而王,其政讼平,芳桂常生,麒麟在郊。又曰:乘金而王,则黄银见。
君乘水而王,为人黑色大耳,其政和平则景云至,北海输以文狐。
君乘火而王,其政和平,梓为常生。又曰:南海输以骏马。
君乘土而王,其政太平,凤凰集于苑林,
政理太平,则时日五色。
政太平则月圆而多辉,政升平则月清而明。

《孝经纬》《援神契》

神灵滋液,则碧玉出,
周成王时,越裳献白雉,去京师三万里,王者祭祀不相踰,宴食袍服有节则至。
德至山陵,则景云出德,下至地则嘉禾生,德至水泉则黄龙见。
德至草木,则芝草生,又曰:善养老则芝草茂。又曰:德至于草木,则木连理。
德至鸟兽,则麒麟臻,凤凰翔,鸾凤舞。又曰:德至鸟兽则白鸟下。
王者奉己俭约,台榭不侈,尊事耆老,则白:雀见天子孝,天孽消灭,景云出游。

《钩命决》

国多孝,则风雨时。
春政不失,五谷糵初;夏政不失,甘雨时季;夏政不失,地无苗;秋政不失,人民昌;冬政不失,少疾丧;五政不失,百榖稚熟,日月光明。
作乐制礼孝以事天则景星见也。

《左契》

元气混沌,孝在其中。天子孝,天龙负图,地龟出书,妖孽消灭,景云出游。庶人孝则泽林茂,浮珍舒,怪草秀,水出神鱼。
赤雀者,王者孝则衔书来。
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则凤凰巢。

《内事》

天子行孝,则景星见。
王者,动得天度,止得地意,从容中道,阴阳合度,则太微五帝座星明以光也。
王者得礼之制,不伤财,不害民,君臣和,草木昆虫各象正性,则三台为齐明,不阔不狭,如其度。宋均云:君臣制度,宫室车旗,多少各有品则,则应也。
王者敬诸父,有差则火角光明以扬。宋均云:诸父,伯仲叔季也,斗为帝车所乘也。角坚刚而居帝前,帝敬诸父,感天应之也。
王者远嫌别微,殊贵贱,抑骄臣,息乱子,则屏星为之明。
天子得云台之礼,则五车均明,河行不离其常。宋均云:天子考察天气若梓,慎见星之祲者也。所以获福禳灾,五车主五谷,民禳灾得福,民无饥寒乏困,五谷之星明,以应之河若离常则有决溢之忧,则九谷失所植矣。
昆弟有亲亲之恩,则钩钤入房。宋均云:钩钤远房则疏阔,今昆弟相亲,故天相近,明其友也。
王者厚,长幼各得其正,则房心有德,星之应。宋均云:房心为天子明堂布政之官,长幼厚,则政著明房心应之而时也。
彗在北斗,祸大起在三台,臣害君,在太微,君害至,在天狱。诸侯作祸,彗行所指,其国大恶。

《管子》《幼官》

春行冬政,肃。
〈注〉肃寒也,冬气乘之故也。

行秋政,雷。
春阳秋阴,阴承阳,故雷。

行夏政,阉。
春既阳,夏又阳,阳气猥并故掩闭也。

夏行春政,风。
春箕宿多风。

行冬政,落。
寒气肃杀,故凋落也。

重则雨雹。
其灾重,则雨雹,水寒所致。

行秋政,水。
秋毕宿,多霖雨。

秋行夏政,叶。
盛阳气乘之,故卉木生叶。

行春政,华。
少阳气乘之,故卉木更生华。

行冬政,耗。
盛阴肃杀,故虚耗。

冬行秋政,雾。
秋多阴雾。

行夏政,雷。
盛阳乘盛阴,故雷。

行春政,烝泄。
少阳乘阴,故烝泄。

《四时》

日掌阳,月掌阴,星掌和,阳为德,阴为刑,和为事,是故日食,则失德之国恶之。月食,则失刑之国恶之。彗星见,则失和之国恶之。风与日争明,则失生之国恶之。是故圣王日食则修德,月食则修刑,彗星见则修和,风与日争明则修生,此四者圣王所以免于天地之诛也。信能行之,五谷蕃息,六畜殖,而甲兵强,治积则昌,暴虐积则亡。
〈注〉失则当受罚,故其所失,各以其所类而兴恶也。日恶风,且热旱灾成矣。方生之物皆枯瘁矣,此失生德也,故失生之国恶也。

《史记》《天官书》〈天官虽皆庶徵中事,今专言星者入星辰,专言云者入云气占,皆不入总部〉

若雾非雾。〈注〉《索隐》曰:雾音如字,一音蒙,又亡遘反。尔雅云天气下地不应曰雾,言蒙昧不明也。

衣冠而不濡,见则其域被甲而趋。天雷电、虾虹、辟历、夜明者,阳气之动者也,春夏则发,秋冬则藏,故候者无不司之。天开县物。
孟康曰:谓天裂而见物象,天开示县象。

地动坼绝。
《正义》曰:赵世家幽缪王迁五年,代地动,自乐徐以西,北至平阴,台屋墙垣大半坏,地坼东西北三十步。

山崩及徙,川塞溪垘。
徐广曰:土雍曰垘,音服。骃案:孟康曰溪,谷也。垘,崩也。苏林曰垘,流也。

水澹泽竭,地长见象。城郭门闾,闺臬枯槁;宫庙邸第,人民所次。谣俗车服,观民饮食。五谷草木,观其所属。仓府厩库,四通之路。六畜禽兽,所产去就;鱼鳖鸟鼠,观其所处。鬼哭若呼,其人逢俉。化言,诚然。
俉,迎也。伯庄曰:音五故反。《索隐》曰:逢俉谓相逢而惊也。俉亦作迕,音同。化当为讹,字之误耳。

凡候岁美恶,谨候岁始。岁始或冬至日,产气始萌。腊明日,人众卒岁,一会饮食,发阳气,故曰初岁。正月旦,王者岁首;立春日,四时之卒始也。
《索隐》曰:谓立春日是去年四时之终卒,今年之始也。

四始者,候之日。
《正义》曰:谓正月旦岁之始,时之始,日之始,月之始,故云四始。言以四时之日候岁吉凶也。

而汉魏鲜
孟康曰:人姓名,作占𠋫者。

集腊明正月旦决八风。风从南方来,大旱;西南,小旱;西方,有兵;西北,戎菽为。
孟康曰:戎菽,胡豆也。为,成也。《索隐》曰:韦昭云戎菽,大豆也。又郭璞注尔雅亦云胡豆。与孟康同。
小雨。徐广曰:一无此上两字。

趣兵。
《索隐》曰:趣音促。谓风从西北来,则戎菽成。而又有小雨,则其国趣兵起也。

北方,为中岁;东北,为上岁。
韦昭曰:岁大穰。

东方,大水;东南,民有疾疫,岁恶。故八风各与其冲对,课多者为胜。多胜少,久胜亟,疾胜徐。旦至食,为麦;食至日昳,为稷;昳至餔,为黍;餔至下餔,为菽;下餔至日入,为麻。欲终日有雨有云,有风,有日。
《正义》曰:正月旦,欲其终一日有风有日,则一岁之中,无灾害也。

日当其时者,深而多实;无云有风日,当其时,浅而多实;有云风,无日,当其时,深而少实;有日,无云,不风,当其时者稼有败。如食顷,小败;熟五斗米顷,大败。则风复起,有云,其稼复起。各以其时用云色占种其所宜。其雨雪若寒,岁恶。是日光明,听都邑人民之声。声宫,则岁善,吉;商,则有兵;徵,旱;羽,水;角,岁恶。或从正月旦比数雨。
《索隐》曰:比音鼻律反。数音疏举反。谓以比数日以候一岁之雨,以知丰穰也。

率食日一升,至七升而极。
孟康曰:月一日雨,民有一升之食;二日雨,民有二升之食;如此至七日。

过之,不占。数至十二日,日直其月,占水旱。
孟康曰:月一日雨,正月水。

为其环城千里内占,则其为天下候,竟正月。
孟康曰:月三十日周天,历二十八宿,然后可占天下。《正义》曰:按月列宿,日、风、云有变,占其国,并太岁所在,则知其岁丰稔、水旱、饥馑也。

月所离列宿。
《索隐》曰:韦昭云离,历也。

日、风、云,占其国。然必察太岁所在。在金,穰;水,毁;木,饥;火,旱。此其大经也。正月上甲,风从东方,宜蚕;风从西方,若旦黄云,恶。冬至短极,县土炭。
孟康曰:先冬至三日,县土炭于衡两端,轻重适均,冬至日阳气至则炭重,夏至日阴气至则土重。晋灼曰:蔡邕律历记候钟律权土炭,冬至阳气应黄钟通,土炭轻而衡仰,夏至阴气应蕤宾通,土炭重而衡低。进退先后,五日之中。

炭动,鹿解角,兰根出,泉水跃,略以知日至,要决晷景。岁星所在,五谷逢昌。其对为冲,岁乃有殃。
《正义》曰:言晷景岁星行不失次,则无灾异,五谷逢其昌盛;若晷景岁星行而失舍有所冲,则岁乃有殃祸灾变也。

《汉书》《五行志》

经曰:初一曰五行。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传曰:出猎不宿,饮食不享,出入不节,夺民农时,及有奸谋,则木不曲直。说曰:木,东方也。于易,地上之木为观。其于王事,威仪容貌亦可观者也。故行步有佩玉之度,登车有和鸾之节,田狩有三驱之制,饮食有享献之礼,出入有名,使民以时,务在劝农桑,谋在安百姓:如此,则木得其性矣。若乃田猎驰骋不反宫室,饮食沈湎不顾法度,妄兴繇役以夺民时,作为奸诈以伤民财,则木失其性矣。盖工匠之为轮矢者多伤败,及木为变怪,是为木不曲直。
传曰:弃法律,逐功臣,杀太子,以妾为妻,则火不炎上。说曰:火,南方,扬光辉为明者也。其于王者,南面乡明而治。书云:知人则悊,能官人。故尧舜举群贤而命之朝,远四佞而放诸壄。孔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诉不行焉,可谓明矣。贤佞分别,官人有序,帅由旧章,敬重功勋,殊别适庶,如此则火得其性矣。若乃信道不笃,或耀虚伪,谗夫昌,邪胜正,则火失其性矣。自上而降,及滥炎妄起,灾宗庙,烧宫馆,虽兴师众,弗能救也,是为火不炎上。
传曰:好战攻,轻百姓,饰城郭,侵边境,则金不从革。说曰:金,西方,万物既成,杀气之始也。故立秋而鹰隼击,秋分而微霜降。其于王事,出军行师,把旄杖钺,誓士众,抗威武,所以征畔逆止暴乱也。诗云: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又曰:载戢干戈,载橐弓矢。动静应谊,说以犯难,民忘其死。如此则金得其性矣。若乃贪欲恣雎,务立威胜,不重民命,则金失其性。盖工冶铸金铁,金铁冰滞涸坚,不成者众,及为变怪,是为金不从革。传曰:治宫室,饰台榭,内淫乱,犯亲戚,侮父兄,则稼穑不成。说曰:土,中央,生万物者也。其于王者,为内事。宫室、夫妇、亲属,亦相生者也。古者天子诸侯,宫庙大小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进退有度,九族亲疏长幼有序。孔子曰:礼,与其奢也,宁俭。故禹卑宫室,文王刑于寡妻,此圣人之所以昭教化也。如此则土得其性矣。若乃奢淫骄慢,则土失其性。有水旱之灾而草木百谷不孰,是为稼穑不成。
传曰:简宗庙,不祷祠,废祭祀,逆天时,则水不润下。说曰:水,北方,终藏万物者也。其于人道,命终而形藏,精神放越,圣人为之宗庙以收魂气,春秋祭祀,以终孝道。王者即位,必郊祀天地,祷祈神祗,望秩山川,怀柔百神,亡不宗事。慎其斋戒,致其严敬,鬼神歆飨,多获福助。此圣人所以顺事阴气,和神人也。至发号施令,亦奉天时。十二月咸得其气,则阴阳调而终始成。如此则水得其性矣。若乃不敬鬼神,政令逆时,则水失其性。雾水暴出,百川逆溢,坏乡邑,溺人民,及淫雨伤稼穑,是为水不润下。京房易传曰:颛事有知,诛罚绝理,厥灾水,
其水也,雨杀人以陨霜,大风天黄。饥而不
损兹谓泰,厥灾水,水杀人。辟遏有德兹谓狂,厥灾水,水流杀人,巳水则地生虫。归狱不解,兹谓追非,厥水寒,杀人。追诛不解,兹谓不理,厥水五谷不收。大败不解,兹谓皆阴。解,舍也,王者于大败,诛首恶,赦其众,不则皆函阴气,厥水流入国邑,陨霜杀谷。
经曰:羞用五事。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恭作肃,从作艾,明作悊,聪作谋,作圣。休徵:曰肃,时雨若;艾,时阳若;悊,时奥若;谋,时寒若;圣,时风若。咎徵:曰狂,恒雨若;僭,恒阳若;舒,恒奥若;急,恒寒若;霿,恒风若。传曰:貌之不恭,是谓不肃,厥咎狂,厥罚恒雨,厥极恶。时则有服妖时,则有龟孽,时则有鸡祸,时则有下体生上之痾,时则有青眚青祥。唯金沴木。说曰:凡草木之类谓之妖。妖犹夭胎,言尚微。虫豸之类谓之孽。孽则牙孽矣。及六畜,谓之祸,言其著也。及人,谓之痾。痾,病貌,言浸深也。甚则异物生,谓之眚;自外来,谓之祥。祥犹祯也。气相伤,谓之沴。沴犹临莅,不和意也。每一事云时则以绝之,言非必俱至,或有或亡,或在前或在后也。孝武时,夏侯始昌通五经,善推五行传,以传族子夏侯胜,下及许商,皆以教所贤弟子。其传与刘向同,唯刘歆传独异。貌之不恭,是为不肃。肃,敬也。内曰恭,外曰敬。人君行己,体貌不恭,怠慢骄蹇,则不能敬万事,失在狂易,故其咎狂也。上嫚下暴,则阴气胜,故其罚常雨也。水伤百谷,衣食不足,则奸轨并作,故其极恶也。一曰,民多被刑,或形貌丑恶,亦是也。风俗狂慢,变节易度,则为剽轻奇怪之服,故有服妖。水类动,故有龟孽。于易,巽为鸡,鸡有冠距文武之貌。不为威仪,貌气毁,故有鸡祸。一曰,水岁鸡多死及为怪,亦是也。上失威仪,则下有彊臣害君上者,故有下体生于上之痾。木色青,故有青眚青祥。凡貌伤者病木气,木气病则金沴之,冲气相通也。于易,震在东方,为春为木也;兑在西方,为秋为金也;离在南方,为夏为火也;坎在北方,为冬为水也。春与秋,日夜分,寒暑平,是以金木之气易以相变,故貌伤则致秋阴常雨,言伤则致春阳常旱也。至于冬夏,日夜相反,寒暑殊绝,水火之气不得相并,故视伤常奥,听伤常寒者,其气然也。逆之,其极曰恶;顺之,其福曰攸好德。刘歆貌传曰有鳞虫之孽,羊祸,鼻痾。说以为于天文东方辰为龙星,故为鳞虫;于易兑为羊,木为金所病,故致羊祸,与常雨同应。此说非是。春与秋,气阴阳相敌,木病金盛,故能相并,唯此一事耳。祸与妖痾祥眚同类,不得独异。
传曰:言之不从,是谓不艾,厥咎僭,厥罚恒阳,厥极忧。时则有诗妖,时则有介虫之孽,时则有犬祸,时则有口舌之痾,时则有白眚白祥。惟木沴金。言之不从,从,顺也。是谓不乂,乂,治也。孔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虖。诗云:如蜩如螗,如沸如羹。言上号令不顺民心,虚哗愦乱,则不能治海内,失在过差,故其咎僭。僭,差也。刑罚妄加,群阴不附,则阳气胜,故其罚常阳也。旱伤百谷,则有寇难,上下俱忧,故其极忧也。君炕阳而暴虐,臣畏刑而钳口,则怨谤之气发于歌谣,故有诗妖。介虫孽者,谓小虫有甲飞扬之类,阳气所生也,于春秋为螽,今谓之蝗,皆其类也。于易,兑为口,犬以吠守,而不可信,言气毁故有犬祸。一曰,旱岁犬多狂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口喉欬者,故有口舌痾。金色白,故有白眚白祥。凡言伤者,病金气;金气病,则木沴之。其极忧者,顺之,其福曰康宁,刘歆言,传曰:时有毛虫之孽。说以为天文西方参为虎星,故为毛虫。
传曰:视之不明,是谓不悊,厥咎舒,厥罚恒奥,厥极疾。时则有草妖,时则有蠃虫之孽,时则有羊祸,时则有目痾,时则有赤眚赤祥。惟水沴火。视之不明,是谓不悊悊,知也。诗云:尔德不明,以亡陪亡卿;不明尔德,以亡背亡仄。言上不明,暗昧蔽惑,则不能知善恶,亲近习,长同类,亡功者受赏,有罪者不杀,百官废乱,失在舒缓,故其咎舒也。盛夏日长,暑以养物,政弛缓,故其罚常奥也。奥则冬温,春夏不和,伤病民人,故极疾也。诛不行则霜不杀草,繇臣下则杀不以时,故有草妖。凡妖,貌则以服,言则以诗,听则以声。视则以色者,五色物之大分也,在于眚祥,故圣人以为草妖,失秉之明者也。温奥主虫,故有蠃虫之孽,谓螟螣之类当死不死,未当生而生,或多于故而为灾也。刘歆以为属思心不。于易,刚而包柔为离,离为火为目。羊上角下蹄,刚而包柔,羊大目而不精明,视气毁故有羊祸。一曰,暑岁羊多疫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目者,故有目痾。火色赤,故有赤眚赤祥。凡视伤者病火气,火气伤则水沴之。其极疾者,顺之,其福曰寿。刘歆视传曰有羽虫之孽,鸡祸。说以为于天文南方喙为鸟星,故为羽虫;祸亦从羽,故为鸡;鸡于易自在巽。说非是。庶徵之恒奥,刘向以为春秋亡冰也。小奥不书,无冰然后书,举其大者也。京房易传曰:禄不遂行兹谓欺,厥咎奥,雨雪四至而温。臣安禄乐逸兹谓乱,奥而生虫。知罪不诛兹谓舒,其奥,夏则暑杀人,冬则物华实。重过不诛,兹谓亡徵,其咎当寒而奥六日也。传曰: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恒寒,厥极贫。时则有鼓妖,时则有鱼孽,时则有豕祸,时则有耳痾,时则有黑眚黑祥。惟火沴水。听之不聪,是谓不谋,言上偏听不聪,下情隔塞,则不能谋虑利害,失在严急,故其咎急也。盛冬日短,寒以杀物,政促迫,故其罚常寒也。寒则不生百谷,上下俱贫,故其极贫也。君严猛而闭下,臣战栗而塞耳,则妄闻之气发于音声,故有鼓妖。寒气动,故有鱼孽。雨以龟为孽,〈服虔日多雨则龟多出〉龟能陆处,非极阴也;鱼去水而死,极阴之孽也。于易坎为豕,豕大耳而不聪察,听气毁,故有豕祸也。一曰,寒岁豕多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耳者,故有耳痾。水色黑,故有黑眚黑祥。凡听伤者病水气,水气病则火沴之。其极贫者,顺之,其福曰富。刘歆听传曰有介虫孽也,庶徵之恒寒。刘向以为春秋无其应,周之末世舒缓微弱,政在臣下,奥煖而已。刘歆以为大雨雪,及未当雨雪而雨雪,及大雨雹,陨霜杀菽草,皆常寒之罚也。刘向以为常雨属貌不恭。京房易传曰:有德遭险,兹谓逆命,厥异寒。诛过深,当奥而寒,尽六日,亦为雹。害正不诛,兹谓养贼,寒七十二日,杀蜚禽。道人始去兹谓伤,〈服虔日有道之人去〉其寒物无霜而死,涌水出。战不量敌,兹谓辱命,其寒虽雨物不茂。闻善不予,厥咎聋。
传曰:思心之不,是谓不圣,厥咎霿,厥罚恒风,厥极凶短折。时则有脂夜之妖,时则有华孽,时则有牛祸,时则有心腹之痾,时则有黄眚黄祥,时则有金木水火沴土。思心之不,是谓不圣。思心者,心思虑也;,宽也。孔子曰:居上不宽,吾何以观之哉。言上不宽大包容臣下,则不能居圣位。貌言视听,以心为主,四者皆失,则区霿无识,故其咎霿也。雨旱寒奥,亦以风为本,四气皆乱,故其罚常风也。常风伤物,故其极凶短折也。伤人曰凶,禽兽曰短,草木曰折。一曰,凶,夭也;兄丧弟曰短,父丧子曰折。在人腹中,肥而包裹心者脂也,心区霿则冥晦,故有脂夜之妖。一曰,有脂物而夜为妖,若脂水夜污人衣,淫之象也。一曰,夜妖者,云风并起而杳冥,故与常风同象也。温而风则生螟螣,有裸虫之孽。刘向以为于易巽为风为木,卦在三月四月,继阳而治,主木之华实。风气盛,至秋冬木复华,故有华孽。一曰,地气盛则秋冬复华。一曰,华者色也,土为内事,为女孽也。于易坤为土为牛,牛大心而不能思虑,思心气毁,故有牛祸。一曰,牛多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心腹者,故有心腹之痾。土色黄,故有黄眚黄祥。凡思心伤者病土气,土气病则金木水火沴之,故曰时则有金木水火沴土。不言惟而独曰时则有者,非一冲气所沴,明其异大也。其极曰凶短折,顺之,其福曰考终命。刘歆思心传曰时则有蠃虫之孽,谓螟螣之属也。庶徵之常风,刘向㠯为春秋无其应。京房易传曰:潜龙勿用,众逆同志,至德乃潜,厥异风。其风也,行不解物,不长,雨小而伤。政悖德隐兹谓乱,厥风先风不雨,大风暴起,发屋折木。守义不进兹谓耄,厥风与云俱起,折五谷茎。臣易上政,兹谓不顺,厥风大焱发屋。赋敛不理玆谓祸,厥风绝经纬,止即温,温即虫。侯专封玆谓不统,厥风疾,而树不摇,谷不成。辟不思道利,兹谓无泽,厥风不摇木,旱无云,伤禾。公常于利兹谓乱,厥风微而温,生虫蝗,害五谷。弃正作淫兹谓惑,厥风温,螟虫起,害有益人之物。侯不朝兹谓叛,厥风无恒,地变赤而杀人。
传曰:皇之不极,是谓不建,厥咎眊,厥罚恒阴,厥极弱。时则有射妖,时则有龙蛇之孽,时则有马祸,时则有下人伐上之痾,时则有日月乱行,星辰逆行。皇之不极,是谓不建,皇,君也。极,中;建,立也。人君貌言视听思心五事皆失,不得其中,则不能立万事,失在眊悖,故其咎眊也。王者自下承天理物。云起于山,而弥于天;天气乱,故其罚常阴也。一曰,上失中,则下彊盛而蔽君明也。易曰亢龙有悔,贵而亡位,高而亡民,贤人在下位而亡辅,如此,则君有南面之尊,而亡一人之助,故其极弱也。盛阳动进轻疾。礼,春而大射,以顺阳气。上微弱则下奋动,故有射妖。易曰云从龙又曰龙蛇之蛰,以存身也。阴气动,故有龙蛇之孽。于易,乾为君为马,马任用而彊力,君气毁,故有马祸。一曰,马多死及为怪,亦是也。君乱且弱,人之所叛,天之所去,不有明王之诛,则有篡弑之祸,故有下人伐上之痾。凡君道伤者病天气,不言五行沴天,而曰日月乱行,星辰逆行者,为若下不敢沴天,犹春秋曰王师败绩于贸戎,不言败之者,以自败为文,尊尊之意也。刘歆皇极传曰有下体生上之痾。说以为下人伐上,天诛已成,不得复为痾云。皇极之常阴,刘向以为春秋亡其应。一曰,久阴不雨是也。刘歆以为自属常阴。京房易传曰:有蜺、蒙、雾。雾,上下合也。蒙如尘云。蜺,日旁气也。占曰:后妃有专,蜺再重,赤而专,至冲旱。妻不壹顺,黑蜺四背,又白蜺双出日中。妻以贵高夫,兹谓擅阳,蜺四方,日光不阳,解而温。内取兹谓禽,蜺如禽,在日旁。以尊降妃,兹谓薄嗣,蜺直而塞,六辰乃除,夜星见而赤。女不变始,兹谓乘夫,蜺白在日侧,黑蜺果之。气正直。妻不顺正,兹谓擅阳,蜺中窥贯而外专。夫妻不严兹谓媟,蜺与日会。妇人擅国兹谓顷,蜺白贯日中,赤蜺四背。适不答兹谓不次,蜺直在左,蜺交在右。取于不专,兹谓危嗣,蜺抱日两未及。君淫外兹谓亡,蜺气左日交于外。取不达兹谓不知,蜺白夺明而大温,温而雨。尊卑不别兹谓媟,蜺三出三已,三辰除,除则日出且雨。臣私禄及亲,兹谓罔辟,厥异蒙,其蒙先大温,已蒙起,日不见。行善不请于上,兹谓作福,蒙一日五起五解。辟不下谋,臣辟异道,兹谓不见,上蒙下雾,风三变而俱解。立嗣子疑,兹谓动欲,蒙赤,日不明。德不序兹谓不聪,蒙,日不明,温而民病。德不试,空言禄,兹谓主窳臣夭,蒙起而白。君乐逸人兹谓放,蒙,日青,黑云夹日,左右前后行过日。公不任职,兹谓怙禄,蒙三日,又大风五日,蒙不解。利邪以食,兹谓闭上,蒙大起,白云如山行蔽日。公惧不言道,兹谓蔽下,蒙大起,日不见,若雨不雨,至十二日解,而有大云蔽日。禄生于下,兹谓诬君,蒙微而小雨,已乃大雨。下相攘善,兹谓盗明,蒙黄浊。下陈功,求于上,兹谓不知,蒙,微而赤,风鸣条,解复蒙。下专刑兹谓分威,蒙而日不得明,大臣厌小臣兹谓蔽,蒙微,日不明,若解不解,大风发,赤云起而蔽日。众不恶恶兹谓蔽,蒙,尊卦用事,三日而起,日不见。漏言亡喜,兹谓下厝用,蒙微,日无光,有雨云,雨不降。废忠惑佞兹谓亡,蒙,天先清而暴,蒙微而日不明。有逸民兹谓不明,蒙浊,夺日光。公不任职,兹谓不绌,蒙白,三辰止,则日青,青而寒,寒必雨。忠臣进善君不试,兹谓遏,蒙,先小雨,雨已蒙起,微而日不明。惑众在位,兹谓覆国,蒙微而日不明,一温一寒,风扬尘。知佞厚之兹谓庳,蒙甚而温。君臣故弼兹谓悖,厥灾风雨雾,风拔木,乱五谷,已而大雾。庶正蔽恶,兹谓生孽灾,厥异雾。此皆阴云之类云。

《淮南子》《天文训》

丙子干甲子,蛰虫早出,故雷早行。戊子干甲子,胎夭卵毈,鸟虫多伤。庚子干甲子,有兵。壬子干甲子,春有霜。戊子干丙子,霆。庚子干丙子,夷。壬子干丙子,雹。甲子干丙子,地动。庚子干戊子,五谷有殃。壬子干戊子,夏寒雨霜。甲子干戊子,介虫不为。丙子干戊子,大旱,菰封熯。壬子干庚子,大刚,鱼不为。甲子干庚子,草木再死再生。丙子干庚子,草木复荣。戊子干庚子,岁或存或亡。甲子干壬子,冬乃不藏。丙子干壬子,星坠。戊子干壬子,蛰虫冬出其乡。庚子干壬子,冬雷其乡。

《时则训》

正月失政,七月凉风不至;二月失政,八月雷不藏;三月失政,九月霜不降;四月失政,十月不冻;五月失政,十一月蛰虫冬出其乡;六月失政,十二月草木不脱;七月失政,正月大寒不解;八月失政,二月雷不发;九月失政,三月春风不济;十月失政,四月草木不实;十一月失政,五月下雹霜;十二月失政,六月五谷疾狂。春行夏令,泄;行秋令,水;行冬令,肃。夏行春令,风;行秋令,芜;行冬令,格。秋行夏令,华;行春令,荣;行冬令,耗。冬行春令,泄;行夏令,旱;行秋令,雾。

《刘熙·释名》《释天》

厉疾,气也。中人如磨厉伤物也。
疫役也,言有鬼行疫也。
截也,气伤人如有断绝也。灾灾也,火所烧灭之馀曰:灾言其于,物如是也。害割也,如割削物也。
异者,异于常也。
眚痟也,如病者痟瘦也。
慝态也,有奸态也。
妖夭也,夭害物也。孽孽也,过之如物见髡孽也。
许慎《说文》《祅蠥》
衣服、歌谣、草木之怪,谓之祅禽兽虫蝗之怪,谓之蠥崔寔农家谚。

《杂占》

二月昏,参星夕,杏花盛,桑叶白。
河射角,堪夜作。犁星没,水生骨。
麻黄种麦,麦黄种麻,夏至后不没狗。
但雨多没,橐驼五月及泽,父子不相借。
日没胭脂红,无雨也有风。
乾星照湿土,明日依旧雨。
云行东,车马通;云行西,马溅泥;云行南,水涨潭;云行北,好晒麦。
未雨先雷,船去步归。
鸦浴风,鹊浴雨。
春甲子雨,乘船入市;夏甲子雨,赤地千里;秋甲子雨,禾头生耳;冬甲子雨,雪飞千里。
上火不落,下火滴沰。
黄梅寒,井底乾。
稻秀雨浇,麦秀风摇。
雨打梅头,无水饮牛。
黄梅雨未过,冬青花未破;冬青花已开,黄梅雨不来。又云:冬青花不落湿沙。
舶䑲风云起,旱魃深欢喜。

《南齐书》《五行志》

《木传》曰:东方。《易经》,地上之木为《观》。故木于人,威仪容貌也。木者,春生气之始,农之本也。无夺农时,使民岁不过三日,行什一之税,无贪欲之谋,则木气从。如人君失威仪,逆木行,田猎驰骋,不反宫室,饮食沈湎,不顾礼制,出入无度,多发徭役,以夺民时,作为奸诈,以夺民财,则木失其性矣。盖以工匠之为轮矢者多伤败,故曰木不曲直。
《貌传》曰:失威仪之制,怠慢骄恣,谓之狂,则不肃矣。下不敬,则上无威。天下既不敬,又肆其骄恣,肆之则不从。夫不敬其君,不从其政,则阴气胜,故曰厥罚常雨。《传》曰:大雨雪,犹庶徵之常雨也,然有甚焉。雨,阴。大雨雪者,阴之蓄积甚也。一曰与大水同象,曰攻为雪耳。《传》曰:雷于天地为长子,以其首长万物,与之出入。故雷出万物出,雷入万物入。夫雷者,人君之象,入则除害,出则兴利。雷之微气以正月出,其有声者以二月出,以八月入,其馀微者以九月入。冬三月雷无出者;若是阳不闭阴,则出涉危难而害万物也。
《传》曰:雨雹,君臣之象也。阳之气专为雹,阴之气专为霰。阳专而阴胁之,阴盛而阳薄之。雹者,阴薄阳之象也。霰者,阳协阴之符也。《春秋》不书霰者,犹月蚀也。《貌传》又曰:上失节而狂,下怠慢而不敬,上下失道,轻法侵制,不顾君上,因以荐饥。貌气毁,故有鸡祸。一曰水岁鸡多死及为怪,亦是也。上下不相信,大臣奸宄,民为寇盗,故曰厥极恶。一曰民多被刑,或形貌丑恶,风俗狂慢,变节易度,则为轻剽奇怪之服,故曰时则有服妖。
《貌传》又曰:危乱端见,则天地之异生。木者青,故曰青眚,为恶祥。凡貌伤者,金沴木,木沴金,冲气相通。火,南方,扬光辉,出炎爚为明者也。人君向明而治,盖取其象。以知人为分,谗佞既远,群贤在位,则为明而火气从矣。人君疑惑,弃法律,不诛谗邪,则谗口行,内间骨肉,外疏忠臣,至杀世子,逐功臣,以妾为妻,则火失其性,上灾宗庙,下灾府榭,内熯本朝,外熯阙观,虽兴师众,不能救也。
《传》又曰:犯上者不诛,则草犯霜而不死。或杀不以时,事在杀生失柄,故曰草妖也。一曰:草妖者,失众之象也。
刘歆《视传》有羽虫之孽,谓鸡祸也。班固案《易》鸡属《巽》,今以羽虫之孽类是也,依歆说附《视传》云。
《传》曰:维水沴火。又曰:赤眚赤祥。
《思心传》曰:心者,土之象。思心不睿,其过在瞀乱失纪。风于阳则为君,于阴则为大臣之象,专恣而气盛,故罚常风。心为五事主,犹土为五行主也。一曰:阴阳相薄,偏气阳多为风,其甚也常风。阴气多者,阴而不雨,其甚也常阴。一曰:风宵起而昼晦,以应常阴同象也。《传》又曰:山之于地,君之象也。山崩,君权损,京陵易处,世将变也。陵转为泽,贵将为贱也。
《传》又曰:雷电所击,盖所感也。皆思心有尤之所致也。《传》又曰:土气乱者,木金水火乱之。
金者,西方,万物既成,杀气之始也。其于王事,兵戎战伐之道也。王者兴师动众,建立旗鼓,仗旄把钺,以诛残贼,止暴乱,杀伐应义,则金气从。工冶铸化,革形成器也。人君乐侵陵,好攻战,贪城邑,轻百姓之命,人民不安,内外骚动,则金失其性。盖冶铸不化,冰滞固坚,故曰金不从革,又曰维木沴金。
《言传》曰:言《易》之道,西方曰《兑》,为口。人君过差无度,刑法不一,敛从其重,或有师旅,炕阳之节,若动众劳民,是言不从。人君既失众,政令不从,孤阳持治,下畏君之重刑,阳气胜则旱象至,故曰厥罚常阳也。
《言传》曰:下既悲苦君上之行,又畏严刑而不敢正言,则必先发于歌谣。歌谣,口事也。口气逆则恶言,或有怪谣焉。
《言传》曰:言气伤则民多口舌,故有口舌之痾。金者白,故有白眚,若有白为恶祥。
水,北方,冬藏万物,气至阴也,宗庙祭祀之象。死者精神放越不反,故为之庙以收其散,为之貌以收其魂神,而孝子得尽礼焉。敬之至,则神歆之,此则至阴之气从,则水气从沟渎随而流去,不为民害矣。人君不祷祀,简宗庙,废祭祀,逆天时,则雾水暴出,川水逆溢,坏邑轶乡,沈溺民人,故曰水不润下。
《传》曰:极阴气动,故有鱼孽。鱼孽者,常寒罚之符也。《听传》曰:不聪之象见,则妖生于耳,以类相动,故曰有鼓妖也。一曰,声属鼓妖。
《传》曰:皇之不极,是谓不建,其咎在霿乱失听,故厥咎霿。思心之咎亦霿。天者,正万物之始,王者,正万事之始,失中则害天气,类相动也。天者转于下而运于上,云者起于山而弥于天,天气动则其象应,故厥罚常阴。王者失中,臣下盛强,而蔽君明,则云阴亦众多而蔽天光也。
《传》曰:《易》曰乾为马。逆天气,马多死,故曰有马祸。一曰,马者,兵象也。将有寇戎之事,故马为怪。
京房《易传》曰:生子二胸已上,民谋其主。三手已上,臣谋其主。二口已上,国见惊以兵。三耳已上,是谓多听,国事无定。二鼻已上,国主久病。三足三臂已上,天下有兵。其类甚多,盖以象占之。
京房《易传》曰:野兽入邑,其邑大虚。又曰:野兽无故入邑朝廷门及宫府中者,邑逆且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