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重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重阳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七十六卷目录

 重阳部汇考
  风土记〈饮菊花酒 插茱萸〉
  南齐书〈礼志〉
  太清记〈不老方〉
  荆楚岁时记〈九日事考〉
  玉烛宝典〈食蓬饵饮菊花酒〉
  辽史〈礼志〉
  农政全书〈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九日事宜〉
  赏心乐事〈重九〉
  本草纲目〈重阳〉
  事物原始〈重阳〉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香河县 昌平州 遵化州 永平府 肃宁县 南皮县 庆云县 冀州 邢台县 曲周县 清河县 清丰县〉
  山东志书〈淄川县 范县 栖霞县〉
  山西志书〈曲沃县 绛州 隰州〉
  陕西志书〈富平县 同州 西乡县〉
  江南志书〈句容县 长洲县 常熟县 松江府 武进县 无钖县 清河县 睢宁县 仪真县 萧县 怀宁县 桐城县 太湖县 铜陵县 太平府 和州〉
  浙江志书〈绍兴府 桐庐县〉
  江西志书〈新建县 德兴县 建昌府〉
  湖广志书〈武昌县 应城县 荆州府〉
  福建志书〈福州府 建阳县 松溪县 长汀县 海澄县〉
  广东志书〈连州 南雄府 归善县 平远县 新兴县 阳江县 定安县 临高县〉
  广西志书〈怀集县 宣化县 隆安县〉
 重阳部艺文一
  与钟繇九日送菊书     魏文帝
  九月九日临凌嚣馆赋    宋傅亮
  九日紫气赋        唐潘炎
  送江丞相九日礼启    宋文天祥
  谢江丞相九日礼启      前人
  请罗提举京子九日宴启    前人
  九日赋         明俞允文

岁功典第七十六卷

重阳部汇考

《风土记》饮菊花酒

汉俗,九日饮菊花酒,以祓除不祥。

插茱萸

九月九日,律中无射,而数九。俗尚此日,折茱萸房以插头,言辟除恶气而禦初寒。

《南齐书》礼志

九月九日,马射。或说云秋金之节,讲武习射,象汉立秋之礼。

《太清记》不老方

九月九日,采菊花,与茯苓、松脂久服之,令人不老。

《荆楚岁时记》九日事考

九月九日,四民并藉野饮宴。
按杜公瞻云:九月九日宴会,未知起于何代,然自汉至宋未改。今北人亦重此节。佩茱萸、食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近代皆宴设于台榭,又《续齐谐记》云: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长房谓之曰:九月九日,汝南当有大灾厄,急令家人缝囊盛茱萸系臂上,登山饮菊花酒,此祸可消。景如言举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代也。今世人九日登高饮酒,妇人带茱萸囊,始于此。

《玉烛宝典》食蓬饵饮菊花酒

九日,食蓬饵,饮菊花酒者,其时黍秫并收,因以黏米嘉味,触类尝新。遂成积习。

《辽史》礼志

重九仪,北南臣僚,旦赴御帐,从驾至围场,赐茶。皇帝就坐,引臣僚御前班立,所司各赐菊花酒,跪受,再拜。酒三行,揖起。
《岁时杂仪》:九月重九日,天子率群臣部族射虎,少者为负,罚重九宴。射毕,择高地卓帐,赐蕃汉臣僚饮菊花酒,兔肝为臡,鹿肝为酱。又研茱萸酒,洒门户,以禬禳。《国语》谓是为必里,迟离九月九日也。

《农政全书》农事占候

重九日,晴,则冬至、元日、上元、清明四日皆晴。雨,则皆雨。又主灶。《荒括》云:重阳无雨一冬晴。又云:九日雨,米成脯。又云:重阳湿漉漉,穰草千钱束。

《遵生八笺》九日事宜

《吕公记》曰:九日天明时,以片糕搭儿女头额,更祝曰:愿儿百事俱。高作三声。
《救民易方》曰:九月九日,采稀莶草,即白花菜是也。去根花并子,净,用茎叶入甑,九蒸九曝,层层洒酒,与蜜水蒸。完,极香,为末。蜜丸皂角子大,每服五七丸,米汤下服。至百日,去周身瘫痪风疾、口眼歪斜、涎痰壅塞、久卧不起。又能明目、白发变黑、筋力强健,效不可言。《云笈七签》曰:九日,勿起动床席,当修延算斋。

《赏心乐事》重九

重九,登城把萸。

《本草纲目》重阳

九月九日,采白菊花,名曰金精菊花二斤,茯苓一斤,捣罗为末,每服二钱,温酒调下,日三服,或以炼过松脂和丸,鸡子大,每服一丸,主头眩。久服,令人好颜色,不老。
六月六日,采苍耳叶。九月九日,采野菊花为末,酒服三钱,治一切痈疽丁肿。
重阳日,取高粱根,名爪龙,阴乾。横生难产者,取爪龙烧,存性酒服二钱,即下。
坠损跌扑,散血止痛。重阳日,收老茄子百枚,去蒂,四破切之,消石十二两,捣碎不津器,先铺茄子一重,乃下消石一重,如此间铺令尽,以纸数层密封,安置净处,上下以新砖承覆,勿犯地气,至正月后取出,去纸两重,日中曝之,逐日如此。至二三月,度茄已烂,开瓶倾出,滤去滓,别入新器中,以薄绵盖头,又曝至成膏,乃可用。每以酒调半匙,空腹饮之,日再。恶血散则痛止而愈矣。若膏久乾硬,即以饭饮化动用之。《图经本草》

《事物原始》重阳

九月九日为重阳,魏文帝书曰: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其日与阳并应,故曰重阳。《续齐谐记》云: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谓曰:九月九日汝家当有灾,急令家人缝绛囊,盛茱萸系臂上,登高以饮菊酒,此祸乃消。景从其言,举家登山。夕还,而鸡犬一时暴死。《仙书》云:茱萸为辟邪翁,菊花为延寿客,假此二物以消阳九之厄。今人九月登高,本此。《梦华录》云:唐时,都人出郊登高,各以粉面蒸糕,上插剪綵小旗,糁饤果实之类。各相馈遗。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九月九日,载酒具茶炉食榼,寻园榭丘阜为娱,曰登高。面饼嵌枣栗为花糕,父母家必迎女归,亦曰儿女节。

良乡县

九月九日,士民蒸糕,移菊相赠,登高赋诗。

香河县

九月九日,蒸糕相馈,结婚之家则送礼,名曰追节。

昌平州

季秋月九日,做花糕以枣栗杂果为之,亲友相馈,间有携酒游山,谓之登高,亦谓之辞青。

遵化州

九日,载酒具茶垆食榼,登高。作面饼九级,以次合尖,嵌枣栗于级缝,曰花糕。馈送戚属,似午日。

永平府

九月初九重阳日,晴则冬至、元日、上元、清明皆晴。雨则皆雨。又占,是日晴,则一冬凝;雨则一冬晴。占风色为来年丰歉,喜东北,忌西北,其为节稍如。《荆楚岁时记》,家制枣糕侑果殽馈遗姻家,簪菊佩萸登高,多酩酊而归,酿菊酒,醯瓜菜。

肃宁县

九月初九,晴,一冬冰。初九阴,一冬温。

南皮县

重阳,以面枣蒸糕,谓之菊花糕。新酿黍酒,谓之菊花酒,邀宾观菊插茱萸,出郊野饮,谓之登高。

庆云县

九月九日,婚姻家相馈,用面为糕,五色错杂,谓之重阳糕。诗人高士寻菊登高,饮茱萸酒,菊花茶,占候重阳,遇戊一冬晴。

冀州

九月九日重阳节,蒸菊花糕献先,女氏亦以送婿家追节,农家率于是日报赛。

邢台县

九日重阳,馈糕酒于嫁女,曰迎九。

曲周县

九月九日,登高。本县无山,楼上城头,偕朋眺望,采菊花,把茱萸,饮酒。

清河县

九月九日,无高可登,惟以花糕菊醑相馈,亦有邀亲友赏菊者。

清丰县

重阳,士大夫仿古遗事,率登高饮菊花酒,儿童放纸鸢为戏。

《山东志书》淄川县

九日登高时,高秋气爽,场圃初登,黄菊乍开,红叶方缀,行吟载酒,最宜登眺。苏东坡云:人生惟寒食、重九不可虚度。亦沿费长房故事也。

范县

九月九日,赏菊花,饮茱萸酒,送新嫁女衣妆。

栖霞县

九月九日,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始于费长房桓景。而龙山落帽,白衣送酒,骚人韵士,往往以是日为令节。

《山西志书》曲沃县

九月重阳日,食糕登高,争致菊花,作盆盎观。是日,占冬阴晴。

绛州

九月重阳,妇女归宁,各携枣糕以还。

隰州

九月九日,设饭延新婿。

《陕西志书》富平县

九月九日,馈枣糕于女家,曰送糕。

同州

重阳,蒸枣糕相馈,自五六七。及是月,各以其月之日,饷时物于归女,及所聘待年之女,曰逆节。

西乡县

九月九日,亲友赠以菊花菊糕,登高,饮茱萸酒。或在云盘山,或在武子峰丹崖,黄菊遍山遍野,士人以诗酒相赏,妇人以口采茱萸,有可治心疼之谚。

《江南志书》句容县

九月九日,登高赏菊,酌茱萸酒,舂米糍,解蟹特,用荐先隆师,逆女追节。

长洲县

重阳,吴山登高,游治平寺。寺中牵羊赌采,为摊钱之戏。饮黄花酒,以面作骆驼蹄食之。

常熟县

九月九日,儿童以五色纸接为条,长一二丈,粘竿首植于庭户间,曰放纸条。若登浮图山颠,有携至五十馀丈者。

松江府

九月九日,蒸重阳糕,标以红纸旗,供神佛。舂红糍荐先,对菊,泛茱萸,尝新酒。或载酒于九峰泖塔等处,为登高会。

武进县

九月九日,登太平寺塔,红梅阁,亦有作落帽故事者。

无钖县

九日,啖重阳糕,九品羹。

清河县

重九,蒸糕相送,好事者以米粉为二羊加之间。亦有携酒馔登高者。

睢宁县

重九,赏菊登高,城中绅士登青云亭。

仪真县

重阳,旧事有茱萸佩囊,今俗相馈用麻葛糕,仪邑则以糖秫杂揉为之。市鬻标以綵幡,供小儿嬉戏。惟有逸趣者,必登高,把菊赋诗。

萧县

九月九日,登高。是日晴,一冬晴。谚云:重阳无雨看十三,十三无雨一冬乾。

怀宁县

九月九日,乡俗多以糖饴巨胜杂黏米为糕糍饷食,且以饲牛而放牧之。谚云:九月重阳,散放牛羊。自后弛牲畜之禁,听逐水草焉。

桐城县

九月九日,登高宴乐。里语云:橘绿橙黄,最是一年好景,披襟吹帽,依稀百代高风。视白衣载酒,孟嘉落帽,逸兴犹存。

太湖县

九月九日,或采野菊插满头而归,亦有蓄家菊庭前宴赏者。

铜陵县

九月重阳,为龙烛会,以迎官山神。民间置糍糕颁食,互相遗馈,戏竹马逐疫。

太平府

重阳日,携酒登高,插茱萸,远望,以避邪秽。乡俗:馈糍糕芜。邑乡村是日,击鼓喧哗,以驱狸豕,谓之禳灾。

和州

九月重阳,炊糍饼荐先。

《浙江志书》绍兴府

九月重阳日,俗忌不相过,必有丧者。乃往哭其灵,几且致祭焉。不知其所始也。

桐庐县

九月九日,有备猪羊品物,以合祭其先者,谓之秋祭。即古霜露之思也。有作角黍以相遗者,谓之重阳粽。天气晴爽,亦有登高者,而佩萸之事无复行矣。

《江西志书》新建县

九日,士夫多于龙沙开宴,设五色糕,泛菊。唐孟浩然有龙沙九日诗,权德舆有九日龙沙陪宴诗。

德兴县

九月九日,刈晚稻。

建昌府

九月九日,用百果及肉,杂米粉蒸菊花糕,不限老幼,登凤凰冈,以仿登高避难之意。

《湖广志书》武昌县

重阳日,造酒,极清冽,久藏不坏。诸家或聚米成之。

应城县

重阳,各乡村还愿,以报方社田祖之神。

荆州府

九日,民间以粉面蒸糕,上置小鹿数枚,号言鹿糕。

《福建志书》福州府

九月九日,登高临赏。旧讹九仙山,亦名九日山,无诸王。是日,于此凿石,樽以泛菊,石樽可盛三㪷,犹存。天圣中,陈工部绛重阳游于此山,闰月九日游越山,县尉黄虚舟献诗,赓和者至四十三篇。

建阳县

重阳九日,以东北风占来岁谷贵贱,一日占正月,二日占二月,至九日止。谚云:不怕重阳雨,只怕重阳风。又云:重阳无雨一冬晴。

松溪县

重阳,插茱萸泛酒以祀先,并延亲串共饮之。

长汀县

重阳,家蒸栗糕,采田中毛豆相馈,谓之毛豆节。

海澄县

重阳日,放纸鹞,曰风槎。夜系蜡而纵之,明彻星河可通牛女,重问君平也。

《广东志书》连州

重阳日,童男女于州城外相聚答歌,州人多往观之。

南雄府

九月九日,请茅山教师建王母会。少年妇女求嗣者,常聚数十人。巫师皮冠绯衣,唱舞,吹牛角,谓之海角。

归善县

重阳,拜扫坟墓,亦如清明之仪,童子放纸鸢为乐。

平远县

九月重阳,造酒,留至开岁杜鹃时始佳,谓之杜鹃酒。

新兴县

重阳,北地清明放风筝,南方重阳,风力始遒上,以此日放纸鹞,多其式样,高者侵云。

阳江县

重阳放纸鸢,为鸟兽蛱蝶之状,有名台云者,悬藤弓,其巅半空,声响嘹喨,晚落始息。

定安县

九月九日,官绅士子会赴文笔峰登高,具酒会饮,谓之兴文运。

临高县

重阳日,早起,群呼曰:赶山猫。以为安富之兆。

《广西志书》怀集县

重阳登高,俱集登云观,是日为元帝得道之辰,男女少长倾城而出,赛神酬愿,皆用大炮,作会饮酒,抵暮方散。

宣化县

九月重阳,具牲肴,拜扫先茔,谓之秋祭。

隆安县

九月九日,牛羊纵放。俗曰:九月九,牛羊各自守。
重阳部艺文一与钟繇九日送菊书     魏文帝

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宴享高会。是月,律中无射,言群木庶草,无有射地而生,惟芳菊纷然独荣。非夫含乾坤之纯和,体芬芳之淑气,孰能如此。故屈平悲冉冉之将老,思餐秋菊之落英,辅体延年,莫斯之贵。谨奉一束以助彭祖之术。
九月九日登凌嚣馆赋    宋傅亮
岁九旻之暮月,肃晨驾而北逝。度迥壑以停辕,凌孤馆而远憩。何物惨而节哀,又云悠而风厉。悴绿蘩于寒渚,陨丰灌于荒澨。玩中原之芬菊,惜兰圃之彫蕙。旌竹柏之劲心,谢梧楸之零脆。尔乃流眄平隰,落日还皋,千感具盈,在物同骚。聆离鶤之栖响,听鸣林之浏飙。彼游子之苦伤,每寤叹于我劳。矧集悲而钟苦,疚寸心其如忉。眇天末以遥瞪,怨故乡之阻辽。

九日紫气赋〈并序〉    唐潘炎

景龙三年九月九日,帝与群官壶口山升高,时有紫气光彩照日。赋曰:

吾王不游,人何以休。望壶口之千里,值重阳之九秋。山对翠屏,动辉光之赫赫;云成紫盖,扶晚日之油油。宛转浮空,轮囷不散。应一人之盛德,为万岁之观荣。氤氲瑞色,无孤峰断障之嵯峨;摇曳晴空,杂玉叶金枝之灿烂。亦何异出苍梧入大梁,为汉武之盖,升轩辕之堂。忽兮改容,形难为状,纷纷郁郁,用表灵贶。迁用芒砀之间,非比昆崙之上。岂徒合而肤寸,垂以飘扇。河汾水兮天之眷,紫气凝兮人罕见。位当用九,果符九日之祥。运极通三,永御三云之殿。

送江丞相九日礼启    宋文天祥

宴龙山九九之节,夙侈雄藩。开鹤林七七之花,今逢真宰。风清六纛,霜肃九州,恭惟某官,赤舄元圭,雕戈锡盾。酌长沙酒,快春水之晓行。赋北门诗,喜秋花之晚看。小驰戏马,重补衮龙。某记影星垣惊,心飙馆跂。芙蓉之顷想,千乘之登高。折茱萸之房,为三公而特寿。

谢江丞相九日礼启      前人

天开紫盖,秋高淡圃之香。星下碧泉,春到长沙之酒。飞卷五云之风雨,光华九日之山川。味也,深深恩,斯曷称。北门看菊,幸与分玉帐之清。内殿传柑,闻已下金瓯之信。

请罗提举京子九日宴启    前人

红杏旧阴,甫迎天囷之綵。黄花佳节,又飞冰篆之丹。膏车已动于行云,流马聿来于今雨。偶龟明日薄燕,清风莫置锦屠。苏且𢬵小饮已铸,黄金印行庆异除。

九日赋         明俞允文

肇九旻之令节,肃凄辰之始霜。悴百卉于绿林,敛万实于白藏。于时,律中无射,日躔在房,山榝凝丹,禽华吐黄。感灵钟于丰岭,收帝藉于神仓。惟日月之并应,数遘九而皆阳。懿嘉名之宜久,故高会而荐觞。或助术于彭祖,或弥祸于长房。或羞实以效新,或餐服以致康。若乃驾言龙山,于兹飙馆。登戏马之楚台,弋翔鸿于沙苑。咸宴凯而称诗,悉钩奇而摛掞。至如紫塞草臼,胡山气高。云物无扰,上属澄霄。觔竿精坚,弓劲鹰豪,狐兔鲜肥,人马并骄。韬千緷之赤羽,勒万骑之黑貂。或翔畋于广虚之野,或校猎于莽苍之郊。弥冈峦而掩格,被川谷而横捎。莫不致奇获以耀武,聊割鲜而骋豪。及夫兰闺少妇,榆关疲客,结离思之幽遐,念佳期之永隔。睇来雁而增欷,学裁鸳而掩泣。寒声壮兮悽心脾,夜被空兮月入室。徒有地兮限南北,欲授服兮无由得。怆无由兮思弥深,针缕列迹兮抽余心。心之抽兮魂四溢,魂四溢兮梦难集。虽有刀尺兮,忘畴昔。或有放臣去国,感平分以测景。志士思名,薄迅商而孤骞。悇憛兮迍邅,淹留兮蹇连。繁阴积兮郁素川,云瞀瞀兮蔽穷天。恍踟蹰而延伫,去楚而辞燕。于是仆本畸人,栖迟丘樊。于焉逍遥,聊以盘桓。惊四序之改节,悲倏忽之徂年。想前踪之攸迈,览穷达之异源。超遐迥以畅志,妙众虑而为言。忧欢轧其相承兮,心与迹犹未泯。世固智寡而艰多兮,孰云喻其萌祇之所先。齐万族乃无累兮,求周贾之冥筌。庶凭化以无吝兮,还吾反乎自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重阳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