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中元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六十八卷目录

 中元部汇考
  荆楚岁时记〈中元事考〉
  辽史〈礼志〉
  遵生八笺〈中元事宜 中元事忌〉
  本草纲目〈药方〉
  事物原始〈中元〉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武清县 房山县 平谷县 永平府 南皮县 庆云县 冀州 新河县 枣强县 赵州 内丘县 任县 广平县 清河县 宣府镇〉
  山东志书〈淄川县 齐东县 沾化县 博平县 恩县 登州府〉
  山西志书〈临汾县 太平县 永和县 长子县 阳城县 马邑县〉
  河南志书〈商丘县 孟津县 商城县 郏县〉
  江南志书〈松江府 靖江县 金坛县 徽州府 来安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嘉善县 乌程县 桐卢县〉
  江西志书〈广昌县 上高县 安远县〉
  湖广志书〈蕲州 公安县 彝陵州 善化县 攸县 茶陵州 宁远县 永兴县〉
  福建志书〈福州府 永福县 延平府 尤溪县 建宁县 漳州府〉
  四川志书〈茂州〉
  广东志书〈曲江县 乐昌县 归善县 澄海县 镇平县 德庆州〉
 中元部艺文一
  盂兰盆赋           唐杨炯
 中元部艺文二
  七月十五日题章敬寺      唐德宗
  奉和圣制中元日题章敬寺    崔元翰
  中元日赠张尊师        令狐楚
  中元日观法事          卢拱
  中元日观法事步虚       殷尧藩
  中元作            李商隐
  中元夜             李郢
  中元夜寄道侣〈二首〉     陆龟蒙
  宫词          花蕊夫人徐氏
  中元夜百花洲作       宋范仲淹
  中元雨中呈子晋         朱熹
  中元夜祭太乙罢对月〈二首〉 金赵秉文
  中元见月           明边贡
  中元日斋中作         朱曰藩
  中元对客           赵舜举
 中元部纪事
 中元部杂录
 中元部外编

岁功典第六十八卷

中元部汇考

《荆楚岁时记》中元事考

七月十五日,僧尼道俗,悉营盆供诸佛。
《盂兰盆经》云:有七叶功德、并幡花歌鼓、果食送之,盖由此也。《经》云:目连见其亡母在饿鬼中,即钵盛饭往饷其母。食未入口,化成火灰,遂不得食。目连大叫,驰还白佛。佛言:汝母罪重,非汝一人奈何,当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至七月十五日,当为七代父母厄难中者,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佛敕,众僧皆为施主祝愿七代父母,行禅定意,然后受食,是时目连母得脱一切饿鬼之苦。目连白佛,未来世佛弟子行孝顺者,亦应奉盂兰盆供养。佛言大善。故后人因此广为华饰,乃至刻木割竹,饴蜡剪綵,模花叶之形,极工妙之巧。

《辽史》礼志

《岁时杂仪》:七月十三日夜,天子于宫西三十里卓帐宿焉。前期备酒馔,翼日诸军部落从者,皆动番乐,饮宴至暮,乃归行宫,谓之迎节。十五日中元,动汉乐大宴,十六日昧爽,复往西方,随行诸军部落大噪三,谓之送节。《国语》谓之赛咿唲,奢奢好也。

《遵生八笺》中元事宜

《修真指要》曰:中元十五日,可修斋谢罪。

中元事忌

是月十五日为中元,戒夫妇入房。

《本草纲目》药方

七月十五日,取紫色浮萍,晒乾为细末,炼蜜和丸弹子大,每服一粒,以豆淋酒化下,治左瘫右痪、三十六种风、偏正头风、口眼喎斜、大风癞风、一切无名风及脚气并打扑伤折及胎孕有伤,服过百粒,即为全人。此方后人名紫萍一粒丹。

《事物原始》中元

七月十五谓之中元,《大藏经》云:目连以母生饿鬼中,佛令作盂兰盆,以奇果素食置盘中供佛,而后母得食。《梦华录》云:中元先数日,市井卖冥器、靴鞋帽带綵衣之属,以竹斫成三脚,高三五尺,织灯窝之状,谓之盂兰盆。挂冥钱衣服,备素食,以供养先祖。城外有坟,即往拜埽,禁中亦出车马诣坟。本院官给祠部,令僧设大会,焚钱山祭阵亡军士,设孤魂道场,今时亦然。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七月十五日,诸寺建盂兰会,是夜于水陆放灯,以度鬼,祭埽如清明时。

良乡县

七月十五日,门两旁供芝谷,省墓祀先荐麻谷,释氏作水陆大醮,放水灯及路灯。

武清县

七月十五日祭先,谓之荐麻谷。

房山县

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俗以麻谷秫三物并缚一处,树于各家大门及天地祖先两旁,仍设果品牲醴,或负麻谷诣坟奠祭者,或有夜间门首焚祭者。

平谷县

中元,设麻谷于堂中,祭先祖荐时食,谓之鬼节。

永平府

七月十五日中元,为地官赦罪辰,僧家建盂兰会,人家有持斋诵经,谓之大斋日。前一日,采麻谷归,置门左右,或置奠,祀祖考,复墓祭,或负麻谷往。谓之麻谷节。官祭厉,里社亦行之,谷始登。

南皮县

七月十五日,携瓜果脯醴楮钱登丘陇,持麻谷至陇上,谓之荐新。

庆云县

七月十四日,祭晚,陈瓜果祀祖先,户左东向月,麻谷黍稷荐新厥明,祭于墓,乡人以为目连救母之辰,人各荐亡,谓之盂兰盆会。

冀州

七月中元节,祭墓,献麻谷盖,告穑事将成荐新也。

新河县

七月十五日,携瓜果脯醴楮钱登丘陇祭奠,持麻谷数茎,树之陇上,谓之送麻谷。

枣强县

七月十五中元日,先一日,取麻与谷献神及祖先,置门左右石,曰供麻谷,亦秋成报衣食之原意。至日用以祭埽坟墓。又六日,各具纸钱置禾稼上,曰挂地头。

赵州

中元节,早赴地头,用楮钱供麻谷于家,至晚送于茔焚之。

内丘县

七月十五日,祭墓,持麻谷挂之陇上。

任县

七月中元,不行盂兰之会。

广平县

中元,荐时食,祀先祖,具果蔬蒸羊遗之外孙,名曰送羊。

清河县

七月十五日,土坟祭埽,有蒸面羊馈女者。

宣府镇

七月十五日为中元节,俗传地官赦罪之辰,人家多持斋诵经,荐奠祖先,摄孤判斛。

《山东志书》淄川县

中元祀先,必以瓜果、谷秫、黍麻数茎于几右,荐新也。

齐东县

七月十五日,家祀祖先,设瓜果,俗名瓜节。

沾化县

七月十四日,各家采麻柯及诸鲜禾架棚,名曰麻屋。请祖先主其中,以祭。

博平县

七月十五日,登祭先陇如清明,农家取麻谷数茎,焚香,献之于中庭,至夕送置庙宇,谓之送麻谷。

恩县

七月中元,祭先在黄昏,仪如正旦,然必折麻谷以献,盖告穑事成也。

登州府

七月十五日,中元,祭先祖荐时食,谓之鬼节。

《山西志书》临汾县

七月十五日,上先冢,焚寒衣。

太平县

七月十五日,祀祖先,荐麻谷。先一日,挂纸马于田间,以迎秋收。

永和县

七月十五日,士祭魁星,农挂田幡,佛寺设盂兰醮。

长子县

中元旧俗,牧羊家于是日屠羊赛神,则畜羊繁庶。颁胙于亲族。贫无羊者,蒸面作羊形代之。

阳城县

中元,道家为解厄之辰,设醮禳灾。僧尼奉释氏盂兰会,燃河灯,祓除厉疫。农夫以麦屑为猫虎及诸五谷之形,祭于陇亩,名行田。

马邑县

中元,以麦面蒸作孩提状,曰面人,互馈亲戚之卑幼者。

《河南志书》商丘县

七月十五日,祀地官,各挂纸旗于门禳虫。

孟津县

七月十五日,供养麻谷,祭扫坟墓,放风鸢。

商城县

七月十五日,祀先祀谷神。

郏县

七月十五日,门前画灰圈,焚纸钱于内,以祀先亡。

《江南志书》松江府

中元祀先,以素羞往僧舍,设斋为人荐亡,夜放水灯。

靖江县

中元,煠茄饼荐先。

金坛县

七月十五日,中元祀先,妆满池娇。

徽州府

七月十五日,烧盂兰盆于寺中,设伊蒲塞之馔,是皆故越好巫之俗。迩年女郎益喜,讽咒斋薰以祈祷云。

来安县

七月望,祀先,农家置酒劳力田者。

《浙江志书》杭州府

七月十五日,系白帝乘时,地官按籍各寺院作盂兰盆会,延请众僧施食,钟鼓笙磬之声相闻。是日茹素者,十居八九,屠门罢市。亲戚有丧者,各以酒肴攒盒楮钱相馈。夜则施食,放河灯,以资冥福。

嘉善县

七月十五日,雨则主收水稻。

乌程县

中元节,僧家建盂兰盆会。夜则放燄口、施食,沿河放灯,谓之照冥。
桐庐县
七月十五日,各家具素羹,祀祖先,而男女亦不茹荤。其夜召浮屠,诵咒度亡人,谓之判斛。仍有鸣锣洒饭于野,谓之施食。无非效释氏之盂兰盘供也。

《江西志书》广昌县

中元先一晚,焚香点茶迎祖宗,次日祭之。

上高县

七月十五日,家家焚经楮,烧冥衣,亦追报之意。

安远县

中元节,俗传祖先归家,各家自十二夜起,焚香洁茗,朝夕上食。至十五夜,具楮衣冠、钱镪祭送。

《湖广志书》蕲州

七月半,是日,郡内士民以三牲荐祖,名曰半年福。

公安县

中元为盂兰盆会,俗传是日亡者当返,送钱割豕,通贵贱皆然。尽室凛凛,若先鬼之至。

彝陵州

七月十五日,士民具牲醴饼果祀神及先,以纸封楮钱成帙,上书祖先亲姻名号收用,谓之寄包袱。

善化县

中元设羹饭酒食,祀祖先,凡五日,以纸为衣冠,包纸钱,至晚焚之,名曰荐祖。

攸县

七月十二日晚至十五晚,设亡过祖先牌位,早晚二时上茶饭如生前。十五日,作綵衣巾履箱箧,焚送之,新丧者用僧道二教大开法坛,富者七日五日,贫者一日。衣饰舆马、生前备用之物,无不悉具。皆以五色纸马焚于郊外。

茶陵州

中元以楮为衣,列先祖名其上而焚之。夜半,设瓜果酒具于中庭,曰别先祖。

宁远县

七月中元日,戒江浴,生瘢驳。禾苗已定,俗有立秋处暑定禾苗之说。

永兴县

中元先五日,焚香,点茶,供饭以迎先祖,是日具酒肴化楮衣,毕家人聚饮。

《福建志书》福州府

中元游神光寺,寺有佛涅槃,像傍列十弟子,有扪心按趾、哭泣躄踊、出涕失声之类。是日盂兰盆会,因怪像以招游人,遂成墟市。相传谓之看死佛。《旧记》闽王于薛老峰西作百道阶,每岁中元,闽人盛游于此。

永福县

中元自朔至望日,设酒馔、焚纸衣以献先祖,女子适人者,皆归祭其祖考妣。

延平府

中元祀祖先,焚楮钱,衣冠袍笏皆纸为之。女子于是日送以祀其先父母。是月,或家设醮坛,或聚众为燄口,具斋馄饨楮钱冥物,延僧与黄冠为之,谓之施食。

尤溪县

中元,家家祀祖先,种冥福者,广焚楮衣于厉坛,以济无祀。

建宁县

中元日,巫师女巫跳号作法,为小儿除关煞。

漳州府

七月半,作盂兰会,延僧设食,祀无祀之鬼,夜以竹竿燃灯,天际联缀数枝,如滴如坠,望之若星,谓之作中元。

《四川志书》茂州

七月十五日,作岷山土主会,历代传来,塑有行神一龛,内外城议定,会首供神一年,若神在城内,则外城之众具香楮,以子弟扮作妇女、仙佛、神将等故事,高置木架凌空而行,迎神至外城,会首家供养,会饮演戏三日。至次年,内城亦如之。循年递接,竞胜争奇,不较所费。

《广东志书》曲江县

猺俗,七月十五日祀其祖,有狗头王者,以小男女著花衣歌舞为侑。

乐昌县

中元俗传,祖考魂归,自朔至望,供设如事生礼,望日复以楮衣焚之,曰烧衣。以筐篚多盛米食,曰饯先。

归善县

旧俗,惠民多居南雄,因元兵将至,预十四日祀祖,次日避兵。故今居惠,犹循十四日为中元节,家备酒肴荐楮衣祀祖先。

澄海县

七月中元,祀祖先及灶神。

镇平县

中元取莲叶为盖,以送其先,并化冥衣。

德庆州

中元以冬叶裹粉作饼,名曰架桥,以祀祖先。
中元部艺文一盂兰盆赋     唐杨炯

粤大周如意,元年秋七月。圣神皇帝,御洛城南门,会十方贤众,盖天子之孝也。浑元告秋,羲和奏晓。太阴望兮圆魄皎,阊阖开兮凉风袅。四海澄兮百川皛,阴阳肃兮天地沓。扫离宫,清重阁,设皇邸,张翠幕。鸾飞凤翔,晱旸倏烁,云舒霞布,翕赫曶霍。陈法供,饰盂兰。壮神功之妙物,何造化之多端。青莲吐而非夏,赪果摇而不寒。铜铁铅锡,璆琳琅玕。映以甘泉之玉树,冠以承露之金盘。宪章皇极,仪形万类。上寥廓兮法天,下安贞兮像地。殚怪力穷,神异少君。王子掣曳曳兮若来玉女,瑶姬翩跹跹兮必至鸣鹔。鹴与鸑鷟舞,鶤鸡与翡翠。毒龙拿兮赫然,狂象奔兮沉醉。怖魍魉,潜魑魅。离娄明目,不足见其精微。匠右洗心,不足徵其奥秘。缤缤纷纷,氛氛氲氲。五色成文若荣光,休气发彩于重云。奋奋粲粲,燠燠烂烂。三光启旦若合璧,连珠耿耀于长汉。夫其远也,天台杰起,绕之以赤霞。夫其近也,削成孤峙,覆之以莲花。晃兮瑶台之帝室,赩兮金阙之仙家。其高也,出诸天于大梵。其广也,遍法界于恒沙。上可以荐元符于七庙,下可以纳群动于三车者也。于是乎,腾声明,列部伍,前朱雀,后元武,左苍龙,右白虎。环卫匝,羽林周,雷鼓八面,龙旂九斿。星戈耀日,霜戟含秋。三公以位,百僚乃入。鸣佩锵锵,高冠岌岌。规矩中,威容翕,无族谈,无错立。若乃山中禅定,树下经行,菩萨之权现,如来之化生。莫不汪洋在列,欢喜充庭。天人俨而同会,龙象寂而无声。圣神皇帝乃冠通天,佩玉玺,冕旒垂目,紸纩塞耳,前后正臣,左右直史。身为法度,声为宫徵。穆穆然南面而观矣。人伎初会,四影高悬。上妙之座,取于灯王之国。大悲之饭,出于香积之天。随蓝宝味,舍卫金钱。面为山兮酪为沼,花作雨兮香作烟。明因不测,大福无边。铿九韶,撞六律,歌千人,舞八佾。孤竹之管,云和之瑟。麒麟在郊,凤凰蔽日,天神下降,地祇咸出。于是乎上公列卿、大夫学士,再拜稽首而言曰:圣人之德,无以加于孝乎。散元气,运洪垆,断鳌足,受龙图,定天宝,建皇都。至于立宗庙,平圭臬。绣栭文,楣山楶。藻棁昭穆,叙樽罍设。以觐严祖之耿光,以扬先皇之大烈。孝之始也。考辰耀,制明堂,广四修一,上圆下方。布时令合,蒸尝配天而祝文考,配帝而祝高皇。孝之中也。宣大乘,昭群圣,光祖考,登灵庆,发深心,展诚敬。刑于四海,加于百姓,孝之终也。夫孝始于显亲,中于礼神,终于法轮,武尽美矣。周命维新,圣神皇帝于是乎惟寂惟静,无营无欲。寿命如天,德音如玉。任贤相,惇风俗,远佞人,措刑狱,省游宴,披图箓,损珠玑,宝菽粟。罢官之无事,恤人之不足。鼓天地之化淳,作皇王之轨躅。太阳夕乘舆归,下端闱入紫微。
中元部艺文二〈诗〉七月十五日题章敬寺    唐德宗

招提迩皇邑,复道连重城。法筵会早秋,驾言访禅扃。尝闻大仙教,清净宗无生。七物匪吾宝,万行先求成。名相既双寂,繁华奚所荣。金风扇微凉,远烟凝翠晶。松院静苔色,竹房深磬声。境幽真虑恬,道胜外物轻。意适本非说,含毫空复情。

奉和圣制中元日题章敬寺  崔元翰

妙道非本说,殊途成异名。圣人得其要,俱以化群生。凤吹从上苑,龙宫连外城。花鬘列后殿,云车驻前庭。松竹含新秋,轩窗有馀清。缅怀崆峒事,须继箫管声。离相境都寂,忘言理更精。域中信称大,天下乃为轻。屈己由济物,尧心岂所荣。

中元日赠张尊师      令狐楚

偶来人世值中元,不献元都永日闲。寂寂焚香在仙观,知师遥礼玉京山。

中元日观法事        卢拱

四孟逢秋序,三元得气中。云迎碧落步,章奏玉皇宫。坛滴槐花露,香飘柏子风。羽衣凌缥缈,瑶毂辗虚空。久慕餐霞客,常悲集蓼虫。青囊如可授,从此访鸿蒙。

中元日观法事步虚     殷尧藩

元都开秘箓,白石礼先生。上界秋光净,中元夜气清。星辰朝帝处,鸾鹤步虚声。玉洞花长发,珠宫月最明。埽坛天地肃,投简鬼神惊。傥赐刀圭药,还留不死名。

中元作          李商隐

绛节飘飖宫国来,中元朝拜上清回。羊权须得金条脱,温峤终虚玉镜台。曾省惊眠闻雨过,不知迷路为花开。有娀未抵瀛洲远,青雀如何鸩鸟媒。

中元夜           李郢

江南水寺中元夜,金粟栏边见月娥。红烛影回仙态近,翠环光动见人多。香飘彩殿凝兰麝,雾绕轻衣杂绮罗。湘水夜空巫峡远,不知归路欲如何。

中元夜寄道侣二首     陆龟蒙

学饵霜茸骨未轻,每逢真夕梦还清。丁宁独受金妃约,许与亲题玉篆名。月苦撼残临水佩,风微飘断系云缨。须臾枕上桐窗晓,露压千枝滴滴声。
橘斋风露已清馀,东郭先生病未除。孤枕易为蛩破梦,短檐难得燕传书。广云披日君应近,倒影裁花我尚疏。唯羡羽人襟似水,平持旄节步空虚。

宫词        花蕊夫人徐氏

法云寺里中元节,又是官家诞降辰。满殿香花争供养,内园先占得铺陈。

中元夜百花洲作     宋范仲淹

南阳太守清狂发,未到中秋先赏月。百花洲里夜忘归,绿梧无声露光滑。天学碧海吐明珠,寒辉射室星斗疏。西楼下看人间世,莹然都在清玉壶。从来酷暑不可避,今夕凉生岂天意。一笛吹销万里云,主人高歌客大醉。客醉起舞逐我歌,弗歌弗舞如老何。

中元雨中呈子晋       朱熹

徂暑尚繁郁,大火空西流。兹辰喜佳节,凉雨忽惊秋。晼晚兰径滋,萧梢庭树幽。炎气一以去,恢台逝不留。刀笔随事屏,尘嚣与心休。端居讽道言,焚香味真诹。子亦玩文史,及此同优游。

中元夜祭太乙罢对月二首 金赵秉文

今夕知何夕,白露涵秋空。褰衣踏明月,如在琼瑶宫。细数秋兔毫,桂树何玲珑。当年谁所种,翳此天公瞳。清光知人意,飞影入杯中。流霞酌不尽,清光清无穷。我欲遁白云,一访东坡翁。扁舟下赤壁,此乐将无同。畴昔缟衣仙,化作羽衣童。酒酣邀我去,鹤背聆松风。灵官夜醮馀,香雾飞不起。更衣步石坛,风露皓如洗。月波走金蛇,入我清樽里。引杯入复疑,弓影正如此。夜深一雁过,欻见巾落几。松间龙一吟,风庭落松子。空中步虚声,隐隐犹未已。

中元见月         明边贡

坐爱清光好,更深不下楼。不因逢闰月,今夜是中秋。

中元日斋中作       朱曰藩

陶枕单衾障素屏,空斋独卧雨冥冥。辋川旧拟施为寺,内史新邀写得经。窗竹弄秋偏寂历,盂兰乞食信飘零。年来会得逃禅理,长日沈冥不愿醒。

中元对客         赵舜举

京国中元日,微风暑乍收。鹊飞明月树,人汎洞箫舟。且喜深杯满,休嗟大火流。盂兰僧社近,钟鼓杂更筹。

中元部纪事

《寿阳记》:赵伯符为豫州刺史,立义楼,每至七月半,乃于楼上作乐。楼下男女,盛饰游观行乐。
《杜子春传》:杜子春者,周隋间人。少落魄,不事家产。方冬衣破,腹空徒行长安中,有一老人与钱二百万,不告姓名而去。一二年间,稍稍而尽。叹于市门,发声而老人到,与钱一千万。不三四年,贫过旧日。复遇老人于故处,与三千万。子春曰:吾落魄邪,游生涯罄尽,亲戚无相顾者,独此叟三给我,我何以当之。因谓老人曰:感叟厚惠,唯臾所使。老人曰:吾心也。子来岁中元,见我于老君双桧下。及期而往,老人方啸于二桧之阴,遂与登华山云台畔。
《开元天宝遗事》:明皇在便殿,甚思姚元崇论时务。七月十五日,苦雨不止,泥泞盈尺。上令侍御者,抬步辇,召学士来。时元崇为翰林学士,中外荣之。自古急贤待士,帝王如此者,未之有也。
《唐书·王缙传》:缙上言国家庆祚,灵长福报所冯,虽时多难,无足道者。禄山思明毒乱,方煽而皆有子祸,仆固怀恩,临乱而踣西戎。内寇未及击,辄去,非人事也。故帝信愈笃,七月望日,宫中造盂兰盆,缀饰镠琲,设高祖以下七圣位,幡节衣冠皆具,各以帝号识其幡,自禁内分诣道佛祠,铙吹鼓舞,奔走相属。是日立仗百官,班光顺门,奉迎导从,岁以为常,群臣承风,皆言生死报应,故人事置而不修。大历政刑日以堙陵,由缙与元载杜鸿,渐倡之也。
《唐会要》:贞元七年七月癸酉,中元日,幸章敬寺,赋诗九韵,皇太子进和,兼题于壁,百僚毕和。后京尹薛珏请以上诗序,皇太子书刻于石,而填以金。从之。《唐六典》:中尚署,七月十五日,进盂兰盆。
《龙城录》:贾宣伯爱金华山,即今双溪别界。其北有仙洞,俗呼为刘先生隐息处。其内有三十六室,广三十六里。石刻上以松炬照之,云刘严,字仲卿,汉室射声校尉。当恭显之际,极谏,被贬于东辄,隐迹于此,莫知所终。即道士萧至元所记也。山口人时得玉篆牌,俗传刘仲卿每至中元日,来降洞中。州人祈福,寻溪口边得此者,当巨富。
《杜阳杂编》:元和八年,大轸国贡碧麦紫米。碧麦大于中华之麦粒,表里皆碧,香气如粳米,食之体轻,久则可以御风。紫米有类苣蕂,炊一升得饭一㪷,食之,令人髭发缜黑,颜色不老,久则后天不死。上因中元日,荐于元元皇帝。故当时道士有得食者。
《云笈七签》:僖宗皇帝中和元年辛丑七月十五,诏,内臣元易简、刺史王兹、县令崔正规,与朕诣青城山修醮,封为五岳大人,希夷真君。是时县界亢旱,苗谷将燋。封醮之后,龙吟于观侧溪中,风雨大至,枯苗再茂,县境乃丰。
《洽闻记》:河州凤林关,有灵岩寺,每七月十五日,溪穴流出圣柰,大如盏,以为常。
《录异记》:蜀乾德元年七月十五日庚辰,降诞广圣节,堋口镇将王彦徽,于罗真人宫内得白龟,以进。《宋史·礼志》:太平兴国二年七月中元节,御东角楼观灯,赐从官宴饮。
《钱氏世家》:太平兴国三年,封俶为淮海国王,仍改赐宁淮镇海,崇文耀武,宣德守道。功臣即以礼贤宅赐之,体貌隆盛,冠绝一时。是岁七月中元,京城张灯,令有司于俶宅前设灯山,陈声乐以宠之。
《茅亭客话》:范处士,名德昭,蜀人也。不知所修之道,著《通宗论》《契真刊谬论》《金液还丹论》。伪蜀主频召入内,问道称旨,颇优礼之。处士谈论,多及物情,以鉴戒为先。蜀人每中元节,多生五谷,俗谓之盆草,盛以供佛。初至时介意禁触,谓尝有雷护之。既中元节后,即弃之粪壤。处士太息曰:岂知圣人,则天之明,生其六气。因地之性,用其五行。斲水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播种五谷,以育于人。而不知天地生育之恩。轻弃五谷,如是宜乎。神明不祐,而云获祸,悲夫。《东京梦华录》:七月十五日中元节,先数日,市井卖冥器靴鞋、悫头帽子、金犀假带、五綵衣服,以纸糊架子,盘游出卖。潘楼并州,东西瓦子,亦如七夕耍闹处,亦卖果食种生花果之类,及印卖《尊胜目连经》,又以竹竿斫成三脚,高三五尺,上织灯窝之状,谓之盂兰盆。挂搭衣服冥钱在上,焚之。构肆乐人,自过七夕便般目连经救母杂剧,直至十五日止。观者增倍。中元前一日,即卖楝叶,享祀时铺,衬卓面又卖麻谷窠鬼,亦是系在卓子脚上,乃告祖先秋成之意。又卖鸡冠花,谓之洗手花。十五日供养祖先,素食才明,即卖穄米饭,巡门叫卖,亦告成意也。又卖转明菜花、花油饼、馂豏、沙豏之类,城外有新坟者,即往拜埽。禁中亦出车马诣道者院谒坟。本院官给祠部十道,设大会焚钱,山祭军阵亡殁,设孤魂道场。
《乾淳岁时记》:七月十五日,道家谓之中元节,各有斋醮等会。僧寺则于此日作盂兰盆斋。而人家亦以此日祀先例,用新米、新酱、冥衣、时果、綵段、面棋而茹素者,几十八九,屠门为之罢市焉。
《老学庵笔记》:老叶道人,龙舒人,不食五味,年八十八,平生未尝有疾。弟子曰小道人,极愿悫,尝归淮南省亲。至七月望日,邻有住庵僧,召老叶饭。饭已,亟辞归。问其故,则曰:小道人约今日归矣。僧笑曰:相去二三千里,岂能必如约哉。叶曰:不然,此子平日未尝妄也。僧乃送之归。及门,小道人者,已弛担矣。
《山家清供》:温陵人,前中元数日,以水浸黑豆暴之。及芽,以糠皮置盆内,铺沙植豆,用板压。及长,则覆以桶,晓则晒之。中元则陈于祖宗之前。越三日,出之洗焯,渍以油盐、苦酒、香料,可为茹卷,以麻饼尤佳,色浅黄,名鹅黄豆生。
《金史·太祖本纪》:收国元年七月十五日,拜天射柳,岁以为常。
《熙朝乐事》:七月十五日,俗传为中元节,地官赦罪之辰。人家多持斋诵经,荐奠祖考,摄孤判斛,屠门罢市。僧家建盂兰盆会,放灯西湖及塔上河中,谓之照冥。官府亦祭郡厉邑厉坛。《张伯雨·西湖放灯诗》云:共泛兰舟灯火闹,不知风露湿青冥。如今池底休铺锦,此夕槎头直挂星。烂若金莲分夜炬,空于云母隔秋屏。却怜牛渚情狂甚,苦欲燃犀走百灵。《刘邦彦诗》云:金莲万朵漾中流,疑是潘妃夜出游。光射鱼龙离窟宅,影摇鸿鸟乱汀洲。凌波未必通银浦,趁月偏怜近綵舟。忽忆少年清泛处,满身风露独凭楼。
《帝京景物略》:七月十五日,诸寺建盂兰盆会,夜于水次放灯,曰放河灯。最胜水关,次泡子河也。上坟如清明时,或制小袋以往祭,甫讫辄于墓次掏促织,满袋则喜,秫竿肩之以归。
中元夜,酒人水嬉,缚烟火作凫雁龟鱼,水火激射,至萎花焦叶。

中元部杂录

《齐民要术》:蜀芥、芸薹,取叶者,皆七月半,种地欲粪熟,蜀芥一亩,用子一升;芸薹一亩,用子四升。种法与芜菁同。
《旧唐书·礼仪志》:考图汶上,仅存公玉之仪。度室圭躔,才纪中元之制。
《食谱》:张手美家,中元盂兰饼馅。
《青箱杂记》:魏野,陕州人,有诗名。寇莱公每加前席,野献莱公生日诗云:何时生上相,明日是中元。以莱公七月十四日生故也。
《老学庵笔记》:故都残暑,不过七月中旬。俗以望日,具素馔享先,织竹作盆盎状,贮纸钱,承以一竹焚之。视盆倒所向,以占气候。谓向北则冬寒,向南则冬温,向东西则寒温得中。谓之盂兰盆,盖俚俗老媪辈之言也。又每云:盂兰盆倒,则寒来矣。晏元献诗云:红白薇英落,朱黄槿艳残。家人愁溽暑,计日望盂兰。盖亦戏述俗语耳。
《北京岁华记》:中元节前,上冢,搭衣服冥钱如清明,各寺设盂兰会,以长椿寺为盛。

中元部外编

《道藏经》:七月十五日,乃太上老君同元始天尊会,集福世界。
《道经》:驽,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地官考校,搜选众人,分别善恶。诸天圣众,普诣宫中,简定劫数。人鬼簿录,饿鬼囚徒,一时俱集。以其日作元都,大献于玉京,及采诸花果,世间所有奇异之物,玩弄服饰,幡幢宝盖庄严,供养之具,清膳饮食,百味芬芳。献诸众圣。道士于其日夜,讲诵是经,十方大圣,齐咏灵篇。囚徒饿鬼,当时解脱,免于众苦,得还人中。若非如斯,难可拔赎。《谢承·后汉书》:佛以癸丑七月十五日,托生于净住国摩耶夫人腹中。至周庄王十年甲寅四月八日生。《岁华纪丽·荆楚记注》:十五日,僧尼坐草为一岁,云四月八日结,夏至七月十五日解。众僧长养之节,在外恐伤草木虫类,故九十日安居。又《经》云:四月八日坐树下,至七月十五日为一岁,故曰众僧解夏。
《太平广记》:贞元中,有崔炜者,尚豪侠。时中元日,番禺人多陈设珍异,集百戏于开元寺。炜见乞食老妪,蹶而覆人酒瓮,当垆者殴之。炜脱衣为偿其值。妪曰:吾善灸赘疣,今有越井冈艾少许,奉子,每遇赘疣,只一炷耳。炜受之。妪倏不见。有任翁者,有斯疾。炜因出艾,一爇而愈。任曰:谢君子痊我所苦,有钱十万奉子,幸从容勿去。炜因留彼。炜善丝竹,闻堂前弹琴声,诘家童。对曰:主人之爱女也。因请其琴弹之。女潜听而有意焉。夜将半,女于窗隙间告炜曰:吾家事鬼,今夜当杀尔而祭之,汝可遁去。炜惊悸,断窗棂而走,迷道失足,坠枯井中。及晓,视之,乃一巨穴,深百馀丈,中有一白蛇。炜叩祝之,蛇遂蜿蜒将有所适。炜跨蛇而去,于洞中行数十里,触一石门,莫测是何洞府。须臾,有四女,命酌醴传觞。炜叩首求归。女曰:羊城使者当来,可以随往。遂有一白羊,冉冉自空而下,背有一丈夫。女酌醴饮使者,曰:崔子欲归番禺,愿为挈往。使者唱喏。女谓炜曰:中元日,须具美酒丰馔于广州蒲涧寺静室,我辈当送夫人往。炜再拜告去。女曰:知有鲍姑艾,可留少许。炜但留艾,不知鲍姑何人也。瞬息出穴,履于平地。俄闻蒲涧寺钟声,抵寺,遂归广州。及中元,遂设丰洁香馔留蒲涧寺僧室。夜将半,果四女子伴夫人至。将晓告去。崔子遂与夫人归。问曰:昔四女云鲍姑,何人也。曰:鲍靓女,葛洪妻也。多行灸于南海。炜方叹骇,昔日之妪耳。后乃挈室往罗浮访鲍姑,竟不知所适。
《古今说海·颜浚传》:会昌中,进士颜浚下第,游广陵,遂之建业,赁小舟抵白沙。同载有青衣,年二十许,服饰古朴,言辞清丽。浚揖之,问其姓氏。对曰:幼芳姓赵。问其所适,曰:亦之建业。浚甚喜。每住舟,即买酒果与之宴饮,多说陈隋间事。浚颇异之,或谐谑,即正色敛衽不对。及抵白沙,各迁舟航。青衣谢浚曰:数日承君深顾,其陋拙不足奉欢笑,然亦有一事可以奉酬。中元必游瓦棺阁,此时当为君类会一神仙中人。况君风仪才调,亦甚相称,望不渝此约。至时某候于彼。言讫各登舟而去。浚志其言,中元日,决游瓦棺阁。士女阗咽,及登阁,果有美人从二女仆,皆双鬟而有媚态。美人倚阑,独语悲叹。久之,浚注视不易,美人亦讶之,又曰:幼芳之言不谬耳。使双鬟传语曰:西廊有惠监阇梨院,则某旧门徒,君可至彼,幼芳亦在此。浚深喜,蹑其踪而去,果见同舟青衣,出而微笑。浚遂逐美人,叙寒暄,言话竟日。
《太平广记》:谢自然,金泉林中,七月十五日五更,有青衣七人。内一人称,中华云食时上真至。良久,卢使至。须臾,金母降于庭。自然拜礼。母曰:别尔两劫矣。自然坐,初,卢使侍立,久亦令坐。卢云:暂诣紫极宫,看中元道场,逡巡来,云此一时全胜以前,问其故,曰:此度不烧乳头香,乳头香,天真恶之,唯可烧和香耳。
《玉堂閒话》:南中有选仙场,场在峭崖之下。其绝顶有洞穴,相传为神仙之窟宅也。每年中元日,拔一人上升。学道者,筑坛于下,至时则远近冠帔,咸萃于斯,备科仪设斋醮,焚香祝数。七日而后,众推一人道德最高者,严洁至诚,端简立于坛上,馀人皆掺袂别,而退遥顶,礼顾望之。于时有五色祥云,徐自洞门而下,至于坛场,其道高者,冠衣不动,合双掌蹑五云而上升,观者靡不涕泗,健羡望洞门而作礼。如是者,年一两人,次年有道高者合选,忽有中表间一比丘,自武都山往与诀别。比丘怀雄黄一斤许赠之。曰:道中唯重此药,请密寘于腰腹之间,慎勿遗失。道高者甚喜,遂怀而升坛,至时果蹑云而上。后旬馀,大觉山岩臭秽。数日后,有猎人自岩旁攀缘造其洞,见有大蟒蛇,腐烂其间。前后上升者,骸骨山积于巨穴之间。盖五色云者,蟒之毒气,常呼吸此无知道士充其腹,哀哉。《茅亭客话》:益州大圣慈寺,开元中兴创,周回廊庑皆累朝名画,冠于坤维。东廊有维摩居士堂,盖有唐李洪度所画,其笔妙绝时。值中元日,士庶游寺,有三少年俱善音律,因至此,指天女所合乐,云是霓裳羽衣曲第二叠头第一拍也。其中勾生者,即云某不爱乐,但娶得妻如抱筝天女足矣。遂将壁画者项上,掐一片土吞之为戏,既而各归。勾生是夜梦在维摩堂内,见一女子,明丽绝代,光彩溢目,引生于窗下狎昵。因是每夜或就生所止,或在寺宇中缱绻,迨月馀。生舅氏范处士者,见生神志痴散,似为妖气所侵,或云服符药,设醮拜章,除之始得。生父母颔之。其夜,天女对生歔欷不自胜,曰:妾本是帝释侍者,仰承思慕,不夺君愿,托以神契。君今疑妾,妾不可住。君亦不必服诸符药,妾亦不欲忘情。于衣带中解玉琴爪一对,曰:聊为思念之物,君宜保爱之,自此永诀。生捧之,无言酬答,但彼此呜咽而已。既去,生自是日渐羸瘠,不逾月而卒。玉琴爪,其家收得,至顺寇时方失之。壁画天女,至今项上指甲痕尚存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