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秋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五十七卷目录

 秋部汇考
  易经〈说卦传〉
  书经〈周官〉
  诗经〈小雅四月章〉
  礼记〈王制 祭统〉
  周礼〈春官 秋官〉
  尔雅〈释天〉
  易通统图〈西陆〉
  尚书考灵耀〈虚为秋期 治兵〉
  孝经钩命决〈时政〉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 玉机真藏论篇 六节藏象论篇 诊要经终论篇 脉要精微论篇〉
  管子〈幼官篇 四时篇 五行篇 七臣七主篇 禁藏篇 度地篇 轻重己篇〉
  尸子〈秋为礼〉
  汉书〈律历志 天文志〉
  淮南子〈原道训 天文训 时则训 五位 主术训〉
  春秋繁露〈五行逆顺篇 五行五事篇〉
  大戴礼记〈千乘篇〉
  晋书〈律历志〉
  陆机纂要〈秋树秋雨〉
  梁元帝纂要〈秋时景略〉
  农政全书〈秋气十八候〉
  遵生八笺〈秋三月调摄总类 脩养肺脏法 七八九月行肺脏导引法 秋季摄生消息论 秋时幽赏〉
  江西志书〈武宁县 宁州〉
  福建志书〈惠安县 福宁州〉
  广东志书〈石城县〉

岁功典第五十七卷

秋部汇考

《易经》说卦传

兑,正秋也,万物之所说也。故曰:说言乎兑。

《书经》周官

司寇掌邦,禁诘奸慝刑暴乱。
〈蔡传〉秋官卿,主寇贼法禁。

《诗经》小雅四月章

秋日凄凄,百卉具腓。
〈朱注〉凄凄,凉风也;卉,草;腓,病也。〈大全〉吕氏曰:秋日犹云秋时也。

《礼记》王制

天子诸侯,宗庙之祭秋,曰尝。
〈陈注〉《疏》曰:尝者,新谷熟而尝也。

祭统

古者于尝也,出田邑,发秋政,顺阴义也。故《记》曰:尝之日,发公室,示赏也。草艾则墨,未发秋政则民弗敢草也。
〈陈注〉发公室,因物之成而用之,以行赏也。草艾则墨者,因其枯稿之时,艾之以给爨。墨,五刑之轻者。

《周礼》春官

大宗伯,以尝秋享先王。
〈订义〉郑谔曰:秋冬以狝狩而奉祭祀。百物既登,可献者众。秋以荐新为主尝者。物初成,始可尝,于是而荐新也。

以宾礼,亲邦国,秋见曰觐。
〈订义〉郑康成曰:觐之言勤也,欲其勤王之事也。

秋官

司寇。
〈订义〉郑谔曰:秋者,天地严凝之气,肃杀万物之时。刑者,人君所以肃天下之不肃。故掌刑之官属乎秋。言刑之用,如秋气之肃杀。

大行人,掌大宾之礼,及大客之仪,以亲诸侯。秋觐以比邦国之功。
〈订义〉郑谔曰:秋者,物成之时。人之立事,自春而图之,积功至秋,亦可以成矣。故秋言比功,谓秋为万物之成耳。

《尔雅》释天

秋为白藏。
〈疏〉秋之气和,则色白而收藏。

秋为收成。
〈注〉此亦秋之别号。

《易通统图》西陆

秋,日行西方白道,曰西陆。
《尚书考灵耀》虚为秋候
虚星为秋候,昴星为冬期。阴气相佐,德乃不邪。子助母收,母合子符。

治兵

秋绝太白,是谓大武用时,治兵得功。

《孝经钩命决》时政

秋政不失,人民昌。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

秋三月,此为容平。
〈注〉容,盛也。万物皆盛实而平定也。

天气以急,地气以明。
〈注〉寒气上升,故天气以急。阳气下降,故地气以明。

早卧早起,与鸡俱兴。
〈注〉鸡鸣早而出埘晏。与鸡俱兴,与春夏之早起少迟,所以养秋收之气也。

使志安宁,以缓秋刑。
〈注〉阳和日退,阴寒日生。故使神志安宁,以避肃杀之气。

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
〈注〉皆所以顺秋收之气,而使肺金清净也。

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
〈注〉凡此应秋气者,所以养收气之道也。

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
〈注〉肺属金,王于秋,逆秋收之气,则伤肺矣。肺伤,至冬为飧泄之病,因奉藏者少故也。盖秋收而后冬藏,阳藏于阴,而为中焦釜底之燃,以腐化水谷。秋失其收,则奉藏者少。至冬寒水用事,阳气下虚,则水谷不化,而为飧泄矣。

玉机真藏论篇

帝曰:秋脉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注〉秋气降收,外虚内实。内实故脉来急,外虚故浮而散也。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旁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
〈注〉如榆荚而两旁虚,中央实。此肺之平脉坚,则为太过矣。毛而微是中央两旁皆虚,此所生之母气不足,而致肺气更衰微也。

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而背痛愠愠然。其不及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欬。上气见血,下闻病音。
〈注〉肺主周身之气,太过则反逆于外,而为背痛。肺之俞在肩背也。愠愠,忧郁不舒之貌。《经》曰:气并于肺,则忧其不及。则令人气虚而喘,呼吸少气而欬。虚气上逆,则血随而上行。虚气下逆,则闻呻吟之病音。盖肺主气而司呼吸开阖,其太过则盛逆于外,其不及则虚逆于内也。

六节藏象论篇

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为阳中之太阴,通于秋气。
〈注〉肺主气而藏魄,故为气之本,魄之处也。肺主皮毛,故华在毛,充在皮也。藏真居高而属阴,故为阳中之太阴,而通于秋气,秋主肺也。

诊要经终论篇

七月、八月,阴气始杀,人气在肺。
〈注〉始杀者,气始肃杀也。申酉二月属金,而人气在肺。

九月、十月,阴气始冰,地气始闭,人气在心。
〈注〉收藏之气从天而降,肺属乾金而主天,为心藏之盖。故秋冬之气从肺而心,心而肾也。

脉要精微论篇

秋日下肤,蛰虫将去。
〈注〉秋气降收,如蛰虫之将去外而内藏之象。
藏气法时论篇

肺主秋,手太阴,阳明,主治其日庚辛,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
〈注〉肺主秋金之令,手太阴,主辛金,阳明主庚金。二经相为表里,而主治经气。庚为阳金,辛为阴金,在时主秋,在日主庚辛。肺主收降之令,故苦气上逆,宜食苦以泄下之。

《管子》幼官篇

秋行夏政,叶行春政,华行冬政。耗十二期风至,戒秋事。十二小卯薄百爵;十二白露下收聚;十二复理赐予;十二始前节第赋事;十二始卯合男女;十二中卯、十二下卯三卯同事。九和时节,君服白色,味辛味,听商声,治湿气,用九数,饮于白后之井,以介虫之火爨藏。恭敬行,抟锐坦,气修通,凡物开静形生理。间男女之畜,修乡里之什伍,量委积之多寡,定府官之计数,养老弱而勿通,信利害而无私,此居于图西方。

四时篇

西方曰辰,其时曰秋,其气曰阴,阴生金与甲。其德忧哀静正严顺。居不敢淫佚其事,号令毋使民淫暴,顺旅聚收,量民资以畜聚。赏彼群干,聚彼群材,百物乃收。使民毋怠所恶,其察所欲,必得我信。则克此谓辰。德辰掌收,收为阴。秋行春政则荣;行夏政则水;行冬政则耗。是故秋三月,以庚辛之日发五政。一政曰禁博塞,圉小辩,𩰚译跽;二政曰毋见五兵之刃;三政曰慎旅农趣聚收;四政曰补缺塞坼;五政曰修墙垣周门闾。五政苟时,五谷皆入。

五行篇

睹庚子金行,御天子出令。命祝宗选禽兽之禁,五谷之先熟者,而荐之祖庙与五祀,鬼神飨其气焉,君子食其味焉。然则凉风至白露下,天子出令,命左右司马衍组甲厉兵,合什为伍,以修于四境之内。谀然告民有事,所以待天地之杀敛也。然则昼炙阳夕下,露地竞环,五谷邻熟,草木茂实,岁农丰年大茂,七十二日而毕。
按:禁谓牢,囿圃所养,拟供祭祀;组甲谓以组贯甲也;谀,悦顺貌;有事谓出师,以伐不顺,象天地杀敛也。环炙实貌方秋之日;昼则暴炙;夕则下;寒露而润之,阴阳更生,故地交竞而炙实邻紧也。阴阳气足,故紧熟。地质坚刚曰竞;气敛还为环;五谷次收曰邻熟,邻相比也。

睹庚子金行,御天子攻山击石,有兵作战,而败士死丧,执政七十二日而毕。

七臣七主篇

秋毋赦过、释罪、缓刑。秋政不禁,则奸邪不胜。

禁藏篇

秋行五刑,诛大罪所以禁淫邪、止盗贼。

度地篇

当秋三月,山川百泉涌,降雨下山水,出海路,距雨露属天地凑汐,利以疾作收敛,毋留一日。把百日餔民,毋男女皆行于野,不利作土功之事。濡湿日生土弱难成利,耗什分之六,土工之事亦不立。

轻重己篇

以夏日至,始数四十六日,夏尽而秋始而黍熟。天子祀于太祖。其盛以黍,黍者,谷之美者也;祖者,国之重者也。大功者太祖;小功者小祖;无功者无祖。无功者皆称其位而立沃,有功者观于外。祖者所以功祭也,非所以戚祭也。天子之所以异贵贱而赏有功也。以夏日至,始数九十二日,谓之秋至,秋至而禾熟,天子祀于太惢,西出其国百三十八里而坛,服白而絻白,搢玉总带锡监,吹埙篪之风凿,动金石之音,朝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号曰祭月。牺牲以彘,发号出令,罚而勿赏,夺而勿予,罪狱诛而勿生,终岁之罪毋有所赦。作衍牛马之实,在野者王,天子之秋计也。

《尸子》秋为礼

秋为礼,西方为秋,秋肃也。万物莫不肃敬,礼之至也。

《汉书》律历志

少阴者西方。西迁也,阴气迁,落物于时为秋,秋𩏶也,物𩏶敛乃成孰。

天文志

太白曰:西方秋金,义也,言也,义亏言失,逆秋令伤金气,罚见太白。

《淮南子》原道训

秋风下霜,倒生挫伤;鹰雕抟鸷;昆虫蛰藏;草木注根;鱼鳖凑渊,莫见其为者,灭而无形。
〈注〉草木首地而生,故曰倒生,挫伤者,彫落也。

天文训

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执矩而治。秋,其神为太白,其兽白虎,其音商,其日庚辛。
夏至四十六日,而立秋,凉风至,音比夹钟。加十五日指申,则处暑,音比姑洗。加十五日,指庚,则白露降,音比仲吕。加十五日,指酉,中绳。故曰:秋分雷戒,蛰虫北乡,音比蕤宾。加十五日,指辛,则寒露,音比林钟。加十五日,指戌,则霜降,音比夷则。
秋三月,地气下藏,乃收其杀,百虫蛰伏,
太阴治秋,则欲修备缮兵。

时则训

秋行夏令华,行春令荣,行冬令耗。

五位

西方之极,自昆崙绝。流沙沈羽,西至三危之国,石城金室,饮气之民不死之野。少皞,蓐收之所司者,万二千里。其令曰:审用法,诛必罪,备盗贼,禁奸邪,饰群牧,谨贮聚,修城郭,补决窦,塞蹊径,遏沟渎,止流水,雍溪谷,守门闾,陈兵甲,选百官,诛不法。

主术训

人君上因天时,下尽地财,中用人力。丘陵阪险不生五谷者,以树竹木。秋畜蔬食,以为民资。

《春秋繁露》五行逆顺篇

金者秋,杀气之始也。建立旗鼓,把旄钺,以诛杖贼残,禁暴虐安集。故动众兴师,必应义理,出则伺兵,入则振旅。以闲习之,因于彼狩,存不忘亡,安不忘危。修城郭,缮墙垣,审群禁,饬兵甲,警百官,诛不法。恩及于金石,则凉风出。恩及于毛虫,则走兽大,为麒麟至。如人君好战,侵陵诸侯,贪城邑之赂,轻百姓之命,则民病喉咳嗽,筋挛鼻仇塞。咎及于金,则铸化凝滞,冻坚不成,四面张罔,焚林而猎;咎及毛虫,则走兽不为,白虎妄搏,麒麟远去。

五行五事篇

王者能治则义立,义立则秋气得,故义者主秋。秋气始杀,王者行小刑罚,民不犯,则礼义成。于时阳气为贼,故王者辅以官牧之事,然后万物成熟。秋,草木不荣华,金从革也。秋行春政则华;行夏政则乔;行冬政则落;秋失政则春天风不解,雷不发。

《大戴礼记》千乘篇

司寇司秋,以听狱讼,治民之烦乱,执权变民中。凡民之不刑,崩水以要,间作起不敬,以欺惑憧愚,作于财贿,六畜五谷曰盗诱。居室家,有君子,曰义。子女专曰𡝩。五兵及木石曰贼。以中情出,小曰间,大曰讲。利辞以乱属曰谗。以财投长曰贷。凡犯天子之禁,陈刑制辟,以追国民之不率上教者。夫是故,一家三夫,道行三人,饮食哀乐平,无狱。方秋三月,收敛以时,于时有事,尝新于皇祖皇考,食农夫九人,以成秋事。

《晋书》律历志

金音商,三分徵,益一以生,其数七十二。属金者,以其浊次宫臣之象也,秋和则商声调。

《陆机纂要》秋树秋雨

秋树名成,秋雨名愁。

《梁元帝纂要》秋时景略

秋曰白藏,亦曰收成,亦曰三秋、九秋、素秋、素商、高商。天曰旻天,风曰商风、素风、凄风、高风、凉风、激风、悲风。景曰朗景、澄景、清景;时曰凄辰、霜辰;节曰素节;草曰衰草;木曰疏木、衰林、霜柯、霜条。

《农政全书》秋气十八候

立秋之节,首五日,凉风至;次五日,白露降;后五日,寒蝉鸣。次处暑气,首五日,鹰乃祭鸟;次五日,天地始肃;后五日,禾乃登。次仲秋白露之节,首五日,鸿雁来;次五日,元鸟归;后五日,群鸟养羞。次秋分气,初五日,雷乃收声;次五日,蛰虫坏户;后五日,水始涸。次季秋寒露之节,初五日,鸿雁来宾;次五日,雀入大水为蛤;后五日,菊有黄花。次霜降气,初五日,豺乃祭兽;次五日,草木黄落;后五日,蛰虫咸俯。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秋气,正收敛之令。

《遵生八笺》秋三月调摄总类

《礼记》:西方曰秋,秋者愁也。愁之以时,察守义也。《太元经》曰:秋者,物皆成象而聚也。《管子》曰:秋者,阴气始下,故万物收。《淮南子》曰:秋为矩矩者,所以方万物也。《汉律志》曰:少阴者,西方也。西者,迁也,阴气迁落,万物𩏶敛,乃成熟也。当审时节,宣调摄以卫其生。
立秋金相,秋分金旺,立冬金休,冬至金废,立春金囚,春分金死,立夏金殁,夏至金胎。言金孕于火土之中。

脩养肺脏法

当以秋三月,朔望,旭旦,向西平坐,鸣天鼓七,饮玉泉三,然后瞑目正心,思吸兑宫,白气入口,七吞之,闭气七十息,此为调补神气,安息灵魄之要诀。当勤行之。
〈注〉饮玉泉者,以舌抵上腭,待其津生满口,漱而咽之,凡三次也。

七八九月行肺脏导引法

可正坐,以两手据地,缩身曲脊,向上三举,去肺家风邪积劳;又当反拳搥背上,左右各三度,去胸臆闭气风毒。为之良久,闭目叩齿而起。

秋季摄生消息论

秋三月,主肃杀。肺气旺,味属辛金,能剋木。木属肝,肝主酸。当秋之时,饮食之味,宜减辛增酸,以养肝气。肺盛则用呬以泄之。立秋以后,稍宜和平将摄。但凡春秋之际,故疾发动之时。切须安养,量其自性,将养秋间,不宜吐并发汗,令人消烁,以致脏腑不安。惟宜针灸下痢,进汤散以助阳气。又若患积劳五痔消渴等病,不宜吃乾饭、炙煿,并自死牛肉、生鲙、鸡猪、浊酒、陈臭咸醋、粘滑难消之物及生菜瓜果、鲊酱之类。若风气冷,病痃癖之人亦不宜近。若夏月好吃冷物过多,至秋患赤白、痢疾兼疟疾者,宜以童子小便二升,并大腹槟榔五个,细剉,和便煎取,八合下生姜汁一合和收,起腊雪水调下,早朝空心,分为二服,泻出三两,行夏月所食冷物,或膀胱有宿水冷脓,悉为此药祛逐,不能为患。此汤名承气,虽老人亦可服之,不损元气。止秋痢,又当其时。此药又理脚气,诸气悉可取服。丈夫泻后两三日,以韭白煮粥加羊肾同煮,空心服之,殊胜补药。又当清晨睡觉,闭目叩齿二十一下,咽津。以两手搓热,熨眼数多,于秋三月行此,极能明目。又曰:秋季谓之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形,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秋气燥宜食麻,以润其燥,禁寒饮并穿寒湿内衣。
《千金方》曰:三秋,服黄芪等丸一二剂,则百病不生。《金匮要略》曰:三秋,不可食肺。
《四时纂要》曰:立秋后,宜服张仲景八味地黄丸,治男女虚弱百疾,医所不疗者。久服身轻不老。熟地黄八两、薯蓣四两、茯苓二两、牡丹皮二两、泽泻二两、附子童便制炮一两、肉桂一两、山茱萸四两、汤泡五遍,右为细末。蜜丸如桐子大,每日空心酒下二十丸,或盐汤下,稍觉过热,用凉剂一二帖以温之。
《云笈七签》曰:秋宜冻足、冻脑。卧以头向西,有所利益。《养生论》曰:秋初夏末,热气酷甚,不可脱衣裸体,贪取风凉。五脏俞穴皆会于背,或令人扇风夜露手足,此中风之源也。若觉有疾,便宜服八味地黄丸,大能补理脏腑禦邪,仍忌三白,恐冲药性。
秋三月,卧时头要向西,作事利益。
《本草》曰:入秋,小腹多冷者,用古时砖煮汁,热服之,又用热砖熨肚,三五度瘥。
《书》曰:秋禁寒馀食,禁早服寒衣。
又曰:秋伤于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
秋三月,六气十八候皆正收敛之,令人当收敛身心,勿为发扬驰逞。
又曰:八月望后少寒,即用微火煖足,勿令下冷。《养生书》曰:秋谷初成,不宜与老人食之,多发宿疾。《法天生意》曰:秋三月,戊子己亥庚子辛亥,宜炼丹药,宜入山修道。
秋时幽赏西泠桥畔醉红树

西泠在湖之西,桥侧为唐一庵墓,中有枫桕数株,秋来霜红,雾紫点缀成林影醉。夕阳鲜艳夺目。时携小艇扶尊,登桥吟赏,或得一二新句,出奚囊红叶笺书之。临风掷水,泛泛随流,不知飘泊何所。幽情耿耿,撩人更于月夜。相对露湿,红新朝烟,凝望明霞艳日,岂直胜于二月花也。西风起处,一叶飞向尊前,意似秋色怜人,令我腾欢豪举,兴薄云霄。翩翩然神爽哉,何红叶之得我耶。所患一朝枯朽摧为爨桐,使西泠秋色,色即是空,重惜不住色相,终为毕竟空也。谁能为彼破却生死大劫哉。他日因果,我当作伤时命以吊。
宝石山下看塔灯

保叔为省中最高塔。七级燃灯,周遭百盏,星丸错落,辉煌烛天,极目高空,恍自九霄中。下灯影澄,湖水面又作一种色相,霞须滉荡,摇曳长虹,夜静水寒,焰射蛟窟。更喜风清湖白,光彩俨驾。鹊桥得生羽翰,便想飞步绳河。彼岸忽闻钟磬,半空梵音声,出天上,使我欲念色尘一时幻破,清净无碍。
满家巷赏桂花

桂花最盛处,惟南山龙井为多。而地名满家巷者,其林若墉若栉,一村以市花为业,各省取给于此。秋时策蹇入山看花,从数里外便触清馥,入径珠英琼树香满空山,快赏幽深,恍入灵鹫金粟世界。就龙井汲水煮茶,更得僧厨山蔬野蔌作供。对仙友大嚼令人五内芬馥。归携数枝作斋头伴寝,心清神逸虽梦中之我尚在花境。旧闻仙桂生自月中,果否。若向托根广寒,必凭云梯天路可折,何为常被平地窃去,疑哉。
三塔基听落雁

秋风雁来,惟水草空阔处,择为栖止。湖上三塔基址,草丰沙阔,雁多群呼下集,作解阵息所。携舟夜坐,时听争栖竞啄,影乱湖烟,宿水眠云,声凄夜月基畔,呖呖嘹嘹,秋声满耳,听之黯然。不觉一夜西风,使山头树冷,浮红湖岸,露寒生白矣。此听不悦人耳,惟幽赏者能共之。若彼听鸡声而起舞,听鹃声而感变者,是皆世上有心人也。我则无心。
胜果寺月岩望月

胜果寺左山,有石壁削立,中穿一窦,圆若镜然。中秋月满,与隙相射。自窦中望之,光如合璧。秋时,当与诗朋酒友赓和清赏,更听万壑江声,满空海色,自得一种世外玩月意味。左为故宋御教场,亲军护卫之所。大内要地,今作荒凉僻境矣。何如镜隙阴晴常满,万古不亏。区区兴废,尽入此石目中。人世搬弄,窃为冷眼偷笑。
水乐洞雨后听泉

洞在烟霞岭下,岩石虚豁,谽谺邃窈,山泉别流,从洞隙滴滴,声韵金石。且泉味清甘,更得雨后,泉多音之清泠,真胜乐奏矣。每到,以泉沁吾脾,石漱吾齿。因思苏长公云:但向空山石壁下,受此有声无用之清流。又云:不须写入薰风弦纵,有此声,无此耳。我辈岂无耳哉。更当不以耳听,以心听。
资严山下看石笋

资严在灵隐,隐西壁下,有石状若笋,形圆削卓立,高可百尺。巑岏秀润,凌空插云。更喜四顾山峦,若层花吐萼,皱縠叠浪,巍峨曲折,穿幽透深,林木合抱,皆自岩窦拔起,不土而生。旧传此山韫玉,故腴润若此。但山石间水迹波纹,不知何为。有之,亦不知有自何时。岂沧海桑田说也。更爱前后石壁,唐宋游人题名甚多。进此,有枫林坞,秋色变幻,种种奇观,窈窕崎岖,不胜腾涉矣。时当把酒鲸吞,倚云长啸,使山谷骇应,增我济胜之力数倍。
北高峰顶观海云

北高峰,为湖山第一高处。绝顶环眺,目及数里。左顾澄湖,匣开妆镜,金饼晶荧;右俯江波绳引,银河玉虬。屈曲前后,城郭室庐,郊原村落,眇若片纸,画图雄哉。目中之观哉。时间日晷将西,海云东起,恍见霄雾溟蒙,朝烟霏拂,泄泄萦纡,英英层叠,横截半空,溷合无际,四野晚山,浮浮冥漠矣。即此去地千尺,离俗数里,便觉足蹑天风,著眼处不知家隔何地。矧吾生过客,原无挂碍,何为受彼世缘束缚,不作尘外遐想。
策杖林园访菊

菊为花之隐者,惟隐君子山人家能蓺之,故不多见。见亦难于丰美。秋来,扶杖遍访城市、林园、山村、篱落,更挈茗奴从事,投谒花主,相与对花谈胜。或评花品,或较栽培;或赋诗相酬,介酒相劝,擎杯坐月,烧灯醉花。宾主称欢,不忍热别。花去朝来,不厌频过,此兴何乐时乎。东篱之下菊可采也,千古南山悠然见之,何高风隐德,举世不见元亮。
乘舟风雨听芦

秋来风雨怜人,独芦中声最凄黯。余自河桥望芦过处,一碧无际,归枕故丘,每怀拍拍武林,惟独山王江泾,百脚村多芦,时乎风雨连朝,能独乘舟卧听秋声,远近瑟瑟,离离芦苇,萧森苍苍蔌蔌。或雁落哑哑,或鹭飞濯濯;风逢逢而雨沥沥,耳洒洒而心于于;寄兴幽深,放怀閒逸。舟中之人谓:非第一出尘阿罗汉耶。避嚣炎而甘寥寂者,当如是降伏其心。
保叔塔顶观海日

保叔塔,游人罕登,其巅能穷七级,四望神爽。初秋时,夜宿僧房,至五鼓起,登绝顶。东望海日将起,紫雾氤氲,金霞漂荡,亘天光彩,状若长横疋练,圆走车轮。或肖虎豹超骧,鸾鹤飞舞。五色鲜艳,过目改观,瞬息幻化,变迁万状。顷焉,阳谷吐火,千山影赤,金轮浴海,闪烁荧煌,火镜浮空,曈昽辉映,丹焰炯炯,弥天流光,赫赫动地。斯时,惟启明在东,晶丸灿烂,众星隐隐,不敢为颜矣。长望移时,令我目乱神骇,陡然狂呼,声振天表。忽听筹报鸣鸡,树喧宿鸟,大地云开,露华影白,回顾城市,嚣尘万籁,滚滚生动,空中新凉逼人,凛乎不可留也。下塔闭息敛神,迷目尚为云霞眩彩。
六和塔夜玩风潮

浙江潮汛,人多从八月昼观,鲜有知夜观者。余昔焚修寺中,燃点塔灯,夜午月色横空,江波静寂,悠悠逝水,吞吐蟾光,自是一段奇景。顷焉,风色陡寒,海门潮起,月影银涛,光摇喷雪,云移玉岸,浪捲轰雷,白练风扬,奔飞曲折,势若山岳声腾。使人毛骨欲竖。古云十万军声,半夜潮信哉。过眼惊心,因忆当年浪游,身共水天飘泊,随潮逐浪,不知几作,泛泛中人。此际沈吟,始觉利名,误我不浅。遥见浪中数点浮鸥,是皆南北去来舟楫,悲夫二字搬弄人间,千古曾无英雄。打破尽为名利之梦,沈酣风波,自不容人唤醒。

《江西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武宁县
秋西风,主雨。秋初,热尤甚,多防旱。八九月,岚气多,人多患疟。

宁州

秋寒多旱,秋雾亢旸。

《福建志书》惠安县

夏秋间,阴云涌起,大帽山前后,郁结回旋,久而不散。则必有西北风吹送,骤雨俄顷即止,不能远及。若夜静无风,一天星斗闪烁摇动者,明日必有风。虹蜺,观其所直之方,若下不至地,随见随灭者,无灾;若久见不灭,复化为微雨,则所直之方,必有螟虫之灾。

福宁州

秋热,更烈于夏。风雨相挟暴冷,难于调摄,而疟痢之病,十常八九。递而九月霜降前后,始觉凉凊。

《广东志书》石城县

夏秋之交,时多飓风,翻瓦拔木。秋多露,白露雨,寒露风,则谷不实。中秋月徵上元阴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