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伏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五十六卷目录

 季夏部杂录
 季夏部外编
 伏日部汇考
  史记〈秦本纪 封禅书〉
  缃素杂记〈伏日考〉
  事物纪原〈三伏〉
  农政全书〈占候〉
  遵生八笺〈伏日事宜 伏日事忌〉
  直隶志书〈丰润县 平谷县 永平府 肃宁县 任丘县 交河县 晋州〉
  山东志书〈阳信县 曹县 朝城县〉
  山西志书〈潞安府 潞城县 临县〉
  江南志书〈长洲县 松江府 黟县 含山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龙泉县〉
  江西志书〈永丰县〉
  湖广志书〈通山县 江陵县〉
  广东志书〈始兴县〉
 伏日部艺文一
  大暑赋          晋夏侯湛
  纳凉赋          隋卢思道
  游大字院记        宋欧阳修
 伏日部艺文二〈诗〉
  嘲热客           晋程晓
  怀县作            潘岳
  苦热行          梁简文帝
  夏夜独坐          萧子范
  和长孙秘监伏日苦热    唐任希古
  东郊纳凉忆左威卫李录事收昆季太原崔参军〈三首〉          楼颖
  同李吏部伏日口号呈元庶子路中丞 包佶
  夏日陪冯许二侍郎与严秘书游昊天观览旧题寄同里杨华州中丞     武元衡
  何处堪避暑         白居易
  广州王园寺伏日即事寄北中亲友
                刘言史
  夏日东斋           曹松
  同陆使君水堂纳凉      释皎然
  苦热            宋韩琦
  初伏日招王几道小饮     欧阳修
  中伏日妙觉寺避暑      梅尧臣
  甲辰初伏快雨凉风昼眠初觉庭前小栏花木各有意气效柏梁体       蔡襄
  六月十日中伏玉峰园避暑值雨  文同
  三伏暑甚七月八日立秋是日风作爽凉炎酷顿消老病欣然乃命酒成诗    张耒
  伏日四望亭分韵得月字    王十朋
  伏日           明文徵明
 伏日部选句
 伏日部纪事
 伏日部杂录

岁功典第五十六卷

季夏部杂录

《诗经小雅出车章》:黍稷方华。〈大全〉新安胡氏曰:王氏云,黍稷方华,季夏时也。
《六月章》:六月栖栖,戎车既饬。〈朱注〉六月,建未之月也。维此六月,既成我服。〈朱注〉服,戎服也。
《尚书大传》:季夏,可以大赦罪人。
《诗》:含神雾曹,地处季夏之位,土地劲急,音中徵,其声清以急。
《内经》:备化之纪,气协天休,其应长夏。〈注〉所谓长夏者,六月也。土生于火,长在夏中,既长而王,故云长夏。火郁之发,炎火行,大暑至,山泽燔燎,材木流津,广厦腾烟,土浮霜卤,止水乃减,蔓草焦黄。
敦阜之纪,是为广化,厚德清静,顺长以盈,至阴内实,物化充成,烟埃朦郁,见于厚土,其谷稷麻,其畜牛犬,其果枣李,其色元苍,其味甘咸酸,其象长夏。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在天为湿,在地为土。〈注〉六月,四阳二阴合蒸,以生湿气,蒸腐万物成土也。雾露云雨,湿之用也。安静稼穑,土之德也。
《素问风论篇》:以季夏戊己伤于风者,为脾风。
《四时刺逆从论篇》:长夏者,经络皆盛,内溢肌中。《邹子》:季夏,取桑柘之火。
《史记武帝本纪》:所谓寒门者,谷口也。〈注〉谷中山之谷口,汉时为县,今呼为冶谷。去甘泉八十里,盛夏凛然,故曰寒门。
《天官书》:叶洽岁,岁阴在未,星居申,以六月与觜觿参。晨出曰:长列。昭昭有光,利行兵,其失次,有应见箕。谨候历斗之会,以定填星之位,曰:中央土,主季夏。《汉书律历志》:六月,坤之初,六阴气受任于太阳,继养化,柔万物,生长楙之于未,令种刚强大。故林钟为地统。
《天文志》: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思心也。仁义礼智,以信为主。貌言视听,以心为正。故四星皆失,填星乃为之动。填星所居国,吉。
《五行志》:盛夏日长,暑以养物,政弛缓,故其罚常奥也。《魏相传》:中央之神黄帝,乘坤艮,执绳,司下土。
《贾谊新书》:悬弧之礼义,中央之弧以桑。桑者,中央之木也。
《种植书》:甜瓜有绿有黄,小暑后方熟,即邵平所种五色子母瓜也。
《春秋繁露五行五事篇》:夏至之后,大暑隆,万物茂育怀任。于时寒为贼。故王者辅之以赏赐之事。
《神异经》:南方蚊,翼下有小蜚虫焉。既细且小,曰细蠛。此虫常春生,以季夏藏于鹿耳中,名婴蜺。
《后汉书郡国志注南中志》:朱提县西南二里,有堂狼山,多毒草。盛夏之月飞鸟过之,不能得去。
《白虎通五行篇》:六月,律谓之林钟,何。林者,众也。言万物成熟,种类众多。
《论衡龙虚篇》:盛夏之时,雷电击,折破树木,发坏室屋,俗谓天取龙,谓龙藏于树木之中,匿于屋室之间也。雷电击折树木,发坏屋室,则龙见于外。龙见,雷取以升天。
《雷虚篇》:雷者,太阳之激气也。盛夏之时,太阳用事,阴气乘之,阴阳分事则相校轸,校轸则激射,激射为毒。中木木折,中屋屋坏。
《说文》:黍,禾属而黏者也。以大暑而种,故谓之黍。萐莆,瑞草也,尧时生于庖厨,扇暑而凉。
《四民月令》:六月,可种冬蓝。
六月,可蓄瓠。
大暑后,六月,可藏瓜。
《月令章句》:自柳三度至张十二度,谓之鹑火,之次小暑大暑居之,周之分野。
《禽经注》:黄鸟之属,应土行,以象季夏。
《风土记》:南中六月,则有东南长风,俗号黄雀风,时海鱼化为黄雀,因为名也。
《抱朴子守塉篇》:野马,六月而后息。
《仙药篇》:云母,但有青黄二色者,名云沙,宜以季夏服之。
《拾遗记》:广延之国,去燕七万,在扶桑东。其地寒,盛夏之日,冰厚至丈。常雨,青雪冰霜之色皆如绀碧。《南方草木状》:薰陆香,出大秦,在海边。有大树枝叶,正如古松,生于沙中,盛夏树胶流出沙上,方采。
《广志》:青芋,稻,六月熟。
五岳游峨眉,西望西域雪山,夜白巑岏,此浩劫。积雪不消,六月乃益明,数千里仅咫尺间。
《西征记》:陵台冰井,有六月冰。
《沙州记》:六月二十六日,发龙涸,昼夜肃肃,常寒,不复得脱襦裤。
《南史陆慧晓传》:何点常称,王思远恒如怀冰,暑月亦有霜气。
《梁元帝与武陵王书》:季月烦暑,流金烁石。
《三礼义宗》:南岳谓之霍,霍者,护也。言阳气用事,盛夏之日,护养万物,故以为称。
《魏书律历志》:次卦六月,鼎、丰、涣、履、遁。
《水经注》:临胊县熏冶泉水,出西溪飞泉侧,濑于穷坎之下,水色澄明而清冷特异,渊无潜石,浅镂沙文,中有古坛,参差相对。后人微加功饰,以为嬉游之处。南北邃岸凌空,疏木交合。至若炎夏,火流閒居,倦想提琴,命友嬉娱,永日桂欐,寻波轻林,委浪琴歌,既合欢情,亦畅是焉。栖寄实可凭衿。
《伊阙左壁有石铭》云:黄初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辛巳,大出水,举高四丈五尺,齐此以下,盖记水之涨减也。《齐民要术》:六月一日,种白茎、秋葵,白茎者,宜乾紫茎者,乾即黑而涩。
胡荽子熟,拔去急耕,令好调熟如麻地,即于六月中旱时,耧耩作垄,蹉子令破手散,还劳令平但。旱种不须耧,润此菜,早种非连雨不生,麦底地亦得种,止须急耕调。六月中,无不霖,望连雨生,则根彊科大。种兰香:治畦,下水,及水散子,讫水尽,蓰熟粪,仅得盖子便止。昼日,箔盖,夜即去之,生即去箔,常令足水,六月连雨拔栽之。
锄地:六月以后,虽湿亦无嫌。〈注〉湿锄则地坚,夏苗阴厚,地不见日,故虽湿亦无害矣。
作黄衣法:六月中,取小麦净淘,讫于瓮中,以水浸之。令醋漉出熟蒸之,搥箔上敷席,置麦于上摊,令厚二寸许,预前一日刈薍叶,薄无薍叶者,刈胡枲,择去杂草,无令有水露气候,麦冷以胡枲覆之。
凡漆器:盛夏连雨,土气蒸热,什器之属,虽不经夏用,六七月中,各须一曝,使乾。世人见漆器暂在日中,恐其炙坏,合著阴润之地。虽欲爱慎,朽败更速。
《永嘉记》曰:含竹笋,六月生,味与箭竹笋相似。夏至后二十日沤枲,枲和如丝。
《隋书礼仪志》:中迎含枢纽者,含容也。枢机有阖辟之义,纽者结也。言土德之帝,能含容万物,开阖有时,纽结有法也。
《唐书吐蕃传》:吐蕃地,直京师西八千里,国多霆电、风雹、积雪,盛夏如中国,春时山谷常冰。
《外台秘要》:造淡豉法,用黑豆二三斗,六月内淘净,水浸一宿,沥乾蒸熟,取出摊席上,候微温,蒿覆。每三日一看,候黄衣上遍,不可太过,取晒簸净,以水拌,乾湿得所,以汁出指间为准。安瓮中,筑实,桑叶盖厚三寸,密封泥,于日中晒七日,取出曝一时,又以水拌入瓮。如此七次,再蒸过,摊去火气,瓮收筑封,即成矣。《酉阳杂俎》:胡椒,出摩伽陁国,呼为昧履支。其苗蔓生,茎极柔弱,叶长寸半,有细条与叶齐,条上结子,两两相对,其叶晨开暮合,合则裹其子于叶中,子形似汉椒,至芳辣,六月采,今作胡盘,肉食皆用之。
十二辰:虫,状似蛇,医脚长色青赤肉鬣。暑月时见于篱壁间。俗云:见者多称,意事其首,倏忽更变为十二辰状。
《周易集解》:坤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干宝曰:阴气在二六月之时,自遁来也。阴出地上,佐阳成物,臣道也,妻道也。
《吴地记》:夏驾湖寿梦,盛夏乘驾纳凉之处。
《洽闻记》:日济国西南海中,有三岛,各相去数十里。其岛出黄漆,似中夏漆树。彼土六月,破树腹取汁,以漆器物,若黄金,其光夺目。
《望气经》:六月三日,有雾,则岁大熟。
《宋史乐志》:盛德在土,宫声乃作,得徵而生,以商为相,若用角则刑,用羽则战。故季夏土王,宜禁角羽。《河渠志》:朔野之地,深山穷谷,固阴冱寒,冰坚晚泮。逮乎盛夏,消释方尽,而沃荡山石,水带矾腥,并流于河。故六月中旬后,谓之矾山水。
《益部方物略记》:七宝花,大抵玉蝉花类也,擢颖挺挺,盛夏则荣,丹紫含英,以宝见名。
《图经本草》:黄连,叶似甘菊花,黄色,六月结实,似芹子,色亦黄。
独活,羌活,春生苗,叶如青麻,六月开花作丛,或黄或紫。结实时,叶黄者是夹石上生,叶青者是土脉中生。此草得风不摇,无风自动,故亦名独摇草。
秦艽,根土黄色而相交纠,枝干高五六寸,叶婆娑,连茎梗,俱青色如莴苣叶。六月中开花紫色,似葛花,当月结子。
《梦溪笔谈》:六月,万物小盛,故曰小吉。
《倦游录》:岭南暑月,白蚁入水为虾,土人夜以火烛取,制为鲊,名天虾鲊。
《物类相感志》:凡山石,盛夏必汗出,赤黄者金汗,白而辛者银汗。
《鸡林记》:高丽黄漆,生岛上,六月刺取,沈色,色若金,日暴则乾,本出百济,今号为新罗漆。
《避暑录话刘禹锡传》:信方有桂浆法善造者,暑月极快美。
《政和本草》:地锦草,生近道田野,茎叶细弱,蔓延于地,茎赤,叶青紫色。夏中茂盛,六月开红花,结细实,取苗子用之。
《黎州图经》:黎州通望县销樟院,有娑罗绵树,三四人连手合抱方匝。先生花而后生叶。其花盛夏方开,谢时不背而堕,宛转至地。其花蕊有绵,谓之娑罗绵。《尔雅》:翼射干,苗高二三尺,叶似蛮姜而狭长,排列如翅羽,故名乌翣、乌蒲、乌扇花。以六月开,如萱草而小,上有红点,人家庭砌,多植以为玩。
鳜鱼,巨口而细鳞,鬐鬣皆圆,黄质黑章,皮厚而肉紧,特异常鱼。夏月盛热时,好藏石罅中,人即而取之。《菊谱》:夏金铃菊,出西京,开以六月,深黄,千叶甚与金万铃相类,而花头瘦小,不甚鲜茂,以生非时故也。《桂海花木志》:茉莉花,六月六日以治鱼腥水一溉,益佳。
《朱子集》:问:四时取火,何为季夏又取一番。曰:土旺于未,故再取之。
《朱子语录》:五行之有土,非土则不足以载四者,土于四时,各寄王十八日,或谓王于戊己,然季夏乃土之本宫,故尤王。夏末月令载中央土者,以此故也。《图说》:五气顺布,四时行焉。金木水火分属春夏秋冬,土则寄旺四季。如春属木,而清明后十八日即是土寄旺之时。每季寄旺十八日,共七十二日。惟季夏十八日,土气为最旺,故能生秋金也。
《武昌记》:楚山东有小溪,盛夏时凛然,常有寒气,谓之寒溪。
《会稽志》:诸花少六出者,唯栀子六出。会稽有二种,一曰山栀,生山谷中,花瘦长,香尤奇绝。水栀生水涯,花肥大倍于山栀而香差减。近岁,有千叶栀,六月初始盛。
《玉海》:西京宫城南三门中,曰长夏。
《蠡海集鬼神类》:九天生于六月二十四日者,六为阴数,四六二十四,老阴之策也。老阴变少阳,故应于雷神焉。
《昨梦录》:猛火油,出高丽东数千里,日初出之时,因盛夏,日力烘石,极热,则出液,他物遇之即为火。惟真琉璃可贮之,入水藻荇俱尽。
《山家清供》:胡麻酒,盛夏饮一巨觥,清风飒然,绝无暑气。其法:渍麻子二升,煎熟略炒,加生姜二两,生龙脑叶一撮,同炒细研,投以煮酝五升,滤去渣,水浸之,大有所益。
《北苑茶录》:山木至夜益盛,故欲尊生长之气,以糁雨露之泽。每岁六月兴工,虚其本,培其末,滋蔓之草,遏郁之木,悉用除之,此之谓开畬。
《扪虱新话》:南中花木,性皆畏寒,故茉莉惟六月六日种者尤盛。
《通考》:六月初六日,晴,主收乾稻;雨,谓之湛耳,主有秋水。
《山居四要》:种菉豆法,立秋前宜刈了,麻地上种,太早不生角。若预占豆收否,当年李多不蛀,则宜豆。忌卯日下种。
《便民图纂》:造七醋,用六月六日,以黄陈仓米五斗为率,不淘净,浸七宿,每日换水一次,至七日,做为熟饭,乘热入瓮,按平封闭,勿令气出。第三日翻动,至第七日开。再翻转,倾入井花水三担,又封七日。再搅再封,至三七二十一日,成好醋。此法简妙。
《四时类要》:六月扫庭,除候地毒热,出麦,薄摊至未时,及热收,可以二年不蛀。
《七修类槁》:种萝卜法,宜肥地撒种,沙地尤效,瘦地用粪作垄种,带露耙地则生虫,锄不厌频,苗稠小,拔令稀则肥大。霜降后或腌或藏窨皆可,七月种迟。《芜史》:六月六日,食银苗菜,即藕苗也。
《丹铅录朱子语录》云:人谓杨亿通禅学者,以其有八角磨盘之句耳。按北涧禅师偈云:六月一日前,万象森罗,替说禅。六月一日后,八角磨盘空里走。今朝正当六月一,无位真人赤骨律,金毛狮子解翻身,无角铁牛眠石室。十圣三贤总不知,笑倒寒山并拾得。杨亿因演之曰:八角磨盘空里走,金毛狮子变作狗。拟欲藏身北斗中,应须合掌南辰后。
《熙朝乐事》:六月六日,宋时作会于显应观,因以避暑。今会废而观亦不存。自此游湖者多于夜间停泊湖心,月饮达旦。而市中敲铜盏卖冰雪者,铿聒远近,是日,郡人舁猫狗浴之河中,致有汨没淤泥,踉跄就毙者,其取义竟不可晓也。
《荔枝谱》:食荔枝有益于人。当盛夏时,乘晓入林中,带露摘下,浸以冷泉,则壳脆肉寒,色香味俱不变,嚼之消如绛雪,甘若醍醐沁心入脾,蠲渴补髓,啖可至数百颗。
《雪涛谈丛》:滇省风俗,每年于六月二十八日,各家具束苇为槁,高七八尺,凡两树置门首,遇夜炳燎,其光烛天。是日各家俱用生肉切为脍,调以醯蒜,不加烹饪,名曰:吃生。总称曰:火节。问其故,谓吊忠臣王祎,留此记。盖祎受命入滇,说元梁王降,王反杀祎,醢其肉。若尔,则炳槁可也,奚忍食生为耶。夫楚人竞舟吊屈子也,晋人禁烟伤介推也,皆有不忍之意焉。王公被醢而滇俗斫脍吃生,毋乃倒置乎,存炳火革,食生可也。
《瓶史月表》:六月花盟主,莲花,玉簪茉莉花、客卿百合、山丹、山矾、水木犀花、使令锦、葵锦,灯笼,长鸡冠,仙人掌,赪桐,凤仙花。
花历六月,桐花馥,菡萏为莲,茉莉来宾,凌霄结凤仙降于庭,鸡冠环户。
《月令演》:六月避伏,〈三日〉天贶节,〈六日〉荐麦瓜,〈初伏〉碧筒劝,〈中伏〉竹筱饮, 莲诞。〈二十四日〉
《广菌谱》:五木耳,六月多雨时采之,暴乾,可烹食。桑、槐、楮、榆、柳,此为五木耳。
《田家五行》:月内有西南风,主生虫损稻,秋前损根,可再抽苗,秋后损者不复抽矣。谚云:秋前生虫,损一茎,发一茎;秋后生虫,损了一茎,无了一茎。
《农政全书》:银桃,形圆色青,白肉不黏核,六月中熟。《近峰记略》:文皇将靖难,以六月十一日,召三司府县官出西瓜食,因责以离间事,执都指挥谢贵、布政张炳杀之,乃举兵。宸濠,将谋不轨,亦以六月十一日出西瓜,与群官共食,执都御史孙燧、副使许逵杀之,乃举兵。事同而义殊,不度德量力也。
《本草纲目》:造大小麦曲法:用大麦米或小麦连皮并水淘净,晒乾,六月六日磨碎,以淘麦水和作块,楮叶包扎悬风处,七十日可用矣。《海槎馀录》:榕树最大,其阴最密,干及三人围抱者,则枝上生根,绵绵垂地,得土力又生枝,如此数四,其干有阔至三四丈者,阴覆重重,六月不知暑。
《济世仁术》:做莲花醋法:白面一斤,莲花三朵,捣细米和成团,用纸包裹,挂于风处,一月后取出,以糙米一斗,水浸一宿,蒸熟用水一斗酿之用,纸七层密封,定每层写七日字,遇七日揭去一层,至四十九日然后开封,篘出煎,数沸收之。
《济阴方》:土王湿气,起居宜避慎之,六月湿热,尤宜节饮,凉冷及居,处湿寒之地。
《选择历书》:六月土王,用事日后,不宜兴土工事。安碓硙:开渠穿井,忌土王,用事后日。
《野获编时俗》:妇女多以六月六日沐发,谓沐之则不腻不垢。
《昌平山水记》:黍谷,亦谓之寒谷,山有风洞,洞口风气凛冽,盛夏,人不敢入。
《广东新语》:素馨毬以挂复斗帐中,虽盛夏能除炎热,枕簟为之生凉。
《辉县志》:白龙潭,在鸭子口西南,飞练洒雪,恍似玉龙倒卧崖壁,间噌吰镗鎝,响震岩谷。乍观者,多却步不敢俯视。遇盛夏雷雨交作,往往有白龙见云际。《广信府志》:清风峡,在铅山县西北五里,有土山洗而出石,得巨砻,两崖崭岩,寒气逼人。峡长五丈,阔五尺,在裂石间行,清风透体,六月如秋。

季夏部外编

《菩萨本行经》:佛在郁覃罗延国,领千二百众,村落间。时天盛热,路无荫凉。一放羊人念言,三界之师,冒涉盛暑,编草作盖,用覆佛上,捉随佛行,去羊太远,放盖掷地,还趋羊边。佛告阿难,此人敬心,十三劫中,天上世间,生尊贵处,竟十三劫,成,辟支佛,名阿耨婆达。《藏经》:六月初四日,南赡部洲转大法轮。
《道经》:六月初四日,太素三元君朝真。
《云笈七签》:晋兴宁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夜,王母第四女南极王夫人降真人杨羲家,因吟授羲曰:林振须类感,云郁待龙吟。元数自相求,触节皆有音。飞軿出西华,总辔忽来寻。八遐非无娱,同咏理自钦。悼此四维内,百忧常在心。俱游北寒台,神风开尔襟。
《法苑珠林》:晋咸康中,建安太守孟景欲建刹立寺,夕闻床头锵然,视得舍利三枚,因立寺刹。元嘉十六年六月,舍利放光,通照上下,七夕乃止。
《一统志》:弘州人张圭,晚憩神溪孤石上,有神自空而下,言曰:律吕律吕,上天敕汝,六月二十日行硬雨。语毕而去。圭至家,遍语邻村人,使速收麦。未及收者,至期为雨所伤。事闻朝廷,遣使祭焉。遂立律吕神于孤石上。

伏日部汇考

《史记》

秦本纪

德公二年,初伏,以狗禦蛊。
〈注〉孟康曰:六月,伏日初也。周时无,至此乃有之。《正义》曰:六月三伏之节起,秦德公为之,故云初伏。伏者,隐伏避盛暑也。《历忌释》云:伏者何。以金气伏藏之日也,四时代谢,皆以相生。立春木代水,水生木;立夏火代木,木生火;立冬水代金,金生水;立秋以金代火。故至庚日必伏。庚者金,故曰伏也。 徐广曰:《年表》云,初作伏祠社,磔狗邑四门也。 《正义》曰:蛊者,热毒恶气,为伤害人,故磔狗以禦之。狗,阳畜也。《左传》云,血蛊为蛊。顾野王云:谷皆积变为飞蛊也。

封禅书

秦德公既立,卜居雍。后子孙饮马于河,遂都雍。雍之诸祠自此兴。用三百牢于鄜畤,作伏祠,磔狗邑四门,以禦蛊菑。
〈注〉《索隐》曰:服虔云:周时无伏,秦始作之。《汉旧仪》云:伏者万鬼行,故闭,昼日不干求也。《东观汉记》:和帝初令伏,闭昼日是也。又《历忌释》曰:伏者,何。金气伏藏之名,四时代谢,皆以相生。而春木代水,水生木也;夏火代木,木生火也;冬水代金,金生水也;至秋则以金代火。金畏于火,故凡至庚日必伏庚者,金也。案乐彦云:《左传》:血蛊为蛊,枭磔之鬼,亦为蛊。故《月令》云,大傩旁磔。注云:磔,禳也,厉鬼亦为蛊,将出害人,旁磔于四方之门,故此亦磔狗邑四门也。《风
俗通》云,杀犬磔禳也。

《缃素杂记》伏日考

汉郊祀志,秦德公立,二年,卜居雍,子孙饮马于河,遂都雍。雍之诸祠自此兴。用三百牢于鄜畤,作伏祠。孟康云:六月,伏日初也。周时无,至此乃有之。颜师古曰:伏者,谓阴气将起,迫于残阳而未得升,故为藏伏,因名伏日也。立秋之后,以金代火,金畏于火,故至庚日必伏。庚,金也,谓金气伏藏之日也。又《荆楚岁时记》《历忌》云:四时代谢,皆以相生。立春木代水,水生木;立夏火代木,木生火;立秋金代火,金畏火;立冬水代金,金生水。故至庚日必伏庚者,金也。是月之雨,田家以为甘泽,邑里相贺,名曰嘉雨、谷雨、嘉雨也。《曹植大暑赋》云:席季夏之三伏。《潘岳赋》云,初伏起新节。按《阴阳书》曰:夏至后第三庚为初伏,第四庚为中伏,立秋后初庚为末伏。

《事物纪原》三伏

《历忌释》曰:三伏无定日,伏者,何也,金气伏藏之日也。四时代谢皆以相生,立秋以金代火,而金畏火,庚日为金,故值庚日必伏。《阴阳书》:夏至后第三庚为初伏,四庚为中伏,立秋后初庚为末伏。《史记》云:周时不书伏,三伏之名始于秦德公时。又云:六月上伏,始皇置也。《梦华录》云,唐时,都人最重三伏,盖六月并无时节,故于伏日往来风亭水榭,雪槛冰盘,浮瓜沉李,新荷苞鲊,曲水流杯,笙歌通夕而罢。

《农政全书》占候

三伏中大热,冬必多雨雪。 老农云:三伏中槁稻,天气又当下壅,时最要晴,晴则热故也。伏里西北风,腊里船不通。

《遵生八笺》伏日事宜

三伏日,宜服肾沥汤,治男子虚羸,五劳七伤,风湿藏虚,耳聋目暗。方:乾地黄六分,黄芪六分,茯苓六分,五味子四分,羚羊角四分,桑螵蛸三两,炙地骨皮一两,桂心一两,门冬五分,去心磁石一钱二分,打碎水洗,令黑汁出尽为止,羊肾二个,猪肾亦可,去脂膜,切如柳叶,以水四升先煮,去水升半,即掠去水上肥沫及肾滓,取汁煎诸药,澄清去滓,分为三服。三伏日各服一料,随人加减亦可。忌食大蒜生葱,冷陈滑物。空心平旦服之。
旧俗曰:造酱,用三伏,黄道日浸豆,黄道日拌黄,用草乌五七个,切作四片撒上,其蛆尽死。
《抱朴子养生书》云:三伏内,用甘草一钱,好明白滑石六钱为末,和水饮之,名六一散。令人免中暑泄泻之病。三伏内服十味香薷饮,方:香薷数年陈者一两,人参、陈皮、白术、炒白扁豆、炒茯苓、黄芪、木瓜、厚朴姜汁浸甘草各五钱,共为饮,片水煎,停冷,服之。或为细末水调一二钱服。三伏时用门冬,五味子、人参泡汤代茶。谓之参麦散,消渴生津。
又曰:三伏中用黄芪、茯苓煎膏,入甘草末二分,以并凉水调服,治谵狂,大消暑热毒气。又方:木瓜酱,用木瓜十两,去皮细切,以汤淋浸,加姜片一两,甘草二两,紫苏十两,盐一两,每用些少泡汤,沈之井中,候极冷饮之。
又方:梅酱吃水方:用黄熟梅十斤,蒸烂去核,将肉秤有几斤,每斤加盐三钱,紫苏乾一两,乾姜丝二钱,甘草三钱,搅匀,日中大晒,待红黑色收起,用时加白豆、仁檀香,些少饴糖,调匀和水服,最解暑渴。

伏日事忌

《四时纂要》曰:三伏日,不可嫁娶,伤夫妇,不吉。
三伏内,腹中常冷,特忌下利,恐泄阴气,故不宜针灸,惟宜发汗。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丰润县
伏日造面酱,初伏日洗头去风。是月也,黍始登。

平谷县

初伏日,居民各以麦面造酒曲。

永平府

夏至后第三庚为初伏,第四庚为中伏,伏日宜窨曲酱曲,有𧢻细而酱以生熟,占初伏雨,主秋旱。锄茄十次,每秧结十茄,人洗头去风,以杏仁炒麦子,食数粒,一年头不痛,心无呕。凡伏寒为灾与,《唐五行志占》:仝时黍将登。

肃宁县

头伏冷,一科豆打一捧。头伏热,一科豆打一捻。又云:三伏无雨休种麦。

任丘县

伏日,早食绿豆汤,午食刀切面。

交河县

初伏日雨,主旱。谚云:淋伏头,旱伏尾。

晋州

伏日造酱。

《山东志书》阳信县

初伏,蓺绿豆作豉料。

曹县

初伏日,食冷饭,洗六畜。

朝城县

初伏,早以麦仁豇豆绿豆作饭,水淘食之,以却暑。

《山西志书》潞安府

伏日,为避暑饮。

潞城县

伏日,妇女游伏,食炒麦。

临县

初伏日,浴于湫河,谓之洗百病。

《江南志书》长洲县

三伏宜晴宜热,谚云:六月弗热,五谷不结。

松江府

三伏中,宜大热,热则苗茂。谚云:六月不热,五谷不结。又云:六月盖被,田中无米。

黟县

上伏种胡麻,中伏种粟。

含山县

六月伏日,多制六一散、香薷引,以却暑。

《浙江志书》杭州府

三伏,有施香薷饮者。

龙泉县

伏日,切不可近新妇,犯之大凶。

《江西志书》永丰县

伏日,具香烛、酒果,诣神庙。上三伏香。又有施茶饮于路傍祈福利者,至伏尽乃止。

《湖广志书》通山县

伏日曰三伏,修景。

江陵县

伏日,作汤饼食,名为辟恶饼。

《广东志书》始兴县

三伏至,日在角,最炎热,谓秋老鼠。

伏日部艺文一

大暑赋         晋夏侯湛


惟青春之谢兮,接朱明之季。月何太阳之赫曦,乃郁陶以兴热。于是大吕统律,祝融纪节,蒸泽外熙,太阴内闭。若乃三伏相仍,徂暑肜肜,上无纤云,下无微风。扶桑赩其增焚,天气煜其南升。尔乃土坟坠坼,谷枯川竭,寒泉潜沸,冰井腾沫。洪液蒸于单簟兮,珠汗沾乎絺葛。温风翕其至兮,若洒汤于玉。质沃新水以达夕,振轻箑以终日。

纳凉赋         隋卢思道

祝融司方,朱明届序,气乃初伏,节惟徂暑。积歊蒸于帘栊,流烦溽于园籞。阳风淟其长扇,火云赫而四举。尔乃警六御,按三条,系鼍鼓,吹凤箫。云车错毂,麟马齐镳。入云宫之𡾰嵼,登仙观之岧峣。引雄风于洞穴,承清露于丹霄。动飕飗于翠帐,散霏微于绮寮。

游大字院记       宋欧阳修

六月之庚,金伏火见。往往暑虹昼明,惊雷破柱,郁云蒸雨,斜风酷热。非有清胜,不可以消烦炎。故与诸君子有普明后园之游。春笋解箨,夏潦涨渠。引流穿林,命席当水。红薇始开,影照波上,折花弄流,衔觞对奕。非有清吟啸歌,不足以开欢情。故与诸君子,有避暑之咏。太素最少饮,诗独先成。坐者欣然继之,日斜酒欢,不能遍以诗写,独留名于壁而去。他日语,且道之拂尘视壁,某人题也。因共索旧句,揭之于版,以致一时之胜,而为后会之寻云。

伏日部艺文二〈诗〉

嘲热客          晋程晓


平生三伏时,道路无行车。闭门避暑卧,出入不相过。今世褦襶子,触热到人家。主人闻客来,嚬蹙奈此何。谓当起行去,安坐正咨嗟。所说无一急,𠴲唅一何多。疲倦向之久,甫问君极那。摇扇膊中痛,流汗正滂沱。莫谓为小事,亦是一人瑕。传戒诸高明,热行宜见诃。

怀县作           潘岳

南陆迎修景,朱明送末垂。初伏启新节,隆暑方赫曦。朝想庆云兴,夕驰白日移。挥汗辞中宇,登城临清池。凉飙自远集,轻衿随风吹。灵圃曜华果,通衢列高椅。瓜瓞蔓长苞,姜芋纷广畦。稻栽肃芊芊,黍苗何离离。虚薄乏时用,位微名日卑。驱役宰两邑,政绩竟无施。自我违京辇,四载迄于斯。器非庙廊姿,屡出固其宜。徒怀越鸟志,眷恋想南枝。

苦热行         梁简文帝

六龙骛不息,三伏起炎阳。寝兴烦几案,俯仰倦帏床。滂沱汗似铄,微靡风如汤。洄池愧玉浪,兰殿非含霜。细帘时半卷,轻幌乍横张。云斜花影没,日落荷心香。愿见洪崖井,讵怜河朔觞。

夏夜独坐         萧子范

节序值徂炎,兹宵在三伏。凭轩伫凉气,中筵倦烦燠。寂寞对空窗,清流临夜竹。虫音乱阶草,萤光绕庭木。帘月夜斜辉,风光起馀馥。一伤年志罢,长嗟逝波速。

和长孙秘监伏日苦热   唐任希古

玉署三时晓,金羁五日归。北林开逸径,东阁敞闲扉。池镜分天色,云峰减日辉。游鳞映荷聚,惊翰绕林飞。披襟扬子宅,舒啸仰重闱。
东郊纳凉忆左威卫李录事收昆季太原崔参军三首〈并序〉       楼颖
仆三伏于通化门东北数里避暑之地。地即故倅天宫顾公之旧林,今贰宰君李公之别业,右抵禁籞,斜界沁园,空水相辉。步虹桥而下,视竹木交映。弄仙棹而傍,窥足涤烦襟。陶蒸暑独往成兴,恨不与数公共之。率然有作,因以见意。

水竹谁家宅,幽庭向苑门。今知季伦沼,旧是辟疆园。饥鹭窥鱼静,鸣鸦带子喧。兴成祇自适,欲白返忘言。纳凉每选地,近得青门东。林与缭垣接,池将沁水通。枝交帝女树,桥映美人虹。想是忘忧者,悠悠在兴中。林间求适意,池上得清飙。稍稍斜回楫,时时一度桥。水光壁际动,山影浪中摇。不见李元礼,神仙何处要。

同李吏部伏日口号呈元庶子路中丞包佶


火炎逢六月,金伏过三庚。几度衣裳浣,谁家枕簟清。颁冰无下位,裁扇有高名。吏部还开瓮,殷勤二客情。

夏日陪冯许二侍郎与严秘书游昊天观览旧题寄同里杨华州中丞    武元衡


三伏草木变,九城车马烦。碧霄回骑射,丹洞入桃源。台殿云浮栋,緌缨鹤在轩。莫将真破妄,聊用静持喧。石甃古苔冷,水筠凉簟翻。黄公垆下叹,旌旆国东门。

何处堪避暑        白居易

何处堪避暑,林间背日楼。何处好追凉,池上随风舟。日高饥始食,食竟饱还游。游罢睡一觉,觉来茶一瓯。眼明见青山,耳醒闻碧流。脱袜閒濯足,解巾快搔头。如此来几时,已过六七秋。从心至百骸,无一不自由。拙退是其分,荣耀非所求。虽被世间笑,终无身外忧。此语君莫怪,静思我亦愁。如何三伏月,杨尹谪虔州。
广州王园寺伏日即事寄北中亲友刘言史

南越逢初伏,东林度一朝。曲池煎畏景,高阁绝微飙。竹簟移先洒,蒲葵破复摇。地偏毛瘴近,山毒火威饶。裛汗絺如濯,亲床枕并烧。堕枝伤翠羽,萎叶惜红蕉。且困流金炽,难成独酌谣。望霖窥润础,思吹候生条。旅恨生乌浒,乡心系洛桥。谁怜在炎客,一夕壮容销。

夏日东斋          曹松

三庚到秋伏,偶来松槛立。热少清风多,开门放山入。

同陆使君水堂纳凉     释皎然

柳家陶暑亭,意远不可齐。烦襟荡朱弦,高步援绿荑。爱公满亭客,来是清风携。滢渟前溪上,旷望古郡西。六月正中伏,水轩气常凄。野香袭荷芰,道性亲凫鹥。禅子顾惠休,逸民重刘黎。乃知高世量,不以出处暌。

苦热           宋韩琦

皇祐辛卯夏,六月朔伏暑。始伏之七日,大热极炎苦。赫日烧扶桑,焰焰指亭午。阳乌自焦烁,垂翅不西举。

初伏日招王几道小饮    欧阳修

北园数亩官墙下,嗟我官居如传舍。滹沱北渡马踏冰,西山病归花已谢。落英不见空绕树,细草初长犹可藉。空园一锁不复窥,不觉芳蹊繁早夏。隔墙时时闻好鸟,如得嘉宾听清话。今朝试去绕园寻,绿李横枝碍行马。蒲萄忆见初引蔓,翠叶阴阴还满架。红榴最晚子已繁,犹有残花藏叶罅。人生有酒复何求,官事无了须偷暇。古云伏日当早归,况今著令许休假。能来解带相就饮,为子埽月开风榭。

中伏日妙觉寺避暑     梅尧臣

绀宇迎凉日,方床御绤衣。清谈停玉尘,雅曲弄金徽。高树秋声早,长廊暑气微。不须河朔饮,煮茗自忘归。

甲辰初伏,快雨凉风。昼眠初觉,庭前小栏花木,各有意气,效柏梁体。      蔡襄


闰夏天气热焰烘,崇朝快雨随清风。昼轩梦觉开前栊,画栏花草意气雄。侧枕遥闻数异同,如此微物烦化工。盍各言尔之所从。繁葩富艳生朱红〈川海棠〉,枯条大蕊千万重〈绯桃〉。修干点缀赤日中〈蜀葵〉,蠲去忧忿谁与功〈萱草〉。采摘烹煮祛烦胸〈百合〉,秋霜巨实垂如瓮〈木瓜〉。横柯远引交加丛〈红玫瑰〉,叶抽绿剑端黄茸〈山姜〉。直立开披泉货通〈金钱〉,叠绕翠羽翻虬龙〈薜荔〉。误入畦町非余公〈䔛麻〉,助涤渴肺思匪躬〈麦门冬〉。物物自名词不穷,愿当我意乃汝容,负汝不饮惭衰翁。

六月十日中伏玉峰园避暑值雨  文同

南园避中伏,意适晚忘归。墙外谷云起,檐前山雨飞。兴馀思秉烛,坐久欲添衣。为爱东岩下,泉声绕翠微。

三伏暑甚七月八日立秋是日风作爽凉炎酷顿消老病欣然乃命酒成诗   张耒


西风吹淡白,窗户含凄清。炎凉一朝变,徂暑逝不停。山堂晓潇洒,病叟葛巾轻。平时干云树,芳叶亦复零。

伏日四望亭分韵得月字   王十朋

伏日何处游,危亭荫清樾。十客同我登,诗兴浩然发。四檐山在眼,奚用更拄笏。小饮未成醺,天边见新月。

伏日          明文徵明

九衢三伏涨黄尘,病发萧萧挂葛巾。正好关门消永日,可堪曳履见时人。惊风梧叶常疑雨,窥户薇花不是春。睡起北窗修茗供,月团香细石泉新。

伏日部选句

梁昭明太子启:三伏渐终,九夏将谢。萤飞腐草,光浮帐里之书。蝉噪繁柯,影入机中之鬓。
何逊诗:愿以三伏晨,催促九秋换。
唐岑参诗:凛凛三伏寒,巉巉五丁迹。
高适诗:犹是对夏伏,几时有凉飙。
姚合诗:下伏秋期近,还知扇渐疏。
李频诗:蝉从初伏噪,客向晚凉吟。
罗邺诗:休摇雉尾当三伏,似展龙鳞在一床。
黄滔诗:山寒彻三伏,松偃出千年。
李洞诗:松下度三伏,磬中销五更。
宋韩琦诗:人间酷暑痛庚伏。
苏轼真一酒歌:三伏遇井了不尝,酿为真一和而庄。朱熹诗:病随庚伏尽,尊向晚凉开。
释惠洪诗:炎炎三伏过中伏,秋光先到幽人家。元陈天锡诗:雨收三伏暑,风送一帆秋。

伏日部纪事

《史记·留侯世家》:良尝步游下邳,圮上有一老父,至良所,出一编书曰:读此则为王者师。后十年兴。十三年,孺子见我济北谷城山下,黄石即我矣,遂去。后十三年,从高祖过济北,果见谷城山下黄石。取而葆祠之。留侯死,并葬黄石冢。每上冢伏腊祠黄石。
《汉书·东方朔传》:朔为常侍郎,得爱幸。伏日,诏赐从官肉。大官丞日晏不来,朔独拔剑割肉,谓其同官曰:伏日当蚤归,请受赐,即怀肉去。大官奏之。朔入,上曰:昨赐肉不待诏,以剑割肉而去之,何也。朔免冠谢。上曰:先生起,自责也。朔再拜曰:朔来朔来,受赐不待诏,何无礼也;拔剑割肉,一何壮也;割之不多,又何廉也;归遗细君,又何仁也。上笑曰:使先生自责,乃反自誉,复赐酒一石、肉百觔,归遗细君。
《书仪》:六月三庚伏日。昔贾谊在湘南,六月三庚日,有服鸟来时,以南方毒恶,以助太阳销铄万物,因损人,故避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六年六月初,令伏闭尽日。〈注〉《汉官旧仪》曰:伏日万鬼行,故尽日闭,不干他事。《风俗通义》:汉中巴蜀,自择伏日。俗说汉中巴蜀、广汉,土地温暑,草木早生晚枯,气异中国。故令自择伏日也。谨按《汉书》,高帝分四部之众,用良平之策,还定三秦,席卷天下。盖君子所因者,本也。论功定封,加以金帛,重复宠异,令自择伏日,不同凡俗。
《四民月令》:初伏,荐麦瓜于祖祢。
《魏典略》:大驾都许使、光禄大夫刘松北镇袁绍军,与绍子弟日共宴饮,常以三伏之际,昼夜酣饮,极醉至于无知,云以避一时之暑。故河朔有避暑饮。
《酉阳杂俎》:历城北,有使君林,魏正始中,郑八悫三伏之际,每率宾僚避暑于此。取大莲叶置砚格上,盛酒三升,以簪刺叶,令与柄通屈茎上,轮囷如象鼻,传噏之。名为碧筒杯酒。味杂莲气香,冷胜于水。
《世说》:郗嘉宾,三伏之日诣谢公,炎暑熏赫,虽复当风交扇,犹沾汗流漓。谢著故绢衣,食热白粥,晏然无异。郗谓谢公曰:非君几不堪此。
《邺中记》:石季龙于冰井台藏冰,三伏之月,以冰赐大臣。
《图画见闻志》:梁刘产齐所藏名迹,不啻千卷。每暑伏晒曝,一一亲自卷舒,终日不倦。
《洛阳伽蓝记》:千秋门内,道北有西游园,园中有凌云台,即魏文帝所筑者。高祖于台北造凉风观,观东有灵芝钓台,累木为之,去地二十丈,风生户牖,云起栋梁。三伏之月,皇帝于此避暑。
《荆楚岁时记》:六月伏日,并作汤饼,名为辟恶。〈注〉《魏氏春秋》:何晏以伏日食汤饼,取巾拭汗,面色皎然,乃知非傅粉。则伏日汤饼,魏已来有之。
《唐会要》:天宝五载六月三日,敕:三伏内,令宰相辰时还宅。
《开元天宝遗事》:杨氏子弟,每至伏中,取大冰,使匠琢为山,周围于宴席间。座客虽酒酣,而各有寒色,亦有挟纩者。
杨国忠子弟,以奸媚结识朝士,每至伏日,取坚冰令工人镂为凤兽之形,或饰以金环綵带,置之雕盘中,送与王公大臣。惟张九龄不受此惠。
长安富家子,刘逸、李闲、卫旷,家世富豪而好待士,每至暑伏中,各于林亭内植画柱,以锦结为凉棚,设坐具,召长安名妓,閒坐递请,为避暑会,人皆爱羡。唐都人,伏天于风亭水榭,雪槛冰盘,浮瓜沉李,流杯曲沼,通夕而罢。
《销夏》:荣辑子邕酷好图画,务广蓄,每三伏中曝之,各以其类,循次开展,遍满其家。每一种日日更换,旬日始了。好事家鲜其比也。
《图画见闻志》:端拱元年,以崇文院之中堂,置秘阁,命吏部侍郎李至兼秘书监,点检供御图书,选三馆正本书万卷,实之,秘监以进,御退馀藏于阁内。又从中降图画,前贤墨迹数千卷以藏之。淳化中阁成,上飞白书额,亲幸,召近臣纵观图籍,赐宴。每岁因暑伏曝,近臣暨馆阁,诸公张筵,纵观图典之盛,无替天禄石渠,妙楷宝迹矣。
《玉海》:淳化五年六月庚寅初伏,上亲书红绫扇,赐近臣各一。
《梁溪漫志》:温公独乐园之读书堂,文史万馀卷。公晨夕所阅,虽累年如新。尝谓其子公休曰:吾每岁以上伏及重阳间,暴群书之脑,所以年深不损。
《东京梦华录》:都人最重三伏,往风亭水榭,峻宇高楼、雪槛冰盘、沈李浮瓜、流杯曲沼、苞鲊新荷、远迩笙歌通夕始罢。
《乾淳岁时记》:宰执、亲王、三衙从官、内侍省官,伏日赐暑药。
禁中避暑,多御复古、选德等殿,及翠寒堂纳凉,长松修竹、浓翠蔽日、层峦奇岫、静窈萦深、寒瀑飞空下注,大池可十亩。洪景卢学士尝赐对于翠寒堂,当三伏中,体粟战慄,不可久立。上问故,笑遣中贵人以北绫半臂赐之。
《玉堂杂记》:学士院官,若侍从以上,兼领自从本官或庶僚权直院,三伏赐冰一担,时果五品。
《岁华纪丽谱》:六月初伏日会监司,中伏日会职官以上,末伏日会府县官,皆就江渎庙,设厅。初,文潞公建设厅,以伏日为会避暑。自是以为常。早宴罢,泛舟池中,复出就厅晚宴。观者临池张饮,尽日为乐。赵清献公使限钱,但为初伏会,今因之。
《帝京景物略》:三伏日洗象,锦衣卫官以旗鼓迎象,出顺承门浴,响闸,象次第入于河,则苍山之颓也。额耳昂回鼻舒,纠吸嘘出水面,矫矫有蛟龙之势。象奴挽索据脊,时时出没其髻。观者两岸各万众,面首如鳞次贝编焉。然浴之不能,须臾象奴辄调御令起,云:浴久则相雌雄,相雌雄则狂。

伏日部杂录

《陶朱公书》:伏里西北风,主冬冰坚。谚云:伏里西北风,腊里船弗通。虹见,主麦贵。日蚀,主旱。有雾,亦主旱。谚云:六月里迷雾,要雨到白露。西南风,主虫损稻。藏麦,三伏烈日之中,晒极乾,先将稻草灰铺缸底,带热而收,复以灰盖之。用苍耳,辣蓼,及麻叶,碎杂其中,可免化蛾。
《汉书》:杨恽报孙会宗曰:田家作苦,岁时伏腊。烹羊炰羔,斗酒自劳。
《水经注》:杨溪水,清冷甚于大溪,纵暑伏之辰,尚无能澡其津流也。
武周县有东西谷,广十许步,南岸下有风穴,厥大容人,其深不测,而穴中肃肃,常有微风,虽三伏盛暑犹须袭裘,寒吹凌人,不可暂停。
《齐民要术》:种瞿麦法,以伏为时,亩收十石,浑蒸曝乾,舂去皮,米全不碎,炊作飧,甚滑,细磨下绢筛,作饼,亦滑美。
小豆,夏至后十日种者,为上时,初伏断手为中时,中伏断手为下时,中伏以后则晚矣。
《阴阳书》:从夏至后第三庚为初伏,第四庚为中伏,立秋后初庚为后伏,谓之三伏。曹植谓之三旬。
《玉堂闲话》:陇城县东柯僧院,甚有幽致,高槛可以眺远,虚窗可以来风,游人如市。其山北有隗嚣避暑宫,对面瀑布泻出于苍崖之间,三伏生凉,人迹罕至。《膳夫录》:汴中节食,伏日绿荷包子。
《山居四要》:收椒,中伏后,遇天色晴明,带露收,阴一日之后,晒三日,则红而裂。遇雨,薄摊当风处,频翻,若盦则黑又不香。仍收椒子,用乾土和拌搅匀,埋于避雨水地内,约深一尺,勿令水浸生芽。
《便民纂要》:造酱,三伏中不拘黄黑豆,拣净水浸一宿,洒出煮烂,用白面拌匀,摊芦席上,用楮叶或苍耳叶盖,一日发热,二日作黄衣,三日后翻转晒乾。黄子一斤用盐四两为率,井水下水高黄子一拳,晒须不犯生水。
《七修类槁》:种葫萝卜,宜于伏内,畦种,或肥地漫种,频浇灌,则肥大。
《家塾事亲》:造神曲方:头伏六月六日,取麦一斗,新汲井花水一桶,淘净晒极乾,当日磨为细末,将淘米水澄清,和曲每麸一升,分作三块,用麻叶包,悬风道凉处,七十日可用。每米一斗用曲三块或一斤半。《食物本草》:种小豆,以初伏为上,中伏次之,后则难为种子。
《蓬窗续话》:褦襶,凉笠也。以竹为胎,蒙以帛,暑时戴之以遮日。《程晓伏日诗》:今世褦襶子,触热到人家。《居山杂志》:美竹,高者至数丈,其名曰毛竹。三伏荫其下无暑气,然独宜山冈则生,移之平陆则勿活。《清閒供》:六月初伏,荐麦瓜中伏碧筒,劝竹筱饮。《本草纲目》:千年艾,三伏日采叶曝乾,叶不似艾而作艾香,搓之即碎,不似艾叶成茸也。
三伏铸钱,其汁不清,俗名炉冻盖火剋金也。硫黄,神仙药也,三伏日饵百粒,去脏腑积滞,有验。造面曲法:三伏时用白面五斤,菉豆五升,以蓼汁煮烂。辣蓼末五两,杏仁末十两,和踏成饼,楮叶裹,悬风处,候生黄收之。
《销夏·寿阳记》曰:明义井,三伏之日,炎暑赫曦,男女往来,其气短急,望见义井则喜不可言,未至而忧,既至而乐,号为欢乐井。
《燕都游览志》:积水潭,在都城西北隅,或名净业湖。每年三伏日,锦衣卫率御马监官校浴马,湖干如濯云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