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夏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五十三卷目录

 夏至部汇考
  书经〈尧典〉
  礼记〈月令〉
  左传〈伯赵司至〉
  易通卦验〈赤气直离 少阴云 瑟用桑木 鼓用牛皮 乐以箫 伯劳鸣〉
  易稽览图〈景风至〉
  孝经纬〈斗指午 景风至〉
  乐纬〈夏至乐〉
  汲冢周书〈时训解〉
  汉书〈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训〉
  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
  后汉书〈律历志 礼仪志〉
  风俗通义〈题游光〉
  素问〈脉要精微论〉
  五经通义〈助微气〉
  晋书〈天文志〉
  风土记〈黄梅雨〉
  三礼义宗〈夏至三义〉
  齐民要术〈夏至事宜〉
  隋书〈礼仪志〉
  占气〈离气 穷日〉
  月令占候图〈占夏至〉
  辽史〈礼志〉
  豹隐纪谈〈夏至谚〉
  农政全书〈占候〉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夏至事宜〉
  直隶志书〈永平府 肃宁县 饶阳县〉
  山东志书〈福山县〉
  山西志书〈临县〉
  河南志书〈夏邑县〉
  江南志书〈长洲县 嘉定县 无锡县 金坛县 高邮州 休宁县 巢县 滁州〉
  浙江志书〈海宁县 绍兴府 肃山县 诸暨县 上虞县 东阳县 龙泉县〉
  湖广志书〈长沙府 慈利县 零陵县〉
  广东志书〈广州府 从化县 新安县 英德县〉
  云南志书〈鹤庆府〉
 夏至部艺文〈诗〉
  夏至避暑北池      唐韦应物
  夏至日作        权德舆
  夏至          宋范成大
  夏至          金赵秉文
  夏至日天子有事于方丘小臣太学斋居作 明皇甫汸
 夏至部纪事
 夏至部杂录
 夏至部外编

岁功典第五十三卷

夏至部汇考

《书经》尧典

日永星火,以正仲夏。
〈蔡传〉永,长也。日永,昼六十刻也。星火,东方苍龙七宿,火谓大火,夏至昏之中星也。正者,夏至阳之极,午为正阳位也。

《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 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死生分,君子齐戒,处必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致和,节耆欲,定心气,百官静事无刑,以定晏阴之所成。
〈陈注〉至犹极也,夏至日长之极,阳尽午中,而微阴眇重渊矣。此阴阳争辨之际也。物之感阳气而方长者生,感阴气而已成者死。此死生分判之际也。刑,阴事也,举阴事则是助阴抑阳,故刑罚之事皆止,静而不行也。晏,安也,阴道静,故云晏。阴及其定,而至于成,则循序而往不为灾矣。

《左传》伯赵司至

郯子曰:少皞挚为鸟师,而鸟名伯赵氏,司至者也。
〈注〉伯赵,伯劳也。〈疏〉此鸟以夏至来,故以名官使之,主夏至。

《易通卦验》赤气直离

离,南方也,夏至日中,赤气出直离,此正气也。气出右,万物半死;气出左,赤地千里。

少阴云

夏至,少阴云如水波。

瑟用桑木

人君,夏至日,使八能之士,鼓黄钟之瑟瑟,用桑木,长五尺七寸。

鼓用牛皮

夏至,鼓用牛皮,圆径五尺七寸。
〈注〉牛,离类。

乐以箫

夏至之乐,以箫。
〈注〉箫,亦管也,形似凤翼。凤,火兽也。火数七,夏时又火用事。

伯劳鸣

夏至,伯劳鸣,伯劳性好单栖,其飞,其声嗅嗅。夏至应阴而鸣,冬至而止。

《易稽览图》景风至

夏至日,景风至,蝉始鸣,螳螂生。夏至之后三十日,极热。

《孝经纬》斗指午

芒种后十五日,斗指午,为夏至。

景风至

夏至,景风至,辨大将,封有功。

《乐纬》夏至乐

离主夏至,乐用弦。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夏至之日,鹿角解。鹿角不解,兵戈不息。

《汉书》天文志

日有光道,夏至至于东井,北近极,故晷短;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长尺五寸八分。
月有九行,夏至,南从赤道。
夏至日北极,晷短。北不极,则寒为害。

《淮南子》天文训

日冬至,则斗北中绳,阴气极,阳气萌,故曰:冬至为德。日夏至,则斗南中绳,阳气极,阴气萌,故曰:夏至为刑。阴气极,则北至北极,下至黄泉,故不可以凿地穿井。万物闭藏,蛰虫首穴。故曰:德在室。阳气极,则南至南极,上至朱天,故不可以夷丘上屋。万物蕃息,五谷兆长。故曰:德在野。日冬至,则水从之,日夏至,则火从之,故五月火正,而水漏。十一月水正,而阴胜。阳气为火,阴气为水。水胜,故夏至湿。火胜,故冬至燥。燥,故炭轻,湿,故炭重。日冬至,井水盛,盆水溢,羊脱毛,麋角解,鹊始巢。八尺之修日中,而景丈三尺。日夏至而流黄泽,石精出,蝉始鸣,半夏生,蚊虻不食,驹犊鸷鸟不搏,黄口八尺之景修,径尺五寸。景修则阴气胜,景短,则阳气胜,阴气胜,则为水,阳气胜,则为旱。
芒种加十五日,斗指午,则阳气极。故曰:有四十六日,而夏至,音比黄钟。
夏日至,则阴乘阳,是以万物就而死。
夏至日,出东北维,入西北维。

《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

大夏之月,相遇南方,合而为一,谓之曰:至。别而相去,阳适右,阴适左,适右由下,适左由上,上暑而下寒,以此见天之夏,右阳而左阴也。上其所右,下其所左,夏月尽,而阴阳俱北还,阳北还,而入于申,阴北还,而入于辰。此阴阳之所始出地入地之见处也。

《后汉书》律历志

天子常以日夏至,御前殿,合八能之士,陈八音,听乐均,度晷景,候钟律,权土灰,放阴阳。夏至阴气应,则乐均浊,景短极,蕤宾通,土灰重,而衡低,进退于先后五日之中,八能以候状闻太史,封上,效则和,否则占。
〈注〉《易纬》曰:冬至,人主不出宫寝,兵从乐。五日击黄钟之磬,公卿大夫列士之意,得,则阴阳之晷如度数,夏至之日如冬至之礼。

日道敛北去,极弥近,其景弥短,近短,乃极夏乃至焉。

礼仪志

仲夏之月,万物方盛,日夏至阴气萌作,恐物不楙。其礼以朱索连荤菜,弥牟蛊,钟以桃印,长六寸方三寸。五色书文如法,以施门户。
日夏至,禁举大火,止炭鼓铸,消石冶,皆绝止,至立秋,如故事,是日浚井汲水。
日冬至,夏至,阴阳晷景长短之极,微气之所生也。故使八能之士八人,或吹黄钟之律,间竽,或撞黄钟之钟,或度晷景。权水轻重,水一升,冬重十三两。或击黄钟之磬,或鼓黄钟之瑟,轸间九尺二十五。弦宫处于中,左右为商徵角羽。或击黄钟之鼓,先之三日,太史谒之,至日夏时,四孟冬,则四仲其气至焉。先气至五刻,太史令与八能之士,即坐于端门左塾,太子具乐器,夏赤,冬黑,列前殿之前,西上钟,为端守宫,设席于器南北面,东上正德席鼓,南西面令晷仪,东北三刻中,黄门持兵,引太史令,八能之士,入自端门就位。二刻,侍中、尚书、御史谒者,皆陛,一刻,乘舆亲御临轩,安体静居,以听之太史令。前当轩溜,北面跪,举手曰:八能之士以备,请行事。制曰:可。太史令稽首曰:诺。起立,少退,顾令正德曰:可行事。正德曰:诺。皆旋复位。正德立,命八能士曰:以次行事,间音以竽。八能曰:诺。五音各三十为阕。正德曰:合五音律,先唱五音,并作二十五阕,皆音以竽。讫,正德曰:八能士各言事。八能士各书板,言事文。曰:臣某言今月若干日,甲乙日,冬至黄钟之音,调君道,得孝道,褒商臣,角民,徵事,羽物,各一板,否则召太史令各板书,封以皂囊,送西陛,跪授尚书,施当轩北面,稽首拜上,封事。尚书授侍中、常侍,迎受报闻以小黄门,幡麾节度。太史令前曰:礼毕。制曰:可。太史令前稽首曰:诺。太史令八能士诣大官,受赐陛者,以次罢,日夏至礼亦如之。
〈注〉《乐叶图徵》曰:夫圣人之作乐,不可以自娱也。所以观得失之效者也。故圣人不取备于一人,必从八能之士。故撞钟者,当知钟。击鼓者,当知鼓。吹管者,当知管。吹竽者,当知竽。击磬者,当知磬。鼓琴者,当知琴。故八士曰:或调阴阳,或调律历,或调五音。故撞钟者以知法度,鼓琴者以知四海,击磬者以知民事。钟音调则君道得,君道得则黄钟蕤宾之律应。君道不得则钟音不调,钟音不调,则黄钟蕤宾之律不应。鼓音调,则臣道得,臣道得,则太簇之律应。管音调,则律历正,律历正,则夷则之律应。磬音调,则民道得,民道得,则林钟之律应。竽音调,则法度得,法度得,则无射之律应。琴音调,则四海合,岁气百川一合德,鬼神之道行,祭祀之道得。如此,则姑洗之律应。五乐皆得,则应钟之律应。天地以和气至,则和气应。和气不至,则天地和气不应。钟音调,下臣以法贺主。鼓音调,主以法贺臣。磬音调,主以德施于百姓。琴音调,主以德及四海。八能之士,常以日冬至成天文,日夏至成地理。作阴乐以成天文,作阳乐以成地理。

《风俗通义》题游光

夏至著五綵,辟兵,题曰:游光。游光,厉鬼也。知其名者,无瘟疾。

《素问》脉要精微论

夏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与脉为期,期而相失,知脉所分。

《五经通义》助微气

夏至,阴始动而未达,故寝兵鼓,不设政事,所以助微气之养也。

《晋书》天文志

夏至极起,而天运近北,而斗去人远,日去人近,南天气至,故蒸热也。

《风土记》黄梅雨

夏至之日雨,名曰黄梅雨。
〈注〉夏至霖霪,至前为黄梅。先时为迎梅雨,及时为梅雨,后时为送梅雨。

《三礼义宗》夏至三义

夏至为节者,至有三义。一以明阳气之至极,二以明阴气之始至,三以明日行之北至,故谓之至。

《齐民要术》夏至事宜

崔寔曰:夏至先后各五日,可种牡麻。
《泛胜之书》曰:植禾,夏至后八十九十日,常夜半候之,天有霜,若白露下,以平明时,令两人持长索,相对各持一端,以概禾中,去霜露,日出乃止。如此禾稼五谷不伤矣。

《隋书》礼仪志

《周官》云:夏日至,祭地于泽中之方丘。

《占气》离气

夏至之日,离卦用事。日中时,南方有赤云如马者,离气至也。宜黍。离气不至,日月无光,五谷不成,人病、目疾,冬中无冰。应在十一月内,是日,风从离来,为顺,其年大熟。

穷日

夏至前一日,夏至后十日、十六日,为穷日。

《月令占候图》占夏至

朔日至六日,夏至,五谷熟。二十三、二十四日,夏至,五谷不熟。二十五日、三十日,夏至时,价平和。晦日夏至,五谷贵。

《辽史》礼志

《岁时杂仪》:夏至之日,俗谓之朝节。妇人进綵扇,以粉脂囊相赠遗。

《豹隐纪谈》夏至谚

《石湖居士·戏用乡语》云:土俗以二至后九日,为寒燠之候。故谚有夏至未来,莫道热。冬至未来,莫道寒之语。又夏至后一说云:一九至二九,扇子不离手;三九二十七,吃茶如蜜汁;四九三十六,争向路头宿;五九四十五,树头秋叶舞;六九五十四,乘凉不入寺;七九六十三,夜眠寻被单;八九七十二,被单添夹被;九九八十一,家家打炭堑。

《农政全书》占候

谚云:夏至无云,三伏热。 夏至日,风色有交时,最要紧,屡验。 夏至日,雨落,为淋时雨,其年必丰。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五月夏至,忌东风,主病。

夏至事宜

夏至后夜半,一阴生,宜服热物,兼服补肾汤药。《吕公岁时记》曰:夏至一阴生,宜服饵制过硫黄,以折阴气。
《琐碎录》曰:患嗓臭者,复至日,日未出时,汲井花水一盏,作三嗽吐门阃里,如此三十日,口臭永除矣。夏至后,宜浚井改水,以去瘟病。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永平府
夏至日占伏,有风,大熟。占麦,谓麦信,东南风,麦稔;西北风,熟亦瘠;西南风甚,旬中必槁。

肃宁县

夏至风东来,人多病;风南来,名顺风,大热;风西来,秋大雨;风北来,山水出。

饶阳县

夏至东风,主满天蝗虫飞;南风,主虫灾;西风主刀兵;北风主田禾平收。是日得雨,丰稔之候。谚云:夏至在月头,边戍吃边愁。夏至在月中,耽阁粜米翁。谓米价平也。

《山东志书》福山县

夏至荐麦,用青麦炒半熟,磨成条,名曰碾转。

《山西志书》临县

夏至日,祭河神庙。

《河南志书》夏邑县

夏至,观方风,以验旱涝。

《江南志书》长洲县

夏至日起时,时分三节,共十五日。三日为头时,五日为中时,七日为末时。梅雨时雨,田所必资也,方梅而雨,则主旱;时尽而雷,则主涝。谚云:高田只怕迎梅雨,低田只怕送时雷。中时而雷,谓之腰窝报,亦主多雨,名倒黄梅。

嘉定县

夏至,用蚕豆小麦煮饭,名夏至饭。戒坐户槛,云:犯之得疰,夏疾。夏至后,为三时,人不浣濯粪田,不詈骂咀咒,云:天帝临人间。是日晴,则暑,不大酷。谚云:夏至有云,三伏热。

无锡县

夏至,炊麦豆,作糜以食。

金坛县

夏至,食李,饷馄饨。

高邮州

五月夏至前一日,雨拦时雨,必主旱。

休宁县

夏至宜在中旬。谚云:夏至在月头,边戍吃边愁。夏至在月中,耽阁粜米翁。夏至在月尾,禾熟米价起。

巢县

夏至,以火日作醯酱,麦始新,即用面为不饦,俗呼饺。相馈送。

滁州

夏至日,食小麦、豌豆、郁李、戴野、大麦。

《浙江志书》海宁县

夏至,设奠祀先祖。

绍兴府

夏至,山会,农人作竞渡会,衣小儿衣,歌农歌,率数十人,共一舟,以先后相驰逐。观者如堵。
萧山县
夏至,各供茶,曰夏至茶。

诸暨县

夏至日,新面裹馄饨,庶羞荐先,占风云:南风红云,主旱。北风黑云,主水。

上虞县

夏至,各具面为祀。

东阳县

夏至,凡治田者,不论多少,必具酒肉,祭土谷之神。束草立标,插诸田间,就而祭之,为祭田婆。盖麦秋既登,稻禾方茂,义兼祈报矣。

龙泉县

夏至日,属水,主妖出。属金,大有暑毒。值丙寅丁卯,米贵,火殃。其日南风,大熟无比。北风,山水暴出。西南风,主六月水横流,人灾。西风,秋多大雨。东风,八月人病。北风,米大贵。在四十五日内应,其日无云,主旱涸。值六月初一日,急备米谷,必大荒。

《湖广志书》长沙府

夏至,乡民祀土为社饮。

慈利县

夏至,得雨必丰。谚云:夏至见青天,有雨在秋边。

零陵县

夏至节日,食粽,取菊为灰,以止小麦虫。

《广东志书》广州府

夏至,屠狗食之,云解疟。

从化县

夏至,啖荔果。

新安县

夏至雨,云洗仓水,米贵。

英德县

夏至,磔狗禦虫毒,是月农再播种,命曰晚稼。

《云南志书》鹤庆府

朝霞山,在城西南十里,晨霞绚彩,其上山畔有小穴,围径六寸,有气出入,如嘘吸,名风洞。土人目眚者,以夏至之日,群聚穴口,熏之。

夏至部艺文〈诗〉

夏至避暑北池      唐韦应物


昼晷已云极,宵漏自此长。未及施政教,所忧变炎凉。公门日多暇,是月农稍忙。高居念田里,苦热安可当。亭午息群物,独游爱方塘。门闭阴寂寂,城高树苍苍。绿筠尚含粉,圆荷始散芳。于焉洒烦抱,可以对华觞。

夏至日作        权德舆

璿枢无停运,四序相错行。寄言赫曦景,今日一阴生。

夏至          宋范成大

李核垂腰祝噎,粽丝系臂扶羸,节物竞随乡俗,老翁閒伴儿嬉。

夏至          金赵秉文

玉堂睡起苦思茶,别院铜轮碾露芽。红日转阶帘影薄。一双蝴蝶上葵花。

夏至日天子有事于方丘小臣太学斋居作明皇甫汸


凤甸方丘峙,龙舆大驾来。赤斿承烈日,碧殿净氛埃。天上帷城建,云中幔屋开。喜瞻周祀典,沗窃汉英材。暑谢唐文避,薰应虞舜催。明禋宣室里,徙倚泮宫隈。缯燎光仍焰,咸池舞更回。自非留滞客,徒怆失趋陪。

夏至部纪事

《周礼·地官》: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测土深。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订义〉王东岩曰:日月之行,分同道也。至相过也。景晷相过,则有可候之理。故致日必以冬夏。今建国测景,只于夏至,而不于冬至。以冬至景长三尺,过于土圭之制,未若夏至之日,昼漏之半,立八尺之表,表北尺有五寸,正与土圭等,则为地中。故于此时,植之以表,测之以圭。
《春官》:大司乐,凡乐,函钟为宫,太簇为角,姑洗为徵,南吕为羽。灵鼓灵鼗,孙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之。若乐八变,则地示皆出,可得而礼矣。〈订义〉郑锷曰:乐用林钟,言地为万物之君,终于南吕,象其作成万物之效。鼓鼗言其德之灵,管象其生之众,空桑言其道无所不容,咸池言其泽无所不遍,而丘之体又象地之方。祭之日,用夏至一阴始生之日,以类求类,如此安有神之不出乎。
家宗人,以夏日至,致地示物魅。〈订义〉郑康成曰:地物阴也,阴气升,而祭地,祇物魅,所以顺其物也。百物之神曰魅,《春秋传》曰:螭魅魍魉。贾氏曰:《左传》宣三年,服氏注曰:螭,山神,兽形。魅,怪物。魍魉,木石之怪。文公十八年注:螭,山神,兽形。或曰:如虎而啖虎。或曰:魅,人面兽身而四足,好惑人,山林异气所生,为人害。贾服义与郑异,郑以螭魅为一物,故云百物之神。《秋官》:柞氏掌攻草木及林麓,夏日至,令刊阳木而火之。〈订义〉郑锷曰:攻之之法,夏至日,则刊阳木,而令燔燎,以火木之生于山南者,为阳木。夏日至,则阳气之极,又况火之炎阳乎。于是时则刊阳木而火之。彼将不胜乎阳而死矣。刊,除也,与随山刊木之刊同。阳木坚而难除,故以刊言之。刊者,除草木而空其地,或居民或作室,未必欲为耕种之地。刘执中曰:夏至日,阴生也,则刊其阳木之阴,以去其气之不足者。既伐,然后以火养其所生,可以齐诸阳也。
薙氏掌杀草,夏日至而夷之。〈订义〉郑锷曰:杀草之法,其去必有渐。春始生之初,则薙其萌,萌而去之,根尚在也。未能不生。夏日至,则阳极,而热于时,则薙而夷之。夷,伤也。盖因盛阳之炎阳,以钩镰迫地伤之也。《汉旧仪》:汉法,三岁一祭地于河东汾阴后土宫。以夏至日祭地,地神出,祭五帝于雍畤。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十五年十二月,有司奏,以为夏至,则微阴起,靡草死,可以决小事。是岁,初令郡国以日北至案薄刑。
《宋书·太祖本纪》:元嘉四年三月壬寅,禁断夏至日五丝命缕之属。富阳令诸葛阐之之议也。
《南史·陶弘景传》:弘景母郝氏,梦两天人手执香炉来至其所,已而有娠。以宋孝建三年景申岁,夏至日生。《何思澄传》:思澄父敬叔,齐长城令,有能名,在县清廉,不受礼遗。夏节至,忽榜门受饷,数日中得米二千馀斛,他物称是。悉以代贫人输租。
《水经注》:江州县有官橘,官荔枝园。夏至则熟。二千石常设厨膳,命士大夫共会树下,食之。
《隋书·礼仪志》:后齐制,夏至之日,禘昆崙皇地祇于其上,以武明皇后配。
《荆楚岁时记》:夏至节日,食粽。〈注〉周处谓为角黍,人并以新竹为筒,粽楝叶插,五綵系臂,谓为长命缕。是日取菊为灰,以止小麦蠹。〈注〉《干宝·变化论》云:朽稻为,朽麦为蛱蝶,此其验乎。《隋书·礼仪志》:高祖受命为方丘,于宫城之北,夏至之日祭皇地祇于其上,以太祖配。九州山川皆从祀。《唐书·礼乐志》:夏至,祭皇地祇,以高祖配,五方之岳镇海渎原隰,丘陵坟衍,在内壝之内,各居其方,而中岳以下在西南。
《百官志》:少府监中尚署令,夏至献雷车。
《唐会要》:仪凤四年五月,太史令姚元辩奏,于阳城测景台,依古法立八尺表,夏至日中,测景一尺五寸正,与古法同。
开元十五年,上命宫中育蚕。五月丁酉夏至,赐贵近丝人一綟。
《一品集》:唐学士,夏至日,颁冰及酒,以酒和冰而饮。禁中有冰醪酒坊。
《妆楼记》:女星傍一小星,名始影。妇女于夏至夜,候而祭之,得好颜色。
《金史·宣宗本纪》:贞祐三年,权参知政事德升言,旧制,夏至从免朝,四日一奏事。上曰:此在平时可也,方今多故,勿谓朕劳。遂云:当免,但使国事无废,则善矣。

夏至部杂录

《礼记·杂记》:孟献子曰:七月日至,可以有事于祖。〈注〉七月,周正建午之月也。日至,夏至也。
《左传》:昭公二十有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公问于梓慎曰:是何物也,祸福何为。对曰:二至二分,日有食之,不为灾,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过也。其他月则为灾,阳不克也,故常为水。
《易通卦验》:夏至,虾蟆无声。
鹿者,兽中阴也。贵臣之象,应阴解角。夏至,太阳始屈,阴气始升,阴阳相向,君臣之象也。失节不解,臣不承君,贵臣作奸。
《春秋考异邮》:夏至,井水跃。
《孝经纬》:日周天有七衡,夏至日在内衡。
《内经》:阳明,所谓洒洒振寒者。阳明者,午也。五月,盛阳之阴也。〈注〉阳盛以明,故云午也。夏至,一阴气上,阳气降下。故云:盛阳之阴也。
《本草经》:夏至之日,豕首茱萸萸先生。《管子·菁茅谋篇》:日至百日,黍秫之始也。
《轻重己篇》:以春日至始,数九十二日,谓之夏至,而麦熟。
《子华子·阳城青渠问篇》:阴气为水,水胜,故夏至之日湿。
《范子》:夏至三光盛。
《吕氏春秋·任地篇》:日至,苦菜死,而资生树麻与菽。《史记·天官书》:辰星仲夏,夏至,夕出郊东,井舆鬼柳,东七舍为楚。
《汉书·魏相传》:日夏至,则八风之序立,万物之性成,各有常职,不得相干。
《汉官仪》:夏至,赐百官枭羹,欲绝其类也。夏至,微阴始起,育万物,枭害其母,故以此日杀之。
《淮南子·天文训》:辰星正四时,常以五月夏至,效东井舆鬼。
《春秋繁露·循天之道篇》:阴阳之会,夏合南方,而物动于上,在日至之后。为热则焦沙烂石。
《神异经》: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岸深五丈馀,恒冰。惟夏至左右五六日,乃解。
《后汉书·鲁恭传》:恭疏曰:按《易》,五月姤用事,《经》曰:后以施令,诰四方。言君以夏至之日,施命,令止四方行者,所以助微阴也。行者尚止之,况于逮召考掠,夺其时哉。
《白虎通·诛伐篇》:夏至,阴始起,反大热。何阴气始起,阳气推而上,故大热。
《独断》:夏至,阴气起,君道衰,故不贺。
《月令章句》:自井十度至柳三度,谓之鹑首,之次夏至,居之秦之分野。
《抱朴子·杂应篇》:或问:魏武帝曾收左元放而桎梏之,而得自然解脱,以何法乎。抱朴子曰:吾不能正知左君所施用之事。然历览诸方书,有以夏至日,霹雳楔涂之,自解然。左君之变化无方,未必由此也。自用六甲变化其真形,不可得执也。
《神丹篇》:若取九转之丹内神鼎中,夏至之后,爆之,鼎热。翕然煇煌,俱起神光,五色即化为还丹。取而服之,一刀圭,即白日升天。
《竺法真·罗浮山疏》:荔枝以春青,夏至日,始赤,六七日便可食。
《三礼义宗》:日夏至,禁举大火,鼓铸销冶皆止。
《唐书·历志》:日在虚一,则鸟火昴虚。皆以仲月昏中合。于《尧典》,刘炫依大明历四十五年,差一度,则冬至在虚危,而夏至火已过中矣。
《千金要方》:夏至日,取松脂,日食一升,无食他物,饮水自恣,令人不饥。长服可以终身。
《酉阳杂俎》:猫目睛旦暮圆,及午竖敛,如綖其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暖。
《周易集解》:相见乎离。崔憬曰:夏至则离王,而万物皆相见也。
《岁时杂记》:夏至日,采映日果,即无花果也,治咽喉。《吴郡志》:夏至,复作角黍以祭,以束粽之草,系于足而祝之,名健粽。云令人健壮。
夏至,以李核为囊带之,云疗噎。
《玉海》:宋郎中崔遵度著琴之音,配节候为秋分之音。愚谓天地自然之节,岂止秋分,此夏至之音也。《野客丛谈》:元城先生,夏至日与门人论阴阳消长之理,以谓物禁太盛者,衰之始也。门人因曰:汉宣帝甘露三年,呼韩邪单于稽侯来朝,此汉极盛时也。是年,王政君得幸于皇太子,生帝骜于甲观画室,为世适皇孙。此新室代汉之兆。此正夏至,生一阴之时。先生曰:然汉再受命,已兆朕于景帝,生长沙定王发之际矣。
《芜史》:夏至,戴长命菜,即马齿苋也。
《谰言长语》:水归东海化为气,鹤食从顶咽下,云一百六十年一胎生。牛不耳听,听以角。夏至,目猫鼻暖,馀日皆冷。予以此言于人。遇夏至日,验之,猫鼻仍冷,不信。予曰:未至夏至时刻。忽至,此时乃暖。以此物物要格。
《田家五行》:夏至在月初,主雨水调。谚云:夏至端午前,坐了种田年。夏至在月中,耽阁粜米翁。夏至值甲寅丁卯,粟贵。朔日值夏至,冬米大贵。
《田家杂占》:夏至前后,得黄鲿鱼,甚散。子时雨必止,虽散不甚,水终未定。

夏至部外编

《梁陶弘景·冥通记》:夏至,日未中少许,在所住户南床眠。始觉,仍令善生,下帘又眠。未熟,忽见一人,长可七尺,朱衣亦帻,谓子良曰:我是此山府丞,嘉卿无愆,故来相造。子良乃起,整衫未答,仍问曰:今日吉日,日已欲中,卿斋不合,依常朝中食耳。未晓斋法,又曰:中食亦是,但夏月眠不益,人莫恒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