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端午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端午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五十一卷目录

 端午部汇考
  后汉书〈礼仪志〉
  风俗通义〈五綵丝 菹龟角黍〉
  续齐谐记〈五花丝粽〉
  齐民要术〈五日合药〉
  荆楚岁时记〈五日事考〉
  辽史〈礼志〉
  金史〈礼志〉
  武陵竞渡略〈竞渡考〉
  农政全书〈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端午事宜 五日事忌 五日修养法〉
  本草纲目〈端午日合诸药〉
  事物原始〈端阳 艾人 线符 遗扇〉
  酌中志略〈宫中端午〉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通州 文安县 遵化州 平谷县 永平府 滦州 河间府 冀州 赵州〉
  山东志书〈邹平县 诸城县 登州府〉
  山西志书〈解州 隰州 潞安府〉
  河南志书〈固始县〉
  陕西志书〈兴安州 平凉府〉
  江南志书〈江宁县 吴县 嘉定县 松江府 武进县 清河县 扬州府 如皋县 怀宁县 太湖县 巢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海宁县 诸暨县 天台县 桐庐县〉
  江西志书〈建昌府 金溪县 新昌县〉
  湖广志书〈德安府 云梦县 应山县 黄冈县 江陵县 攸县 岳州府 酃县 祁阳县〉
  福建志书〈福州府 建阳县 上杭县 仙游县 邵武府 诏安县〉
  广东志书〈从化县 南雄府 新兴县 石城县 琼州府 儋州〉

岁功典第五十一卷

端午部汇考

《后汉书》礼仪志

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以难,止恶气。

《风俗通义》五綵丝

五月五日,以五綵丝系臂,辟兵及鬼,令人不病瘟。

菹龟角黍

先节一日,以菰叶裹黏米栗枣,以灰汁煮,令熟。节日又煮肥龟,令极熟,去骨,加盐、豉、麻蓼,名曰:菹龟黏米。一名粽,一名角黍。盖取阴阳包裹之象也。龟,甲表肉里,阳外阴内之形,所以赞时也。

《续齐谐记》五花丝粽

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子贮米,投水以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曲,忽见一士人,自云三闾大夫。谓曲曰:闻君当见祭,甚善。常年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当以楝叶塞其上,以綵丝缠之。此二物,蛟龙所惮。曲依其言。今五月五日作粽,并带楝叶五花丝,遗风也。

《齐民要术》五日合药

五月五日,合止痢,黄连丸,霍乱丸,采葸耳,取蟾蜍及东行蝼蛄。
〈注〉葸耳蟾蜍,可合血,疽疮药。蝼蛄有刺,治去刺,疗产妇难生,衣不出。

《荆楚岁时记》五日事考

五月五日,四民并蹋百草,又有𩰚百草之戏。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
按宗测字:文度尝以五月五日,鸡未鸣时,采艾,见似人处,揽而取之,用灸有验。《师旷占》曰:岁多病,则艾先生。

是日竞渡,采杂药。
按: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伤其死,故并命舟楫以拯之。舸舟取其轻利,谓之飞凫。一自以为水军,一自以为水马。州将及土人,悉临水而观之。邯郸淳曹娥碑云:五月五日时,迎伍君,逆涛而上,为水所淹斯。又东吴之俗,事在子胥,不关屈平也。《越地传》云:起于越王勾践,不可详矣。是日竞采杂药。《夏小正》:此月蓄药,以蠲除毒气。

以五綵丝系臂,名曰辟兵,令人不病瘟。又有条达等织组杂物,以相赠遗。
按:仲夏,茧始出,妇人染练,咸有作务。日月星辰,鸟
兽之状,文绣金缕,贡献所尊,一名长命缕,一名续命缕,一名辟兵缯,一名五色丝,一名朱索,名拟甚多。青赤白黑以为四方,黄为中央,襞方缀于胸前,以示妇人计功也。

《辽史》礼志

重午仪,至日,臣僚昧爽赴御帐,皇帝系长寿綵缕,升车坐引,北南臣僚,合班如丹墀之仪。所司各赐寿缕,揖臣僚,受再拜,引退,从驾至膳,所酒三行。若赐宴,临时听敕。
《岁时杂仪》:五月重五日午时,采艾叶和绵著衣七事,以奉天子。北南臣僚,各赐三事,君臣宴乐。渤海膳夫进艾糕,以五綵丝为索,缠臂,谓之合欢结。又以綵丝宛转为人形,簪之,谓之长命缕。《国语》谓:是日,为讨赛咿唲,讨五赛,咿唲月也。

《金史》礼志

拜天,金因辽旧俗,以重五、中元、重九日行拜天之礼。重五于鞠场,中元于内殿,重九于都城外。其制,刳木为盘,如舟状,赤为质,画云鹤文。为架,高五六尺,置盘其上,荐食物其中,聚宗族拜之。若至尊,则于常武殿筑台,为拜天所。重五日质明,陈设毕,百官班俟于毬场乐亭南,皇帝靴袍乘辇,宣徽使前导,自毬场南门入,至拜天台,降辇至褥位。皇太子以下百官,皆诣褥位。宣徽赞:拜,皇帝再拜。上香,又再拜。排食抛盏毕,又再拜,饮福酒。跪饮毕,又再拜。百官陪拜,引皇太子以下先出,皆如前导引。皇帝回辇至幄次,更衣,行射柳、击毬之戏,亦辽俗也。金因尚之。凡重五日,拜天礼毕,插柳、毬场为两行,当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识其枝,去地约数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驰马前导,后驰马以无羽横镞箭射之。既断柳,又以手接而驰去者,为上。断而不能接去者,次之。或断其青处,及中而不能断,与不能中者,为负。每射必伐鼓,以助其气。已而击毬,各乘所常习马,持鞠杖。杖长数尺,其端如偃月。分其众为两队,共争击一毬。先于毬场南立双桓,置板,下开一孔为门,而加网为囊,能夺得鞠击入网囊者为胜。或曰:两端对立二门,互相排击,各以出门为胜。毬状小如拳,以轻韧木枵其中而朱之。皆所以习跷捷也。既毕,赐宴,岁以为常。

《武陵竞渡略》竞渡考

竞渡事,本招屈,实始沅湘之间。今洞庭以北,武陵为沅以南,长沙为湘也。故划船之盛甲海内,盖犹有周楚之遗焉。宜诸路仿效之者,不能及也。旧制四月八日,揭篷打船。五月一日,新船下水,五月十日、十五日划船赌赛。十八日,送标讫,便拖船上岸。今则兴废早晚不可,一律有五月十七八打船,廿七八送标者,或官府先禁后弛,民情先鼓后罢也。俗语好事失时者,云打得船来,过了端午,至今不足为诮矣。
船一以杉木为之,取其性轻易划,得燥木为龙骨,尤妙。一船司命,全在龙骨。生梗桡软,使船不进,皆龙骨病也。其次在䉢篾,以麻扎竹相续为之,绕船首尾,急束数十番,然后互相穿度勾绞如织。此一船之筋,以前后促紧如弓梢,船行身不动为良,否即亸水易败也。
船式长九丈五尺,最为中制。过长有十一丈五尺者。短至七丈五尺止。此武陵郡中船也。俗说长船短马,大意以坐桡多者为胜,实不尽然。有长之驽缓,不及短之精悍者。其他湖泊溪港所在,有船短不及式,或时饰他船水嬉而已,赌赛无取焉。
凡船决赌,以选桡为第一义,桡手俱出江南打鱼家。以姓著者,曰段家、芮家。以地著者,曰,德山,德山港。其人谓之水老鸦,狎巨浪如枕席者也。凡散桡皆以银米,先期占,募健儿,至期挑选用之。有畏生事不上船,及妇惜夫不听募者,须红布三五尺可得,亦犹款胡,用脂粉之属焉。一种江头给艓之人,抱瓮灌圜,不以渔为业,其桡轻小无力,谓之菜桡子,咸黜不用。凡选桡法,先遣两桡共一船,相背而划,以知强弱,谓之两头忙。复合十馀桡,分左右翼,急划数转如盘蚁,封,以观整乱,谓之涡儿漩。大抵左桡难于右桡,犹射左右开弓之有钝利也。
船以䉢为中线,虚缚船上。䉢前后立者,头梢二人。䉢中立者,旗鼓拍板三人。和䉢不拘人数,多不过四五,少或无之。䉢下施横木,约二尺许,一枚如梯桄子,相次左右坐桡处也。船过十一丈,可坐八十桡。九丈者,六十馀桡。七丈者,四十馀桡。行船以旗为眼,动桡以鼓为节,桡齐起落,不乱分毫,乱者黜之,谓搅酱手。与桡相应,惟拍板声最妙,如出桡间,响戛空水,诸处不用拍板,惟武陵为然,或代以金,失之愈远。
和䉢一名和桡,刘禹锡《竞渡曲注》曰:竞渡始于武陵,至今举楫而相和之,其音咸呼,云何在,斯招屈之义。然则和䉢亦疑和楫之讹也。去古渐远,不闻何在之声第相呼曰:拿桡拿桡。《庄子》渔父杖拿而引其船,陆游《老学庵笔记》:鼎澧谓拿子为桡,义兼诸此。
划船当郡城之中,远者自渔家港来,沿流十五里,自白沙渡来,溯流三十五里,计一日之间,五十里内。旗鼓鬨然,而徘徊往还,与赌赛之地,不过十里间耳。江南上至段家觜,下至青草觜,江北上至上石硊,下至下石硊,而势阔远,堪为赛场。南则芳草茂林,雪沙霞岸;北则危楼画槛,古堞重城。观者于此鳞集。刘禹锡诗:风俗如狂重此时,纵观云委江之湄。斯实录矣。赛船虽有上下长江南北分江之名,然不足为准,惟自北而南,横江互竞,两船约略齐驱,须到彼岸与否,为输嬴的据。范慥《竞渡赋》曰:聿来肇自于北津,所届眇期于南浦。殆谓是也。五月,沅江涨落不时,隔岸迂捷俄异。惯船者,皆深识水候,兼船所直之方,不差毫末,先胜而后战焉,否即浪战败矣。记船以鼓,大约横江涨时,三百八十槌,落时三百六十槌,逐岸增损不能悉载。
凡船赌赛,虽一江之中,彼己形见,犹狙诈百端。或前驱中流,整阵待敌;或卷旗卧鼓,发伏争先;或乍进乍止,以屡出相疲;或一纵一横,以分途并扼;或甲与乙赛,丙先为诱,迨甲乙成赌,丙旋抽回,谓之送船;或甲强乙弱,让乙先行,却后追去,谓之赶船。计路以船,有赶半船一船路,甚至五船,十船者。嬴亦如之,谓嬴半船一船路,甚至五船十船也。又或量力不进,遇敌先逃,谓之怯船。本无𩰚心,优游竟日,谓之演船。其人久习船事,足智多奸,谓之老水。后生轻锐,不胜成亏,谓之新水。船无老水,虽胜亦倖也。
武陵唱山歌,多竹枝遗意。白居易诗:江上何人唱竹枝,前声曳断后声迟。惟武陵人歌曳后断,断后迟为备其体,亦时有新语出。渔翁马隶,口中奇快可赏,龙船歌则不然。儿童所传,终老无异,每唱四声,前声毕,馀耶野二音;后声毕,馀阿娿二音而已。亦有相沿套头,如石榴花,叶儿青之类,为起兴语,临时撰足四句,彼此相嘲,鄙俚无足道。抵暮散船,则必唱曰:有也回,无也回,莫待江边冷风吹。其来甚远。按《隋书·地里志》:屈原五月望日赴汨罗,土人追至洞庭,不见,湖大船小,莫得济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湖。因尔,鼓棹争归竞会亭上。斯则有也回,无也回之义,乃数千年之语也。武陵东门外,旧有招屈亭。刘禹锡诗:昔日居邻招屈亭。《竞渡曲》云:曲终人散空愁暮,招屈亭前水东注。斯《隋志》竞会亭上之验,其地本名屈原巷,近有小港,名三闾河,盖原生平所游集也。
俗传竞渡禳灾,《风俗通》曰:五月五日,以五綵系臂,辟兵及鬼,令人不病瘟,亦因屈原。《荆楚记》曰:五月五日并蹋百草,采艾为人,悬门户,禳毒气。又曰:屈原以是日死,并将舟楫拯之。盖两事合为一耳。梅尧臣作祝,讥原好竞渡,使民习尚之,因以𩰚伤溺死。一岁不为,辄降疾殃,失爱民之道。刘敞作屈原虾辞,言竞渡非原意,以晓圣俞。辩说蜂起。余谓楚俗尚鬼,原生时放逐沅湘,亲睹淫祀山鬼国殇,何与人事,而皆为之辞。盖其俗有不可变者也。况原以忠直愤塞,蹈身洪流,民秉之良,自谋憔悴耳。属牢骚震駴,未有凭一叶之舟,堕千古之泪,亦何伤乎。江南卑湿温暑,司辰王侯驾言:士女于迈抑,亦山阴之禊竹,汝南之插萸也。使其可已,何俟今日。
今俗说禳灾,于划船将毕,具牲酒,黄纸钱,直趋下流,焚酹诅咒疵疠,夭札尽随流去,谓之送标。然后不旗不鼓,密划船归,拖置高岸,支阁苫盖以待明年。即今年事讫矣。尔时民间设醮,预压火灾,或有疾患,皆为纸船,如其所属,龙船之色,于水次烧之,此本韩愈送穷具车与船之意,亦非苟作。
桃符兵罐二物,船人临赛掷之以祈胜,非也。桃符能杀百鬼,乃禳灾之具。兵罐中所贮者,米及杂豆之属。按《续齐谐记》:楚人哀屈原,每至五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曲,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教曲以楝叶塞筒,五綵丝缚,免为蛟龙所窃。自是,世有楝叶粽,并带五色丝。此兵罐盛米,乃竹筒之讹,未有角黍,以前之遗制也。
划船不独禳灾,且以卜岁。俗相传歌:花船嬴了得时年。只此一句,无上下文,不知所自始,而频有其验。储光羲《竞渡诗》曰:能令秋大有,鼓吹远相催。然则其来已久,盖未有好事,划船非乐岁者也。
龙船歌耶野、阿娿馀音,惟武陵为然,诸处不尔。一云其音为些些,本招魂楚些之遗,吊屈意也。按宋玉《招魂》:帝告巫阳,有人在下。我欲辅之,魂魄离散,汝筮予之。盖原已死,时语今划船用巫,实始于此。说者乃谓玉徇楚俗,生用此法,于原似未为得。
划船用巫阳为厌胜,或走聘名巫于万山中,谓之山老师,法力尤高。大约划船先夜,头人具牲酒倩巫作法,从船首打觔斗,至尾撒荞燃火,名曰亮船。鼓声彻旦不懈,以防敌巫偷作幻术。或捕得之,捶死无悔。划船之日,巫举油火发船,以其红黑高下,占船之胜负,历历不爽。巫所奉神,名西河萨真人,诅咒有蛮雷、猛火、烧天等术。手诀有,收前龙,息阴兵,移山倒海等术,卷裈露足,跳罡七步,持咒激火,火起船行。咒词有天火烧太阳,地火烧五方,雷火执常法,烧死诸不祥。龙舟下弱水,五湖四海任飘荡。云云。船底在水中,用白茅从首至尾顺拂一过,亦防敌人暗系诸物,以成滞啬。馀法秘妄,不能悉知。
划船择头人,必有身家拳勇者为之。前数日,刊梨枣一片,上画龙舟,下书词调,蒸面为饼饵,遍送所隶地方,索报以金钱。亲戚或有力之人,派供酒饭,以供具盛者,为平生有行止之人。亦有寻常许愿供酒饭者。其日江中小艓,揭黄钱,二树綵联,鼓吹而往,即供饭船也。
凡供酒饭,虽船人醉饱,必强饮食之,颗沥不留馀,馀则撒江中,盘箸亦掷诸水,不复携去。至晚散船,人家竞取船仓中水,杂百草为浴汤,云:可辟恶。斯皆禳之类也。
船人无不习水善游,惟头旗鼓拍四人,不必善水,则皆寄命桡手。是日划船,悉顶巫师符篆,及制黄赤小旗,取鹭鸶毛插鬓间,厌胜物也。观者,树红绿綵,或制句綵上,俟船过赏之。凡船所经,系其隶地,放爆竹黄烟,挥扇喝采相和,否则群声合噪,以揶揄之怒者,掣屋瓦飞击如雨,船人亦横桡舞掌,作势相应云。花船庙神,曰梁王。其像冕服,侍卫兵仗甚严,乃东汉梁公代马援监军,征五溪夷者也。土人祀之阳山。刘禹钖诗:汉家都尉旧征蛮,血食于今配此山。又曰:梁国三郎威德尊,即此。江南有庙,郡人祈嗣踏青,桃李甘菊花,时率往游焉。划花船,则有事,兹庙刻神像于龙之首,涂其鳞尾五色,两旗白质龙文,或刺或绘五色,头梢旗鼓,和拍之人服黄白色,所隶地曰:神鼎清平,常武三门,及七里桥。赛花船,鳞尾旗服同花船。其庙神曰灵官,所隶地曰渔家港,竹笮湾等处。紫船鳞尾旗绘皆紫服黄白色,庙神曰李才将军,手赤棒,典江湖舟箄,未详所出,所隶地曰槐花堤,清泥湾。白船鳞尾,旗服纯白,庙神曰老官。曰羊头三郎,竹马三郎,皆一手操桡,一手或拳,或弄綵毬,古有竹郎神,未知是否。所隶地曰拱辰,永安二门,及善德山。乌船鳞尾皆乌,红船鳞尾皆红,旗皆赤色,服皆纯青,诸船桡服杂色,此两船桡亦纯青。庙神曰黄公大伯,二伯,三伯。黑面,手操桡。相传兄弟皆靛客,溺水为神者也。所隶地曰临沅门、大河街、德山港、苏家渡、白沙村。大抵庙神多不经,从来久远,莫由釐革,姑纪其实如此。诸船分界,惟士民割据。胜负嚣争,儿童妇女无肯逊人,一语或祖居此船,迁居彼船,只认祖居者,过半或居此船,而不争船,其党人憎之,谓没志气。纳降书攥桶子,凡与人手谈,拇阵,角饮,争言胜,或口称鼕鼕,打鼓声也;或张两袖舞,称嬴了,嬴了,和桡势也。流俗酷溺如此,若荣府建邦启土,道府县公署临民,虽在诸船界中,无屑屑分畛之理。俗儿亦以市井见分之细甚矣。
船中两旗,方幅各尺五寸,以布为之,《楚辞》乘回风兮载云旗。韩愈《罗池庙碑》曰:侯之来兮两旗,度中流兮风泊。之此亦迎神之物也。
划船招屈,良有深意,不独感兴汨罗。《楚辞》: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此原生平遭遇,掩抑迍邅,后人写之,疾鼓轻桡,轰霆捲雪,庶一洗其不平之气耳。又曰: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沅与枉渚,皆武陵水名。
龙船不施头角,或试施之。一再行,即取去,惟刻木鳞三尺竖船头,谓之鹅项头,人所倚立者也。相传,昔河洑龙,本造黄龙船,施头角鳞爪,体似真龙。鼓行没水,百无一人出者。故皆以为戒。亦云桡出德山龙井中,黄船用是始废,不诬也。
青船旧隶清平门外,谓之青竹标,不知何时废。今小庙存焉。
江上看船,北岸楼有三四层,自清平门至下石硊,其长五六里,皆前期争纳僦,直多至数百文。缓即为人占去。至日,提壶挈榼马步鱼轩切磨道,上巳牌,则毕集矣。盘中佳果,有韩家李麦黄桃,新味有鲥鱼莼菜。尝鼎一脔,下豉千里。方共清谈浪笑,忽闻船赛,莫不停杯变色,倚槛瞪眸,是耶,非耶,若得若失。元黄自战,胜负俄分。于时,或气涌如山,可以踏江穿屋;或颜灰若死,不知下殿辞楼。鹰飞天而雉伏蒿,龙为鱼而鼠变虎。殆未足以极其情喻也。
看船僦楼,亦各有域。花白诸船人,不入乌船域。乌红船人不入花船域。有互入者,非忘情不能,非善𩰚不敢,亦往往凶终,不如不入之为愈也。人众楼少,故有江南之食单,江中之舲舰,水陆蔽亏,莫可算数。在江南者,看横渡到岸,极审。然船将到岸,非其隶地,则岸头,飞砾击之,船人或挥桡挺𩰚,玉石莫分。居江中者,易碍诸船往来之路,或正当赌赛之冲,引避不及,立成泥矣。若取其点缀,江南果窳觞豆,满眼可沽,江中落日,金鼓喧阗,瓜瓢舴艋,皆扬袂折柳,危足踏舷而舞,亦诸方未有之盛观矣。
凡官府看船,往时多在寓贤阁,神鼎楼,县丽谯临沅楼等处,结綵张筵。诸船始至,必参严鼓勒桡,急划抢岸,头人转面鹅项,跪足点头。泊岸,仍登楼遍叩。官给花红赏之。后至者,有鞭扑之惧。今寓贤阁圯久矣。寓贤者谁,本朝薛文清为御史,监沅州银场,往来巡哨,王文成忤逆,瑾谪赴龙场,旅寓处也。
凡船赛,胜则以梢为头,倒转划之,船人皆竖桡舞柳、鸣金鼓吹,船中过所胜之船之方,掩抑数四。负者或勉为之,而神不王,或不相及远,则真服输,寂寂然矣。日晚,散船头家具酒饭,满船俱集。胜者加丰,邻里亲知,踵门称贺。明日结綵于门,开尊演戏,或书对联小令于城门,缚狗悬龟,系芎藭草果诸物以嘲负者。负者,地方之人,偶过其下,则垂首去,或亲友封致前物,以相谑云。自四月说船,便津津有味,五月划后,或胜或负,谈至八九月间,沾沾未厌也。
或曰:划船之说,备矣。梅圣俞云:𩰚伤溺死,其能免乎。则应之曰:龙船不易溺于诸船也,𩰚则溺耳。于竞渡时而禁𩰚,船中禁藏竹竿、鹅子石。两岸禁掷砖瓦。一捕尉力何难焉。若寻其本,限为小船,长不满五丈,桡不过三十人,宁以一船之费,为两三船,存其戏而杀其力,势自不至于𩰚矣。不𩰚亦不溺矣。前不云乎,使其可已何俟。今日如欲已之而未可得,是说而存之,其庶几哉。

《农政全书》农事占候

重五日,只宜薄阴。但欲晒得蓬便好。大晴,主水。雨,主丝绵贵。大风雨,主田内无边,带风,水多也。端午日雨,来年大熟。

《遵生八笺》端午事宜

《荆楚记》曰:五日,以艾缚一人形,悬于门户上,以辟邪气。以五綵丝系于臂上,辟兵厌鬼,且能令人不染瘟疾。口内常称游光厉鬼四字,知其名,则鬼远辟。《纂要》曰:五月五日,采艾治百病。
《琐碎录》曰:五日,朱砂写荼字,倒贴,辟蛇蝎。写白字,倒贴柱上,辟蚊虫。写仪方二字,倒贴亦妙。
又曰:午时将灯草浸油内,望太阳咒曰:天上金鸡,吃蚊子脑髓液。念七遍,吸太阳气吹于灯草上,夜点灯草,照蚊俱去。
又曰:五日取鳖爪著衣领中,令人不忘。
又曰:患嗓臭者,五日于日未出时,汲井花水一盏,作三嗽,吐门阃里。如此三十日,口臭永除矣。
又曰:五日清晨,取白矾一块,自早晒至晚,收之。百虫咬伤,以些少涂之,即止。又能消毒,取独蒜,不分瓣蒜也,捣烂,涂面皮,手脚,一年不生恶疮。及冬月,不作冻疮,神验。不可多擦。
吕公曰:五日午时,韭菜地上,面东不语,取蚯蚓泥藏之,遇鱼骨鲠喉,用此少许,擦咽喉外皮,即消。〈泥即蚯蚓粪也〉《广惠方》曰:五日,取晚蚕蛾,装一节竹筒内,开眼处,封贮,待其乾死。遇竹木刺伤者,以些少涂之,即出。更有别用,如此方可收得。
《杂记》曰:以青蒿草,捣汁,和石灰作饼子,阴乾,收起。遇刀斧伤者,涂之立愈,愈后无痕。又一方,采百草头,捣汁,和石灰作块子,凿大桑树上一孔,纳灰饼在内,待百日后取出,曝乾为末。傅金疮,神效。
五月五日,宜合紫金锭,保生锭子,治小儿疾,方在《医书录·内府》。此日,用雄黄研末,少加朱砂,收真蟾酥作杵,阴乾。凡遇恶毒初起,以唾磨擦,微痛立消。
《养生杂忌》曰:病目者,以红绢盛榴花拭目,弃之。谓代其病,凡红物俱可。
又云:五日,取莴苣菜,原窠或叶,置厨匮内,不生蛀虫。置毛褐衣内,亦妙。
《千金方》曰:五日取葵子,微妙为末。患淋者,食前温酒服一钱,立愈。
又云:五日,日未出时,取东向桃枝,刻作小人形,著衣领中,令人不忘。
又云:取鲤鱼枕骨烧灰,治久痢。如神。
高子曰:五月五日,午时,修合药饵者,以天罡,此时正塞鬼户,《斗柄诀》以月月尝加戌,五月,每日戌时,天罡指午,亥时指未,自未轮转,五日午时,正指艮宫,为鬼户也。故用此时合药,甚效,又为天中之节。
《养生论》曰:五月五日,宜合截疟鬼哭丹,用上好白砒五钱,研细入铁铫内,以寒水石一两为末,围定。然后以磁碗盖定,用湿纸作条,封碗合缝,炭火炙铫,烟出熏纸条黄色,即上取放纸上,置泥地,出火气一时,取研为细末,入冰片一分,麝香一分,共研蒸饼为丸,桐子大,朱砂为衣,每服一丸。临蒸日,神前香炉上熏过,朝北,井花水吞下。忌食鱼面生冷十日,永不再发。合时不令妇女孝服人见,妇人有病,令丈夫捻入口中,吞下立效,又不泄泻,真妙剂也。
《简易方》曰:用独蒲蒜同真飞丹,捣和为丸,圆眼大,治疟。临发,用一丸井花水,面东吞服,即愈。
《救民方》曰:中风牙紧,不能下药,用冰片,天南星,五日午时合起。遇病以指蘸药,擦大牙,左右二十三擦,口自能开,方下别药治之。
《长生要录》曰:五日取葛根为末,疗金疮、断血、除疟,取猪牙烧灰,治小儿惊痫,并涂蛇伤。
又云:取蝙蝠,倒挂,晒乾,和官桂薰陆香烧之,辟蚊。《万氏家抄》曰:五日午时,采鸡肠草,晒乾为末,齿痛热肿者,擦之立愈。
又曰:五日取虾蟆晒乾,收起,纸包,红绢袋盛。疟发,早男左女右,臂上挂帮,勿令知之,立愈。
五月五日,取冢上泥,并砖石一块回家,以小瓶盛埋门外阶下,合家不患时證。
《抱朴子》曰:五日,朱书赤灵符著心前,辟兵祛瘟,去百病。此即治百病符也。
《博济方》云:五日午时,或腊月三十日,取猪心血同黄丹乳香,相和为丸,鸡豆大,以红绢盛,挂门上。如有产妇子死腹中者,令酒磨一丸,即下。
《卫生方》云:五日,取百草头晒乾,为细末,用纸包收起。临用,取一撮白纸封好,用红布绢拴定。令患疟人以眼案臂,面北,男左女右,系臂上,勿令病人知为何物,极有应验。
又曰:五日,采蜀葵花,赤白二色,收起,阴乾。赤者治妇人赤带,白者治白带。
又曰:取鸡肠草,阴乾,烧灰,治积年恶疮,极效。采无花果,阴乾,治咽喉诸疾。
《云笈七签》曰:五日午时,取天落水,磨朱,写一龙字。明年又雨,取水磨墨,写一龙字,如钱大。二字合作一小丸。妇人难产,乳香汤,吞之,生出,男左女右,手中握字丸,即下。如次年无雨,前字无用矣。每年须写百字,以济人。
《千金月令》曰:五日,取瓦上青苔,或百草霜,入盐漱口,效。或水煮羊蹄根,或醋煮川椒,俱能治齿百疾。《本草图经》曰:五月五日,饮菖蒲雄黄酒,辟除百疾,而禁百虫。
《救民易方》曰:五月五日,六月六日,九月九日,采稀莶草,即白花菜是也,去根,花,并子净,用茎叶入甑,九蒸九曝,层层洒酒,与蜜水蒸完,极香,为末蜜丸,皂角子大。每服五七丸,米汤下服,至百日,去周身瘫痪,风疾,口眼歪斜,涎痰壅塞,久卧不起。又能明目,白发变黑,筋力强健,效不可言也。
《灵宝经》曰:是月五日,可修续命斋。

五日事忌

《经》曰:五月初五,戒夫妇容止,勿居湿地,以招邪气,勿露卧星月之下。
《云笈七签》曰:五日,不可见血物。
《杨公忌》曰:初五日,不宜问疾名,地腊日。

五日修养法

孙真人曰:是月,肝脏气休,心正旺,宜减酸增苦,益肝补肾,固密精气。卧早起早,慎发泄。五日尤宜斋戒静养,以顺天时。
《本草纲目》端午日造诸药
五月五日,午时,有雨急,伐竹竿中,必有神水,沥取为药,治心腹积聚及虫病。和獭肝为丸,又饮之,清热化痰,定惊安神。
重五日午时,取井华水,宜造疟痢、疮疡、金疮、百虫蛊毒诸丹丸。
五日,取车辙中水,或牛蹄中水,洗𤻤疡风,甚良。五日,取东引桃枝,削为木针,如鸡子大,长五六寸,乾之,为神针。用时以绵纸三五层衬患处,将针醮麻油点著,吹灭,乘热针之。治心腹冷痛、风寒、湿痹,附骨阴疽。凡在筋骨隐痛者,针之,火气直达病所,甚效。五月五日午时,取蚯蚓粪,以面和丸,如梧子大,朱砂为衣。可截热疟,每服三丸,无根水下,忌生冷,即止。或加菖蒲末,独头蒜。
《月池子蕲艾传》有赞云:产于山阳,采以端午,治病灸疾,功非小补。宗懔《荆楚岁时记》云:五月五日,鸡未鸣时,采艾似人形者,揽而取之,收以灸病,甚验。是日采艾为人,悬于户上,可禳毒气。其茎乾之,染麻油,引火点灸炷,滋润灸疮,至愈不痛。亦可代著筮,及作烛心。五月五日,采一百种草,阴乾烧灰,和石灰为团,煅研傅金疮,止血。亦傅犬咬。又烧灰,和井华水作团,锻白以酽醋和作饼,腋下夹之,乾即易,当抽尽一身痛闷,疮出即止,以小便洗之,不过三度,愈。按《千金方》治洞注下痢,以五月五日,百草灰吹入下部。又治瘰𤻤已破,五月五日,采一切杂草,煮汁洗之。
五月五日,取井中倒生草,烧研水服,勿令知即,恶酒不饮,即饮亦可不醉也。
诸疟久疟,用三姓人家寒食面,各一合,五月五日午时,采青蒿,擂自然汁和丸,绿豆大。临发日早,无根水下,一丸一方,加炒黄丹少许。〈德生堂方〉
金疮痈肿及竹木签刺等毒,用糯米三升,于端午前四十九日,以冷水浸之,一日两换水,轻淘转,勿令搅碎。至端午日取出,阴乾,绢袋盛,挂通风处。每用,旋取炒黑为末,冷水调如膏药,随疮大小,裹定疮口,外以布包定,勿动,直候疮瘥。
端午日,取独蒜煨熟,入矾红等,分捣丸,芡子大。寒热疟疾,每白汤嚼下一丸。
端午日,以独蒜十个,黄丹二钱,捣丸,梧子大,每服九丸,长流水下,甚妙。
寒湿气痛,端午日,收独蒜同辰粉捣涂之。
五月五日,釆繁缕,暴乾,烧作屑,疗杂疮,有效。即鹅儿肠草也。
五月五日,鸡肠草作灰,和盐,疗一切疮。及风丹,遍身痒痛,亦可捣封,日五六易之。
五月五日,收苋菜,和马齿苋为细末,等分,与妊娠人,常服,令易产也。
五月五日,掐黄瓜入瓶,内封,挂檐下,汤火伤灼,取水刷之,良。
五月五日午时,取桃仁一百枚,去皮,尖乳钵内,研成膏,不得犯生水,入黄丹三钱,丸梧子大,每服三丸,疟疾发日,面北温酒,吞下。合药忌鸡犬妇人见。

《事物原始》端阳

《荆楚岁时记》:五月五日为瑞阳,一云蒲节,一云重午。《续齐谐记》云:楚大夫屈原遭谗不用,是日投汨罗江死,楚人哀之,乃以舟楫拯救。端阳竞渡,乃遗俗也。《越地传》云:竞渡之事,起于越王句践,今龙舟是也。《抱朴子》:五日佩赤灵符于心前,以辟兵疫,今钗头符是也。《风士记》曰:荆楚人,午日烹鹜,闽中无鹜,烹鹅是也。以菰叶裹黏米,以象阴阳相包,今粽子是也。以五綵丝系臂,辟兵鬼气,一名长命缕,今百索是也。《荆楚岁时记》云:楚人采艾,挂于户上,以除毒气,今俗门上插蒲柳是也。泗人是日踏百草,今人𩰚百草戏是也。《天宝遗事》云:宫中午日,造粉团、角黍、饤于盘中,以小角弓射之,中者得食。然则今人竞渡,佩符、烹鹜、角黍、百索、摘艾、插蒲、𩰚草,其来尚矣。

艾人

《荆楚岁时记》曰:端午日,荆人皆蹋百草,采艾为人,悬于门上,以禳毒气。当时以《师旷占》有岁病,则艾草先生故也。

线符

汉五月五日,以五色印为门户饰,续《汉书》所谓桃印者也。刘昭曰:桃印本汉制,今世端午以五色綵缯篆符以相问遗,亦置于牖帐屏之间,即汉时桃印之制也。

遗扇

唐太宗谓无忌曰:端午以物玩相贺,朕今以飞白扇赐,庶动清风以增美德。今端午以扇相遗,自唐始也。

《酌中志略》宫中端午

五月初一日起,至初五日止,宫眷内臣,穿五毒艾虎补子蟒衣,门两旁安菖蒲艾盆,门上悬挂吊屏,上画天师,或仙子仙女执剑降五毒,故事如年节之门神焉。悬一月方撤也。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悬
五月五日,家悬五雷符,插门以艾,幼女佩纸符,簪榴花,曰:女儿节。是日午,具角黍,渍菖蒲酒,阖家饮食之。以雄黄涂耳鼻,取避虫毒之义也。天坛墙下走马为戏,群竞观焉。金鱼池、草桥、聚水潭皆有树荫,可坐醵饮,相望不绝。

良乡县

五月五日,泛菖蒲酒,悬符艾,食角黍,用雄黄朱砂涂小儿耳鼻,更用五色绒为续命索,系手足并颈,士民或踏青郊外,临流称觞相娱。

通州

端午节,男女于郊原,采百草,相𩰚赌饮。

文安县

五月五日,天中节,揭纸画虎蝎,或天师像于壁,捉蟆取蟾酥,采百草制药。

遵化州

天中日,作角黍,并以果酒馈遗为礼,小儿项各系綵缯,并垂金锡,若钱锁,曰长命缕。

平谷县

五月端午节,遇天旱,妇人群聚洗箕于河干,以求雨泽。

永平府

仲夏月,端午,置葵榴堂中,悬艾虎,辟瘟,朱书五月五日天中节,赤口白舌尽消灭。揭之楹户,僧道以辟恶灵符分送檀越,医家以香囊、雄黄、乌发、香油送所往来家,而揭符于门,采百草,制药,汤沐,泛菖蒲朱砂酒,云饮之,恶物不入口。儿童颈、臂、胫、足系綵缯,云辟毒,名百岁索。俗不竞渡,或𩰚百草,赌饮而已。戚里以角黍饷,男女姻家互馈为追节。

滦州

仲夏之月,五日,男女许聘,互馈祀小圣。竞渡由偏凉汀渡口放船,箫鼓争喧,流连至夕乃已。

河间府

重午日,喜薄阴,大晴主水,雨主丝贵,俱所忌也。

冀州

五月端午,男女戴艾叶于项、耳,曰去疾。童幼系百索于项、腕,曰虫不螫。女家置夏衣,及酒醴往婿家,曰追节。

赵州

五月五日贴门符,食角粽,男戴艾叶,女簪艾虎,有司会士夫诣南乡,举觞游咏名,曰踏柳。

《山东志书》邹平县

端午,晨起,饮银醪一杯,俗谓,辟邪。以粽,海鱼王负,刍亲友相饷遗。

诸城县

五月五日,取生虾蟆,以京墨填入其腹,挂于阴处,乾之,儿童患痄腮者,以神醋研墨,浓汁涂之瘥。

登州府

端午,军校蜡柳于教场,立綵门,悬葫鸽于上,走马射之,中葫,则鸽飞,谓之演柳。间一行之。

《山西志书》解州

端午,男女带艾叶,曰:去疾。幼者系百索于项,曰:为屈原缚蛟龙。

隰州

端午,各村祭龙王,田园挂纸。

潞安府

端阳,以麦面为白团,与角黍相馈送,妇女剪綵缕金,为花草鸟虫,相问遗。

《河南志书》固始县

五月五日,雨,主虫。

《陕西志书》兴安州

端阳,官长率僚属,观竞渡,谓之踏石。

平凉府

端午昧爽,剪艾,画五毒,采百药,造曲。轻服轿马,游观。士女布于泾滨,暮方已。群赏芍药,五色十子,剌梅以蜜饴,收遗花。

《江南志书》江宁县

五月五日,庭悬道士朱符,人戴佩五色绒线符,牌门户以缕系,独蒜,及以綵帛通草制五毒:虫、虎、蝎、蜘蛛、蜈蚣,蟠缀于大艾叶上,悬于门,又以桃核刻作人物佩之。

吴县

端阳前五日,贵贱长幼乘槎舣,泊沙盆潭,长船湾胥江,观竞渡。

嘉定县

端午为天中节,食角黍,俗呼粽子,饮雄黄菖蒲酒,又遍喷门户、墙壁间。虽贫家,必买石首鱼,烹食,俗呼鳇鱼,在学前汇龙潭,看龙船。男女夹岸,舣舟饮宴,好事者以鹅鸭投水,龙船人号水手,跃出船,入水,随鹅鸭出没,争得以为豪。

松江府

五月朔日贴门符,五日妇人制綵缯为人形,插之于髻,名曰:健人。是日观龙舟,竞渡于白龙潭。

武进县

午日船户綵画龙舟,建旗帜,鸣金鼓,为竞渡之戏。自朔日起,至午日止,互相角胜,𩰚捷誇长。士民争龙舟于白云渡,观者殆如堵焉。近日又有夜龙舟之戏,四面各垂小灯竞渡,如白日,好事者以箫鼓歌声相之,致足乐也。

清河县

端午,插艾戴艾,妇饰新茧为虎,以缀钗头,谓之艾虎。以青蒻裹糯为粽,相馈遗。饮菖蒲雄黄酒,以辟恶。是时,漕艘过淮,多为龙船,竞渡于大河急流中,旗鼓上下,戏水如驶,亦一日流览之胜。

扬州府

端午解粽,妇女以葵榴艾叶杂花,簪髻,午则弃之,残花满道。自朔至午日,广陵涛龙舟竞渡,士女游人环聚而观。贸易者,为之罢市。

如皋县

端午,采泽兰,煎汤,沐浴,昔人所谓浴兰汤者是也。

怀宁县

五月五日,人家各以菖蒲艾叶悬门户,小儿以雄黄朱砂点额,羽士用五色纸折符牌缝小儿衣背上,妇女系五綵丝于臂,云辟兵疫。习水者,制龙舟,竞渡于江,轻疾如飞,岸上观者如堵。临水台榭楼阁,少长咸集,置酒纵观。亦有坐轻舠画船,结綵为饰,中流箫鼓,与龙舟上下者。皆极欢而罢。暮以色线缚角黍投之江中,以祠三闾大夫。城市乡村,皆家饮菖蒲雄黄酒。又日晡时,妇人以水浸残花,掷街头,云送赤眼神。

太湖县

五月五日,土人制龙舟,竞渡于龙潭,好事者,多于两岸间,插锦标,争夺为喧笑。是日士女盛服靓妆,结綵棚帐,纵观于龙山之巅,乐饮而归。

巢县

五月五日端阳节,龙舟之戏,因屈子沉江以五月五日,楚人思之,故于是日投食以祭,恐为鱼虾所夺,乃作舟象龙形,鼓乐喧阗,而投角黍于水中。巢旧楚地,故立竞渡庙,于东方河浒而塑屈原像于中扁,曰:三闾祠。以原尝掌王族三姓,为三闾大夫。三姓者,昭、屈、景也。今临河悉为民居,而祠尚存。每岁于孟夏月望后三日,祀水神,造龙舟,各坊一艘,各异色,舟大小不等,色忌白。相传以用白而没。至五月朔,迎会中偶神人舟,每舟集少壮数十人,穿号衣,列帜如舟色,击鼓奋楫,踊跃争先。士民竞结棚幔于舟,饰以彩,或双舟连结,下作平盘,上造彩架,舟首多载盆景,挟箫管乐妓,集亲朋宴饮,嬉游从流,上下五日而止。

《浙江志书》杭州府

五月端午,门贴五色花纸,堂设天师像,梁悬符篆,竞以角黍五綵丝相馈遗,家种葵花一本,旁植艾叶菖蒲,饮雄黄酒。祀神享先毕,各至河干湖上,以观竞渡,龙舟多至数十艘,岸上人如蚁。画船非贵游,不得觅。一渔艇索钱盈千,钗头符胜备极工巧,攒绣仙、佛、禽、鸟、鱼、虫、猛兽之形,绉纱蜘蛛,绮縠麟、凤、茧、虎、绒蛇,难以名述,近日半山龙舟争盛诸坝,各埠俱于朔日,奔赴,游人杂遝不减湖中。

海宁县

五月五为天中节,武弁集演武场,行射柳事。

诸暨县

端午,小儿系五色线于臂,名曰健线。

天台县

端午,用菖蒲雄黄泛酒,速客,谓之泛菖蒲。

桐庐县

五月五日,乡塾之童蒙,稍具礼于师长,谓之衣丝。医家咸于午时采药,相传此日天医星临空门也。

《江西志书》建昌府

端午,用百草水浴,谓不生疥,观竞渡,好事家持酒肉劳之,谓之赏标。

金溪县

自汨罗竞渡,相习成风,人无异俗,独溪邑龙舟谢波。臣之劳荡,以人力,使临深者变为登高,千古奇观,难以名状。考其船制,修丈有六尺,广四尺许,博三尺绘,以龙文,泛海之槎,高峙其四横,以木板,人立其上,有力者负之而趋,以游三市。每岁孟夏,出舟于通衢,至五月朔始迎鬼船。当建治之初,遇堪舆杨院使者,以县治之对二山如舟,恐溪民无安土之乐,故设此以禳之。今仍其俗鬼船,用七人皆被朱衣,一人三头六臂,秉斧钺于前,一人居中位最高,金冠赤面,其次二人并立,青面秃角,目光如炬,各执色旗书,迎祥集福字,一人状如行者,手摇飘带,跳跃于梢。此五人者,皆舟中之怪,小鬼鸣金,判官伐鼓,按节以送之,回则竞为得胜之声。至三日则有正船,皆古今传奇。高者几五丈,有凌霄之意。天中之节,尤极其盛,聚而观者,几数万人。有谈笑者,有嚬蹙而睨者,有俯首而不敢视者。然载瞻其上,飘飘乎若羽化而登仙焉。及其下而问之,则曰:予目与云平,飞鸟绕其膝,时闻惊风波涛之声,如有神助,是以不惧。至七日,多传降魔伏怪之奇,以斩其缆,藏舟于庙,以成岁功。

新昌县

五月五日,屑雄黄丹砂置酒中,同啜之,谓之开聋。

《湖广志书》德安府

午日造龙舟,角黍,以吊屈原。俗误为禳时令,故敛赀以醮,后则聚饮方散。女未字者,婿家送花币果羹,曰:贺节。女家酬亦如之。然先数日举行,不拘午日也。

云梦县

五月五日,赛龙舟,因邑河水浅,作旱龙缚竹为之,剪五色绫缎为鳞甲,设层楼飞阁于其脊,缀以翡翠文锦,中塑忠臣屈原,孝女曹娥。俗称娥为游江女娘,及瘟司水神像,蟒袍锦带,珠冠剑佩,傍列水手十馀,装束整丽,择日出行。金鼓箫板,旗帜济济,导龙而游,曰:迎船。好事者,取传奇中古事,扮肖人物,极其诡丽,用铁干撑之,空中前后轮转,宛若半仙之戏,彼此角胜。自前月廿外至此日,无日不然,次日用牲牢,酒体,角黍,时果,祭之,极其敬畏,又以茶米楮币实仓中,若饯赆然,仍如前仪导,送水涯合炬焚之,曰送船。

应山县

端午,闬里纸竹为龙舟,作醮事,曰:平康醮。

黄冈县

端午,团风,巴河镇迎会,傩人花冠、文身、鸣金、逐疫。

江陵县

端午,取菖蒲,生山涧中,一寸九节者,或镂,或屑,泛酒以辟瘟气。

攸县

五月五日,门悬艾虎,辟五兵也,江嬉水马,吊三闾也。十女鼓吹,幔綵于船,逐龙舟上下,以为乐,孕妇家,富者用花币酒食,贫者鸡酒,以竹夹楮钱,标于龙首,祈易产也。

岳州府

端午,罢市竞渡,以为禳灾疾病,就水际设盘祀神,酒肉犒鼓,棹者或为草船泛之,谓之送瘟。

酃县

端午,角黍传送,谓之探节。

祁阳县

五月五日,作枭羹,以其恶鸟,故以五月五日食之。苏颍滨帖子云:百官却拜,枭羹赐凶,去方知舜,有功古重。枭炙,盖欲去其类,则民间有然矣。不必大官之赐。

《福建志书》福州府

端午,插艾,五日天未明,采艾插户上,以禳毒气,亦有结艾为人者,与荆楚同。乡村或采楝木叶插之,父老相传,可以禁蚊。系五色丝线,旧传三闾大夫语:人五色丝,蛟龙所畏。故是日,长幼悉以五色丝系臂,一名长命缕,一名续命缕。父老相传,可以辟蛇。至七夕始解,弃之。妇女竞插花,榴花为多,亦喜梧桐。饮菖蒲。李彤《四序总要》云:五日,妇礼,上续寿菖蒲酒。以《本草》云:菖蒲可以延年。今州人是日饮之,名曰饮续。角黍,楚人是日以竹筒贮米,祭屈原,名筒粽。四方相传,皆以为节物。今州人以大竹叶裹米,为角黍,亦有为方粽,以相馈遗。旧俗妇礼,是日上续寿衣服、鞋履、团粽、扇子、菖蒲酒,今时盖鲜行之矣。竞渡,楚人以吊屈原,后四方以为故事。是日,竞渡以为戏,州南台江沿内诸河,皆龙舟鼓楫钲鼓喧鸣,綵服鲜衣,共𩰚轻驶。士女观者,或乘潮解繂,或置酒临流,或缘堤夹岸,骈首争观,竟日乃归。

建阳县

五日,为药王晒药囊日,人家作酱。

上杭县

五月五日,用小艇缚芦苇作龙形,群戏水次,谓之竞渡。

仙游县

端午,竞渡,将晚,各献纸于虎啸潭,以吊嘉靖癸亥年戚公溺兵,亦效屈原意也。

邵武府

五月五日节前,妇人以绛纱为囊盛符,又以五色绒作方,胜绣蔬蒜艾虎之属,联以綵线,系于钗上,幼女则悬之于背,呼为窦娘。

诏安县

端午日,唐将军裨将祀于诏者,社中人鼓吹具仪,各导其神,觐于将军之庙,谓之贡王。 海上飓信,是日系大飓,旬为屈原飓。

《广东志书》从化县

五月五日,至午,烧符水,洗手眼,弃于道上,谓之送灾难。是时再播种。

南雄府

天中节,以灯火爆婴儿腹,云除疾。又以银朱书白字,倒粘墙壁间,驱蚊蝇。是日茅船,舁天符神,压船,送河,云遣瘟。金鼓殷雷,齐唱船歌,惟阛阓如此。

新兴县

端午,各就其近属神祠,鼓吹迎导,巡历人家,师巫法水贴符,驱逐邪魅。

石城县

五月自一日至五日,童子以风筝为戏,谓之放殃。偶线断落,其屋舍必破碎之,以为不祥。

琼州府

端阳食会,自五月一日至四日,轮流迎龙于会,首家唱饮,其家先密作歌句,以帕结之,悬龙座前,独露韵脚一字,俾会中人度韵凑歌,得中句中字多寡,以钱扇如数酬之。至五日各村迎龙会,于大溪划船,夺标,两岸聚观。

儋州

端午以雨测田,不雨,高田伤;早雨,低田伤。惟晚雨俱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端午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