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立夏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四十八卷目录

 孟夏部杂录
 孟夏部外编
 立夏部汇考
  礼记〈月令〉
  左传〈青鸟司启〉
  易通卦验〈立夏节候 当阳云〉
  孝经纬〈斗指东南〉
  乐纬〈立夏乐〉
  汲冢周书〈时训解〉
  汉书〈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春秋繁露〈治水五行篇〉
  后汉书〈礼仪志 祭祀志〉
  唐书〈礼乐志〉
  宋史〈礼志〉
  行军月令〈占五行〉
  农政全书〈日晕〉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直隶志书〈永平府 肃宁县 饶阳县〉
  山东志书〈滋阳县〉
  山西志书〈黎城县〉
  江南志书〈常熟县 嘉定县 无钖县 太湖县 休宁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海宁县 嘉兴府 桐乡县 乌程县 宁波府 绍兴府 萧山县 新昌县 台州府 龙泉县〉
  湖广志书〈攸县 邵阳县 桂阳州〉
  福建志书〈建阳县 将乐县 沙县〉
  云南志书〈云南府 河阳县〉
 立夏部艺文〈诗词〉
  立夏日忆京师诸弟    唐韦应物
  立夏日示陈安国宣义   宋郭祥正
  立夏            谢迈
  山中立夏用坐客韵     文天祥
  立夏日晚过丁卿草堂   元周南老
  久雨喜晴明日立夏     明胡俨
  立夏日山中遍游后夜宿刘邦彦竹东别墅 沈周
  山中立夏即事〈以上诗〉  蔡汝楠
  朝中措〈立夏日观荼蘼作〉 宋管鉴
  阮郎归〈立夏以上词〉  明张大烈
 立夏部纪事
 立夏部杂录
 立夏部外编

岁功典第四十八卷

孟夏部杂录

《诗经·周南·卷耳章》:采采卷耳。〈疏〉卷耳叶,青白色,似胡荽,白华细茎,蔓生,可煮为茹,滑而少味。四月中生子,如妇人耳中珰。今或谓之耳珰。幽州人谓之爵耳,是也。
《小雅·小明章》:日月方除。〈笺〉四月为除。〈疏〉《尔雅》除作余。李巡曰:四月,万物皆生枝叶,故曰余。余,舒也。
日月方奥。〈笺〉四月为奥。
《大雅·韩奕章》:维笋及蒲。〈疏〉笋,竹萌也。皆四月生。《左传》:龙见而雩。〈注〉建巳之月,苍龙宿之体,昏见东方,万物始盛,待雨而大,故祭天远,为百谷祈膏雨。《礼·斗威仪》:孟夏驱兽,无害五谷。
《管子·轻重己篇》:以春日至始,数四十六,春尽而夏始。《陶朱公书》:四月十四,菖蒲生日。修剪根叶,无逾此时。宜积梅水,渐滋养之,则青翠易生,尤堪清日。
麦门冬,叶类莎草,长秀根如麦颗。连珠种法:四月初采子芟,却根,去头半寸许,相去约一尺栽。一颗入土一寸半,实筑四边,常以水灌,有草即耘。宜夏至前一日采取。
鲥鱼,盛于四月,鲜白如银,其味甘美。广州谓之三黧鱼。
黑豆,北方高原之所皆产。喂马极肥,故名马料豆。人食之,补肾明目,何首乌赖其蒸晒,更有功效。四月间撒种。
《楚辞·九章》: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注〉滔滔,盛阳貌。言四月孟夏,纯阳用事,煦成万物,草木之类,莫不莽莽盛茂。
望孟夏之短夜兮,何晦明之若岁。〈注〉四月之末,阴尽极也。
《九辨》:收恢台之孟夏兮,〈注〉恢台,长养也。〈补注〉恢,大也。台即胎也。言夏气大而育物。
《吕氏春秋》:孟夏之昔,杀三叶而穫大麦。〈注〉昔,终也。三叶,荠亭历菥蓂也。是月之季枯死,大麦熟而可穫。大麦,旋麦也。
《史记·天官书》:大荒骆岁,岁阴在巳,星居戌,以四月与奎娄胃昴晨出,曰跰踵。熊熊赤色有光,其失次有应见亢。
《董仲舒·雨雹对》:阳德用事,则和气皆阳,建巳之月是也。故谓之正阳之月。
四月,阳虽用事,而阳不独存,此月纯阳,疑于无阴,故亦谓之阴月。自十月以后阳气始生,于地下渐冉流散,阴气转收,遂至四月,纯阳用事。
建巳之月为纯阳,不容都无复阴也。但是阳家用事,阳气之极耳,荠麦枯,由阴杀也。
《春秋繁露·四祭篇》:礿者,以四月食麦也。
《泛胜之书》:黍者,暑也。种必待暑,先夏至三十日,此时有雨,疆土可种黍一亩三升,黍心未生,雨灌其心,心伤无实。黍心初生,畏天露,令两人对持长索,概去其露,日出乃止。
《后汉书·鲁恭传》:始夏,百谷权舆,阳气胎养之时。《张纯传》:禘祭,以夏四月。夏者,阳气在上,阴气在下,故正尊卑之义也。
《白虎通·五行篇》:四月律,谓之仲吕,何。言阳气极,将彼,故复中难之也。
《月令章句》:自毕六度至井十度,谓之实沈,之次小满,居之晋之分野。
百谷各以其初生为春,熟为秋,故麦以孟夏为秋。《吴氏本草》:伏翼,或生人家屋间,立夏后阴乾,治目冥,令人夜有光。
《晋书·律历志》:四月律中中吕,亥下生之,孟夏气至,则其律应,所以宣中气也。
《风土记》:南居细李,四月先熟。
枇杷,叶似栗,子似药,四月熟。
《广州记》:水弩虫,四月一日上弩射人,八月后卸弩。《广志》:枇杷冬花,实黄,大如鸡子,小者如杏,味甜酢,四月熟,出南安犍为宜都。
破减稷、逼麦稷,此二者以四月熟。
《竺法真·登罗浮山疏》:山槟榔,一名蒳子,干似蔗叶类。柞一丛,千馀干。干生十房,房底数百子,四月采。《名医别录》:石耆味甘,无毒,主欬逆气。生石间,色赤如铁脂,四月采。
白头翁,生高山,山谷及野田,四月采。
《宋书·索头传》:其俗以四月祠天。
《魏书·律历志》:次卦,四月,旅、师、比、小畜、乾。
《齐民要术》:作㰂酒法:四月取㰂叶,合花采之,还即急抑著瓮中,六七日,悉使乌熟曝之,煮三四沸,去滓,内瓮中,下曲,炊五斗米,日中可燥手一两,抑之一宿,复炊五斗米,酘之便熟。
食脍鱼,莼羹,芼羹之菜,莼为第一。四月莼生茎而未叶,名作雉尾莼,第一作肥羹。
越瓜、胡瓜,四月中种之。
椒,熟时收取黑子,四月初畦种之,治畦下水如种葵法。
种葱,四月始锄,锄遍,乃剪,剪与地平,剪欲旦起,避热时。
《愈疟酒法》:四月八日,用水一石,曲一斤,捣作末,俱酘水中,酒酢煎,一石取七斗,以曲四斤,须浆冷酘曲,一宿,上生白沫,起,炊秫一石冷酘中,三日酒成。
《种冬葵法》:自四月八日以后,日日剪卖,其剪处寻以手拌斫斸地,令其起水浇粪覆之,比及剪遍,初者还复,周而复始,日日无穷。
崔寔曰:四月可作酢。
又曰:四月,收芜菁及芥葶苈冬葵子。
《旧唐书·白居易传》:木莲,大者高四五丈,巴民呼为黄心树,经冬不凋,身如青杨,有白文,叶如桂,厚大无脊,花如莲香,色艳腻皆同,独房蕊有异,四月初始开,自开迨谢,仅二十日。
《本草拾遗》:紫藤,四月生紫花,可爱,长安人亦种之庭也。
《食谱》:张手美家,四月八日指天馂馅。
《种树书》:种莲,先以羊粪壤地,于立夏前两三日种。当年便著花。
《酉阳杂俎》:四月四日,勿伐树木。
《焉耆》:四月十五日,游林。
《岭表录异》:梧州西有火山,产荔枝,四月子丹,以其地熟,故曰火山。
《周易集解》:乾为大赤。崔憬曰:乾,四月纯阳之卦。故取盛阳色为大赤。
乾上九,亢龙有悔。干宝曰:阳在上九,四月之时也。亢过也。
风以散之,荀爽曰:谓建巳之月,万物上达,布散田野。《食疗本草》:鲥鱼,初夏时有,馀月则无,故名。
《四时纂要》:四月也,是谓乏月,冬谷既尽,夏麦未登,宜振乏绝,救饥穷,九族不能自活者,救之。
《茶谱》:湘人,四月,采杨桐草,捣汁浸米,蒸作饭食,必采石南芽为茶饮,乃去风也。《蜀本草》:白头翁,所在有之,有细毛,不滑泽,花蕊黄,四月采实日乾。
《宋史·河渠志》:四月末,垄麦结秀,擢芒变色,谓之麦黄水。
《本草衍义》:梧桐,四月开嫩黄小花,一如枣花,枝头出绿,坠地成油,沾渍衣履。
《谈苑》:江南民,于四月一日至四日十一岁之丰凶云:一日雨,百泉枯,言旱也。二日雨,傍山居,言避水也。三日雨,骑木驴,言踏车取水,亦旱也。四日雨,馀有馀,言大熟也。
《懒真子录》:小满,四月中,谓麦之气至此方小满而未熟也。
《图经本草》:落雁木,雅州出者,苗作蔓,缠绕大木,苗叶形色大都似茶,无花实。彼人四月采苗入药用。芥心草,生淄州,引蔓,白色,根黄色。四月,采苗叶捣末,治疮疥,甚效。
白鲜,苗高尺馀,茎青,叶稍白,如槐,亦似茱萸。四月开,花淡紫色,似小蜀葵花,根似小蔓菁,皮黄白而心实。山人采嫩苗为菜茹。
黄精,叶如竹叶而短,两两相对,茎梗柔脆,颇似桃,枝本黄,末赤,四月开细青白花,如小豆花状,子白如黍,根如嫩生姜,黄色。
栗,四月开,花青黄色,长条,似胡桃花。
《埤雅广要》:横州之地,枫始生,叶有虫食之,其形似蚕,四月间熟,亦如蚕之将丝,州人擘取其丝,光明如琴弦。
《物类相感志》:青梅,过小满黄。蜀葵,过小满则长。蚕,过小满则无丝。
《东坡诗注》:成都太守,自正月十日出游,至四月十九日浣花乃止。
《岳阳风土记》:岳州濒江诸庙,皆有船,四月中,择日下水,击画鼓,集人歌以棹之,至端午罢。
《缃素杂记·尝怪笔谈论》:正阳为两事,正谓四月,阳谓十月,乃引日月阳止为证。又谓:先儒以日食正阳之月,正谓四月,为不然。按《尔雅·月名》十月为阳,则谓十月为阳月可矣。然以正阳为两事,误也。余考舒王字说,云巳,正阳也。无阴焉。又《诗·七月新传解》:四月秀葽处,云四月正阳也。秀葽言月,何也。秀葽以言阴生也,阴始于四月,生于五月,而于四月言阴生者,气之先至者也。又正月繁霜处,云夏之四月谓之正月,又诗义云,此所言皆夏时者,盖夏时据人所见,所谓人正也。由此观之,四月建巳之月,巳为正阳,则正阳止谓四月明矣。存中之说,可不攻而自破。又按《西京杂记》云,阳德用事,则和气皆阳,建巳之月是也。故谓之正阳之月。又《欧公归田录》云,景祐六年,日蚀四月朔,以谓正阳之月。自古所忌,皆以四月为正阳之月,其理甚明。
《尔雅》:翼米可为饭,生水田中,苗子似小麦而小,四月熟,久食不饥。
麦门冬,生山谷肥地,叶如韭,四季不凋,根有须,作连珠形,似穬麦颗,故名麦门冬。四月开花淡红如红蓼,花实圆碧如珠。
《周益公日记》:四月初八,晴料峭,高田好张钓。四月初八,乌漉秃,不论上下一齐熟。
《演繁露·缃素杂记》:靖康间,闽人黄朝俊所作也。辨正世,传名物,音义多有归宿,而时有阙疑者,至释《宋子京刈麦诗》,以四月而曰为麦秋,按《北史·苏绰传》麦秋在野,其名远矣。是未尝读《月令》也。以此见博记之难。《卫生易简方》:眼昏,四月内取风落小胡桃,每日午时食饱,以无根水吞下,卧,觉鼻孔中有泥腥气为度。《山家清供》:夏初,竹笋盛时,就竹边煨熟,其味甚鲜,名曰傍林鲜。文与可守洋州,正与家人煨竹午饭,忽得东坡书诗,云想见清贫馋太守,渭滨千亩在胸中。不觉喷饭满案。想作此供也。
《通考》:朔日,值小满,主凶灾;大风雨,主大水;小则小水;晴主旱。
初八日,看阴晴水旱最宜,密云不雨。
十四日,晴主岁稔;黄昏时日月对照,主夏秋旱。十六日看月卜水旱,上早无云,红色主大旱;迟而白色,主水;夜深,主大水;有云,主草多;云黑,主有蟹。谚云:有谷无谷,但看四月十六。又云:月上早,低田收好稻;月上迟,高田剩者稀。
十六夜,月当午,立一丈竿,量月影,若过竿,主雨水多,没田,夏旱人饥。长九尺,主三时雨水。八尺,主六月雨水。七尺,主低田大熟,高田半收。五尺,夏旱。四尺,主蝗。三尺,主人饥。
《庚溪诗话》:江南五月梅熟时,霖雨连旬,谓之黄梅雨。《少陵诗》:南京西浦道,四月熟黄梅。湛湛长江去,冥冥细雨来。盖唐人以成都为南京,则蜀中梅雨乃在四月也。
《笋谱·渭川笋史记》曰:渭川千亩竹,其人与千户侯等笋晚,四月方盛。
慈竹笋,四月生,江南人多以灰煮食之。
《野客丛谈·缃素杂记》载:宋子京有《皇帝幸南园观刈麦诗》曰:农扈方还夏,官田首告秋。注云:臣谨按物熟谓之秋,取秋敛之义,故谓四月为麦秋。百谷各以初生为春,熟为秋,麦以初夏熟,故以四月为麦秋。此说见蔡邕《月令章句》
《纪历撮要》:有利无利,只看四月十二,此日宜晴,忌西南风吹足百钱动,若东南风吹动足百钱,十分好。《虚谷閒抄》:湘潭界中有寺,名方广。每至四月朔日,在东壁则照见维扬宫府楼堞,居民舍宇,物物可数。《芜史》:四月四日,进不落夹,用苇叶方包糯米,长可四寸,阔一寸,味与粽同。
《荔枝谱》:火山,本出广南,四月熟,味甘酸,而肉薄,穗生,梗如枇杷,闽中近亦有之,山在梧州。
《瓶史月表》:四月花盟主,芍药,薝葡,夜合花,客卿石岩,罂粟,玫瑰花,使令刺牡丹粉,团龙爪,垂丝海棠,虞美人,楝树花。
《花历》:四月,牡丹王芍药,相于阶罂粟,满木香,上升杜鹃,归荼蘼香梦。
《月令演》:四月饮酎,〈上旬〉龙华会、〈八日〉菖蒲诞、〈十四〉樱笋厨。〈十五〉结夏、 浣花潭〈十九〉
《田家五行》:小分龙日,即二十日,晴分懒龙,主旱。雨分健龙,主水东南,上下大熟。西北风分白龙,主大水。东北风分青龙,主小水。
《田家杂占》:夏初食鲫鱼,脊骨有曲,主水。
夏初,水底生苔,主有暴水。谚云:水底起青苔,卒逢暴水来。
《田家历》:四月正屋漏,以备暴雨。
《农政全书》:种大豆,锄成行垄,舂穴下种,早者二月种,四月可食,名曰梅豆。
《本草纲目》:今人不知女贞,但呼为蜡树。立夏前后,取蜡虫之种子,裹置枝上,半月,其虫化出,延缘枝上造成白蜡,民间大获其利。
勒鱼,出东南海中,以四月至,渔人设网候之,听水中有声,则鱼至矣,有一次二次三次,乃止。状如鲥鱼,小首细鳞,腹下有硬刺,如鲥鱼腹之刺,头上有骨合之如鹤喙形,乾者谓之勒鲞。
夏枯草,叶似旋覆,三月四月开花作穗,紫白色,似丹参花,结子亦作穗,五月便枯,四月采之。
木半夏树,叶花实及星斑气味并与卢都同。立夏后始熟,故吴楚人呼为四月子,亦曰野樱桃。
乌饭,乃仙家服食之法,今之释家,多于四月八日,造之以供佛。
《群芳谱》:箬兰叶,似箬花,紫形似兰,而无香。四月开,与石榴红同时。
木兰,叶似菌桂,厚大无脊,有三道纵纹,皮似板桂,有纵横纹,花似辛夷,内自外紫。四月初开,二十日即谢,不结实。
真珠兰,一名鱼子兰,色紫,蓓蔂如珠,花开成穗,其香甚浓。四月,内节边断二寸插之即活。以鱼腥水浇之则茂。
山丹,根似百合,体小而瓣少,茎亦短小,叶狭长而尖,颇似柳叶,与百合迥别。四月开红花六瓣,亦结小子。《草花谱》:木香花,开四月,种有三,其最紫心白花香,馥清润,高朵万条,望若香雪。其青心白木香,黄木香,皆不及也。
书蕉,月昔,靡草死。按《吕氏春秋》,孟夏之昔注,昔,终也。《岩栖幽事》:四时之景,莫如初夏。余尝夜饮,归作《增减字浣溪沙》云:梓树花香月半明,棹歌归去蟪蛄鸣,曲曲柳湾茅屋矮,挂鱼罾。笑指吾庐何处是,一池荷叶小桥横,灯火纸窗修竹里,读书声。
神隐,小满初候,吴葵华。
《小丹丘客谈》:京师田雀,以四月肥,背有黄羽,与江乡纯色者别,而以江南食法制之,亦甚肥美。
《名胜志》:萧县东南二十五里,有庙桥,桥北一里,有天枣树。枝干蟠屈,数百年物。正二月之交,开小花,结实如酸枣,可食。四月初七日,全树皆熟,初八日遂空。《一统志》:杭州府千顷山西,有莎萝花一株,四月花开,香闻数里。
《闽部疏》:漳州气候最煖,草木皆先时华。余以四月抵郡,廨中盛有所植,盘饤间颇不乏味,崇兰桂子茉莉薝卜,一时并开,荔子蕉黄旧橘新李,同案而荐。紫茄蒂于陈根,王瓜枯为蘼草,诚寰中之异境也。

孟夏部外编

《佛书》:四月廿一日,普贤菩萨诞。廿八日,药王诞。《续博物志》:佛者,本号释迦,文即天竺释迦,卫国王之子,于四月八日夜,从母右胁而生,有三十二相,当周庄王九年,鲁庄公七年四月,常星不见夜明是也。《汉武内传》:元封元年四月戊辰,帝閒居承华殿,东方朔、董仲舒在侧。忽见一女子,著青衣,美丽非常,帝愕然问之。女对曰:吾墉宫玉女,王子登也。向为王母所使,从昆崙山来。帝问东方朔。曰:是西王母紫兰宫玉女,昔出配北烛仙人,近又召还,使领命禄真灵官也。《三吴记》:吴少帝,五凤元年四月,会稽馀姚县百姓王素,有室女,年十四,美貌,邻里少年求娶者颇众。父母惜而不嫁,尝一日有少年,姿貌玉洁,年二十馀。自称江郎,愿婚此女。父母爱其容质,遂许之,问其家族,云:居会稽。后数日,领三四妇人,或老或少者,及二少年俱至。素因持资财以为聘,遂成婚媾。已而经年,其女有孕,至十二月,生下一物,如绢囊,大如升,在地不动。母甚怪异,以刀剖之,悉白鱼子。素因问江郎,所生皆鱼子,不知何故。素亦未悟。江郎曰:吾所不幸,故产此异物。其母心独疑江郎非人,因以告素。素密令家人,候江郎解衣就寝,收其所著衣,视之皆有鳞甲之状。素见之大骇,命以巨石镇之,及晓,闻江郎求衣服,不得,异常诟骂,寻闻有物偃踣,声震于外。家人急开户视之,见床下有白鱼,长六七尺,未死,在地拨刺。素斫断之,投江中。女后别嫁。
《真仙通鉴》:衡岳洞门观,在石廪峰西石榴峰南下。昔施真人施存,自号胡浮先生,或云婉盆子,师黄卢子,得三皇内文役御虎豹之术、遁变化景之法,或隐或显数百年。慕石廪洞门是其冲真之地,乃居之,又于峰西石室造阁,亘空十馀丈,出乘白豹。或步还山,豹即迎之。以晋惠帝永康元年四月七日,乘豹升天。《真诰》:兴宁四年丙寅四月二十七日夜,晋司徒文康公舒之女、魏夫人降杨羲家。
《法苑珠林》:东晋孝武宁康三年四月八日,襄阳檀溪寺沙门释道安,于郭西精舍,铸造丈八金铜无量寿佛。明年,严饰成就。镇军将军郗恢之创,莅襄部赞击福门,其像夜出,西游万山,遗示一迹,印文入石。众咸骇异。恢乃改名金像寺,至梁普通三年四月八日,下敕于建兴苑铸金铜华趺溯流送之,以承像足,立碑颂德。刘孝义文萧子云书,天下称最。
《神僧传》:释阿秃师不居寺舍,出入民间,语谲,必有徵验。齐神武患其漏泄军务,执置并州城内,遣人防守。当月,城三门各有一秃师荡出,遮执不能禁。未几有人从北州来,云:秃师四月八日于雁门郡市,舍命郭下,众以香花送之,埋于城外。并州人笑之云:四月八日,秃师从汾桥东出,一脚有鞋,一脚徒跣。但不知入何坊,巷人皆见之,何云雁门死也。此人复往北州报语众,共开冢看之,惟见一只履鞋耳。
《云笈七签》:木文天尊者,开元七年,蜀州新津县新兴尼寺,四月八日,设大斋,聚食之次,有一道流后至,就众中坐。众人轻侮之,不与设斋。斋毕,道流起,入佛殿,良久不出,人皆异之,争入殿寻求,无复踪迹。忽见道流隐形在殿柱中,隐隐分明,以刀斧削之,益加精好。其像于殿柱中自然而见。

立夏部汇考

《礼记》

《月令》

孟夏之月 是月也,以立夏。先立夏三日,太史谒之天子曰: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乃齐。立夏之日,天子亲帅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于南郊。还,反,行赏封诸侯,庆赐,遂行,无不欣说。
〈陈注〉迎夏南郊,祭炎帝祝融也。

《左传》《青鸟司启》

郯子曰:少皞挚为鸟师,而鸟名青鸟氏,司启者也。
〈注〉青鸟,鸧鴳也。〈疏〉立夏谓之启,此鸟以立春鸣,立夏止,故以名官,使之主立夏。

《易通卦验》《立夏节候》

立夏,清明风至。暑鹊鸣,博谷飞,电见,龙升天。
〈注〉龙心星名。

《当阳云》

立夏,当阳云出,觜赤如朱。

《孝经纬》《斗指东南》

谷雨后十五日,斗指辰东南维,为立夏。

《乐纬》《立夏乐》

巽,主立夏,乐用笙。

《汲冢周书》《时训解》

立夏之日,蝼蝈鸣,蝼蝈不鸣,水潦淫漫,是为阴慝。《汉书》《天文志》
月有九行,立夏,南从赤道。

《淮南子》《天文训》

谷雨加十五日,斗指常羊之维,则春分尽,故曰有四十六日而立夏。大风济,音比夹钟。

《时则训》

立夏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岁于南郊。还,乃赏赐封诸侯,修礼乐,飨左右。

《春秋繁露》《治水五行篇》

立夏,举贤良,封有德,赏有功,出使四方,无纵火。

《后汉书》《礼仪志》

立夏之日,夜漏未尽五刻,京都百官皆衣赤。
立夏,郡国上雨泽。

《祭祀志》

立夏之日,迎夏于南郊,祭赤帝祝融。车旗服饰皆赤,歌朱明八佾舞,云翘之舞。
〈注〉《月令章句》曰:南郊去邑七里,因火数也。 《皇览》曰:自春分,数四十六日,则天子迎夏于南堂。距邦七里,堂高七尺,堂阶二等,赤税七乘,旗旄尚赤,田车载戟,号曰助天养。唱之以徵,舞之以鼓。𩊠此迎夏之乐也。

《唐书》《礼乐志》

立夏,祀赤帝,以神农氏配荧惑,三辰七宿,祝融氏之位,如青帝。

《宋史》《礼志》

立夏祀赤帝,以帝神农氏配祝融氏,荧惑三辰七宿从祀。
立夏日祀南岳衡山于衡州,南镇会稽山于越州,南海于广州,江渎于成都府。

《行军月令》《占五行》

立夏日得金,五谷不成,夏旱多风。得木,夏寒草生。得火,多妖言,兵戈起。得土,远臣朝,国无政令。得水,上下相和顺,天下安宁。

《农政全书》《日晕》

立夏日,看日晕,有则主水。

《遵生八笺》《臞仙月占》

四月立夏日,忌北风,主疫。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永平府
立夏日占日晕,则水多。是日入海捕鱼,视西南风则多获,东北风不利。若值朔,主地动。

肃宁县

立夏,风从东来,雷电多。南风,年丰。西风,蝗虫,人不安。北风,泉涌地动,日丽风和,来日雨多。凡风从夜半起者,必狂。日内息者,不和。又曰东风急,备蓑笠。凡风单日起,单日止。双日起,双日止。又云立夏,西南风,六十日扳罾。

饶阳县

立夏,东风,主猪灾牛死。南风,主田茂盛。西风,主暴雨伤禾。北风,主山上行船。又立夏日,青气见东南方,吉。否则岁多灾。又立夏日宜雨。谚云:立夏不下,高田莫耙。

《山东志书》滋阳县

四月节立夏,邑人咸入乡处,就农桑业。

《山西志书》黎城县

立夏日,白岩牡丹放,士人皆置酒游赏。

《江南志书》常熟县

立夏日,煮麦豆和糖食之,曰不疰夏。

嘉定县

立夏之日,男女各试葛衣,乞邻家麦为饭,云解疰夏之疾。
无锡县
立夏,合七家米食之,云不病暑。

太湖县

立夏日,俗以是日取笋苋为羹,举家食之。相戒少长,毋坐门限,谓令足软。毋昼寝,谓愁夏多倦病也。

休宁县

立夏日宜雨。谚云:立夏不下,高田放罢。小满不满,芒种不管。

《浙江志书》杭州府

立夏,有新茶新笋,朱樱青梅等物,杂以枝圆枣核诸果,镂刻花草人物,极其工巧,各家传送,谓之立夏茶。民间所食,腊肉火酒,海蛳烧饼之属。

海宁县

立夏日,以诸果品杂置茗碗,亲邻彼此馈送,名曰七家茶。亦古八家同井之义。

嘉兴府

立夏,以百草芽揉粉为饼,相馈遗。

桐乡县

四月立夏日,啖新梅、蚕豆、樱桃、粉饼,云夏天无病。

乌程县

四月立夏日,家多祀灶,以火德王也。时蚕已三眠,稍叶者,三日后任从采摘。

宁波府

立夏,炊五色米,为立夏饭。

绍兴府

丐户,以立夏日,出鲜衣鼓笛相娱。非此类别以为耻。

萧山县

立夏,忌坐门限,谓不利于脚。

新昌县

立夏,炙昌鱼薤菜。

台州府

立夏,各拭面为薄饼,裹肉菹啖之,谓之醉夏。

龙泉县

立夏日大晴,旱;东风,谷熟人安;南风,人疫亢旱;西风,六畜灾;北风,鱼多。

《湖广志书》攸县

立夏日,民间食鸭蛋,姻族分饷,用为酬酢。涉迹四方,少有此俗,唯见《邺中记》云:寒食日,俗皆画鸭子以相饷。寒食在冬至后百有五日,去夏不远,或遗意也。

邵阳县

立夏日,有雨则旱。

桂阳州

立夏,亲邻治酒会饮。

《福建志书》建阳县

四月朔立夏,主麦恶米贵。

将乐县

立夏,采新蔬笋,作羹以荐先,曰夏羹。其日忌用牛力。

沙县

四月立夏日,农家作夏团米为饤食之,谓之助力。

《云南志书》云南府

立夏日,插皂筴枝,红花于户,以厌祟。又各家围灰于墙脚,以辟蛇。

河阳县

立夏日,邑之人士,携酒挈盒,往游西浦,四方杂遝而至者甚众。争赴碧潭沐浴。俗谓可以祛灾,并效祓禊故事,又剪綵为桃样,或葫芦样,缝于小儿衣后,俗谓可以祛泻痢。

立夏部艺文〈诗词〉

立夏日忆京师诸弟    唐韦应物


改序念芳辰,烦襟倦日永。夏木已成阴,公门昼恒静。长风始飘阁,垒云才吐岭。坐想离居人,还当惜徂景。

立夏日示陈安国宣义   宋郭祥正

昨日春归尽,轻衣畏暑侵。落花空眷影,新叶自成阴。昼永惟便睡,蝉清稍伴吟。小团宫样茗,分酌莫辞深。

立夏            谢迈

小簟含风六尺床,竹奴从此合专房。吾身匏落都无用,占得山间一味凉。

山中立夏用坐客韵     文天祥

归来泉石国,日月共溪翁。夏气重渊底,春光万象中。穷吟到云黑,淡饮胜裙红。一阵弦声好,人间解愠风。

立夏日晚过丁卿草堂   元周南老

江上茅堂柳四垂,又逢旅次过春时。雨多苔蚀悬琴壁,水满蛙生洗砚池。风浦萧萧帆过疾,烟空漠漠鸟来迟。避喧心事何人解,窗下幽篁许独知。

久雨喜晴明日立夏     明胡俨

一月厌雨声,忽逢今日晴。春从花上去,风过竹间清。睡美新茶熟,身閒野服轻。近来多坦率,客至倦逢迎。

立夏日山中遍游后夜宿刘邦彦竹东别墅沈周


乍认东庄路不真,有桥通市却无邻。山穷借看堂中画,花尽来寻竹主人。烂熳笺麻发新兴,留连樱笋送残春。与君再见当经岁,分付清觞缓缓巡。

山中立夏即事       蔡汝楠

一樽开首夏,独对落花飞。幽僻还闻鸟,清和未换衣。绿帷槐影合,香饭药苗肥。尽日柴门启,蚕家过客稀。

朝中措〈立夏日观荼蘼作〉 宋管鉴

一年春事到荼蘼,何处更花开,莫趁垂杨飞絮,且随红药翻阶。 倦游老矣,肯因名宦,孤负衔杯,寄语故园桃李,明年留待归来。
阮郎归〈立夏〉     明张大烈
绿阴铺野换新光,薰风初昼长。小荷贴水点横塘,蝶衣晒粉忙。 茶鼎熟,酒卮扬,醉来诗兴狂,燕雏似惜落花香,双衔归画梁。

立夏部纪事

《周礼·春官》:大宗伯以赤璋礼南方。〈订义〉郑康成曰:礼南方,以立夏谓赤精之帝,炎帝祝融食焉。半圭曰:璋象夏物半死。郑锷曰:阴生于午,终于子。午者南方之正位,阳方用事,而阴已生,则夏者,阴阳各居其半。礼以半圭,见阴功居其半,不言祀中央者,熊氏以为,中央黄帝,亦用赤璋。然以类求神,中央土色,宜用黄。孔氏以为当用黄琮,然则土与地一类,故不言。易氏曰:璋,明也。其色以赤,象物之相见乎离,南方之义也。《晋书·礼志》:成帝咸和六年三月,有司奏,今月十六日立夏,今正服渐备,四时读令是祇,述天和隆杀之道。谓今故宜读夏令。奏可。
《雷公药对》:立夏之日,蜚蠊先生为人参伏苓,使主腹中七节,保守中和。
《隋书·礼仪志》:隋迎气赤郊,为坛国,南明德门外,道西去宫十三里,以立日,祀其方之帝。
隋制,于国城西南八里金光门外,为雨师坛,祀以立夏后申。
《会稽志》:隋开皇十四年,诏南镇会稽山,就山立祠。天宝十载,封会稽山为永兴公,岁一祭以南郊迎气日。《唐书·礼乐志》:立夏后申日,祀雨师。
《韩愈·南海神庙碑》:天宝中,册尊南海神为广利王,因其故,庙易而新之。在今广州治之东南海道八十里,扶胥之口,黄木之湾。常以立夏气至,命广州刺史,行事祠下事,讫驿闻。
《玉海》:雍熙元年,立夏,致享太一宫,祠官咸集,甘露降祠庭。
《金史·礼志》:立夏,望祭南岳衡山,南镇会稽山。于河南府,南海,南渎,大江于莱州。
《元史·祭祀志》:至元七年,大司农请于立夏后申日,祭雷雨师于西南郊。
《熙朝乐事》:立夏之日,人家各烹新茶,配以诸色细果,馈送亲戚比邻,谓之七家茶。富室竞侈,果皆雕刻饰以金箔,若茉莉、林檎、蔷薇、桂蕊、丁檀、苏杏,盛以哥汝瓷瓯,仅供一啜而已。

立夏部杂录

《易通卦验》:立夏,雀子飞。
《月令章句》:自毕六度至井十度,谓之实沈,之次立夏,居之晋之分野。
《抱朴子·仙药篇》:樊桃芝,其木如升龙花,叶如丹罗,实如翠鸟,高不过五尺,生于名山之阴,东流泉水之上,以立夏之候,伺之得而末服,尽一株,得五千岁也。《杂应篇》:或问不热之道。答曰:以立夏日,服六壬六癸之符,或行六癸之气,或服元冰之丸,或服飞霜之散。然此用箫丘上木皮,及五月五日中时,北行黑蛇血,故少有得合之者也。唯幼伯子王仲都二人,衣以重裘,暴于夏日,周以十二垆之火,口不称热,身不流汗。盖用此方者也。
《三礼义宗》:四月立夏,为节夏大也。至此之时,物已长大,故以为名。
《齐民要术》:崔寔曰:四月立夏后,可作鲖鱼酱。
三月清明节后十日,封生姜。至四月立夏后,蚕大食芽生可种之。
《隋书·礼仪志》:夏迎赤熛怒者,火色熛,怒其灵炎至明盛也。
《唐书·历志》:立夏日,在井四度,昏角中南门,右星入角,距西五度。其左星入角,距东六度。故曰四月初昏南门,正昴则见。
《周易集解》:齐乎巽。崔憬曰:立夏则巽王而万物絜齐。《正易心法》:地二生火,离之气孕于巽木,立夏节也。《退斋雅闻录》:河朔人,谓立夏雨为隔辙雨。
《元池说林》:立夏日,俗尚啖李,时人语曰:立夏得食李,能令颜色美。故是日,妇女作李会,取李汁和酒饮之,谓之驻色酒。一曰是日啖李,令不疰夏。
《通考》:朔日值立夏,主地动。又曰此日雨,主有重种两禾之患。
立夏日,风东来,雷电多。南来,年丰岁安。西来,人众不安。北来,泉涌地震。
《纪历撮要》:立夏日,无晕,无水;有晕,主做湖塘。
《五杂组》:俗有立夏分龙之说,盖龙于是时,始分界而行雨,各有区域,不能相踚。故有咫尺之间,而晴雨顿殊者,龙为之也。
《田家五行》:野蔷薇,开在立夏前,主水。
《名胜志》:六石峰,在永丰县东永平乡,上有六石对峙,高峻插天。中有圣泉,每岁以立夏七日,应期而至。有声如雷,则为年丰之兆,过期则旱。

立夏部外编

《登真隐诀》:立夏之日,日中,五帝会诸仙人于紫微宫,见四真人,论求道之人罪。
《三道顺行经》:洞阳宫,日之上馆也。立夏之日,止于洞阳宫,吐金冶之精,以灌东井之中,沐浴于晨晖,收八素之风,归广寒之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