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夏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夏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四十二卷目录

 夏部汇考
  易经〈大有〉
  书经〈周官〉
  诗经〈唐风绸缪章〉
  礼记〈王制〉
  周礼〈春官 夏官 秋官〉
  尔雅〈释天〉
  易通统图〈南陆〉
  尚书大传〈种黍〉
  孝经钩命决〈时政〉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 玉机真藏论篇 六节藏象论篇 诊要经终论篇 脉要精微论篇 藏气法时论篇〉
  汲冢周书〈大聚解〉
  管子〈幼官篇 四时篇 五行篇 七臣七主篇 禁藏篇 度地篇 轻重己篇〉
  尸子〈夏为乐〉
  汉书〈律历志 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五位 主术训 汜论训〉
  春秋繁露〈五行逆顺篇 五行五事篇〉
  大戴礼记〈千乘篇〉
  晋书〈律历志〉
  陆机纂要〈连阴绵雨〉
  梁元帝纂要〈夏时景略〉
  农政全书〈夏气十八候〉
  遵生八笺〈夏三月调摄总类 修养心脏法 四五六月行心脏导引法 夏季摄生消息论 夏时幽赏〉
  直隶志书〈肃宁县〉
  浙江志书〈绍兴府〉
  江西志书〈武宁县 宁州 万安县〉
  湖广志书〈茶陵州〉
  福建志书〈福宁州〉
  广东志书〈顺德县 新安县 石城县 儋州〉
 夏部艺文一
  夏日可畏赋      唐贾嵩
  夏赋         宋吴淑
  夏云多奇峰赋    明钱文荐

岁功典第四十二卷

夏部汇考

《易经》大有

象曰:火在天上,大有。
〈集解〉荀爽曰:夏,火王在天,万物并生,故曰大有。

《书经》《周官》

司马掌邦政,统六师,平邦国。
〈蔡传〉夏官卿,主戎马之事。

《诗经》《唐风·绸缪章》

三星在隅。
〈笺〉心星在隅,谓四月之末,五月之中。

三星在户
〈笺〉心星在户,谓五月之末,六月之中。

《礼记》《王制》

天子诸侯宗庙之祭夏,曰禘。
〈陈注〉郑氏曰:此盖夏殷之祭名,周则夏曰礿疏。曰禘者,次第也。夏时物虽未成,宜依时,次第而祭之。

《周礼》《春官》

大宗伯,以礿夏享先王。
〈订义〉郑锷曰:夏以乐为主,尚乐者,阳气浸盛,乐由阳来也。

以宾礼亲邦国,夏见曰宗。
〈订义〉郑康成曰:宗尊也,欲其尊王也。

《夏官》

司马
〈订义〉薛平仲曰:春官掌礼,所以为厚天下之仁,礼不足而后政及之,所以为正天下之义。仁以起天下不忍,不由礼之心;义以制天下不敢,不由礼之心;政典所以有法于夏。 郑锷曰:夏者,南方之时,万物相见之地。于五事为礼。夏官掌政,欲见政出于礼之意。

《秋官》

大行人掌大宾之礼,及大客之仪,以亲诸侯。夏宗以陈天下之谟。
〈订义〉郑锷曰:夏者,文明之时谟,欲其明显,然著于耳、目,故取文明之时,以陈之。

《尔雅》《释天》

夏为朱明。
〈疏〉夏之气,和则赤而光明。

夏为长嬴。
〈注〉此亦夏之别号。

暴雨谓之涷。
〈注〉今江东,呼夏月暴雨,为涷雨。

《易通统图》《南陆》

夏日行东南赤道,曰南陆。

《尚书大传》种黍

主夏者火,火昏中,可以种黍菽。

《孝经钩命决》《时政》

夏政不失甘雨时。

《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

夏三月,此为蕃秀。
〈注〉蕃茂也,阳气浮长,故为茂盛,而华秀也。

天地气交,万物华实。
〈注〉夏至,阴气微上,阳气微下,故为天地气交。阳气施化,阴气结成,成化相合,故万物华实也。

夜卧早起,无厌于日。
〈注〉夜卧早起,养长之气也。无厌于长日,气不宜惰也。

使志无怒,使华英成秀。
〈注〉长夏火土,用事怒则肝气易逆,脾土易伤,故使志无怒。而使华英成秀,华者,心之华,言神气也。

使气得泄,若所爱在外。
〈注〉夏气浮长,故欲其疏。泄气泄则肤腠宣通,时气疏畅,有若好乐之在外也。

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
〈注〉凡此应夏气者,所以养长气之道也。

逆之则伤心,秋为痎疟,奉收者少,冬至重病。
〈注〉心属火王于夏,逆夏长之气,则伤心矣。心伤至秋,为痎疟。因奉收者少故也。盖夏之阳气浮长于外,至秋而收敛于内。夏失其长,秋何以收。至秋时,阴气上升,下焦所出之阴,与上焦所逆之阳,阴阳相搏,而为寒热之阴疟也。夫阳气发原于下焦,阴藏春生于上,夏长于外,秋收于内,冬藏于下。今夏逆于上,秋无以收,收机有碍,则冬无所藏。阳不归原,是根气已损。至冬时寒水,当令无阳热温配,故冬时为病,甚危险也。有云:逆夏气则暑气伤心,至秋成痎疟,此亦邪气伏藏于上,与阳气,不收之义相同。但四时皆论藏,气自逆而不涉外淫之邪,是不当,独以夏时为暑病也。

《玉机真藏论篇》

帝曰:夏脉如钩,何如而钩。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
〈注〉心脉通于夏气,如火之发焰,如物之盛长。其气惟外出。故脉来盛而去悠,有如钩象。其本有力而肥,其环转则秒而微也。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不及,病在中。
〈注〉来盛者,盛长之本气也,去亦盛者,太过于外也。来不盛者,盛长之气衰于内也,去反盛者,根本虚而末反盛也。

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不及,则令人烦心,上见欬唾,下为气泄。
〈注〉身热肤痛者,心火太过,而淫气于外也。浸淫肤受之疮,火热盛也。其不及则反逆于内,上熏肺而为欬唾,下走腹而为气泄矣。夫心气逆则为噫,虚逆之气不上出,而为噫。则下行,而为气泄。气泄者,得后与气快然如衰也。

《六节藏象论篇》

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
〈注〉心主血,中焦受气,取汁化赤而为血。以奉生身,莫贵于此。故为生身之本。心藏神而应变万事,故曰:神之变也。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气血皆上于面。心主血脉,故其华在面也。在体为脉,故其充在血脉,其类火而位居尊高,故为阳中之太阳,
而通于夏气。夏主火也。

《诊要经终论篇》

三月四月,天气正方,地气定发,人气在脾。
〈注〉三月四月,天地之气正盛,而人气在脾。辰巳二月,足太阴,阳明之所主也。

五月六月,天气盛,地气高,人气在头。
〈注〉生长之气从地而升,故肝而脾,脾而直上于巅顶也。岁六甲而以五月、六月,在头者;止论五藏也。故曰奇恒五中。又曰章五中之情。按奇恒之道,论五藏之神气。五藏者,三阴之所主也。人气在头者,厥阴与督脉会于巅,与五藏合而为三阴也。三阴之气,乃少阳相火所主,相火即厥阴包络之火也。

《脉要精微论篇》

夏日在肤,泛泛乎,万物有馀。
〈注〉在于皮肤,浮在外也。泛泛,充满之象。万物有馀,盛长之极也。

《藏气法时论篇》

心主夏手,少阴太阳,主治其日丙丁,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
〈注〉心主夏火之气,手少阴主丁火,太阳主丙火,二者相为表里,而主治其经气,丙为阳火,丁为阴火,在时主夏,在日为丙丁。吴氏曰:心以长养为令,志喜而缓,缓则心气散逸,自伤其神矣。急宜食酸以收之。

《汲冢周书》《大聚解》

禹之禁,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成鱼鳖之长。

《管子》《幼官篇》

夏行春政,风行;冬政落重,则雨雹;行秋政,水十二。小郢至德十二,绝气下,下爵赏十二,中郢赐与十二,中绝收聚十二,大暑至尽善十二,中暑十二,小暑终三暑,同事七举时节,君服赤色,味苦味,听羽声,治阳气,用七数,饮于赤后之井,以毛兽之火爨,藏薄纯行笃厚,坦气修通。凡物开静形生,理定府官明名分,而审责于群臣,有司则下不乘上,贱不乘贵,法立数得而无比周之民,则上尊而下卑,远近不乖。此居于图南方方外。

《四时篇》

南方曰日,其时曰夏,其气曰阳。阳生火与气,其德施舍,修乐其事,号令赏赐、赋爵、受禄、顺乡,谨修神祀,量功赏贤,以动阳气。九暑乃至,时雨乃降,五谷、百果乃登。此谓日德中央。曰土。土德实辅,四时入出以风雨,节土益力,土生皮、肌肤,其德和平用均,中正无私,实辅四时。春嬴育,夏养长,秋聚收,冬闭藏。大寒乃极,国家乃昌,四方乃服。此谓岁德。日掌赏,赏为暑;岁掌和,和为雨。夏行春政则风行。秋政则水行。冬政则落是。故夏三月,以丙丁之日,发五政。一政曰:求有功,发劳力者而举之;二政曰:开久坟,发故屋,辟故窌,以假贷;三政曰:令禁扇,去笠,毋扱免,除急漏田庐;四政曰:求有德、赐布施于民者而赏之;五政曰:令禁罝设禽兽,毋杀飞鸟。五政苟时,夏雨乃至也。

《五行篇》

睹丙子火,行御,天子出令。命行人内御,令掘沟浍津,旧涂。发藏任君,赐赏君子。修游驰以发地气,出皮币。命行人修春秋之礼,于天下诸侯。通天下御者兼和。然则天无疾风,草木发奋,郁气息,民不疾,而荣华蕃。七十二日而毕。睹戊子土,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司徒内御,不诛不贞,农事为敬,大扬惠言,宽刑死缓罪人出,国司徒令,命顺民之功力,以养五谷。君子之静居,而农夫修其功力,极然则天为粤宛,草木养长,五谷蕃实秀大,六畜牺牲,具民足财国富,上下亲,诸侯和,七十二日而毕。
按:行人,行使之官也。旧涂,谓先时济水处,当设其津梁也。任,委也,藏中委积也。当发用之,即以充君之赏赐也。游驰,谓游戏驰马也,贞正也。太阳用事,时方长育,故无所诛戮,无责正,以助养气也。夏时,农事尤盛,顺而敬之也,粤厚也,宛顺也。天为厚顺,不逆时气也。

睹丙子火,行御,天子敬行,急政旱,札苗死,民厉,七十二日而毕。睹戊子土,行御,天子修宫室,筑台榭,君危外,筑城郭,臣死,七十二日而毕。

《七臣七主篇》

夏无遏水,达名川,塞大谷,动土功,射鸟兽。夏政不禁,则五谷不成。

《禁藏篇》

夏赏五德,满爵禄,迁官位,礼孝弟,复贤力,所以劝功也。

《度地篇》

当夏三月,天地气壮。大暑至,万物荣华,利以疾耨杀草秽,使令不欲扰。命曰:不长不利作土功之事,放农焉利,皆耗十分之五,土功不成。

《轻重己篇》

以春日至始,数四十六日,春尽而夏始,天子服黄而静处,朝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发号出令曰:毋聚大众,毋行大火,毋断大木,诛大臣,毋斩大山,毋戮大衍,灭三大而国有害也。天子之夏禁也。
以春至始,数九十二日,谓之夏至。而麦熟,天子祀于太宗,其盛以麦。麦者,谷之始也。宗者,族之始也。同族者,人殊族者处,皆齐。大材出祭王母,天子之所以主始而忌讳也。

《尸子》《夏为乐》

夏为乐,南方为夏。夏,兴也。南,任也。是故万物莫不任兴蕃殖,充盈乐之至也。

《汉书》《律历志》

太阳者,南方南任也,阳气任养物,于时为夏。夏,假也。物假大,乃宣平。

《天文志》

荧惑曰:南方夏火,礼也,视也。礼亏视失,逆夏令,伤火气,罚见荧惑。

《淮南子》《天文训》

南方,火也,其帝炎帝,其佐朱明,执衡而治夏,其神为荧惑,其兽朱鸟,其音徵,其日丙丁。
春分四十六日,而立夏,大风济,音比夹钟。加十五日,指巳,则小满,音比太簇。加十五日,指丙,则芒种,音比大吕。加十五日,指午,则阳气极,故曰有。四十六日,而夏至,音比黄钟。加十五日,指丁,则小暑,音比大吕。加十五日,指未,则大暑,音比太簇。
太阴治夏,则欲布施宣明。

《时则训》

夏行春令,风行秋令,芜行冬令格。

《五位》

南方之极,自北户孙之外,贯颛顼之国,南至委火炎风之野。赤帝祝融之所司者,万二千里。其令曰:爵有德,赏有功,惠贤良,救饥渴,举力农,赈贫穷,惠孤寡,忧罢疾,出大禄,行大赏,起毁宗,立无后,封建侯,立贤辅。

《主术训》

人君上因天时,下尽地财,中用人力,丘陵阪险不生五谷者,以树竹木。夏取果蓏,以为民资。

《汜论训》

古者,民泽处复穴,夏日不胜暑热蚊䖟,圣人乃作,为之筑土构木,以为宫室。

《春秋繁露》《五行逆顺篇》

火者,夏成长木。朝也,举贤良,进茂才,官得其能,任得其力,赏有功,封有德,出货财,振困乏,正封疆,使四方恩及于火,则火顺人而甘露降。恩及羽虫,则飞鸟大为黄鹄,出见凤凰翔。如人君惑于谗邪,内离骨肉,外疏忠臣,至杀世子,诛杀不辜,逐忠臣,以妾为妻,弃法令,妇妾为政,赐予不当,则民病,血壅肿,目不明,咎及于火。则大旱,必有火灾。摘巢采鷇,咎及羽虫,则蜚鸟不为,冬应不来,枭鹗群鸣,凤凰高翔。

《五行五事篇》

王者能知,则知善恶。知善恶,则夏气得。故哲者主夏。夏,阳气始盛,万物兆长,王者不掩明,则道不退塞。而夏至之后,大暑隆,万物茂,育怀任。王者恐明不知贤不肖,分明白黑。于时,寒为贼,故王者辅以赏赐之事,然后夏草木不霜,火炎上也。夏行春政则风,行秋政则水,行冬政则落。夏失政则冬不冻冰,五谷不藏,大寒不解。

《大戴礼记》《千乘篇》

司马司夏,以教士车甲。凡士执伎论功,修四卫,强股肱,质射御,才武聪慧。治众长卒。所以为仪,缀于国出。可以为率,诱于军旅。四方诸侯之游士,国中贤馀秀兴阅焉。方夏三月,养长秀蕃,庶物于时,有事享于皇祖,皇考,爵士之有庆者,七人以成夏事。

《晋书》《律历志》

火音徵,三分宫去一,以生其数,五十四,属火者,以其徵清事之象也,夏气和,则徵声调。

《陆机纂要》《连阴绵雨》

夏树名连阴,夏雨名绵雨。

《梁元帝纂要》夏时景略

夏曰朱明,朱夏,炎夏,三夏,九夏。天曰昊天。风曰炎风。节曰炎节。草曰茂草,杂草。木曰蔚林,茂林,密树,茂树。

《农政全书》夏气十八候

孟夏,立夏节气,初五日,蝼蝈鸣;次五日,蚯蚓出;后五日,王瓜生。次小满,中气,初五日,苦菜秀;次五日,靡草死;后五日,麦秋至。次仲夏,芒种节气,初五日,螳螂生;次五日,鵙始鸣;后五日,反舌无声。次夏至,中气,初五日,鹿角解;次五日,蜩始鸣;后五日,半夏生。次季夏,小暑节气,初五日,温风至;次五日,蟋蟀居壁;后五日,鹰始鸷。次大暑中气,初五日,腐草为萤;次五日,土润溽暑;后五日,大雨时行。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夏气正长养之令。

《遵生八笺》夏三月调摄总类

礼记曰:南方曰夏,夏之为言,假也,养之长,之假,之仁也。《太元经》曰:夏者,物之修长也。董仲舒曰:阳长,居大夏,以生育万物。《淮南子》曰:夏为衡,衡以平物,使之均也。《汉律志》曰:南者,任也,阳气于时,任养万物,故君子当因时节,宣调摄,以卫其生。
立夏,火相;夏至,火旺;立秋,火休;秋分,火废;立冬,火内;冬至,火死;立春,火殁;春分,火胎。言火孕于木之中矣。

修养心脏法

当以四月、五月;弦朔清日,面南端坐,叩齿九通,漱玉泉三次,静思注想,吸离宫,赤气入口,三吞之,闭气三十息,以补呵气之损。

四五六月行心脏导引法

可正坐,两手作拳用力,左右互筑,各五六度,又以一手向上,拓空,如擎石米之重。左右更手,行之。又以两手交叉,以脚踏手中,各五六度,闭气,为之去心胸风邪诸疾。行之良久,闭目三咽津,叩齿三通,而止。

夏季摄生消息论

夏三月属火,主于长养心气,火旺,味属苦。火能剋金,金属肺,肺主辛,当夏饮食之味,宜减苦增辛,以养肺。心气当呵以疏之,嘘以顺之。三伏内,腹中常冷,特忌下利,恐泄阴气,故不宜针灸,惟宜发汗。夏至后,夜半一阴生,宜服热物,兼服补肾汤药。夏季心旺,肾衰,虽大热,不宜吃冷,淘冰雪,蜜水、凉粉、冷粥、饱腹,受寒,必起霍乱。莫食瓜、茄,生菜,原腹中方受阴气,食此凝滞之物,多为症块。若患冷气痰火之人,切宜忌之,老人尤当慎护。平居檐下、过廊、巷堂、破窗,皆不可纳凉。此等所在虽凉,贼风中人最暴,惟宜虚堂、净室、水亭、木阴,净洁空厂之处,自然清凉。更宜调息净心,常如冰雪在心,炎热亦于吾心少减,不可以热为热,更生热矣。每日宜进温补平顺丸散,饮食温暖,不令太饱,常常进之,宜桂汤、豆蔻。熟水,其于肥腻,当戒。不得于星月下露卧,兼便睡著。使人扇风取凉,一时虽快,风入腠里,其患最深。贪凉兼汗身,当风而卧,多风痹,手足不仁,语言蹇涩,四肢瘫痪。虽不人人如此,亦有当时中者,亦有不便中者。其说何也,逢年岁方壮,遇月之满,得时之和,即幸而免,至后还发。若或年力衰迈,值月之空,失时之和,无不中者。头为诸阳之总,尤不可风,卧处宜密防小隙微孔,以伤其脑户。夏三月,每日梳头一二百下,不得梳著头皮,当在无风处梳之,自然去风明目矣。
养生论曰:夏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华成实,使气得泄,此夏气之应长养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发痎疟,奉收者少,冬至病重。
又曰:夏气热,宜食菽,以寒之不可一于热也。禁饮温汤,禁食过饱,禁湿地卧并穿湿衣。
又曰夏日不宜大醉,清晨吃炒葱头,酒一二杯,令人血气通畅。又曰:风毒脚气,因肾虚而得。人生命门属肾,夏月精化为水,肾方衰绝,故不宜房色过度,以伤元气。又曰:夏月宜用五枝汤洗浴,浴讫,以香粉傅身,能驱瘴毒,疏风气,滋血脉,且免汗湿阴处,使皮肤燥痒。夏三月,丁巳、戊申、己巳、丑未、辰日宜炼丹药。
夏三月,头卧宜向南,大吉。
夏三月,六气一十八候,皆正长养之,令勿起土、伐大树。
千金方曰: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养肺气。内经曰:夏季,不可枕冷石并铁物取凉,大损人目。陶隐居曰:冰水止可浸物,使驱日晒暑气,不可作水服入腹内,冷热相搏成疾。若多著饴糖拌食,以解酷暑亦可。
书曰:夏至后,秋分前,忌食肥腻,饼霍、油酥之属,此等物与酒、浆、瓜、果极为相妨。夏月多疾以此。
又曰:夏勿露卧,令人皮肤成癣,或作面疯。
又曰:夏伤暑热,秋必痎疟,忽遇大寒,当急时避,人多率受时,病由此而生。
参赞书曰:日色晒热,石上、凳上,不可便坐,搐热生豚疮,冷生疝气,人自大;日色中热处晒,回,不可用冷水洗面,损目;伏热在身,勿得饮冷水,及以冷物激身,能杀人。
书云:五六月,深山涧中,停水多有鱼鳖精涎在内,饮之成瘕。
金匮要略曰:夏三月不可食猪心,恐死气犯我灵台耳。宜食苦荬以益心。千金异方曰:夏三月丙丁日,忌夫妇容止。
五枝汤方

桑枝, 槐枝, 桃枝, 柳枝,〈各一握〉 麻叶,半斤煎汤,一桶去渣,温洗,一日一次。
傅身香粉方

粟米作粉,一斤,无粟米以葛粉代之, 青木香, 麻黄根, 香附子,〈炒〉 甘松, 藿香, 零陵香, 已上各二两,捣罗为末,和粉拌匀,作稀绢袋盛之,浴后扑身。
夏时幽赏苏堤看新绿

三月中旬,堤上桃柳新叶,黯黯成阴,浅翠娇青,笼烟若湿,一望上下,碧云蔽空,寂寂撩人,绿侵衣袂。落花在地,步蹀残红,恍入香霞堆里。不知身外更有人世。知己清欢,持觞,觅句,逢桥,席赏,移时而前,如诗不成,罚以金谷酒数。
东郊玩蚕山

初成蚕箔,白茧团团,玉砌银铺,高下丛簇,丝联蓓蔂,俨对雪峤,生寒冰,山耀日。时见田翁称庆,邻妇相邀,村村挝鼓赛神,缲车煮茧,仓庚促织,柳外鸣梭,布谷催耕,桑间唤雨。清和风日,春服初成,歌咏郊游,一饱菜羹麦饭。因思王建诗云已闻邻里催织作,去与谁人身上著之句,罗绮遍身,可不念此辛苦。
三生石谈月

中竺后山,鼎分三石,居然可坐。传为泽公三生遗迹。山僻景幽,云深境寂,松阴树色,蔽日张空,人罕游赏。炎天月夜,煮茗烹,与禅僧、诗友,分席相对,觅句、赓歌、谈禅、说偈。满空孤月,露浥清辉,四野轻风,树分凉影。岂俨人在冰壶,直欲谈空玉宇。寥寥岩壑,境是仙都,最胜处矣。忽听山头鹤唳,溪上云生,便欲驾我仙去,俗抱尘心,萧然冰释,恐朝来去。此是即再生五浊欲界。
飞来洞避暑

灵鹫山下岩洞,玲珑周回,虚敞指为西域飞来一小岩也。气凉石冷,入径凛然。洞中陡处,高空若堂。窄处方斗若室,俱可人行无碍。顶处三伏熏人,燎肌燔骨,坐此披襟散发,把酒放歌,俾川鸣谷应,清冷洒然,不知人世,今为何月。顾我絺绤不胜秋尽矣。初入体凉,再入心凉,深入毛骨,隐隐袭人,霞标云彩,弄雨攲风,芳华与四围,山色交映,携舟捲席,相与枕藉乎舟中。月香度酒,露影湿衣,欢对忘言,俨共净友抵足,中宵清梦,身入匡庐,莲社中矣。较与红翠相偎,衾枕相狎者,何如哉。更顾后期与君常住净土。
湖心亭采莼

旧闻莼生越之湘湖,初夏思莼,每每往彼采食。今西湖三塔基傍,莼生既多且美。菱之小者,俗谓野菱,亦生基畔。夏日剖食,鲜甘异常,人少知其味者。余每采莼剥菱,作野人芹荐,此诚金波玉液,清津碧荻之味,岂与世之羔烹,兔炙,较椒馨哉。供以水蔌,啜以松醪,咏思莼之诗,歌采菱之曲,更得呜呜牧笛数声,渔舟款乃相答,使我狂态陡作,两腋风生,若彼饱膏腴者,应笑我辈寒淡。
湖晴观水面流虹

湖山过雨,残日烘云,峦霭浮烟,林铺翠,湿浴晴,鸥鹭争飞,拂袂荷风荐爽。忽焉长虹亘天,五色炽焰,影落湖波,光彩浮耀。乍骇蛟腾在渊,滉荡上下,水天交映,烁电绝流,射日蒸霞,似夺颓丸。晚色睥睨,静观景趣高远,不觉胸中习气欲共水天吞吐。此岂丰城伏剑,时为幽人,一剖璞中蕴色。
山晚听轻雷断雨

山楼一枕,晚凉卧醉,初足倚栏,长啸爽豁。吟眸时,听南山之阳,殷雷隐隐,树头屋角,鸠快新晴,唤妇声,呼部部矣。云含剩雨,犹著数点,飘摇西壁,月痕影落,湖波溶漾,四山静寂,兀坐,人閒忽送晚钟,一清俗耳。渔灯万盏,鳞次比来,更换睫间幽览,使我眼触成迷,意触冥契,顿超色境胜地。
乘露剖莲雪藕

莲实之味美,在清晨水气夜浮斯时。正足若日出露晞,鲜美已去过半。当夜宿岳王祠侧,湖莲最多,晓剖百房,饱啖,足味。藕以出水为佳,色绿为美,旋抱西子一弯,起我中山久渴,快赏旨哉。口之于味,何甘哉。况莲得中通外直,藕洁,秽不可污,此正幽人素心,能不日茹佳味。
空亭坐月鸣琴

夏日,山亭对月,暑气西沉,南薰习习生凉,极目遥山盘郁,冰镜两湖隐约。何来钟磬,抱琴弹月,响遏流云高旷,抚秋鸿出塞。清幽鼓石上,流泉风雷引,可辟炎蒸,广寒游。偏宜清冷,乐矣。山居之吟,悲哉。楚些之曲,泠然指上,梅花寒彻,人间烦愤矣。噫,何能即元亮无弦之声,得尘世钟期在听哉。宜正音为之绝响。
观湖上风雨欲来

山阁五六月间,风过生寒,溪云欲起,山色忽阴忽晴,湖光乍开乍合,浓云影日,自过处,段段生阴,云走若飞,故开合甚疾。此景静玩,可以忘饥。顷焉风号万壑,雨横两间,骇水腾波,湖烟泼墨,观处心飞神动,诚一异观哉。有时龙见。余曾目睹龙体,仅露数尺,皆抹螺青腹,闪珠白,矫矫盘盘,滃云捲雨,湖水奔跳,奋若人立,浪花喷瀑,自下而升,望惊汨,急漂疾,滂湃汹涌,栘时乃平。对此水天,浑合恍坐。洪濛空中,楼阁飞动,不知身在何所。因思上古太素简朴,无华是即,雨中世界,要知一切生灭本空,何尔执持念根,不向无所有中解脱。
步山径野花幽鸟

山深幽境,真趣颇多。当残春初夏之时,步入林峦。松竹交映,遐观远眺,曲径通幽,野花隐隐生香,而臭味恬淡,非檀麝之香浓。山禽关关弄舌,而清韵閒雅,非笙簧之声巧,此皆造化机局。娱目悦心,静赏无厌,时抱焦桐,向松阴石上,抚一二雅调,萧然领会幻身,是即画中人物。远听山村茅屋,傍午鸣鸡,伐木丁丁,樵歌相答,经丘寻壑,更出世外。几层此景,无竞无争,足力所到,何地非我。传舍又何必与尘俗恶界,区区较尺寸哉。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肃宁县

夏寒主雪。谚云:夏,北风,必雨。

《浙江志书》绍兴府

越中当三夏,旱甚之。时有迎龙之赛,不斋虔祈祷,惟饰优伶及下户少年,为诸神佛怪异,或扮故事。珠翠灿然,绮绣陆离,彩巾锦带,飘飏风日中。草龙则覆以锦褾,插金首服,为鳞指节,为锁车马,纷然尽服饰之鲜丽,侏儒里老慕为奇货,争预迎至家,饮食之用,以𩰚异为仙为怪。其费用,率里巷为伍,度人家有无。差派好事者,主其算。大户竞出新奇相炫耀。有一珍丽,即侈然德色,长街通衢,迤逦回旋,观者互奔,趋顾盼不给,大约若𩰚富。而馀姚则以大江为界,南北各一,宗递相竞,各以阀阅名位,假古人相况,交矜誇,甚则相嘲诮,即触人忌讳不顾,亦大足诧也。

《江西志书》武宁县

夏,北风雨,蛟出,则雹。五六月,骤雨时行。

宁州

夏寒,多旱。夏雾,雨。

万安县

三四月,农夫莳田,歌声唱和,达于四境。连居并亲厚者,互以酒食相饷。

《湖广志书》茶陵州

五六九月,逢福德诸神诞生,市民大饰楮衣,祀之。扮演戏文,名曰庆神会。

《福建志书》福宁州

夏苦旱乾甚,至八九月而后有雨,田土枯焦。

《广东志书》顺德县

岁常五六月飓风,飓风者,飓四方之风也。将发,断虹先见,谓之飓母。发则拔木,杀稼,潮骤长数尺,鸡犬不宁。又有石尤风,与飓风同。

新安县

夏月暴雨,风起飞砂,势如万马,其气青,谓之青东。南北骤作,谓之北暴,又谓之咸头,又谓之泥浪。较飓风而小,不必回南,而后息。

石城县

夏月作凉茶会,俗合茶䔲为末用,凉水发之成花,可解热。 夏气盛热,旱则疫作,雨多震雷,伤人畜,或不雨而震。

儋州

五六月,南风宜早禾,俗呼西风为早禾,婿杀。占禾夜热则雨。

夏部艺文一

夏日可畏赋〈以昔闻宣子之于政也为韵〉 唐贾嵩


赫尔阳精当朱仲兮,厥状难明。杲杲而威棱四序,炎炎而火烈群生。九野飞尘,破氛昏而下烛。六龙衔耀,亘天地而横行。其初也,阴魄落彼,大明生矣。踆乌汹汹以飞来,苍龙黯黯而光死。辗烟霞而炎驾旁转,洞寰海而红轮徐起。烟勃乎扶桑之津,鼎沸乎咸池之水。八纮疑火井之内,六合若炎丘之里。路岐难处,伤哉行役之人。稼穑堪忧,嗟尔耕耘之子。始惊出地渐见摩天曈昽,逾盛翕赩弥宣赫曦。而光碎波涛,血殷江海。蓬勃而气蒸林郁,燄起山川。然则居上克明,当中益炽,想羲氏于执热,当亢龙之用事。照丘陵而恐是焦元,蒸垄亩而皆成赤帝。仰之者目眩精耄,处之者神昏体悸。草木为之生烟,峰峦以之减翠。千里无云,炎风不闻。木而栖者翕其翼,泉而跃者伏其群。不党黎氓,有异恩覃之士。无私蛮貊,终同炎德之君。可流金而烁石,可焦头而烂额。浩浩兮坌红埃,融融兮过虚碧。遂使无生禅子,爱其孤鹤片云。休影逸人,恋此幽松古柏。斯则晋卿执法于前代,鲁史立言于往昔。于戏猛以济威,刚而驭下,牧于外而寇乱咸戢,升于朝而谄谀斯寡。如夏日之赫焉,孰云不足畏也。

夏赋           宋吴淑

夏,大也,养万物令长大者也。若乃节号朱明,时为长嬴,祝融作辅,炎帝持衡。含桃先荐,反舌无声。或见三星之在户,或以五彩而辟兵。苦菜秀而靡草死,蚯蚓出而王瓜生。若夫四时维夏,五月徂暑。或闻蟋蟀之居壁,或见莎鸡之振羽。猎西土而陈议,滥泗渊而断罟。天毒则草木皆乾,朱提则飞禽不度。嘉宾诣谢安而交扇,王公见真长而吴语。或以节嗜欲而止声色,或以教车甲而观才武。顾此溽暑,诚为任方。吴猛不驱于蚊蚋,子平每避于清凉。越王念吴而握火,陆机在洛而思乡。恋嵇康之锻灶,玩武子之萤囊。念师文之飞雪,忆邹衍之降霜。若夫宗伯之禬凶荒,周穆之游濩泽。已见班马,复闻鸣鵙。火既钻于枣杏,兵亦先于剑戟。尔其长风扇暑,茂树连阴,轻箑荐而纤絺御,甘瓜浮而朱李沉。葛洪之见仙翁,每乘醉而入水。延陵之逢高士,岂披裘而取金。当此南讹,时惟龙见。天子饮酎,后妃献茧。蜀相尝见于渡泸,礼将不闻于操扇。复闻浚井改水,当风鼓翣。孙登容与于草裳,杨茂逍遥于版榻。及夫腐草为萤,朱索连荤,柞氏之刊阳木,羊欣之衣练裙。亦闻肃氏居巢,贾生赋鵩。当清和之首夏,见恢台之化育。凌人颁冰,山虞斩木。或以服元冰之丸,或以听秋霜之曲。至于平叔流汗,仲都暴日,验秀葽之应候,识蕤宾之中律。兽既希革,物皆华实。知离气之初来,见阳虫之乍出。既而衣暑服,载赤旂,冷则饮明义之井,寒则涉樊山之溪。清露滴昆崙之气,夏扈趣耕稼之期。若乃南郊迎气,方丘祀地,知盛德之在火,见斗柄之指巳。于是惠贤良,施爵位,挺重囚,行庆赐,既升龟,而伐蛟,亦补肾,而助肺。南宫御女之繁奏,北窗羲皇之傲睨。若能角黍应时令之制,綵丝通问遗之情,萦朱索以饰户,带灵符而辟兵。鸲鹆之舌初剪,蟾蜍之角俄生。菹龟义著,铸镜功精。蹋百草以遐骛,棹飞凫而迅征。蓄兰为木,缚艾成形。投汨罗而楝叶斯在,祠苍梧而童舞方呈。世伟曹娥之节,俗传介子之名。田文以高户获举,胡广以流瓮复生。彼镇恶之与纪迈,王凤之与信明。并兹辰之诞育,咸垂世而扬名。若夫火行畏金,伏于庚日。曼倩之割赐肉,张氏之祠黄石。羊酪既云其供费,巴蜀亦闻其自择。嵇含因热以思风,程晓闭门而避客。元谟之井方开,秦穆之祠始益。河朔有避暑之饮,邺下有颁冰之锡。遵汤饼于时俗,荐麦瓜于宗祏。斯皆夏令之所施,故纪之以备遗逸也。

夏云多奇峰赋      明钱文荐

客有依树而息影,临流而赋诗者。会追河朔,游拟南皮,碧沼暑退,玉壶冰随。羽觞罢,举纨扇,停挥聊,移远目。忽睹灵奇于时,似烟非烟,如雾非雾。絪缊而起,庵蔼而聚。合体则一柱孤擎,分状则千岩悉具。其为峰也,高参霄汉,远亘天涯,峭乃崒嵂,空则谽砑。或擢根而连杪,或敷叶而带葩,或凌风而叠雪,或映日而流霞。著色浅澹,布境幽遐,纷纷竞赏,煜煜争誇。髣髴昆崙之五色,依稀嵩少之三花。至于绿萝径封,青莲烟叶,窈窕难测,嵯峨易睹。谁将地肺,倒插天府。驱遣岂鞭,斲雕宁斧。则有误认王母之辇,虚疑神女之台。香馥郁以犹在,态轻盈而忽来。所以望气者,思宝鼎于汾水,求仙者慕银阙于蓬莱。徒惜其残晖欲收,异彩将散,高标半折,连影中断。势倾危其不支,容黯黮以无见。类舟覆兮悽惋,同岳颓兮眷恋。无怪乎会心者,犹注想而凝眸。惜景者,遂兴咨而发叹也。况其时值炎蒸,气乖润湿,倚崖树槁,萦岫苔涩。虽仰天而频望,徒触石而罕出。傥乘龙以高飞,庶施雨之遍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