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社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社日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三十一卷目录

 仲春部杂录
 仲春部外编
 社日部汇考
  诗经〈小雅甫田章〉
  礼记〈月令〉
  周礼〈春官〉
  风俗通义〈社神〉
  宋书〈礼志〉
  荆楚岁时记〈社综〉
  提要录〈社翁雨〉
  癸辛杂识〈社日分菊〉
  田家五行〈五戊为社〉
  遵生八笺〈社日事宜 社日事忌〉
  事物原始〈社日〉
  直隶志书〈遵化州 新安县 肃宁县 景州 吴桥县 定州 武邑县 鸡泽县 清河县 大名县〉
  山东志书〈长山县 曹州 定陶县〉
  山西志书〈阳曲县 蒲县 垣曲县 潞安府 长子县 壸关县 陵川县 榆社县 宁武关〉
  河南志书〈胙城县〉
  陕西志书〈咸宁县 商州 平凉府〉
  江南志书〈太仓州 高邮州 如皋县 通州 怀宁县 灊山县 太湖县 望江县 徽州府 婺源县 太平县 建德县 太平府〉
  浙江志书〈海宁县 嘉兴府 乌程县 孝丰县 会稽县 嵊县 宁海县 建德县 遂昌县〉
  江西志书〈武宁县 宁州 安义县 德化县 德安县 新淦县 新喻县 瑞州府 新昌县〉
  湖广志书〈崇阳县 通山县 钟祥县 云梦县 黄州府 罗田县 江陵县 祁阳县 宁远县 江华县 新田县〉
  福建志书〈建宁府 建安县 建阳县 将乐县〉
  广东志书〈香山县 雷州府 西宁县〉
  广西志书〈永宁州〉
 社日部总论
  兼明书〈社日〉

岁功典第三十一卷

仲春部杂录

《诗经·郑风》:野有蔓草。〈疏〉蔓草生而有露,谓仲春时也。民思此时而会者,谓此时是婚日。
《豳风·七月》末章注:二月四阳作,蛰虫起,阳始用事则亦始起冰而庙荐之。
《小雅·小明章》: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朱注〉除,除旧生新,谓二月初吉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奥。〈朱注〉奥,暖也。〈大全〉孔氏曰:即春温,亦谓二月也。
《国语》:大史告稷曰:自今至于初吉,阳气俱烝,土膏其动,弗震弗渝。脉其满眚,谷乃不殖。〈注〉初吉,二月朔日也。
《易·乾凿度》:随者,二月卦,阳德施行,蕃决难解,万物随阳而出。
《易纬》:惊蛰,晷长八尺二寸,当至不至,则雾稚,禾不成。老人多病,嚏未当至,而至多病,痈疽胫肿。
春分,晷长七尺四寸二分,当至不至,先旱后水,岁恶米不成,多病耳痒。
《孝经》说,天有七衡,春分之日,日在中衡。
《黄帝宅经》:二月土气冲坤方,坤为人门,龙肠宜置牛马厩。其位欲开拓壅厚,亦名福囊,重而兼实,大吉,乙庚日修。
《管子·轻重己篇》:以冬日至始,数九十二日,谓之春至。《陶朱公书》:惊蛰前后有雷,谓之发蛰,雷声初起,从乾方来,主人民灾。坎方来,主水。艮方来,主米贱。震方来,主岁稔。巽坤方来,主蝗虫。离方来,主旱。兑方来,主五金长价。
春分雨,人有灾。谚云:春分无雨,病人稀。
二月朔日值惊蛰,主蝗虫;值春分,主岁歉;风雨,主米贵。
二月总占诗曰:初二天晴东作兴,初七八日看年成。花朝此夜晴明好,何虑连绵夜雨倾。
二月初八东南风,谓之上山旗,主水;西北风,谓之下山旗,主旱。
二月内虹见在东,主秋米贵;在西,主蚕贵。
二月十二为百花生,日无雨,百花熟。
二月十五为劝农日,晴和,主年丰;风雨,则岁歉。二月十九观音生,日晴,主好;雨则诸物少收。
二月间,将贴梗海棠攀枝著地,以肥土壅之,自能生根,来冬截断,春半移栽,以棠梨接之,则成西府;以木瓜接之,则成白色。
山茶二月,接以单叶,接千叶,则花盛而树久。
《史记·天官书》:单阏岁,岁阴在卯,星居子,以二月与婺女、虚、危晨出,曰降入大有光;其失次,有应见张。名曰降入,其岁大水。
辰星,仲春春分,夕出。郊奎、娄、胃,东五舍为齐。
《汉书·五行志》:于易雷以二月出,其卦曰豫。言万物随雷出,地皆逸豫也。
《泛胜之书》:种麻子二月下旬傍雨种之,麻生布叶,锄之,以蚕矢粪之,天旱以流水浇之。无流水,曝井水,杀其寒气以浇之。如此,美田则亩五十石及百石,薄田尚三十石。
《种植书》:凡种竹,于二月斸去西南根,于东北角种其鞭,自然行西南。盖竹性向西南行也。谚云:东家种竹西家种地。
《淮南子·天文训》:辰星正四时,常以二月春分效奎娄。《白虎通·五行篇》:二月律,谓之夹钟。何夹者,孚甲也,言万物孚甲种类分也。
《论衡·祭意篇》:龙星二月见,则雩祈谷雨。
《说文》:膢,楚俗以二月祭饮食也。一曰祈谷食新,曰离膢。
春分而禾生。
卯为春门,万物已出。
《风俗通义》:鼓者,郭也。春分之音也,万物郭皮甲而出,故谓之鼓。
《四民月令》:二月阴冻,毕泽。可菑美田缓土及河渚水处。
农家谚:二月昏,参星夕;杏花盛,桑叶白。
《月令·章句》:自壁八度至胃一度,谓之降娄之次,雨水春分居之,鲁之分野。
《晋书·天文志》:老人星曰南极。以春分之夕见于丁。《北史·庾季才传》:二月,日出卯入酉,居天之正位,谓之二八之门。
《抱朴子·仙药篇》:龙御芝常以仲春对生三节十二枝,下根如坐人。
《华阳国志》:云南郡出孔雀,常以二月来翔,月馀而去。《广州记》:鸡侯菜,生岭南,似艾,二月生苗,宜鸡羹食之。范汪祠祭仲春,荐竹笋。
《名医别录》:百合生荆州山谷,二月采根阴乾。
麝生中台山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香生者良。桑螵蛸生桑枝上,螳螂子也,二月采,蒸过,火炙用。《魏书·律历志》:次卦二月,需、随、晋、解、大壮。
《齐民要术》:二月昏参,夕可种大豆,谓之上时。
北土高原本无陂泽,随逐隈曲而田者,二月冰解地乾,烧而耕之,仍即下水,十日块既散液,持木斫平之,纳种。既生七八寸,拔而栽之。
《家政法》曰:二月可种瓜瓠。
种茄子法:茄子熟时,摘取,擘破,水淘之,取沈者速曝乾,裹置二月,畦种。著四五叶,雨时,合泥移栽之。种芋法:宜择肥缓土近水处和柔粪之,二月注雨,可种芋,率二尺下一本芋,生根欲深,斸其旁以缓其土。旱则浇之,有草锄之,不厌数多,治芋如此,其收常倍。蘘荷宜在树阴下,二月种之,一种永生,亦不须锄,微加粪。
二月榆荚成,及青收,乾以为旨,蓄色变白,将落,可作䤅。随节早晏,勿失其适。音牟䤅音头榆酱〉《周易集解》:帝出乎震。崔憬曰:帝者,天之王气也。至春分则震王,而万物出生。
《旧唐书》:林邑国俗以二月为岁首,稻岁再熟。
《唐韵》:鶗鴃,鸟名,关西曰巧妇;关东曰鶗鴃。春分鸣则众芳生;秋分鸣则众芳歇。
《岭表录异》:岭表,朱槿花茎叶皆如桑树,叶光而厚。〈南人谓之佛桑〉树身高者,止于四五尺,而枝叶婆娑。自二月开花至于中冬方歇,其花深红色,五出如大蜀葵,有蕊一条长于花叶上,缀金屑,日光所烁,疑有焰生。一丛之上,日开数百朵,虽繁而有艳,且近而无香。暮落朝开,插枝即活,故名之槿。俚女亦采而鬻,一钱售数十朵,若微此花,红梅无以资其色。
《岭南异物志》:南中花多红赤,亦彼之方色也,唯踯躅为胜。岭北时有不如南之繁多也,山谷间悉生二月,发时照耀如火,月馀不歇。
《南州异物志》:橄榄,闽广诸郡及沿海浦屿间皆有之,树高丈馀,叶似榉柳,二月开花。
《异物志》:甘藷出交广南方,民家以二月种。
《食谱》:张手美家二月十五日涅槃兜。
《种树书》:竹本命日,二月二日也。
《酉阳杂俎》:焉耆,二月八日婆摩遮。
波斯枣出波斯国,长三四丈,围五六尺,叶似土藤不凋。二月生花状如蕉花,有两甲渐渐开罅中,有十馀房,子长二寸,黄白色,有核,熟则紫黑状,类乾枣,味甘如饧,可食。
安息香树出波斯国,呼为辟邪树。长二三丈,二月开花,黄色,花心微碧,不结实。
《茶谱》:蒙山有五顶,上有茶园,蒙之中顶茶,当以春分之先后,多聚人力,俟雷发声,并手采择,三日而止。《日华本草》:菖蒲,石涧所生,坚小,一寸九节者上,出宣州,二月采。
《晁氏客话》:望杏而耕,以杏花时为耕候也。
《益部方物略记》:桐花凤,二月,桐花始开,是鸟翱翔其间,丹碧成文,纤嘴长尾,仰露以饮,至花落辄去。蜀人珍之,故号为凤。或为人捕置樊间,饮以蜜浆,哺以炊粟,可以阅岁。
《成都古今记》:二月有花市。
《嘉祐本草》:斑鸠,是处有之,春分化为黄褐侯。黄褐侯,青鹤也。
《图经本草》:白榆,先生叶,却著荚,皮白色。二月剥皮,刮去粗皵,中极滑白。荒岁,农人取皮为粉食之,当粮不损人。
《乌蔹》:二月生苗,多在林中作蔓。
《图经》:宕渠之地,每岁二月二日,郡人从太守出郊,谓之迎富。梧州容县有迎富亭,亦以二月二日为节。《云笈七签》:二月六日宜沐浴,斋戒,天祐其福。
《埤雅》:芍药荣于仲春,华于孟夏。《传》曰:惊蛰之节,后二十有五日,芍药荣是也。
《梦溪笔谈》:二月物生根魁,故曰天魁。
《孔氏杂说》:河豚盛于二月。梅尧臣诗: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
《尔雅》:翼仓庚,黄鸟而黑章,齐人谓之抟黍。秦人谓之黄流离。幽冀谓之黄鸟,一名黄鹂留,或谓之黄栗流。一名黄莺,二月而鸣。
《演繁露》:仲春之月,天子食麦,而朝事之笾,煮麦为面。《齐东野语》:余尝读班史历,至周三月二日庚申惊蛰,而有疑焉。盖周建子为岁首,则三月为寅。今之正月也。虽今历法,亦有因置闰而惊蛰在寅之时,然多在既望之后,不应在月初而言二日庚申也。及考月令章句,孟春以立春为节,惊蛰为中。又自危十度至壁八度,谓之豕韦。之次立春,惊蛰居之卫之分野,自壁八度至胃一度,谓之降娄。之次雨水,春分居之鲁之分野,然后知汉以前皆以立春为正月,节惊蛰为中,雨水为二月节,春分为中也。至后汉,始以立春、雨水、惊蛰、春分为序。《尔雅》师古于惊蛰注云:今日雨水于夏为正月,周为三月。于雨水注云:今日惊蛰夏为二月,周为四月,盖可见矣。《史记·历书》亦为孟春冰泮启蛰。《左传》:桓公五年启蛰而郊。杜氏注以为夏正建寅之月,疏引《夏小正》曰:正月启蛰。故汉初,启蛰为正月中,雨水为二月节。及太初以后,更改气名,以雨水为正月中,惊蛰为二月节,以至于今。由是观之,自三代以至汉初,皆以惊蛰为正月中矣。又汉以前,谷雨为三月节,清明为三月中,亦与今不同。
《暇日记》:二月白蘋水。
《山家清供》:仲春,深采黄精根,九蒸九暴,捣如饴,可作果食。又细切,食水二石五升,煮去苦味,漉入绢袋,压汁澄之,再煎如膏,以黄米作饼,约二寸大。客至可供二枚。又采苗可为菜茹,隋羊公服法芝草之精也。一名仙人馀粮,其补益可知也。
《试茶录》:建溪茶比他郡最先,北苑壑源尤早。岁多暖,则先惊蛰,十日即芽。岁多寒,则后惊蛰,五日始发。先芽者,气味俱不佳,惟过惊蛰者,最为第一。民间常以惊蛰为候,又以春阴为采茶得时。
《北苑茶录》:白茶与胜雪,自惊蛰前兴,役浃日乃成飞骑疾驰,不出仲春已至京师,号为头纲玉芽。
《北苑别录》:惊蛰万物始萌,茶每岁常以前三日开焙。《通考》:甲子日发雷,大热,一云,大熟。
《谈荟》:二月十六日谓之黄姑浸种日。西南风,主大旱。二月二十日谓之小分龙日,晴分懒龙,主旱。雨分健龙,主水。
《经世民事录》:二月内有三卯,则宜豆;无,则早种禾。二月种皂荚,有不结皂荚者,凿一孔,入生铁四五斤,用泥封之,便开花结子。或树身南北离地一尺,各钻一孔,用木钉钉之,泥封其窍,便结实。
《便民图纂》:二月宜连霜。谚曰:一夜春霜三日雨,三夜春霜九日晴。
《农桑通诀》:二月间,取带泥小藕,栽池塘浅水中,或粪或豆饼壅之,则愈盛。
春分前栽莲,则花出叶上。
《漱石閒谈》:二月初一日为中和节,以其揆三阳之中配仁义之和。唐德宗时李泌置。
《学圃杂疏》:王瓜,出燕京者最佳。其地,人种之火室中,逼出花叶,二月初,即结小实。中官取以上供。
《瓶史月表》:二月花盟主,西府海棠、玉兰、绯桃。花客卿,绣毬花,杏花。花使令,宝相花,种田红木,桃李花,月季花,剪春罗。
《花历》:二月桃夭,玉兰解,紫荆繁,杏花饰其靥。梨花溶,李能白。
月令演:二月,献生子〈朔日〉,踏青〈二日〉,芳春节〈八日〉,祭马祖〈刚日〉,治聋酒〈社日〉,扑蝶会〈十五〉。田家五行:二月八日,张大帝生日前后,必有风雨,极准,俗谓请客送客雨。正日谓之洗街雨。初十日谓之洗厨雨。
《道书》:二月一日为天正节。
《左编》:阴阳家以二月六日利行师。
《本草纲目》:梨树高二三丈,尖叶,光腻,有细齿,二月开白花如雪,六出。
芹有水芹、旱芹。水芹生江湖陂泽之涯,旱芹生平地,有赤白二种。二月生苗,其叶对节而生,似芎藭。茎有节棱而中空,其气芬芳。
杨梅树叶如龙眼及紫瑞香,二月开花结实。
银杏生江南,以宣城者为胜。高二三丈,叶薄,纵理俨如鸭掌形,有刻缺,面绿背淡。二月开花成簇,青白色。二更开花,随即卸落,人罕见之。
榛树低小如荆,丛生,二月生叶,如初生樱桃,叶多皱文而有细齿及尖。
薤叶似韭,二月开细花,紫白色,根如小蒜,一本数颗,相依而生。
山慈姑,冬月生叶,二月中枯。一茎如箭簳,高尺许,茎端开花,白色,亦有红色、黄色者,上有黑点,其花乃众花簇成,十朵如丝纽成可爱。
山茱萸叶如梅,有刺。二月开花,如杳。
椰子乃果中之大者,其树初栽时,用盐置根下,则易发木,似桄榔槟榔之属。通身无枝,其叶在木顶,长四五尺,直耸指天,状如棕榈,势如凤尾。二月开花成穗,出于叶间,长二三尺,大如五斗器,仍连著实一穗数枚。
白桐即泡桐也,其木轻虚,不生虫蛀,作器物屋柱甚良。二月开花,如牵牛花而白色。结实大如巨枣,长寸馀,壳内有子,片轻虚,如榆荚,葵实之状。
蚕豆,二月开花,如蛾状,紫白色,又如豇豆,花结角连缀,如大豆,颇似蚕形,蜀人收其子,以备荒歉。
扁豆,二月下种,蔓生延缠。叶大如杯,团而有尖,其花状如小蛾,有翅尾,形如荚,嫩时可充蔬食茶料,老则收子煮食。
珊瑚菜,江淮所产。多是石防风,生于山石之间。二月采嫩苗作菜,辛甘而香,呼为珊瑚菜。
马兰,湖泽卑湿处甚多。二月生苗,赤茎、白根、长叶、有刻齿。南人多采汋,晒乾为蔬及馒馅。
蒌蒿,生陂泽中。二月发白叶,似嫩艾而岐细,面青背白,其茎或赤、或白。其根白脆,采其根茎,生熟菹曝,皆可食。
《群芳谱》:淮扬人二月二日采野茵蔯苗,和粉面作饼,食之,以为节物。
《海槎馀录》:海鳅乃水族之极大者,梧川山界有海湾,上下五百里,横截海面。当二月之交,海鳅来此生育。隐隐轻云覆其上,风日晴暖,则有小海鳅浮水面随波荡漾而来。
《荆溪疏》:竹菇,蕈也。小如钱,赤如丹砂。生以二月,山中所在皆有之。
《一统志》:沔县度水有二源,曰:清检,浊检。清水出鱼,浊水出鲋鱼。常以二月取之。
《万宝全书》:春分日,西风麦贵;南风先水后旱;北风米贵。
《选择历书》:二月申为天德日,申与巳合用巳,为天德合日。
《居家必用》:二月初二日,或清明日,五更,不语,采荠菜梗,阴乾作剔灯杖,诸虫不入灯盏。
《闽部疏》:闽中大都气暖,春花皆先时放,方二月下旬,已见踯躅。每肩舆行山径中,乔松灌木互相掩映,绿波外扬,丹崖内耸。鹧鸪啼昼,画眉弄舌。殊不知巾车为苦。
汀人多种李,二月时,田园碎白满野时间,桃红缤纷,可喜。
自邵武之建阳六十里间,是闽西最佳丽,地原隰平衍,竹树田畴,丰美饶裕,村落相望,烟火不绝,夹溪面衡人家,时有数百于时,二月将尽踯躅,始放梨花,未残海棠,金爵尽以樊圃,山花野卉,多不可名,真令人应接不暇。

仲春部外编

《法苑珠林》:东晋穆帝永和六年二月八日夜,有像现于荆州城北,长七尺五寸,合光趺高一丈一尺,皆莫测其所从。初,广州商客下载,中夜觉有人来奔船,惊,共寻视,了无所载,而船载自重,虽骇其异,而不测也。及达渚宫才泊水,次夜,复觉人自然登岸,船载还轻,及像现,方知其兆。
《异苑》:晋丹阳县有袁双庙,真第四子也。真为桓宣武诛,便失所在,灵怪。太元中,形见于丹阳,求立庙,未就功。大有虎患,被害之,家辄梦双至,催功甚急,百姓立祠堂,于是猛暴用息。今道俗常以二月晦,鼓舞祈祠尔,日常风雨忽至。
《云笈七签》:紫微夫人降杨羲之家,二月三十日吟一章曰:褰裳涉渌河,遂见扶桑公。高会太林墟,赏宴元华宫。信道苟淳笃,何不栖东峰。此亦叙方诸东华之胜也。
《述异记》:义熙五年,宋武帝北讨鲜卑,大胜。进围广固,军中将佐乃遣使奉牲荐币,谒岱岳庙。有女巫秦氏,奉高人,同县索氏之寡妻也。能降灵,宣教言无虚唱。使使者设祷,因访克捷之期。秦氏乃称神教曰:天授英辅神魔,所拟有征无战,蕞尔小丑,不足制也。到来年二月五日当剋。如期而三齐定焉。
《佛国记》:摩竭提国,年年常以建卯月八日行像,作四轮车,缚竹作五层,有承栌揠戟,高二丈馀,以白氎缠上。然后彩画,作诸天形像,以金银琉璃庄校,其上悬缯幡,盖四边,作龛皆有坐佛菩萨立侍,此日境内道俗皆集华香供养。
《法苑珠林》:永明七年二月十九日,司徒竟陵文宣王梦于佛前,咏维摩一契,因发声而寤。即起至佛堂前,还如梦中法,更咏古维摩一契,便觉声韵流好。明旦即集沙门僧,辩等次第作声。
梁安国寺,在秣陵县都乡同下里。寺有金铜像一躯,以永明九年起造,时失去,天监六年二月八日,房主药王尼所住床前,时时有光照屋。至二十三日于光处,忽有泉涌,见此像随水而出,远近骇观。泉既不竭,乃累砖为井,井犹存焉。
《道经》:二月八日为芳春节,五晨,大道君登玉霄琳房,四盼天下。
《隋书·经籍志》:释迦在世教化四十九年,乃至天龙。人鬼并来听法,弟子得道以百千万亿,然后于拘尸那城,娑罗双树间,以二月十五日入般涅槃,涅槃亦言泥洹。译曰:灭度。亦言:常乐我净。
《阳璹潜山记》:开元九年二月十五夜,帝寝灵符殿,梦来日九天使者降。至午见云端仙仗甚盛。神曰:吾为九天使者,受玉帝命,随运采访。九天司命真君憩舒州潜山,吾憩江州庐山,九天丈人憩蜀郡青城山。可各为立祠。乃遣舒州为建祠。卜地,顷见二白鹿出冈顶。遂于其地立九天司命祠,此真源宫之始也。《纪闻》:唐开元二十四年春二月,驾在东京,以李适之为河南尹。其日大风,有女冠乘风而至玉贞观,集于钟楼,人观者如堵。以闻于尹。尹,率略人也,怒其聚众,袒而笞之至十,而乘风者既不哀祈,亦无伤损,颜色不变。于是适之大骇,方礼请。奏闻,敕召入内殿,访其故,乃蒲州紫云观女道士也。辟谷久,轻身,因风遂飞至此。元宗大加敬畏,锡金帛送还蒲州。数年后,又因大风,遂飞去不返。
《西域记》:伽蓝北有仙人隐居岩谷,仲春之月,鼓棹清流,麋鹿随饮,感生女子,姿貌过人,惟脚似鹿,仙人见之,收而养焉。后令求火,至于仙庐,足所踏地,迹皆有莲花。
《东西洋考》:天妃世居莆之湄洲屿,五代时,闽都巡检林愿第六女,生于太平兴国四年。以景德三年二月二十九日升化。厥后,常衣朱衣,飞翻海上,里人祠之。《云笈七签》:三洞奉道,科云春分为延福斋。
春分后,夜半子时东北望,有元青黄云,是太微天帝君三素云也。
二月二十日,宜修真道。
《续夷坚志》:忻州九龙冈上,天庆观老君殿尊像极高,云是神人所塑。每岁二月十五日,道家号贞元节。是日有鹤来会,多至数十,少亦不绝一二。翔舞坛殿之上,良久乃去。元好问二月十五日《鹤》诗:九龙冈上元元祠,人言尊像神所遗。年年二月降云鹤,来无定数有定期。

社日部汇考

《诗经》

《小雅·甫田章》

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琴瑟击鼓,以御田祖。
〈朱注〉社,后土也。以句龙氏配方,秋祭四方,报成万物。

《礼记》《月令》

择元日,命民社。
〈陈注〉令民,祭社也。郊特牲言祭社,用甲日。此言择元
日,是又择甲日之善者,召诰社,用戊日。

《周礼》《春官》

肆师之职,社之日涖,卜来岁之稼。
〈订义〉郑康成曰:社,祭土为取财焉。卜者,向后岁稼所宜。 郑锷曰:社有二,春祈秋报。

《风俗通义》《社神》

《孝经》说:社者,土地之主,土地广博,不可遍敬,故封土以为社而祀之,报功也。《周礼》说:二十五家置一社,但为田祖报求。《诗》云:乃立冢土。又曰:以御田祖,以祈甘雨。
谨按《春秋左氏传》曰:共工有子,曰句龙。佐颛顼,能平九土为后土,故封为上公,祀以为社,非地祇。

《宋书》《礼志》

祠大社,帝太稷,常以岁二月、八月二社日祠之。

《荆楚岁时记》社综

社日,四邻并结,综会社牲醪为屋于树下,先祭神,然后飨其胙。
按郑氏云:百家共一社,今百家所社,综即其立之社也。

《提要录》社翁雨

社公社母不食旧水,故社日必有雨,谓之社翁雨。

《癸辛杂识》社日分菊

朱斗山云:凡菊之佳品,候其枯,斫取带花枝置篱下,至明年收灯后,以肥膏地。至二月,即以枯花撒之,盖花中自有细子,俟其茁至社日,乃一一分种。

《田家五行》五戊为社

立春后,五戊为社,其日虽晴,亦多有微雨数点,谓社翁不吃乾粮,果验。

《遵生八笺》社日事宜

《云笈七签》曰:社日饮酒一杯,能治聋疾。杜诗:为寄治聋酒一杯。
田家五行曰:秋社日侵晨,用磁器收百草,头上露磨浓墨,头痛者,点太阳穴;劳瘵者,点膏肓之类。谓之天灸。

社日事忌

吕公忌曰:社日,令男女辍业一日,否则令人不聪。秋社日,人家襁褓儿女俱令早起,恐社翁为祟,与春社同。

《事物原始》社日

月令云:仲春之月,择元日命民社,使民祀之,以祈农也。近春分前后,戊日乃元吉日也,秋社亦然。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遵化州
社日,用牲醴祈年。

新安县

二月社日,祭乡社先农之神。

肃宁县

社日,如春社摘梨。

景州

社日,赛土王社。

吴桥县

二月初二日,乡村咸祭赛土地神,其古春社之遗意欤。

定州

社日,作乐以祀农神。

武邑县

社日,会社报秋。

鸡泽县

社日,春祈秋报,乡民醵钱、谷具、牲醴,盛张鼓乐、演剧。祭赛毕,共饮社酒,曰破盘。

清河县

秋社日,备牲醴、酒具、楮陈乐村社行赛祷,略如古报赛礼。

大名县

秋报赛神,多用倡优,办杂剧、唱乐、府酒,后耳热,歌呜呜焉。

《山东志书》长山县

社日,祀先农,调社饭。

曹州

春社日,集镇村塾,凡有祠宇,皆作戏赛祷。

定陶县

春社,集场村疃,会众祈报。

《山西志书》阳曲县

仲春社日昧爽,妇女作綵线,人佩之,曰社线。食社面。

蒲县

社日,各社祀神,名曰煖社。

垣曲县

秋成,村社飨赛报答神祇,盛集优娼,搬演杂剧、弦管、摴蒱,沉酣达曙。如鲁人猎,较久而难变也。

潞安府

社日,多造社酒、社糕。城中士女亦以此日走社。秋社日,禾稼将登,士女走社,视春又盛。

长子县

立秋后第五戊日,为社。西成,将告士女出游,谓之走社。其社之前后诸日,乡农陈女乐赛神。名曰结秀。
壶关县
春祈秋报,选里中健儿涂以粉墨为八仙,为社夥以赛神,赛之日,男女乐毕集。

陵川县

社日,田野祀社,老稚击鼓,以牲酒相欢。

榆社县

秋社日,各家上坟拜扫。

宁武关

秋社日,小儿佩社线。

《河南志书》胙城县

春祈秋报,赛田祖。贫富不相耀社,会以齿,犹有古风焉。

《陕西志书》咸宁县

社日,新葬者具祭品、冥镪、酒肴,请亲族男女至墓所,以祭。曰上新坟。三年乃止。

商州

秋社日,祀先农于乡社。

平凉府

八月社,饮祭新禾。

《江南志书》太仓州

秋分在社日前,则田有收,而谷贱。后,则无收,而谷贵。谚云:分后社,白米遍天下,社后分,白米如锦墩。

高邮州

社日,乡有社。会祭毕,设宴序齿列坐。虽显贵人,不得先杖者。

如皋县

社无定日,春秋二社,城市不甚矜尚,村人咸赛土神,以祈年。谷邺侯家传:是日,以猪肉杂调和铺饭上,名曰社饭。皋俗尤喜,为之不特社日也。

通州

社日祀上神,春祈而秋报也。或以三月初三日,或以九月初九日。祭毕,受胙。

怀宁县

二月社日,乡里合立社,至日豕酒共祀社神,以祈谷。祭毕,饮神惠,极欢而散。有辛肉均颁之礼,秋社报神亦如之。

灊山县

二月社日,十家为社,共祀土神,祈谷。祭毕,享胙,极欢而散。

太湖县

二月社日,种瓜蓏菜果,谓得土气先。易蕃殖且无虫齧。

望江县

社日,乡有社,合众姓祀之,所以祈谷也。祭毕,则燕列齿序坐,极欢而罢。

徽州府

二月社日,多雨,社神试新水。

婺源县

俗重社祭,里团结为会。社之日,击鼓迎神祭,而舞以乐之,祭必颁肉。

太平县

每岁秋成毕,或设火醮,或报土功,或还神愿,各处多搬演戏文。

建德县

秋社日,乡市同会者,祭神于轮社者之家,以报年。祭毕,馂而还。有古人桑柘影斜之风景焉。

太平府

春社,寒食将近,先期习社鼓,祈赛土谷神,犹存《豳雅·籥章》馀风。每晚百十为群,铿訇镗鞳,如数部鼓吹。届期禜先农,聚而群饭村酿豚,归。遍及乡社,俗最近古焉。

《浙江志书》

海宁县

二月春社,民间于春分前后,醵金具、牲醴,竞为优戏乐神,名平安戏。

嘉兴府

二月二十八日,为春社。

乌程县

春社日,岘山有逸老会。

孝丰县

春社日,各村率一二十人为一社,会屠牲,酾酒、焚香、张乐以祀土谷之神。谓之春福。

会稽县

春秋乡有社祭,祭毕,则燕其物。以祭社之馀,序齿列坐,虽贵显人,不先杖者。耆老说:古人嘉言懿行子弟,歌伐木、嘉鱼菁、莪宾筵诸诗。

嵊县

社日,用牲醴延巫祷于社庙,谓之烧春福。巨族演戏,先后不以期限。

宁海县

社日,村落祭祖社饮。

建德县

社日,各乡设牲醴,迎社神阅苗。

遂昌县

社后,卜吉,舆温元帅城市拖船,逐疫扮台阁迎戏,盛饰,四乡仕客云集喧观。

《江西志书》武宁县

春社下稼,秋社下麦。

宁州

秋社前,多雨、重阴、翳日。或至浃旬,秋寒、多旱、秋雾、亢旸。

安义县

秋社日,戊日社,众共买酒豕,游神聚饮酣歌。谓之散社。乡士大夫咸载酒联吟,自亭午至晡。谓之饮社。

德化县

春社祭祀毕,谕以乡约,聚饮而退。

德安县

社日,农家浸种。

新淦县

社欲雨,占曰:秋社无雨,莫耕园。晚禾始穗,疾风昼夜,则不实。

新喻县

社日,炰牲、登社、祓旱、殄虫。

瑞州府

春社之日,民间醵钱、办品物祀本社土谷之神,乃湿种子。

新昌县

春社,新葬者各添土于冢上。
湖广志书崇阳县
二月社日,乡四邻合祭本境社神。祭毕,饮其馔,分其胙,农家是日沁早稻,谓之社种。

通山县

社日雨曰社翁雨。里谚曰:社公社母不饮旧水。

钟祥县

农家于社日祈谷、招巫觋、歌鼓迎神、联臂踏地为歌节。祭毕,饮社酒,分社肉。间有索馀酒者,曰社酒治聋。

云梦县

社日,沿村楮香牲醴,祈田祖。祭毕,各泥倒于荒烟野草间。曰享神惠。

黄州府

社者,三代以来之古礼也。敛钱共市牲醴,品无兼味,器用陶匏,以祀本社土神。祀毕,少长共饮,间有沉醉扶归者,亦与民休息之意,犹存三代遗风焉。

罗田县

仲春初,戊日为社。每坊合为祭赛,名曰坐社。

江陵县

社日,四邻共结,综会饭为屋于树下,先祭神,后共飨其胙。《风土记》:荆楚社日以猪羊调和其饭,谓之社饭。以葫芦盛之相遗送。

祁阳县

社日,民间多重社斋,自朝至暮不食,但嘬水生果,夙有所祈于社神也。

宁远县

二月春社,豫治蚕事务,迎温以生之。生意稍迟,以桑枝揉水喷之,种即萌动。浸早谷种、布白豆、黄瓜、茄菜诸种。晴则和暖,雨雪极寒。

江华县

春社,各乡村醵钱、宰屠,召各巢猺女击大鼓,乐神作社,相饮而罢。

新田县

春社日,各村备牲醴、香楮以祭谷神。俗称牛羊会。是日宜雨。谚云:春社无雨不种田。社后戊日,不宜动土用牛。

《福建志书》建宁府

社日,乡坊有社祭春,曰燕福。家祀司土以粥。

建安县

秋祭社,曰鸿福。家祀司土以粥。

建阳县

社日,村保敛分屠猪,祭赛本社之神。祭毕,分胙会宴,尽欢而退。晨起,轮值者作粥散给各家,计口而授。谓之社粥。是日,人家常令儿女早起则寿;晏起,则社公社婆遗毒,宜忌。

将乐县

社日,农家先期赛社,春祈秋报俱同。种早秧,曰社秧。

《广东志书》香山县

二月上戊,祭社,乡众必会,立石于众路之衢,题名里域,至日纠钱祭之。谓之社日。

雷州府

二月上戊,乡民祭社,祈谷,欢饮,是夕,击鼓逐疫。

西宁县

社日,乡有社,以祀谷神;城有社,以祀土神。均于是日合祀饮福。

《广西志书》永宁州

社日,不拘乡市,各就其处以祭。而獞人社犹严,与祭之日,务修洁欢悦,毋敢有忿争喧哗者。以其有所触亵,即遭谴不爽。而彝民占书奇中,故畏信独至。

社日部总论

《兼明书》

社日

或问曰:《月令》云:择元日,命民社。注云:元日,近春分前后戊日。《郊特牲》云:日用甲,日之始也。与今注《月令》不同。何也。答曰:《召诰》云:越翌日戊午,乃社于新邑则是。今注《月令》,取《召诰》为义也。不取《郊特牲》为义者,以社祭土,土畏木,甲属木,故不用甲也。用戊者,戊属土也。《召诰》周书,则周人不用甲也。《郊特牲》云甲者,当是异代之礼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三十二卷目录

 社日部艺文一
  祝社文         后汉蔡邕
  社赋序          晋嵇含
  祝社文           应硕
 社日部艺文二〈诗词〉
  春可乐          晋王廙
  春祈社諴夏        隋牛弘
  秋报社諴夏         前人
  秋社日崇怀园宴得新字   唐苏颋
  社日           韦应物
  社日〈二首〉        杜甫
  社前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   前人
  二月二十七日社兼春分端居有怀简所思者 权德舆
  赛神            韩愈
  吴楚歌词          张籍
  社日关路作        白居易
  嘉兴社日         刘言史
  郊行逢社日        殷尧藩
  将发循州社日于所居馆宴送 裴夷直
  社日村居          张演
  春社从李昉乞酒      宋李涛
  春社           梅尧臣
  社日独坐         范成大
  春日田园杂兴        前人
  社日诸人集西冈       朱熹
  乙酉社日偶题       杨万里
  春社            陆游
  社雨            前人
  社鼓            前人
  社酒            前人
  社肉            前人
  社饮            前人
  社日僧舍风雨        刘宰
  今朝当社日        戴复古
  社日            方岳
  社前            谢翱
  社日           李公麟
  社日〈二首〉      金施宜生
  社日城南        元戴表元
  社日            郭钰
  社日           明甘瑾
  春社词           瞿佑
  社中〈四首〉       陈宪章
  社日            石瑶
  社日出游         方太古
  社日〈以上诗〉      媛项佩
  浣溪沙〈武康社日〉    宋毛滂
  满江红〈秋社桃花〉    赵师侠
  青玉案〈社日客居〉    赵长卿
  点绛唇〈秋社前一日溪光亭雨〉 张元干
  柳梢青〈秋社怀故山〉   杨无咎
  木兰花慢〈社日有怀〉    严仁
  玉楼春〈社前一日〉    史达祖
  眼儿媚〈社日〉       韩淲
  生查子〈秋社〉      吴文英
  青玉案          黄公绍
  青玉案〈社日以上词〉  明张大烈
 社日部选句
 社日部纪事
 社日部杂录
 社日部外编
 花朝部汇考
  提要录〈花朝〉
  事物原始〈花朝〉
  直隶志书〈宛平县 遵化州 鸡泽县 宣府镇〉
  山东志书〈曹县〉
  山西志书〈黎城县 永宁州〉
  河南志书〈罗山县〉
  陕西志书〈清水县〉
  江南志书〈长洲县 嘉定县 松江府 如皋县 通州 广德州〉
  浙江志书〈杭州府 乌程县 桐庐县〉
  江西志书〈浮梁县 湖口县 瑞州府 新昌县 万载县〉
  湖广志书〈通山县 石首县 浏阳县 攸县 巴陵县〉
  福建志书〈漳浦县〉
  广东志书〈香山县 四会县〉
 花朝部艺文〈诗词〉
  御制花朝赐兵部尚书裴本  明宣宗
  花朝张太学西园小集    陆之裘
  花朝           汤显祖
  花朝            王衡
  花朝遇雨         范景文
  花朝           吴稼竳
  仲雪见示花朝二诗依韵奉和〈以上诗〉
               钱谦贞
  浣溪沙〈花朝〉      明杨基
  满庭芳〈花朝以上词〉    商辂
 花朝部纪事
 花朝部杂录

岁功典第三十二卷

社日部艺文一

祝社文         后汉蔡邕

元正令午,时惟嘉良。乾坤交泰,太簇运阳。乃祀社灵,以祈福祥。

社赋序          晋嵇含

社之在于世尚矣,自天子至于庶人,莫不咸用。有汉卜日丙午,魏氏择用丁未。至于大晋,则社孟月之酉日。各因其行运,三代固有不同,虽共奉社而莫议。社之所由兴也。

祝社文           应硕

元首肇建,吉酉辰良。五政敷惠,四教初扬。万类资新,英颖擢章。谷风涤秽,日和时光。命于嘉宾,宴兹社厢。敬享社君,休祚是将。嘉肴绮错,白茅荐恭。有肉如坻,有酒如江。社君既眷,祗肃威容。

社日部艺文二〈诗词〉

春可乐          晋王廙


吉辰兮上戊,明灵兮惟社,伯仲兮毕集,祈祭兮树下,濯卵兮菹韭,齧䔉兮擗鲊,缥醪兮浮蚁,交觞兮并坐,气和兮体适,心怡兮志可。

春祈社諴夏        隋牛弘

厚地开灵,方坛崇祀,达以风露,树之松梓,句萌既申,芟柞伊始,恭祈粢盛,载膺休祉。

秋报社諴夏         前人

北墉申礼,单出表诚,丰牺入荐,华乐在庭,原隰既平,泉流又清,如云已望,高廪斯盈。

秋社日崇怀园宴得新字   唐苏颋

鸣爵三农稔,勾龙百代神。运昌叨辅弼,时泰喜黎民。树缺池光近,云开日影新。生全应有地,长愿乐交亲。

社日           韦应物

山郡多暇日,社时放吏归。坐阁独成闷,行塘阅清辉。春风动高柳,芳园掩夕扉。遥思里中会,心绪怅微微。

社日二首         杜甫

九农成德业,百祀发光辉。报效神如在,馨香旧不违。南翁巴曲醉,北雁塞声微。尚想东方朔,诙谐割肉归。陈平亦分肉,太史竟论功。今日江南老,他时渭北童。欢娱看绝塞,涕泪落秋风。鹓鹭迥金阙,谁怜病峡中。

社前遭田父泥饮美严中丞   前人

步屧随春风,村村自花柳。田翁逼社日,邀我尝春酒。酒酣誇新尹,畜眼未见有。迥头指大男,渠是弓弩手。名在飞骑籍,长番岁时久。前日放营农,辛苦救衰朽。差科没则已,誓不举家走。今年大作社,拾遗能住否。叫妇开大瓶,盆中为吾取。感此气扬扬,须知风化首。语多虽杂乱,说尹终在口。朝来偶然出,自卯将及酉。久客惜人情,如何拒邻叟。高声索果栗,欲起时被肘。指挥过无礼,未觉村野丑。月出遮我留,仍嗔问升斗。

二月二十七日社兼春分端居有怀简所思者权德舆


清昼开帘坐,风光处处生。看花诗思发,对酒客愁轻。社日双飞燕,春分百啭莺。所思终不见,还是一含情。

赛神            韩愈

白布长衫紫领巾,差科未动是閒人。麦苗含穗桑生葚,共向田头乐社神。

吴楚歌词          张籍

庭前春鸟啄林声,红夹罗襦缝未成。今朝社日停针线,起向朱樱树下行。

社日关路作        白居易

晚景函关路,凉风社日天。青岩新有燕,红树欲无蝉。愁立驿楼上,厌行官堠前。萧条秋兴苦,渐近二毛年。

嘉兴社日         刘言史

消渴天涯寄病身,临邛知我是何人。今年社日分馀肉,不值陈平又不均。

郊行逢社日       殷尧藩

酒熟送迎便,村村庆有年。妻孥亲稼穑,老稚效渔畋。红树青林外,黄芦白鸟边。稔看风景美,宁不羡归田。

将发循州社日于所居馆宴送 裴夷直

浪花如雪叠江风,社过高秋万恨中。明日便随江燕去,依依俱是故巢空。

社日村居          张演〈一作张蠙〉

鹅湖山下稻粱肥,㹠阱鸡栖对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

春社从李昉乞酒      宋李涛

社公今日没心情,为乞治聋酒一瓶。恼乱玉堂将欲遍,依稀巡到第三厅。

春社           梅尧臣

年年迎社雨,淡淡洗林花。树下赛田鼓,坛边伺肉鸦。春醪酒共饮,野老暮相哗。燕子何时至,长皋点翅斜。

社日独坐         范成大

海棠雨后沁胭脂,杨柳风前撚绿丝。香篆结云深院静,去年今日燕来时。

春日田园杂兴        前人

社下烧钱鼓似雷,日斜扶得醉翁回。青枝满地花狼籍,知是儿孙𩰚草来。

社日诸人集西冈       朱熹

郊原爱芳物,细雨青春时。前冈遐敞地,登览情无遗。农亩怀岁功,壶浆祝神釐。我惭里居氓,十载劳驱驰。今朝幸休閒,追逐聊嘻嘻。笑语欢成旧,尽醉靡归期。

乙酉社日偶题       杨万里

愁边节里两相关,茶罢呼儿检历看。社日雨多晴较少,春风晚暖晓犹寒。也知散策郊行去,其奈缘溪路未乾。绿暗红明非我事,且寻野蕨作蔬盘。

春社            陆游

太平处处是优场,社日儿童喜欲狂。且看参军唤苍鹘,京都新禁舞斋郎。

社雨            前人

开岁才几时,春社忽已及。茫茫草色深,萧萧雨声急。扶犁行白水,不惜芒屦湿。村童更可怜,赤脚牛背立。

社鼓            前人

酒旗三家市,烟草卜里陂。林间鼓鼕鼕,迨此春社时。饮福父老醉,嵬峨相扶持。君勿轻此声,可配丰年诗。

社酒            前人

农家耕作苦,雨旸每关念。种黍蹈曲糵,终岁勤收敛。社瓮虽草草,酒味亦醇酽。长歌南陌头,百年应不厌。

社肉            前人

社日取社猪,燔炙香满村。饥鸦集街树,老巫立庙门。虽无牲牢盛,古礼亦略存。醉归怀馀肉,沾遗遍诸孙。

社饮            前人

东作初占嗣岁宜,蚕官又近乞灵时。倾家酿酒无遗力,到社迎神尽及期。先醉后醒惊老惫,路长足蹇叹归迟。西村渐过新塘近,宿鸟归飞已满枝。

社日僧舍风雨        刘宰

借蔬香积共晨炊,客里良辰总不知。孺子从渠均胙肉,南翁无处听巴词。神鸦得志饱终日,巢燕无心来及时。风雨聒人聋转甚,半钟浊酒可能治。

今朝当社日        戴复古

今朝当社日,明日是花朝。佳节惟宜饮,东池适见招。绿深杨柳重,红透海棠娇。自笑鬓边雪,多年不肯消。

社日            方岳

燕子今年掯社来,翠瓶犹有去年梅。丁宁莫管杏花俗,付与春风一道开。

社前            谢翱

无家借燕住,离别又经年。客馆依山上,春分到社前。雨来换宿水,云起暗晴川。飒飒吹衣带,因风问去船。

社日           李公麟

千寻占栎笑声中,此日春风属社公。开眼已怜花压帽,放怀聊喜酒治聋。携刀割肉馀风在,卜瓦传神俚俗同。闻说已栽桃李径,隔溪遥认浅深红。

社日二首        金施宜生

浊涧回湍激,青烟弄晚晖。缘随春酒熟,分与故山违。社鼓喧林莽,孤城隐翠微。山花羞未发,燕子喜先归。割少诙谐语,分均宰制功。灵祗依古树,醉叟泥村童。万里开耕稼,三时顺雨风。行春从此乐,著意酒杯中。

社日城南        元戴表元

社日年年雨,江花处处春。渐成垂白老,不见踏青人。榆柳边声杂,龙蛇岁事新。端来近城郭,犹自厌风尘。

社日            郭钰

甲子频书入短篇,细推五戊卜春田。读书未有平戎策,止酒聊输祭社钱。红树花秾春向晚,画桥柳暝雨如烟。旧来歌舞今谁是,燕子茅檐只自怜。

社日           明甘瑾

枫树林边雨脚斜,儿童祈赛竞喧哗。鸡豚上戊家家酒,莺燕东风处处花。野径归时扶醉客,丛祠祭罢集神鸦。濒湖生意愁多潦,预祝污邪载满车。

春社词           瞿佑

十日一风五日雨,社前拜祝神已许。瓦盆潋滟斟浊醪,高俎纵横荐肥羜。呜呜笛声坎坎鼓,俚曲山歌互吞吐。老巫狡狯神有灵,传得神言为神舞。祭馀分肉巫自与,醉里狂言相尔汝。小儿觅饼大儿扶,头上神花付邻女。

社中四首         陈宪章

桑林伐鼓酒如川,秋社钱多春社钱。尽道升平官长好,五风十雨更年年。
社屋新成燕子来,山丹未落野棠开。三三两两儿童戏,弄水扳花日几回。
社酒开颜一百家,春风先动长官衙。东君也解游人意,红白交开树树花。
社日年年会饮同,东原西埭鼓鼕鼕。无人不是桃花面,笑杀河阳树上红。

社日            石瑶

春风帘幕驻晴云,社酒杯深我对君。燕子未来花不语,绿芜寒雀共斜曛。

社日出游         方太古

村村社鼓隔溪闻,赛祀归来客半醺。水缓山舒逢日暖,花明柳暗值春分。平田白洫流新雨,绝壁青枫挂断云。策杖提壶随所适,野夫何不可同群。

社日           媛项佩

过雨春泥白,斜飞燕尾纤。恰停针线坐,自起为钩帘。

浣溪沙〈武康社日〉    宋毛滂

碧户朱窗小洞房,玉醅新压嫩鹅黄,半青橙子可怜香。 风露满帘清似水,笙簧一片醉为乡,芙蓉绣冷夜初长。

满江红〈秋社桃花〉    赵师侠

露冷天高,秋气爽,千林叶落。惊初见,小桃枝上,盛开红萼。浅澹胭脂径雨洗,剪裁玛瑙如云薄。问素商,何事𩰚春工,施丹雘。 芙蓉苑,颜如灼;曾暗与,花王约。要乘秋名字,并传京洛。回首瑶池高宴处,桂花香里骖高鹤。但莫教,容易逐西风,轻飘却。

青玉案〈社日客居〉    赵长卿

去年社日东风里,向三径,开桃李。脆管危弦随意起,绿阴红影,暖香繁蕊,伴我醺醺醉。 今年社日空垂泪,客舍看花甚情意。江上危楼愁独倚,欲将心事,巧凭来燕,说与人憔悴。

点绛唇〈秋社前一日溪光亭雨〉  张元干

山暗秋云,暝鸦接翅啼榕树。故人何处,一夜溪亭雨。
梦入新凉,只道消残暑。还知否,燕将雏去,又是流

年度。

柳梢青〈秋社怀故山〉   杨无咎

送燕迎鸿,未寒时节,已凉天气。针线倦拈,帘帏低捲,别般风味。 攲眠梦到山中,共老幼,扶携笑喜。桑柘影深,鸡豚香美,家家人醉。

木兰花慢〈社日有怀〉    严仁

东风吹雾雨,更吹起,裌衣寒。正莽莽丛林,潭潭伐鼓,郁郁焚兰。阑干,曲多少意,看青烟如篆绕溪湾。桑柘绿阴犹薄,杏桃红雨初翻。 飞花,片片走潺,湲问何,日西还。叹扰扰人生,纷纷离合,渺渺悲欢。想云,軿何处也,对芳时应只在人间。惆怅回文锦字,断肠斜日云山。

玉楼春〈社前一日〉    史达祖

游人等得春晴也,处处旗亭咸系马。雨前秾杏尚娉婷,风里残梅无顾藉。 忌拈针指还逢社,𩰚草赢多裾欲卸。明朝新燕定归来,叮嘱重帘休放下。

眼儿媚〈社日〉       韩淲

风回香雪到梨花,山影是谁家。小窗未晚,重檐初霁,玉倚蒹葭。 社寒不管人如此,依旧是天涯。碧云暮合。芳心撩乱,醉眼横斜。

生查子〈秋社〉      吴文英

当楼月半奁,曾买菱花处。愁影背阑干,素发残风露。
神前鸡酒盟,歌断秋香户,泥落画梁空,梦想青春

语。

青玉案          黄公绍

年年社日停针线,争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 征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青玉案〈社日〉     明张大烈
千条弱柳拖青线,应期到,呢喃燕。绿遍川原红减半,酬神赛会,花阴人集,深处芳洲畔。 金罍醽醁频频劝,沈入醉乡斟尚满。解衣欲卧芳草岸,花铺锦裀,松罗翠幕,鸟奏无心管。

社日部选句

宋颜延之诗:园县极方望,邑社总地灵。
梁元帝诗:丛林多古社。
庾肩吾诗:枯桑落古社,寒鸟归孤城。
北周庾信《枯树赋》:东海有白木之庙,西河有枯桑之社。
唐高适诗:𩰚鸡下社尘方合,走马章台日半斜。韩愈诗:愿为同社人,鸡豚宴春秋。
刘禹锡诗:枫林社日鼓,茅屋午时鸡。
元稹诗:我亦辞社燕,茫茫焉所如。〈又〉燕辞前目社。李频诗:不任啼鸟思,乡社欲桑蚕。
韩偓诗:此身愿作君家燕,秋社归时也不归。
周昙诗:一朝如得宰天下,必使还如宰社时。
宋苏轼诗:鼓吹却入农桑社。〈又〉愿同荔枝社,长作鸡黍局。
张舜民《凝寿寺记》:负夕阳,见里社。
黄庭坚诗:踏歌夜结桑神社。
秦观诗:后春莼茁滑于酥,先社姜芽肥胜肉。
陆游诗:鸡豚杂遝祈蚕社。〈又〉身入儿童𩰚草社。陈造诗:杯酒清浓肉更肥,咸言趁社极欢嬉。
方夔诗:斜阳鸦噪烧钱社,细雨牛眠放牧陂。
金李俊民诗:谁能宰似陈平社,那免悲如宋玉秋。元好问诗:父老渐来同保社,儿童久已爱文章。元方回诗:许追父老鸡豚社,为说犹能醉颊红。曹伯启诗:梦想枌榆社,披襟坐藜床。
明高启诗:秋社未开绿酝,夜炊初碓红糠。

社日部纪事

《周礼·地官》:州长以岁时祭祀州社。〈订义〉贾氏曰:上云岁时,皆谓岁之四时;此云岁时,惟春秋二时耳。春祭社以祈膏雨,望五谷丰熟;秋祭社以百谷丰稔,所以报功。故云祭祀州社。
史记封禅书:高祖初,起祷丰枌榆社。天下已定,诏御史令丰谨治枌榆社。常以四时,春以羊彘祠之。《西京杂记》:高祖既作新丰,并移旧社衢巷,栋宇物色惟旧。
《史记·陈丞相世家》:里中社平为宰,分肉食甚均,父老曰:善陈孺子之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是肉矣。
《盩庢县志》:汉,董龙家贫,与里人共祀社,众买牲牢。龙撰文以祭。祭毕,分胙,众不平,逐龙出。龙造泥饭以祭于树下,将焚文,有白鼠御文入地穴,掘之,获白金一斗。龙不自私,率众首官。县令贤之,奏闻。表其闾曰:义士。
《后汉书·应劭传》:中兴初,有应媪者生四子而寡。见神光照社,试探之,乃得黄金。自是诸子宦学,并有才名。至玚,七代通显。
《武陵先贤传》:潘京为州辟,进谒,值社会,因得见。次及探得不孝。刺史问曰:辟士为不孝耶。京举版答曰:今为忠臣,不得复为孝子,其机辩如此。
《四民月令》:二月祀太社之日,荐韭卵于祖祢。
《长沙传》:魏长沙郡久雨,太守吕虔令户曹掾斋戒在社,三日三夜,祈晴。梦见白头翁曰:汝来迟,明日当霁。果然。
《魏志·王修传》:修,年七岁丧母,母以社日亡。来岁邻里社,修感念母,哀甚。邻里闻之,为之罢社。
《世说》:阮修,字宣子,伐社树,有人止之。宣子曰:社而为树,伐树则社亡;树而为社,伐树则社移矣。
《王肃魏台访议》:帝问:何用未社丑腊。对曰:王者各以其行盛日为社,衰日为腊。汉火德衰于戌,故以戌日为腊。魏土也,土畏木,丑之明日便寅,寅木也,故以丑腊土,成于未。故以岁始未社也。
《北史·李士谦传》:士谦髫龀,以孝闻,伯父玚称:此儿吾家颜子也。李氏宗党豪盛,每春秋二社,必高会极宴,无不沈醉喧乱。尝集士谦所,盛馔盈前而先为设黍,谓群从曰:孔子称黍为五谷之长,荀卿亦云食先黍稷。古人所尚宁可违乎。少长肃然,无敢弛惰。退而相谓曰:既见君子,方觉吾徒之不德也。
旧唐书武后本纪载,初三年九月,改元为长寿,改用九月为社,大酺七日。
《中宗本纪》:神龙元年三月丙午,改秋社,依旧用仲秋。《唐会要》:开元十九年正月三十日,诏州县社,惟用酒脯。
《清异录》:予偶以农干至庄墅,适秋社,庄丁皆戏社,零星盖用猪羊鸡鸭,粉面蔬米为羹。和鲁公尝以春社遗节,馔用奁,惟一新样大方,碗覆,以剪镂蜡春罗,碗内品物不知其几种也,物十而饭二焉。禁庭社日为之,名辣骄羊。
《玉海》:咸平二年八月戊午,社宴,近臣于中书作社日五言诗,赐之属和。
《宋史·阎守恭传》:守恭在并州,因春社会宾客曰:守恭,太原一贫民尔。徒步位刺史。老复官乡里,踰分多矣。今日与卿辈诀。后十日,卒。
《诗话》:大社二祭,多差近臣,王岐公禹玉在两禁。二十年,熙宁间为翰林学士,复被差题诗于斋宫曰:邻鸡未唱晓骖催,又向灵坛饮福杯。自笑治聋知不足,明年强健更重来。
《东京梦华录》:八月秋社,各以社糕、社酒相赍。送贵戚宫院以猪、羊肉腰子、奶房、肚肺、鸭饼、瓜姜之属。切作棋子片样,滋味调和铺于饭上,谓之社饭。请客供养。人家妇女皆归外家,晚归即外公姨舅,皆以新葫芦儿,枣儿为遗。俗云:宣良外甥,市学先生,预敛诸生钱作社。会以致雇倩祇,应白席歌唱之人归时,各携花篮、果实、食物、社糕而散。春社重五、重九,亦是如此。《遵生八笺》:二月,令幼小儿女早起,避社神,免至面黄。

社日部杂录

《诗经·大雅·生民章》载:谋载惟传,尝之日涖卜来岁之芟,狝之日涖卜来岁之戒,社之日涖卜来岁之稼。〈疏〉社文在尝狝之下,谓秋狝,祭社也。尝在孟秋,狝社俱在仲秋,取禽而后祭社,故先狝后社也。尝社是祭神之事耳。因而问:卜狝乃秋猎,不接神明,亦言卜来岁者,卜者自问吉凶于龟,不由尝社所祭之神。
《云汉章》:祈年孔夙,方社不莫。〈笺〉祈丰年甚早,祭四方与社又不晚。
《国语》:上发而社助时也。〈注〉土发春分也,社者,助时求福为农始也。
《孝经·援神契》:仲秋穫禾报社,祭稷以三牲,何重功故也。
《淮南子·精神训》:今夫穷鄙之社也,叩盆拊瓴相和而歌,自以为乐矣。尝试为之,击建鼓、撞巨钟,乃始。仍仍然知其盆瓴之足羞也。
《何承天社颂》:余以永初三年八月,大社,聊为此文,实惟阴祇稷,为谷先率,育万类协灵,昊乾霸德方,将世号共工。厥有才子实曰,句龙称物平,赋百姓熙雍,唐尧救灾、决河、流江。弃亦播植作。又万邦克配二祀,以报勋庸岁,云其秋晷漏均。程牲牢,既洁嘉荐。惟馨乃家乃国,是奉是尊。
诗序载:芟春,籍田而祈社稷也。〈疏〉序,本其多获所由,言其作颂之意。经则主说年丰,故其言不及籍社,所以经序有异也。月令孟春,天子躬耕帝籍。仲春择元日命民社,然则天子祈社,亦以仲春,与耕籍异月而连。言之者俱在春时,故以春总之。
良耜秋报社稷也。
《启颜录》:敬白社官三老等,切闻政本于农,当须务兹稼穑,若不云腾致雨,何以税熟。贡新圣上,臣伏戎羌,爱育黎首,用能闰馀成岁,律吕调阳。某人等并景行,维贤德建名立遂,乃肆筵设席,祭祀蒸尝,鼓瑟吹笙、弦歌酒宴。上和下睦,悦豫且康。礼别尊卑,乐殊贵贱。酒则川流不息,肉则似兰斯馨。非直菜重芥姜,兼亦果珍李柰,莫不矫首顿足,俱共接杯举觞,岂徒戚谢欢。招信乃福缘善庆,但某乙索居闲处,孤陋寡闻,虽复属耳。垣墙未曾,摄职从政。不敢坚持雅操,专欲逐物意移。忆肉则执热愿凉,思酒如骸垢想浴。老人则饱饫烹宰,某乙则饥厌糟糠。钦风则空谷传声,仰惠则虚堂习听。脱蒙仁慈隐恻,庶有济弱扶倾。希垂顾答审详,望咸渠荷滴沥。某乙即稽颡再拜,终冀,勒碑刻铭,但知悚惧恐惶,实若临深履薄。
《本草拾遗》:社坛馀胙酒,治小儿语迟。纳口中佳,又以喷屋四角,辟蚊子。
《埤雅》:燕之往来,避社而嗛土。不以戊己日,籋口布翅枝尾。
《石林诗话》:世言社日饮酒治聋,不知其何据。五代李涛有春社,从李昉求酒。诗云:社公今日没心情,乞为治聋酒一瓶。恼乱玉堂将欲遍,依稀巡到第三厅。昉时为翰林学士,有日,给内库酒,故涛从乞之,则其传亦已久矣。社公涛,小字也。唐人,在庆侍下,虽官高,年皆称小字。涛性疏达不羁,善谐谑,与朝士言亦多以社翁自名。闻者无不以为笑。然谅直敢言,后官亦至宰相。
《桂海虫鱼志》:天虾状如大飞蚁,秋社后,有风雨,则群堕水中,有小翅,人候其堕掠,取之为鲊。
《墨庄漫录》:今人家闺房,遇春秋社日,不作组紃。谓之忌作。故周美成秋蕊香词:乳鸭池塘水暖,风紧柳花迎面,午妆粉指印窗,眼曲理,长眉翠浅,闻知社日停针线,采新燕宝钗,落枕梦春远,帘影参差,满院予见。张籍吴楚词云:前庭春鸟啄林声,红夹罗襦缝未成。今朝社日停针线,起向朱樱树下行。乃知唐时已有此忌,循习至今也。《鸡肋编》:江南人谓社日有霜必雨。丙辰春社,繁霜浓瓦,次日果大雨。
《通考》:春社日雨,年丰果少。
《农桑通诀》:八月社前即可种麦,麦经两社即倍收而坚好。
《帝京景物略》:采育东南二十里,有阜高一丈,广三四十尺,曰聚燕台。岁秋社,燕辞巢日,必各将其雏数千百聚此台,呢喃一二日,然后分翔而去。
《田家五行》:秋社日,应候,田园乐事,并与春社同,但景物异耳。
《群芳谱》:种植山药:春社日,取宿根,多毛有白瘤者,竹刀截作二寸长块。先将地开作二尺宽,沟深三四尺,长短任意,先填乱粪柴一半,上实以土,将截断山药竖埋于中上,仍以粪土覆,与沟平,时浇灌之,苗生,以竹或树架作援,高三四尺,当年可食。

社日部外编

《佛经》:世尊见杀牛羊以为社,戒之云:地狱满塞,正坐杀害,汝等何以为社。奉斋守戒,则获福无量矣。马氏日抄:昌平县北狄梁公祠,元大德中重建。学士宋渤记之穹碑尚存,常有光怪。每岁二月二日,南山北山之人皆来作社,前数日夜,碑上即有火光,远望碑字皆见,近视之即灭。

花朝部汇考

提要录

花朝

二月十五日为花朝。高丽以是日为上元节。今吴俗以二月十二为花朝。

事物原始花朝

二月十五日为花朝。《风土记》云:浙间风俗,言春序正中,百花竞放,乃游赏之。时花朝月夕,乃世所常言月夕者,乃八月十五夜也。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同者不载〉宛平县
二月十五日曰花朝,小青缀树,花信始传。骚人韵士唱和以诗。

遵化州

花朝日,农家取糠秕分缕为黄道青道,仓庾曲折引之。或盘井干,或绕门石,曰:引龙。龙抬头也。煎元旦祭馀糕饼,熏床炕,曰:熏虫。儿虫不出也。分造酒酢,以次举趾。

鸡泽县

二月十五日,花朝,祭花神。

宣府镇

二月十五日为花朝节,村民以五谷瓜果种相遗。谓之献生。城中妇女剪綵为花,插之鬓髻,以为应节云。

山东志书曹县

春分为花朝,赏花酿酒。
山西志书黎城县
二月十五日为花朝,亦曰花节,士人咸宴游。

永宁州

二月二日,花朝,以炭灰围壁根,辟蛇蝎诸虫。

河南志书罗山县

二月二日花朝,小儿蓄顶发,名小名。农夫垦田地,种春菜。

陕西志书清水县

二月十五日催花。
江南志书长洲县
二月十二日为花朝,晴则百物成熟。谚云:有利无利,只看二月十二。

嘉定县

二月十二日,剪綵条、系花果树,云百花生日。按,唐以二月十五日为花朝,以八月十五日为月夕。今俗以二月十二日为花朝,不知何据。

松江府

二月十二日,花朝,群卉遍系红綵,以祝繁盛。

如皋县

花朝,二月十二日,一曰十五日,好事者多置酒园亭,或嬉游郊外,常以是日阴晴,卜果实繁稀。

通州

花朝,郊游访花。闺中幼女以是日穿耳。

广德州

花朝,士女踏青。
浙江志书杭州府
洛阳记:以二月初二日为花朝,唐人以十五日为花朝。西溪一带梅花甚盛,沿亘十馀里,清芬袭人,中多别业,往往高人逸士托足其间,或肩舆小艇,载酒殽,携被,有旬日始归者。

乌程县

二月二日,花朝,士女皆摘蓬叶插于头。谚云:蓬开先日草,戴了春不老。

桐庐县

二月十五日,俗传以此日之晴雨,十众卉之艳否。名曰:花朝。有备猪羊品物以合祭其祖先,谓之春祭。即古雨露之思也。
江西志书浮梁县
二月十五日,官率老农迎花神于东郊以劝农。

湖口县

花朝,士女郊游踏青,插柳为饰,男女蓄发,冠笄亦以是日行婚礼。

瑞州府

花朝日,友朋莳花之家各邀客饮,文者赋诗。

新昌县

二月十五日,花朝,采百花酣饮,谓之赏花。

万载县

花朝,各塾学备茶果,议束修,午后设宴,宾主尽欢而罢。
湖广志书通山县
二月十五日,花朝曰扑蝶会。

石首县

二月花朝至,十五日户户望天晴月皎。俗云:花朝月明,绵花十分。

浏阳县

二月十五日为花朝,穿幼女耳。
按,花朝无定期。洛阳记:以为二月二日事,文玉屑以为二月十二日,与今吴俗同。《提要录》云:唐以二月十五日为花朝。月令广义云:宣德二年二月十五日御制花朝诗赐裴尚书木。今京师亦主十五日,与楚俗同。以唐明之事观之,帝王所命楚俗为正。

攸县

二月十五,花朝,民间男女,小者岁馀蓄顶发,大者十三四蓄鬓发,名曰禁头。

巴陵县

二月望日花朝节。谓是日晴则土饶木棉。

福建志书漳浦县

二月花朝,乡人有为春祈会者,如元夕例。滨海地常举之,近郊则稀。
广东志书香山县
花朝,二月望日。俗曰大王斋。村民各祭其祠神,即荆楚俗膢祭也。

四会县

二月花朝,乡人赛神祭社,岁立一社,首谓之福头。
花朝部艺文〈诗词〉御制花朝赐兵部尚书裴本  明宣宗

五云晴护蓬莱岛,瑶彩缤纷动瑶草。凭高一览六合间,万象呈明春意好。融融佳气霭山河,大地无尘海不波。松篁桧柏翠浩荡,紫杏丹桃繁绮罗。燕语莺啼满清听,鸢飞鱼跃总天性。轻车骏马趁年芳,处处壶浆乐游咏。三农耕稼皆举趾,东阡西陌鸡鸣起。丁男把耒妇女馌,齐力欲教田畯喜。况值新年风雨时,百谷丰穰真可期。边隅宁靖民物遂,嘉与臣庶同娱嬉。翠殿彤台白昼长,花绕龙池清水香。瑶筝齐唱锦瑟和,郁金酒泛红玉觞。花晨广筵春似海,君臣遭逢实十载。岂但怡情共令辰,一念华勋待元凯。圣王致理循时令,自古明良协恭敬。阳春德泽生光辉,延伫嘉谋辅仁政。

花朝张太学西园小集    陆之裘

雨霁名园春事芳,兰台小集暮行觞。愆期肯使花神笑,纵饮谁嗔草圣狂。入座微风含楚佩,照人明月堕匡床。行歌亦有穿云调,隔水遥传陌上桑。

花朝           汤显祖

妒花风雨怕难销,偶逐晴光扑蝶遥。一半春随残夜醉,却言明日是花朝。

花朝            王衡

晴烟高露若为容,踯躅香苞望晓红。莫怨五更风色恶,开花原是落花风。

花朝遇雨         范景文

春阴偏是趁今朝,妒暖馀寒尚自饶。花意如人初中酒,柳容似冻未舒条。踏青游屐方微湿,听雨吟魂却暗销。烟里空濛飞翠冷,总无红紫亦堪描。

花朝           吴稼竳

日气朝青池上波,交交啼鸟倚池多。三春花事终难负,二月风光半未过。土俗岁时存旧记,闺人单裌制轻罗。正怜一树樱桃放,桃李相催奈若何。

仲雪见示花朝二诗依韵奉和 钱谦贞

春色平分已自奢,今朝风物更鲜华。山因柳绿常含雨,天为桃红不放霞。芳草齐时看宝马,好风多处见香车。笺天有事君知否,要乞轻阴为养花。
花下挥杯对月邀,千金何处买春宵。桃开旧面还如笑,柳长新眉不用描。病后三分应重惜,愁中一片忽轻飘。阳春绝调人间少,莫怪花朝变雪朝。

浣溪沙〈花朝〉      明杨基

鸾股先寻𩰚草钗,凤头新绣踏青鞋,衣裳宫样不须裁。 雕玉镂成鹦鹉架,泥金镌就牡丹牌,明朝相约看花来。
满庭芳〈花朝〉       商辂
鹤径寒烟,燕巢华露,小窗夜雨新晴。竹栏苔砌,寂寂点芳春。屈指春光已半,徒翘首,千里关城。云横处,蛮笙戍角,隐隐杂啼莺。 放衙,人乍散,琴抛案牍,酒载郊坰。身世风前絮,更欲何凭。十载邯郸古道,枕中事,暗里魂惊,车茵软,尽容酩酊,杜宇任多情。

花朝部纪事

《旧唐书·罗威传》:威服膺儒术,招纳文人,聚书至万卷。每花朝月夕,与宾佐赋咏,甚有清致。
《风土记》:宋制,守土官于花朝日,出郊劝农。
《诚斋诗话》:东京二月十二日曰花朝,为扑蝶会。《翰墨大全》:二月二日,洛阳风俗以为花朝节。
明宣德二年,御制花朝诗,赐尚书裴木。
《经籍会通》:燕中书肆,多在大明门之右,及礼部门外,拱宸门西,花朝后三日,则移于灯市,每朔望并下浣。五日则移于城隍庙中。

花朝部杂录

《熙朝盛事》:二月十五日为花朝节,盖花朝月夕,世俗恒言,二八两月为春秋之中。故以二月半为花朝,八月半为月夕也。是日宋时有扑蝶之戏。今虽不举,而寺院启涅槃会,谈孔雀经,拈香者麇至,犹其遗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