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仲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仲春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

 第二十九卷目录

 仲春部汇考
  易经〈雷天大壮卦〉
  书经〈尧典 舜典〉
  诗经〈唐风绸缪章 小雅小明章〉
  礼记〈月令〉
  周礼〈天官〉
  尔雅〈月阳〉
  左传〈元乌司分〉
  易通封验〈青气出震 惊蛰桃始华 正阳云〉
  乐纬〈春分乐〉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汲冢周书〈时训解〉
  师旷占〈甲戌风占 乙卯日占〉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史记〈律书〉
  汉书〈律历志 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训 时则训 六合〉
  春秋繁露〈阴阳出入上下篇〉
  大戴礼记〈夏小正〉
  后汉书〈礼仪志〉
  说文〈卯月〉
  晋书〈乐志〉
  梁元帝纂要〈仲春〉
  齐民要术〈二月事宜〉
  隋书〈礼仪志〉
  唐书〈历志〉
  玉历通政经〈四阳盛〉
  辽史〈礼志〉
  宋史〈礼志〉
  金史〈礼志〉
  农政全书〈仲春事宜 农事占候〉
  遵生八笺〈二月雷 二月事宜 二月事忌 二月修养法〉
  赏心乐事〈二月〉
  酌中志略〈宫中二月〉
  直隶志书〈宛平县 良乡县 昌平州 霸州 丰润县 永平府 滦州 肃宁县 吴桥县 冀州 晋州 饶阳县 赵州 邢台县 曲周县 延庆州〉
  山东志书〈兖州府 淄川县 齐河县 阳信县 博平县 福山县〉
  山西志书〈临汾县 乡宁县 潞安府 黎城县 和顺县 大同府 马邑县〉
  河南志书〈仪封县 荥泽县 怀庆府〉
  陕西志书〈富平县 蒲城县 凤翔县 西乡县 兴安州 平凉府 真宁县〉
  江南志书〈句容县 高淳县 吴县 长洲县 昆山县 嘉定县 松江府 无锡县 淮安府 睢宁县 高邮州 萧县 太湖县 徽州府 休宁县 太平县 铜陵县 合肥县 石埭县 怀远县 含山县〉
  浙江志书〈杭州府 嘉兴县 桐乡县 孝丰县 绍兴府 馀姚县 仙居县 兰溪县 浦江县 瑞安县 龙泉县〉
  江西志书〈武宁县 宁州 德兴县 都昌县 新城县 广昌县 泸溪县〉
  湖广志书〈云梦县 石首县 宝庆府 宁远县 新田县〉
  福建志书〈惠安县 仙游县 诏安县〉
  四川志书〈涪州〉
  广东志书〈新安县 南雄府 始兴县 长乐县 潮州府 石城县 澄迈县 文昌县 西宁县〉
  广西志书〈全州 隆安县〉
  云南志书〈云南府 建水州 河阳县 新兴州〉

岁功典第二十九卷

仲春部汇考

《易经》《雷天大壮卦》

☳≡
〈本义〉大,谓阳也。四阳盛长,故为大壮。二月之卦也。

《书经》《尧典》

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厥民析,鸟兽孳尾。
〈孔传〉宅居也,东表之地,称嵎夷。旸,明也。日出于谷而
天下明,故称旸谷。〈蔡传〉旸谷取日出之义,羲仲所居,官次之名,盖官在国都,而测候之所,则在于嵎夷东表之地。寅,敬也。宾,礼接之如宾客也。出日,方出之日。盖以春分之旦,朝方出之日,而识其初出之景也。平,均。秩,序。作,起也。东作,春月岁功方兴,所当作起之事也。盖以历之节气、早晚均次,其先后之宜,以授有司也。日中者,春分之刻于夏永冬短为
适中也,昼夜皆五十,刻举昼,以见夜。故曰:日星鸟。南方朱鸟七宿,唐一行推以鹑火为春分,昏之中星也。殷中也,春分阳之中也。析,分散也。先时冬寒,民聚于隩,至是则以民之散处,而验其气之温也。乳化曰孳,交接曰尾。以物之生育,而验其气之和也。

《舜典》

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

《诗经》《唐风·绸缪章》

三星在天。
〈笺〉三星谓心星也,有尊卑,夫妇,父子之象,又为二月之合宿,故嫁娶者以为候焉。〈疏〉二月日体在戌,而斗柄建卯,初昏之时,心星在于卯上。二月之昏合于本位,故称合宿。

《小雅·小明章》

二月初,吉,载离寒暑。
〈朱注〉初,吉,朔日也。

《礼记》《月令》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夹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
〈陈注〉奎宿在戌,降娄之次,夹钟卯律,长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

始雨水,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
〈陈注〉此记卯月之候。

天子居青阳太庙,乘鸶路,驾仓龙,载青旂,衣青衣,服仓玉,食麦与羊,其器疏以达。是月也,安萌芽,养幼少,存诸孤,择元日,命民社。
〈陈注〉青阳太庙,东堂当太室郊特牲,社用甲日。此言择元日,是又择甲日之善者。

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狱讼。
〈陈注〉肆,陈尸也。掠,捶治也。

是月也,元鸟至。至之日,以太牢祠于高禖,天子亲往,后妃帅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
〈陈注〉元鸟,燕也。燕以施生,时巢人堂宇而生乳,故以其至为祠禖,祈嗣之候。高禖,先禖之神也,高者尊之,之称变媒,言禖神之也。古有禖氏,祓除之祀位。在南郊禋祀上帝,则亦配祭之,故又谓之郊禖。后妃帅九嫔,御者从往,而侍奉礼事也。礼天子所御者,祭毕,而酌酒以饮,其先所御幸而有娠者,显之以神赐也。韣,弓衣也,弓矢者,男子之事也。故以为祥。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发声,始电。蛰虫咸动,启户,始出。先雷三日,奋木铎以令兆民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
〈陈注〉启户,谓穿其穴而出也。不戒容止,谓房室之事。不备,谓形体损缺。凶灾,谓父母。

日夜分则同度量钧衡,石角十甬正权概。是月也,耕者少舍,乃脩阖扇,寝庙毕备,毋作大事,以妨农之事。
〈陈注〉少舍,暂息也。门户之蔽以木,曰阖。以竹苇,曰扇。大事,谓军旅之事。

是月也,毋竭川泽,毋漉陂池,毋焚山林,天子乃鲜羔,开冰先荐寝庙。
〈陈注〉献羔以祭司寒之神,开冰先荐寝庙者,不敢以人之馀奉神也。

上丁,命乐正,习舞,释菜。天子乃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亲往视之。仲丁又命乐正入学习乐。
〈陈注〉上丁上旬之丁,以先庚三日后甲三日也,

是月也,祀不用牺牲,用圭璧更皮币。
〈陈注〉不用牲,谓祈祷小祀耳。如大牢祠高禖,乃大典礼,不在此限。稍重者,用圭璧;稍轻者,以皮币易之。

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总至,寇戎来征。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则国乃大旱,煖气早来,虫螟为害。

《周礼》《天官》

掌次朝日,祀五帝,则张大次小次,设重帟重案。合诸侯亦如之。
〈订义〉郑康成曰:朝日春分,拜日于东门之外,祀五帝于四郊。 郑司农曰:五帝,五色之帝。 刘执中曰:朝日于东郊,迎四时之气,则祀其帝于郊。王不宿于外。故张大次以候止息,小次以候行礼。 郑康成曰:次谓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处。祭义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虽有强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与诸臣代有事焉。合诸侯于坛,王亦以时休息。

内宰,中春,诏后帅外内命妇,始蚕于北郊,以为祭服。
〈订义〉郑锷曰:说者,谓月令季春之月,鸣鸠,拂其羽,戴
胜降于桑,后妃斋戒,亲东乡躬桑。而先儒于祭义大昕之,注亦以为季春朔日。今此仲春诏后,何也。然以七月之诗考之,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爰求柔桑。谓仲春也,仓庚以仲春鸣记,礼者,乃言季春,岂季春者,蚕事之始欤。谓之始蚕,意可知矣。

《尔雅》《月阳》

二月为如。
《左传》《元鸟司分》
郯子曰:少皞挚,为鸟师,而鸟名。元鸟氏,司分者也。
〈注〉元鸟,燕也。〈疏〉此鸟以春分来,故以名官,使之主春分。
《易通卦验》《青气出震》
震,东方也。春分日,青气出,直震此正气也。气出右,物半死,气出左,蛟龙出。震气不出,则岁中少雷,万物不熟,人民疾热。

《惊蛰桃始华》

惊蛰大壮,初九,桃始华,不华,仓库多火。

《正阳云》

春分正阳,云出张,如白鹤。

《乐纬》《春分乐》

震主春分,乐用鼓。

《素问》《诊要经终论篇》

正月二月,天气始方,地气始发,人气在肝。
〈注〉春者天气始开,地气始泄,而人气在肝。肝主东方。寅卯木也。夫奇恒之势,乃六十首。盖以六十日。而气在一藏,为首,五藏相通,而次序旋转者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惊蛰之日,桃始华。又五日,仓庚鸣。又五日,鹰化为鸠。桃始不华,是谓阳否。仓庚不鸣,臣不〈阙〉。主鹰不化鸠,寇戎数起。春分之日,元鸟至。又五日,雷乃发声。又五日,始电。元鸟不至,妇人不〈阙〉。雷不发声,诸侯〈阙〉民。不始电,君无威震。

《师旷占》甲戌风占

二月甲戌日,风从南来者,稻熟。

乙卯日占

二月,乙卯日。不雨,晴明,稻上场,不熟。

《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

夹钟之月,宽裕和平,行德去刑,无或作事,以害群生。
〈注〉夹钟二月也。事,兵戎事也。

《史记》《律书》

明庶风,居东方。明庶者,明众物尽出也。二月也,律中夹钟。夹钟者,言阴阳相夹厕也。其于十二子为卯。卯之为言茂也,言万物茂也。其于十母为甲乙。甲者,言万物剖符甲而出也。乙者,言万物生轧轧也。

《汉书》《律历志》

夹钟言阴夹助,太族宣四方之气,而出种物也,位于卯,在二月。

《天文志》

日有光道,春分日至娄角,去极中,而晷中立八尺之表,而晷景长七尺三寸六分。
月有九行,春分月东从青道。

《淮南子》《天文训》

雨水。加十五日,斗指甲,则雷,惊蛰,音比林钟。加十五日,指卯中绳,故曰春分,则雷行,音比蕤宾。
仲春,二月之夕,乃收其藏,而闭其寒。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长百谷,禽鸟草木。
〈注〉女夷主春夏,长养之神。

夹钟之数,六十八主二月,下生无射。
太阴在巳岁,名曰:大荒落。岁星舍奎娄,以二月与之晨出东方,角亢为对。

《时则训》

仲春之月,招摇指卯,昏弧中旦建星中,其位东方,其日甲乙,其虫鳞,其音角,律中夹钟,其数八,其味酸,其臭膻,其祀户祭先脾。始雨水,桃李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天子衣青衣,乘苍龙,服苍玉,建青旗,食麦与羊,服八风,水爨萁,燧火东宫。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其兵矛,其畜羊。朝于青阳太庙,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笞掠,止狱讼,养幼小,存孤独,以通勾萌。择元日,令民社。是月也,日夜分,雷始发声,蛰虫咸动苏。先雷三日,振铎以令于兆民,曰:雷且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令官韨同度量,钧衡石角斗称,端权概,毋竭川泽,毋漉陂池,毋焚山林,毋作大事,以妨农功。祭不用牺牲,用圭璧更皮币。仲春行秋令,则其国大水,寒气总至,寇戎来征。行冬令,则阳气不胜,麦乃不熟,民多相残。行夏令,则其国大旱,暖气早来,虫螟为害。二月官仓,其树杏。

《六合》

仲春与仲秋为合。仲春始出,仲秋始内。故二月失政,八月雷不藏。
《春秋繁露》《阴阳出人上下篇》
中春之月,阳在正东,阴在正西,谓之春分。春分者,阴阳相半也。故书夜均而寒暑平。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二月往耰黍禅。禅,单也。初俊羔助,厥母粥。俊也者,大也。粥也者,养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羔非其子而后养之,善养而记之也。或曰:忧有煮祭。祭也者,用羔是时也。不足喜乐,喜羔之为生也。而记之与羊牛腹时也。绥多女士。绥,安也。冠子,取妇之时也。丁亥万用入学。丁亥者,吉日也。万也者,干戚舞也。人学也者,大学也。谓今时大舍采也。祭鲔,祭,不必记。记鲔,何也,鲔之至有时,美物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谨记其时。荣黄菜色,菜繁田胡繁。田胡者,繁母也。繁,万勃也。皆豆实也。故记之。昆小虫扺蚳。昆者,众也。田魂螺也者,动也,小虫动也。其先言动而后言虫者,何也,万物是动而后著。括犹推也。蚳,蚁卵也。为祭醢也。取之则必推之,推之必不取,取必推而不言取。来降燕,乃睇燕乙也。降者,下也。言来者,何也,莫能见其始出也。故曰来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眄者视可为室者也。百鸟皆曰:巢穴取与之室,何也,掺泥而就家人。人,内也。剥以为鼓也。有鸣仓庚。仓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长股也。荣芸时有见,稊始收有见,稊而后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时也。皆若是也。稊者,所为豆实字典不戴〉

《后汉书》《礼仪志》

仲春之月,立高禖祠于城南,祀以特牲。

《说文》卯月

卯,冒也。二月,万物冒地而出,象开门之形。故二月为天门。

《晋书》《乐志》

二月之辰,名为卯。卯者,茂也。言阳气生,而孳茂也。二月之管,名为夹钟者,夹佐也。谓时物尚未尽出,阴德佐阳而出物也。

《梁元帝纂要》《仲春》

二月仲春,亦曰:仲阳。

《齐民要术》《二月事宜》

二月顺阳,习射以备不虞。春分,中雷乃发声。先后各五日,寝别内外。
有不戒者,生子不备。

蚕事未起,命缝人浣,冬衣彻,复为袷,其有嬴帛,遂供秋服。
凡浣故帛,用灰汁,则色黄而且脆,捣小豆为末,下绢,筛投汤中以洗之,洁白而柔,韧胜皂荚矣。

可粜粟黍大小豆、麻麦子等,收薪炭。
炭聚之下碎末,勿令弃之,捣筛煮淅米,泔搜之,更捣令熟丸如鸡子。曝乾以供灶炉种火之用,辄得达曙。坚实,耐久,踰炭十倍。

漱生衣绢法
以水浸绢,令浸一日,数度回转之。六七日,水微煮。然后拍出。柔韧洁白,亦胜用灰。

上犊车蓬,軬及糊屏风、书衮,令不生虫法。
水浸石灰,经一宿,浥取汁,以和豆,黏纸写书入潢,则墨矣。

作假蜡烛法
蒲熟时,多收蒲台,削肥松,大如指,以为心。烂布缠之,融牛羊脂,灌于蒲台中。宛转于板上,授令圆平,更灌之,足得供事,其省功十倍也。

《隋书》《礼仪志》

礼,天子以春分朝日于东郊;秋分夕月于西郊;汉法不俟二分于东西郊,常以郊泰畤,旦出竹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魏文讥其烦,亵似家人之事,而以正月朝日于东门之外。前史又以为非时。及明帝太和元年二月丁亥,朝日于东郊,八月己丑夕月于西郊,始合于古。
后齐仲春令辰,陈养老礼。先一日,三老五更斋于国学。皇帝进贤冠元纱袍,至璧雍入总章堂列宫悬,王公已下及国老庶老,各定位,司徒以羽仪,武贲安车迎三老五更于国学。三老至门,五更去门十步则降车以入,升自右阶就筵,进珍羞酒食,又设酒酏于国老庶老三老,乃论五孝六顺典训大纲。礼毕而还。又都下及外州,人年七十已上,赐鸠杖黄帽,有敕即给,不为常也。
礼,仲春以元鸟至之日,用太牢祀于高禖,后齐高禖为坛于南郊,傍广轮二十六尺,高九尺四,陛三壝,每岁春分元鸟至之日,皇帝亲帅六宫,祀青帝于坛,以太昊配而祀高禖之神,以祈子。其仪,青帝北方南向,配帝东方西向,禖神坛下东陛之南,西向礼用青圭束帛牲,共以一太牢。
后齐立太社、帝社、太稷三坛于国方,每仲春月之元辰,各以一太牢祭焉。皇帝亲祭,则司农卿省牲进熟,司空亚献,司农终献。
后周春分朝日于国东门外,为坛,如其郊用特牲,青币青圭有邸,皇帝乘青辂,及祀官俱青冕,执事者青弁,司徒亚献,宗伯终献,燔燎如圆丘。
后周仲春,教振旅,大司马建大麾于莱田。之所乡,稍之官以旂物,鼓铎钲铙,各帅其人,而致诛其后至者。建麾于后表之中,以集众庶,质明偃麾,诛其不及者。乃陈徒骑,如战之阵,大司马北面誓之,军中皆听,鼓角以为进止。之节田之日,于所莱之北建旗为和门,诸将帅徒骑序入其门,有司居门,以平其人。既入,而分其地,险野,则徒前而骑后。易野,则骑前而徒后。既阵,皆坐,乃设驱逆骑,有司表貉于阵前,以太牢祭黄帝轩辕氏于狩地。为墠建二旗,列五兵于坐侧,行三献礼,遂蒐田致禽以祭社。
閒皇初,社稷并列于含光门内之右。仲春吉戊,以一太牢祭马。
开皇初,于国东春明门外为坛,如其郊,每以春分朝日,牲币与周同。
隋因周制,仲春开冰,用黑牡秬黍于冰室,祭司寒神,加以桃弧棘矢。
隋制常以仲春,用少牢祭马祖于大泽,诸预祭官皆于祭所,致斋一日,积柴于燎坛,礼毕,就燎。

《唐书》《历志》

坎以阴包阳,故自北正,微阳动于地下,升而未达。极于二月,凝涸之气消,坎运终焉。春分,阳出于震,始据万物之元,为主于内,则群阴化而从之,极于南正,而丰大之。变穷震功究焉。
仲春,昏,东井十四度中。月令弧中弧星入东井十八度。晨,南十二度中,月令建星中于太初,星距西建也。甄耀度及鲁历,南方有狼,弧无东井鬼,北方有建星,无南十井十度长,弧建度短,故以正昏明云。

《玉历通政经》《四阳盛》

二月,四阳盛而不伏于二阴,阳与阴气相薄。雷,遂发声。

《辽史》《礼志》

岁时杂仪,二月一日为中和节,国舅族萧氏设宴,以延国族耶律氏岁以为常。国语是日为里。叵里请也,叵时也,读若狎,叵读若颇。

《宋史》《礼志》

司寒之神,常以四月命官率太祝,用牲币及黑牡秬黍,祭元冥之神,乃开冰以荐太庙。建隆二年置藏冰署,而脩其祀焉。秘书监李至言,按诗豳七月曰,四之日,献羔祭韭。盖谓周以十一月为正,其四月,即今之二月也。《春秋传》曰:日在北陆,而藏冰,谓夏十二月日在危也。献羔而启之,谓二月春分献羔祭韭,始开冰室也。火出而毕,赋火星昏见,谓四月中也。又按月令,天子献羔,开冰先荐寝庙。详其开冰之祭,当在春分,乃有司之失也。帝览奏曰:今四月,韭可苫屋矣。何谓荐新,遂正其礼。

《金史》《礼志》

岁以春分日,祀青帝、伏羲氏、女娲氏,凡三位。坛上,南向西上。姜嫄简狄位于坛之第二层,东向北上。前一日,未三刻,布神位,省牲器,陈御弓、矢弓、韣于上下神位之右。其斋戒奠玉币,进熟皆如大祀仪。青帝币玉皆用青,馀皆无玉。每位牲用羊一豕一。有司摄三献,司徒行事。礼毕,进胙倍于他祀之肉,进胙官佩弓矢,弓韣以进,上命后妃嫔御,皆执弓矢东向而射。乃命以次饮福享胙。

《农政全书》《仲春事宜》

仲春初二日,东作兴。俗谓上工日。田家雇佣工之人,俱此日执役之始,故名上工。
泥蚕室, 舂百果木根,则子牢。 此月雨水中,埋诸花树条则活; 中旬种稻为上时。
下子、 麻子、 红花、 山药、 白扁豆、 桑椹、扦插、 蒲桃、 石榴;
栽种、 槐、 谷楮、 粟、 松、 银杏、 枣、 皂荚、
菊、 茶、 薤、 木瓜、 桐树、 藕、 竹、 决明、百合、 胡麻、 黄精、 木槿、 茄、 芋、 茨菰、甘蔗、 杂菜、 枸杞、 萱草、 瓜、 、 苍术、芭蕉、 莴苣、 紫苏、 乌豆、 韭、 大豍豆、 夏萝卜、 豌豆、 茱萸、 苕帚、 大葫芦、 菘菜、

压条、 桑条。
接换: 柑、 橘、 柿、 枣、 橙、 柚、 杏、 胡桃、
银杏、 杨梅、 枇杷、 沙柑、 栗、 桃、 石榴、梅、 梨、 李、 紫丁香。
已上春分前后皆可。

浇培: 柑、 橘、 橙、 柚、 蒲萄。
收藏: 槐牙、 皂角、 新茶、 百合曲。
杂事: 移诸般花果,〈并忌南风火日〉理蚕事,春耕宜迟,恐阳气未透。 插诸色,树木解树上裹缚

《农事占候》

二月十二夜,宜晴,可折十二夜夜雨。二月最怕夜雨,若此夜晴,虽雨多亦无所妨。十夜以上雨水,乡人尽叫苦。 初四有水,谓之春水。 初八日前后必有风雨。 谚云:清明断雪,谷雨断霜。言天气之常。 东作既兴,早起,夜眠,春间最为要紧。古语云:一年之计在春,一日之计在寅。

《遵生八笺》二月雷

二月忌:东北雷,主病。西北多疫。春分忌晴,主病。

二月事宜

《孝经纬》曰:雨水后十五日,斗指甲,为惊蛰。蛰者蛰虫,震起而出也。后十五日,斗指卯,为春分。分者,半也。当九十日之半也,故为之分。夏冬不言分者,天地间二气而已矣。阳生子,极于午,即其中分也。春为阳中,律夹钟,言万物孚甲钟类而出也。《要纂》曰:二月为仲阳,曰令月。此正女夷司和春皞驭节之时也。
《元枢经》曰:天道西南行,作事出行宜向西南,吉。不宜用卯,日犯月建,不吉
又曰:是月取道中土泥,门户辟官符。上壬日,取土泥屋四角,宜蚕事。
又曰:是月,上卯日洗发,愈疾。
又曰:是月初八日,乃佛生日也。周建子,以子月为岁首。是以十一月为正月也。庄王九年四月初八日,释迦生。以子至卯月是今二月也。二月八日为佛生辰无疑。今不知者,不考岁首建支,犹以四月为成规,何其谬欤。
吕公忌曰:是月,采升麻,治头疼热风诸毒;采独活,治贼风百节痛风。无久新俱治。
《四时纂要》曰:是月初八日十四日、二十八日,拔白须、发,良。
《千金方》曰:是月宜食韭,大益人心。
《纂要》曰:是月丁亥日,收桃花阴乾为末。戊子和井花水服,方寸匕日三服,疗妇人无子兼美容颜。
《千金月令》曰:惊蛰日,取石灰糁门限外,可绝虫蚁。又二月二日,取枸杞煎汤晚沐,令人光泽,不病不老。《月令》曰:春分后宜服神曲散,其方:用苍木桔梗各二两、附子一两,茯苓一两,炮细辛一两,捣筛为散,红绢囊盛之,一人背带,一家无病。若染时,疫者取囊中之药一钱,新汲水调服,取汗即愈。
二月已后,当多服祛痰之药。风劳之疾,每起于痰,人能先令痰疏导,则病可庶几。
是月上丙日,宜洗头发,愈疾效,上卯沐浴去百病。是月二十五天,仓开日,宜坐圜,入山脩道。
《云笈七签》曰:二月八日,沐浴令人轻健;初六日亦同。《灵宝》曰:是月八日,宜脩芳春斋。
五日,脩太上庆生斋。

二月事忌

《千金月令》曰:二月三日不可昼眠。
白云忌曰:二月九日,不可食鱼鳖,仙家大忌。
《云笈七签》曰:二月十四日,忌水陆远行。
又曰:是月勿食黄花菜交陈菹,发痼痰,动宿气。勿食大蒜,令人气壅,关膈不通。勿食鸡子,滞气;勿食小蒜,伤人志;勿食兔肉、狐貉肉,令人神魂不安。兔死眼合者,勿食,伤人。兔子勿与生姜同食,成霍乱。
《养生论》曰:是月行途,勿饮阴地流泉,令人发疟瘴,又令脚软。
是月勿食生冷,可衣夹衣。
是月雷发声,戒夫妇容止。是月初四、十六日不宜交易裁衣。
《元枢经》曰:毋竭川泽,毋焚山林,勿任刑,勿杀伤。杨公忌:十一日,不宜问疾。
二月脩养法
仲春之月,号厌于日,当和其志,平其心,勿极寒,勿太热,安静神气,以法生成。卦大壮,言阳壮过中也,生气在丑,卧养宜向东北。
孙真人《摄养论》曰:二月肾气微,肝正旺,宜戒酸,增辛助肾,补肝。宜静膈,去痰水,小泄,皮肤微汗,以散元冬蕴伏之气。
《内丹秘要》曰:仲春之月,阴佐阳气,聚物而出,喻身中阳火方半,气候匀停。
《法天生意》云:二月初时,宜灸脚三里,绝骨对穴各七壮,以泄毒气,夏来无脚气冲心之病。春分宜采云母石炼之,用矾石或百草上露水,或五月茅屋滴下檐水,俱可炼,久服延年。
《济世仁术》云:二月庚子辛丑日,采石胆治风痰,

《赏心乐事》二月

现乐堂瑞香, 社日社饭, 玉照堂西缃梅, 南湖挑菜, 玉照堂东红梅, 餐霞轩樱桃花, 杏花庄杏花, 南湖汎舟, 群仙绘幅楼前后毬, 绮互亭千叶茶花, 马塍看花。

《酌中志略》宫中二月

二月初, 日各宫撤出所安彩装。

《直隶志书》〈各省风俗向者不载〉宛平县
二月二日,曰龙抬头,因荐韭之馀,家各为荤素饼,餤以油烹而食之,曰薰虫儿。谓引龙以出,且使百虫伏藏也。

良乡县

二月二日,绅士祀文昌帝君,农家向井引龙。

昌平州

仲春月,一日,人设香烛祭日。二日,灰撒地,谓之引龙。

霸州

二月二日,以杖击梁避鼠。

丰润县

仲春二日,引龙谚云:龙抬头,引龙财。春分日,造医醋。

永平府

仲春月朔,初吉,为中和令节,官民久不举。次日以龙抬头,农家用糠自户引至井,用灰自井引至瓮,谓之引龙入宅,主有财。用香油煎糕薰虫,则物不蛀。且以辟厨灶苍蝇,妇举针,逆女归宁。上丁祭文庙,上戊祭武庙,社稷、风云、雷雨、山川,民间社不必。戊而或祭马神,八蜡庙惊蛰、春分、志风雨以卜丰歉,自雷起至百日,河涨分日,占东风收麦,有雷在,分前后日,岁稔是日,作酒及醯时,冰泮草生,婚姻之期,家嫁娶,农举趾。

滦州

二月三日祀文昌

肃宁县

惊蛰风雨,岁必荒歉。春分东风,麦收年丰。南风五日,先水后旱。西风麦贵。北风米贵。

吴桥县

二月十九日,西关外,白衣菩萨庙会,商贾、辐辏百货俱陈,数百里外多来进香。

冀州

惊蛰后,遇雷始发,取土辟蝎。

晋州

二月二日,煮秫为糜曲,调之为醋质,曰:醋胶。

饶阳县

惊蛰东风,旱,收麦;南风,苘麻盛;西风,主口足灾;北风,主盗贼。雷鸣,主本月多雨,次月旱;妨农八日。得西南风为稔岁。春分东风,主蚕麦收成;南风,主麻收;西风,主蝗虫乱;北风,主瘟灾;朔雨,主稻贵;晦雨,人多疾。

赵州

二月二日,以灶灰围房屋,辟百虫,具鲤鱼猪脯馈新归之女。曰开素。

邢台县

二月二日,啖煎饼禁蝎。

曲周县

二月各庙宇戏会渐繁,儿童郊外放纸鸢。

延庆州

二月二日,以元宵日留糕食,耕夫谓之不打铧。

《山东志书》兖州府

泗水神庙在泗水县东五十里,有司岁以二月二日致祭。

淄川县

二月二日,纳五谷于中央,覆以甓占丰年。

齐河县

二月二日,家家庭内以豆萁灰作廪圈,谓其官五谷。

阳信县

仲春月二日为青龙节,蚤起引龙。惊蛰,农始耕蓺牟,春分作酒醋,治畦、穿井、栽树、种蔬。

博平县

二月十八日、二十八日,村疃妇女呼伴入城,三五成群,追逐于各庙烧香。

福山县

二月二日,祀龙王庙于涂山。薰虫,小儿用彩帛剪小方,作串佩之,名小龙尾。

《山西志书》临汾县

二月二日祀土神。

乡宁县

二月二日五鼓,用灰围房屋墙壁,谓之圈龙,为惊蛰也。

潞安府

二月一日,出谷。

黎城县

二月祭韭,种稷瓜瓠葺蚕室,收小蒜,接果树,种小萝卜。

和顺县

二月二十五日,结綵为亭楼纸火,迎合山大王于县致祭。

大同府

二月二日,各村疃社地醵钱献牲,谓之扶龙头。

马邑县

二月二日,龙抬头,农家祭献龙王,会饮庙中,曰开庙门。

《河南志书》仪封县

二月二日,灶灰拦门辟灾。

荥泽县

二月二日,敲瓦摇葫芦,以辟百毒。

怀庆府

河阳出王鲔鱼,即今黄鱼,形如豕,口与目俱在腹下。每岁二月出于石穴,逆河而上,人乃取之。

《陕西志书》富平县

二月二日,以灰画于庄墙外,曰:卫庄人。以是日谒高禖庙曰祈嗣。

蒲城县

二月二日,谒真人洞。

凤翔县

二月二日,煮食元宵灯盏,俗谓之咬蝎子。

西乡县

二月二日,蒿坪寺药王大会,官民俱往上香,远近毕至,妇女亦踏青,采野菜供食。

兴安州

二月二日,倾国皆赴药王山拈香。

平凉府

二月昧爽,男女持箕布灰,循墙屋基祝曰:一月一,龙昂头,万物齐昂头,唯有蚤虱不昂头。是月,始露,雷始声,六畜交,始字,鸟群讹,鸡登伏,鱼泮游,柳始叶,迎春、探春、山桃、杏吐花,芍药黄,丽春百花始萼,农去裘,乃耕播,夏种、脩筑、百役俱兴。大粪田,牛羊饲谷,种树,百蔬红蓝莴苣,接嘉果卉。下旬播谷植柳,嘉蔬食波薐。

真宁县

二月初二日,朝药王洞。

《江南志书》句容县

二月惊蛰,祭社祈年,田家击锣鼓喧呶,以禳鼠雀。县令诣茅山祭龙。

高淳县

二月初旬,祀张菩萨即祠山神也。自一日至八日多风雨,名冻食节

吴县

春仲,西虹桥踏青。十九日,以观音诞,支硎山进香。

长洲县

二月始和,即命楼船箫鼓,游山览胜。

昆山县

二月初八,俗称张大帝诞日。是日,西南风,则农有秋。

嘉定县

惊蛰喜闻雷。谚云:惊蛰闻雷,米似泥。又云:惊蛰雷声未是奇,春分无雨病人稀。月中但得逢三卯,豆果棉花处处肥。二月八日为张大帝生日。必有风雨酿寒。云大帝吃冻狗肉。逢辰日,上天有请客风、送客雨。是日,候西南风,而知有秋。

松江府

二月十九日,相传为观音大士生日,皆诣城西超果寺进香。是月,童子放风鸢,夜或以灯爇火,作二纸翼贯縆中,凌风而上,亦有烟爆,飞如繁星。

无锡县

二月,北塘旧有香灯之会,盖吴人进香,武当者必剋期会于无锡,至之夕联索于樯,纵横上下悬灯满之,至不可数。于是邑之士女亦连舫出观,栉比数里,影落湖中,互相映发。

淮安府

二月二日,稚子蓄发,贫者冠巾髻。

睢宁县

二月二日,爆粟俗曰爆虫。

高邮州

二月上,雷鸣记夜雨。

萧县

二月二日,取灰围仓囤于天井,以兆谷登如风,不吹灰飞即为瑞应。

太湖县

春分后数日,杜鹃鸣,俗呼为阳雀。且谓:先闻之,行路时多涝。先闻之,寝时多灾。其下乡滨湖间绝少,苗将实则无声。

徽州府

二月二十八日,歙休之民舆汪越国之像而游,云以诞日为上寿。设俳优之戏,飞纤垂髾遍,诸革鞜仪卫,前导旂旄成行,震于乡井以为奇隽。是月,下春种燠王善菜于盆,在山间者迟都韨之候,盈旬种雪平地尺。夏大水,水涨如其数。

休宁县

二月以雷鸣占雨雪,惊蛰前鸣多雪,是月多雨,次月旱,春分日,东方占云有青云,宜麦,无则事不成。

太平县

二月十二日,九丞相公赛会。会所有三:一附城水东乡、一西乡、一三门乡。画纸为旗,或百面或数十面。是日各拥出游。在城者,遍游城内外,听其所如扛轿者。不得主,或逍遥衢韨,或回翔河畔,兴倦而归。在西乡者,为一方主,无卜不验。入庙,人不敢仰视会首,先期择戏子,立戏棚,临时设祭,及送俱设盛筵,备诸品糜费,多至数百金。在三门者,每家必备牲牢,嘉硕肥腯以祭。三处或游以敬,或戏以敬,或祭以敬。在神为祈赛之常,在民有踵事之异。

铜陵县

二月上丁祭文庙,上戊祭社坛,上巳祭南坛。

合肥县

春分日,民并种,戒火草,有鸟,如乌先鸡而鸣架架格格民候此鸟,则入田以为候。

石埭县

二月十九日,为大士诞期,各家皆挈童男女至庵寺,著僧服度关,以禳灾星。

怀远县

仲春之月,以惊蛰日阴晴,占一春之晴雨。

含山县

二月三日为文昌帝君诞辰,城中绅士敛赀以祝。或祝于学,或祝于宫。

《浙江志书》杭州府

二月初一日,自唐李泌奏停正月晦日。以初一为中和节,俗有挑菜之会。今民间于初二日,或戴蓬草和米粉煎为饼以应节物。十九日,上天竺大士诞辰,三吴士女买舟进香,不可亿计。越州岁进巨烛,其大如椽,鼓吹导送,幡盖络绎。由北新关至松木场,舟车衔接数十里不绝。自此以往,士女争先出郊,谓之:探春。画舫轻舟,栉比鳞集。笙歌箫鼓之声振动远近。其游之次第:先南屏、放生池、湖心亭、岳王坟、卢舍庵,后入西陵桥、放鹤亭。日衔半规,始渐散去。绛纱笼烛车马争门而入,日以为常。比来皋亭山刘坟村,每当春日桃花盛放,一望如云锦,游人多问津焉。

嘉兴县

二月二日下瓜茹菜种。

桐乡县

二月二日,人戴蓬草以辟头风。是月,儿童竞放纸鸢。谚曰:杨柳青,放风筝。

孝丰县

二月十九日,观音诞,妇女竞会佛所诵经,至扮台阁迎会,争奇𩰚巧,致费不赀。

绍兴府

二月二日,始开西园纵郡人游观,谓之开龙日。府帅领客观竞渡。异时竞渡有争进攘夺之患。自史浩为帅,虽设银杯綵帛,不问胜负,均以予之,自是为例。儿童歌青梅,声调宛转。大抵如巴峡竹枝之类。

馀姚县

二月放风鸢,病者以为祷。

仙居县

二月三日,各迎城隍暨合殿神于境,以祈年。张灯作乐如元宵。神各有属不相混。

兰溪县

二月二日,俗传是日为城隍神生日。合市人先一日结綵亭、香亭,燃大绛蜡亭作诸奇巧而迎其庙神,以游于街韨。亦作鳌山设斋斛。令僧道诵经庙中,焚香罗拜,倩优作戏,食汤饼焉。

浦江县

二月十五日,家长率子孙齐诣祠堂,祭始祖及四代。祭毕,散胙而宴饮焉。

瑞安县

二月二日,各庙延僧道设醮,奉神沿门洒净旌旗亭,阁靡丽奇巧,夜张花灯送神还庙,光如繁星。

龙泉县

二月初一日,有风雨主米贵,月内虹见秋米贵,若在西方愈贵。其日值惊蛰主蝗;其日值春分饥;甲子发雷主大熟;甲子日雨主旱;月内有三卯,豆熟春分日晴明无云,万物好。是月行秋,令主大水。

《江西志书》武宁县

春仲多阴翳,谓之弄寒弄暖。

宁州

仲春之间一,雨辄衣绵袷三日,晴则单葛可服。

德兴县

春分之日渍种下秧。

都昌县

二月朔日,邑人备花烛酒果殽馔享神,集福礼毕,剧饮极欢而罢,俗名:坊保。

新城县

春分先后数日,分栘各项花木。

广昌县

二月雷鸣,惊蛰先占春多雷。谚云:正月雷鸣二月雪,三月不秧老生节。

泸溪县

二月渐暖寒,则雨始渍种。

《湖广志书》云梦县

二月二日为龙抬头,田夫疏引麦沟,以待雨至。

石首县

二月螺蚬出水,地菜遍生,穷乡居民男执筐以拾螺。女执筐以寻菜。盖土瘠、产薄、水多、田少。非此不足以佐食。

宝庆府

二月朔日,民间以青囊盛百谷瓜果种相遗。谓之献生子。

宁远县

惊蛰日暖且畏雷,否则其月多雨,次月必旱。

新田县

二月一二三日,止杵臼惧五谷。有山耗,惊蛰宜寒,否则稼损。

《福建志书》惠安县

惊蛰日雷,主一月雨至,次月又旱。是日,不宜寒。故曰:惊蛰不杀虫,寒到五月穷。

仙游县

二月朔夜,或十家或二十家立醮坛悬灯张乐,无异元宵,谓之作福

诏安县

海上飓信,二月初二日为白须飓。

《四川志书》涪州

惊蛰后,农人以水浸稻三日,沥水覆草又三日,孚拆成芽,撒之田中,曰:下秧。

《广东志书》新安县

二月俗以春分社占丰歉。谚云:分在社前,斗米斗钱。言先春分而后社则谷贵也。春分社后,斗米斗豆。言谷贱也。又曰:雨打惊蛰节,二月雨不歇。三月乾耙田,四月米生节。言无水插秧也。

南雄府

二月上日,乡有彭公会,每家值一载。是日,舁神至,某姓坐镇祝祷,极显乡愚吐荧。 五戊日亡人浅葬及新葬地者,家人载牲舁酒往灵丘拜祭,亲友亦备物从之,归则留饮,谓之醮官社地。 嘉会节弱溪有龙虎福主会,士民迎神入祖祠祭奠。幢幡旗盖,璀璨耀目。

始兴县

二月入社田功毕作。即惰窳者,不敢康居。俗呼懒人傍社。

长乐县

仲春之月,蝼蝈鸣,蚯蚓出。蕨可茹,茶可采,筀竹生笋。以惊蛰,农播其种。

潮州府

仲春祀先祖,坊乡多演戏。谚曰:孟月灯仲月戏。

石城县

二月上丁日,童子多用发蒙。

澄迈县

二月雷,禁凡一切事,于初一二三日皆不兴作,只亲戚互相往来探问。乡落间以为祈年,尤重其事,犯禁者有罚。

文昌县

二月迎南天火雷电母。高凉郡主夫人。

西宁县

二月二日,俗谓土地神诞日,纠会敛银,置神衣火炮等,诣庙醮奠。

《广西志书》全州

二月八日造乌饭,各方具香烛往参无量寿佛。谓:香花会。

隆安县

二月棉花𩰚锦,橘柚喧蜂,鸧鹒鸣。播早种,栽薯芋,撒棉花种麻。民杂郊原殷,耕作近溪人,脩水坝,造水车。

《云南志书》云南府

二月三日,老幼相率游龙泉,憩石嘴,临江饮酒,歌咏为乐。

建水州

十月士夫祭八蜡祠祈年。

河阳县

二月初八日为迎神社会。先是正月内城外各村设会。轮流迎请诸神毕,首东门迎诸神于会所,设醮三日。四门轮递迎请之期。用锦綵装演马匹,名曰神马。并台阁故事,备极美丽。夕则比户张灯,笙歌綵舞,以供游人玩乐。相沿已久。俗传祈年丰稔,历有明验。

新兴州

二月十九日,农者祀龙于九龙池,祷水。州官斋戒诣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岁功典.仲春部